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明末孤忠》

主要角色
郑成功:武生

情节
明末,洪承畴降清,兵扫江南。仙霞关守将郑芝龙败降,并诏其子郑成功。郑成功厉言拒绝,占据台湾,屯军厦门,且改厦门为“思明州”,力图复明。洪承畴部将胡希孔,为降郑成功,偷杀郑成功母、弟。郑成功大怒,身穿重孝,举兵报仇。胡希孔被剮,洪承畴退守武昌。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二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了溪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7.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胡希孔、李成栋同上,双起霸。)

胡希孔  (念)     背明降清心中顺。

李成栋  (念)     随从总帅争江南,

胡希孔  (白)     李将军请了!

李成栋  (白)     请了!

胡希孔  (白)     总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李成栋  (白)     请!

(四龙套、四下手引黄熙允、洪承畴同上。)

洪承畴  (引子)    奉命总戎,把江南,一扫而平!

胡希孔、

李成栋  (同白)    参见元帅!

洪承畴  (白)     站立两旁。

胡希孔、

李成栋  (同白)    谢元帅!

洪承畴  (念)     统领貔貅下江南,赏罚分明在帐前。运筹帷幄经纬略,扶清灭明镇疆边。

     (白)     本帅、清封太师太保、恩赐黄马褂、赏戴红顶花翎总镇洪承畴。

黄熙允  (白)     参谋、黄熙允。

洪承畴  (白)     奉摄政王之命,统兵扫荡江南。真是兵强将勇,攻无不取,战无不胜。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人马来到仙霞关。

洪承畴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命!

(报子下。)

洪承畴  (白)     李成栋听令!

李成栋  (白)     在!

洪承畴  (白)     命你攻打仙霞关,不得有误!

李成栋  (白)     得令!

黄熙允  (白)     总帅,不可呀不可!

洪承畴  (白)     参谋为何阻令?

黄熙允  (白)     仙霞关总镇郑芝龙,他有一子,名唤郑森。此人相貌魁伟,十分骁勇,文武兼备,年二十一岁,随父入朝。隆武皇帝看他相貌出奇,将来必为国家栋梁,赐姓“朱”,改名“成功”。外人传闻,将“朱”字失去,呼之为“郑成功”。其母田川氏。芝龙镇守仙霞关。总帅出兵攻打,倘有不利如何是好?

洪承畴  (白)     依你之见?

黄熙允  (白)     卑职与他同居一乡,有故旧之谊。愿到关内劝他归降。

洪承畴  (白)     既然如此,命你即到关内劝降!

黄熙允  (白)     遵命。

(黄熙允下。)

洪承畴  (白)     正是:

     (念)     参谋进关劝故人,营中等候喜信音。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郑鸿逵、郑芝龙同上。)

郑芝龙  (念)     弟兄两人奉圣命,

郑鸿逵  (念)     仙霞关内为总兵。

郑芝龙  (白)     平夷侯、郑芝龙。

郑鸿逵  (白)     定清侯、郑鸿逵。

郑芝龙  (白)     我弟兄二人奉隆武帝圣上之命,镇守仙霞关。如今刀兵扰乱,无日安宁。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侯爷:敌营来了一人,口称侯爷的乡里,特来求见。

郑芝龙  (白)     叫他报名而进!

(黄熙允暗上。)

报子   (白)     叫你报名而进!

(报子下。)

黄熙允  (白)     报!乡人黄熙允告进!

(黄熙允进。)

黄熙允  (白)     二位总镇在上,乡里人黄熙允有礼!

郑芝龙、

郑鸿逵  (同白)    先生免礼。

             左右,看座!

四龙套  (同白)    啊!

(龙套甲与黄熙允看坐。)
郑芝龙、

郑鸿逵  (同白)    请坐!

黄熙允  (白)     谢坐!

郑芝龙  (白)     黄先生来到关内,不知有何贵干?

黄熙允  (白)     只因清营总帅洪承畴,统领三军来到关下,要与将军交战。愚下在总帅帐下吃了小小一份俸禄,知二位乡亲在此镇守,倘然兵戈相见,必有胜负。依愚下之见,若两国兵力相较,明不能敌清必矣。故弟在总帅面前讨下军令,来到关内,劝二位兄台归顺大清,不知意下如何?

郑芝龙  (白)     原来你是奉令顺说我二人降清的?

黄熙允  (白)     正是。

郑芝龙  (白)     若不看在同乡之情,难免皮肉吃苦。我今坐镇仙霞关,清兵到来,对阵交兵,理所当然!

黄熙允  (白)     明军气力衰危,不能敌清。虽然交锋,也是有损无益,劳而无功。

郑芝龙  (白)     不必多言!

黄熙允  (白)     二位将军还要再思再想!

郑芝龙  (白)     左右,叉出帐去!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向黄熙允。)

四龙套  (同白)    出去!

黄熙允  (白)     咳!

四龙套  (同白)    快去!

(黄熙允下。)

郑芝龙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郑芝龙  (白)     交锋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李成栋引洪洪承畴自上场门同上,四龙套、四上手引郑芝龙、郑鸿逵自下场门同上,同开打,四龙套、四上手、郑芝龙、郑鸿逵同败下,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李成栋、洪承畴同追下。)
(郑鸿逵上,胡希孔上,同开打,郑鸿逵被杀,胡希孔下。)
(郑芝龙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侯爷:二将军落马身亡。

郑芝龙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李成栋上,开打,李成栋败下,郑芝龙追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洪承畴、黄熙允同上。)

洪承畴  (唱)     为荣华与富贵扶保满清,

             有本帅引人马来到江宁。

             今日里仙霞关对阵交兵,

             强与弱胜与败还未分明。

             耳边厢又听得战鼓阵阵,

             待本帅下战马细看分明。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洪承畴  (白)     随我登高一望!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黄熙允、洪承畴同登高。胡希孔、李成栋同败上,郑芝龙、四龙套、四上手同追上,同打,胡希孔,李成栋同败下。郑芝龙、四龙套、四上手同上。)

郑芝龙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郑芝龙  (白)     追!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郑芝龙同追下。)

洪承畴  (唱)     果然是那敌人杀法骁勇,

             直杀得众兵丁东倒西倾。

             正观战忽然间妙计心定,

             唤先锋我有话对他说明。

下手甲  (白)     得令!

(下手甲下。下手甲引胡希孔同上。)

胡希孔  (白)     总帅有何差遣?

洪承畴  (白)     敌将杀法厉害,绊马索伺候!

胡希孔  (白)     遵命!

(胡希孔撒绊马索,下。胡希孔、李成栋同败上,郑芝龙追上,胡希孔、李成栋同佯败,郑芝龙追,落马,被擒。)

胡希孔  (白)     启总帅:敌将被擒。

洪承畴  (白)     回营去者!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引黄熙允、洪承畴、胡希孔、李成栋同上。)

洪承畴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洪承畴  (白)     将敌将绑进帐来!

四龙套  (同白)    将敌将绑进帐来!

(四下手押郑芝龙同上。)

郑芝龙  (唱)     适才间在阵前对敌交锋,

             偶失意落下马上了绑绳。

             迈虎步进帐来昂首站定,

             杀与剐任凭他号令施行!

洪承畴  (白)     胆大郑芝龙!既然被擒,还不帐下乞降?

郑芝龙  (白)     你郑老爷虽然被擒,有死而已,何言“乞降”

洪承畴  (白)     来,将郑芝龙推出辕门斩首!

二下手  (同白)    得令!

(二下手押郑芝龙同下。)

黄熙允  (白)     刀下留人!

洪承畴  (白)     参谋敢是与他讲情?

黄熙允  (白)     卑职愿去劝他投降。

洪承畴  (白)     但不知参谋怎样劝法?

黄熙允  (白)     第一、让他留发辫;第二、让他书召成功归顺。

洪承畴  (白)     正合我意。速速前去!

黄熙允  (白)     遵命!

(黄熙允下。)

洪承畴  (白)     正是:

     (念)     敌人被擒入罗网,先生劝他来投降。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二下手押郑芝龙同上,郑芝龙坐。黄熙允上。)

黄熙允  (唱)     总帅面前讨了令,

             相劝乡亲郑芝龙。

     (白)     你二人回避了!

二下手  (同白)    是。

(二下手同下。)

黄熙允  (白)     将军别来无恙?

郑芝龙  (白)     你又到此作甚?

黄熙允  (白)     相劝将军来了。

郑芝龙  (白)     你看你家郑老爷被擒,敢来下说辞么?

黄熙允  (白)     不敢不敢!略有几句言语,讲在将军面前。非劝将军归降,乃为同乡情谊。

郑芝龙  (白)     黄先生有话,请讲当面!

黄熙允  (白)     将军听了:黄某不才,自幼与将军同居一乡。后渐成长,虽与将军分别,故情还在。今日将军被绑,刀临项首,弟看此景,心中不忍。自古道:贤臣择主而事。昔日商纣王驾前有一宠臣,名唤黄飞虎,因纣王无道,君坏臣纲,黄飞虎弃了故主投奔西歧文王。今总帅洪承畴曾为明室臣宰,与摄政王交锋,不意被擒,见明室气数已尽,遂降大清,至今身为抚戎。又道是:丈夫之志,能屈能伸。汉室关云长被困屯土山,也曾归顺曹营。将军现已被擒,眼见项首加刀,还请你再思呀再想!

郑芝龙  (白)     呀!

     (唱)     芝龙闻言暗思忖,

             数语劝醒迷路人。

             不如暂时且归顺,

             再对故人把话云。

     (白)     先生苦口相劝,但不知如何降法?

黄熙允  (白)     第一、留下发辫,遵守清室制度;第二、写下密书下到郑成功那里,叫他前来归降。

郑芝龙  (白)     第一尚可,第二不能。

黄熙允  (白)     怎么不能?

郑芝龙  (白)     我子成功秉性纲烈,难得成功。末将不能允许。

黄熙允  (白)     将军写信,总帅自有办法。

郑芝龙  (白)     如此我件件依从。

黄熙允  (白)     待我与你松绑。

(黄熙允与郑芝龙松绑。)

黄熙允  (白)     将军请坐!

(郑芝龙坐。)

黄熙允  (白)     这里有文房四宝。

郑芝龙  (白)     待我写来。

(〖牌子〗。郑芝龙修书。)

郑芝龙  (白)     书已写完。

(黄熙允看书信。)

黄熙允  (白)     将军,随我总帅营中走走!

郑芝龙  (白)     遵命!

(黄熙允、郑芝龙同下。)

【第七场】

(旗牌官上。)

旗牌官  (白)     吾乃洪总帅麾下旗牌官是也。奉了总帅之命,前去厦门下书。马上加鞭,厦门走走!

(旗牌官下。)

【第八场】

(陈永忠、阮骏、曾樱、陈雪立同上,同起霸。)
陈永忠、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俺——

陈永忠  (白)     陈永忠。

阮骏   (白)     阮骏。

曾樱   (白)     曾樱。

陈雪立  (白)     陈雪立。

陈永忠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请了!

陈永忠  (白)     总镇升座,两厢伺候!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请!

(〖牌子〗。四龙套、四上手引郑成功同上。)

郑成功  (引子)    心怀宏愿,扶故主,丹心不变!

     (念)     英雄志气贯宇宙,恢复明室永千秋。

     (白)     俺、厦门总镇郑成功,恩赐驸马,封忠孝伯。我父郑芝龙,镇守仙霞关。俺在厦门招军买马,心存恢复故国。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下书人求见。

郑成功  (白)     命他进来!

报子   (白)     下书人进见!

(报子下。旗牌官上。)

旗牌官  (白)     下书人叩头!

郑成功  (白)     书信现在哪里?

(旗牌官呈书。)

郑成功  (白)     下边歇息去吧!

旗牌官  (白)     遵命!

(旗牌官下。)

郑成功  (白)     书信到来,待我观看。

(郑成功看书。〖牌子〗。)

郑成功  (白)     我父失节降清,叫俺前去归顺。哼哼哼!待我回书一封。

             左右!

陈永忠、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有!

郑成功  (白)     文房四宝伺候!

陈永忠、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啊!

郑成功  (白)     待我写来!

(郑成功修书。)

郑成功  (唱)     父亲大人听儿禀,

             孩儿言来请细听:

             大人失节归敌国,

             为子立志复大明。

             父子异志扶二主,

             恕儿不孝奔前程。

     (白)     唤下书人!

陈永忠、
阮骏、
曾樱、

陈雪立  (同白)    下书人进帐!

(旗牌官上。)

旗牌官  (白)     下书人与老爷叩头!

郑成功  (白)     这封书信,命你带回。

旗牌官  (白)     遵命。

(旗牌官下。)

郑成功  (白)     曾樱听令!

曾樱   (白)     在!

郑成功  (白)     命你镇守厦门,不得有误!

曾樱   (白)     得令!

(曾樱欲下。)

郑成功  (白)     且慢!将厦门改为“思明州”,取其不忘故国之意!

曾樱   (白)     得令!

(曾樱下。)

郑成功  (白)     陈雪立听令!

陈雪立  (白)     在!

郑成功  (白)     命你带领人马一万,占据台湾!

陈雪立  (白)     得会!

(陈雪立下。)

郑成功  (白)     陈永忠、阮骏听令!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在!

郑成功  (白)     即速训练人马,准备出兵!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得令!

(陈永忠、阮骏同下。)

郑成功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胡希孔同上。)

胡希孔  (白)     俺、胡希孔。奉了总帅之命,攻打郑成功。总帅洪承畴,四路调动人马兵伐厦门。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胡希孔  (白)     起兵前往!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二丫鬟引田川氏同上。)

田川氏  (念)     恨夫降敌寇,喜子报国恩。

     (白)     老身、田川氏。我夫郑芝龙,已然归顺敌人。我子成功,志节不屈,兴兵复明。老身迁居安海。我儿前日有书信到来,不久回家省亲。想起儿父作事,令人可恨!

(〖内喊声〗。)

田川氏  (白)     丫鬟!

二丫鬟  (同白)    有!

田川氏  (白)     前厅何事叫喊,问明回报。

二丫鬟  (同白)    遵命。

(二丫鬟同下。)

胡希孔  (内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内同白)   有!

胡希孔  (内白)    将郑成功前后门团团围住,莫要放走一人!

四龙套、

四下手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引胡希孔同上。)

田川氏  (白)     这是何处来的兵将?

胡希孔  (白)     郑成功是你什么人?

田川氏  (白)     是老身的儿子。

胡希孔  (白)     看刀!

(胡希孔杀田川氏。)

胡希孔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胡希孔  (白)     厦门去者!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引郑成功同上。)

郑成功  (唱)     在厦门将人马安排已定,

             回家中探母亲再去出征。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场摆田川氏尸首。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引郑成功同上。)

郑成功  (白)     来此已是自家门首。门户大开,不知何故?待我进去。

(郑成功进。)

郑成功  (唱)     一进门来用目看,

             何人尸体在堂前?

             近前细细来观看,

(郑成功看田川氏尸首。)

郑成功  (白)     哎呀!

(郑成功昏倒。)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总镇醒来!

郑成功  (唱)     魂魄飘飘去又还。

             勉强挣扎将身站,

             痛伤老母丧堂前。

             怀抱尸首将娘唤,

     (三叫头)   母亲!老娘!母亲哪!

     (唱)     是何方狂徒呈凶顽?

             成功空是男儿汉,

             不能与娘报仇冤。

             如今母子难得见,

     (白)     也罢!

     (唱)     不如自刎丧黄泉。

(郑成功欲自刎。)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总镇不可寻此短见。将凶犯查明,也好与太夫人报仇。

郑成功  (白)     二位将军,将我母尸首装殓起来。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遵命。

(陈永忠、阮骏抬田川氏尸同下,同上。)

郑成功  (白)     众将官!发殡之后,再行出征!

陈永忠、
阮骏、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曾樱同上。)

曾樱   (白)     奉命镇守思明州,昼夜提防刻不休。

     (白)     俺、思明州镇守使曾樱。奉总镇之命镇守思明州。既食国家俸禄,理应为国分忧。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人:敌人讨战。

曾樱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曾樱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曾樱   (白)     迎敌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赫文兴同上,四龙套、四上手引曾樱同上,同开打,四龙套,四下手、赫文兴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曾樱同追下。四龙套、四下手引胡希孔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人:敌人杀法骁勇,赫将军大败而回。

胡希孔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四龙套、四上手引曾樱同上,同开打,四龙套、四上手、曾樱同败下。)

胡希孔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胡希孔  (白)     追!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同追下。四龙套、四上手引曾樱同上,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同追上,同开打,胡希孔杀曾樱。)

胡希孔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有!

胡希孔  (白)     厦门去者!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引郑成功穿孝服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总镇:思明州失守,曾樱阵亡。

郑成功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郑成功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有!

郑成功  (白)     思明州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郑成功同走圆场。四龙套、四下手引胡希孔同上,会阵。)

胡希孔  (白)     来者敢是郑成功?

郑成功  (白)     然也!

胡希孔  (白)     你家死了何人,身穿重孝?

郑成功  (白)     我母下世去了。

胡希孔  (白)     你母乃是被人所杀。

郑成功  (白)     你怎么知道?

胡希孔  (白)     娃娃!你胡老爷作事光明,对你实说了吧!因你不遵父命,那老乞婆被俺杀死了。

郑成功  (白)     你待怎讲?

胡希孔  (白)     被俺杀死了!

郑成功  (白)     看枪!

(郑成功、胡希孔同开打。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郑成功同追下。四龙套、四下手、胡希孔同败上,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骏、郑成功同追上,同开打,胡希孔被擒。)

郑成功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有!

郑成功  (白)     收兵!

四龙套、
四下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赫文兴同败上。)

赫文兴  (白)     胡帅被擒,厦门失守,我只得回营搬兵!

(四龙套、赫文兴同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四上手、陈永忠、阮载引郑成功同上。)

郑成功  (念)     捉获敌人将,升帐问端详。

(白) 将胡希孔押上来!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将胡希孔押上来!

(二上手同下,二上手押胡希孔同上。)

郑成功  (白)     你这胡虏,为何将我母杀死?

(胡希孔不语。)

郑成功  (白)     陈、阮二将,将这厮的心肝挖出,祭莫我母灵魂!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得令!

(陈永忠、阮骏押胡希孔同下。)
陈永忠、

阮骏   (内同白)   开刀挖心!

众人   (内同白)   啊!

(陈永忠提心肝、阮骏提人头同上。)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施刑已毕,请总镇过目。

郑成功  (白)     陈、阮二将,帅府高搭孝棚,设立牌位!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遵命。

郑成功  (白)     正是:

     (念)     我母有灵来报冤,捉获胡贼挖心肝!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引陈锦同上,四龙套引阮骏同上,同开打,四龙套、阮骏同败下,四龙套、陈锦同追下。)
(四龙套引陈永忠同上,四龙套引陈锦同上,同开打,四龙套、陈永忠同败下,四龙套、陈锦同追下。)
(四龙套、四上手引郑成功同上,四龙套引陈锦同上,大开打。郑成功杀陈锦,郑成功耍下场下。)
(四龙套引李成栋同上,四龙套引阮骏同上,同开打,四龙套、阮骏同败下,四龙套、李成栋同追下。)
(四龙套、四上手引郑成功同上,四龙套引李成栋同上,大开打,四龙套、李成栋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郑成功同追下。)
(四龙套、四下手引黄熙允、洪承畴同上。四龙套、四上手引郑成功同上,郑成功、洪承畴相持拉下,四龙套、四下手、黄熙允、四龙套、四上手同拥下。)
(四龙套、四上手、郑成功同上,四龙套、四下手、黄熙允、洪承畴同上,大开打,四龙套、四下手、黄熙允、洪承畴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郑成功同追下。)
(四龙套、四下手引黄熙允、洪承畴同上。)

洪承畴  (白)     郑成功杀法骁勇。

             众将官,兵退武昌!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黄熙允、洪承畴同下。四龙套、四下手、陈永忠、阮骏引郑成功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总镇:洪承畴兵退武昌。

郑成功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郑成功  (白)     洪承畴兵退武昌,江南六省,皆已归明管辖。待俺于咽喉要路安排兵将,把守关险,再图北伐。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下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有!

郑成功  (白)     收兵!

四龙套、
四下手、
陈永忠、

阮骏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22 ┊ 字数:8425 ┊ 最后更新:2020-05-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