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御果园》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徐懋功:净
李建成:丑
李元吉:丑
李世民:小生
黄壮:净
程咬金:丑
秦琼:老生

《御果园》赵炳啸饰尉迟恭
《御果园》赵炳啸饰尉迟恭
情节
李世民平定王世充班师,李渊封之为东宫太子。李建成、李元吉不服,为害李世民,遂馋尉迟恭单鞭夺槊,赤身救驾是假;并求在御果园重演比试。李渊依奏。时值隆冬,尉迟恭得李靖之助,人马服药,俱不畏冷,及至御果园,反将要杀李世民之黄壮与李建成、李元吉打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何时希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1.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建成、李元吉同上。)

李建成  (念)     心中常怀害人计,

李元吉  (念)     不杀世民难登基。

李建成  (白)     本御、建成。

李元吉  (白)     小王、元吉。

李建成  (白)     啊御弟!

李元吉  (白)     皇兄!

李建成  (白)     世民征战皮寇,得胜回朝,已在金殿候旨。似他这样屡建奇功,看来这东宫守阙,你我是无份的了。

李元吉  (白)     必须想一妙计,将他害死,方去眼中之钉。

李建成  (白)     大家想来。

李元吉  (白)     小弟倒有一计。

李建成  (白)     有何妙计?

李元吉  (白)     我想金殿封官,少不得要封敬德公爵。那时皇兄奏上一本,你说敬德当初保定刘武周,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耗费我国多少兵马钱粮?今日些许功劳,封不得国公。

李建成  (白)     恐他有辨!

李元吉  (白)     让他去辨。

李建成  (白)     他必说在御果园救过李世民的驾来。

李元吉  (白)     原要他这样回答。就叫他将御果园跳涧之事,演习演习,我们观看。

李建成  (白)     无有雄信,也是枉然。

李元吉  (白)     我府下有一家将,与雄信面貌相同。此人心粗胆壮,叫他假扮雄信,打死世民,杀了敬德,这东宫守阙岂不是皇兄的了?

李建成  (白)     此计甚好,金殿伺候。正是:

     (念)     但愿害得世民丧,

李元吉  (念)     弟保皇兄坐家邦。

(李建成、李元吉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   (引)     海晏河清,一统升平。

     (念)     君正臣贤万民欢,文忠武勇扶江山。幸喜四海干戈靖,今日才知创业难。

     (白)     孤、大唐天子武德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因世民征战皮寇,得胜回朝,今日在金殿封官。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李渊   (白)     闪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闪放龙门哪!

(李建成、李元吉同上。)

李建成  (念)     恨小非君子,

李元吉  (念)     无毒不丈夫。

李建成、

李元吉  (同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渊   (白)     平身。

李建成、

李元吉  (同白)    万万岁!

李渊   (白)     世民可曾还朝?

李建成  (白)     已在金殿候旨。

李渊   (白)     宣世民同众卿上殿!

李建成  (白)     领旨。

             父王有旨:宣世民同众卿上殿!

李世民、
徐懋功、
尉迟恭、
秦琼、

程咬金  (内同白)   领旨!

(李世民、徐懋功、尉迟恭、秦琼、程咬金同上。)
李世民、
徐懋功、
尉迟恭、
秦琼、

程咬金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   (白)     平身。

李世民、
徐懋功、
尉迟恭、
秦琼、

程咬金  (同白)    万万岁!

李渊   (白)     皇儿,将征战皮寇之事,一一奏来!

李世民  (白)     儿臣奉旨征战皮寇,兵将个个当先,又有徐勣妙算,尉迟之勇,杀得皮寇匍匐投降,写来降书顺表,父王请看。

李渊   (白)     皇儿听封!

李世民  (白)     臣。

李渊   (白)     封为东宫守阙。

李世民  (白)     谢父王!

李渊   (白)     徐勣听封!

徐懋功  (白)     臣。

李渊   (白)     封卿为英国公!

徐懋功  (白)     谢主隆恩!

李渊   (白)     秦琼听封!

秦琼   (白)     臣。

李渊   (白)     封卿为护国公。

秦琼   (白)     谢主隆恩!

李渊   (白)     程咬金听封!

程咬金  (白)     臣。

李渊   (白)     封卿为鲁国公。

程咬金  (白)     谢主隆恩!

李渊   (白)     尉迟恭听封!

尉迟恭  (白)     臣。

李渊   (白)     封卿为鄂国公。

尉迟恭  (白)     谢主隆恩!

李建成  (白)     且慢!启奏父王:尉迟恭封不得国公。

李渊   (白)     怎见得?

李建成  (白)     当年他保定刘武周,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耗费我国多少兵马钱粮?他的功效过大,故而封不得国公。

李渊   (白)     是呀,卿保刘武周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耗费孤家多少兵马钱粮?实是不能赐爵。

尉迟恭  (白)     臣启万岁:臣当年保定刘武周,乃是各为其主。但自投唐以来,立下许多功劳。况臣在御果园,也曾救过二主的驾来。

李建成  (白)     启奏父王:尉迟恭奏道,昔日他在御果园救过御弟的驾来,乃是耳闻,未曾目睹。请父王传旨:将“御花园”改为“御果园”,叫他们演习跳涧之事,我们观看。

李渊   (白)     就依儿所奏。尉迟恭暂封鄂国公,将御果园故事演来,孤王观看。

尉迟恭  (白)     谢主隆恩!

(李渊忽然想起。)

李渊   (白)     哎呀,无有雄信,也是枉然。

李元吉  (白)     启奏父王:儿臣府内有一家将,名唤黄壮,与雄信面貌相似。

李渊   (白)     宣他上殿!

李元吉  (白)     遵旨。万岁有旨:黄壮上殿!

黄壮   (内白)    领旨!

(黄壮上。)

黄壮   (念)     自幼生来脸带红,亚赛雄信一般同。

     (白)     黄壮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   (白)     抬起头来!

黄壮   (白)     臣不敢仰面见君。

李渊   (白)     恕你无罪。

黄壮   (白)     谢万岁!

李渊   (白)     黄壮!

黄壮   (白)     臣。

李渊   (白)     命你假扮单雄信,演习跳涧之事!

黄壮   (白)     臣领旨。不知见了千岁,怎样行事?

李世民  (白)     见了小王百般叫骂。

李渊   (白)     殿角伺候!

黄壮   (白)     领旨。

(黄壮下。)

李渊   (白)     皇儿呀!

     (西皮散板)  皇儿本是国家宝,

             南征北战费辛劳。

             暂且下殿离御道,

             孤王传旨晓满朝。

(李渊、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李世民  (西皮散板)  金殿领旨下御道,

             演习当年事一条。

             先生与我传令号,

             小王回府披战袍。

(李世民下。)

徐懋功  (西皮散板)  袖内巧计安排好,

             管教奸王枉徒劳。

(徐懋功下。)

尉迟恭  (西皮散板)  怒气不息下御道,

(尉迟恭下。)

秦琼   (西皮散板)  误中奸王计一条。

(秦琼下。)

程咬金  (西皮散板)  这件事儿了不了,

             他们跑来我也逃。

(程咬金下。黄壮上。)

李建成  (西皮散板)  人说懋公计谋巧,

李元吉  (西皮散板)  今日看来也不高。

     (白)     黄壮!

黄壮   (白)     在。

李建成、

李元吉  (同西皮散板) 你把战饭吃得饱,

             快快磨好杀人刀!

黄壮   (白)     千岁!

     (西皮散板)  金殿之上忙禀告,

             尊声千岁听根苗:

             昨晚一梦不大好,

             群羊尽被猛虎嚼。

             怕的是无头带纱帽,

李建成、

李元吉  (同西皮散板) 你畏首畏尾不英豪!

(李建成、李元吉、黄壮同下。)

【第三场】

(丫鬟、黑夫人、白夫人同上。)

黑夫人  (念)     夫受皇家禄,

白夫人  (念)     妻沾雨露恩。

尉迟恭  (内白)    回府!

(四龙套引尉迟恭同上。四龙套同下。)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

尉迟恭  (白)     夫人!

(尉迟恭坐。)

尉迟恭  (白)     可恼哇可恼!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老爷,今日下得朝来,怒气不息,因何讲出“可恼”二字?

尉迟恭  (白)     适才金殿加封,万岁封我国公之位。可恨二奸王奏道:某家先保山后刘武周,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耗费国家多少兵马钱粮。如今封不得国公之位。你道恼是不恼!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有道是:食王爵禄,当报君恩。

尉迟恭  (白)     夫人哪!

     (二黄原板)  提起了当年投太原,

             建成、元吉怒发冲冠。

             某一言冒犯推出斩,

             多亏了乔公善救某的命还。

             二次里山后投刘主,

             定杨王他待某的恩重如山。[1]

             想某打死了宋金玉,

             宋金刚他与某结下了冤。

             日抢三关、夜夺八寨,

             某在美良川前锏对过鞭。

             三鞭两锏投真主,

             端阳节救驾在御果园。

             到如今演什么三跳涧,

             怎奈是数九隆冬腊月的天。

             赤身骣马难交战,[2]

             活活冻坏某将魁元。

黑夫人、

白夫人  (同二黄原板) 老爷且把愁眉展,

             妾身有话对夫言。

             现有书信请观看,

尉迟恭  (二黄原板)  有劳二位夫人言。

             我就忙拆开封皮观小简,

     (夹白)    打座!

(丫鬟打座,尉迟恭看书信。)

尉迟恭  (二黄原板)  一一从头把书观:

             “自从你我分别散,

             红黑二丸带身边。

             红丸将军亲自用,

             黑药付与乌骓餐。”

             我叫家院——

(家院暗上。丫鬟、黑夫人、白夫人同暗下。)

尉迟恭  (唱)     看姜汤忙把药饮,

(家院伺候姜汤。尉迟恭吃药。)

尉迟恭  (唱)     这一碗付与乌骓餐。

(尉迟恭作与马喂药。)

尉迟恭  (白)     呀!

     (唱)     霎时浑身俱是汗,

             数九天亚赛过三伏的天。

             解带脱袍把身现,

(尉迟恭解带脱袍。)

尉迟恭  (唱)     赤身骣马手提着鞭。

             家院带过爷的乌骓战,

(家院带马,尉迟恭上马。)

尉迟恭  (唱)     二次里救驾在御果园。

(尉迟恭下。家院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李建成、李元吉同上,过场,同下。黄壮上。)

黄壮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黄壮下。)

【第五场】

(徐懋功上。)

徐懋功  (唱)     建成元吉把计定,

             要害二主丧残生。

             回头便把二主请,

(四太监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唱)     卿家请孤为何情?

徐懋功  (白)     此番御果园不去也罢。

李世民  (白)     小王去心已定,不必多奏。卿家保驾,内侍带马!

     (唱)     人来带马御花园进,

(黄壮上。)

李世民  (唱)     只见黄壮面前存。

             小王与你无仇恨,

             苦苦追杀为何情?

黄壮   (白)     住了!

     (唱)     哪有闲言对你论,

             霎时叫你命归阴!

(黄壮、李世民同开打,四太监同下,李世民败下,黄壮欲追,徐懋功拉,黄壮甩徐懋功倒,追下。)

徐懋功  (唱)     二主不听我奏本,

             御果园中受难星。

             不顾生死往前进,

             我与黄壮把命拼!

(徐懋功下。)

【第六场】

(李世民败上,黄壮追上,黄壮、李世民同开打,李世民败下。徐懋功上,夺黄壮兵器,被黄壮踢到,黄壮追下。)

徐懋功  (白)     哎呀且住!黄壮追杀我主,这便如何是好?哦呵有了,不免搬动尉迟将军前来救驾便了!

     (唱)     急急忙忙往前进,

秦琼、

程咬金  (内同白)   军师慢走!

徐懋功  (唱)     那旁来了二公卿。

(秦琼、程咬金同上。)

秦琼   (唱)     弟兄二人往前进,

程咬金  (唱)     见了军师礼相迎。

秦琼、

程咬金  (同白)    军师因何这般模样?

徐懋功  (白)     二位哪里知道,只因黄壮要害二主一死,如何是好?

程咬金  (白)     这有何难?搬来黑炭头,可以打死黄壮。

徐懋功  (白)     如此说来,请啊!

     (唱)     三人一同往前进,

秦琼、

程咬金  (同唱)    搬来尉迟救主君。

(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下。)

【第七场】

尉迟恭  (内白)    马来!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数九寒天风不冷,

             连人带马汗淋身。

             忙将乌骓来整顿,

(尉迟恭洗马。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上。)
徐懋功、
秦琼、

程咬金  (同唱)    见了尉迟礼相迎。

尉迟恭  (唱)     列公因何心烦闷?

徐懋功、
秦琼、

程咬金  (同唱)    二主秦王有难星。

尉迟恭  (唱)     是何人敢欺我仁义主?

徐懋功、
秦琼、

程咬金  (同唱)    去到御园看分明。

尉迟恭  (白)     啊!

     (唱)     吞吞吐吐言不顺,

     (夹白)    带路!

     (唱)     连人带马御园行。

(尉迟恭、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下。)

【第八场】

(李世民败上,黄壮追上,过场,同下。)

【第九场】

(尉迟恭、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上。)

尉迟恭  (唱)     适才列公报一信,

             二主秦王有难星。

             大家山后暗藏定,

(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暗藏,同下。)

尉迟恭  (唱)     看是何人下绝情。

(李建成、李元吉同暗上,同上高台。李世民败上,黄壮追上。黄壮打李世民落马。尉迟恭跳出,用鞭压住黄壮刀。)

尉迟恭  (白)     哇呀呀……

     (唱)     黄壮假扮单雄信,

             追杀我主为何情?

             钢鞭一举朝下打,

             阎王殿前追尔的魂!

(尉迟恭打死黄壮。)

李元吉  (白)     黄壮!嗳!

     (唱)     一见黄壮丧了命,

     (白)     黑贼呀黑贼!

     (唱)     快快还我保驾的臣!

尉迟恭  (唱)     二奸王睡梦还未醒,

             谁叫你们出头把事行?

             我比阎王心还狠!

(尉迟恭打死李元吉。)

尉迟恭  (唱)     打死元吉问建成。

李建成  (白)     黄壮!御弟!完了!

     (唱)     一见御弟丧了命,

     (白)     黑小子!

     (唱)     快快还我同胞人!

尉迟恭  (唱)     你无情来谁有义,

             你不念手足谁念你是君?

             钢鞭一举追尔的命!

(尉迟恭打死李建成。)

尉迟恭  (唱)     大家寻找仁义君。

(徐懋功、秦琼、程咬金同上。)
徐懋功、
秦琼、
尉迟恭、

程咬金  (同白)    主公醒来!

李世民  (西皮导板)  一霎时不由我昏迷不醒,

     (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众公卿。

     (白)     啊众卿,黄壮哪里去了?

尉迟恭  (白)     黄壮么,被为臣打死了。

李世民  (白)     打死的好哇!

     (西皮摇板)  听说黄壮丧了命,

             去了小王对头人。

     (白)     二王兄哪里去了?

尉迟恭  (白)     二奸王么,也被为臣我打死了。

李世民  (白)     噢,也被你打死了?

尉迟恭  (白)     正是。

李世民  (白)     近前来!

(尉迟恭近前,李世民打尉迟恭耳光。)

尉迟恭  (白)     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他二人与你何仇恨,

             打死他们为何情?

尉迟恭  (白)     主公!

     (西皮摇板)  二奸王定计害主的命,

             为臣我打的是抱不平。

李世民  (西皮摇板)  你手摸胸膛细思忖,

             他是小王的什么人?

尉迟恭  (西皮摇板)  打死了二奸王是不是呀?

徐懋功、
秦琼、

程咬金  (同白)    打的是!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小王难解其中情。

             上前抓住袍和带,

尉迟恭  (白)     哪里去?

李世民  (西皮摇板)  一同上殿见圣君。

尉迟恭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列公与我送什么信!

     (白)     要见君!

李世民  (白)     要见君!

尉迟恭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要见君我们大家一路行。

     (白)     走!

(〖尾声〗。众人同下。)
(完)

——————————
1. ^ 隋末,刘武周见天下大乱,阴有异计,遣使附突厥。突厥立为“定杨可汗”。后称帝,所以尉迟恭称他为“定杨王”。

2. ^ 骣,乍眼切。骣马是不用马鞍而骑乘之义,见《西北域记》。


浏览次数:359 ┊ 字数:5781 ┊ 最后更新:2022-11-0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