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渡阴平》

主要角色
邓艾:老生

情节
邓艾、钟会攻取西川,兵到剑阁,山势险峻,不易攻下。邓艾欲偷渡阴平,钟会以为愚,以云梯攻之。邓艾即率领将卒,凿山搭桥,飞渡天险。先是,阴平山下,诸葛亮原留两营人马,姜维遣张翼告急,刘禅不但不发兵卒,反撤阴平人马,致邓艾得以直取江油。张翼求救江油守将马邈,马邈坐视不理。邓艾兵至,马邈妻李氏劝夫率兵迎战,马邈不听,踢死李氏,献地图纳降。邓艾随进兵绵竹。刘禅三召诸葛亮之子诸葛瞻。诸葛瞻继承父志,一面遣使求援于东吴,一面率将士与邓军苦战,屡获大胜。奈黄皓断绝粮草,东吴支援不力,诸葛瞻父子终于殉国。

注释
此剧包括《渡阴平》、《取江油》、《战绵竹》三剧。剧本中采用了单本《取江油》、《战绵竹》中一些台词,特此说明。
此剧经刘砚芳先生协助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六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孟若楠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5.2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邓忠上,起霸。)

邓忠   (念)     汉中关隘今已定,

(师纂上,起霸。)

师纂   (念)     剑阁不久一扫平。

(丘本上,起霸。)

丘本   (念)     但愿旗开早得胜,

(田续上,起霸。)

田续   (念)     全凭奇谋与强兵。

邓忠、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俺——

邓忠   (白)     邓忠。

师纂   (白)     师纂。

丘本   (白)     丘本。

田续   (白)     田续。

邓忠   (白)     三位将军请了!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请了。

邓忠   (白)     父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请!

(〖水龙吟〗。八文堂、四下手、八马夫引邓艾同上。)

邓艾   (点绛唇)   士马驰驱,跋涉千里。今好比,乐毅伐齐,踏平敌国地。

邓忠、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参见元帅!

邓艾   (白)     站立两厢。

邓忠、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啊!

邓艾   (念)     自幼能筹划,多谋善用兵。凝眸知地理,仰面识天文。

     (白)     本督,姓邓名艾字士载。官拜征西将军。与钟会同领兵将,夺取西川。某在沓中绊住姜维,助钟会成功。闻听钟会果然取了汉中,如今又攻剑阁。某也曾命诸葛绪前去助战,怎么还不见回转?因此升帐,听候好音。正是:

     (念)     马到临崖断,剑斩玉石分。

卫瓘   (内白)    马来!

(卫瓘上。)

卫瓘   (念)     忙将不平事,报与将军知。

     (白)     参见都督!

邓艾   (白)     卫监军少礼。

卫瓘   (白)     可恼啊可恼!

邓艾   (白)     卫监军为何这等烦恼?

卫瓘   (白)     都督有所不知。诸葛绪中了姜维之计,失机败阵。钟会不念都督情面,要将他斩首。末将言道:诸葛绪乃都督部下之将,将军杀之,恐伤和气。

邓艾   (白)     他可曾饶恕?

卫瓘   (白)     他不但不听末将之言,反说道:我奉天子命诏、晋公钧命,特来伐蜀。就是邓艾有罪,亦当斩之。仍将诸葛绪用槛车押往洛阳,任晋公发落。将诸葛绪之兵,收入他的部下调遣。你道恼是不恼?

邓艾   (白)     啊!我与他官品一般,况且我久战疆场为国多劳。他敢妄自尊大,待我会他一会。

邓忠   (白)     且慢!啊爹爹,有道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爹爹如与钟会不睦,必误国家大事。望爹爹容忍才是!

邓艾   (白)     话虽如此。那诸葛绪乃我部下之将,虽然败阵,理应送来治罪,可恨钟会反送至晋公那里发落,一可怒也。不还我诸葛绪之兵,二可怒也。他道为父有罪,也当斩之,三可怒也。如此可恶,待我亲自与他辩理。

邓忠   (白)     爹爹一人前去,恐中诡计。

邓艾   (白)     谅他沟渠之水,能起多大风浪。小小蝼蚁,焉能动摇泰山!

邓忠   (白)     爹爹一定要去,孩儿相随保护。爹爹此去不可动怒,假意致贺。他若能曲意伏罪,还望爹爹以国家大事为重,不可伤了两家和气。

邓艾   (白)     好,就依我儿。速领二十骑相随。

             丘本、师纂看守大营。

丘本、

师纂   (同白)    得令!

邓艾   (白)     带马往钟会营中去者!

(四下手、邓忠同下。)
丘本、

师纂   (同白)    送都督!

邓艾   (白)     众将官,紧守营寨!

丘本、
师纂、

八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八文堂引钟会同上。)

钟会   (引子)    奉命统领千员将,夺取汉中威名扬。

     (念)     髫年称时慧,曾做秘书郎。妙计平西蜀,要比张子房。

     (白)     某,姓钟名会字士季。官拜镇西将军。奉天子命诏、晋公钧旨,前来伐蜀。本都督施小计,夺了汉中,困住姜维。可恨诸葛绪,败阵失机,使姜维乘机逃回剑阁。本当将诸葛绪斩首,奈众将苦苦讲情,故此解往京都任凭晋公发落。我想诸葛绪乃邓艾之将,被我解进京去,我又收了诸葛绪之兵马,大谅邓艾必不甘休,倒要提防一二。正是:

     (念)     察言观色须谨慎,提防邓艾生异心!

(旗牌上。)

旗牌   (念)     忙将军情事,报与将军知。

     (白)     启禀都督:邓征西到!

钟会   (白)     噢!那邓艾来了?

旗牌   (白)     正是。

钟会   (白)     带领多少人马?

旗牌   (白)     十数馀骑。

钟会   (白)     众将进帐!

旗牌   (白)     众将进帐!

四将   (内同白)   来也。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参见都督!

钟会   (白)     站立两厢。

四将   (同白)    啊!传末将等进帐,有何将令?

钟会   (白)     众位将军,前者本都督将诸葛绪解往晋公处发落,那邓艾必不甘休。他今前来,必有缘故。你等排列帐前,等他进帐!看我眼色行事。

四将   (同白)    得令!

钟会   (白)     来,有请邓征西将军!

旗牌   (白)     是。

             有请邓将军!

(四下手、邓忠、邓艾同上。)

邓艾   (唱)     军容整肃杀气生,

             邓艾心中不安宁。

             大事安排小事忍,

邓忠   (唱)     爹爹还要三思行。

邓艾   (白)     着,着,着!

旗牌   (白)     都督出迎!

钟会   (白)     邓将军!

邓艾   (白)     钟将军!

(邓艾、钟会同冷笑。邓艾进帐,邓忠同钟会比粗,同进帐。邓艾、钟会同坐。)

钟会   (白)     不知邓将军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邓艾   (白)     岂敢!今闻钟将军得了汉中,此乃盖世奇功。国家幸甚,天下幸甚。特来道贺!

钟会   (白)     岂敢!今诸葛绪败阵,也曾替将军解京。恕未通知,将军莫怪!

邓艾   (白)     将军说哪里话来?你我同领兵将伐蜀,将军发落也是一样,何必通知于我。但要同心灭蜀,千万莫生二意!

钟会   (白)     是啊!来,看宴伺候!

邓艾   (白)     到此就要讨扰。

(〖吹打〗。旗牌斟酒。)

旗牌   (白)     上宴。

邓艾、

钟会   (同白)    请!

(〖牌子〗。)

邓艾   (白)     将军既得汉中,乃朝廷之大幸。何不定策,早取剑阁?

钟会   (白)     这个?将军明见如何?

邓艾   (白)     邓艾无才无学,怎比大将军决胜千里?邓艾恳请妙策,恭听号令!

钟会   (白)     将军过誉,惶恐之至。钟会怎比大将军运筹帷幄?若有奇谋,当面指教,何必太谦!

邓艾   (笑)     哈哈哈……

     (白)     以愚意度之,可引一军从阴平小路,出汉中德阳亭,用奇兵径取成都。那姜维必撤兵去救。将军乘虚夺取剑阁,可获全胜也!

     (唱)     忆昔韩信掌军机,

             谋深智广显神奇。

             我今暗渡阴平地,

             指日走马转旌旗。

钟会   (冷笑)    嘻嘻嘻!

     (唱)     听罢言来心欢喜,

             将军谋略世间稀。

             祝你早定西川成功绩,

             麒麟阁上美名题。

     (白)     将军真乃大才也。此番暗渡阴平,必然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将军速速带兵前去,钟某在此专候捷音。

邓艾   (白)     讨扰盛宴。某告辞了!

     (唱)     将军使我添豪气,

             满怀壮志与天齐。

             非是我大言夸妙计,

     (白)     马来!

(下手甲带马,邓艾上马。四下手、邓忠同下。)
邓艾、

钟会   (同白)    请!

邓艾   (唱)     偷渡阴平志不移。

(邓艾下。)

钟会   (冷笑)    嘻嘻嘻!

     (唱)     人言邓艾多妙计,

             依某看来不出奇。

     (白)     诸位将军,人言邓艾有谋,今日观之,乃庸才尔。

四将   (同白)    何以见得?

钟会   (白)     想阴平小路,皆高山峻岭。听闻诸葛亮在世,留兵守其险要。邓艾此去,若有蜀兵,断其归路,邓艾父子难保性命,焉能成功?我以正道而行,何愁蜀地不破?众将官!

四将、

八文堂  (同白)    啊!

钟会   (白)     速制云梯炮架,攻打剑阁!

四将、

八文堂  (同白)    啊!

钟会   (白)     正是:

     (念)     可笑邓士载,冒险是庸才。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黄皓引刘禅同上。)

刘禅   (唱)     孤王即位坐龙庭,

             四十二载享太平。

             朝政全凭诸葛亮,

             可惜他一命归阴城。

             如今姜维辅国政,

             现在沓中练雄兵。

             岂怕敌人来犯境,

             西川路险难进军。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陛下:左将军张翼回朝,在午门候旨。

刘禅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张翼进宫啊!

张翼   (内白)    领旨!

(张翼上。)

张翼   (唱)     钟会兵取汉中境,

             剑阁风波忽又生。

             奉命回朝把兵请,

             金殿叩见我主君。

     (白)     臣,张翼见驾。陛下万岁!

刘禅   (白)     平身。

张翼   (白)     万万岁!

刘禅   (白)     卿家不在沓中,回朝有何国事?

张翼   (白)     启万岁:大事不好了!

刘禅   (白)     何、何、何事惊慌?

张翼   (白)     司马昭差钟会、邓艾分兵两路,侵犯我邦。如今汉中失守,大将军姜维现在剑阁抵御敌兵,十分危急。万岁定夺!

刘禅   (白)     哎呀!不、不、不好了!

     (唱)     钟会兵占汉中境,

             心中着慌胆战惊。

             左右为难无计定,

(刘禅想。)

刘禅   (唱)     且与黄皓商议行。

     (白)     你、你、你、你下面伺候,容孤商议退兵之计!

张翼   (白)     遵旨!

(张翼下。)

刘禅   (白)     如今汉中已失,剑阁危急,这便如何是好?

黄皓   (白)     万岁不必着急,哪有此事?此乃姜维欲立功名,故来此信。陛下,奴婢闻得城中有一巫婆,供奉一神,能知吉凶。可召来问之。不知陛下心意如何?

刘禅   (白)     好,快去请来!

黄皓   (白)     领旨!

     (唱)     陛下但请放宽心,

             万事临头不必惊。

             此去虔诚巫婆请,

(黄皓下。)

刘禅   (唱)     黄皓忠肠慰朕心。

             但愿巫婆有灵应,

             保得孤王享太平。

(黄皓、巫婆同上。)

黄皓   (唱)     仙师且在宫门等,

             待我奏之圣明君。

     (白)     启奏陛下:奴婢已将巫师请到。

刘禅   (白)     快快宣她进见!

黄皓   (白)     陛下,那巫师乃是仙人,必须焚香迎请。

刘禅   (白)     内侍,焚香迎请!

黄皓   (白)     有请仙师!

(巫婆进殿,坐正场椅。刘禅焚香跪拜。)

黄皓   (白)     陛下必须诚心拜祷才是。

刘禅   (白)     蜀汉天子刘禅,于炎兴元年孟冬月己酉朔越九日,叩祝神圣:望神圣保朕天下太平,魏兵自退。请示吉凶!

(刘禅拜。巫婆做打喷嚏,变花脸腔。)

巫婆   (白)     哇呀呀!

(巫婆出桌外跳,坐桌上。)

巫婆   (白)     吾乃西川土神是也。万岁放心,乐享太平,何必多虑。再过几年,魏国江山,自归陛下,切勿忧思。吾神去也!

(巫婆从桌上摔下,作醒。)

黄皓   (白)     陛下在此。

巫婆   (白)     陛下,小巫叩头!

刘禅   (白)     黄皓,赏她黄金千两,出宫去吧!

巫婆   (白)     谢陛下!

(黄皓拿黄金与巫婆同出门。)

黄皓   (白)     我一会儿来分。

巫婆   (白)     有你的,没错儿。

(巫婆下。)

刘禅   (白)     内侍,宣张翼上殿!

大太监  (白)     张翼上殿!

张翼   (内白)    领旨!

(张翼上。)

张翼   (白)     参见陛下,不知兵发多少,大将几员?

刘禅   (白)     方才神人降临,言道:数年之后,魏土尽归寡人。剑阁之魏兵,不久自退,何用救兵?将军快去对大将军言讲,叫他放心,自有神圣保佑。

张翼   (白)     哎呀陛下呀!此言不可听信。依臣之见,还是派兵接应。神圣若有灵验,魏兵自退。神圣若无灵验,此兵也好做个防备!

刘禅   (白)     此计甚好。

             黄皓,该派多少人马可以成功?

黄皓   (白)     做个防备嘛?有啦,武侯在世,阴平岭留有两千人马,也就够啦!

刘禅   (白)     好!卿先回剑阁,朕就传旨,去调这两千人马前往便了。

张翼   (白)     哎呀陛下呀!想丞相在世,留这两千人马,原为保守阴平,以防有人偷渡。若一旦撤去,倘有不测,如何是好?这支兵马是万万动不得!

黄皓   (白)     哎!诸葛丞相,也是多虑。想阴平岭高有万丈,漫说是人,就是雀鸟也难飞过。

张翼   (白)     住了!丞相神算,难道不如你?就是阴平无虑,调运两千老弱残兵去到剑阁,有什么用处?哎呀陛下呀!还是多派兵将接应剑阁才是!

刘禅   (白)     这个!

黄皓   (白)     神圣言道,魏兵不久自退。陛下无兵接应。你快快下殿去吧!

张翼   (白)     啊,你是何人,竟敢多言!

黄皓   (白)     咱家黄皓,你都不知道吗?

张翼   (白)     久闻你在朝专政,通敌媚外。

             哎呀陛下呀!此人乃远之赵高,近之张让。此贼不灭,国家无救也!

黄皓   (白)     哎呀陛下,他把奴婢比做赵高、张让,陛下一定是二世、灵帝了。分明骂万岁是昏君。张翼有欺君之罪,就该将他斩首!

刘禅   (白)     唗!胆大张翼,敢拿孤王比那无道昏君!本当斩首。念你素日有功,暂免一死。快回剑阁去吧!

张翼   (白)     遵旨!

     (唱)     贼黄皓专大权媚外通敌,

             我主爷贪酒色终日昏迷。

             无奈何出朝门心下迟疑,

     (白)     有了!

     (唱)     到江油学包胥秦庭流涕。

(张翼下。)

刘禅   (白)     内侍,传旨下去:命人调阴平岭两千人马,前往剑阁驻扎!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

黄皓   (白)     陛下为这点儿小事费了许多精神,叫奴婢好不心痛。现在备得有酒,请陛下定定神儿。

刘禅   (白)     定定神儿?正是:

     (念)     同卿作乐笑颜开,尽欢哪有半点哀。

     (白)     黄皓随孤来呀!

(刘禅、黄皓同下,四太监同随下。)

【第四场】

(八文堂、八马夫、师纂、丘本、田续同上。)

师纂   (念)     不久三国归一统,

丘本、

田续   (同念)    全仗将军八面风。

邓艾   (内白)    回营!

(〖风入松〗。四下手、邓忠、邓艾同上。)
师纂、
丘本、

田续   (同白)    都督,今日与钟会相见,有何高论?

邓艾   (白)     这?

(邓艾向邓忠。)

邓艾   (白)     儿呀!方才钟会待我如何?

邓忠   (白)     回禀爹爹:孩儿观其颜色,甚不以爹爹之言为然。只恐他口是心非!

邓艾   (冷笑)    嘿嘿嘿!

     (白)     我以实言相告,彼竟以庸才视我。彼今得汉中,以为莫大之功。若非我沓中绊住姜维,彼安能成功也?钟会呀!小奴才!你料我不能取得成都,我定要取之。我若取了成都,胜似汉中。哎呀且住!只是阴平高山峻岭,无路可通,如何是好?有了!暂用诳军之计,去到阴平,爬山而行。虽然行险,若侥幸成功,也未可知。我就是这个主意。

(邓艾坐。)

邓艾   (白)     众位将军,本都督有意领兵从阴平小路,出汉中德阳亭,用奇兵径取成都,众位将军以为如何?

师纂、
丘本、
田续、

邓忠   (同白)    阴平道路全无,只恐不能成功,还是另想别计。

邓艾   (白)     你等哪里知道。我幼年间曾过阴平,有条鸟道可以得渡。此番定能成功。嘚!众军士,我今乘虚去取成都,与你等立功于不朽。你等肯从否?

师纂、
丘本、
田续、

邓忠   (同白)    愿遵将令,万死不辞!

邓艾   (白)     好哇!只要你等奋勇当先,哪怕大功不成。

             我儿听令!

邓忠   (白)     在。

邓艾   (白)     命你领五千精兵,不穿衣甲,各执斧凿器具。凡遇峻危之处,凿山开路,搭造桥梁以便行军。各带干粮、绳索、毡毯,以备应用。不得有误!

邓忠   (白)     得令!

(邓忠、八马夫同下。)

邓艾   (白)     丘本修下密书,遣使驰报晋公。

丘本   (白)     得令!

邓艾   (白)     师纂带领大队人马,随后进发,依样行事。本都督先行。带马!

(四下手同带马。邓艾上马,下,四下手同随下。)

师纂   (白)     众将官,准备干粮、毡毯等物,明日向阴平小路进发!

八文堂、

田续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八文堂、马邈同上。)

马邈   (引子)    拥炉饮酒,谁管那,国忧民愁?

     (念)     大将生来厉害,要学孙武人才。腰悬宝剑锋快,豆腐一切两块。

     (白)     某,江油太守马邈。可恨天子宠信黄皓,溺于酒色。闻东川已失,我料祸不远矣。倘若魏兵至此,我自有道理。这叫做:

     (念)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禀将军:左将军张翼求见!

马邈   (白)     有请!

(〖牌子〗。张翼上。)

张翼   (白)     马将军!

(张翼下马。)

马邈   (白)     张将军!请坐!

(张翼、马邈同坐。)

张翼   (白)     可恼啊可恼!

马邈   (白)     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张翼   (白)     今东川已失,大将军退守剑阁。难道将军还不知道么?

马邈   (白)     我早已知道。但大将军退守剑阁,就该求天子添派兵将。一来防守剑阁,二来好恢复东川。

张翼   (白)     大将军十分危急,命某到成都求救。不想天子听信黄皓之言,请来巫婆,妖言惑众。派兵之事,主上置之不闻。你道恼是不恼?

马邈   (白)     何不回复大将军早定良谋?将军到此何事?

张翼   (白)     闻得江油兵多粮足。特来相求将军,分兵一半,去救剑阁,保护西川。将军莫大之功也。

马邈   (白)     原来如此。虽然江油兵多,但汛地要紧,不敢远离。将军还是往别处去借吧!

张翼   (白)     将军此言差矣!剑阁危在旦夕。你若按兵不动,倘若剑阁失守,岂不罪归于你?只恐你担待不起!

马邈   (白)     这又奇了!剑阁失与不失,与我何干?又岂能罪归于我?这兵是我所管,借与不借全在于我。你其奈我何?

张翼   (白)     住了!你这般无理,执意不肯借兵。倘若剑阁一破,成都必亡。那时节国败家亡,难免骂名万载!

马邈   (白)     哎!动不动就出口伤人。我来问你:你来调兵可有天子圣旨?

张翼   (白)     这!无有。

马邈   (白)     大将军的将令?

张翼   (白)     也无有。

马邈   (白)     一无圣旨,二无将令,就敢来私自调兵。真真岂有此理!

张翼   (白)     哎呀!

     (唱)     马邈按兵不救应,

             眼看剑阁难久存。

             将军发兵去救应,

     (白)     将军哪!

(张翼跪。)

张翼   (唱)     国亡家败怎为人?

马邈   (白)     呸!

     (唱)     一无圣旨二无令,

             任你七夜哭秦庭。

             我的主意拿得准,

             不借将来不借兵。

     (白)     掩门!

(马邈、八文堂同下。)

张翼   (白)     好贼子!

     (唱)     千言万语他不允,

             贪生怕死顾自身。

             暂且忍下心头恨,

(张翼上马。)

张翼   (唱)     奸贼误国害黎民!

(张翼下。)

【第六场】

(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邓艾同上。)

邓艾   (唱)     七百里观不尽高山峻岭,

             无人地只听得百鸟声音。

             众军士大着胆凿山前进,

(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邓艾同走圆场。邓艾望。)

邓艾   (白)     呀!

     (唱)     来到了摩天岭道路难行。

     (白)     且住!自十月从阴平进兵,凡二十馀日,行七百里,皆无人之地。来在这摩天岭,怎么当初的鸟道不见?岂不前功尽废了!

邓忠   (白)     既无鸟道,不能渡过,不如回去另想别计!

邓艾   (白)     大丈夫只有向前,哪有退后之理!若要回去,有何面目去见钟会?

邓忠   (白)     爹爹不肯回去,这摩天岭峻壁悬崖,怎能得过?

邓艾   (白)     这个?

(邓艾看。)

邓艾   (白)     有了,上有藤葛。我等攀藤挂树而上,去到山顶再作道理。

邓忠   (白)     此岭高有万丈。若是一时失手,跌将下去,岂不骨碎如泥?望爹爹不可行险而进!

邓艾   (白)     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日纵然为国丧身,虽死犹荣。军士们:各将干粮解下,饱餐一顿,随本都督攀藤而上!

丘本、
田续、
师纂、

邓忠   (同白)    遵命!

邓艾   (二黄导板)  众军士饱餐饭随某越岭,

(邓艾领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攀藤越岭。)

邓艾   (二黄回龙)  山又高,水又深,父子们为国效劳,统领雄兵,千里迢迢为的是功名。

     (二黄原板)  邓士载向空中祷告神圣,

             愿军士过高岭能获太平。

             众军士攀藤葛鱼贯而进,鱼贯而进,

(邓艾、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上山。)

邓艾   (二黄原板)  观峻壁与悬崖直接天庭。

             但不知计行险——

     (二黄散板)  可能侥幸?

(邓艾、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转山。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哭。)

邓艾   (二黄散板)  又只见一个个啼哭纷纷!

     (白)     你等为何啼哭?

丘本、
田续、
师纂、

邓忠   (同白)    行至此地,无路可下。前功尽废,怎的不哭?

邓艾   (白)     众军士,此地并无鸟道。因钟会笑我不能成功,故用诳军之计,来至此间。过此不远,便是江油。成功在迩,岂可退后?我等备下毡毯,围衬其身。用绳索束腰,攀木挂树,翻下岭去。若得过此岭,必定成功,富贵共之。有道是:“欲求真富贵,须下死工夫。”

邓忠   (白)     爹爹不可行险。还是回去了吧!

邓艾   (白)     呀呀呸!尔等定要回去,但凭尔等。怎奈我难见钟会?也罢!待我拔剑自刎了吧!

丘本、
田续、
师纂、

邓忠   (同白)    都督休得如此。我等愿从将军之命。

邓艾   (白)     好哇!既愿从我令,先将军器扔下山去!

(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扔刀枪。)

邓艾   (白)     取毡毯过来。待我自裹其身,先行下山便了。

(邓艾、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裹毡下山,同将毡毯解下)

邓忠   (白)     爹爹醒来!

邓艾   (二黄散板)  一霎时不由我昏迷不醒,

(邓艾看,三笑。)

邓艾   (二黄散板)  天保佑过高山性命犹存。

     (白)     幸喜过得高山。众军站齐,待我查点。

(邓艾查点。)

邓艾   (白)     咳!五千军士过山,还剩两千馀人,总算苍天保佑。你我望空一拜!

(邓艾、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拜。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拿起兵器。)

邓艾   (二黄散板)  拜上苍保佑我大功早定,

(邓艾、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走圆场,同见碑。)

邓艾   (白)     呀!

     (二黄散板)  见道旁一石碑上刻题文。

     (白)     此处有一碑碣,待我看来:

     (念)     “二火初兴,有人越此。二士争衡,不久必死。”

             啊?儿呀,后二句不解,前二句应在今日。

邓忠   (白)     怎样解法?

邓艾   (白)     “二火初兴”,想“二火”者乃“炎”字也。蜀主新政“炎兴元年”,岂不是“二火初兴”?“有人越此”,分明算就今日之事。但不知何人有此神算,立此碑记?

邓忠   (白)     旁有一行小字,爹爹请看。

(邓艾看。)

邓艾   (白)     “汉丞相诸葛武侯题”。哎呀!诸葛先生真乃神人也。你若在世,我当以师事之!

     (念)     阴平峻岭与天齐,云雀徘徊难腾飞。某今裹毡从此下,谁知武侯有先机。

     (白)     诸葛先生受我一拜!

(邓艾拜。)

邓艾   (二黄散板)  叹服武侯真神人,

(邓艾、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走圆场,同见空营。)

邓艾   (二黄散板)  谁料此处有伏兵!

     (白)     哎呀儿呀!你看有营帐数座。若有伏兵,我等休矣!

邓忠   (白)     待儿前去探望虚实。

邓艾   (白)     小心了!

(邓忠搜营。)

邓忠   (白)     启爹爹:不必惊慌,乃是数座空营。

邓艾   (白)     待我观看。

(邓艾看。)

邓艾   (白)     啊?有营无兵,必有原故。

(邓艾看。)

邓艾   (白)     你看那边,有一土人。问个虚实便了。

(土人上.)

土人   (念)     前面有人声,上前问原因。

马夫甲  (白)     呔!土人慢走!

(土人看。)

土人   (白)     将军!

(土人跪。)

邓艾   (白)     老者不必害怕,我们不伤你命。起来有话问你。

土人   (白)     谢将军。

邓艾   (白)     我且问你:此处可有人马?

土人   (白)     诸葛武侯在世,曾派两千人马守此险隘。

邓艾   (白)     这数座空营原有人马,如今驻扎何处?

土人   (白)     内侍黄皓奏道:“此处两千人马,空费钱粮,一无用处。”故此申奏蜀主,将此处守兵撤去,剩下这数座空营在此。

邓艾   (白)     知道了。请便。

马夫甲  (白)     去!

(土人怕,下。)

邓艾   (白)     幸喜黄皓废去此处守兵,助我成功。若依诸葛武侯旧令,驻兵在此,我等被擒矣!

邓忠   (白)     是啊。

邓艾   (白)     众军士,我等有来路无归路。抬头观看,前面已是江油,乃是马邈把守。城中粮草齐备。我等前进可活,后退即死。须要并力攻之,方能成功。

丘本、
田续、
师纂、

邓忠   (同白)    我等情愿死战,绝不偷生。

邓艾   (白)     好哇!马邈本是胆小无谋之辈。大家舍身向前,哪怕大功不成?众将官,奋勇当先!

(〖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七场】

(李氏上。)

李氏   (引子)    夫荣妻贵,必须要,爱国有为。

     (念)     奴本闺阁一女流,随夫马邈镇江油。一心常怀忧国事,不知干戈几时休。

     (白)     奴家,李氏。老爷马邈,镇守江油。可恨黄皓专权。国家大事,是奴常常忧虑。又闻钟会得了汉中,边情甚急。我家老爷全无忧色,不知何故?今日操演人马未归。等他回府,问个端的便了。

     (唱)     圣天子溺酒色不理朝政,

             亲小人远君子四起烟尘。

             屡听闻边情急常有凶信,

             我老爷因何无半点心惊?

             莫不是良计谋早已定准,

             虚与实操演回细问分明。

马邈   (内白)    回操!

(八文堂、马邈同上,八文堂接马同下。)

马邈   (白)     可恼啊可恼!

李氏   (白)     将军操演回来,因何烦恼?

马邈   (白)     方要操演人马,忽然张翼前来搬兵。是他言道:钟会得了汉中,大将军姜维退守剑阁,甚是危机。可恨黄皓在朝专权。天子昏迷,听信妖言,不发救兵接应姜维。

李氏   (白)     张翼到此何事?

马邈   (白)     前来借兵。我说了个汛地要紧,别处去借。张翼便开口伤人,说我骂名万载。你道恼是不恼?

李氏   (白)     哎呀,将军差矣!大将军退守剑阁,危急万分。张翼前来借兵,就该分兵救应。将军岂有坐视不救之理?

马邈   (白)     我若发兵去救剑阁,魏兵前来,叫我束手被擒不成?

李氏   (白)     将军若不发兵救应,剑阁失守,西川不保,将军又便如何?

马邈   (白)     哈哈哈!天子听信黄皓之言,溺于酒色。我料祸不远矣!

李氏   (白)     近来屡闻边情紧急。将军全无忧色,不知何故?

马邈   (白)     大事自有姜伯约掌握,与我何干?

李氏   (白)     虽然如此,将军所守城池,也不为不重。你可知“食君之禄,当报国恩”么?

马邈   (白)     妇道人家,晓得什么?魏兵若来,我自有妙计。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将军:大事不好了!

马邈   (白)     何事惊慌?

旗牌   (白)     闻听谣传,邓艾偷渡阴平,直奔江油而来。

马邈   (白)     再探!

(旗牌下。)

李氏   (白)     啊将军,邓艾偷渡阴平,事在危急。速速准备才是。

马邈   (白)     休要慌张。我想阴平高山峻岭,并无道路可行。何况摩天岭高有万丈,由何处而下?谣言不足信也。纵然魏兵至此,我早定下万全之计,可以高枕无忧。夫人何虑也!

李氏   (白)     既有万全之计,妾愿洗耳恭听。

马邈   (白)     若魏兵到来,我全身披挂,统领众将,将全城兵马调齐。见了那邓艾,我就——

李氏   (白)     决一死战!

马邈   (白)     跪在他的马前归降,岂不是万全之计?

李氏   (白)     哎呀将军哪!国家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江油城中,兵精粮足。将军若不战而降,岂不落个骂名千载,遗臭万年?还是背城一战,宁做断头将军,不做降将军,方能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马邈   (白)     妇道人家,不识天命。如今事已如此。若归降邓艾,一可保全身家性命,二可升官发财,岂不胜似交战?有道是蝼蚁尚且贪生,人而岂不惜命哪!

李氏   (白)     马邈哇!卖国的贼子!既食君禄,当报君恩。尔有何才何能,镇守江油?皇恩不为不厚。今当有事之秋,正是报效之时。想你身为大将,先怀不忠不义之心,枉受国家爵禄之恩。降贼求荣,全无心肝,真乃人面兽心。我恨不得食尔之肉,喝尔之血。有何面目与先人相见也!

(李氏撞。马邈踢死李氏。旗牌上。)

旗牌   (白)     魏将邓艾不知从何而来,一拥进城了!

马邈   (白)     哎呀!

(八马夫、邓忠、邓艾、旗手执“邓”字旗同上。邓艾、邓艾同马邈比相。马邈跪。)

邓艾   (白)     呔!你是何人?

马邈   (白)     马邈归降来迟,死罪呀死罪!

邓艾   (白)     马邈事急归降,非真心也。看剑!

马邈   (白)     且慢!某有心归降久矣。因拙妻不肯,故一足将她踢死。今愿招城中居民及本部人马,尽归将军!

邓艾   (白)     我却不信!

马邈   (白)     将军不信,我妻在此。

(邓艾看。)

邓艾   (白)     好哇!

     (念)     蜀主荒淫社稷颠,天差邓艾取西川。可惜巴蜀多名将,不如江油李氏贤。

     (白)     好个节烈的夫人,愧煞了须眉男子。

             左右!将李氏尸首不可损坏,用大大棺木盛殓起来。本都督亲自祭奠于她。

邓忠   (白)     搭下去!

(八马夫抬李氏同下。)

邓艾   (白)     尔镇守江油,兵精粮足。不去舍命决战,甘心贪生投降,分明是个无谋无耻、不忠不义、卖国求荣、反复小人。要你何用?看剑!

马邈   (白)     哎呀!将军斩了马邈,不值紧要。若取成都,恐一路之上的将士,就不敢归降了。

邓艾   (笑)     哈哈哈!

     (白)     我是与你作耍呢。

马邈   (白)     作耍?吓了我一身冷汗!

邓艾   (白)     将军请坐。

马邈   (白)     谢坐!

邓艾   (白)     邓忠听令!

邓忠   (白)     在。

邓艾   (白)     迎接师纂大队,前去涪城,聚齐攻打。不得有误!

邓忠   (白)     得令!

(邓忠下。)

邓艾   (白)     马将军暂为我军向导。且候事定,奏知魏王,定有封赐。

马邈   (白)     谢大将军!待某将江油之事办理办理,再差兵将把守。末将随同大将军,去取涪城。

邓艾   (白)     好。速速料理,不得迟误!

马邈   (白)     得令!大堂备酒,与大将军接风。

邓艾   (白)     讨扰了。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急急风〗。四龙套、四上手、吴常同上。)

吴常   (念)     闻听魏兵西蜀来,可叹陛下无计裁。黄皓心存欺国意,空负姜维济时才。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大事不好了!

吴常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邓艾偷渡阴平,破了江油,杀到涪城来了!

吴常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吴常   (白)     啊!邓艾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待我速速点兵迎敌。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邓艾攻破城关,杀奔帅府来了!

吴常   (白)     带马迎敌!

(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马邈、邓艾同上,同会阵。)

邓艾   (白)     来将通名!

吴常   (白)     大将吴常。

(邓艾杀吴常死,下。)

马邈   (白)     尔等可愿归降?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情愿归降。

邓艾   (白)     各去驻扎,少时点名立册。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邓艾   (白)     众军士!吾军涉险而来,甚是劳顿。歇息数日,然后进兵。

(八马夫、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应,同下。)

邓艾   (白)     将军,欲取成都,有何妙计?

马邈   (白)     末将并无计策。蒙大将军令我为向导,献上地理图一轴。将军请看。

邓艾   (白)     还望将军指点,大家一观。

     (唱)     马将军展开了一本地理,

             一字一行看仔细。

             上写着涪城、成都一百六十馀里,

             哪一关、哪一隘、哪是郡、哪是县、哪处高来哪处低。

             绵竹奇险坚固多注意,

             破了这绵竹城,成都必然失。

             忽然观到前山地,

             成败就在这着棋。

     (白)     且住!吾观前山乃是险要之地。若被蜀兵先占,我军休矣。

             众将走上!

(丘本、田续、师纂、邓忠同上。)
丘本、
田续、
师纂、

邓忠   (同白)    参见都督,有何将令?

邓艾   (白)     我等只知暂守涪城。倘若蜀兵据住前山,何能成功?若迟延日久,姜维兵到,我军危矣。因此,传你等前来,速速起兵前往!

田续   (白)     且慢!我军劳顿,岂可进兵?

邓艾   (白)     唗!尔可知“兵贵神速”,竟敢乱我军心?左右,推出斩了!

马邈   (白)     且慢!若斩这位将军,于军不利。望大将军饶恕!

邓艾   (白)     本当将你斩首。念在马将军讲情,饶尔不死。军中不用你这无用之辈,命你把守涪城!

田续   (白)     谢都督!

邓艾   (白)     马将军,某方才看过地理图,心已明白。将军回镇江油去吧!

马邈   (白)     得令!

(马邈下。)

邓艾   (白)     众将官,兵发绵竹!

(丘本、师纂、邓忠领邓艾同下。)

田续   (白)     好个邓艾!偷渡阴平,侥幸成功,竟敢倨傲如此。日后若是犯在我手——

             嘚!众将官,小心把守。正是:

     (念)     今日之辱成仇怨,不报此恨心不甘!

(田续下。)

【第九场】

(四太监、大太监、黄皓、刘禅同上。)

刘禅   (唱)     昨夜欢娱落玉兔,

             常共爱卿论琴书。

(郤正上。)

郤正   (唱)     告急本章无其数,

             我主忧愁半点无!

     (白)     来此已是宫门。待我叩环。

大太监  (白)     何人叩环?

郤正   (白)     郤正有紧急国事,面奏陛下。

大太监  (白)     候着!

             启陛下:郤正有紧急国事面奏。

刘禅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陛下有旨:郤正进宫!

郤正   (白)     领旨!

             郤正见驾。陛下万岁!

刘禅   (白)     进宫有何紧急国事?

郤正   (白)     哎呀陛下呀!今有邓艾偷渡阴平,江油守将马邈投降,涪城失守。邓艾又进兵攻打绵竹。若绵竹有失,成都不保。我主速做准备!

刘禅   (白)     哎呀卿家呀!这便如何是好?

郤正   (白)     陛下若抵挡邓艾,非一人不可。

刘禅   (白)     哪一个?

郤正   (白)     就是诸葛武侯之子,驸马都尉诸葛瞻。陛下何不宣上殿来,共议退兵之策!

刘禅   (白)     他如托病不出,如何是好?

郤正   (白)     想那诸葛瞻,忠心赤胆。况且又是驸马都尉,必不负陛下之托。

刘禅   (白)     恐驸马不是邓艾敌手。

郤正   (白)     诸葛驸马自幼韬略精通,诸书无所不晓。此去可以成功。

刘禅   (白)     既然如此,拿孤旨意,速诏驸马前来!

郤正   (白)     领旨!

(郤正下。张遵上。)

张遵   (念)     来此宫门。待我叩环。

大太监  (白)     何人叩环?

张遵   (白)     尚书张遵,求见陛下。

大太监  (白)     启奏陛下:尚书张遵求见。

刘禅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张遵进宫!

张遵   (内白)    领旨!

(张遵上。)

张遵   (白)     臣张遵见驾。吾皇万岁!

刘禅   (白)     平身。

张遵   (白)     谢万岁!

刘禅   (白)     卿家有何本奏?

张遵   (白)     启奏陛下:远近告急本章,好似雪片而来。往来使者,联络不绝。请陛下御览。

刘禅   (白)     待孤一观。

(〖牌子〗。)

刘禅   (白)     这便如何是好?

张遵   (白)     陛下不必惊慌。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填。”就该选一能将,迎敌邓艾。一面差人东吴求救,方保无虑。

刘禅   (白)     郤正保举驸马都尉,可能成功?

张遵   (白)     驸马颇有武侯之风。陛下速降旨意,宣诏才是。

刘禅   (白)     只恐驸马托病不出。命卿拿孤旨意,二次催诏。速去速回!

张遵   (白)     领旨!

(张遵下。)

刘禅   (白)     黄皓,许多本章,为何不奏?你难免有欺君之罪!

黄皓   (白)     哎呀陛下,奴婢不奏,怕陛下劳神。奴婢是心痛陛下,怎么反要治奴婢之罪?陛下你好没良心哪!

刘禅   (白)     咳!哪个要治罪于你?只怕邓艾杀来,破了成都,朕性命休矣!

黄皓   (白)     陛下不必着急。当初问过巫师,大谅神人必不欺哄陛下。驸马领兵前去,魏兵自退。

刘禅   (白)     朕怕驸马托病不出,又便如何是好?

黄皓   (白)     陛下何不连发三诏。驸马再若不来,就治他个违抗圣旨之罪!

刘禅   (白)     如此内侍捧旨,速诏驸马前来。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

刘禅   (白)     朕的酒,吃不太平了!

     (唱)     告急本章入成都,

             不由孤王主意无。

             摆驾金殿前引路,

             急盼驸马出门庐。

(〖急急风〗。大太监、郤正、张遵、诸葛瞻同上。)

诸葛瞻  (唱)     三诏好比是三顾,

             父子肝脑把地涂。

             哪怕邓艾如狼虎,

             舍死忘生报皇图。

     (白)     臣诸葛瞻见驾。陛下万岁!

刘禅   (白)     驸马平身。赐坐。

诸葛瞻  (白)     谢坐!陛下今日连发三诏,宣臣上殿,莫非为邓艾之事?

刘禅   (白)     正为此事着急。驸马急速领兵,,去保绵竹才是!

诸葛瞻  (白)     启奏陛下:臣因黄皓专权,朝政日非,故托病不出。陛下之事,皆为黄皓所误,国人恨入骨髓。今若不治黄皓之罪,恐诸将不肯用命。

黄皓   (白)     假病不出,便是欺君。三诏才至,便是抗命。命你出兵,又推三阻四。莫非你贪生怕死吗?

刘禅   (白)     唗!大胆!还不下去!

             驸马,他乃小臣,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你看邓艾之兵,已屯涪城,成都危急。卿看先君之面,救朕之命。若是执意不肯,朕就跪下了。

诸葛瞻  (白)     哎呀陛下呀!臣父子蒙先帝厚恩、陛下殊遇,虽肝脑涂地,不能补报。愿陛下尽发成都之兵,臣愿与那邓艾决一死战。但少一先锋。

刘禅   (白)     驸马呀!

     (唱)     不念今日念当初,

             快选先锋把汉扶。

诸葛瞻  (白)     领旨!

     (唱)     君臣金殿心酸楚,

             不由一阵掩面哭。

             下殿急忙把话诉,

             今日奉旨把兵出。

             谁当先锋把魏兵堵?

诸葛尚  (内白)    孩儿愿往!

(诸葛尚上。)

诸葛尚  (唱)     愿当大任灭贼徒。

     (白)     孩儿愿当先锋。

诸葛瞻  (白)     好哇!随为父见驾。

诸葛尚  (白)     臣诸葛尚见驾。陛下万岁!

刘禅   (白)     原来是外甥愿当先锋么?

诸葛尚  (白)     臣父子愿与邓艾决一死战!

刘禅   (白)     好。命你挂先锋大印。扫平邓艾,回来另有升赏。点兵去吧!

诸葛瞻、

诸葛尚  (同白)    领旨!

(诸葛瞻、诸葛尚同下。)

郤正   (白)     陛下何不命张遵去往东吴求救?

刘禅   (白)     张卿速往东吴求救。

张遵   (白)     领旨!

(张遵下。)

黄皓   (白)     陛下朝事已毕。奴婢后宫备酒,与陛下压惊。

刘禅   (白)     哎呀!魏兵看看杀来,哪有心肠饮酒?

黄皓   (白)     巫师言道:“不久天下尽归陛下”。况且驸马足智多谋,此番邓艾必灭。陛下何苦愁坏龙体。还是饮酒取乐,但听捷报!

刘禅   (白)     但听捷报?

黄皓   (白)     正是。

刘禅   (白)     有理。正是:

     (念)     暂取乐听捷音,神师保孤太平。

(刘禅笑。刘禅、黄皓同下。)

【第十场】

邓艾   (内唱)    兵贵神速快如风,

(四文堂、八马夫、四下手、丘本、邓忠、师纂、邓艾同上。)

邓艾   (唱)     可笑马邈似张松。

             今得地图越奋勇,

(四文堂、八马夫、四下手、丘本、邓忠、师纂、邓艾同走圆场。)

邓艾   (白)     前道不行为哪宗?

丘本、
邓忠、
师纂、

邓艾   (同白)    此处离绵竹不远。

邓艾   (白)     人马列开。

             邓忠、师纂听令!

邓忠、

师纂   (同白)    在!

邓艾   (白)     你等可领一支军马,径取绵竹,占据前山,以拒蜀兵。我随后便至。切不可迟误。若有迟误,提头来见!

邓忠、

师纂   (同白)    得令。

             带马!

(邓忠、师纂领八马夫同下。)

邓艾   (白)     众将官!

丘本、
四下手、

四文堂  (同白)    啊!

邓艾   (白)     绵竹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黄崇、李球同上,同起霸。)

黄崇   (念)     为国秉忠心,千秋仰义名。

李球   (念)     宁做断头死,不为负国生。

黄崇   (白)     绵竹守将黄崇。

李球   (白)     副将李球。

黄崇   (白)     将军请了!

李球   (白)     请了。

黄崇   (白)     邓艾带兵直往绵竹而来。圣上命诸葛将军督战,小将军诸葛尚为先锋。我等点齐人马,准备迎敌。远远望见诸葛将军来也!

(〖牌子〗。八龙套、八大刀手、诸葛瞻、诸葛尚、大纛旗同上。)
黄崇、

李球   (同白)    参见大将军!

诸葛瞻  (白)     将军少礼。此番出兵,全仗诸将之力也!

黄崇、

李球   (同白)    末将等愿一死报国。

诸葛瞻  (白)     多谢将军。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二位将军听令!

黄崇、

李球   (同白)    在!

诸葛瞻  (白)     将我父木像埋伏阵后。交战之时,推出阵前。吓退魏兵,随后追杀。

黄崇、

李球   (同白)    得令!

(黄崇、李球同下。)

诸葛瞻  (白)     我儿听令!

诸葛尚  (白)     传令下去:迎敌去者!

诸葛尚  (白)     众将官!迎敌去者!

八大刀手、

八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八马夫、邓忠、师纂同上,八文堂、八大刀手、诸葛瞻、诸葛尚同上,同会阵。)

邓忠   (白)     呔!你是何人,挡住少爷去路?

诸葛瞻  (白)     本都袭爵武乡侯、行军护卫、驸马都尉、汉大将军诸葛瞻。

邓忠   (白)     诸葛瞻,我父子奉魏王之命,夺取西川。天兵到处,无不望风归顺。你尚不识天命,竟敢前来送死!

诸葛瞻  (白)     住了!你父子侥幸成功。今大兵到此,即便扫除尔等。你去叫那邓艾前来受死。你乃黄口孺子,非吾敌手。饶尔不死。去吧!

邓忠   (白)     一派胡言。杀!

(八马夫、八文堂、八大刀手同钻烟筒下。诸葛瞻、诸葛尚、邓忠、师纂一过合,两过合,起打。黄崇、李球推诸葛亮木像同上,大旗上写“汉丞相诸葛武侯”。邓忠、师纂同见木像惊。)
邓忠、

师纂   (同白)    哎呀!

(邓忠、师纂同跑下。)

诸葛瞻  (白)     收兵!

(诸葛瞻领诸葛尚、黄崇、李球同下。)

【第十三场】

(〖风入松〗。四文堂、四上手、丘本、邓艾同上。八马夫同上,同站一字。邓忠、师纂同上,同跪。)

邓艾   (白)     为何不战而退?

邓忠、

师纂   (同白)    蜀阵中诸葛亮尚在,领兵杀来。因此逃回。

邓艾   (白)     唗!纵是诸葛重生,我何惧哉?你等轻退,以至于败。快快斩首,以正军法!

丘本   (白)     都督念在用人之际,暂且饶恕。日后立功赎罪。

邓艾   (白)     看在监军面上,饶尔等不死。起去!

邓忠、

师纂   (同白)    谢(父帅)(都督)!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孔明之子诸葛瞻为大将,诸葛瞻之子诸葛尚为先锋,领兵前来对阵。

邓忠、

师纂   (同白)    方才军中坐者是谁?

报子   (白)     乃孔明木刻遗像!

邓艾   (白)     再探!

(报子下。)

邓艾   (白)     邓忠、师纂,命你等二次攻打。成败之机,在此一举。你二人再若不胜,必当斩首。快去!

邓忠、

师纂   (同白)    得令!

(邓忠、师纂同下。)

邓艾   (白)     众位将军,安营扎寨!

(〖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八文堂、八大刀手、黄崇、李球、诸葛瞻、诸葛尚同上,八马夫、邓忠、师纂同上,二龙出水会阵,同起打。诸葛瞻、诸葛尚、邓忠、师纂同打四股档,接八大刀手、八马夫上天梯,接黄崇,接八马夫大棒攒,师纂扫黄崇下。李球、师纂同打。邓忠、诸葛尚同上,双漫头,快枪。诸葛尚挑邓忠抢背,八马夫同救下。诸葛瞻领上,众人同追下。诸葛尚耍下场下。)

【第十五场】

(四文堂、四上手、丘本引邓艾同上。)

邓艾   (唱)     进攻绵竹遭败仗,

             诸葛瞻智勇非寻常。

             师纂、邓忠把阵上,

             不知谁胜与谁强?

(八马夫、邓忠、师纂同上。)
邓忠、

师纂   (同白)    参见(父帅)(都督)!

邓艾   (白)     胜负如何?

邓忠、

师纂   (同白)    诸葛瞻用兵如神,我等重伤而逃。死罪呀死罪!

邓艾   (白)     斩了!

丘本   (白)     且慢!他二人俱带重伤,非是不肯用力。望大将军饶恕。

邓艾   (白)     起过一旁!

邓忠、

师纂   (同白)    谢(父帅)(都督)!

邓艾   (白)     啊!诸葛瞻善继父志,两番伤我许多人马。今若不速破,必是大患。也罢!待我修书,劝他归降。

丘本   (白)     且慢!他父孔明受刘备三顾之恩。他家忠孝,人所共知。此书岂不枉费心机?

邓艾   (白)     他父子忠义,我岂不知?此书乃是诱兵之计也。溶墨伺候。

(〖牌子〗。邓艾修书。旗牌上。)

邓艾   (白)     旗牌过来!

旗牌   (白)     在!

邓艾   (白)     命你下书绵竹。快去!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邓艾   (白)     邓忠、师纂,带领两路人马,埋伏蜀营左右。倘若诸葛瞻带兵出营,你等劫寨,断他归路。不得有误!

邓忠、

师纂   (同白)    得令!

邓艾   (白)     今用奇兵胜他,非比寻常,少不得本督亲自出马。

             众将官!抬刀带马!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啊!

(邓艾上马。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文堂、八大刀手、诸葛瞻、诸葛尚同上。)

诸葛瞻  (唱)     魏兵两番失了机,

             全凭将军妙算奇。

             我父鞠躬已尽瘁,

             一家忠孝报社稷。

             我把邓艾好一比,

             绵阳见虎把头低。

             但愿贼兵早杀退,

             重整汉室锦绣基。

(黄崇上。)

黄崇   (白)     营中无粮。大将军定夺。

诸葛瞻  (白)     哎呀且住!魏兵看看破在旦夕,怎么军粮还未前来?再迟一日,前功尽弃了!

(李球上。)

李球   (白)     启将军:大事不好了!

诸葛瞻  (白)     何事惊慌?

李球   (白)     成都催粮使者,回来言道:黄皓不发粮草。三军无粮,怎能交战!

诸葛瞻  (白)     啊!黄皓误国,不发军粮,只恐我军不战自乱。咳,大势去矣!

(张遵上。)

张遵   (白)     参见大将军!

诸葛瞻  (白)     罢了。吴侯可能发兵相救?

张遵   (白)     吴侯命丁奉为帅,领兵三万,向寿春进发。孙异为副将,领兵两万,向沔中而进。吴侯自率一军,三路来援。

诸葛瞻  (白)     这个……蜀有倒悬之急。如今吴侯分兵三路来救,有何益处?分明是吴侯不肯实力相助。眼睁睁汉室休矣!

(旗牌上。)

旗牌   (白)     营门哪位听事?

(李球出帐看。)

李球   (白)     哪里来的?

旗牌   (白)     下书人求见。

李球   (白)     候着!

             启将军:下书人求见。

诸葛瞻  (白)     传!

李球   (白)     下书的,将军传!

旗牌   (白)     参见大将军!

诸葛瞻  (白)     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邓将军所差。书信呈上。

诸葛瞻  (白)     诸位将军:此书必有奸计。大家听我念来!

(诸葛瞻念书)

诸葛瞻  (白)     “征西大将军邓艾,致书于行军护卫诸葛恩远麾下:窃观近代贤才,未有如公之尊父者。昔自出茅庐,一言已分三国。扫平荆益,遂成霸业,古今鲜有及者。后六出祁山,非其智力不足,乃天数耳。今后主昏弱,王气以终。艾奉天子之命,以重兵伐蜀,已皆得其地矣。成都危在旦夕。公何不应天顺人,仗义归来?艾当表公为琅玡王,以光宗耀祖,决不虚言。幸存照鉴!”

     (冷笑)    哈哈哈!

     (白)     果不出我之所料。

(诸葛瞻扯书。)

诸葛瞻  (白)     敌人乱我军心。看剑!

(诸葛瞻斩旗牌。)

张遵   (白)     将军为何斩了来使?

诸葛瞻  (白)     邓艾乱我军心。我父子荷国厚恩,以死相报。如今救兵不到,粮草将断,久收非良策也。情愿匹马冲入贼营,一死方休!

张遵、
李球、

黄崇   (同白)    大将军既愿以死报国,我等愿随大将军决一死战!

诸葛瞻  (白)     好哇!众将有此忠心,请上受我一拜!

(诸葛瞻、张遵、李球、黄崇同拜。)

诸葛瞻  (白)     我儿听令!

诸葛尚  (白)     在!

诸葛瞻  (白)     好好把守城池!

诸葛尚  (白)     得令!

(诸葛尚下。)

诸葛瞻  (白)     众将官,杀进贼营!

(八大刀手、黄崇、李球、诸葛瞻同下。)

张遵   (白)     众军士,小心把守!

(八马夫、邓忠、师纂同上,同劫营,同起打。张遵败下。师纂、邓忠、八马夫同追下。)

【第十七场】

(八大刀手、黄崇、李球、诸葛瞻同上。四文堂、张遵同上。)

张遵   (白)     大营失火!

诸葛瞻  (白)     杀!

(八马夫、师纂、邓忠同上,同会阵。八马夫同下。诸葛瞻打邓忠、师纂下。四文堂、四下手同倒脱靴上,邓艾上。)

诸葛瞻  (白)     来将通名!

邓艾   (白)     征西大将军邓艾。来者敢是诸葛瞻?

诸葛瞻  (白)     然!

邓艾   (白)     诸葛瞻,魏王当兴,蜀主当灭。我修书相劝,你为何将我来使斩首?你好不识时务也!

诸葛瞻  (白)     你侥幸成功,乃天数也。你诸葛将军,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移!速速放马过来,我与你决一死战。看刀!

(诸葛瞻、邓艾对刀。邓艾打诸葛瞻下。邓艾杀黄崇、李球,杀八大刀手,杀张遵。诸葛瞻上,打邓艾下。诸葛瞻耍枪下场下。)

【第十八场】

(〖急急风〗。四文堂、诸葛尚同上,诸葛尚下马,上城。〖乱锤〗。四下手、四文堂拿弓箭引邓忠、师纂、邓艾同上。)

邓艾   (白)     诸葛瞻杀法骁勇。弓箭伺候!

四下手、

四文堂  (同白)    啊!

(诸葛瞻上。)

邓艾   (白)     放箭!

(诸葛瞻中箭。)

诸葛瞻  (白)     吾力尽矣。当一死报国!

(诸葛瞻拜,自刎。)

诸葛尚  (白)     哎呀!

(诸葛尚坠城。邓艾杀诸葛尚。)

邓艾   (念)     不是忠臣独少谋,苍天有意绝炎刘。今日诸葛留嘉胤,节义真堪继武侯!

     (白)     父子忠义,令人可敬!速备棺木,将尸首好好盛殓起来。

             众将官,歇兵一日,攻取成都!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57 ┊ 字数:1万9133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