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投笔封侯》

主要角色
班超:生

情节
班超,东汉安陵人,少有大志,佣书养母。时匈奴内侵,尝叹曰:大丈夫当立功异域,安能久事笔砚间乎?遂投笔从戎。明帝时,出使西域,凡三十一年,服五十余国,任西域都护,封定远侯。和帝时,经妹班昭上疏,始替还。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一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2.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班超上。)

班超   (引子)    胸怀谋略,何日里,气吐扬眉!

     (念)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奇才空抱负,安得姓名垂!

(院子暗上。)

班超   (白)     小生,姓班名超字仲升。乃扶风平陵人氏。我父曾为徐令,不幸早亡。兄长班固,官居校书郎之职。妹子班昭,读书知礼。只因家贫亲老,奉母随兄,来至洛阳,佣书度日,不知何日才能展我怀抱?看今日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我意欲奉请母亲出堂家宴。不免请兄长与妹子出来商议一番。

             家院!

院子   (白)     有!

班超   (白)     请大老爷、小姐出堂!

院子   (白)     是。

             有请大老爷、小姐!

(班固、班昭同上。)

班固   (念)     奄有三长存信史,

班昭   (念)     无惭四德肃闺门。

班固、

班昭   (同白)    (贤弟)(兄长)何事?

班超   (白)     今日春光明媚,意欲奉请母亲出堂饮宴,与兄长、贤妹一叙天伦之乐。不知兄长、贤妹意下如何?

班固、

班昭   (同白)    (贤弟)(兄长)言之有理。

             家院!

院子   (白)     有!

班固、

班昭   (同白)    有请太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是。

             有请太夫人!

(班母上。)

班母   (念)     鹤发童颜,且喜得,儿孝媳贤。

班固、
班超、

班昭   (同白)    母亲请上,儿等拜见!

班母   (白)     罢了。你们请我出来,为了何事呀?

班固、

班超   (同白)    看今日春光明媚,儿等特备家宴,请母亲出堂,称觞介寿。

班母   (白)     如此你们坐下!

班固、
班超、

班昭   (同白)    遵命。

班固   (白)     家院,看酒!

院子   (白)     是。

(院子看酒。班固、班超同与班母奉酒。)

班母   (西皮慢板)  今日府中开家宴,

             不由老身心内欢。

             但愿我儿凌云展,

             封侯万里做高官。

(书童上。)

书童   (念)     缓行垂柳径,来约看花人。

     (白)     门上有人吗?

院子   (白)     什么人?

书童   (白)     是我。

院子   (白)     何事?

书童   (白)     今儿个众位相公都往郊外看花,特来约你家二老爷一同前去。

院子   (白)     候着。

             启禀二老爷:众位相公均往郊外看花,书童来约二老爷一同前往。

班母   (白)     儿呀,既是朋友相约,你就该前去才是。

班超   (白)     孩儿遵命!

     (唱)     春日融合精神爽,

             赴友之约赏风光。

             拜别母亲出门往,

             郊外看花走一场。

(班超下,书童随下。)

班母   (西皮原板)  今日里家庭中天伦乐景,

             男读书女知礼整肃家门。

             但愿得朝廷中君王有道,

             四海内庆丰年百姓欢腾。

班固   (西皮原板)  厅堂上摆家宴叨蒙母训,

             我弟兄敢不勉接振家声。

             指日里会风云扬眉吐气,

             那时节名远扬聊慰亲心。

班昭   (白)     兄长啊!

     (西皮原板)  深闺里读书史谨遵母训,

             知三从晓四德恪守闺箴。

             但愿得高堂母龄遐寿永,

             诸兄长展宏才报效朝廷。

班母   (白)     儿呀!

     (西皮原板)  家宴毕随为娘后堂来进,

             喜今朝庆团圆暮景欢欣。

(班母、班固、班昭同下。)

【第二场】

(相士上。)

相士   (念)     安能子面如吾面,未必他心似我心。千里骏马逢伯乐,留心物色奇异人。

(童儿暗上。)

相士   (白)     我乃西京一个相士是也。埋没姓名,混迹风尘。有心物色天下奇士;怎奈高官厚禄之人,尽是庸夫俗子。昨晚仰观天象,将星照临此地。莫非有奇杰之士,困于风尘之中?看今日天气晴和,郊外游人甚多,不免前往物色一番。

             童儿!

童儿   (白)     有。

相士   (白)     拿我招牌,同往郊外五里亭去者!

童儿   (白)     是。

(童儿拿招牌。)

相士   (白)     带路。

     (唱)     每日里风尘中留心寻找,

             一心要想寻个当世英豪。

             出门来看一派春光明耀,

             有谁人知道我相法高超。

(相士、童儿同下。)

【第三场】

(三书生、班超同上。)

书生甲  (念)     胜日寻芳泗水滨,

书生乙  (念)     无边光景一时新。

书生丙  (念)     等闲识得东风面,

班超   (白)     诸兄啊!

     (念)     万紫千红总是春。

书生甲  (白)     请了!

班超、
书生乙、

书生丙  (同白)    请了!

书生甲  (白)     我等今日约了班兄,一同郊外看花。已经历经几处园亭,吟过几首诗句。闻得近来有位相面先生,谈言微中,颇能预决将来,就在前面五里亭中。我们归途经过此地,何妨就近前往,大家相上一相?

班超、
书生乙、

书生丙  (同白)    兄台所言极是。大家一同前往便了!

书生甲  (唱)     偕友春游日未曛,

书生乙  (唱)     行来水郭又山村。

书生丙  (唱)     走得我两腿酸又痛,

班超   (白)     哈哈哈!取笑了!

     (唱)     且将休咎问君平。

(三书生、班超同下。)

【第四场】

(童儿引相士同上。)

相士   (唱)     人生自古有贵贱,

             须知白屋出公卿。

     (白)     来此已是五里亭。

             童儿,将招牌挂起,一旁伺候!

童儿   (白)     是。

班超、

三书生  (内同白)   走哇!

(三书生、班超同上。)
三书生、

班超   (同唱)    曲曲弯弯往前行,

             眼前来到五里亭。

班超   (白)     来此已是五里亭。不知相面先生今日在否?

相士   (白)     嗯嚇!

(相士嗽。)

三书生  (同白)    且喜在此。你我一同进去。

(三书生、班超同进。)
班超、

三书生  (同白)    先生请了!

相士   (白)     请了!请问诸公,可是到此谈相?

班超、

三书生  (同白)    久仰先生相法高明,今日特来请教。

相士   (白)     在下相法,与众不同——须要择人而相。诸公可以次第前来,待在下仔细端详。

班超、

三书生  (同白)    有劳了!

(相士相书生甲。)

相士   (白)     此位眉清目秀,将来功名不小。

(相士相书生乙。)

相士   (白)     此位脑满肠肥,富有铜山金穴。

(相士相书生丙。)

相士   (白)     此位一身媚骨,满面阴邪,就便得官,定要入于奸佞。

书生丙  (白)     你这个相士,过于欺人啦。为什么这么骂我呀?

相士   (白)     在下是据相法而谈,不必动气。有道是:

     (念)     喜直言,前来找我;爱奉承,另寻他人。

书生丙  (白)     你是想挨打呀?

(书生丙欲打。)

书生甲  (白)     相士信口而言,何必认真?弟与二位暂回,不及与班兄同路了,请!

班超   (白)     请!

(书生甲、书生乙劝书生丙同下。)

相士   (白)     这是哪里说起?

班超   (白)     先生不必生气。此等妄人,先生要大度包涵!

(相士看班超,惊,背供。)

相士   (白)     咦!此人生得骨骼清奇,将来一定前程远大。待我问他一问。

(相士向班超。)

相士   (白)     尊公也是要相面的么?

班超   (白)     正是前来请教。

相士   (白)     哎呀,尊公相貌,贵不可言。此处游人甚多,不便深言,如何是好?

班超   (白)     那边有一酒楼,倒也洁净。愿屈先生一叙,未知意下如何?

相士   (白)     如此甚好。

             童儿,收了招牌,你且回去!

童儿   (白)     是。

(童儿下。班超、相士同走圆场。酒保上。)

酒保   (念)     路通杨柳径,门傍杏花村。

     (白)     原来是二位客官,请到楼上吧!

班超   (白)     先生请!

相士   (白)     尊公请!

(班超、相士同进。)

班超   (白)     先生请坐!

相士   (白)     有坐。

酒保   (白)     客官用什么酒菜?

班超   (白)     好酒好菜,只管取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送酒菜上,下。)

班超   (白)     先生请!

相士   (白)     尊公请!

班超   (白)     小生相貌毕竟如何,要请先生据理直言。

相士   (白)     哎呀,若论尊公的相貌,将来一定贵不可言。

(相士手指。)

相士   (白)     燕颌、虎颈,飞而食肉,此为“万里侯”之相。

班超   (白)     我却不信!

相士   (白)     倘若不验,日后相逢,只管挖我双睛!

班超   (白)     小生怎敢!

相士   (白)     尊公啊!

     (唱)     世间的大富贵并非少有,

             非其人虽竭力不能强求。

             有命运还须要忠孝宽厚,

             才能够垂竹帛万里封侯。

班超   (白)     先生!

     (唱)     蒙先生赠勉言精神抖擞,

             从今后惜寸阴励志潜修。

             倘他年逢际遇权衡在手,

             不敢言千金报当把恩酬。

相士   (白)     岂敢!天已不早,就此告辞。你我改日再见。

班超   (白)     如此恭送先生!

(相士下。酒保暗上。)

班超   (白)     哎呀且住!听相士之言,终身尚觉有望。现在匈奴作乱,朝廷已派车骑都尉窦固前往平西。我不免投笔从戎,或有出头之日。

             啊,酒保!

酒保   (白)     有!

班超   (白)     这有纹银一锭,酒饭钱之外,算作你的酒钱。

酒保   (白)     谢谢客官!

班超   (白)     天色不早,不免回家,与母亲、兄长商议。就此从戎去者!正是:

     (念)     拟将绣虎雕虫手,夺取龙堆雁塞功!

(班超下。)

【第五场】

(班母、班固、班昭同上。)

班母   (念)     人生乐事惟忠孝,家室雍和在儿孙。

     (白)     儿呀,你兄弟出外看花,现在月色照窗,何以不见回家?

班固   (白)     想是正在归途。母亲不必挂念!

(班超上。)

班超   (念)     归途迎暮色,缓步到家门。

     (白)     母亲在上,孩儿拜见!

班母   (白)     我儿回来了,一旁坐下!

班超   (白)     告坐。

班母   (白)     郊外看花,为何回来甚晚?

班超   (白)     孩儿在郊外遇一相士,说儿应当封侯万里。儿想今日匈奴作乱,正男儿立功之时。特来禀告母亲、兄长,儿要到关外从戎,不知母亲、兄长意下如何?

班母   (白)     我儿有志从戎,原是好事。奈此去跋涉万里,叫为娘如何放心得下!

班固   (白)     不妨。那车骑都尉窦固,与孩儿乃是至交。待我先去拜托一番,然后二弟随他出关,当保无虑。

班母   (白)     如此甚好。正是:

     (念)     须知投笔从戎士,

(班母下。)
班固、

班昭   (同念)    便是安邦定国人。

(班固、班昭同下。)

班超   (白)     且住!想俺班超既蒙母亲允许出关,又承兄长赞助,此番前去,定展生平抱负也!

     (唱)     抛书卷把长剑弃文修武,

             从此后做一个戎马书生。

             待他年麒麟阁标名画影,

             那才是卫国家栋梁干城。

(班超下。)

【第六场】

(四文堂、中军引窦固同上。)

窦固   (引子)    白首丹心,何日里,海宇澄清!

     (念)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白)     下官,窦固。在大汉为臣,官拜车骑都尉。只因匈奴作乱,寇我边庭;钦奉圣命,前出玉门,扫荡烟尘。奈因帐下将才缺乏,难以制胜。昨日班固来托,伊弟班超有志从戎,欲随我出关平虏。

             中军!

中军   (白)     有!

窦固   (白)     倘有班生来见,速报我知。

中军   (白)     是。

(班超上。)

班超   (念)     暂为冠履三千客,欲作鲲鹏万里游。

     (白)     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中军   (白)     什么人?

班超   (白)     烦劳通禀:班超求见。

中军   (白)     原来是班先生。都尉在此相候多时了,随俺进见!

班超   (白)     都尉在上,小生拜见!

窦固   (念)     久仰鸿名,喜窥麟角。

班超   (念)     叨陪虎帐,如上龙门。

窦固   (白)     请坐!

班超   (白)     大人在上,焉有小生座位?

窦固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班超   (白)     告坐。

窦固   (白)     下官前受令兄之托,也已奏请圣上,授兄为假司马之职。一同出关,往击匈奴,将来必能建立功勋。

班超   (白)     全仗大人提拔。

窦固   (白)     明日乃是黄道吉日,请兄台更换戎装,随下官一同前往便了!

班超   (白)     遵命!

(班超下。)

窦固   (白)     中军传令:明日拔营出关,不得有误!

中军   (白)     得令。

             三军听着!将军有令:明日拔营出关,不得有误。

四文堂  (同白)    啊!

窦固   (白)     正是:

     (念)     今朝得臂助,来日建奇功。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水底鱼〗。班超、郭恂同上。)

郭恂   (白)     从事郭恂。

班超   (白)     假司马班超。请了!

郭恂   (白)     请了。

班超   (白)     今日窦都尉出关,你我同在郊外伺候。

郭恂   (白)     远远望见大队人马来也。

(〖牌子〗。四文堂、四汉将、二中军引窦固同上。)
班超、

郭恂   (同白)    末将参见大人!

窦固   (白)     罢了。现闻伊吾国在关外十分猖獗。班将军听令!

班超   (白)     在。

窦固   (白)     命你带领一万人马,前去迎敌!

班超   (白)     得令!

(班超下。)

窦固   (白)     郭恂听令!

郭恂   (白)     在。

窦固   (白)     命你跟随班将军一同出关!

郭恂   (白)     得令!

(郭恂下。)

窦固   (白)     中军!

中军甲  (白)     有!

窦固   (白)     传令下去:就此起兵前往!

中军甲  (白)     得令。

             下面听着!都尉有令:就此起兵前往!

四文堂、

四汉将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风入松〗。四番兵、四番将引伊吾王同上。)

伊吾王  (白)     某、伊吾王是也。奉了龟兹国王之命,攻取汉地。现已紧逼玉门关。

             巴图噜!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伊吾王  (白)     杀!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水底鱼〗。四汉兵引班超同上。)

班超   (白)     奉了窦都尉将令,兵出玉门关,攻打伊吾。前面已是蒲勒海,此地足以制胜敌人。已命探子前往,未见回报。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将军:今有伊吾国王领兵前来,已到蒲勒海。

班超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班超   (白)     且住!伊吾国王连胜汉兵,正向蒲勒海前进。俺就在此处安营便了!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将军:伊吾人马离此不到二十里。

班超   (白)     再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班超   (白)     适才探子报道:伊吾人马在二十里内安营。我想虏兵虽众,必然毫无纪律。此番对垒,必然取胜。

             来!

四汉兵  (同白)    有!

班超   (白)     传众将进帐!

汉兵甲  (白)     众位将军进帐!

(四汉将同上。)

四汉将  (同白)    将军有何差遣?

班超   (白)     你等各带一千人马,分左右两翼,俟虏将兵败,断其归路!

四汉将  (同白)    得令!

(四汉将同下。)

班超   (白)     众三军!

四汉兵  (同白)    有!

班超   (白)     起兵前往!

四汉兵  (同白)    啊!

(班超、四汉兵同走圆场,四番兵、四番将引伊吾王同上,会阵,起打。伊吾王、四番兵、四番将同败下,班超、四汉兵同追下。)

【第十场】

(〖乱锤〗。伊吾王、四番兵、四番将同败上。)

伊吾王  (白)     且住!汉朝来了一员小将,十分厉害。只好人马暂退,联合各国再战便了。

             巴图噜,收兵!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汉兵、四汉将同上。)

汉将甲  (白)     我等奉了班将军将令,拦截伊吾国王后路。远远望见伊吾人马败将下来,你我分两翼杀上前去!

三汉将  (同白)    啊!

(伊吾王、四番兵、四番将同上。四汉将同拦住,混战。班超上,杀死伊吾王。)

班超   (白)     已获全胜。众三军!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有!

班超   (白)     窦都尉大营去者!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番兵、象奴、大纛引于阗王骑象同上,同下。)
(四番兵、狮奴、大纛引乌孙王骑狮同上,同下。)
(四番兵、牛童、大纛引康居王骑青牛同上,同下。)
(四番兵、虎士、大纛引姑墨王骑虎同上,同下。)

【第十三场】

(〖吹打〗。四番兵、四番将、也里花引匈奴王同上,匈奴王坐。)

匈奴王  (念)     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

     (白)     某,匈奴国王是也。国都沙漠,士马精强,久为西域各国之冠。只因羡慕汉朝内地富庶,约同三十六国,逞戈侵占。各国以某兵强国富,推为盟主。今日各国国王约齐到此,商议进攻之策。只是汉朝并未侵犯我国,我国当以何为词?

也里花  (白)     大王不必找词儿。如今的世界是有强权无公理。汉朝无能,各国齐心努力,我想那昏弱的中国皇帝,还有什么主意吗?眼看中国就在大王的掌握之中啦。

匈奴王  (白)     哪有这样容易!

也里花  (白)     大王若以坚强的毅力,施展柔软的手段,必然成功。

匈奴王  (白)     哈哈哈……若能如此,你便是大大的功臣了。

也里花  (白)     岂敢岂敢!

匈奴王  (白)     各国国王就要到此。

             巴图噜!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匈奴王  (白)     小心伺候!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番将甲上。)

番将甲  (白)     有人么?

也里花  (白)     什么人?

番将甲  (白)     各国国王到。

也里花  (白)     候着!

             启大王:各国国王到。

匈奴王  (白)     来!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匈奴王  (白)     排队相迎!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牌子〗。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上,同进。)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大王在上,我等参见!

匈奴王  (白)     诸位国王远道而来,鞍马劳顿。请坐!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谢坐!

匈奴王  (白)     列位国王远涉风尘,未能远迎,望乞恕罪!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岂敢!

匈奴王  (白)     我想汉朝将少兵微,容易取胜。因此邀请诸王兄合力攻取玉门关,谋夺汉室江山。不知诸王意下如何?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大王高见,我等焉敢不遵。现在各国已调齐强兵,听候大王将令。

匈奴王  (白)     如此甚好。我等同心协力,前往攻取汉营。正是: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念)    各国同心意,何愁汉不亡。

(〖急急风〗。鄯善王急上,四番兵同随上。)

鄯善王  (念)     远行征柳塞,来与会葵丘。

     (白)     俺,鄯善王是也。匈奴国王相邀,会议军情。来此已是行营。

             巴图噜!

四番兵  (同白)    有!

鄯善王  (白)     前去通报!

番兵甲  (白)     是。

             烦劳通禀:鄯善国王到。

也里花  (白)     候着!

             启大王:鄯善国王到。

匈奴王  (白)     哼!我等三十六国先期到此,独鄯善王后到,是何道理?叫他回国,不准进帐!

也里花  (白)     大王有令:匈奴王不准进帐!

番兵甲  (白)     启大王:匈奴王不准进帐。

鄯善王  (白)     哎呀且住!匈奴王不准进帐,如何是好?

(鄯善王想。)

鄯善王  (白)     啊,有了。不免带领本部人马回国,投降汉朝便了。

(鄯善王、四番兵同下。)

匈奴王  (白)     诸事已毕,就此起兵前往!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番兵引鄯善王同上。)

鄯善王  (念)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白)     某,鄯善国王是也。只因三十六国会盟,我国到迟,匈奴王大怒,不准入会。使我国势成孤立。近闻汉朝班超新败伊吾,威镇西域。只好前往归服。已命人前往哨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大王:汉朝班超破了伊吾国,大兵指日就到鄯善了。

鄯善王  (白)     且住!事已至此,只好迎接汉将,保全性命要紧。待我修书一封。

(鄯善王修书。)

鄯善王  (白)     命你到汉营呈递,并将鄯善归顺之意,告知班将军。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鄯善王  (白)     正是:

     (念)     聊以权宜为上策,从来祸福本无门。

(鄯善王、四番兵同下。)

【第十五场】

(班超、郭恂同上。)

班超   (唱)     斩杀伊吾消我恨,

郭恂   (唱)     赫赫威名震边庭。

班超   (白)     郭从事请了!

郭恂   (白)     请了!

班超   (白)     现在我军已到鄯善,你我商议进兵之策。

郭恂   (白)     但凭将军!

(汉将甲上。)

汉将甲  (白)     启将军:拿住奸细。

班超、

郭恂   (同白)    绑上来。

汉将甲  (白)     是!

(四汉兵、三汉将推报子同上。)

班超   (白)     你这小小胡虏,敢来大营偷窥!刀斧手!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有!

班超   (白)     拿去砍了!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啊!

报子   (白)     将军息怒!小人不是奸细,是鄯善王派来下书的。

班超   (白)     有何为凭?

报子   (白)     书信为凭。

班超、

郭恂   (同白)    来!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有!

班超、

郭恂   (同白)    搜来!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啊!

(四汉兵、四汉将同搜报子书信。)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将军请看!

班超   (白)     待我看来。

(班超看书信。〖牌子〗。)

班超   (白)     呜呼呀,原来如此。

             郭从事请看!

郭恂   (白)     待我看来!

(郭恂看书信)

班超   (白)     书中之意可能相信?

郭恂   (白)     恐怕其中有诈。

班超   (白)     就是有诈,有何惧哉?

             左右!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有!

班超   (白)     将来人松绑。

(班超向报子。)

班超   (白)     命你回复国王,就说我修书不及,照书行事,即日起行,兵到鄯善国便了。

报子   (白)     谢将军。

(报子下。)

班超   (白)     啊,郭从事,你我催动大军,一同前往。

郭恂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番兵引鄯善王同上。)

鄯善王  (白)     闻得汉兵已到。

             巴图噜!

四番兵  (同白)    有!

鄯善王  (白)     摆队相迎!

(四番兵、鄯善王同走圆场。四汉兵、四汉将引班超、郭恂同上。鄯善王相迎,四番兵、四汉兵、四汉将、鄯善王、班超、郭恂同下,同上。)

鄯善王  (白)     不知二位将军驾到,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班超、

郭恂   (同白)    岂敢!有劳国王郊迎,当面致谢!

鄯善王  (白)     岂敢!

班超   (白)     王弃逆归顺,足见贤明。

鄯善王  (白)     全仗二位将军。后帐设宴,与将军洗尘。

班超、

郭恂   (同白)    叨扰了!

鄯善王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番兵引木花豹同上。)

木花豹  (白)     某乃匈奴国王驾前将官木花豹是也。闻得鄯善国国王降汉,班超已带兵马驻扎他国。我国国王派某星驰前来,劝鄯善王弃汉归胡,仍入各国盟会,合攻汉营。来此已是,待俺闯进行营。

(番将甲上。)

番将甲  (白)     呔,什么人?

木花豹  (白)     相烦通报:匈奴国差官有要事求见。

番将甲  (白)     候着!

             有请大王!

(鄯善王上。)

鄯善王  (白)     何事?

番将甲  (白)     匈奴国王差官求见。

鄯善王  (白)     有请!

番将甲  (白)     有请!

木花豹  (白)     参见大王!

鄯善王  (白)     差官到此,有何见谕?

木花豹  (白)     末将奉国王之命,劝大王弃汉归胡,仍入各国盟会,大家协力同心,攻取汉朝。何必屈于人下?请大王三思!

鄯善王  (白)     差官哪里知道,现汉兵已驻我国中,稍有不密,如何是好?

木花豹  (白)     大王不必烦忧。

(木花豹附耳语。)

木花豹  (白)     只须如此,包管成功。

鄯善王  (白)     如此,烦劳回复你主,说我相机行事便了。

木花豹  (白)     请!

(鄯善王、木花豹自两边分下。)

【第十八场】

(班超、郭恂同上。)

班超   (念)     大将威名重,

郭恂   (念)     英雄镇四方。

班超   (白)     郭从事,我看近日鄯善王情形疏怠,言语仓皇,其中必有缘故。

郭恂   (白)     班将军,前日到此之时,我倒有些疑心。现在国王归顺,还有何疑?

班超   (白)     如此郭将军请便,小弟自有道理。

郭恂   (白)     请!

(郭恂下。家将暗上。)

班超   (白)     来!

家将   (白)     有!

班超   (白)     请诸将入帐!

家将   (白)     是。

             有请诸位将军!

(四汉将同上。)

汉将甲  (念)     大将西征胆气豪,

汉将乙  (念)     腰横秋水雁翎刀。

汉将丙  (念)     风吹鼍鼓山河动,

汉将丁  (念)     电闪旌旗日月高。

四汉将  (同白)    参见司马!

班超   (白)     罢了。

             啊,众位将军,我等今在鄯善国中,孤军深入,前有劲敌,后无援兵。方才探知匈奴国王遣人至此,致令鄯善王首鼠两端。此乃危急之秋,诸位将军有何高见?

四汉将  (同白)    这个!全仗司马大人调度。

班超   (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当今之计,只有乘夜焚烧虏营,令彼不知我军多寡,匈奴使臣所带之兵一破,鄯善王自不敢背叛。

四汉将  (同白)    此计甚好。末将等尊奉将令,虽死不辞。但须禀知郭从事大人!

班超   (白)     此时事关重要危急,迟则谋泄。有俺一人担当。众位将军,请痛饮一杯,准备破敌。我有一言,众位将军听了!

     (唱)     不入虎穴焉得子,

(四汉将同饮酒。)

班超   (唱)     谋事贵速审先机。

             成功须用火攻计,

             要在今晚不宜迟。

四汉将  (同白)    得令!

(四汉将同下。)

班超   (唱)     我把大事安排起,

             准备今晚取番敌。

(班超、家将同下。)

【第十九场】

(四番兵引木花豹同上。)

木花豹  (念)     设就铁笼擒虎豹,安排金锁捉蛟龙。

     (白)     某,木花豹。是我用言语打动鄯善国王,斩除汉将,仍归旧盟。我国今日已派大兵到此。

             来!

四番兵  (同白)    有!

木花豹  (白)     有请诸位将军!

番兵甲  (白)     有请诸位将军!

四番将  (内同白)   来也!

(四番将同上。)

四番将  (同白)    参见将军!

木花豹  (白)     现在我军齐集,明日便可斩除汉将,归报大王。

四番将  (同白)    全仗将军之力。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将军:后营起火。

木花豹  (白)     营中无故火起,定有奸细,前去搜查。

(〖内鼓声〗。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汉兵、四汉将同上,过场,同下。四番兵、四番将引木花豹同上。)

木花豹  (白)     且住!我等正在商议军情,忽然火起,营帐全部烧净,此必汉将毒计。

             众兵将!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木花豹  (白)     迎敌者!

(四番兵、四番将、木花豹同走圆场。四汉将引班超同上,同起打。木花豹、四番兵、四番将同败下,班超、四汉将同追下。木花豹、四番兵、四番将同上,班超、四汉将同上,同起打。班超杀木花豹,四汉将同杀四番将,四汉兵同杀四番兵,同下。)

【第二十一场】

(鄯善王上。)

鄯善王  (白)     哎呀且住!只因误听匈奴使将之言,被汉将杀得大败,何以去见班将军?不免自刎军前便了!

     (唱)     误信谗言来反汉,

             如今后悔也枉然。

             抽出三尺龙泉剑!

(鄯善王自刎。班超、郭恂同上。)

班超   (唱)     鄯善王自刎在军前。

     (白)     鄯善王自刎军前,番兵溃败。你我一同回转大营便了。

郭恂   (白)     请!

(班超、郭恂同下。)

【第二十二场】

(〖急急风〗。四番兵、四番将引匈奴王同上。〖快点绛唇〗。)

匈奴王  (念)     莽莽长城古战场,无边羌笛怨枯肠。黄沙风卷云堆月,白草朝飞雁塞霜。

     (白)     某,匈奴国王是也。只因大汉开边,欲图统一;群胡急难,同结同盟。谁知汉朝兵雄将猛,所向无敌,鄯善王自刎疆场,诸将屡次败北。已遣番将们分头约会各国,共退汉兵,未见回报。

(也里花上。)

也里花  (白)     启大王:小将往约各国,共退汉兵,俱已遵命。共推龟兹国王为盟主,调齐本国兵马,等汉兵到来,即可合围。

匈奴王  (白)     哈哈哈……当此严寒雪冷,汉将焉能受得?以逸待劳,何愁汉将不灭?

             巴图噜!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匈奴王  (白)     准备军械,以作各国后援!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番兵、四番将引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龟兹王同上。)

龟兹王  (白)     龟兹国王是也。

于阗王  (白)     于阗国王是也。

乌孙王  (白)     乌孙国王是也。

康居王  (白)     康居国王是也。

姑墨王  (白)     姑墨国王是也。

龟兹王  (白)     众位国王请了!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请了!

龟兹王  (白)     某承众位国王推为盟主,此次与汉兵接战,务须合力同心,奋勇上前。不然国亡种灭,何堪设想!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那个自然。

龟兹王  (白)     此事天已严寒,汉朝兵将,难耐劳苦。乘此杀他个片甲不留!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大王言之有理。

龟兹王  (白)     就此起兵前往!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场上设辕门。四汉将次第上,分起霸。连续接〖点绛唇〗。)

汉将甲  (白)     请了!

三汉将  (同白)    请了!

汉将甲  (白)     班将军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三汉将  (同白)    请!

(〖大开门〗。四汉兵引班超同上。)

班超   (引子)    书生投笔事戎韬,一旦成功拥节旄。

     (念)     绣旗飘展出玉门,将士勤劳汗马勋。一介书生从军事,要把胡儿一扫平!

     (白)     俺,班超。自从出关,于今十载。蒙圣恩官拜将兵长史之职。今日探闻匈奴国王约会三十六国,齐来侵犯,当有一番血战。现在塞垣冬令,大雪横飞,内地兵将,难耐劳苦。已令军士制造皮衣,倘此次大功告成,西域当为汉所有。

             众将听令!

四汉将  (同白)    在!

班超   (白)     大家饱餐战饭,整顿兵甲,随俺出马,一同迎击者!

四汉将、

四汉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场设雪景,下雪。四番兵引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上,四汉兵、四汉将同上,会阵。四汉兵同杀四番兵。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败下,四汉将同追下。)
(班超上,龟兹王上,大战。龟兹王败下,班超追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龟兹王同上。)

龟兹王  (白)     且住!汉将班超,十分厉害,我兵已死大半,又将我等围在垓心,如何是好?

(四汉将、班超同上,同起打,班超擒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龟兹王。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汉兵引班超同上。)

班超   (白)     将番王绑上来!

四汉将  (内同白)   啊!

(四汉将押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龟兹王同上。)

班超   (白)     众位国王,如能诚心归汉,下官奏明汉皇,仍不失王侯之位。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如蒙将军开恩,我等自当归顺。

班超   (白)     来,快快与众位国王松绑!

四汉将  (同白)    啊!

(四汉将同与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龟兹王松绑。)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谢将军不斩之恩!

班超   (白)     岂敢!请问众位国王,现在匈奴王尚未归顺,如何是好?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我等愿助将军,合力攻打,匈奴一国,不难扫平。

班超   (白)     如此甚好。就此起兵前往!

四汉兵、

四汉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急急风〗。四番兵、四番将引匈奴王同上。)

匈奴王  (白)     且住!我想三十六国兵将,被汉兵杀了大半,各国国王都已降汉,真真气煞我也!不免起倾国之兵,与班超决一雌雄。

             巴图噜!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匈奴王  (白)     杀!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四番兵、四番将、匈奴王同走圆场。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上,同与匈奴王战。四汉将、班超同上,四汉将同杀四番将,班超杀匈奴王。)

四汉将  (同白)    番贼已灭。

班超   (白)     收兵!

四汉将  (同白)    啊!

(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四汉将、班超同走圆场。)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班超   (白)     接旨!

(〖吹打〗。四太监引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

班超   (白)     万岁!

大太监  (白)     皇帝诏曰:班超久使西域,削平胡虏,厥功甚伟。敕封都护之职,食邑千户,加封定远侯,永镇西域。钦此。望诏谢恩!

班超   (白)     万万岁!请公公过营留宴。

大太监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留。告辞啦!

班超   (白)     奉送!

(大太监、四太监同下。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四汉将、班超同下。)

【第二十八场】

(丫鬟引班昭同上。)

班昭   (念)     杨柳垂春岸,盼兄何日还?

     (白)     奴家,班昭。嫁夫曹世叔。长兄班固,奇才绝世,曾著《汉书》,未毕而亡。奴已代为续就。次兄班超,官居西域都护之职,敕封定远侯。年已七旬,久居边域。曾上书朝廷,愿生入玉门关,疏上未蒙俞允。奴念手足之情,拟冒死上书,乞兄回国。

             丫鬟!

丫鬟   (白)     有!

班昭   (白)     溶墨伺候!

丫鬟   (白)     是!

(丫鬟溶墨,班昭修表。)

班昭   (二黄原板)  念臣兄老从戎玉门驻守,

             蒙圣恩官都护爵列通侯。

             三十年居西域微功立就,

             青年去不觉得今已白头。

             望天恩念前功改其职守,

             准臣兄返故国杖履优游。

             恕臣我本女流大胆冒奏,

             犯雷霆伏斧钺死无怨尤。

     (白)     禀疏写毕,不免封章入奏便了。正是:

     (念)     欲求骨肉天伦乐,不避雷霆斧钺诛。

(班昭、丫鬟同下。)

【第二十九场】

(黄门官上。)

黄门官  (念)     正笏听金钥,司章侍玉墀。

(班昭上。)

班昭   (念)     手持金阙禀,信念玉关人。

     (白)     来此已是金马门。

             黄门官大人万福!

黄门官  (白)     夫人有何本奏?

班昭   (白)     我兄班超,久居西域,年老思归。奴要上奏朝廷,乞兄回国。望大人代为转奏。

黄门官  (白)     夫人俯伏进阶,待下官替你入奏便了。

(班昭跪。黄门官持章下,上。)

黄门官  (白)     圣上有旨:班昭上禀,情词恳切。伊兄班超,即令回国。钦此。谢恩!

班昭   (白)     万万岁!

黄门官  (白)     圣上已准令兄回国,不日即可班师。

班昭   (白)     多谢大人!

黄门官  (白)     岂敢!

(班昭、黄门官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场】

(四文堂引班超同上。)

班超   (唱)     塞外黄沙百丈高,

             筹边楼上拥弓刀。

             战瘢莫向灯前看,

             已染霜华上鬓毛。

     (白)     本爵,班超。曾拜西域都护、定远侯之职。自从奉使西域,于今三十一年,托赖天恩,五十余国悉皆归顺。但是丁年奉使,皓首难回。向曾上奏朝廷,乞还骸骨,未蒙圣恩谕允。行年七十,尚在穷边。正是:

     (念)     虽忧军国事,仍望故乡人!

(班雄上。)

班雄   (念)     口传黄阁诏,亲慰白头人。

     (白)     小生,班雄。官居屯骑校尉。因我父久在边庭,时来省视。近因姑母上奏,恩准我父还国。故此兼程而来。来此已是都护辕门。

             门上有人么?

(中军上。)

中军   (白)     原来大公子到了。待小将通禀。

             启禀侯爷:少大人求见。

班超   (白)     唤他进来。

中军   (白)     有请少大人!

班雄   (白)     父亲在上,孩儿拜揖!

班超   (白)     我儿万里而来,一旁坐下。

班雄   (白)     告坐。启禀父亲:姑母上奏朝廷,乞父回国。已蒙恩准。姑母命孩儿前来,迎接父亲回国。

班超   (白)     你且回避,待为父与各国国王及诸将作别。即便起程。

班雄   (白)     遵命。

(班雄下。)

班超   (白)     来

中军   (白)     有!

班超   (白)     请各国国王进府!

中军   (白)     有请各国国王!

(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上。)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都护在上,我等参见!

班超   (白)     岂敢!下官叨蒙圣恩,准令回国。特请国王面别。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我等各国,皆赖都护大人保护。今大人一旦奉赵回国,我等失所凭依。不免送至长安,一可尽感戴之私,二可觐见天朝皇帝。

班超   (白)     下官何德何能,敢劳国王们远送?但各国归诚觐见,班超当作引导之人,即请明日同行便了!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谢大人!

(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下。)

班超   (白)     来!

中军   (白)     有!

班超   (白)     有请诸位将军!

中军   (白)     有请诸位将军!

四汉将  (内同白)   来也!

(四汉将同上。)

四汉将  (同白)    都护在上,末将等参见!

班超   (白)     罢了。

四汉将  (同白)    传末将等进帐,有何吩咐?

班超   (白)     下官奉恩旨回国,明日启行。尔等随同立功,将来一定前程远大。下官有几句言语,奉赠诸位将军!

四汉将  (同白)    我等恭聆教诲。

班超   (唱)     为将帅务须要和衷共济,

             保国家爱士卒同赴戎机。

             但愿得胡虏顺干戈永戢,

             我随去必须要如我在时。

四汉将  (同白)    末将等久依麾下,今闻都护回国,何以割舍!

(四汉将同泣。)

班超   (白)     众位将军不必如此。班超虽然身回洛阳,此心仍在西域。愿众位将军努力自爱,不负我一番勉励。来日方长,你我后会有期。请!

四汉将  (同白)    请!

(班超、四汉将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一场】

(场设玉门关。关吏上)

关吏   (白)     下官,玉门关关吏是也。闻得定远侯回国,在此伺候。

(四汉兵、四文堂同上,同入关,同下。四番兵引龟兹王骑豹、于阗王骑象、康居王骑青牛、姑墨王骑虎、乌孙王骑狮同上,关吏惊,班雄上,入关,下。班超上,大纛旗随上,关吏跪迎。)

班超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白)     今日定远侯班都护回国,我等奉旨郊迎,语言未了,

四朝官  (同白)    远远望见侯爷来也。

(四汉兵、四文堂同上,同下。四番兵引龟兹王骑豹、于阗王骑象、康居王骑青牛、姑墨王骑虎、乌孙王骑狮同上,同下。班雄上,下。班超上,四朝官同迎。)

四朝官  (同白)    都护!

班超   (白)     众位大人!班超何德何能,敢劳众位大人迎接郊外!

四朝官  (同白)    下官等奉旨相迎,毋劳谦恭!

班超   (白)     如此有僭了。

(班超、四朝官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汉和帝同上。)

汉和帝  (引子)    御炉香烟,望边将,今日回还。

     (白)     朕大汉天子和帝在位。今有西域都护定远侯回朝。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汉和帝  (白)     宣班超上殿!

大太监  (白)     圣上有旨:宣班超上殿哪!

班超   (内白)    领旨!

(班超上。)

班超   (念)     远涉沙漠地,来见圣明君。

     (白)     班超见驾,吾皇万岁!

汉和帝  (白)     卿家平身。

班超   (白)     万万岁!

汉和帝  (白)     赐坐!

班超   (白)     谢坐!

汉和帝  (白)     卿家半生劳苦,远涉边廷。朕命光禄寺大摆筵宴,与卿家贺功。

班超   (白)     且慢!臣启万岁:西域各国国王随臣入关觐见,未敢擅入。请旨定夺!

汉和帝  (白)     内侍,宣各国国王上殿!

大太监  (白)     圣上有旨:宣各国国王上殿!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内同白)   领旨!

(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上。)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汉和帝  (白)     平身。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万万岁!

汉和帝  (白)     诸王诚心归顺,深堪嘉尚。与班卿筵宴已毕,再行回国。

龟兹王、
于阗王、
乌孙王、
康居王、

姑墨王  (同白)    万万岁!

(龟兹王、于阗王、乌孙王、康居王、姑墨王同下。)

汉和帝  (白)     班卿先回私第,朕再降恩旨。下殿!

班超   (白)     万万岁!

(班超、汉和帝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四场】

(班昭、班雄、班勇同上,家将随上。)

班昭   (念)     最高门阀题封贵,震古功勋汉史青。

班雄   (念)     黼黻宣猷隆殿陛,

班勇   (念)     箕裘克绍振门庭。

班昭   (白)     奴家,班昭。

班雄   (白)     小生,班雄。

班勇   (白)     小生,班勇。

班昭   (白)     侄儿!

班雄、

班勇   (同白)    在!

班昭   (白)     今日你父回家,小心伺候!

班雄、

班勇   (同白)    遵命。

班超   (内白)    回府!

(四文堂引班超同上。)

班超   (念)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摧。

(班超下马。)

班昭   (白)     兄长!

班超   (白)     贤妹!

班昭、

班超   (同白)    请!

班超   (白)     多蒙贤妹上书,乞兄回国,为兄应有一拜。

班昭   (白)     愚妹也有一拜。

(班超、班昭同拜,同入座。)
班雄、

班昭   (同白)    爹爹在上,儿等拜见!

班超   (白)     罢了,起来。

班昭   (白)     兄长功成身贵,名重中外,愚妹不胜欣喜!

班超   (白)     此乃贤妹之力也!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班超   (白)     香案接旨!

(班昭暗下。〖吹打〗。四太监引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

班超、
班雄、

班勇   (同白)    万岁!

大太监  (白)     皇帝诏曰:西域都护、定远侯班超,久居西域,心在朝廷,转战沙漠之区,归併毡裘之族,断匈奴之臂,斩郅支之头,向风慕义者五十余国,任劳宣力,三十一年。念宿将勋高,功臣年老,特下恩诏荣归。恩授尔班超为射声校尉,长子班雄为京兆尹,将五营兵将,屯驻长安。少子班勇授为西域长史。钦此。望诏谢恩!

班超、
班雄、

班勇   (同白)    万万岁!

班超   (白)     有劳公公捧旨前来,后堂留宴!

大太监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留。告辞啦!

班超   (白)     奉送!

(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班超   (白)     此乃祖德天恩,一门盛事。后堂摆宴,共叙天伦!

班雄、

班勇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0 ┊ 字数:1万6562 ┊ 最后更新:2022-11-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