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时迁偷鸡》(一名:《巧连环》)

主要角色
时迁:武丑
店家:武生
杨雄:老生
石秀:武生
草鸡大王:净

《时迁偷鸡》叶盛章饰时迁
《时迁偷鸡》叶盛章饰时迁
情节
杨雄、石秀、时迁投奔梁山,夜宿祝家店。时迁偷鸡食之。店家查问,时迁百般戏弄。后草鸡大王赶至,时迁就擒。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六集:王连平藏本整理

录入:丁然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0.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雄、石秀同上。)
杨雄、

石秀   (同粉孩儿)  弟兄们双双朝前往,

时迁   (内白)    啊咳!

(〖急急风〗。时迁上。)
杨雄、
石秀、

时迁   (同粉孩儿)  看青山绿水真可玩赏。

             望庄村实在好气象,

             见山林树木成行。

杨雄   (白)     杨雄。

石秀   (白)     石秀。

时迁   (白)     时迁。

杨雄   (白)     二位贤弟请了!

石秀、

时迁   (同白)    请了!

杨雄   (白)     我与石秀贤弟在翠屏山杀死潘巧云,时迁贤弟盗掘了灏王的坟墓殉葬之宝,我等投奔梁山,看天已不早,你我前去打店。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前去打店,我解泡手儿就来。

(时迁扔行李,石秀接。时迁下。)

杨雄   (白)     你我前去打店便了!

     (粉孩儿合头) 一路上脚步仓忙,

             闻不尽异柳花香。

     (白)     来此已是店房。

             店家!

店家   (内白)    啊咳!

(店家上。)

店家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二位客官敢是住店吗?

杨雄、

石秀   (同白)    正是。

店家   (白)     请到里边!

杨雄、

石秀   (同白)    带路!

店家   (白)     随我来。二位请上楼!

(杨雄、石秀、店家同上楼。)

店家   (白)     二位客官用些什么?

杨雄、

石秀   (同白)    孤灯一盏。

(店家向内。)

店家   (白)     伙计们,孤灯一盏!

(店家取灯。)

店家   (白)     灯到。

杨雄、

石秀   (同白)    放下。

(店家下楼。)

时迁   (内白)    走!

(时迁急上。)

时迁   (白)     店家,店家!

店家   (白)     来啦,来啦,来啦!

(店家与时迁撞。)

店家   (白)     我说,“厮”!

时迁   (白)     好说,“厮”!

店家   (白)     你是干什么的?

时迁   (白)     你问太爷呀?是住店的。

店家   (白)     就凭你这个资格,你这个戳个,也配住在我这个店!

时迁   (白)     住店么,还论的什么“资格”、“戳个”啊?

店家   (白)     现在嘛!

时迁   (白)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能住你这店哪?

店家   (白)     我这个店,是为经商、旅客、上等的老爷们住的。

时迁   (白)     那么,像怹哪?

店家   (白)     怹又是谁呀?

时迁   (白)     怹就是我呀!

店家   (白)     你呀?有你的住处。往东一稍头,路北高上坡,门口挂着个笊篱,你进去买仨大鸡毛,铺点儿盖点儿,那是你的住处。

时迁   (白)     那是花子住的地方啊。

店家   (白)     你也不干净啊!

时迁   (白)     你别瞧我穿着不好。我有俩好哥哥。

店家   (白)     掏出来瞧瞧。

时迁   (白)     人么,掏出来!

店家   (白)     请出来见见。

时迁   (白)     这不结啦!刚才进店的那两人,头里走着有胡子的那位——

店家   (白)     那是谁?

时迁   (白)     那是你大爷。后头跟着没胡子的那位——

店家   (白)     那又是谁?

时迁   (白)     那是你二爷。在下不才是你一个人的三爷。

店家   (白)     哪儿来这么三位爷呀?

时迁   (白)     你问问去。

店家   (白)     我问问去。要是有这么回事便罢;要没这么回子事,你好比小孩子拉屎——

时迁   (白)     此话怎么讲?

店家   (白)     你得挪挪窝儿!

时迁   (白)     你问问去吧,厮!

店家   (白)     你等着吧。厮!

(店家上楼。)

店家   (白)     二位客官,外面来了一个乞丐,口称是二位的三弟。

杨雄、

石秀   (同白)    三弟到了,快快有请!

店家   (白)     是啦。

             唉!我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茶壶当夜壶。他会有这么俩好哥哥!

(店家下楼。)

时迁   (白)     我今儿个不住在他这儿便罢;要是住在他这儿,定偷狗日的一个净光!

店家   (白)     哎!你要偷谁一个净光啊?

时迁   (白)     你这俩耳朵一个长的也没有哇!

店家   (白)     那个长了寒碜。

时迁   (白)     我说的是今儿个要是住在你这儿,定化个净光!

店家   (白)     我当你要偷我个净光哪!

时迁   (白)     那咱们走着瞧!

店家   (白)     你说甚么哪!

时迁   (白)     店家啊,我问问你,你问了没有?

店家   (白)     我问啦。

时迁   (白)     有这么回事没有?

店家   (白)     有。

时迁   (白)     里头怎么说的?

店家   (白)     里面说有请!

时迁   (白)     怎么着,有请?

店家   (白)     有请!

时迁   (白)     店家!

店家   (白)     在这儿哪!

时迁   (白)     带路!

店家   (白)     这个酸劲儿!

时迁   (白)     这是半口儿!

(时迁进门,往后走。)

店家   (白)     呃呃呃呃!你往哪儿蹓跶呀?那后边有家眷。

时迁   (白)     外乡人儿,没出过门儿,不懂规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啦。

店家   (白)     这不告诉你了吗?

时迁   (白)     走。

(时迁往右边走。)

店家   (白)     呃呃呃呃!你又往哪儿蹓跶?那后边有狗!

时迁   (白)     哎呀我的妈呀,咬了我啦!

店家   (白)     有狗还没撒开哪。

时迁   (白)     我说不疼哪。

(时迁走圆场。)

时迁   (白)     嗳,店家,你们这儿怎么这么厌儿故啊?

店家   (白)     怎么厌儿故啦?

时迁   (白)     怎么房子落房子啊?

店家   (白)     你真怯杓!这是楼。

时迁   (白)     怎么这么高哇?

店家   (白)     楼么,不高?这是走马楼。

时迁   (白)     到我们那儿啊,不叫走马楼。

店家   (白)     叫什么楼?

时迁   (白)     叫走牛楼。

店家   (白)     又走牛楼啦!

时迁   (白)     我俩哥哥在上头哪?

店家   (白)     在上头哪。你瞧去。

(时迁上楼倒溜。)

时迁   (白)     哎哟我的妈呀!

店家   (白)     嘿嘿嘿,你怎么来个倒溜呀?这要是摔着,是闹着玩儿的吗!

时迁   (白)     店家,上头明晃晃的,扎巴溜丢的,那是什么?

店家   (白)     那是兵器。

时迁   (白)     开店就结啦,干吗还要兵器呀?

店家   (白)     此地离梁山不远,提防那些小毛贼的。

时迁   (白)     噢,他们老爷们哪!

店家   (白)     小毛贼。

时迁   (白)     店家,我问你那头一样叫什么?

店家   (白)     那头一样,是刀。

时迁   (白)     那二一样哪?

店家   (白)     这二一样是枪。

时迁   (白)     枪,快吧?

店家   (白)     枪有不快的!

时迁   (白)     我还问的是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店家   (白)     你怎么全不知道哇?

时迁   (白)     知道我还问!

店家   (白)     你问的是哪个?

时迁   (白)     我问的是这。

店家   (白)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

(时迁偷店家帽。)

时迁   (白)     那叫什么?

店家   (白)     那叫抓。

时迁   (白)     底下耷拉着的哪?

店家   (白)     黄绒绳。

时迁   (白)     到我们那儿不叫抓。

店家   (白)     叫什么?

时迁   (白)     叫拿。

店家   (白)      “抓”“拿”一个样!

时迁   (白)     我俩哥哥在上头没有?

店家   (白)     在上头哪。

时迁   (白)     我会点儿异样玩意儿。

店家   (白)     什么异样的玩意儿?

时迁   (白)     我会倒上楼。

店家   (白)     瞧你这个倒上楼!

(时迁倒上楼。)

时迁   (白)     二位哥哥!

杨雄、

石秀   (同白)    三弟到了,请坐!

时迁   (白)     坐着。

(时迁坐。)
杨雄、

石秀   (同白)    三弟为何来迟?

时迁   (白)     店家瞧我穿着不好,不叫我进来。

杨雄、

石秀   (同白)    他不认识于你

时迁   (白)     他瞧不起我呀!

杨雄、

石秀   (同白)    不要计较于他。

时迁   (白)     我没理他呀。

店家   (白)     三位客官在上,小店家这儿有礼啦!

杨雄、

石秀   (同白)    衣帽不周,见的什么礼?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少管闲事!

店家   (白)     什么,衣帽不周?想这一带开店的,我不数第一,也得数第二,就说我这身上穿的,头上戴的——

(店家摸头。)

店家   (白)     嗳,我帽子哪儿去啦?许掉在楼底下啦。我楼底下瞧瞧去。

(店家下楼,找。)

店家   (白)     嗳,没有哇!

(店家想。)

店家   (白)     啊,刚才那小子上楼的时候,我说是走马楼,他说是走牛楼。又数兵器,我说是“抓”,他说是“拿”。不用说,这个帽子叫他给拿了去啦。是不是的问问他。

(店家上楼,打手式。时迁出像,下座。)

店家   (白)     大台!

时迁   (白)     二台!

店家   (白)     哪来这么两台呀?

时迁   (白)     什么事?

店家   (白)     我丢了东西啦。

时迁   (白)     我怎么刚进来,你就丢东西哇?

店家   (白)     你刚进来就偷嘛?

时迁   (白)     你丢了什么东西啦?

店家   (白)     帽子。

时迁   (白)     什么的?

店家   (白)     蓝毡帽。

时迁   (白)     不错。

店家   (白)     您见着啦?

时迁   (白)     没见着。

店家   (白)     别介。刚才楼梯高,风大,刮掉啦。您要捡着,您赏给我。

时迁   (白)     你说这话我明白啦,刚才楼梯高,风大,刮掉啦。我要是捡着,赏给你,是不是?

店家   (白)     对啦。

时迁   (白)     没见!

店家   (白)     什么,没见?那我要搜搜你!

时迁   (白)     你搜哪儿?

店家   (白)     我搜你的胳膊!

时迁   (白)     搜哪只?

店家   (白)     搜你这只!

时迁   (白)     噢,这只。

店家   (白)     那只。

时迁   (白)     给你!这只。

店家   (白)     那只那只!

(店家搜出帽。)

店家   (白)     这是什么?

时迁   (白)     帽子。

店家   (白)     怎么会跑你那块儿去啦?

时迁   (白)     我跟你闹着玩儿哪!

店家   (白)     瞧见,是闹着玩儿;瞧不见,帽子归你啦。

(店家戴帽。时迁归坐。)

时迁   (白)     店家!店家!

店家   (白)     在这儿哪!

时迁   (白)     肚子饿啦,有什么吃的没有?

店家   (白)     早齐晚不齐,剩下烙薄饼摊鸡蛋。

时迁   (白)     好啦。你给我烙十斤薄饼,摊五十鸡蛋,鸡蛋得啦,大大的抓上一把炉灰。

店家   (白)     这是怎么个吃法?

时迁   (白)     太爷爱吃这个牙碜劲儿。

店家   (白)     吃不吃的,我给你要去,上你的账。

(店家下楼。)

店家   (白)     伙计们!

店伙   (内白)    啊!

店家   (白)     烙十斤薄饼,摊五十鸡蛋,鸡蛋得啦,大大的抓上一把炉灰。

店伙   (内白)    掌柜的,收房银二十两。

店家   (白)     我没工夫,你们先拿着吧。

店伙   (内白)    我们没地方收,你拿着吧!

店家   (白)     你们拿着吧!

店伙   (内白)    你拿着吧!

(店家接银子。时迁下座。)

时迁   (白)     店家呀!店家呀!

(店家上楼。)

店家   (白)     来啦来啦。你嚷什么?

(时迁蹲。)

时迁   (白)     我要拉屎!

店家   (白)     下楼拉去。

时迁   (白)     我就这儿拉吧。

店家   (白)     那可不行!你跟我下楼。

(店家揪时迁下楼,时迁顺手偷银子。)

店家   (白)     你顺我手瞧,进那个门就是茅房。有两块砖,你蹬住喽,要是掉到里头,可就成了屎蛋啦!

时迁   (白)     你爸屎蛋!

店家   (白)     你拉去吧。

(店家扭身向外,时迁向里取银出像。)

店家   (白)     你怎么不拉啦?

时迁   (白)     我不拉啦。

店家   (白)     哈哈!刚才在楼上,你风是风,火是火,要拉屎。这会儿你不拉啦?不行!不拉你也得给我蹲蹲!

时迁   (白)     店家呀,你讲理不讲理呀?

店家   (白)     我怎么不讲理?

时迁   (白)     这屎拉不拉的在我,你管的着吗?

店家   (白)     谁管你这个?这小子,真他妈的滚刀筋!

时迁   (白)     店家,摊鸡蛋烙薄饼得了没有?

店家   (白)     我给你问问去。

时迁   (白)     你跟我上楼。

(时迁、店家同上楼。)

时迁   (白)     不要啦。

店家   (白)     要不要的上你的账。

(店家下楼。)

店家   (白)     伙计们,摊鸡蛋烙薄饼得了没?

店伙   (内白)    没有调和。

店家   (白)     拿收的那个银子去买。

店伙   (内白)    银子交给你啦。

店家   (白)     我没拿呀!

店伙   (内白)    刚才不是交给你了吗?

店家   (白)     多咱交给我啦?

店伙   (内白)    交给你啦,你想想吧!

(店家想。)

店家   (白)     对!刚才收的房银子是交给我啦。刚才上楼的时候,那小子偷我的帽子。那么个工夫,这小子又在楼上风是风,火是火,要拉屎。我揪着他下楼,不用说,这个银子叫这小子顺手给偷了去啦。

(店家想。)

店家   (白)     是不是的还得问问他。

(店家上楼,打手式,时迁出像,下座。)

店家   (白)     大台!

时迁   (白)     二台!

店家   (白)     又来啦!

时迁   (白)     又是什么事?

店家   (白)     我又丢了东西啦。

时迁   (白)     啊!你怎么直丢哇?

店家   (白)     你直偷嘛!

时迁   (白)     你又丢了什么啦?

店家   (白)     银子。

时迁   (白)     二十两,白毛头纸包着,上头贴着个红纸条儿,对不对?

店家   (白)     对啦,您捡着啦?

时迁   (白)     哈哈,没见!

店家   (白)     嗳!客官,这银子可比不得帽子,帽子可比不得银子。我们店小本少,您要是捡着啦,赏给小店家我!

时迁   (白)     你说这话我明白啦。银子比不得帽子,帽子比不得银子。你的店小本少,我要是捡着啦,赏给你,是不是?

店家   (白)     对啦。

时迁   (白)     还是没见!

店家   (白)     没见?不成!我还要搜你!

时迁   (白)     哈哈!你搜出理来啦。你搜得出来怎么样?搜不出来怎么样?

店家   (白)     要是从你身上搜出这个银子来,把你们哥仨送到当官,打板子,上桚子,你们哥仨算输给我啦。

时迁   (白)     要是搜不出来哪!

店家   (白)     搜不出来呀,你们哥仨住店的这个店钱……

时迁   (白)     啊?

店家   (白)     吃饭的这个饭钱……

时迁   (白)     怎么样?

店家   (白)     全是小店家我的啦。

时迁   (白)     你说这话我明白啦。你要是从我身上搜出这个银子来,把我们哥仨送到当官,打板子,上桚子,我们哥仨算输给你啦。要是搜不出来,我们哥仨住店的这个店钱,吃饭的这个饭钱,还有灯油这根蜡……

(店家摘时迁帽子。)

店家   (白)     先搜狗日的帽子!

(店家捜。)

时迁   (白)     有没有?

店家   (白)     没有。

时迁   (白)     咱们可就许搜一回,不许搜二来来!

店家   (白)     我不搜二来来。

(店家递帽。)

店家   (白)     搁在那边儿。

(时迁接帽子藏银。)

时迁   (白)     还搜哪儿?

店家   (白)     还搜你的衣裳。脱喽!

(时迁脱衣。)

时迁   (白)     给你瞧!

(店家揭时迁腰包搜,时迁摸店家。)

店家   (白)     呃!是我搜你哪,还是你搜我哪?

时迁   (白)     搜谁还不是一样啊!有没有?

店家   (白)     没有。放那边。

(时迁揭腰包放。)

时迁   (白)     还搜哪儿?

店家   (白)     脱喽!

(时迁脱茶衣。)

时迁   (白)     给你瞧!

店家   (白)     瞧这个脏劲儿。虱子、虮子一大堆!

时迁   (白)     这个呀,不容易分的哪。

(时迁夺衣。)

时迁   (白)     你还搜哪儿?

店家   (白)     搜你这条左腿。

时迁   (白)     我哪条是左腿呀?

店家   (白)     这小子,连左腿都不知道,就是这条。

时迁   (白)     噢,这条哇?

店家   (白)     抬起来!

(时迁抬左腿夹店家帽。)

店家   (白)     嘿嘿,这小子,腿比手还快!

(店家戴帽。)

时迁   (白)     有没有?

店家   (白)     没有。抬起这只右腿来!

时迁   (白)     你不把左腿给我放下来,我怎么抬右腿呀?

店家   (白)     你不会放下去再抬吗?

(时迁放左腿,抬右腿,偷店家扇子。)

店家   (白)     嘿嘿,好哇,当亲戚走着哇!

时迁   (白)     我凉快凉快。

店家   (白)     你拿过来吧!

(店家夺扇,捜。)

时迁   (白)     有没有?

店家   (白)     没有。

时迁   (白)     没有哇?

店家   (白)     真他妈的怪!这个银子走了鳖啦!

时迁   (白)     便宜你爹啦。

店家   (白)     什么?

时迁   (白)     这个银子你在我身上搜出来没有?

店家   (白)     没搜出来呀。

时迁   (白)     哈哈!你赖我偷你二十两银子,你让众位先生们瞧瞧,我是那偷人的人?你屈赖好人呕!

(时迁哭。)

店家   (白)     唉!你别哭,你别哭。刚才我说的那点儿小意思,全是小店家我的啦,还不成吗!

时迁   (白)     着打!

(时迁打店家嘴巴,店家下楼。)

店家   (白)     好打!好打!好打!

             伙计们,关门放狗挡鸡窝,店里不住闲人啦。今晚上可多留点儿神!

店伙   (内白)    啊!

(店家下。〖起初更鼓〗。时迁穿衣服。)
杨雄、

石秀   (同白)    三弟,因何与店家吵闹起来?

时迁   (白)     他赖我偷他二十两银子。

杨雄、

石秀   (同白)    你可曾偷了他的无有?

时迁   (白)     谁偷他的啦!

(时迁掏银子。)

时迁   (白)     顺手摸来的。

杨雄、

石秀   (同白)    发还与他吧!

时迁   (白)     不能!咱们留着作盘川。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杨雄   (白)     想俺杨雄呵!

     (唱)     心中只恨潘巧云,

             不该败坏我家门。

时迁   (白)     呀!

(〖抽头〗。)

时迁   (念)     谯楼鼓,起声高,

(时迁下楼。)

时迁   (念)     东瞧西望两三遭。又听得锦鸡报晓,将他窃取,全当酒消。

     (白)     哎呀慢着!我俩哥哥喝酒,正没有酒菜哪。不免偷他的鸡,有何不可!

(时迁悄悄奔向鸡笼。〖抽头〗。)

时迁   (念)     锦鸡用火烧,钢刀割杀毛先燎,钢刀宰杀毛先燎。

     (白)     呠!我叫你狗日的活一会!鸡是有啦。生着怎么吃啊?

(时迁望厨房。)

时迁   (白)     不免厨房取火,做个煨鸡肉吃吃吧!

(时迁翻下。〖起二更鼓〗。)

石秀   (白)     呀!想俺石秀乎!

     (唱)     只为不愤抱不平,

             酒楼惜刀杀淫僧。

(〖抽头〗。时迁持盘、灯台、煨鸡、酒上。)

时迁   (念)     锦鸡用火烧,钢刀宰杀毛先燎!

(时迁上楼,坐。)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吃鸡!

杨雄、

石秀   (同白)    哪里来的?

时迁   (白)     买来的。

杨雄、

石秀   (同白)    分明是你偷盗来的。

时迁   (白)     二位哥哥,我可忌讳这个“偷”字!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时迁用小刀切鸡。)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吃这个。

杨雄、

石秀   (同白)    这是什么?

时迁   (白)     鸡翅膀子,它还有个名儿!

杨雄、

石秀   (同白)    叫什么?

时迁   (白)      “凤凰单展翅”。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时迁切鸡。)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吃这个!

杨雄、

石秀   (同白)    这是什么?

时迁   (白)     鸡胸脯,也有个名!

杨雄、

石秀   (同白)    叫什么?

时迁   (白)      “当朝一品”。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时迁切鸡。)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吃这个!

杨雄、

石秀   (同白)    这又是什么?

时迁   (白)     鸡屁眼子,也有个名儿!

杨雄、

石秀   (同白)    叫什么?

时迁   (白)      “后军都督府”。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时迁切鸡。)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吃这个!

杨雄、

石秀   (同白)    又是什么?

时迁   (白)     鸡爪子,这也有个名!

杨雄、

石秀   (同白)    叫什么?

时迁   (白)      “独立朝纲”。

杨雄、

石秀   (同白)    我们不用。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不用,我用。

(时迁咬。)

时迁   (白)     嘿,塞牙,不吃啦!

(时迁掷鸡腿,转身漱口。)
杨雄、

石秀   (同白)    三弟,此番到了梁山,你有何本领?

时迁   (白)     若问俺的本领,二位哥哥听了!

(〖抽头〗。)

时迁   (念)     练就飞檐走壁,玉皇殿前施身无影,天孙织女,我偷她三尺真绒。

             珠藏含下珠藏入,犀牛出现,锯角作弓。老君怕我,他把那仙丹来送!

杨雄、

石秀   (同白)    好本领!

(〖起三更鼓〗。)

时迁   (白)     二位哥哥,三更天啦。

杨雄、

石秀   (同白)    安歇了吧!

(杨雄、石秀同下。)

时迁   (白)     睡觉喽喂。

(时迁躺。)

店家   (白)     啊嘿!

(店家上。)

店家   (念)     锦鸡不叫好心焦,拿灯去照,门户却好。明日里当官去告,打量客官难逃、难逃!

(时迁走矮子下楼。)

店家   (白)     哎呀慢着!天交三更啦,鸡怎么不叫哇?我瞧瞧去。

(店家走,时迁吹灯。)

店家   (白)     啊!没风,灯怎么灭啦?柜房儿里点去。

(时迁揪店家衣服。)

店家   (白)     什么东西,是狗吧?

(时迁学狗叫。)

店家   (白)     花子。

时迁   (白)     四眼。

店家   (白)     狗会他妈的说了话啦!

(店家摸黑。时迁上楼,两翻,旋子。)

时迁   (白)     一呼!

(时迁躺楼门口睡。店家听。)

店家   (白)     楼上瞧瞧去。

(店家上楼。)

店家   (白)     这小子枕着楼门口睡啦。我揍狗日的脑袋!

(店家打,时迁躲,正面桌拿顶。)

时迁   (白)     二呼!

店家   (白)     这小子拿着顶就睡啦。我咬狗日的鼻子!

(店家打,时迁用腿夹店家帽子,换白帽。)

时迁   (白)     还是二呼!

(时迁摸黑,蹦桌子四角,睡,店家捡鸡腿。)

店家   (白)     鸡爪子有啦。

             伙计们,拿贼呀l

(杨雄、石秀同上。)
杨雄、

石秀   (同白)    店家,哪里有贼?

店家   (白)     二位客官少管闲事。天不早啦,你们该趱路啦。

杨雄、

石秀   (同白)    店钱在此。

             三弟醒来!

(时迁不应。)
杨雄、

石秀   (同白)    说我们在前途等候于他。

店家   (白)     是啦。

(店家下楼,开门,杨雄、石秀同下。店家上楼,撤楼梯。)

店家   (白)     我把楼梯撤啦。

时迁   (白)     店家呀,你给我盖上点儿,我冷啦。

店家   (白)     你带着被褥来了吗?

时迁   (白)     当票。

店家   (白)     当票!当票你还说它干什么?我看你没被褥怎么盖?

时迁   (白)     没被褥就不能盖啦。我说盖就盖,盖上啦。

(时迁用腿盖。)

店家   (白)     我看你怎么翻身!

时迁   (白)     这就不能翻身啦?说翻身就翻身,翻身喽!

(时迁倒毛翻下,坐。)

店家   (白)     这小子坐着又睡啦,醒酿!醒醒!

(店家按时迁小毛扒。)

店家   (白)     这小子火龙的脑袋——一擦就着。我造狗日的脖子!

(时迁倒毛坐。)

时迁   (白)     店家呀,咬得慌!

店家   (白)     你将就点儿吧。

时迁   (白)     这小子溜溜的搅了我这么一宿!

店家   (白)     这小子溜溜的偷了我这么一宿!

时迁   (白)     我俩哥哥哪?

店家   (白)     走啦。

时迁   (白)     哈哈!好孱头哥哥,一声不言语就走啦。

店家   (白)     这小子连他们哥儿俩他还骂哪!

(时迁欲下楼,店家拦。)

店家   (白)     哪儿去?

时迁   (白)     下楼找我俩哥哥去。

店家   (白)     等等,我又丢了东西啦。

时迁   (白)     你又丢了什么啦?

店家   (白)     鸡!

时迁   (白)     鸡啊,我吃啦。

店家   (白)     唉,我那是宝贝鸡!

时迁   (白)     宝贝鸡塞牙?

店家   (白)     宝贝鸡就不塞牙啦?

时迁   (白)     宝贝鸡有什么好处?

店家   (白)     打一更,叫一声。

时迁   (白)     二更?

店家   (白)     二声。

时迁   (白)     三更?

店家   (白)     三声。

时迁   (白)     四更?

店家   (白)     四声。

时迁   (白)     五更?

店家   (白)     五声。

时迁   (白)     八更?

店家   (白)     没那么些个更。就把你打死给我的鸡抵偿,你都不配!

时迁   (白)     要讲别的不成,你要讲打,太爷能打三天三宿,不拉屎,不撒尿。

店家   (白)     你这是怎么个打法?

时迁   (白)     太爷有这个憋劲。

店家   (白)     你讲文打,你讲武打?

时迁   (白)     文打怎么说,武打怎么讲?

店家   (白)     武打我一拳。

时迁   (白)     我一腿。

店家   (白)     这小子好快的腿!

时迁   (白)     你的拳头也不慢哪。这文打哪?

店家   (白)     文打呀,穿着衣裳,戴着帽子。

时迁   (白)     文打,穿着衣裳,戴着帽子。

(时迁摸头。)

时迁   (白)     哈哈,好哇,店家你偷了我啦。

(时迁揪店家。)

店家   (白)     我怎么倒会偷了你啦?

时迁   (白)     你戴的是什么毡帽?

店家   (白)     我戴的是蓝毡帽。

时迁   (白)     你摘下来,瞧你戴的是什么毡帽!

(店家摘帽。)

店家   (白)     怎么会是白的?我柜房戴出来的是蓝的,哎哟,怎么会是白的?这是谁的哪?

时迁   (白)     是我的,拿过来!

(时迁夺帽。)

店家   (白)     我的蓝毡帽哪?

时迁   (白)     在这儿哪。

店家   (白)     你拿过来吧!你什么时候偷的?

时迁   (白)     撒呓怔。

店家   (白)     这小子撒呓怔都偷人!

时迁   (白)     咱们哪儿打?

店家   (白)     楼下打。

时迁   (白)     嗳,店家,你怎么把楼梯给撤啦?

店家   (白)     怕你这小子跑喽。

时迁   (白)     那我怎么下去?

店家   (白)     那就不能下去啦。你瞧着!

(店家跳楼。)

店家   (白)     那小子,你下来!

时迁   (白)     店家呀,我这儿等你,你爱上来不上来!

店家   (白)     这小子没了主意啦。看你怎么下来!

时迁   (白)     这就不能下去啦?

(时迁拿行李。)

时迁   (白)     店家呀,接着,三花两花还有一单。

(时迁扔行李,翻下楼。)

时迁   (白)     嗬,好眼亮!

店家   (白)     咱们脱了着合着合。

时迁   (白)     好,脱了着合着合。

(时迁、店家同脱衣。)

店家   (白)     就瞧你这个样,不要说是打,就我这么一扒拉……

(时迁穿店家衣。)

店家   (白)     嗐嗐嗐,你穿着合适吗?

时迁   (白)     哈哈!长点儿。

店家   (白)     脱下来,胡脏的也配穿我的衣裳。

(店家脱衣。)

店家   (白)     你脱利落了没有?

时迁   (白)     脱利落啦。

店家   (白)     着合着合。

时迁   (白)     着打!

(时迁打。)

时迁   (白)     店家无礼把我欺!

(时迁打,上高。)

店家   (白)     这小子好厉害的羊头哇!

时迁   (白)     这小子好厉害的脯子!好厉害的艾子!好厉害的蒲棒!

店家   (白)     你下来!

时迁   (白)     你上来!

店家   (白)     你不下来,我拿砖头打你!

时迁   (白)     我揭你的瓦!

店家   (白)     嗳,别揭!

时迁   (白)     你这是土房,没瓦。

店家   (白)     说了半天,你是谁呀?

时迁   (白)     太爷时迁!

店家   (白)     时迁?是个飞贼呀!

时迁   (白)     大概偷过人。

店家   (白)     你不该偷我的鸡吃呀!

时迁   (白)     有位皇帝老子偷鸡。

店家   (白)     哪朝哪代?

时迁   (白)     五代残唐。

店家   (白)     你且讲来!

时迁   (白)     你且听了:

     (念)     昔日有个刘知远,马王庙里去降香。偷过鸡,时运至,后来登基作皇上。

(时迁翻下,拔刀枪打,店家败下。)

时迁   (白)     放火烧狗日的房子!

(时迁放火,下。)

【第二场】

(四庄客、草鸡大王同上。)

草鸡大王 (念)     一磴儿两磴儿,上头挂着个红杏儿。

     (白)     俺、草鸡大王是也。今当查庄之期。

             来呀,查庄去者!

四庄客  (同白)    啊!

(店家上。)

店家   (白)     时迁放火烧庄!

草鸡大王 (白)     还赶得上赶不上啦?

店家   (白)     要赶就赶得上,要不赶就赶不上啦!

草鸡大王 (白)     怎么不赶哪?

             来呀,赶哪!

四庄客  (同白)    啊!

(时迁上,起打。时迁拔刀夺帽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杨雄、石秀同上。)
杨雄、

石秀   (同白)    且住!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三弟到来?如何是好?

(时迁上。)

时迁   (白)     二位哥哥,店家让我打出三样宝贝来。

杨雄、

石秀   (同白)    哪三样宝贝?

时迁   (白)     尿!屎!屁!

(时迁上高台。)

草鸡大王 (内白)    哪里走!

(草鸡大王上,起打,杨雄、石秀同败下。)

草鸡大王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时迁摘帽拔旗。)

时迁   (三笑)    咦嘻嘻!哈哈哈!哇呀呀呀呀呀!

草鸡大王 (白)     呛!你是谁呀?

时迁   (白)     太爷时迁。你叫什么东西?

草鸡大王 (白)     太爷是草鸡大王。

时迁   (白)     我专揍你这个草鸡大王!

草鸡大王 (白)     你看枪吧!

(草鸡大王站肩。)

时迁   (三笑)    咦嘻嘻!哈哈哈!哇呀呀呀呀!

(时迁扒靴子。)

草鸡大王 (白)     哎呀,庄客们,别放这小子走喽!

(四庄客同上,同起打。时迁被擒。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66 ┊ 字数:1万0961 ┊ 最后更新:2022-07-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