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卓文君》

主要角色
卓文君:旦
司马相如:小生
卓王孙:老生
程郑:老生
杨得意:净
王吉:老生

《卓文君》尚小云饰卓文君
《卓文君》尚小云饰卓文君
情节
司马相如工辞赋,家贫不得志,乃至临邛访契友临邛令王吉,王吉厚遇之。临邛首富卓王孙,为结好王吉,宴司马相如。司马相如至卓王孙家操琴,为卓王孙新寡女卓文君所爱慕,请父允婚。卓王孙嫌司马相如贫,不允。卓文君私奔司马相如,在临邛开设酒肆,夫妻亲自操作,卓王孙深以为耻。后司马相如献《子虚赋》于君前,拜为中郞将,奉命出使外国,卓王孙见司马相如贵,乃献金相认。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九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lkzh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9.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引子)    才高北斗,论词赋,迈越同俦。

     (念)     高情自信能忘我,隐者何妨独洁身。无所不知方是富,把衣典酒未为贫。

(家童暗上。)

司马相如 (白)     卑人、司马相如,蜀郡成都人也。博学多能,工于词赋。昔日入资为郞,事孝景帝为武骑常侍,因病免官,客游大梁。承梁王优礼相待,令与诸生同舍。曾著《子虚》之赋,枉蒙嘉赏。奈梁孝王薨逝,竟少知音,乃归成都。家贫无以自业。素寡交好,惟与临邛令王吉颇相友善,不如竟往临邛访友去者。

             家童!

家童   (白)     有。

司马相如 (白)     车马伺候。

家童   (白)     遵命。

(家童下。)

司马相如 (唱)     吾少贱工词赋入资为郞,

             事景帝因病免客游大梁。

             曾著了《子虚赋》梁王嘉赏,

             奈王逝少知音回转故乡。

             家贫穷无职业素少交往,

             惟有那临邛令可叙衷肠。

             因此上备车骑去把他访,

             嘱家童将琴剑带在身旁。

(家童上。)

家童   (白)     车骑备好,请主人启行。

司马相如 (白)     将琴剑带好,伺候了!

家童   (白)     是。

司马相如 (唱)     长卿策马奔临邛,

             车骑闲雅甚雍容;

             琴剑相随自有用,

             奥妙尽在不言中。

(司马相如、家童同下。)

【第二场】

(四青袍、院子、王吉同上。)

王吉   (念)     良朋要入境,策马出郊迎。

     (白)     下官、临邛令王吉。闻听好友司马相如辱临敝邑,待我亲自迎接。

             来!

院子   (白)     有。

王吉   (白)     打道出城,迎接司马官人去者!

四青袍、

院子   (同白)    啊!

王吉   (唱)     打道郊外迎良友,

             聊表数年思慕心。

(王吉、院子、四青袍同下。)

【第三场】

(家童、司马相如同上。)

司马相如 (唱)     长卿策马出家门,

             不觉来到临邛城。

             举目抬头来观定,

             王吉县令出郊迎。

(四青袍、院子、王吉同上。)

王吉   (唱)     前途车马雍容甚,

             当是长卿到来临。

     (白)     啊长卿,别来无恙。今日辱临敝邑,真令山川生色也。

司马相如 (白)     王吉兄不忘故旧,出郊相迎,愧不敢当。

王吉   (白)     地主之谊,理当如此。现以都亭为馆舍,请长卿同往。

司马相如 (白)     感谢高谊,不知何以为报。如此王兄请!

王吉   (白)     长卿请!

司马相如 (唱)     多承厚谊感不尽,

王吉   (唱)     怎敢忘了车笠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引子)    席丰履厚,家富有,贵比玉侯。

(家院暗上。)

卓王孙  (白)     老夫、卓王孙。临邛人氏。家富多财,不让邓通。生性好客,珠履三千。膝下两儿一女,长子经理家务,次子尚在攻书。女儿文君,望门而寡,果能柏舟自守,何惜养之终身;倘失志不坚,倒不如择一门户相当之人再醮,也是正理。

             来!

家院   (白)     有。

卓王孙  (白)     请小姐出堂!

家院   (白)     有请小姐出堂!

(二丫鬟引卓文君同上。)

卓文君  (引子)    生长富豪家,望门寡,美玉无瑕。

     (白)     爹爹在上,女儿拜见!

卓王孙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卓文君  (白)     吿坐。啊爹爹,将女儿唤了出来,有何吩咐?

卓王孙  (白)     儿呀,你天生丽质,不幸新寡。果能柏舟自守,我万贯家财,当养你终身,以成汝志,倘失志不坚,倒不如择一门户相当之人改嫁,也是正理,你意如何?当明吿我,不要羞涩不言哪!

卓文君  (白)     爹爹呀!

     (唱)     自古道女儿身从一为正,

             况天伦家富有衣食无穷。

             本应当守柏舟全贞为重,

             怎奈是女儿我正在青春。

卓王孙  (白)     儿呀,你既有此意,为父自当与你择一富豪之家改嫁,使尔终身衣食无缺。

卓文君  (白)     爹爹呀!

     (唱)     选佳婿不在那家资多少,

             要的是有才华北斗名标。

             嫁夫君若遇那轻狂恶少,

             反惹得乡邻们笑语相嘲。

卓王孙  (白)     如此说来,你是要嫁那才貌双绝之人么?

卓文君  (白)     夫若不才,不如不嫁!

卓王孙  (白)     有了才貌,还须富有家资,才与我家门户相称。

卓文君  (白)     才貌双全之人,纵无家资,岂能终身贫贱?望爹爹三思。

卓王孙  (白)     才而不富之人,你若从他,决不分尔一钱。你休后悔!

卓文君  (白)     儿决不后悔。

(卓大公子、卓二公子同上。)

卓大公子 (唱)     街上听得人谈论,

卓二公子 (唱)     司马长卿到临邛。

卓大公子 (唱)     迈步且把二堂进,

卓二公子 (唱)     见了爹爹说分明。

卓大公子、

卓二公子 (同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卓文君  (白)     兄长有礼!

卓大公子 (白)     罢了。

卓二公子 (白)     姐姐!

卓文君  (白)     兄弟请坐!

卓二公子 (白)     有坐。

卓王孙  (白)     你们在外面听得什么新闻无有?

卓大公子 (白)     禀吿爹爹:成都司马相如昨日来到临邛,邑令王吉亲自出郊迎接,备馆舍于都亭,接待甚为恭敬,朝夕往候。

卓王孙  (白)     司马相如何人也,邑令如此器重?

卓大公子 (白)     闻得司马相如博学多能,词赋文章冠绝一时。曾入资为郞,事孝景帝为武骑常侍,因病免官,客游大梁,梁孝王优礼相待。曾作《子虚赋》,传诵一时。

卓二公子 (白)     儿在学中,也曾读过《子虚赋》,可谓是才冠古今的了。

卓文君  (白)     才如长卿,古今少有。未得一见,恨如何也!

卓王孙  (白)     他既有偌大才学,来在临邛做甚?

卓大公子 (白)     他素与临邛令王吉相友善,特为访友而来。

卓王孙  (白)     既是邑令好友,必须联络于他。明日当大摆筵宴,请邑令、富绅作陪。

             来!

家院   (白)     有。

卓王孙  (白)     持我名柬,邀请司马官人与邑令及邑中富绅,明日来此赴宴。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卓大公子 (白)     闻听长卿善于鼓琴,我家旧藏古琴,明日当陈设客堂,以备鼓奏。

卓王孙  (白)     理当如此。

卓文君  (白)     孩儿素好音律,当一聆雅奏也。

卓王孙  (白)     明日你从屏后听之,或依声相和,未为不可。

卓文君  (白)     遵命!

     (唱)     明日里启华筵嘉宾宴请,

             闻得他有才名复好鼓琴。

             遵父命在屏后静听雅韵,

             那时节应声和聊报知音。

卓王孙  (白)     正是:

     (念)     具柬召请邑令客,

卓文君  (念)     淡扫蛾眉听好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家童、司马相如同上。)

司马相如 (唱)     邑令招待宿都亭,

             不忘故旧情谊深。

             朝夕过从多恭敬,

             大慰生平契同心。

     (白)     卑人、司马相如。临邛访友,承王邑令出郊相迎;并以都亭为馆舍,优礼款待,朝夕过从,相得甚欢,足慰定交之雅。

(院子、王吉同上。)

王吉   (唱)     我故人无如那司马长卿,

             论才华他本是博学之人。

             频向候非是我礼甚恭敬,

             羡动那龌龊汉卓氏王孙。

     (白)     到了。

             向前叫门!

院子   (白)     里面有人么?

(家童出门看。)

家童   (白)     王相公来了。请进!

(家童、院子、王吉同进。司马相如起。)

司马相如 (白)     王兄来了。请坐!

王吉   (白)     有坐。

(王吉、司马相如同坐。)

王吉   (白)     长卿,夜来尚能安眠否?

司马相如 (白)     夜长如年,殊难度过。

王吉   (白)     作何消遣?

司马相如 (白)     鼓琴赋诗而已。

(家院上。)

家院   (念)     奉了主人命,来此邀上宾。

     (白)     门上哪位在?

(家童出门。)

家童   (白)     哪位呀?

家院   (白)     烦劳通禀司马官人:就说邻居富绅卓王孙有帖,请官人明日过府赴宴。

司马相如 (白)     卓王孙何如人也?素昧平生,无因而至,可怪得很!

王吉   (白)     卓王孙为邑中富绅,广有财帛,生平好客。今闻大驾到此,慕名邀请,原不为怪。

司马相如 (白)     王孙雅俗如何?

王吉王孙 (白)     虽非雅人,其女文君新寡,爱好音律,能鼓七弦之琴。她与长卿有同好。

司马相如 (白)     怪道我夜来鼓琴,邻舍即有依生而和者,莫非就是文君么?

王吉   (白)     谅无他人。

司马相如 (白)     文君既有此技,即欲一聆雅奏;惟素昧平生,怎好叨扰?

王吉   (白)     彼既诚意相邀,不便过于拒绝。

司马相如 (白)     谨遵台命。

             叫来人进见!

(家童出门,向家院。)

家童   (白)     唤你进来。

家院   (白)     是。

(家童、家院同进门。)

家院   (白)     叩见司马官人!

司马相如 (白)     罢了。

家院   (白)     王县尊也在此。家爷有帖相请,敢请陪伴司马官人同往。

王吉   (白)     你去回复你家主人,说我明日即伴司马官人同去就是。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王吉   (白)     长卿准备明日赴宴。我少陪了。

司马相如 (白)     不远送了。

王吉   (白)     请!

(院子、王吉同下。)

司马相如 (白)     方才听王兄之言,方知夜来依声和琴之人,即是卓女,琴声清妙,必费俗子。倒要借此饱聆雅奏也!

     (唱)     夜来琴声多美妙,

             定非凡俗女多娇。

             借此饱聆雅奏调,

             酒席筵前兴致高。

(司马相如、家童同下。)

【第六场】

(二丫鬟、卓文君同上。)

卓文君  (唱)     昨夜晚听琴声芳心荡漾,

             想必是那长卿独处凄凉。

             奴也曾依声和音调相仿,

             但愿他不负我一片柔肠。

             趁今日宴佳客屏后偷望,

             方知晓才与貌能否成双。

     (白)     奴家、卓文君。擅七弦之技,赋绝世之姿。不幸新寡,徒伤薄命。虽父命许奴再醮,诚恐遇人不淑,更是终身之玷。闻得司马长卿来到邛邑,馆舍于都亭,乃系邻居。夜来遥听琴声,悠扬迭奏,心中悦而好之。只得援琴,依声而和,不知能否达到意中人的心内。今日爹爹招饮,不妨从屏后窥其容貌如何,如再鼓琴,当以琴声和之。

             丫鬟!

丫鬟甲  (白)     姑娘!

卓文君  (白)     抱琴伺候!

丫鬟甲  (白)     遵命!

卓文君  (唱)     听罢琴声心钦仰,

             依声而和韵悠扬。

             丫鬟抱琴客堂往,

             闪在屏后暗窥郞。

(卓文君、二丫鬟同下。)

【第七场】

(卓家院甲、卓家院乙同上。)

卓家院甲 (白)     主人今日大宴宾客,首席乃是司马官人。我们必须将客堂打扫齐整。

卓家院乙 (白)     那司马官人是甚等样人,主人为何如此器重?

卓家院甲 (白)     司马官人乃是当代才子,又为县令贵客,出入车骑甚多,故此惊动了主人。

卓家院乙 (白)     我听说他的车骑,是县令借与他的。

卓家院甲 (白)     县令肯借,他必有来历。

卓家院乙 (白)     主人吩咐今日宴客,我家新寡的小姐,还要在屏后窥客。

卓家院甲 (白)     如此将围屏摆好。

卓家院乙 (白)     司马官人善于鼓琴,我家小姐也好此道,真是同其所好了。

卓家院甲 (白)     少时我家小姐必在内室和琴,我们大家也好饱饱耳福。

卓家院乙 (白)     各样预备齐全。闲话少说,请主人也来看过,免得有准备不到的地方,又来碰钉子呀。

卓家院甲 (白)     有理。

             有请主人!

卓王孙  (内白)    嗯咳!

(卓王孙上。)

卓王孙  (白)     何事?

卓家院甲、

卓家院乙 (同白)    客堂陈设齐了,请主人看过。

(卓王孙看。)

卓王孙  (白)     倒也不错。时间不早,客人们也该来了。

卓家院甲 (白)     邑中第二富户程郑,同门客前来作陪。

卓王孙  (白)     那就好了。

(程郑、门客同上。)

程郑   (念)     富有千钟粟,

门客   (念)     来陪座上宾。

卓家院甲 (白)     两位官人来了,请进!

卓王孙  (白)     二位果然来得甚早。

程郑、

门客   (同白)    阁下宴请县令贵客,理应早来奉陪。

卓王孙  (白)     请坐!

程郑、

门客   (同白)    有坐。

(程郑、卓王孙、门客同坐。)

卓王孙  (白)     长卿何以不见到来?

门客   (白)     闻得长卿今日偶有小恙,恐不能来了。

卓王孙  (白)     此局专为长卿而设,首席不到,真真扫兴!

程郑   (白)     长卿本不能来,王县令亲往迎接,当可力疾而来。

卓王孙  (白)     这还罢了。

(四青袍、院子、家童、王吉、司马相如同上。)

司马相如 (唱)     客临邛舍都亭偶染小恙,

             卓王孙邀请我所为哪桩?

卓王孙  (唱)     无非是慕君的才高志广,

             今日里这一局不比寻常。

(四青袍同下。)

王吉   (白)     前去通报。

院子   (白)     里面有人么?

(卓家院甲出门。)

卓院子甲 (白)     什么人?

院子   (白)     司马官人、王县尊到。

卓家院甲 (白)     少待。

(卓家院甲进门。)

卓家院  (白)     王县尊、司马官人来了。

卓王孙  (白)     待我出迎。

(卓王孙出门。)

卓王孙  (白)     啊王县尊!

王吉   (白)     来来来,待我与你二人引见引见。这就是卓老先生,这就是司马长卿。

卓王孙  (白)     司马官人!

司马相如 (白)     卓老先生!

卓王孙  (白)     辱承光降,蓬荜生辉。

司马相如 (白)     忒谦了。

卓王孙  (白)     请进!

王吉、

司马相如 (同白)    请!

(卓王孙、司马相如、王吉同进。)

卓王孙  (白)     这位是邑中第二富绅程老先生。

程郑   (白)     久慕髙才,今日—见,真三生有幸。

司马相如 (白)     惭愧呀惭愧!

卓王孙  (白)     这是程家门客。

门客   (白)     司马官人,卑人这厢有礼了!

司马相如 (白)     有礼相还!

程郑、

门客   (同白)    见过县宰!

王吉   (白)     少礼。

卓王孙  (白)     酒宴备齐,同请入座。

王吉   (白)     大家入座。

卓王孙  (白)     长卿高贤,合当首座。

司马相如 (白)     过谦了。

卓王孙、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我们大家依次而坐。

卓王孙  (白)     长卿、县尊请!

司马相如、

王吉   (同白)    请!

(司马相如、王吉、程郑、卓王孙、门客同入座。卓家院甲、卓家院乙同斟酒。)

卓王孙  (白)     大家请酒!

司马相如、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请!

(司马相如、王吉、程郑、门客同饮酒。)
司马相如、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干!

司马相如 (唱)     主人招饮感难言,

卓王孙  (白)     请酒!

     (唱)     聊借杯酒来言欢。

     (白)     请酒!

(卓王孙、司马相如、王吉、程郑、门客同饮酒。)
卓王孙、
司马相如、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干!

王吉   (唱)     仰兼高贤殷勤献,

卓王孙  (白)     请酒!

(卓王孙、司马相如、王吉、程郑、门客同饮酒。)
卓王孙、
司马相如、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干!

司马相如 (唱)     自惭德薄愧难安。

             敬谢主人美意好,

             愿奏一曲酒筵前。

卓王孙  (白)     久闻长卿善于鼓琴,愿一聆雅奏。

程郑、

门客   (同白)    愿聆佳音。

(卓文君、丫鬟同暗上。)

卓文君  (白)     好个司马长卿,像貌非凡,举止佳妙。现在他就要鼓琴,待奴隔屏窃听便了。

司马相如 (白)     献丑了!

(司马相如鼓琴。)

司马相如 (白)     不堪入耳,大家见谅。

卓王孙、
王吉、
程郑、

门客   (同白)    妙极妙极!

卓文君  (白)     丫鬟!

丫鬟   (白)     小姐!

卓文君  (白)     方才听得司马官人琴音,不觉技痒,我想依声而和,不知是否有碍贵客清听,你快快去向主人请示。

丫鬟   (白)     遵命!

(丫鬟进门。)

丫鬟   (白)     启家爷:小姐在屏后听了司马官人的琴音,愿依调奉和。

司马相如 (白)     女公子亦善于鼓琴,愿一聆雅奏。

卓王孙  (白)     小女略解音律,恐不值大家一笑。

司马相如 (白)     领教领教。

卓王孙  (白)     丫鬟,就叫小姐在屏后和调。

丫鬟   (白)     遵命!

(丫鬟转身向屏后。)

丫鬟   (白)     主人说啦,司马官人愿听,请小姐在屏后依声和调。

卓文君  (白)     献丑了!

(卓文君抚琴。)

司马相如 (白)     琴音佳妙,胜于区区多矣!

卓王孙  (白)     过奖了。

卓文君  (白)     丫鬟,前去传言,愿再聆贵客别调。

丫鬟   (白)     遵命!

             我们小姐说啦:愿再聆贵客别调。

卓王孙  (白)     长卿何妨再奏一曲,使小女一饱耳福。

司马相如 (唱)     久闻文君容貌好,

             鼓奏一曲琴音挑。

(司马相如抚琴。)

卓文君  (白)     妙极妙极!方才这一曲明明是那:

     (念)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有美淑女处兰房,室迩人遐触我肠。

     (白)     这乃是“凤求凰”啊。他既以琴音挑我,奴当以琴挑他便了!

     (唱)     瑶琴一曲凤求凰,

             洋洋盈耳喜非常。

             琴音挑得奴心荡,

             柔情缱绻难主张。

(卓文君抚琴。)

司马相如 (白)     妙啊!

     (唱)     方鼓一曲凤求凰,

             依声和我情意长。

             文丝彩缎频赠赏,

             美人恩义不能忘。

(司马相如取缎付卓王孙。)

司马相如 (白)     女公子和调,卑人感谢万分。现有文丝彩缎,愿以赠之女公子,烦侍者言明卑人感谢之意。

卓王孙  (白)     小女敬慕先生博雅,既承赞美逾分,谨代小女拜领厚赐。

             家院!

家院   (白)     有。

卓王孙  (白)     将司马官人所赠彩缎送与小姐,并达司马官人殷勤感谢之意。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捧彩锻向屏后。)

家院   (白)     司马官人赠送小姐彩缎,情意殷殷,感谢小姐和调之意。

卓文君  (白)     多谢了。

(卓文君接。)

卓文君  (白)     好不令人喜煞也!

     (唱)     多蒙厚赡何敢忘,

             心心相印喜非常。

司马相如 (白)     好一个多才多艺独具慧心的女公子,真古今少有。

卓王孙  (白)     过奖了。

王吉   (白)     女公子秀外慧中,名震蜀郡,并非过誉。

卓王孙  (白)     县尊你也赞美起来了。

司马相如 (白)     今日之会,极尽宾主之欢。天已不早,吿辞了!

王吉   (白)     人役们走上!

(四青袍同上。)

司马相如 (白)     吿辞了!

     (唱)     今日宾主尽欢散,

             叫人难忘这一天,

             揖别主人回舍馆,

             不虚此行心喜欢!

             请了!

(司马相如下,书童随下。)

王吉   (唱)     饱听琴音复酣飮,

             今日之会别有情。

     (白)     请了!

(四青袍、院子、王吉同下。)

卓王孙  (白)     哈哈哈……今日县尊邀得司马长卿前来赴宴,宾主尽欢,又与女儿鼓琴唱和,真是难得的很。

程郑、

门客   (同白)    我们也要告辞了。

卓王孙  (白)     恕不远送。

(程郑、门客同下。)

卓王孙  (白)     请小姐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小姐!

(卓文君、丫鬟同由屏后转出。)

卓文君  (白)     爹爹!

卓王孙  (白)     女儿,你看长卿如何?

卓文君  (白)     长卿文貌双绝,儿心醉矣。终身大事,还望爹爹做主。

卓王孙  (白)     长卿才貌双绝,惟家非富有,车骑亦借自县令、焉能托以终身?

卓文君  (白)     若非长卿,儿终身不嫁也!

     (唱)     长卿才貌多佳妙,

             儿愿与他结鸾交。

             爹爹不结这秦晋好,

             儿愿在深闺守寂寥!

卓王孙  (白)     唉,好不知长进的奴才!我决不许你嫁那穷汉,速回绣阁去吧。真真气死我也!

(卓文君掩面哭下,丫鬟随下。)

卓王孙  (白)     这个丫头,情愿嫁那穷汉,我万难允从也!

     (唱)     长卿才貌虽佳妙,

             家贫难免受煎熬。

             择婿不尽在才妙,

             富有万钟始称豪。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唱)     方才与父来争论,

             不嫁长卿怎甘心。

     (白)     适才与父亲争吵一回,竟难如我愿,且喜馆舍都亭离此不远,不如趁这夜深人静,开了后门径奔都亭。

(卓文君出门。)

卓文君  (白)     且喜并无一人看见,不如私奔长卿去者!

     (唱)     难怪我卓氏女所为非分,

             奈天伦贪财势重富轻贫。

             适才间听琴声心中高兴,

             乘夜静出后门我去私奔。

(卓文君下。)

【第九场】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卓府夜宴听琴音,

             文君绝代一佳人。

             归来夜深人声静,

             至今犹觉有余情。

     (白)     宴罢归来,不能成寐,不如观书一回,以消永夜。

(卓文君上。)

卓文君  (白)     不觉已到都亭了。待我上前叩门。哎呀且住!他若问我,我拿何言答对?这便如何是好!

司马相如 (白)     观书也难熬此通宵,不如鼓琴逍遣。

(司马相如鼓琴。)

卓文君  (白)     那长卿尚在鼓琴。

司马相如 (相思引)   曲高和本寡,怎随倾慕心!

卓文君  (相思引)   谁是知音者,应念可怜人。

司马相如 (白)     夜静更深,何人应声?

卓文君  (白)     日来和调之人耳。

司马相如 (白)     莫非是文君么?

卓文君  (白)     正是奴家。

司马相如 (白)     为何夤夜至此?

卓文君  (白)     此处非讲话之所。

司马相如 (白)     如此且请入室。

(司马相如开门,卓文君进门,卓文君低头作羞涩状。)

司马相如 (白)     小姐为何夤夜至此?

卓文君  (白)     这个……日来君以琴音挑我,奴以琴音和君,早把红丝双系。奈家严重富嫌贫,争论一回,他不肯应允,万般无奈,故尔夤夜来奔哪!

     (唱)     日来琴音相诱引,

             红丝相系订终身。

             夤夜私奔君莫怪,

             家严重富更轻贫。

司马相如 (白)     原来如此!

     (唱)     卑人倾慕才色久,

             日来挑卿以琴音。

             夤夜来投合素愿,

             卿须怜我我怜卿。

卓文君  (白)     既承不弃,当拜谢天地成全之美!

司马相如 (白)     如此请!

     (唱)     二人同把天地拜,

卓文君  (唱)     如鱼得水赋和谐。

司马相如 (白)     文君,你我既已成就美满姻缘,不可负此良宵。

卓文君  (白)     此处不可久留,长卿作何打算?

司马相如 (白)     我们二人只得乘夜逃回成都,再作道理。

卓文君  (白)     如此快快起行!

司马相如 (白)     待我整顿行装。

(司马相如整装毕,开门看。)

司马相如 (白)     且喜夜深人静,并无一人。

             文君,快来同行!

卓文君  (白)     奴一孱弱女子,如何禁得长途跋涉之苦!

司马相如 (白)     出城即是锦江,乘舟而往,不劳跋渉。

卓文君  (白)     如此,走哇!

     (唱)     披星戴月出临邛,

司马相如 (唱)     青衫红袖喜相逢。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下。)

【第十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唱)     昨日里宴佳客尽欢而散,

             更赠我新寡女彩缎数端。

             他既与监邛令素相友善,

             结纳他也不惜多费金钱。

(丫鬟上。)

丫鬟   (白)     哎呀家爷呀,大事不好啦!

卓王孙  (白)     何事惊慌?

丫鬟   (白)     小姐不在绣阁,不知上哪儿去啦!

卓王孙  (白)     啊,有这等事!各房中可曾看过无有?

丫鬟   (白)     都看过啦,不见踪影。

卓王孙  (白)     她往哪里去了?怪事呀怪事!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家爷:司马官人不知何时逃走。

卓王孙  (白)     司马相如逃走,必是这奴才夤夜私奔,怨女旷夫同逃走。

(卓大公子上。)

卓大公子 (念)     忙将新闻事,报与父亲知。

     (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气死我也!

卓大公子 (白)     爹爹为何生气?

卓王孙  (白)     你妹子与司马相如一同逃走,焉得不气!

卓大公子 (白)     方才闻听人说:司马相如携同妹子乘坐小舟,扬帆而去。

卓王孙  (白)     吾女不才,与人私奔,我不忍杀之,我决不分她一钱!

卓大公子 (白)     妹子既已失身于司马长卿,长卿虽贫,其人乃博雅君子,可倚之终身。况且又是县令好友,不妨分以钱帛,成为姻娅。

卓王孙  (白)     胡说!哪有这等私相投奔的姻亲?决不与之丝毫!休得多言,还不下去!

卓大公子 (白)     这也就无可如何了。

(卓大公子下。)

卓王孙  (白)     哎呀,真气死我也!

     (唱)     这一阵气得我非同小可,

             细思想都是我自惹风波。

             亲生女虽不才怎忍杀却,

             不分她一个钱看她如何。

     (白)     气死我也!

(卓王孙下。)

【第十一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引子)    一曲琴音,引得我,沉醉芳心。

     (念)     皑如山上雪,皎似云间月。嫁得有情郎,反作无家客。

     (白)     奴家、卓文君。本图聚族而居,不料望门而寡。生性好琴,竟少知音。前者父亲邀请司马长卿与县令王吉到家饮酒,闻得司马长卿琴音,谁知绿绮一弹,早已红丝双系。可叹我父欺贫重富,奴家只得违礼私奔。手中余资,为郞用尽,如今家徒四壁,生计维艰。也曾修书吾家兄弟,索我嫁时衣服财物,奈父亲禁而不予。来日方长,应如何打算哟!

     (唱)     自到了成都后资财耗尽,

             谋生计感艰难何以生存?

             曾修书索嫁时妆奁本份,

             奈天伦禁不予是何存心?

             细思量与长卿主意来定,

             到临邛设酒肆奴自当门。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我二人回成都资财耗尽,

             家贫穷辜负了绝世佳人。

             徒自惭也不知是贫是病,

             与文君来计议怎样生存。

     (白)     嗟乎文君,时耶命耶?

卓文君  (白)     嗟乎长卿,贫耶病耶?

司马相如 (白)     穷困若此,作何打算?

卓文君  (白)     奴倒有个主意,不知郞君尊意如何?

司马相如 (白)     娘子有何高见,不妨明言。

卓文君  (白)     我父富甲一郡,竟不分我一钱,连那嫁时衣物,亦不允给,忒以薄情。你我夫妻,不妨去到临邛设一酒肆,君亲涤器,我自当炉,要我家兄弟闻之,不甘羞辱,不愁我父不分予财帛也。

司马相如 (白)     主意虽好,只是委屈你了。

卓文君  (白)     长卿说哪里话来!只要我父分予财帛,暂时的羞辱,又有何妨!主意已定,你我二人临邛走走。

司马相如 (白)     收拾一切,变卖车骑,临邛去者!

卓文君  (唱)     羞辱我父情难怪,

             哪怕不予钱与财。

司马相如 (唱)     娘子当炉把酒卖,

             这等勤劳要好安排。

(卓文君、司马相如同下。)

【第十二场】

(四随从、杨得意同上。)

杨得意  (唱)     好一片青春景太平世界,

             看黎民多富庶攘往熙来。

     (白)     咱家、杨得意。蜀郡人也。奉传上林,最叨恩宠。蒙赐休沐,暂假还乡。同邑司马相如,素来相识,昨在成都访问,知其已赴临邛,今日路出县门,正好打听他的消息。万岁爷雅好词斌,司马相如此体最工,我要取他几篇旧作,携转长安,进呈御览。那时万岁召见相如,自然不忘我这举荐之功。他拜我为师,我收他作弟子。怎见得蚕室狗监不似麟阁龙门哪?

             左右!

四随从  (同白)    有。

杨得意  (白)     打道!

     (唱)     还乡路经临邛城,

             访才踪迹荐故人。

             司马相如得大用,

             入室弟子掌握中。

     (笑)     哈哈哈……

(杨得意、四随从同下。)

【第十三场】

(卓文君上。)

卓文君  (唱)     抛秀容出香闺临邛设肆,

             为的是老天伦分我家资。

(卓文君插幌。)

卓文君  (唱)     挑青帘挂酒招桌椅调摆,

             挽翠袖掮红炉搔首弄姿。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白)     唉,羞煞人也!

     (唱)     文章无价真难卖,

             来到临邛酒肆开。

(司马相如指卓文君。)

司马相如 (唱)     她生长富贵怎能耐,

             我游戏为之也塌台。

     (白)     卑人、司马相如。卖赋不成,转而卖酒。为鸾凤交,作牛马走。我沦落不遇,尚可游戏为之;卿生长富家,怎经得起这般劳累呀!

卓文君  (白)     闲话少说,我在此扇炉,你去涤器,怕有客来索饮哪!

司马相如 (白)     晓得。我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

卓文君  (白)     奴家嫁鸡随鸡,嫁犬随犬。

     (唱)     我愿甘心权忍耐,

             你去涤巾等客来。

(家院、门客、程郑同骑马上。)

程郑   (唱)     我程郑有的是万贯家财,

             有金银和财帛快乐胸怀。

门客   (唱)     他的钱虽然多难入我袋,

             我只好向天叹自怨命乖。

程郑   (白)     我乃临邛第二富户程郑是也。产富者地方,致富者天命。琴棋书画,我与他结下深仇;饮食男女,出于至性。但说到蜀郡的富豪,可算得汉室的极盛。哈哈哈……不过是前有邓通,后有程郑。

门客   (白)     唉,那邓通出身微贱,并且因饿而死,他是一文不名。公当尊重,不要比他。

程郑   (白)     我无非偶举其例,不必十分考订,且作半日闲游,不负四时佳兴也。

     (唱)     水边杨柳垂金钱,

             山际芙蓉映绿苔。

门客   (白)     如此良辰美景,不可无酒啊。

程郑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程郑   (白)     此是何处?

家院   (白)     前面就是阳昌里,柳阴之下,挂着青布酒招,乃是酒家。里面炉边,还坐着一个标致的女子呢。

(程郑望。)

程郑   (白)     妙哇!

     (唱)     有此佳人当炉搧,

             下马饮酒观婵娟。

(程郑、门客同下马。)

程郑   (白)     酒家!

司马相如 (白)     二位请坐,待我取壶好酒来奉敬。

(司马相如取酒。)

司马相如 (白)     请吃好酒。

程郑   (白)     唤你再来!

(司马相如下。程郑低声向门客。)

程郑   (白)     这当炉女子,十分美貌。

门客   (白)     如此何不唤她前来陪酒!

程郑   (白)     不可造次,我是有身份的人,怕人讹诈。你试问她一问。

门客   (白)     是是是。

(门客向卓文君。)

门客   (白)     敢问小娘子,几时在此开设酒肆,怎么从前不曾见过?

卓文君  (白)     客官听了!

     (唱)     奴非是屠沽辈轻薄无赖,

             这其中有隐情把酒店来开。

门客   (白)     那个男子哪?

卓文君  (唱)     郞君儒雅非市侩,

             夫唱妇随甚和谐。

门客   (白)     原来如此。尊夫一向作何生理,为什么忽然卖起酒来哪?

卓文君  (白)     客官哪!

     (唱)     夫君才名天下显,

             穷途落魄倦游还。

             杂身佣保非本愿,

             剑气书香和酒泉。

门客   (白)     他既是这样多才多艺,方今天子好贤!何不东向长安,也图个一官半职?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倘学毛遂来自荐,

             旦夕皇恩下九天。

(卓文君下。门客向程郑。)

门客   (白)     听这女子的口音,也是本县人氏,那酒保就是她的丈夫,看来不便唤她陪酒。

程郑   (白)     我早晓得。那男子十分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

(程郑想。)

程郑   (白)     哦哦是了,那年卓王孙请王县令赴宴,邀我作陪,其中有贵客司马相如,酒宴之间,即席鼓琴,卓王孙之女文君闻声相慕,连夜随司马相如奔往成都。卓王孙怒女不才,未与她财产妆奁。想是他夫妻穷苦无聊,来此游戏。那男子要是司马相如,这女子必是卓文君了。

门客   (白)     难为你的好记性。只是当时司马相如车骑甚多,何以一寒至此?

程郑   (白)     前者乃是借于县令,因此哄动卓王孙。只是我与卓王孙豪富齐名,物伤其类。他女儿作此行径,耻笑必多,不免吿诉于他,好作处置。

(程郑起。)

程郑   (白)     正是:

     (念)     俺这里兔死狐悲!

门客   (念)     他那里夫唱妇随。

程郑   (白)     酒家,酒钱放在桌上,且请收下。

卓文君  (内白)    晓得了。

(程郑、门客同下。随从甲上,卓文君暗上。)

随从甲  (白)     奉了杨公公之命,在临邛县内寻找司马相如,可叫我哪儿找去哪?那边儿有个酒店,待我前去问来。

             请问小娘子,这儿有个成都的司马相如,寓居何处哪?

卓文君  (白)     问他做甚?

随从甲  (白)     有人仰慕才名,特来奉访。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人道长卿绝世才,

             哪知流落在天涯。

随从甲  (白)     天涯离这儿几里地呀?

卓文君  (唱)     他也曾侍君王紫袍玉带,

随从甲  (白)     不错,他做过武骑常侍,后来哪?

卓文君  (唱)     几年间倦宦游病假归来。

随从甲  (白)     旧事就不用细说啦。请问小娘子是他什么人,他规现在又在何处哪?

卓文君  (白)     听了!

     (唱)     我与他是夫妇唱随半载,

             可怜他读万卷负有奇才。

             无奈何把车骑桐琴变卖,

             在临邛大道旁把酒肆来开。

随从甲  (白)     说了半天,还是茫然不解,这文绉绉的话,我实在有点儿听不懂?

卓文君  (白)     郞君!郞君!有人来访。

随从甲  (白)     原来就在这儿哪!

(司马相如上。)

司马相如 (唱)     是何人访问到衡门?

             眷念旧交感激深。

随从甲  (白)     借问一声,司马官人在何处居住啊?

司马相如 (白)     我就是司马相如。

随从甲  (白)     这倒巧得很。小人不知,多有得罪。

司马相如 (白)     不知者不怪罪。起来起来。是何人访我?

随从甲  (白)     上苑杨公公与官人同里旧交,现今吿假还乡,经过此地,要取相公词赋数篇,还奏天子。这是极好的机缘,真是富贵自天来呀。

司马相如 (白)     原来杨公公有此一番美意。但我混迹市尘,难以相见。兼之流离飘荡,著述都忘,只有《子虚赋》一篇,系游梁时所作,谨托使者转呈,然此乃诸侯王者之事,未极天子之观也。

(司马相如递文章与随从甲,随从甲接过看。)

随从甲  (白)     高文满牍,奇字连篇,不用说杨公公不能句读;就是当朝将相,多是牧羊牧猪出身,又何能识此哪?将来大官人亲策殿廷,还可夹带条答。

司马相如 (白)     不妨,当今天子博览群书,求贤若渴,杨公公果将此赋奏进,必动主心。那些蠢才,要他赏识做甚!敢烦为我致意杨公,就此进呈便了!

随从甲  (白)     谨遵大官人嘱咐。吿辞啦!

司马相如 (白)     奉送!

随从甲  (白)     请!

(随从甲下。)

卓文君  (白)     这杨公公之意,倒也可感。

司马相如 (白)     怎见得?

卓文君  (白)     长卿啊!

     (唱)     君纵有不世才胸罗万卷,

             无人来达主知徂是枉然。

司马相如 (白)     只恐所举非人,进身可耻。

卓文君  (白)     住了!

     (唱)     强似那入资郞致身通显,

             纸糊的纱帽儿也要朝天!

司马相如 (白)     当年景庙不好词赋,卑人因此游梁。今日一卷子虚,恐怕是枉费徒劳!

卓文君  (唱)     彼一时此一时抱负可展,

             抵多少贤良辈孝悌力田。

             满朝中高爵位谁肯推荐?

             反不如一宦者为国求贤。

司马相如 (白)     这等说来,卑人有一知音,便是娘子;得一知己,就是杨监了。正是:

卓文君  (念)     作赋十年逢杨监,

司马相如 (念)     琴心一夜悦蛾眉。

     (白)     远远望见县令来了,你我里面暂避。

卓文君  (白)     与君相识,但见何妨?

司马相如 (白)     车笠之间,相形见绌。

(卓文君、司马相如同下。)

【第十四场】

(四青袍、二门子、王吉同上。)

王吉   (引子)    鸣驹往返,七品官,送去迎来。

     (念)     眼看千秋雪,身为七品官。汉家自有制,蜀道不曾难。

     (白)     下官、王吉。作令临邛,向称富庶。顷因上林杨监路出县疆,他是天子近臣,自当亲身迎送。

             左右!

四青袍、

二门子  (同白)    有。

王吉   (白)     取我名刺,去到杨公公行馆,看他启程无有,说我要来相送。我在此等候,快去快来!

门子甲  (白)     是。

(门子甲持柬下。王吉下马。卓文君暗上,王吉看。)

王吉   (白)     这又奇了!小小酒家,怎有此天生丽质也!

     (唱)     谁将花枝一县栽,

             玉壶买春为谁来?

(门子甲上。)

门子甲  (白)     启老爷:杨公公正要启行,小人投刺,他说原帖拜谢。

王吉   (白)     晓得了。我且问你,那边柳阴之下,酒肆之中,有个当炉女子,你可认识?

门子甲  (白)     乃是富人卓王孙的女儿,名唤文君。

(王吉惊。)

王吉   (白)     文君已嫁长卿,为何在此?

门子甲  (白)     此店就是司马官人开设的。

王吉   (白)     长卿与我至交,为何妄自菲薄?

门子甲  (白)     那卓王孙见司马官人贫穷,不肯分与财产。因此他夫妇来到此间,自食其力。

王吉   (白)     长卿是博学君子,文君是绝世佳人,卓王孙守财如命,忍心白眼相看。也罢!待我回得衙去,打点银钱,送与长卿夫妇,暂度目前便了。

     (唱)     为官忝称民父母,

             为富不仁是蠢才,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彻同上。)

刘彻   (引子)    万机待理,承皇业,一统山河。

     (念)     汉室炎炎火德王,中原兆姓久安康。自从通道西南后,声教恩威达八方。

     (白)     孤、大汉天子刘彻在位。上承富庶之业,下无水旱之灾,国泰民安,物阜年丰。惟孤好大喜功,通道西南,声教所迄,西南蛮夷各国望风而服。前日内侍杨得意,曾将武骑常侍司马相如的《子虚赋》进呈御览。孤想此人文学优美,才气纵横。出使邛筰、冉駹等国,定能宣扬威德,安攘边夷。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刘彻   (白)     宣杨得意上殿!

大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意:杨得意上殿哪!

杨得意  (内白)    领旨!

(杨得意上。)

杨得意  (念)     朝靴踏地响,上殿见君王。

     (白)     奴婢、杨得意见驾,吾皇万岁!

刘彻   (白)     平身。

杨得意  (白)     万万岁!宣奴婢上殿,有何圣谕?

刘彻   (白)     孤有圣旨一道,命你去到成都宣谕前武骑常侍司马相如。听孤旨下!

     (唱)     奉颁恩旨赴成都,

             中郞将官拜相如。

             建节乘传使邛筰,

             立功边疆保皇图。

杨得意  (白)     奴婢领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六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念)     家门遭不幸,恨女竟私逃。

(卓王孙坐。)

卓王孙  (白)     老夫、卓王孙。自那日宴请司马相如,当筵奏琴,我女文君在屏后窥听,并和一曲,颇动怜才之念,意欲许以终身。想那司马相如才学虽好,怎奈他贫无立锥之地,岂肯与他配偶?故尔不允。可恨我女一时情急,竟不吿我,私自逃奔司马相如馆中。思想起来,真令人好恼好恨也!

     (唱)     非是我卓王孙势利成性,

             都只为文君女不别而行。

(程郑上。)

程郑   (唱)     迈步且把卓府进,

             见了王孙说分明。

     (白)     卓兄在家么?

卓王孙  (白)     是哪位?

             原来是程兄!请进!

(程郑进。)

卓王孙  (白)     请坐!

程郑   (白)     有坐。

卓王孙  (白)     程兄到此,有何见教?

程郑   (白)     卓兄,你可知道司马相如与令嫒近日的下落么?

卓王孙  (白)     不要提起!

程郑   (白)     待我慢慢吿诉于你:他夫妻在此地开设酒肆,男亲涤器,女自当炉,一县哄传,岂非一场笑话!依弟之见,不如请兄分与他们钱财,令其离开邛邑。我想司马相如终非池中之物,功名富贵必在目前,望兄再三思之!

卓王孙  (白)     吾兄此言差矣!想我女儿竟敢私奔,情愿嫁那穷酸,此乃自作自受,哪有银钱分与他们!吾兄不要多言,请便吧!

程郑   (白)     我乃良言奉劝,吾兄执意不肯,我也不管你家的闲事了。正是:

     (念)     今日不听我言语,丢脸失财后悔迟。

(程郑下。)

卓王孙  (白)     真真气死我也!

     (唱)     家不幸亲生女当场出丑,

             三江水难洗我满面之羞。

(卓王孙下。)

【第十七场】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上。)

司马相如 (念)     一寒清彻骨,有情成眷属。夫妻作佣保,甘心自羞辱。

卓文君  (白)     当初你到我家,本从县令饮酒。如今沦落不遇,卖酒为生,酒始酒终,岂非一段佳话?

     (唱)     忆当日挑琴音两相投报,

             我二人结同心月夜双逃。

             恨我父重钱财不重姻好,

             生计窘事无奈逼卖村醪。

(门子、王吉同上。)

王吉   (唱)     聊分鹤俸济清贫,

             周济才子与佳人。

     (白)     来此已是,前去通报!

门子   (白)     司马官人,王县尊亲送礼物来了。

司马相如 (白)     有请!

门子   (白)     有请!

(王吉下马。)

王吉   (白)     长卿别来无恙?

司马相如 (白)     小弟一时游戏,幸勿见怪!

王吉   (白)     岂敢!

(司马相如指卓文君。)

司马相如 (白)     这是荆人。

卓文君  (白)     县尊,有礼了!

王吉   (白)     久慕才名,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哈哈哈……

(王吉坐。)

王吉   (白)     小弟备有白银百两,望兄笑纳,贤夫妇也好度日。

司马相如、

卓文君  (同白)    县尊厚赐,感谢万分!

杨得意  (内白)    圣旨下!

门子   (白)     圣旨下!

王吉   (白)     长卿大喜,快快出迎!

(司马相如向卓文君。)

司马相如 (白)     你且退下!

(卓文君下。四太监引杨得意捧旨同上。)

杨得意  (白)     圣旨下,司马相如跪听宣读!

司马相如 (白)     万岁!

杨得意  (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武骑常侍司马相如,工作词赋,才高北斗,着拜为中郞将,建节往使邛筰,乘传宣扬天威。钦此。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司马相如 (白)     万万岁!

杨得意  (白)     请过圣命。

司马相如 (白)     公公跋渉长途,多受风霜之苦。

杨得意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

司马相如 (白)     愿行旌小住,聊尽东道之谊。

杨得意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留,咱家还要回复圣命。吿辞啦!

司马相如 (白)     奉送!

(四太监、杨得意同下。)

司马相如 (白)     文君快来!

(卓文君上。)

卓文君  (白)     内监到此何事?

司马相如 (白)     前者杨监取我《子虚赋》,上呈御览,圣颜大悦,今拜我为中郞将,建节往使邛筰。

卓文君  (白)     我料郞君必有今日。

王吉   (白)     恭喜恭喜!天使降临,我当负弩前驱。

司马相如 (白)     岂敢劳动大驾!

王吉   (白)     此乃应尽职务。吿辞了!

(门子、王吉同下。)

司马相如 (白)     夫人,快快将酒幌收起,你我后堂收拾,冠带起来,取道成都去者!

(卓文君收酒幌。)

司马相如 (白)     正是:

     (念)     一朝得遂凌云志,

卓文君  (念)     自喜当初眼力高。

(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下。)

【第十八场】

(卓王孙上。)

卓王孙  (唱)     为女儿气得我一场大病,

             我岂肯将财帛分与他人!

(程郑、门客同上。)

程郑   (念)     忙将所闻事,

门客   (念)     报与王孙知。

(家院暗上。)

家院   (白)     二位来了。请进!

程郑、

门客   (同白)    大喜大喜,恭贺恭贺!

卓王孙  (白)     二位与何人恭喜?

程郑、

门客   (同白)    与你道喜来了!

卓王孙  (白)     我气得要死,还来恭喜?不要取笑了!

程郑、

门客   (同白)    你气的什么?

卓王孙  (白)     为我那不才的女儿。

门客   (白)     门下要同你说了,你不但不气,还要喜之不尽呢!你那司马姑爷现奉旨启用,天子拜他为中郞将,出使邛筰,建节乘传。蜀郡太守以下出郊迎接;县令负弩前驱,好不荣耀!

卓王孙  (白)     此话当真?

程郑、

门客   (同白)    哪有假的!

卓王孙  (白)     哈哈哈……我那女儿少不得也是一品夫人了。早知如此,先前把女儿用花红大轿送与长卿,也免得多此一奔。唉!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门客   (白)     你那家财呢?

卓王孙  (白)     果有如此女婿,就把这家财全给了他们,也是情愿的。

程郑、

门客   (同白)    既有此意,何不赶紧打点金银财帛,趁此机会,送赠与他,做一个顺水人情?

卓王孙  (白)     此计甚好。

             家院!

家院   (同白)    有。

卓王孙  (白)     赶紧打点金银财帛,我有要用。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卓大公子、卓二公子同上。)
卓大公子、

卓二公子 (同白)    参见爹爹!

卓王孙  (白)     你们回来了?

卓大公子 (白)     回来了。

卓王孙  (笑)     哈哈哈……

卓大公子 (白)     爹爹何事这等欢喜?

卓王孙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你妹夫已奉旨出使邛筰,你妹妹做了夫人。已曾吩咐家院,急速备齐金银财帛,一同前去贺喜。好不快活人也!

(卓王孙向内。)

卓王孙  (白)     家院!金银财帛齐备无有?

家院   (内白)    齐备了。不知送往哪里?

卓王孙  (白)     送到姑老爷那里!

家院   (内白)    谁是姑老爷?

卓王孙  (白)     中郎将司马相如是我嫡嫡亲亲的姑老爷,你还不晓得么?

家院   (内白)    从前老爷屡要同他吵闹,今日怎么认起亲来了?

卓王孙  (白)     前日他贫贱,所以不认;今日他富贵,现成姻亲,怎么不认!

家院   (内白)    这样说,老爷不是认亲,是认富贵!

卓王孙  (白)     休要胡说,快快搭了上来!

(家院捧金帛上。)
程郑、

门客   (同白)    事不宜迟,你我走哇!

程郑   (唱)     可贺那司马兄新承宠命,

卓王孙  (唱)     准备着财与帛相见长卿。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青袍、四龙套、王吉、成都令、太守同上。)

太守   (念)     天使将入境,

成都令、

王吉   (同念)    郊接献殷勤。

太守   (白)     天使乘传出使,出郊迎接。二位年兄!

成都令、

王吉   (同白)    大人!

太守   (白)     你我一同出郊迎接天使去者!请!

成都令、
王吉、

太守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青袍、四大铠、四侍女、司马相如、卓文君同上。)

司马相如 (唱)     仕宦而至将与相,

             富贵荣华归故乡。

卓文君  (唱)     君承宠命建节往,

             奴受封诰耀乡邦。

司马相如 (白)     夫人!

卓文君  (白)     长卿!

司马相如 (白)     今日衣锦荣归,不知尊翁有何感想?

卓文君  (白)     家父重富厌贫,今长卿富且贵焉,当趋附不及也!

(门子甲上。)

门子甲  (白)     蜀郡太守等出郊恭迎。

司马相如 (白)     且请他们回去,少时衙中叙话。

门子甲  (白)     是。

(门子下。)

司马相如 (白)     如今方知朝命之尊。

卓文君  (白)     长卿哪!

     (唱)     若非是富才华钦承王命,

             怎能够儆薄俗重富轻贫。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4 ┊ 字数:1万7643 ┊ 最后更新:2021-11-2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