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于吉》

主要角色
孙策:武生
于吉:老生

情节
孙策承父业,霸江东,上表朝廷,求为大司马。曹操不允。孙策因欲结连袁绍,夺取许昌。吴郡太守许贡密告于曹操,事泄,为孙策斩杀。孙策出猎,许贡门客为许贡报仇,暗箭射之,伤孙策臂。袁绍遣使修好,议破曹事。孙策设宴于城楼。适百姓拥术士于吉过楼下,孙策视为妖人败兴,命人捕斩。张昭等求赦,不允,终杀于吉。事为吴国太所闻,设醮玉清观,命孙策往祭,于吉显魂,孙策惊惧而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五集整理

录入:木易十三妹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7.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推车引张仁、丁孝同上。)
张仁、

丁孝   (同白)    军士们,趱行者!

四下手  (同白)    啊!

(张仁、丁孝、四下手同挖开。)
张仁、

丁孝   (同白)    俺、刘太守麾下押粮官(张仁)(丁孝)是也。

张仁   (白)     贤弟请了!

丁孝   (白)     请了。

张仁   (白)     你我弟兄奉了太守之命,各处催粮。且喜粮草催齐,就此回营交令。

张仁、

丁孝   (同白)    嘚!军士们,庐江去者!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下。张仁、丁孝双趟马,同下。)

【第二场】

(报子上。)

报子   (白)     俺、庐江刘太守帐下能行探子是也。今有江东孙策,每日操演人马,有夺取庐江之意。不免报与太守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报子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同上,同站门。刘勋上。)

刘勋   (引子)    镇守庐江,统雄师,将勇兵强。

     (念)     兵权执掌守庐江,威风凛凛谁敢当!孙策小儿成霸业,准备人马灭强梁。

     (白)     某、庐江太守刘勋。自从扫灭董卓之后,奉命镇守庐江。可恨孙策小儿,称霸江东,目空四海。是某心中不服,因此整顿人马,等候机会,前去征剿。也曾命张、丁二将催解粮草,未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下手、张仁、丁孝同上。)
张仁、

丁孝   (同白)    参见太守!粮草催齐,请来查点。

刘勋   (白)     不必查点,二位将军之功。

张仁、

丁孝   (同白)    将粮草搭入后营!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守:大事不好了!

刘勋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今有孙策整顿人马,有夺取庐江之意。

刘勋   (白)     赏你银牌一面,探听江东何日起兵,速速回报!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刘勋   (白)     二位将军有何妙计?

张仁、

丁孝   (同白)    启禀太守:想那孙策所据不过弹丸之地,兵微将寡,纵然兴兵前来,也是自送其死,何足惧哉!

刘勋   (白)     二位将军言得虽是,但是那孙策智勇双全,颇知用兵之道,不可轻视。

张仁   (白)     既然如此,待末将等各领人马,严防汛地;太守紧守城池,等那孙策到来,并力攻打,哪怕此贼不灭!

刘勋   (白)     此计甚好。二位将军听令!

张仁、

丁孝   (同白)    在。

刘勋   (白)     你二人各带精兵五千,严守边界,江东人马到此,速报我知。

张仁、

丁孝   (同白)    得令!

             带马!

(张仁、丁孝同下。)

刘勋   (白)     众将官,小心防守!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上,同起霸。)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俺——

黄盖   (白)     黄盖。

韩当   (白)     韩当。

周泰   (白)     周泰。

程普   (白)     程普。

黄盖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请了!

黄盖   (白)     主公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请!

(〖吹打〗。四飞虎旗、四上手、张纮、吕范、虞翻、张昭同上,孙策上,大纛旗随上。)

孙策   (点绛唇)   名闻四海,大展雄才,掌兵权,拜将登台,荡贼称心怀。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参见主公!

孙策   (白)     众位将军少礼。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谢主公!

孙策   (念)     运筹为虎踞,决策奋鹰扬。威镇三江靖,人称小霸王。

     (白)     某、姓孙名策字伯符。承父遗业,统领人马,独霸江东。方今天下大乱,群雄各据一方。想我江东之地,外有三江之险,内有吴越之众,纵横天下,大有可为。因此,勤修内政,整顿人马,以便图取中原。且喜各处主帅,闻某威名俱来归顺;只有庐江刘勋、豫章华歆,抗命不降。为此,点动兵将,意欲扫平他等。

             啊子布,此番兴兵,先取何处?

张昭   (白)     启禀主公:想那庐江太守刘勋,兵强将勇,此番兴兵宜先取庐江。庐江若得,则一纸檄文,豫章可不战而得矣。

孙策   (白)     子布所言甚是。就烦先生带领留守兵将,紧守城池,静候捷音便了。

张昭   (白)     遵命!

孙策   (白)     众将官,兵发庐江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牌子〗。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孙策、大纛旗,张纮、吕范、虞翻、张昭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刘勋同上。)

刘勋   (念)     风吹刁斗响,月照剑光寒。

(张仁、丁孝同上。)
张仁、

丁孝   (同白)    启禀太守:江东人马已到边界。

刘勋   (白)     孙策小儿,竟敢前来犯境,岂能容他猖狂!

             命你二人带领全部人马,一半迎敌,一半埋伏,待等诱敌深入,一拥而杀出,不得有误!

张仁、

丁孝   (同白)    得令!

(张仁、丁孝同下。)

刘勋   (白)     众将官,迎敌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上,孙策上,大纛旗随上。)

孙策   (白)     人马为何不行?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来到庐江。

孙策   (白)     安营扎寨者!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啊!

(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挖开。报子上。)

报子   (白)     刘勋讨战!

孙策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孙策   (白)     众将官,杀!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啊!

(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孙策、大纛旗同走圆场。四龙套、四下手、张仁、丁孝、刘勋同上,同会阵,同开打。四龙套、四下手、张仁、丁孝、刘勋同败下,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孙策、大纛旗同追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下手、张仁、丁孝、刘勋同上。)

刘勋   (白)     孙策来得厉害。

             张仁、丁孝,一齐杀出!

张仁、

丁孝   (同白)    得令!

(四龙套、四下手、张仁、丁孝、刘勋同走圆场。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孙策同上,同会阵,同打六股档。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杀死张仁、丁孝。刘勋、四龙套、四下手同逃下,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追下,孙策耍下场,下。)

【第八场】

(四飞虎旗、四上手、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引孙策同上,大纛旗随上。)

孙策   (白)     且喜庐江已得,只是刘勋逃走,须另派守城之人。

             韩当、周泰听令!

韩当、

周泰   (同白)    在。

孙策   (白)     命你二人暂守此城,待某回去,另选别将,再将你二人换回。

韩当、

周泰   (同白)    得令!

孙策   (白)     众将官,班师回转江东者!

黄盖、

程普   (同白)    啊!

(〖牌子〗。韩当、周泰同送,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张昭上。)

张昭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四飞虎旗、孙策同上。)

张昭   (白)     主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可喜可贺!

孙策   (白)     庐江虽得,豫章未降,先生何以教我?

张昭   (白)     这有何难!主公修下檄文一道,派人送与豫章太守华歆,他见刘勋已败,定然拱手来降也。

孙策   (白)     此计甚好,待某修书。

(〖牌子〗。孙策修书。)

孙策   (白)     但不知命何人前往?

张昭   (白)     虞翻与华歆相交甚厚,命他前去,定然成功。

孙策   (白)     就烦先生命虞翻前去便了。

张昭   (白)     遵命!

孙策   (白)     啊子布,此番得了庐江,可往许昌报捷否?

张昭   (白)     理应告捷,使曹操知我不可欺也!

孙策   (白)     既然如此,就命张纮前往便了。正是:

     (念)     戈矛所指烟尘靖,鞭敲金镫奏凯还。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二道童、于吉同上。)

于吉   (西皮原板)  自幼儿入玄门修真养性,

             每日里坐云床诵读黄庭。

             自那年得神书《太平青领》,

             代苍天去宣化普救万民。

(于吉坐。)

于吉   (念)     参禅悟道习玄机,普度众生化群迷。曲阳泉水得神卷,哪管尘凡是和非。

     (白)     贫道、瑯瑯宫羽士于吉是也。幼入玄门,修真养性。昔年入山采药,得神书《太平青领》于曲阳泉上,书中所载,皆治病良方。贫道自得此书,代天宣化,普救众生,不取金钱,不贪名利,倒也安然自在。今日云床打坐,心血上潮,不知主何吉凶。看近日天气亢旱,疠疫丛生,不免去到市廛之间,遇机救人,也算功德善举。

             童儿,看守观门,为师去去就回。

二道童  (同白)    是。

于吉   (白)     正是:

     (念)     秋风水月占情性,仙露明珠证道心。

(于吉、二道童自两边分下。)

【第十一场】

(张纮上。)

张纮   (唱)     江东领了我主命,

             许昌献表走一程。

     (白)     下官、张纮。奉了我主孙伯符之命,因战胜刘勋,去往许昌曹丞相那里献表告捷。就此前往!

     (唱)     手捧捷表往前进,

             见了丞相说分明。

(张纮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郭嘉、曹操同上。)

曹操   (唱)     想当年会诸侯清除君侧,

             扫灭了董卓贼安享天和。

             到如今掌兵权身当相座,

             众臣僚一个个尽在掌握。

             气昂昂坐至在大堂暖阁,

             但愿得灭群雄平定风波。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丞相:江东使臣张纮求见。

曹操   (白)     哦,江东遣使到此,为了何事?

             奉孝,有何高见?

郭嘉   (白)     孙策既然遣使前来,丞相应以客礼待之,观其来意,再作道理。

曹操   (白)     如此,说我有请!

中军   (白)     是。

             有请!

(张纮上。)

张纮   (念)     奉了主公命,前来作使臣。

     (白)     下官张纮,叩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少礼。请坐!

张纮   (白)     谢坐。

曹操   (白)     孙将军近日可好?

张纮   (白)     我家主公近因征战庐江刘勋,大获全胜,献来捷表,一来告捷,二来问候丞相金安。丞相请看。

(张纮呈表。)

曹操   (白)     待老夫转奏朝廷,定有升赏。

             中军,带领张先生馆驿安歇。

张纮   (白)     多谢丞相。

(中军领张纮同下。)

曹操   (白)     孙策如此骁勇,乃老夫心腹之患也!

郭嘉   (白)     丞相可用恩义结之,徐图计较。

曹操   (白)     可将曹仁之女许配孙匡为婚,结为秦晋之好,先生可往馆驿告知张纮便了。

郭嘉   (白)     遵命!

(郭嘉下。)

曹操   (白)     掩门!

(曹操、四龙套同下。)

【第十三场】

(许贡上。)

许贡   (念)     身受皇恩浩,守郡不辞劳。

(许贡坐。院子暗上。)

许贡   (白)     老夫、吴郡太守许贡。自从孙坚身亡,其子孙策独霸江东,目空一切。近因上表朝廷求为大司马,曹丞相不允,因此怀恨在心,有结连袁绍夺取许昌之意。不免修书告密,报与曹丞相便了。

             家院,溶墨伺候!

院子   (白)     是。

(院子磨墨。〖牌子〗。许贡修书。旗牌暗上。)

许贡   (白)     旗牌过来!

旗牌   (白)     在。

许贡   (白)     命你星夜去往许昌曹丞相那里投递密信,不要走漏消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许贡   (白)     掩门!

(许贡、院子同下。)

【第十四场】

(四上手、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白)    俺——

丁奉   (白)     丁奉。

徐盛   (白)     徐盛。

丁奉、

徐盛   (同白)    奉了主公之命,把守江口。

             来,伺候了!

四上手  (同白)    啊!

(旗牌上,欲下。)

丁奉   (白)     呔,回来!做什么的?

旗牌   (白)     奉了许太守之命,另有公干。

丁奉   (白)     往哪道而去?

旗牌   (白)     许……昌。

丁奉   (白)     看你行迹可疑,某家要搜。

(丁奉搜,得信,看。)

丁奉   (白)     唗!许贡与曹操密信往来,事有可疑,随某去见孙将军。走!

(四上手押旗牌同下,丁奉、徐盛同下。)

【第十五场】

(四文堂、四刀斧手同上,同站门。孙策上。)

孙策   (唱)     承父业霸江东威名远震,

             战庐江我也曾兵胜刘勋。

             牛渚滩战张英敌人丧命,

             战败了太史慈兵进神亭。

             到如今镇东南谁敢犯境?

             众谋臣集帐下勇将如云。

(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白)    启禀主公:末将防守江边,搜得吴郡太守许贡与曹操密书。主公请看。

孙策   (白)     哦,有这等事!待某看来:

             “孙策骁勇,与项籍相似。朝廷宜外示荣耀,召还京师,不可使居外镇,以免后患。”

             原来许贡暗害于我,我自有道理。

             二将听令:将送信之人斩首;请许贡到此议事,不得有误!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丁奉、徐盛同下。)

孙策   (白)     某待许贡不薄,竟怀二意,好不令某恼恨也!

     (唱)     许贡行事真可恼,

             暗害某家罪难逃。

(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白)    许贡到。

孙策   (白)     有请!

丁奉、

徐盛   (同白)    有请!

(许贡上。)

许贡   (白)     将军!

孙策   (白)     太守!哈哈哈……太守请坐!

许贡   (白)     告坐。将军呼唤,有何事议?

孙策   (白)     只因巡江将士盘查行人,得了一封密信,与太守有关,故尔相请。

(许贡惊。)

许贡   (白)     老夫向少往来书信,将军须要详察。

孙策   (白)     事无凭证,焉能诬赖!拿去看来!

(许贡看信,抖战。)

孙策   (白)     唗!许贡,想某平日待你不薄,竟敢献计曹操,欲送某于死地耶?

             丁、徐二将!

丁奉、

徐盛   (同白)    在。

孙策   (白)     将许贡绞杀,不得违误。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走!

许贡   (白)     唉!

(丁奉、徐盛、四刀斧手押许贡同下。)

孙策   (白)     掩门!

(孙策、四文堂同下。)

【第十六场】

(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上。)

家客甲  (白)     二位请了!

家客乙、

家客丙  (同白)    请了!

家客甲  (白)     许太守被孙策那贼假意请去议事,竟自活活绞死,全家逃散。我等身受太守厚恩,难道此仇罢了不成?

家客乙、

家客丙  (同白)    闻得孙策不日去往丹徒射猎,我等先去那里,等孙策到来,将他刺死,大仇岂不得报!

家客甲  (白)     此计甚好,就此前往。

(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下。)

【第十七场】

(狮形、虎形、熊形、鹿形、兔形、蟒形同上,同跳,同下。)

【第十八场】

孙策   (内唱)    领人马到丹徒射猎游玩,

(〖急急风〗。四文堂、四上手、丁奉、程普、孙策同上。)

孙策   (唱)     众将官一个个英武威严。

             左持弓右带矢腰悬宝剑,

             奋雄威去猎兽勇敢当先。

             耳边厢又听得马嘶人喊,

(〖扫头〗。狮形、虎形、熊形、鹿形、兔形、蟒形同上,过场,同下。丁奉、程普引四文堂、四上手同追下,鹿形上,孙策射,鹿形逃下,孙策追下。)

【第十九场】

(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上。)

家客甲  (白)     且住!看孙策那贼,在西山射猎,我等在此林中埋伏,等他到来,将他刺死,与太守报仇,就此埋伏了。

(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下。)

【第二十场】

(孙策上。)

孙策   (白)     且住!适才追赶一只斑鹿,绕过山头,为何不见?看那旁有一深林,斑鹿藏在那里,也未可知。待某上前寻找。

(孙策走小圆场。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上。)

家客乙  (白)     参见将军!

孙策   (白)     你们是做什么的?

家客丙  (白)     我等俱是韩当将军部下兵士。

孙策   (白)     我且问你,可曾看见带箭之鹿么?

家客甲  (白)     那鹿么,逃入林内去了。

孙策   (白)     待某进林寻找。

(孙策转身。)

家客乙  (白)     看枪!

孙策   (白)     什么人胆敢行刺于我!

家客丙  (白)     特来为许太守报仇。休走,看枪!

孙策   (白)     好匹夫,看剑!

(孙策剑刃坠下,只存剑柄。家客甲、家客乙、家客丙同射箭中孙策臂,孙策拔箭持弓反射,家客甲中箭死,孙策跑下,家客乙、家客丙同追下。)

【第二十一场】

(孙策上。)

孙策   (白)     且住!刺客三人,虽然射死一人,但是身旁寸铁皆无,怎能交战?不免急急逃走便了!

家客乙、

家客丙  (内同白)   孙策,哪里走!

(家客乙、家客丙同上。孙策、家客乙、家客丙同开打。四上手引程普、丁奉同上。)
程普、

丁奉   (同白)    勿伤我主!

(程普、丁奉同杀死家客乙、家客丙。)
程普、

丁奉   (同白)    主公受惊了!

孙策   (白)     不想竟遇大胆刺客,不是二位将军到此,险遭不测。

(孙策抚臂。)

程普   (白)     主公伤了膀臂,待某割下战袍,裹住伤口。

(程普扯袍,裹。)

程普   (白)     华佗神医善治箭伤,主公且免烦恼,一同回府。

             带马!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华佗弟子上。)

华佗弟子 (念)     青囊能济世,良相可同功。

(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哪位在?

华佗弟子 (白)     哪一位?到此何事?

旗牌   (白)     只因孙将军身受箭伤,特请华佗先生前去诊治。

华佗弟子 (白)     我家师傅远游去了,不知何日回来。

旗牌   (白)     华佗先生既不在家,就请先生前去医治便了。

华佗弟子 (白)     如此,待我拿了药箱,看看伤势轻重,再作道理。

旗牌   (白)     有劳了。请!

(旗牌、华佗弟子同走圆场。)

旗牌   (白)     有请将军!

(二院子搀孙策同上。)

孙策   (白)     何事?

旗牌   (白)     华佗先生不在家中,请他徒儿来了。

孙策   (白)     快快请他进来。

旗牌   (白)     有请!

(华佗弟子进门。)

华佗弟子 (白)     参见将军!

孙策   (白)     先生少礼。请坐!

华佗弟子 (白)     且慢!请赐伤痕一观,以便用药。

(华佗弟子看伤。)

华佗弟子 (白)     啊,箭头有毒,已入骨内,敷药之后,须静养百日,方保无事。若使怒气冲激,即难治矣。

(华佗弟子上药包裹。)

华佗弟子 (白)     告辞!

孙策   (白)     看纹银百两,送先生回去。

华佗弟子 (白)     多谢将军!

(旗牌、华佗弟子同下。张昭上。)

张昭   (白)     启主公:袁绍遣使陈震求见。

孙策   (白)     有请!

张昭   (白)     有请!

(陈震上。)

陈震   (白)     参见将军!

孙策   (白)     先生少礼。请坐!

陈震   (白)     谢坐!

孙策   (白)     先生到此,必有见教。

陈震   (白)     袁公深恨曹瞒专权乱政,意欲与将军修好,结为外应,共破曹操。不知尊意如何?

孙策   (白)     某亦早有夺取许昌之意。既蒙袁公不弃,敢不从命。

             子布听令!

张昭   (白)     在。

孙策   (白)     速备酒宴,设于城楼,与陈公接风,命众将前去陪宴。

张昭   (白)     遵命!

(张昭下。)

陈震   (白)     闻得将军新受箭伤,想已平复了?

孙策   (白)     是某一时大意,被小人暗算。今日敷药,已无痛苦了。

(张昭上。)

张昭   (白)     宴齐。

孙策   (白)     大家往城楼去者!

(二院子、孙策、陈震、张昭同走圆场,同上楼。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上。)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参见主公!

孙策   (白)     少礼。两厢陪坐!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啊!

(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坐。)

孙策   (白)     请!

陈震、
张昭、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请!

(〖园林好〗。孙策、陈震、张昭、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饮酒。)

孙策   (白)     啊陈公,想昔日先君与曹操共灭董卓,均听袁公调遣。不想今日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权势浩大。幸得袁公不弃,结为外应。今日城楼高会,令某好不欢悦也!

     (唱)     今日城楼摆酒宴,

             合力同心灭曹瞒。

             耳边听得人声喊,

(于吉、众百姓同上,过场,同下。)

孙策   (唱)     何处妖人到楼前?

(孙策看。)

孙策   (白)     啊子布,是何妖人,快快擒来!

张昭   (白)     启主公:此人姓于名吉,寓居东方,往来吴会,普施符水,救人万病,无不灵验。当世呼为神仙,未可轻渎。

孙策   (白)     此乃左道惑人之徒,速速擒来,违令者斩!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啊!

(黄盖、韩当、周泰、程普同下楼,擒于吉同上楼。)

于吉   (白)     贫道于吉与将军稽首!

孙策   (白)     唗!大胆狂道,竟敢煽惑人心,该当何罪!

于吉   (白)     贫道乃琅琊宫道士,顺帝时曾入山采药,得神书《太平青领》于曲阳泉水之上,凡一百余卷,皆治病良方,贫道得之,惟务代天宣化,普救万民,未曾取人毫厘之物,安得谓煽惑人心?将军详参!

孙策   (白)     汝毫厘不取,衣服饮食从何而来?汝即黄巾张角之流,今若不诛,必为后患。

             左右,斩!

张昭   (白)     于道人在江东数十年,并无过犯,不可杀害。

孙策   (白)     吾杀此等妖人,何异屠猪斩狗!

陈震   (白)     看在下官薄面,赦免于道人一死。

孙策   (白)     公既为之讲情,暂将妖人收监,听候发落。

黄盖、
韩当、
周泰、

程普   (同白)    啊!

(黄盖、韩当、周泰、程普拥于吉同下。)

陈震   (白)     酒已够了,下官告退。

孙策   (白)     今日妖人败某清兴,来日再图畅饮。

             子布!

张昭   (白)     在。

孙策   (白)     陪同陈大夫馆驿安歇。

张昭   (白)     遵命!

             大夫随我来!

孙策   (白)     恕不远送了。请!

陈震   (白)     请!

(张昭、陈震同下。)

孙策   (白)     正是:

     (念)     英雄浩气惟纯正,不信人间有鬼神。

(二院子搀孙策同下。)

【第二十三场】

(二丫鬟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引子)    身受国恩重,江东位独崇。

     (念)     夫君不幸阵前亡,母子相依实可伤。喜有娇儿能奉养,江东称霸似君王。

     (白)     老身、乌程侯孙坚之妻吴氏。自侯爷去世之后,幸有长子孙策承继父志,南征北剿,立下功劳,兵驻江东,自成霸业,每日在老身膝前尽孝,倒也快乐无忧。只是夫君未能安享清福,竟自战败而亡,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也!

     (唱)     叹夫君遭不幸阵前丧命,

             抛下了母子们好不伤情。

             幸我儿继父志江东霸定,

             每日里在膝前孝顺娘亲。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太夫人:今日大将军城楼设宴,将于神仙下于狱中了。

吴国太  (白)     啊,有这等事!将孙策与我唤来!

院子   (白)     有请大将军!

(孙策上。)

孙策   (念)     忽听慈母唤,上前问金安。

     (白)     母亲在上,孩儿有礼!

吴国太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孙策   (白)     告坐。母亲唤出孩儿有何训教?

吴国太  (白)     闻得我儿将于神仙下于监中,此人为人治病,军民信仰,不可杀害。

孙策   (白)     此乃妖人,以妖术惑乱人心,不可不除。

吴国太  (白)     于神仙在江东数十余载,并无惑乱人心之事。吾儿不可一意胡行。

孙策   (白)     母亲勿听外人之言,孩儿自有办法。

吴国太  (白)     任凭吾儿。只是不可杀害他的性命,随为娘后堂饮酒。

孙策   (白)     遵命!

(吴国太、孙策、二丫鬟同下。)

【第二十四场】

(张昭上。)

张昭   (白)     且住!主公一时愤怒,将于道人囚入监中,似有杀害之意。是我联合文武百官,联本保奏,不免面见主公便了!

     (唱)     文武百官把本保,

             见了主公说根苗。

(张昭下。)

【第二十五场】

(四文堂同上,同站门。孙策上。)

孙策   (唱)     每日里在江东操兵演将,

             但愿得灭群雄独霸兴王。

             将身儿坐至在二堂以上,

(张昭上。)

张昭   (唱)     为保于吉走慌忙。

     (白)     参见主公!

孙策   (白)     子布有何要事来见?

张昭   (白)     文武百官联名保奏,请主公赦免于吉死罪。

孙策   (白)     公与百官皆读书之人,何不达理!当年交州刺史张津,听信邪教,常以红帕包头,自称可助军威,不料后来竟为敌人所害。某欲杀于吉,是思禁邪教也。

张昭   (白)     昭素知于道人善能祈雨。如今天时亢旱,何不令他祈雨赎罪?

孙策   (白)     既然如此,暂将妖人放出,明日前去祈雨,某要亲去观看。子布前去传令便了。

张昭   (白)     遵命!

(孙策、四文堂同下。张昭下。)

【第二十六场】

(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  (白)     请了!

众百姓  (同白)    请了!

百姓甲  (白)     今日于神仙祈雨,我等前去看个热闹。

众百姓  (同白)    走着!

(众百姓同下。)

【第二十七场】

(张昭上。)

张昭   (白)     下官、张昭。奉了主公之命,筑坛命于吉求雨。看那旁人马喧闹,想是主公来也。

(四文堂引孙策同上。)

孙策   (白)     子布,将于吉唤来,当面祈雨。若过午时无雨,即将妖道火焚,不得有误!

张昭   (白)     遵命!

             主公有令:将于道人带了上来。

于吉   (内二黄导板) 习玄机学道法瑯瑯宫上,

(众百姓、于吉同上。)

于吉   (回龙)    知天文晓地理八卦阴阳。

     (二黄原板)  想当年曲阳泉得了神状,

             因此上治病症普度万方。

             孙伯符好杀戮上应天象,

             此乃是劫数到不能躲藏。

             将身儿来至在大街以上,

             烈日中求甘霖祈祷上苍。

     (白)     天哪,天!想我于吉,向抱济世之心,从无惑人之意,如今劫数来临,恐不能逃也!

众百姓  (同白)    若有灵验,将军必然敬服。

于吉   (白)     气数已定,吾虽拜求三尺甘霖以救万民,但仍不免一死也!

     (唱)     此乃是劫数到早已注定,

             最可叹青领道绝了传人。

孙策   (白)     看午时将近,甘霖未降。

             左右,将于吉扛上柴堆!

(四文堂同扛于吉上柴堆仰卧。)

孙策   (白)     四下举火!

四文堂  (同白)    啊!

(火彩。)

于吉   (白)     天灵灵,地灵灵,甘霖速降!

(风神、雨神、雷神、电神同上。)

于吉   (白)     收了威严者!

(风神、雨神、雷神、电神同下。众百姓同跪。)

众百姓  (同白)    好大雨!

(四文堂同搀于吉下,同解索。)

孙策   (白)     唗!大胆妖人,晴、雨乃是天地定数,妖人偶乘其便,众百姓休得被他所惑。

             刀斧手,将于吉速速斩首!

张昭   (白)     于道人既然求下甘霖,务请主公赦免死罪!

孙策   (白)     某心已决,不必再言!

张昭   (白)     仍求主公开恩!

孙策   (白)     难道你欲从于吉造反不成?速速将妖人斩首。再有谏言者,一同问斩!

(四文堂推于吉同下。〖鼓响〗。斩,四文堂持于吉首级同上,同呈看。)

孙策   (白)     将首级悬挂,号令通衢,带马回府!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二丫鬟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唱)     都只为冒犯了于吉神道,

             叫老身每日里好不心焦。

             将身儿坐后堂等儿来到,

             却为何心惊跳坐立不牢?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太夫人:于神仙被大将军斩首了!

吴国太  (白)     啊!这个奴才,竟自不听我言,将于神仙斩首,恐怕为祸不远。不免在玉清观内设醮拜忏。

             家院过来!

院子   (白)     在。

吴国太  (白)     命你速往玉清观,命众道士设醮超度于道人灵魂,不得有误!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吴国太  (白)     但愿设醮有灵,勿降灾祸也!

     (唱)     但愿得玉清观设醮有效,

             也免得每日里挂在心梢。

(吴国太、二丫鬟同下。)

【第二十九场】

孙策   (内白)    掌灯!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二灯夫引孙策同上。)

孙策   (回龙)    想起了平生事万虑萦心。

     (二黄原板)  叹严亲在阵前遇害丧命,

             因此上承父业执掌甲兵。

             恨于吉施邪术妖言惑众,

             被某家排众议明正典刑。

             这几日只觉得心神不定,

(于吉上。)

孙策   (唱)     猛抬头又只见于吉鬼魂。

             怒冲冲执宝剑急忙砍定,

(孙策执宝剑三砍,于吉三躲介,于吉下。)

孙策   (唱)     霎时不见为何情?

     (白)     哎呀且住!适才明明看见妖道,怎么一时不见,莫非有鬼!哎呀,想某孙策自幼随父出征,杀人如麻,何曾有祸!此乃某心神不定,睡眼迷离所致。正是:

     (念)     鬼神皆虚诞,不信自然无。

(孙策、二灯夫同下。)

【第三十场】

(二丫鬟、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念)     玉清建盛醮,超度于神仙。

     (白)     适才家院报道:玉清观内已建罗天大醮。等候吾儿到此,命他前往拈香便了。

(孙策上。)

孙策   (唱)     自那日见妖魂心神闷倦,

             到堂前见慈亲膝下承欢。

     (白)     孩儿参见母亲!

吴国太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孙策   (白)     告坐。

吴国太  (白)     吾儿这几日容颜消瘦,莫非有何病症么?

孙策   (白)     孩儿身体安泰,母亲请放宽心。

吴国太  (白)     儿呀,岂不知圣人云: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又云:祷尔于上下神祗。汝屈杀于先生,岂无报应!我已在玉清观内设醮,汝可前去拈香拜祷,自然安泰。

(孙策不语。)

吴国太  (白)     我儿素日颇知孝道,今日不听我言,就为不孝,还不与我快去!

(院子暗上。)

孙策   (白)     母亲不必动怒,孩儿前去就是。

             来,外厢带马!

     (唱)     辞别母亲跨金镫,

             玉清观内走一程。

(院子带马,孙策上马,下,院子下。)

吴国太  (唱)     一见吾儿上马行,

             倒叫老身挂在心。

(吴国太、二丫鬟同下。)

【第三十一场】

(老道上。)

老道   (白)     贫道乃玉清观监寺是也。今日孙将军设醮降香,在此伺候。

(四文堂、四上手、丁奉、程普、孙策同上。)

孙策   (唱)     来到了玉清观忙下金镫,

             又见道士礼相迎。

老道   (白)     将军在上,贫道稽首!

孙策   (白)     罢了。罗天大醮,设在哪里?

老道   (白)     设在大殿之内,就请将军拈香。

孙策   (白)     带路!

(孙策焚香叩头,见炉上于吉。)

孙策   (白)     妖人屡次欺我。休走,着打!

             左右,你等可曾看见妖鬼否?

四文堂、
丁奉、

程普   (同白)    不曾看见。

(孙策抬头见于吉.)

孙策   (白)     看剑!

(孙策刺。上手甲倒。)

孙策   (白)     拖了下去。带马回府!

(孙策上马,见于吉。)

孙策   (白)     此观亦藏妖之所也。众将官!

丁奉、

程普   (同白)    有。

孙策   (白)     将道士赶出,将此观用火焚化!

丁奉、

程普   (同白)    啊!

(火彩。于吉以拂尘拂孙策,孙策吐血,丁奉、程普、三上手、四文堂搀孙策同下。)
(完)


浏览次数:472 ┊ 字数:1万2034 ┊ 最后更新:2020-04-1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