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浔阳楼》

主要角色
宋江:老生

《浔阳楼》高庆奎饰宋江
《浔阳楼》高庆奎饰宋江
情节
宋江流配到江州,与戴宗同饮与浔阳楼,感怀身世,醉题反诗。无为军通判黄文炳出巡见诗,抄告于知府蔡得章。戴宗闻知,暗使宋江装疯,被蔡得章识破,押禁牢中。戴宗即赴梁山求救。吴用寄书宋江,约期劫牢。书被禁卒拾得,呈告于蔡得章。蔡得章因出斩宋江、戴宗。李逵报信,晁盖、吴用用遣梁山众好汉共劫法场,同上梁山。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一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Gr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71.2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宋江上。)

宋江   (引子)    虚名薄形,堪叹那,皓月明空。

     (念)     终日思念家庭,不幸配在江城。犹如失群孤雁,好似浪面浮萍。

     (白)     卑人、宋江。山东郓城县人士。只因杀了阎惜娇,发配江州。一路而来,结识了多少英雄好汉。我也曾路过梁山,蒙晁盖大哥、吴用先生接我上山,众家英雄劝我入伙。唉!想我配流他乡,已是朝廷罪人,何苦又做那犯法之事?故此苦苦推辞,才得下山。来到江州地面,又结交了多少豪杰,多亏他们一个个每日照应与我。哈哈!这才是:世情看冷暖,人面识高低。这且不言。昨日戴宗贤弟与那李逵贤弟邀我在浔阳楼上一叙,怎么这般时候还不见他等到来?我不免去等他二人便了。

(戴宗上。)

戴宗   (念)     身当节级在公门,神行太保是咱名。

     (白)     啊大哥!

宋江   (白)     啊贤弟!请坐!

戴宗   (白)     有坐。啊大哥,今日为何起得甚早?

宋江   (白)     昨蒙贤弟相邀,故而在此等候。

戴宗   (白)     原来如此。大哥请!

宋江   (白)     贤弟请!

戴宗   (白)     如此小弟引路。

宋江   (白)     请!

宋江、

戴宗   (同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戴宗   (白)     来此已是。

             酒家!

酒保   (内白)    来啦!

(酒保上。)

酒保   (念)     天下无好酒,唯有此地高。

     (白)     原来是都头,敢是饮酒吗?

戴宗   (白)     正是。哪里清净?

酒保   (白)     楼上清净。

戴宗   (白)     好,带路!

             大哥请!

(酒保、宋江、戴宗同上楼。)

酒保   (白)     用什么酒啊?

戴宗   (白)     好酒、好菜取来。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向内。)

酒保   (白)     伙计们,好酒、好菜上来!

(酒保取酒、菜。)

酒保   (白)     酒、菜在此。

戴宗   (白)     唤你再来。下去!

酒保   (白)     是啦。

(酒保下。)

戴宗   (白)     大哥请!

宋江   (白)     贤弟请!贤弟,你看好一座浔阳楼!

戴宗   (白)     是啊,大哥请!

宋江   (白)     请!

(宋江吃酒,望墙。)

宋江   (白)     贤弟,你看那壁题有诗句在上。

戴宗   (白)     唔唔,那些都是来往文人、墨客游玩到此,称赞这酒楼、江景之作。

宋江   (白)     不错,不错。唉!

戴宗   (白)     请啊!

     (四平调)   饮佳酿兄弟们且消遣,

             一樽蓝桥对月眠。

             器皿净洁真堪羡,

宋江   (白)     贤弟呀!

     (四平调)   可叹我背井离家园。

             父母家中倚门盼,

             不由人凄惨把泪弹。

             碌碌风尘愁无限,

戴宗   (白)     大哥呀!

     (唱)     劝大哥免悲伤把心放宽。

     (白)     啊大哥,想大丈夫四海为家,提那些作甚?

宋江   (白)     话虽如此……

戴宗   (白)     请再宽饮几杯。

宋江   (白)     啊,李逵贤弟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到来?

戴宗   (白)     再不要提起他!

宋江   (白)     何出此言?

戴宗   (白)     他每日在赌博场中,浪荡闲游,生事闯祸,常在浔阳江上,东闯西走,是个无影无踪之人,大哥提他作甚!

宋江   (白)     唔唔,原来如此。啊贤弟,那日有封信,可曾见过?

戴宗   (白)     已经看过了。啊!看这信上情由,大哥也曾上过梁山?

宋江   (白)     再不要提起!那日路过梁山,被晁盖大哥拉拉扯扯,把我接上山去,劝我入伙。

戴宗   (白)     大哥可曾依从?

宋江   (白)     呃!我乃朝廷罪犯,岂能再做那犯法之事?是我苦苦推辞,才得放下山来。

戴宗   (白)     咳!不是小弟埋怨于你,他们既是相留,就该依从才是。如今来到此处,孤孤单单,唉,看你好不寂寞呀!

     (四平调)   你往日虚名终何用?

宋江   (四平调)   只怪我时乖运不通。

戴宗   (白)     话不是这样讲啊!

宋江   (白)     要怎样讲?

戴宗   (白)     你好似失群的孤雁,又好比那伤箭之鸟,折断了双翼。自古道:失群之雁落孤凄,折断双翼岂可飞!想你乃是男子汉,早当立志。有这等好机会,也非容易呦!

     (四平调)   你纵然活百岁光阴几何?

             大丈夫早立志免受折磨。

宋江   (白)     唉!

(酒保上。)

酒保   (白)     啊都头,外头有人请您说话。

戴宗   (白)     是哪个?

宋江   (白)     想是李逵贤弟来了。

酒保   (白)     那人言道:奉府太爷之命,有紧急公事,请都头速速前去。

戴宗   (白)     说我随后就到。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

戴宗   (白)     大哥,你在此略坐片刻,小弟改日奉陪。

宋江   (白)     贤弟既有公事,且自请便,我在此消遣一时。

戴宗   (白)     如此,少陪了!

宋江   (白)     不敢。

(戴宗下楼。)

戴宗   (白)     酒保,再取壶好酒上去,酒钞上在你大爷的账上。

酒保   (内白)    是。

戴宗   (白)     正是:

     (念)     正欲清谈有客至,偶思小饮报花开。

(戴宗下。)

宋江   (白)     妙啊,我虽说发配到此,一路行来却见过多少的古迹,看这浔阳楼,真果幽雅,就是那郓城县也无有这般江景。唔,实在的可观,也罢,对此江景待我开怀自饮,多吃几杯。

(宋江饮酒。)

宋江   (笑)     哈哈哈……

     (四平调)   自斟自饮寂寞谁人对,

             丢弃糟糠有家难回。

             得自在来且自在,

             我那妻呀!

(宋江饮酒。)

宋江   (四平调)   斟一杯来饮干一杯。

     (白)     想我宋江,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朋友,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功不成,名不就,倒被刺了双颊,发配在这里。唉!想我爹娘在堂,不知何日才得见面喏!

     (四平调)   临风触目生悲怨,

             不由人扑簌簌泪如涌泉。

             苦煞俺而爹娘在高堂望盼,

             爹娘啊!

             不知何日里再见尊颜。

(宋江饮酒。)

宋江   (白)     唔,趁此酒兴,把我衷肠之事,略表几句,聊抒今日悲愁。

             酒保,笔砚取来!

酒保   (内白)    来啦!

(酒保上,递笔砚,下,宋江磨墨、蘸笔。)

宋江   (白)     看磨得墨浓,蘸得笔饱,待我写来!

(宋江写。)

宋江   (念)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哪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笑)     哈哈哈……

     (四平调)   趁酒兴提诗句且自狂荡,

             遭刺配来江州恨满胸膛。

             今日里高歌在浔阳楼上,

             满腔的心腹事尽在此墙。

     (白)     啊,酒兴不足,我再饮来!

(宋江饮酒。)

宋江   (笑)     哈哈哈……

     (白)     待我再写几句。

(宋江写。)

宋江   (念)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白)     郓城宋江题。

             唔唔唔……酒涌上来了!

             啊酒保,酒保,笔砚收了去,我要去了。

(宋江下楼,出门,吐。)

宋江   (白)     醉了!醉了!

(宋江下。)

【第二场】

(〖金钱花〗。四青袍、二差役、黄文炳同上。)

黄文炳  (念)     捕盗缉强巡查又谨防,扫除民害捉来休轻放。

     (白)     下官、黄文炳。近来浔阳江边出了一伙强人,扰害百姓。因此,每逢三、六、九日出街巡查。

             左右,开道!

二差役  (同白)    启老爷:天降大雨。

黄文炳  (白)     找一房屋避雨。

二差役  (同白)    江边路滑,难以行走。

黄文炳  (白)     前面什么所在?

二差役  (同白)    浔阳楼。

黄文炳  (白)     好,打道浔阳楼!

四青袍  (同白)    啊!

黄文炳  (念)     狂风夹骤雨,彤云布满空。

(四青袍、二差役、黄文炳同走圆场,同进楼。酒保上。)

酒保   (白)     叩见大老爷!您喝点酒吗?

黄文炳  (白)     不用,略坐片时,等雨止了就便回衙。唤你再来,回避了!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

黄文炳  (白)     唔,好一座酒楼!

二差役  (同白)    是啊。

黄文炳  (白)     啊,这墙壁上全是些题咏的诗句,这是称赞楼头江景的,做的好。唔唔,这是路过此处,吃酒题诗聊以抒怀的,嗯,也好。啊!这墨迹未干,乃是新题咏的,待我看来。

     (念)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

     (白)     啊,此人自负不浅。

     (念)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白)     啊,此人是个不安本分的!

二差役  (同白)    是。

(黄文炳接看。)

黄文炳  (念)     不幸刺文双颊,哪堪配在江州!

     (白)     原来是个囚犯。

     (念)     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白)     啊,他要报仇,但不知要报哪一个的仇啊?哈哈,岂有此理!你却要生事,你是个配军,做得什么大事!啊。这后面还有几句,待我仔细看来!

     (念)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

     (白)     呀,原来他是思念家乡。

     (念)     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白)     啊,他要谋反,却想赛过黄巢,呸!好大的口气!看看是哪一个作的。

(黄文炳看题名。)

黄文炳  (白)     “郓城宋江题”。

             啊宋江,此人好生耳熟,却是哪一个?啊是了,此人是在山东郓城县做过书吏,杀了阎婆惜,配到此处的宋三郎。唔,这诗能大能小,也罢!待我抄写下来。

             来,唤酒保!

二差役  (同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叩见老爷!

黄文炳  (白)     罢了。我且问你,这墙上的的诗句,是什么人写的?

酒保   (白)     方才有一人在这自斟自饮,想是他题的。

黄文炳  (白)     那人多大年纪?

酒保   (白)     不过三十一二,脸上刺的有字,好像是牢城营中的军犯。

黄文炳  (白)     唔,这就不错了。这诗不要损坏了。取笔砚过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取笔砚。)

酒保   (白)     笔砚在此。

黄文炳  (白)     回避了!

(酒保下。)

黄文炳  (白)     待我将这句诗抄在衣襟下面。嗯,此人若不早除,为害国家不小,也罢,待下官禀过府爷再作道理。

             打道回衙!

四青袍  (同白)    啊!

黄文炳  (唱)     辄敢无知自造愆,

             堪叹囚徒发狂言。

             题诗取罪弥天下,

(四青袍、二差役同下。)

黄文炳  (唱)     忙报消息府爷前。

(黄文炳下。)

【第三场】

(蔡得章上。)

蔡得章  (引子)    父势当权,受恩荣,官职长绵。

     (念)     君恕臣贤民乐业,清慎官员四海分。但愿高堂宁父母,不闻嘶马动刀兵。

(院子暗上。)

蔡得章  (白)     下官、蔡得章。爹爹蔡京,列位三公之首,文武群僚之尊。满朝显贵,半属吾父门下;四方贡献,尽归我府。下官授江州知府,到任以来,年岁丰足,处处安宁,百姓无不尊仰。正是:

     (念)     唯愿龙恩宠锡日,自有封妻荫子时。

(差役上。)

差役   (念)     堪笑无知辈,颠狂自造愆。

     (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   (白)     哪一位?

差役   (白)     黄老爷有拜。

院子   (白)     候着!

差役   (白)     啊!

院子   (白)     启老爷:黄老爷有帖拜。

蔡得章  (白)     说我出迎。

院子   (白)     太爷出迎。

(黄文炳暗上。)

黄文炳  (白)     啊大老爷!

蔡得章  (白)     黄老爷请进!

黄文炳  (白)     大老爷请!

(蔡得章、黄文炳同进门,院子、差役同下。)

蔡得章  (白)     请坐!

黄文炳  (白)     大老爷在此,小官不敢坐。

蔡得章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黄文炳  (白)     告坐。

蔡得章  (白)     前日下官寿诞,多蒙送来许多的礼物,何以当受!

黄文炳  (白)     岂敢!下官屡蒙提拔,尚未报答;些须薄礼,何劳挂齿?

蔡得章  (白)     好说。

黄文炳  (白)     啊,不敢动问,这几日京中恩相那里可有家报?

蔡得章  (白)     前日也曾有家书前来。

黄文炳  (白)     京师近来可有什么新闻?

蔡得章  (白)     家严书上吩咐:今日太史院司天监奏道:夜观天象,罡星照临吴楚,敢有作耗之人,随时体察剿除。更兼街市小儿童谣四句。因此家父时时修书,嘱咐下官紧守地方。

黄文炳  (白)     不知那歌言怎道?愿闻其详。

蔡得章  (白)     那歌言道:

     (念)     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

黄文炳  (白)     这等看来,事非偶然也。

蔡得章  (白)     何出此言?

黄文炳  (白)     卑职昨日巡查江口,忽然大雨倾盆,就在浔阳楼上避雨,见壁上题有诗句,卑职抄写下来,太爷请看。

(蔡得章看诗。)

蔡得章  (白)     这是一首反诗啊!可知是何人所作?

黄文炳  (白)     上面写着“郓城宋江题”。

蔡得章  (白)     郓城宋江?啊,宋江是何等样人?做何生理?

黄文炳  (白)     卑职也曾问过酒保,他说乃是牢城营里的配犯。

蔡得章  (白)     呃!量这配犯,能成什么大事!

黄文炳  (白)     啊大老爷也不要小觑了他,方才见那歌谣之语,恰恰应在这作诗人的身上。

蔡得章  (白)     怎见得?

黄文炳  (白)     方才那歌谣上是这个——

蔡得章  (白)     “耗国因家木”。

黄文炳  (白)     不错,这“耗”字是耗散国家钱粮之人,必是“宝盖头”加个“木”字,喏,明明是个“宋”字;这第二句是“刀兵点水工”,这是动刀兵之人,是“三点水”加个“工”字,喏,明明是个“江”字;这一定是宋江无疑了。

蔡得章  (白)     “纵横三十六”呢?

黄文炳  (白)     唔,或是“六六”之年,或是“六六”之数。

蔡得章  (白)     “播乱在山东”又便怎讲?

黄文炳  (白)     这宋江本是郓城县人,这郓城县正是山东地方,想那宋江配流至此,浔阳楼题下反诗,又正应童谣,这耗国之人,不是他还有谁来?

蔡得章  (白)     哎呀,我想此事非同小可,黄老爷请回,下官自有道理。

黄文炳  (白)     是。告退!

蔡得章  (白)     请!正是:

     (念)     题反诗其罪非小,

黄文炳  (白)     应歌谣事非偶然。

(黄文炳下。院子暗上。)

蔡得章  (白)     来!

院子   (白)     有。

蔡得章  (白)     传錪开门!

院子   (白)     传錪开门!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

蔡得章  (白)     传戴宗!

青袍甲  (白)     传戴宗!

(戴宗上。)

戴宗   (白)     参见老爷!有何吩咐?

蔡得章  (白)     命你带领衙役,去到牢城营中,捉拿题反诗的宋江,不得有误!

戴宗   (白)     遵命!

蔡得章  (白)     掩门!

(四青袍、院子、蔡得章同下。)

戴宗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他那里气昂昂把令传下,

             吓得我战兢兢魂飞天涯。

             宋大哥题反诗令人害怕,

             好叫我无主张怎生救他!

     (白)     且住!不想宋大哥在浔阳楼上,酒后狂言,题下反诗。太爷命我往牢城营中捉拿于他。不免先去问个明白。正是:

     (念)     任是龙图在世,难免复盆之冤。

(戴宗下。)

【第四场】

(宋江上。)

宋江   (二黄慢板)  每日里心惆怅家乡翘望,

             到此地受尽了无限凄凉。

             相识的众好汉频频劝讲,

             蒙他们一个个叫我到深山为王。

             我本是郓城县发配军犯,

             岂能再上山岗反叛朝堂?

     (白)     唉!

     (二黄慢板)  悔不该杀惜娇自投罗网,

             离别了严和慈痛断肝肠。

             可怜我形影单江州配放,

             好叫人悲切切心中惨伤。

戴宗   (内白)    走哇!

(戴宗上。)

戴宗   (唱)     公堂上领严命事急心乱,

             牢营里寻大哥细说一番。

     (白)     唉!

宋江   (白)     啊贤弟来了。

戴宗   (白)     啊来了!

宋江   (白)     啊!你今日有什么心事么?

戴宗   (白)     我倒无有什么心事,只怕你有祸事到了啊!

宋江   (白)     啊啊,贤弟,愚兄乃是守法之人,不会有什么祸事的。

戴宗   (白)     啊,你倒忘怀了,昨日在浔阳楼上——

宋江   (白)     不错,不错,昨日在浔阳楼上多谢贤弟的酒,下次扰我,哈哈哈……

戴宗   (白)     哎呀,什么扰你扰我的,你不该吃醉了酒,墙上题下反诗。我今奉太爷之命,特来拿你!

宋江   (白)     哎呀!

     (唱)     忽然间被贤弟一言道破,

             怔忡忡口难言双泪如梭。

             昨日里题反诗是我之错,

     (白)     贤弟呀!

     (唱)     还望你施巧计将我救脱。

戴宗   (唱)     只见他战兢兢失魂落魄,

             放悲声哭得我心似刀割。

             万不该题反诗自寻灾祸,

             今日里浑身口难以分说。

             这时候却叫我束手无策,

             怎救他出虎穴逃出网罗?

宋江   (白)     哎呀!

     (唱)     料想你不能够搭救于我,

     (白)     也罢!

     (唱)     倒不如丧九泉免受折磨。

戴宗   (白)     唉!

     (唱)     劝大哥暂消停莫要难过,

             好和歹我与你仔细商酌。

     (白)     哎呀大哥呀,事到如今,别无他计,不如假装疯魔。倘若混过,也未可知!

宋江   (白)     装疯?

戴宗   (白)     装疯。

宋江   (白)     唉,罢!

(宋江下。)

戴宗   (白)     唉!

     (唱)     急切间难煞人没个计策,

             无奈何行诈骗假装疯魔。

             怕只怕公堂上行踪识破,

二差役  (内同白)   走哇!

戴宗   (唱)     那一旁又来了催命阎罗。

(〖水底鱼〗。二差役同上。)

二差役  (同白)    啊,都头先来啦!

戴宗   (白)     啊,来了多时。你们这般时候才来?

二差役  (同白)    我们俩在家里收拾收拾,故尔来迟。

戴宗   (白)     宋江在内,你二人快快的捉拿,我在那厢等候。

(戴宗下。)

二差役  (同白)    是啦。

             嘚、宋江!

宋江   (内西皮导板) 这时候顾不得腌渍龌龊,

(宋江上,做疯癫状。)

宋江   (唱)     战兢兢痴呆呆假做疯魔。

(二差役同楞。)

二差役  (同白)    他有病吧?

宋江   (唱)     看他们一个个冷眼觑我,

(二差役同推宋江。)

二差役  (同白)    你过去吧,你过去吧!

宋江   (唱)     推的推搡的搡却是为何?

     (白)     啊!你们是些什么人?

二差役  (同白)    我们奉了本府太爷之命,前来看看你的。

宋江   (白)     你们是奉了本府太爷之命,前来看为父的吗?

二差役  (同白)    别找便宜。我们是前来拿你去见老爷!

宋江   (白)     儿呀!

差役甲  (白)     胡说!

             伙计,这人还是有病,还是疯病?

宋江   (白)     放屁!我乃是玉皇大帝的女婿,牛头马面的娘舅,怎么说我是疯子呀!

     (笑)     哈哈哈……

二差役  (同白)    果然是个疯子。

宋江   (白)     我如今奉了玉皇大帝之命,带领天兵天将,拜阎罗王为元帅,牛头马面为先锋,判官小鬼以为参军,山神土地扫探军情,要杀得江州鸡犬不留,那时节先把你开刀!

差役甲  (白)     放屁!

宋江   (白)     再把你杀死!

差役乙  (白)     胡说!

宋江   (白)     怎么说我是疯子!

(戴宗暗上。)

差役甲  (白)     伙计,看他这个疯癫样儿拿他也是没用。何不先去禀过老爷,或长或短再作道理,你看好不好?

戴宗   (白)     是呀,他是个疯癫之人,拿他也是无用。

差役乙  (白)     呃!甭管他这套。把他拿去见了太爷,任凭太爷发落,不与我们相干。

差役甲  (白)     有理。锁起来!

(二差役锁宋江同下,戴宗随下。)

【第五场】

(四青袍引蔡得章同上。)

蔡得章  (念)     守法朝朝乐,秉公日日忧。

(戴宗上。)

戴宗   (白)     启爷:宋江拿到。

蔡得章  (白)     带上来!

戴宗   (白)     带上来!

(二差役带宋江同上。)

二差役  (同白)    宋江带到,当堂有刑。

蔡得章  (白)     松刑!

二差役  (同白)    当堂松刑。

(二差役同松刑。)

宋江   (白)     啊请了!

二差役  (同白)    跪下!

蔡得章  (白)     啊!此人有些疯癫?

戴宗   (白)     老爷,若无疯癫,他焉能做此诗句。

蔡得章  (白)     唔!这人疯癫是素日旧症,还是当日新疯?

二差役  (同白)    启老爷:此人的病是当日新疯。

(黄文炳暗上。)

蔡得章  (白)     啊,当日新疯,其中有诈。来人,将大粪抬来!

黄文炳  (白)     将大粪抬来!

二青袍  (同白)    啊!

(二青袍同下,同抬粪桶上。)

二青袍  (同白)    大粪抬到。

蔡得章  (白)     将大粪摆在堂口,叫那疯汉吃来,他若吃了,就是真疯;倘若不吃,即是假疯。叫他吃来!

二差役  (同白)    啊,宋江过来!

宋江   (白)     做什么?

二差役  (同白)    老爷赏下来啦!

宋江   (白)     赏下什么好东西?

二差役  (同白)    叫你吃粪。

宋江   (白)     我这几日吃素,不吃荤。

二差役  (同白)    吃这个东西!

宋江   (白)     这是个好东西。

二差役  (同白)    去吃吧!

宋江   (白)     哎呀,这样的好东西,真是异香美味,我一向想着你,不想今日你倒送到我口上来了。

蔡得章  (白)     叫他快吃!

二差役  (同白)    太爷吩咐,叫你快吃!

宋江   (白)     这样好东西,若是快吃,岂不可惜。唔,取个盅儿来。

二差役  (同白)    要它干什么?

宋江   (白)     有始必有终。

蔡得章  (白)     与他取来!

差役甲  (白)     啊。

(差役甲取盅。)

差役甲  (白)     盅儿有了,你吃吧!

宋江   (白)     啊!好哇,这样好东西,来来来,你吃些。

(宋江向差役甲。)

差役甲  (白)     你吃吧!

宋江   (白)     你也吃些吧。

(宋江向差役乙。)

差役乙  (白)     叫你吃!

宋江   (白)     大老爷也吃些。

(宋江向蔡得章。)

蔡得章  (白)     嗯!

(宋江指差役甲。)

宋江   (白)     你不吃?

(宋江指差役乙。)

宋江   (白)     你也不吃?

(宋江指蔡得章。)

宋江   (白)     大老爷又不吃。哈哈,我也不吃!

蔡得章  (白)     来,看大刑伺候!

二差役  (同白)    啊!

宋江   (白)     且慢!你们休要动手,待我吃来。

(宋江让二差役、蔡得章。)

宋江   (白)     你吃!你吃!老爷吃!

蔡得章  (白)     呸!

     (唱)     谁叫你发狂言实为无礼,

             公堂上岂容你没个高低!

             浔阳楼题下了反叛诗句,

             大数到哪容得假做呆痴!

     (白)     来,与我灌!

二差役  (同白)    啊!

(二差役同灌宋江粪,宋江呕吐。)

宋江   (唱)     看他们一个个狼威虎势,

             论国法怎叫我吃这东西?

             到如今生双翅也难飞去,

     (白)     罢!

     (唱)     我二人阎王前论个高低。

蔡得章  (唱)     哪见你全不知纲常礼仪,

             你犯了萧何法插翅难飞。

             你好比扑灯蛾自投火里,

     (白)     与我打!

     (唱)     霎时间管叫你碎骨分尸。

戴宗   (白)     启爷:宋江昏迷了。

蔡得章  (白)     将他定肘收监,押了下去。掩门!

(四青袍、二差役、黄文炳、蔡得章同下。戴宗扶宋江同走圆场。)

戴宗   (唱)     气昂昂双眉皱怒眼生花,

(戴宗扶宋江进监。)

戴宗   (唱)     急得我心焦灼咬碎银牙。

     (白)     大哥醒来!

宋江   (白)     哎!

     (唱)     你看我鲜血淋严刑难架,

             满身的棍棒疮活活痛煞。

             你快快施恻隐将我救下,

     (哭头)    贤弟呀!

     (唱)     如不然这残生定染黄沙。

戴宗   (白)     事到如今,我是无计可施,谁叫你做出此事?也罢!小弟能日行千里,夜走八百,不免去到梁山求救,你看如何?

宋江   (白)     贤弟呀!你若能往梁山求救,我宋江铭感无涯也。请上受我一拜!

     (唱)     多感你恩情重比如天大,

             只念我离乡井居落无家。

(宋江下。)

戴宗   (唱)     俺如今说出了这般大话,

             走一遭哪怕它路远天涯。

     (白)     大哥,宽怀养息,等候佳音。

             禁卒!

禁卒   (内白)    来啦!

(禁卒上。)

戴宗   (白)     宋江他可是个好人?

禁卒   (白)     不错,是个好人。

戴宗   (白)     嗯,他乃是被旁人陷害的。你我现在公门之中,要行个方便才是!

禁卒   (白)     是啦,请大爷吩咐。

戴宗   (白)     自古道:公门之中好修行。

禁卒   (白)     是的:公门之中好修行。

戴宗   (白)     你可买些汤水与他调养调养,这银子我算还与你就是。

禁卒   (白)     是啦。

戴宗   (白)     我要回去了。

禁卒   (白)     哼!这空头人情我也会做!后边歇会去吧!

(禁卒关门,搀扶宋江同下)

戴宗   (白)     看四下无人,俺不免将神行法做好,不分昼夜往梁山求救便是了。正是:

     (念)     只为燃眉急,哪怕赴汤火!

(戴宗下。)

【第六场】

(四下手引吴用、晁盖同上。)

晁盖   (引子)    壮士英豪,看平生,志比天高。

吴用   (引子)    运筹帷幄,宿水泊,哪顾辛劳。

     (白)     参见大哥!

晁盖   (白)     先生少礼,请坐!

吴用   (白)     谢坐。

晁盖   (白)     托塔天王、晁盖。

吴用   (白)     智多星、吴用。

晁盖   (白)     前在黄泥岗劫了皇纲,官兵追击,因此啸聚梁山,众英雄立我为主,仗先生妙算,众哥弟英勇,且喜官兵不敢追究,众百姓之幸也。

             先生!

吴用   (白)     大哥!

晁盖   (白)     我想宋江发配江州,也曾接他上山,共图大业,只是他暂不相从,如之奈何?

吴用   (白)     大哥,想他素日仗义,江湖好汉,无不相识,不日将要归我梁山,大哥何必性急?

晁盖   (白)     全仗先生妙算。

(喽啰上。)

喽啰   (念)     奉命巡山径,捉拿可疑人。

     (白)     寨主在上,巡逻交令。

晁盖   (白)     命你下山探事,可有军情?

喽啰   (白)     是俺正在巡岭,山下来了一个汉子,正奔上山。

晁盖   (白)     可曾问他名姓?

喽啰   (白)     也曾问过,他言道,与先生旧日交好,他叫神行太保戴宗。

吴用   (白)     戴宗,唔,他今此来必为宋江之事。

             好,请他进来!

喽啰   (白)     是。

             有请戴爷!

(喽啰下。戴宗上。)

戴宗   (念)     自古男儿侠士,须当济困扶危。

(戴宗进门,吴用迎。)

吴用   (白)     啊贤弟请!

戴宗   (白)     先生请!上面是?

吴用   (白)     乃是晁大哥。

戴宗   (白)     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念弟居处遥远,少来问候,大哥恕罪!

晁盖   (白)     不敢,请坐!

戴宗   (白)     告坐。

晁盖   (白)     戴大哥降临小山,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戴宗   (白)     岂敢!

吴用   (白)     啊,看你双眉愁锁,有什么要紧事么?

戴宗   (白)     二位大哥听了!

(〖二三锣〗。)

戴宗   (念)     听俺细说原因:提起叫人生愤!只为山东宋公明,酒后狂言不逊。

             浔阳楼上出怒声,

     (白)     二位哥!

     (念)     他做了题反诗的罪人。

晁盖   (白)     呀!

     (唱)     连日里想念那公明贤弟,

             到如今遭罗网怎生脱离?

             心踌躇和先生商议定计,

             必须要早准备事不宜迟。

戴宗   (白)     二位大哥呀!

     (唱)     可怜那及时雨狱中身系,

             怕问斩我这里忙报消息。

             望二兄必须要早定主意,

             发人马到江州莫再迟疑。

吴用   (唱)     劝大哥与贤弟且莫忧虑,

             早准备入龙潭见个高低。

戴宗   (白)     是是是。

吴用   (白)     贤弟请至后面,愚兄自有道理。

戴宗   (白)     多谢大哥!

(戴宗下。)

晁盖   (白)     方才听戴宗之言,那宋江身遭缧绁,事在危急。先生快快传命,今夜下山,攻打江州。

吴用   (白)     大哥,发兵不得,想那江州离此甚远,若发人马,诚恐引凶招祸,反而打草惊蛇,岂不倒送了宋江的性命?

晁盖   (白)     依先生高见?

吴用   (白)     大哥可修下书信一封,就命戴宗带回,叫宋江不要害怕,临期自有救应。然后吩咐众哥弟混入城中,埋伏法场,搭救宋江便了。

晁盖   (白)     如此待我修书便了。正是:

     (念)     但愿水泊虎生翼,

吴用   (念)     哪怕江州百万兵。

晁盖   (白)     请!

(晁盖下。)

吴用   (白)     来,吩咐众位英雄点将台听点!

(吴用下。)

四下手  (同白)    啊!众家英雄将台听点!

(四下手同下。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上,同站一字。)
林冲、

郭盛   (同念)    山中壮士能救苦,

阮小二、

刘唐   (同念)    寨内豪杰惯杀人。

黄信、

郑天寿  (同念)    不怕触犯萧何律,

白胜、

李立   (同念)    偷猫盗狗显奇能。

林冲   (白)     林冲。

郭盛   (白)     郭盛。

阮小二  (白)     阮小二。

刘唐   (白)     刘唐。

黄信   (白)     黄信。

郑天寿  (白)     郑天寿。

白胜   (白)     白胜。

李立   (白)     李立。

林冲   (白)     众位哥弟请了!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请了!

林冲   (白)     先生排山,两厢伺候!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请!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两边分站。四下手引吴用同上。)

吴用   (念)     机谋如反掌,袖内谙阴阳。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参见先生!

吴用   (白)     众位贤弟少礼,站立两厢!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啊!

吴用   (念)     弓弩丛中出性命,刀枪队里救英雄。杀得血流如潮涌,江州搭救宋公明。

     (白)     山人、智多星吴用。奉了晁大哥之命,发动人民,搭救宋江。

             来!

四下手  (同白)    有。

吴用   (白)     请戴爷!

四下手  (同白)    请戴爷!

(戴宗上。)

戴宗   (白)     参见先生!

吴用   (白)     贤弟少礼。见过众位英雄。

戴宗   (白)     啊众位英雄!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戴爷!

吴用   (白)     晁大哥有书信一封,请你带往江州交与宋大哥,叫他不要害怕,事到临期,自有救应。

戴宗   (白)     遵命。仰仗先生妙算,赖众家英雄英勇,若救得宋江大哥出狱,不枉小弟来到山寨求救一趟,我此去好有一比:

     (念)     舍身探虎穴,

(戴宗下。)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何惧入龙潭!

吴用   (白)     林冲、郭盛听令!

林冲、

郭盛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二人,各带五百喽啰,扮做百姓模样,混进城中,埋伏法场左右,待宋江临刑之时一齐杀出!

林冲、

郭盛   (白)     得令!

吴用   (同白)    阮小二、刘唐听令!

阮小二、

刘唐   (同白)    在!

吴用   (白)     你二人检点兵器,假装卖拳之人,混进法场,准备救应!

阮小二、

刘唐   (同白)    得令!

吴用   (白)     黄信、郑天寿听令!

黄信、

郑天寿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二人扮做玩戏法的,潜入法场,保护宋江性命!

黄信、

郑天寿  (同白)    得令!

吴用   (白)     白胜、李立听令!

白胜、

李立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二人扮做乞丐模样,四下打探消息!

白胜、

李立   (同白)    得令!

吴用   (白)     正是:

     (念)     龙潭虎穴飞进去,

(吴用下。)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呼风唤雨凯歌回。

(〖牌子〗。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换衣,四下手同带马。众人同下。)

【第七场】

(禁卒上。)

禁卒   (念)     禁子说话不顶真,见了银子就变心。

     (白)     小子、江州府禁子便是。只因宋江在浔阳楼上吃酒,题了反诗,被老爷拿来乒乒乓乓一顿饱打,下在监里,如今非但分文没有,还得我伺候他,垫办食用。趁今日戴爷不在,我不免把他叫出来问问,有银子拉倒,没有银子我也要来出出气。

             我说宋江啊,出来走走!

(宋江上。)

宋江   (念)     无端毒打浑身破,料残生无有结果。

     (白)     啊禁大哥!

禁卒   (白)     宋大爷,来来,请坐!

宋江   (白)     是是是。

禁卒   (白)     我说你进得监来,还没有花一个钱哪。今日还是银子还是元宝,拿出来我也用用。

宋江   (白)     哎呀,我是被屈含冤之人,哪有银钱与你?

禁卒   (白)     我们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是看茅厕还要吃些屎哪!

宋江   (白)     这屎是怎样的吃法?吃不得的!

禁卒   (白)     你放心,这儿没有屎给你吃。老实讲,今天我是要钱!

宋江   (白)     说了半天还是要钱!

禁卒   (白)     着哇!宋大爷,为人在世,这个钱是要紧的!

宋江   (白)     你先前对我说过,花费多少都是戴大爷的呀!

禁卒   (白)     不错,他先前与我讲过,我如今垫办不起啦。

宋江   (白)     且等戴大爷回来,我告诉他一并算还与你就是。

禁卒   (白)     如今这戴大爷不知道往哪里去啦,老爷传了几次也不见面,再寻也寻不着啦。我这里吃尽当光,可受不了啦,快点拿出银子还算罢了;要是没有哇,我可就要——

宋江   (白)     啊!你要怎样?

禁卒   (白)     我就要打你!

宋江   (白)     我无有!

禁卒   (白)     哈哈!你敢讲三声没有?

宋江   (白)     无有!无有!无有!本来的无有!

禁卒   (白)     哈哈!你真是反啦,着打!

宋江   (白)     唔!唔!唔!我宋江犯了朝廷的王法,自有我的钱粮,我难道拿银子买罪受不成?岂有此理!

禁卒   (白)     他到有理啦!管他的呢,待我给他来讲个蛮的!

             我说宋江,问你到底有是没有?

宋江   (白)     无有你便怎样?

禁卒   (白)     着打呗!

(禁卒打宋江。)

宋江   (白)     哎呀打坏了!

(戴宗上。)

戴宗   (白)     开门!开门!

禁卒   (白)     不好,来啦!

宋江   (白)     哎呀打坏了!

戴宗   (白)     狗才,你在此做甚?下站!

禁卒   (白)     是,是。

宋江   (白)     贤弟回来了?

戴宗   (白)     晁大哥有书信在此,收放好了。

宋江   (白)     辛苦了。

(宋江收书。)

戴宗   (白)     吴用先生言道:叫大哥不要害怕,事到临期,自有救应。

(戴宗与宋江耳语。)

宋江   (白)     噢,噢,贤弟实是我救命恩人,请上受我宋江一拜!

     (唱)     戴贤弟请上受我一礼,

             你为我苦奔波费尽心机。

戴宗   (唱)     劝大哥休泪流且免悲啼,

             祸临头自有救暂忍冤屈。

             我为你上梁山也非容易,

             披星月卧荒丘往来奔驰。

             晁大哥、吴先生高情厚谊,

             众英雄闻言语陡起杀机。

             叫大哥且忍耐牢牢心记,

(戴宗出门。)

戴宗   (唱)     到来日决雌雄手刃仇敌。

(戴宗下。)

宋江   (笑)     哈哈哈……

     (唱)     戴贤弟果真是朋友义气,

             早烧香晚点烛答报不及。

     (白)     哎呀呀,你为何尽只看我?

禁卒   (白)     你不看我,怎么会看见我看你啦?

宋江   (白)     宋大爷不许你看,不许你看!

(宋江发觉书信遗失,找。)

禁卒   (白)     宋大爷,你慌慌张张找什么东西?

宋江   (白)     唔,找东西与你什么相干?啊,与你什么相干?

禁卒   (白)     是是是,不要生气,你是找的这样长、这样短、这样宽,上面还有红纸条儿,写得有字,是与不是?

宋江   (白)     是的,不错,不错。啊禁大哥,送还与我,明日多付银子与你。

禁卒   (白)     我见是见着啦,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就把它扫到阴沟里去啦!

宋江   (白)     禁大哥,扫到阴沟里去了么?

禁卒   (白)     是的。

宋江   (白)     还好,还好,幸亏未被他人知道;倘然被他人拾起,那还了得!哈哈,有心哪有幸!

(宋江下。)

禁卒   (白)     管叫你没幸啊没幸!哈哈,这才是事机不密祸即生。方才这戴宗狗头狗脑也不知道哪儿弄来这一封书信,那宋江一时便笑起来啦。及至不见了这书信又着急起来啦。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看这光景,他们总是有奸诈在内。也罢!待我禀过太爷再作道理。

             伙计,看好监门,我去去就来。

(禁卒走圆场。)

禁卒   (白)     哈哈,戴宗啊戴宗!没事拉倒;倘若有事,叫你难逃我手。

             到啦。里面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禁卒   (白)     啊大叔,劳烦通禀太爷:说我禁子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有请家爷!

(蔡得章上。)

蔡得章  (白)     何事?

院子   (白)     禁子求见。

蔡得章  (白)     传!

院子   (白)     是。

             家爷传!

禁卒   (白)     是。

             小人叩头!

蔡得章  (白)     到此何事?

禁卒   (白)     启禀太爷:小人看守监门,那日戴宗与宋江交头接耳,那宋江闻言大笑,手慌脚乱就失了这书封信。请老爷观看。

蔡得章  (白)     呈上来。

(蔡得章念。)

蔡得章  (白)     “晁盖拜上宋大哥,梁山寄”。哎呀!原来宋江、戴宗私通梁山晁盖,那还了得!

             来,吩咐升堂!

(蔡得章下。)
禁卒、

院子   (同白)    升堂!

(禁卒、院子同下。四青袍、禁卒同上,同站门。蔡得章上。)

蔡得章  (白)     来,传戴宗!

禁卒   (白)     啊。

             传戴宗!

戴宗   (内白)    来也!

(戴宗上。)

戴宗   (唱)     忽听得法堂上一声呼唤,

             众衙役一个个气宇昂昂。

             我这里低下头自己思想,

             怎奈是想不出什么主张。

     (白)     小人叩头!

蔡得章  (白)     戴宗,你的事干完了么?

戴宗   (白)     小人无有什么事啊!

蔡得章  (白)     本府传你几次,你往哪里去了?

戴宗   (白)     小人受了风寒,望太爷开恩。

蔡得章  (白)     你倒说的自在。

             来,赏他四十!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打戴宗。)

戴宗   (白)     小人无有犯下什么罪过,为何要打小人?

蔡得章  (白)     这有书信,你拿去看来!

戴宗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见书信不由我浑身战抖,

             败露了这机关有死无留!

     (白)     小人不知。

蔡得章  (白)     你待怎讲?

戴宗   (白)     小人不知。

蔡得章  (白)     来,打!

     (唱)     叫人来你与爷打这死囚,

             尔不该上梁山真无来由。

             那宋江本是个朝廷罪首,

             为什么结强贼私把书投。

     (白)     我把你这狗头!你与宋江私通梁山,弄得这书信,且喜天佑,败露出来。倘若你等事谐,莫说是本府性命;就是满城百姓,俱将送在你手!你还不实招么?

戴宗   (白)     太爷,这都是旁人屈害小人的。

蔡得章  (白)     胡说,掌嘴!

禁卒   (白)     慢着!回老爷:这嘴巴小人打吧。

蔡得章  (白)     为何?

禁卒   (白)     小人吃过他的苦。

蔡得章  (白)     好,着实的打!

禁卒   (白)     是。

(禁卒打戴宗。)

禁卒   (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再添几下,五十。

蔡得章  (白)     来,将这厮上了刑具,另收一监,不许与宋江勾串。带下去!

禁卒   (白)     哈哈,今儿个你可犯在我手里啦。

(禁卒锁戴宗同下。)

蔡得章  (白)     且住!想此事若有迟误,梁山贼人前来,江州不保。唔,自有道理。

             来,传谕文武衙门知道,各集兵丁前往法场保护,明日午时三刻,本府亲自监斩宋江、戴宗!

四青袍  (同白)    啊!

蔡得章  (白)     掩门!

(四青袍、蔡得章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李逵   (内白)    不好了!

(李逵上。)

李逵   (唱)     复盆冤侵,

             蓦地踉跄烈火焚。

     (白)     俺、李逵。适才进得城来,听得那些闲人纷纷乱讲,道那宋大哥与戴大哥囚禁在监,也不知为了何事?唉,只为俺这几日在浔阳楼做了些勾当,一向不曾进城,为此他们弄出他娘的祸事来了。也罢!我不免去到监中,将他二人劫出监来,然后再杀他个落花流水。走走走哇!唉,有道是: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这便怎处呢?有了,想俺宋大哥也曾上过梁山,那晁盖与他交厚,俺不免急奔梁山求救便了。

     (唱)     迢遥远,难驰骋,

             又道远亲不如近邻,

             怎聚众,扶危困?

     (夹白)    唉!

     (唱)     好叫我追思不定。

     (白)     走哇!

(李逵下。)

【第九场】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涛、白胜、李立同上。)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锁南枝)  飞驰骤,远涉程,

             潜道江州境。

             因那宋公明,

             陷缧绁遭陷阱。

             众兄弟、我们不分昼夜而行,

             前进休稍停。

             稳步莫踉跄,

             潜踪隐迹勿漏形。

林冲   (白)     众位兄弟请了!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请了!

林冲   (白)     奉了军师将令,去往江州搭救宋大哥,就此前往!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请!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走圆场。)

李逵   (内白)    走啊!

(李逵上。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与李逵相遇。)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呔!你是什么人?

李逵   (白)     咱老子李逵。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李逵,你是往哪里去的?

李逵   (白)     往梁山去的。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啊!你往梁山何干?

李逵   (白)     呔!哪个与你们唠唠叨叨!闪开了,俺要趱路!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我们乃是梁山好汉。

李逵   (白)     啊!你们就是梁山好汉哥哥吗?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正是。

李逵   (白)     恕俺不知,有罪有罪!唉!众位哥哥呀!

(李逵哭。)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为何啼哭?

李逵   (白)     你们不知,今有宋江与戴宗——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啊!宋江与戴宗便怎样?

李逵   (白)     他二人呵!

     (锁南枝)   无端遭刑拘,

             稍时祸临头,

             全赖英雄,

             济困仗忠义。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唔!

     (同锁南枝)  听罢心凄惨,

             正是凤入深山被鹊鸟欺。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我等杀上前去!

林冲   (白)     唔,不要罗噪,自有安排。

             李逵,你先往江州,我等随后就来。

李逵   (白)     众位,你们就要来的呀!

             好了,宋大哥有救了!

(李逵下。)
白胜、

李立   (同白)    众位哥哥,待我二人前去打探打探。

林冲   (白)     小心了!

白胜、

李立   (同白)    得令!

(白胜、李立同下。)

林冲   (白)     众位兄弟请!

     (锁南枝)   管叫他,

             血流遍野把尸骸分。

             犹恐连累他二人,

             误伤性命绝幽冥!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同白)    准备呀!

     (同锁南枝)  挨挤挤混入城中,

             将身隐,偷眼觑,需要见机行。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同下。)

【第十场】

(地方上。)

地方   (念)     地方年年当,官差日日忙。

     (白)     小子江州地方便是。今日午时三刻监斩宋江、戴宗,命我打扫街道,不许闲人混杂,待我把这示众牌插在十字街口。

白胜、

李立   (同莲花落)  行过了三里桃花店,一朵梅花,

             又到五里杏花村,荷花开。

             浪打金钱落,梅花开,

     (同念)    这位朋友笑脸开。今年必定发大财、发大财。

             大大的开个京货店,又卖酒、又卖烟,又卖香纸蜡烛霸王鞭。

             别人家的爆竹放不响,你家爆竹噼里啪啦响连天,一年一年胜一年。

(白胜向禁卒。)

白胜   (念)     这位老爷眼睁睁,

李立   (念)     八字胡须两边分。

白胜   (念)     见了人。不做声,

李立   (念)     望着我们翻眼睛。

(〖水底鱼〗。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同暗上。)

地方   (白)     你们是做什么的?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同白)    我们是梁——

林冲   (白)     是亮拳卖艺的。

地方   (白)     哦,打拳的。杀人还早,何不打一套我们见识见识?

林冲   (白)     好,玩耍玩耍。

             众哥弟,我们耍起来!

地方   (白)     对啦,耍起来,耍好了浔阳楼我的东道。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同打拳舞刀剑。李逵上。)

李逵   (白)     耍得好哇耍得好!

地方   (白)     哪个王八蛋叫好?

李逵   (白)     放屁!

地方   (白)     什么人?

李逵   (白)     咱老子李逵。

地方   (白)     李逵,你要叫好,等他们耍完了叫,在这中场上,叫他们笑我们江州人不识好歹啦!

李逵   (白)     你是什么东西?

地方   (白)     我是地方。

李逵   (白)     地方,今日杀人当真当假?

地方   (白)     杀人自然是真的。

李逵   (白)     什么时候?

地方   (白)     午时三刻。

李逵   (白)     午时三刻还早,待老子吃得饱饱的,好杀这些囚囊的!

(李逵下。)
何保太、

华先春  (内同白)   众将官,将人马扎在十字街头!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地方同下。)

【第十一场】

(〖四边静〗。四龙套、四下手引何保太、华先春同上。)
何保太、

华先春  (同白)    俺——

何保太  (白)     江州参镇何保太。

华先春  (白)     右营城守华先春。

何保太  (白)     请了!

华先春  (白)     请了!

何保太  (白)     奉府太爷之命,监斩逆犯,提防梁山前来劫夺。

华先春  (白)     必须小心在意。

何保太  (白)     大家提防。

             众将官,保护法场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刀斧手押宋江、戴宗同上,过场,同下。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上,同上桌。四龙套、四下手、何保太、华先春同上,过场,同下。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下桌。)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呀!

     (同铺红灯)  一对对持弩仗弓,

             携狼牙青峰。

             恁看这戈矛遮蔽满空,

             众爪牙叠肚挺胸。

     (同夹白)   嘘!

     (同铺红灯)  一个个双眸炯炯,搬弄,

             似彤云飞布苍穹。

             似洪涛天裂地崩,

             恰如那霹雳轰轰。

             料难逃,

             叠叠重围如铁桶。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何保太、华先春同上。)
何保太、

华先春  (同唱)    稠密密军威壮,

             齐执着剑戟枪。

             叫恁魂魄飘飘荡,

(〖抽头〗。)
何保太、

华先春  (同唱)    斩诛了荆棘芒,

             灭却了乱国殃,

             顷刻自送头颅丧,

(〖抽头〗。)
何保太、

华先春  (同夹白)   哎呀!

     (同唱)    哪得有奸佞党!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上。)

林冲   (锦中帕)   觑看他这前护后拥,

             似浪蝶狂蜂虫,

             如那妖气纵横,

             怎当俺英雄气勇!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锦中帕)  那宋江与戴宗,

             彷徨梦中。

             一似那落叶飘风,

             怎能够,跳出樊笼?

             霎时翻江搅海对垒交锋,

             管叫他血染草木红!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刀斧手押宋江、戴宗同上。禁卒随上。四龙套、四下手、何保太、华先春引蔡得章同上。)

蔡得章  (念)     今日诛除贼首,以免万民遭殃。

     (白)     下官、蔡得章。只因宋江、戴宗私通梁山,为此将他二人枭首示众,然后申奉龙廷。

             来,将犯由牌悬街示众!

禁卒   (白)     啊!

蔡得章  (白)     来,与他一碗断肠饭,三杯分别酒。

禁卒   (白)     啊!

(〖牌子〗。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李逵同上。)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李逵   (同白)    呀!

     (同耍孩儿)  看刀枪密布生杀气,

蔡得章  (白)     来,吩咐闲人站开,休得混乱!

四下手  (同白)    闲人站开,休得混乱!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耍孩儿)  剑戟交加遮空日。

             倾身绝命须臾地,

             血流长渠魂魄飞,魂魄飞。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冲。)

蔡得章  (白)     休得混乱!

四下手  (同白)    呔!休得混乱!

林冲、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耍孩儿)  谁敢怜悯痛悲泣,

             共赴云阳市。

             霎时间黄粱时至,

             管叫恁万剐凌迟!

四刀斧手 (同白)    时辰已到。

蔡得章  (白)     开刀!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杀,同开打。四龙套拥蔡得章同下。李逵上,杀何保太、华先春。林冲、郭盛、阮小二、刘唐、黄信、郑天寿、白胜、李立同杀死四刀斧手、四下手。李逵解宋江、戴宗绑。)

林冲   (白)     众位哥弟,回山交令!

郭盛、
阮小二、
刘唐、
黄信、
郑天寿、
白胜、

李立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96 ┊ 字数:1万8915 ┊ 最后更新:2022-11-0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