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汉明妃》

主要角色
王昭君:旦
毛延寿:净
刘奭:老生
郑仁德:小生
王朝珊:老生
王龙:丑

《汉明妃》尚小云饰王昭君、叶盛章饰马夫
《汉明妃》尚小云饰王昭君、叶盛章饰马夫
情节
汉元帝选妃,朝臣奏越州太守王朝珊之女王昭君貌美。汉元帝命画工毛延寿往绘真容。毛延寿索贿未遂,羞恼成怒,将王昭君仪容画为奇丑。汉元帝见像震怒,囚王昭君于永巷。一日,帝游冷宫,偶遇王昭君,方知受毛延寿骗,遂封王昭君为明妃,并命人杀毛延寿全家。毛延寿得讯逃走,将王昭君真容献与番王单于。单于遂兴兵侵汉,讨取之。汉元帝无奈,遂命王昭君和番。王昭君见番王后,要其一不得侵犯汉室;二须将己之真容带回汉朝;三斩毛延寿。番王允,当面将王昭君真容交王龙带回,并将毛延寿杀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九集:毛世来藏本整理

录入:木易十三妹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4.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内同白)   嗯咳!

(张槐、鲁成、宋颜昭、张守信同上。)

张槐   (念)     巍巍架海紫金梁,

鲁成   (念)     功勋久列在边疆。

宋颜昭  (念)     簪缨世代人钦敬,

张守信  (念)     圣主恩德日月长。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下官——

张槐   (白)     张槐。

鲁成   (白)     鲁成。

宋颜昭  (白)     宋颜昭。

张守信  (白)     张守信。

张槐   (白)     列位大人请了!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请了!

张槐   (白)     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请!

(四太监、二大太监引刘奭同上。)

刘奭   (引子)    风调雨顺,庆升平,四海风清。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刘奭   (白)     众卿平身。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万万岁!

刘奭   (念)     晓日熏风紫殿开,万国来朝拜金阶。太平天子原无事,剩有闲情畅心怀。

     (白)     孤、大汉天子元帝在位。自孤登基以来,海晏河清,万民乐业。惟有一事叫孤十分忧虑:正宫皇后正位多年,不曾生下太子,皇嗣不宜久虚。三宫六院虽多,只是无有中意之人。

张槐   (白)     臣启万岁:如选嫔妃,必须德容俱备。臣闻越州太守王朝珊之女王昭君,生得龙眉凤目,容光照人,秉性幽娴,可称淑女。何不差一使臣,选入宫中,立为偏妃,异日生下太子,也好传宗接代。臣举荐画匠毛延寿前往越州,描取昭君仪容。不知万岁龙意如何?

刘奭   (白)     卿言甚是。替孤传旨,宣毛延寿上殿!

张槐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毛延寿上殿!

毛延寿  (内白)    领旨!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念)     皇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

     (白)     臣、毛延寿见驾,吾皇万岁!

(毛延寿跪。)

刘奭   (白)     卿家平身。

毛延寿  (白)     万万岁!

(毛延寿起。)

毛延寿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刘奭   (白)     正宫皇后多年不曾生下太子,皇嗣不宜久虚。闻得越州太守之女王昭君,有倾国倾城之貌。孤命卿前往越州,描取昭君仪容,勿负朕意。

毛延寿  (白)     领旨!

刘奭   (白)     朝事已毕。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毛延寿  (同白)    请驾回宫。

刘奭   (白)     退班!

(刘奭下。四太监、二大太监同随下。)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毛大人此次若能成功,其功非小。

毛延寿  (白)     托诸位大人洪福。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同白)    正是:

     (同念)    但愿此去姻缘巧,

毛延寿  (念)     选得贤妃慰圣心。

张槐、
鲁成、
宋颜昭、
张守信、

毛延寿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杂毛   (内白)    啊哈!

(杂毛上。)

杂毛   (念)     别说奴才威风小,全凭老爷来升高。

     (白)     我、杂毛。乃是毛延寿大人手底下一名小差官。今有我家大人去往越州描取王昭君仪容,我想这趟差事,我们爷们儿又得肥上加肥。天儿不早啦,我先把我们大人请出来。

             有请大人!

毛延寿  (内白)    嗯咳!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念)     练就一枝丹青笔,全凭恩怨定主张。

     (白)     今奉圣命,前往越州描取王昭君的仪容。

             来,车马可曾备齐?

杂毛   (白)     都齐备啦。

毛延寿  (白)     带马,越州去者!

     (唱)     适才间在朝堂恭承圣命,

             受皇恩全仗那妙笔丹青。

             到越州索黄金十拿九稳,

             不枉我走长途一路风尘。

(毛延寿、杂毛同下。)

【第三场】

(王昭君上。)

王昭君  (西皮慢板)  困人天莺蝶飞暮春时候,

             那关雎成双对转绕芳洲。

             叶成阴子满枝红消绿瘦,

             看落花随逝水万种闲愁。

     (白)     奴家、王嫱,小字昭君。今年一十七岁。母亲早年下世,爹爹王朝珊,官居越州太守。兄弟王龙,尚在学中攻读。今日爹爹升堂理事去了,天已不早,为何不见回来?

(梅香上。)

梅香   (白)     老爷到内宅来啦!

(王朝珊上。)

王朝珊  (笑)     哈哈哈……

     (唱)     适才衙中得音信,

             听说圣上选妃嫔。

             画工就要越州进,

             急忙说与女儿听。

王昭君  (白)     爹爹回来了?

王朝珊  (白)     回来了。一旁坐下。

王昭君  (白)     谢坐!

王朝珊  (白)     女儿,我家的喜事到了。

王昭君  (白)     有何可喜之事?

王朝珊  (白)     适才朝报到来,圣上因正宫无子,选取嫔妃,闻听我儿德容兼备,特命画工毛延寿来此描绘女儿的仪容,进呈鉴定。我儿如此容貌,定然入选。得配君王,岂不是家门之幸么!

王昭君  (白)     只怕女儿无此福分。

王朝珊  (白)     且听家院一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老爷:钦差大人离城三十里。

王朝珊  (白)     女儿暂且回避。待我前去迎接于他。

王昭君  (白)     是。

(王昭君下。梅香随下。)

王朝珊  (白)     带马,出城迎接去者!

(四红龙套自两边分上。王朝珊上马,王朝珊、四红龙套、院子同走圆场,同出城。四青袍、杂毛引毛延寿同上。)

王朝珊  (白)     越州太守王朝珊迎接大人。

杂毛   (白)     候着。我给你回禀一声儿。

             启大人:越州太守王朝珊迎接钦差大人。

毛延寿  (白)     馆驿伺候!

杂毛   (白)     馆驿伺候!

王朝珊  (白)     是。

(四青袍、杂毛、毛延寿同下。王朝珊、院子、四红龙套同随下。)

【第四场】

(四青袍、杂毛、毛延寿、王朝珊、院子、四红龙套同上。四红龙套同下。)

毛延寿  (白)     圣旨下!

王朝珊  (白)     万岁!

毛延寿  (白)     跪听宣读。诏曰:“朕即位多年,正宫无子。闻得王朝珊之女德容兼备,钦命毛延寿前往越州,描画仪容献上,勿负朕意。”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王朝珊  (白)     万万岁!

毛延寿  (白)     请过圣命。

(王朝珊接旨。)

王朝珊  (白)     香案供奉。

院子   (白)     是。

(院子接旨。)

王朝珊  (白)     请坐!

毛延寿  (白)     有坐。

王朝珊  (白)     不知大人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毛延寿  (白)     岂敢!今奉圣命选取贵妃。闻得令嫒有倾国倾城之貌,故尔前来描画仪容。

王朝珊  (白)     哎呀,只恐小女无此福分吧!

毛延寿  (白)     此乃圣上旨意,请出令嫒相见。

王朝珊  (白)     遵命!

             女儿快来!

(王昭君上。)

王昭君  (念)     轻扫春山意,爱好是天然。

     (白)     爹爹何事?

王朝珊  (白)     今有圣上钦命毛大人前来描画儿的仪容,随我上前见过。

王昭君  (白)     遵命!

王朝珊  (白)     啊毛大人,我儿来了,容她拜见。

毛延寿  (白)     哦,慢来慢来!必须先拜过圣旨,然后相见。

王朝珊  (白)     我儿先拜过圣旨,然后再拜见大人。

王昭君  (白)     遵命!

(王昭君跪。)

王昭君  (白)     臣女、王昭君拜见,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毛延寿  (白)     好一个绝色的女子!

王朝珊  (白)     上前拜见毛大人。

王昭君  (白)     毛大人请上,受奴一拜!

毛延寿  (白)     慢来慢来!自古道君不拜臣。娘娘不久便是贵妃,臣万万不敢。

王朝珊  (白)     如此,只行常礼。

王昭君  (白)     奴家万福!

毛延寿  (白)     罪煞为臣了!

王朝珊  (白)     回房去吧。

(王昭君下。)

毛延寿  (笑)     哈哈哈……

王朝珊  (白)     请坐!

毛延寿  (白)     有坐有坐。恭喜大人!贺喜大人!令嫒人品出众,圣上一见,必定大悦。将来生下太子,必定是正宫之位,大人,你的富贵非小哇!哈哈哈……

王朝珊  (白)     大人提拔。

             来,速速备酒伺候!

毛延寿  (白)     慢来!酒倒是小事,我说的话儿——

王朝珊  (白)     少时酒后再画呀!

毛延寿  (白)     呃!不对不对!

王朝珊  (白)     怎么不对呀?

毛延寿  (白)     我说的是贵妃娘娘的话呀!

王朝珊  (白)     下官说的也是小女的画呀!

(毛延寿与杂毛使手势。)

毛延寿  (白)     他怎么不明白呀?

杂毛   (白)     您跟他直说了吧。

毛延寿  (白)     大人,我对你直说了吧。

王朝珊  (白)     大人请讲。

毛延寿  (白)     我画这张画儿,必须要金币千张,佳墨千锭,妙笔千管,才画得成功呢!

王朝珊  (白)     哎呀!这一张画儿为何要这许多的纸笔呀?

毛延寿  (白)     哎呀呀,他还是不明白。

杂毛   (白)     您别忙,我问问他。

             王大人,您请过来!

王朝珊  (白)     差官何事?

杂毛   (白)     我问问您,您坐在堂上,案牍劳形,所为何来?

王朝珊  (白)     上报君恩,下勤民事。

杂毛   (白)     哎哟!你一家大小吃喝穿戴可谁管哪?

王朝珊  (白)     全凭俸禄赡养。

杂毛   (白)     哎哟,这年头儿,有儿子没钱不成,两口子过日子没钱不成。我告诉您说:他跟您初次见面,不好意思跟您要钱。您要是给他几百两银子,他给您画好了带回京去,圣上见喜,把您的女儿选进宫去,您的富贵荣华都在后头哪。别说我们大人,就拿我说吧,跟我们大人出来这么一趟,跑前跑后,跑坏了一双靴子好几两银子,你当我们为你活着哪,你这是怎么啦!

(王朝珊背供。)

王朝珊  (白)     听此人之言,毛延寿要千两黄金。想我两袖清风,哪有许多银子!我想此事既有圣上旨意,他不过在此刁难,难道还有什么凶险不成?富贵在天,我怕他何来。我自有道理。

毛延寿  (白)     大人请坐!

王朝珊  (白)     请坐!

毛延寿  (白)     啊大人,方才与差官讲话,你可曾明白纸笔的用处?

王朝珊  (白)     下官已然明白了。只是下官职小俸微,实在筹办不及。

(毛延寿怒。)

毛延寿  (白)     此话当真?

王朝珊  (白)     实实地无法从命哪!

毛延寿  (白)     好!你可不要后悔。

             带马!

王朝珊  (白)     且慢!下官已设下酒宴,准备款待大人!

毛延寿  (白)     哪个要你款待?

             带马!

杂毛   (白)     带马呀!

王朝珊  (白)     送大人!

毛延寿  (白)     岂有此理!

(毛延寿下。)

杂毛   (白)     岂有此理!

(杂毛下。四青袍同下。)

王朝珊  (白)     哎呀且住!看毛延寿一怒而去,不免将女儿唤出,商议一番。

             女儿快来!

(梅香、王昭君同上。)

王昭君  (念)     芳心撩乱难自主,何日乘鸾上帝京。

     (白)     爹爹,为何这般着恼?

王朝珊  (白)     那毛延寿为画我儿仪容,要为父送他千两黄金,为父不允,他一怒而去,你道恼是不恼!

王昭君  (白)     呀!

     (唱)     听一言来脸含嗔,

             无知画匠敢欺人!

             爹爹暂息心头怒,

             女儿自会画丹青。

     (白)     爹爹休要生气,女儿自幼学会丹青。他既如此刁难,待女儿自画一幅进上就是。

王朝珊  (白)     我儿若不提起,我倒忘怀了。随为父去到书房,速速画好与他送去。看他还有何话讲!

王昭君  (白)     是。

王朝珊  (唱)     女儿妙手擅丹青,

             精工美艺定出神。

             快随为父书房进,

王昭君  (唱)     眼前人是画中人。

     (白)     梅香!

梅香   (白)     何事?

王昭君  (白)     取文房四宝过来!

梅香   (白)     是。

(梅香取。)

梅香   (白)     文房四宝在此。

王昭君  (白)     爹爹请坐一旁,待女儿画来。

王朝珊  (白)     儿呀,你要仔细地画来。

王昭君  (白)     梅香,将丹青调起!

     (南梆子)   拭净几对明镜芳心舒畅,

             伸皓腕调水墨新试丹青。

             先绘就玉精神似花模样,

             再画那俏娉婷云想衣裳。

             影似人人如影笔尖妙相,

             似这般美容颜绝世无双。

     (白)     爹爹请看,女儿画成了。

王朝珊  (白)     待我看来。

(王朝珊看画。)

王朝珊  (白)     画中之人与我儿一般无二,秀眉敛翠,俊眼含波,真乃丹青妙笔也!

(院子暗上。)

王昭君  (白)     爹爹夸奖。

王朝珊  (白)     家院过来。这有画图一张,送到毛管家那里,不得有误!

院子   (白)     遵命!

王朝珊  (白)     正是:

     (念)     但愿乘鸾飞帝阙,

王昭君  (念)     高堂早慰老人心。

(王朝珊、王昭君、梅香、院子同下。)

【第五场】

杂毛   (内白)    啊哈!

(杂毛上。)

杂毛   (念)     有福之人人服侍,无福之人服侍人。

     (白)     我、杂毛儿。自从跟随我家大人来到越州,描画王昭君的仪容。我家大人跟他要一千两银子,他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我想一千两银子买一个贵妃娘娘,这够多便宜呀,那王朝珊想过味儿来,他一定得来。瞧这一天一天地,够多腻呀!

(杂毛伸懒腰。)

杂毛   (白)     说着说着困起来啦,我先打个盹儿。

(院子上。)

院子   (念)     奉了老爷命,来此见钦差。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杂毛   (白)     哎,等一等,你是干什么的?在这门口胡嚷乱撞的!

院子   (白)     奉了我家老爷之命,前来献图。

杂毛   (白)     哦,八成许是送银子来啦。你等着,我给你回一声儿。

             有请大人!

毛延寿  (内白)    嗯咳!

(毛延寿上。)

毛延寿  (白)     何事?

杂毛   (白)     王朝珊差人求见。

毛延寿  (白)     唔!那王朝珊差人前来见我,想是与老夫送银子来了。唤他进来!

杂毛   (白)     是啦。

             我家大人叫你哪,小心着!

院子   (白)     是。

             与老大人叩头!

毛延寿  (白)     罢了。

院子   (白)     谢大人!

毛延寿  (白)     到此做甚?

院子   (白)     前来献图。

毛延寿  (白)     展开,待我一观。

杂毛   (白)     喳!

毛延寿  (白)     此图是何人画的?

院子   (白)     乃是我家小姐所绘。

毛延寿  (白)     怎么,乃是你家小姐所绘?她既然会画,还要我何用啊?分明是羞辱于我。

             来!

杂毛   (白)     有。

毛延寿  (白)     将来人重责四十大板,与我打!

院子   (白)     哎呀大人哪!小人是奉命差遣,望大人开恩!

毛延寿  (白)     打在你的腿上,羞在那赃官的脸上。

             来,与我打!

杂毛   (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

毛延寿  (白)     轰了出去!

院子   (白)     好奸贼!

(院子下。)

毛延寿  (白)     且住!好一个狗官,不送黄金还则罢了;还叫他的女儿自绘仪容,分明是羞辱于我。我想此事,已成骑虎之势,即便他回心转意,送我黄金,日后他女儿进宫说起此事,我也有灭门之罪,这!这!这……便怎么处?有了,不免将她的真容改为七恶八败之像,进上当今,将她打入冷宫,方消我心头之恨。

             杂毛!

杂毛   (白)     有。

毛延寿  (白)     看纸笔伺候!

(毛延寿画。)

毛延寿  (唱)     恼恨赃官理不通,

             不该藐视毛画工。

             玉貌花容全葬送,

             管叫他祸从天降悔无穷。

     (白)     杂毛!

杂毛   (白)     有。

毛延寿  (白)     人役走上!

杂毛   (白)     人役们走上啊!

(四青袍同上。)

毛延寿  (白)     带马,回复圣命去者。正是:

     (念)     黄金不买长门赋,永巷幽幽枉自怜。

(毛延寿、杂毛、四青袍同下。)

【第六场】

(四校尉引张守信同上。)

张守信  (白)     某、张守信。只因王朝珊之女生得七恶八败,乃败国倾家之像。今奉圣上旨意,去往越州将王朝珊父子发往辽东;将王昭君打入冷宫。看前面已是越州。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守信  (白)     越州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张守信、四校尉同下。)

【第七场】

(王朝珊同上。)

王朝珊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院子急上。)

院子   (白)     启禀老爷:圣旨下。

王朝珊  (白)     快请公子、小姐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公子、小姐出堂!

(王昭君、王龙同上。)
王昭君、

王龙   (同白)    爹爹何事?

王朝珊  (白)     圣旨到了,随为父一同接旨。

王昭君、

王龙   (同白)    遵命!

王朝珊  (白)     香案接旨!

院子   (白)     香案接旨!

(四校尉引张守信同上。)

张守信  (白)     圣旨下!

王朝珊、
王昭君、

王龙   (同白)    万岁!

张守信  (白)     跪听宣读!诏曰:“今据画工毛延寿奏道,王朝珊之女生得右疮左疤,乃败国亡家之像;朕颇为震怒。将王朝珊父子发配辽东,王嫱打入冷宫!”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王朝珊、
王昭君、

王龙   (同白)    万万岁!

张守信  (白)     请过圣命。

王朝珊  (白)     香案供奉!

院子   (白)     是。

(院子接旨,下。)

王朝珊  (白)     大人在此少候,容我父女分别。

张守信  (白)     容你父女分别,不可迟延!

(张守信、四校尉下。)

王朝珊  (白)     好奸贼!

     (唱)     父子们边外充军往,

             女儿你冷宫受凄凉。

             这才是大祸从天降!

王龙   (白)     爹爹呀!

     (唱)     爹爹切莫两泪汪。

     (白)     哎呀姐姐呀!这都是毛延寿害得我全家这般光景。姐姐此番进宫,若得天缘得见万岁,不要忘了今日之仇!

王昭君  (唱)     全家大小遭屈枉,

             怎不叫人痛断肠!

     (哭)     喂呀……

王朝珊  (白)     哎呀儿呀!实指望我儿被选入宫,受享荣华;不想奸贼意狠心毒,以假换真。此番离别,后会无期,我儿须要多多保重。倘若遇机得见天颜,奏明圣上,报此大仇,也未可知。事不宜迟,我儿你后面收拾去吧!

王昭君  (哭)     爹爹呀……

(王昭君下。)

王朝珊  (白)     好贼子!

     (唱)     骂声延寿狗奸党,

             平白无故将我伤。

             我父子边外充军往,

     (白)     老天爷呀!

(四校尉、张守信同上。)

张守信  (白)     呔!再若迟延,某就要鲁莽了!

王朝珊  (唱)     快请你姐姐出后堂!

王龙   (白)     遵命!

             有请姐姐!

(王昭君上。)

王昭君  (唱)     忽听得二堂外催声甚紧,

             惨凄凄悲切切好不伤心。

             望兄弟侍严亲你要多多的孝敬,

(车夫暗上。)

王昭君  (唱)     那一旁再拜别年迈的爹尊。

(王昭君、车夫同下。)

王龙   (哭)     姐姐呀……

(王龙哭。)

王朝珊  (哭)     儿呀……

(王朝珊哭。)

张守信  (白)     来,将他父子衣冠剥了!

(王朝珊、王龙同换衣。)

张守信  (白)     将他父子发配辽东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押王朝珊、王龙同下,张守信下。)

【第八场】

(二太监引刘奭同上。)

刘奭   (念)     六宫多粉黛,宠爱随心怀。

     (白)     孤、汉元帝。自从画工毛延寿前往越州描取昭君仪容,不想此女生得左疮右疤,乃是败国亡家之像,宣进宫来,将她打入冷宫。三千粉黛,可惜国色无人。今日闲暇无事,不免游玩一番便了。

     (唱)     这几日上苑中风景正好,

             桃花开李花放绿柳柔腰。

             且喜得太平年烽烟尽扫,

             做一个风流天子乐逍遥。

(刘奭、二太监同下。)

【第九场】

(郑仁德上。)

郑仁德  (念)     永巷深如海,君王隔万重。

     (白)     咱家、冷宫总管太监郑仁德。只因正宫无子,万岁打发毛延寿去往越州描取昭君仪容,以备选充贵妃娘娘。谁想那毛延寿贪赃未成,恼恨在心,改变真容,把王嫱画成七恶八败之像。圣上大怒,将王氏父子发配边疆,又将王嫱打入冷宫,已经一年啦。可惜了她这般美貌,在这永巷宫中度这寂寞岁月,每日哭哭啼啼,甚是悲惨。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将她请出来,劝解一番。

             我说王宫人,你出来散散闷吧!

王昭君  (内白)    来了!

(王昭君上。)

王昭君  (唱)     锁深宫伤寂寞仇似海样,

             想起了心中事欲问穹苍。

     (哭)     喂呀!

郑仁德  (白)     王宫人,事到如今,你哭哭啼啼有什么用啊?好好地保重身体,早晚终有出头之日。看今儿个天儿不错,把你那琵琶弹弹,散散心不好吗?我给你要点儿吃的去,你瞧好不好哇?

王昭君  (白)     有劳公公!

郑仁德  (白)     你稍等一会儿吧!

(郑仁德下。)

王昭君  (白)     天哪,天!想我昭君被屈含冤,何日才有出头之日呀!

     (唱)     自幼儿在闺阁娇生惯养,

             并不曾羡双飞求凤求凰。

             恨毛贼改真容欺君罔上,

             害得奴父和弟发往边疆。

             奴好比空谷兰孤芳自赏,

             又好比夜明珠土内埋藏。

             枉生就美艳姿空存痴想,

             辜负了好芳华似水韶光。

             恨君王信谗言不查虚谎,

             反将奴天生丽质、锦锈年华、静锁在冷寂的宫墙。

             这琵琶弹不尽满腹冤枉,

             望白云思故土痛断柔肠。

刘奭   (内白)    摆驾!

二太监  (内同白)   喳!

(二太监、刘奭同上。)

刘奭   (唱)     趁良辰和美景闲游散荡,

             一路上观不尽上苑风光。

             将身儿来至在冷宫永巷,

(王昭君弹琵琶。刘奭听。)

刘奭   (唱)     宫墙内琶琵声甚是凄凉。

     (白)     内侍,宫墙之内,何人弄得这样的好琵琶?

太监甲  (白)     待奴婢问来。

             冷宫太监回话呀!

郑仁德  (内白)    来啦!

(郑仁德上。)

郑仁德  (白)     原来是公公,什么事呀?

太监甲  (白)     万岁驾到,见见驾去吧。

郑仁德  (白)     是。

             奴婢接驾来迟,万岁恕罪!

刘奭   (白)     我来问你,宫墙之内,何人弄得这样的好琵琶?

郑仁德  (白)     乃是越州太守王朝珊之女,名唤王嫱。

刘奭   (白)     哦!乃是那越州太守王朝珊之女王昭君么?哎呀,自从此女打入冷宫,孤王未曾看过她的像貌,今日倒要看看。宣她前来见驾!

郑仁德  (白)     领旨!

             万岁有旨:王嫱见驾呀!

             王宫人,你倒是醒醒啊!

王昭君  (白)     公公何事?

郑仁德  (白)     王宫人,你大喜啦。

王昭君  (白)     喜从何来?

郑仁德  (白)     今有万岁游玩冷宫,听你的琵琶弹得甚美,叫你前去见驾哪。

王昭君  (白)     有这等事!哎呀呀,想是我昭君有了出头之日了。

郑仁德  (白)     成败可就在此一举啦,快去见驾吧!

王昭君  (白)     有劳了!

     (唱)     忽听得万岁爷驾临永巷,

             惊喜交加意彷徨。

             放下琵琶出宫往,

             含颦低首见君王。

     (白)     宫人、王嫱见驾来迟,万岁恕罪!

刘奭   (白)     下跪可是王嫱?

王昭君  (白)     正是宫人。

刘奭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王昭君  (白)     有罪不敢抬头。

刘奭   (白)     恕你无罪。

王昭君  (白)     谢万岁!

(王昭君抬头。刘奭看。)

刘奭   (白)     你就是越州太守王朝珊之女王昭君么?

王昭君  (白)     正是。

刘奭   (白)     怎么你的像貌与那画图不一样呢?

王昭君  (白)     万岁呀……

(王昭君哭。)

二太监  (同白)    咂!万岁在此,你就这么哭哭啼啼的,要是惊了驾,是你担哪,还是我们担哪!

刘奭   (白)     唗!孤在此讲话,你们在一旁大惊小怪,吓坏孤的美人,你们担待得起吗?

二太监  (同白)    是是是。

刘奭   (白)     美人,你将过去之事,细说一遍,孤王与你做主。

王昭君  (白)     万岁呀!

刘奭   (白)     美人,你不要啼哭,有话慢慢讲来!

王昭君  (白)     万岁容奏!

     (唱)     未曾开言心怨愤,

             尊声万岁听分明:

             只为红颜多薄命,

             滔天祸起为黄金。

             无钱行贿奉奸佞,

             他将仪容换丹青。

             父弟发配奴幽禁,

             落得深宫度冬春。

             望君昭雪还乡井,

             来生当报这九重恩。

刘奭   (唱)     听一言来才知情,

             毛延寿大胆欺寡人!

     (白)     美人不必啼哭,寡人与你做主。

王昭君  (白)     谢万岁!

刘奭   (白)     内侍!

二太监  (同白)    有。

刘奭   (白)     传孤旨意,命金吾卫带领禁军,将毛延寿全家问斩。快去快去!

二太监  (同白)    领旨!

王昭君  (白)     龙恩忒重了。

刘奭   (白)     妃子听封!

王昭君  (白)     万岁!

刘奭   (白)     孤封你以为明妃,在昭华宫伴驾。

王昭君  (白)     谢主隆恩!

刘奭   (白)     啊妃子,随孤来呀,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念)     乌鸦当头叫,想是要糟糕!

(杂毛上。)

杂毛   (白)     启禀大人:今有马公公差人前来,求见大人。

毛延寿  (白)     快快有请!

(丑太监上。)

丑太监  (念)     忙将机密事,报与大人知。

     (白)     毛大人在哪儿哪?毛大人在——

毛延寿  (白)     公公,到此何事?

丑太监  (白)     启禀大人:大事不好啦!

毛延寿  (白)     何事惊慌?

丑太监  (白)     今有万岁游玩冷宫,听见王昭君的琵琶弹得甚美,召见之后,封为明妃娘娘,万岁差金吾卫带领禁军要将你的全家问斩。是我奉了马公公之命与你前来送信。哎呀我说毛大人哪!你早点儿拿个准主意才好哇!

毛延寿  (白)     多谢公公美意,日后必当重报。

丑太监  (白)     事到如今,没有说话的工夫啦,咱家告辞啦!

毛延寿  (白)     送公公。

丑太监  (白)     免了吧!

(丑太监下。)

毛延寿  (白)     哎呀且住!不想这个贱人她见了万岁,封为明妃;要将我全家问斩,这、这、这便如何是好?有了,前者贱人的真容未曾献上当今,我不免将此图背在身上,连夜逃出关去,献于外邦,叫他发兵夺取汉室天下,以报我灭门之仇。我就是这个主意。

             杂毛!

杂毛   (白)     有。

毛延寿  (白)     看衣更换!

杂毛   (白)     是。

毛延寿  (白)     带马!

杂毛   (白)     大人,还有我哪!

毛延寿  (白)     我顾不得你了。

(毛延寿下。)

杂毛   (白)     哎哟!

(四校尉、金吾卫同上。)

金吾卫  (白)     那毛延寿哪里去了?

杂毛   (白)     我不知道。

金吾卫  (白)     与我打!

杂毛   (白)     别打别打。那毛延寿乔装改扮逃出关去啦。

金吾卫  (白)     啊,有这等事!

             来,将他交与本地地方看管。校尉的,带马追赶!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旗牌甲、

旗牌乙  (内同白)   啊哈!

(旗牌甲、旗牌乙同上。)

旗牌甲  (念)     奉了万岁命,

旗牌乙  (念)     把守紫禁城。

旗牌甲  (白)     伙计请啦!

旗牌乙  (白)     请啦!

旗牌甲  (白)     奉了万岁之命,把守紫禁城。就此前往。

旗牌乙  (白)     请!

毛延寿  (内白)    马来!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唱)     多蒙公公报信早,

             心中好似滚油浇。

             抱头鼠窜往前跑,

             城门紧闭要糟糕!

     (白)     嘚,开城!

旗牌甲、

旗牌乙  (同白)    黑夜之间,什么人叫城?

毛延寿  (白)     奉了万岁之命,出城另有公干。

旗牌甲、

旗牌乙  (同白)    可有御札?

毛延寿  (白)     御札在此,二位请看。

旗牌甲、

旗牌乙  (同白)    来呀,给它举起来!

(毛延寿出城。)

毛延寿  (白)     请了,请了!

(毛延寿下。四校尉、金吾卫同上。)

金吾卫  (白)     那毛延寿哪里去了?

旗牌甲、

旗牌乙  (同白)    刚过去。

金吾卫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金吾卫  (白)     紧紧追赶!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金吾卫同下。)
旗牌甲、

旗牌乙  (同白)    关了城门。

(旗牌甲、旗牌乙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同上,同站门。穆老将上。)

穆老将  (念)     白盔白甲白旗号,白脸白发白眉毛。白吃白喝白挑眼,白打白玩白扯臊。

             腰中常挂剃头刀,绰号人称草鸡毛。手下常带四龙套,一对兔子俩野猫。

             上得台来没大小,不过打闹开玩笑。书归正传不多表,带个骆驼上城道。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唱)     且喜得逃在了边塞之地,

             我不杀王嫱女气难平息。

     (白)     是我连夜逃出关来,更喜来在长城边界,那旁有一老将军。

             请了!

穆老将  (白)     我也来一个请了!你是做什么的?

毛延寿  (白)     奉了万岁之命,出关另有公干。

穆老将  (白)     可有御札?

毛延寿  (白)     御札在此,老将军请看。

穆老将  (白)     待我看来!

     (唱)     一见御札怒满膛,

             骂声来人蒙事行。

             人来与爷忙上绑,

             绑上金殿见吾皇。

(毛延寿跑下。四校尉、金吾卫同上。)

金吾卫  (白)     可曾见那毛延寿过去?

穆老将  (白)     他跑过去啦。

金吾卫  (白)     待我赶上。

穆老将  (白)     慢来慢来!长城以外,是番邦交界,恐有不便,你回去吧。

金吾卫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金吾卫  (白)     回复圣命去者!

四校尉  (白)     啊!

(金吾卫踢穆老将倒地,四校尉、金吾卫同下。穆老将起。)

穆老将  (白)     他也出去了,他也回去了,也把我踢坏了。

             来,搀我养伤去。

(四龙套搀穆老将下。)

【第十三场】

(四蓝龙套、四红龙套、单于同上。)

单于   (念)     四方滚滚起烟尘,万里江山某为尊。沙漠长城为边界,汉室闻名胆战惊。

     (白)     某、呼韩邪单于王是也。久居沙漠,独霸北番。自从惠帝在世,某即欲与汉室公主和亲,不想元帝老儿推说公主年幼,久无音信,甚是可恼。某欲起兵侵犯,只是不知他国虚实。也曾命人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虏王上。)

虏王   (白)     启禀兄王:今有汉朝毛延寿求见兄王。

单于   (白)     叫他进来!

虏王   (白)     毛延寿进帐!

(毛延寿上。)

毛延寿  (念)     血海冤仇恨,来此见番君。

     (白)     臣、毛延寿参见狼主!

单于   (白)     平身。

毛延寿  (白)     谢狼主!

单于   (白)     毛延寿,你在汉室官居何职?

毛延寿  (白)     御史之职。

单于   (白)     来,与他看座。

毛延寿  (白)     谢狼主!

单于   (白)     前来做甚?

毛延寿  (白)     前来献图。

单于   (白)     呈上来。

毛延寿  (白)     是。狼主请看。

单于   (白)     呀!

     (唱)     见画图不由孤神魂飘荡,

             但不知小娇娃今在何方?

     (白)     嗐!

毛延寿  (白)     狼主为何长叹?

单于   (白)     见此画图,不能见人,也是枉然。

毛延寿  (白)     狼主有所不知,为臣见汉朝公主年岁太小,一时不能和亲,恐狼主心中着念,特此寻来美人王嫱,启奏汉帝替代公主和亲,不想汉帝见色心喜,将王嫱纳为明妃,为臣上本谏奏,触怒汉帝,将臣全家问斩。是我连夜逃出关来,报与狼主知道。汉帝酒色荒淫,将老兵衰,只要狼主大兵一到,何愁此女不来献上!

单于   (白)     既有这等事,念你为孤受苦,命你以为军师,在玉门关接应便了。

毛延寿  (白)     多谢狼主!

单于   (白)     巴图噜!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单于   (白)     兵发长城去者!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宫女引王昭君同上。)

王昭君  (唱)     将身儿坐至在昭阳宫院,

             每日里受君恩无限缠绵。

(〖三通鼓〗。)

刘奭   (内白)    摆驾!

大太监  (内白)    万岁回宫啊!

(大太监引刘奭同上。)

刘奭   (唱)     可恨匈奴犯边境,

             满朝文武尽无能。

             内侍摆驾后宫进,

             见了妃子说分明。

王昭君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刘奭   (白)     平身。

王昭君  (白)     万万岁!

刘奭   (白)     可恼哇可恼!

王昭君  (白)     万岁今日下朝,为何这等烦恼?

刘奭   (白)     妃子哪里知道,那毛延寿身背妃子真容去往北国,勾引匈奴发兵前来,要夺取汉室天下。那番贼十分凶恶,口口声声要妃子前去和番,你道恼是不恼!

王昭君  (白)     有这等事!但不知万岁可曾应允?

刘奭   (白)     想妃子乃孤心爱之人,怎生舍得?欲待不允,只是那番王十分凶恶,此事叫孤进退两难!

王昭君  (白)     万岁此言差矣!若非事在紧急,圣君岂肯出此下策!还望万岁三思!

刘奭   (白)     这个……

(张槐上。)

张槐   (白)     臣启万岁:那番奴人马兵临城下,再不献上明妃娘娘,就要杀进城来了!

刘奭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一言来心内惊,

             卿家快快退贼兵。

王昭君  (白)     万岁呀!想那匈奴发兵前来,不过为妾妃而来。妾妃虽是女流,颇知大义。待妾妃前去和番,先要回那毛延寿的人头,然后拚着一死,决不从贼。还请万岁恩准!

刘奭   (白)     妃子后面歇息,容孤思之。

王昭君  (白)     是。

(王昭君下。)

张槐   (白)     娘娘甚识大体,请万岁三思!

刘奭   (白)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但不知命何人护送?

张槐   (白)     就命御弟王龙护送。

刘奭   (白)     任凭卿家,你办理去吧。

张槐   (白)     领旨!

(张槐下。)

刘奭   (白)     哎呀妃子呀!

(刘奭抱大太监。)

大太监  (白)     万岁,奴婢在此。

刘奭   (白)     哎呀,孤王我都糊涂了哇!

(刘奭、大太监同下。)

【第十五场】

(〖长锤〗。四蓝龙套、四红龙套、单于同上。)

单于   (唱)     将身且坐牛皮帐,

             静听探马报端详,

     (白)     孤、单于王是也。昨日汉将请俺将人马退回四十里,另派大臣前来,商议和亲之计。今日尚无音信,叫孤好不耐烦也。

(报子上。)

报子   (白)     张丞相到。

单于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啊!

(报子下。张槐上。)

张槐   (白)     狼主!

单于   (白)     丞相请坐!

张槐   (白)     有坐。

单于   (白)     丞相到此,为了何事?

张槐   (白)     奉了圣上旨意,请狼主急速撤兵回国,即日派遗中军副将王龙,护送昭君娘娘出塞和亲。

单于   (白)     此话当真?

张槐   (白)     岂能失信狼主!

单于   (白)     好,大人请回,孤家即刻收兵便了。

张槐   (白)     告辞了!

单于   (白)     恕不远送。

(张槐下。)

单于   (白)     巴图噜!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单于   (白)     人马连夜撤出雁门关,等候迎接昭君便了。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朝官甲、朝官乙、朝官丙、朝官丁同上。)

朝官甲  (念)     丹凤来仪宇宙春,

朝官乙  (念)     中天雨露四时新。

朝官丙  (念)     世界无有全忠孝,

朝官丁  (念)     臣报君恩子奉亲。

朝官甲  (白)     列位大人请了!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请了!

朝官甲  (白)     今有昭君娘娘前去和番,我等奉旨,长亭相送,一同前往。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请!正是:

     (同念)    文官把笔安天下,武将提刀定太平。

(朝官甲、朝官乙、朝官丙、朝官丁同下。四小军引王龙同上。)

王龙   (引子)    蟒衣三爪,玉带垂腰。

     (念)     延寿心太狠,昭君出雁门。文武心酸痛,我主两泪淋。

     (白)     下官、御弟王龙。今有昭君娘娘塞北和番,众朝臣俱在长亭相送。

             小校的,打道长亭去者!

四小军  (同白)    啊!

王龙   (杂板令)   朝臣待漏五更冷,

四小军  (同白)    五更冷!

王龙   (杂板令)   铁甲将军去跳井。

四小军  (同白)    去跳井!

王龙   (杂板令)   一连跳下七八个,

四小军  (同白)    七八个!

王龙   (杂板令)   噗咚噗咚又噗咚。

四小军  (同白)    又噗咚!

(朝官甲、朝官乙、朝官丙、朝官丁同上。)
朝官甲、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国舅大人!

王龙   (白)     列位大人敢是送驾的么?

朝官甲、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正是。

王龙   (白)     请稍待。

             有请娘娘!

(四宫女引王昭君同上。)

王昭君  (梧桐雨)   别离泪涟,

(〖吹打〗。)

王昭君  (梧桐雨)   怎忍舍汉宫帝辇!

             无端歹贼弄朝权,

             汉刘王忒煞懦软。

             文官济济全无用,

             就是那,就是那武将森森也是枉然。

             却叫奴红粉去和番。

     (夹白)    臣僚呵!

     (梧桐雨)   于心怎安?于心怎安?

朝官甲、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臣等参见娘娘,愿娘娘千岁!

王昭君  (白)     平身。

朝官甲、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千千岁!

王龙   (白)     御弟参见娘娘,愿娘娘千岁!

王昭君  (白)     平身。

王龙   (白)     千千岁!

王昭君  (白)     御弟,吩咐众臣免送。

王龙   (白)     众臣免送。

朝官甲、
朝官乙、
朝官丙、

朝官丁  (同白)    恕不远送了。正是:

     (同念)    昭君出雁门,去是他邦人。

(朝官甲、朝官乙、朝官丙、朝官丁同下。)

王昭君  (白)     御弟,车辇可曾齐备?

王龙   (白)     齐备多时。

             小校,慢慢个行来!

四小军  (同白)    啊!

王昭君  (山坡羊)   王昭君好一似离群孤雁,

             手挽着金镶玉嵌的琵琶儿一面。

             俺这里思刘想汉,

             眼睁睁、眼睁睁盼不到南来雁。

王龙   (白)     启娘娘:雁来了。

王昭君  (白)     噢,雁来了!

     (山坡羊)   哎呀雁儿呀,

             你与我把书传!

             再与我多多拜上刘王天子,

             恁道昭君要见也是无由见。

             恨只恨毛延寿把真容献,

             却叫奴红粉亲自去和番。

四小军  (同山坡羊)  伤惨,放声哭出了雁门关,

             心酸,心在南朝身在北番。

     (同竹枝词)  昭君怨,去和番,

             怀抱琵琶在马上弹。

             刘王送,珠泪潜,

             踢绽了凤头鞋半边。

             咬牙切齿恨毛延寿,

             肩背仪容往北番。

             望长安,望长安,

             要见刘王难上难!

王昭君  (竹枝词)   要见刘王只恐难上难!

王龙   (白)     启娘娘:来此已是沙漠之地,山路崎岖,车辇难行,还要匹马来骑骑看。

王昭君  (白)     如此,备马!

(王昭君下。)

王龙   (白)     马夫也勿晓得哪里去哉。喊声马夫哇马夫,拉多罗哪里?

马夫   (内白)    来也!

(马夫上。)

马夫   (念)     奔腾千里荡尘埃,荡尘埃,跋山涉水紫雾开。扯开丝辔挽玉辔,乌龙飞下九天来,九天来。

     (白)     马夫叩膝!

王龙   (白)     你是人哪还是鬼?

马夫   (白)     小人是个马夫。

王龙   (白)     哦,乃是马夫。可有良马?

马夫   (白)     良马俱已差尽,只剩下一匹劣马。

王龙   (白)     你可降得来?

马夫   (白)     降得来。

王龙   (白)     真个?

马夫   (白)     真个。

王龙   (白)     果然?

马夫   (白)     果然。

王龙   (白)     如此,马夫!

马夫   (白)     有!

王龙   (白)     与你老爷捉得来!

(王龙下。马夫备马。王龙上,笑。)

王龙   (白)     人要衣裳,马要鞍韂,人要衣裳,马要鞍韂!啊,好看得紧。

             马夫!

马夫   (白)     有!

王龙   (白)     牵住了,待你老爷试试看。

马夫   (白)     啊!

王龙   (白)     这个,这个!

(王龙惊。)

王龙   (白)     喂哟!你看,你看,老爷的屁股墩了两半哉!

马夫   (白)     启老爷:肚带来曾收紧。

王龙   (白)     肚带未曾收紧,让你老爷收紧肚带。看那马推勿动个哉!

             娘娘有请!

(王龙下。王昭君上。)

王昭君  (念)     昭君扶玉鞍,上马啼红颊。今日汉宫人,来朝胡人妾!

     (白)     马夫!

马夫   (白)     有。

王昭君  (白)     这是哪里?

马夫   (白)     汉岭。

王昭君  (白)     呀!

     (楚江吟)   汉岭云横雾迷,

             塞下朔风吹透征衣!

(王昭君走小圆场。)

王昭君  (白)     这是哪里?

马夫   (白)     分关。

王昭君  (楚江吟)   人到分关珠泪垂。

     (白)     马为何不行?

马夫   (白)     南马不渡北。

王昭君  (白)     加鞭!

马夫   (白)     啊!

(马夫打马。)

王昭君  (楚江吟)   慢说道人有思乡之意,

     (白)     马尚有恋国之心,何况人乎!

(王龙上。)

王昭君  (楚江吟)   莫说是个人,

             就是马到关前,马到关前它就步懒移。

             人影儿稀,人影儿稀,

             只见北雁南飞。

             冷飕飕朔风似箭。

             又只见旷野云低,细雨飘丝,

             在王宫多锦绮,

             受洪福与天齐。

             自幼在闺阁之中,

             哪曾受,哪曾受风霜劳役!

     (白)     御弟,可还望得见家乡?

王龙   (白)     来路已远,望不见了。

王昭君  (白)     吩咐带转马头!

王龙   (白)     带转马头!

王昭君  (牧羊关)   哎呀爹娘啊!

             孩儿今日别了你,

             也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再得见?

             我那爹娘啊!

             我只得转眼望家乡,

             飘缈一似云飞。

             又只见汉水连天,

             汉水连天野花满地。

             我自在雁门关上望长安,

             纵有那巫山十二也难寻觅。

             怀抱琵琶别汉君,

             西风飒飒走沙尘。

             朝中甲士千千万,

             始信功劳一妇人。

             愁霭霭,雾沉沉,

             咬牙切齿恨奸臣。

             今朝别了刘王去,

             若要相逢,若要相逢一似海样深!

             思吾君来想吾主,

             思我主来想我君:

             实只望凤枕鸾衾同欢会,

             又谁知凤只与鸾孤,多做了一样肝肠碎!

     (黑麻序)   只听得金鼓连天震地,

             人赛彪马似龙驹。

             旌旗闪闪蔽日一似云飞,

             见番兵一似凶精类。

             只见他发似枯松、面似黑漆、鼻似鹰钩、发卷山眉,

     (夹白)    御弟!

     (黑麻序)   叫他们一个一个下阵到关前去。

(王昭君下。众番兵同上。)

王龙   (白)     呔!

     (黑麻序)   野蛮子!

(〖浪头〗。)

王龙   (黑麻序)   蠢蛮子!

(〖浪头〗。)

王龙   (黑麻序)   娘娘道你们恶臭气,

             叫你们一个一个下阵到关前去。

(众番兵同下。)

王龙   (白)     且喜番兵已退。

             有请娘娘!

(王昭君上。)

王龙   (白)     启娘娘:来此已是旷野,请娘娘将琵琶弹这么几弹,抓这么几抓,消遣闷怀。

王昭君  (白)     取琵琶过来!

王龙   (白)     琵琶呈上。

王昭君  (弋阳调)   手挽着琵琶拨调,

             音不明,心内焦。

             将这指尖儿空把丝弦操,

             料得个知音少。

             纵有那伯牙七弦音,

             惟有圣贤感叹声回杳。

             常言道:功名富贵难比天高,

             功名富贵难比天高。

             鸳侣赋多情,

             藕丝弦下焦,

             音韵多颠倒,

             拨响难成调。

             叫我弹响韵不辏,

             怎不叫人惶惶的心内焦。

王龙   (白)     娘娘,弦断了!

王昭君  (弋阳调)   若说是弦断了,

             好一似花落连根倒;

             若说是弦断了,

             好一似宝镜昏难照;

             若说是弦断无声了,

             好一似银瓶坠井绳难吊。

             想前生烧了些断头香,

             今日里离多欢会少。

     (夹白)    御弟,我有五怨!

     (弋阳调)   第一来难报父母恩,

             第二来难——

(〖浪头〗。)

王昭君  (弋阳调)   难割舍同衾枕;

             第三来损害黎民,

             第四来国家粮草都费尽;

             第五来百万铁衣郎昼夜辛苦、今日昭君舍了身,

             万年羞辱汉君臣!

王龙   (白)     我想他那里也是个娘娘啊,我这里也是个娘娘啊!他那里也是个国母,我这里也是个国母,一般的荣华,一般的富贵,何须愁肠,何须悲伤!

     (弋阳调)   我的娘娘啊!娘娘、娘娘、我的娘娘啊!

王昭君  (弋阳调)   减容貌,瘦损腰,

             手托香腮珠泪抛。

     (夹白)    御弟!

     (弋阳调)   我宁做南朝黄泉客,

             不做番邦掌国人。

             泪洒如珠,泪洒如珠,

             恨只恨毛延寿歹心人!

             谁承望助国无成,

             你看那碧天连水水连云。

             泪斑斑戴月披星,

             举头儿望不见汉朝城!

王龙   (白)     请娘娘上马!

(王昭君、王龙、马夫同下。)

【第十七场】

(毛延寿上。)

毛延寿  (白)     适才探马报道,昏王已将昭君献出,闻听狼主今日兵退雁门关外。不免赶上关去迎接便了。

(四蓝龙套、四红龙套、四鞑子、虏王、单于同上。)

毛延寿  (白)     为臣参见狼主!

单于   (白)     罢了。

(单于坐。)

毛延寿  (白)     恭喜狼主,得此美人。

单于   (白)     皆是你献图之功也。

毛延寿  (白)     此乃狼主洪福,但不知昭君何日送到?

单于   (白)     即日送到。

毛延寿  (白)     只恐其中有诈!

单于   (白)     谅他不敢。

毛延寿  (白)     且听探马一报。

报子   (白)     启狼主:今有汉室王龙,亲送昭君娘娘驾到。

(报子下。)

单于   (白)     巴图噜!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单于   (白)     你等乘上坐骑,随俺迎接去者!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王昭君、王龙、马夫同上,与单于、四蓝龙套、四红龙套、四鞑子、虏王、毛延寿对转场。)

单于   (白)     将军一路辛苦。

王龙   (白)     岂敢!有劳狼主相迎。

单于   (白)     理应如此。请昭君娘娘相见。

王龙   (白)     待我回禀。

             狼主亲身迎接,请娘娘相见。

王昭君  (白)     御弟说与单于王:须要那毛延寿先与我答话,方可与他相见。

王龙   (白)     启禀狼主:昭君娘娘言道,须要那毛延寿与她答话,方可出见。

单于   (白)     这有何难?

             毛延寿!

毛延寿  (白)     有。

单于   (白)     昭君娘娘要见你一见。

毛延寿  (白)     想昭君娘娘与臣仇深似海,倘若怪下罪来,为臣吃罪不起!

单于   (白)     你是有功之臣,孤焉能反复无常!如今是孤的臣子,岂有不见娘娘之理?快去见来!

毛延寿  (白)     既有狼主做主,待为臣上前相见。

             娘娘在上,毛延寿参见!

(王昭君冷笑。)

王昭君  (白)     哼哼哼……你、你、你可认得我?

毛延寿  (白)     昭君娘娘!

王昭君  (白)     奸贼!你不过是寻常的画工,圣上命你描取仪容,你贪赃不成,以假作真。犯了律条,乃是你自作自受!私逃法网,倒也罢了;不该把我真容勾引匈奴入寇,荼毒生灵,逼我前来和番。毛延寿啊,狗奸贼!

毛延寿  (白)     怎么骂起来了?

王昭君  (白)     我不与你这狗贼子多讲。少时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御弟,将此贼与我赶了下去。叫单于王前来相见。

(王龙赶毛延寿。)

王龙   (白)     你滚开吧!

             娘娘有请狼主!

(单于喜。)

单于   (白)     娘娘真信人也。

             娘娘在哪里?

王昭君  (白)     昭君在此。

单于   (白)     我看你真乃天下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比画图之上,又好看的多了。快快随孤回国,享受荣华去吧。

王昭君  (白)     要我从你不难,需要依我三件大事,如不依从,狼主!

单于   (白)     娘娘!

王昭君  (白)     你来看!

(王昭君拔剑。)

王昭君  (白)     你若近前来一步,这三尺青锋便是我尽忠之物也!

单于   (白)     娘娘不必如此。只要你归从某家,慢说三件大事;便是三十件、三百件无不依从。俺问你这第一件?

王昭君  (白)     从今以后,不许侵犯汉室疆土。

单于   (白)     两国和亲便是一家,岂有侵犯之理?

王昭君  (白)     恐口无凭,须要折箭为誓。

单于   (白)     孤便折箭为誓。

(单于折箭。)

单于   (白)     请问这第二件?

王昭君  (白)     将毛延寿献与你的真容取来,交与御弟带回。

(单于取图像。)

单于   (白)     真容在此。

王昭君  (白)     御弟好好收下。

单于   (白)     请问这第三件?

王昭君  (白)     你问这第三件么?

(王昭君带哭容。)

王昭君  (白)     还要那毛延寿项上的人头!

单于   (白)     这个……

(王昭君拔剑。)

王昭君  (白)     哪个?

单于   (白)     也依得。拿刀动剑不是玩的。

             虏王过来!

虏王   (白)     狼主有何吩咐?

单于   (白)     附耳上来!

(单于耳语。虏王点头。)

虏王   (白)     军师请过来。

毛延寿  (白)     虏王有何吩咐?

虏王   (白)     狼主叫我问你,在汉朝是忠是奸?

毛延寿  (白)     先忠而后奸。

虏王   (白)     如今投降我国是忠是奸?

毛延寿  (白)     大大的忠臣。

虏王   (白)     既是大大的忠臣,向你借取一物,谅无推辞的了。

毛延寿  (白)     那是自然,但不知要何物?

虏王   (白)     昭君娘娘不肯回国,狼主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

(毛延寿缩头。)

毛延寿  (白)     此言差矣!若非俺毛延寿亲送仪容,怎得昭君到此?适才狼主也曾讲过,昭君怪罪有他担待,怎么有功不赏,反倒杀害于我,岂非反复无常!

虏王   (白)     适才你自己言道:你在汉朝先忠后奸,如今投降我朝,倘若日后也是先忠后奸,岂不也要偷了娘娘仪容献与他国?你自己就是反复无常,怪着谁来!好言相商,谅你不肯。

             巴图噜,将他绑去斩了!

毛延寿  (白)     这也是我的报应到了!

(二龙套推毛延寿同下,拿毛延寿头上。)

虏王   (白)     毛延寿人头献上。

王昭君  (白)     御弟取来我看。

王龙   (白)     遵命!

(王昭君取头看。)

王昭君  (白)     不想你这奸贼也有今日也!

     (唱)     越思越想心头恨,

             狼心狗子骂几声。

             大仇已报平冤愤,

             再与御弟说分明。

             带回人头去朝觐,

             君王驾前奏衷情:

             就说臣妃多薄命,

             黄沙白雪葬芳魂。

             此恨绵绵无穷尽,

             留得碧血照汗青。

     (白)     你将我的真容与毛贼人头一同带回国去,奏与万岁,就说大仇已报,国法得伸,匈奴折箭为誓,边疆无忧。真容一幅,聊慰相思。君王珍重玉体,不久臣妃自会梦中前去相见。你好好侍奉爹爹,趁我在此,急速回朝去吧!

王龙   (白)     遵旨!

             马来!

             狼主、虏王请了!

(王龙下。)

单于   (白)     三件大事,件件依从,娘娘怒气已消,快快随孤回国去吧。

王昭君  (白)     这个……

(王昭君作沉愁。)

王昭君  (白)     御弟尚未走远,我自有道理。

单于   (白)     巴图噜!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单于   (白)     迎接娘娘回国去者!

四蓝龙套、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王昭君  (白)     罢!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44 ┊ 字数:1万9038 ┊ 最后更新:2022-03-0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