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骂杨广》

主要角色
伍建章:老生
杨广:净

情节
隋文帝临终时,拟传帝位于长子杨勇。次子杨广与越国公杨素同谋盗玺;夺位乱伦。群臣皆莫敢言。独太宰伍建章身穿孝服,上殿痛骂。杨广大怒,命伍建章草诏天下。伍建章因痛笔直书,遍揭杨广罪恶。卒被敲牙割舌而死。杨广复令抄斩伍氏满门。伍之将官要反,伍夫人为全“忠孝节义”,乃皆自缚受刑。时伍建章子伍云召镇守南阳关,闻讯得逃。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七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沉香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6.2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素上。)

杨素   (引子)    君恩隆重,秉丹心,扶保龙廷。

     (白)     老夫、杨素。在大隋文帝驾前为臣,官居越国公之职。只因老王卧病龙床,欲将江山付与大殿下杨勇执掌。我想杨勇为人懈怠,软弱无刚,料不能继承大业。老夫欲保二殿下登基,又恐满朝文武不服,不免进宫与二殿下商议。正是:

     (念)     主幼江山无人议,全凭老夫保业成。

(杨素下。)

【第二场】

(二太监、杨广同上。)

杨广   (引子)    代位立朝,这江山,风雨飘摇。

     (念)     暗使计谋夺权衡,怎奈群臣心不同。愿得上苍相扶助,一统山河孤独承。

     (白)     小王、杨广。只因父王卧病龙床,满朝文武纷纷议论,要将江山大事,付与吾兄杨勇执掌。小王有意夺这基业,不知天意如何!我想杨素机谋颇多,不免宣他进宫,商议大事。

             内侍,宣杨素进宫!

太监甲  (白)     领旨。

             杨素进宫啊!

(杨素上。)

杨素   (念)     忽闻君命召,不俟驾而行。

     (白)     杨素见驾,二主千岁!

杨广   (白)     平身。

杨素   (白)     千千岁!

杨广   (白)     赐座。

杨素   (白)     谢座!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杨广   (白)     老王兄不知,只因父王卧病龙床,要将江山大事付与我兄杨勇执掌。宣卿进宫共定良策。

杨素   (白)     二千岁心意如何?

杨广   (白)     孤王要夺这江山社稷。你若能保孤登了大宝,与你皇兄御弟相称。

杨素   (白)     臣有一计在此。

杨广   (白)     有何妙计?

杨素   (白)     千岁明日进宫问安,将玉玺盗出宫来。倘若老王晏驾,臣保千岁即登大宝。有了传国玉玺,满朝文武谁敢不尊?

杨广   (白)     老王还在,如何盗得玉玺?一旦泄漏,大事难成矣!

杨素   (白)     不妨!老臣带领十名家将,宫外保驾。

杨广   (白)     此计甚妙。出宫去吧!正是: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

(杨广下,二太监同随下。)

杨素   (念)     谋成日里捉金乌。

(杨素下。)

【第三场】

(四太监、四宫女、陈娘娘扶隋文帝同上。)

隋文帝  (引子)    卧病龙床,叹江山,料不久长!

     (念)     寡人面南坐龙廷,五谷丰登享太平。倘若龙归苍海境,万里江山一旦倾。

     (白)     寡人、大隋天子文帝在位。自登基以来,四海宁静,军民共乐尧天。不料染病龙床,咳!眼见得大势去矣!

陈娘娘  (白)     万岁病体如何?

隋文帝  (白)     十分沉重。

陈娘娘  (白)     万岁倘有不测,这江山付与何人执掌?

隋文帝  (白)     大皇儿杨勇。

陈娘娘  (白)     大殿下软弱,恐难执掌江山。

隋文帝  (白)     内有刘后与梓童,外有伍建章父子忠心报国,料无妨碍也。

     (唱)     想当年扶刘主立功报效,

             君无道保孤王坐了皇朝。

             孤也曾领人马南征北剿,

             四路里灭烟尘费尽心劳。

陈娘娘  (唱)     劝千岁休忧虑龙体善保,

             国家事也不必常把心操。

             到如今卧龙床大事难料,

             长和幼俱都是万岁裔苗。

(杨广上。)

杨广   (唱)     昨夜晚与杨素定下计巧,

             今日里进宫闱假献勤劳。

太监甲  (白)     太子爷来此何干?

杨广   (白)     启奏父王知道,说小王问安来了。

太监甲  (白)     启娘娘:二殿下进宫问安。

陈娘娘  (白)     传旨出去:万岁病重,有本改日再奏。

太监甲  (白)     是。

(太监甲出。)

太监甲  (白)     万岁病重,有本改日再奏。

杨广   (白)     是哪个传的旨意?

太监甲  (白)     陈娘娘传旨。

杨广   (白)     退后!

太监甲  (白)     是。

杨广   (白)     我想陈娘娘生的天姿国色,不免进宫,用言语挑动于她。她若依从,这江山岂不唾手而得。有理呀有理!

     (唱)     有杨广在宫外暗暗盘算,

             要承受父基业必须这般。

             我这里放大胆闯进宫院,

陈娘娘  (唱)     二千岁进宫来所为哪般?

杨广   (白)     陈娘娘!

     (唱)     一来是子尽孝将病来探,

             二来是议国事谁掌皇权。

陈娘娘  (唱)     国家事自有那文武计算,

             二千岁又何须亲走一番?

杨广   (唱)     小王我在深宫细把她看,

             好似那嫦娥女降临凡间。

             我父王病沉重若把驾晏,

             可惜你陈姨母受了孤单。

陈娘娘  (白)     唗!

     (唱)     骂一声小杨广天伦触犯,

             你竟敢在宫闱欺母无端!

             我若是奏一本将你问斩,

             只恐怕气坏了万岁龙颜。

杨广   (白)     哎!

     (唱)     陈娘娘休固执从孤心愿,

             我与你永合谐倒凤颠鸾。

             顾不得伦礼节来把手挽,

     (白)     陈娘娘!

     (唱)     孤登基定封你昭阳掌权。

(陈娘娘打杨广,杨广下。)

陈娘娘  (白)     喂呀万岁呀!

隋文帝  (白)     啊!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陈娘娘  (白)     启奏万岁:杨广私自进宫,调戏妾妃,万岁做主!

隋文帝  (白)     有这等事?杨广啊杨广!孤今在世尔尚这等行为;孤若去世,不知你又当如何?真真真气死我也!

     (唱)     杨广逆子败纲常,

             气的孤王心内慌。

             猛然睁开昏花眼,

(城隍、土地同暗上。)

隋文帝  (唱)     城隍、土地站两旁。

             心中冷气往上撞,

             咽喉气绝丧无常。

陈娘娘  (哭)     喂呀!

     (唱)     见万岁晏了驾泪流脸上,

             好一似刀割肉剑刺胸膛。

             叫宫娥将金躯龙床停放,

四宫女  (同白)    是。

(四宫女扶隋文帝同下。)

陈娘娘  (唱)     急忙忙进宫院报与昭阳。

(陈娘娘下,四太监同随下。)

【第四场】

(刘后上。)

刘后   (唱)     每日里在深宫精神飘荡,

             怕的是龙归海谁掌朝纲。

             心忙乱泪盈盈宫院前往,

(宫女甲上。)

宫女甲  (白)     万岁晏驾!

刘后   (白)     万岁呀!

     (唱)     听一言不由人痛断肝肠。

(〖水底鱼〗。杨广上。)

杨广   (白)     打道进宫!

             母后在上,儿臣参见!

刘后   (白)     杨广带剑入宫,是何原故?

杨广   (白)     与父问安。

刘后   (白)     儿呀,你父王晏驾了!

杨广   (笑)     哈哈哈……

刘后   (白)     住了!你父王晏驾,不放悲声,为何发笑?

杨广   (白)     母后!父王不死,这江山儿臣怎好执掌!

刘后   (白)     国家大事,自有满朝文武议论。

杨广   (白)     朝中岂可一日无君,还议论何来?快请玉玺!

刘后   (白)     有道是: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这江山也轮不到儿的头上。

杨广   (白)     母后不令儿掌这江山,儿臣就要——

刘后   (白)     要怎么样?

杨广   (白)     要反!

刘后   (唱)     你父王晏了驾反来发笑,

             是你这忤逆子当问律条。

             这父业自有你兄长掌了,

             儿不当在昭阳任意放刁!

杨广   (白)     母后啊!

     (唱)     有能者承帝统何论大小,

             又何必众文武絮絮叨叨!

             叫校尉进宫来玉玺抢了!

四校尉  (内同白)   领旨!

(四校尉同上,过场,同下。)

刘后   (白)     畜生休得无礼!

杨广   (白)     哎!母后啊!

     (唱)     你孩儿自为君快乐逍遥。

(杨广下。)

刘后   (唱)     小畜生任性为王法欺藐,

             忤逆子到后来怎样开交!

     (白)     且住!奴才如此胡为,怎生是好?不免拜过老王灵位,寻个自尽了吧!

     (唱)     忤逆子任性为横行霸道,

             杀君父夺基业罪犯千条。

             细思量大隋朝国事败了,

             倒不如早些儿命归阴曹。

     (白)     万岁慢走,臣妾寻你来了!

(刘后撞,死,暗下。杨广上,四校尉同随上。)

杨广   (白)     好个皇后,竟自无福消受!

             校尉的,抬在偏殿。将陈娘娘绑了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绑陈娘娘同上。)

陈娘娘  (唱)     恨只恨杨广贼罪恶不小,

             夺兄权霸姨母不分同胞。

杨广   (白)     姨母,我父王晏驾,母后撞死宫中,玉玺已归小王所有。你若顺从,这昭阳正院,自然让你执掌。

陈娘娘  (白)     住了!

     (唱)     骂逆子灭人伦不行正道,

             气死父逼死母罪恶滔滔。

     (白)     你可知你有三行大罪?

杨广   (白)     哪三行大罪?

陈娘娘  (白)     杀父夺权,罪之一也;欺兄霸嫂,罪之二也;逼娘戏妹,罪之三也。你有这三罪在身,还有何面目立于人世?

杨广   (白)     哼哼……

陈娘娘  (唱)     在生时不能够将你除掉,

             我死后魂有灵决不开交。

杨广   (唱)     不过是怜惜你花容月貌,

             你竟敢不自量信口放刁!

             气得孤怒冲冲宝剑出鞘,

     (白)     罢!

     (唱)     青锋下丧残生命赴阴曹。

(杨广杀陈娘娘。众人同下。)

【第五场】

(〖水底鱼〗。四将引杨素同上。)

杨素   (白)     老夫,杨素。二千岁进宫盗玺,命老夫带领四十名家将,宫外伺候。

(杨广、四校尉同上)

杨素   (白)     二千岁,大事可成?

杨广   (白)     大事已成,打扫金銮殿。

杨素   (白)     领旨!

(四将、杨素同下)

杨广   (笑)     哈哈哈……

     (念)     万里江山归吾掌,军民共享乐无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伍保上。)

伍保   (念)     奉了元帅命,进京报喜音。

     (白)     俺、伍保。奉了南阳关少老爷之命,进京报喜,就此马上加鞭!

(伍保下。)

【第七场】

(四旗牌、院子引伍建章同上。)

伍建章  (二黄原板)  叹文帝为国家忧成疾病,

             国运败出逆子扰乱乾坤。

             大太子虽居长懦弱成性,

             二太子一心要霸占龙庭。

             满朝中文武臣无人持正,

             一个个俱都是佞党奸臣。

             我的儿伍云召颇有才论,

             怎奈他奉圣命南阳关前统率雄兵。

             为国家把我的心血用尽,

             为国家昼夜里哪得安宁!

             昨夜晚得一梦吉凶未定,

             乌鸦啼喜鹊噪所为何情?

(伍保上。)

伍保   (白)     来此府门,里面哪位在?

院子   (白)     什么人?

伍保   (白)     伍保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启相爷:伍保求见。

伍建章  (白)     唤他进来。

院子   (白)     相爷唤你,小心了!

(院子下。)

伍保   (白)     是。

             相爷在上,伍保叩头!

伍建章  (白)     罢了,起来。

伍保   (白)     谢相爷!

伍建章  (白)     伍保,你不在南阳关伺候少老爷,回来何事?

伍保   (白)     小人奉了少老爷之命,前来报喜。有少老爷书信呈上。

(伍保呈书。)

伍建章  (白)     呈上来,待我拆书一观。

(〖牌子〗。)

伍建章  (白)     原来吾儿云召得了一子,待我谢天谢地!

伍保   (白)     小人与相爷叩喜!

伍建章  (白)     罢了。下面用饭。

伍保   (白)     谢相爷。

(伍保下。院子急上。)

院子   (念)     忙将塌天事,报与相爷知。

     (白)     启禀相爷:大事不好了!

伍建章  (白)     何事惊慌?

院子   (白)     今有杨广气死老王,逼死皇后,杀死陈妃,弟篡兄位了。

伍建章  (白)     怎么讲?

院子   (白)     弟篡兄位了。

伍建章  (白)     万岁!老王!哎呀!

(伍建章气椅。)

院子   (白)     老夫人快来!

(伍夫人上。)

伍夫人  (白)     啊,相国怎么样了?

院子   (白)     相爷气绝了。

伍夫人  (白)     相爷醒来!

伍建章  (唱)     听说是文帝爷龙归海境,

     (三叫头)   万岁!我主!哎万岁呀!

     (唱)     好似狼牙箭穿心。

             杨广奸贼行不正,

             杀父夺权乱龙庭。

伍夫人  (白)     相国,为了何事这样气恼?

伍建章  (白)     哎呀夫人哪!只因老王晏驾,杨广弟篡兄位。我想满朝奸佞,定然扶保杨广登基。伍氏代代忠良,岂能附合奸佞?若不随驾而去,还有何颜生在世上!

伍夫人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听说万岁丧了命,

             眼见江山不太平。

     (白)     啊老相国,想那杨广乱伦灭礼,弟篡兄位,自有满朝文武议论。相国且免悲痛气恼,保重身体要紧。

伍建章  (白)     也罢!我不免身穿孝服,上得殿去,痛骂奸贼,纵然一死,也好见老王于地下也。

伍夫人  (白)     相爷保重才是,

伍建章  (白)     我就是这个主意,哎!我就是这个主意呀!

     (唱)     梦不想出了这逆贼杨广,

             灭天伦夺兄位败坏纲常。

             我只得穿孝服披麻执杖,

             我情愿骂贼死去见先王。

     (三叫头)   万岁!我主!哎万岁呀!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杨素、韩擒虎、宇文化及、杨林同上。)

杨素   (点绛唇)   基业兴隆,

韩擒虎  (点绛唇)   共祝华丰;

宇文化及 (点绛唇)   烟尘靖,

杨林   (点绛唇)   四海朝宗。

杨素、
韩擒虎、
宇文化及、

杨林   (同点绛唇)  文武定太平!

杨素   (白)     老夫、越国公杨素。

韩擒虎  (白)     老夫、韩擒虎。

宇文化及 (白)     下官、宇文化及。

杨林   (白)     老夫、靠山王杨林。

杨素   (白)     众位大人请了!

宇文化及、
韩擒虎、

杨林   (同白)    请了!

杨素   (白)     今日新主登基,你我分班伺候。

杨素、
宇文化及、
韩擒虎、

杨林   (同白)    请!

(〖出队子〗。四御林军、四太监、杨广同上。)

杨广   (念)     父王晏驾命归西,文臣武将整朝衣。不学韩信囊中计,孤王焉能掌华夷!

     (白)     孤、杨广。父王晏驾,众卿扶孤继登大宝。

             内侍,击动龙凤鼓,文武朝参。

太监甲  (白)     文武朝参哪!

(〖牌子〗。)
杨素、
韩擒虎、
宇文化及、

杨林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杨广   (白)     众卿皆升三级。

杨素、
韩擒虎、
宇文化及、

杨林   (同白)    谢主龙恩!

杨广   (白)     众卿可曾到齐?

杨素、
韩擒虎、
宇文化及、

杨林   (同白)    臣等伺候圣驾,只有老丞相伍建章未到。

杨广   (白)     宣他上殿!

杨素   (白)     领旨!

             新主有旨,伍丞相上殿!

(伍建章上。)

伍建章  (白)     先王啊!

     (唱)     忽听奸王旨意召,

             一群贼子乱天朝。

             此番上殿命不要,

             舍死忘生在今朝。

             哭一声先王爷哪里去了!

     (哭头)    先王啊!

     (唱)     万里江山顷刻消。

     (念)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白)     老夫、伍建章。今穿重孝,正要上殿吊祭先王。不想奸王宣召,此番上殿将他辱骂一场,纵死九泉,也得冥目。咳,伍氏祖先啊!你子孙今日一死,再不能保全家室了!

     (唱)     文帝治国甚安康,

             公卿忠心保朝堂。

             不幸出了贼杨广,

             杀父夺权乱纲常。

             欺兄霸嫂人伦丧,

             落得臭名天下扬。

             将身且把金殿上,

             不参不拜站一旁。

杨广   (白)     老宰相,孤王今日新登大宝,你不穿吉服,反穿重孝,是何理也?

伍建章  (白)     哎,先王啊!

     (唱)     忤逆贼坐龙廷亚似王莽,

             又好似当年楚平王。

             恨只恨杨素太狂妄,

             宇文化及乱朝纲,

             无志擒虎听旨降,

             隐善作恶靠山王。

             扶奸灭孝忠何在?

             废长立幼无纲常。

             你今枉活人世上,

             死后何颜见先皇!

杨广   (白)     孤家自立江山,与众卿何干?命你与孤修下草诏颁行天下。

伍建章  (白)     哎呀且住!这奸王叫我修下草诏,颁行天下。我不免将奸王所行之事,写在诏上。奸王啊奸王!我看你有何面目立于人世也!

     (唱)     奸王金殿把旨降,

             不由老夫怒胸膛。

             将身且把龙书案上,

             手提羊毫写几行。

(伍建章写。)

伍建章  (白)     奸贼杨广,败坏纲常,杀父夺权,欺妹奸娘,逆兄霸嫂,臭名远扬,生时不能吃尔肉,死后也要捉昏王。

     (唱)     奸贼所行写纸上,

             贼子臭名万古扬。

杨广   (白)     大胆匹夫!孤不杀你,反来送命。

             校尉的,将老贼的牙敲掉了!

四御林军 (同白)    啊!

(四御林军同敲伍建章牙。)

伍建章  (唱)     喝令一声便敲牙,

             老夫不曾犯王法。

             死后去见先王驾,

             化做厉鬼将尔拿。

杨广   (白)     校尉的,割舌。

四御林军 (同白)    啊!

(四御林军同割伍建章舌,伍建章死。)

宇文化及 (白)     启万岁:伍建章已死,还有他满门家眷,请主定夺。

杨广   (白)     就命卿家带领三千人马,将伍氏满门拿来斩首示众!

宇文化及 (白)     遵命!

杨素   (白)     臣启万岁:他有一子,名唤伍云召,现在镇守南阳关,请旨定夺!

杨广   (白)     韩擒虎,命你带领三万人马,捉拿伍云召进京问罪。再命宇文成都押解粮草,随后接应。

韩擒虎  (白)     领旨!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伍夫人上。)

伍夫人  (念)     夫君受皇恩,妻沾雨露深。

     (白)     老身、吴氏。夫君伍建章。只因老王晏驾,杨广篡位。我夫上朝去了,不知吉凶如何?

兵丁   (内白)    走啊!

(兵丁上。)

兵丁   (念)     有事忙传报,无事不乱传。

     (白)     参见夫人,大事不好了!

伍夫人  (白)     何事惊慌?

兵丁   (白)     相爷在金銮殿辱骂新主,奸王大怒,将相爷敲牙、割舌,死在金殿了。

伍夫人  (白)     啊,有这等事?再去打听!

兵丁   (白)     遵命!

(兵丁下。)

伍夫人  (白)     哎,老爷呀!

     (唱)     听说相爷命丧了,

             年迈苍苍无下梢。

             盖世功劳无处表,

             怎不叫人泪双抛!

(兵丁上。)

兵丁   (白)     启夫人:宇文化及带领人马,将我府团团围住,请夫人前去答话。

伍夫人  (白)     带路!

     (唱)     听一言来心惊怕,

             莫非要拿我全家。

(四龙套、四刀斧手、宇文化及同上。)

伍夫人  (白)     大人带领人马,围住我府,所为何事?

宇文化及 (白)     老夫人你还不知么!只因老太宰辱骂新主,新主大怒,拿你满门问罪。

伍夫人  (白)     想我伍家世代忠良,太宰辱骂新主,理该阖家全诛。大人可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恐我府四员骁将闻知,反为不美。待老身哄骗他们自受绑缚,同上金殿。你看如何?

宇文化及 (白)     须要言而有信。

伍夫人  (白)     岂肯失信于你!

宇文化及 (白)     众将官,人马暂退一箭之地!

(四龙套、四刀斧手、宇文化及同下。)

伍夫人  (白)     奸贼!

     (唱)     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扰混,

             我朝中又出奸佞臣。

             回府忙把四将叫!

(四将军同上。)

四将军  (同唱)    夫人为何珠泪淋?

     (同白)    夫人两眼垂泪,却是为何?

伍夫人  (白)     众位将军哪,只因太宰侮骂奸王,被敲牙割舌而亡了。

四将军  (同白)    啊!

     (同唱)    听罢言来怒气生,

             不由豪杰冒火星。

             去到校场点人马,

             要与太宰把冤伸。

(四将军同下。兵丁上。)

兵丁   (白)     启夫人:众将反上金殿去了。

伍夫人  (白)     看令箭伺候!

     (唱)     伍氏代代忠良将,

             岂作谋反叛逆臣!

(四将军同上。)

四将军  (同唱)    旌旗铠甲多齐整,

             拿住昏王方称心。

伍夫人  (白)     众位将军带领人马,意欲何为?

四将军  (同白)    我等反上金殿,拿住昏王与太宰冤冤相报。

伍夫人  (白)     呸!伍家世代忠良,岂作反叛之臣?

四将军  (同白)    夫人,有道是: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正子奔他乡。

伍夫人  (白)     你等一定要反?也罢!待老身拔剑自刎了吧!

四将军  (同白)    夫人不必如此,我等不反也就是了!

伍夫人  (白)     一同回府,商议而行。

     (唱)     叫声众将莫慌忙,

             老身自有好主张。

     (白)     众将站立两旁,老身有一言你等听了。太宰辱骂新主而亡,是尽其“忠”也;少爷闻知,他若进京请罪,全其“孝”也;你夫人自受其绑,乃全其“节”也。尔等自受其缚,是全其“义”也。昏王见了必然赦免,忠孝节义,出于伍氏一门,岂不妙哉!

     (唱)     自受绑缚上金殿,

             忠孝节义美名传。

(伍夫人绑四将军,伍保上。)

伍保   (白)     众位将军,因何受捆?

四将军  (同白)    只因太宰辱骂昏王,被昏王敲牙割舌而死,我等要反上金殿,夫人不允将我等捆绑面君,故尔如此。

伍保   (白)     有这等事?待我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在上,伍保叩头!

伍夫人  (白)     伍保回来了?

伍保   (白)     正是。老夫人,老太宰被屈而死,众将要反上金殿与太宰报仇,拿住奸王,碎尸万段。老夫人为何拦阻?

伍夫人  (白)     我伍家世代忠良,岂作叛逆之臣?

伍保   (白)     老夫人自受其绑,若是奸王不赦,反受其害,那时悔之晚矣!

伍夫人  (白)     唗!

     (唱)     伍保说话不忠良,

             竟作贼子反朝堂。

             人来与我上了绑!

(伍保逃下。)

伍夫人  (唱)     儿郎个个珠泪汪!

             我只得捆绑金殿上,

四将军  (同唱)    全忠名儿天下扬。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刀斧手绑四将军同上,宇文化及上。)

宇文化及 (念)     惧怯朝朝乐,欺心日日忧。

     (白)     下官、宇文化及。奉旨监斩伍氏满门。

             刀斧手!将伍家满门绑赴市曹,斩首号令。

四刀斧手 (同白)    噢!

(四刀斧手押四将军同下。〖鼓响〗。四刀斧手同上。)

四刀斧手 (同白)    斩首已毕。

宇文化及 (白)     站立两厢。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伍夫人上。)

伍夫人  (唱)     耳边厢又听得催命鼓响,

             想必是众将军斩首法场。

四刀斧手 (同白)    刀斧手叩头!

伍夫人  (白)     四位将军呢?

四刀斧手 (同白)    斩首了。

伍夫人  (白)     哎,将军哪!

     (唱)     伴君王如伴虎常有祸降,

             官高显好比那树大叶张。

             我的儿伍云召哪知家丧,

             为娘的今日里命付幽乡。

(四刀斧手捆伍夫人同下,四刀斧手同上。)

四刀斧手 (白)     斩首已毕!

宇文化及 (白)     上殿交旨!

四刀斧手 (白)     噢!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伍保上。)

伍保   (白)     好恼啊好恼!

     (唱)     心急急来意忙忙,

             不顾星夜奔南阳。

     (白)     俺、伍保。奉命进京报喜,不想昏王无道,将伍氏满门斩首,为此星夜奔往南阳关,报与少老爷知道便了。就此马上加鞭。

(伍保下。)
(完)


浏览次数:2118 ┊ 字数:8467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