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瓦口关》

主要角色
张飞:净
张郃:净
魏延:净
范疆:丑
张达:丑
诸葛亮:老生
刘备:老生

《瓦口关》郝寿臣饰张飞
《瓦口关》郝寿臣饰张飞
情节
曹操命曹洪镇守汉中,曹洪遣张郃分镇瓦口关。时张飞守巴西,张郃请令攻取。诸葛亮闻讯,命张飞攻取瓦口关,刘备恐张飞饮酒误事,令戒酒,并遣范疆、张达随军监视。张飞连败张郃,张郃坚守关隘不出。张飞遣士卒辱骂,并终日饮酒,诱敌出关,张郃仍不出战。范疆、张达见张飞终日饮酒,遣人密报诸葛亮、刘备。诸葛亮知张飞用计,乃遣魏延送美酒至张飞营,助张飞用计。张飞又命军士假作怒己之状,并命范疆、张达诈投张郃,诱其来袭。张郃果中计,失守瓦口关。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三集:孙盛武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5.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夏侯渊上,起霸。)

夏侯渊  (点绛唇)   威武名扬,英雄胆壮,

(张郃上,起霸。)

张郃   (点绛唇)   志昂扬,武艺无双,

夏侯渊、

张郃   (同点绛唇)  扶助山河旺。

夏侯渊  (念)     志气昂扬统貔貅,威风凛凛贯九州。

张郃   (念)     万马营中扫贼寇,灭却孙、刘方罢休。

夏侯渊、

张郃   (同白)    某,(夏侯渊)(张郃)。

夏侯渊  (白)     将军请了!

张郃   (白)     请了。

夏侯渊  (白)     我等奉了魏王钧旨,随定元帅到汉中镇守紧要之地。候元帅升帐分拨汛地,一同起兵便了!

张郃   (白)     言之有理,在此伺候。

夏侯渊  (白)     请!

(四文堂、四下手、曹洪同上。)

曹洪   (引子)    金戈铁马扫狼烟,防御西蜀守边关!

夏侯渊、

张郃   (同白)    参见元帅!

曹洪   (白)     二位将军少礼。请坐!

夏侯渊、

张郃   (同白)    谢坐。

曹洪   (念)     凛凛威风将魁元,斩关夺寨贼胆寒。胸中韬略无人比,扶保我主锦江山。

     (白)     本帅,曹洪。奉了魏王旨意,镇守汉中一带等处。今乃黄道吉日。

             二位将军!

夏侯渊、

张郃   (同白)    元帅!

曹洪   (白)     你我分兵各守汛地便了。

夏侯渊、

张郃   (同白)    敬听元帅吩咐。

曹洪   (白)     夏侯渊听令!

夏侯渊  (白)     在。

曹洪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五百铁骑军,镇守定军山,不得有误!

夏侯渊  (白)     得令!

(夏侯渊下。)

曹洪   (白)     张郃听令!

张郃   (白)     在。

曹洪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五百校刀手,镇守瓦口关,不得有误!

张郃   (白)     得令!

(张郃下。)

曹洪   (白)     待本帅统领大军扎住南隘口一带等处。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洪   (白)     起兵前往!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牌子〗。曹洪、四文堂、四下手同下。)

【第二场】

(任夔、吴兰同上。)

任夔   (念)     奉命把关口,

吴兰   (念)     谨防莫停留。

任夔、

吴兰   (同白)    某,(任夔)(吴兰)。

任夔   (白)     将军,你我奉了主公之命,马元帅将令,把守隘口。不知曹操差何人领兵前来?

吴兰   (白)     我命报子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曹洪讨战!

任夔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任夔   (白)     曹洪领兵到此,你我迎上前去!

吴兰   (白)     且慢,无有元帅将令,不可轻敌!

任夔   (白)     贼兵远来,人马困乏,你我正好立功,趁此机会杀他个措手不及!

吴兰   (白)     就依将军之见。

任夔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四龙套同上。)

任夔   (白)     迎上前去!

(任夔、吴兰同上马。四文堂、四下手、曹洪同上,会阵。)

曹洪   (白)     来将通名!

任夔   (白)     马元帅帐下骁将任夔!

吴兰   (白)     吴兰!来将敢是曹洪?

曹洪   (白)     既知本帅到此,就该下马归降,免做刀头之鬼!

任夔、

吴兰   (同白)    满口胡言,放马过来!

(曹洪、任夔、吴兰同起打,任夔、吴兰同败下。)

曹洪   (白)     蜀兵大败,紧紧追赶!

(曹洪、四文堂、四下手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马超同上。)

马超   (引子)    钦奉君命镇边关,提防曹贼起征战!

     (念)     英雄常怀冲天志,男儿须立盖世功。三军踊跃冲敌阵,万里边城掌握中。

     (白)     俺,姓马名超字孟起。可恨曹贼害死我父,是俺带兵与父雪恨,在潼关只杀得那贼胆破魂消。刘皇叔仁义过人,为此,俺带领人马投其麾下。今奉军师将令,镇守下川隘口,也曾派骁将任夔、吴兰驻扎关外隘口,以防曹兵窥视。正是:

     (念)     不共戴天恨,至今未报清。

(任夔、吴兰同上。)
任夔、

吴兰   (同白)    参见元帅!

马超   (白)     罢了,为何这等光景?

任夔、

吴兰   (同白)    启禀元帅:今有曹洪领兵前来,大战隘口,末将等败回来了!

马超   (白)     无有本帅将令,私自交锋!

             来,推出斩了!

四龙套  (同白)    元帅,用兵之际,望元帅开恩饶恕。

马超   (白)     念在众将讲情,记过一次!

任夔、

吴兰   (同白)    谢过元帅。

马超   (白)     命你二人驻扎原地,无令不许出战!

任夔、

吴兰   (同白)    得令!正是:

     (同念)    双手捧起湘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任夔、吴兰同下。)

马超   (白)     待我修起本章,启奏主公,求援便了。掩门!

(马超、四龙套同下。)

【第四场】

曹洪   (内西皮导板) 遵奉魏王钧旨降,

(四文堂、曹洪同上。)

曹洪   (唱)     统领人马离许昌。

             三路分兵把贼挡,

             各守汛地谨提防。

             隘口交锋排兵将,

             蜀军一战败疆场。

             神卜管辂曾言讲,

             只怕南方有损伤。

             闷恹恹且坐中军帐,

             且听探马报端详。

(四下手、张郃同上。)

张郃   (唱)     撩铠甲迈步忙进帐,

             且把军情问端详。

     (白)     参见元帅!

曹洪   (白)     将军少礼。请坐!

张郃   (白)     谢坐。

曹洪   (白)     我命将军镇守瓦口关,已然前往,何事又见本帅?

张郃   (白)     闻得元帅大获全胜,为何退兵安营?

曹洪   (白)     头阵遇见马超部将任夔、吴兰,被本帅杀得大败,我兵火速追赶。我料那马超必定前来迎战,谁想他闭关不出。前者,神卜管辂有言:南方恐伤大将。故而不敢轻敌,扎营于此。

张郃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曹洪   (白)     将军因何发笑?

张郃   (白)     元帅为何信卜者之言?末将不才,愿领本部人马,攻取巴西!

曹洪   (白)     巴西有张飞把守,非比等闲,不可轻敌!

张郃   (白)     哎呀!我观张飞如同小儿一般,末将此去,管保成功。

曹洪   (白)     倘有疏失,恐魏王归罪于我!

张郃   (白)     末将愿立军令状。

曹洪   (白)     也罢,将军若取得巴西,吾将圣上所赐的玉带,奉送与你。

张郃   (白)     既然如此,看文房四宝过来!

     (唱)     英雄志气难忖量,

             怎知豪杰性刚强。

             任他纵有千员将,

             管叫一战尽归降。

             今日督兵立军状,

             得胜玉带垂身旁。

             疆场若是损兵将,

             愿将人头挂营房!

曹洪   (唱)     军中无有戏言讲,

             将军在意要提防。

             但愿成功回营帐,

             表章一道奏君王。

张郃   (白)     待末将兵屯瓦口关内,攻取巴西便了!

     (唱)     元帅且把宽心放,

             马到成功战疆场。

(张郃下。)

曹洪   (唱)     刚强猛烈须酌量,

             稳坐大营听端详。

(曹洪、四文堂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桃园结义聚英雄,何日里,江山一统。

诸葛亮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坐。

刘备   (白)     先生,昨日马超有本到来,今有曹洪兵分三路而来,夏侯渊镇守定军山,张郃把守瓦口关,窥我巴西。我军理当防御,不知先取何处?

诸葛亮  (白)     必须先取瓦口关,后攻定军山。

刘备   (白)     不知遣何人前去?

诸葛亮  (白)     瓦口关乃是曹操帐下勇将张郃把守,命三千岁前去,必然成功。

刘备   (白)     三弟好酒贪杯,恐误大事。

诸葛亮  (白)     山人自有调遣。

刘备   (白)     但凭先生。

诸葛亮  (白)     来,请三千岁进帐。

四龙套  (同白)    三千岁进帐!

张飞   (内白)    来也!

(张飞上。)

张飞   (念)     威风凛凛气轩昂,大吼一声断桥梁。

     (白)     大哥在上,小弟参见!

刘备   (白)     见过先生!

张飞   (白)     参见先生!

诸葛亮  (白)     三千岁请坐!

张飞   (白)     谢坐。唤某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刘备   (白)     今有曹洪兵分三路而来,张郃驻扎瓦口关,攻打巴西。三弟速去防御要紧。

张飞   (白)     这有何难,待小弟回至巴西,领一支人马,我要生擒那曹洪,活捉那张郃!

刘备   (白)     先生,三弟并不把张郃放在心上!

诸葛亮  (白)     三千岁,张郃乃曹操帐下一员上将,三千岁回至巴西防守,待山人调子龙前来,攻取瓦口关,一战成功。

张飞   (白)     军师不要小量于俺,曾记得咱老张夜过巴州,老将严颜被咱一鞭打下马来,将他制服。难道那严颜不如那张郃么?

诸葛亮  (白)     三千岁,那严颜是你跪而收之,你休来瞒我呀!

张飞   (白)     喳喳喳……

刘备   (白)     先生,那张郃不会饮酒,如何比我三弟呀!

诸葛亮  (白)     是呀,那张郃不会饮酒,越战越勇,实在不如三千岁呀!

张飞   (白)     你们说咱老张好酒贪杯,有误大事!也罢,今日在大哥、军师面前,把这酒戒了,你看如何?

诸葛亮  (白)     三千岁今日戒酒,就命你带兵攻取瓦口关,何愁大功不成!

             来,看大斗酒过来,待山人与三千岁戒酒!

张飞   (白)     哟哟哟,咱上了他们的当了!

刘备   (白)     看酒!

     (唱)     同心破贼扶炎汉,

             南征北战坐西川。

             曹兵势重多强干,

             莫把张郃视等闲!

诸葛亮  (唱)     主公但把愁眉展,

             领兵迎战到关前。

             全仗英雄随机变,

             当此一战贼胆寒。

张飞   (白)     大哥、军师!

     (唱)     大哥且把宽心放,

             全凭小弟丈八枪。

             哪怕张郃英雄将,

             一战叫他来归降!

诸葛亮  (白)     来,范疆、张达进帐!

四龙套  (同白)    范疆、张达进帐!

范疆、

张达   (内同白)   来也!

(范疆、张达同上。)
范疆、

张达   (同念)    忽听一声唤,迈步进帐前。

     (同白)    参见主公、军师!

刘备   (白)     罢了。

范疆、

张达   (同白)    有何将令?

诸葛亮  (白)     命你二人带领三千人马,随定三千岁攻取瓦口关,三千岁已奉军令戒酒,倘若私自饮酒,你二人速来禀报,不得有误!

范疆、

张达   (同白)    得令!

张飞   (白)     哎哟哎哟,军师你忒以的小心了!

刘备   (白)     三弟就此起兵前往!

张飞   (白)     大哥、军师请至后帐。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须要小心!

(刘备、诸葛亮同下。四上手自两边分暗上。)

张飞   (白)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张飞   (白)     就此起兵前往!

     (唱)     一声叱喝山摇震,

             夺取瓦口走一程。

             三军带马速前进,

(张飞上马。)

张飞   (唱)     活捉张郃把功成!

(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第六场】

(〖牌子〗。四文堂、四下手、张郃同上。)

张郃   (白)     某,张郃。奉了魏王钧旨,镇守瓦口关。与曹洪立下军令状,攻取巴西,擒那张飞。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张郃   (白)     杀上前去!

(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同会阵。)

张飞   (白)     呔!马前来的敢是张郃?

张郃   (白)     然也!

张飞   (白)     张郃呀,咱的儿呀!你三爹爹到此,还不归顺,如要迟延,必做枪下之鬼!

张郃   (白)     满口胡言。

             众将官,压住阵脚!

     (唱)     威风凛凛天兵降,

             尔敢前来逞刚强?

             今日遇某尔该丧,

             管叫黑贼一命亡!

张飞   (唱)     万马营中谁敢挡,

             大骂张郃小儿郎。

             今日你我分上下,

     (白)     张郃呀,咱的儿呀!

     (唱)     枪头到处你命亡。

(张飞、张郃同起打,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败下,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追下。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上。)

张郃   (白)     且住,张飞杀法厉害,难以取胜。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张郃   (白)     收兵进城!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进城。)

张郃   (白)     免战高悬!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那贼免战高悬!

张飞   (白)     管他娘的什么免战不免战,与咱老子攻城!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攻城不开!

张飞   (白)     与咱老子叫骂!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呔!城上军卒听者:快些开城交战,若不开城,都是匹夫之辈!

             启千岁:叫骂不开!

张飞   (白)     嘿嘿,攻又攻不开,骂又骂不开,叫咱老子无可奈何!

             三军的!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张飞   (白)     收兵回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水底鱼〗。四龙套、四上手同走圆场,同挖门。)

张飞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这一阵杀得快活!来,看酒来!

范疆、

张达   (同白)    且慢,启千岁:军师与你戒酒,私自开戒,有违军令!

张飞   (白)     住了!咱今日战败张郃,难道不吃个得胜酒么?

范疆、

张达   (同白)    军令要紧!

张飞   (白)     管他娘的什么将令!来来来,看酒来!大家都要用上几杯!

(张飞饮酒。)

张飞   (白)     啊,你们为何不饮?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小人们不敢饮!

张飞   (白)     我把你们这些狗头,我叫你们吃,你们只管吃!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军师的将令!

张飞   (白)     有咱承当,只管吃酒!

(四龙套、四上手同饮酒。)

张飞   (白)     哎呀且住!张郃闭关不出,这便如何是好?有了!

             来,你们各持兵刃,去到关前狂言大骂,若有动静,速来回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遵命!

(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张飞   (白)     张郃呀,咱的儿呀!你这等怯战,算不得英雄也!

     (唱)     笑你枉为有名将,

             不敢出战动刀枪。

             无勇无谋无智量,

             畏刀避剑怯战场!

(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我等到了关前,百般叫骂,城内并无动静。

张飞   (白)     怎么,并无动静么?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正是。

张飞   (白)     张郃呀,呸!咱差人辱骂于你,难道你连一点怒气也无有?若是别人辱骂咱老张,我就胯下马、掌中枪,杀他个落花流水!嘿,骂他不应,咱也无计奈何!

             来来来,还是吃酒哇!

范疆、

张达   (同白)    且慢!军师知道,大家吃罪不起!

张飞   (白)     啊,又是什么军师,不要管他,大家多吃几杯吧!

(四龙套、四上手同饮酒。)

张飞   (白)     不是这等的吃法,赏你们一大坛子,三个一伙,五个一团,大家划拳,好吃个爽快!

(四龙套、四上手同划拳、饮酒,张飞看。)

张飞   (笑)     啊哈哈哈……

     (白)     这才爽快,随咱后帐来呀!

     (唱)     张郃匹夫无胆量,

             且与三军饮琼浆。

             范疆、张达来阻挡,

(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张飞   (唱)     怎知我胸中有主张。

(张飞下。)

范疆   (白)     你看三千岁任意饮酒,你我何不差人报与主公、军师知道!

张达   (白)     就依将军。

范疆   (白)     旗牌进见!

旗牌   (内白)    来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任职传宣事,司报各路情。

     (白)     参见二位将军!有何吩咐?

范疆、

张达   (同白)    命你报与主公、军师知道,就说三千岁终日饮酒,不理军情。请令定夺!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范疆、

张达   (同白)    正是:

     (同念)    军令森严紧,怎敢乱胡行!

(范疆、张达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三弟疆场相争胜,

             心中悬念不安宁。

诸葛亮  (唱)     鼎足三分天机定,

             枉自相持决雌雄。

(旗牌上。)

旗牌   (念)     一心忙似箭,特来报军情。

     (白)     启禀主公、军师:三千岁在营中终日饮酒,不理军情,特来报知。

诸葛亮  (白)     知道了。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刘备   (白)     如何,我说他戒不了酒!

诸葛亮  (白)     主公但放宽心,山人正要与他开酒。

             来,魏延进帐!

龙套甲  (白)     魏延进帐!

魏延   (内白)    来也!

(魏延上。)

魏延   (念)     中军帐内一声唤,来了大将名魏延。

     (白)     参见主公、军师!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将军少礼。

魏延   (白)     有何将令?

诸葛亮  (白)     命你解押十坛美酒,送到三千岁营中,与他消闲解闷,不得有误!

魏延   (白)     得令!

(魏延下。)

刘备   (白)     哎呀先生哪!明知他好酒贪杯,不理军情,就该降罪于他,怎么又差人前去送酒,倘若他吃得大醉,被张郃领兵偷袭,只恐三弟性命难保!

     (唱)     三弟用兵多性傲,

             为何送酒在今朝。

             疆场对敌兵来到,

             只恐一命赴阴曹!

诸葛亮  (白)     主公放心,山人自有道理。

             来,吩咐黄忠、严颜、刘封等整顿人马,今夜随定主公,悄抵瓦口关,不得有误!

     (唱)     主公放心免焦躁,

             其中定有计笼牢。

             香醪与他齐送到,

             以酒诱敌把胜算操。

(刘备、诸葛亮、四龙套同下。)

【第八场】

(四上手抬酒坛引魏延同上。)

魏延   (唱)     军师机关难测料,

             遵奉将令莫辞劳。

             两军胜负无分晓,

             未知疆场谁为高。

     (白)     俺,魏延。奉了军师将令,解押十坛美酒,送到三千岁营中,与他消愁解闷。

             军士们!

四上手  (同白)    有。

魏延   (白)     趱行者!

     (唱)     大将驱军威风浩,

             星夜电转走荒郊。

             加鞭催马往前趱,

(四上手同下。)

魏延   (唱)     军师遣我送香醪。

(魏延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上手、范疆、张达、张飞同上。)

张飞   (唱)     张郃村夫无豪性,

             畏刀怯战闭关城。

             百般辱骂不相应,

             咱的闷气实难申!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三千岁:魏将军到!

张飞   (白)     哦,魏将军到了么!有请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四上手抬酒引魏延同上。张飞出迎。)

魏延   (白)     三千岁!

张飞   (白)     魏将军!请!

(张飞、魏延同进帐。)

张飞   (白)     魏将军请坐!

魏延   (白)     谢坐。三千岁连日厮杀,辛苦了!

张飞   (白)     岂敢!将军一路多受风霜之苦!

魏延   (白)     岂敢!

张飞   (白)     来在大营做甚?

魏延   (白)     奉军师将令,送来美酒十坛,与三千岁消愁解闷。

张飞   (白)     咦!这个军师倒也有趣,必是闻听咱私自开了酒戒!他不降罪于我,怎么倒差人送酒来了?啊哈哈哈……咱自有道理。

             魏将军听令!

魏延   (白)     在呀!

张飞   (白)     命你带领一支人马,驻扎张郃的城外,听号炮一响,奋勇杀上前去,不得有误!

魏延   (白)     得令!

             马来!

(魏延上马,魏延、四上手同下。)

张飞   (白)     范疆、张达附耳上来!

(范疆、张达同附耳,张飞与范疆、张达耳语。)

张飞   (白)     去吧!

范疆、

张达   (同白)    得令!

(范疆、张达同下。)

张飞   (白)     众将官,赏你们一大坛水,拿去吃吧!

四上手  (白)     三千岁每日赏酒,今日怎么赏起水来了。

张飞   (白)     你们这些痴呆的东西,今日将水当酒,你们去到瓦口关前席地而坐,大家饮水当酒,高声喊叫,就说那张飞鞭打士卒,不理军情,终日醺醺大醉。我们在他帐下,也没有什么出头之日,咱们大家逃往他方去吧!说到此处,你们四下埋伏,听号炮一响,你们四面杀出,不得有误!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四上手同下。)

张飞   (白)     且住,他们此去,张郃闻知,必然前来偷营劫寨。有了!

             来,传塑匠来见!

龙套甲  (白)     塑匠来见!

(得成功上。)

得成功  (念)     修造庙宇我塑神,诸般手艺我都行。

     (白)     塑匠与三千岁叩头!

张飞   (白)     罢了。你叫什么名字?

得成功  (白)     小人叫得成功。

张飞   (白)     怎么,你叫得成功!好个名字,今晚咱老子必定成功。

得成功  (白)     有何吩咐?

张飞   (白)     得成功,命你用草、泥扎起一个人来,与你三千岁相貌一样,身背钢鞭,手中拿着酒壶、酒杯,自斟自饮,我还要一个活动的!你可能做?

得成功  (白)     做你这样的我会呀。

张飞   (白)     什么东西!依计办理,不可泄露,成功之后,重重有赏!你要走漏风声,打断你的狗腿!

得成功  (白)     小人不敢。

张飞   (白)     办理去吧!

得成功  (白)     遵命!

(得成功下。)

张飞   (白)     众将官,听爷吩咐!

     (唱)     众将今晚须准备,

             衣甲整齐听指挥。

             提防张郃劫营垒,

             个个奋勇显雄威。

(四小塑匠抬假张飞引得成功同上。)

得成功  (白)     启三千岁:工已告竣。

张飞   (白)     演习演习!

得成功  (白)     总要演习演习。

张飞   (白)     咦,为何这样黑污的?

得成功  (白)     还没开光呢。

张飞   (白)     快些开光!

得成功  (白)     是啦,开光喽。

张飞   (白)     得成功,他的眉眼可能活动?

得成功  (白)     能活动,您一揪他的耳朵,眉眼儿一齐活动。

张飞   (白)     待咱试来!啊哈哈哈……眉眼虽然活动,只是他不能自斟自饮!

得成功  (白)     屁股后头有机关,拿棍一捅他就自斟自饮啦。

张飞   (白)     好,拿咱的钢鞭捅来!咦,倒也有趣!待咱演来!

     (笑)     啊哈哈哈……

     (白)     赏你一锭银子。

得成功  (白)     多谢三千岁!

张飞   (白)     去吧!

(四小塑匠、得成功同下。)

张飞   (白)     三军的,就此准备!

四龙套  (同白)    啊!

张飞   (白)     正是:

     (念)     不施万丈深潭计,怎得骊龙项下珠!

     (笑)     啊哈哈哈……

(张飞下。四龙套同下。)

【第十场】

(四文堂、张郃同上。)

张郃   (念)     闭关养锐气,待时动刀兵。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今有张飞帐下范疆、张达前来投降,被守城将士将他二人绑定,特来报知。

张郃   (白)     我想范疆、张达乃是张飞心腹之将,今来投降,其中有诈!将他二人押上来!

报子   (白)     押上来!

(报子下。四下手押范疆、张达同上。)
范疆、

张达   (同白)    将军在上,(范疆)(张达)叩头!

张郃   (白)     你二人此来何意?

范疆、

张达   (同白)    将军有所不知,只因张飞终日饮酒,鞭打士卒,不理军情。我二人前来投降,望将军收留。

张郃   (白)     唗!你二人乃是张飞心腹之人,今来投降,其中有诈!

             来,将他二人推出斩首!

范疆、

张达   (同白)    哎呀,将军哪!不必动怒,可将我二人绑至城头之上,观看他营的动静,若是怨声载道,便是真情,若是军容严整,必然是假,那时再将我二人斩首不迟!

张郃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张郃   (白)     将他二人绑至城头之上,观看他营的动静便了!

(张郃、四文堂、四下手、范疆、张达同走圆场,同上城。四上手同上。)

上手甲  (白)     列位,张飞每日饮酒,不理军情,鞭打士卒,我们在他帐下无有出头之日,大家各自逃生去吧!

(四上手同下。)
范疆、

张达   (同白)    将军,你看是真是假?

张郃   (白)     果然是真。

             众将官,回营!

(张郃、四文堂、四下手、范疆、张达同下城,同走圆场,同入帐。)
范疆、

张达   (同白)    将军,趁他军心离乱之际,今晚三更时分前去偷营劫寨,一定成功。

张郃   (笑)     啊哈哈哈……

     (白)     将他二人松绑。

(二下手同为范疆、张达松绑。)
范疆、

张达   (同白)    谢将军!

张郃   (白)     众将官,整齐人马,二位将军引路,悄悄出城劫寨去者!

(张郃、四文堂、四下手、范疆、张达同走圆场,同出城,同下。)

【第十一场】

(〖起更鼓〗。正场设座。四上手抬假张飞同上,同安假张飞坐。张飞随上,藏假张飞背后。张郃、四文堂、四下手、范疆、张达同上。)

四下手  (同白)    来到张飞营盘。

张郃   (白)     悄悄而进!

范疆、

张达   (同白)    张飞在后帐饮酒。

张郃   (白)     待我看来。

(假张飞饮酒。)

张郃   (白)     果然在那里饮酒。

             呔!张飞休走,看枪!

(张郃刺假张飞倒地。张飞抓张郃枪。)

张飞   (白)     张郃,咱的儿呀!

(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张郃   (白)     哎呀!

张飞   (白)     你上了你三爹爹的当了!

张郃   (白)     匹夫之辈!杀!

(张飞、张郃同起打,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下,范疆、张达同败下。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追下。)

【第十二场】

(四上手、魏延同上。)

魏延   (白)     俺,魏延。奉了三千岁将令,埋伏瓦口关外。

             军士们,埋伏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魏延、四上手同下。张郃败上,张飞追上,同起打。魏延上,助张飞双打张郃,张郃败下,张飞、魏延同追下。场设城。守城军站城上。四龙套、黄忠、严颜、诸葛亮、刘备同上。)

诸葛亮  (白)     守城军士听者:快快开城!

守城军  (白)     何人叫关?

诸葛亮  (白)     本帅张郃,前去偷劫张飞的营盘,不想中了他人之计,后有追兵,快快开城!

守城军  (白)     原来如此。

             军士们,开城!

(四龙套、黄忠、严颜、诸葛亮、刘备同进城。范疆、张达同上,同进城。众人同走圆场,同进门。)
范疆、

张达   (同白)    参见主公、军师!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罢了。

范疆、

张达   (同白)    启军师:张郃人马俱愿归降。

诸葛亮  (白)     按册点名,安慰百姓便了。

范疆、

张达   (同白)    得令!

诸葛亮  (白)     主公请到后面。黄忠、严颜随山人城头等候张郃便了。

黄忠、

严颜   (同白)    得令!

(刘备下。四龙套、黄忠、严颜、诸葛亮同上城。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上。)

张郃   (白)     嘿,不想中了张飞之计!

             众将官,回城!

(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走圆场。)

张郃   (白)     呔!开城!

诸葛亮  (白)     何人叫城?

张郃   (白)     本帅张郃,中了张飞之计,大败而回!快快开城!

诸葛亮  (白)     山人久候多时了!

张郃   (白)     哎呀!

诸葛亮  (白)     黄忠、严颜出城杀贼!

黄忠、

严颜   (同白)    得令!

(四龙套、黄忠、严颜同出城,同起打,张郃、四文堂、四下手同败下。黄忠、严颜、四龙套同进城。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张飞   (白)     且住,杀了半夜,不知张郃败往哪里去了。

             三军的,攻取瓦口关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走圆场。)

张飞   (白)     呔!城上军卒听者!你家主帅被咱杀得大败,快些开城!如若不然,攻破城池,鸡犬不留!

诸葛亮  (白)     城下敢是三千岁么?

张飞   (白)     咦,这好像军师的声音。他怎么倒先来了!

             城上可是军师么?

诸葛亮  (白)     正是山人。

张飞   (白)     真有你的,快快开城吧!

诸葛亮  (白)     军士们!

四龙套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开城!

四龙套  (同白)    啊!

(开城。四龙套、诸葛亮、刘备同出城迎。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刘备、诸葛亮、四龙套同进城,同走圆场,同进帐。)

张飞   (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三弟征战张郃,连日辛苦。

张飞   (白)     不敢,多谢军师的美酒!哪里是与咱消愁解闷,分明是叫咱用计。

     (笑)     哈哈哈……

刘备   (白)     此乃军师、三弟之功也!

诸葛亮  (白)     岂敢!

刘备   (白)     后帐摆宴,与军师、三弟贺功。

诸葛亮  (白)     谢主公!

张飞   (白)     谢大哥!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0 ┊ 字数:1万0768 ┊ 最后更新:2022-04-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