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沙叱利》

主要角色
柳娘:旦
韩翊:小生
沙叱利:净

情节
唐时,贫士韩翊,与名妓柳娘订为白首,后作故友节度使侯希逸幕僚。柳娘怕被人欺,住僧佛寺,为武官沙叱利抢去。侯将许俊,闻说夺回。沙叱利领兵追至,经侯希逸善劝,终让柳娘与韩翊偕归。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二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8.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天然上。)

李天然  (唱)     也是我在家中无限烦闷,

             约请那韩生员妓馆谈心。

     (白)     在下李天然。曾与贫士韩翊结为契友,情挚义厚。他乃当世才子,惜乎未售。都市勾栏名妓柳娘,艳冠群美。我今邀请韩学士勾栏相会,就此走遭也。

     (唱)     韩生员可算是博古学问,

             以才子配佳人美景良辰。

     (白)     来此已是。

             里面有人么?

(王八上。)

王八   (念)     今生丢开八个字,说甚乡贯与门楣。

     (白)     李老爷请进来吧!请坐。

(王八喊。)

王八   (白)     老板!

(鸨儿上。)

鸨儿   (念)     每日迎新送旧,终朝喜富嫌贫。有钱流连忘返,没钱立逐出门。

     (白)     什么事这么喊叫?

王八   (白)     李老爷来了。

鸨儿   (白)     哟!李老爷来啦?这几天您可把我想死了!

李天然  (白)     少来讨厌!

鸨儿   (白)     你瞧!我又讨厌啦?

李天然  (白)     柳娘哪里?

鸨儿   (白)     刚才起来,在那儿梳头哪。我看梳完了没有。

             柳娘啊!

柳娘   (内白)    干什么?

鸨儿   (白)     李老爷来了。快出房来吧!

柳娘   (内白)    来了。

(柳娘上。)

柳娘   (唱)     奴家寄居勾栏院,

             打扮赛过九天仙。

             风流骚士常接见,

             才干渊博非等闲。

             红颜薄命多轻贱,

             暗进多情美良缘,啊啊啊……美良缘。

     (白)     妈呀,李老爷在哪儿哪?

鸨儿   (白)     在客厅哪。

柳娘   (白)     我瞧瞧去。

             李老爷您来啦,怎么贵友韩才子没有来呀?

李天然  (白)     怎么你也知道他是当世的才子?

柳娘   (白)     不但我,谁不知道他是当世的才子呀!

李天然  (白)     不愧名花。

柳娘   (白)     夸奖了。

李天然  (白)     空有奇才,惜乎未售,不过苦守清贫而已。

柳娘   (白)     鹏程万里,岂人所料?我看他飞必冲天,鸣必惊人。常言道得好:

     (念)     运败黄金失色,时来铁也争光。

李天然  (白)     今日我约他到此相会,少时就到。

鸨儿、

王八   (同白)    给您预备酒席啦。

李天然  (白)     少时韩生到来,再为摆酒。

鸨儿   (白)     是啦。

(韩翊上。)

韩翊   (唱)     读尽了五车书枉自发奋,

             这襟怀难救我司马清贫。

     (白)     里面有人么?

王八   (白)     韩学士来了?您进来吧。李老爷等半天啦。

韩翊   (白)     啊仁兄!

李天然  (白)     贤弟!

柳娘   (白)     相公来了,请坐!

韩翊   (白)     有坐。约弟到此何事?

李天然  (白)     到此畅饮。

韩翊   (白)     又要吃酒?

李天然  (白)     酒宴摆下!

王八   (白)     是。

(王八摆酒。鸨儿对王八。)

鸨儿   (白)     你到门口儿照应着点儿,我到后面洗脚去。

(鸨儿、王八自两边分下。)

李天然  (白)     贤弟请酒!

韩翊   (白)     请!

李天然  (白)     啊贤弟,柳娘颇羡吾弟之才。吾弟乃当今名士,柳娘系当代名花。以名花配名士,以结白首之缘,可算是才子佳人也。

韩翊   (白)     吾兄何出此言?想那柳娘乃当代名花,以兄所属。弟天胆不敢唐突。

李天然  (白)     大丈夫相遇杯酒之间。一言道合,公孙、程婴交称刎颈,况一妇人。何足辞也?

韩翊   (白)     弟实不敢!

李天然  (白)     你二人接近而坐。

柳娘   (白)     那么,我可就对不起您啦!

(柳娘近。)

李天然  (白)     贤弟,不要动。兄这厢贺喜了。

韩翊   (白)     难为情啊!

(韩翊、柳娘同饮酒。)

李天然  (白)     哈哈哈!兄饮你二人的喜酒。

(李天然饮酒。)

李天然  (白)     干!哈哈哈!非是愚兄撮合此事。吾弟贫困无以自振,兄亦不甚丰裕。柳娘囊资颇巨,可以取济。

(李天然对柳娘。)

李天然  (白)     柳娘,你是淑人也。宜事夫子,能尽其操。吾弟得志,绝不负你。

柳娘   (白)     多谢您的美意!

李天然  (白)     贤弟,今晚宿在院中,以定夫妇之礼。

韩翊   (白)     弟也要回去。

(柳娘拉韩翊。李天然见。)

李天然  (笑)     哈哈哈!

     (白)     贤弟你就不要回去了。

     (唱)     温柔乡内共衾枕,

             可算才子配佳人。

(李天然下。)

韩翊   (唱)     家徒四壁守贫困,

             形秽实难辱芳卿。

柳娘   (唱)     你若言而果有信,

             对天可表方寸心。

韩翊   (唱)     过往神灵听吾禀:

             苍天可鉴弟子心。

柳娘   (唱)     公子诚心实可敬,

             流苏帐摆鱼水情。

(〖行弦〗。)

柳娘   (白)     相公!

韩翊   (白)     小姐!

柳娘   (白)     哥哥!

韩翊   (白)     贤妹!

(柳娘拉韩翊。)

柳娘   (白)     随我来呀!

(柳娘、韩翊同下。)

【第二场】

(侯希逸上。家院随上。)

侯希逸  (引子)    官居节度镇淄青,赤胆忠心保明君。

     (白)     下官,淄青节度使侯希逸。唐室为臣。今有故友之子韩翊,才学冠群。现下他苦守故乡。不免修书一封,招他前来做幕。若有寸进,也好荐拔。

             家院,启开文房!

(侯希逸修书。)

侯希逸  (白)     旗牌来见!

家院   (白)     旗牌进见!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大人!有何吩咐?

侯希逸  (白)     这有书信一封,下到京都,请韩翊前来!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侯希逸  (白)     正是:

     (念)     文章空满腹,困为司马贫。

(侯希逸下。家院随下。)

【第三场】

(柳娘上。)

柳娘   (唱)     自那日与韩郎山盟海誓,

             我二人成就了连理之枝。

             愿将来展鸿才鹏程万里,

             学一个比翼鸟同宿同飞。

(韩翊拿信上。)

韩翊   (唱)     侯节度赉到了函书一尺,

             与娘子顷刻间就要分离。

柳娘   (白)     相公来了。请坐!

韩翊   (白)     有坐。咳!

柳娘   (白)     相公,为何长叹哪?

韩翊   (白)     只因淄青节度与我来了一封书信,叫我前去做幕。不能携带娘子同往,故而长叹。

柳娘   (白)     妾之私蓄,颇助书囊。何必谋于他人?

韩翊   (白)     大丈夫自能经济。若仰赖于妇人,是不能齐家,焉能治国?

柳娘   (白)     看君之志,必能前程远大,后来乐观有望。相公几时启程?

韩翊   (白)     即刻启程。只恐鸨儿拦阻。

柳娘   (白)     我之所蓄皆在院中,鸨儿定然放心。

韩翊   (白)     如此,柳娘请!

柳娘   (白)     相公请!

     (唱)     比翼鸳鸯两离异,

             顷刻夫妻各东西。

             无情棒打鸾凤侣,

             重会不知在几时!

韩翊   (唱)     本是鸳鸯同连理,

             无情棒打又分离。

             虽无彩凤双飞翼,

             君问归期应有期。

柳娘   (唱)     他日高攀月中桂,

             须记勾栏有贱妻。

             海誓山盟言秘记,

             月下携手步迟迟。

             高车驷马荣归故里,

             愿文章吐气金榜名题。

             那时休嫌我是缠头女,

             多想糟糠莫念出身低。

             火中青莲就是你,

     (哭头)    奴的夫啊!

     (唱)     苦海无边望救提。

韩翊   (白)     柳娘!

     (唱)     巾帼丈夫就是你,

             芳卿才智胜须眉。

             负心难逃循环理,

             静等金屋藏娇妻。

     (白)     柳娘,回去吧!

柳娘   (白)     啊相公,此去诸事谨慎,早晚保重身体要紧。免思虑,多加餐。发奋勤学,芥拾青紫。金榜题名,早脱白夹。话已讲完,再无可嘱,说是你、你、你……去吧!

韩翊   (白)     柳娘名花,谨防奸计。你也要保重身体,免使卑人挂念啊!

柳娘   (白)     相公放心。你走之后,杜门谢客,再不接他家之酒。早日寄函,免得贱妾挂念!

韩翊   (白)     晓得了。柳娘回去吧!

(柳娘哭,拉韩翊衣。)

韩翊   (白)     柳娘不必痛哭,不久就能相会。你回去吧。

(韩翊与柳娘拭泪,哭,韩翊掰柳娘手拉自己衣。)

韩翊   (白)     咳!

(韩翊下。柳娘哭,抬头望,望不见。)

柳娘   (白)     韩郎!相公!啊啊啊……奴的夫哪!

     (唱)     阳关遥远空悲泣,

             羊肠路径被雾迷。

             虔诚默祷神前祈,

             闷坐院中等信息。

(柳娘下。)

【第四场】

(侯希逸上。)

侯希逸  (唱)     皇恩浩荡镇淄青,

             不负王家知遇恩。

             命人去把韩翊请,

             不见才子早来临。

             寂寞无聊心烦闷,

(家院上。)

家院   (唱)     禀爷韩翊到府门。

侯希逸  (唱)     家院与爷快些请,

家院   (唱)     有请公子进府门!

(韩翊上。)

韩翊   (唱)     烦劳贵价来通禀,

             屈膝叩首问安宁。

侯希逸  (唱)     贤侄免礼坐安稳,

韩翊   (唱)     晚生施礼谢大人。

侯希逸  (白)     贤侄请坐!

韩翊   (白)     谢坐!

侯希逸  (白)     近闻贤侄才文甲于天下矣。

韩翊   (白)     伯父夸奖。

侯希逸  (白)     可惜时运未至,困于场屋。将来时运一至,芥拾青紫,不费些许之力。

韩翊   (白)     谢伯父吉言,全仗提拔。

侯希逸  (白)     家院,请韩学士公馆歇息。

韩翊   (白)     晚生少陪了。

侯希逸  (白)     若有所需,只管吩咐他们。

(侯希逸下。)

韩翊   (白)     是。

家院   (白)     韩学士,随我来。

韩翊   (白)     有劳引路!

     (唱)     侯伯父可算得礼贤下敬,

(韩翊走圆场。)

韩翊   (唱)     霎时间想起了柳娘之情。

     (白)     掌家歇息去吧!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韩翊   (白)     是我来到此处,心中惦念柳娘。想她身寄勾栏,恐为他人所欲。不免修书一封,内藏诗句。命人下到那里,打动于她。待我后面修书便了。

     (唱)     柳娘名花多美俊,

             恐为攀折属他人。

(韩翊下。)

【第五场】

(柳娘上。)

柳娘   (唱)     自送那多情人离别前往,

             在院中朝暮思五内彷徨。

             在香房哪管他王孙下降,

             守寂寞为的是彼此情肠。

             谅不能似黄鹤音信无望,

             韩学士料不是负义王郎。

(鸨儿上。)

鸨儿   (白)     孩子,外面有人下书,是韩相公打发来的。

柳娘   (白)     什么?韩郎命人前来下书吗?快快叫他进来!

鸨儿   (白)     下书人快来!

(下书人上。)

鸨儿   (白)     这就是柳娘。

下书人  (白)     哦,是是是!

柳娘   (白)     你是奉韩学士所差的吗?

下书人  (白)     正是。

柳娘   (白)     书信现在何处?

下书人  (白)     书信在此。

柳娘   (白)     妈呀,带他外面吃茶,唤他再来。

鸨儿   (白)     走吧,你先到我那屋里坐会儿去。

(鸨儿领下书人同下。)

柳娘   (白)     韩郎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唱)     见书信触起我情怀思想,

             这内中附诗句必有隐藏。

     (白)     我当是钟情隐语,原来是诗句一首。待我念来:

     (念)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莫叫攀折他人手!

     (白)     原来防我被旁人采折。想我身寄勾栏,若遇豪强,情实难免。待我复书答诗,然后离开勾栏,隐居佛寺,以解相公疑心。

     (唱)     我这里写新词解他惘帐,

(〖扫头〗。柳娘写词。)

柳娘   (念)     勾栏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白)     将它封好。

             妈呀,您同下书人来吧!

(鸨儿、下书人同上。)

鸨儿   (白)     姑娘,什么事呀?

柳娘   (白)     下书人,这有书信一封,送与韩学士,他就明白了。

下书人  (白)     告辞了。

(下书人下。)

柳娘   (白)     妈呀,我要出院去了。

鸨儿   (白)     你出院干什么?咱们生意怎么做啊?

柳娘   (白)     我与韩郎有白首盟约。从今以后,不做这皮肉生涯了。我纵在勾栏,杜门谢客,与妈妈何益哪?

鸨儿   (白)     好吧,好吧。

             头子!头子!

(王八上。)

王八   (白)     什么事呀?

鸨儿   (白)     柳娘要出院。

王八   (白)     叫她走吧!

鸨儿   (白)     你说得倒容易!叫她走,咱们生意怎么做啊?把她留住才好啊!

王八   (白)     又不是你买的。人家是搭住的,又没使压账,留得住吗?你就是不叫她走,她又不见客,不是白住房子吗?

鸨儿   (白)     难道说叫她白白地走了吗?

王八   (白)     想主意要点儿嘛儿!那容易。等她出去,打听她住在哪儿,我找人一搅她。她受不了啦,就得回来。等她回来,就好办啦。

鸨儿   (白)     就这么办。

王八   (白)     姑娘你要出院,这是好事。你妈妈这几年为你不容易。你多多少少与你妈留下点儿嘛儿,那是你的人心。姑娘,就瞧你的啦!

柳娘   (白)     妈妈,将我这屋里所使的家具都给您留下。

王八   (白)     那个值得了多少钱?把你的衣裳给你妈留下一箱子。

柳娘   (白)     我的衣服?妈妈偌大年纪,如何穿得哪?

王八   (白)     你别看她年纪大,她老有少心。

鸨儿   (白)     你别看我年纪大,我爱打扮呀!

柳娘   (白)     好,就给您留下。

(王八指花。)

鸨儿   (白)     姑娘,你这朵珠花不错,给我留下吧!

柳娘   (白)     送给妈妈了。

(王八指金簪。)

鸨儿   (白)     姑娘,你这簪子可真好,送给妈妈吧!

柳娘   (白)     好,也给妈妈留下。

(王八指镯子、戒镏,继而浑身乱指。)

鸨儿   (白)     姑娘,你浑身上下没有不好的地方。

柳娘   (白)     那么,就把我留下吧?

鸨儿   (白)     取笑了。你闲着可来啊!

柳娘   (白)     我一定来看您。

鸨儿   (白)     姑娘,你出去上哪儿住去呀?

柳娘   (白)     不过是庵、观、寺、院。我告辞了!

     (唱)     用钥匙开箱笼取出私囊,

             离苦海到尼庵隐身而藏。

(柳娘下。)

鸨儿   (白)     她走啦。咱们买个好孩子,慢慢整理生意吧。

(鸨儿、王八同下。)

【第六场】

(四家丁、院子、沙叱利同上。)

沙叱利  (唱)     我在府中心烦闷,

             行围采猎以散心。

     (白)     某,沙叱利。唐室为臣。只因阵前立功,圣上见喜,封为显爵。今日带领家丁采猎,不想空猎而回。真乃扫兴也!

院子   (白)     大人,您要是闷得慌,妓馆之中,有个出名的妓女名叫柳娘,长得甭提多好啦。咱们上那儿去,您看好不好?

沙叱利  (白)     身为朝臣,游玩勾栏,被人观之不雅。

院子   (白)     哪个做大官的不挟妓游娼啊?咱们偶尔一次,也不为过分。

沙叱利  (白)     好,带路前往。

     (唱)     身为朝臣立功勋,

             离乱年间去出征。

             身先士卒不惜命,

             斩关夺寨奋精神。

             常思家乡千里梦,

             鞍马劳烦十年尘。

             挟妓游娼何过分,

             为臣的俱都是闲游山岳坐拥花城。

             叫家院与爷把路引!

(四家丁、院子、沙叱利同走圆场。)

院子   (白)     来到了!

沙叱利  (唱)     不觉来到妓馆门。

院子   (白)     就是这儿啊!

沙叱利  (白)     带路进去。

院子   (白)     老鸨子,王八,王八!

(王八、鸨儿同上。)
王八、

鸨儿   (同白)    谁呀?

院子   (白)     我们逛窑子来了。

鸨儿   (白)     这么些个人哪,带着队伍来的?

院子   (白)     少说闲话,这是沙大人。

鸨儿   (白)     沙大人,我们不知道,您别见怪!

沙叱利  (白)     谁来怪你?

鸨儿   (白)     叫孩子都出来见见。

院子   (白)     不用见,就叫柳娘。

沙叱利  (白)     叫柳娘!叫柳娘!

鸨儿   (白)     柳娘不在这儿啦,这怎么办?

王八   (白)     你跟他说说就完啦。

鸨儿   (白)     我见他有点儿害怕,你跟他说去吧!

沙叱利  (白)     柳娘!柳娘!

王八   (白)     你怕,我也不是不怕呀!

鸨儿   (白)     你怎么也这么㞞啊?

王八   (白)     你忘了,俗语说的“㞞王八,㞞王八”啊。

鸨儿   (白)     大人,柳娘不在这儿啦。

(沙叱利抓。)

沙叱利  (白)     啊,她往哪里去了?

鸨儿   (白)     她到庙里跟尼姑同居去了。

沙叱利  (白)     带马!回来再与你们算账!

(沙叱利下,四家丁同随下。)

鸨儿   (白)     哎我的妈呀!

院子   (白)     王八,此番到了庙里要是找不着,回来拿你当柳娘。

(院子下。)

王八   (白)     凭我这个脸子,你还跟我致气?

鸨儿   (白)     倘若柳娘不在那儿,他回来可怎么办哪?

王八   (白)     不好办。他要拿我顶缸,我受得了吗?

鸨儿   (白)     你这一辈子没走过时气,这回可遇见识货的啦。

王八   (白)     别捱骂了。

(鸨儿、王八同下。)

【第七场】

(尼姑上。)

尼姑   (念)     清晨净手焚香,晚来诵经佛堂。

     (白)     小尼,色空。那日来了一个柳娘,到佛寺居住。今日命我打扫佛堂,她要诵经。待我打扫起来。

(〖行弦〗。)

尼姑   (白)     打扫已毕,有请娘!

(尼姑下。)

柳娘   (内唱)    脱乐籍离苦海回头是岸,

(柳娘上。)

柳娘   (唱)     离烟花隐身形佛寺里边。

             在神前焚香烛虔诚悔忏,

             诵经文以折我前世孽冤。

             我先人必有那阴骘缺欠,

             只落得薄命女坠落勾栏。

             辜负我锦绣才如花美眷,

             韩学士不嫌我柳败花残。

             吃长斋守妇道甘心情愿,

             落一个青楼的奇女子在万古流传。

             今日里在佛前诵念经卷,

             愿情郎登仕途锦衣归还。

(〖行弦〗。柳娘焚香叩头。)

柳娘   (白)     神圣念弟子啊!

     (唱)     虔诚意信佛法救苦救难,

             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愿韩郎早荣归缔结良缘。

             奴为你守寂寞并无厌倦,

             苦无聊来参禅以解我遐思愁烦。

             奴为你打消了繁华之念,

             盼鱼水永和偕以终天年。

(〖行弦〗。柳娘叩头。)

柳娘   (唱)     耳边厢又听得马嘶人喊,

(〖急急风〗。四家丁、家院、沙叱利同上,同入门。)

院子   (白)     柳娘在这儿哪!

沙叱利  (白)     这就是柳娘?长得好,长得好!

     (笑)     啊哈哈哈……

柳娘   (白)     啊!

     (唱)     见此人吓得我胆战心寒。

     (白)     你们是哪儿来的?

沙叱利  (白)     我在院中寻你不见,果然你在这里。叫我想死你了。

柳娘   (白)     休要轻狂!我已脱离乐籍,现在是有夫之妇。休要无理。

沙叱利  (白)     啊!

院子   (白)     您别着急,我问问她。

             你说你是有夫之妇。你的丈夫是谁?

柳娘   (白)     韩翊。

院子   (白)     那穷儒韩翊既然是你丈夫,为什么不把你娶到家去,怎么把你舍在庙里呢?

柳娘   (白)     这个……

院子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告诉你说:这是我们大人沙叱利。你要跟了我们大人,享荣华、受富贵,比跟穷念书的不强得多吗?听我相劝,趁早跟我们大人走!

柳娘   (白)     我不能去!

沙叱利  (白)     你不走,我就要——

柳娘   (白)     要什么?

沙叱利  (白)     小子们,与我抢!

柳娘   (白)     师父!

(尼姑上。沙叱利拉柳娘,院子推柳娘,尼姑拉柳娘,四家丁拖柳娘同下。沙叱利上马,下。院子踹尼姑。)

院子   (白)     我看你年纪大了。稍微年轻点儿,今天也得叫你开斋!

(院子下。)

尼姑   (白)     咳!青天白日之下,擅抢民女。打听明白,再去控告于他。

(尼姑下。)

【第八场】

(四家丁、院子、柳娘、沙叱利同上。)

沙叱利  (白)     啊柳娘,想我沙某,乃系朝廷重臣。你若从下,一世丰衣足食。你的造化不小。

柳娘   (白)     大人哪大人!想你既为朝廷重臣,就该娴习弓马,熟读战策,以防有事之秋,好报皇家爵禄之恩。你不该以有用之身,学那市侩下流无赖之辈,擅抢民女。我既出勾栏,就为良家之女。何况已残花有主。想大人是朝中股肱之臣。强纳勾栏之女,于大人名誉有害无益。妾为大人不取。我奉之言,句句金石。望大人三思!

     (唱)     望大人开天恩将奴释放,

             成全我章台柳名节之光。

             行善德愿大人入阁拜相,

     (白)     大人哪!

     (唱)     留芳名遗青史永世无疆。

沙叱利  (白)     大胆!

     (唱)     你本是烟花女与人来往,

             藐视我朝廷臣皇家栋梁。

             狗贱婢好大胆将我抵抗,

             尔等们速将她绑在庭桩。

     (白)     来呀!

     (唱)     叫人来看过了无情棍棒,

(沙叱利打。)

沙叱利  (唱)     若不从管叫你命丧无常!

柳娘   (白)     喂呀!

     (唱)     奸贼做事太狂妄,

             不念弱质女娘行。

             咬牙忍受无情棒,

             纵然一死有何妨!

沙叱利  (唱)     贱人纵有铜铁样,

             炉中烈火尔怎当?

             霎时叫你魂魄丧。

(院子拦。)

沙叱利  (唱)     拦阻于我为哪桩?

院子   (白)     没有愣打成亲的。快放下来!

沙叱利  (白)     她不依从便怎么样?

院子   (白)     把刘妈叫来,好言相劝,她不会不答应。

沙叱利  (白)     好,刘妈快来!

(刘妈上。)

刘妈   (白)     什么事啊?

沙叱利  (白)     将这女子交付与你,好好劝解。

刘妈   (白)     您交给我吧,管保叫你洞房花烛夜。

(刘妈对柳娘。)

刘妈   (白)     别哭啦,快随我来吧,宝贝呀!

柳娘   (白)     喂呀!

(柳娘、刘妈同下。)

院子   (白)     大人走吧!

沙叱利  (白)     将酒宴摆在后面。

(众人同下。)

【第九场】

(韩翊上。)

韩翊   (唱)     节度使升京都前程有望,

             到妓馆探望我设誓美娘。

     (白)     在下韩翊。跟随侯节度来到京都。蒙大人提拔,奏为从事。看来前途有望。不免去到妓馆,寻访柳娘便了。

     (唱)     访情人以释我从前思想,

             这院中冷清清甚是凄凉。

     (白)     这院中为何冷冷清清?必有缘故。

             妈妈哪里?

(鸨儿上。)

鸨儿   (白)     韩相公,您发财啦?

韩翊   (白)     托妈妈洪福。柳娘现在哪里?

鸨儿   (白)     您别提啦!自您走后,柳娘杜门谢客。

韩翊   (白)     好!

鸨儿   (白)     她怕老在这儿住着,倘有官宦子弟来这游玩,不应酬,惹不起,所以她出院上大佛寺住着去了。

韩翊   (白)     柳娘可算是妓中的节妇。待我前去寻找。

鸨儿   (白)     吃杯茶再走吧!

韩翊   (白)     妈妈不必费心,告辞了。

(鸨儿下。)

韩翊   (唱)     柳卿卿守孤衾节妇一样,

             不负我有情人枕簟凄凉。

(韩翊走圆场。)

韩翊   (白)     师父哪里?

(尼姑上。)

尼姑   (白)     你是何人?到此做甚?

韩翊   (白)     在下韩翊,寻访柳娘来了。

尼姑   (白)     你就是韩翊相公么?大事不好了!

韩翊   (白)     何事惊慌?

尼姑   (白)     柳娘为你来到庙内,不落发,茹荤酒,焚香诵经。不想那日来了一伙强人,将柳娘抢了去了。

韩翊   (白)     你待怎讲?

尼姑   (白)     抢了去了。

韩翊   (白)     哎呀!

(韩翊气椅。)

韩翊   (唱)     听说是恩爱妻被人掳抢,

     (三叫头)   柳娘!我妻!娘子啊!

     (唱)     好一似经秋菊又遇严霜。

             自古道好姻缘必受魔障,

     (白)     娘子啊!

     (唱)     红颜女遭强暴令我悽惶。

     (白)     啊师父,可知抢劫之人,他是哪个?

尼姑   (白)     我已访明,乃是立功番将沙叱利。

韩翊   (白)     哦,沙叱利!婚姻无望也!师父,我告辞了。

(尼姑下。)

韩翊   (唱)     这婚姻未定在三生石上,

             被鹏雕冲散我交颈鸳鸯。

             走踉跄心惆怅垂头气丧,

(韩翊出门。丫鬟、柳娘、车夫、沙叱利同上。韩翊、柳娘相见。)

柳娘   (白)     韩郎!

韩翊   (白)     柳娘!

柳娘、

韩翊   (同白)    哎呀!

(〖急急风〗。丫鬟、柳娘、车夫、沙叱利、韩翊同编辫子,同走圆场。韩翊揪车,沙叱利踢韩翊抢背。丫鬟、柳娘、车夫、沙叱利同下。)

韩翊   (唱)     见柳娘好一似刀刺胸膛。

     (白)     柳娘慢走!

(韩翊追下。)

【第十场】

(许俊上,趟马。)

许俊   (唱)     奉命差遣已定纳,

             心急似箭转京华。

     (白)     虞侯将许俊。是我隐居尘寰,行侠做义,无人知晓。只因侯节度待我甚厚,不忍离去。今奉大人之命,去至青州公干。公干已毕,不免转回京都。就此马上加鞭!

     (唱)     自幼儿深山学道法,

             隐居尘寰做义行侠。

             无人识破真和假,

             路见不平把人杀。

             侯节度待我恩义大,

             因此不忍离开他。

             自古常言不虚假,

             受他人点水恩涌泉报答。

             大丈夫生在三光下,

             岂肯把“恩义”二字来丢差!

             扬鞭催动能行千里马,

             报恩后我再游海角天涯。

(许俊下。)

【第十一场】

(家院、侯希逸同上。)

侯希逸  (唱)     圣意甚嘉隆恩厚,

             四乡凯歌太平秋。

             文修武优升平日,

             安闲休沐与科头。

(许俊上。)

许俊   (唱)     来在衙前下走兽,

             见了大人禀从头。

     (白)     参见大人!

侯希逸  (白)     罢了。公干之事,怎么样了?

许俊   (白)     现有公文一角,大人请看。

侯希逸  (白)     许虞侯,你辛苦了。

许俊   (白)     大人何出此言?

侯希逸  (白)     家院,有请韩从事!

家院   (白)     有请韩从事!

(韩翊上。)

韩翊   (念)     美姬不遂意,凤东凰飞西。枕簟潜泪迹,鸳侣不同栖。

(韩翊叹。)

韩翊   (白)     参见大人!

侯希逸  (白)     贤侄请坐。

韩翊   (白)     咳!

许俊   (白)     韩员外!

韩翊   (白)     咳!

侯希逸  (白)     贤侄,今有许虞侯青州回来,一路劳苦。与其接风,命你陪宴。

许俊   (白)     小将不敢当!

韩翊   (白)     陪宴,哦,陪宴!

侯希逸  (白)     酒宴摆下!

(〖吹打〗。)

侯希逸  (白)     虞侯、贤侄请酒!

许俊   (白)     请!

韩翊   (白)     咳!

侯希逸  (白)     韩贤侄每逢宴客,风流谈笑,未尝不适。今日为何惨然若此?必有缘故。可为我言?

韩翊   (白)     哎!我若说出我的心事,非当今万岁难解我的愁烦。大人你呀,也是办不到啊!

许俊   (白)     韩员外,俺许俊尝以义烈自许。有什么上天入地之事,末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韩翊起抓。)

韩翊   (白)     当真?

许俊   (白)     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韩翊   (白)     大人、将军,可闻京都名花柳娘之名否?

侯希逸、

许俊   (同白)    艳称一时,谁人不知!

韩翊   (白)     哎呀大人哪,我二人有割臂之盟。只因大人招我做幕,未曾携带。她在院中恐有不便,因此出院避在佛寺,不想又被立功番将沙叱利劫去。拆我白首鸳侣,怎不叫我愁闷哪!

许俊   (笑)     哈哈哈……

侯希逸、

韩翊   (同白)    为何发笑?

许俊   (白)     些许小事,何足道哉!若得员外手笔数字,当时劫她回来。

侯希逸  (白)     贤侄,快快修书。

许俊   (白)     家院,备我追风!

家院   (白)     是。

(家院备马。)

韩翊   (唱)     柳娘若是恩义厚,

             跟随来人出俘囚。

             韩翊笔迹尚认否,

             但愿早结鸾凤俦。

许俊   (唱)     跨上追风千里兽,

(许俊上马。)

许俊   (唱)     顷刻名花到香楼。

(许俊下。)

侯希逸  (唱)     贤侄随我稍等候,

韩翊   (唱)     玉归珠还且免愁。

(侯希逸、韩翊同下。)

【第十二场】

(柳娘上。)

柳娘   (唱)     东南城蓦地里与郎相会,

             最可叹同林鸟不能同飞。

             割断我恩爱情拆散良配,

             叹鲛绡分两地彼此伤悲。

             冷衾中思韩郎如痴如醉,

(〖行弦〗。)

柳娘   (唱)     报答他只好是大限西归。

(刘妈暗上。)

刘妈   (唱)     费尽了撮合山花言巧嘴,

             她还是面戚戚不展愁眉。

             我把她劝活了心,我的功劳加倍,

(刘妈进门。)

刘妈   (白)     小娘子啊!

(柳娘扭脸。)

刘妈   (数板)    你听我今日里再劝你跟随我们大爷,你心中别后悔,有珍珠,有玛瑙,银钱成了堆。要穿衣,有的是锦绣绫罗外带着闪缎被,你要戴,有的是翡翠、钻石、赤金镯子,往胳膊上头围。每日里吃的是山珍海错、猴头、燕菜,佳肴与美味,要喝茶,有的是大方、香片、雨前、龙井、银针、白毫、岩山、珠兰与寿眉。躺在了象牙床你把觉来睡,亚赛似大罗仙,唉!你说美不美?

     (白)     小娘子!

     (唱)     你不听我的话定要倒霉。

柳娘   (白)     咳!

     (唱)     你不要絮叨叨言污语秽,

             烈性女生来的视死如归。

(沙叱利、院子同上。)

沙叱利  (笑)     哈哈哈……

     (唱)     今日里去饮宴东风沉醉,

             抛下你守凄凉无人伴陪。

     (白)     娘子,我今日去到外边宴客。无人陪伴娘子,我心中实实不忍。

(柳娘扭脸。)

沙叱利  (白)     刘妈,你来陪伴!

刘妈   (白)     有我哪。

沙叱利  (白)     不要叫她烦恼。

刘妈   (白)     您放心吧!她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连您还那么孝顺哪,不用说我啦!

沙叱利  (白)     哈哈哈!美人,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柳娘   (白)     你走吧!

沙叱利  (白)     她与我说了话了,捱骂不多。哈哈哈……

院子   (白)     我们大人倒学得聪明得多了!

沙叱利  (白)

     (唱)     叫家院你与爷忙把马备,

             惦念着美女子宴罢急归。

(院子、沙叱利同下。许俊上,看。)

许俊   (唱)     沙叱利出门去绝好机会,

             也免得俺许俊动武施威。

     (白)     啊,夫人!

刘妈   (白)     你是谁?

许俊   (白)     吾乃帐下虞侯。

刘妈   (白)     你干什么来了?

许俊   (白)     只因大人出外宴客,中途坠马,接柳夫人前去。

柳娘   (白)     这个……

(许俊现书,柳娘看。)

许俊   (白)     夫人,快快上马!

柳娘   (白)     刘妈在家等候。

             快快带马!

(柳娘出门,许俊带马,柳娘、许俊同下。〖急急风〗。)

刘妈   (白)     我们太太这回想开了。听说我们大人由马上摔下来,赶紧地就去啦。

(刘妈想。)

刘妈   (白)     不对吧?我们大人摔下马来,叫人接去就得了,干吗还写信哪?这里头必有缘故。

(院子、沙叱利同上。〖水底鱼〗。)

沙叱利  (白)     美人!美人!

刘妈   (白)     大人回来了?

沙叱利  (白)     回来了。柳娘哪里去了?

刘妈   (白)     您不是由马上摔下来,把柳娘接去了吗?

沙叱利  (白)     岂有此理!什么人将柳娘抢去?

刘妈   (白)     您走后,就来了个年轻小白脸。说您在马上摔下来了,派他来把柳娘接去。

沙叱利  (白)     哇呀呀!

(沙叱利打刘妈嘴巴。)

刘妈   (白)     哎哟,我的妈哟!

(刘妈下。)

沙叱利  (白)     家院,吩咐众兵丁走上!

(众兵丁同上。)

沙叱利  (白)     带马追赶!

(众兵丁同应。沙叱利、众兵丁、院子同下。〖急急风〗。)

【第十三场】

柳娘   (内唱)    打开玉笼飞彩凤,

(柳娘、许俊同上,同走圆场。)

柳娘   (唱)     扽断金锁走蛟龙。

             好一似猛虎离陷阱,

             好一似蛟龙入海,大鹏展翅,飞上九重,死也不回头,远走逃生。

许俊   (唱)     柳娘但把心放定,

             有我在此莫担惊。

             你放大胆,我有本领何足论,

             猛虎何惧犬一群,侠义做事,除暴安民。

柳娘   (唱)     只说今生无缘分,

许俊   (唱)     难折月老配成婚。

             郎才女貌结秦晋,

             但愿得你二人如鱼得水,鸾凤和鸣,不愧才子与佳人。

柳娘   (唱)     脱离陷阱恶环境,

许俊   (唱)     免去愁烦一片心。

柳娘   (唱)     良骥咆哮风驰奔,

(〖扫头〗。柳娘、许俊同下。沙叱利、众兵丁同追上,过场,同下。)

【第十四场】

(侯希逸、韩翊同上。)

侯希逸  (念)     遣出义士英雄汉,

韩翊   (念)     但愿劫取玉珠还。

(柳娘、许俊同上。)

许俊   (白)     幸不辱命。柳娘来也。

柳娘   (白)     喂呀相公啊!

(柳娘哭。)

韩翊   (白)     娘子啊!

(韩翊哭。)

韩翊   (白)     多谢义士!

             娘子,见过大人。

柳娘   (白)     参见大人!

(侯希逸看。)

侯希逸  (白)     真不愧才子佳人。

(家院上。)

家院   (白)     沙叱利带了许多人马,找上府门来了。

许俊   (白)     大人,你们请至后面,我去会他一会。

侯希逸  (白)     小心了!

许俊   (白)     些小之事,不劳挂怀。请!

(侯希逸、韩翊、柳娘同下。沙叱利、众兵丁同上。)

许俊   (白)     虞侯将许俊在此,来人少往前进!

沙叱利  (白)     许俊,劫抢柳娘可是你所为?

许俊   (白)     咳嘿!略施小技,何足挂齿!

沙叱利  (白)     许俊抢劫我的爱妾,是何道理?

许俊   (白)     沙叱利呀,恶赃官!想那柳娘,在妓馆之中,与韩翊已有割臂之盟。韩学士青州做幕。柳娘虽然出身微贱,隐身佛寺,颇有烈女之风。你不该抢进府来,勒逼成亲。想你身为大臣,擅抢他人未婚之妻,你该当何罪?

沙叱利  (白)     这个!

许俊   (白)     哪个?

沙叱利  (白)     哎呀……絮絮叨叨,哪里容得。与我拿下了!

(沙叱利、许俊同起打,沙叱利、许俊、众兵丁同下。)

【第十五场】

(许俊上。)

许俊   (白)     众将士走上!

(众将士同上。)

许俊   (白)     杀!

(沙叱利、众兵丁同上,同起大开打。沙叱利、众兵丁同败下。许俊、众将士同下。)

【第十六场】

(沙叱利上,许俊追上,抓住。)

许俊   (白)     待我结果尔的性命!

(侯希逸上。)

侯希逸  (白)     不得无礼!

             沙叱利,你让此婚姻便罢。如若不然,奏明圣上,你有掳抢民女之罪。

沙叱利  (白)     大人不必动本,我把柳娘让出也就是了。

许俊   (白)     滚了出去!

沙叱利  (白)     嘿!

(沙叱利下。)

侯希逸  (白)     后面摆酒,与虞侯贺功。

许俊   (白)     多谢大人!

(许俊、侯希逸同下。)
(完)


浏览次数:483 ┊ 字数:1万2640 ┊ 最后更新:2020-05-1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