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顶花砖》

主要角色
常天保:丑
常妻:花旦
周子清:小生

情节
周子清邀友常天保赴京赶考。常天保素惧妻,归与请商。非但未允,反被罚跪顶砖。适周子清撞见,婉劝不果。周子清乃助常天保打妻,终得允考。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一集:赵德普藏本整理

录入:张煜承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2.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常天保  (内白)    啊哈!

(常天保上。)

常天保  (念)     恼恨妻子太不良,终朝每日把我伤。虽然不是生身母,打得我口口叫亲娘。

     (白)     在下,常天保。今当大比之年,隔壁儿周家兄弟,约我上京赶考。我不免回家跟我老婆娘商量商量,怹要是让我去,我就去;怹要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就是这个主意。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到了。您瞧我们这门儿,开着一扇,关着一扇,我把这扇推开了。进得门来,冷冷清清,丫头也不知上哪儿去了?我叫她一声儿。

             我说丫头!丫头!丫头!我的小妈儿哎!

(丫鬟上。)

丫鬟   (白)     大爷什么事?

常天保  (白)     你上哪儿去啦?

丫鬟   (白)     我睡觉去了。

常天保  (白)     你们大奶奶呢?

丫鬟   (白)     也睡觉哪!

常天保  (白)     对!对!你也睡觉,她也睡觉,回头我再睡觉,咱们这出戏还唱不唱了?把她给我叫出来。

丫鬟   (白)     请出来。

常天保  (白)     叫出来!

丫鬟   (白)     请出来!

常天保  (白)     叫出来!叫出来!叫出来定了!

丫鬟   (白)     我偏不叫出来!

(丫鬟欲下。常天保拉丫鬟衣裳。)

常天保  (白)     丫头,你回来。你刚说什么来着?

丫鬟   (白)     我说“请出来”!

常天保  (白)     请出来,就请出来吧!

丫鬟   (白)     有请大奶奶!

(常妻暗上。)

常天保  (白)     我先坐下。我这一坐,不要之紧,回头我们大奶奶出来,瞧我在这儿坐着,轻者是骂,重者就得打。

(常妻打。)

常天保  (白)     你瞧是不是?打上了不是!

常妻   (白)     我说常天保,你也不瞧瞧,那是我的坐儿,也是你坐的吗?

常天保  (白)     我说老婆娘,您别错怪了汉子孩儿,椅子本是凉的,老婆娘的屁屁是热的,凉椅儿热屁屁,冰了老婆娘的尊臀,岂不要跑肚而拉稀乎?

常妻   (白)     呦!“撰”上了?

常天保  (白)     有文不“撰”,岂不烂于肚内乎!

常妻   (白)     又来了!

常天保  (白)     鸭子尚有三拽,何况我人乎!

常妻   (白)     啊,哈……!

常天保  (白)     老婆娘裂了。

常妻   (白)     什么?

常天保  (白)     乐了。

常妻   (白)     我说丫头,你们大爷给我撰乐了,赏他个座儿吧。

常天保  (白)     不不不!老婆娘在此,汉子孩儿不敢坐。

常妻   (白)     给脸不要脸?

常天保  (白)     要脸!

(常天保坐。)

常妻   (白)     你把我请出来,有什么事情啊?

常天保  (一字韵)   哎呀我的妻呀,有所不知,今当大比之年,隔壁周家兄弟,约我上京赶考。

常妻   (一字韵)   哎呀我的夫啊,往日回来,愁眉不展;今日回来,欢天喜地。这是怎么说话哪?

常天保  (白)     两口子,半膘子。咱们好好说。今当大比之年,隔壁周家兄弟约我上京赶考,您是让我去不让我去呀?

常妻   (白)     得了吧,你瞧瞧人家周家兄弟,人有人才,文有文才,此番赶考一定得中。你要是去呀!白花我的银钱。我不叫你去!

常天保  (白)     今科不去,又得三载。

常妻   (白)     三载不去呢?

常天保  (白)     就得六春。

常妻   (白)     六春不去呢?

常天保  (白)     又得九年。

常妻   (白)     堂上老母无人侍奉。

常天保  (白)     有你哪?

常妻   (白)     我坐着还嫌累的慌哪。

常天保  (白)     还有丫头哪?

常妻   (白)     丫头是伺候我的。

常天保  (白)     我偏去!

常妻   (白)     我一定不叫你去!

常天保  (白)     您不叫我去,人家孩子这肚子书,不就白念了吗?

常妻   (白)     你还念过书哪!

常天保  (白)     念过一肚子哪!

常妻   (白)     你都念的什么书啊?你说说,我听听。

常天保  (白)     我念过“三字经”[1]儿、“百家姓”[2]儿。

常妻   (白)     什么?

常天保  (白)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大学”、“中庸”、不“中庸”,“春秋”、“左传”,右转向后转,“诗经”、“书经”、“易经”、二更、三更、四更、五更亮梆子,里脊、摸裆儿、后腿儿带腰窝儿,我都念到了。

常妻   (白)     任凭你怎么说,我不叫你去!

常天保  (白)     老婆娘啊!

     (西皮原板)  摇摇摆来摆摆摇,

             腹内文章比人高。

             此番进京得中了,

             脱去蓝衫换紫袍。

常妻   (白)     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让你去!

常天保  (白)     我偏去!

常妻   (白)     你在要去,我就要打你了!

常天保  (白)     怎么着,你讲打?你是文打、武打?

常妻   (白)     “文打”怎么说,“武打”怎么讲?

常天保  (白)     “文打”穿着衣裳打;“武打”脱了衣裳打。

常妻   (白)     我也不讲“文打”,我也不讲“武打”,我给你个沙子灯——乱打!

常天保  (白)     好!等我脱衣裳。

(常天保脱衣。)

常天保  (白)     你打吧。

(常妻打。)

常妻   (白)     你去不去?

常天保  (白)     我偏去!

(常妻打。)

常天保  (白)     我偏去!

(常妻打。)

常天保  (白)     我偏去!

(常妻背工。)

常妻   (白)     哎呀慢着!我打他,他还去,这可怎么办哪!有啦,我掉过来打他。

(常妻掉过打彩打。)

常妻   (白)     你还去不去啦?

常天保  (白)     哎,老婆娘打着好好的,您干么掉过来呀?

常妻   (白)     什么?

常天保  (白)     不是,掉过来打,谁受得了啊!

常妻   (白)     你去不去啦?

常天保  (白)     谁说去来着?我多会说去来着?

常妻   (白)     你不去啦?给我跪着去!

常天保  (白)     得啦老婆娘!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打完了就别跪着啦。

常妻   (白)     你跪不跪?

(常妻欲打。)

常天保  (白)     我跪我跪。

常妻   (白)     丫头,拿砖去。叫他顶着!

(常天保找。)

常天保  (白)     丫头,我那两个坑儿呢?

丫鬟   (白)     今儿个扫地我给垫平了。

常天保  (白)     嘿,我好容易跪那么两个坑儿,你还给垫平了。

丫鬟   (白)     给你这砖。

常天保  (白)     这是哪儿拿来的?

丫鬟   (白)     垫茅厕坑子的。

常天保  (白)     我那块呢?

丫鬟   (白)     扔了。

常天保  (白)     你瞧瞧,又骚又臭。

常妻   (白)     给我顶好了!不许你动!动一动,要你的命!我烧香去了。

(常妻下,丫鬟随下。)

常天保  (白)     这干什么还赶考啊?现成的平顶冠这不就带上了吗?

周子清  (内白)    走啊!

(周子清上。)

周子清  (西皮散板)  大比之年把京上,

             约定旧友好同窗。

             一步来在常府上,

     (白)     呦!

     (西皮散板)  只见天保跪庭堂。

     (白)     见常兄罚跪在此。待我悄悄进去。

常天保  (白)     我不埋怨别人,我就埋怨周子清这个王八羔子!没事儿教我上京赶考,让我挨顿揍,还让我受这个罪。

周子清  (白)     哎呀且住!看他在那里骂我,我不免戏耍于他。

(周子清学常妻。)

周子清  (白)     我说常天保啊,你好好跟这儿跪着!

常天保  (白)     我跪着呢。

周子清  (白)     不准你动!

常天保  (白)     我没动啊。

周子清  (白)     你还得叫我一声儿!

常天保  (白)     叫您什么?

周子清  (白)     叫我一声亲亲的、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一挑一哆嗦、哆里哆嗦、颤颤巍巍儿的我的小干妈儿唉!

常天保  (白)     您听着:亲亲的、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一挑一哆嗦、哆里哆嗦、颤颤巍巍儿的我的小干妈儿唉!

周子清  (白)     你干爸爸在这儿哪,蒙儿!

常天保  (白)     兄弟,你瞧这个。这叫“盘肘”、这叫“脑键子”,行香走会,我这儿练花砖哪。

周子清  (白)     我倒明白了。

常天保  (白)     你明白什么?

周子清  (白)     想是被我嫂嫂罚跪在此。

常天保  (白)     哪儿啊?你不知道,你不是约我上京赶考吗?我回家跟你嫂子一说,你嫂子十分高兴,立刻搭箱子拿衣裳,一下儿把腰给扭了。我跪在这儿给她许愿呢。你不信你听啊?

常妻   (内白)    我说丫头啊!瞧瞧你们大爷跪好了没有?要是没跪好啊,告诉我,我还得打他,可真气死我喽!哎呦!

常天保  (白)     你听见没有?那儿腰又疼上了。你给我走出去呗!

(常天保推周子清。常天保仍跪下顶砖。常妻上。)

常妻   (白)     丫头,刚才我听你们大爷给谁说话哪?我出去瞧瞧去。

             哟!兄弟来了?

周子清  (白)     嫂嫂!

常妻   (白)     兄弟请进!

周子清  (白)     嫂嫂请!

常妻   (白)     兄弟请坐!

周子清  (白)     嫂嫂请坐!

(周子清坐。)

周子清  (白)     我兄长为何罚跪在此?

常妻   (白)     您不知道,今当大比之年,他要上京赶考。想兄弟您人有人才,文有文才。你哥哥他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白花我的银钱。我不让他去;他偏要去,我叫他罚跪在此。

周子清  (白)     看在小弟面上,让他起来吧!

常妻   (白)     好啦,看在兄弟面上,叫他起来吧。

周子清  (白)     你起来吧!

常天保  (白)     谁叫我起来呀?

周子清  (白)     我叫你起来。

常天保  (白)     你呀,一张纸画个鼻子——好大脸呀!

周子清  (白)     他倒端起来了!

(周子清欲走,常天保拉衣。)

常天保  (白)     兄弟,你得叫她亲自发放。

周子清  (白)     好。

             啊嫂嫂,还是嫂嫂亲自发放他吧。

常妻   (白)     你给我滚起来!

常天保  (白)     得令啊!这多痛快!

(常天保穿衣。)

周子清  (白)     嫂嫂请坐!

(常妻坐,常天保坐常妻身边。)

常妻   (白)     你这是干什么?

常天保  (白)     您坐车,我跨辕儿啊!

常妻   (白)     你呀,坐到地上去吧!

常天保  (白)     是!

周子清  (白)     兄长请坐!

常天保  (白)     不不不!我晕高儿。

(常天保坐周子清旁边地下。)

周子清  (白)     嫂嫂,还是让他去吧!

常妻   (白)     我不让他去!

周子清  (白)     今科不去,又要三载。

常妻   (白)     三载不去呢?

周子清  (白)     六春。

常妻   (白)     六春不去呢?

周子清  (白)     九年。

常妻   (白)     堂上老母无人侍奉。

周子清  (白)     还有嫂嫂?

常妻   (白)     我呀?我坐着还嫌累得慌哪!

周子清  (白)     还是叫他去吧!

常妻   (白)     我问问您:你哥哥要是得中了,给谁家增光耀祖啊?

周子清  (白)     自然与你们家增光耀祖。

常妻   (白)     还是啊!既是与我们家增光耀祖,与你什么相干?你这不是仨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儿吗?

             常天保啊,把他给我轰出去!

常天保  (白)     是啦。

(常天保起。)

常天保  (白)     好小子,跑我们家撒野来啦!你给我滚出去呗!

(常天保推周子清。)

周子清  (白)     哎呀呀,将我推出来了!待我听他们讲些什么。

常妻   (白)     我说常天保啊,兄弟走了没有啊?

常天保  (白)     走啦。

常妻   (白)     他走啦,你还是给我捶腰吧!

常天保  (白)     对啦,赶考算得了什么,还是捶腰要紧!

常妻   (白)     我说常天保,好好地捶,捶好了,明儿个我给你捐个监生。

常天保  (白)     到今儿个我才知道,监生都得会捶腰哇!

(常天保捶。)

周子清  (白)     𠷇……

(周子清招常天保。)

常天保  (白)     不做外活。

周子清  (白)     𠷇……

(周子清招常天保。)

常天保  (白)     干脆,你上澡堂子吧!

周子清  (白)     𠷇……

(周子清招常天保。常天保双手一边捶,一边渐渐往外走。)

常妻   (白)     哎呦!

(常天保赶紧回身再捶。)

周子清  (白)     𠷇……

(周子清招常天保。常天保换单手捶,常妻睡。常天保悄悄出门。)

常天保  (白)     什么事?兄弟!

周子清  (白)     我倒看出来了。

常天保  (白)     你看出什么来了?

周子清  (白)     你呀,有些怕她。

常天保  (白)     我才不怕她哪!不过有点惧她。

周子清  (白)     你怎么不打她?

常天保  (白)     我打她?老婆娘是一层天——不能打呀!

周子清  (白)     我要助你一臂之力。

常天保  (白)     怎么着,你帮助我打她?那行,我先进去打她,我要是打不过她,我给你个暗令子,我一说“呜嘟嘟”,你就进去帮助我打。可是这么着,我说“呜嘟嘟”你可进去,你别听“呜嘟嘟”你挠了,让我挨顿揍。记住了啊!

周子清  (白)     记下了。

常天保  (白)     我进去就给她一拳。

(常天保进门,打。)

常妻   (白)     干什么?

(常妻瞪眼。)

常天保  (白)     “拳”到了啊,“五魁首”啊!“八仙寿”啊!“七个巧”啊!

常妻   (白)     你这干什么呀?

常天保  (白)     我手痒痒。

常妻   (白)     手痒痒啊?

             丫头,拿板子来!

常天保  (白)     我不痒痒啦,好啦!

常妻   (白)     好了也不行!伸手!

(常妻举板欲打,常天保高招手,常妻随高;常天保低,常妻随低。常妻殴打。)

常天保  (白)     哎呦!

(周子清在外暗笑,常天保出门。)

常天保  (白)     兄弟,你怎么不进去呀?

周子清  (白)     你还未曾“呜嘟嘟”,我怎么进去啊?

常天保  (白)     对,我忘了“呜嘟嘟”啦。咱们再来,我进去还是一拳。

常妻   (白)     你又来啦。

(常妻举板欲打。)

常天保  (白)     呜嘟嘟!

(周子清进门。)
常天保、

周子清  (同白)    打!打!打!

常妻   (白)     哎呦!

(常妻走圆场,倒地。周子清出门。)

常天保  (白)     起来起来!

常妻   (白)     起不来了。

(常天保出门。)

常天保  (白)     她不起来怎么好啊?

周子清  (白)     你过去对她说:哈哈!好老婆!好贱人!自到我家,一不生男,二不养女,要你这贱人何用?丫头过来,架起干柴烈火与我烧!一烧她就起来了。

常天保  (白)     好!就这么办。

(常天保进门由桌上拿起打彩。)

常天保  (白)     哈哈!好贱人!自到我家,一不生男——

(常天保自打自腿。)

常妻   (白)     哎呦!

常天保  (白)     二不养女——

(常天保自打自腿。)

常妻   (白)     哎呦!

常天保  (白)     好啊!打我你哎呦!要你这贱人何用?

             丫头过来,架起干柴烈火与我烧!

常妻   (白)     哎呦!

(常妻起,跑下。)

常天保  (白)     嘿!兄弟,你这主意真好。

周子清  (白)     我在长亭等你。

常天保  (白)     好!就这么办。长亭见!谁先到谁等谁。你走啦,我不送啦。

(周子清下。)

常天保  (白)     唉!不得了。他走了,我怎么直打哆嗦?

             兄弟!兄弟!

(周子清上。)

周子清  (白)     兄长何事?

常天保  (白)     不行啊!你走了,我就打哆嗦。

周子清  (白)     待小弟再助你一阵。

常天保  (白)     好!这回你藏在我衣裳后头。

(常天保扯衣襟。)

常天保  (白)     咱们进去。

(常天保进门。)

常天保  (白)     老婆娘!老婆娘!

(常妻上。)

常妻   (白)     兄弟他走了吗?

常天保  (白)     走啦。

常妻   (白)     真走啦?

(常妻边说边找,看。)

常天保  (白)     真走啦。

常妻   (白)     哈哈!

(常妻欲打。)

常天保  (白)     呜嘟嘟!

周子清  (白)     打!打!打!

常妻   (白)     哎呦!

(常妻跑下。)

常天保  (白)     兄弟,长亭见!

周子清  (白)     我要走了,长亭相见!

(周子清下。)

常天保  (白)     对啦,谁先到谁等谁,长亭见!长亭见!不行!他一走,我又哆嗦上啦。这可怎么好啊?

(常天保低头看衣襟。)

常天保  (白)     有啦,这回来个假的。老婆娘!老婆娘!

(常妻上。)

常妻   (白)     兄弟走了吗?

常天保  (白)     走啦。

常妻   (白)     真走啦?

常天保  (白)     真走啦。

常妻   (白)     哈哈!

常天保  (白)     呜嘟嘟!唔!唔!

(常天保边说边退,退至舞台口。)

常妻   (白)     你瞧你这样儿,我叫你去啦。

     (西皮摇板)  我今许你去赶考,

             得中回来把名标。

(常妻抹泪。)

常天保  (白)     妻啊!

     (西皮快板)  贤妻不必哭嚎啕,

             丈夫言来听根苗:

             此番上京得中了,

             子子孙孙永在朝。

常妻   (白)     喂呀夫啊!

(常天保、常妻同学猫叫。)
常天保、

常妻   (同白)    噢!噢!噢!这不成了闹猫了吗!

(常天保、常妻自两边分下。)
(完)

——————————
1. ^ 读“景”音。

2. ^ 读“醒”音。


浏览次数:451 ┊ 字数:6275 ┊ 最后更新:2023-11-0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