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小过年》

主要角色
王小:丑
丁氏:花旦
王老西:丑
白瞎子、县官:丑

《小过年》纪美华饰丁氏、刘律华饰王小
《小过年》纪美华饰丁氏、刘律华饰王小
情节
王小好赌。除夕,因无法度岁,夫妻争吵;幸邻人借赠,始举炊。但债主相继又来索账,夫妻设计,不仅勾销欠账,且剥债主衣冠。赌事虽平,复因言语冲突,相赌忌话:先说话者负全年费用。翌晨,王甥来拜,见二人不语,疑被人害,即鸣于官。及见县官,夫妻比手划脚,百问不答。王小装死。妻放声大哭,终于被罚。

注释
第二场之县官由第一场之白瞎子赶扮。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一集:赵德普藏本整理

录入:爱吃白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2.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小   (内白)    啊哈!

(王小上。)

王小   (数板)    穷苦难熬,新年来到!头戴开花帽,身穿破衣袍;三餐吃一顿,饥饿哪知饱、哪知饱!

     (白)     我,王小。自幼赶脚为生。一生一世好耍钱。前两天把牲口拉出来,叫我给卖啦,钱也都输啦。今儿个到了大年三十啦,一个大也没有,回家左不是跟着我媳妇吵吧!要什么,没什么!我回家瞧瞧。到啦。门也没有关,这么冷冷清清的。

             家里的!家里的!

丁氏   (内白)    啊哈!

(丁氏上。)

丁氏   (数板)    风扫地,月当灯,三十儿晚上冷如冰;柴米油盐全无有,这个年儿过不成、过不成!

     (白)     啊嘚……

(丁氏抖。王小抖。)

王小   (白)     啊嘚……

丁氏   (白)     啊嘚……

王小   (白)     啊嘚……

丁氏   (白)     啊嘚……

王小   (白)     得啦得啦!哪儿吃了烟袋油子,跑这儿哆嗦来啦?

丁氏   (白)     我说王小儿啊!

王小   (白)      “王小儿”也是你叫的吗?

丁氏   (白)     啊,我叫定了你啦!我说你还回来呀?

王小   (白)     我的家吗,我不回来!

丁氏   (白)     你出去七八天了,也不回来,你还管我呀!我问你,今儿是几儿啦?

王小   (白)     今儿个是三十儿啦!

丁氏   (白)     还是的呀!今儿个是三十儿啦,人家街坊过年,买的鸡、鸭、鱼、肉、等等的……

王小   (白)     你等等,鸡、鸭、鱼、肉有地方买,“等等”哪儿卖呀?

丁氏   (白)      “等等”就是都有啦。

王小   (白)     我没给你留下吗?

丁氏   (白)     留下什么啦?

王小   (白)     四两棉花、十个鸡蛋您哪!

丁氏   (白)     你还提呢,你给我留下四两棉花、十个鸡蛋您哪!你走后,我把鸡蛋搁在锅里啦,坐在火上,把棉花搁在火里点着啦,一会儿就把棉花着光啦,鸡蛋也没熟,你让我吃生鸡蛋哪!

王小   (白)     拿棉花煮鸡蛋吃,我有多大家当呀?

丁氏   (白)     我就这样吗!

王小   (白)     你过来!接嘴巴!

     (念)     贱人无礼、无礼,无故把我欺。今日打死你,免得惹是非。

     (白)     好贱人!

(王小打。)

丁氏   (白)     你怎么打人哪!

             哎哟,王小儿打人喽!

(老头上。)

老头   (白)     你们夫妻因何争吵起来?

王小   (白)     您听我说!

丁氏   (白)     您听我说!

王小   (白)     您听我说!

丁氏   (白)     我先说!

王小   (白)     我先说!

老头   (白)     你让你妻子先说!

王小   (白)     天生的孝母不孝父!

丁氏   (白)     老爷子,我告诉您吧:他出去七八天没回来,也没给我留下嚼谷儿。

王小   (白)     我没给你留下嚼谷儿?我给她留下四两棉花、十个鸡蛋,我让她棉花纺线,可以卖钱,鸡蛋孵小鸡儿可以卖钱。她拿棉花煮鸡蛋吃,我有多大家当让她这么抖落呀!您别拦着我,我还得打她!

老头   (白)     原来为了吃的。不要紧,少时我老汉与你们送来就是。

王小   (白)     别介,您可别送来呀!

老头   (白)     我要走了。

(老头下。)

王小   (白)     您走了,我不送了,别掉臭沟里。

             你瞧,还是打你打得好吧?打出落儿来了。他呆会儿让人送东西来。

(小二上。)

小二   (白)     王小儿,我给你送来啦。

王小   (白)     都是什么呀?

小二   (白)     五斤酱、五斤醋、五斤酱油、五斤肉。

王小   (白)     你瞧,都有啦。

丁氏   (白)     短一样没有?

王小   (白)     什么?

丁氏   (白)     富贵有。

王小   (白)     什么叫“富贵有”哇?

丁氏   (白)     就是鱼。

王小   (白)     不要啦。

小二   (白)     回头给你们送来。

王小   (白)     不用送了,不要那个啦。

小二   (白)     一定送来,我走啦。

(小二下。)

王小   (白)     你瞧见没有?咱们打出落儿来啦。一会儿连鱼都送来,回头我还打你。

丁氏   (白)     我怎那么贱骨头啊!

王小   (白)     我告你说呀,我假装打你,就说送的东西里有鱼,叫你生着给偷吃了。咱们两人一嚷,老梆子过来一问,立刻就送鱼来了。

丁氏   (白)     那成吗?

王小   (白)     成!咱们试验试验。

             好贱人!这鱼你生着就给偷着吃啦!你真气死我啦!打!打!打!

(老头上。)

老头   (白)     怎么又吵起来了?

丁氏   (白)     您听我说!

王小   (白)     您听我说!

老头   (白)     这一回叫他先说。

丁氏   (白)     改了孝父不孝母啦!

老头   (白)     王小儿,你先说!

王小   (白)     您送来的东西有鱼,她生着就给偷吃了,我还得打她?

丁氏   (白)     您听我说,您送来的东西,不知有鱼没鱼,不知是哪个杂种没送来,也不知哪个混账诬赖我!

老头   (白)     不妨!待我算来。五斤酱、五斤醋、五斤酱油、五斤肉,无有鱼。少时一定给你们送来。

(老头下。)

王小   (白)     您别送啦!您走啦!别让车闯死!

             咳!你瞧见没有?鱼呀,一会儿就来。

(小二上。)

小二   (白)     王小儿,王八啦!王小儿,王八啦!送来了。

王小   (白)     你这小子又来啦?

小二   (白)     王小儿,你们别打架啦,再打架我们就要家产尽绝啦。

(小二下。)

王小   (白)     你瞧见没有?鱼来啦。这不短什么了吧?

丁氏   (白)     还短一样。

王小   (白)     什么?

丁氏   (白)     插花瓶。

王小   (白)     不要啦。

丁氏   (白)     不行!不要,一年不吉祥。

王小   (白)     我找去。

(王小拿夜壶。)

王小   (白)     你瞧!

丁氏   (白)     你怎么把夜壶拿来了?

王小   (白)     这有吉祥话儿。

丁氏   (白)     什么吉祥话儿?

王小   (白)      “甲鱼当三牲,夜壶插花瓶”。关上门儿,静等搪账。

(王老西上。)

王老西  (念)     曲曲弯弯路,层层叠叠山。燕飞不到处,原为利名牵。

     (白)     我、王老西。我是哪儿的人?我是山西、陕西、山陕西,西北旮旯儿的老西西。我在煤铺当跑外的。王小儿短我们柜上一笔钱,日子可不少啦。今天腊月三十儿啦,我找他要账去。到啦。

             王小儿在家没有?

丁氏   (白)     外边儿谁叫门哪?

王老西  (白)     是我。

丁氏   (白)     噢,煤铺孙掌柜的!

王老西  (白)     王掌柜的。

(丁氏开门。)

丁氏   (白)     呕,王掌柜的。我告诉您说,我们当家的七八天没回来啦。欠您的钱,明天我给您送去得啦。

王老西  (白)     好哇!又没钱?今天有钱钱见人,没钱人见人。他不回来,我在这儿等着他。

丁氏   (白)     您别在这儿等着,您上里边儿等着,暖和暖和好不好?

王老西  (白)     你是谁呀?

丁氏   (白)     王小儿是我当家的。

王老西  (白)     不是外人,你是王大娘!

丁氏   (白)     王大娘,我们可不会锯大缸啊!

王老西  (白)     你就是王大嫂子。王小儿是没在家呀?

丁氏   (白)     没在家。

王老西  (白)     那我进去。

(王小儿藏。王老西、丁氏同进门。)

丁氏   (白)     您请坐!

王老西  (白)     大嫂坐着。这王小儿出去多少天啦?

丁氏   (白)     七八天没有回来啦!

王老西  (白)     这小子不顾家?

丁氏   (白)     不顾家。

王老西  (白)     你这屋里怎这么冷啊?

丁氏   (白)     没有煤生火。

王老西  (白)     不要紧的,明天我给你送几千斤煤来,我开了十几个煤铺呢。

丁氏   (白)     那好极啦!

王老西  (白)     这王小儿他几时才能回来呢?

丁氏   (白)     他这时候不回来,就许不回来啦。

王老西  (白)     他真不顾家呀?

丁氏   (白)     他就是不顾家。

王老西  (白)     大嫂子,王小儿不在家,咱俩人好一好吧!

王小   (白)     好小子!你跑这儿掏“掺头”来了?

王老西  (白)     王小儿你在家哪?好,你还钱吧!

王小   (白)     你要账怎么跑炕头上要来啦?

王老西  (白)     你媳妇她叫我进来的。

王小   (白)     干脆!你是官罢,你是私休吧?

王老西  (白)      “官罢”怎说,“私休”怎么讲?

王小   (白)      “官罢”,咱们打官司!

王老西  (白)     俺老西怕打官司。“私休”吧!

王小   (白)     私休,就好办啦:该你多少一笔勾消!

王老西  (白)     俺老西受不了。

王小   (白)     你不是说有十几个煤铺哪吗?

王老西  (白)     那不是我的。

王小   (白)     瞧瞧账,欠你多少钱?

王老西  (白)     王小儿。

王小   (白)     什吗?

王老西  (白)     王大爷,欠钱八十八吊六,把这“六”勾了吧!

王小   (白)     不行,一笔勾消!

王老西  (白)     好!一笔勾消。你可害苦了我啦!

王小   (白)     出去吧!

丁氏   (白)     你把账留下!

王小   (白)     给我出去吧!

(王小推出王老西。)

丁氏   (白)     王小儿,你娶我这样的媳妇有好处,准会给你搪帐吧?

王小   (白)     好!照你这样,我差点儿当了王八!

丁氏   (白)     再有要账的,我还不管了哪!

(王老西对台下。)

王老西  (白)     列位,您开买卖找跑外的,照我这样的找,有十个铺子准保关九个。

(王老西下。)

王小   (白)     再有要账的,你甭管,瞧我的。

(白瞎子上。)

白瞎子  (念)     为了一笔账,跑了好几趟。

     (白)     我,白瞎子。是我攒了俩钱儿,放个小印子。王小儿借了我一笔钱,本利都没有给我。今儿个到了大年三十儿啦,我得找他去。到了。

             王小儿在没有?

(王小用小嗓。)

王小   (白)     外面叫门的是谁呀?

白瞎子  (白)     我是白瞎子。

王小   (白)     噢!白先生啊?您是要我们当家的欠您那笔印子钱吧?等他回来给您送去。您走啦,我不送啦!

白瞎子  (白)     谁走啦?王小儿呢?

王小   (白)     他出去七八天没回来啦。

白瞎子  (白)     那我这儿等着他。

王小   (白)     哟!外面儿怪冷的,您进来暖和暖和吧!我给您开门。

(王小开门。)

白瞎子  (白)     快开门吧!

王小   (白)     您干吗还打着灯笼啊?

白瞎子  (白)     啊!瞎子打灯笼——白费一支蜡吗!

王小   (白)     您坐着吧。

白瞎子  (白)     坐着坐着。这王小儿是没在家呀?

王小   (白)     这小子不顾家。啊嘚……

白瞎子  (白)     大嫂子,您怎么啦?

王小   (白)     我们身上还耍着单儿哪!

白瞎子  (白)     王小儿没给您留下棉袄啊?

王小   (白)     没有。

白瞎子  (白)     那您先穿我的吧。

王小   (白)     那合适吗?

白瞎子  (白)     合适,您穿吧!这么冷的天儿,不穿衣裳哪行啊!

王小   (白)     该您钱不给您,还穿您的衣裳。

白瞎子  (白)     我是热心肠的人,见不得这个。

王小   (白)     啊嘚……

白瞎子  (白)     您又怎么啦?

王小   (白)     我这脑袋受了风啦,脑浆子疼。

白瞎子  (白)     那您把我的帽子戴上吧!

王小   (白)     我们可不敢戴呀!您忘啦,“男怕穿靴、女怕带帽”吗!

白瞎子  (白)     得啦!没那讲究儿。您戴吧!

王小   (白)     您真是好人。

白瞎子  (白)     我是热心肠的人,就见不得这个。我刚要了一笔钱,我也用不着,给您垫办着花吧!

王小   (白)     哟!穿您衣裳,还花您的钱?

白瞎子  (白)     没关系。

王小   (白)     您真好。

白瞎子  (白)     我好倒是好,就是没有眼睛啦!

王小   (白)     这么好人,怎么没有眼睛啊?

白瞎子  (白)     不单没眼睛,连个媳妇儿都没有。

王小   (白)     不要紧,明儿个我给您说一个。

白瞎子  (白)     那得等到几儿呀?要不结我看王小没在家,咱们俩人好一好得啦?

(王小用大嗓。)

王小   (白)     哈哈!好小子,你上这儿冒坏来啦!

白瞎子  (白)     王小儿你在家哪?还钱吧!

王小   (白)     哎!你这瞎子,怎么把眼睛睁开啦?

白瞎子  (白)     这是治瞎子的偏方。

王小   (白)     你给我滚出去吧!

白瞎子  (白)     得!马杆也用不着啦。

(白瞎子下。)

王小   (白)     你瞧见没有?我这个搪帐的比你还强吧?衣裳、帽子全有啦。

丁氏   (白)     你真行,比我强。咱们烧香吧!

丁氏、

王小   (同念)    夫妻关系,顺溜顺溜,一年四季,到头到头。

             多欢乐,解千愁,富贵荣华年年常有、年年常有。

王小   (白)     这一年太丧气啦,我得放炮崩崩。你到大街上告诉人家,有小孩儿的抱远着点儿,别吓着。

丁氏   (白)     我说街坊!邻居!你们有小孩儿抱远着点儿,我们王小儿要放炮啦,别吓死了!

王小   (白)     别崩着,你这娘儿们大年下的,你怎么不说吉祥话呀?你也别崩死!

丁氏   (白)     我死不了。

王小   (白)     坏啦!药捻啦。

丁氏   (白)     王小儿干杆儿啦?

王小   (白)     没了硝啦。

丁氏   (白)     呕!王小儿挨刀啦!

王小   (白)     真丧气!封财门大吉。

丁氏   (白)     封牢门不吉。

王小   (白)     唉,你可怎么好?来吧,咱们夫妻俩喝个“团圆酒”。

丁氏   (白)     咱们夫妻俩喝个“断头酒”。

王小   (白)     你这娘儿们,自娶了你也没说过一句吉祥话儿,照这样儿,咱们得忌话!

丁氏   (白)     什么叫“忌话”呀?

王小   (白)     咱们把这盅酒喝下去,谁也不许说话了。谁要是先说话,这一年的嚼谷找他要。

丁氏   (白)     比方别人问咱们话,说对了怎样,不对又怎样哪?

王小   (白)     说对了,咱们打花巴掌;说不对,摇头!

丁氏   (白)     我不会打花巴掌。

王小   (白)     我教给你。来!

(王小打。)

王小   (白)     对啦,就这样。我先喝酒啦!我喝下去,你可不准不喝;你要是不喝,我嘴里不能说话,我心里也饶不了你。我喝啦。

丁氏   (白)     王小儿,你可喝酒了,不能说话啦,我可要骂你啦,唉!得啦,我也喝了吧!

(王小、丁氏同睡觉。〖起五更鼓〗。王小、丁氏同醒,同洗脸,同拜年,拿方盘出门。孝子上,哭。)

孝子   (白)     王小儿啊,我爸爸死啦!

(孝子磕头,跑下。王小、丁氏同进门,王小、丁氏同坐生气。)

小孩   (内白)    啊哈!

(小孩上。)

小孩   (念)     小孩拜年,为的是钱!

     (白)     我给我舅舅、舅妈拜年去。到啦。

(小孩进门。)

小孩   (白)     舅舅、舅妈在家吗?

(王小、丁氏同站起来表示欢迎。)

小孩   (白)     您请坐,我给您拜年。

(小孩磕头。)

小孩   (白)     您过年过得好哇?

(王小、丁氏同点头。)

小孩   (白)     您过年买了几斤肉哇?

(王小伸出双手,张开十指。)

小孩   (白)     十斤。买了几斤酱啊?

(王小伸出双手,张开十指。)

小孩   (白)     十斤。买了几斤醋啊?

(王小伸出双手,张开十指。)

小孩   (白)     也是十斤。

(小孩想。)

小孩   (白)     您怎么不说话呀?

(王小向小孩示意,和丁氏打花巴掌。)

小孩   (白)     他们不说话,八成是叫人给害了吧!我上老爷那儿给他们喊冤去。

(小孩下。王小、丁氏同着急,同跑下。)

【第二场】

(四青袍、县官上。)

县官   (数板)    庆贺新年、庆贺新年,家家门户贴对联。上联写春王正月,下联写天子万年、天子万年。

(小孩上。)

小孩   (白)     冤枉!

县官   (白)     有人喊冤,咱们问问案吧。升堂!

             那一个小孩你有什么冤枉啊?

小孩   (白)     我舅舅、舅妈让人给害了,不说话啦。

县官   (白)     带来没有啊?

小孩   (白)     带来啦。

县官   (白)     带上堂来。

(王小、丁氏同暗上。)

小孩   (白)     舅舅、舅妈您上堂吧!

(小孩下。王小、丁氏同上堂,同跪。)

县官   (白)     哈哈!老爷这身衣裳丢了不少日子了,是你偷去了,快脱下来!

(王小脱衣,县官穿。)

县官   (白)     你姓什么呀?

(王小用手比一“王”字。)

县官   (白)     噢!粪叉子?

(王小摇头。)

县官   (白)     噢!姓王啊?

(王小点头。)

县官   (白)     这位堂客姓什么呀?

(丁氏用手比一“丁”字。)

县官   (白)     噢!鸟架子?

(丁氏摇头。)

县官   (白)     噢!姓丁啊?

(丁氏点头。)

县官   (白)     你是他什么人,他是你什么人呀?

(王小、丁氏同比划。)

县官   (白)     噢我明白啦,你们俩是把兄弟,你是大爷,她是老台?

(王小、丁氏同摇头。)

县官   (白)     噢,是两口子呀?

(王小、丁氏同点头。)

县官   (白)     你们怎么不说话呀?

(王小、丁氏同示意为什么不说话,县官点头,王小、丁氏同打花巴掌。)

县官   (白)     你们刚学会打花巴掌呀!这不用说,你们大年三十晚上没干好事,诸神下界,你们冲了神啦。老爷的板子最辟邪,一打就好。趴下!

(王小、丁氏同趴下。四青袍同打,王小、丁氏同装死。)

县官   (白)     坏了!打死啦。我赶紧溜了吧!

(县官下。四青袍自两边分下。丁氏起,看王小死,用凉水喷,用纸熏,摇之不醒。)

丁氏   (白)     王小儿,你真死啦!

     (哭)     我的天呀!

(王小急起。)

王小   (白)     哈哈!你可先说话啦?这一年的嚼谷跟你要了。

(王小、丁氏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9 ┊ 字数:6613 ┊ 最后更新:2021-02-1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