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瞎子逛灯》

主要角色
跛和尚:丑
白瞎子:丑

《瞎子逛灯》舒又谦饰瞎子、幸志超饰二和尚
《瞎子逛灯》舒又谦饰瞎子、幸志超饰二和尚
情节
小梁王大放花灯,跛和尚约白瞎子逛灯。一路之上,白瞎子备受跛和尚捉弄。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八集:赵德普藏本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2.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跛和尚上。)

跛和尚  (念)     和尚生来命儿硬,我妈养我往庙里送。三天念不会一句经,一天摔破了七个磬。

     (白)     我、二郎庙的二和尚。今有小梁王大放花灯,与民同乐。我有心逛灯去,我腿脚儿又不利落。我有个亲家白瞎子,他的眼神儿不好,我找他,我们俩人儿逛灯去。我借他的腿,他借我的眼睛,我们俩人儿凑和成一个人儿。就是这个主意。我找他去。

(跛和尚走圆场。)

跛和尚  (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抹角儿拐弯儿,拐弯儿抹角儿。

     (白)     到啦!

             我说亲家,亲家!

(白瞎子上。)

白瞎子  (唱)     闷坐在草堂上自思自想,

             想起了失双目好不惨伤。

             看不见阳关路神魂飘荡,

             好一似下地狱看不见天堂。

     (白)     哪位呀?原来是老二。您新喜新喜,见面发财。请家里坐。你跟我藏迷儿呀?你当我瞧不见你哪,来吧,家里坐吧。没人?不用说,又是这边溜儿的小孩儿,欺负我没眼没户的。没事儿给我小辫儿上拴挂鞭,点着啦噼呖啪啦一响,知道的是放鞭,不知道的,当是瞎子后门开张了哪!再来我找你们家大人去。

(跛和尚学狗叫。)

跛和尚  (白)     汪汪汪!

白瞎子  (白)     打狗!混账!

跛和尚  (白)     混账!

白瞎子  (白)     这狗怎么说人话呀?有贼偷我东西啦!

跛和尚  (白)     有贼偷你什么啦?

白瞎子  (白)     偷我的被窝、褥子。

跛和尚  (白)     你的被窝、褥子在哪儿搁着哪?

白瞎子  (白)     在抽屉里搁着哪。

跛和尚  (白)     抽屉里能搁吗?

白瞎子  (白)     被窝、褥子票儿。你是谁呀?

跛和尚  (白)     我是二郎庙的二和尚。

白瞎子  (白)     是亲家,我不信。我得摸摸,亲家有记号。

跛和尚  (白)     什么记号?

白瞎子  (白)     亲家有耳朵。

跛和尚  (白)     没耳朵那不成了磬锤子了吗!

白瞎子  (白)     请坐吧!

跛和尚  (白)     坐着,坐着。我说亲家,我打过年就没工夫,早就应当给您拜年来,今天我来啦,我就在这儿给您磕吧。我磕头啦!

白瞎子  (白)     我还礼啦。请坐,请坐。

跛和尚  (白)     我们老当家的也没工夫来。让我把头带来啦。我替他在这儿给您磕了。

白瞎子  (白)     老当家的那么大岁数给我拜年,我可真不敢当。我还礼啦!

跛和尚  (白)     坐着坐着。我说亲家,我师兄、师弟也叫我把头带来啦,我也替他们磕了吧。我跪下啦!我磕头啦!

白瞎子  (白)     我还礼啦。真是年年叨礼。请坐,请坐。

             哎呀慢着!他磕头,脑袋怎么那么硬啊?八成不是磕头吧?有啦,瞧我的。

             我说亲家,我早就应当给老当家的拜年去,我也老没工夫。干脆我在这儿磕啦,你给带回去得啦。

跛和尚  (白)     不用啦。

白瞎子  (白)     我磕头啦!我跪下啦!

跛和尚  (白)     我还礼啦。

白瞎子  (白)     我磕头啦!

跛和尚  (白)     哎哟,你怎么摔我一个大跟头哇?

白瞎子  (白)     你没到八月十五,你就跑我这儿捣碓来啦?

跛和尚  (白)     你真不吃亏啊!

白瞎子  (白)     瞎子多会儿吃过亏呀?坐着吧。亲家,你好哇?

跛和尚  (白)     好哇。

白瞎子  (白)     庙里香火好哇?

跛和尚  (白)     好。我庙里香火从初一到今天,连庙门都关不上啦。

白瞎子  (白)     烧香的人太多啦,好香火呀!

跛和尚  (白)     别说啦。老当家的欠人家钱太多啦,让人把庙门摘走啦,是这么关不上啦。亲家,你好哇?

白瞎子  (白)     好。天天挟当。

跛和尚  (白)     那好哇。天天有家当子。

白瞎子  (白)     天天一票一票,挟着往当铺里当当。亲家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你干什么来啦?

跛和尚  (白)     今有小梁王大放花灯,与民同乐。我找你,咱们逛灯去呀!

白瞎子  (白)     你这是诚心哪!我是瞎子没眼睛,找我逛灯,你这不是拿我开心吗?

跛和尚  (白)     是呀,你没有眼睛,我有眼睛。我瞧见什么灯告诉你,不是如同你瞧见一个样吗?我的腿脚不利落,你搀着我走,咱们俩人儿凑和一个人儿,不就成了吗?

白瞎子  (白)     你说这话我明白啦。我借你的眼睛,你借我的腿脚,咱们俩凑和一个人儿。好倒是好,一大没有,逛饿了吃什么呀?

跛和尚  (白)     不要紧的。我带着木鱼儿,你带着弦子;你唱个小曲,我化个小缘。咱们就有了钱啦。咱们就能下饭馆吃饭去啦!

白瞎子  (白)     对。下饭馆咱们还得要菜。我先要。我要溜丸子!

跛和尚  (白)     不好!

白瞎子  (白)     炸丸子、四喜丸子。

跛和尚  (白)     不好。我是秃子,你净要丸子,像我脑袋。我就是不吃丸子。我要吧!

白瞎子  (白)     对!你要。

跛和尚  (白)     我要烩虾仁。

白瞎子  (白)     不好!

跛和尚  (白)     烹虾段、炝对虾、炸虾米。

白瞎子  (白)     好哇!我是瞎子,我讨厌你要虾米。你当着我别提这虾、虾的!

跛和尚  (白)     你当着我别提这秃子、丸子的!

白瞎子  (白)     好。咱们随便要。咱们走吧!

跛和尚  (白)     走吧。

白瞎子  (白)     别忙!我得关上门。

             亲家!亲家!

(跛和尚不应。)

白瞎子  (白)     坏啦,我给亲家关在屋里啦,亲家!亲家!

跛和尚  (白)     你别嚷啦!我早出来啦。你关门干什么呀?

白瞎子  (白)     我后院还种着庄稼哪!

跛和尚  (白)     什么庄稼?

白瞎子  (白)     种着茄子、黄瓜。

跛和尚  (白)     你真仔细。咱们走吧!哟,可不得了啦。有了长虫啦!

白瞎子  (白)     糟啦!

跛和尚  (白)     上了马竿啦。上了胳臂啦。上了脊梁啦。进了后门啦。

白瞎子  (白)     你别捣乱啦!今儿个是几儿啦?

跛和尚  (白)     今儿个正月十五啊。

白瞎子  (白)     正月十五,没交“惊蛰”,哪来的长虫啊?

跛和尚  (白)     没交惊蛰,就没有长虫?

白瞎子  (白)     当然没有啊!

跛和尚  (白)     没交惊蛰,你哪来的茄子、黄瓜呀?

白瞎子  (白)     我那是腌茄子、腌黄瓜。

跛和尚  (白)     我这是死长虫皮。

白瞎子  (白)     走吧!

跛和尚  (白)     亲家,人都说你子平好,你给我算算,我这和尚多会儿成家?

白瞎子  (白)     得啦。你这和尚怎么能成家呀!这不是瞎闹吗?我算算你多会儿当家吧?

跛和尚  (白)     对啦。你算我多会儿当方丈。

白瞎子  (白)     亲家听了!

     (唱)     未曾下雨先阴天。

跛和尚  (白)     你等等。谁不知道“未曾下雨先阴天”!你这不是废话吗?

白瞎子  (白)     你们有眼睛,看得见阴天了,要下雨。我没眼睛,我也不知是阴天、晴天。

跛和尚  (白)     你怎么知道的?

白瞎子  (白)     我这是算出来的哟。

     (唱)     土坯打墙不用砖。

跛和尚  (白)     谁不知“土坯打墙不用砖”哪!

白瞎子  (白)     我看不见,就是算出来的嘛!

     (唱)     嘴里吃饭往肚内咽,

跛和尚  (白)     你这是怎么知道的?

白瞎子  (白)     算出来的哟!

     (唱)     有屎不拉憋的眼蓝。

跛和尚  (白)     了不得啦。前边有道河过不去啦!

白瞎子  (白)     咱们回去吧!

跛和尚  (白)     后边有沟。

白瞎子  (白)     走这边儿!

跛和尚  (白)     这边儿有井。

白瞎子  (白)     走那边儿!

跛和尚  (白)     有泥塘。

白瞎子  (白)     走上边儿!

跛和尚  (白)     走上边儿,有鹞鹰要抓瞎!

白瞎子  (白)     都不能走,咱们怎么进来的?

跛和尚  (白)     这是螺丝大院。绕进来就绕不出去啦!

白瞎子  (白)     那怎办哪?

跛和尚  (白)     不要紧。这是迈河,一迈就过去啦。

白瞎子  (白)     你迈得过去吗?

跛和尚  (白)     我一迈就过去。

白瞎子  (白)     那我更能迈过去啦。你先迈!

跛和尚  (白)     我迈过来啦。

白瞎子  (白)     你接着我的马竿儿。这是我的眼睛。

跛和尚  (白)     不得了!马竿儿让水冲跑啦。

白瞎子  (白)     快捞上来!

跛和尚  (白)     别嚷啦,截住啦。

白瞎子  (白)     我要迈啦。我到河边儿上你言语一声!

     (小调)    烟花柳巷女裙钗呦嘿!

             贪图银子钱把那良心坏,

             将奴就卖至在水里来!

跛和尚  (白)     到了河边啦。你迈吧!

白瞎子  (白)     好。迈!

跛和尚  (白)     坏啦,瞎子掉河里啦!

白瞎子  (白)     哎哟,可了不得啦!哗,哗!

跛和尚  (白)     你干什么哪?

白瞎子  (白)     我拧水哪!

跛和尚  (白)     这是干河。

白瞎子  (白)     我说闹我一身土哪。给我马竿儿吧。

跛和尚  (白)     好,这有狗屎,我给他抹上。

(跛和尚作抹狗屎。)

跛和尚  (白)     给你!

白瞎子  (白)     亲家。刚才我掉河里,不知什么东西硌了我腰一下儿,我一摸是个鼻烟壶儿。

跛和尚  (白)     你给我瞧瞧。

白瞎子  (白)     你在哪儿哪?给你瞧!

跛和尚  (白)     哇,你怎么往我嘴里抹狗屎呀?

白瞎子  (白)     你还抹我一马竿儿哪!

跛和尚  (白)     你真不吃亏。

白瞎子  (白)     走吧!

跛和尚  (白)     别走,到啦!

白瞎子  (白)     到啦?我瞧瞧这都是什么灯啊?

跛和尚  (白)     这是虾米灯。

白瞎子  (白)     不好。

跛和尚  (白)     你说这灯亮不亮?

白瞎子  (白)     真亮。

跛和尚  (白)     亮啊?还没点哪!

白瞎子  (白)     我说漆黑哪!

跛和尚  (白)     咱们那边儿再瞧瞧去吧!

(跛和尚、白瞎子同下。)

【第二场】

(妇人甲、妇人乙同上。)

妇人甲  (白)     姐姐请啦。

妇人乙  (白)     请啦!

妇人甲  (白)     逛灯走累啦,咱们在这儿歇息歇息吧!

(妇人甲、妇人乙同坐。跛和尚、白瞎子同上。)

跛和尚  (白)     亲家,你跟着我走吧。

白瞎子  (白)     亲家,我要解手。

跛和尚  (白)     我带你上厕所。那边儿有两个尿桶,你去吧!

白瞎子  (白)     我尿啦!

妇人甲、

妇人乙  (同白)    哪的瞎子跑这儿解手来啦?打!打!打!

(妇人甲、妇人乙同打白瞎子。)

白瞎子  (白)     别打!我是瞎子。

(白瞎子倒地装死。)

跛和尚  (白)     回来。你把我儿子打死啦!

妇人甲、

妇人乙  (同白)    你是和尚,哪来的儿子呀?

跛和尚  (白)     我徒儿。

妇人甲、

妇人乙  (同白)    徒儿怎么样?

跛和尚  (白)     你们是官罢,是私休?

妇人甲、

妇人乙  (同白)    官罢怎说,私休怎讲?

跛和尚  (白)     官罢,打官司。

妇人甲  (白)     我们怕打官司。私休吧!

跛和尚  (白)     私休就好说啦。得赔一百个鸡蛋!

妇人乙  (白)     干嘛赔鸡蛋哪?

跛和尚  (白)     打了脑袋,拿鸡蛋补补。再赔一百尺白布。

妇人甲  (白)     要布干什么?

跛和尚  (白)     要布裹脑袋。再给一百块钱养伤。

妇人乙  (白)     好。我们商量商量。

             姐姐,他是装着玩儿哪!我自有道理。

             哟!大车过来啦。这儿有人别轧着?

白瞎子  (白)     别轧!别轧!这儿有人!

(白瞎子起。)
妇人甲、

妇人乙  (同白)    哈哈,咱们走啦!

(妇人甲、妇人乙同下。)

跛和尚  (白)     煮熟的鸭子飞啦!

白瞎子  (白)     你嚷什么?

跛和尚  (白)     你刚才装死,我跟人家要一百个鸡蛋,一百尺白布,一百块钱。人家都要给啦,你起来啦。这不是煮熟的鸭子飞了吗?

白瞎子  (白)     那你赶紧把她们叫回来,我再躺下。

跛和尚  (白)     那还来的及呀?

白瞎子  (白)     你过来。刚才我到老娘儿们群儿里,有认识我的,还跟我说体己话来着。

跛和尚  (白)     说什么?

白瞎子  (白)     你拿耳朵来,我告诉你。

跛和尚  (白)     好。你说吧!

白瞎子  (白)     唉!

(白瞎子咬跛和尚耳朵。)

跛和尚  (白)     你怎么咬我耳朵呀?

白瞎子  (白)     你还叫我挨顿揍哪。咱们亲家里道的,你净阴我,

起这儿  (白)     画道儿为河,谁也别理谁,谁也不认识谁!

跛和尚  (白)     好,就这么办。你走你的。

白瞎子  (白)     我走啦!

(跛和尚学女孩声。)

跛和尚  (白)     妈呀,妈呀!

白瞎子  (白)     你是谁呀?

跛和尚  (白)     我是二妞。跟我妈看灯来啦。走丢啦。我找我妈!

白瞎子  (白)     你不认识我吧?我是你白大舅。我告诉你,你妈在我那儿哪!说你丢啦,你妈让我找你来啦。给我走吧!

跛和尚  (白)     我走不动。

白瞎子  (白)     不要紧。找个高坡,我背着你。

跛和尚  (白)     你背着我吧。

(白瞎子背跛和尚。)

白瞎子  (白)     你怎么这么沉哪?

跛和尚  (白)     我是千金之体。

白瞎子  (白)     真累坏我啦。到了我家啦。别忙,我得开开门。

跛和尚  (白)     你干什么关门哪?

白瞎子  (白)     怕你妈跑喽。

跛和尚  (白)     妈,你在哪儿哪?

白瞎子  (白)     你进来。我告诉你。我不是你舅舅,我是白瞎子。半辈子没娶媳妇,今儿个要跟你拜天地。

跛和尚  (白)     我不拜。

白瞎子  (白)     不拜我打你。

跛和尚  (白)     我拜我拜。阿弥陀佛!

白瞎子  (白)     你这和尚,怎跑这儿念佛来啦?

跛和尚  (白)     你怎么把眼睛睁开啦?

白瞎子  (白)     这是治瞎子的偏方。

跛和尚  (白)     你别挨骂啦!

(跛和尚、白瞎子同下。)
(完)


浏览次数:607 ┊ 字数:5044 ┊ 最后更新:2022-02-1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