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洪洋洞》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孟良:净
焦赞:净
程宣:丑
杨继业:老生
赵德芳:老生
杨宗保:小生
佘太君:老旦
柴夫人:旦

《洪洋洞》李少春饰杨延昭
《洪洋洞》李少春饰杨延昭
情节
杨六郎命孟良至洪洋洞盗取杨继业骨殖,焦赞闻知,跟踪而往。孟良入洞,焦赞亦随之而入,孟良误为敌军,以斧将焦赞砍死。及至将尸拖出,方知为焦赞,痛悔不已。因命程宣送回骨殖,己则自刎洞前。杨六郎闻耗,悲痛万状,忧郁成病而亡。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九集: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整理

录入:弃舟至山前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0.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鬼卒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引子)    盖世忠良无下场,只落得百世流芳。

     (白)     我乃、杨继业鬼魂是也。只因命丧两狼山下,尸骨未能回国。今乃六郎归位之期,不免前去托一梦兆,将尸骨搬回原郡。

             众鬼卒!

四鬼卒  (同白)    呕!

杨继业  (白)     驾起阴风,宋营去者!

四鬼卒  (同白)    呕!

杨继业  (二黄原板)  我杨家保宋主忠心秉正,

             东西征南北剿哪得安宁。

             我与那潘洪贼结下仇恨,

             可怜我困两狼一命归阴。

             叫鬼卒驾阴风忙往前进,

             见了那六郎儿细说分明。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杨延昭上。)

杨延昭  (二黄原板)  欣喜得这几载干戈宁静,

             马放山甲入库共享太平。

             官封我节度使三关总镇,

             满门中食君禄共受皇恩。

             谯楼上鼓咚咚人烟肃静,

             身不爽眼昏花瞌睡沉沉。

(四鬼卒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二黄原板)  行一步似觉得无踪无影,

             半空中又来了继业鬼魂。

             叫鬼卒驾阴风宋营来进,

             又只见六郎儿瞌睡沉沉。

             走向前将他的——

     (二黄摇板)  灵魂唤醒!

(杨延昭醒,见杨继业。)

杨延昭  (二黄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年迈爹尊!

             想当年两狼山何等光景,

             哪有个人死后又能复生?

             我本当下位拜实难扎挣——

(杨延昭睡。)

杨继业  (二黄回龙腔) 六郎儿休贪睡细听分明:

     (二黄原板)  因前番命孟良尸骨搬请,

             尽都是萧天佐弄假成真。

             真尸骨在北国洪洋洞内,

             望乡台第三层那才是真。

             我的儿可命人再去搬请,

             父在那九泉下瞑目甘心。

             嘱我儿言和语——

     (二黄摇板)  牢牢记定,

             等候儿大限到父再来临。

(四鬼卒引杨继业同下。院子上。)

院子   (白)     元帅醒来!

杨延昭  (二黄摇板)  适才间与我父衷肠诉尽,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红日东升。

     (白)     来,有请孟二爷!

院子   (白)     有请孟二爷!

(院子下。)

孟良   (内白)    来也!

(孟良上。)

孟良   (念)     不听皇王三召宣,单听杨家将令传。

     (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贤弟少礼,请坐!

孟良   (白)     谢坐!唤末将进帐,有何差遣?

杨延昭  (白)     昨晚三更时分,老元戎托梦与我,说道前番盗来尸骨,乃是假的。

孟良   (白)     怎见得?

杨延昭  (白)     真尸骨在北国洪洋洞望乡台第三层石匣之内,我欲相烦贤弟前去盗骨,若得搬尸回来,贤弟之功非小!

孟良   (白)     元帅说哪里话来?末将好比元帅跨下之马,扬鞭就走,停鞭即住。就请元帅传令。

杨延昭  (念)     有劳贤弟往北番,

孟良   (念)     此去哪怕路途难!

杨延昭  (念)     但愿搬得尸骨转,

孟良   (念)     凌烟阁上美名传。

杨延昭  (白)     须要小心!

孟良   (白)     得令!

(孟良下。杨延昭下。)

【第三场】

(焦赞上。)

焦赞   (念)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院子上。)

院子   (念)     有事忙通报,无事不乱言。

     (白)     参见二爷!

焦赞   (白)     罢了,起来!

院子   (白)     多谢二爷!

焦赞   (白)     元帅将孟二爷唤去,有何公干?

院子   (白)     元帅命孟二爷盗骨去了。

焦赞   (白)     前番盗过了!

院子   (白)     乃是假的。

焦赞   (白)     真的呢?

院子   (白)     现在北国洪洋洞望乡台第三层石匣之内。

焦赞   (白)     起过了。

             哎呀且住!元帅,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将孟良差去盗骨,把俺焦赞当做无用之辈!哦,我自有道理。

             家院备马!

院子   (白)     是。

(院子备马。)

院子   (白)     元帅若问?

焦赞   (白)     染病在床。

院子   (白)     夫人若问?

焦赞   (白)     另有公干去了。带马!

     (西皮散板)  元帅做事差又差,

     (西皮流水板) 差了孟良不差咱。

             家院带过爷的能行马,

(院子带马,焦赞上马,院子下。)

焦赞   (西皮散板)  这场功劳不让他!

(焦赞下。)

【第四场】

(孟良上。)

孟良   (西皮流水板) 元帅帐中传将令,

             命我二次下番营。

             中途路有人来盘问,

             俺就说是经商客买卖人。

(孟良下。)

【第五场】

(焦赞上。)

焦赞   (西皮流水板) 宋王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杨家将保定乾坤。

             孟二哥使板斧泰山压顶,

             俺焦赞使钢鞭亚赛天神。

(焦赞下。)

【第六场】

(程宣上。)

程宣   (念)     生在南朝长在番,不觉已有十数年。抛母别妻难得见,要想回家难上难!

     (白)     在下、程宣。乃南朝人氏。只因跟随老令公大战唐二虎,流落在此。韩元帅命我当了一名更夫。天儿也不早啦,就此巡更去者!

孟良   (内白)    走哇!

(孟良上。)

程宣   (白)     拿奸细!

孟良   (白)     看斧!

程宣   (白)     爷爷饶命!

孟良   (白)     你是个做什么的?

程宣   (白)     我是打更的。

孟良   (白)     听你说话,不像此地人氏。

程宣   (白)     本不是此地人氏!

孟良   (白)     哪里人氏?

程宣   (白)     南朝人氏。

孟良   (白)     因何至此?

程宣   (白)     只因跟随老令公大战唐二虎,流落在此。

孟良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程宣   (白)     我叫程宣。

孟良   (白)     程宣,你可认识于俺?

程宣   (白)     我看你面熟,不敢下笊篱!

孟良   (白)     俺就是三关孟良!

程宣   (白)     原来是孟二爷。程宣有礼!

孟良   (白)     罢了,起来!

程宣   (白)     哎,孟二爷,你不在南朝侍奉元帅,来在北国有何公干?

孟良   (白)     俺奉了元帅之命,来在北国盗取老令公的尸骨。我且问你,洪洋洞今在何处?

程宣   (白)     随我来!

(程宣、孟良同走圆场。)

程宣   (白)     前面就是。

孟良   (白)     闪开了。程宣!

程宣   (白)     有。

孟良   (白)     你可愿回南朝?

程宣   (白)     愿意回南朝。

孟良   (白)     等你二爷盗了尸骨,带你同回南朝。

程宣   (白)     多谢二爷!

(孟良下。焦赞上。)

焦赞   (白)     呔!你可曾看见红脸大汉过去?

程宣   (白)     刚才过去啦。

焦赞   (白)     闪开了!

(焦赞下。)

程宣   (白)     嗬,好楞货!这只怕是奸细。不好,待我走抄道儿给孟二爷送一个信儿,走着!

(程宣下。)

【第七场】

孟良   (内白)    走哇!

     (内西皮导板) 北国有个洪洋洞——

(孟良上。)

孟良   (西皮流水板) 千里迢迢路难行。

             昨晚元帅得一梦,

             梦见他父老令公。

             前番盗骨乃是假,

             今日盗骨某要立功。

             豪杰催动红鬃马,

             洪洋洞上锁加封。

             下马劈开三簧锁,

             分不出南北和西东。

             手拽衣襟——

     (西皮散板)  挨身进——

(孟良进洞。焦赞上。)

焦赞   (西皮散板)  来了盗骨焦克明。

     (白)     来此已是洪洋洞,待俺下马观看。二哥的马匹在此,看洞门大开,想是二哥在里面盗骨,我不免吓他一吓。

             呔,拿奸细!

孟良   (白)     看斧!

(孟良劈死焦赞,取尸骨。)

孟良   (白)     匣儿到手。哎呀且住!方才盗骨之时,洞中有人言道拿奸细,被俺一斧劈死在洞内,俺不免将他拖出洞外,借星斗一观。

(孟良作拖尸出洞,看。)

孟良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  一见贤弟丧了命,

             不由孟良痛伤心。

             我哭哭一声焦贤弟,

             我叫叫一声焦克明,

             可怜你命丧洪洋洞,

             平番邦灭贼人大事难成!

     (白)     唉,贤弟呀!

(程宣上。)

程宣   (白)     孟二爷,你可看见那个黑小子过去没有?

孟良   (白)     被俺一斧劈死在洞内。

程宣   (白)     好,早就该死!

孟良   (白)     嗳,你道他是何人?

程宣   (白)     他是谁?

孟良   (白)     他乃是三关焦赞焦二爷!

程宣   (白)     孟二爷,你把焦二爷劈死,有什么脸面去见元帅?

孟良   (白)     这个!程宣,你可愿回南朝?

程宣   (白)     愿回南朝,没盘川!

孟良   (白)     这有散碎银子,带在身旁,好做路费。这有匣儿一个,顶在头上,见了元帅,不可下跪;匣儿去掉,方可下跪!

程宣   (白)     有何为证?

孟良   (白)     有板斧为证!

程宣   (白)     元帅要问你哪?

孟良   (白)     另有公干。程宣请上,受我一拜!

程宣   (白)     不敢当!

孟良   (西皮摇板)  程宣请上受一礼,

程宣   (西皮摇板)  后面收拾破行李。

(程宣下。)

孟良   (白)     且住!我今将焦赞一斧劈死,叫俺有何脸面去见元帅!也罢!不免拜谢宋王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便了!

     (西皮摇板)  眼望南朝屈膝跪,

             拜谢宋王爵禄恩。

             一把板斧拿在手,

             不如一死见阎君!

(孟良自刎。程宣上。)

程宣   (白)     二爷,咱们走哇!

(程宣见尸。)

程宣   (白)     哎呀,怎么孟二爷也死啦!唉,可惜两员大将,死在北国!有啦,我刨个坑儿把他们埋了吧,当个他们的孝子吧。得啦,你们哥儿俩怎么好来着,并骨吧!有呔,巧嘞,这有两匹大马,我骑上一匹,拉上一匹。道儿上没钱,我再卖上一匹,闹个富贵有馀!

(程宣下。)

【第八场】

(杨延昭上。)

杨延昭  (二黄摇板)  孟伯昌盗尸骨无有音信,

             教本帅昼夜里常挂忧心。

(程宣上。)

程宣   (念)     忙将盗骨事,禀报元帅知,

     (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是哪个?

程宣   (白)     烦劳通禀,有要事求见元帅!

院子   (白)     候着。

             启元帅!外面来了一小番,头顶匣儿,要见元帅。

杨延昭  (白)     传!

院子   (白)     小番,元帅传你,小心了!

程宣   (白)     是。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奉何人所差?

程宣   (白)     孟二爷所差。

杨延昭  (白)     有何为证?

程宣   (白)     板斧为证。

杨延昭  (白)     呈上来!

程宣   (白)     是。

(程宣呈斧。)

杨延昭  (白)     收过了!

院子   (白)     是。

(院子收斧。)

杨延昭  (白)     啊!胆大小番,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程宣   (白)     孟二爷言道:去掉匣儿,方可下跪。

杨延昭  (白)     外厢伺候!

程宣   (白)     是。

(程宣下。)

杨延昭  (白)     家院!

院子   (白)     有。

杨延昭  (白)     将匣儿打开!

院子   (白)     是。

(院子开匣,杨延昭看。)

杨延昭  (白)     “杨继业骨殖”。

     (哭)     哎呀爹爹呀……

     (二黄摇板)  一见尸骨泪双流,

             十数载才得见亲骨肉。

             咬指尖滴鲜血尸骨渗透,

             今日里得相见免儿忧愁。

             家院将尸骨后堂供就,

             明日里待本帅本奏龙楼!

     (白)     传小番!

院子   (白)     小番进见!

(程宣上。)

程宣   (白)     与元帅叩头!

杨延昭  (白)     罢了,起来!

程宣   (白)     谢元帅!

杨延昭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程宣   (白)     小人名叫程宣。

杨延昭  (白)     程宣,我且问你:孟二爷往哪里去了?

程宣   (白)     哎呀元帅!那孟二爷下番盗骨,不想焦二爷暗地跟随,孟二爷一时失手,将焦二爷劈死啦!

杨延昭  (白)     怎么讲?

程宣   (白)     劈死啦!

杨延昭  (哭)     哎呀贤弟呀……

     (二黄摇板)  听说是焦赞丧番营,

             怎不教人痛在心!

     (白)     程宣!

程宣   (白)     有。

杨延昭  (白)     我且问你:既是孟二爷一斧将焦二爷劈死,他为何不前来见我?

程宣   (白)     哎呀元帅!孟二爷将焦二爷劈死,无脸面回来见元帅,他也自刎在洪洋洞啦!

杨延昭  (白)     怎么讲?

程宣   (白)     自刎啦?

杨延昭  (三叫头)   孟良!焦赞!哎呀!

     (二黄导板)  听说是二贤弟命丧北州!

     (三叫头)   孟良!焦赞!唉!

     (哭)     贤弟呀……

     (二黄摇板)  好似钢刀刺心头。

             叫程宣……

程宣   (白)     有。

杨延昭  (二黄摇板)  到北国搬灵柩,

             奏明了宋天子再把功酬。

程宣   (白)     是。

(程宣下。)

杨延昭  (二黄摇板)  霎时间只觉得腹中难受,

             浑身上下冷飕飕。

             家院搀扶我内堂养就,

             怕的是保宋主不能到头!

(院子搀杨延昭同下。)

【第九场】

(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引子)    玉叶金枝,保叔王,锦绣乾坤。

     (念)     戴金盔凤尾双飘,穿龙袍玉带围腰。凹面锏文武皆怕,上金殿扬尘舞蹈。

     (白)     本御、赵德芳。只因御妹丈身得重病,意欲过府探病。

             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赵德芳  (白)     外厢起驾!

大太监  (白)     领旨!

             外厢起驾呀!

(四太监同上。)

赵德芳  (白)     摆驾郡马府!

四太监  (同白)    喳!

赵德芳  (二黄原板)  我本是金枝体大宋后根,

             保定了我叔王锦绣乾坤。

             闻听得杨元帅身染重病,

             因此上为王的探病来临。

(〖内虎叫声〗。)

赵德芳  (二黄原板)  耳边厢又听得——

     (二黄摇板)  狂风一阵,

(虎形上。)

赵德芳  (二黄摇板)  又只见猛虎在道上行。

     (白)     弓箭伺候!

     (二黄摇板)  左挽弓右搭箭将猛虎射定!

(赵德芳射虎。虎形下。)

赵德芳  (白)     摆驾天波府!

四太监  (同白)    喳!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杨延昭  (内白)    搀扶了!

(杨宗保搀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二黄三眼板) 叹杨家保宋主心血用尽,

             最可叹焦、孟将命丧番营,

             宗保儿搀为父病房来进——

     (二黄原板)  休得要惊动了年迈太君!

(四太监、大太监引赵德芳同上,四太监同下。)

赵德芳  (二黄摇板)  内侍与孤忙通禀,

大太监  (白)     领旨!

             千岁驾到!

杨宗保  (白)     参见千岁!

赵德芳  (二黄摇板)  宗保免礼且平身。

             走向前来忙探问,

             又只见御妹丈睡卧沉沉。

杨宗保  (白)     爹爹醒来!

杨延昭  (二黄导板)  适才间在郊外闲游散闷——

     (二黄摇板)  见一官长放雕翎。

             对着我胸膛射一箭,

             险些儿丧了我命残生。

             猛然睁开昏花眼,

             抬头只见对头人!

             我和你一无仇二无怨恨,

             你、你、你……不该放雕翎射我前心!

赵德芳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明,

             白虎是他本命星。

             我与你好姻眷并无伤损,

             休把孤当做了放箭之人!

杨宗保  (白)     贤爷驾到!

杨延昭  (白)     哦!

     (二黄摇板)  听说贤爷到来临,

             宗保儿替为父施礼赔情。

杨宗保  (白)     参见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赐坐!

杨宗保  (白)     谢坐!

赵德芳  (白)     御妹丈,此病从何而起?

杨延昭  (白)     唉,贤爷呀!

     (二黄快三眼板)自那日朝罢归安然睡定,

             三更时梦见了年迈爹尊。

             道前番命孟良将尸骨搬请,

             尽都是萧天佐弄假成真。

             真尸骨在北国洪洋洞,

             望乡台第三层那才是真。

             因此上命孟良二次搬请,

             有谁知焦克明私自相跟。

             老军报他二人洪洋洞丧命,

             去掉我左右膀难以飞腾。

             为此事终日里忧成疾病,

             因此上臣的病重加十分。

             千岁爷呀!

赵德芳  (二黄原板)  杨元帅休得要心中焦闷,

             焦、孟将今已死不能复生。

             宗保儿近前来我有话论,

             到后堂快请出祖母娘亲。

(大太监、赵德芳同暗下。)

杨宗保  (白)     有请祖母、娘亲!

(佘太君、柴夫人同上。)

佘太君  (二黄摇板)  不幸我儿身得病,

柴夫人  (二黄摇板)  去到病房看夫君。

佘太君  (白)     我儿醒来!

杨延昭  (二黄导板)  适才间与贤爷衷肠诉尽,

佘太君  (白)     我儿醒来!

杨延昭  (二黄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声。

             猛然间睁开了昏花眼,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抬头只见养儿的娘亲。

             恕孩儿病沉重不能恭敬,

             倒作了不孝子罪孽之人。

             柴夫人近前来我有话论:

             有几句分别话要记在心!

             我死后高堂母你要孝敬,

             纵死在九泉下感你大恩。

             宗保儿近前来听父教训:

             一桩桩一件件要记在心!

             我杨家扶宋室世代忠正,

             莫辜负宋王爷爵禄之恩。

             叫夫人和宗保将我搀定,

             杨延昭下病床拜谢圣恩。

             恕微臣再不能把兵带领,

             恕微臣再不能扫灭烟尘。

             回头来再拜别高堂老母,

             辜负了老娘亲养育之恩。

             老娘亲空养儿弟兄七个,

             到如今白发人反送了黑发人,好不惨情!

             叩罢头抽身起强扎挣——

(杨延昭吐。)

杨延昭  (白)     呜噜噜……

     (二黄摇板)  我面前站定了许多鬼魂。

             焦克明气昂昂心怀不忿,

             孟伯昌在一旁拱手相迎。

             这一旁站的是大将岳胜,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抬头只见老爹尊。

             老爹尊在阴曹慢慢相等,

             等候了你孩儿一路同行。

             霎时间只觉得心血上涌——

(杨延昭吐。)

杨延昭  (白)     呜噜噜……

     (二黄摇板)  无常到万事休去赴幽冥!

(杨延昭死。)

佘太君  (哭)     儿呀……

柴夫人  (哭)     喂呀!夫哇……

杨宗保  (哭)     爹爹呀……

(赵德芳暗上。)

赵德芳  (二黄摇板)  一家人休得要悲声忒甚,

             御妹丈他已死不能复生。

             宗保儿近前来把王随定,

             随孤王上金殿启奏龙廷。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2850 ┊ 字数:6770 ┊ 最后更新:2023-04-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