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史可法》

主要角色
史可法:老生

《史可法》高庆奎饰史可法
《史可法》高庆奎饰史可法
情节
明末,史可法扶福王,任兵部尚书,督师扬州。值扬州荒旱,军饷不支。史可法乃尽捐家产,并斩吝惜首饰之二夫人示众。扬州军民,莫不感动,悉献金银,全力以赴。清致书劝降,史可法诈从之,调虎离山大败豫亲王前锋阿隆武。豫亲王大怒,举兵夹攻。史可法集军民,浴血苦守。终以寡不敌众,城破被执,不屈而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二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了溪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9.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福王   (内白)    内侍!

李立   (内白)    有!

福王   (内白)    带路!

李立   (内白)    遵旨!

(李立引福王同上。)

福王   (唱)     国破家亡山河变,

             蒙尘急走下江南。

     (白)     小王、福王朱由崧。可恨吴三桂迎清兵入关,引狼入室,取了北京,虽把那李闯王赶走;只是大清顺治皇帝却在北京登基。小王逃奔在外。本欲传谕江南数省,兴兵恢复明朝天下;怎奈清兵猛勇难敌,各省统兵大员,不是望风投降,便是被清兵战败。因此小王落得无有立足之地。又兼清营追拿甚急,只得逃奔江南,再图恢复。来此已是江苏地面。那扬州城内,现有总兵史可法带兵把守,你我君臣投奔那里再作计较。

李立   (白)     奴婢也是这么想,主公只好先到扬州,传谕江南各省,带兵前来,与那清营决一雌雄。

福王   (白)     如此,李立带路!

     (唱)     李立头前把路引,

             君臣去到扬州城。

(福王、李立同下。)

【第二场】

(八清兵同上,同站门。阿隆武上。)

阿隆武  (白)     俺、豫亲王前部前锋阿隆武。奉王爷将令,兵发江南,追赶那明朝的福王。豫亲王的人马随在后面。我不免催动人马,往江南进发,逢州取州,遇县夺县。

             巴图鲁!

八清兵  (同白)    有!

阿隆武  (白)     兵发江南!

八清兵  (同白)    啊!

(阿隆武、八清兵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上手、中军、院子引史可法同上。)

史可法  (引子)    镇守扬州,统貔貅,足智多謀。

     (念)     皇恩浩荡重如山,官居一品镇江南。帐下儿郎有数万,赏别分明纪律严。

     (白)     本帅、史可法。大明驾下为臣。职授扬州总镇,统领江南人马。只因天下刀兵乱起,李自成攻陷京都,不幸我主崇祯皇帝驾崩煤山。幸有福王逃出,在沿海一带招聚明室旧臣,图谋恢复大明天下。只是大清已然登基,与我朝誓不两立,派兵与我主福王在安徽大战,那清兵猛勇,听说明兵大败,我主福王不知生死存亡。也曾派出远探前去打探,至今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福王万岁驾到营门。

史可法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史可法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有!

史可法  (白)     随我接驾去者!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文堂、四上手、中军、院子、史可法同走小圆场。李立引福王同上,史可法迎接。)

福王   (白)     卿家呀!

(福王哭。)

史可法  (白)     哎呀!

(史可法甩帅盔、甩发、撮步跪走向前。)

史可法  (白)     万岁!臣、史可法接驾来迟,罪该万死!

福王   (白)     卿家何罪之有,平身。

史可法  (白)     万岁请到帅府。

(四文堂、四上手、中军、院子、史可法、李立、福王同走小圆场,福王坐。)

福王   (白)     卿家!

史可法  (白)     万岁为何落得这等模样?

福王   (白)     一言难尽哪!

     (唱)     清兵杀绝又赶尽,

             小王逃出安徽城。

             急急忙忙神难定,

             披星戴月赶途程。

史可法  (白)     万岁受惊,一路辛苦,此乃臣史可法之罪。万岁坐定,受臣呼礼参拜!

     (西皮散板)  万岁坐上受臣拜,

(史可法拜。)

史可法  (西皮二六板) 千拜万拜也是折不过臣的罪来。

             臣带兵镇守在朝外,

             不能北上解兵灾。

             恨闯王倾兵把京城坏,

             崇祯帝归天实可哀。

             清兵虽把李闯败,

             北面登基大不该。

             万岁蒙尘逃京外,

             倒叫为臣挂心怀。

             清兵人马来得快,

             势如潮水赶下来。

             也是万岁事出无奈,

             投奔扬州避祸灾。

             但有为臣性命在,

             誓与那清兵把阵排、死也应该。

福王   (白)     卿家呀!

     (唱)     明朝江山气数尽,

             卿家只恐枉劳心。

史可法  (白)     万岁呀!

     (西皮快板)  说什么明朝江山气数尽?

             史可法言来听分明:

             发动人马施号令,

             誓保大明锦乾坤。

福王   (白)     卿家有此忠心,孤王甚慰。只是这小小孤城,怎能抵挡那清朝虎狼之兵?

史可法  (白)     万岁不必忧心。可即传旨,命江南各省即日带兵,前来扬州,扶保万岁,与清兵决一雌雄。

福王   (白)     如此待小王修旨。

(〖牌子〗。福王修旨。)

史可法  (白)     中军过来!

中军   (白)     伺候元帅!

史可法  (白)     你可差人不分昼夜,将万岁旨意分发江南各省!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史可法  (白)     内衙排宴,与万岁压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报子上。)

报子   (白)     我乃清营远探是也。明朝福王逃奔扬州城内。不免回营报与先锋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报子下。)

【第五场】

(八清兵引阿隆武同上。)

阿隆武  (唱)     催动人马传将命,

             兵发江南不稍停。

             三军奋勇往前进!

报子   (内白)    报!

阿隆武  (唱)     又听有人报军情。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先锋:明朝福王逃在杨州城内。

阿隆武  (白)     但不知扬州城何人镇守?

报子   (白)     总镇史可法镇守。

阿隆武  (白)     有多少人马?

报子   (白)     约有数万之众。

阿隆武  (白)     原来如此。本先行出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小小扬州,何足道哉?赏你金牌一面,回营报与豫亲王知道!

报子   (白)     多谢先锋!

(报子下。)

阿隆武  (白)     众将官!

八清兵  (同白)    有!

阿隆武  (白)     兵发扬州!

八清兵  (同白)    啊!

(阿隆武、八清兵同下。)

【第六场】

(刘燮喜、毛旭、伍德、王启同上。)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下官——

刘燮喜  (白)     刘燮喜。

毛旭   (白)     毛旭。

伍德   (白)     伍德。

王启   (白)     王启。

刘燮喜  (白)     诸位大人请了!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请了!

刘燮喜  (白)     接到福王谕旨,圣驾现在扬州总镇衙內。你我前去保驾!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请!

刘燮喜  (白)     来此已是扬州总镇帅府。

             门上有人么?

(中军上。)

中军   (白)     什么人?

刘燮喜、
伍德、
王启、

毛旭   (同白)    我等俱是地方官吏,特来见驾。现有手本在此,烦劳回禀史元帅代为转奏。

中军   (白)     候着。

             有请元帅!

(史可法上。)

史可法  (念)     军中传飞羽,再听好消息。

     (白)     何事?

中军   (白)     启禀元帅:现有扬州府一带地方官吏前来见驾。

史可法  (白)     手本呈上!

中军   (白)     手本在此。

(中军呈本。)

史可法  (白)     待我看来。

(史可法看本。)

史可法  (白)     有请圣驾!

(李立引福王同上。)

福王   (白)     卿家何事?

史可法  (白)     今有扬州一带地方官吏前来见驾。

福王   (白)     宣他等进来。

史可法  (白)     万岁有旨:扬州地方官吏见驾!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领旨!

(刘燮喜、毛旭、伍德、王启同入。)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福王   (白)     众卿平身。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万万岁!

福王   (白)     孤今由安徽被清兵追赶,逃到此地。全仗众卿同心协力,共同恢复明朝天下。

刘燮喜、
伍德、
毛旭、

王启   (同白)    臣等自当竭尽忠心!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清营先锋,差人前来下书,元帅请看。

(报子呈书。)

史可法  (白)     莫非是清营下的战书?待我看来。

(〖牌子〗。史可法看书,扔书。)

史可法  (白)     可恼!

福王   (白)     卿家为何发怒?

史可法  (白)     万岁哪里知道。这封书信乃是劝降。为臣故尔发怒。

福王   (白)     原来如此。但不知上面是何言语?

史可法  (白)     万岁不看也罢!

福王   (白)     内侍,将书信捡起,呈与孤看。

李立   (白)     遵旨。

(李立呈书与福王,福王念。)

福王   (白)     “字启史元帅麾下:清朝定鼎,天命所归。大兵所到,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料扬州弹丸之地,决难保守。将军若知天命,将福王献出,归顺清朝,不失封侯之位。望将革裁知!阿隆武。”

             哦,原来如此。

(福王向史可法。)

福王   (白)     卿家,扬州孤城,可能保守?如若不能,倒不如将小王献出,富贵荣华,封侯之位,岂不唾手而得?

史可法  (白)     万岁说哪里话来?臣闻:忠则尽命,誓死报国。臣愿意率三军人马,与清兵决一雌雄。如上苍保佑,一战成功;如若不胜,臣有死以报君恩!

福王   (白)     卿家计将安在?

史可法  (白)     臣与那阿隆武修下书信,就说三日之后,开城投降。约他带兵城外接应。臣暗中派人绕道放火烧了他的营寨,贼兵必然大乱,便可一战成功。

福王   (白)     此计甚好。卿家修书。

史可法  (白)     遵旨!

(史可法修书。〖牌子〗。)

史可法  (白)     中军过来!将这封书信交与来人,呈与阿隆武观看。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史可法  (白)     众位大人,计策已定,三日之后,便要与清兵大战。这对敌之事,自有下官一马当先;军中粮饷,向请各位大人尽心筹划。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扬州地方连年荒旱,怎样筹划?

史可法  (白)     既然如此,我等身受国恩,自当以身作则,将我等家财捐作军饷,然后劝募民捐。也就是了。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我等遵命。

史可法  (白)     万岁,请到后衙歇息。

(李立引福王同下。)

史可法  (白)     众位大人,也请各自回衙料理军务!

刘燮喜、
毛旭、
伍德、

王启   (同白)    请!

史可法  (白)     家院,去到花园传话与二夫人,叫他将金银珠宝、簪环首饰,一并拿出,捐助军饷!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史可法  (白)     军卒们走上!

(四文堂同上。)

史可法  (白)     带马!巡查去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史可法、四文堂同下。)

【第七场】

(二夫人上。)

二夫人  (唱)     老爷终日不得闲,

             独守空闱好孤单。

(院子上。)

院子   (白)     参见二夫人!

二夫人  (白)     少礼。你家老爷为何连日未回内宅?

院子   (白)     夫人有所不知,只因福王由安徽逃到此处,老爷连日办理军务,故尔未回内宅。

二夫人  (白)     这就是了。

院子   (白)     老爷命老奴传谕夫人,将金银首飾捐作军饷。

二夫人  (白)     你老爷莫非昏了不成?

院子   (白)     怎见得?

二夫人  (白)     想我家金银财宝,乃是多年积蓄下来。如今要全数捐作军饷,将来一旦辞官回里,是怎生度日?

院子   (白)     我家老爷乃是先公后私,为国为家。夫人,你不可违背老爷之意!

二夫人  (白)     既然如此,这金银珠宝,可以拿去;这簪环首饰,乃是我心爱之物,断断不能拿出!

(二夫人拿金银与院子。院子拿金银出,史可法上,撞。)

史可法  (白)     家院,二夫人可食将金银拿出?

院子   (白)     金银在此。二夫人言道:簪环首饰,乃是心爱之物,不肯拿出。

史可法  (白)     真乃妇人浅见!待我亲自开导于她。

(史可法入。)

二夫人  (白)     老爷回来了?

史可法  (白)     回来了。适才我命家院来取军饷,你不将簪环首饰拿出,是何道理?

二夫人  (白)     老爷,想那簪环首饰,乃是妾身心爱之物。怎肯充作军饷?

史可法  (白)     具乃妇人短见!岂不闻有国方能有家?一旦国破家亡,性命倘且难保;簪环首饰,要它何用?想那军饷乃是国家大事。

二夫人  (白)     与我什么相干?

史可法  (白)     住口!

     (唱)     贱人说话理不端,

             有误军情为哪般?

             手持宝剑将她斩,

(史可法斩二夫人。)

史可法  (唱)     号令军民保江山。

院子   (白)     哎呀老爷呀,你为何将二夫人斩首了?

史可法  (白)     你可将她首级割下,挂在城门之上,号令军民人等,就说二夫人不肯捐助军饷,元帅将她斩首了!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割二夫人人头拿下。)

史可法  (白)     哎!自古大事常常误在妇人的身上。正是:

     (念)     若要英雄不气短,须要儿女莫情长!

(史可法下。)

【第八场】

(八清兵引阿隆武同上。)

阿隆武  (念)     劝降投书信,未见转回程。

(下书人上。)

下书人  (白)     史可法回书在此,先锋请看。

(下书人呈书,下。〖牌子〗。阿隆武看书。)

阿隆武  (白)     原来史可法自知兵力薄弱,定于三日后开城投降,约我带兵接应于他。待我修书,报与豫亲王知道,三日以后,带兵接应便了。

             来!

八清兵  (同白)    有!

阿隆武  (白)     退帐!

八清兵  (同白)    啊!

(阿隆武、八清兵同下。)

【第九场】

(王标上,起霸。)

王标   (念)     头戴盔盔缨灿亮,

(胜英上,起霸。)

胜英   (念)     身穿甲甲似秋霜。

(袁文礼上,起霸。)

袁文礼  (念)     跨下马犹龙戏水,

(黄得胜上,起霸。)

黄得胜  (念)     掌中枪盖世无双。

王标、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俺——

王标   (白)     王标。

胜英   (白)     胜英。

袁文礼  (白)     袁文礼。

黄得胜  (白)     黄得胜。

王标   (白)     众位将军请了!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请了!

王标   (白)     元帅升帐,我等两厢伺候!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请!

(四文堂、四上手、中军引史可法同上。)

史可法  (点绛唇)   一秉丹心,统倾雄兵,保孤城,妙计施行,要把狼烟平!

王标、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参见元帅!

史可法  (白)     站立两厢!

王标、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谢元帅!

史可法  (白)     本帅、史可法。曾与清营约定,今日在扬州城外会面。

             王标,胜英听令!

王标、

胜英   (同白)    在!

史可法  (白)     你二人带领本部人马,携带硫磺焰硝引火之物,绕道出城,去到清营。三更时分,放火劫营,不得有误!

王标、

胜英   (同白)    得令!

(王标、胜英同下。)

史可法  (白)     袁文礼、黄得胜听令!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在!

史可法  (白)     你二人带领本部人马,在两下埋伏。见清营火起,一齐杀出,不得有误!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得令!

(袁文礼、黄得胜同下。)

史可法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有!

史可法  (白)     三更时分,随我迎敌去者!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八清兵引阿隆武同上。)

阿隆武  (白)     俺、阿隆武。史可法约定,今日开城投降。来此已是扬州城外,怎么还不见动静?

(〖内鼓声〗。阿隆武望。)

阿隆武  (白)     啊!我营中为何有了喊杀之声?莫非中了史可法诱敌之计?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先行:营中火起。

阿隆武  (白)     哎呀,快快回营救火!

(四上手、王标、胜英同上,同起打。史可法上,起打。阿隆武、八清兵同败下,王标、胜英、四上手同追下,史可法耍下场,下。)

【第十一场】

(四上手、王标、胜英同上。)
王标、

胜英   (同白)    放火烧营!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放火。八清兵、阿隆武同上,同起打,阿隆武、八清兵同败下,王标、胜英、四上手同追下。阿隆武上。)

阿隆武  (白)     哎呀且住!我一时大意,中了史可法“诱敌火攻”之计。大营被他用火焚烧,无法回营。不免回到豫亲王驾前请罪便了。哎!

(阿隆武下。)

【第十二场】

(四文堂、四下手引豫亲王同上。)

豫亲王  (白)     本爵、多铎。接到阿隆武书信言道:扬州总镇史可法情愿投降。我久闻那史可法足智多谋,乃是有名的大将,岂能不战自降?只恐其中有诈,因此催动人马,急速前进。

             巴图鲁!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催军!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八清兵、阿隆武同上。)

阿隆武  (白)     阿隆武与王爷请安!

豫亲王  (白)     你怎么这个样儿啦!八成是中了史可法诱敌之计了吧?

阿隆武  (白)     末将不才,中了他人之计,前来请罪。

豫亲王  (白)     胜败乃兵家常事,以后小心就是。我且问你:你败了下来,那史可法可曾追赶?

阿隆武  (白)     那史可法追赶甚急,末将营盘扎不住了。

豫亲王  (白)     好。既然追赶,他是料你兵败如山倒,却没想到我来接应。你且回去引他追赶,本爵带兵埋伏,这叫作计中套计,转败为胜。

阿隆武  (白)     得令!

(八清兵、阿隆武同下。)

豫亲王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埋伏了!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史可法、四文堂、四上手、阿隆武、八清兵二龙出水分上,同开打。阿隆武、八清兵同败下。)

史可法  (白)     哪里走!

(史可法、四文堂、四上手同追下。豫亲王上,史可法上,接打,史可法败下,豫亲王追下。史可法上。)

史可法  (白)     且住!正在追杀那阿隆武残败的人马,不想忽然来了一支人马,为首的清朝将官,十分勇猛。他若前来,待我问过他的名姓。

豫亲王  (内白)    哪里走!

(豫亲王上。)

史可法  (白)     清营来将,通上名来!

豫亲王  (白)     本爵豫亲王多铎。

史可法  (白)     着打!

(史可法、豫亲王同开打,史可法败下,豫亲王追下。史可法、四文堂、四上手同上。)

史可法  (白)     怪不得清营将官如此猛勇,原来多铎手下俱是精兵,不可轻敌。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有!

史可法  (白)     退回城内!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史可法、四文堂、四上手同入城,同下。豫亲王、四文堂、四下手同上。)

豫亲王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将扬州城团团围住!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豫亲王、四文堂、四下手同抄下。)

【第十四场】

(四百姓同上。)

百姓甲  (白)     众位乡亲请了!

三百姓  (同白)    请了!

百姓甲  (白)     史可法元帅忠心耿耿,保护扬州城,把他的家财全部捐助了军饷;井且因为此事,把他的姨太太也杀啦。像这样的人,真是令人可敬!我们虽是老百姓,也应当尽点儿心力。我们大家都凑了点儿银子钱,去到总镇衙门捐助军饷。就此走走!

三百姓  (同白)    请!

(四百姓同下。)

【第十五场】

(史可法上。)

史可法  (唱)     恨多铎他把那扬州围困,

             兵又单粮又缺怎样守城?

             怕只怕早晚间清兵攻进,

             万岁爷到那时怎样逃生!

             将身儿来至在宝帐坐定,

             且听那各城门来报军情。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元帅:众百姓前来捐助军饷。

史可法  (白)     哎,难得呀难得!百姓尚有如此忠义之心。我史可法虽死疆场,也瞑目矣。

             来,传他等进见!

中军   (白)     众百姓进见!

(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白)    参见元帅!

史可法  (白)     你们如此忠义捐助军饷。只是扬州兵力孤单,各处又无接应的人马,只怕本帅无能,一旦城池失守,有负众位,这便如何是好?

四百姓  (白)     元帅忠心,我等钦佩。若城池失守,乃天意也。我等情愿与元帅同生共死!

史可法  (白)     哎!众位如此,我史可法岂惜一死也!

     (唱)     本帅誓死把忠尽,

             不负百姓一片心。

(〖内鼓声〗。)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大事不好了!

史可法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清兵将扬州北门攻破,打进城来了。

史可法  (白)     哎呀,你等快快退!

(四百姓同急下。)

史可法  (白)     有请万岁!

(李立引福王同上。)

福王   (白)     何事?

史可法  (白)     启奏万岁:清兵攻进扬州北门。

福王   (白)     哎呀!

史可法  (白)     事到如今,万岁可扮作百姓模样,打从南门逃。待为臣拼着性命抵挡清兵。

福王   (白)     如此李立引路,快快逃走!

(福王、李立同急下。)

史可法  (白)     众将官!

(四文堂、四上手、王标、胜英、袁文礼、黄得胜同上。)
四文堂、
四上手、
王标、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有!

史可法  (白)     抬枪带马!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史可法上马。)

史可法  (白)     杀!

四文堂、
四上手、
王标、
胜英、
袁文礼、

黄得胜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阿隆武、八清兵同上,史可法、四文堂、四上手、王标、胜英、袁文礼、黄得胜同上,同开打,胜英败下。豫亲王、四文堂、四下手同上,同开打,王标、袁文礼、黄得胜被杀,史可法率四文堂、四上手同败下。)

豫亲王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杀奔总镇衙门!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豫亲王、四文堂、四下手同下。)

【第十七场】

(史可法上,豫亲王、四文堂、四下手同上,同起打。史可法败下。)

豫亲王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绊马索伺候!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撒绊马索。史可法上,落马,被擒。四下手押史可法同下。)

豫亲王  (白)     听说福王在总镇衙内。

             巴图鲁!

四文堂  (同白)    有!

豫亲王  (白)     搜查总督衙门!

四文堂  (同白)    啊!

(豫亲王、四文堂同走小圆场。阿隆武上。)

阿隆武  (白)     启禀王爷:衙内并无一人。只有辕门号令、妇人人头一颗,并有晓谕军民的一张手谕。

豫亲王  (白)     但不知是何人的人头?

阿隆武  (白)     此乃史可法因捐助军饷,将他爱妾杀死。

豫亲王  (白)     好一个史可法,真是千秋万古,青史名标,后人可以为法,真不愧“史可法”三字。这样的将官,怎忍将他杀了。不免用好言劝他投降。

             来呀!把史可法给我押上帐来!

阿隆武  (白)     王爷有谕:将史可法押上帐来!

四下手  (内同白)   啊!

史可法  (内唱)    被获遭擒上了绑,

(四下手押史可法同上。)

史可法  (唱)     为国家怎顾那生死存亡?

             最可怜崇祯爷煤山命丧,

             有福王出京城投奔他乡。

             那清兵追赶他如鱼漏网,

             实指望到扬州重整家邦。

             那多铎带人马追赶不放,

             清兵将一个个胜过虎狼。

             扬州城人马少又缺粮饷,

             人又乏马又困怎样提防?

             遭暗算绊下马被贼捆绑,

             到如今只落得有翅难张。

             挺身躯来在了牛皮大帐,

             愿一死尽忠节万古流芳。

豫亲王  (白)     见了本爵,为何不跪?

史可法  (白)     俺乃明室忠臣,岂肯跪你!

豫亲王  (白)     岂不闻“昔为坐上客,今为阶下囚”之说乎?

史可法  (白)     兵家胜负,大将存亡,自古有之。你今一旦侥幸成功,便来自尊自大。看将起来,你真有愧将帅之位,倒叫我好笑哇哈哈……

豫亲王  (白)     本爵倒被他取笑啦。

             来来来,待本爵亲自与你解去枷锁。

史可法  (白)     且慢!我乃被擒之将,你又何必如此!为何前倨而后恭也?

豫亲王  (白)     不是呀,将军忠义,命人钦佩。

史可法  (白)     我忠于明朝,与你何于?

豫亲王  (白)     忠臣孝子,人人钦敬。如今明室已亡,天命归清。将军若肯归顺,有本爵保奏,不失封王之位。将军你要再思呀再想!

史可法  (白)     呸!

     (唱)     多铎把话错来讲,

             苦苦劝我为哪桩?

             自古忠臣不怕死,

豫亲王  (白)     将军怎么样?

史可法  (白)     多铎!

     (唱)     要我投降梦一场。

     (白)     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豫亲王  (白)     将军还是归降了吧!

史可法  (白)     唗!

     (唱)     多铎不必存妄想,

             史可法言来听端详:

             杀身成仁古人讲,

             舍生取义我应当。

             史可法本是明朝将,

             视死如归又何妨?

             倘若你再多言讲,

             休怪骂你禽兽与豺狼!

豫亲王  (白)     唗!

     (唱)     好心对你来言讲,

             不该开口把人伤。

             人来看过无情棒,

             打折你筋骨痛肝肠。

(豫亲王三打史可法。史可法三摔屁股座子。)

豫亲王  (白)     史可法你俱也不惧?

史可法  (白)     多铎呀多铎!你家史元帅天生钢胆,粉身碎骨,某何惧也!

     (唱)     我叫、叫、叫一声小多铎休得狂妄!

             我骂、骂、骂一声恶贼人猪狗心肠!

             史可法心与志铁石一样,

             就是那赴汤火又待何妨?

阿隆武  (白)     王爷暂息雷霆之怒,不如将他斩首,倒成至了他的名节。

豫亲王  (白)     如此将他推出斩首!

史可法  (白)     怎么讲?

豫亲王  (白)     推出斩首!

史可法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唱)     多铎那里传将命,

             将我推出问斩刑。

             手捧长枷礼恭敬,

(史可法拱手。)

豫亲王  (白)     本爵将你斩首,反抱拳恭敬,莫非你悔过味儿来啦?

史可法  (白)     非也!

     (唱)     史可法言来听分明:

             今日尽节丧了命,

             谢你成全我万古名。

     (白)     走!

(史可法欲走。豫亲王犹豫,最后决意;示二下手押下介。二下手押史可法同下。〖内鼓声〗。二下手拿头同上,同献。)

豫亲王  (白)     可惜一员大将!用上好棺木成殓起来!

(二下手拿头同下。)

豫亲王  (白)     来,红旗报捷!

四文堂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7 ┊ 字数:1万0105 ┊ 最后更新:2020-11-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