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潞安州》

主要角色
陆登:老生
金兀术:净
韩世忠:老生
梁红玉:旦

《潞安州》王金璐饰陆登
《潞安州》王金璐饰陆登
情节
金兀术举兵侵宋,围困潞安州。该州总镇陆登苦战严守,乞援两狼关韩世忠。韩世忠应援遣差,被金邦军师哈迷蚩所获,问明底细,并假扮韩差进城。事为陆登看破,割鼻放之。金兀术大怒,攻破水西门。陆登夫妇为国自尽,陆登立尸不倒。金兀术敬拜,厚礼安葬,并将陆子陆文龙送回金国抚养。旋进兵两狼关,韩世忠败退。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八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录入:hund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0.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达子、二番儿、四朝官、乌骨达同上。〖点绛唇〗)

乌骨达  (念)     为夺宋室起雄兵,每日操演不消停。黄龙府内祥光瑞,孤坐江山享太平。

     (白)     孤,大金国王金眼乌骨达。所生五个孩儿,长子粘罕,勇冠三军,压服三川六国蒙旗听孤指挥。是我父子每日操演人马,一心要夺宋室江山。也曾命军师去往宋邦联络内应,探看虚实,已去日久,未见回报。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去往校场操演一番。

             番儿们!

番儿甲  (白)     有!

乌骨达  (白)     吩咐下去,校场操演!

番儿甲  (白)     喳!

             下面听者:大王有旨,校场操演哪!

哈迷蚩  (内白)    军师还朝,有本启奏。

番儿甲  (白)     候着。

             启大王:军师还朝。

乌骨达  (白)     宣他上殿。

番儿甲  (白)     大王有旨:军师上殿哪!

哈迷蚩  (内白)    领旨!

(哈迷蚩上。)

哈迷蚩  (念)     忙将宋邦事,奏与大王知。

     (白)     臣,哈迷蚩见驾,大王千岁!

乌骨达  (白)     卿家平身。

哈迷蚩  (白)     千千岁!

乌骨达  (白)     赐坐。

哈迷蚩  (白)     谢坐。

乌骨达  (白)     卿往宋邦,整整一载,可有什么好消息?

哈迷蚩  (白)     臣与大王贺喜!

乌骨达  (白)     喜从何来?

哈迷蚩  (白)     只因宋王天子专心好佛念经,不理朝政。文武大臣俱无卫国政策。大王兴师,一战成功,宋室江山唾手可得。

(乌骨达笑。)

乌骨达  (白)     卿家真乃社稷之臣也。

             番儿的,传孤旨意,点动全国兵马,孤亲征宋邦!

哈迷蚩  (白)     且慢!大王不可亲征,臣有计献上。我国军校场现有镇国铁龙,不论皇亲国戚、军民人等,力大艺高,挂为元帅,夺取宋室,以服众心。大王意下如何?

乌骨达  (白)     卿家之言,正合孤意。

             番儿的,吩咐下去,不论皇亲国戚、军民人等,俱下军校场举龙挂帅,征战宋邦!

八达子、
二番儿、

四朝官  (同白)    噢!

乌骨达  (白)     卿家随孤前往!

哈迷蚩  (白)     领旨。

乌骨达  (白)     带马!

     (唱)     卿家可算忠义广,

             保定孤王镇家邦。

             人来带过马丝僵,

             去到校场看端详。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黑风力  (内白)    马来!

(四下手、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兆、金光普兆、黑风力同上。)

黑风力  (念)     生在番邦面雄壮,全凭膂力战疆场。

     (白)     某,黑风力。

土须龙  (白)     土须龙。

土须虎  (白)     土须虎。

金光德兆 (白)     金光德兆。

金光普兆 (白)     金光普兆。

黑风力  (白)     列位平章请了!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兆、

金光普兆 (同白)    请了。

黑风力  (白)     今有老王传下旨意,举龙挂帅。你我去到校场,夺取帅印,就此马上加鞭!

     (唱)     大家催马往前行,

             夺取帅印举铁龙。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八达子、粘罕同上。)

粘罕   (唱)     父王旨意举铁龙,

             挂帅扫宋建奇功。

     (白)     某,大太子粘罕。今有我父传下旨意,举龙挂帅。

             巴图鲁,校场去者!

     (唱)     人来带路校场进,

             看看谁能把宋平!

(八达子、粘罕同下。)

【第四场】

(米罕、答罕、喇罕同上。)

答罕   (唱)     父王金殿传旨意,

             去到校场论高低。

答罕、
喇罕、

米罕   (同白)    俺——

答罕   (白)     二太子答罕。

喇罕   (白)     三太子喇罕。

米罕   (白)     五太子米罕。

答罕   (白)     哎呀,我的御弟!

喇罕、

米罕   (同白)    怎么着,皇兄?

答罕   (白)     今有父王传下旨意,我要到校场举龙挂帅!

喇罕   (白)     怎么着,你要举龙挂帅去?

米罕   (白)     我瞧你呀,不配!

答罕   (白)     你配吗?

米罕   (白)     我今年才多大呀?

喇罕   (白)     得啦。咱们三个人瞧瞧热闹去吧!

答罕   (白)     说得有理,走哇!

米罕   (唱)     心中有志力不及,

             去到校场看端的。

             三人同把校场进,

             只怕不如一个鸡!

(米罕、答罕、喇罕同下。)

【第五场】

(八达子、二番儿、哈迷蚩、乌骨达同上。)
八达子、

二番儿  (同白)    来到校场。

乌骨达  (白)     传孤旨意,举龙上来!

番儿甲  (白)     喳!

             大王有旨,举龙上来呀!

黑风力、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兆、

金光普兆 (内同白)   俺来也!

(黑风力、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兆、金光普兆同上。)

黑风力  (白)     列位平章,大家举来!

土须龙、
土须虎、
金光德兆、

金光普兆 (同白)    啊!

(黑风力、土须龙、土须虎、金光德兆、金光普兆同举龙,同举不动,同下。)

粘罕   (内白)    马来!

(粘罕上。)

粘罕   (唱)     忽听父王令传下,

             不由某家怒气发。

             三川六国威名大,

             举动铁龙取中华。

             来在校场我就下了马,

             只见铁龙在土内扎。

             两臂用尽千斤力,

(粘罕举。)

粘罕   (白)     嘿!

     (唱)     反被旁人耻笑咱。

(粘罕下。)
答罕、
喇罕、

米罕   (内同白)   马来!

(答罕、喇罕、米罕同上。)

答罕   (唱)     来在了校场把马下,

             又只见铁龙土内扎。

             镇国之宝谁能拔?

             要夺帅印举动它。

             走向前来我搬搬铁龙的胯,

(答罕搬。)

答罕   (白)     哎哟!

喇罕   (白)     怎么啦?

答罕   (唱)     愚兄的气力实不佳!

喇罕   (白)     二哥!

     (唱)     非是小弟说大话,

             你的气力本不佳。

             走向前来我搬一下,

     (白)     啊!

米罕   (白)     三哥,怎么样了?

喇罕   (白)     二哥、老五,你们帮助我点儿,一个人是死的,俩人是活的,咱们大家来。哎哟!

     (唱)     闪腰岔气扭了我的“哈拉扒”。

(答罕、喇罕、米罕同下。)

金兀术  (内白)    走哇!

(金兀术上。)

金兀术  (唱)     昔日里伍子胥名夫上将,

             保定了君侯楚平王。

             到后来君臣二人把仗打,

             只杀得吴国家败人亡无处藏。

             临潼会上曾举鼎,

             压服各国把名扬!

             撩衣且把校场闯,

             见了父王问安康。

     (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乌骨达  (白)     罢了。

金兀术  (白)     谢父王!

乌骨达  (白)     我儿到此为了何事?

金兀术  (白)     儿臣要举那铁龙。

乌骨达  (白)     儿啊,你大哥尚且不能举起,我儿年幼不举也罢。

金兀术  (白)     父王休道孩儿年幼,想这铁龙,虽然沉重,儿臣定要将它举起。

(乌骨达笑。)

乌骨达  (白)     好!我儿举来,为父观看。

金兀术  (白)     遵命!

     (唱)     一心要把宋邦扫,

             校场举龙论低高。

(金兀术举龙。)

乌骨达  (笑)     哈哈哈……

金兀术  (唱)     两膀用力威风抖,

             举龙方见是英豪!

乌骨达  (笑)     哈哈哈……

     (唱)     皇儿举龙校场上,

             倒叫孤王喜洋洋。

             番儿带路银安往,

             叫声我儿听端详:

             元帅大印你执掌,

             外加一字昌平王。

金兀术  (唱)     谢过父王儿遵命,

             扫宋我是第一人。

             此番领兵把宋邦进,

             管叫他众三军失魄丧魂。

             杀得儿郎无投奔,

             方显得我国威风把宋平。

             怀抱印信我就下龙庭,

             青史名标万古留存。

(金兀术下。)

乌骨达  (唱)     军师近前听旨降,

             保定我儿上疆场。

             此番领兵扫宋往,

             封你一字开平王。

哈迷蚩  (唱)     谢过老王恩德广,

             保定太子到宋邦。

(哈迷蚩下。)

乌骨达  (唱)     番儿近前听旨降,

             命你四路去催粮。

番儿甲  (白)     领旨!

     (唱)     殿前奉了老王命,

             急忙四路去催粮。

(番儿甲下。)

乌骨达  (唱)     大事俱已安排当,

             再出旨谕晓各邦。

             人来与我回宫往,

             旗开得胜报吉祥。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陆登上。)

陆登   (引子)    身受皇恩,秉忠心,保主乾坤。

     (念)     今奉圣命镇潞安,忠心与主扫狼烟。将士纷纷刀兵乱,不知何日凯歌还!

(院子暗上。)

陆登   (白)     本镇,姓陆名登字子仪。宋室为臣。奉命镇守潞安州一带,倒也安宁。只因夫人产生一子,未满百日,今乃八月中秋,不免请出夫人畅饮一番。

             来,有请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夫人出堂!

(夫人上。)

夫人   (引子)    雨露均沾,皇恩荡,国泰民安。

     (白)     老爷!

陆登   (白)     夫人到了,请坐。

夫人   (白)     将妾身唤出,有何事议?

陆登   (白)     今乃八月中秋,请出夫人畅饮几杯。

夫人   (白)     妾身奉陪。

陆登   (白)     看酒!

     (唱)     夫妻们对坐把酒饮,

             再与夫人说分明:

             此子生来好相品,

             他就是陆门后代根。

夫人   (白)     老爷!

     (唱)     老爷为国秉忠正,

             妾身言来听分明:

             天赐麒麟加吉庆,

             父子相继沐皇恩。

陆登   (唱)     夫人把话一番论,

             镇守潞安统雄兵。

             番奴闻名不敢进,

             为国哪有闲散心?

             耳边听得金声震,

             不知何处有军情?

     (白)     来,问问何人传点?

院子   (白)     何人传点?

中军   (内白)    中军传点。

院子   (白)     候着。

             启老爷:中军传点。

陆登   (白)     夫人请至后面。

夫人   (白)     是。

(夫人下。)

陆登   (白)     来,传中军进见!

中军   (内白)    来也!

(中军上。)

中军   (白)     参见老爷,大事不好了!

陆登   (白)     何事惊慌?

中军   (白)     金兀术带领人马,攻打潞安来了。

陆登   (白)     噢!兀术带领人马,攻打潞安来了?哎呀且住!我想潞安州兵微将寡,这便如何是好?哦呵有了,待我修书一封,下到两狼关韩元帅那里搬兵求救。

             家院,溶墨伺候!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陆登   (白)     正是:

     (念)     番奴纵有千员将,难逃本帅掌握中!

(陆登下。)

【第七场】

(黑风力上,起霸。)

黑风力  (念)     威风凛凛貌堂堂,全凭枪马战疆场。我今奉了太子命,南渡黄河跨长江。

     (白)     某,黑风力。奉了元帅将令,齐聚人马,听候调遣。远远望见元帅来也!

(〖急急风〗。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黑风力  (白)     参见元帅!

金兀术  (白)     站下!

     (念)     膂力似金钢,三军赛虎狼。要夺华世界,领兵灭宋王!

     (白)     孤,大金邦四太子、昌平王、扫宋大元帅,御讳完颜宗弼、皇号兀术。奉了老王之命,扫灭宋室。

             黑风力!

黑风力  (白)     在!

金兀术  (白)     人马可齐?

黑风力  (白)     俱已齐备。

金兀术  (白)     起兵前往!

黑风力  (白)     巴图鲁!起兵前往!

(〖牌子〗。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哈迷蚩、金兀术同领圆场,同站斜门。)

金兀术  (白)     前道为何不行?

黑风力、
四下手、
八小达、

四大达  (同白)    来此潞安州地界。

金兀术  (白)     人马列开。

             先生,潞安州何人把守?

哈迷蚩  (白)     乃是陆登把守。

金兀术  (白)     是忠是奸?

哈迷蚩  (白)     乃是大大的忠臣。

金兀术  (白)     巴图鲁,绕城而过!

哈迷蚩  (白)     且慢!元帅取了此城,一为根据之地;二来劝那陆登归降,岂不两全其美?

金兀术  (白)     好!就命后队压粮,待孤前往。

哈迷蚩  (白)     遵命!

(哈迷蚩下。)

金兀术  (白)     巴图鲁,城下去者!

(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金兀术同走圆场。)

金兀术  (白)     前去叫城!

黑风力  (白)     呔!城上儿郎听者:今有金邦大元帅叫你家元帅出城答话!

中军   (内白)    候着!

             有请元帅出城答话!

陆登   (内白)    开关哪!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大马童、陆登同上。)

陆登   (白)     呔!马前来的敢是兀术?

金兀术  (白)     然!

陆登   (白)     兀术,我朝有何亏负尔等,无故兴兵犯界,是何道理?

金兀术  (白)     陆元帅,想你朝奸多忠少,权臣当道。依孤相劝,归降孤家,不失封侯之位。你要再思呀再想!

陆登   (白)     一派胡言,听爷道来!

     (唱)     勒马停蹄把话讲,

             叫声兀术听端详:

             我主洪福齐天降,

             全凭文武保家邦。

             劝你早早收兵将,

             归降二字枉费心肠。

金兀术  (白)     住了!

     (唱)     陆登说话欠思量,

             一旅之师怎挡孤王?

陆登   (白)     住了!

     (唱)     兀术说话太猖狂,

             为将焉事二主王?

             劝你休要胡乱讲,

             斩尔人头挂营房!

(陆登、金兀术同起打。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大马童同钻烟筒下,金兀术、陆登同打。陆登败下。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自两边分上。)
黑风力、
四下手、
八小达、

四大达  (同白)    陆登败退!

金兀术  (白)     追!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大马童、陆登同上,同败进城,同下。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金兀术同上。潞安城上摇旗。)

金兀术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巴图鲁,团团围住!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赵德胜  (内白)    马来!

(赵德胜上。)

赵德胜  (唱)     帐中奉了元帅命,

             潞安下书走一程。

     (白)     俺,赵德胜。奉了韩元帅之命,去往潞安州下书,就此马上加鞭!

     (唱)     催马加鞭往前进,

             耳旁听得万马声。

             急忙松林来藏隐,

(〖扫头〗。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哈迷蚩、金兀术同上。赵德胜被擒。)

黑风力  (白)     拿住奸细。

金兀术  (白)     绑上来。

             唗!胆大奸细,说了真情实话,饶你不死!

赵德胜  (白)     哎呀狼主啊!我乃潞安州的老百姓,不晓得什么奸细,求狼主饶命哪!

金兀术  (白)     既然如此,放他去吧!

赵德胜  (白)     多谢狼主!

哈迷蚩  (白)     啊狼主,慢来慢来!为何放他走去?

金兀术  (白)     他乃是老百姓,放他一条活命去吧。

哈迷蚩  (白)     总要搜他一搜!

金兀术  (白)     好!

             巴图鲁,将他搜来!

(四下手同搜赵德胜。)

四下手  (同白)    并无夹带。

哈迷蚩  (白)     啊!你叫什么名字?

赵德胜  (白)     我叫赵德胜。

哈迷蚩  (白)     近前来!

(哈迷蚩打赵德胜帽,四下手同拾蜡丸。)

四下手  (同白)    有一蜡丸。

哈迷蚩  (白)     啊狼主,你看如何?

金兀术  (白)     蜡丸何用?

哈迷蚩  (白)     他们捎书带信,全凭蜡丸。

金兀术  (白)     待孤看来!

(金兀术看信,念。)

金兀术  (白)     忠字启呈公文一件。“潞安州总镇陆大老爷麾下:两狼总镇韩,特命赵德胜通知,令请救兵,约定九月初一日,两家出兵,前后夹击,可除番奴。特此通告。弟韩世忠顿首拜。”哇呀呀……

             来,斩!

哈迷蚩  (白)     且慢!留他活口,我自有妙计。

金兀术  (白)     但凭军师。

哈迷蚩  (白)     来,将他押到我营!

四下手  (同白)    喳!

(四下手押赵德胜同下。)

金兀术  (白)     巴图鲁,就在此地安营扎寨!

八小达、

四大达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下手押赵德胜同上,哈迷蚩上。四下手同暗下。)

哈迷蚩  (白)     待我与你松绑。

赵德胜  (白)     多谢军师!

哈迷蚩  (白)     起来,起来。赵德胜,我且问你:久在宋营,新入宋营?

赵德胜  (白)     久在宋营。

哈迷蚩  (白)     你家韩元帅什么出身?

赵德胜  (白)     乃是更夫出身。

哈迷蚩  (白)     因何得了两狼总镇?

赵德胜  (白)     只因当年大战郭药师,屡建战功,升任两狼总镇。

哈迷蚩  (白)     夫人呢?

赵德胜  (白)     梁氏红玉。

哈迷蚩  (白)     什么出身?

赵德胜  (白)     乃是娼妓出身。

哈迷蚩  (白)     所生几位令郎?

赵德胜  (白)     两位公子。

哈迷蚩  (白)     长子?

赵德胜  (白)     彦直。

哈迷蚩  (白)     次子?

赵德胜  (白)     尚德。

哈迷蚩  (白)     哎呀且住!大功已成,不免打发他回去便了。

             赵德胜近前来!

赵德胜  (白)     做什么?

哈迷蚩  (白)     你将衣服脱下来,换上我国衣服!

赵德胜  (白)     是。

(赵德胜脱衣。)

哈迷蚩  (白)     看刀!

(哈迷蚩杀赵德胜。)

哈迷蚩  (白)     他今已死,待我换了他的衣服。

(哈迷蚩换衣。)

哈迷蚩  (白)     看月色朦胧,就此往潞安州城内探看虚实便了。

(哈迷蚩下。)

【第十一场】

陆登   (内二黄导板) 我陆登保宋君忠心秉正,

(二旗牌引陆登同上。)

陆登   (二黄回龙腔) 为国家,秉忠心,食君禄,报王恩,紧守大营。

     (二黄原板)  昨日里与金兵交锋对阵,

             战不过金邦贼兵败入城。

             都只为番兵将将城围困,

             为国家我只得昼夜查巡。

             叫人来掌红灯把城楼来奔,

(陆登、二旗牌同上城。)

陆登   (二黄原板)  站城楼想良策——

     (二黄散板)  好退贼兵。

(哈迷蚩上。)

哈迷蚩  (唱)     催马加鞭朝前进,

             不觉来在潞安城。

     (白)     来此已是,待我叫城。

             呔,开城!

陆登   (白)     何人叫城?

哈迷蚩  (白)     韩元帅差人前来下书,快快开城!

陆登   (白)     既是韩元帅差人下书,为何白日不来,夜晚到此?

哈迷蚩  (白)     元帅,白日行走,惧怕金兵,故而夜晚前来叫城。

陆登   (白)     好。将他系上城来!

(二旗牌同应,同系哈迷蚩上城,二旗牌、哈迷蚩、陆登同下。二旗牌、哈迷蚩、陆登同上。)

哈迷蚩  (白)     参见元帅!

陆登   (白)     罢了。

哈迷蚩  (白)     谢元帅!

陆登   (白)     你叫什么名字?

哈迷蚩  (白)     小人名叫赵德胜。

陆登   (白)     噢,赵德胜?你是久在大营,还是新入大营?

哈迷蚩  (白)     久在大营。

陆登   (白)     既是久在大营,你家元帅是什么出身?

哈迷蚩  (白)     乃是更夫出身。

陆登   (白)     既是更夫出身,怎样得的两狼总镇?

哈迷蚩  (白)     乃是当年大战郭药师屡建奇功,因此才得总镇。

陆登   (白)     有几位令郎公子?

哈迷蚩  (白)     两位公子。

陆登   (白)     长子?

哈迷蚩  (白)     彦直。

陆登   (白)     次子?

哈迷蚩  (白)     尚德。

陆登   (白)     书信今在何处?

哈迷蚩  (白)     元帅请看。

陆登   (白)     韩元帅有信到来,待我观看。

     (唱)     看罢书信暗思忖,

             膻气难闻为何情?

     (白)     啊,因何这样膻气难闻?

             旗牌,你们这几日可曾宰杀牛羊?

二旗牌  (同白)    不曾宰杀牛羊。

陆登   (白)     哦,原来如此!我自有道理。

             赵德胜,你既在大营,可知你家元帅何年何月何日生辰?

哈迷蚩  (白)     这个!

(哈迷蚩背躬。)

哈迷蚩  (白)     哎哟,怎么问到这里来了?他问我,他也许不知道,待我蒙他一蒙。

             啊元帅乃是八月十五——

陆登   (白)     你待怎讲?

哈迷蚩  (白)     不不!四月初一。

陆登   (白)     番奴大胆!

     (唱)     恨番奴做此事全不思忖,

             霎时间管叫你一命归阴。

     (白)     吩咐升堂!

二旗牌  (同白)    升堂!

(四文堂、四上手、四将自两边分上。)

陆登   (白)     唗!胆大番奴,既被本帅看破,还不实言?

哈迷蚩  (白)     住了!既被你看破,我对你实说了吧!俺乃大金邦四太子帐下军师哈迷蚩是也。要杀开刀,何必多言!

陆登   (白)     哼!回去对那兀术言讲,叫他及早收兵回去。如若不然,管叫尔等片甲难回!

             众将官,将他鼻子割下,赶了出去!

二旗牌  (同白)    啊!

(二旗牌扯哈迷蚩同下。)

陆登   (白)     众将官,把守水西门,须要小心!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将   (同白)    啊!

陆登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黑风力、四下手、八小达、四大达、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唱)     孤家兴兵谁敢挡,

             赫赫威名天下扬。

             将身且坐宝帐上,

             先生回来问端详。

(哈迷蚩上。)

金兀术  (白)     先生为何这等模样?

哈迷蚩  (白)     哼哼!

(哈迷蚩指鼻子。)

金兀术  (白)     先生请到后面调治。

哈迷蚩  (白)     哼哼!

(哈迷蚩下。)

金兀术  (白)     且住!陆登耻笑孤家。

             巴图鲁,随我攻打水西门去者!

黑风力、
四下手、
八小达、

四大达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上手、四将同上。)

将甲   (同白)    列位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奉命把守水西门,就此前往!

三将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番将、金兀术同上。四将同迎上,同起打。四将被打死。)

金兀术  (白)     待孤将觱篥吹起。

(金兀术、四番将同进城,同下。)

【第十五场】

(丫鬟、乳娘、夫人、陆登同上。)

陆登   (念)     为国把忠尽,保主秉丹心。

院子   (内白)    走哇!

(陆登上。)

陆登   (白)     启老爷:今有兀术炸开水西门,众将阵亡,金邦人马杀进城来了!

陆登   (白)     啊,兀术炸开水西门,他、他、他杀进城来了?

院子   (白)     正是。

陆登   (白)     与爷抬枪带马!

     (唱)     兀术炸开水西门,

             不由本帅吃一惊。

             人来带过马能行,

             拼着性命退贼兵。

(陆登下。)

夫人   (白)     呀!

     (唱)     一见老爷出府往,

             倒叫奴家挂心肠。

             家院近前听言讲,

             命你打探报端详!

院子   (白)     是。

(丫鬟、乳娘、夫人、院子自两边分下。)

【第十六场】

(陆登、黑风力自两边分上,同起打,黑风力败下。四番将、金兀术同上,挑陆登盔,陆登败下。金兀术、四番将同追下。)

【第十七场】

(丫鬟、乳娘、夫人同上。)

夫人   (唱)     耳听战鼓连声震,

             倒叫奴家挂在心。

院子   (内白)    走哇!

(院子上。)

院子   (白)     哎呀夫人哪,老爷败下阵来了!

夫人   (白)     喂呀!

     (唱)     闻听家院报一信,

             吓得奴家心胆惊。

             回头便对家院论,

             快去打探莫消停。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夫人   (白)     且住!老爷败阵,打量此城难保。

             乳娘、丫鬟,命你二人后面收拾细软物件,打点行囊包袱,快去!

乳娘、

丫鬟   (同白)    遵命!

(乳娘、丫鬟同下。)

夫人   (白)     我不免拜谢宋王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便了!

     (唱)     走向前来忙跪定,

             拜谢宋王爵禄恩。

             腰中解下丝罗带,

             尽节一死落美名。

             哭一声娇儿难相见,

     (哭头)    我的儿啊!罢!

     (唱)     大堂之上命归阴。

(夫人上吊,死。〖三冲头〗。陆登上。)

陆登   (唱)     本帅军前败了阵,

             打量难保潞安城。

             提枪勒马府门进,

     (白)     哎呀!

(陆登下马。)

陆登   (唱)     只见夫人命归阴。

     (白)     且住!夫人尽节一死,我若杀出重围,愧见满朝文武。也不知我儿文龙身落何处?也罢!不免拜谢万岁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了吧!

(〖牌子〗。陆登拜,自刎死。金兀术、四番将同上。)

金兀术  (唱)     一见陆登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情!

             夫妻双双把忠尽,

             可算得宋朝中大大忠臣。

     (白)     陆老先生尽忠一死,请上受孤一拜!

(金兀术拜。)

四番将  (同白)    立尸不倒!

金兀术  (白)     啊!立尸不倒,定有原故。

             来,两厢搜来!

(乳娘暗上。)

四番将  (同白)    啊!

(四番将同搜。)

四番将  (同白)    有一妇人。

金兀术  (白)     唗!那一妇人怀抱何人?讲!

乳娘   (白)     此乃陆大老爷之子,名唤陆文龙。我见狼主大兵到此,故而藏躲。

金兀术  (白)     待孤看来。

(金兀术看陆文龙。)

金兀术  (白)     我看此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不免将此子带回我国抚养成人。

             啊陆老先生,孤将你子带回我国抚养成人,接续你陆门宗嗣。请上受孤一拜!

(金兀术拜,陆登倒。)

金兀术  (白)     巴图鲁,准备小轿一乘,将乳娘、婴儿送回我国!

四番将  (同白)    啊!

(轿夫暗上。乳娘乘轿下。)

金兀术  (白)     将陆登夫妻尸首不可损坏,准备棺木两口,高冈埋葬。

四番将  (同白)    啊!

金兀术  (白)     就在此地息兵三日,攻打两狼关去者!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文堂、四下手、胡别烈、达拉木、达拉林、哈米青、哈米红、洒拉金、洒拉银、阿克都、阿克其同上。〖点绛唇〗。)

胡别烈  (念)     虎将雄壮胆包天,海外狼主我占先。双手能摘天边月,要夺宋王锦江山。

胡别烈、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某——

胡别烈  (白)     西辽国铁木王胡别烈。

达拉木  (白)     土番国王达拉木。

达拉林  (白)     土番国王达拉林。

哈米青  (白)     库伦国王哈米青。

哈米红  (白)     库伦国王哈米红。

洒拉金  (白)     黑水国王洒拉金。

洒拉银  (白)     黑水国王洒拉银。

阿克都  (白)     哈密国王阿克都。

阿克其  (白)     哈密国王阿克其。

胡别烈  (白)     列位国王请了!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请了。

胡别烈  (白)     今有阿沽达有帖前来约请我等,各带本国人马,攻打宋室天下,你我合兵一处,金邦去者!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啊!

胡别烈  (白)     嘚!巴图鲁,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达子、粘罕同上。)

粘罕   (唱)     番邦之中声名大,

             赫赫威名扬天涯。

             金殿奉了旨一道,

             押解粮草到中华。

             豪杰加鞭催战马,

             三川六国数某家。

     (白)     某,粘罕。奉了父王之命,押解粮草军前听用。

             巴图鲁,催军!

     (唱)     押解粮草往前进,

             见了御弟说分明。

(四达子、粘罕同下。)

【第十二场】

(韩彦直、韩尚德同上,双起霸。)
韩彦直、

韩尚德  (同念)    父子冲锋战敌军,

(曹荣、刘玉同上,双起霸。)
曹荣、

刘玉   (同念)    一声雷鸣震天庭。

(张任、李俊同上,双起霸。)
张任、

李俊   (同念)    金人闻名皆丧胆,

(任善、鲍勇同上,双起霸。)
任善、

鲍勇   (同念)    青史名标万古存。

韩彦直、
韩尚德、
曹荣、
刘玉、
张任、
李俊、
任善、

鲍勇   (同白)    俺——

韩彦直  (白)     韩彦直。

韩尚德  (白)     韩尚德。

曹荣   (白)     曹荣。

刘玉   (白)     刘玉。

张任   (白)     张任。

李俊   (白)     李俊。

任善   (白)     任善。

鲍勇   (白)     鲍勇。

韩彦直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韩尚德、
曹荣、
刘玉、
张任、
李俊、
任善、

鲍勇   (同白)    请了。

韩彦直  (白)     元帅升帐,你我辕门候令!

韩尚德、
曹荣、
刘玉、
张任、
李俊、
任善、

鲍勇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八文堂、八上手、八马童、八女兵、梁红玉、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  (粉蝶儿)   镇守两狼,奉圣命,镇守两狼。秉丹心,报国恩,安抚军民。

     (念)     食君之禄报国恩,赤胆忠心保乾坤。

梁红玉  (念)     举家满门官极品,全凭令箭调三军。

韩世忠  (白)     本帅,韩世忠。

梁红玉  (白)     奴家,水军都督梁红玉。

韩世忠  (白)     只因金邦兴兵犯界,潞安总镇前来求救。我也曾命赵德胜前去下书,会合攻打,未见回音。

梁红玉  (白)     奴也曾命人打探,且听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今有兀术攻破潞安州,陆登全家尽忠一死,那贼人马杀奔两狼关而来!

韩世忠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韩世忠  (白)     来,传众将进帐!

(韩彦直、韩尚德、曹荣、刘玉、张任、李俊、任善、鲍勇同上。)
韩彦直、
韩尚德、
曹荣、
刘玉、
张任、
李俊、
任善、

鲍勇   (同白)    参见(父)(父)(元)(元)(元)(元)(元)(元)帅,有何将令?

韩世忠  (白)     今有兀术乘胜而来,尔等必须奋勇当先。

韩彦直、
韩尚德、
曹荣、
刘玉、
张任、
李俊、
任善、

鲍勇   (同白)    啊!

韩世忠  (白)     夫人何计破之?

梁红玉  (白)     老爷与贼交战,待妾身在红山口埋伏地雷火炮,一战成功。

韩世忠  (白)     好。就请夫人一往!

梁红玉  (白)     遵命。

             众女兵,带马!

(八女兵引梁红玉同下。)

韩世忠  (白)     尚德听令!

韩尚德  (白)     在!

韩世忠  (白)     攻打头阵!

韩尚德  (白)     得令。

             带马!

(韩尚德下。)

韩世忠  (白)     彦直听令!

韩彦直  (白)     在!

韩世忠  (白)     二队接应!

韩彦直  (白)     得令。

             带马!

(韩彦直下。)

韩世忠  (白)     刘玉、曹荣、李俊、张任听令!

刘玉、
曹荣、
李俊、

张任   (同白)    在!

韩世忠  (白)     命你四人随后接应!

刘玉、
曹荣、
李俊、

张任   (同白)    得令。

             带马!

(刘玉、曹荣、李俊、张任同下。)

韩世忠  (白)     且住!今日之战,非比寻常,必须本帅亲自出马。

             众将官,开城迎敌者!

八文堂、

八上手  (同白)    啊!

(八文堂、八上手、八马童、任善、鲍勇、韩世忠同出城,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文堂、四下手、黑风力、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唱)     校场举龙膂力大,

             赫赫威名震天涯。

             头一阵我把潞安打,

             那陆登为国尽忠染黄沙。

             孤家爱他忠心大,

             才将文龙认某家。

             将身且坐孤的宝帐下,

             且听小番报根芽。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众位国王到。

金兀术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胡别烈、达拉木、达拉林、哈米青、哈米红、洒拉金、洒拉银、阿克都、阿克其同上。)
胡别烈、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啊,四太子!

金兀术  (白)     众位狼主!不知众位狼主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胡别烈、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岂敢!

金兀术  (白)     众位狼主到此为了何事?

胡别烈、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我等奉了老王之命,提兵前来与四太子助战。

金兀术  (白)     有劳众位狼主!

(报子上。)

报子   (白)     大太子到。

金兀术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四达子同上,过场,同下。粘罕上。)

金兀术  (白)     皇兄!

粘罕   (白)     御弟!请!

金兀术  (白)     请坐。皇兄押粮到此,一路之上多有辛苦。

粘罕   (白)     岂敢。

金兀术  (白)     如今兵精粮足,定然一战成功。就请皇兄传令!

粘罕   (白)     待兄传令。

             黑风力听令!

黑风力  (白)     在!

粘罕   (白)     命你攻打头阵!

黑风力  (白)     得令!

(黑风力下。)

粘罕   (白)     胡别烈听令!

胡别烈  (白)     在!

粘罕   (白)     命你二队接杀!

胡别烈  (白)     得令!

(胡别烈下。)

粘罕   (白)     想那两狼关韩世忠父子骁勇非常,你我大家必须并力相攻,就此奋勇当先,杀上前去。巴图鲁!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唔!

粘罕   (白)     杀!

达拉木、
达拉林、
哈米青、
哈米红、
洒拉金、
洒拉银、
阿克都、

阿克其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上手、韩尚德、四下手、黑风力同上,同会阵起打。黑风力败下,韩尚德追下。)

【第二十四场】

(八马童、韩彦直、四下手、四番将、胡别烈同上,同会阵起打。韩彦直败下,胡别烈追下。)

【第二十五场】

(八女兵、炮车、四上手、梁红玉、马童、女大纛同上,过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文堂、八马童、韩世忠同上。四下手、四达子、四番将、粘罕同上,同起打,双收下。)

【第二十七场】

(八女兵同上,过场,同下。梁红玉、黑风力、胡别烈、粘罕、韩世忠同上,四把大刀接上天梯。韩世忠、黑风力打大刀双刀。接粘罕、胡别烈、梁红玉打双大刀枪。韩彦直、韩尚德接双快枪,双收下。)

【第二十八场】

(八达子、四马童、四女兵、四番将、四宋将、韩彦直、黑风力接大战。粘罕打韩彦直下。粘罕接火牌。韩世忠、胡别烈双大刀下场,双收下。)

【第二十九场】

(八女兵、炮车、四上手、梁红玉、马童、女大纛、四文堂、八马童、韩世忠同上,同进城,同下。四文堂、四下手、黑风力、金兀术同上。城上开炮。龙形上,舞。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三冲头〗。韩尚德、梁红玉同上,同扑火,同下。)

【第三十一场】

(韩彦直、韩世忠同上,同扑火,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文堂、四下手、黑风力、金兀术同上,过场,同下。)

【第三十三场】

(韩彦直、韩尚德同上。韩世忠、梁红玉同上。四马童引韩彦直、韩尚德、韩世忠、梁红玉同下。)

【第三十四场】

(四文堂、四下手、黑风力、金兀术同上。金兀术三笑。四文堂、四下手、黑风力、金兀术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39 ┊ 字数:1万3171 ┊ 最后更新:2023-04-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