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盗红绡》

主要角色
红绡:旦
崔庆:小生
昆仑:净
绿绮:彩旦

情节
红绡,郭子仪歌姬,色艺冠群。书生崔庆拜郭子仪,郭子仪留饮,红绡进酒,互生爱慕。临别,红绡比手示意。崔庆归苦思,竟莫之解。义仆昆仑,窥破底细,乘夜入府,盗出红绡。郭子仪即命武士追捕,捉获崔庆、红绡。昆仑闻讯,二次入府,打退众武士,偕崔庆、红绡遁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七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6.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郭子仪上。)

郭子仪  (引子)    一品功勋,千钟禄,妻封子荫。

     (念)     天与人同喜气扬,斩关劈寨逞豪强。图王定霸平生志,一统山河帝德昌。

(家院暗上。)

郭子仪  (白)     孤,汾阳王郭。唐室驾前为臣,蒙圣恩封为汾阳王之职,以享暮年。府内有十院歌姬;惟有第三院红绡色艺冠群,老夫宠幸非常。这且不言。昨日薛节度府中弈棋,提起故友之子崔庆,触起我想友之念。

             家院!

家院   (白)     王爷。

郭子仪  (白)     命你将崔庆唤来,不得有误!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郭子仪  (白)     正是:

     (念)     仕禄虽爵显,不忘故友情。

(郭子仪下。)

【第二场】

(崔庆上。)

崔庆   (引子)    孤子伶仃,感元老,犹念同寅。

     (念)     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白)     下官,崔庆。世袭千钟。昨日节度使薛公,在汾阳王府弈棋,令公忽然思我先人,急欲召我一见,以叙通家僚谊之情。此乃不忘旧人之意。不免带了昆仑前去问候。

             昆仑哪里?

昆仑   (内白)    来也!

(昆仑上。)

昆仑   (念)     裘马谁为感激人,岂论书剑与风尘。五湖归去孤舟月,再到天台访玉真。

     (白)     昆仑参见少主人!

崔庆   (白)     罢了。

昆仑   (白)     闻得少主人欲见汾阳王,何不早去走遭?

崔庆   (白)     去则欲去,但不知他相待如何?

昆仑   (白)     汾阳王素称礼贤,况又是通家,必然相敬。放心前去。

崔庆   (白)     既然如此,你随我同去走遭!

昆仑   (白)     遵命。

崔庆   (白)     带马!

昆仑   (白)     是。请少主人上马!

崔庆   (唱)     羡龙媒逞骄嘶霜蹄雪映,

             昂首追风迥绝尘。

             望一脉青烟如画境,

             布衣懒谒一品臣。

(崔庆、昆仑同下。)

【第三场】

(二歌姬、绿绮、郭子仪同上。)

郭子仪  (唱)     凝芳阁榭多幽静,

             科头休沐养精神。

             群芳四绕多美俊,

             亚赛过广寒仙姬把凡临。

             平生休养此环境,

             何必到仙山苦修行?

             一点竭力忠心尽,

             皇王不负有功臣。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王爷:崔千钟求见。

郭子仪  (白)     这是我同僚之子,快请进来!

家院   (白)     有请崔相公!

崔庆   (内白)    昆仑带路!

(昆仑、崔庆同上。)

崔庆   (唱)     迤逦行来汾阳径,

昆仑   (唱)     谁肯十度竭侯门。

家院   (白)     相公请!

崔庆   (唱)     向前一礼烦通禀,

家院   (白)     通禀过了。

昆仑   (唱)     皆知侯门海样深。

家院   (白)     您不是外人,免去俗礼吧。

崔庆   (唱)     通家之交免谦逊,

(崔庆、昆仑同进门。)

崔庆   (唱)     上坐一品台阁臣。

             他与先父称刎颈,

             怜念故友后代人。

             整整衣冠把礼敬,

郭子仪  (唱)     只行常礼且平身。

     (念)     左辖频虚位,

崔庆   (念)     殊恩且到卿。

郭子仪  (念)     故人何寂寞,

崔庆   (念)     夫子独声名。

郭子仪  (白)     来!看坐。

崔庆   (白)     老年伯在上,小侄不敢妄坐。

郭子仪  (白)     有话叙谈,坐下何妨!

崔庆   (白)     谢坐!

郭子仪  (白)     这是何人?

崔庆   (白)     昆仑磨勒过来,见过令公。

昆仑   (白)     参见令公!

郭子仪  (白)     罢了。好个汉子,外厢茶饭去吧。

昆仑   (白)     多谢令公!

(昆仑下。)

郭子仪  (白)     贤侄何不早来?昨日谈棋,痛思君考;今接光范,殊慰老怀。尊公去世,贤侄家事如何?

崔庆   (白)     老伯容禀:

     (唱)     说起家事泪难禁,

郭子仪  (白)     为何落泪?

崔庆   (唱)     痛椿萱一旦归幽冥。

郭子仪  (白)     不必悲伤。

崔庆   (唱)     叫人五内粉如迸!

郭子仪  (白)     尊翁虽故,主眷犹隆;快着祖鞭,早勤王事。不忘先烈,以振家声。

崔庆   (白)     奈小侄呵!

     (唱)     不能定省和温情。

             幸得千钟荫袭领,

             奈一事无成、辜负了九重恩。

郭子仪  (白)     呀!

     (唱)     听他一派言语论,

             可算书香贤孝人。

             千钟荫袭守本份,

             不负皇恩与祖恩。

             这是他尊翁有家训,

             不枉老夫念故人。

     (白)     听贤侄一派言语,不负令尊家声,吾心甚喜。

崔庆   (白)     老伯过奖。

郭子仪  (白)     唤红绡前来!

家院   (白)     红绡快来!

红绡   (内白)    来了!

(红绡上。)

红绡   (唱)     忽听得传唤急忙应,

             碎移莲步到前厅。

             可叹奴家庭遭不幸,

             鬻为歌姬来到府门。

             这也是红颜多薄命,

             自己命苦怨怎生?

             来到阶前用目瞬,

(红绡看。)

红绡   (唱)     在厅前坐定一个少年人。

             眉清目秀五官正,

             风流蕴藉有精神。

             此生从来不相认,

             风姿不让潘黄门。

             灵犀一点实难禁,

             芳心难持香艳情。

             镇静怀,忙裣衽,

             台阁尊前问安宁。

     (白)     参加令公!

郭子仪  (白)     罢了。

(红绡、崔庆互看。)

红绡   (白)     将婢子唤来,有何吩咐?

郭子仪  (白)     红绡!

红绡   (白)     有。

郭子仪  (白)     崔生初来,吾心甚喜。况又是故友之子,你将金瓯盛贮绛桃,劈之沃以甘露,与崔生茶点!

红绡   (白)     是。

(红绡看。)

郭子仪  (白)     去呀!

红绡   (白)     遵命!

     (唱)     台尊丰功谁比论,

             并无傲慢却来人。

             金瓯绛桃亲茶敬,

             勋臣苗裔人贵尊。

(红绡下。)

崔庆   (唱)     仰赖重开新社稷,

             恢复往日旧神京。

郭子仪  (唱)     天意中兴人难定,

             老夫焉有此功勋。

(红绡上。)

红绡   (唱)     香茗凤脑金瓯盛,

             甘露美沃绛桃馨。

     (白)     绛桃到。

郭子仪  (白)     奉敬崔生。

红绡   (白)     啊,崔生请茶!

(红绡看。崔庆欲接,低视。)

崔庆   (白)     哎呀呀呀……不敢哪不敢!

红绡   (白)     崔生请茶!

崔庆   (白)     实是不敢!

(郭子仪看。)

郭子仪  (笑)     哈哈哈!

     (白)     崔生年少,终赧姬辈。红绡可将金匙进之。

红绡   (白)     是。

     (唱)     亲尝绛桃休谦逊,

     (白)     请进绛桃!

郭子仪  (白)     贤侄用啊!

崔庆   (白)     哎,难为情啊!

郭子仪  (白)     红绡,若崔生不用,是你敬之不恭,必受责打!

红绡   (白)     崔生你可听见?你若不用,是奴敬之不恭,奴必受令公责打。难道你竟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么?

崔庆   (白)     咳!

(崔庆羞食,郭子仪笑,崔庆羞。)

红绡   (唱)     看他赧颜颈,

(红绡进介,崔庆食。〖一锣一板〗。)

红绡   (唱)     如有意俯首竟多情。

             少年未历情魔境,

             哪知红粉动人心?

             终身与其共鸳枕,

             夫唱妇随鼓瑟琴。

             也是红颜无人怜悯,

             奈何身陷在侯门!

             美儿郎偏要红绡敬,

             一缕芳心难禁情。

崔庆   (唱)     驽骀未必堪鞭儆,

             深恩教人感愧增。

     (白)     小侄告退,改日修省。

郭子仪  (白)     贤侄有暇,须时来相访,勿致老夫悬念。

崔庆   (白)     多谢老伯!

郭子仪  (白)     红绡,代我一送!

红绡   (白)     是。

郭子仪  (白)     正是:

     (念)     相看佳子弟,略慰故人心。

(郭子仪、二歌姬、绿绮同下。)

红绡   (白)     崔生,令公命我送你出去。

崔庆   (白)     有劳了!

(红绡背供。)

红绡   (白)     看此生貌如冠玉,声似掷金,举止端庄,出言清雅。我且做手语示他,他若能颖悟,不负我终身也。

(红绡向崔庆。)

红绡   (白)     崔生随我来!

崔庆   (白)     是。

红绡   (白)     你从此门而出,过了玩花楼,可达外厢,盛从想必在那里等候。

崔庆   (白)     是。

红绡   (白)     请!

崔庆   (白)     请!

红绡   (白)     崔生转来!

崔庆   (白)     娘子有何话讲?

(红绡并三指,出五指,反掌三次,指胸前小镜。)

红绡   (白)     牢牢谨记。

崔庆   (白)     是。

     (念)     多蒙传手语,

昆仑   (内白)    少主人请来上马!

崔庆   (白)     来了。

(崔庆走三步,回头。)

红绡   (白)     崔生谨记!

崔庆   (白)     咳!

     (念)     愁煞有心人。

     (白)     请!

(崔庆下。)

红绡   (白)     看他竟自去了!

(绿绮暗上。)

红绡   (唱)     看他风流多温润,

             骚谈亹亹实可人。

             眉扬气爽神锋颖,

             终身可托鸾凤鸣。

             洞房不惜交鸳颈,

             告苍穹冥护暗有灵。

(绿绮拍肩,红绡羞。)

绿绮   (白)     姐姐!

     (唱)     春心露却被我窃听悉聆,

             你想那食绛桃少年之人。

     (白)     姐姐,你在此遐思吃绛桃的少年,你二人若能匹配,可算得是“郎才配女貌”;不像我这“蠢鸟配山鸡”!

红绡   (白)     胡说!我见闲庭悄悄,夜月溶溶;适转荼蘼架畔,只间宿鸟惊飞,在此一看,何曾说些什么呀?

崔庆   (白)     怕不是“宿鸟惊飞”,却是“交鸾逐队”。

(红绡凝视、想,叹气。)

红绡   (白)     咳,贤妹呀!

     (唱)     叹只叹自己多薄命,

             身充歌姬败家声。

             年过及笄身无定,

             白头伴侣是何人?

             宿鸟双栖夜归寝,

             咱姐妹露凝霜冷有谁怜!

             每伴仓年共衾枕,

             髭须香腮难为情。

绿绮   (白)     姐姐呀!

     (唱)     姐姐你面似桃花谁不爱敬,

             我生的面丑陋谁人来疼?

             老令公虽有胡须你倒是常承恩命,

             哪像我夜夜孤单好难受孤守寒衾?

             我爱他、他不爱我、我也是枉费心劲。

红绡   (白)     叫他疼爱你呀!

绿绮   (白)     他呀!

     (唱)     他爱我、我不爱他、他也是徒劳精神!

(红绡、绿绮同下。)

【第四场】

(昆仑上。)

昆仑   (念)     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能误人。

     (白)     某、昆仑。自从天庭谪遣,随着崔千钟,受彼洪恩,意图寸报,再设机会。前日在郭令公府中,有歌姬红绡,曾做手语诱我少主人。这几日他行思梦想,意懒心慵。方才听他长叹数声,想必为了红绡。待俺略显神通,成就这一段姻缘,也是一桩奇事。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昆仑下。)

【第五场】

(崔庆上。)

崔庆   (唱)     汾阳相逢似玉人,

             蒙她手语频叮咛。

             深感意殷难思省,

             闷煞书生解不明。

     (念)     误到蓬莱顶上游,明珰玉女动星眸。朱扉掩映深宫月,应照琼芝雪艳愁!

     (白)     我、崔庆。从来豪爽,不惯凄凉。那日参谒令公,偶遇歌姬红绡,感她使我心狂。仔细想来,那侯门严邃,岂容待月西厢;晋院深沉,未许怀香青琐。当此无聊独坐,好不闷煞人也!

     (唱)     祥云馆闷无聊思怀缭萦,

             红绡女用秋波送出园门。

             旁娉婷指胸前悬配纹镜,

             好叫人怀眷恋意惹牵情。

(昆仑上。)

昆仑   (唱)     这几日少主人常怀愁闷,

             又听得他那里长叹之声。

     (白)     参见主人!

崔庆   (白)     罢了。

昆仑   (白)     这几日观见主人长吁短叹,不知为了何事,可否说与老奴一听?

崔庆   (白)     汝辈何知,休来乱我襟怀!

昆仑   (白)     相公啊!

     (唱)     担柴只好穿幽径,

             泛舟何由到武陵?

             只为红绡闲愁闷,

             难遂思念一片心。

             欲展窃玉偷香手,

             除非驾雾与腾云!

崔庆   (白)     你哪里知道我的心事?快快走出去吧,不要缠我!

昆仑   (白)     少主人,岂不闻:蚁能测水,马可识路。黄帝顺风以拜童子;孔子论日乃屈小儿。你要什么物件,不管它九天以上,九地以下,不拘远近,昆仑可以立取。

崔庆   (白)     哎呀呀!如此说来,我识皮相,不识异人。我对你实言了吧!那日谒见令公,他命歌姬红绡送我出院。那红绡回头一看,袖出三指,又将五指,反掌三次,然后指胸前小镜,言道:牢记呀牢记!这分明是有心的了。只是那手语是何意思?咳!她那做得讽龙尾的歌姬,我不能为隐羊裘的文仲,好不闷煞人也!

昆仑   (笑)     哈哈哈!

     (白)     主人,些许小事,何不早讲?她三指者:汾阳王府,歌姬共有十院,她乃第三院也。

崔庆   (白)     反掌三次呢?

昆仑   (白)     反掌三次,乃三五一十五。

崔庆   (白)     指胸前小镜呢?

昆仑   (白)     指胸前小镜,乃十五日夜月明如镜,叫主人前去会她。

崔庆   (白)     昆仑详解不差。候十五日夜,必要前去会她。哎呀!侯门似海,怎能进去?越发叫人愁闷也!

     (唱)     偷桃怎上蓬山顶,

             天台桃源路难寻。

     (白)     咳!

昆仑   (白)     少主人不要愁烦,待老奴领你前去。

崔庆   (白)     好,我们走哇!

昆仑   (笑)     哈哈哈!

     (白)     为何这等性急?

崔庆   (白)     不是我性急,那玉楼人等得好苦也!

     (唱)     银缸对壁芙蓉冷,

             顾影听声心暗惊。

昆仑   (白)     少主人欲去,她院中有一只猛犬,其儆如神,其猛如虎,即曹孟海所怕之犬也。非昆仑不能除之。我必须先除此犬,然后负你前去。

崔庆   (白)     昆仑去怎生打扮,还须带些器械前去才好!

昆仑   (白)     少主人听了!

     (念)     百炼钢流星在手,双纹镜皓月当空。太乙神定相保佑,三尺剑谁敢争锋!

崔庆   (白)     好个昆仑!我便如何装束?

昆仑   (白)     少主人,你将深青绢两匹,为束衣之用。俺就此前去击犬。

崔庆   (白)     此去须要小心!

昆仑   (白)     少主人放心。昆仑就此前去也!

     (唱)     飘飘似入无人境,

             广寒宫里窃飞琼。

(昆仑下。)

崔庆   (唱)     此去功成在俄顷,

             从此秦楼双凤鸣。

(崔庆下。)

【第六场】

(〖起初更鼓〗。更夫甲、更夫乙、更夫丙、更夫丁同上。)

更夫甲  (念)     充当更夫实是难,

更夫乙  (念)     每到夜晚不得眠。

更夫丙  (念)     人家夫妻一处睡,

更夫丁  (念)     你妻每夜不得闲。

更夫丙  (白)     咳,什么话啊?不得闲叫她干什么呀?

更夫丁  (白)     你们孩子净淘气,让她哄孩子玩儿!

更夫丙  (白)     我们家没有大孩子。

更夫丁  (白)     不要紧,我当你们家的大孩子。

更夫丙  (白)     那你不成了我儿子了吗?

更夫丁  (白)     只要你媳妇儿夜里哄着我玩儿,我当你儿子也认可。

更夫甲  (白)     弟妹还有这么口累吗?

更夫丙  (白)     别挨骂啦!

更夫甲  (白)     别说啦!咱们当的就是这个夜晚的差使,没听说白天打更的。

更夫丙  (白)     你看人家,白天作一天事,到了晚上到了家里,夫妻同床共枕一睡,够多美呀!

更夫甲  (白)     你不用惦记着,你每夜不在家,弟妹无论如何也得找一个同床共枕的。

更夫丙  (白)     我们家里的不是那样人!

更夫甲  (白)     白天我倒相信,晚上我可不敢保险!

更夫丙  (白)     你净说我,你每天晚上不在家,你媳妇我也不敢保!

更夫甲  (白)     因为我每天晚上不在家,我也有点儿不放心。所以把她送她姥姥家去啦。

更夫丁  (白)     别说啦!快二更啦,该放犬啦。

更夫甲  (白)     我牵去!

(更夫甲下,牵犬形上。)

更夫甲  (白)     牵来啦!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把锁开喽。

(更夫甲与犬形开锁。犬形叫,下。)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咱们这条狗比虎还厉害哪!

更夫甲  (白)     这是外国进贡来的,净喂肉,比咱们吃的还好哪。别说啦,咱们该巡更去啦!

(更夫甲、更夫乙、更夫丙、更夫丁同下。)

【第七场】

(昆仑上,走边。)

昆仑   (念)     行行望入五侯家,吹透东风御柳斜。细看月轮还有意,试借金屋扫庭花。

     (白)     某、昆仑。今晚袖得百炼锤,要进汾阳王府击杀猛犬,负少主人与红绡相会。迤逦行来,业达他家。就此走走。

(更夫甲、更夫乙、更夫丙、更夫丁同上。)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呔!什么人!

昆仑   (白)     俺奉令公差遣,护守内院的。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原来是奉命的上差,小人们不知,多有得罪!

昆仑   (白)     岂敢。

更夫甲  (白)     不知此时内院安睡了没有?

昆仑   (白)     内宅俱已安睡了。

更夫甲  (白)     此时夜静更深,料无奸细。小的们劳倦,求上差方便方便。

昆仑   (白)     如此,你们安歇去吧!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多谢上差。正是:

     (同念)    听得一声令,偷将半夜闲。

(更夫甲、更夫乙、更夫丙、更夫丁同下。)

昆仑   (白)     那些更夫,被某几句言语,哄他们都去睡了。不免将身飞过内院。

(昆仑跳墙。犬形内叫。)

昆仑   (白)     呀,恶犬来了!

(犬形上,昆仑打,犬形死。)

昆仑   (白)     恶犬已死,不免回去,负我家少主人前来。

(昆仑下。)

【第八场】

(红绡上。)

红绡   (唱)     奴这里意悬悬一心牵挂,

             眼巴巴不能够并蒂如花。

             情切切此良宵千金无价,

             痴心人空等候珠帘拢下,

             多情郎不见影枉自嗟呀。

     (白)     奴家那日送崔生出去,曾作手语,叫他十五日夜乘着月色潜入院中会我。我看他风流俊才,那哑谜一定可以猜透。怎么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他到来?

(红绡想。)

红绡   (白)     呀啐!倒是我差了,你看崇垣峻壁,他便插翅也难以得进呀!

(〖起二更鼓〗。)

红绡   (唱)     看崇垣除非是从天而下,

             枉叫人空相思一念之差。

             想情郎方寸乱实难扎架,

(〖行弦〗。红绡思春。绿绮暗上,看。红绡望门,绿绮进门吹灯。)

红绡   (白)     这灯为何熄灭了?

(绿绮学崔庆。)

绿绮   (白)     乃是小生将它吹灭了。

红绡   (白)     你是何人?

绿绮   (白)     我乃崔生在此。

红绡   (白)     我的手语你倒猜透了?

绿绮   (白)     小生才学是大的,早就猜着了。

红绡   (白)     我正然想你,你就来了!

绿绮   (白)     我也是想你。我想你,想得十几天没有吃饭,净吃烙饼。

(红绡拉手。)

红绡   (白)     你想死我了!

(红绡哭。)

绿绮   (白)     你也想死我了。

红绡   (白)     你来呀!

绿绮   (白)     小生来了。

(绿绮进。)

红绡   (白)     为何将灯熄灭?

绿绮   (白)     我这几天有点风流眼泪怕灯,我也怪害臊的。

红绡   (白)     这有何妨?待我掌灯。

             啊哥哥!

绿绮   (白)     啊妹妹!

(红绡、绿绮互看,红绡羞。)

红绡   (白)     呀!

     (唱)     见贤妹不由得将奴羞煞。

绿绮   (白)     姐姐呀!

     (唱)     你想那崔相公并非虚假,

             我看你这芳心紊乱如麻。

             你把那俊俏人时刻来牵挂,

             他那里思想你,你这里思念他。

             你这杨柳细腰脚不大,

             齿白唇红黑头发;

             面似桃花无参差,

             出水芙蓉令人夸。

             罢罢罢你在床前且坐下,

             少时间你饿了来碗杏仁茶。

红绡   (白)     贤妹呀!

     (唱)     我见那崔生温文典雅,

             被束缚不过是空想与他。

绿绮   (白)     姐姐您别瞎想啦,您想咱们令公这十院歌姬,就是你得宠,能叫你出府吗?就得等着令公死了,咱们才能出府。您听我劝:您就认命罢。您这点事是叫我知道啦;要叫别人知道啦,告诉令公,还有您的命在吗?您想想我说的对不对呀?

红绡   (白)     我也晓得空怀遐思。想这崇垣峻壁,我生翅不能得出,他插翅也难飞入,怎能与他相会?不过是慕才色而已!

(〖起三更鼓〗。)

红绡   (念)     楼上已捶三通鼓,房中揉碎一枝花。

     (白)     咳!

绿绮   (白)     姐姐,此时已交三鼓,还不安睡,长叹什么呀?

红绡   (白)     今日令公筵席未散,恐怕他醉了明月夜,因此我懒上醉花床。

绿绮   (白)     今日令公设席在九院青方姐姐那里,您不用候着拉。

红绡   (白)     如此你先睡去吧。

绿绮   (白)     姐姐,你炉中香铛内又烹新茗,看你非有所思,即有所待,莫非你真等崔相公不成吗?

红绡   (白)     胡说!恐怕令公到此,故而焚香煮茗。你还不睡去?

绿绮   (白)     是。正是:

     (念)     他热心,因有意;我冷眼,岂无知!

(绿绮下。)

红绡   (白)     我的心事竟被她知道了!

昆仑   (内白)    少主人闭了眼,随我来。

崔庆   (内白)    来了。

(昆仑、崔庆同上。)

昆仑   (白)     待我负了少主人,越墙而过。

(昆仑背崔庆过墙。)

昆仑   (白)     少主人站定了,已到后院五门内了。

崔庆   (白)     奇呀!

昆仑   (白)     此间已是第三院,看银缸微明,绣户不扃。

红绡   (白)     咳!

昆仑   (白)     惟闻长叹之声,你且睹她一睹。

崔庆   (白)     待我看来。

(崔庆看红绡。)

崔庆   (白)     呀!

     (唱)     未解妆手支颐烧残银蜡,

             呆呆地守床前闷坏于她。

昆仑   (白)     你听她一听。

崔庆   (白)     待我听来。

红绡   (白)     咳!

崔庆   (唱)     我听她恨攒眉声音吁嗟,

昆仑   (白)     你再睹她一睹!

崔庆   (唱)     我窥她芙蓉面似水流霞。

             蹙双眉越显得黛绿温雅,

             俏脸儿又好似三月桃花。

昆仑   (白)     少主人,你快进去吧!

崔庆   (白)     我心中害怕,你随我进去吧!

昆仑   (白)     你这样心虚胆怯,怎能窃玉偷香?你进去吧!

(昆仑将崔庆三拉三推。)

昆仑   (白)     哎!

(昆仑下。)

崔庆   (白)     哎呀!

     (唱)     桃源咫尺路不远,

(崔庆进门,欲亲红绡。)

崔庆   (白)     咳!

     (唱)     雕栋深锁牡丹芽。

     (白)     娘子醒来!

红绡   (唱)     这芳心一阵阵实难扎架,

             温柔乡少情郎陪伴奴家。

崔庆   (白)     娘子醒来!

红绡   (唱)     听呼唤想又是贤妹戏耍,

(红绡看。)

红绡   (唱)     灯光下猛然见俊俏冤家。

             莫不是咱二人梦里相迓?

崔庆   (白)     不是的。

红绡   (唱)     莫不是化鸳鸯比翼天涯?

崔庆   (白)     也不是的。小生赴约来了。

红绡   (白)     当真?

崔庆   (白)     当真!

红绡   (白)     果然?

崔庆   (白)     果然!

红绡   (唱)     多情郎果然是才如司马,

             妾怎比当炉人文君才华!

(红绡归坐。)

红绡   (白)     妾知郎君颖悟必解谙识,故以手语相示。想这崇垣峻壁,不知郎君有何神术能到此地?

崔庆   (白)     我哪里有什么神术?乃是我家苍头负我进来的。

红绡   (白)     奇哉!如今他在哪里?

崔庆   (白)     现在门外。

红绡   (白)     可能唤他一见么?

崔庆   (白)     使得。

             昆仑!

(昆仑上。)

昆仑   (白)     何事?

崔庆   (白)     见过娘子。

昆仑   (白)     是。

             昆仑有礼了!

红绡   (白)     罢了。

(绿绮上。)

绿绮   (白)     哟!这是谁说话哪?我进去瞧瞧去。

             你是谁呀?半夜三更到我们这儿干什么来啦?

昆仑   (白)     你若喧嚷,我就结果你的性命!

绿绮   (白)     哎呀,我的妈呀!

崔庆   (白)     昆仑,不可莽撞!

红绡   (白)     她是我心腹之人,不妨事。

昆仑   (白)     老奴莽撞了!

绿绮   (白)     他这一来,把我吓糊涂了,连崔生也不认识啦。要是“海参”我还认得。

             你是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哪?甭说我姐姐,连我都爱你。

红绡   (白)     啊绿绮,不要高声讲话,我们都有了出头之日了。

绿绮   (白)     你们要出去,可带着我呀!

红绡   (白)     那是自然。

绿绮   (白)     我再问问你:你们将来一定是夫妻啦。我哪?

红绡   (白)     你呀!

绿绮   (白)     怎么样?

红绡   (白)     权当我妹。

绿绮   (白)     我就是当你妹妹,将来也得离开呀!

红绡   (白)     你伺候我一世也就是了。

绿绮   (白)     你倒想了个好!我给你们打一辈子零碎,我也得唱一回、两回好角呀!

红绡   (白)     这该怎么办呢?

绿绮   (白)     你也想开点!别尽顾自己,你也给我打算打算!

红绡   (白)     叫相公收你作为侧室?

绿绮   (白)     您圣明!

红绡   (白)     待我说过。

             啊相公,绿绮乃是我的知心姐妹,相公收她作一侧室。

崔庆   (白)     这……

绿绮   (白)     你别看我脸子不好,心眼好!常言说的好,丑妻家中宝。你要了我,我就是你们家的活宝贝,又能伺候人,又能守节,你要出门管保放心。我的脸子不好,没人跟我怄气。

(崔庆看昆仑。)

崔庆   (白)     这个!

绿绮   (白)     老大爷说句德行话吧,楞拆十座庙,可不破一门婚哪!

昆仑   (白)     少主人收下她吧。

崔庆   (白)     我收下你也就是了。

绿绮   (白)     我谢谢相公!

崔庆   (白)     娘子!

绿绮   (白)     唉!这多痛快呀!

红绡   (白)     啊昆仑,你既能负得相公进来,你可能负得我们出去么?

昆仑   (白)     这有何难,小娘子若果坚心,可将囊橐妆奁收拾起来,待老奴先负出去,然后再来负少主人与娘子。

红绡   (白)     绿绮,快去收拾细软囊资,交于昆仑先负了出去。

绿绮   (白)     是。

郭子仪  (内白)    掌灯!

崔庆   (白)     有人来了,这便怎么处?

红绡   (白)     哎呀,吓死我也!

昆仑   (白)     不妨,有老奴在此。

绿绮   (白)     你先别动野蛮!我不行再瞧你的。

(绿绮关门。二歌姬扶郭子仪同上。)

郭子仪  (唱)     醉眼昏花到疏窗下,

             一庭月影浸隐梅花。

     (白)     这是第几院?

二歌姬  (同白)    第三院。

郭子仪  (白)     红绡的住所。看门已紧闭灯未熄,待我到红绡这里住宿。

             上前叫门!

歌姬甲  (白)     开门来!

(崔庆、红绡同怕。昆仑欲打。绿绮拦。)

绿绮   (白)     谁呀?

歌姬甲  (白)     令公到啦。

绿绮   (白)     啊令公老爷,我正要禀您去哪。

郭子仪  (白)     何事禀我?

绿绮   (白)     我们这儿有了坏人啦!

(红绡、崔庆、昆仑、郭子仪同惊。)

郭子仪  (白)     什么坏人?待我看来!

绿绮   (白)     是我红绡姐姐。

郭子仪  (白)     咳,他怎么是坏人?

绿绮   (白)     我红绡姐姐刚吃完了药,在那儿渗着哪,您不用进来啦。

郭子仪  (白)     我进去,不惊动她也就是了。

绿绮   (白)     您不惊动她,她听说您来啦,必要起来伺候。她要受了夜风,那更不得啦!

郭子仪  (白)     既然如此,你好好侍奉于她,明日老爷有赏。

绿绮   (白)     我谢谢您!

郭子仪  (白)     如此清光,岂可虚度!回到第九院去。

             搀扶!

     (唱)     良宵一刻千金价,

             老苍虚度少年华。

(二歌姬扶郭子仪同下。)

崔庆   (白)     吓死我也。

             昆仑负我出去吧!

昆仑   (白)     不妨!

绿绮   (白)     就这胆子还想干这个事呀?

红绡   (白)     妹妹,快快收拾东西去吧!

绿绮   (白)     是啦。

(绿绮下。)

崔庆   (白)     娘子呀!

     (唱)     愿同归是真非虚假,

红绡   (唱)     早脱兽环鱼钥闱。

(绿绮上。)

绿绮   (唱)     忙收拾珠玉宝无价,

             锦绣衣首饰付与他。

昆仑   (唱)     那峻垣崇墉不难跨,

(〖四击头〗。昆仑下。)

崔庆   (唱)     笑他家严守无惊哗。

绿绮   (白)     我收拾我的东西去啦。

(绿绮下。)

红绡   (白)     郎君哪!

     (唱)     羡郎君真才能会欢洽,

             笑那些空有目不识才华。

崔庆   (唱)     蒙娘子谬赞我赖成姻娅,

(崔庆欲抱红绡。绿绮上。)

绿绮   (白)     咳!

     (唱)     你二人少亲近先别忙,

     (白)     有什么事出去再办!

     (唱)     醋坏了奴家。

(昆仑上。)

昆仑   (白)     少主人,天色将明,快快出去吧!

崔庆   (白)     娘子,我们走啊!

红绡   (白)     走啊!

绿绮   (白)     我这个娘子也走。

昆仑   (白)     随老奴来!

(昆仑拉绿绮。)

昆仑   (唱)     随老奴快飞出侯门大厦,

(昆仑、崔庆、红绡、绿绮同走圆场,同上桌拉,绿绮、红绡同抢上,崔庆拉红绡。)

绿绮   (白)     这就要坏良心吗?

(红绡拉绿绮上桌。)

红绡   (唱)     趁青春约白首永效蒹葭。

(众人同下。)

【第九场】

(郭子仪上。)

郭子仪  (唱)     昨夜春光入小庭,

             至今醉眼犹未醒;

             天街夜色凉如水,

             卧看牵牛织女星。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令公:守院恶犬不知被何人打死。

郭子仪  (白)     嗯!有这等事?唤守夜更夫前来!

家院   (白)     守夜更夫快来!

(四更夫同上。)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与令公叩头!

郭子仪  (白)     守夜更夫,恶犬被人打死,你们往哪里去了?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回令公的话:昨儿晚上我们放犬巡更,刚把犬放开,来了一个老者,戎装打扮。我们问他是哪儿来的,他说是奉令公差遣,看守内院的。他叫我们守外院去。我们想他要是外人,像咱们这铜墙铁壁,他也进不来。

郭子仪  (白)     想是飞檐走壁之人。你们快去查看,看看失了什么东西。快去!

更夫甲、
更夫乙、
更夫丙、

更夫丁  (同白)    是。

(更夫甲、更夫乙、更夫丙、更夫丁同下。二歌姬同上。)

二歌姬  (同白)    启禀令公:我们去探动静,只见红绡屋内细软东西一概全无,红绡、绿绮都不见啦。

郭子仪  (白)     哎呀!

     (唱)     听说红绡无踪影,

             谁能越脊到内庭?

             失去歌姬不要紧,

             耻笑汾阳无能人。

     (白)     哎呀且住!竟有胆大之人,夜入汾阳王府盗取红绡。我想失绡之事,倘被满朝同僚知晓,岂不耻笑我汾阳王,连个歌姬也守她不住,怎能夑理阴阳,调和鼎鼐?

(郭子仪想。)

郭子仪  (白)     家院过来!命你通知四门门官,你再暗中寻访,若有消息,速报我知。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郭子仪、二歌姬同下。)

【第十场】

(红绡、绿绮同上。)

红绡   (唱)     祥云促装归故境,

             避免汾阳来查寻。

             相公去买零星物,

             日上三竿未回程。

     (白)     绿绮,相公与昆仑去到外边置买物件,好转回故里,避免此祸。如何不见回来?真真急死我也!

绿绮   (白)     那着什么急呀?咱们在这儿住些日子也不要紧哪!

红绡   (白)     令公失去咱姐妹二人,必然令人询查,倘若知道在此,岂有我们大家的命在!

绿绮   (白)     您不放心,我去看看他们回来了没有。

红绡   (白)     你不要出去,恐怕被人看见。

绿绮   (白)     不要紧,外边谁认得咱们呀?

(家院上。)

家院   (白)     四门门官送完了信,天不早啦,我回去吧。

绿绮   (白)     怎么还不回来,这不是叫我们着急吗?

(绿绮见家院。)

家院   (白)     你在这儿哪?

(绿绮进门、关门,家院碰头。)

家院   (白)     哎呀我的妈呀,可碰死我啦!

绿绮   (白)     了不得啦!

红绡   (白)     惊慌什么?

绿绮   (白)     令公知道啦。

红绡   (白)     哎呀!

(〖乱锤〗。)

绿绮   (白)     咱们先躲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随我来!

(绿绮、红绡同下。)

家院   (白)     闹了半天,是崔千钟给盗来啦。赶快给令公送信去,别叫他们跑喽!

(家院走圆场。)

家院   (白)     有请令公!

(郭子仪上。)

郭子仪  (白)     何事?

家院   (白)     红绡有了下落啦。

郭子仪  (白)     现在何处?

家院   (白)     现在崔千钟祥云馆。

郭子仪  (白)     奴才大胆!

     (唱)     好个大胆小崔庆,

             天子足下辱大臣。

             定把奴才严加惩,

     (白)     武士们进见!

家院   (白)     武士们进见!

(众武士同上。)

众武士  (白)     参见令公!

郭子仪  (白)     站立两厢!

     (唱)     站在庭前听令行:

             祥云馆内捉崔庆,

             带那红绡小贱人。

     (白)     快去!

家院   (白)     你们随我来!

(家院领众武士同下。郭子仪下。)

【第十一场】

(〖水底鱼〗。崔庆拿东西上。)

崔庆   (白)     开门来!

(红绡、绿绮同上。)
红绡、

绿绮   (同白)    门外是哪个?

崔庆   (白)     卑人回来了。

红绡   (白)     相公,大事不好了!

崔庆   (白)     莫非此事被人发觉了?

红绡   (白)     哎呀相公啊!适才你去买置物件,我见你不归,十分着急,命绿绮门前探望。不想王府院公,打此经过,被他看见,回去禀报令公。焉有你我的命在?你、你、你快快逃走了吧!

崔庆   (白)     等昆仑回来,急速逃走。

(〖急急风〗。家院、众武士同上,同打,家院、众武士拿崔庆、红绡、绿绮同下。昆仑上。)

昆仑   (白)     哎呀且住!汾阳王府差人将少主人与红绡捉去。汾阳盗绡,乃是昆仑所为,怎能连累少主人?我不免到那里将他们救回便了!

(昆仑下。)

【第十二场】

(郭子仪上。)

郭子仪  (念)     撒下鹰鹞去,要拿燕子归。

(家院、众武士拿崔庆、红绡、绿绮同上。)

崔庆   (白)     伯父!

红绡   (白)     老爷!

郭子仪  (白)     好奴才!

(郭子仪打崔庆。)

郭子仪  (唱)     小崔庆做此事胆大欺天!

(红绡、崔庆同跪,众武士同踢打。)

郭子仪  (白)     你们外厢伺候!

(〖垛头〗。众武士同下。)

郭子仪  (唱)     想当年与你父同僚为伴,

             论友谊好一似同胞样般。

             自从他下世后我常常思念,

             因此上才将你唤到这边。

             我与你通家世交、不分彼此、出姬妾与你相见,

家院   (白)     不怨他,怪她长的太好看啦。

郭子仪  (白)     掌嘴!

(郭子仪打。)

郭子仪  (唱)     又谁知小奴才忘恩负义、不念故友,盗我婵娟!

崔庆   (唱)     老伯父听侄儿一言禀辩:

             自那天来定省叩问金安;

             命红绡用金匙绛桃敬献,

             回祥云思窈窕昼夜不眠。

             那时间老昆仑已怀高见,

             十五夜越崇垣、杀恶犬、负梅香盗走红颜。

郭子仪  (唱)     小贱人我待你恩德不浅,

             你为何忘大义灭良欺天?

红绡   (唱)     老爷你待奴婢恩泽非浅,

             常言道点水恩当报涌泉。

             进绛桃蒙崔生暗送情眼,

             哪有个青春女不爱少年?

             你不该命贱妾与其相见,

             万不想十五夜飞过崇垣。

             结姻缘可算是恩生引线,

             愿王爷把恩宽,常言道:宰相腹内能撑船,

             成全我们并蒂之莲。

绿绮   (唱)     尊王爷你听我细讲一遍:

             自古道说话透风能活几年。

             听我劝:乐善好施、广积阴德、多行方便,

     (数板)    老令公,莫须烦,听我劝,金石言:留精神,伴君前,名留青史标凌烟。不愧王恩与祖先,少思虑,多加餐。想开心,多游玩,少近女色少把酒贪。快把歌姬来遣散,舒筋活血养天年。我说这话是否诚然,

     (唱)     老爷你自己来详参。

郭子仪  (唱)     恨不得将尔等碎尸万段,

             不由得年迈人怒发冲冠。

     (白)     家法伺候!

家院   (白)     在这儿哪。

(家院递家法。)

郭子仪  (唱)     恶狠狠打你个身残骨断,

(郭子仪打红绡,绿绮抓板,踏郭子仪趴下。家院搬绿绮腿。昆仑上,进门。)

昆仑   (白)     呔!

     (唱)     来了我忠义仆奋勇之男。

(昆仑抓郭子仪。)

昆仑   (唱)     我念你在朝内忠心肝胆,

             若不然管叫你命丧眼前!

崔庆   (白)     昆仑不得无礼!

昆仑   (唱)     来来来随老奴逃出府院,

(昆仑拉崔庆,崔庆拉红绡,红绡拉绿绮,家院扯郭子仪,昆仑、崔庆、红绡、绿绮、郭子仪、家院同出门,同走圆场。昆仑踢郭子仪倒,昆仑、崔庆、红绡、绿绮同拉下。)

郭子仪  (唱)     老奴才敢欺压皇家命官?

     (白)     武士们快来!

(众武士同上。)

众武士  (同白)    有何吩咐?

郭子仪  (白)     捉拿昆仑!

众武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昆仑、崔庆、红绡、绿绮同上。)

昆仑   (唱)     公子不必心内慌,

             老奴在此料无妨。

             随我快把府门闯,

(〖扫头〗。昆仑、崔庆、红绡、绿绮同走圆场。众武士同上,崔庆、红绡、绿绮同下。昆仑、众武士同起打,众武士同败下,昆仑追下。)

【第十四场】

(崔庆、红绡、绿绮、昆仑同上。)

昆仑   (白)     公子,那些武士俱被老奴打走了。

崔庆   (白)     那令公必不甘休,如何是好?

昆仑   (白)     待老奴今晚夜入汾阳,与他留书一封,叫他不再追究此事。公子,随老奴走哇!

(崔庆、红绡、绿绮、昆仑同拉下。)
(完)


浏览次数:759 ┊ 字数:1万3787 ┊ 最后更新:2020-04-2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