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白良关》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尉迟宝林:净
秦琼:老生
徐懋功:老生
程咬金:丑
梅秀英:旦
刘国桢:净

《白良关》赵炳啸饰尉迟恭
《白良关》赵炳啸饰尉迟恭
情节
唐太宗出征,尉迟恭为先行。兵至白良关,守将刘国桢,为尉迟恭鞭伤;其子宝林,奋而出战。先是,尉迟恭之妻梅秀英,身怀宝林,为刘国桢霸占,时逾十馀年。宝林战败尉迟恭,归告母氏。其母始诉底细,旋自尽。宝林出阵,父子相认,杀死刘国桢,同见唐太宗。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录入:hund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1.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唐太宗同上。)

唐太宗  (引子)    龙门展放开,文武拜金阶。

     (念)     金殿上香烟缭绕,瑞彩升紫雾飘飘。众公卿丹墀拜倒,圣天子驾坐龙朝。

     (白)     孤、大唐天子贞观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设立早朝。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唐太宗  (白)     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展放龙门哪!

徐懋功  (内白)    嗯嚇!

(徐懋功上。)

徐懋功  (念)     周刚打战表,上殿奏当朝。

     (白)     臣、徐勣见驾,吾皇万岁!

唐太宗  (白)     平身。

徐懋功  (白)     万万岁!

唐太宗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徐懋功  (白)     臣启万岁:今有北国周刚打来连环战表,请我主御览。

唐太宗  (白)     呈上来。

(徐懋功呈表,唐太宗看表。)

唐太宗  (白)     唔呼呀,原来是北国周刚打来连环战表,要孤御驾亲征。

             卿家,何计退贼?

徐懋功  (白)     万岁,可命护国公以为正帅,鄂国公以为副帅,鲁国公以为前站先行,保护我主御驾亲征,哪怕那胡儿不灭?

唐太宗  (白)     卿家替孤传旨,宣护、鄂、鲁三家国公上殿!

徐懋功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护、鄂、鲁三家国公上殿!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内同白)   领旨!

(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秦琼   (念)     大将生来志量高,

尉迟恭  (念)     旗开得胜显功劳。

程咬金  (念)     三十六路宣花斧,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念)    凌烟阁上把名标。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跪。)

唐太宗  (白)     众卿平身。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万万岁!

(秦琼、尉迟恭、程咬金起。)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唐太宗  (白)     今有北国周刚打来连环战表,孤要御驾亲征。护国公听封!

秦琼   (白)     臣。

唐太宗  (白)     以为正帅!

秦琼   (白)     领旨。

唐太宗  (白)     鄂国公听封!

尉迟恭  (白)     臣。

唐太宗  (白)     以为副帅!

尉迟恭  (白)     领旨。

唐太宗  (白)     鲁国公听封!

程咬金  (白)     臣。

唐太宗  (白)     以为前站先行!

程咬金  (白)     领旨。

唐太宗  (白)     三家国公,保孤御驾亲征。

徐懋功、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唐太宗  (白)     退班!

(唐太宗下。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徐懋功  (白)     众家国公,回府披挂!

尉迟恭  (白)     且慢!

徐懋功  (白)     鄂国公为何拦阻?

尉迟恭  (白)     某家有一事不明,要在列公台前领教。

徐懋功  (白)     有话坐下讲。

尉迟恭  (白)     请坐。

徐懋功  (白)     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尉迟恭  (白)     我等金殿奉旨,领兵扫北,末将昨晚偶得三梦,不知主何吉兆,要在列公台前领教。

徐懋功  (白)     请问这头一梦?

尉迟恭  (白)     这头一梦,末将带领家丁,郊外射猎,乱草之中,窜出一只白兔。某家左手持弓,右手搭箭,照定白兔射去。那兔带箭而逃。某家催马就赶,赶到太行山下,只见那山喀喳喳倒将下来。不知主何吉兆?

徐懋功、

秦琼   (同白)    这!

程咬金  (白)     我想是不祥之兆!

秦琼   (白)     怎见得?

程咬金  (白)     此番扫北,必须要靠山近水安营扎寨,山要倒啦,砸也把咱们砸死啦。

徐懋功  (白)     请问这第二梦?

尉迟恭  (白)     这第二梦,某家全身披挂,与盖苏文交战,战了数十馀合,那贼战某不过,败下阵去。某家催马就赶,赶到海岸之上,只见那海水它就哗喇喇一啸而干。不知主何吉兆?

徐懋功、

秦琼   (同白)    这!

程咬金  (白)     还是不祥之兆!

秦琼   (白)     怎见得?

程咬金  (白)     水要干啦,渴也把咱们给渴死啦。

徐懋功  (白)     请问这第三梦?

尉迟恭  (白)     这第三梦,末将清晨起来,书房净面。丫鬟报道:后花园中百花开的茂盛。末将前去观看,左手执镜,右手指花,只见那花开花谢,镜落尘埃,分为两半。不知主何吉兆?

秦琼   (白)     这!

程咬金  (白)     愈发是不祥之兆啦!

秦琼   (白)     怎见得?

程咬金  (白)     此番扫北,圣上好比花心;众家国公好比花瓣,花开花谢,恐怕不久咱们就要散摊子啦!

徐懋功  (白)     不是这样讲。

             鄂国公,此番扫北,必有夫人、公子相会。

尉迟恭  (白)     怎么讲?

徐懋功  (白)     夫人、公子相会。

尉迟恭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程咬金  (白)     老黑呀,你还乐哪?你投唐以来,只有黑、白二女,哪有夫人、公子流落在北国哪?分明他耻笑你我武将无后啊。

尉迟恭  (白)     就是他?

程咬金  (白)     不是他,还是我吗?

尉迟恭  (白)     先生哪!想末将投唐以来,只有黑、白二氏,哪有夫人、公子相会?你分明笑我武将无后!

徐懋功  (白)     山人道你有夫人、公子相会,并非嘲笑。你休要误会。

尉迟恭  (白)     啊!

秦琼   (白)     且慢!常言道:梦从心头起。讲什么吉凶祸福!不必争论,你我披挂要紧!

徐懋功  (白)     列公啊!

     (唱)     忆昔马邑遭寇乱,

             居民百姓掳北边。

             尉迟宝眷怎能免,

             不然因何无信传?

             此番扫北去征战,

             可能相会在北番。

秦琼   (白)     先生!

     (唱)     两国交锋在眼前,

             家务事休提作战当先。

             回头便把咬金唤,

             你今做了先行官。

             速到校场把人马点,

             保主圣驾征北番!

程咬金  (白)     得令!

     (唱)     元帅那里把令传,

             咬金做了先行官。

             回头便把老黑唤,

     (白)     老黑你可记着!

     (唱)     夫人面前你要替我问安。

(程咬金下。四龙套同暗上。)

尉迟恭  (唱)     先生说话言太潜,

             细听某家说根源:

             投唐来只有那黒、白二氏女,

             哪有那妻室孩儿失落在北番?

             怒气不息我就跨雕鞍,

     (白)     马来!

(龙套甲带马,尉迟恭上马。)

尉迟恭  (唱)     扫北国一战成功奏凯回还。

(尉迟恭、四龙套同下。)

秦琼   (唱)     运筹决算你执掌,

(秦琼下。)

徐懋功  (唱)     十八家国公保大唐。

(徐懋功下。)

【第二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念)     忆昔当年在瓦岗,贾家楼上一炉香。三十六路宣花斧,一斧劈开老君堂!

(四龙套自两边分上。)

程咬金  (白)     俺、程咬金。奉了元帅将令,校场点动人马。人马齐备。远远望见元帅来也。

(四龙套引秦琼、尉迟恭同上。)

秦琼   (念)     金装锏盖世无双,

尉迟恭  (念)     水磨鞭保定唐王。

程咬金  (白)     参见元帅!

秦琼   (白)     人马可齐?

程咬金  (白)     俱已齐备。

秦琼   (白)     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程咬金  (白)     啊!

唐太宗  (内白)    圣驾到!

程咬金  (白)     启元帅:圣驾到。

秦琼   (白)     一同接驾。

(四大铠引唐太宗同上。)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参见万岁!

唐太宗  (白)     人马可曾齐备?

秦琼   (白)     俱已齐备。

唐太宗  (白)     传孤旨意:文武百官免送;大兵打从得胜门而出,就此响炮离京!

秦琼   (白)     先行传令!

程咬金  (白)     得令。

             嘚!下面听者!圣上有旨、元帅有令:文武百官免送;大兵打从得胜门而出,就此响炮离京!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四大铠、唐太宗同走圆场。)

秦琼   (白)     前导为何不行?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来到白良关。

秦琼   (白)     人马列开!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秦琼   (白)     选一平阳之地,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胡儿交战!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风入松〗。四龙套引刘国桢同上。)

刘国桢  (白)     某、刘国桢。唐兵到此,岂肯容他猖狂?

             巴图噜!

四龙套  (同白)    有!

刘国桢  (白)     杀!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引尉迟恭同上,同会阵。)

尉迟恭  (白)     马前来的敢是刘国桢?

刘国桢  (白)     然!

尉迟恭  (白)     刘国桢,大兵到此,还不下马投降?

刘国桢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尉迟恭  (白)     看鞭!

(尉迟恭、刘国桢同起打,刘国桢、四龙套同败下,尉迟恭、四龙套同追下。)

【第四场】

(刘国桢、四龙套同败上。)

刘国桢  (唱)     适才关前打败仗,

             左膀之上带了伤。

             迈歩且进牛皮帐,

     (白)     嘿!

     (唱)     上不得阵来逞不得强。

尉迟宝林 (内白)    走哇!

(〖急急风〗。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白)     哇呀呀……

     (唱)     正在后帐演刀枪,

             忽听前帐闹嚷嚷。

             迈步且进牛皮帐,

刘国桢  (白)     哎呀!

尉迟宝林 (白)     啊!

     (唱)     着什么急来着什么忙?

刘国桢  (唱)     适才关前大会仗,

             尉迟恭武艺果然强。

             鞭沉力猛实难挡,

             为父左膀带了伤。

尉迟宝林 (白)     啊!

     (唱)     听说爹爹带了伤,

             不由豪杰怒满腔。

             爹爹点动兵和将,

             儿杀尉迟灭唐王!

刘国桢  (唱)     马、段、殷、刘四员将,

             个个武艺比儿强。

尉迟宝林 (唱)     爹爹休把儿小量,

             孩儿的武艺比他们强。

     (白)     爹爹,孩儿在后花园跑马射箭,练成全身武艺,可以胜得那唐将。

刘国桢  (白)     我儿有此胆量?

尉迟宝林 (白)     有此胆量。

刘国桢  (白)     好,将房披挂去吧!

尉迟宝林 (白)     遵命。

(尉迟宝林出门。)

尉迟宝林 (念)     将房披挂起,

(尉迟宝林下。)

刘国桢  (念)     为父点雄兵。

     (白)     巴图噜,听我令下!

     (唱)     少爷出兵去打仗,

             从来未曾到战场。

             交锋仔细休鲁莽,

             鞍前马后要堤防。

(尉迟宝林披挂上,与刘国桢行礼。刘国桢暗下。尉迟宝林领四龙套同下。)

【第五场】

(〖水底鱼〗。四龙套引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小将讨战。

秦琼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秦琼   (白)     来,抬枪带马!

程咬金  (白)     且慢!杀鸡焉用牛刀?待末将会他一阵。

秦琼   (白)     须要小心!

(秦琼、尉迟恭同下。四龙套引尉迟宝林同上,会阵。)

尉迟宝林 (白)     马前来的敢是尉迟老将?

程咬金  (白)     住了吧!老子程咬金,你怕我不怕?

尉迟宝林 (白)     嘿!我道是尉迟老将,原来是丑鬼咬金,饶尔不死,去吧!

程咬金  (白)     一派胡言!吃我一斧!

尉迟宝林 (白)     看鞭!

(尉迟宝林、程咬金同起打,程咬金、四龙套同败下,尉迟宝林、四龙套同追下。)

【第六场】

(四龙套引秦琼、尉迟恭同上。)

秦琼   (唱)     北国周刚真胆大,

             要夺我主锦中华。

             将身且坐宝帐下,

             咬金回来问根芽。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唱)     适才阵前把仗打,

             一鞭将我送到家。

     (白)     参见元帅!

秦琼   (白)     回来了?

程咬金  (白)     回来啦。

秦琼   (白)     胜负如何?

程咬金  (白)     两军阵前,被那黑小子这么一鞭!

秦琼   (白)     怎么样啊?

程咬金  (白)     把我鞭回来啦。

秦琼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后帐歇息去吧!

(程咬金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小将讨战,单要尉迟老将出马。

尉迟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尉迟恭  (唱)     唐朝国公十八家,

             提名道姓要某家。

             人来带过爷的马,

             两军阵前会一会小娃娃。

(尉迟恭下。)

秦琼   (唱)     一见老将出大营,

             不由本帅挂在心。

             三军带路高坡奔,

             观看两家赌输赢。

(秦琼、四龙套同走圆场,同上高坡。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跨下一骑乌骓马,

             这打将钢鞭手中拿。

             来在贼营高声骂!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唱)     番营来了小豪家。

             乌油盔来乌油甲,

             皂罗袍上绣团花。

             问声老将名和姓?

尉迟恭  (白)     娃娃!

     (唱)     你老爷尉迟敬德我保唐家。

尉迟宝林 (白)     啊!

     (唱)     听说尉迟保唐家,

             打父仇人就是他。

             钢鞭一举朝下打!

(〖扫头〗。尉迟恭、尉迟宝林同起打,尉迟恭、尉迟宝林双下。)

秦琼   (唱)     小将武艺真可夸,

             尉迟老将也不差。

             站在高坡令传下,

             免得两家动杀法。

(秦琼、四龙套同下。)

【第七场】

(尉迟恭、尉迟宝林同上,同架住。〖内鸣金声〗。尉迟恭退。)

尉迟宝林 (白)     老将,你敢是怯战?

尉迟恭  (白)     娃娃,非是你老爷怯战,我国元帅鸣金收兵,明日再战。

(四龙套、四龙套自两边分上。)

尉迟宝林 (白)     明日来者?

尉迟恭  (白)     君子。

尉迟宝林 (白)     不来?

尉迟恭  (白)     小人!

尉迟宝林 (白)     好!

             巴图噜,收兵!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下。)

尉迟宝林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  (白)     老了!

(尉迟恭、四龙套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引刘国桢同上。)

刘国桢  (念)     我儿去出兵,未见转回程。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白)     参见爹爹,孩儿交令。

刘国桢  (白)     我儿回来了?

尉迟宝林 (白)     回来了。

刘国桢  (白)     胜负如何?

尉迟宝林 (白)     两军阵前,未分胜负。他国元帅鸣金收兵。明日孩儿定取那贼的黑头。

刘国桢  (白)     后堂见过你母亲去吧!

尉迟宝林 (白)     遵命。

(尉迟宝林岀门。)

尉迟宝林 (念)     前堂遵父命,

(尉迟宝林下。)

刘国桢  (念)     后堂见娘亲。

     (白)     掩门!

(刘国桢下。四龙套同下。)

【第九场】

(梅秀英上。)

梅秀英  (念)     泪似湘江水,辗转不断流。

     (白)     奴家、梅秀英。配夫尉迟敬德,前去投军,杳无音信。可恨刘国桢作乱,反抢马邑县,将我掠到北国,强霸为婚,本当不允,怎奈身怀有孕,为了保全尉迟香烟,只得忍辱偷生。至今十有馀载,无有机会,报得此仇。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唱)     梅秀英坐二堂自思自恨,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情。

             耳边厢又听得铠甲声振,

             但不知何人到来临。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唱)     适才间与唐将会一阵,

             他国元帅鸣金收兵。

             迈虎步且把那二堂来进,

             母亲台前问安宁。

     (白)     孩儿参见母亲!

梅秀英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尉迟宝林 (白)     吿坐。

梅秀英  (白)     全身披挂,与何人交战?

尉迟宝林 (白)     与唐将交战。

梅秀英  (白)     胜负如何?

尉迟宝林 (白)     两军阵前,未分胜负,他国元帅鸣金收兵。明日孩儿定取那贼黑头!

梅秀英  (白)     可曾问过那唐将的名姓?

尉迟宝林 (白)     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

梅秀英  (白)     你待怎讲?

尉迟宝林 (白)     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

梅秀英  (白)     呀!

     (唱)     听说儿夫到来临,

             怎不叫人喜在心。

             回头我对孩儿论,

             为娘言来听分明:

             刘国桢不是儿的亲——

尉迟宝林 (白)     噤声!

(尉迟宝林、梅秀英同两望。)

尉迟宝林 (白)     亲什么?

梅秀英  (唱)     亲生的父,

尉迟宝林 (白)     啊!

梅秀英  (唱)     尉迟恭他是儿的老爹尊。

尉迟宝林 (白)     哎呀!

     (唱)     说什么亲来不是亲,

             倒叫孩儿解不明。

             走向前来忙跪定,

     (白)     母亲哪!

     (唱)     快与孩儿说详情。

梅秀英  (白)     起来,坐下。

尉迟宝林 (白)     吿坐。

梅秀英  (白)     儿呀,你我母子原不是本地人氏。

尉迟宝林 (白)     哪里人氏?

梅秀英  (白)     山西马邑县人氏。

尉迟宝林 (白)     因何至此?

梅秀英  (白)     只因刘国桢作乱,反抢马邑县,将为娘掠进关来,强霸为婚。本当不允,怎奈身怀你这小冤家——

尉迟宝林 (白)     嘿!

梅秀英  (白)     话已说明。报仇也在你,不报仇也在你!

尉迟宝林 (白)     有何为证?

梅秀英  (白)     钢鞭为证。

尉迟宝林 (白)     待我看来。

(尉迟宝林拿鞭看。)

尉迟宝林 (白)     “尉迟宝林!尉迟宝林!”哎呀!

     (唱)     看过钢鞭果是真,

             反把仇人当严亲。

             手持钢鞭前堂奔,

梅秀英  (白)     哪里去?

尉迟宝林 (唱)     前堂打死刘国桢。

梅秀英  (白)     有道是:单丝不能成线,孤树不能成林。明日阵前,与你父亲说明,再报此仇,也还不迟。

尉迟宝林 (白)     怎奈孩儿恶气难消!

梅秀英  (念)     暂将恶气存腹内,

尉迟宝林 (念)     今晚且做懵懂人。

(梅秀英、尉迟宝林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引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小将讨战,还要尉迟老将出马。

尉迟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尉迟恭  (唱)     昨日阵前大交兵,

             娃娃武艺果然能。

             人来带过马能行,

秦琼   (白)     须要小心!

尉迟恭  (唱)     两军阵前见机行。

(尉迟恭下。)

秦琼   (唱)     三军与爷严肃静!

             且听探马报军情。

(秦琼、程咬金、四龙套同下。)

【第十—场】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唱)     二堂领了母亲命,

             两军阵前认天伦。

             催马加鞭战场奔,

             尉迟老将快出营!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昨日阵前饶儿命,

             今日又来送残生。

             水磨钢鞭朝下打!

尉迟宝林 (唱)     这一鞭看在父子情。

尉迟恭  (白)     娃娃敢是怯战?

尉迟宝林 (白)     老将,非是你少爷怯战,此处窄小,这跑、跑不开你少爷的马;这抡哪!抡不开你少爷的鞭。看前面有一柳林,你我那里见个高下。

尉迟恭  (白)     娃娃,任你设下虎穴龙潭,你老爷何惧?

尉迟宝林 (白)     如此你要来呀!

尉迟恭  (白)     怎的不来?

尉迟宝林 (白)     你要来呀!

     (唱)     叫声老将忙随定!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  (白)     啊!

     (唱)     这娃娃有什么巧计生?

(尉迟恭下。)

【第十二场】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唱)     来在柳林下战马,

             老将到此我认爹尊。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催马加鞭到柳林,

(尉迟宝林跪。)

尉迟恭  (白)     啊!

     (唱)     只见娃娃跪埃尘。

             你老爷我日抢三关夺八寨,

             夜探白壁介休城。

             唐天子脱袍卷鞭某才归真主,

     (白)     娃娃!

     (唱)     北国闻名害头疼。

尉迟宝林 (唱)     老将不必起疑心,

             我是你孩儿要认——

尉迟恭  (白)     认什么?

尉迟宝林 (白)     哎呀!

     (唱)     要认爹尊。

尉迟恭  (白)     呸!

     (唱)     战我不过该归顺,

             为什么阵前认爹尊?

尉迟宝林 (唱)     家住山西马邑县,

             我母名叫梅秀英。

尉迟恭  (白)     呀!

     (唱)     这娃娃提起了那梅秀英,

             想起当年家事情:

             祖居山西马邑县,

             夫妻们打铁度光阴。

             铁中得了纯钢宝,

             打成了雌雄鞭二根。

             别的来历我不问,

     (白)     娃娃!

     (唱)     阵前认父有何凭?

尉迟宝林 (唱)     老将若是不肯信,

             现有钢鞭做证凭。

(尉迟宝林递鞭,尉迟恭看鞭。)

尉迟恭  (白)      “尉迟宝林!”

(尉迟恭看自己鞭。)

尉迟恭  (白)     “尉迟敬德!”

     (笑)     啊哈哈哈……

     (唱)     一见钢鞭果是真,

             父子们相逢在柳林。

             钢鞭挑起亲生子,

尉迟宝林 (唱)     翻身上了马能行。

尉迟恭  (唱)     为父仇人哪一个?

尉迟宝林 (唱)     白良关中刘国桢。

尉迟恭  (唱)     宝林前面把路引!

尉迟宝林 (白)     哪里去?

尉迟恭  (白)     儿呀!

     (唱)     白良关去杀刘国桢。

尉迟宝林 (白)     且慢!

     (唱)     紧消停来慢消停,

             父子还须定计行。

             假战三合败了阵,

(尉迟宝林下。)

尉迟恭  (唱)     钢鞭一举晓三军。

(尉迟恭下。)

【第十三场】

(刘国桢上。)

刘国桢  (念)     我儿二次去出兵,心中恍惚不安宁。

(尉迟宝林上。)

尉迟宝林 (白)     看鞭!

(尉迟宝林打死刘国桢。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那贼可灭?

尉迟宝林 (白)     那贼已灭。

尉迟恭  (白)     贼人既灭,引为父去见你母。

尉迟宝林 (白)     我母悬梁自尽了啊!

(尉迟宝林哭。)

尉迟恭  (白)     且免伤悲,随为父转至龙棚见驾!

尉迟宝林 (白)     遵命。

(尉迟恭、尉迟宝林同下。)
(完)


浏览次数:546 ┊ 字数:8150 ┊ 最后更新:2024-06-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