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陈圆圆》

主要角色
陈圆圆:旦
吴三桂:生

情节
陈圆圆,明末姑苏名妓。本姓邢,幼寄陈家,世称“陈圆圆”。有殊色,善歌舞。初为山海关总兵吴三桂所爱,以聘娶稍迟,为皇亲田畹所得。李自成大破宁武关,京都垂危,田畹为保身价计,遂将献陈圆圆与吴三桂。京都既破,陈圆圆复为闯将刘宗敏所获;经明阉王之俊挽救,遂匿吴三桂家将家。吴三桂闻爱妾被掳震怒,叩清兵入关。李自成终于败走。清兵入主关中,封吴三桂为平西王。陈圆圆勉吴三桂恢复明室。吴三桂赧颜事仇,遂叛大明。

注释
原本中丑化李自成的部分均删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七集:赵绮霞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9.3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沐天恩、马宝、胡豹、吴彦龙同上,同起霸。〖点绛唇〗。)

沐天恩  (念)     朝为田舍郎,

马宝   (念)     暮登天子堂。

胡豹   (念)     将相本无种,

吴彦龙  (念)     男儿当自强。

沐天恩、
马宝、
胡豹、

吴彦龙  (同白)    俺——

沐天恩  (白)     沐天恩。

马宝   (白)     马宝。

胡豹   (白)     马宝。

吴彦龙  (白)     吴彦龙。

沐天恩  (白)     二位将军请了、吴公子请了!

马宝、
胡豹、

吴彦龙  (同白)    请了!

沐天恩  (白)     主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马宝、
胡豹、

吴彦龙  (同白)    请!

(〖发点〗。四文堂、四下手同上,同站门。吴三桂上。〖点绛唇〗。)
沐天恩、
马宝、

胡豹   (同白)    参见元帅!

吴彦龙  (白)     参见父帅!

吴三桂  (白)     站立两厢。

沐天恩、
马宝、
胡豹、

吴彦龙  (同白)    啊!

吴三桂  (念)     吾本当朝一品,身为塞外将军。世受国恩浩荡,须酬汗马功勋。

     (白)     本帅,吴三桂。大明天子驾前为臣。我父吴襄,官居京营都督。本帅蒙圣上隆恩,升授总戎之职,镇守宁远等处。且喜众将训练有方,兵精粮足,满兵不敢犯界。今日帅旗无风自动,恐有军情。

             众三军!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有!

吴三桂  (白)     伺候了!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启元帅:圣旨下!

吴三桂  (白)     香案接旨!

(〖吹打〗。四太监引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

吴三桂  (白)     万岁!

(吴三桂跪。)

大太监  (白)     听宣读。皇帝诏曰:今有流寇猖獗,屡陷郡邑。现在太原省城已为贼据;宁武关总兵周遇吉竭力抵抗,兵单饷绌,京师警报日至,九城震惊。吴三桂忠诚素著,韬略夙娴,即统帅所部星夜来京。旨意读罢,望诏谢恩哪!

吴三桂  (白)     万万岁!

(吴三桂起,接旨。)

吴三桂  (白)     公公请坐!

大太监  (白)     请坐请坐。

吴三桂  (白)     公公捧旨出关,一路之上多受辛苦!

大太监  (白)     为国效劳,何言“辛苦”二字哪?

吴三桂  (白)     公公,满洲兵力甚强,此乃重要镇地,圣上如何要调我进京?

大太监  (白)     贼兵猖獗,连破陕洛城池,要从山西进犯京城。京城人心惶恐。圣上日夜忧虑,故而才有这道旨意。

吴三桂  (白)     京城这般光景,难道文武大臣就无人替主分忧么?

大太监  (白)     满朝文武,十有八九,心里头揣着“贼来便降,可保富贵”八个字的主意。他们一个一个朝欢暮乐,哪有功夫替主分忧哪?前几天田皇亲府中还从姑苏买来个美女,名叫什么陈圆圆。

吴三桂  (白)     哦!

大太监  (白)     教成歌舞,献入内庭。皇上倒是贤明,退回不收。这几天多少皇亲国戚去往田府赏鉴名花。将军早晚到京,自然知道。

吴三桂  (白)     公公一路风霜,后面歇息。

大太监  (白)     将军何日启行?

吴三桂  (白)     京城紧急,即日启程,免得圣上忧虑。

大太监  (白)     足见将军公忠体国,咱家即刻回马启奏。就此告辞。

             带马!

吴三桂  (白)     送公公!

大太监  (白)     免!

(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吴三桂  (白)     众将官!

沐天恩、
马宝、
胡豹、

吴彦龙  (同白)    有!

吴三桂  (白)     适才圣旨到来,调我入京,就此起兵前往!

吴彦龙  (白)     且慢!

吴三桂  (白)     我儿为何拦阻?

吴彦龙  (白)     启父帅:满洲兵力甚强,此地镇守重要。倘若大兵撤进关去,满兵后面追杀,如何是好?

吴三桂  (白)     为父怎敢违抗圣旨?

吴彦龙  (白)     纵然不敢违抗圣旨,也须定计而行!

吴三桂  (白)     以我儿之见?

吴彦龙  (白)     依孩儿之见,父帅可备厚礼一份,命人送到满营,与他通聘交好;一面入关进京,可免受他追逼。不知父帅意下如何?

吴三桂  (笑)     哈哈哈……

     (白)     我儿小小年纪,不想倒有此计。

吴彦龙  (白)     父帅夸奖!

吴三桂  (白)     但不知何人敢往满营?

吴彦龙  (白)     孩儿前曾去过满营,满营八大王公俱甚见喜。父帅此时若肯委用,孩儿情愿再走一遭。

吴三桂  (白)     既然如此,就命我儿卸甲改装,备办厚礼,即日前往。

吴彦龙  (白)     得令!

(吴彦龙下。)

吴三桂  (白)     马宝听令!

马宝   (白)     在!

吴三桂  (白)     命你统帅后队军马屯扎此地,等候我儿回来,再作定夺!

马宝   (白)     得令!

吴三桂  (白)     沐、胡二将!

沐天恩、

胡豹   (同白)    在!

吴三桂  (白)     传令下去:就此启程。

沐天恩、

胡豹   (同白)    啊!

             众三军,就此启程!

四文堂、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陈圆圆  (内白)    走哇!

(陈圆圆上。)

陈圆圆  (唱)     奴虽然落风尘心意高大,

             岂肯作西施女沉醉馆娃?

             入侯府进皇宫哪在心下,

(陈圆圆坐。)

陈圆圆  (唱)     若不逢奇男子愿做昙花。

     (白)     奴家,姓陈名沅、小字圆圆,乃江南常州人氏。自幼母亲亡故,父老家贫,流落风尘,学习歌舞。被田皇亲买至京城,进奉宫苑。幸喜圣上是个有道明君,忧国忧民,不爱“声”“色”,将奴家送还他家。虽也相符不差,只是皇亲年迈龙钟,并非终身之托。思想身世,一似陌路飞花,任风飘荡,好不闷煞人也!

     (唱)     有情天管不了男婚女嫁,

             无情水流不尽富贵荣华。

             念双亲与孤身心猿意马,

     (白)     呀!

     (唱)     哪有心去弹那浔阳琵琶?

     (白)     且住!愁闷之间,想起一桩心事:奴在姑苏之时,曾有宁远将军吴三桂,不惜千金重聘要聘娶奴身,只因迟到一步,已受田府之礼。闻得吴大将军风流英俊,韬略非常。奴若得侍奉此人,岂非姻缘美满,助他做些整顿乾坤的大事?正是:

     (念)     治理国家平天下,都仗蛾眉赞助功。

     (白)     哎,圆圆哪圆圆!红颜薄命,自古如斯,你不要妄想啊!

(田宏遇上。)

田宏遇  (念)     三边消息紧,歌舞帝城春。

(田宏遇坐。)

陈圆圆  (白)     参见皇亲!

田宏遇  (白)     罢了。啊美人,昨日你那新曲可曾谱入宫商?

陈圆圆  (白)     已然谱入宫商。只是俚词俗调,恐怕不入皇亲之耳。

田宏遇  (白)     美人锦心绣口,真是国色天才,恐老夫无福消受。愿先闻其词,再听其歌。坐下讲话。

陈圆圆  (白)     皇亲听了!

     (丑奴儿)   满溪绿涨,春将去,马踏青莎;

             雨打梨花,又有香风透碧纱。

             声声羌笛,吹杨柳,月映官衙;

             懒赋梅花,帘里人儿学唤茶。

田宏遇  (白)     真乃绝妙好词!但不知是何曲牌?

陈圆圆  (白)     名唤“丑奴儿”。

田宏遇  (白)     老夫年迈龙钟,得近芳泽,也算个“丑奴儿”吧!

(田宏遇欲握陈圆圆手,陈圆圆退避。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皇亲:魏学士、张尚书说有机密大事要见。

(田宏遇看陈圆圆。)

陈圆圆  (白)     如此,待奴回避!

田宏遇  (白)     正要听歌,叫他改日再来。

             美人,你且坐下!

陈圆圆  (白)     不可误了正事,奴且回避便了。

(陈圆圆背供。)

陈圆圆  (白)     唉!眼看兵临城下,此等肉食之辈,尚且醉生梦死。圣上啊圣上,可惜你这大好河山,都误在这般人之手了!

(陈圆圆下。)

田宏遇  (白)     有请二位大人!

院子   (白)     有请二位大人!

(张尚书、魏学士同上。)

张尚书  (念)     塞外金风烈,

魏学士  (念)     檐前铁马惊。

田宏遇  (白)     啊二位大人!

魏学士、

张尚书  (同白)    田皇亲!

田宏遇  (白)     请坐!二位大人便服光临,必有见教?

魏学士、

张尚书  (同白)    特来告知皇亲:今有机密边报到京,宁武关已陷,周将军阵亡。京城恐也难保,你我须要想个保护身家之计!

田宏遇  (白)     二公有何妙计?

张尚书  (白)     如今只有吴三桂兵强马壮,圣上将他调至京城,加封大将军之职。若能联络此人,定可保护身家。

田宏遇  (白)     我与他素无来往,一时怎样联络?

魏学士  (白)     下官有个拙见。

田宏遇  (白)     有何高见?

魏学士  (白)     大人府上新买来的歌伎陈圆圆,就是那吴大将军的意中人,他命差官带了千金重聘,去往姑苏聘娶圆圆,去迟一步,不想被大人先得了。大人此时若肯舍此歌伎赠送吴大将军,他必然感恩图报,保护大人。

田宏遇  (白)     未必妥善吧?

魏学士、

张尚书  (同白)    只怕是皇亲有些难以割舍。倘若兵临城下,那时玉石俱焚,皇亲独能紧闭金屋不成?

田宏遇  (白)     且请同至书房,从长商议。

魏学士、

张尚书  (同白)    请!

(田宏遇、魏学士、张尚书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上手、四家将引吴三桂同上。)

吴三桂  (唱)     金殿拜谢皇恩大,

             相府又拜老人家。

             三军带路行台下,

(中军上。)

吴三桂  (唱)     军情重要不宿家。

     (白)     中军!

中军   (白)     在!

吴三桂  (白)     圣恩高厚,加封我大将军之职,提调京城内外军马。

中军   (白)     真乃有道明君!

吴三桂  (白)     只是军情重要,本帅不便归家歇息。行军帐内,你须要格外小心!

中军   (白)     是!

(中军取名帖。)

中军   (白)     适才田府校尉手持名帖,请大将军过府饮宴!

(中军呈帖。吴三桂看帖,念。)

吴三桂  (白)     “田宏遇载拜”。

中军   (白)     去与不去,请将军示下!

吴三桂  (白)     皇亲既来请宴,哪有不去之理?你且拿我令箭,安插三军。我只带心腹数人前往。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领四文堂、四上手同下。)

吴三桂  (白)     众家将,带马回府!

     (唱)     人来带过龙驹马,

             此一去或得见梦想之花。

(吴三桂、四家将同下。)

【第四场】

(院子、田宏遇同上。)

田宏遇  (念)     侯门深似海,只许贵人来。

吴三桂  (内白)    吴大将军到!

院子   (白)     吴大将军到!

田宏遇  (白)     动乐有请!

(四家将引吴三桂同上。)

田宏遇  (白)     大将军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吴三桂  (白)     岂敢!三桂乃一介武夫,过蒙宠爱,华帖相邀,当面拜谢!

田宏遇  (白)     大将军名震天下,今日光降,蓬荜生辉。

院子   (白)     宴齐。

田宏遇  (白)     看酒来!待老夫把盏!

吴三桂  (白)     这就不敢,摆下就是。

田宏遇  (白)     大将军请!

吴三桂  (白)     皇亲请!

田宏遇  (白)     今日且喜无事,就请大将军更换便服,宽叙一回。

吴三桂  (白)     君命在身,不敢久停,敬领三杯,即须告辞。

田宏遇  (白)     务请宽坐一时,老夫尚有领教之处。

(田宏遇看四家将。)

田宏遇  (白)     来!大将军带来军官,请到外花厅饮宴!

院子   (白)     遵命。

             列位随我来!

(院子领四家将同下。)

吴三桂  (白)     多谢皇亲赐他们饮宴!

田宏遇  (白)     何足挂齿!老夫与大将军洗盏更酌。大将军久住塞外,不免风霜之苦。今有家伎歌舞,要请大将军赏鉴一回!

吴三桂  (白)     久闻皇亲府上歌舞。三桂乃一介武夫,正要一广眼界。

(院子暗上。)

田宏遇  (白)     传家乐走上!

院子   (白)     家乐走上!

(四歌伎同上,同舞。)

田宏遇  (白)     乐止!

             将军,儒将风流,精于赏鉴;俗俚歌舞,不足以污尊目。

(田宏遇挥袖示四歌伎。)

田宏遇  (白)     退下!

(四歌伎同下。陈圆圆上,拜。)

陈圆圆  (白)     叩见吴大将军!

吴三桂  (白)     少礼!

田宏遇  (白)     圆圆有自作新词,昨日方才谱入宫商,可请大将军一听!

吴三桂  (白)     倒要一听。

(陈圆圆拜。)

陈圆圆  (白)     风尘不学,俚句俗声,恐大将军见怪!

吴三桂  (白)     何必过谦?下官拜听拜听!

陈圆圆  (丑奴儿)   满溪绿涨,春将去,马踏青莎;

             雨打梨花,又有香风透碧纱。

             声声羌笛,吹杨柳,月映官衙;

             懒赋梅花,帘里人儿学唤茶。

吴三桂  (白)     阳春白雪,高唱入云,真有“绕梁三日”之妙。

(吴三桂向外。)

吴三桂  (白)     更衣!

(吴三桂更衣。)

田宏遇  (白)     与大将军把盏!

(陈圆圆与吴三桂把盏。吴三桂低声。)

吴三桂  (白)     卿居此间乐否?

陈圆圆  (白)     红拂不乐越公,况不如越公者乎?

(吴三桂点头。)

田宏遇  (白)     大将军请酒!

吴三桂  (白)     干!

田宏遇  (白)     圆圆适才清歌,颇蒙赏识。可再做翻凤之舞,为大将军下酒!

吴三桂  (白)     已闻清歌,愿观妙舞。但是过于劳动美人,于心何忍?

陈圆圆  (白)     生死唯命,区区劳苦,何敢推辞?大将军请饮一杯,奴家献丑了!

吴三桂  (白)     干!

(陈圆圆舞,舞罢,作倦态。)

吴三桂  (白)     如此美人,真乃国色天香。不知田皇亲几生修到。闻说皇亲曾经将美人送入宫苑,因何退回贵府?难道说美人的娇艳,还不能压倒“三千粉黛”不成?

田宏遇  (白)     大将军,年来中原多事,圣明在上,眷怀国事,无心声色。

吴三桂  (白)     田皇亲,你身为国戚,与国家痛痒相关。当此黄巾满地,军书傍午,皇上如此忧勤,皇亲尚在征声选色,妙舞高歌;倘若圣上知道,恐怕有些不便!

田宏遇  (白)     这个……

(田宏遇向陈圆圆做手势。)

陈圆圆  (白)     大将军文经武略,圣眷优隆;皇亲年迈,尚望庇荫!

(吴三桂点头,向田宏遇作严肃状。)

吴三桂  (白)     干!

田宏遇  (白)     干!

(副将上。)

副将   (白)     适才探子报道:宁武关失守,周总兵阵亡,闯兵看看逼近京师!

吴三桂  (白)     速速回到府中,禀报太老爷知道,府内府外,格外戒备。传本帅将令,选派得力兵士保护!

副将   (白)     得令!

(副将下。)

吴三桂  (白)     啊皇亲,尊府想已有准备了?

(田宏遇背供。)

田宏遇  (白)     事到临头,还是身家性命要紧。只得割爱了。

(田宏遇向吴三桂。)

田宏遇  (白)     大将军手握重兵,务望庇荫一番;倘得无事,定报大恩,身家富贵,无不唯命是听。

(吴三桂看陈圆圆,陈圆圆泣。田宏遇揖,吴三桂再看陈圆圆,陈圆圆作手势。吴三桂向田宏遇。)

吴三桂  (白)     皇亲肯将此女见赠,保公之家,先于保国。

田宏遇  (白)     将军有命,何敢推辞?选择吉日送过府去。

吴三桂  (白)     既荷今诺,不须择吉,当即拜辞。外厢车马伺候!

     (唱)     甲胄在身不恭敬,

             誓保贵府报高情。

     (白)     圆圆,拜辞皇亲!

(陈圆圆拜田宏遇。)

陈圆圆  (唱)     拜辞皇亲恩情重,

             愿做犬马报来生。

(吴三桂、陈圆圆同下。)

田宏遇  (白)     传谕府中上下人等,格外小心。朝中军情,随时禀报。正是:

     (念)     承平宁做乞丐汉,离乱难为富贵人。

(田宏遇、院子同下。)

【第五场】

(〖起初更鼓〗。)

差官   (内白)    马来!

(差官上。)

差官   (念)     红尘驿马星,连夜报军情。

     (白)     俺、兵部差官是也。奉了紧急命令,去往山海关一带查探军情。今探得满洲兵有攻取边关消息,为此一路更换驿马,回京禀报!

(〖起二更鼓〗。)

差官   (白)     已到二更时分,待俺马上加鞭!

(差官打马走。〖水底鱼上半牌子〗。〖起三更鼓〗。差官紧走。〖水底鱼下半牌子〗。〖起四更鼓〗。)

差官   (白)     谯楼已打四更,更喜离京城不远。正好五鼓天明,朝房禀报。正是:

     (念)     马背通宵难合眼,香衾有恋早朝人!

(差官打马下。)

【第六场】

(〖小吹打〗。大丫鬟、小丫鬟同上,同整理妆台茶具。)

大丫鬟  (白)     有请夫人!

(陈圆圆上。)

陈圆圆  (唱)     昨夜晚成就了良缘佳话,

(陈圆圆照镜。)

陈圆圆  (唱)     清晨起早梳妆面带红霞。

             奴嫁于英雄将愁眉放下,

(陈圆圆对镜作笑容。)

陈圆圆  (唱)     可能得长消受红粉乌纱。

             大将军五更时朝王见驾,

             为什么日将午未见回家?

(〖内吹大号声〗。)

陈圆圆  (白)     丫鬟,这是什么声音?

(〖内笳鼓声〗。大丫鬟、小丫鬟与陈圆圆同听。)

大丫鬟  (白)     军中鼓号,发动兵马之声。

陈圆圆  (白)     哦!发动兵马之声?

大丫鬟  (白)     正是。

陈圆圆  (白)     大将军才得回京,又往何处发动兵马?

大丫鬟  (白)     等候大将军回到行馆,一问便知。

(四家将引吴三桂同上。)

吴三桂  (念)     鼙鼓惊天地,相逢又远离。

(四家将自两边分下,吴三桂坐。)

吴三桂  (白)     唉!

陈圆圆  (白)     大将军朝罢回来,因何不悦?

吴三桂  (白)     美人哪里知道,今晨五更,边报到来,关外军情甚是紧急。圣上传旨,令我即日兵发山海关。你我燕尔新婚,就要分别了!

陈圆圆  (白)     喂呀!

(陈圆圆哭。)

吴三桂  (白)     本帅有意将你带至关上,另设行馆。怎奈军中携带妇女不便。因此委决不下!

陈圆圆  (白)     哎呀大将军哪!

(〖小锣〗。)

陈圆圆  (白)     你为了妾身,儿女情长,万万不可英雄气短!

(〖小锣〗。)

陈圆圆  (白)     大将军此去,一来报效国恩;二来调度军情;三要自保万金重体。勿以妾身为念才是!

吴三桂  (白)     听你之言,难道叫我舍你而去么?

陈圆圆  (白)     风尘陋质,得待英雄。奴心舍不得大将军;焉肯叫大将军舍去小奴?大将军去后,奴定然在此行馆,闭门净守,等候大将军得胜回朝。

吴三桂  (白)     美人如此,也不枉一片怜香惜玉之心。你在行馆守候,我自派人供应。

陈圆圆  (白)     多谢大将军!

(〖内吹号声〗。)

吴三桂  (白)     哎呀美人哪!那军令催发,你我难以在此久叙,只得暂别,尚望保重。

陈圆圆  (白)     是。

吴三桂  (白)     中军走上!

中军   (内白)    来也!

(中军上。)

中军   (白)     伺候将军!

吴三桂  (白)     人马可曾齐备?

中军   (白)     俱已齐备。

吴三桂  (白)     传令:人马陆续出发,军帐移在十里长亭!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陈圆圆拜。)

陈圆圆  (白)     风尘陋质,不能随侍左右,就此拜别,万望将军珍重!

(吴三桂扶。)

吴三桂  (白)     暂别美人,幸勿悲伤!

陈圆圆  (白)     谨遵钧命!

吴三桂  (白)     请回妆阁,就此分手了吧!

陈圆圆  (白)     我要走送一程。

吴三桂  (白)     兵马在前,有些不便。

陈圆圆  (白)     携手送出门外。

(吴三桂、陈圆圆同携手出,大丫鬟、小丫鬟同随后,吴三桂、陈圆圆、大丫鬟、小丫鬟同走小圆场。)

陈圆圆  (白)     兵凶战危,万望将军格外保重!

吴三桂  (白)     俺三桂生长兵间,自信敌贼如拉枯木。

(吴三桂拔剑。)

吴三桂  (白)     美人你看,凭此三尺秋水,誓扫此贼!

(吴三桂舞剑,砍柳树。)

陈圆圆  (白)     将军英武,草贼不足灭也。可惜此柳被将军砍去一株,待奴家将柳条儿折下,当作阳关送别。

(陈圆圆折柳枝。)

吴三桂  (白)     美人这样深情,怎不叫人伤感也!

陈圆圆  (寄生草)   怕奏阳关曲,

             望寒渭水都,

             是江干桃叶凌波渡,

             汀洲草碧粘云渍,

             这河桥柳色迎风诉。

             这柳呵纤腰倩做绾人丝,

             可笑他自家飞絮浑难住。

(吴三桂拭泪。)

吴三桂  (鹧鸪天)   掩残啼,回送你上七香车,

(吴三桂且行且唱。)

吴三桂  (鹧鸪天)   守着梦里夫妻碧玉车。

四家将  (同白)    人马伺候。

吴三桂  (白)     马来!

(吴三桂上马,回顾陈圆圆。陈圆圆遥望。吴三桂领四家将同下。)

陈圆圆  (唱)     他千骑拥万人扶,

             多情莫属美丈夫。

(陈圆圆、大丫鬟、小丫鬟同下。)

【第七场】

刘宗敏  (内白)    催军!

(〖牌子〗。四大铠、四下手引刘宗敏同上。)

刘宗敏  (白)     俺、闯王驾下总先锋刘宗敏。自破宁武关后,那大同总兵姜瓖不战而降,京城大小官员俱都暗献降表。大王大喜,命俺急速攻取京都。

             众将军!

四大铠、

四下手  (同白)    有!

刘宗敏  (白)     催军!

四大铠、

四下手  (白)     啊!

旗牌   (内白)    刘将军慢走!

下手甲  (白)     启爷:旗牌官后面追赶。

刘宗敏  (白)     等他到来。

四大铠、

四下手  (同白)    啊!

(旗牌上。)

旗牌   (白)     大王有密信一封,将军请看。

(旗牌呈书。)

刘宗敏  (白)     待俺拆书一观。

(刘宗敏观书。〖牌子〗。刘宗敏向旗牌。)

刘宗敏  (白)     回复大王,就说照书行事!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刘宗敏  (白)     众将官!

四大铠、

四下手  (同白)    有!

刘宗敏  (白)     大王有书信到来,吩咐我等,攻破京城,急速派兵看守公衙官眷。那吴三桂的家眷,更要小心在意。一不许无故杀害;二不许放走一人。保护他的家小,以便招降三桂。你等记下了!

四大铠、

四下手  (同白)    记下了。

刘宗敏  (白)     催军!

(四大铠、四下手同欢跃下,刘宗敏趟马下。)

【第八场】

(陈圆圆上。)

陈圆圆  (引子)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念)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征人怨遥夜,应解忆长安。

     (白)     奴家,陈圆圆。幸喜得侍吴大将军,遂了心愿。只是洞房一夕,便送阳关。这几日行馆安居,虽则逍遥自在,怎奈闭门度日,不通外面消息。但听得远远有炮火之声,叫奴好生提心吊胆。正是:

     (念)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大丫鬟上。)

大丫鬟  (白)     启二夫人,大事不好啦

陈圆圆  (白)     何事惊慌?

大丫鬟  (白)     外面守衙兵士言道:闯王人马,围困京城,皇宫内监,里应外合,杀进京城来啦。

陈圆圆  (哭)     喂呀!

(陈圆圆哭。)

陈圆圆  (白)     既有此事,啼哭也是无益。我们各打正经主意,宁死不可失身!

大丫鬟  (白)     快快找个地方躲避躲避吧!

陈圆圆  (白)     满城都在慌乱,哪有好地方躲避。拼着一死在此等候便了!

(小丫鬟上。)

小丫鬟  (白)     报!报!报!启禀夫人:外面人荒马乱,守衙兵士言道,皇帝在煤山上自缢,已经晏驾啦!

陈圆圆  (哭)     喂呀!

(陈圆圆哭。)

陈圆圆  (唱)     闻此言不由人珠泪难忍,

             忧社稷少欢娱有道明君。

             被闯王破都城自缢丧命,

     (白)     万岁爷呀!

     (唱)     可有人保太子逃出宫廷?

小丫鬟  (白)     闻听东宫太子已被闯将看守。

陈圆圆  (白)     呀!

     (唱)     大将军在边关可得此信?

小丫鬟  (白)     大将军兵扎在山海关,怎能顾得京城之事哪?

陈圆圆  (唱)     为臣子他就该勤王兴兵。

(四下手、刘宗敏追院子同上。陈圆圆严肃。)

陈圆圆  (白)     我乃大将军吴三桂的家眷,你等何得如此无礼,纷纷跑入内院?

(刘宗敏背供。)

刘宗敏  (白)     看她言语出众,美艳异常,想是圆圆无疑。

             众将官!将她带回我营!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三通鼓。幕内喧哗声。卫富上)

卫富   (白)     俺乃吴大将军守府卫富是也。京城失守,皇帝缢死煤山。满朝文武,一个个归顺去了。大将军爱妾圆圆已被掳去,听说出府之时,破口大骂不已。老帅吴襄也被他们软禁,修下家书,令俺前去山海关招降。就此马上加鞭!

(卫富下。)

【第十场】

(家院引吴三桂同上。)

吴三桂  (引子)    胸藏十万甲兵,手握三军兵符。

     (白)     本帅束发从军,生长戎马之间,不知“惊惧”二字。昨忽心神不定,夜梦不安,不知是何缘故?连日京报不通,难道说君、父有何变故不成?

(卫富上。)

卫富   (白)     叩见将军!

吴三桂  (白)     有何军情?

卫富   (白)     三月十九日,闯王兵临城下,次日破城,满城文武纷纷投降。

吴三桂  (白)     陛下呢?

卫富   (白)     缢死煤山。府中家财均被抄没。

吴三桂  (白)     陈夫人下落如何?

卫富   (白)     已被抢去。听逃出的丫鬟说道:夫人临去之时,大骂不止。

(吴三桂大惊,拔剑起。)

吴三桂  (白)     李自成啊李自成,你欺俺过甚了!

卫富   (白)     现有老帅家书,请将军过目。

(卫富呈书。吴三桂拆书看,怒,想,作镇静。)

吴三桂  (白)     下面伺候,待本帅回书。

卫富   (白)     是。

(卫富下。)

吴三桂  (白)     老父不能为国尽忠,本帅何能为家尽孝?李自成啊李自成!你杀进京城,拘捕我父,抄没家产,也是兵家之常;不该将我爱妾圆圆抢去。我若不与你决一雌雄,誓不为人!圆圆临去之时,破口大骂,不知已受屈辱否?想我吴三桂乃是堂堂男子,不能庇护一个妇人,真乃枉生人世矣!

             来,笔砚伺候!

家院   (白)     是。

(吴三桂修书。卫富暗上。)

吴三桂  (白)     书信带回!

卫富   (白)     是。

(卫富带书下。中军暗上。)

吴三桂  (白)     传令三军,一齐缟素,为先帝挂孝。即日准备回京勤王!

中军   (白)     啊!

(吴三桂、中军、家院同下。)

【第十一场】

(小太监、王之俊持灯同上。)

王之俊  (念)     天翻地覆鬼神愁,夜半铜龙哭未休。

     (白)     咱家、小黄门王之俊。我叔父王承恩随万岁爷在煤山自缢,万岁爷殉国,我叔父算是殉了主啦。这真是千古伤心之事。

(王之俊弹泪。)

王之俊  (白)     如今闯王做了皇帝,满朝文武俱已屈膝归降。倒是这位费宫人假冒公主,刺杀一只虎!

(王之俊掩口望,低声。)

王之俊  (白)     今有一位女子被虏,拼死大骂,现在锁闭宫院。看将起来,男儿无耻,不及女流,真叫我们当内监的见绷啊!今夜是咱家值夜巡宫,不免去看看那位女子是何光景。

(王之俊走。)

王之俊  (白)     哟!怎么各宫院都是空落落的?哦!刚才听说吴大将军统兵回京,闯王要亲自出兵抵挡。八成他们走了吧?

(王之俊看。)

王之俊  (白)     这宫内的人都趁空跑了吧!

陈圆圆  (内白)    苦啊!

王之俊  (白)     那厢有女子悲声,待我上前听来。

(王之俊、小太监同下。)

【第十二场】

(陈圆圆上。)

陈圆圆  (唱)     孤零人锁宫院双泪齐掉,

             思想起奴命苦灾难千条。

             自幼儿母早丧父又年老,

             才叫奴习歌舞受尽煎熬。

             奴也曾千金价不肯卖笑,

             奴也曾入皇宫把驾来朝。

             只说是嫁英雄此身有靠,

             又谁知遭变乱被窘天牢。

             似这等大罗网怎能脱掉,

     (白)     也罢!

     (唱)     倒不如投御池早赴阴曹。

(陈圆圆欲投御池。王之俊暗上,拦陈圆圆。)

陈圆圆  (白)     你是何人,在此拦阻于我?

王之俊  (白)     我是明宫内监。白天见你拼死大骂,方才又听你自叹的言语,乃是一位有志气的女子,实实可敬。所以咱家特来救你。

陈圆圆  (白)     你既是明宫内监,可曾投降闯王?

王之俊  (白)     咱家名叫王之俊,也怀揣着一腔忠愤。怎奈力量太小,无法可施。实对你说了吧:前天把太子、公主送出宫闱藏躲,费宫人假扮公主刺杀一只虎,就是咱家帮的忙啊!

陈圆圆  (白)     你既有此忠心,可能与我传以书信?

王之俊  (白)     传给何人哪?

陈圆圆  (白)     吴三桂、吴大将军。

王之俊  (白)     你是吴大将军什么人哪?

陈圆圆  (白)     我是吴大将军家眷陈氏。

(王之俊背供。)

王之俊  (白)     此人必是曾经送进陛下的陈圆圆。吴大将军果然眼力不差。

(王之俊向陈圆圆。)

王之俊  (白)     传书为了什么事哪?

陈圆圆  (白)     请吴大将军速速回京,一来救国,二来救我。

王之俊  (白)     这个?我看,用不着下书搬兵啦。已有边报到来,吴大将军借得大兵廿万杀奔京城。闯王自己领兵抵挡去啦。

陈圆圆  (白)     这便才是。也不枉奴家舍命相从于你呀!

王之俊  (白)     但是一件!

陈圆圆  (白)     哪一件?

王之俊  (白)     两下用兵,胜负难保。你何不趁此慌乱,宫中无人,逃出宫去找个地方躲避躲避哪?

陈圆圆  (白)     慌乱之际,到哪里躲避呢?

王之俊  (白)     有吴府家将张、李二人,素日与咱家甚厚,就在后宰门外居住。趁此天还未明,咱家将你送至他家可好?

陈圆圆  (白)     如此请上,受奴一拜!

     (唱)     难得你为内臣忠义怀抱,

             搭救我良家妇恩比天高。

             但愿得身逃脱狼窟虎套,

             供长生念弥陀报答恩劳。

王之俊  (白)     不必多言,快跟我走吧!

(王之俊提灯,领陈圆圆同下。)

【第十三场】

吴三桂  (内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内同白)   有!

吴三桂  (内白)    追赶者!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吴三桂  (内唱)    催动了虎狼兵威风抖擞!

(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四上手同上,同站门。吴三桂上。)

吴三桂  (唱)     骂一声李自成好莫来由;

             逼天子去上吊古所未有,

             为江山你与我结甚怨尤?

             拘我父抄我家还不算够,

             夺爱妾陈圆圆火上加油。

             有本帅紧催军雷霆风吼,

             不雪这奇耻辱死不罢休!

四下手  (同白)    启元帅:闯王向西败去。

吴三桂  (白)     紧紧追赶!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天色晚了。

吴三桂  (白)     暂扎行营!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二家将同上。)

二家将  (同白)    家将与大将军叩喜!

吴三桂  (白)     喜从何来?

二家将  (同白)    陈夫人到了。

(吴三桂惊喜。)

吴三桂  (白)     你们从何处访得?

二家将  (同白)    小黄门王之俊保护出宫,送了来的。

吴三桂  (白)     今在何处?

二家将  (同白)    现坐彩舆,离行营不过十里之远。

吴三桂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与爷卸甲!

(〖吹打〗。吴三桂卸甲。)

吴三桂  (白)     吩咐众将,就在此安营,大摆筵宴,犒赏三军!

中军   (白)     下面听着!元帅有令:就此安营,大摆筵宴,犒赏三军!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同下。)
大丫鬟、

小丫鬟  (内同白)   陈夫人到!

二家将  (同白)    陈夫人到。

吴三桂  (白)     动乐相迎!

二家将  (同白)    动乐相迎!

(〖牌子〗。大丫鬟、小丫鬟、陈圆圆、二轿夫同上。陈圆圆见吴三桂惊喜,吴三桂、陈圆圆相抱哭。)

吴三桂  (白)     夫人哪!

陈圆圆  (白)     将军哪!

吴三桂  (白)     你受的苦楚,我尽知晓。实实令人可敬。今日相逢天随人愿。

陈圆圆  (白)     大将军为奴这般深情,贱妾杀身难报。但有言上禀:大将军既已立功,千万不可贪恋奴身,误了军国大事。第一件,快访太子下落,立为幼君;第二件,须将所借外兵,早早退出关外!

吴三桂  (白)     呜呼呀!不想圆圆有此高见,真不枉俺一片深情。且到后帐一叙,令军士歇息,明日再作道理。

陈圆圆  (白)     大将军请!

(吴三桂、陈圆圆同下,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四上手、二家将、大丫鬟、小丫鬟、二轿夫同随下。)

【第十四场】

多尔衮  (内白)    打道回府!

(〖牌子〗。四文堂、四校尉引多尔衮同上。)

多尔衮  (笑)     哈哈哈……

     (白)     想我多尔衮,保扶幼主登基,官封摄政王之职。事有凑巧,吴三桂向我国借兵。入关以后,唾手而得燕京。是我将幼主迎进关来,立登大宝。又将八旗兵丁分派两路:一路西征,一路南下。眼看万里江山,都归大清一统,这也是我主的洪福,天助成功。哈哈哈!今日上朝,正遇着吴三桂回京,宫门求见。是我密奏幼主,宣他上殿,封为平西亲王,将他儿子吴彦龙,指配大公主招为驸马。那位吴大将军就屈膝谢恩,暗含着成了一家人啦。我不免趁热儿叫他改为我国服制,就可以笼住他的心啦。正是:

     (念)     一朝天子一朝臣,万国衣冠统一尊。

(内侍上。)

内侍   (白)     启王爷:吴大将军来府拜见。

多尔衮  (白)     咂!什么“吴大将军”?他是明朝的吴大将军,如今我们同作大清国的官,官拜平西亲王。你们称呼他,就不会改口吗?

内侍   (白)     嗻嗻嗻!

             动乐:有请平西亲王!

(〖吹打〗。二下手引吴三桂同上。)

多尔衮  (白)     王爷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吴三桂  (白)     岂敢!来得卤莽,九王爷海涵!

多尔衮  (白)     好说。你我一殿称臣,今日荣封王位,理当贺喜!

(多尔衮揖。)

吴三桂  (白)     这就不敢!

多尔衮  (白)     理当的。

吴三桂  (白)     不敢!

吴三桂、

多尔衮  (同笑)    啊哈哈哈……

(多尔衮看吴三桂。)

吴三桂  (白)     九王爷看什么?

多尔衮  (白)     你看咱们既为一殿之臣,王爷这个服装也有些不便吧?

吴三桂  (白)     这个……

多尔衮  (白)     什么这个、那个!分明是戎马勤劳,办差的没有顾得预备吧?

吴三桂  (白)     正是。

多尔衮  (白)     来人哪!

内侍   (白)     有!

多尔衮  (白)     伺候平西王,到我内书房整容辫发,把我那珊瑚顶帽、双眼儿花翎、头品蟒服、朝珠奉赠平西亲王,你们伺候着穿戴起来!

内侍   (白)     嗻!

(吴三桂呆坐、出神。)

内侍   (白)     请平西王到内书房整容更衣!

吴三桂  (白)     哦!

     (唱)     猛听得要更衣暗自思忖,

             受封爵改衣冠断丧大明。

             俺本意借兵将自做救应,

             又谁知倒成了背主荣身。

多尔衮  (白)     我看就不用背地沉吟啦。昔日张良、韩信背楚降汉,咬金、叔宝弃洛归唐,后来都作开国元勋。这叫作“识时务者为俊杰”。

吴三桂  (白)     哦!

     (唱)     俺三桂未报那君父仇恨,

             怎能比汉唐家开国元勋。

多尔衮  (白)     何必过谦,请到后面!

(吴三桂扬袖自看,扪心自问,顿足。)

吴三桂  (白)     咳!

     (唱)     施一礼谢恩情多蒙厚赠,

(吴三桂揖。)

吴三桂  (唱)     贪富贵背明室笑骂由人。

(内侍引吴三桂同下。)

多尔衮  (唱)     看他人适才间这等光景,

             定然是心恍惚背地沉吟。

             安排下三件事与他谈论,

             又何难买动他赤胆忠心。

     (白)     来人哪!

(内侍上。)

内侍   (白)     嗻!

多尔衮  (白)     前天奉旨批准的三件奏稿,我叫你预备在手底下,预备了没有?

内侍   (白)     预备出来啦,现在在爷的公事桌上放着。

多尔衮  (白)     拿来!

内侍   (白)     嗻!

(内侍取奏稿。)

内侍   (白)     奏稿呈上,请爷看看错不错。

(多尔衮看奏稿。)

多尔衮  (白)     拿得不错。好孩子,少时平西王更衣之后,我要请他观看。

内侍   (白)     嗻!

(内侍向内望。)

内侍   (白)     启王爷:平西王更衣完毕。

多尔衮  (白)     有请!

内侍   (白)     有请平西王!

(吴三桂服清装上。)

吴三桂  (念)     长江后浪催前浪,一班新人送旧人。

多尔衮  (白)     你看哪,这一改装真有个气派!

吴三桂  (白)     夸奖了。告辞!

多尔衮  (白)     请少坐。我有三道奉旨批准的奏稿,要请台驾一观!

吴三桂  (白)     哦!是是是!

(多尔衮递吴三桂奏稿,吴三桂看。)

吴三桂  (白)     这头一道“准用天子丧礼殡葬崇祯万岁”。

(吴三桂起。)

吴三桂  (白)     吾皇万岁!

(吴三桂坐。)

多尔衮  (白)     请看二道、三道!

(吴三桂看。)

吴三桂  (白)     第二道“准用皇女仪注替明室公主成婚”;第三道“准择明室贤德宗支加封世袭王公之位”。

多尔衮  (白)     这三件大事俱已奏准,我主也算对得起你姓吴的,也算对得起你的旧主子了吧?

吴三桂  (白)     三事准奏,俺三桂即日西征,以为答报。

多尔衮  (白)     这便才是。

吴三桂  (白)     告辞了!

     (唱)     多拜谢三件事劳驾奏准,

             替三桂报答了旧主恩情。

             施一礼辞王爷足踏金镫,

多尔衮  (白)     奉送!

(多尔衮下。内侍、四文堂、四校尉下,二下手同下。)

吴三桂  (唱)     回行馆且告与我那陈夫人。

(吴三桂下。)

【第十五场】

陈圆圆  (内白)    带路!

(大丫鬟、小丫鬟引陈圆圆同上。)

陈圆圆  (唱)     破闯兵转皇都风浪暂定,

             离乱人好一似死里逃生。

(四下手引吴三桂同上。)

吴三桂  (唱)     过长街下雕鞍行馆来进,

(四下手同下,陈圆圆呆看吴三桂。)

陈圆圆  (白)     大将军回来了?

吴三桂  (白)     咳!

     (唱)     从今后再休称什么大将军!

     (白)     丫鬟过来!

大丫鬟  (白)     有!

吴三桂  (白)     如今大清皇帝,驾坐燕京。俺已金殿受封为平西王爵位,你们都要改称才是。

大丫鬟  (白)     是。

(小丫鬟向大丫鬟。)

小丫鬟  (白)     我们要称什么呀?

大丫鬟  (白)     要称王爷。

大丫鬟、

小丫鬟  (同白)    啊二夫人,我们快与王爷叩贺!

(陈圆圆看吴三桂。)

陈圆圆  (白)     是呀!王爷请上,待妾身拜贺!

吴三桂  (白)     不消拜贺。

陈圆圆  (白)     哪有不贺之理?请上受奴一拜!

(〖小吹打〗。陈圆圆拜,大丫鬟、小丫鬟同叩。)

吴三桂  (笑)     啊哈哈哈!

     (白)     看酒来,我与陈夫人同饮。

陈圆圆  (白)     待妾身与王爷把盏!

吴三桂  (白)     摆下就是。

     (唱)     记前番俺与你双杯同饮,

             舞柳枝唱阳关劳你送行。

             离乱后又团圆三生有幸,

             险些儿丧失我无价宝珍。

陈圆圆  (白)     王爷!

     (唱)     奴也曾改衣装鞍马逃奔,

             奴也曾被掳掠叫骂贼人。

             若不是大军来得紧,

             定做了刀下鬼血染宫门。

吴三桂  (笑)     啊哈哈哈……

     (唱)     我为你借清兵边关杀进,

             我为你奋骁勇力破闯军。

             今日里完璧归理当同饮,

     (白)     干!看酒!

陈圆圆  (白)     呀!

     (唱)     趁酒后心腹事奴要禀明。

     (白)     妾身斗胆,有话要禀明王爷!

吴三桂  (白)     有话请讲!

陈圆圆  (白)     妾身此番遭乱,拚着一死,不肯失身,为的事不敢忘了旧日恩情。今要禀求王爷,也莫忘了旧日恩情才好!

吴三桂  (白)     你说的哪里话来,我怎肯忘你?

陈圆圆  (白)     不是呀!妾身对于王爷,不忘旧日恩情;要求王爷对于君国大事——

(〖小锣〗。吴三桂惊。)

陈圆圆  (白)     也莫忘了旧日恩情!

(吴三桂向大丫鬟、小丫鬟。)

吴三桂  (白)     啊丫鬟,我与陈夫人在此畅饮叙话,你们到外面伺候!

大丫鬟、

小丫鬟  (同白)    是。

(大丫鬟、小丫鬟同下。)

吴三桂  (白)     方才之言,因何而起?

陈圆圆  (白)     只因王爷改装,换了这身荣耀,故而说起。

吴三桂  (白)     这身荣耀,这也是事到其间,只得承受,以为“顺水推舟”之计。

陈圆圆  (白)     但不知可曾访得太子下落?

吴三桂  (白)     太子已无下落。就是日后有了下落,明朝大事已去,俺也难以保他重整山河了。

陈圆圆  (白)     如此说来,我们借的清兵,是不出关的了?

吴三桂  (白)     他已用“大清”国号,驾坐燕京。我这身荣耀,便是受他的封爵。还讲什么“出关”二字!

陈圆圆  (哭)     喂呀!

(陈圆圆哭。)

吴三桂  (白)     真乃女流见识。她反哭起来了!

陈圆圆  (白)     王爷呀!

     (唱)     非是俺女流辈无知谈论,

             你本是大明朝阃外将军。

             作王侯何须受他人封赠,

             顶天地大英雄怎作贰臣?

吴三桂  (白)     呜呼呀!

     (唱)     听她言倒叫我肃然起敬,

             论志量真不愧绝代佳人。

             你这等好言语却要谨慎,

(吴三桂向陈圆圆耳边低声唱。)

吴三桂  (唱)     平西去得了胜我自有计行。

陈圆圆  (唱)     平西去愿王爷旗开得胜,

             在眼前怎报答旧主恩情?

吴三桂  (唱)     答旧主报恩情安排已定,

             有三件准奏事对你说明。

     (白)     我今晨在摄政王府,见他有奏准的三件大事。

陈圆圆  (白)     哪三件大事?

吴三桂  (白)     头一件,用天子丧礼,殡葬崇祯皇帝。

(陈圆圆起立。)

陈圆圆  (白)     吾皇万岁!

(陈圆圆坐。)

陈圆圆  (白)     第二件?

吴三桂  (白)     第二件,用皇女仪注为公主成婚。

陈圆圆  (白)     第三件?

吴三桂  (白)     第三件,日后访着明室贤德宗支,封作世袭王公之位,接续香烟。这三件大事,对你说明,你也不用看兵书掉泪,再替古人担忧了。

     (笑)     啊哈哈哈……

陈圆圆  (白)     妾身一时伤感,不觉悲泪,王爷休得怪罪!

吴三桂  (白)     这才是你的好处,哪有怪罪之理?你我重逢,乃是一场喜庆,不要再悲泪了。

陈圆圆  (白)     妾身遵命。

             丫鬟走上!

(大丫鬟、小丫鬟同上。)
大丫鬟、

小丫鬟  (同白)    伺候夫人!

陈圆圆  (白)     看酒来,侍奉王爷,再饮几杯。

吴三桂  (白)     酒已够了,将宴撤去,我与二夫人安寝。

陈圆圆  (白)     丫鬟掌灯!

     (唱)     想妾身适才间信口谈论,

             恕妾身在筵前双泪飘零。

             叫丫鬟掌红灯卧房引进,

(大丫鬟、小丫鬟引陈圆圆同下。吴三桂望。)

吴三桂  (唱)     做贰臣我愧对那解事的美人。

(吴三桂出神,下。)
(完)


浏览次数:283 ┊ 字数:1万5891 ┊ 最后更新:2022-10-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