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小鳌山》

主要角色
宋江:老生
花荣:武生
秦明:净
刘高:丑
马尾兰:旦
王英:丑

情节
宋江杀阎婆惜后,过青风山,为王英等所留。青风案知寨刘高,苦害百姓,以押身还债为名,竟将债户赵兴之妹进献知府慕容彦达。赵兴因投青风山。刘妻赴府进香,王英虏之上山;宋江以刘高与花荣为同僚,劝放之。宋江后访花荣于青风寨。元宵佳节,寨内采扎小鳌山,大放花灯。宋江往观灯,为刘妻识出,遂遭捕责。花荣求情未允,大闹刘高衙,劫回宋江。慕容彦达令黄信捕花荣,路过清风山,为王英等劫救。慕容彦达再令统制秦明剿山,秦明复被擒。慕容彦达与秦明原有旧隙,杀秦明全家,秦明等被迫落草青风山。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一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甜素星球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60.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高上。)

刘高   (数板)    做官好,做官好,做官妙,听我把做官的好处道一道:做官不为穿蟒袍,做官不为戴纱帽;为的是金钱势力威风好,一堆堆的搂钱钞,松江锭子马蹄金,珍珠翡翠和玛瑙。别瞧搂钱也得搂得妙,先得学会狗苟蝇营、上拍下唬那一套:第一先得坏良心,第二还得算计到,第三还得心肠狠,第四还得手腕灵活插圈套。搂来的金银三一三十一,对待上峰多报效。为的是遇事给我撑后腰,为难着急人家也好多关照。哪怕我摧残百姓、苦害人民罪沿天,上峰不究不查、不闻不问多公道。屈死的百姓没处去诉冤,自然就把金银财宝双手送来求指教。这才是上上下下一条心,衙门的买卖永远赔不了。哪管人家背地把我祖宗骂,反正我民脂民膏、民心民血、民肝民肺、民骨头民肉吃个饱、吃个饱。

     (白)     我、清风寨知寨刘高。生来狼心狗肺,学会了吹牛拍马。我深知做官的妙诀:先得找个靠山。因此就拜在青州知府慕容彦达门下,做了门生。那慕容大人,乃是当今慕容贵妃的哥哥,皇亲国戚,自然与众不同。他在这青州地面,就如同一个小皇上一样。他看我十分有才,提拔我做了这清风寨的知寨。这清风寨非同小可,地居三山之间,强盗很多,因此派了两个知寨,一文一武。文知寨就是区区在下;那武知寨就是小李广花荣。自我到任以来,拿出生平本事,对待百姓毫不客气,该搂的就搂,不该搂的我也搂;该要的就要,不该要的我也要。反正有那慕容知府给我撑着后腰。这一带地方,由我随便办理。就有一样,我心中十分不快,那花荣年青气傲,总是跟我过不去。可是他是个一勇之夫,总比不了我们这喝过墨水的有些肚转。我想了一个弄钱的主意,表面上为民疾苦、救济贫民,拿出寨内的公款,叫老百姓借钱谋生;暗中吃些个利钱。我这个利钱,是地道的扣二加十,你要借我一百两银子,先扣二十两,每月利钱,可得给一百两。一个月不但还本,外带着还赚一百二十两的外快。这清风寨一带的百姓,不是种地的,就是出外经商的,他们就得跟我借钱。因此,我这个扣二加十的高利贷,大行其道。如今是腊月年终,应当清理账目,可是今年天干地旱,收成不好,老百姓十分的困难,绝不会如数交齐。我倒想起一桩心事来啦,我这个官儿,原是慕容知府提拔的,我忘不了慕容大人的好处,逢年按节总得有个“岂有此理”。那慕容大人,愈老愈骚,我要送他两个美貌女子,他一定十分高兴。我想了个办法:凡是那还不上账的老百姓,就把他家的女儿,拉来还账,给慕容知府去,岂不是一举两得!我已命冯赖先生前去带人,这般时候,未见到来。正是:

     (念)     孝敬知府活宝贝,不花自己一文钱。

冯赖   (内白)    啊哈!

(冯赖上。)

冯赖   (念)     撒下青丝网,捞来美人鱼。

     (白)     参见知寨!

刘高   (白)     罢啦。命你讨债,怎么样啦?

冯赖   (白)     果不出知寨所料,老百姓都没钱还账。

刘高   (白)     没钱还账,可有美貌的女子吗?

冯赖   (白)     托知寨洪福,赵兴有个妹妹,王老六有个女儿,俱有几分姿色。现已带至堂口。

刘高   (白)     你真会办事。来呀,升堂!

冯赖   (白)     升堂!

(四衙役自两边分上。)

刘高   (白)     冯先生,咱们先办哪一个?

冯赖   (白)     赵兴这小子,有点扎手,先办赵兴,那王老六在旁边瞧着,这叫“敲山震虎”。赵兴一办好啦,王老六自然就得依从。

刘高   (白)     好!咱们先办赵兴。带人!带人!

冯赖   (白)     下面听者:把欠债的百姓带上来!

(四皂隶、班头带赵兴、赵翠娇、王老六、王小娥自两边分上。)

班头   (白)     百姓当面!

冯赖   (白)     知寨大人,您瞧这两个女子怎么样?

刘高   (白)     可以可以。

冯赖   (白)     那么您就把威风使出来吧!

刘高   (白)     你瞧着吧!

             我说哪一个是赵兴?

赵兴   (白)     小人名唤赵兴。

刘高   (白)     赵兴,你欠了本知寨五十五两银子,连本带利应交一百一十两,到了限期,你还不了账,就得将你妹妹押身还债。我听说,你还敢抗命不遵,你可是找死啊!

赵兴   (白)     哎呀大人哪!小人只欠了五两五钱银子,怎说五十五两?

刘高   (白)     什么,你欠了五两五钱?

赵兴   (白)     是啊!连本带利,共欠十一两。

刘高   (白)     这么一说,本知寨倒讹了你啦?

赵兴   (白)     小人不敢讲,请大人详査。

刘高   (白)     你住了吧!本知寨爱民如子,两袖清风,我能够讹你吗?你这是血口喷人,侮辱官长。

             来呀,先打他四十板子!

四皂吏  (同白)    啊!

(四皂吏同打赵兴。)

四皂吏  (同白)    四十打完。

刘高   (白)     赵兴,板子打在你的身上,你该把脑筋清楚一点啦!你到底欠我多少银子?

赵兴   (白)     这个……

赵翠娇  (白)     哎呀大人哪!我家实实欠了五两五钱银子,我兄长对我讲过的。

刘高   (白)     不准你说话!

             赵兴,你说你欠我多少银子?

赵兴   (白)     实实的五两五钱。连本带利,共是十一两。

刘高   (白)     好滚刀筋,再打他四十!

冯赖   (白)     慢来慢来!我说知寨大人,他欠的钱,黑字落在白纸上啦,赖也赖不过去。反正他没钱还债,当着大人面前,叫他按上指纹手印,把他妹姀押身还债,不就结了吗?

刘高   (白)     好。冯先生这是可怜你们,把字据写好啦,叫他按上手印。

冯赖   (白)     我早把字据写好啦。

             赵兴你听着:“立字据人赵兴,今欠刘知寨大人纹银一百一十两,无钱归还,情愿将胞妹赵翠娇押身还债,生死存亡,概不过问。恐口无凭,立字为据”。赵兴,你就按上手印吧!

赵兴   (白)     这个……

冯赖   (白)     你赖是赖不过去呀,何必挨这板子哪?

赵兴   (白)     好好好,拿来我看。

冯赖   (白)     你瞧清楚了啦

(冯赖送字据,赵兴撕字据。)

刘高   (白)     好哇!你给撕啦。给我打!

冯赖   (白)     大人不必打他。我早预备好啦:这儿还有一张。

赵翠娇  (白)     拿过来我按手印。

冯赖   (白)     什么,你按手印?你也是三把把的扯坏了啊!

刘高   (白)     先把她押下去,好好的看着她。

二皂隶  (同白)    啊!

(二皂隶同押赵翠娇。)

赵翠娇  (白)     兄长,你可不要按手印哪!

冯赖   (白)     快把她押下去!

二皂隶  (同白)    啊!

(二皂隶扯赵翠娇同下,二皂隶同上。)

刘高   (白)     来呀,拉过他的手,叫他按手印!

二皂隶  (同白)    啊!

(二皂隶同按赵兴。〖乱锤〗。冯赖强扯赵兴按指纹。)

刘高   (白)     赵兴,手印你是按上啦。你的妹妹就算我府里的人啦。你该的那一百一十两银子,我当然不要啦。咱们是买卖两清,趁早给我走!

赵兴   (白)     狗赃官哪狗赃官!你这样欺压百姓,我们纵死九泉,也不甘心瞑目。拼着我这性命不要,我与你拼了!

(〖乱锤〗。赵兴欲撞刘高,四皂隶同拦。)

刘高   (白)     把他打出去!

(二皂隶同用棍轰赵兴下,二皂隶同上。)

冯赖   (白)     我说王老六,你瞧见没有?赵兴没钱还债,把他妹妹可是押在知寨府里啦。你欠了二十两银子,连本带利一共是四十两,你有钱没有啊?

王老六  (白)     小老儿也是无钱,难道我也把女儿押在府中么?

刘高   (白)     赵兴的事,你已然亲眼看见啦。本知寨一秉至公,对他怎样,对你当然也是一样啊!

王老六  (白)     哎呀大人哪!

刘高   (白)     你住了吧!空口饶舌也是没用。

             冯先生,叫他快按手印。

冯赖   (白)     王老六,不用买贵的,按手印吧!

王小娥  (白)     住了!你们欺骗百姓,毒计害人,我父女纵然一死,也不依从!

刘高   (白)     哦,你也来啦。先把她押下去,好好的看着!

二皂隶  (同白)    走!

(二皂隶同押王小娥。)

王小娥  (白)     爹爹!爹爹!爹爹呀!

(二皂隶押王小娥同下,二皂隶同上。)

刘高   (白)     来呀,按着他,叫他按手印!

二皂隶  (同白)    啊!

(二皂隶同按王老六,冯赖强抵王老六按手印。)

刘高   (白)     把他轰出去!

(〖乱锤〗。王老六欲撞刘高,二皂隶同打王老六下,二皂隶同上。)

冯赖   (白)     我的知寨大人,事情给您办好啦。我那笔昧心钱哪?

刘高   (白)     苦不了你。先把两个女子带上来,我好好的劝劝她们。

冯赖   (白)     把两个女子带上来!

四皂隶  (同白)    啊!

(四皂隶同下。四皂隶押王小娥、赵翠娇自两边分上。)

刘高   (白)     我说两位小姑娘,你们不必啼哭,你们拿身子替你们家还了账,也算你们尽了孝啦。我也没有坏意,把你们送到慕容知府那儿,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我这片好心,可别当着驴肝肺呀!

赵翠娇、

王小娥  (同白)    住了!

     (同唱)    狗官休得假殷勤,

             你千方白计害人民。

刘高   (白)     咳,我那小姑娘啊!

     (唱)     小姑娘不必怒气生,

             老爷本是大好人。

(马尾兰带丫鬟同暗上。)

刘高   (唱)     走上前来忙慰问,

马尾兰  (白)     刘高,你大胆!

(马尾兰入门指刘高,刘高哆嗦。)

马尾兰  (唱)     负心的男儿我骂几声。

     (白)     哈哈,好你个刘高哇!奴家马尾兰跟你是抓髻夫妻,哪样对不住你?你拍着良心想想,为给你运动差使,我在慕容大人面前,赔了多少小心,才放你做了个知寨。怎么,你如今升官发财,吃水忘了掏井人啦?竟敢背着我弄两个丫头来,难道你不怕我吃醋吗?

刘高   (白)     夫人夫人,您别生气,您听我说。

马尾兰  (白)     跪下给我说!

刘高   (白)     是是是,我跪着说。

(刘高跪。)

马尾兰  (白)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高   (白)     这也不是我的主意。这是冯先生的高见。

马尾兰  (白)     老冯就不是好东西,趁早给我滚!

刘高   (白)     夫人,您别屈赖他这个好人哪!

冯赖   (白)     我可是好人,我出这个主意,为的是老爷。

马尾兰  (白)     我知道,你为的是他。你为了他,就不管我啦!

刘高   (白)     夫人,您得容人说话呀!

马尾兰  (白)     容你,这次你弄俩,下大你就弄一打啦!

刘高   (白)     夫人,是这么回事。

马尾兰  (白)     反正是那么回事。我知道,你嫌我岁数大啦,其我马尾兰就是不爱刀尺,要是好好的刀尺刀尺,说是赛过西施,不让貂蝉。

刘高   (白)     夫人,您的容颜,我早就拜倒石榴裙下啦。这两个女子不是我要,我是要送给慕容知府的。

冯赖   (白)     不错,这两个女子,老爷为是送礼的。

马尾兰  (白)     平白无故,干嘛给慕容大人送礼呀?

刘高   (白)     夫人,你是贵人多忘事啊!今天是腊月初十啦,眼瞧着就到年根底下,咱们不得给慕容大人送点节礼吗?

马尾兰  (白)     送节礼,干鲜果品、肥鹅嫩鸭、烧猪汤羊、黄白二酒,什么不许送,干嘛送两个女子啊?你这是冤我,我不信。

刘高   (白)     唉,夫人哪?

     (唱)     这都是穷债户将人押债,

             得美女不费我一文钱财。

             慕大人好风流女色贪爱,

             孝敬他活宝贝必称心怀。

马尾兰  (白)     呀!

     (唱)     听一言才知情把他错怪,

             这美女为的是升官发财。

     (白)     这么一说,我倒也明白啦。可是一样,当着我面,将这两个女子立刻送去;如若不然,我与你决不罢休!

刘高   (白)     我一定遵命。

             冯先生,你替我备好柬帖,将这两个女子送到知府大人那儿去吧!

冯赖   (白)     这两个女子,总得梳洗梳洗,换两件漂亮衣服哇!

刘高   (白)     你真死心眼,后宅里有的是衣服,你带她们换换去不就结了吗?

冯赖   (白)     遵命遵命。

             你二人随我来!

赵翠娇、

王小娥  (同哭)    喂呀……

(冯赖引王小娥、赵翠娇同下。)

刘高   (白)     啊夫人,事情弄清楚啦,您就别生气啦。我跟您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我的好夫人哪,哈哈哈……

马尾兰  (白)     别犯贱骨头啦!其实奴家这副尊容配给你这个豆腐块,总算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啦,我没有一样对不住你,只是没有给你生下一男半女,倒也是件憾事。

刘高   (白)     那不赖你,也是命该如此。

马尾兰  (白)     我想生儿养女也是天意。如今到了年底啦,我要到娘娘庙烧烧香,求求老娘娘,给咱们送个大胖小子来,你瞧怎么样?

刘高   (白)     夫人说好便好。夫人几时烧香?

马尾兰  (白)     今天初十,过五天是十五,我去烧香。

刘高   (白)     好,到十五那天,我派一队人保护夫人。

马尾兰  (白)     干嘛要这么些人哪?

刘高   (白)     夫人有所不知,这青州地面三山险恶,惯出强人,要是吓着夫人,我可担待不起呀!

马尾兰  (白)     如此说来,你倒是个有良心的!

刘高   (白)     我要是没有良心,我早当了王八啦!

马尾兰  (白)     你别挨骂啦!

(刘高、马尾兰同下。)

【第二场】

赵兴   (内白)    走哇!

(赵兴上。)

赵兴   (唱)     贪官设计把人害,

             血海冤仇记心怀。

     (白)     唉!可恨刘高,陷害贫民,讹诈我一百一十两银子,强将我妺押身还债。这血海冤仇、何处申诉?也罢!这清风山上,现有三位义士,占山立寨,专管人间不平之事。我不免投奔那里,献身入伙,待等机会,再报冤仇便了!

     (唱)     清风山上求携带,

             杀官除霸斩狼豺。

(赵兴下。)

【第三场】

(〖急急风〗。四兵丁、大头目、燕顺、郑天寿同上。〖点绛唇〗。燕顺、郑天寿同上高台。)

燕顺   (念)     恼恨污吏与贪官,害得黎民实可怜。

郑天寿  (念)     横磨十万除凶剑,待机而动清风山。

燕顺、

郑天寿  (同白)    俺——

燕顺   (白)     锦毛虎燕顺。

郑天寿  (白)     白面郎君郑天寿。

燕顺   (白)     自幼爱习拳棒,贩马为业。因见朝廷任用奸小,苦害黎民、十分昏暗。为此结交王、郑两位弟兄,来到这清风山,聚义为首,待机而动。前数日,山东及时雨宋江来到此山,他言道:梁山泊义士甚多,十分兴旺,曾劝我等同上梁山,共图大事。我与二位贤弟,商谈未决。眼看岁暮年终,山中缺少酒肉。王英贤弟,下山打抢不义之财,未见回来。

             众家哥弟,伺候了!

四兵丁  (同白)    啊!

王英   (内白)    呔!众家哥弟,人马回山哪!

(〖风入松〗。四喽兵、赵兴、王英同上,燕顺、郑天寿同下高台,同迎。)
燕顺、

郑天寿  (同白)    贤弟回来了?

王英   (白)     两位哥哥!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笑)    啊哈哈哈……

(燕顺、郑天寿、王英各归座。)

燕顺   (白)     贤弟下山,多受辛苦。

王英   (白)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简直把人要气死!

郑天寿  (白)     何事怒恼贤弟?

王英   (白)     是我王矮虎下得山去,也曾遇见几个过路行商,他们俱是哭哭啼啼,愁容满面。我一问他,原来今年年成不好,民不聊生,那些做官的一个个贪赃枉法,弄得百姓的钱,都归了他们的腰包啦!我还是瞧不了这个,可怜一个,放一个;可怜一双,放一双,直到这般时候,一点东西也没有得来!

燕顺   (白)     贪官如此可恶,除非我等杀官劫库。

王英   (白)     要说官是真该杀,要说库真是该劫。哥哥不信,我还带来一个入伙的弟兄,名叫赵兴,乃是清风镇的百姓。他被刘高所害,气愤不平,到山入伙,你听他一说,就知道我的话不错啦!

燕顺   (白)     原来如此,哪一位是赵兴兄弟?

王英   (白)     赵兴过来。这是清风山的大寨主燕顺。这是清风山的二寨主郑天寿。我就是三寨主矮脚虎王英。你快来见见吧!

赵兴   (白)     参见三位寨主!

燕顺   (白)     罢了。赵贤弟,那刘高怎样害你全家?一一道来。

赵兴   (白)     寨主听了!

     (唱)     刘高生来多凶狠,

             千方百计害黎民。

燕顺、

郑天寿  (同白)    可恼!

     (同唱)    听一言来心头恨,

             拿着赃官尸碎分!

燕顺   (白)     大头目过来!

大头目  (白)     在。

燕顺   (白)     带了赵兴后山入伙。

大头目  (白)     遵命。

             随我来!

(大头目引赵兴同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三位寨主:山下来了一乘小轿,有清风寨人马跟随。我已打探明白,原来是刘知寨的夫人,朝山进香,特来报知。

燕顺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英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燕顺   (白)     贤弟为何发笑?

王英   (白)     啊大哥,那刘高毒害黎民,十分可恨。如今他的媳妇打从山前经过,待我抢上山来,给他个厉害,与老百姓报仇雪恨哪!

燕顺   (白)     刘知寨毒害黎民,不干他妻子之事。若将他妻子抢来,我清风山就不义了。

王英   (白)     大哥此言差矣!贪官的家小决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王英焉能轻轻放过?

             众家哥弟,一齐下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急急风〗。四喽兵、王英同下。)

郑天寿  (白)     哎呀大哥呀!王贤弟性好女色,你我快快下山,拦阻于他。

燕顺   (白)     言之有理。

             众哥弟,带马下山!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同带马。燕顺、郑天寿同上马,四兵丁、燕顺、郑天寿同下。)

【第四场】

(〖耍孩儿〗。四兵士、院子、丫鬟、马尾兰、二轿夫同上。)

马尾兰  (白)     我说人役们,来到什么地方啦?

院子   (白)     清风山下。

马尾兰  (白)     我心里直噗咚,大家小心谨慎哪!

王英   (内白)    众哥弟,与我抢!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王英同上。王英、四兵士同架住,四喽兵拥院子、丫鬟、二轿夫、马尾兰同下。四兵士同败下。)

王英   (白)     回山!

(〖水底鱼〗。王英、四喽兵、院子、丫鬟、二轿夫、马尾兰同走圆场。四兵丁、燕顺、郑天寿同上。)

王英   (白)     大哥,二哥,您瞧见没有,马到成功。

燕顺   (白)     好,带回山去,一同发落。

王英   (白)     唉!这么点小事,小弟一个人就能办啦。

             兄弟们,把轿子搭到后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拥院子、丫鬟、二轿夫、马尾兰同下。)

王英   (白)     大哥,二哥,回见回见。

(王英下。)

郑天寿  (白)     大哥,你看三弟把刘夫人抢到后山,其中定有缘故。

燕顺   (白)     三弟行事,真正岂有此理!待俺赶上解劝于他。

郑天寿  (白)     且慢!三弟性情不好,休为小事,伤了兄弟的和气。

燕顺   (白)     难道清风山“义气”二字,就丧在他手!

郑天寿  (白)     何不搬请宋江大哥,同到后山劝解于他?

燕顺   (白)     不是二弟提起,我倒忘怀了。宋江大哥,江湖敬仰,前去劝解于他,他焉能不服?你我速到后山,搬请宋大哥便了。

郑天寿  (白)     请!

(燕顺、郑天寿、四兵丁同下。)

【第五场】

(宋江上。)

宋江   (引子)    江湖亡命,恨朝廷,昏暗不明。

     (念)     忆昔当年在郓城,谁人不知宋公明?只因怒杀婆惜命,朱仝义释得逃生。

     (白)     卑人、宋江,字表公明。乃山东郓城人氏。只因怒杀阎婆惜,大闹乌龙院,多蒙朱仝放我逃走,亡命江湖。不想路过这清风山,偶遇燕顺、王英、郑天寿,苦苦留在山上。我看他等,俱是正义英雄,也食相劝他等,投入梁山,与晁盖大哥共图大事。他三人商议未定。唉!想大宋朝廷如此黑暗,黎民百姓,俱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我等,聚义兴师,与民除害。俺宋江想网罗天下豪杰,因此不辞辛苦,奔走江湖。一路之上,奇遇甚多,好不痛快人也!

     (唱)     柴家庄小旋风义气为重,

             三生有幸遇武松。

             孔家庄盘桓半月整,

             辞别孔亮奔清风。

             也是宋江多侥幸,

             清风山下遇三雄。

             我劝他休做英雄梦,

             同上梁山会群雄。

             欲图大事须慎重,

             为民除害反朝廷。

燕顺、

郑天寿  (内同白)   走哇!

(燕顺、郑天寿同上。)

燕顺   (唱)     搬请那宋大哥德高望重,

郑天寿  (唱)     用义气劝一劝好色的王英。

宋江   (白)     二位贤弟来了,请坐,请坐!

燕顺   (白)     哎呀宋大哥呀!今有清风寨刘高的妻子,打从山前经过,被王英贤弟抢上山来,带入后山。特请大哥劝解于他,休坏了清风山的义气。

宋江   (白)     这等小事,何须在下前往?

郑天寿  (白)     那王贤弟性情不好,我二人苦苦相劝,只怕伤了弟兄的和气,非宋大哥不可。

宋江   (白)     既然如此,待愚兄前往便了!

     (唱)     男儿清白江湖重,

             休为女色把身轻。

             快劝王英来自省,

             我把那义气二字细说分明。

(宋江、燕顺、郑天寿同下。)

【第六场】

(〖水底鱼〗。四喽兵、院子、丫鬟、马尾兰、王英同上。)

王英   (白)     你们都出去,我一个人打发她。

四喽兵  (同白)    嘿!

(四喽兵自两边分下。)

王英   (白)     你们也给我滚去,找死是怎么着?

丫鬟、

院子   (同白)    是!

院子   (白)     得!今儿个夫人要得苦子。

(丫鬟、院子同下。)

王英   (白)     我说那个妇人,我已然知道你的身世啦!你是刘高刘知寨的媳妇。那刘高狗子,仗着慕容知府的势力苦害黎民。我把你抢上山来,本当一刀结果你的性命,与百姓报仇雪恨。念你正在青春,本大王有意收你做个压寨夫人。你答应我的亲事便罢;如若不然,我可是不客气啦!

马尾兰  (白)     大王息怒,待奴家思忖思忖。

王英   (白)     生死关头,好好的想想吧!

(马尾兰背供。)

马尾兰  (白)     哎呀且住!听此人之言,奴家若不依从,必遭毒手。这也是奴家生的美貌漂亮,活该走这步桃花运。干脆,为了活着,我就答应他吧!

(马尾兰想。)

马尾兰  (白)     哎呀慢着!奴家若一口应承,岂不失了这夫人的体统?有咧!先来一个欲擒先纵,才能显出我们官太太的身份。

(马尾兰向王英。)

马尾兰  (白)     我说,那一强人,你且住啦!奴家乃堂堂夫人,岂能依从于你?

王英   (白)     哈哈!你这是给脸不兜着啊!你若不从,某家就要鲁莽啦!

     (唱)     若不依从要尔命,

(〖急急风〗。燕顺、郑天寿、宋江同上,宋江拦王英。)

宋江   (白)     贤弟住手!

     (唱)     叫一声王贤弟且自消停。

王英   (白)     哈哈!大哥、二哥!这就是你们的不对啦!我来发落这个贪官的媳妇,你们干嘛把宋大哥找来呀?

宋江   (白)     唉,贤弟听了!

     (西皮二六板) 贤弟息怒听我劝,

             清白二字说周全:

             你等俱是英雄汉,

             为民除害才聚义在清风山。

             聚义兴师男儿愿,

     (西皮快板)  反上朝廷灭群奸。

             光明正大玉无玷,

             戒淫戒色记心间。

             你若是不慎有沾染,

             那一世英名化灰烟。

王英   (白)     呀!

     (唱)     大哥说话见识远,

             还须巧言来遮瞒。

     (白)     我说宋大哥!你的话一点也不错。我把这个妇人,带到后山,别无他意,何必提起“戒色”二字啊?

宋江   (白)     既无他意,何不将她放下去?

王英   (白)     她乃是狗官刘高的媳妇。那刘高苦害黎民,欺压百姓,正好惩罚于他,与百姓报仇恨啊!

宋江   (白)     哈哈哈……贤弟你又错了!

     (西皮快板)  劝贤弟休要巧遮瞒,

             贪官的家小未必贪。

             施德于人他心感,

             钢刀之下把恩宽。

(〖哑笛〗。)

王英   (白)     宋大哥,你也太仁义啦。如今的贪官,狗改不了吃屎,劝也是没用。你们不许我留她,干脆,我把她杀了就得啦!

宋江   (白)     贤弟你又来了!

     (西皮快板)  贤弟不要生嗔怨,

             快把妇人放下山。

             回头再把妇人唤,

             有几句言语记在心间:

             回衙快把刘高劝,

             莫使人间造孽冤。

马尾兰  (白)     大王啊!

     (唱)     大王爷好言话奴家照办,

(〖哑笛〗。)

宋江   (白)     贤弟!你就放她去吧!

王英   (白)     我说两位哥哥,咱们把这个贪官的媳妇,就这么轻轻的放了吗?

燕顺、

郑天寿  (同白)    宋大哥以仁义之心,感化作恶之辈。我等理当遵从。

宋江   (白)     着哇!

     (唱)     得饶人且饶人放她回还。

     (白)     那一妇人,你快快下山去吧!

马尾兰  (白)     遵命!

王英   (白)     你给我回来!你真是做官的媳妇,好大的架子,还不磕头道谢哪!

马尾兰  (白)     是是是!多谢大王爷,多谢大王爷!

王英   (白)     给我磕什么头,我又没跟你拜天地!

马尾兰  (白)     多谢大王!

宋江   (白)     我不是什么大王,我乃郓城客人张三,你不要认差了。

马尾兰  (白)     是是,多谢客官!

宋江   (白)     快快去吧!

王英   (白)     把你们的人叫上来。

马尾兰  (白)     家院、丫鬟快来!

(院子、丫鬟同上。)

王英   (白)     你们俩也给我听着!本大王抢你们上山,本当要了你们的性命;皆因好友讲情,大大的便宜了你们。回去告诉狗官刘高,叫他速改前非,不可再欺压黎民,苦害百姓。要是不听话呀,早晚清风山的人马,杀入清风寨,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马尾兰、
院子、

丫鬟   (同白)    是是是。我们记住啦!

王英   (白)     去你的吧!

马尾兰  (白)     哎哟,我的妈呀!

(马尾兰拉丫鬟、院子同下。)

王英   (白)     嘿!宋大哥,你的度量也太大啦。据小弟猜想,这个妇人回到清风寨,决不能相劝狗官尽改前非。

宋江   (白)     我有意去至清风寨花荣那里,暂住几日,暗查刘高的动静,贤弟意下如何?

燕顺   (白)     大哥若至清风寨,只怕又惹是非。

宋江   (白)     想花荣身为武知寨,那刘高岂奈我何!

燕顺   (白)     大哥几时启程?

宋江   (白)     花荣早有书信相邀,兄意欲明日前往。

燕顺   (白)     好。我等备酒,与大哥送行。

宋江   (白)     多谢了!

     (唱)     知己相逢恨见晚,

             共图大事记心间。

             且到那清风寨见友一面,

             暗查访刘高贼是否凶顽。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刘高上。)

刘高   (唱)     夫人去后心惊颤,

             莫非中途起波澜?

(四兵士同上。)

四兵士  (同白)    启禀大人:大事不好了!

刘高   (白)     何事惊慌?

四兵士  (同白)    夫人路过清风山,被强盗抢上山去了。

刘高   (白)     哈哈!你们这些饭桶,叫你们跟着干嘛的?快快带马,待我面见花知寨,求他发兵剿山。

(班头上。)

班头   (白)     启禀大人:夫人回来啦!

(班头下。)

刘高   (白)     待我谢天谢地。

(〖乱锤〗。院子、丫鬟、马尾兰同上。〖哭相思〗。马尾兰、刘高同相见。四兵士、院子、丫鬟自两边分下。)

刘高   (白)     夫人,您受了委屈啦!

马尾兰  (白)     都是你那恶名在外,我才受了委屈。

刘高   (白)     下官有什么恶名啊?

马尾兰  (白)     那清风山的强盗说你是个贪官。

刘高   (白)     怎么着,那清风山的强盗说我是个贪官!您就不给我分辩分辩吗?

马尾兰  (白)     我当然不能承认。我说这些个谣言,都是那些无知万民胡说八道。我们老爷,称得起是两袖清风,爱民如子。众强盗听了我的话,信以为真,可就把我给放啦。临行之时,叫我告诉你:要是口不应心,他们对你就不客气啦!

刘高   (白)     哎呀呀,气死我也!

     (唱)     狗强盗行不法真正大胆,

             辱我妻骂我名可恨万端!

     (白)     夫人,什么话也不用说啦。清风山的强盗这样的辱骂于我,我堂堂知寨,焉能与他罢休?有朝一日,得了机会,必然发兵剿山,与夫人报仇雪恨。

马尾兰  (白)     当然得报仇,当然得雪恨,你可没见他们那份可恨哪!我堂堂的夫人,给他们叩头。我们哪受过这个呀,我的天啊……

(马尾兰哭。)

刘高   (白)     您别难过,我一定给您报仇,我一定给您报仇。

马尾兰  (白)     我可见不起人啦,我的天啊……

(马尾兰哭。)

刘高   (白)     别哭啦!后面歇息去吧!

马尾兰  (白)     我的天啊…

(刘高、马尾兰同下。)

【第八场】

花荣   (内白)    兵士们、回操!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风入松〗。四上手、旗牌、花荣同上。)

花荣   (白)     本知寨、小李广花荣。奉命镇守清风寨。适才操演完毕。

             兵士们,回寨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合头〗。宋江自下场门上。)

宋江   (白)     郓城客商,求见花知寨。

旗牌   (白)     候着!

             禀知寨:郓城客商求见大人。

花荣   (白)     人马列开!

四上手  (同白)    啊!

(花荣、宋江同相见。)

宋江   (白)     花贤弟!

花荣   (白)     你是宋——

宋江   (白)     我是送信的。

花荣   (白)     哎呀呀,想煞小弟了。

             旗牌,备马回寨!

旗牌   (白)     啊!

(旗牌与宋江带马,宋江、花荣同上马,四上手、旗牌、花荣、宋江同走圆场,花荣、宋江同进门。四上手、旗牌同下。)

花荣   (白)     宋大哥,自你在郓城惹了是非,弟早有书信相请,为何今日才到小寨?

宋江   (白)     唉,一言难尽了!

     (西皮流水板) 自从亡命江湖上,

             暂且隐身柴家庄。

             多蒙贤弟书信往,

             恨不得插翅聚一堂。

             清风山会见了三雄多豪爽,

             今日才得拜门墙。

花荣   (白)     哦!

     (唱)     宋大哥在江湖高名久仰,

             云从龙风从虎侠义名扬。

宋江   (白)     贤弟呀!

     (唱)     提起了侠义名惭愧无状,

             有一件正义事可慰心肠。

     (白)     啊贤弟!你们清风寨中,可有个刘知寨么?

花荣   (白)     小弟是个武知寨,那刘高便是文知寨。大哥问他做甚?

宋江   (白)     那日愚兄在青风山上,偶遇刘高的妻子被抢上山,三位英雄便要杀害。愚兄念他与贤弟有同僚之谊,因而百般讲情,才得释放。贤弟若见刘高,劝他早改前非,不要苦害百姓了。

花荣   (白)     唉!大哥你把事错办了。

宋江   (白)     怎见得?

花荣   (白)     那刘高为人万恶,欺压百姓,罪该万死。大哥以宽厚之心,焉能度此昏庸之辈?

宋江   (白)     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刘高得此警示,改过自新,也未可知。

花荣   (白)     大哥忒仁义了!

宋江   (白)     愚兄不敢。

花荣   (白)     花仁快来!

花仁   (内白)    来也!

(花仁上。)

花仁   (念)     钦佩花知寨,文武两全才。

     (白)     参见大人!

花荣   (白)     见过宋先生!

花仁   (白)     宋先生在上,小人有礼!

宋江   (白)     不敢!卑人还礼。

花荣   (白)     花仁,宋先生与我乃是至友,要在寨中多住几日,命你左右伺候,小心在意!

花仁   (白)     遵命!

花荣   (白)     后面备酒,与大哥接风!

宋江   (白)     到此就要叨扰。

花荣   (白)     正是:

     (念)     花荣喜逢及时雨,

宋江   (念)     酒酣全为故人逢。

花荣   (白)     啊!

宋江   (白)     啊!

花荣、

宋江   (同笑)    哈哈哈……

花荣、

宋江   (同白)    请!

(花荣、宋江、花仁同下。)

【第九场】

(〖大发点〗。四龙套、秦明同上。)

秦明   (粉蝶儿)   谁似俺,盖世英豪,镇青州,谁不晓霹雳火号。

     (念)     好汉英雄志量高,懒看奸雄立当朝。大鹏何日樊笼破,展翅腾云上九霄。

     (白)     本统制、秦明。总管青州兵马。只因俺性情急躁,声若雷霆,人人称俺“霹雳火”。可笑当今万岁,宠信奸臣,国政日非。这青州知府慕容老儿,乃当今慕容贵妃之兄,裙带之官,仗势欺人。是某屡次劝告,奈他执意不听,令人气闷胸怀。这且不言。青州府外,三山贼寇,甚是猖狂,为此每日操演人马,以防不测。正是:

     (念)     官不清廉民不顺,是非二字难分明,

中军   (内白)    走哇!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将军:慕容大人有书信呈上。

秦明   (白)     呈上来!

(中军呈书。〖牌子〗。秦明看。)

秦明   (白)     哎呀且住!今乃元宵佳节,慕容大人请俺过府饮宴。俺若不往,岂不伤了这同僚的和气?也罢!到了他府,略饮几杯,告辞即回,也就是了。

             中军!

中军   (白)     有!

秦明   (白)     告知来人,修书不及,随后即至。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上。)

秦明   (白)     军士们,带马!

四龙套  (同白)    啊!

(龙套甲带马,秦明上马。)

秦明   (西皮导板)  为同僚我只得心中宽忍,

     (西皮原板)  霹雳火在马上暗自思忖。

             常言道君不正黎民怨恨,

             草莽中隐藏了多少强人。

             桃花山小霸王周通名姓,

             二龙山聚草寇也有风闻。

             更有那青风山英名远震,

     (西皮快板)  众儿郎俱都是义气超群。

             有一个锦毛虎名唤燕顺,

             还有那郑天寿白面郎君。

             矮脚虎小王英,

             他弟兄三人占据在山林。

             好汉贼寇我就难辨认,

(秦明、中军、四龙套同走圆场。)
王老六、

四百姓  (内同白)   苦哇!

秦明   (白)     啊!

     (唱)     又听得众百姓叫苦连声。

     (白)     嘿!今乃元宵佳节,众百姓为何声叫苦?令人好不烦闷!

             中军,唤众百姓马前答话!

中军   (白)     遵命。

             众百姓听者:秦统制唤你们马前答话!

王老六、

四百姓  (内同白)   来了!

(王老六、四百姓同上。)
王老六、

四百姓  (同唱)    狗官刘高逼人甚,

             统制马前把冤伸。

     (同白)    叩见秦将军!

秦明   (白)     起来,起来!

王老六、

四百姓  (同白)    多谢将军!唤我等何事?

秦明   (白)     今乃元背佳节,大放花灯,你等为何速声呼苦?

百姓甲  (白)     哎呀秦将军哪!不提元宵放灯;还则罢了;提起元宵放灯,令人好恨!

秦明   (白)     恨者何来?

百姓甲  (白)     将军听了!

     (扑灯蛾)   元宵放花灯、放花灯,

             刘高把计生、把计生,

             每家银一两,

             迟交便受刑、便受刑!

百姓乙  (白)     将军哪!

     (扑灯蛾)   我家无银两、无银两,

             知寨不容情、不容情,

             欠下高利债,

             一月要还清、要还清!

王老六  (白)     将军哪!

     (扑灯蛾)   提起高利债、高利债,

             老汉哭一声、哭一声。

             去年来要债,

             老汉未还清,

             带去亲生女,

             押在他府中。

             生拆骨肉散,

             老汉好孤零、好孤零!

王老六、

四百姓  (同白)    哎呀秦将军哪!我等的苦处,俱已说得明白,还望将军与我们做主啊……

(王老六、四百姓同跪。)

秦明   (白)     喳喳喳……可恼!

     (唱)     好似霹雷当头震,

             霹雳火起怒在心。

             你等苦情暂容忍,

             我见知府说分明。

王老六、

四百姓  (同白)    谢将军哪!

     (同唱)    但愿知府心公正,

             百姓疾苦察得清。

             暂收愁容好音等,

     (同白)    多谢将军了!

(王老六、四百姓同下。)

秦明   (白)     啊!

     (西皮快板)  越思越想心不平。

             小刘高做知寨何等侥幸,

             害百姓好一似虎狼之行。

             此一番我对慕容论,

             要把那贪赃恶劣迹、一件一件说分明。

             人来催马往前进!

(秦明、中军、四龙套同走圆场。)

秦明   (唱)     暂收那霹雳火笑脸相迎。

(院子暗上。)

中军   (白)     管家请了!秦将军到。

院子   (白)     待我传禀。

             有讲大人!

(慕容彦达上。)

慕容彦达 (念)     我妹在西宫,老夫有威风。

     (白)     何事?

院子   (白)     秦将军到。

慕容彦达 (白)     动乐相迎!

院子   (白)     动乐相迎!

(〖吹打〗。慕容彦达出迎。)

慕容彦达 (白)     秦将军!

秦明   (白)     知府大人!

慕容彦达、

秦明   (同笑)    啊哈哈哈……

慕容彦达 (白)     草柬相邀,辱蒙光临,当面谢过!

秦明   (白)     岂敢,承蒙厚爱,敢不如约而至。当面谢过!

慕容彦达 (白)     岂敢!

             来,酒宴摆下!

(〖吹打〗。院子摆宴。)

慕容彦达 (白)     将军请!

秦明   (白)     不敢,大人请!

慕容彦达 (白)     请!

(〖小江儿水〗。)

慕容彦达 (白)     啊秦将军,今乃元宵佳节,你看家家笙歌,处处灯火,真乃太平景象也!

秦明   (白)     大人此言差矣!

慕容彦达 (白)     何差?

秦明   (白)     想这元宵佳节,只是我们为官的元宵,并非是黎民百姓的佳节。

慕容彦达 (白)     将军何出此言?

秦明   (白)     大人哪!青州四外,贼据三山,各寨居民,人人叫苦,还称得什么“太平景象”?

慕容彦达 (白)     哎呀呀,将军忒多虑了。那三山贼寇惧怕将军威名,哪个敢来骚扰!各寨居民,自有本府宽仁厚爱,叫他们安居乐业。何言“叫苦”二字?

秦明   (白)     大人德政,末将敬仰。只是知寨之中,也有个贤愚不等,大人就该详查。

慕容彦达 (白)     啊!听将军之言,莫非哪个知寨有什么不法之事么?

秦明   (白)     怎的无有!

慕容彦达 (白)     还望将军说明,本府也好惩办。

秦明   (白)     大人听了!

(〖二三锣〗。)

秦明   (念)     清风知寨小刘高,苦害黎民罪千条;贪财私放高利债,又借花灯取民膏。

慕容彦达 (白)     有这等事!可有人控告于他?

秦明   (白)     怎的无有!

慕容彦达 (白)     有告必有证!

秦明   (白)     末将做证。

慕容彦达 (白)     呃!你忒以多事了!

秦明   (白)     啊!怎见得末将多事了?

慕容彦达 (白)     想那刘高,乃本府提拔之人,并非作恶之辈。无知刁民,妄造蜚言,诬陷于他,也是有的。

秦明   (白)     怎么讲?

慕容彦达 (白)     诬陷于他,也是有的。

秦明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慕容彦达 (白)     将军为何发笑?

秦明   (白)     我笑大人你忒以的袒护刘高了!

     (唱)     刘高罪恶你不信,

             反说诬赖是黎民。

             你我为官当公正,

             手摸胸膛你要问问良心。

慕容彦达 (白)     将军言重了!

     (唱)     将军说话要谨慎,

             须顾同僚脸面情。

             刘高之事不必论,

(〖哑笛〗。)

慕容彦达 (白)     秦将军,休为些小之事,搅了我们的酒兴。来来来,再饮一杯,请哪!请哪!请哪!哈哈哈……

秦明   (白)     这!请!

(秦明举杯欲饮,止。〖望家乡〗。)

秦明   (西皮快板)  秦明心中似火腾。

             我若与他多争论,

             只怕伤了同僚情。

             怒按心头不争论,

             难忘百姓哀告声。

             只得停杯谢宴饮,

(〖哑笛〗。)

秦明   (白)     大人!末将酒已够了!

慕容彦达 (白)     再饮几杯。

秦明   (白)     酒已够了。

慕容彦达 (白)     秦将军,休为那些小事,记挂胸怀,你的前程要紧!

秦明   (白)     末将谨记,告辞了!

             带马回营!

     (唱)     真所谓有兴来败兴回程。

慕容彦达 (白)     不送了!

(四龙套、秦明同下。)

慕容彦达 (白)     嘿!

     (唱)     霹雳火生来好烈性,

             我把此事记在心。

(院子持礼单上。)

院子   (白)     启禀大人:刘知寨派人前来送礼。礼单在此。

慕容彦达 (白)     前番送过了。

院子   (白)     前番是年礼,这是元宵节礼。

慕容彦达 (白)     呈上来!

(院子呈礼单,慕容彦达看。)

慕容彦达 (白)     好一份厚礼,叫他们搭进来。

院子   (白)     是。

             礼物搭上!

(〖吹打〗。四衙役挑礼物同上,过场,同下,院子随下。)

慕容彦达 (笑)     哈哈哈……

     (白)     秦明哪秦明!你道那刘高许多的不是,据我看来,他这样的孝敬老夫,不但无过,而且有功,真正是个好人哪!

     (笑)     哈哈哈……

(慕容彦达下。)

【第十场】

(地方上。)

地方   (念)     地方地方,实在难当;为了花灯,昼夜奔忙。

     (白)     我、清风镇地方王二的便是。每年正月十五,清风镇大放花灯,在土地庙前,搭起小鳌山一座,结彩悬花,比赛诸般社火。今年年成不好,老百姓无意举办。偏偏这位刘知寨,为了哄他的夫人,下了命令:叫镇中百姓,仍按往年实行。百姓们不敢违抗,只得敷衍一切。今儿个是十五啦,土地庙前,逛灯的人,一定不少,短不了蹬鞋踩袜子的事情,我可得前去照看照看,就此走走。

(地方走圆场。幕拉开。正场摆小鳌山,下场摆花墙。刘高、马尾兰同坐墙头看灯,院子、丫鬟两旁侍立,四百姓自上场门同上,同站斜一字看灯。)

地方   (白)     远远望见社火来也。

(扮灯人上,跳灯,下。)

宋江   (内白)    管家,带路!

花仁   (内白)    宋先生随我来。

(花仁引宋江同上。)

宋江   (四平调)   看冰轮涌出彩云开,

             火树银花列通街。

             行一步来至在土地洞外,

百姓甲  (念)     一座小鳌山,

百姓乙  (念)     五光十色全。

百姓丙  (念)     山头飞彩凤,

百姓丁  (念)     水内渡神仙。

四百姓  (同白)    好灯啊!好灯啊!

     (同笑)    哈哈哈……

宋江   (四平调)   又听得众游人笑开怀。

             小鳌山称得是飞虹耀彩,

             玲珑妙手费剪裁,

             啊啊啊……费剪裁。

(〖哑笛〗。)

宋江   (四平调)   这一旁有珍禽生姿活态,

             那一旁有祥兽赤焰喷来。

             还有那彩蜃楼飞从天外,

             这样的美景致游目聘怀。

     (白)     啊管家,这小鳌山十分精巧,称得是:

     (念)     玲珑妙手神仙制,何必梯云到月宫。

花仁   (白)     宋先生,休只夸这座小鳌山,还有那诸般社火,都要到土地祠前比赛。

宋江   (白)     社火今在何处?

花仁   (白)     那旁锣鼓喧天,想是就在那里。

宋江   (白)     好,你我赶上前去,饱看一回便了!

     (二黄散板)  有劳管家把路带,

花仁   (白)     宋先生随我来!

(花仁引宋江同下。马尾兰向刘高指点。)

马尾兰  (二黄散板)  忽然一事动心怀。

     (白)     哎呀老爷呀!那个穿蓝衣裳、三绺黑胡子的汉子,就是清风山的强盗,那天奴家被抢上山,他还叫我给他磕头哪!

刘高   (白)     哈哈!好个强盗,真是飞蛾投火呀!待我分派分派。

             我说兵丁们,速到土地庙前,把那个穿蓝衣裳、三绺黑胡子的人拿来。他是清风山的强盗,可别叫他跑啦!

四兵士  (内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院子、

四兵士  (内同白)   拿强盗!

宋江   (白)     啊管家,那旁吶喊声喧,说什么拿强盗。但不知捉拿何人?

花仁   (白)     休管他人闲事,快快回去吧!

院子、

四兵士  (内同白)   拿强盗!

(〖急急风〗。院子、四兵士同上,同捉宋江。)

院子   (白)     可不是他吗?绑回去见老爷!

(四兵士绑宋江同下。)

花仁   (白)     哎呀且住!忽然来了一伙兵丁,将宋先生绑得去了。看这些兵丁,俱是刘知寨的爪牙,其中必有缘故,速与花知寨送上一信,搭救宋先生便了!

(〖扫头〗。花仁下。)

【第十二场】

(〖急急风〗。四牢子、四皂隶、刘高自上场门同上,四丫鬟、马尾兰自下场门同上,同到台口,刘高谄媚相让,马尾兰归大座。)

刘高   (白)     啊夫人,下官正要审问强盗,你不在后堂,来到公堂做甚?

马尾兰  (白)     我是孙悟空上灵霄,无事不登三宝地。我问问你,你审的哪个强盗,你认识他吗?

刘高   (白)     下官哪有认识强盗之理!

马尾兰  (白)     还是的!我在清风山上亲眼看见过他,我在这儿一坐,他想赖也赖不过丢。我该来不该来?

刘高   (白)     夫人该来。

马尾兰  (白)     我再问问你,你捉拿这个强盗,是不是给我报仇?

刘高   (白)     正要与夫人报仇。

马尾兰  (白)     那就得了嘛!我在清风山上,给他磕过头,如今趁此机会,也得叫他给我磕头。我该来不该来?

刘高   (白)     夫人该来!

马尾兰  (白)     再者说:这个强盗在清风山上骂的你好苦。如今要问他这些口供,是不是我得跟他质对呀?

刘高   (白)     当然要您跟他质对。

马尾兰  (白)     那就得了嘛!我若不上公堂,这个强盗一定闭口不招,所以我就得上堂,不但上堂,还得亲自审问,亲自动刑哪!

刘高   (白)     是是是,夫人高才,夫人指教!

马尾兰  (白)     叫我指教,就得听我的。

             来呀,旁设一座!

刘高   (白)     喳!

马尾兰  (白)     带强盗!

皂吏甲  (白)     带强盗!

(班头拉宋江同上。)

宋江   (二黄散板)  元宵夜看小鳌山,

             谁知天外起波澜。

             只得巧言来分辩,

             放心大胆到堂前。

班头   (白)     强人当面!当堂有刑。

刘高   (白)     松刑!

班头   (白)     啊!

马尾兰  (白)     我说那一大胆贼人,抬起头来,瞧瞧我是谁!

(宋江抬头看。)

宋江   (白)     哎呀!

     (唱)     这妇人含怒坐大堂,

             口口声声叫强梁。

             这是我宋江投罗网,

             她恩将仇报灭天良。

             任你公堂有刑杖,

             我把前情说端详。

     (白)     哎呀夫人哪!那日在清风山上,若非我苦口婆心替你求情,焉能放你下山?今日反将我捉到公堂,是何道理?

马尾兰  (白)     你住了吧!分明你是清风山的强盗,混入清风镇,你快快说了实情便罢;如若不然,我可要动大刑啦!

宋江   (白)     哎呀夫人哪!小人姓张行三,乃是郓城贩卖绸缎的客商,与这清风镇的花知寨原是朋友。只因去岁,接得花知寨的书信,召我前来,不想路过清风山,被强人抢上山去。恰遇夫人被劫。是我冒死求情,才将夫人释放,也将我赶下山来。怎么夫人不念昔日搭救之恩;反而诬良为盗,口口声声把我张三当做强人?这天地之间,就无有好人立足之地吗!

     (二黄散板)  问良心也须要反躬自想,

             清风山遇难事你仔细参详。

马尾兰  (白)     你住了吧!你说你是郓城县的客商,我要不在当堂,别人或者叫你矇住啦。那天在清风山上,我亲眼看见你跟那三个强盗呼兄唤弟,十分的亲热,你还叫我给他们磕头来着!

宋江   (白)     夫人在危难之时,若不如此,焉能放下山来?

马尾兰  (白)     那么,干嘛又叫我给你磕头哪?

宋江   (白)     夫人哪!天地良心,我何尝受你一拜?

马尾兰  (白)     你可真会说瞎话,你忘啦,我可没忘。那天,我给你磕头的时候,你瞧你那么大模大样的,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哇!

刘高   (白)     哈哈!好你个大胆强盗!你敢叫我的夫人给你磕头?干脆!这个强盗,不打是不成啊。

             来呀,大刑伺候!

四皂隶  (同白)    啊!

(班头上。)

班头   (白)     禀大人:花知寨命人下书。

刘高   (白)     呈上来!

(班头出门。)

班头   (白)     下书人快来!

(花仁持书信上。)

花仁   (白)     书信在此。

(花仁递信。班头接信。)

班头   (白)     在外面伺候着!

花仁   (白)     是。

(花仁出门。班头进门。)

马尾兰  (白)     呈上来。

(班头呈书,马尾兰接。)

刘高   (白)     我说夫人,你认得字啊?你拿倒啦!

马尾兰  (白)     倒啦?叫你瞧,当面念给我听!

刘高   (白)     是啦!

(刘高拆信念。)

刘高   (白)     “花荣拜上僚兄相公座前:土地洞外捉拿之人,乃薄亲刘丈,近日从济而来,因看灯火误犯尊威。万乞情恕放免,自当造谢。草字不恭,颂乞察照。”

马尾兰  (白)     哦!这封信是花荣给他托人情啊!哈哈,这里头可大大的有了破绽啦。

刘高   (白)     你看出什么破绽哪?

马尾兰  (白)     强盗自称是郓城的张三,花荣的信上写的是济州刘丈。他们两个的口供就不一样。若不是强盗,哪能没有准名准姓啊!

刘高   (白)     不错,不错,还是夫人圣明。我瞧他也不姓张,他也不姓刘,他一定是清风山上什么狼,什么虎。

马尾兰  (白)     我说刘高啊,报仇的时候可到啦!

刘高   (白)     现在不是拷问他了吗?

马尾兰  (白)     浑蛋!浑蛋!你真是个大浑蛋!你附耳过来!

(马尾兰与刘高耳语。)

刘高   (白)     对对对,还是夫人的高见。

             哈哈!我说那一强盗,这封书信,就是天大的凭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花荣跟你们清风山有什么勾结来往?快快说了实情便罢;如若不然,我可真要动刑啦!

宋江   (白)     哎呀大人哪!小人实是郓城张三,与花荣乃是故友,不晓得什么清风山勾结之事,大人不可借刀杀人!

刘高   (白)     说好的,你是不招。

             来呀,先把下书的人轰出去!

班头   (白)     是啦。

(班头出门。)

班头   (白)     下书的哪?

花仁   (白)     怎么样?

班头   (白)     大人不准人情,快快的走吧!

花仁   (白)     这个……好好好,少时叫你们知道花知寨的厉害!

(花仁下。)

班头   (白)     什么厉害吧!

(班头下。)

刘高   (白)     左右,把强盗衣巾剥了,给我打!

四牢子  (同白)    啊!

(四牢子脱宋江衣巾。)

宋江   (唱二黄导板) 清风寨遇贪官又遭罗网,

刘高、

马尾兰  (同白)    嘚!牢子的,与我用力打!

四牢子  (同白)    啊!

(四牢子同打宋江。)

宋江   (二黄回龙)  这才是命运低、多魔障、一片正义错度了小人的心肠。

(四牢子同打宋江。)

宋江   (二黄原板)  悔不该在山中把贱人释放,

             放虎归山反把人伤。

             到如今诬良为盗要问罪状,

             连累了花贤弟满腔热血、一世清名也犯王章。

             那刘高害百姓人人诽谤,

             今日里才知他罪恶昭彰。

             俺宋江拚一死愿受刑杖,

刘高   (白)     我说那一强盗,你还不招吗?

宋江   (白)     呀呀呸!

     (唱)     血口喷人莫雌黄。

             有什么非刑当堂放,

             我把性命付汪洋。

刘高   (白)     好小子,你还是不招啊!

马尾兰  (白)     我说刘高啊,不动大家伙可不成啊!

刘高   (白)     对。

             牢子的,给我夹起来!

四牢子  (同白)    啊!

(〖阴锣〗。四牢子同夹宋江。)

刘高   (白)     有招无招?

宋江   (白)     冤枉难招。

刘高   (白)     收!

(宋江昏倒。)

四牢子  (同白)    张三晕刑。

刘高   (白)     用冷水喷醒,把他钉肘收监,带下去!

四牢子  (同白)    啊!

(四牢子押宋江同下。)

马尾兰  (白)     我说刘高啊!这么样就完了吗?

刘高   (白)     夫人,您放心吧!我借着这个强盗,正好害那花荣,我把他解到慕容知府那里,写上一套公文,就说他是郓城虎张三,在清风山落草,勾结花荣,要抢劫青州府。慕容大人一怒,一定要捉拿花荣治罪,咱们不就报了仇了吗?

马尾兰  (白)     这个主意倒也不错。你可知道,要没有我,你哪儿拿得着这个强盗?怎么又套出花荣来哪?

刘高   (白)     夫人不用说,我刘高是有良心的,夫人的功劳,我都知道。

马尾兰  (白)     告诉你说,娶媳妇照我这样的娶,准能升官发财呀!

刘高   (白)     下官知道,下官知道。

马尾兰  (白)     可累着了我啦!

刘高   (白)     我说丫鬟们,给夫人快热人参汤,补补元气呀!

马尾兰  (白)     你也来呀,哈哈哈……

(马尾兰下。班头上。)

班头   (白)     启禀大人:花知寨求见。

刘高   (白)     给我挡驾。

班头   (白)     不成不成,花知寨打进来啦!

(〖急急风〗。花荣、花仁、八上手同上。〖四击头〗。花荣见刘高怒。)

花荣   (白)     可恼哇可恼!

刘高   (白)     花知寨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花荣   (白)     俺就为你来!

刘高   (白)     你为下官何来哪?

花荣   (白)     我且问你:你在土地洞前捉拿的客商,乃是我的朋友,也并无罪状,俺好意书信求情,你为何不放?

刘高   (白)     花知寨,你认错了人了吧?那个人,已然招认是郓城虎张三,他并不是济州刘丈啊!

花荣   (白)     这个!哦哦,是了!他乃乡下之人,想是你非刑拷问,把他吓糊涂了,一时昏迷,招认张三。今日小弟前来,望你看在同僚之谊,将他释放;如若不然,你可知小李广的厉害!

(马尾兰暗上,隐身偷听。)

刘高   (白)     哈哈!花荣啊花荣,动不动就说你的厉害。告诉你说,你是武知寨,我是文知寨,你不比我高,我不比你低,何必这样欺侮哪?再者说,那强盗张三,自己都招认啦。你要把他要出去,上司知道,我可担当不起呀!

花荣   (白)     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个强盗,有何为证?

刘高   (白)     现有他的口供为证。况且我的夫人在清风山上,还亲眼见过他哪!

花荣   (白)     呀呀呸!你那夫人知恩不报,反而陷害好人,真乃禽兽之辈!

刘高   (白)     花荣,你怎么骂起人来啦?这可是我的公堂,不许你撒野!

花荣   (白)     怎么讲?

刘高   (白)     不许你撒野!

花荣   (冷笑)    嘿嘿嘿……

     (白)     漫说这小小知寨衙门;就是青州大堂,俺花荣何惧!我且问你,那客商你是放也不放?

刘高   (白)     他是犯了法的强盗,我不能放。

花荣   (白)     你当真不放?

刘高   (白)     当真不放!

花荣   (白)     果然不放?

刘高   (白)     果然不放。

花荣   (笑)     嘿嘿嘿……

     (白)     好言相劝,你执意不听,俺花荣鲁莽了!

(花荣抓刘高。马尾兰急下。)

花荣   (白)     兵士们,搜出刘丈,带回清风寨!

八上手  (同白)    啊!

(〖乱锤〗。花仁、八上手同下,拉宋江同上。)

花仁   (白)     刘丈在此。

花荣   (白)     带回府去!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花仁引宋江同下。马尾兰引八兵士同上。)

马尾兰  (白)     花荣,你往哪儿走?

刘高   (白)     哈哈,花荣,你往哪儿走!

花荣   (白)     刘高,你这是何意?

马尾兰  (白)     花荣,告诉你说,我就是刘高的夫人;外号女诸葛。你把强盗抢去,就这么完了吗?咱们一条线拴三个蚂蚱:飞不了你,跑不了他,也走不了我。咱们一块到青州大堂面见慕容知府。

花荣   (白)     怎么讲?

马尾兰  (白)     青州府大堂面见慕容知府。

花荣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听你之言,你暗中埋伏,要捉拿你花老爷不成?

马尾兰  (白)     反正你走不了!

花荣   (白)     哼!你等休以人多势众藐视于我。你来看!

(花荣摘弓。)

花荣   (白)     俺这穿杨神箭,结果尔等性命,易如反掌,念在同僚之情,不忍下此毒手。众兵丁听者:你们知我神箭厉害,快快闪路一条;如若不然,这门上的神符,便是你等模样。俺这第一箭,要射中门神的左目!

(花荣射箭。)

八兵士  (同白)    好箭!

花荣   (白)     俺这第二箭,要射中门神的右眼!

(花荣射箭。)

八兵士  (同白)    好箭!

花荣   (白)     俺这第三箭,要射那兵丁的咽喉。

兵士甲  (白)     哎呀!

(〖乱锤〗。八兵士同跪,花荣归下场门。)

花荣   (白)     看箭!

(花荣射箭。八兵丁同低头。)

花荣   (白)     便宜了尔等!

(〖四击头〗。花荣下。)

八兵士  (白)     好箭!好箭!真正的神箭!

刘高   (白)     呸!你们这一群饭桶,被人家一吓,就吓晕啦?

马尾兰  (白)     我说刘高啊,人就白白地叫他抢走了吗?

刘高   (白)     不要紧,动武的不成,咱们有主意。

马尾兰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刘高   (白)     我想花荣把强盗抢去,他一定不敢留在清风寨。

马尾兰  (白)     那为什么哪?

刘高   (白)     夫人你好糊涂!他怕我禀告知府,前去搜查,一定在今夜晚间把他放回清风山,给我个死无对证。

马尾兰  (白)     这一点,你料的不错。

刘高   (白)     我派几个心腹的兵丁,在清风山小道埋伏,暗暗把他拿回,然后再拿花荣,你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马尾兰  (白)     主意是个好主意,必须派个精细之人,可别拿错啦!

刘高   (白)     那是当然。

             来呀,有请冯先生!

兵士甲  (白)     有请冯先生!

(冯赖上。)

冯赖   (白)     东家,什么事啊?

刘高   (白)     有件要紧的事,非你不可。你附耳过来!

(刘高与冯赖耳语。)

冯赖   (白)     成成成,您交给我办啦。

             兵丁们,埋伏去者!

八兵士  (同白)    啊!

(八兵士、冯赖同下。)

马尾兰  (白)     花荣这个小子,武艺高强,要拿他,可有点费事啊!

刘高   (白)     哎呀!这件事还得夫人出马。

马尾兰  (白)     怎么着,你要使“美人计”呀?

刘高   (白)     “美人计”倒是“美人计”,可不是那么使法。你快快刀尺刀尺,到青州府面见慕容大人,就说花荣勾结清风山的强盗,要打抢青州。求他老人家派个武艺高强之人,前来捉拿花荣。

马尾兰  (白)     这是公事,干嘛用我去呀?

刘高   (白)     夫人您不知道,我跟花荣素日不和,慕容大人早就知道,凭我去说,大人一定不信,大人喜欢的是您,您绕着弯子,灌几句米汤,大人一迷糊,可就信啦。

马尾兰  (白)     这么一说,你这官是非我不成啊!

刘高   (白)     当然当然。夫人请!哈哈哈……

(刘高、马尾兰同下。)

【第十三场】

(〖水底鱼〗。八上手、花仁、宋江同上,八上手同下。花荣上。)

宋江   (白)     多谢贤弟相救!

花荣   (白)     哎呀大哥呀!那刘高夫妻为人刁恶,你如今明白了?

宋江   (白)     唉!愚兄以君子之心,错度小人之腹,悔之晚矣!

花荣   (白)     朝廷如此昏暗,到处俱是贪官,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宋江   (白)     贤弟不必如此。大丈夫志在四方,何必屈居人下!

花荣   (白)     大哥说的是。那慕容知府与刘高朋比为奸,小弟受尽恶气,只待机缘,小弟要辞官不做。

宋江   (白)     怎么,那刘高与慕容知府也是一党么?

花荣   (白)     裙带的肮脏,弟不愿多讲。

宋江   (白)     哎呀贤弟呀,兄在此留不得了。

花荣   (白)     怎么留不得了?

宋江   (白)     那刘高既与慕容知府狼狈为奸,你今救了愚兄,那刘高岂肯罢休?他依仗慕容知府的势力,必然前来搜拿。那时有口难诉,岂不画虎类犬?

花荣   (白)     这个!难道大哥立刻出寨不成?

宋江   (白)     事不宜迟,我只得连夜赶回清风山,暂避一时,再作道理。

花荣   (白)     大哥遍体刑伤,小弟放心不下。

宋江   (白)     哎呀!

     (念)     急难之间休怜惘,打断牙根和血吞。

     (白)     事急难以耽搁,兄自捱到山下便了!

     (西皮快板)  含悲忍泪把话讲,

             事急难以叙衷肠。

             朝廷昏暗多魍魉,

             几辈英雄有下场?

             如今且把清风上,

             浪静风平再做商量。

     (白)     请!

花荣   (白)     请!

(宋江下。)

花荣   (唱)     宋大哥受冤枉我心悲怆,

             恨贪官似豺狼怒满胸膛。

(八上手、花仁、花荣同下。)

【第十四场】

(〖起三更鼓〗。〖大撕边〗。八兵士、冯赖同上,同埋伏。)

宋江   (内白)    走哇!

(宋江上。)

宋江   (二黄散板)  适才辞别花贤弟,

             阴云满天月色迷。

     (白)     哎呀且住!我宋江一人逃至此地,看月色天黑,山路崎岖,好难行走也!

     (二黄散板)  遍体刑伤足难举,

             惊慌好似漏网鱼。

             早到高山把祸避,

(八兵士同擒宋江,冯赖持灯照。)

冯赖   (白)     没错,绑回去!

八兵士  (同白)    啊!

(八兵士、冯赖、宋江同走圆场。)

冯赖   (白)     有请刘大人!

(刘高、马尾兰同上。)

马尾兰  (念)     才入销金帐,

刘高   (念)     又为公事忙。

冯赖   (白)     回禀大人的话:强盗张三绑回来啦!

马尾兰  (白)     等我瞧瞧。

(马尾兰提灯照宋江。)

马尾兰  (白)     可不是他吗!

宋江   (白)     哼!

刘高   (白)     贼根子,还这么横哪?把他押入监牢!

冯赖   (白)     是啦!

刘高   (白)     可别走漏风声!

冯赖   (白)     是啦。走!

(八兵士拥宋江同下,冯赖下。)

刘高   (白)     我说夫人,强盗张三可是捉回来啦。慕容知府那儿你可得快去,早早捉拿花荣,你我夫妻也好放心哪!

马尾兰  (白)     今天不成啦!明儿早晨我就去。

刘高   (白)     明儿个求您多受累啦!

马尾兰  (白)     唉,老爷呀!

     (唱)     且用那借刀计把花荣害,

             除却了眼中钉方称心怀。

     (白)     老爷,来呀!

刘高   (白)     来啦!

(刘高、马尾兰同下。)

【第十五场】

(〖长锤〗。四龙套、慕容彦达同上。)

慕容彦达 (唱)     堂堂府尹威风大,

             攀龙附凤享荣华。

             我妹在宫陪王驾,

             牡丹能生富贵芽。

             我把那裙带姻缘来结下,

             才得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坐公衙。

             百姓黎民谁敢不怕,

             好比那东京城赵氏官家。

(门子上。)

门子   (白)     启禀大人:刘知寨夫人到。

慕容彦达 (白)     两厢退下!有请!

门子   (白)     两厢退下!有请!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门子同下。〖吹打〗。马尾兰上,慕容彦达迎。)

马尾兰  (白)     大人在上,奴家大礼参拜!

慕容彦达 (白)     不必拜了。一旁坐下!

马尾兰  (白)     多谢老大人。啊老大人,去年年底,刘高送来两个丫鬟,昨日元宵,又送来一份礼物,老大人赏脸收下,奴这里当面谢过。

慕容彦达 (白)     嘿,提起送礼之事,叫老夫好恼!

马尾兰  (白)     刘高有什么不到之处,还望老大人赐教。

慕容彦达 (白)     前者,他送来两个女子:一名翠娇,一名小娥,倒有几分姿色。谁知这两个贱人,命小福薄,不肯依顺老夫,反而辱骂于我。老夫大怒,把她们打死了。

马尾兰  (白)     该死!该死!早就该打死!

慕容彦达 (白)     这且不言。还有许多百姓,在秦将军面前叩告刘高,说出他许多罪状,老夫正要追问此事。

马尾兰  (白)     咳!老大人,您可错怪了人啦!此是大胆刁民,捏造虚情,诬赖刘高。不用说是刘高,就是老大人您,也有人在背地里谈论哪!

慕容彦达 (白)     啊!哪个大胆,敢来谈论老夫?

马尾兰  (白)     奴家不敢说。

慕容彦达 (白)     但讲何妨!

马尾兰  (白)     您叫我说,我可就说啦。您知道那个武知寨花荣吗?

慕容彦达 (白)     花荣便怎么样?

马尾兰  (白)     他在背地里咒骂老大人,说您剋扣军饷,搜刮民财,只顾自己的私囊,不顾百姓的生死。还有许多难听的话,我们不好说哪!

慕容彦达 (白)     呃!那花荣为人正直,这些谣言,老夫不信!

马尾兰  (白)     那花荣勾结清风山的强盗,要倒反青州府,您信不信哪?

慕容彦达 (白)     啊!花荣勾结强盗,你是怎么知道?

马尾兰  (白)     刘高在土地祠前,捉着一个强盗,名叫郓城虎张三,就是清风山的首领,已然供招是实,住在花荣家里。那花荣还有亲笔书信,替他求情哪!

慕容彦达 (白)     书信可曾带来?

马尾兰  (白)     我带着哪,您瞧瞧。

慕容彦达 (白)     拿来我看。

(马尾兰递信,慕容彦达接看。)

慕容彦达 (白)     唔呼呀!果然花荣私通强盗。此人不除,青州不保,你且退下!

马尾兰  (白)     是啦!

(马尾兰下。)

慕容彦达 (白)     升堂!

(〖吹打〗。四龙套、门子自两边分上,慕容彦达归大座。)

慕容彦达 (白)     黄信进见!

门子   (白)     黄信进见。

黄信   (内白)    来也!

(黄信上。)

黄信   (念)     一口丧门剑,威名镇三山。

     (白)     大人在上,黄信参见。

慕容彦达 (白)     将军少礼。

黄信   (白)     唤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慕容彦达 (白)     今有花荣勾结清风山贼寇,命你前去捉拿,不得有误!

黄信   (白)     启禀大人:那花荣箭法神奇,末将难以取胜。

慕容彦达 (白)     为将之道,智勇并用。今有一计,管叫花荣反臂自缚,你附耳过来!

黄信   (白)     是。

(慕容彦达与黄信耳语。)

黄信   (白)     喳喳喳……得令!

(黄信下。)

慕容彦达 (白)     转堂!

(四龙套、门子同下,马尾兰迎上。)

马尾兰  (白)     老大人,怎么样啦?

慕容彦达 (白)     已命都监黄信用计捉拿花荣,量他插翅难飞!

马尾兰  (白)     那么,奴家跟您告辞啦!

慕容彦达 (白)     呃!哪有空来空去的道理?后面备酒与夫人畅饮一回!

马尾兰  (白)     奴家奉陪!

慕容彦达 (白)     正是:

     (念)     但愿捉得小李广,

马尾兰  (念)     招供定罪在公堂。

慕容彦达 (白)     夫人来呀,哈哈哈……

(慕容彦达拉马尾兰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四上手、黄信同上。)

黄信   (白)     众将官,清风寨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黄信同走圆场。班头暗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黄将军到!

班头   (白)     启禀知寨大人:黄将军到。

刘高   (内白)    有请!

班头   (白)     有请!

(〖吹打〗。刘高上,迎。班头引四上手同下。)

刘高   (白)     黄将军!

黄信   (白)     刘大人!

刘高、

黄信   (同笑)    啊哈哈哈……

刘高   (白)     请!

黄信   (白)     请!

(黄信、刘高同进门,四龙套同随进。)

刘高   (白)     将军请坐!

黄信   (白)     告坐。

刘高   (白)     不知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黄信   (白)     岂敢!末将来得鲁莽,大人海涵!

刘高   (白)     岂敢!将军到此,可为花荣之事?

黄信   (白)     正为此事而来。府尹大人亲授一计,命你在大寨公厅摆下酒宴,两旁理伏兵丁,以解和为名,俺亲自请来花荣,掷杯为号,哪怕花荣飞上天去!

刘高   (白)     此计甚好。全仗将军!

黄信   (白)     大人快快吩咐,俺请花荣去了。

             带马!

刘高   (白)     奉送!

(〖吹打〗。四龙套带马引黄信同下。)

马尾兰  (内白)    夫人回来啦!

(〖吹打〗。马尾兰上。)

刘高   (白)     夫人,你多辛苦啦!

马尾兰  (白)     黄将军来了吗?

刘高   (白)     黄将军请花荣去啦。

马尾兰  (白)     好好好,先办公事,回头再说。

(马尾兰下。)

刘高   (白)     兵丁们走上!

四上手、

四兵士  (内同白)   啊!

(四上手、四兵士自两边分上。)

刘高   (白)     你等埋伏大厅左右,花荣到来,黄将军掷杯为号,捉拿花荣,不得有误!

四上手、

四兵士  (同白)    遵命!

(四上手、四兵士自两边分下。)

黄信   (内白)    花将军到。

刘高   (白)     有请!

(〖吹打〗。四龙套、黄信、花荣同上,花荣见刘高,刘高施礼,花荣不理。)

黄信   (白)     啊花将军,末将此来,乃奉府尹大人之命,与你两家解和。看在府尹大人的面上,你等相揖为礼。

花荣   (白)     谨遵台命。

             刘高请了!

刘高   (白)     花将军!花将军,我也行礼啦!

黄信   (笑)     哈哈哈……

     (白)     上宴!

(〖吹打〗。刘高、花荣、黄信各入席。)

黄信   (白)     请!

(〖园林好〗。刘高、花荣、黄信同饮酒。)

黄信   (白)     花将军,从今以后,你两家一文一武,同心协力,不可再生嫌隙。待俺亲奉一杯。

花荣   (白)     末将遵命!

黄信   (白)     将军请!

花荣   (白)     请!

(黄信掷杯。)
黄信、

刘高   (同白)    拿花荣!

(四上手、四兵士自两边分上。)
四上手、

四兵士  (同白)    拿花荣!

(四兵士同擒花荣。)

花荣   (白)     黄将军,你这是何意?

黄信   (白)     俺奉府尹大人之命,前来捉拿于你。

花荣   (白)     末将身犯何罪?

黄信   (白)     这!

刘高   (白)     你私通清风山贼寇,还说没罪吗?

花荣   (白)     我私通清风山,有何为证?

刘高   (白)     不给你个证据,你也不服啊。

             来呀,把郓城虎押上来!

四班头  (内白)    啊!

(四班头押宋江同上,冯赖、马尾兰同随上。)

刘高   (白)     花荣,这个郓城虎张三,就是大大的凭证。

宋江   (白)     贤弟!

花荣   (白)     大哥!

             哎呀,你们好狠毒也!

(〖风入松〗。)

刘高   (白)     什么狠毒不狠毒,你犯了滔天大罪,还敢抵赖吗?

花荣   (白)     呀呀呸!此乃俺的朋友,郓城客商,怎说是清风山的贼寇?

             哎呀黄将军哪!此事实实诬赖好人,屈枉小弟,将军做主!

黄信   (白)     此处不必分辩,你等同至青州大堂,面见府尹,各自申诉便了。

马尾兰  (白)     对对对。咱们一块到青州府大堂,打这场热闹官司。

刘高   (白)     来呀,先把这两个强盗押下去!

四班头  (同白)    啊!

花荣、

宋江   (同白)    好贱人!好贪官哪!

(花荣、宋江同顿足,同恨。四班头押花荣、宋江同下。)

黄信   (白)     刘大人,此事不可迟延,即日解押青州,面见府尹。

刘高   (白)     我夫妻一同前去,对簿公堂,叫他们死而无怨。

黄信   (白)     就依知寨。正是:

     (念)     妙计擒来穿杨手,

刘高、

马尾兰  (同念)    青州堂上报冤仇。

黄信   (白)     大人请!

刘高、

黄信   (同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急急风〗。八喽兵、王英、郑天寿、燕顺同上,同坐。〖风入松〗。)

探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大王:今有刘高、黄信押解花荣、宋江,去往青州府投案,打从山前经过。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再探!

探子   (白)     遵命!

(探子下。)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不好了!

             众好汉,一齐下山!

八喽兵  (同白)    啊!

(〖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宋江   (内西皮导板) 三番两次遭圈套,

(〖急急风〗。四龙套、四上手、四皂吏、四班头押宋江、花荣同上,冯赖、黄信、刘高、马尾兰同随上。)

宋江   (西皮原板)  只落得满腹冤有恨难消。

             悔不该清风山正义劝告,

             救毒蛇又谁知自把祸招。

             俺宋江恨的是奸臣残暴,

     (西皮快板)  待时机反朝廷且自隐韬。

             实指望把天下好汉请到,

             到那时聚梁山再反宋朝。

             却不想秋云薄人情难料,

             偏遇着狗贪官万恶刘高。

             大丈夫空有志难展怀抱!

(〖扫头〗。〖急急风〗。八喽兵、燕顺、郑天寿、王英同上,过场,同下。)

刘高   (白)     哎呀黄将军哪!听人马声喧,想是清风山的贼寇下山啦!你可要小心一二呀!

黄信   (白)     有俺黄信在此,料也无妨。

(〖急急风〗。八喽兵、燕频、郑天寿、王英自下场门同上。)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呔!将宋江、花荣两位好汉留下,放你们过去!

黄信   (白)     贼寇休得猖狂,镇三山黄信在此!

王英   (白)     你是镇三山?镇五山也得留下!

黄信   (白)     一派胡言,看刀!

(燕顺、黄信同架住。郑天寿、王英同解宋江、花荣绑,同下。八喽兵抵住四龙套、四上手同下。四皂吏、四班头、冯赖、刘高、马尾兰同逃下。燕顺、黄信同起打,双收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八喽兵同上,同起打,四龙套、四上手同败下,八喽兵同追下。燕顺、黄信同上,同起打,郑天寿、王英同上,同打黄信下,王英、郑天寿、燕顺同追下。)

【第二十场】

(〖乱锤〗。冯赖、刘高、马尾兰同上,四喽兵、花荣同上,同擒冯赖、刘高、马尾兰。燕顺上。)

燕顺   (白)     绑回山去!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押冯赖、刘高、马尾兰同下,花荣、燕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黄信同上,八喽兵、王英、郑天寿、燕顺同上,同开打,八喽兵同杀死四上手,四龙套同逃下。王英、郑天寿、燕顺同合战黄信,黄信败下。)

八喽兵  (同白)    官兵败逃!

燕顺   (白)     人马回山!

八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乱锤〗。四龙套、黄信同上。)

黄信   (白)     且住!清风山贼寇十分厉害,救去花荣,捉去刘高,不免逃回青州,报与府尹大人知道便了!

(四龙套、黄信同走圆场。黄信击鼓,四龙套同下。〖急急风〗。四龙套、慕容彦达同上。)

黄信   (白)     黄信参见府尹!大事不好了!

慕容彦达 (白)     何事惊慌?

黄信   (白)     末将奉命捉拿花荣,不想行至清风山下,被贼寇抢上山去了。

慕容彦达 (白)     哦!那花荣被清风山贼寇救得去了?

黄信   (白)     正是。

慕容彦达 (白)     如此看来,那花荣勾结贼寇是千真万确的了。黄信听令!快快去往统制衙门,命秦统制发动大兵,剿灭清风山,不得有误!

(慕容彦达扔令箭。)

黄信   (白)     遵命!

(慕容彦达接令箭。)

慕容彦达 (白)     掩门!

(四龙套、慕容彦达同下。)

黄信   (白)     众兵丁!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四龙套同上。)

黄信   (白)     统制衙门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黄信同走圆场。)

黄信   (白)     统制府中军听者!

中军   (内白)    啊!

黄信   (白)     清风山贼寇猖狂,

中军   (内白)    啊!

黄信   (白)     抢去花荣、刘高。

中军   (内白)    啊!

黄信   (白)     府尹大人有谕:命秦统制率领人马,速去剿拿,不得有误!

中军   (内白)    啊!

(〖三冲头〗。)

秦明   (内西皮导板) 一声令下披挂好,

(〖急急风〗。八上手引秦明同上。)

秦明   (西皮快板)  满怀怒气腾云霄。

             跳梁小丑何足道,

             也敢斗胆逞英豪。

             此去踏破清风山道,

     (白)     众将官,剿灭清风山去者!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秦明同走圆场。下场门现清风山旗。)

八上手  (同白)    来到清风山。

秦明   (白)     喳喳喳!哇呀呀呀……

     (西皮快板)  清风山旗号空中飘。

             激得某家心头恼,

             要拿虎子进虎巢。

             大喊一声如雷暴,

             哪一个大胆把锋交?

花荣   (内白)    花荣来也!

(〖急急风〗。花荣上。)

花荣   (白)     秦将军,花荣马上不能全礼。请了!

秦明   (白)     花荣,你勾结贼寇,背叛朝廷,还不下马受绑!

花荣   (白)     秦将军,非是末将背叛朝廷,可恨慕容老儿听信刘高谗言,诬害于我。今日上山,乃是官逼民反。

秦明   (白)     怎么讲?

花荣   (白)     乃是官逼民反。

秦明   (白)     住了!

     (唱)     黑白虽然未分晓,

             怎能大胆叛当朝!

             乱臣贼子休乱道,

     (白)     哪里走?

(秦明、花荣同起打。花荣败下。)
燕顺、

王英   (内同白)   (燕顺)(王英)来也!

(〖急急风〗。燕顺、王英同上,同起打,秦明打燕顺、王英同败下。)

秦明   (笑)     哈哈哈……

     (唱)     毛贼也敢动枪刀。

             众将与我抢山道,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秦明同走圆场。宋江、郑天寿、花荣、王英、燕顺同暗上山。)

宋江   (白)     秦将军!

秦明   (白)     啊!

     (唱)     山头有人呼声高。

宋江   (西皮导板)  及时雨在山头一言相告,

秦明   (白)     呔!你是何人?

宋江   (白)     及时雨宋江。

秦明   (白)     啊!

宋江   (西皮快板)  尊声将军听根苗:

             花荣何曾背臣道?

             万恶小人是刘高。

             他不该害民施强暴,

             他不该毒计害英豪。

             逼得花荣来落草,

             还望将军察秋毫。

秦明   (白)     住了!

     (西皮快板)  虽然是刘高生计巧,

             岂能叛逆入贼巢?

             是非黑白有公道,

             就该分辩在当朝!

宋江   (西皮快板)  当朝昏暗谁不晓?

             披肝沥胆把舌饶。

秦明   (西皮快板)  为君不正当谏告,

             纵然一死美名标!

宋江   (西皮快板)  如此愚忠万古笑,

秦明   (西皮快板)  自古忠邪路两条!

宋江   (西皮快板)  将军休把愚忠抱,

秦明   (西皮快板)  一片丹心保宋朝!

宋江   (西皮快板)  将军不听某劝告,

             怕只怕事到头来无有下梢!

秦明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休在山头逞舌巧,

             快快与某动枪刀。

             众将奋勇攻山道,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同攻山。)

花荣   (白)     看箭!

(花荣射箭,中秦明盔缨,秦明拔箭。)

秦明   (白)     啊!

     (西皮散板)  接过雕翎箭一条。

             露震火起心头恼!

(〖扫头〗。宋江、花荣同下。〖急急风〗。王英、燕顺自两边分上,与秦明起打,王英、燕顺同败下。)

秦明   (白)     追!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秦明同追下。)

【第二十三场】

(〖急急风〗。四喽兵、郑天寿同上。)

郑天寿  (白)     埋伏了!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郑天寿同下。)

【第二十四场】

(燕顺、王英同败上,八上手、秦明同追上。秦明打燕顺、王英同下。花荣上,接战,败下。)

秦明   (白)     追!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上手、秦明追下。)

【第二十五场】

(四喽兵、郑天寿自下场门同上。花荣上,八上手、秦明同追上。花荣引秦明坠陷马坑,四喽兵同擒秦明,同下。燕顺、王英同上,同杀四上手,同下,四上手同逃下。)

【第二十六场】

(〖吹打〗。宋江、燕顺、王英同上,四喽兵绑秦明同上,花荣、郑天寿同随上。)

宋江   (白)     秦将军受惊了!

(宋江与秦明松绑。)

秦明   (白)     嘿!

宋江   (白)     弟兄粗鲁,冲撞将军,小可与将军赔礼!

花荣、
燕顺、
王英、

郑天寿  (同白)    我等俱有一拜!

秦明   (白)     这个!列位好汉,俺秦明令日被擒,要杀要剐,任凭尔等,何必如此?

花荣   (白)     哎呀秦将军哪!小弟冤枉已在阵前说明,还望将军明察秋毫。今日请你上山,非为别事,你看朝廷黑暗,污吏横行——

秦明   (白)     花将军休再多讲,俺秦明生为宋臣,死为宋鬼,忠心一点,决不背叛朝廷!

宋江   (白)     秦将军执意如此,我等不再多言。你我英雄相爱,岂能有加害之意?今日天色已晚,明日送你下山也就是了。

秦明   (白)     这个!

花荣   (白)     秦将军,清风山上决无歹意,就请宽宿一宵,明日你下山,决不食言。后面设宴,与将军痛饮一番。来呀,哈哈哈……

秦明   (白)     嘿!

(花荣拉秦明同下,宋江、燕顺、王英、郑天寿同随下。)

【第二十七场】

(〖水底鱼〗。四下手同上。)

四下手  (同白)    有请府尹大人!

(四校尉、慕容彦达同上。)

慕容彦达 (白)     何事?

四下手  (同白)    秦将军攻打清风山,被贼寇擒得去了。

慕容彦达 (白)     哦!秦明被擒?

四下手  (同白)    正是!

慕容彦达 (白)     你等退下!

四下手  (白)     遵命!

(四下手同下。)

慕容彦达 (白)     且住!那秦明武艺高强,岂能被擒?哦呵是了,想是他为了刘高之事,心中不满,花荣相劝,入山落草,也未可知!那日元宵佳节,好意请他饮酒,反而与我争论,此恨未消,正好报复。

             来呀!速将秦明满门大小,捉拿前来,不得有误!

四校尉  (同白)    遵命!

(四校尉同下。慕容彦达下。)

【第二十八场】

(丫鬟引秦母同上。)

秦母   (二黄原板)  我的儿领人马清风山往,

             是与非忠和叛未得评章。

             风闻那小刘高为恶万状,

             害黎民一个个投河觅井好不惨伤!

             借冰山又害了那小李广,

             我的儿苦忠心付与汪洋。

     (白)     老身、徐氏。孩儿秦明,现为青州兵马制。只因花荣被刘高所害,入山落草。我见秦明,奉命捉拿,未知胜负如何,叫老身好不挂念也!

     (二黄散板)  只为朝廷多奸党,

             忠顺二字难久长。

(〖水底鱼〗。秦喜上。)

秦喜   (白)     启禀太夫人:大事不好了!

秦母   (白)     何事惊慌?

秦喜   (白)     将军失陷清风山,那慕容知府诬赖将军落草为寇,派出许多校尉,捉拿满门来了。

秦母   (白)     有这等事!不必惊慌,待我看来。

(〖急急风〗。四校尉同上。)

校尉甲  (白)     锁了!

秦母   (白)     老身犯了何罪,锁拿于我?

校尉甲  (白)     见了府尹大人,自有你的罪犯。

秦母   (白)     嘿黑,是非不明,可笑可恨。你们就锁!锁!锁!

     (唱)     这才是狗脏官把人冤枉!

(〖扫头〗。)

校尉甲  (白)     锁拿满门!

三校尉  (同白)    啊!

(三校尉同下。〖急急风〗。三校尉绑秦妻、秦子同上。)

秦妻   (白)     婆婆!

秦子   (白)     祖母!

校尉甲  (白)     锁了,走!

三校尉  (同白)    走!

(〖急急风〗。四校尉锁秦母、秦妻、秦子同下。)

【第二十九场】

秦明   (内二黄导板) 霹雳火暗思想心中烦闷,

(二喽兵提灯笼引秦明同上。)

秦明   (二黄碰板)  倾人马、入山林、不谨慎、误踏敌人的陷马坑、不幸被擒。

     (二黄原板)  听罢了众英雄一番言论,

             才知晓这内中还有别情。

             小李广好男儿为人清正,

             刘高贼狗赃官苦害黎民。

             他二人心不同结下仇恨,

             因此上那刘高借剑杀人。

             清风山抱不平正义可敬,

(秦明进门,二喽兵同下。)

秦明   (二黄原板)  俺秦明反落个是非不明。

(秦明看书。〖起三更鼓〗。)

秦明   (二黄原板)  左思右想心不定,

             生逢乱世怎为人?

             信步儿出寨门聊解烦闷,

(〖起四更鼓〗。赵兴、郝旺同巡更上。)

赵兴   (念)     云高秋月冷,

郝旺   (念)     万籁寂无声。

(秦明暗藏、窃听。)

赵兴   (白)     郝大哥!

郝旺   (白)     赵老弟!

赵兴   (白)     听说秦明将军已然请上山来,可是有的?

郝旺   (白)     你不知道啊!秦明将军已然请上来啦!那秦明将军武艺高强,吃亏是性子太急,要不是性子急,误踏了陷马坑,咱们清风山,哪能请得动他老人家哪!

赵兴   (白)     我想秦明将军此番上山,必然抛却官职,与我等一同起义啦。

郝旺   (白)     你怎么知道哪?

赵兴   (白)     你想啊!青州府慕容彦达为官不正,宠信狗官刘高,残害黎民。那秦明将军是个正义英雄,不知受了多少恶气。况且朝廷昏暗,万岁荒淫,四大奸臣独霸朝纲。百姓不得安生,英雄不得立足,此时不来起义,等待何时?

郝旺   (白)     你的话虽然有理,可惜秦明将军的脑筋还转不过来哪!我听说我们山上三位头领,还有宋江先生、花荣知寨,在酒席筵前再三劝告,秦明将军执意不听,可也是枉然哪!

赵兴   (白)     唉!秦将军哪秦将军!你也太固执啦。你看我赵兴,不过小小百姓,受不得狗官欺压,一心一意前来入伙,心中何等儿不喜,哪些儿不乐?你乃是堂堂英雄,为救我们老百姓,也该抛却那受气官儿,前来入伙才对呀!

郝旺   (白)     我说兄弟,你不必多谈论啦!秦明将军虽然一时不能回心转意,等他下山,回到青州府,再看见那些官狗的行为,他必定后悔,再来入伙,也未可知。

赵兴   (白)     但愿如此。

郝旺   (白)     天不早!咱们守夜巡更要紧,走着走着!

(赵兴、郝旺同下。)

秦明   (二黄散板)  听得此言动我心。

             我本当弃官来归顺,

(〖哑笛〗。)

秦明   (白)     我若在此落草,只是这“忠孝”二字付与流水;我若回转青州,那慕容老儿必命我再来攻山。哎呀呀,事到如今,倒叫我进退两难了!

     (二黄散板)  左思右想无计行!

     (白)     罢!

     (二黄散板)  某家决心把忠尽,

(〖起五更鼓〗。)

秦明   (白)     呀!

     (二黄散板)  不觉五鼓到天明。

             不辞而别青州奔,

(四喽兵、宋江、花荣、燕顺、郑天寿、王英同上。)
宋江、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将军!

     (同二黄散板) 送君下山转回程。

宋江   (二黄散板)  一杯水酒忙奉敬,

(宋江奉酒。)

秦明   (白)     多谢了!

     (二黄散板)  一饮而干我不留停。

(秦明饮酒。)

秦明   (白)     带马!

喽兵甲  (白)     啊!

(喽兵甲带马,秦明上马。)

秦明   (白)     众英雄,打搅了!

(秦明下。)

花荣   (白)     众位英雄,秦将军为人正直,此番回转青州,必受那慕容老儿的恶气,如何是好?

宋江   (白)     无妨无妨!众位贤弟悄悄下山,埋伏青州城外,若有不测,也好搭救于他。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我等遵命。

             带马下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宋江   (白)     小心了!

(〖扫头〗。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场】

(〖急急风〗。四校尉、慕容彦达上。)

慕容彦达 (念)     心中怀仇恨,拷问秦家人。

     (白)     来呀,将秦明满门大小押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下。四校尉押秦母、秦妻、秦子同上。)

四校尉  (同白)    秦明满门当面!

慕容彦达 (白)     与我打!

旗牌   (内白)    走哇!

(旗牌上。)

旗牌   (白)     秦明叫城!

慕容彦达 (白)     起过了!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反贼秦明,还敢前来叫城?

             来呀,将他满门大小,绑至城楼!

四校尉  (同白)    遵命!

(〖急急风〗。四校尉拥秦母、秦妻、秦子同走圆场,同上城。)

秦明   (内白)    走哇!

(秦明上。)

秦明   (西皮快板)  适才催马叫西门,

             闭门不开为何情?

             心急如箭东门奔,

(四喽兵同暗上。)

秦母   (白)     秦明!

秦妻   (白)     老爷!

秦子   (白)     爹爹!

秦明   (白)     啊!

     (唱)     一家大小绑上城。

             霹雳火起高声问,

     (白)     慕容大人,为何将我全家绑至城楼?

慕容彦达 (白)     秦明,反贼!

     (唱)     你今大胆降贼人。

             此时休怪某心狠,

     (白)     喂!来呀,将他妻儿斩了!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杀秦妻、秦子。秦明僵尸倒。)

秦母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一见此情泪满腮,

     (三叫头)   媳妇!孙儿!唉,儿啊……

(四喽兵同扶起秦明。)

秦明   (三叫头)   我妻!娇儿!唉,母亲哪…

秦母   (西皮快板)  万箭穿心好悲哀。

             我家世世清名在,

             不孝的奴才错投胎。

             前日领兵攻山寨,

             大胆降贼为何来?

             忠正的门声被你坏,

             全不想你妻儿、满门大小、暮景老娘要被刀裁!

             今日骨肉全遭害,

             难道说不孝儿手拍良心不动胸怀?

             越思越想心气坏,

             惟求一死到泉台。

             快快了却今生债,

             慕容老贼把刀开。

慕容彦达 (白)     你要死,焉能这样容易!

秦明   (白)     哎呀母亲哪!

     (西皮快板)  老娘休把秦明怪,

             细听孩儿说明白:

             带领人马剿山贼,

             不幸落马遭祸灾。

             清风山好汉真可爱,

             他劝某家入山来。

             秦明一点忠心在,

             怎把那清白二字付尘埃!

             孩儿未曾忠心坏,

             拿我的全家为何来?

秦母   (白)     哦!

     (西皮快板)  我儿说话娘心快,

             转面再问慕容来:

             忠逆二字你未分解,

             为什么诬陷栋梁材?

慕容彦达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秦明说话真无赖,

             被擒焉能下山来?

             他道贼寇真可爱,

             如此言语罪难开。

秦明   (白)     老贼!

     (西皮散板)  慕容老贼心田坏,

             血口喷人似狼豺。

             护庇刘高把英雄害,

             怎怪花荣有异怀。

             你今又把我全家害,

             霹雳火怎肯饶你来!

慕容彦达 (白)     呀呀呸!

     (西皮散板)  你道老夫心田坏,

             分明与贼有往来。

     (白)     嘚,刽子手!

     (西皮散板)  杀他的老娘休宽贷!

秦母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你慢些开刀我要说开怀。

     (白)     儿啊,今日之事,老身却也明白了。分明暮容老贼借刀杀人,诬赖我儿与贼来往。我儿虽无叛逆之心,如今被这奸贼所迫,害得你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也罢!我秦家累世清名,你也不必顾恋,你就反!反!反!反了吧!

慕容彦达 (白)     喳!喳!喳……快快将她杀了!

四校尉  (同白)    看刀!

(四校尉同杀秦母,抛人头与秦明,秦明接头。)

秦明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老娘人头落尘埃,

             一字一泪记心怀。

             满门清白遭陷害,

             可怜我年迈萱堂分尸骸!

     (白)     哎呀,我那年迈的老娘亲哪……罢!

     (西皮散板)  官逼民反无可奈,

     (白)     老贼!

     (西皮散板)  不杀老贼非雄才。

             抖擞精神索冤债!

(〖扫头〗。秦明冲城。)

慕容彦达 (白)     滚木擂石打下!

秦明   (白)     哎呀!

(四喽兵、花荣、燕顺、王英、郑天寿同上。)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秦将军,且回清风山,再报此仇。

秦明   (白)     这个!惭愧!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人马回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吹打〗。宋江自下场门上。燕顺、郑天寿、王英、花荣、秦明自上场门同上。)

秦明   (白)     多谢众家好汉!

宋江、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岂敢!请坐!

秦明   (白)     慕容老贼杀我全家,还望众家英雄相功于我,攻打青州,以消此恨。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那个自然。

宋江   (白)     且慢!先将刘高夫妇发落完毕,再来商议。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大哥言得极是。

             来呀,将刘高夫妇绑上来!

四喽兵(内)啊!
(四喽兵绑刘高、马尾兰同上。)
刘高、

马尾兰  (同白)    大王爷饶命吧!

宋江、

花荣   (同白)    住口!

宋江   (唱)     仇人来对面,

             怒发又冲冠。

             正义难化感,

             错把小人怜。

             官逼民自反,

             这清风山与民报仇冤。

王英   (白)     我说宋大哥,今天你信了我的话了吧?这个贱人不能饶她,看刀!

(王英杀死马尾兰。)

宋江   (白)     杀的好啊!

     (唱)     王贤弟果然听我劝,

             从今不把酒色贪。

             再把刘高与我斩!

赵兴、

二头目  (内同白)   且慢!

(〖急急风〗。赵兴、二头目同上。)
赵兴、

二头目  (同白)    大哥慢动手!

宋江   (白)     啊!

     (唱)     贤弟为何来拦阻?

     (白)     众位哥弟,你等阻杀刘高,莫非与他讲情?

赵兴   (白)     非也!我等当日受他欺侮,才来聚义。今日刘高被擒,我定要亲手除之,以消胸中之恨!

宋江   (白)     好啊!这方是群策群力,有志必成。我宋江举刀为首,大家一齐报仇。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赵兴、

二头目  (同白)    好脏官哪!

(宋江、花荣、燕顺、郑天寿、王英、赵兴、二头目同杀刘高。)

秦明   (白)     列位英雄,俺秦明如今明白了:朝廷昏暗,到处俱是奸小。俺今折箭为誓:从今以后,决心入伙,共图大事,与天下百姓除害!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同白)    秦将军真乃俊杰也!

秦明   (白)     岂敢!

宋江   (白)     列位英雄,俺宋江从今以后,誓除天下的贪官恶吏,快快约请二龙山、桃花山众位义士,攻打青州,捉拿慕容老贼,与秦将军报仇雪恨。

秦明   (白)     多谢大哥!

宋江   (白)     我有一言,列位听了!

     (唱)     四海英雄起怒焰,

             个个聚义在高山。

             大宋朝理当从头换,

             群策群力何畏难?

             救民水火是所愿,

             日月增光再洗江山。

花荣、
燕顺、
郑天寿、
王英、

秦明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71 ┊ 字数:3万4541 ┊ 最后更新:2024-02-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