图标《取南郡》

主要角色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曹仁:净
诸葛亮:老生
刘备:老生
赵云:武生
张飞:净

情节
孙、刘联军,赤壁破曹以后,周瑜因用兵失算,虽耗费大量军马钱粮,方始获胜;但南郡、荆、襄等城池,却为诸葛亮用计取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六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木易十三妹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9.4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甲子东风早算定,

             军师千古第一人。

             大江之中用火胜,

             莫非汉室当重兴?

诸葛亮  (白)     主公!

     (唱)     军家胜败原难定,

             到底周郎善用兵。

(孙乾上。)

孙乾   (唱)     适才探马传音信,

             报与军师得知情。

             孙乾参见主公、军师。

刘备   (白)     前去探听周郎动静如何?

孙乾   (白)     那周郎收下厚礼,还要亲自前来相谢。

刘备   (白)     辛苦你了。下面歇息去吧!

孙乾   (白)     是。

(孙乾下。)

刘备   (白)     请问先生,周郎来意如何?

诸葛亮  (白)     他今此来,哪里是前来相谢,分明是为南郡而来。

刘备   (白)     哎呀,他若为南郡提兵而来,何以处之?

诸葛亮  (白)     他若来时,只管接待。主公附耳上来。

(诸葛亮耳语。)

诸葛亮  (白)     如此答应,便无忧矣。

刘备   (白)     当照先生指教而行。

(孙乾上。)

孙乾   (念)     人马如潮涌,旌旗隐杀机。

     (白)     启禀主公:周郎带兵已到江岸。

诸葛亮  (白)     传子龙进帐。

孙乾   (白)     赵将军进帐!

赵云   (内白)    来也。

(赵云上。)

赵云   (念)     志与国家除逆党,气吞东吴藐周郎。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见过先生。

赵云   (白)     参见先生!有何差遣?

诸葛亮  (白)     今有周瑜统兵前来,不怀好意。你可带领骁将数十骑,前去江口迎接,以显我军威武。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子龙前去迎接,足使周郎胆寒,亮同主公营门等候便了。

刘备   (白)     周郎统兵前来,倘若杀我措手不及,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临江会上,主公在他营中,尚且稳如泰山,何况今日之事!为臣有一计在此,管保主公无事。

刘备   (白)     先生哪!

     (唱)     先生说话言语正,

             细听孤王说详情:

             你我兵微难战胜,

             唯恐失却荆州城。

             周郎来意难断定,

             机关变动在先生。

诸葛亮  (白)     主公啊!

     (唱)     正好借他收南郡,

             主公照我言语行。

             一同去到营门等,

刘备   (唱)     全仗军师壮此行。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甘宁、吕蒙、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

周瑜   (唱)     旌旗招展龙蛇影,

             人马驰驱虎豹形。

             细想玄德悔又恨,

             将是东吴一祸根。

             借此除害保国本,

             只是心头惧孔明。

     (白)     本督、周瑜。

鲁肃   (白)     大夫、鲁肃。

周瑜   (白)     大夫!

鲁肃   (白)     都督!

周瑜   (白)     我想破曹容易,杀除刘备实难。今到江口去会玄德,好便好;如有半字不逊,俺便在彼杀之,以除后患。

             众将须当奋勇!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遵命!

鲁肃   (白)     都督此计虽好,但有一件。

周瑜   (白)     哪一件?

鲁肃   (白)     有个古怪的孔明,在他身旁,只恐难以下手噢!

     (唱)     都督妙计比韩信,

             怎奈诸葛似鬼神。

             舌战群儒发妙论,

             激发吴侯起雄兵。

             用计说他不归顺,

             乌巢劫粮借力行。

             草船借箭妙得紧,

             祭借东风显奇能。

             这些事儿巧计定,

             要杀他你我要小心。

周瑜   (唱)     好个心直鲁子敬,

             言语打动我的心。

             自古两雄不相并,

             杀敌要防损自身。

             吩咐兵将向前进,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同下。)

周瑜   (唱)     准备乘机斩孔明。

(周瑜下,纛旗手随下。鲁肃想,下。)

【第三场】

(四上手同上,同站门。赵云上。)

赵云   (唱)     适才领了军师令,

             油江岸口显威风。

     (白)     俺、赵云。奉了军师将令,江口迎接周瑜。见旌旗招展,想必周郎来也。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赵云   (白)     人马迎上前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甘宁、吕蒙、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

周瑜   (唱)     一路行来心愁恨,

             只见江岸有雄兵。

赵云   (白)     何处人马,少往前进!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东吴周都督到了。

赵云   (白)     赵云请见。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启都督:赵云请见。

周瑜   (白)     众将闪开。赵子龙何在?

赵云   (白)     果然是周都督。某奉皇叔同诸葛先生之命,特来迎接都督。

周瑜   (白)     有劳将军。

             大夫啊!

     (唱)     玄德知礼又恭敬,

鲁肃   (唱)     见了孔明你要小心!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急急风〗。张飞、关羽同上。)

关羽   (念)     营中鸣鼓角,

张飞   (念)     战士起雄心。

关羽、

张飞   (同白)    俺、(关羽)(张飞)。

张飞   (白)     方才二哥言道:周郎小儿在临江会上,意欲陷害大哥,今日此来,恐非好意。故此俺同二哥把守营门,以防不测。一言未了,大哥来也!

(四文堂、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啊,二位贤弟,为何披挂带剑,站立营门?

张飞   (白)     方才二哥言道,周郎小儿在临江会上,意欲陷害兄长,幸而未成。今日此来,定不怀好意,因此带剑巡查,提防不测。

刘备   (白)     二位贤弟,你们好多心也。孙、刘两家,同心破曹,周瑜焉肯害我。此来必是商议收取南郡之事,千万不可造次失礼!

张飞   (白)     呃,大哥总以好心待人,只恐那周郎他无好心待你。

刘备   (白)     三弟说的是。

诸葛亮  (白)     周郎纵有歹心,此地谅他难以下手,翼德只管放心。

张飞   (白)     军师,自古有文事者,必有武备,圣人尚且防患,何况你我!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翼德所言甚是,你等带领众将,暗地埋伏,听我号令,不可造次。

关羽、

张飞   (同白)    得令!周郎啊,周郎!

关羽   (念)     任你纵有鲸吞志,

张飞   (念)     我辈岂无捉虎能!

(张飞、关羽同下。赵云上。)

赵云   (念)     探明江口事,报与先生知。

周瑜   (白)     到!

诸葛亮  (白)     一同迎接。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甘宁、吕蒙、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赵云暗下。)

刘备   (白)     都督!

周瑜   (白)     皇叔!

刘备   (白)     大夫!

鲁肃   (白)     皇叔!

诸葛亮  (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

刘备   (白)     不知都督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周瑜   (白)     岂敢!前者赤壁鏖兵,多承扶助,今又蒙厚赐,特来拜谢。

刘备   (白)     赤壁鏖兵,幸得都督威勇,一战成功,而使曹贼丧胆,不敢轻视天下。

周瑜   (白)     此乃皇叔的虎威,众位将军之功,瑜何敢当!

刘备   (白)     都督下顾,实为万幸。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刘备   (白)     看宴来,与都督贺功。

周瑜   (白)     叨扰了。

(四文堂同摆宴。刘备、周瑜、诸葛亮、鲁肃同入座。)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东吴众将参!

(关羽、张飞、赵云、刘封同上。)
关羽、
张飞、
赵云、

刘封   (同白)    免!

刘备   (白)     今日之宴,是与都督贺功讲话,并非鸿门可比。众位将军休怀异志,俱请帐外犒劳。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都督在此,我等应当值席伺候。

周瑜   (白)     皇叔盛情,别无他意,你等帐外歇息去罢!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得令!

(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同下。)

刘备   (白)     我与都督饮酒谈心,尔等也去帐外,款待众将。

关羽、
张飞、
赵云、

刘封   (同白)    得令!

(关羽、张飞、赵云、刘封同下。周瑜、鲁肃互看。)

刘备   (白)     都督请!

周瑜   (白)     皇叔请!

诸葛亮  (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先生请!

(〖牌子〗。刘备、周瑜、诸葛亮、鲁肃同饮酒。)

周瑜   (白)     敢问皇叔,移兵至此,莫非欲取南郡么?

刘备   (白)     闻都督欲取南郡,故来相助;若都督不取,备必取之。

周瑜   (笑)     哈哈哈……

     (白)     荆襄九郡,已在东吴掌握之中,焉能不取!

刘备   (白)     都督欲取南郡,岂不知曹操临归之时,谕令曹仁把守荆襄南郡,必有奇谋遗计。况且曹仁勇不可当,恐都督难以攻取。

(周瑜高声。)

周瑜   (白)     也罢!

刘备   (白)     哦!

周瑜   (白)     我若取不得南郡,那时任凭皇叔去取。

刘备   (白)     好。

(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刘封、赵云、张飞、关羽自两边分上。)
周瑜、

刘备   (同白)    尔等意欲何为?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闻听都督要让南郡不取,故而进帐阻谏。

周瑜   (白)     本督自有定夺,尔等不必多言,且退帐外。

徐盛、
丁奉、
甘宁、

吕蒙   (同白)    得令!

(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同下。)

刘备   (白)     尔等也快快退下。

关羽、
张飞、
赵云、

刘封   (同白)    啊!

(关羽、张飞、赵云、刘封同下。)

刘备   (白)     方才都督之言,子敬,孔明在此为证,都督休得改悔。

鲁肃   (白)     这个!

刘备   (白)     啊?

鲁肃   (白)     这——

周瑜   (白)     什么这个哪个。丈夫一言既出,何悔之有哇!

鲁肃   (白)     是是是!不知孔明先生以为如何?

诸葛亮  (白)     大夫,你好糊涂,都督此言,乃是公论。先让你东吴去取,若取之不下,我主前往取之,有何不可!

周瑜   (白)     到底是孔明先生说得明白,足见深知我心。

鲁肃   (白)     都督差矣!

周瑜   (白)     何差?

鲁肃   (白)     我东吴费了多少兵马钱粮,出师破曹,怎么竟自应许皇叔去取南郡哪?

(鲁肃转向刘备。)

鲁肃   (白)     我鲁肃乃是心直口快之人,有不到之处,皇叔、先生休怪;我看此事,使不得哟!

     (唱)     非是我鲁肃行奸巧,

             智谋哪有孔明高!

             事前必须直言告,

             岂可强行失故交。

             东吴耗费已非小,

             千方百计方破曹。

             收取南郡所必要,

             皇叔何必费辛劳!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唱)     子敬此言见识小,

             肚量不及公瑾高。

鲁肃   (白)     怎见得呢?

诸葛亮  (白)     荆襄九郡,本是刘景升故土,我主乃刘景升之弟,理当收复旧业。都督先取南郡者,乃是同心破曹之好,不肯相争耳。若都督不能攻取,我主不去收复,难道还白白地让与曹操不成么!

鲁肃   (白)     啊,这个——

诸葛亮  (白)     子敬一时之见,小而又小,如何比得都督宽宏大量!

鲁肃   (白)     啊——

刘备   (白)     先生之言,正合道理。都督言重如山,必无改悔。

周瑜   (白)     瑜岂是言行不符之人,皇叔放心。我今领兵前去攻取南郡,如若不得,听从皇叔攻取便了。

刘备   (白)     多谢都督。

周瑜   (白)     告辞了!

刘备   (白)     奉送!

周瑜   (唱)     孙、刘两家既结好,

             周瑜焉敢不勤劳。

             施礼辞行去征讨,

(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刘封、赵云、张飞、关羽自两边分上。)

张飞   (白)     呔,周瑜!

周瑜   (白)     啊!

张飞   (白)     你可认得咱老张吗?

周瑜   (白)     张翼德!

张飞   (白)     嗯……

周瑜   (唱)     你醉失徐州也不高。

(张飞愧。)
刘备、

周瑜   (同白)    哈哈哈……请!

(周瑜下。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同随下。)

刘备   (唱)     我与周郎不计较,

             三弟何其气势嚣!

张飞   (白)     嘿!

诸葛亮  (唱)     翼德如此却也好,

             管保周郎盛气消。

     (白)     主公不必埋怨,翼德如此作为,也消去周郎一些锐气。

张飞   (白)     这个孺子他去远了。

刘备   (白)     适才先生叫我对周瑜如此回答,虽然一时说了出来,辗转寻思,于理未然。孤今孑然一身,并无置足之地,欲得南郡,权且容身。若先叫周瑜取了城池,我等何处安身哪?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前者亮劝主公占取荆州,主公不肯;今日却又想取了。

刘备   (白)     前为景升之地,故不忍取之;今为曹操之地,理当取之。

张飞   (白)     既是当取,为何又让周瑜先取,岂不自误?

刘备   (白)     此乃军师的授意呀!

张飞   (白)     唔!

诸葛亮  (白)     主公不必忧虑,尽着周郎前去厮杀,早晚请主公南郡城中高坐便了。

刘备   (白)     请教,计将安出?

诸葛亮  (白)     此时难以妄言。

             翼德听令!

张飞   (白)     在。

诸葛亮  (白)     附耳上来。

(诸葛亮与张飞耳语。)

张飞   (白)     喳、喳、喳……

诸葛亮  (白)     照计而行,不得有误!

张飞   (白)     得令。好军师,好军师,真乃好计!

             大哥!

刘备   (白)     三弟!

张飞   (白)     俺要领兵去也!

刘备   (白)     须要小心。

张飞   (笑)     哈哈哈……

     (唱)     军师之计真高妙,

             气煞周郎小儿曹。

(张飞下。)

诸葛亮  (唱)     回头再把子龙叫,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唱)     准备金钩钓海鳌。

             屯兵江口安排好,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主公!

     (唱)     请放宽心少焦劳。

             一同后帐暗计较,

刘备   (唱)     难测先生妙六韬。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四龙套、四大铠、蒋钦、丁奉、徐盛、鲁肃、周瑜、纛旗手同上。)

周瑜   (唱)     杀之不成羞又恼,

             一腔怨气实难消。

             三军扎营再计较,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纛旗手自两边分下。)

鲁肃   (白)     哎!

     (唱)     鲁肃心中似火烧。

             不杀玄德事还小,

             荆襄得失在今朝。

             如今许他去征讨,

             东吴岂不白费劳?

             况且孔明多计巧,

             关、张、赵云俱英豪。

             未必甘心不争闹,

             怕的终久有蹊跷。

             只怕都督入圈套,

周瑜   (唱)     大夫何必话唠叨!

     (白)     我取南郡,如同反掌。落得虚作人情,你又何必担心!

鲁肃   (白)     我怕未必呀!

周瑜   (白)     众位将军!

蒋钦、
丁奉、

徐盛   (同白)    都督!

周瑜   (白)     谁敢领兵先取南郡?

蒋钦   (白)     蒋钦愿往。

周瑜   (白)     好,命你以为先锋;徐盛、丁奉以为副将,带兵五千,攻取南郡。本督大兵随后接应。

蒋钦、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蒋钦、丁奉、徐盛同下。)

鲁肃   (白)     嗐!

周瑜   (白)     啊子敬,你为何长叹哪?

鲁肃   (白)     非是鲁肃长叹,我看攻取南郡,有些费力呀!

周瑜   (白)     啊,怎见得呢?

鲁肃   (白)     都督听了!

     (唱)     荆、襄九郡属刘表,

             玄德是他亲支苗。

             派兵屯扎油江道,

             定是良谋计一条。

             都督高才岂不晓,

             许他攻取为哪条?

周瑜   (冷笑)    嘻嘻嘻……

     (白)     请教,你是如何看得透的?

鲁肃   (白)     哎!

     (唱)     你不见孔明微微笑,

             岂不知笑里暗藏刀!

             设若我兵失计较,

             南郡荆襄一旦抛!

周瑜   (笑)     啊哈哈哈……

     (唱)     听罢言来令人笑,

             子敬见识实不高。

     (白)     鲁大夫,你何必如此胆小!孔明一常人耳,何惧之有!你且放心,看本督攻取南郡,坐得荆、襄。

鲁肃   (白)     但愿如此!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内同白)   有。

(四龙套、四大铠同上。)

周瑜   (白)     大队人马往南郡而发,接应蒋钦去者!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周瑜   (唱)     油江一战败曹操,

             破竹之势士气高。

             席卷荆、襄意料到,

             子敬何必胆魂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牛金上,起霸。)

牛金   (念)     丞相南征气概雄,楼船遮满大江东。周郎偏遇东风便,赤壁不防被火攻。

     (白)     俺、牛金。奉了丞相钧令,随同曹仁将军镇守南郡。今闻周瑜领兵前来攻取,是以严阵迎敌。

(曹洪上,起霸。)

曹洪   (念)     身经百战逞英雄,岂料周瑜善火攻。败回营中失锐气,昼夜筹思破江东。

     (白)     俺、曹洪。

牛金   (白)     将军请了!

曹洪   (白)     请了!

牛金   (白)     元帅升帐,你我一同伺候。

曹洪   (白)     请!

(四文堂、四下手、曹仁同上。)

曹仁   (点绛唇)   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牛金、

曹洪   (同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少礼。站立两厢!

牛金、

曹洪   (同白)    啊!

曹仁   (念)     南郡虽执掌,所重在荆、襄。丞相留机密,周瑜指日亡。

     (白)     本帅、曹仁。丞相兵回许昌,临行之时,将南郡交俺镇守。适才探子报道:吴兵已渡汉江。特此升帐议事。

             左右!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陈矫大夫进帐!

文堂甲  (白)     有请陈矫大夫。

(陈矫上。)

陈矫   (念)     手握兵符印,心怀汉家臣。

     (白)     元帅在上,陈矫参见!

曹仁   (白)     先生少礼。请坐!

陈矫   (白)     告坐。唤陈矫进帐,有何话论?

曹仁   (白)     只因周瑜兵渡汉江,来取荆、襄,特请先生商议退兵之计。

陈矫   (白)     襄阳现有夏侯惇将军坐镇,荆州也有夏侯尚把守,俱有兵符在此,谅他们不敢擅动。只是彝陵空虚,元帅当命曹洪前去守之。有此犄角之势,何惧周郎!

曹仁   (白)     先生之言甚是。

             曹洪听令!

曹洪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带兵五千,镇守彝陵,以防吴兵,不得有误!

曹洪   (白)     得令!

(曹洪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周瑜命大将蒋钦为先锋,徐盛、丁奉为副将,领兵五千,前来攻取南郡。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传令下去:众将坚守城池,不可出战。候他粮草已尽,再去叫战。

牛金   (白)     且慢!

曹仁   (白)     将军为何阻令?

牛金   (白)     兵临城下,而不出战,是惧怯也。况丞相有令,重振锐气,岂可闭关不出!

曹仁   (白)     将军有所不知,蒋钦乃东吴有名大将,丁奉、徐盛勇不可当,不可轻敌。

牛金   (白)     俺愿领兵五百,与他决一死战,断不肯失此锐气也。

曹仁   (白)     也罢!将军既是如此忠勇,就命你出战。两军阵前,须要小心。

牛金   (白)     得令!

(牛金下。)

陈矫   (白)     牛金虽勇,恐其阵前有失,元帅可带兵出城略阵,以助其威。

曹仁   (白)     大夫之言,正合我意。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随本帅出城略阵者!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风入松〗。四龙套、四上手、丁奉、徐盛、蒋钦、纛旗手同上。)

蒋钦   (白)     俺、蒋钦。奉了都督将令,与徐、丁二将统兵攻取南郡,来此已是。

             二位将军上前攻打。

丁奉   (白)     且慢!闻得南郡城池坚固,必须引诱敌人出城,将他困住。得胜之后,方可攻城。

徐盛   (白)     丁将军所言甚是。

蒋钦   (白)     如此,丁将军前去诱敌;徐将军随后接应;待俺领兵围住来将便了。

丁奉、

徐盛   (同白)    请!

(〖风入松合头〗。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下手、牛金同上。四龙套、丁奉同上,会阵。)

牛金   (白)     呔!俺牛金在此,来将通名受死!

丁奉   (白)     俺乃东吴大将丁奉,特来攻取南郡。快叫曹仁出城投降!

牛金   (白)     满口胡言。看刀!

丁奉   (白)     杀!

(四龙套、四下手、四龙套同钻烟筒下。丁奉、牛金同起打。丁奉败下,牛金追下。)

【第九场】

(四上手、徐盛同上。)

徐盛   (白)     看丁奉诈败。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徐盛   (白)     上前接应!

四上手  (同白)    啊!

(丁奉败上,牛金追上。徐盛、丁奉双战牛金。丁奉、徐盛同败下,牛金追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上手、蒋钦、纛旗手同上。)

蒋钦   (白)     牛金十分骁勇,丁奉、徐盛败下阵来。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蒋钦   (白)     即速上前,四面围住,休得放走曹将!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走哇!

(丁奉、徐盛同败上,牛金追上,蒋钦接打。四龙套、四上手同围住,同拥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下手、陈矫、曹仁、纛旗手同上。)

曹仁   (唱)     远看牛金身陷阵,

             东吴之兵果然能。

     (白)     先生,看牛金身入重围,不能突出,如何是好?

陈矫   (白)     元帅急速亲往救之,我去城头接应。

曹仁   (白)     请!

陈矫   (唱)     我去城头远接应。

(四文堂、陈矫同下。)

曹仁   (唱)     三军奋勇救牛金。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牛金上。)

牛金   (唱)     匹马双刀陷敌阵,

     (白)     呔!

     (唱)     挡我者死避我生。

(四龙套、四上手、丁奉、徐盛、蒋钦同上。四下手、曹仁同上,同起打,曹仁救牛金出阵。丁奉、徐盛、蒋钦同败下。)

牛金   (白)     蒋钦败走!

曹仁   (白)     不必追赶,收兵回城!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四大铠、程普、甘宁、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唱)     蒋钦奋勇取南郡,

             只恐难以胜曹仁。

             特此随后来接应,

鲁肃   (白)     都督!

     (唱)     但望红旗报好音。

(蒋钦、徐盛、丁奉同上。)
蒋钦、
徐盛、

丁奉   (同白)    参见都督,末将等请罪!

周瑜   (白)     啊,何罪之有?

蒋钦   (白)     攻取南郡,已将牛金困住,又被曹仁冲围救出。我军大败,特来求兵助战。

鲁肃   (白)     如何?

周瑜   (白)     你等好无用也!

     (唱)     为将之道当谨慎,

             如何无谋又无能。

             失我锐气败头阵,

             军法当斩难容情。

             喝令武士即速捆,

(四武士自两边分上,同绑蒋钦、丁奉、徐盛。)

周瑜   (唱)     辕门之外问斩刑!

程普、

甘宁   (同白)    刀下留人!

程普   (唱)     若斩大将乃自损,

甘宁   (唱)     还须将功抵罪名。

程普、

甘宁   (同白)    蒋钦等罪固当斩,念其破曹有功,还求都督饶恕。

周瑜   (白)     军令不严,何以服众!看在众将讲情,暂饶一死,扠了出去!

蒋钦、
徐盛、

丁奉   (同白)    嘿!

(四武士、蒋钦、徐盛、丁奉同下。鲁肃发呆。)

周瑜   (白)     啊大夫,你为何发呆呀?

鲁肃   (白)     我何曾发呆呀!

周瑜   (白)     我要将蒋钦等斩首,众将俱都求情,大夫缄口无言,呆坐一旁,是何故也?

鲁肃   (白)     我在此想一个故事。

周瑜   (白)     什么故事?

鲁肃   (白)     都督先前怒打黄盖,我等不知真假,十分着急。孔明明知其故,坐在一旁,独不言语,可见其高。及至我去探他,他又叫我瞒过都督。今日都督又要斩蒋钦等,我想起前事,实实佩服那孔明先生之才智也!

周瑜   (白)     哎呀,子敬哪!你怎么时时刻刻把个孔明放在心上,这如何用兵行事呀?

鲁肃   (白)     都督哇!

     (唱)     都督暂且将气平,

             容我鲁肃把话云:

             非是无故闲思忖,

             无奈心中惧孔明。

             高卧隆中令人敬,

             不耻下问圣贤人。

             玄德檀溪遇水镜,

             三请方才出山林。

             火烧博望夏侯遁,

             要比管、乐胜十分。

             到我江东来助阵,

             扁舟一叶能安身。

             便是孙武难决胜,

             神出鬼没会用兵。

             怕的一朝结仇恨,

             只恐都督未必赢。

             因此时常心愁闷,

             恐怕南郡取不成!

周瑜   (白)     呃!

     (唱)     凡事不可先自损,

             周瑜也非无用人。

     (白)     子敬如此惧怕孔明,难道这荆、襄就不取了么?

鲁肃   (白)     取是要取,只是孔明诡计多端,难以防备,必须小心谨慎,方无后悔。

周瑜   (白)     不必多言,我自有道理。

鲁肃   (白)     是是是!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周瑜   (白)     攻取南郡去者!

甘宁   (白)     且慢!

周瑜   (白)     将军因何阻令?

甘宁   (白)     今闻曹仁命曹洪镇守彝陵,以为犄角之势,难以攻取。末将愿带兵三千,前去攻下彝陵,都督随后可取南郡。

周瑜   (白)     好,甘宁所言甚是。即选精兵三千,前去攻取彝陵。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下。)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周瑜   (白)     甘宁前去攻打彝陵,胜负难料,你等屯兵冲要之地,准备接应!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牛金、陈矫、曹仁同上。)

曹仁   (唱)     且喜吴兵败了阵,

             赤壁之仇可报成。

陈矫   (白)     元帅!

     (唱)     周瑜服输未必肯,

牛金   (白)     呃!

     (唱)     来时定要将他擒!

(曹纯上。)

曹纯   (白)     启禀元帅:甘宁带兵攻打彝陵!

陈矫   (白)     彝陵有失,南郡便不可守。元帅即速救之。

曹仁   (白)     如此,牛金、曹纯听令!

牛金、

曹纯   (同白)    在。

曹仁   (白)     即速前往救应!

陈矫   (白)     且慢!甘宁乃东吴大将,必须计取。

曹仁   (白)     先生有何妙计?

陈矫   (白)     曹纯先去报知曹洪,叫他出城与甘宁交战,诈败而走;让甘宁夺取空城,然后会同牛金,四面围困,可擒甘宁。

曹仁   (白)     真乃好计!你等照计而行。

牛金、

曹纯   (同白)    得令!

曹纯   (唱)     奉令走马去报信,

(曹纯下。)

牛金   (唱)     要显威勇捉甘宁。

(牛金下。)

陈矫   (唱)     计策虽然如此定,

             还须提防要小心。

     (白)     牛金、曹纯恐非周瑜敌手,元帅还须提兵随后接应。

曹仁   (白)     如此,南郡城池兵符印信,一并交与先生掌管,本帅带兵出城助战去也。

陈矫   (白)     遵命!

曹仁   (唱)     犄角之势最要紧,

             接应必须亲自行。

(四文堂、曹仁同下。)

陈矫   (唱)     谨守兵符与印信,

             提防吴兵闭四门。

(陈矫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同上。)

曹洪   (唱)     适才巡城探马报,

             甘宁兵马似海潮。

             人来带路城楼到,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同走圆场。场设城。曹洪登城。曹纯上。)

曹纯   (唱)     飞马前来会英豪。

     (白)     兄长请了!

曹洪   (白)     啊,贤弟何来?

曹纯   (白)     元帅传令:命兄长与甘宁交战,要诈败佯输,让他夺取空城;然后我兵四面围困,必擒甘宁。兄长务必遵行,小弟去也。

(曹纯下。)

曹洪   (白)     妙哇!此必是陈矫之计。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洪   (白)     安排空城者!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甘宁、纛旗手同上。)

甘宁   (白)     呔!彝陵城上站者,可是曹洪?

曹洪   (白)     然也。你乃何人?

甘宁   (白)     东吴大将甘宁,特来攻取此城。尔等快快开城投降,免遭诛戮!

曹洪   (白)     吴贼休夸大口,曹爷出城,取尔狗命!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同出城,同会阵,同起打。曹洪败下。)

甘宁   (笑)     啊哈哈哈……

     (白)     曹洪原来是有名无实之人,战不数合,便自弃城逃走。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甘宁   (白)     不必追赶,抢进城去!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四大铠、曹纯、牛金同上,同挖门。曹洪,纛旗手同上。)

曹洪   (笑)     哈哈哈……

     (白)     真乃好计也!甘宁哪,甘宁!你今入了彝陵,好似笼中之鸟,休想活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曹洪   (白)     四面围困者!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水底鱼〗。吕蒙上。)

吕蒙   (白)     俺、东吴大将吕蒙。奉了都督将令,四路查探军情。闻得甘宁被曹洪诓进彝陵,被困城中,不能得出。待俺飞马回营,报与都督,起兵救援。就此马上加鞭。

(〖合头〗。吕蒙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四大铠、鲁肃同上,同站门。周瑜上。)

周瑜   (引子)    战马奔腾,运神机,夺取南郡。

     (念)     眼底欺曹操,心中笑孔明。要知周瑜在,必取襄阳城。

鲁肃   (白)     啊都督,你如何心中也思孔明,却放他不下,失口言出呀?

周瑜   (白)     因你心中常惧孔明,故尔笑也。

鲁肃   (白)     都督,我鲁肃好笑,那孔明他怎么也可笑啊?

周瑜   (白)     那孔明空凭一张利口,借我江东兵马,解他当阳灾难;如今,却想收取南郡,如此不自量力,岂不可笑!

鲁肃   (白)     都督,你说那孔明全凭一张利口,借我江东之兵,解他当阳之难,固然是也。我看此人,赤手空拳,善于用“借”。不但鲁肃不及,就是都督也难奈何于他!

周瑜   (白)     何以见得他善于用“借”?

鲁肃   (白)     破曹军者,乃借江东之兵;其助江东者,又借北军之箭。是借于东,又借于北也!

周瑜   (白)     嗯!

鲁肃   (白)     临江之前,既借我鲁肃之草船,而疑于曹操;复借一江大雾,取十万支狼牙,是借于天也!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借江东之兵,筑祭风台;借东风而烧曹军。欲脱都督之害,又借东风送扁舟一叶,返回夏口!

周瑜   (白)     哦!

鲁肃   (白)     请想,兵可借!

周瑜   (白)     兵可借!

鲁肃   (白)     箭可借!

周瑜   (白)     箭可借!

鲁肃   (白)     雾可借!

周瑜   (白)     雾可借!

鲁肃   (白)     风可借!

周瑜   (白)     风可借!

鲁肃   (白)     嗯!

周瑜   (白)     嗯!

鲁肃   (白)     只怕荆州么,后来他也是要借的呀!

(周瑜气。)

周瑜   (白)     哎呀!

鲁肃   (白)     哎呀!

周瑜   (白)     啊大夫,此不过是侥幸耳!

鲁肃   (白)     嗯,总要提防一二呀!

周瑜   (白)     哼!

鲁肃   (白)     哼!

周瑜   (白)     此人不死,乃江东大患也!

鲁肃   (白)     阿弥陀佛,他如何得死呢!

周瑜   (白)     唉!

     (唱)     孔明真是一敌手,

             怕他暗地取荆州。

             当思妙计以防后,

鲁肃   (白)     啊都督,是要提防的呀!

周瑜   (白)     唉!

     (唱)     不杀此人誓不休!

鲁肃   (白)     都督!

     (唱)     都督不必双眉皱,

             细听鲁肃说原由:

             当初待他欠宽厚,

             不该斗智成对头。

             使他劫粮他不走,

             反借雕翎助吴侯。

             屡次害他他先猜透,

             既无怨恨又无忧。

             破曹之功他本有,

             得罢休时便罢休。

             杀他只恐不能够,

             孙、刘不可结冤仇!

周瑜   (白)     也罢!

     (唱)     事已至此暂将就,

             破曹之后再破刘。

             拿定主意坐帐口,

(吕蒙上。)

吕蒙   (唱)     只恐甘宁命已休!

     (白)     哎呀都督,大事不好了!

周瑜   (白)     啊,何事惊慌?

鲁肃   (白)     莫非孔明攻取南郡去了?

吕蒙   (白)     非也。甘宁被曹洪用诈败诱敌之计,诓进彝陵,四面围困,不能出城!

周瑜   (白)     哎呀,甘兴霸好不小心也!

鲁肃   (白)     可急速分兵往救。

周瑜   (白)     此地亦冲要之处,若分兵往救,倘若曹仁引兵来袭,焉能保全!

吕蒙   (白)     哎呀都督啊,甘兴霸乃我东吴之大将,岂可坐视不救?

周瑜   (白)     如此,待我亲往救之。传令凌统在此镇守,不可怠慢。

吕蒙   (白)     得令!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程普、周泰、纛旗手自两边分暗上。)

吕蒙   (白)     下面听者:都督有令,分兵去救甘宁,在此留凌统带兵镇守,不可怠慢!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吕蒙   (白)     传令已毕。

周瑜   (白)     鲁大夫,随我一同前往。

鲁肃   (白)     遵命!

周瑜   (白)     吩咐众将,兵发彝陵。

鲁肃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鲁肃   (白)     兵发彝陵。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泣颜回〗。众人同走圆场。)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前面离彝陵不远。

周瑜   (白)     人马列开!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周瑜   (白)     众位将军!

程普、

周泰   (同白)    都督!

周瑜   (白)     哪位将军愿突围入城,与甘宁送信?

周泰   (白)     末将愿往。

周瑜   (白)     将军此去,须要小心。

周泰   (白)     得令!

             马来!

(周泰上马,下。)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可向高处,暂且扎营。饱餐战饭,准备对敌!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上手、甘宁同上。)

甘宁   (唱)     误中奸谋破围困,

             兵将难出彝陵城。

             只得坚守待救应,

(四上手、甘宁同走圆场,同上城。〖内喊杀声〗。)

甘宁   (白)     啊!

     (唱)     忽听一阵喊杀声。

(周泰上。)

周泰   (唱)     杀透重围威风凛,

     (白)     呔,开城!

甘宁   (白)     哎呀!

     (唱)     原来周泰到来临。

     (白)     周泰将军来了,快快开城!

(开城。)

周泰   (白)     待俺进城。

(甘宁下城,周泰进城。)

甘宁   (唱)     救兵已到实万幸,

             下城我把将军迎。

周泰   (白)     甘将军请了!

甘宁   (白)     周将军辛苦了!

周泰   (白)     某奉都督将令,先来送信;都督亲统大兵前来救援,你我即刻杀出城去,里应外合,以破曹洪。

甘宁   (白)     如此甚好。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甘宁   (白)     放起号炮,杀出城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炮声〗。〖风入松〗。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程普、吕蒙、鲁肃同上,同挖门。周瑜、纛旗手同上。)

周瑜   (白)     彝陵城内炮响。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杀上前去!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四将官、曹纯、牛金、曹洪、纛旗手同上,会阵。)

曹洪   (白)     呔,来者可是周瑜?老爷曹洪在此,还不下马归降!

周瑜   (白)     火烧不尽的曹贼!

             吕蒙,与我擒之!

吕蒙   (白)     啊!

(吕蒙、曹洪同架住。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程普、鲁肃、周瑜、纛旗手、四龙套、四下手、四将官、纛旗手同钻烟筒下。吕蒙与牛金、曹纯、曹洪起打。甘宁、周泰同上,助战。曹洪、牛金、曹纯同败下,吕蒙、甘宁、周泰同追下。)

【第二十一场】

(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同打连环,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鲁肃、周瑜、纛旗手同上。甘宁上。)

甘宁   (白)     曹洪败走,彝陵城池已得。有劳都督救援,末将请罪!

周瑜   (白)     此非将军之过也。即速进城歇马。

鲁肃   (白)     且慢!

周瑜   (白)     大夫为何阻令?

鲁肃   (白)     我兵俱进城歇马,倘若曹洪会合曹仁统兵前来,岂不蹈甘宁之复辙?

周瑜   (白)     哎呀,子敬之言,深合用兵之道。依大夫之见?

鲁肃   (白)     彝陵孤城难守,曹洪败兵,必回南郡,趁此得胜锐气,移兵南郡,以破曹仁,乃为上策。

周瑜   (白)     哦,子敬有此韬略,真乃吾友也。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就此攻取南郡去者!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周瑜   (唱)     趁胜出兵取南郡,

鲁肃   (唱)     协理军机要随行。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仁、纛旗手同上。)

曹仁   (唱)     陈矫之见已有准,

             本帅带兵护彝陵。

     (白)     本帅、曹仁。因与陈矫商议,带兵前来接应曹洪、牛金。适才探马飞报,周瑜攻破彝陵,曹洪、牛金兵马败回。本帅只得驻扎此地,等候曹洪。

(牛金、曹纯、曹洪同上。)

曹洪   (白)     元帅在此。末将等失了彝陵,前来请罪!

曹仁   (白)     兵家胜败,古之常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周瑜人马追杀来了。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奋勇迎敌!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程普、吕蒙、甘宁、周泰、鲁肃、周瑜、纛旗手同上,同会阵。周瑜、鲁肃、程普、纛旗手同暗下。)

曹仁   (白)     呔,周瑜何在?知俺曹仁厉害,快快下马投降,免被诛戮!

吕蒙   (白)     俺家都督,已经分兵取尔南郡去了。曹贼还不下马受死!

曹仁   (白)     好吴贼。看刀!

(曹仁、吕蒙同起打,吕蒙、甘宁、周泰同败下。)

曹仁   (白)     不必追赶,回守南郡要紧。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文堂、陈矫同上。)

陈矫   (唱)     适才探马来报信,

             曹洪已经失彝陵。

             周郎带兵追赶紧,

             坚守南郡要小心。

             兵将上城去巡警,

(四文堂、陈矫同走圆场。场设城。陈矫上城。四龙套、程普、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唱)     分兵来取南郡城。

鲁肃   (白)     都督哇!

     (唱)     看他旌旗不严整,

             便知曹仁无才能。

             拿住陈矫把城进,

             捷足莫让那孔明。

周瑜   (白)     呔,南郡城上站者何人?

陈矫   (白)     曹丞相参军大夫陈矫在此。你乃何人?

周瑜   (白)     我乃东吴大将军周瑜。劝你献出南郡城池,同享功名富贵。

陈矫   (笑)     哈哈哈……

     (白)     公瑾,我久仰你是江东名士,顾曲周郎;若论用兵之道,你却不如诸葛孔明。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嘿嘿,这倒奇了。你是何以见得我家都督用兵不如孔明呢?

陈矫   (白)     相貌非凡,人品出众,你乃何人?

鲁肃   (白)     大夫鲁肃。

陈矫   (笑)     哈哈哈……

     (白)     我当何人,原来是老实无用之人。

鲁肃   (白)     这是怎么讲话呀!

周瑜   (白)     你何以见得鲁大夫是老实无用之人?

陈矫   (白)     你且听了:鲁肃不过是江东一家富户耳。周瑜中道绝粮,向你借贷,你以囤米想借,可谓厚道济困之人,故此周瑜才荐你在吴为官。

周瑜   (白)     这是子敬平生厚道的好处,何谓老实无用?

陈矫   (白)     刘玄德兵败当阳,暂屯夏口,你反倒恳求孔明以助江东,此乃第一老实无用。周郎欲杀孔明,以除后患,是英雄之心也,故使孔明乌巢劫粮,是要借曹操之刀杀之。你去探信,杀之不成,反被孔明言语嘲戏,此是第二老实无用也。

鲁肃   (白)     果然是我之过也。

陈矫   (白)     周郎使孔明造箭,是欲以军法杀之,无所逃矣。你替孔明担忧,借给草船,以私情救之,留此祸患。岂非老实到底,无用已极乎!

(周瑜愣。)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陈矫哇,陈矫!你好欺我也!

陈矫   (笑)     哈哈哈……

     (白)     老实之言,非欺兄也。

鲁肃   (白)     陈大夫,你不必巧笑盈盈,我有一言,你且听了!

陈矫   (白)     大夫请讲。

鲁肃   (唱)     人生在世间上全凭忠信,

             有一言说与这两军静听:

             岂不知我老实乃道德根本,

             那曹操幼狡诈大来奸臣。

             在家中欺叔父伦常丧尽,

             挟天子令诸侯欺压汉君。

             你祖父食汉禄忠心耿耿,

             却缘何随逆贼看守城门?

             变遗风这是你无用之本,

             怎能够在军前耻笑旁人?

             趁此时开城降保全性命,

             我老实你无用搭伙一群。

周瑜   (笑)     哈哈哈……

陈矫   (白)     唗!

     (唱)     此乃是战场地两军对阵,

             又何须逞口舌摇动人心!

周瑜   (白)     陈矫!

     (唱)     你既知情理亏开城降顺,

             周都督饶恕你狗命残生。

     (白)     陈矫若降,本督饶你不死!

陈矫   (白)     要我开城,除非你等归顺曹丞相。

周瑜   (白)     唗!

     (唱)     好言相劝你不听,

             管叫你狗命刀下倾。

             程普向前打头阵,

程普   (白)     啊!

(程普欲攻城。四龙套、四下手、曹纯、牛金、曹仁同上。曹仁、周瑜同架住。)

曹仁   (白)     呔!

     (唱)     周瑜何敢攻吾城!

周瑜   (白)     唗,曹仁匹夫,快快下马归降!

曹仁   (白)     看刀!

(程普架住。周瑜、鲁肃同下。曹仁、程普同起打,程普收下。)

曹仁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不必追赶,快快进城!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龙套、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唱)     正要破敌曹仁到,

鲁肃   (唱)     人马威风果英豪。

周瑜   (唱)     暂且离城作计较,

鲁肃   (白)     都督!

     (唱)     制胜还须用火烧。

(程普上。)

程普   (白)     都督因何退走?

周瑜   (白)     曹仁英勇,放他进城,再作计较。

(甘宁、吕蒙、周泰同上。)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末将等正战曹仁,都督缘何先退?

周瑜   (白)     我欲分兵,乘空来取南郡城池,哪知曹仁退回,放他进城,再作计较。

鲁肃   (白)     进退为难之时,即须定计而行。

周瑜   (白)     大夫言之有理。

             众将官!

四龙套、
程普、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有。

周瑜   (白)     暂退十里扎营,歇息人马,明早再来攻城。

四龙套、
程普、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啊!

周瑜   (唱)     兵将扎营十里道,

             收取南郡在明朝。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纯、牛金、曹洪、陈矫同上,同挖门,曹仁上。)

曹仁   (唱)     人马入城可保守,

             失却彝陵实可忧。

     (白)     曹洪、牛金,你二人真乃无能!失了彝陵犄角之势,如何是好?

曹洪、

牛金   (同白)    周瑜兵多将广,内外夹攻,势难抵敌。

陈矫   (白)     事已如此,何不拆开丞相锦囊观看,以解此危?

曹仁   (白)     正合我意。锦囊在此,请先生观之。

(陈矫拆囊看。)

陈矫   (笑)     哈哈哈……

     (白)     原来如此!

曹仁   (白)     是何良谋?

陈矫   (白)     元帅附耳过来。

(陈矫与曹仁耳语。)

曹仁   (笑)     哈哈哈……

     (白)     照计而行。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吩咐众兵,各自备办行李,捆束包裹,准备明日出战。若其不胜,便回许昌。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带兵五百,埋伏城门之内,候周瑜落马,即便杀出,斩断其头,不得有误!

牛金   (白)     得令!

(牛金下。)

曹仁   (白)     曹纯听令!

曹纯   (白)     在。

曹仁   (白)     城上遍插旌旗,虚张声势,暗地埋伏,不得有误!

曹纯   (白)     得令!

(曹纯下。)

曹仁   (白)     就烦先生带领弓弩手,埋伏城楼,以射周瑜!

陈矫   (白)     遵命!

     (笑)     哈哈哈……

     (白)     丞相真乃妙算也。

(陈矫下。)

曹仁   (白)     曹洪随定本帅,明日清晨,兵分三路而出,以诱周瑜。

曹洪   (白)     得令!

曹仁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各自歇息,准备明日出城,大战吴兵!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曹仁   (白)     正是:

     (念)     安排打虎屠龙计,捉拿惊天动地人。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水底鱼〗。报子上。)

报子   (白)     俺、刘皇叔驾下能行探子是也。奉了军师将令,打探孙、曹两家用兵之事。就此马上加鞭!

(〖合头〗。报子下。)

【第二十八场】

(场设城。四龙套、四大铠、曹洪、曹仁同出城。四龙套、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上,同会阵。)

曹仁   (白)     呔,吴贼听者:曹仁老爷在此,谁敢来战?

周泰   (白)     周泰来也!

(周泰、曹仁同起打。程普助战。)

曹洪   (白)     曹洪来也!

吕蒙   (白)     呔,吕蒙在此!

(曹洪、吕蒙同起打。)

甘宁   (白)     甘宁来也!

(甘宁起打。曹洪、曹仁同败下,程普、吕蒙、甘宁、周泰同追下。)

【第二十九场】

(场设城。四弓箭手引陈矫同上。陈矫、四弓箭手同上城。)

陈矫   (白)     妙哇,丞相妙策如神,曹仁假败,东吴之兵追赶过去。远远望见周瑜亲自前来攻城。

             弓箭手!

四弓箭手 (同白)    有。

陈矫   (白)     周瑜马到甕城之中,梆声一响,万箭齐发,不得迟误!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陈矫、四弓箭手同埋伏。四上手、徐盛、丁奉、周瑜、纛旗手同上。)

周瑜   (唱)     前军争战已得胜,

     (笑)     哈哈哈……

     (唱)     只见大开南郡城。

     (白)     妙哇,南郡城门大开,城上无人,正好夺取。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随我攻城!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进城,同下。)

陈矫   (白)     放箭!

(周瑜中箭落马。)

周瑜   (白)     哎呀!

(四下手、牛金同上。)

牛金   (白)     呔,周瑜休想活命!

(徐盛、丁奉救周瑜同下。牛金、四下手同追下。)

陈矫   (笑)     哈哈哈……

     (白)     周瑜身中毒箭,纵然逃走,活不久矣。

             众将官!

四弓箭手 (同白)    有。

陈矫   (白)     小心防守!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闭城门。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上。)

程普   (白)     列位将军,你我只顾追赶曹仁,后面喊杀连天,快快退回救应。

吕蒙、
周泰、

甘宁   (同白)    言之有理。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徐盛、丁奉、周瑜同上。四下手、牛金同上,同起打。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上,同救徐盛、丁奉、周瑜下。四下手、曹洪、曹仁同上。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上,同起打。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败下。牛金上。)

牛金   (白)     周瑜中箭逃走!

曹仁   (白)     不必追赶,进城歇息,明日再去骂阵。

     (笑)     啊哈哈哈……

     (白)     周瑜呀,周瑜,你休想活命也!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张飞、纛旗手同上。)

张飞   (念)     兵马渡江村,披星戴月行。军师多妙用,密取南郡城。

     (白)     俺、张翼德。奉了军师密令,带兵埋伏南郡左右,待曹仁出城,趁势夺取。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张飞   (白)     悄悄趱行!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龙套、四大铠、赵云、纛旗手同上。)

赵云   (白)     俺、赵子龙。奉了军师将令,密取南郡。只恐张翼德放走陈矫,不能得到兵符印信,难取荆、襄,因此命俺暗地前来袭取。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赵云   (白)     小心前往!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四龙套同上,同站门。周瑜上。)

周瑜   (唱)     箭伤虽然身疼痛,

             自有军机在心胸。

             耳边只听人声哄,

(〖内喊杀声〗。)

周瑜   (白)     啊!

     (唱)     快传众将进帐中。

     (白)     众将进帐。

龙套甲  (白)     众将进帐!

(甘宁、吕蒙、周泰、程普、鲁肃上。)

鲁肃   (唱)     营前战将俱惶恐,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唱)    都督传令进帐中。

鲁肃、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白)    都督箭伤,可好些么?

周瑜   (白)     略略好了一些。

鲁肃、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白)    传我等进帐,有何军令?

周瑜   (白)     何处鼓噪呐喊?

鲁肃、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白)    这个——

周瑜   (白)     讲!

鲁肃、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白)    乃是军中教演士卒。

周瑜   (白)     何故欺我!我早知曹兵常来辱骂,程德谋既然同掌兵权,何故坐视?

程普   (白)     我见都督箭疮沉重,医者言过,勿触怒气。故曹兵挑战,不敢相告。

周瑜   (白)     公等不战,主意如何?

鲁肃   (白)     众将皆欲收兵,暂回江东,待公箭疮平复,再作道理。

(周瑜怒。)

周瑜   (白)     住了!大丈夫既食君禄,当报国恩;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才是道理!岂可为一人而废国家大事!传令众将出营。

鲁肃   (白)     啊,都督养伤要紧,不可妄动。

周瑜   (白)     哎,你好糊涂也!

     (唱)     伤不致死未为重,

             岂可因我而废公。

             披挂上马告奋勇,

(四上手、纛旗手自两边分上。)

鲁肃   (白)     众将官!保护都督,须要小心!

周瑜   (唱)     誓擒曹仁斩曹洪。

(周瑜下。四龙套、四上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随下。鲁肃下。)

【第三十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纯、曹洪、牛金、曹仁、纛旗手同上。)

曹仁   (唱)     周瑜中箭伤必重,

             百般骂战不出营。

     (白)     可笑周瑜被毒箭所伤,骂战三日,不敢出营。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与我着实大骂。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曹仁   (唱)     众将高声再骂阵,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曹仁   (唱)     周瑜小儿是畜牲。

             既然怕战快降顺,

(四龙套、四上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周瑜、纛旗手同上。周瑜隐在纛旗后,程普上前架住。)

程普   (白)     呔!曹贼休得猖狂!

曹仁   (唱)     败军之将敢出营!

     (白)     呔,尔等败军之将,何敢迎敌!周瑜已然中我之箭,料必横死,今后不敢正视我军也!

     (笑)     哈哈哈……

周瑜   (白)     呔,曹仁匹夫,可看见周郎否?

曹仁   (白)     啊,他竟未死。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高声大骂周郎!

曹洪、
牛金、

曹纯   (同白)    呔,周郎小子,却有何能?赤壁鏖兵,若不是孔明祭借东风,江南二乔早被我家丞相纳于铜雀台了!

周瑜   (白)     呸,周泰出马,擒此逆贼!

周泰   (白)     得令!曹仁看刀!

曹仁   (白)     呔,周瑜!看你死期不远,何不趁此献出二乔,与丞相两家和好?

周瑜   (白)     哎呀,气煞我也!

(周瑜落马。程普、吕蒙同救周瑜下。甘宁、周泰同挡住曹仁,同起打。甘宁、周泰同败下。)

曹仁   (笑)     哈哈哈……

     (白)     周瑜被骂,怒发冲冠,箭疮迸发,谅难久活。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收兵进城歇息,明日再来攻营破寨。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六场】

(鲁肃上。)

鲁肃   (念)     营外喊杀连天,军中胜负难断。

(四龙套、四上手、甘宁、周泰同上,同挖门。程普、吕蒙搀周瑜同上。四龙套、四上手自两边分下。)
鲁肃、

程普   (同白)    啊,都督贵体如何?

周瑜   (笑)     哈哈哈……

     (白)     我有何病,此乃是计也。

鲁肃、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哦,原来是计,惊煞我等。请问都督,计将安出?

周瑜   (白)     我本无甚痛楚,所以为此者,欲令曹兵知我病危,必然欺敌。

鲁肃、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都督高计。

周瑜   (白)     如今可使心腹军士,去到南郡城中诈降,说我已死。今夜曹仁必来劫寨,我兵四下埋伏,里应外合,可擒曹仁也。

程普   (白)     此计甚妙!

鲁肃   (白)     嗯,不妙,不妙!都督好好身体,忽然装死,恐乃不祥之兆也。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是呀!

周瑜   (白)     呃,兵家变化,哪有许多忌讳!不必多言,趁此举哀,以瞒三军耳目。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是是是!

     (同哭)    哎、都督哇……

鲁肃   (白)     哎呀,完了!大不吉祥!

周瑜   (白)     大夫,你也哭哇。

鲁肃   (白)     我不会哭哇!

周瑜   (白)     大夫不哭,此计不成。快快高声痛哭,三军方信。

鲁肃   (白)     我不会哭。

周瑜   (白)     当真不哭?

鲁肃   (白)     当真不哭。

周瑜   (白)     你不哭,我便杀你!

鲁肃   (白)     当真叫我哭么?唉,这也说不得了!

     (哭)     唉,都督哇……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哭)    唉,都督哇……

鲁肃   (白)     公瑾,你死了,你当真的死了!

     (哭)     唉,你死得好苦哇……

     (唱)     我哭哭一声周都督,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哭)    都督哇……

鲁肃   (唱)     我叫叫一声周公瑾!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哭)    都督哇……

鲁肃   (唱)     想从前我和你相交刎颈,

(周瑜点头。)

周瑜   (白)     唉!

鲁肃   (唱)     举荐我为大夫同领雄兵。

             在赤壁烧曹贼一战得胜,

             乘锐气取汉水夺取荆门。

             你心中势必要先取南郡,

             我心中总提防诸葛孔明。

(周瑜作怒容。)

鲁肃   (唱)     谁知道你在此中箭丧命,

     (哭)     都督啊,公瑾哪……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哭)    都督哇……

周瑜   (白)     唉!

鲁肃   (唱)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来生!

     (哭)     唉,都督哇……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大夫,人死不能复生,不必哭了。

鲁肃   (唱)     哭不尽伤心的事我珠泪难忍,

(周瑜哭声。)

周瑜   (白)     子敬不必哭了!

鲁肃   (白)     唉!

(鲁肃捶胸顿足大哭。)

鲁肃   (唱)     我哭到此地步真是伤心!

(周瑜、甘宁、周泰、吕蒙、程普同愣。)

鲁肃   (唱)     失却了好朋友却不要紧,

             东吴的国家事交托何人?

             想至此我也死不要性命,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大夫不必哭了!

周瑜   (唱)     他哭到这等样叫我吃惊。

             劝子敬且休哭暂时耐忍,

             此刻间我还要调遣雄兵。

鲁肃   (哭)     唉,都督哇……

周瑜   (白)     哎,子敬不要哭了!够了!

鲁肃   (白)     我哭到如此地步,竟像都督真的死了一般,实为悲惨!

周瑜   (白)     天地阴阳,百无禁忌。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是呀,百无禁忌。

周瑜   (白)     程普、吕蒙、甘宁、周泰听令!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在。

周瑜   (白)     你四人各带兵马,四周埋伏,只等曹兵前来劫营。号炮一响,四面杀出,捉拿曹仁,不得有误!

甘宁、
周泰、
吕蒙、

程普   (同白)    得令!

(甘宁、周泰、吕蒙、程普同下。)

周瑜   (白)     传两名能言的心腹军士进帐。

鲁肃   (白)     传两名能言的心腹军士进帐。

(张富、李贵同上。)
张富、

李贵   (同念)    营中哭声悲惨,想是都督归天。

     (同白)    (张富)(李贵)叩见!

鲁肃   (白)     都督在上。

张富、

李贵   (同白)    哎呀,都督尚然无恙!我等叩头!

周瑜   (白)     你二人可去南郡城中,假降曹仁,说我在阵前箭疮迸裂,归寨即死,众将已在大营挂孝举哀。因受程普之辱,故来投降。功成之后,必有重赏。

张富、

李贵   (同白)    得令!

张富   (念)     全凭三寸舌,

李贵   (念)     谋害千万兵。

(张富、李贵同下。)

周瑜   (白)     大夫传令:命徐盛、丁奉设立空营一座,虚插旌旗,人马俱在左右埋伏,堵截曹仁,夺取南郡。

鲁肃   (白)     得令!

             下面听者:都督留下遗令,命徐盛、丁奉设立空营一座,虚插旌旗,人马在左右埋伏,堵截曹仁,夺取南郡!

四龙套、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徐盛、丁奉自两边分上。纛旗手上。)

周瑜   (白)     子敬,今日夺取南郡,已在掌握之中。你可同我前往。

鲁肃   (白)     相随都督。

周瑜   (白)     带马!

     (唱)     费尽了千般力去取南郡,

             鲁大夫到此时你可放心。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七场】

(四龙套、牛金、曹洪、曹仁同上。)

曹仁   (唱)     料想周瑜难活命,

             此时当已赴幽冥。

(曹纯上。)

曹纯   (白)     启禀元帅:城外来了东吴两个军卒,要见元帅,有机密大事相报。

曹仁   (白)     带上来!

曹纯   (白)     东吴军卒进见!

(张富、李贵同上。)
张富、

李贵   (同白)    (张富)(李贵)叩见元帅!

曹仁   (白)     你等何来?

张富、

李贵   (同白)    小人等本是中原人氏,流落吴地,相随出兵。今日周瑜在阵前被骂气忿,箭疮迸裂,回营即死。众将挂孝举哀。程普带印,责罚我等巡营懒惰,故此投降元帅。报知此信,以求收录。

曹仁   (白)     此言当真?

张富、

李贵   (同白)    小人们焉敢撒谎!

曹仁   (白)     曹纯!

曹纯   (白)     在。

曹仁   (白)     将他二人带在外营歇息。另有重用。

曹纯   (白)     得令!

张富、

李贵   (同白)    谢元帅!

曹纯   (白)     随我来!

(曹纯、张富、李贵同下。)

曹仁   (白)     有请陈矫大夫。

龙套甲  (白)     有请陈矫大夫!

(陈矫上。)

陈矫   (念)     兵符在手,韬略在心。

     (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先生少礼。请坐!

陈矫   (白)     谢坐。相传何事?

曹仁   (白)     方才周瑜营中有两个军卒投降,说道周瑜箭疮迸裂,回营即死。

陈矫   (白)     哦!

曹仁   (白)     我想今晚前去劫寨,夺取周瑜之尸,斩其首级,送往许昌,以消赤壁之恨,故请先生商议。

陈矫   (白)     此计速行,不可迟误。

曹仁   (白)     如此,兵符印信,先生好生收掌,我同众将领兵出城,乘夜劫寨便了。

陈矫   (白)     兵符印信,有我收掌,元帅放心,只管带兵速行。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以为先锋。

牛金   (白)     得令!

曹仁   (白)     本帅自为中军,曹纯、曹洪以为后应;只留陈矫大夫带领一些少年军士守城,其余兵马随我前去劫寨。

曹纯、

曹洪   (同白)    得令!

曹仁   (唱)     奋勇只在此一阵,

(四龙套、曹纯、曹洪、牛金同下,陈矫另下。)

曹仁   (唱)     趁夜劫寨悄悄行。

(曹仁下。)

【第三十八场】

(四龙套、四大铠、关平、刘封、关羽、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离江口走了些崎岖路径,

             白日间闲驻扎夜晚起行。

             又只见水滔滔青山隐隐,

             想起了刘景升无限伤情。

     (白)     先生,自离油江口,一路夜行而来,见此山水风土,想起我兄刘表,生子不才,失落荆州,令人可叹!

诸葛亮  (白)     南郡即可得取,主公不必悲叹。

刘备   (白)     闻得周瑜被曹仁药箭所伤,胜负尚在未定,只恐南郡城池,一时难以袭取。

诸葛亮  (白)     亮已料定,就在今夜可得此城。已先遣翼德、子龙二人,前去左近埋伏,攻取南郡,管保可得。

刘备   (白)     但愿如此,乃刘备之幸也。

诸葛亮  (白)     众将官,人马缓缓而行。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诸葛亮  (唱)     取荆、襄反掌间早已料定,

             那周郎空费力枉自劳神。

             这条计对不住老实子敬,

     (白)     主公!

     (唱)     必说我借他力有意欺人。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龙套、牛金同上。)

牛金   (白)     啊,来此已是周瑜营寨,为何这样静悄悄的!莫非他们逃走了?

             来,四面搜查!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下手、曹仁同上。)

牛金   (白)     元帅来了?

曹仁   (白)     啊牛金,为何不肯攻营?

牛金   (白)     营中遍插旌旗,并无一人,乃是空寨。

曹仁   (白)     哎呀,不好了!中了计了,快快退回!

(〖炮声〗。四上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上。)
甘宁、
吕蒙、
周泰、

程普   (同白)    呔,曹仁!中了我家都督之计,还不下马投降!

(曹仁、牛金、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起打。曹洪、曹纯同上,救曹仁、牛金同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追下。)

【第四十场】

(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同打连环。四下手同下,四上手同追下。四上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上。)

程普   (白)     都督有令!曹仁败走,尽力追赶!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追下。)

【第四十一场】

(场设城。四龙套、四大铠、张飞同上。)

张飞   (白)     呔,开城!

(陈矫上,登城。)

陈矫   (白)     何人叫城?

张飞   (白)     你这狗头,连本帅都不认得了。

             众将上前答话。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元帅得胜回来,快快开城!

陈矫   (白)     原来是元帅得胜而回。黑夜之间,辨认不清,休得见怪。

             军士们!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陈矫   (白)     开城!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开城。张飞、四龙套、四大铠同抢进城,同下。陈矫下城。)

陈矫   (白)     哎呀不好!看这光景,不像元帅回来;必是周瑜人马,我不免怀抱兵符印信,趁乱逃出城去,寻找元帅便了!

     (唱)     手握兵符怀抱印,

             趁此机会逃出城。

             心忙意乱向前奔,

(陈矫出城。四龙套、四大铠、赵云同上。)

赵云   (白)     呔!

     (唱)     大胆陈矫何处行!

陈矫   (白)     哎呀!

(赵云擒陈矫。)

赵云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赵云   (白)     押进城去!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赵云、四龙套、四大铠同进城,同下。)

【第四十二场】

(四龙套、张飞同上。)

张飞   (唱)     四面搜拿无踪影,

             陈矫难道会腾云!

             叫俺如何去交令,

     (白)     嘿,这便如何是好!

(四大铠、赵云同上。)

赵云   (唱)     翼德何故少精神?

     (白)     翼德为何发呆?

张飞   (白)     你也来了么?军师命我诈取南郡城池,嘱咐于我,不可放走陈矫,好取他的兵符印信,诓调荆、襄曹兵。这个狗头,偏偏藏躲不见,叫俺如何交令!

赵云   (白)     翼德,你好大意也!此乃紧要之事,如何放他逃走了呢!

张飞   (白)     嘿,明明看见那厮在城上答话,俺进城的时节,却不见了。这岂不是俺老张的晦气!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军师、主公进城来了。

张飞、

赵云   (同白)    小心迎接。

(报子下。四龙套、关平、刘封、关羽、诸葛亮、刘备同上。赵云、张飞、四龙套、四大铠同迎接,同进城,同走圆场,同挖门。)

诸葛亮  (白)     翼德,陈矫可曾拿到?

张飞   (白)     这个!

赵云   (白)     拿到了。现在帐外。

诸葛亮  (白)     押了上来!

赵云   (白)     将陈矫押了上来!

(四大铠押陈矫同上。)

张飞   (白)     子龙,何故夺我之功?

诸葛亮  (白)     住了,此非争功之时!

赵云   (白)     啊!

张飞   (白)     嘿!

诸葛亮  (白)     陈矫,速将兵符印信献出,不但饶你性命,还要重用。

陈矫   (白)     兵符印信在此,请军师收下。

(诸葛亮看。)

诸葛亮  (白)     翼德听令!

张飞   (白)     在。

诸葛亮  (白)     你可持此兵符,先差人假扮曹仁的差官,星夜前去荆州,调取守城军马,来救南郡。待他人马出城,你便乘空攻取荆州,不得违误!

张飞   (白)     得令!

(张飞下。)

诸葛亮  (白)     云长听令!

关羽   (白)     在。

诸葛亮  (白)     你可持此兵符,着人假扮曹仁将官,前去襄阳,诈称求救南郡,诓诱夏侯惇引兵出城,你便乘空攻取襄阳,不得有误!

关羽   (白)     得令!

(关羽下。)

诸葛亮  (白)     子龙听令!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镇守南郡。少刻周瑜必来,你要小心把守,不可大意!

赵云   (白)     得令!

诸葛亮  (白)     主公,翼德此去攻取荆州,恐其误事,主公必须与亮一同前往。

刘备   (白)     就依军师。

诸葛亮  (白)     陈大夫!

陈矫   (白)     在。

诸葛亮  (白)     随我去往荆州,自有升赏。

陈矫   (白)     谢军师!

诸葛亮  (唱)     得南郡取荆、襄大势已定,

             今日里才遂了主公之心。

刘备   (笑)     哈哈哈……

     (唱)     这也是刘玄德三生有幸,

             多亏了我军师妙策奇能。

刘备、

诸葛亮  (同笑)    啊哈哈哈……

(刘备、诸葛亮、四龙套、关平、刘封同下。)

赵云   (唱)     俺今日奉将令坐守南郡,

             随时地防奸细巡查四门。

(赵云下。)

【第四十三场】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鲁肃、周瑜、纛旗手同上。)

周瑜   (唱)     安排妙计胜韩信,

             一战成功败曹仁。

             带兵埋伏要路等,

(四下手、曹纯、曹洪、牛金、曹仁同上。)

曹仁   (唱)     谁知中计落空营!

徐盛、

丁奉   (同白)    呔,曹仁休走,周都督在此!

曹仁   (白)     众将上前!

(徐盛、丁奉、曹纯、曹洪、牛金、曹仁同起打。周瑜下。甘宁、吕蒙、周泰、程普同上,同接打。四下手、曹纯、曹洪、牛金、曹仁同败下。周瑜上。)

周瑜   (白)     不必追赶,夺取南郡要紧!

     (唱)     此时安稳取南郡,

     (笑)     哈哈哈……

     (唱)     方见用兵有才能。

             众将随我冲城进,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徐盛、丁奉、甘宁、吕蒙、周泰、程普、鲁肃、周瑜、纛旗手同走圆场。场设城。四大铠、四弓箭手、赵云同上,同登城。)

赵云   (唱)     谁知城上有赵云!

     (白)     都督请了!

周瑜   (白)     你乃何人?

赵云   (白)     常山赵子龙。奉了诸葛军师将令,已取得南郡城池了。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如何?

周瑜   (白)     诸葛村夫,何敢欺我!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周瑜   (白)     攻城!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赵云   (白)     如此,得罪了!

             众将官!

四大铠、

四弓箭手 (同白)    有。

赵云   (白)     放箭!

四大铠、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四弓箭手同放箭。)

鲁肃   (白)     慢慢慢……着!

             啊都督,如今孔明已得城池,一时也难攻取,不如暂退,再作良图。

周瑜   (白)     唉!

赵云   (白)     鲁大夫之言,足见高明。

鲁肃   (白)     岂敢,岂敢!

赵云   (白)     都督退兵,赵云也不出战,免得伤了两家和气。

             众将官!

四大铠、

四弓箭手 (同白)    有。

赵云   (白)     不必放箭,紧守城池!

四大铠、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鲁肃   (白)     如何!

周瑜   (白)     诸葛村夫,竟如此可恶!

鲁肃   (白)     嘿嘿,不但可恶,而且可怕。

周瑜   (白)     啊?

程普   (白)     不如暂且退兵,取了荆州、襄阳之后,再来攻取南郡,也还不迟。

(鲁肃摇头。)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程德谋言之有理,就请都督传令。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周瑜   (白)     暂且退兵扎营!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周瑜   (白)     孔明哪,孔明!我不杀你——

鲁肃   (白)     你还要杀他?

周瑜   (白)     誓不为人也!

(鲁肃摇头。众人同下。)

【第四十四场】

(四下手、曹洪、牛金、曹仁同上。)

曹仁   (唱)     欲劫周瑜反中计,

             失却南郡甚跷蹊。

     (白)     嗐!俺曹仁何其如此冒失也。本欲劫夺周瑜尸棺,谁料反中其计,失却南郡,这便如何是好!

曹洪   (白)     依俺曹洪之见,趁此赶回荆州,再作道理。

曹仁   (白)     此言甚是。

             牛金!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急速奔往荆州去者!

牛金   (白)     众将官,奔往荆州!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曹洪、牛金、曹仁同归下场门。四龙套、夏侯尚同上。)

夏侯尚  (唱)     元帅调兵南郡去!

             人马救援走如飞,

曹仁   (白)     啊!来者是何处人马?

夏侯尚  (白)     啊!元帅因何在此?

曹仁   (白)     夏侯尚,你不把守荆州,带兵来此,意欲何往?

夏侯尚  (白)     是元帅差人用兵符调取荆州守城兵将,往救南郡,末将故尔前来。

曹仁   (白)     呸!我何曾差人用兵符来调荆州守城兵将?这岂不是诈!

夏侯尚  (白)     怎么不是。你看哪!

(夏侯尚示兵符。)

曹洪   (白)     哦,是了。想必是陈矫先前差人调兵救援,也未可知。

曹仁   (白)     南郡已失,从何可救。即速兵撤荆州!

四下手、

四龙套  (同白)    啊!

曹仁   (唱)     不由心中多疑虑,

             此事扑朔又迷离。

             人马飞奔荆州地,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牛金、夏侯尚、曹仁同走圆场。场设城。)

曹仁   (白)     啊!

     (唱)     旗帜全无人马稀!

夏侯尚  (白)     呔,开城!

(张飞、纛旗手同上,同登城。)

张飞   (白)     何人叫城?

夏侯尚  (白)     夏侯尚同曹元帅回来了。快些开城!

张飞   (白)     瞎了尔的狗眼!

曹仁   (白)     你乃何人?

张飞   (白)     燕人张翼德在此!

曹仁   (白)     啊!

张飞   (白)     奉了军师将令,前来收复荆州。

曹仁   (白)     啊!

张飞   (白)     劝你好好回去,说与曹操,叫他小心待死!

曹仁   (白)     哎呀,气煞我也!

     (唱)     窃我兵符逞诡计,

             攻取荆州俺岂依!

             众将攻城莫迟疑,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张飞   (白)     呔!

     (唱)     老爷威名岂不知!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内同白)   有。

张飞   (白)     开城杀!

(城开。四龙套、四上手同上,随张飞、纛旗手同出城,同会阵。)

张飞   (白)     曹仁,快将首级献上!

曹仁   (白)     看枪!

(张飞、曹仁同起打。曹仁败下,张飞追下。)

【第四十五场】

(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同打连环,同下。)

【第四十六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牛金、夏侯尚、曹仁同败上,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追上,同起打。四龙套、四下手、曹洪、牛金、夏侯尚、曹仁同败下。四龙套、关平、刘封、诸葛亮、刘备同上。)

张飞   (白)     曹仁休走!

刘备   (白)     三弟,不必追赶,进城要紧。

张飞   (白)     啊,大哥、军师来了!

诸葛亮  (白)     一同进城。

张飞   (白)     哼,便宜了他!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四十七场】

(四下手、夏侯尚、曹洪、牛金、曹仁同上。)

曹仁   (唱)     人马大半俱丧尽,

             失却荆州愧无能!

     (白)     唉,罢了哇,罢了!荆州又被张翼德取去,这便如何是好!

牛金、

曹洪   (同白)    还有襄阳可守,即速前往。

曹仁   (白)     走哇!

     (唱)     输了一阵又一阵,

             除了周瑜有孔明。

             催马襄阳去投奔,

(四龙套、四大铠、纛旗手、夏侯惇同上。)

夏侯惇  (唱)     只见元帅到来临。

     (白)     元帅慢走,夏侯惇在此。

曹仁   (白)     啊,夏侯将军!因何离了襄阳,来到此地?

夏侯惇  (白)     元帅差人手持兵符,调我领兵去救南郡。

曹仁   (白)     啊!

夏侯惇  (白)     故此起兵而来。

曹仁   (白)     哎呀,不好了!快快退兵回去!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襄阳城已被关羽夺去!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夏侯惇  (白)     元帅既已前来,又用兵符调俺离却襄阳,去救南郡,是何意也?

曹仁   (白)     呃,我何曾用兵符调你!

曹洪   (白)     此乃周瑜、孔明之计。

夏侯惇  (白)     那兵符呢?

曹仁   (白)     必是陈矫所失。

夏侯惇  (白)     气煞人也!

曹仁   (白)     南郡、荆、襄三城已失,在此无益,不如回到许昌请罪,求丞相发兵报仇。

夏侯惇、

曹洪   (同白)    走哇!

(众人同下。)

【第四十八场】

(四龙套、甘宁、吕蒙、周瑜、程普、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白)     唉!

     (唱)     赵云暗将南郡抢,

             不由怒气满胸膛。

             三军暂且扎营帐,

(四龙套自两边分下。)

周瑜   (唱)     再与众将作商量。

     (白)     啊子敬,你愁眉不展,莫非心中还惦记孔明么?

鲁肃   (白)     非也。南郡已被别人取去,我还惦记什么!我在此回想一段故事,故而失仪。

周瑜   (白)     你且坐下。请讲是何故事?

鲁肃   (白)     都督休得见怪。

周瑜   (白)     谁来怪你,只管说来。

鲁肃   (白)     都督失了南郡,不当怨着孔明,还须怨自己用兵疎失耳。

周瑜   (白)     啊,何以见得我用兵疎失?

鲁肃   (白)     昔日赵人空壁逐韩信,而韩信先使人立赤帜于赵城。今都督当曹仁前来劫寨时,预伏一军于南郡城旁,何致被赵子龙所取!

周瑜   (白)     嗯!

鲁肃   (白)     始而中箭,是都督轻进于前,

周瑜   (白)     嗯!

鲁肃   (白)     继而失地,是都督迟发于后。

周瑜   (白)     哦!

鲁肃   (白)     计出韩信之下,谋在孔明算中,所以鲁肃心中不安者,即在此也。

(周瑜气。)

周瑜   (白)     这——

鲁肃   (白)     哎呀都督哇!我已说过,请恕失言之罪。

周瑜   (白)     哎呀大夫哇!谁来怪你,你此言深中我之病源也!

鲁肃   (白)     不敢,不敢。

周瑜   (白)     唉!

     (唱)     此言提醒我自想,

             疎失之过我承当。

             后事不可同前样,

             必须即可取荆、襄。

     (白)     甘宁听令!

甘宁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带兵五千,去取荆州!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下。)

周瑜   (白)     周泰听令!

周泰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带兵五千,去取襄阳。

周泰   (白)     得令!

(周泰下。)

周瑜   (白)     大夫!

鲁肃   (白)     都督!

周瑜   (白)     你休着急,只候得了荆、襄,再取南郡,只在顷刻之间耳。

鲁肃   (白)     但愿如此,只恐事难预料也!

(甘宁上。)

甘宁   (白)     启禀都督:末将正要领兵起行,探马来报:孔明用兵符诈调荆州守城军马,去救南郡,却叫张飞取了荆州。

周瑜   (白)     啊,孔明令张飞取了荆州么?

甘宁   (白)     正是。

鲁肃   (白)     如何?我早就猜着了。

(周瑜气。)

周瑜   (白)     哎呀!

(周泰上。)

周泰   (白)     启禀都督:末将正要点兵出营,襄阳探马报道:夏侯惇被孔明差人用兵符诈称曹仁求救,诓他引兵出城,却叫关羽取了襄阳。

鲁肃   (白)     嘿嘿!三处城池,全归刘备了!

周瑜   (白)     啊,那诸葛亮他、他、他……是怎样得此兵符呢?

鲁肃   (白)     他得了南郡,拿住陈矫,兵符印信自然到手。

周瑜   (白)     哎呀,气煞我也!

(周瑜晕。)
程普、

吕蒙   (同白)    都督,都督,都督醒来!

鲁肃   (白)     嗐!

     (念)     几处城池无我分,一场辛苦为谁忙!

周瑜   (唱)     一时怒恼心恍惚,

程普、
吕蒙、

鲁肃   (同白)    都督醒来!

周瑜   (白)     哎呀!

     (唱)     气堵咽喉裂箭疮!

     (白)     哎哟,哎哟哟!

     (唱)     万恶滔天诸葛亮,

鲁肃   (白)     真是万恶滔天哪!

周瑜   (唱)     此人不除是祸殃!

鲁肃   (白)     都督力战而任其劳;孔明安坐而享其利。请想,叫都督如何不气呢!

周瑜   (白)     气煞我也!

程普、

吕蒙   (同白)    哎,鲁大夫,少说一句吧!不要再叫都督生气方好!

鲁肃   (白)     哎,我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肚内有话,开口便说。事已至此,还望都督宽解,再作良图。

周瑜   (白)     我若不杀诸葛村夫,怎消我胸中之气!

             程德谋!

程普   (白)     在。

周瑜   (白)     协同众将助我,与刘备、孔明先决雌雄,后夺荆、襄!

程普、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我等敢不效命!

周瑜   (白)     如此即刻起兵,攻取南郡去者!

鲁肃   (白)     且慢!

周瑜   (白)     大夫何又阻令?

鲁肃   (白)     都督此举,断断不可。

周瑜   (白)     啊,是何意耶?

鲁肃   (白)     请安坐,听我一言告禀!

周瑜   (白)     讲!

鲁肃   (白)     都督暂且忍耐,待我去见刘玄德,将情理说与他听,若说之不通,那时再动兵也还不迟。

程普、
甘宁、
吕蒙、

周泰   (同白)    子敬之言甚善。

周瑜   (白)     也罢,就让你去说!他若不通情理,我必用兵杀之。

鲁肃   (白)     是是是。告辞了!

     (唱)     却难得孙与刘两家结好,

             同心意合气力方可破曹。

             今日事我当去以礼取讨,

             为国家说不得奔走辛劳。

(鲁肃下。)

周瑜   (白)     唉!

     (唱)     鲁子敬一派的行为厚道,

             这三郡诸葛亮未必肯交。

             众将官且歇息等候音耗,

     (白)     掩门!

(程普、甘宁、吕蒙、周泰自两边分下。)

周瑜   (唱)     免不得两相争要见低高。

(周瑜下。)

【第四十九场】

(张飞、赵云同上,双起霸。关平、刘封同上,双起霸。)

张飞   (念)     堪笑周郎做马牛,

赵云   (念)     难为诸葛用计谋;

关平   (念)     而今不用刀兵力,

刘封   (念)     已将荆、襄次第收。

张飞、
赵云、
关平、

刘封   (同白)    俺、(张飞)(赵云)(关平)(刘封)。

张飞   (白)     俺大哥已得荆州,二哥取了襄阳,子龙取了南郡,候吾兄升帐拜印。你我两厢伺候!

张飞、
赵云、
关平、

刘封   (同白)    请!

(张飞、赵云、关平、刘封自两边分下。)

【第五十场】

(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同搭轿上。)

孙乾   (念)     辛苦已多年,

简雍   (念)     勤劳有万千。

糜竺   (念)     今朝幸得地,

糜芳   (念)     封官不待言。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俺、(孙乾)(简雍)(糜竺)(糜芳)。

孙乾   (白)     主公新得荆、襄,人心未定。伊籍先生言道:荆、襄地方马氏弟兄,并有才能,幼者名叫马谡,字幼常,颇知兵法。其最贤者,眉有白毛,名叫马良,字季常。乡里谣歌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故此主公优礼相请,少刻即来。我等须当恭敬待之。

糜竺、
糜芳、

简雍   (同白)    自古敬贤,待之以礼。主公升帐拜印,你我前去伺候。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请!

(孙乾、简雍、糜竺、糜芳自两边分下。)

【第五十一场】

(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同上。)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同点绛唇)  将士英雄,军威压众,兵将勇,各抖威风,扶保汉中兴。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同白)    俺、(伊籍)(马良)(马谡)(向朗)。

(孙乾、简雍、糜竺、糜芳自两边分上。)

孙乾   (白)     列位先生请了!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同白)    请了!

孙乾   (白)     主公升帐拜印,一同伺候。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同白)    请!

(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简雍、糜竺、糜芳自两边分下。)

【第五十二场】

(〖大吹打〗。四文堂持开门刀、四太监引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如鱼得水虎从风,

诸葛亮  (引子)    卧龙今日得飞腾。

(刘备拜印。张飞、赵云、关平、刘封、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糜竺、糜芳、简雍自两边分上,同参拜。)

刘备   (念)     几载奔驰汗马劳,晨昏不肯解征袍。如今已得荆、襄郡,

诸葛亮  (念)     开疆拓土复汉朝。

刘备   (白)     孤仰仗军师之计,列公之力,得有荆、襄。当思久远之计。

伊籍   (白)     启主公:若问久远之计,非马良不可。

刘备   (白)     啊马季常,公意所见如何?

马良   (白)     荆、襄四面受敌之地,恐不可久守。当请公子刘琦奉养于此,招谕旧人以守之,庶乎可耳。

刘备   (白)     公子刘琦已由江夏接来,现在后堂养病。先生还有何策?

马良   (白)     亟应表奏公子刘琦为荆州刺史,以安民心。

刘备   (白)     就依卿家。

马良   (白)     然后南征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收积钱粮,以为根本,乃久远之计也。

刘备   (白)     此言甚是。不知先取何郡?

马良   (白)     湘江之西,零陵最近,可先取之。

诸葛亮  (白)     马良之言极是,准备即日起兵。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东吴鲁肃,城外求见。

诸葛亮  (白)     知道了。

(报子下。)

刘备   (白)     鲁肃前来,必有事故!

诸葛亮  (白)     为荆、襄而来。倒要开城相见。

             翼德、子龙听令!

张飞、

赵云   (同白)    在。

诸葛亮  (白)     多带兵马,摆列旌旗;大开城门,迎接鲁肃,以示威武。

张飞、

赵云   (同白)    得令!

(张飞、赵云同下。)

诸葛亮  (白)     众文武随主公辕门迎接。

关平、
刘封、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孙乾、
糜竺、
糜芳、

简雍   (同白)    遵命!

刘备   (念)     才得城池说客至,

诸葛亮  (念)     连朝风雨故人来。

(众人同下。)

【第五十三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张飞、纛旗手、赵云、纛旗手同上。)

张飞   (白)     呔,大开城门!

(城开。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张飞、纛旗手、赵云、纛旗手同出城。)

赵云   (白)     远远望见鲁子敬来也!

张飞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张飞   (白)     摆开队伍!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张飞、纛旗手、赵云、纛旗手同站斜门。四龙套、鲁肃同上。)

鲁肃   (白)     啊!

     (唱)     马前站定雄虎将,

             只见旌旗耀日光。

             干戈齐整军容壮,

             令我惊怯意彷徨。

             实实服了诸葛亮,

             用计调兵非寻常。

             大着胆儿往里闯,

张飞、

赵云   (同白)    呔,鲁大夫!

(鲁肃惊怕。)
张飞、

赵云   (同白)    俺(张翼德)(赵子龙)奉了军师将令,前来迎接。

鲁肃   (白)     哎呀,有劳了!

     (唱)     我欲见皇叔马蹄忙。

     (白)     请哪,请哪!

(鲁肃进城。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张飞、纛旗手、赵云、纛旗手同拥下。)

【第五十四场】

(四太监、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简雍、糜竺、糜芳、诸葛亮、刘备同上。张飞、赵云同上。)
张飞、

赵云   (同白)    鲁大夫到。

刘备   (白)     有请!

张飞、

赵云   (同白)    有请鲁大夫!

(四龙套、鲁肃同上。四龙套接马同下。)

刘备   (白)     大夫!

鲁肃   (白)     皇叔!

诸葛亮  (白)     子敬!

鲁肃   (白)     先生!

刘备、
诸葛亮、

鲁肃   (同笑)    啊哈哈哈……

刘备   (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请!

刘备   (白)     大夫请坐!

鲁肃   (白)     皇叔在此,肃不敢坐。

刘备   (白)     大夫到此是客,岂有不坐之理。

鲁肃   (白)     告坐。我主吴侯与都督周公瑾教鲁肃再三致意,问候皇叔。

刘备   (白)     有劳了。

鲁肃   (白)     岂敢。前者曹操引百万之众,明下江南,实欲来图皇叔。

诸葛亮  (冷笑)    呵呵呵……

     (白)     也是实话。

鲁肃   (白)     幸得东吴杀退曹兵,救了皇叔之难。所有荆、襄九郡,理当归我东吴。今皇叔用计占夺荆、襄,使江东空费军马钱粮,皇叔安受其利,于情未顺,于理未合。故命鲁肃前来请教。

诸葛亮  (白)     子敬乃高明之士,何以出此欠通之言!

鲁肃   (白)     啊,我怎么欠通啊?

诸葛亮  (白)     常言道:“物必归主”。荆、襄九郡,原非东吴之地,乃是刘景升基业;我主乃景升之弟,景升虽死,其子刘琦尚在。以叔辅侄,而取荆州,这是周公辅成王之故事,有何不可。子敬之言,岂不是欠通!

刘备   (哭)     唉,景升兄啊……

(鲁肃楞。)

鲁肃   (白)     若果是公子刘琦占据,尚有可解,今公子却在江夏,如何推得过去。

诸葛亮  (白)     子敬欲见公子么?

             左右!

四太监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请公子出来。

四太监  (同白)    有请刘公子!

(二太监扶刘琦同上。)

刘琦   (唱)     只因劳碌抱病恙,

             闻请只得出大堂。

     (白)     大夫!

鲁肃   (白)     公子!

刘琦   (白)     刘琦病躯,不能施礼,子敬幸勿见罪。

鲁肃   (白)     岂敢!公子有恙,不敢攀谈,请进内安息。

刘琦   (白)     有罪了!

     (唱)     病体难将大印掌,

             自有叔父作主张。

(二太监扶刘琦同下。)

诸葛亮  (白)     子敬为何默默无言?

鲁肃   (白)     请教皇叔,倘若公子不在,那便如何呢?

诸葛亮  (白)     岂有此理!子敬一见公子,便指望他死,是何理也!

鲁肃   (白)     我看公子面貌,病入膏肓,只恐不久于人世,故此相问。

诸葛亮  (白)     公子在一日,守一日。

鲁肃   (白)     若不在呢?

诸葛亮  (白)     别有商议。

鲁肃   (白)     若公子不在,须将城池还我东吴。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子敬之言是也。

鲁肃   (白)     一言已定,肃当告辞。

刘备   (白)     啊,大夫到此,哪有不设筵之理。

             来!

四太监  (同白)    有。

刘备   (白)     看筵。

             众官陪饮!

四太监  (同白)    是。

(〖大吹打〗。摆宴。鲁肃、刘备、诸葛亮同坐。张飞、赵云、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左右两桌分坐。)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皇叔、众位先生请!

(〖牌子〗。刘备、诸葛亮、鲁肃、张飞、赵云、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同饮酒。)

刘备   (唱)     厅堂上设酒筵大夫请饮,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与大夫参席!

鲁肃   (白)     不敢当,不敢当。快请退去。

诸葛亮  (白)     免!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自两边分下。)

鲁肃   (白)     孔明先生,你的好做作呀!

诸葛亮  (白)     子敬,你好胆量啊!

刘备、
诸葛亮、

鲁肃   (同笑)    啊哈哈哈……

     (同白)    请!

刘备   (唱)     到此时只想着兄长景升。

鲁肃   (白)     请!

刘备   (白)     请!

     (唱)     这都是旧基业满眼遗训,

     (白)     唉!

     (哭)     景升兄啊……

     (唱)     说不出心中事暗自伤情。

鲁肃   (白)     皇叔!

     (唱)     见皇叔哭刘表感叹不尽,

             真乃是仁德主仗义之君。

             辅公子守荆州理上原应,

             但只是苦了我鲁肃一人!

             奉命来说不出长篇大论,

             想争夺和用武我又不能。

             无奈何且忍耐举杯畅饮,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子敬真乃妙人也。

刘备   (白)     大夫请!

张飞、
赵云、
伊籍、
马良、
马谡、
向朗、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请哪!先生!

     (唱)     妙不妙你心中自然分明!

诸葛亮  (白)     哦!

鲁肃   (唱)     蒙厚恩美筵席我已愧领,

             当告别好军师我就要起身。

诸葛亮  (白)     子敬哪!

     (唱)     好容易得相逢势须畅饮,

             却为何推杯起便要登程。

鲁肃   (白)     先生,你如今是心安意快,高枕无忧,自然能吃能喝。我鲁肃空费兵马钱粮,身但重任,羞见江东父老,如何能够奉陪?告辞了!

诸葛亮  (白)     执意要行,不敢强留。

             众将走上!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鲁肃   (白)     啊,这——

诸葛亮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鲁大夫出城,摆队相送。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鲁肃   (白)     你这是何苦,难道我鲁肃还不会走么!

诸葛亮  (白)     送客之礼,不可缺也。

鲁肃   (白)     孔明,你好厉害也!

刘备、

诸葛亮  (同笑)    哈哈哈……

鲁肃   (笑)     哈哈哈……

     (唱)     我素来知道你又奸又狠,

             辅皇叔鱼得水龙又腾云。

             借荆州也有我东驰西奔,

             今虽好怕留下后祸之根。

             好朋友说明了我不痴蠢,

             又何必要他们来壮此行!

             施一礼惟望是言而有信,

(四龙套同上。)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恕不远送了。

鲁肃   (白)     多谢了!请!

(鲁肃上马。)

鲁肃   (唱)     暂分离图后会再叙平生。

(四龙套、鲁肃同下。)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唱)     世间上最难得老实子敬,

刘备   (唱)     被军师一席话怏怏出城。

诸葛亮  (白)     鲁肃出城,荆州已定。有烦伊籍、马良诸公谨守荆州。

伊籍、

马良   (同白)    遵命!

诸葛亮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人马就此攻取零陵去者!

四龙套、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伊籍、马良、马谡、向朗、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同下。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赵云、张飞、诸葛亮、刘备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6 ┊ 字数:3万4076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