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古押衙》

主要角色
无双:旦
王仙客:小生
古押衙:净
塞鸿:丑
刘震:老生

情节
五代唐昭宗时,襄阳儒生王仙客,与表妹刘无双两小无猜,订白首约。朱温篡唐,李存勖讨之,无双父母为众将所杀,无双被李中使强迫成婚。义士古押衙假旨解去无双,王仙客夫妻乃得远奔天涯。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二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9.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仙客上。)

王仙客  (引子)    寄居京华,却不羡,高车驷马。

     (念)     背井离乡到京游,相依舅氏度春秋。严亲逝世遗孤子,泉下长眠闭双眸。

     (白)     小生,王仙客,乃襄阳人氏。不幸我父下世,随母亲来到京师,依在舅父刘震家中居住。我有一表妹名叫无双,生得明眸皓齿,风姿艳绝,虽不是沉鱼落雁,也算得闭月羞花。我二人虽然两小无猜,各怀钟情之意。今日无聊,不免闺中走走。

     (唱)     无双妹天生就风流俊雅,

             不料想国色女出在刘家。

             论才思可比得文君司马,

             貌倾城称绝代闭月羞花。

(王仙客下。)

【第二场】

(无双上。)

无双   (唱)     虽女流也学得温柔典雅,

             论幽㛠和贞静白玉无瑕。

             那王郎美风姿才同班马,

             怎能得鼓瑟琴宜室宜家。

(王仙客上。)

王仙客  (唱)     见表妹说几句知心情话,

             定终身预防那后来有差。

             彼此情无异样令人牵挂,

(王仙客欲进门,看无双,溜进。无双自比手势,王仙客在背后比,钻过来。)

王仙客  (白)     表妹!

(无双羞。)

王仙客  (笑)     哈哈哈!

     (唱)     恨银河隔一水桥无鹊搭。

无双   (白)     啊表兄,潜入闺闼,对黄花幼女讲出“牵牛西北盈盈一水”之句,分明言语轻薄,待我告知我父!

(无双欲走,王仙客拦)

王仙客  (白)     啊表妹,兄一时之错,望表妹饶恕!

无双   (白)     必要告知!

王仙客  (白)     啊表妹,你若告知舅父,兄必然受责。我若捱打,妹妹你就不心疼么?

无双   (白)     打你我心疼什么?必要告知!

王仙客  (白)     兄跪下了。

无双   (白)     跪下也不能饶你!

王仙客  (白)     我这里磕头了!

无双   (白)     下次可敢?

王仙客  (白)     再也不敢了!

(王仙客笑。)

无双   (白)     磕头!

王仙客  (白)     磕头。

无双   (白)     磕响头!

王仙客  (白)     哦,磕响头。

无双   (白)     起来吧!

王仙客  (白)     是。

无双   (白)     啊哥哥,你做什么来了?

王仙客  (白)     这个!

无双   (白)     哪个?

王仙客  (白)     我做什么来了?

无双   (白)     你看!一个人要做的事,顷刻之间,连你自己都忘了么?

王仙客  (白)     哦,恐表妹闺阁寂寞,特来会文玩耍来了。

无双   (白)     你可知“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者何也?

王仙客  (白)     嫌疑可畏。

无双   (白)     既知嫌疑可畏,难道不知“男女有别”?

王仙客  (白)     如此,兄告辞!

无双   (白)     哥哥回来!

王仙客  (白)     做什么?

无双   (白)     “孔雀东南谁相似,双声隐隐鸾凤鸣。”

王仙客  (白)     哈哈哈!

(王仙客进。)

王仙客  (白)     表妹既以礼责兄,为何又以“孔雀屏选”之句留我?

无双   (白)     妹不过离魂倩女,偶为情所动耳。

王仙客  (白)     这才是情。

(王仙客拉手。)

王仙客  (白)     表妹!

无双   (白)     哥哥!

王仙客  (白)     艳如桃李,怎不叫人爱——

无双   (白)     爱什么?

王仙客  (白)     爱煞也!

王仙客、

无双   (同唱)    好鸳鸯,

王仙客  (唱)     同游戏并蒂莲下,

无双   (唱)     愿比翼唱和鸣遨游天涯。

王仙客  (唱)     良宵一刻千金价,

无双   (唱)     白璧所重玉无瑕。

             鲜奇葩防人掐,

王仙客  (唱)     何时露滴牡丹花?

             完姻娅,

无双   (唱)     称佳话,

             乘龙御风双双跨。

王仙客  (唱)     今日拜双星——

无双   (唱)     啊……

王仙客  (唱)     啊……

王仙客、

无双   (同唱)    啊……

             但愿得早完佳期莫负年华。

(刘震上,进门见。)

刘震   (白)     哽!

(王仙客、无双对羞。)

刘震   (白)     想你二人,虽言两小无猜,也要避些嫌疑。从今往后,你妹的卧房,无事不准擅入!

王仙客  (白)     是。

(采苹上。)

采苹   (白)     老爷不好了!

刘震   (白)     何事惊慌?

采苹   (白)     姑太太病啦,请表少爷跟您一块去哪。

王仙客  (白)     哦!我母亲病了,待我前去看来。

(王仙客下。)

刘震   (白)     无双,你兄妹虽然自幼一处玩耍,如今均在弱冠之年,须知“男女有别”。

无双   (白)     是。

刘震   (白)     随我前去省视儿的姑母。

无双   (白)     是。

(刘震下。无双看采苹,叹气,下。采苹随下。)

【第三场】

(丫鬟搀王刘氏同上,刘夫人随上。)

王刘氏  (唱)     叹先夫抛下我早归泉壤,

             幸喜得我胞弟怜悯孤霜。

             叫弟妹你扶我病床安养,

             不见我同胞人他在哪厢。

     (白)     弟妹,仙客哪里去了?

刘夫人  (白)     想是与他妹无双在一处玩耍,我已命采苹唤他去了。

王刘氏  (白)     为何不见我胞弟前来?

刘夫人  (白)     少时就到。

王刘氏  (白)     这就是了。

(王仙客上。)

王仙客  (白)     哎呀,母亲哪!

     (唱)     观只见老萱堂改了形象,

             好一似万把刀刺我胸膛。

     (白)     母亲,昨日好好的,今日为什么病了?

王刘氏  (白)     儿岂不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舅父哪里去了?

王仙客  (白)     少时就来。

(刘震、无双、采苹同上。)

刘震   (唱)     随为父去省视姑母病状,

无双   (唱)     看形容不觉得泪洒千行。

     (白)     姑母!

刘震   (白)     姐姐,怎么好端端地就病了呢?

王刘氏  (白)     旧病复发,大谅不能痊癒。我若一死,别无可托,小儿仙客,仰赖胞弟教管,好继王门书香。

刘震   (白)     姐姐好好养病,仙客有弟照管。

(王刘氏看无双笑。)

王刘氏  (白)     啊弟妹!

刘夫人  (白)     姐姐!

王刘氏  (白)     想无双与仙客自幼一处长大,他二人如能结为夫妇——

(王仙客、无双相看。)

王刘氏  (白)     我死在九泉,也是瞑目的了。

刘夫人  (白)     姐姐放心,妹应允了。

王刘氏  (白)     弟妹应允了?

刘夫人  (白)     应允了。

王刘氏  (白)     胞弟你呢?

刘震   (白)     这个……

王刘氏  (白)     什么?

刘震   (白)     弟也从命。

王刘氏  (白)     胞弟既然应允,无双你二人呢?

(无双、王仙客对看。采苹指。)

无双   (白)     婚姻由父母做主,儿辈何敢多言!

王刘氏  (笑)     哈哈哈……

     (白)     去我一桩心事也。

(王刘氏吐。)

王刘氏  (唱)     托孤儿与胞弟我心才放,

             又蒙他夫妻们许配无双。

             我的儿近前来娘有话讲:

             你舅父无子嗣你全当儿郎。

             一霎时只觉得心血上撞,

(〖扫头〗。刘震、刘夫人、王仙客、无双、采苹同叫。)

王仙客  (白)     哎呀!

     (唱)     叹母亲弃孤儿顷刻命丧,

             撇下我无娘儿痛断肝肠。

             要相逢除非是梦中相望,

             儿的娘啊!

刘震   (唱)     劝甥儿免悲伤扶榇还乡。

     (白)     甥儿不必痛哭,将尸首停于寺院,秋后扶榇归葬。

王仙客  (白)     是。

刘夫人、

无双   (同哭)    喂呀(姐姐呀)(姑母哇)!

(刘震、刘夫人同下。)

无双   (白)     啊,表兄不必痛哭,人死不能复生,保重身体要紧!

(采苹羞无双,跑下。)

王仙客  (白)     有劳贤妹挂念。

(王仙客哭。王仙客、无双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门奄同上。)

门奄   (念)     一封丹书诏,飞下九重霄。

     (白)     咱家,门奄。奉主之命,加封刘震以为租庸使。

             孩子们,催车啊!

(门奄、四太监同下。)

【第五场】

(无双上。)

无双   (唱)     叹情郎失怙恃无人怜恤,

             幸父母尚顾全甥舅之谊。

             也不枉我二人闺阁密誓,

             钟情人成眷属百年夫妻。

             鸳鸯侣六礼成尚未合卺,

             终日里心忐忑常怀猜疑。

     (白)     奴家,无双。我父刘震。自从姑母临终在我爹娘面前求婚,蒙二老应允。姑母去世数月,未成婚礼,恐怕此事有差,故怀疑虑。倘若此事不谐,岂不辜负情郎也!

     (唱)     我二人在闺阁相对密誓,

             奴岂是杜兰香弃夫分离?

             愿爹娘早成就白首鸳侣,

             盼鸾凤共和唱同宿同飞。

(无双愁睡。采苹上。)

采苹   (唱)     见小姐心生了无端情绪,

             终日里锁双眉愁态凄凄。

(采苹看。)

采苹   (白)     呀!

     (唱)     她那里合双眸垂头丧气!

     (白)     看我小姐愁容满面,想必思念王郎,待我戏耍戏耍她。

(采苹进门。)

采苹   (白)     啊表妹,表兄来了。

无双   (白)     表兄这些日未到闺中,想死小妹了!

(无双搭膀。)

采苹   (白)     兄也想你呀!

(采苹欲亲,无双见,打嘴巴,拧。)

无双   (唱)     见采苹羞得我红晕香肌。

     (白)     死丫头,为何戏耍于我?

采苹   (白)     清晨起来,我见小姐愁容满面,必为婚姻之故。因此,我要学那王郎一学,以解小姐愁烦。

无双   (白)     休要胡说。到此何事?

采苹   (白)     伺候小姐盥漱梳髻。

无双   (白)     镜奁伺候!

     (唱)     叫采苹你把那妆台整理,

采苹   (白)     是。

无双   (唱)     对菱花展云鬓梳拢乌髻。

             清晨起只觉得口干舌炽,

             快与我泡香茗润口泚唇。

采苹   (唱)     劝小姐多加餐少要思虑,

             好与那多情郎成就夫妻。

(采苹下。王仙客上。)

王仙客  (唱)     在书斋守寂寞懒读文字,

             心儿里惦念我未婚之妻。

             来至在闺门外隔窗偷视,

             对妆台理乌云艳若仙姬。

             我只得潜身形悄悄进去,

(王仙客进门。)

无双   (唱)     对菱花不由我心内孤凄。

             等何时才达到花烛之喜?

             盼王郎早登科金榜名题。

             我无双并非是淫荡之女,

(王仙客在无双后,采苹在王仙客后比试。)

无双   (唱)     自古道好事多磨怕有差池。

             妹无双心无聊思想于你,

             但不知多情人你心可知?

             妹为你方寸心已成乱绪,

             愿早成连理枝花开并蒂。

(王仙客抱无双肩。采苹藏。)

王仙客  (白)     表妹啊!

(无双羞)

王仙客  (唱)     这情怀咱二人不分此彼,

             到晚来孤衾中冷冷凄凄。

(王仙客拉。)

无双   (白)     采苹烧茶去了,少时就要来的。

王仙客  (白)     不妨事,我把这门儿紧闭。

(王仙客关门。采苹藏帐内。)

王仙客  (白)     贤妹呀!

(王仙客一扑。)

王仙客  (白)     来呀!

(王仙客两扑,揽膀。)

王仙客  (白)     贤妹呀!

     (唱)     今日里鱼游水,

王仙客、

无双   (同唱)    就花开并蒂,

(王仙客、无双同欲入帐,采苹出。)

采苹   (白)     小姐吃茶!

(王仙客、无双各羞,背脸。采苹两看。)

采苹   (白)     啊小姐,你兄妹已蒙老爷许为姻亲,还有什么难为情的?

王仙客  (白)     着哇!我兄妹乃是夫妻,有什么难为情啊?

无双   (白)     表兄快快走去,若被爹娘看见,有些不便。

采苹   (白)     我要是我们老爷呀,就给你们早点儿完婚,也省得你们两人这么欲情难禁嗒!

(无双指。)

王仙客  (白)     好,待我走去。

(王仙客碰门。)

王仙客  (白)     哎哟!

采苹   (白)     没开门哪。

无双   (白)     碰破了无有哇?

采苹   (白)     您别着急,碰破了,他这一阵也不能流红血。

王仙客  (白)     快快开门!

采苹   (白)     不是你关的吗?劳您驾自己开吧。

王仙客  (白)     我自己开门,又待何妨!

(王仙客欲开门又退,采苹开门。)

王仙客  (白)     啊表妹。

(王仙客碰。)

王仙客  (白)     哎哟!

采苹   (白)     你时气真好,连着中了两回。

             小姐咱们走吧,喝茶去吧。

(采苹拉无双同下。)

王仙客  (白)     我不免去见舅父,请他早定佳期。

(王仙客想。)

王仙客  (白)     自己去讲,不好启齿,这便怎么处?

(王仙客头疼。)

王仙客  (白)     哎哟哟,碰疼了。有了,将舅母房中王妈唤来,命她去说,就是这个主意。

(〖水底鱼〗。王仙客走圆场,进房。)

王仙客  (白)     王妈妈,王妈妈!

(王妈上。)

王妈   (白)     少爷,什么事?

王仙客  (白)     有事。

王妈   (白)     少爷,怎么你头上肿了个大疙瘩呀?

王仙客  (白)     这个!方才我自不小心碰的。

王妈   (白)     哦,您叫我有什么事呀?

王仙客  (白)     我舅父将小姐许配与我,你是晓得的。

王妈   (白)     我不知道。

王仙客  (白)     怎么,你不知道?

王妈   (白)     本来我就不知道。有小姐找主儿跟老妈子商量的吗?您叫我有什么事?您吩咐我,我去办!

王仙客  (白)     我舅父将小姐许配与我,烦你去说,我要催娶。

王妈   (白)     没有媒人吗?

王仙客  (白)     亲上做亲,并无媒人。

王妈   (白)     您的孝服还没有满哪!

王仙客  (白)     哦,这个!我家中无人,等人使用。

王妈   (白)     要等大人使唤,我给您雇一个;你要等这么点儿的小人儿,那可就得快娶媳妇。

王仙客  (白)     休要多言,快些去吧!

(王仙客下。)

王妈   (白)     您听回信吧!

(王妈走圆场。)

王妈   (白)     有请老爷、夫人!

(刘震、刘夫人同上。)

刘震   (念)     一人食君禄,

刘夫人  (念)     九族亦沾恩。

王妈   (白)     参见老爷、夫人!

刘震、

刘夫人  (同白)    罢了。

刘震   (白)     将我们请出,有何话讲?

王妈   (白)     方才表少爷找我,对我说:老爷、夫人把无双小姐已然许配他了,他叫我跟您说,他要娶亲。

刘夫人  (白)     想他二人,年已及笄,已到完婚之期。

刘震   (白)     他孝服未满,焉能娶亲!

王妈   (白)     他说,家里等人使唤。

刘夫人  (白)     啊老爷,就与他们完了婚。

刘震   (白)     多口!你对他去讲:他母临死之时,不过酬答一句话而已,他怎么认起真来了?

王妈   (白)     老爷,喝茶、吃饭、交朋友都能应酬,您怎么拿您姑娘应酬啊?

刘震   (白)     呸!

刘夫人  (白)     老爷身为大臣,岂可言而无信?

刘震   (白)     再若多言,定要掌嘴!

             命你对仙客去说:不做官我女不许配与他。叫他好好读书,不要妄想。快去!

王妈   (白)     是。

             这是怎么说的?叫我碰了个大钉子!

(王妈下。塞鸿上。)

塞鸿   (念)     香案接天使,供奉谢皇恩。

     (白)     启老爷:圣旨下。

刘震   (白)     夫人回避!

(刘夫人下。)

刘震   (白)     香案接旨!

(四太监、门奄同上。)

刘震   (白)     公公开读。

门奄   (白)     旨开。刘震下跪!

刘震   (白)     万万岁!

门奄   (白)     皇帝诏曰:“刘震在朝,忠心耿耿,不负君恩,圣上见喜,封为租庸使。”望诏谢恩!

刘震   (白)     万万岁!香案供奉。后堂留宴。

门奄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刘震   (白)     奉送!

门奄   (白)     请!

(门奄下,四太监同随下。)

刘震   (白)     明日准备入朝谢恩便了。

(刘震、塞鸿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将官、朱温同上。〖点绛唇〗。)

朱温   (白)     某,太尉朱温。只因昭宗懦弱无能,不堪为君,某久有谋反之心。只因李存孝在世,不敢妄动。如今李存孝已死,怕他何来!

             众将官,随我上殿!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大太监、门奄、唐昭宗同上。王遂中、李济运自两边分上。)

唐昭宗  (唱)     可恨黄巢谋反叛,

             要夺唐室锦江山。

             李克用忠心平变乱,

             梁王朱温又专权。

             将身坐在金銮殿,

             不知何人社稷安。

     (白)     众卿,朱太尉久有谋反之意,如何是好?

王遂中、

李济运  (同白)    万岁不必忧虑,臣等再往沙陀,搬来兵将,除此逆贼。

唐昭宗  (白)     等租庸使到来,再做商议。

刘震   (内白)    刘震殿角候旨!

门奄   (白)     刘震殿角候旨!

唐昭宗  (白)     宣他上殿!

门奄   (白)     万岁有旨:租庸使上殿!

刘震   (内白)    领旨!

(刘震上。)

刘震   (唱)     我主爷有道坐江山,

             朝臣待漏五更寒。

             蒙圣恩加升官爵显,

             皇恩浩荡恩义宽。

             为臣子理当平奸乱,

             昼夜不得片刻闲。

             朱太尉起意要谋反,

             因此上朝臣不安然。

             文臣不过心怀怨,

             何人敢挡太尉兵权?

             撩袍端带上金殿,

             品级台前把驾参。

     (白)     臣刘震见驾,吾皇万岁!

唐昭宗  (白)     平身。

刘震   (白)     万万岁!臣德薄才庸,谬赏租庸之职,实是有愧。

唐昭宗  (白)     卿家忠心耿耿,不愧显爵。

刘震   (白)     万岁天恩!

朱温   (内白)    众将官,杀上金殿!

(四龙套、四上手、四将官、朱温同上。)

朱温   (白)     昏王请了!

唐昭宗  (白)     梁王上得殿来,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朱温   (白)     就为你这无道的昏君!

唐昭宗  (白)     为孤何来?

朱温   (白)     想你李姓大数已尽,你就该将江山让某执掌!

王遂中、
李济运、
刘震、

门奄   (同白)    唗!大胆逆贼,欲图谋篡,罪该万死!

朱温   (白)     众将官,与我拿下了!

(四将官同应,同打。王遂中、李济运、刘震同逃下,四将官同杀四太监、大太监、门奄。)

朱温   (白)     昏王如不让位,你的性命难保!

唐昭宗  (白)     哎呀!

     (唱)     一见众臣丧金殿,

朱温   (白)     众将官,把住午门!

唐昭宗  (唱)     吓得孤家心胆寒。

             国运已衰遭磨难,

             先皇爷呀!

             万里江山付流泉。

     (白)     啊太尉,今将传国玉玺交付与你,等到顺日带领眷属,远走他方,不知可能容否?

朱温   (白)     念你哭泣可怜,留你一条活命。

             轰下殿去!

四将官  (同白)    走!

唐昭宗  (白)     哎!

(唐昭宗下。)

朱温   (白)     众将官,捉拿各部大臣,不得有误!

四将官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王遂中、李济运同上。)

王遂中  (白)     大人,朱温奸贼篡位,你我去至沙陀搬兵便了!

李济运  (白)     请!

(王遂中、李济运同下。)

【第九场】

(采苹、无双同上。)

无双   (唱)     哪知道姻缘事还有反复,

             梦魂中常颠倒珠泪扑簌。

             负郎君必遭谴天穹地府,

             过几日看我父心意何如。

(刘夫人上。)

刘夫人  (唱)     我老爷上金殿叩谢圣主,

             却为何这般时不见归途?

无双   (白)     参见母亲!

刘夫人  (白)     一旁坐下。

无双   (白)     谢坐。

(无双拭泪。)

刘夫人  (白)     儿呀,为何满面泪痕?

无双   (白)     这个!咳!

采苹   (白)     我们小姐说不出口来,我替她说了吧。自从我们老爷把小姐许配王郎,兄妹二人是喜出望外,这才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天赐良缘。只因那日王郎要完成花烛,不想我们老爷言而无信,反复无常,把婚姻大事,当做口头之语。我想婚姻事关重要,岂能儿戏?为女子者以节为重,“好马不配双鞍,烈女不嫁二夫”。想老爷身为朝臣,岂可食言轻信?岂不闻信乃人之根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刘夫人  (白)     原来为此。我儿放心,你二人婚姻之事,有为娘做主。倘有差错,为娘决不与他甘休。

无双   (白)     多谢母亲!

塞鸿   (内白)    走啊!

(塞鸿上。)

塞鸿   (唱)     霎时间风云变天翻地覆,

             贼朱温谋不轨倒反京都。

             禀夫人和小姐避难别处,

     (白)     夫人哪!

     (唱)     朱太尉反当朝如火如荼。

刘夫人  (唱)     朱太尉他在朝枉食爵禄,

             为什么文武臣不把贼除?

塞鸿   (唱)     朱温贼兵将勇无人敢阻,

             望夫人早潜踪免受囚俘。

刘夫人  (白)     这!

无双   (唱)     闻此言吓得我体战恐怖,

采苹   (唱)     劝小姐且镇静暂免觳觫。

无双   (唱)     女儿家怕的是剽掳受辱,

采苹   (唱)     等老爷回府来再想良图。

刘震   (内白)    走哇!

(刘震上。)

刘震   (唱)     朱温贼施强暴如狼似虎,

             在金殿逼天子禅位帝都。

             诸文臣无兵权无力挡阻,

             避他乡观成败再做后图。

     (白)     哎呀夫人、女儿呀,朱温造反,天子生死未定。百官纷纷逃奔,我以妻女为重,回得府来,商议行止之策。

塞鸿   (白)     哎呀老爷呀!想朱太尉残忍过度,绝非善类,莫若逃走他乡,免遭涂炭!

刘震   (白)     塞鸿之言极是,快唤仙客前来!

塞鸿   (白)     有请公子!

(王仙客上。)

王仙客  (念)     良缘成画饼,实无甥舅情。

     (白)     何事?

塞鸿   (白)     老爷唤你。

王仙客  (白)     啊舅父!

刘震   (白)     甥儿,如今朱温造反,速速与我摒挡家事,出走他乡。

王仙客  (白)     且慢!甥儿年幼无知,恐负重事,断难从命。

刘震   (白)     不必言语讥诮,这一回我把你表妹当真地许配你了。

王仙客  (白)     君子一言?

刘震   (白)     驷马难追!

王仙客  (白)     好!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无双看。)

采苹   (白)     只顾娶媳妇啦,可就忘了命啦。

王仙客  (白)     有什么赴汤蹈火之事,只管吩咐,甥儿万死不辞。

刘震   (白)     夫人速将细软之物,收拾起来。

             仙客,命你押领车辆出走开远门,找一店房住下。我带领家眷出走夏启门,绕城续至。快快逃走!

王仙客  (白)     遵命。

     (唱)     叫塞鸿还要你好好保护,

             望舅父带眷属快离京都。

(王仙客下。)

刘震   (唱)     到如今哪顾得黎民叫苦,

刘夫人  (唱)     庆丰年顷刻间天翻地覆。

刘震   (唱)     带领着一家人逃出部署!

(〖扫头〗。刘震、刘夫人、无双、采苹、塞鸿同下。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哪里走?

(四将同追下。)

【第十场】

王仙客  (内唱)    押领车辆速逃走,

(四车夫、王仙客同上。)

王仙客  (唱)     霎时地惨天又愁。

             耳边厢听得马嘶吼,

(四将押刘震、刘夫人、无双、采苹、塞鸿同上,过场,同下。)

王仙客  (白)     哎呀!

     (唱)     舅父已然被俘囚。

     (白)     哎呀且住!见舅父一家,俱被他们拿去了。想那朱温残忍过度,一家断无生理。不免回转原籍再作道理。

             车夫们,逃奔荆襄去者!

(王仙客、四车夫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朱温同上。)

朱温   (唱)     唐室江山归吾掌,

             北门外杀死小昏王。

             逆孤之人必命丧,

             投降孤家顺者昌。

(四将押刘震同上。)

四将   (同白)    刘震拿到。

朱温   (白)     刘震见孤,为何不跪?

刘震   (白)     我乃唐室忠臣,岂肯跪你!

朱温   (白)     刘大人,想唐室气数已尽,天下已为大梁所有。你若归顺孤家,不失封侯之位;你若不降,将你举家斩首。你要再思呀再想!

刘震   (白)     咳!

     (唱)     不降举家必命丧,

             假意投降保梁王。

             罢罢罢跪在金殿上,

             含羞带愧来投降。

朱温   (唱)     孤王亲自来松绑,

             官复原职在朝堂。

刘震   (白)     臣归降来迟,主公恕罪!

朱温   (白)     哪有你罪?卿家官复原职。

刘震   (白)     谢主隆恩!

朱温   (白)     将他家眷放出天牢,回府去吧!

刘震   (白)     谢主公!

             咳!

(刘震下。)

朱温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牌子〗。四龙套、四下手、四将官、陈昱、赵岩、刘邻、孙勃、李济运、王遂中、李存勖同上。)

李存勖  (白)     俺,李存勖。只因朱温篡夺唐室,王、李二位大人前来搬兵,我奉父王之命领兵平灭。

             众将官,杀!

(四上手、四将官、朱温同上。)

朱温   (白)     马前来的可是李存勖?

李存勖  (白)     正是你家小千岁!

朱温   (白)     你我彼此无犯,何故兴师?

李存勖  (白)     你乃篡位逆贼。我奉父王钧旨,兴师讨灭!

朱温   (白)     天下乃人人之天下,有道伐无道,无德让有德,何谓篡逆?

李存勖  (白)     我来问你:天子何在?

朱温   (白)     昏王出走北门,我命人将他杀死了。

李存勖  (白)     好贼子!

             众将官,奋勇当先!

(李存勖、朱温同起打。朱温、四上手、四将官同败下。四龙套、四下手、四将官、陈昱、赵岩、刘邻、孙勃、李济运、王遂中、李存勖同追下。)

【第十三场】

塞鸿   (内唱)    老爷夫人快逃命,

(塞鸿拉刘夫人、无双、采苹、刘震同上。)

刘震   (唱)     心中不住胆怕惊。

刘夫人  (唱)     倾京都,

无双   (唱)     逃难人,

(无双哭。)

塞鸿   (唱)     不顾生死往前奔。

(刘邻、孙勃同上,杀刘震、刘夫人死。塞鸿跑下。踹无双。采苹藏。刘邻、孙勃拉无双同下。)

采苹   (白)     小姐!小姐!哎呀!被他抢去了。

(采苹看。)

采苹   (唱)     老爷夫人丧了命,

             好似钢刀刺我心。

             哭声老爷叫不应,

     (哭头)    老爷,夫人哪!

(王遂中上。)

王遂中  (唱)     观见女子放悲声。

     (白)     啊,你不是采苹么?

采苹   (白)     是我。这不是王老爷吗?您快救命吧!

王遂中  (白)     你为何在此?

采苹   (白)     我随老爷、夫人逃跑。他们被人杀了。您看这不是尸首吗?

王遂中  (白)     哎呀!

     (唱)     一见仁兄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情!

采苹   (白)     您干什么来了?

王遂中  (白)     到此寻找你家老爷。他二老一死,小姐往哪里去了?

采苹   (白)     被他们抢了去了。

王遂中  (白)     慢慢再为访问。你投奔何处哇?

采苹   (白)     我无路可归,大人救我。

王遂中  (白)     随我来。

采苹   (白)     是。

王遂中  (唱)     到我府中且安顿,

采苹   (唱)     事出无奈暂存身。

(王遂中、采苹同下。)

【第十四场】

(朱温上。)

朱温   (白)     且住!李存勖将我战败,我不免搬得王彦章大战于他便了。

(朱温下。四龙套、刘邻、陈昱、赵岩、孙勃、李存勖同上。)
刘邻、
陈昱、
赵岩、

孙勃   (同白)    那贼逃走!

李存勖  (白)     穷寇莫追,人马进城!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王仙客上。)

王仙客  (唱)     在荆襄数月间未得音耗,

             近闻得朱温贼失败而逃。

     (白)     小生,王仙客。是我逃回荆襄,已然数月,未得舅父音信。近闻朱温失败,李存勖登基。是我来到京都,打听舅父下落,就此走走。

(〖水底鱼〗。塞鸿上。)

王仙客  (白)     这不是塞鸿么?

塞鸿   (白)     正是。

王仙客  (白)     我舅父现在何处?

塞鸿   (白)     哎呀公子啊!只因朱温篡位,老爷投降。李存勖讨贼,击败朱温,继位为君,剿杀降逆官员,我同老爷举家逃走,又被众将将老爷、夫人杀死。

王仙客  (白)     那无双呢?

塞鸿   (白)     被李家将士拖了去了。

王仙客  (白)     哎呀!

(王仙客气死。)

塞鸿   (白)     公子醒来!

王仙客  (唱)     舅父母遭惨死无双失掉,

     (三叫头)   舅父!舅母!表妹呀!

     (唱)     不料想降逆贼仍受残刀。

             未婚妻存和死实难预料,

     (哭头)    表妹呀!

     (唱)     婚姻事人力为枉自徒劳。

     (白)     无双被人抢去,那采苹呢?

塞鸿   (白)     那采苹么?闻得人言现在王遂中府内。

王仙客  (白)     我想遂中,与我舅父交好,小姐踪迹,他必知晓。随我去到那里,把采苹领回,再访问小姐。

             塞鸿,王府去者!

     (唱)     叫塞鸿你与我前引道,

(王仙客、塞鸿同走圆场。)

塞鸿   (白)     来到王府。

王仙客  (唱)     你就说王仙客来拜年高。

塞鸿   (白)     是。

             里面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是哪个?

王仙客  (白)     烦劳通禀,王仙客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有请大人!

(王遂中上。)

王遂中  (白)     何事?

院子   (白)     王仙客求见。

王遂中  (白)     说我有请!

院子   (白)     里面有请。随我进来。

王仙客  (白)     参见年伯!

王遂中  (白)     一旁坐下。

王仙客  (白)     谢坐。

王遂中  (白)     可晓得你舅父母之事?

王仙客  (白)     俱已知晓。闻听采苹现在府内,不知确否?

王遂中  (白)     你舅父母一死,她无处可归,因此收留府中。

王仙客  (白)     年伯,小侄意欲领回,未知可否?

王遂中  (白)     正合我意。

             家院,唤采苹前来!

(院子应,下。)

王仙客  (白)     年伯,可晓得我妹无双的下落?

王遂中  (白)     闻得掖庭多系衣冠女子,恐无双也在那里。我想贤侄才高北斗,何不出世为官?

王仙客  (白)     舅父已死,无人携带,只求年伯荐拔。

王遂中  (白)     待我求恳京兆尹李济运,必能效力。

王仙客  (白)     多谢年伯。

(院子、采苹同上。)

采苹   (唱)     每夜间直愁到金鸡报晓,

             王大人他待我恩比天高。

     (白)     参见老爷。

             哎呀相公啊!

(采苹哭。)

王遂中  (白)     采苹不必啼哭,随你公子回去吧!

采苹   (白)     是。

王仙客  (白)     小侄告别了。

采苹   (白)     老爷请上,受婢子一拜。

王遂中  (白)     不必拜了。

采苹   (唱)     蒙老爷收留恩粉身难报,

             此恩情都不亚再造劬劳。

王仙客  (唱)     施一礼谢伯父多有讨扰,

             到后来必须要酬报恩高。

(塞鸿、采苹、王仙客同下。)

王遂中  (唱)     虽年幼他颇有才华智略,

             到后来必定是极品当朝。

(王遂中、院子同下。)

【第十六场】

(无双上。)

无双   (唱)     叹人生由命定实难避躲,

             纵有那擎天手难逃坎坷。

             空有那美风姿倾城国色,

             看起来红颜女薄命颇多。

             我爹娘死刀头惨遇非偶,

             也不知那情郎生死存活。

             只落得孤苦伶仃无家女子被人劫掠,

             可叹我懦弱女身受束缚也是无可奈何。

             桃花面轻盈体日见娇弱,

             终日里惨凄凄愁锁双娥。

     (白)     奴家无双,父母死于非命。伪官眷属,多归掖庭。不知王郎生死,中使见我姣姿美艳,再三恳求纳为侧室。王郎啊王郎,非我负心,妹实出于无奈也!

     (唱)     虽然是居金屋扑簌泪落,

             悲薄命遭变乱实无奈何。

             日夜里想王郎愁难释却,

             枕箪间魂颠倒珠泪婆娑。

(二旗牌、李振同上。)

李振   (唱)     今早朝在金殿把本来奏,

             到园陵备酒席焚典楮箔。

     (白)     娘子!

无双   (白)     中使请坐。

李振   (白)     今日早朝一本启奏,圣恩准我领内人去往园陵,以备洒扫,与娘子准备车辆,随我前去瞻仰园陵风景。

无双   (白)     就依中使。

李振   (白)     众丫鬟走上!

二旗牌  (同白)    众丫鬟走上!

(四丫鬟同上。)

四丫鬟  (同念)    我们是冤家之女,遭失散充役掖庭。

     (同白)    参见大人!

李振   (白)     罢了。

四丫鬟  (同白)    谢大人。

李振   (白)     来,吩咐车辆伺候,与我带马!

二旗牌  (同白)    呕!

李振   (唱)     请娘子升香车坐马带过,

             到园陵观看那风景如何。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王仙客上,愁。)

王仙客  (唱)     京兆尹荐举我富平县令,

             哪有心佐皇家辖管黎民!

             意中人到如今无有音信,

             姻缘簿勾销了美满良姻。

(塞鸿上。)

塞鸿   (唱)     适才间我外边偶得一信,

             闻中使领内眷祭扫园陵。

     (白)     参见公子!

王仙客  (白)     罢了。你往哪里去了?

塞鸿   (白)     老奴闻听人言,中使带领家眷三十馀人回籍,园陵洒扫,我想掖庭俱是衣冠女子,恐有小姐在内。

王仙客  (白)     哎呀妙啊!中使园陵洒扫,必住长乐驲,命你假做长乐驲吏,前去伺候。若有我妹在内,速报我知,快去快去!

塞鸿   (白)     遵命!

(塞鸿下。)

王仙客  (白)     听候佳音便了。

(王仙客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王旂、二旗牌、四校尉、四丫鬟、无双、李振同上。)

李振   (唱)     奉王旨意出朝班,

             去到园陵祭祖先。

             催动车辆往前趱,

(塞鸿上。)

塞鸿   (白)     驲吏迎接中使大人。

李振   (唱)     长乐驲吏站面前。

     (白)     驲馆伺候!

塞鸿   (白)     是。

(无双下车见。四龙套、王旂、二旗牌、四校尉、四丫鬟、无双同下。)

塞鸿   (白)     中使用什么东西?吩咐下来,好做准备。

李振   (白)     茶饭摆在后面,更鼓频催,小心伺候!

(李振下。)

塞鸿   (白)     哎呀,果然小姐在此!对面不敢交言,但等夜深人静,小姐必有密语。

(〖起初更鼓〗。)

塞鸿   (白)     天交一鼓,且候更深,再做道理。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塞鸿下。)

【第十九场】

(〖起二更鼓〗。无双上。)

无双   (唱)     进馆驲见塞鸿驲门恭敬,

             想必是未婚夫仍在凡尘。

             漏深沉鼓催过二更已尽,

             悄悄地出兰房寻访佳音。

(塞鸿上。)

塞鸿   (唱)     见月华明如水夜阑人静,

             我小姐必定要将我找寻。

             来至在门儿外用目观定,

             见小姐愁凄凄寂寞无声。

             我有心进庭前将她唤应,

             怕的是中使知性命难存。

(塞鸿叹。)

无双   (唱)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言论,

(无双看。)

无双   (唱)     原来是老塞鸿恭候前庭。

     (白)     塞鸿,塞鸿,快些进来!

塞鸿   (白)     恐中使见罪。

无双   (白)     中使睡着了。

塞鸿   (白)     是。参见小姐!

无双   (白)     罢了。你怎知我在此?

塞鸿   (白)     公子料小姐在此,令塞鸿问候。

无双   (白)     你我不能久语,恐中使看见。你与我寻风,我修书以达郎君。

塞鸿   (白)     遵命。

(塞鸿出门作望。〖起三更鼓〗。无双修书。)

无双   (白)     将书信交付于你,转递郎君,说我无双啊!

     (唱)     非是我忘却了父母订聘,

             薄命女好似那作茧缠身。

             说今后已永诀缘分已尽,

             发誓愿效鸳鸯相报来生。

塞鸿   (唱)     劝小姐免思虑保重要紧,

             用尽心哪有个大事无成?

             钟情人心感动上苍怜悯,

(李振上,塞鸿、无双同怕。)

李振   (白)     啊!

     (唱)     胆大的老驲吏闯进寝门。

             我这里使宝剑要尔性命,

(〖急急风〗。无双、塞鸿、李振同走圆场。李振踹塞鸿,无双拉李振腕。)

塞鸿   (唱)     望中使且息怒我有话云。

李振   (唱)     闯寝门该万死有何言论?

无双   (唱)     我看他老眼昏花、年纪高大、并非是轻薄之人。

塞鸿   (唱)     夜深沉馆驲中各自安静,

             因此上到寝门寻找我旧时主人。

无双   (唱)     他的名叫塞鸿,我二人是主仆名分,

             望中使开大恩饶恕他人。

李振   (唱)     你既是旧仆人其情可悯,

             你为何在长乐官居驲承?

无双   (唱)     叫塞鸿,

塞鸿   (唱)     我急答应,

无双   (唱)     向前叩谢不斩恩。

塞鸿   (唱)     我恩主他名叫刘震,

             本是前朝一品臣。

             只因朱贼来犯禁,

             万般无奈降他人。

             天兵到此贼逃遁,

             降贼的官儿胆战惊。

             我保举家逃性命,

             那时间我老爷与夫人残刀之下把命倾,铁石的人儿也伤心。

             小姐被掠无踪影,

             我是无处不打听,

             因此上当役吏在驿馆,

无双   (唱)     加倍伤情。

             他二老命丧残刀殒,

             撇下了我薄命女孤苦伶仃。

             红颜女被掠身遭蹂躏,

             自古道苦命犯邅迍。

             三生决定姻缘分,

             看起来由命不由人。

             想前情不由我珠泪难忍,

             命里造就枉痴心。

李振   (唱)     夫人不必泪珠滚,

             塞鸿你也免伤情。

             你在此处来候等,

             园陵而归带你行。

塞鸿   (唱)     走向前拜谢礼恭敬,

无双   (唱)     快谢中使天地恩。

李振   (唱)     夫人随我来安寝,

(李振下。)

无双   (唱)     见郎君——

(塞鸿手势,无双看。)

无双   (唱)     你替我问候寒温。

(无双下。〖起四更鼓〗。)

塞鸿   (白)     呀!

     (唱)     谯楼上鼓频频四更已尽,

             驿馆内俱肃静万籁无声。

             到明日见公子仔细言论,

李振   (内白)    夫人中恶,快取汤药前来!

丫鬟甲  (内白)    药到了。

李振   (内白)    快与夫人吃下。

丫鬟甲  (内白)    不要紧啦!

塞鸿   (唱)     听喧哗似小姐有病缠身。

             似侯门深似海不能慰问,

(〖起五更鼓〗,〖鸡叫〗。)

塞鸿   (唱)     五更天东方亮金鸡乱鸣。

(旗牌上。)

旗牌   (唱)     天明亮请中使园陵而进,

     (白)     有请中使!

(李振上。)

李振   (白)     何事?

旗牌   (唱)     天已明请车驾快快起行。

李振   (唱)     叫梅香用暖服把夫人搀定,

(四丫鬟搀无双同上。)

无双   (唱)     身懒惰眼昏花寸步难行。

李振   (唱)     挽夫人升车辆塞鸿候等,

塞鸿   (白)     是。

             送中使!

李振   (白)     免。

塞鸿   (白)     送小姐!

无双   (白)     塞鸿啊!

     (唱)     奴心中诸般事你尽知情。

(〖急急风〗。王仙客上,与无双对看,王仙客急。无双下。)

王仙客  (白)     哎呀!她果然在此。

(王仙客进门,坐。)

王仙客  (白)     塞鸿!

塞鸿   (白)     公子!

王仙客  (白)     你与无双交谈否?

塞鸿   (白)     已然交谈。小姐悲泪交加,留书一封,公子请看。

王仙客  (白)     哦,有书信,拿来我看。

(王仙客看。)

王仙客  (念)     鲛绡失两地,情思各无差。君成孤单客,妹已落霜花。

             春色无缘见,冷衾自嗟呀。如君还忆旧,去访古押衙。

     (白)     哎呀!

     (唱)     诗中意还未忘三生情分,

             时刻间惦念我意中之人。

     (白)     塞鸿,信之末尾,书有“古押衙”之句,不知“古押衙”何如人也?

塞鸿   (白)     闻听人言,富平县境内有一古押衙,乃是一个有心人也。相公求之,必有所教。

王仙客  (白)     好。随我去至富平,访求古生便了。

     (唱)     古押衙想必是侠义成性,

塞鸿   (唱)     愿苍天暗护佑早成良姻。

(王仙客、塞鸿同下。)

【第二十场】

(古押衙上。)

古押衙  (扑灯蛾)   自幼生来好行侠、好行侠,

(〖抽头〗。)

古押衙  (扑灯蛾)   潜踪浪迹游天涯。

             三尺宝剑腰中挎,

             见了不平把人杀。

(〖抽头〗。)

古押衙  (扑灯蛾)   算在他守王法,

             赃官恶霸俺不怕。

(〖抽头〗。)

古押衙  (扑灯蛾)   救危扶困并非假,

             谁人识透真豪家。

(古押衙归坐。)

古押衙  (白)     俺,古押衙。富平县居住。自幼行侠好义,潜踪天涯,专管世上不平之事,救危扶困,除暴安良。今已归隐,无人识破我是有心人也。正是:

     (念)     隐居归田里,谁识真豪家!

(王仙客、塞鸿同上。)

王仙客  (念)     名士无虚假,

塞鸿   (念)     前来访豪侠。

     (白)     来此已是。

王仙客  (白)     向前叩门!

塞鸿   (白)     是。

             里面有人么?

古押衙  (白)     是哪一个?

王仙客  (白)     古义士可住在这里么?

古押衙  (白)     在下古押衙。

王仙客  (白)     你就是古义士?失敬了!

古押衙  (白)     里面请坐。

王仙客  (白)     谢坐。

             塞鸿见过义士。

塞鸿   (白)     参见义士!

古押衙  (白)     这是何人?

王仙客  (白)     义仆塞鸿。

古押衙  (白)     请问君子尊姓大名,到此有何见教?

王仙客  (白)     在下王仙客。现为富平县尹。

古押衙  (白)     原来公祖到了,草民失敬了!

王仙客  (白)     岂敢!

古押衙  (白)     有何台谕?

王仙客  (白)     我表妹无双,乃刘震之女,是我未婚之妻,为中使李振掳去,纳为侧室,在京谋之不得。今因园陵洒扫,塞鸿访知无双在彼,所以敢求义士,欲谋珠还,必当重报。

古押衙  (白)     怎知我乡居在此?

王仙客  (白)     乃无双所言,塞鸿所导。

古押衙  (白)     无双闺阁久知贱名,乃是有心人。无双在京,君必欲得之于京;在园陵,又欲得之于园陵,亦是人间有心人。塞鸿谋得无双消息,又是一个有心人。虽有许多有心人,恐一事难成。

王仙客  (白)     哪一事?

古押衙  (白)     如今李振权势威赫,扈从繁多。此事难得机便,恐辱君命,另请高明。

王仙客  (白)     哎呀!

     (唱)     听他言来泪双垂,

塞鸿   (唱)     怎不叫人心内悲。

王仙客  (唱)     走上前来双膝跪,

     (白)     义士啊!

塞鸿   (唱)     设法重圆珠还归。

古押衙  (白)     公祖请起。某愿为力,不可朝夕盼望。

王仙客  (白)     但求生前得见,岂敢以迟晚为恨?

古押衙  (白)     与君试为之。

(院子上。)

院子   (白)     茅山侠求见。

古押衙  (白)     他来了,大功成就矣。

             有请!

(茅山侠上。)

茅山侠  (念)     知己相交久未会,新从东鄙海外回。

     (白)     古义士!

古押衙  (白)     使者!

     (笑)     哈哈哈……

茅山侠  (白)     此位是?

古押衙  (白)     富平县尹。上前见过。

茅山侠  (白)     大老爷!

王仙客  (白)     岂敢!

古押衙  (白)     请坐。

茅山侠  (白)     便服到此,必有所为。

王仙客  (白)     这……

古押衙  (白)     待我替你言讲。

             县尹未婚之妻,被中使掠去,有求于我,欲谋珠还,某要使者相助。

茅山侠  (白)     当效犬马之劳。

古押衙  (白)     不知宅中可有人认得无双?

王仙客  (白)     使女采苹。

古押衙  (白)     请来一见。

王仙客  (白)     塞鸿领她前来。

塞鸿   (白)     遵命!

(塞鸿下。)

茅山侠  (白)     这有良药一包,食了必死,还能复活。

古押衙  (白)     正有用处,等采苹前来,必能成功也。

     (唱)     县尹不必暗垂泪,

             且请宽怀免伤悲。

             无双女虽在权臣手内,

             不消数日珠还归。

茅山侠  (唱)     成就鸳鸯同戏水,

             保管鸾凤比翼飞。

王仙客  (唱)     但愿偕老到百岁,

             愿效梁、孟举案齐眉。

古押衙  (唱)     必能多情成佳配,

             随我到后堂饮几杯。

(古押衙笑。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丫鬟、无双同上。)

无双   (唱)     自那日见郎君愁眉不展,

             好一似刀割肉如坐针毡。

             牵牛女在七夕尚能会面,

             我夫妻恐一世地北天南。

             孔雀屏抛弃在三生石畔,

             薄命女伴苍叟难终天年。

古押衙  (内白)    圣诏下!

无双   (白)     中使不在府内,如何是好?

(采苹扮男子上,古押衙、茅山侠、四龙套同上。)

古押衙  (白)     李振何在?

无双   (白)     出府未归。

采苹   (白)     无双听旨!诏日:想你乃系逆臣刘震之女,圣上查知,将你赐死。

             来啊,用毒药将她治死!

无双   (白)     哎呀!

(无双怕。〖乱锤〗。茅山侠抓,古押衙灌。)

茅山侠  (白)     无双已死。

采苹   (白)     背在荒郊。

(古押衙应,背无双下。四龙套、茅山侠、采苹同下。李振上。)

李振   (白)     无双哪里去了?

四丫鬟  (同白)    天子有诏,将她赐死,尸首拖往荒郊去了。

李振   (白)     天子赐死,焉能将尸首搭去?

(李振想。)

李振   (白)     其中有诈。校尉走上!

(四校尉同上。)

李振   (白)     追赶假扮天使之徒,不得有误!

(四校尉同应。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急急风〗。古押衙背无双上,茅山侠、采苹同上。)

四校尉  (内同白)   哪里走?

(四校尉同上,同杀。采苹、茅山侠同死。古押衙背无双下。)

校尉甲  (白)     原来也是一个女子。这是个老道。背尸之人,霎时不见,其快如风,哪里去找?回复中使便了。

(四校尉同下。)

【第二十三场】

(塞鸿、王仙客同上。)

王仙客  (念)     喜得擎天手,

塞鸿   (念)     意欲谋珠还。

(古押衙背无双上。)

古押衙  (白)     无双谋到。

王仙客  (白)     待我看来。

             怎么死了?

古押衙  (白)     不妨。这里有药,将她治活。

(古押衙治。)
塞鸿、

王仙客  (同白)    (小姐)(贤妹)醒来!

无双   (唱)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讲话,

王仙客  (白)     贤妹!

无双   (白)     今日相逢,莫非冥府聚会?

王仙客  (白)     非也。古押衙即是此公,谋得破镜重圆了。

无双   (白)     古义士,奴家当面谢过。

古押衙  (白)     岂敢哪岂敢!

王仙客  (白)     使者,采苹呢?

古押衙  (白)     他二人至今不回,定然已死。

王仙客  (白)     死得可怜!

古押衙  (白)     丈夫命死于义,重如泰山,何为区区儿女之态?某为公子早已备下行囊马匹,快快逃走!

无双   (白)     呀!

     (唱)     果然是大英雄刚勇不差。

             只见他雄赳赳壮哉言大,

             破性命救奴出陷阱之家。

             这恩德奴没齿难以忘下,

             走向前把话答,尊声义士听根芽:

             你救我的恩德实是大,

             粉身碎骨、肝脑涂地,这恩德难以酬答。

古押衙  (唱)     小姐讲的哪里话,

             草民言来听根芽:

             破镜重圆姻缘结下,

             侠义人做事不求报答。

王仙客  (唱)     侠义名声非虚假,

             扶危救困可堪夸。

             团聚之恩比天大,

             兄妹聚首多亏他。

塞鸿   (唱)     琴瑟弦断分两下,

             鲛绡失却两地嗟。

             鸾凤分飞珠泪洒,

             比翼同飞多亏了古押衙。

无双   (唱)     中使李振权势大,

             满朝文武俱怕他。

             得知此事岂能休罢,

王仙客  (唱)     怕的是命官府将我严拿。

塞鸿   (唱)     那时节斧钺交加,

             必定要命染黄沙。

古押衙  (唱)     你三人休要心害怕,

             早定那逃走计以免参差。

             我预先早备下能行马,

             弃官不做隐居天涯。

王仙客  (唱)     古义士,志量大,

无双   (唱)     再造恩德可堪夸。

塞鸿   (唱)     公子、小姐把马跨,

无双   (唱)     想起爹娘泪如麻。

古押衙  (唱)     免悲伤。

塞鸿   (唱)     休把泪洒,

古押衙、
王仙客、
无双、

塞鸿   (同唱)    悄悄潜逃莫喧哗!

(古押衙与王仙客带马,塞鸿与无双带马,古押衙、塞鸿、王仙客、无双同跑圆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6 ┊ 字数:1万7366 ┊ 最后更新:2021-08-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