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丁原》

主要角色
董卓:净
丁原:老生
吕布:小生

情节
董卓入长安,欲废少帝而立陈留王,大臣丁原斥之。董卓以丁原有义子吕布,未敢动,乃命李肃暗送厚礼往说。吕布得厚礼,喜甚,遂杀死丁原,投向董卓。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集整理

录入:了溪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1.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丁原、卢植、王允、彭柏同上)

丁原   (念)     桓灵失政种乱因,

卢植   (念)     天下荒荒动刀兵。

王允   (念)     诸侯皆怀不臣志,

彭柏   (念)     铁骑百万满京城。

丁原   (白)     荆州刺史、丁原。

卢植   (白)     尚书、卢植。

王允   (白)     司徒、王允。

彭柏   (白)     议郎、彭柏。

丁原   (白)     列位大人请了!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请了!

丁原   (白)     董刺史大会百官,说有要事商议。你我两厢伺候!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远远望见董刺史来也。

(〖吹打〗。四校尉、李儒引董卓同上。)
丁原、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参见董刺史!

董卓   (白)     罢了,一旁坐下。

丁原、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谢坐!

丁原   (白)     大人唤下官等前来,不知有何见谕?

董卓   (白)     正有国事议论。

(〖水底鱼〗。吕布上,站丁原身后。)

董卓   (白)     啊丁大人,这位将军他是何人?

丁原   (白)     乃是小儿奉先。

董卓   (白)     莫非就是吕布吕将军?

丁原   (白)     正是。

董卓   (白)     唔呼呀,果然是威武得很!

丁原   (白)     夸奖了!方才大人说是有国事议论,愿闻其详!

董卓   (白)     众位大人,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丁原、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但讲何妨!

董卓   (白)     想天子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可以奉宗庙社稷。如今皇上儒弱无能,岂可以承大业?我看陈留王聪明好学,真乃吾主。我意欲废少帝而立陈留王,不知众位大人意下如何?

卢植   (白)     这个!

董卓   (白)     怎么样?

王允   (白)     只怕……

董卓   (白)     只怕什么?

彭柏   (白)     但凭董大人!

丁原   (白)     不可!

(丁原气。)

董卓   (白)     怎么不可?

丁原   (白)     想当今皇帝乃先帝之嫡子,并无过失,岂能妄议废立?

董卓   (白)     废立之事,自古有之:伊尹曾放太甲,霍光废昌邑王,后世传扬。我今欲效伊尹、霍光之故事,为何不可?

丁原   (白)     大人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宫;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恶三千余条,故尔霍光告太庙而废之。此乃主上有过,不足以威仪天下,不得已而废之。焉得轻举妄动,视为儿戏?大人不过是一个外郡刺史,素未参与国政,岂可强行废立之事?况且,如今国家多故,宦官张让等新遭灭亡,百姓如在水火之中,未曾一日苏息,正该为朝廷布施仁政,以安国祚。若是轻言废立,岂不淆惑人心,动摇国本?只怕祸乱无日也!

     (唱)     自从宦官来作乱,

             国家何曾一日安?

             今日若再失检点,

             只怕祸乱又相连。

董卓   (白)     哎!

     (唱)     主上无道人心乱,

             废闇立贤理当然。

丁原   (唱)     大人说活太轻慢,

             众心不服也枉然。

董卓   (唱)     你且听我好言劝,

             今日之事休阻拦。

丁原   (唱)     非是丁原我多管,

             擅行废立理不端。

董卓   (白)     可恼!

     (唱)     他那里一意来争辩,

             不由我怒气上眉尖。

             腰中拔出龙泉剑,

     (白)     丁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丁原   (白)     以势相胁,我岂惧你?

董卓   (白)     叫你知道我董卓的厉害!

(董卓拔剑向丁原,丁原昂然不惧,吕布亮相,董卓见,后退。丁原冷笑。)

丁原   (笑)     嘿嘿……

(李儒暗扯董卓衣,耳语。)

董卓   (白)     呀!

     (唱)     且忍怒火计出万全。

卢植   (白)     二位大人不必动怒,今日不谈此事,改日再议吧。

卢植、
王允、

彭柏   (同白)    我等告退。

             丁大人,走吧!

(卢植、王允、彭柏同下。)

丁原   (白)     嘿!

     (念)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白)     可恼!

(丁原下。吕布随下。)

董卓   (白)     可恨丁原,竟敢与老夫做对!

李儒   (白)     丁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吕布。方才要不是我们见机的快,说不定主公就要吃了他的眼前亏了。

董卓   (白)     久闻那吕布乃是一员勇将,天下无敌。丁原今有此人,老夫岂能安枕?

李儒   (白)     小婿倒有一计在此,可以叫吕布反丁原来投主公。

董卓   (白)     老夫若得此人,乃是如虎添翼,何虑天下诸侯乎?

李儒   (白)     久知那吕布勇而无谋,见利忘义。只要派一能言之士,前去说他来降,保管成功。

董卓   (白)     但不知何人能当此任?

李儒   (白)     中郎将李肃,与吕布为同乡,劝说吕布,非他不可。

董卓   (白)     如此唤李肃进见!

李儒   (白)     有请李大夫!

李肃   (内白)    来也!

(李肃上。)

李肃   (念)     汉室衰微刀兵起,正是男儿发奋时。

     (白)     参见主公!

董卓   (白)     罢了。

李肃   (白)     唤卑职前来,不知有何事商议?

董卓   (白)     你可认得吕布?

李肃   (白)     他乃卑职同乡,自幼相厚。主公为何问起他来?

董卓   (白)     大夫有所不知,老夫要废少帝,迎立陈留王。那丁原不从。与老夫做对。老夫本待杀了那老贼,怎奈他的义子吕布十分骁勇,难以下手。想吕布乃万人之敌,若是将他收为己用,岂不称雄天下?老夫意欲命你前往说那吕布来降,你可敢去?

李肃   (白)     若是旁人,卑职不敢夸口;若说吕布,易如反掌。

董卓   (白)     哦,你将如何说动于他?

李肃   (白)     那吕布在丁原帐下,郁郁不甚得志。若以高官厚禄相诱,岂有不来之理?

董卓   (白)     如此,就请大夫一行!

李肃   (白)     要卑职前去不难,但有一件!

董卓   (白)     哪一件?

李肃   (白)     卑职闻得主公有名马一匹,号曰赤兔,乃是希世之宝。有道是:宝剑名马,英雄所喜。须以此马相赠,方显主公诚意。

董卓   (白)     你看如何?

李儒   (白)     主公要想夺取天下,何惜一匹马呢?

董卓   (白)     言之有理。带赤兔马!

李儒   (白)     带赤兔马!

(马夫牵马上。)

李肃   (白)     好马呀好马!

(马夫牵马下。)

董卓   (白)     李大夫,将此马带去,另加黄金千两,明珠十颗,玉带一条,顺说吕布来降,不得有误!

李肃   (白)     遵命!

(董卓下,李儒随下。)

李肃   (白)     正是:

     (念)     要凭赤兔马,打动故人心。

(李肃下。)

【第二场】

(吕布上。)

吕布   (唱)     一心想取富贵功成名就,

             但不知何日里遂我心谋。

(马夫牵马上,李肃上。)

李肃   (唱)     我这里备下了明珠宝马,

             全凭着三寸舌打动于他。

     (白)     帐下哪位听事?

(校尉上。)

校尉   (白)     何事?

李肃   (白)     烦劳通禀:就说故人李肃求见。

校尉   (白)     等候了。

(校尉向吕布。)

校尉   (白)     禀将军:故人李肃求见。

吕布   (白)     说我有请!

校尉   (白)     有请!

(李肃进门。)

吕布   (白)     仁兄!

李肃   (白)     贤弟!

吕布、

李肃   (同笑)    啊哈哈哈……

李肃   (白)     许久不见,贤弟可好?

吕布   (白)     小弟好。仁兄可好?

李肃   (白)     我么,好好好。

吕布、

李肃   (同笑)    哈哈哈……

吕布   (白)     摆宴!

(〖吹打〗。校尉摆酒。)

吕布   (白)     请!

李肃   (白)     请!

(校尉暗下。)

吕布   (白)     请问仁兄,现居何职?

李肃   (白)     四海奔走,未遇其主。

吕布   (白)     今日到此,不知有何见教?

李肃   (白)     愚兄闻得贤弟匡扶社稷,不胜之喜。今有宝马一匹,日行千里,名曰“赤兔”,特来献与贤弟,以助虎威。

吕布   (白)     赤兔马?

李肃   (白)     贤弟你来看,此马身高八尺,头尾丈二有余,渡水登山,如履平地,日行千里见日,夜行八百不明,真乃稀世之宝也。

吕布   (白)     好马呀好马!

李肃   (白)     此马赠与贤弟,其乃是英雄名马,相得益彰了。

吕布   (白)     仁兄,想此乃是一匹宝马,小弟如何受得?

李肃   (白)     有道是:名马送与壮士,宝剑赠与英雄。想贤弟乃是天下第一英雄,你若受不得,哪个受得?

吕布   (白)     如此小弟愧领了!

(马夫牵马下。)

李肃   (白)     这才显得贤弟看得起愚兄。

吕布   (白)     请坐!

李肃   (白)     有坐。

吕布   (白)     仁兄请!

李肃   (白)     请!

吕布   (唱)     多谢仁兄宝马相赠,

李肃   (唱)     你我故交何必挂心!

吕布   (白)     仁兄,话虽如此;小弟不知何以为报?

李肃   (白)     呃!愚兄乃为义气而来,岂是望报的么!贤弟此言,岂不小看愚兄了!

吕布   (白)     只是心中不安啊!

李肃   (白)     你我相厚,何必介意!我与贤弟虽然少见,却与令尊大人常常见面的。

吕布   (白)     先父弃世多年,怎能与兄相会?仁兄莫非醉了?

李肃   (笑)     哈哈哈……

     (白)     我何曾醉来?我说的令尊大人,乃是今日的刺史丁原哪!

(吕布羞愧。)

吕布   (白)     仁兄休要取笑。想小弟在此,也是出于无奈。

李肃   (白)     我想贤弟有撑天驾海之才,天下英雄,无不钦佩。要取功名富贵,正如探囊取物,怎说“出于无奈“?

吕布   (白)     仁兄之言虽然有理,只恨未遇明主。

李肃   (白)     那丁原待你,如同亲生之子,十分优厚,可谓庆得其所,何言“未遇明主”?

吕布   (白)     想丁原不过一路诸侯,老迈无能。俺吕布岂甘久居他下?

李肃   (白)     贤弟有志气!有志气!请!

吕布   (白)     请!

李肃   (白)     啊贤弟,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贤弟既然不甘久屈于此,就该早打主意才是!

吕布   (白)     依仁兄看来,当择何人而事呢?

李肃   (白)     若谓当世可事之主,莫如董卓。

吕布   (白)     董卓?

李肃   (白)     正是。董卓雄才大略,敬贤礼士,将来必成大事。

吕布   (白)     唉!

李肃   (白)     啊!贤弟何故如此?

吕布   (白)     仁兄有所不知,董卓为废立之事,与丁刺史不睦,小弟也曾得罪于他。

李肃   (白)     哦,原来如此。

吕布   (白)     不说了吧。

李肃   (白)     贤弟果具有心要事董卓,却也不难。

吕布   (白)     仁兄有何主意?

李肃   (白)     愚兄可为引见。

吕布   (白)     兄乃何人?

李肃   (白)     贤弟休问,少待便知。

(李肃向内。)

李肃   (白)     搭上来!

(二龙套搭金银、珠宝、玉带同上。)

吕布   (白)     仁兄,这是何意?

李肃   (白)     贤弟,待我与你实说了吧:愚兄现在董卓帐下,官居虎贲中郎将之职。只因董刺史昨日在朝堂之上见贤弟器宇轩昂,威风凛凛,真乃当世豪杰,董刺史十分敬慕。只要贤弟愿意投奔于他,他不独不念前仇,还要加官进爵,倚为心腹,共图大事。他日贵不可言。这黄金千两,明珠十颗,玉带一条,乃是董公送与将军的礼物。就是这赤兔马,也是董公所赠。董刺史如今独掌朝纲,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势煊赫,谁不逢迎?岂是那丁原所能比其万一!况且他如今厚爱贤弟,非同寻常,这乃是贤弟时至运来,取功名致富贵,千载一时之机也!

     (唱)     董卓权势倾当代,

             他爱贤弟一英才。

             择主而事休等待,

             功名富贵唾手来。

吕布   (笑)     哈哈哈……

     (唱)     董卓果然性慷慨,

             金银珠宝列成排。

             如此推诚来相爱,

             不由吕布喜开怀。

     (白)     仁兄,多蒙董刺史如此见爱,只恨无功进见。

李肃   (白)     功在翻手之间,只怕贤弟不肯为耳。

(二龙套搭金银、珠宝、玉带同下。)

吕布   (白)     仁兄此言差矣!小弟既要投效董刺史,只要有功可进,无不为之。焉知小弟不肯呢?

李肃   (白)     我怕贤弟心意不坚啊!

吕布   (白)     天日皎皎,可鉴此心。仁兄,休要多疑了!

李肃   (白)     非是愚兄多疑。想董公如此推诚相待,贤弟若不以非常之功取信于他,他是怎肯重用于你呢?

吕布   (白)     何谓“非常之功”?

李肃   (白)     这个!贤弟自己想来。

吕布   (白)     小弟愚昧,还望仁兄指教!

李肃   (白)     贤弟,我来问你:董公推爱于你,为了何来?

吕布   (白)     为了与他共图大事,分忧解愁。

李肃   (白)     着哇!既知分忧解愁;如今董公为了废立之事,正在忧愁有人与他做对呀!

吕布   (白)     你说的莫非是那丁原?

李肃   (白)     正是令尊大人。

吕布   (白)     俺欲杀此老贼,以为进见之助,你看如何?

(李肃佯惊。)

李肃   (白)     啊!想丁原乃是你的义父,你怎可下此毒手?只怕使不得吧!

吕布   (白)     我与他是什么“父子”?想俺吕布,乃是堂堂丈夫,岂能做他之子?俺定要杀此老贼!

李肃   (白)     使不得!使不得!

吕布   (白)     俺意已决,休得多言。仁兄回去上禀主公,就说吕布明日定提丁原首级来见!

     (唱)     我姓吕来他姓丁,

             与他有什父子情?

             今夜就把大帐进,

             定杀主公对头人。

李肃   (白)     贤弟果然如此,乃是一件大大的功劳,主公也就信得过贤弟了。只是事不宜迟,不可泄漏,还需小心为是。

吕布   (白)     不劳吩咐,小弟自有道理。

李肃   (白)     如此愚兄告辞,明日专候佳音。

吕布   (白)     恕不远送了!

李肃   (白)     不必客气,贤弟办大事要紧。请!

吕布   (白)     请!

李肃   (白)     这就好了。

(李肃下。)

吕布   (白)     李肃已去,俺不免今夜动手便了。正是: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吕布下。)

【第三场】

(〖起二更鼓〗。幕开。丁原侧坐,秉烛阅书,颓然弃书而叹。)

丁原   (白)     想我丁原,奉命勤王,实指望扫清奸佞,以安君侧。不想后门除狼,前门引虎,奸宦新灭,又出了一个董卓老贼,竟然要擅行废立。分明是包藏祸心,谋图篡逆。昨日在朝堂之上,与他争论一场,若非我儿奉先护卫一旁,险遭毒手。我想那老贼岂肯就此罢手?思想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西皮原板)  叹汉室到桓、灵宠信奸宦,

             十常侍乱朝政朋比为奸。

             何国舅大不该失了计算,

             因此上又出了董贼专权。

             这才是除豺狼又来虎患,

             看起来从今后天下难安。

(吕布上。)

吕布   (西皮快板)  适才李肃把话讲,

             句句打动某心肠。

             那丁原纵然待我恩义广,

             怎比得那董卓他的威势强?

             只要能把功名享,

             背弃他人又何妨?

             手持龙泉把帐闯!

丁原   (唱)     我儿到此为哪桩?

     (白)     我儿深夜提剑而来,为了何事呀?

吕布   (白)     唗!哪个是你的儿子?

丁原   (白)     啊!你、你、你何出此言?

吕布   (白)     丁原!老贼!想俺吕布乃是堂堂丈夫,岂能屈居人下,为你之子?

丁原   (白)     我儿,你莫非醉了?

吕布   (白)     哪个醉了!

丁原   (白)     既不曾醉,怎么这样胡言乱语?

吕布   (白)     嘿嘿!你这老贼,还想教训于我?我今对你言讲:俺不愿再奉事于你!

丁原   (白)     不想在此,去往哪里?

吕布   (白)     这个!我要投奔董卓!

丁原   (白)     啊!你要投奔董卓?

吕布   (白)     呣!

丁原   (白)     呃!想那董卓残暴不仁,乃是一个国贼。你去投他,岂不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吕布   (白)     这!

丁原   (白)     想董卓昨日在朝堂之上,要行废立之事,分明是包藏祸心,暗有篡逆之意。此乃是你亲眼所见。有道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看他必无善终。你纵然不满于此,岂能投奔那老贼?常言道:大丈夫在世,必须光明磊落。想你勇猛无敌,若是用得其所,定能前程无量,若是不择忠奸急求功名富贵,恐怕一失足成千古恨。那时岂不悔之晚矣!

吕布   (白)     啊!他的话倒也有理。

(吕布想。)

吕布   (白)     呃!我岂能为他几句言语变了主意?

             丁原!老匹夫!你休得摇唇鼓舌,惑乱我心。我今去志已定,再休多言!

丁原   (白)     既然不听我良言相劝,我也不能相强。但是我丁原待你不薄,难道你就不念父子之情?

吕布   (白)     呀呸!不提父子,还则罢了;提起父子,真乃辱没了我吕布也!

     (唱)     提起父子怒难忍,

             吕姓和你有甚情?

             以往之事休再论,

             你今是俺对头人!

丁原   (白)     啊!

     (唱)     听罢言来怒难忍,

             骂声无义小畜生。

             父子之情且不论,

             妄言犯上罪非轻。

             今日暂把怒气忍,

             快快与我出帐门!

吕布   (唱)     老贼再休施威令,

             今日不听尔令行。

丁原   (唱)     不走不留欲做甚?

吕布   (白)     俺要——

丁原   (白)     怎么?

吕布   (白)     俺要——

丁原   (白)     怎么?

吕布   (白)     俺要你的人头!

     (唱)     要你人头做证凭。

丁原   (白)     大胆!

     (唱)     贼子狂妄无理性,

             忘恩负义忒欺人。

             人来与我推出斩!

(二卫士同急上,被吕布杀。)

吕布   (唱)     谁敢动我半亳分!

     (白)     丁原!非俺无情,是你无义。你休怪俺吕布了!

     (唱)     是你先绝父子义,

             休怪吕布不念情。

             今日你我恩义尽!

(吕布进逼丁原,丁原退,吕布砍丁原,丁原避,抓住吕布手,亮相,抖髯。)

丁原   (白)     你、你、你这狠心的贼!

(吕布杀丁原,割头。)

吕布   (唱)     多谢你成全俺功名。

     (笑)     哈哈哈……

(吕布下。)

【第四场】

(〖长锤〗。四校尉同上,同站门。李儒、董卓同上。)

董卓   (唱)     家将带路府堂上,

             但等吕布来归降。

(李肃上。)

李肃   (唱)     吕布果然来归顺,

             忙与主公报佳音。

     (白)     参见主公!

董卓   (白)     罢了。

李肃   (白)     吕布杀了丁原,归降主公来了。

董卓   (白)     现在哪里?

李肃   (白)     现在帐外。

董卓   (白)     说我有请!

李肃   (白)     有请吕贤弟!

(吕布上。)

吕布   (白)     参见大人!

董卓   (白)     将军少礼。

吕布   (白)     吕布归降来迟,大人恕罪,

董卓   (白)     将军说哪里话来?老夫得遇将军,真乃久旱而逢甘霖。

吕布   (白)     吕布得人而事,真乃三生之幸。公若不弃,俺情愿拜大人为义父。

董卓   (白)     老夫怎敢!

李儒   (白)     吕将军既有此心,乃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大人不必推辞了!

董卓   (白)     使得的?

李肃   (白)     使得使得。

(李肃向吕布。)

李肃   (白)     贤弟,快快叩头!

吕布   (白)     义父在上,待儿参拜!

董卓   (白)     我儿请起。

     (笑)     哈哈哈……

李儒、

李肃   (同白)    恭喜主公!

董卓   (白)     大家同喜。

(董卓向吕布。)

董卓   (白)     我儿,为父欲废少帝,立陈留王,你意如何?

吕布   (白)     此乃国家大事,全凭义父做主。

董卓   (白)     若是有人敢与为父做对呢?

吕布   (白)     叫他剑下身亡!

李儒   (白)     主公,今有奉先,哪个还敢与主公做对?事不宜迟,就该速办。

董卓   (白)     既然如此,李肃点兵分布朝门,李儒、奉先随我前往!

李儒、
李肃、

吕布   (同白)    遵命!

董卓   (白)     校尉的,打道上朝!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丁管、袁隗、周瑟、伍琼同上。〖点绛唇〗。)

丁管   (白)     众位大人请了!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请了!

丁管   (白)     万岁登殿,你我分班伺候!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香烟缭绕,圣驾来也!

(〖小开门〗。四太监、大太监引少帝同上。)

少帝   (引子)    汉室凌夷,望江山,无限惨凄。

丁管、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少帝   (白)     平身。

丁管、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万万岁!

少帝   (念)     国事蜩螗乱如麻,挂名天子空自夸。来日祸患不堪问,今始悔生帝王家。

     (白)     孤、大汉天子少帝在位。只因中涓作乱,帝室凌夷,威令不行,朝政日非。不想又出了董卓老贼,横行京畿,秽乱宫廷,把持朝政,阴怀不臣之意。孤虽为天子,不能过问,终日如坐针毡。来日祸患,正不堪问。今日早朝,幸喜那老贼未来,孤心稍安。

             众卿!

丁管、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万岁!

少帝   (白)     国事如此,你等有何安邦定国之计?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这个!

丁管   (白)     臣启万岁:若要安邦定国,必须灭却董卓!

少帝   (白)     啊呀卿家,你、你、你说话要仔细呀!

袁隗   (白)     是啊!那董卓耳目甚多,若是被他听见,其祸非小!

周瑟、

伍琼   (同白)    这叫做“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丁管   (白)     你等真乃怕事之辈!我想外郡诸侯,不少忠信之士,陛下若是暗下诏书,叫他们发兵除贼,灭了那董卓,陛下无忧,社稷可保。若是畏首畏尾,只怕变生辇下,后事就不堪问了!

少帝   (白)     卿家可知诸侯之中,哪个可托心腹?

丁管   (白)     袁太傅之侄袁绍,现为渤海太守,他与董卓不睦。若是令他大会诸侯,起兵前来,无不应诏之理。

少帝   (白)     既然如此,何人可使?

丁管   (白)     臣愿当此任。

少帝   (白)     爱卿忠心谋国,真乃国家之幸,跟随孤王后宫修诏。退班!

董卓   (内白)    且慢!

(少帝、丁管、袁隗、周瑟、伍琼同惊。〖急急风〗。四校尉、吕布、李儒、李肃引董卓同上,同亮相。少帝恐惧颤抖。袁隗、周瑟、伍琼同背立,不敢仰视。丁管含怒,瞪目直视董卓。冷场片刻。)

少帝   (白)     董……董爱卿为何盛怒而来?

董卓   (白)     某为你而来!

少帝   (白)     为孤王何来?

董卓   (白)     昏王!想这天下,有德者居之。你天性轻佻,朝政昏乱,岂足以威仪天下?陈留王天性纯厚,海内仰望,乃是圣德之主。你可让位于他,下殿称臣。

丁管   (白)     住口!圣上登位,不过半载,并未失政。你何得欺心罔上,擅行废立?

董卓   (白)     你是何人,敢来多口!

丁管   (白)     你是何人,敢乱朝政!

董卓   (白)     大胆!

     (唱)     恼恨丁管真大胆,

             竟敢出头来阻拦!

             抗拒某命就该斩!

(吕布杀丁管。)

董卓   (唱)     谁敢多口命难全!

     (白)     昏王,今有退位诏书在此,快快用印!

少帝   (白)     董、董、董……爱卿,你、你,你且容孤商议!

董卓   (白)     商议什么?与他用上!

(李儒、吕布同强迫少帝于诏书盖玉玺。)

董卓   (白)     搀了下去!扶新君登位!

四校尉  (白)     啊!

(二校尉扶少帝同立一旁。二校尉同下,扶陈留王同上,陈留王上位。)

董卓   (白)     去到后宫,将唐妃押来参驾!

二校尉  (白)     啊!

(二校尉同下。)

唐妃   (内白)    喂呀!

     (内唱)    好似晴天霹雳响,

(二校尉押唐妃同上,唐妃亮相。)

唐妃   (唱)     变生旦夕心着慌。

             我这里偷目金殿望,

             龙椅坐定陈留王。

             霎时面目变了样,

             万岁低头在一旁。

             迈步且把朝堂上,

     (白)     喂呀,万岁呀!

(唐妃哭。)

唐妃   (唱)     不想今日这下场。

少帝   (白)     妃子呀!

(少帝哭。)

董卓   (白)     休要啼啼哭哭!还不与我参驾?

唐妃   (白)     董卓!老贼!想你不过一个外郡刺史,来到朝中,行不由矩,言不及义,纵容兵士,扰害百姓;出入宫廷,败坏朝纲。圣上宽宏,不究你罪。你不思恩图报,竟敢犯上作乱,擅行废立?我倒要问你:你有何功貌视朝廷,威逼天子?你有何能把持朝政,胡做非为?你与我说!你与我讲!

董卓   (白)     好一张利口!你要讨死不成?

唐妃   (白)     我不怕死。像你这样衣冠禽兽之辈,有何面目立身于天地之间!

董卓   (白)     唔!再敢多言,一剑亡身!

少帝   (白)     妃子,你、你、你忍耐了吧!

唐妃   (白)     喂呀!

(唐妃哭。)

董卓   (白)     快快参驾!

(四校尉同威逼少帝、唐妃跪。)

陈留王  (白)     哎呀!万岁、娘娘请起!

董卓   (白)     百官听者:圣上失政,自愿下诏退位,让位陈留王。

             李儒,宣读诏书!

李儒   (白)     百官听诏:自古皇帝,海内仰望。而孤天资轻佻,威仪不恪,居丧慢惰。否德既张,有忝大位。陈留王协,圣德伟懋,规矩肃然,修声美誉,天下所闻,宜承皇业,为皇世统。特此下诏,即日让位与陈留王,应天顺人,以慰生民之望。钦此。

(董卓率李儒、李肃、吕布、袁隗、周瑟、伍琼同参拜。)
董卓、
李儒、
李肃、
吕布、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万岁!

陈留王  (白)     众卿平身。

董卓、
李儒、
李肃、
吕布、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万万岁!

董卓   (白)     臣启万岁:他已修诏退位。有道是:亡国之君,不失王位。可请陛下加封。

陈留王  (白)     封他什么?

董卓   (白)     此乃万岁之事,休问老臣。

陈留王  (白)     寡人实实不知,爱卿赐教。

董卓   (白)     既然如此,就封他为弘农王,居住永安宫。

陈留王  (白)     哦,是是是。

             万岁……

董卓   (白)     唔!

陈留王  (白)     是。

(陈留王向少帝。)

陈留王  (白)     王兄,今封你为弘农王,居住永安宫。

少帝   (白)     谢万岁!

陈留王  (白)     下殿去吧。

少帝   (白)     唉,妃子!

唐妃   (白)     喂呀,万岁呀!

(唐妃哭。少帝、唐妃同下。)

陈留王  (白)     董爱卿,如今便该如何?

董卓   (白)     陛下新登大宝,就该大赦天下;文武百官,加升三级。

陈留王  (白)     就请爱卿下诏,大赦天下;文武百官,加升三级。退朝!

董卓   (白)     且慢!老夫请陛下赐封!

陈留王  (白)     你也加升三级呀!

董卓   (白)     老夫加升三级,是什么官?

陈留王  (白)     你要封什么?

董卓   (白)     老夫该封什么,还在陛下,岂有老夫自要之理?

陈留王  (白)     众卿,董刺史该封什么官职?

李肃、
吕布、
袁隗、
周瑟、

伍琼   (同白)    这个!

李儒   (白)     臣启陛下:今日陛下得登大宝,乃是董刺史的大功,该封太师之职。

陈留王  (白)     啊!该封太师么?

董卓   (白)     谢主隆恩!

陈留王  (白)     啊啊啊!太师免礼。

李儒   (白)     臣启陛下:方才万岁有旨,太师免礼,今后见驾,就不用参拜了。

董卓   (白)     谢主隆恩!

陈留王  (白)     孤不曾说这个话呀!

董卓   (白)     万岁今日辛苦,后宫歇息。朝中之事,自有老臣办理。不劳圣驾。回宫去吧!

陈留王  (白)     是是是。退朝!

(四太监、大太监、陈留王同下。)
李儒、
李肃、
吕布、
袁隗、

伍琼   (同白)    恭喜太师!贺喜太师!

董卓   (白)     大家同喜。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唐妃   (内二黄导板) 每日里在宫中以泪洗面,

(唐妃提篮上。)

唐妃   (回龙)    可怜我与万岁度日如年。

     (二黄慢板)  昔日里享荣华人人称羡,

             曾几时却成了梦里云烟。

     (二黄原板)  恨只恨老王爷误信奸宦,

             有曹节与张让扰乱江山。

             何国舅结外藩平了内乱,

             又谁知贼董卓阴怀篡逆、把持朝纲、威胁天子、从此丧权。

             我本是一王妃万乘之选,

             又谁知到如今衣食为难。

             帝王妃还不如梁上双燕,

             但不知何日里再舒眉尖!

     (白)     来此已是宫门,怎么不见一人?

             内侍哪里?内侍哪里?

(二太监同上。)

太监甲  (白)     鸡猫子喊叫的,什么事呀?

唐妃   (白)     今日乃万岁寿诞,你去取些酒饭,与万岁庆贺千秋。

太监甲  (白)     什么“万岁”““万岁”的!别挨骂啦!

太监乙  (白)     此后只准你称“千岁”,晓得了吗?

唐妃   (白)     哦,就称“千岁”。千岁今日尚未用饭,你们哪一位取些酒食,也好与他充饥。

太监甲  (白)     要咱们去取酒饭啦。咱们谁去?

太监乙  (白)     董太师派咱们来到这儿,乃是看守他们的,可不是干送茶送饭的。

太监甲  (白)     对呀,咱们可不是伺候他们的。

(太监甲向唐妃。)

太监甲  (白)     要去你自己去吧!

太监乙  (白)     如今不同往日啦,别摆这份臭架子啦!

唐妃   (白)     不去就罢,何必口出恶言?你们这班奴才,也忒以无礼了!

     (二黄摇板)  他二人原本是狐群狗党,

             又何必与他们争短论长。

             我只得暂吞声亲出宫往,

             取酒饭与茶汤奉与君王。

(唐妃下。)

太监甲  (白)     去,看着他去!

(太监乙下。)

太监甲  (白)     嘿嘿,还要做寿,真是苦中作乐!

(少帝上。)

少帝   (白)     唉,苦哇!

     (二黄摇板)  恼恨董贼忒猖狂,

             废长立幼欺孤王。

             被困深宫无指望,

             缺衣少食受凄凉。

太监甲  (白)     参见千岁!

少帝   (白)     你可曾看见娘娘?

太监甲  (白)     哪一个“娘娘”?

少帝   (白)     娘娘还有哪个?就是我的妃子。

太监甲  (白)     哦,你说的就是唐妃呀?看见啦。

少帝   (白)     她到哪里去了?

太监甲  (白)     出宫去啦。

少帝   (白)     出宫何事啊?

太监甲  (白)     替你去取酒饭,说是要给你做寿哪。

少帝   (白)     啊!想她乃是一位王妃,岂能做得此事!你们为何让她前去呢?

太监甲  (白)     千岁,她做不得,咱们就做得么?

少帝   (白)     啊!

太监甲  (白)     如今不同啦,再说咱到这儿,也不是干这个的。

少帝   (白)     唉,苦哇!

     (唱)     他那里出言语我难答对,

             有道是墙要倒众人来推。

(唐妃拿酒饭上,太监乙跟上。)

唐妃   (唱)     手提酒饭回宫转,

             且为君王一日欢。

     (白)     参见万岁!

少帝   (白)     妃子,你往哪里去了?

唐妃   (白)     我看万岁连日饭难下咽,闷闷不乐,心中甚是忧虑。却好今日乃是万岁圣寿之期,妾妃亲自取来酒饭,与万岁庆贺千秋。

少帝   (白)     难得妃子啊!

(少帝哭。)

唐妃   (白)     常言道:忧虑伤身。万岁还要善保龙体,今日且尽一日之欢!

(二太监同暗下。)

少帝   (白)     如此,有劳妃子!

(〖燕鸣〗。)

少帝   (白)     妃子,那是什么鸟?

唐妃   (白)     乃是梁间双燕。

少帝   (白)     妃子,你看那双燕呢哺,飞来飞去,何等自在?可怜你我困处深宫之内,竟不如它!

     (念)     袅袅双飞燕,

唐妃   (念)     天地任翩翩。

少帝   (念)     何人仗忠义,

(〖急急风〗。四校尉、董卓、李儒同上,董卓偷听。)
少帝、

唐妃   (同念)    还我锦河山!

(董卓进,少帝、唐妃同大惊。董卓、李儒、四校尉、少帝、唐妃同亮相。)

董卓   (白)     哇呀……可恼!

     (唱)     昏王竟敢生怨望,

             这是你自己取灭亡。

             毒酒、白绫来奉上!

唐妃   (白)     你、你、你怎么讲?

董卓   (唱)     休怨董卓狠心肠。

少帝   (白)     董卓,你、你、你欺人忒甚了!

董卓   (白)     唔!还不与我受死!

唐妃   (白)     董卓!

董卓   (白)     唔!

唐妃   (白)     哎呀太师!你、你、你饶了他的性命,我情愿代他一……死!

董卓   (白)     你也难逃活命!

李儒   (白)     休要啰哩啰嗦,快快动手!

少帝   (白)     且慢!请容片刻,待我与妃子相别。

董卓   (白)     快些讲来!

少帝   (白)     妃子!

唐妃   (白)     万岁!

少帝、

唐妃   (同白)    唉,(妃子)(万岁)呀!

唐妃   (楚歌调)   皇天将崩兮后土颓,

             身为帝姬兮恨不随。

             生死异路兮从此别,

             奈何奸佞兮心中悲!

少帝   (白)     妃子!

唐妃   (白)     万岁!

少帝、

唐妃   (同白)    唉,(妃子)(万岁)呀!

(少帝、唐妃相抱。)

董卓   (白)     快快动手!

(二校尉以毒酒灌少帝,二校尉以白绫绞唐妃,少帝、唐妃同死。)

李儒   (白)     启禀太师:他二人已经死了。

董卓   (白)     死了么?哈哈哈……从此无忧矣。

李儒   (白)     老太师且慢喜欢!少帝虽死,朝中还有一人,不可不防!

董卓   (白)     哪一个?

李儒   (白)     就是那曹操!

董卓   (白)     想那曹操乃是小小校尉,成得什么大事?

李儒   (白)     此人多有权谋,不可小看。况且打听得各路诸侯都不心服,老太师要谨防一二!

董卓   (白)     我有吕布,天下无敌,岂俱各路诸侯?他等若敢轻举妄动,管叫他们难逃一死!正是:

     (念)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9 ┊ 字数:1万2243 ┊ 最后更新:2021-09-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