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游湖阴配》

主要角色
李蕙娘:旦
裴玉莲:小生
贾似道:净

《红梅阁》筱翠花饰李蕙娘
《红梅阁》筱翠花饰李蕙娘
情节
南宋末季,平章贾似道退职家居,携宠妾李蕙娘游西湖。途遇张氏女,贾似道艳其美,舍李而追张。适有举子裴玉莲与李蕙娘遇,互有爱慕意,李蕙娘故遗手帕于桥侧。事为贾家奴仆所见,促李蕙娘去。贾似道追及张,使仆致意愿置妾媵,张母不允,贾似道欲行强抢劫,会裴玉莲尾随李蕙娘亦至,锐身排难,张母女得乘机逸去。贾仆迁怒于裴玉莲,因诱询姓氏居址,将图陷害,裴玉莲遽以实告。贾似道归家,奴又告以李蕙娘与裴生之事。贾似道怒杀李蕙娘。李蕙娘魂入幽冥,诉冤状,冥中悯其无辜,赐李蕙娘阴阳扇使还阳世与裴生作百日团聚。李蕙娘持扇觅裴生,时裴玉莲已为贾似道赚入府中,囚之书房,并遣奴苗义杀以泄愤。李蕙娘以扇扑苗义于地,偕裴玉莲垣逃。值期满鬼卒衔命招李蕙娘,李蕙娘与裴玉莲遂生离死别。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集:毛世来藏本整理

录入:张煜承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7.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贾似道上。)

贾似道  (引子)    官居首相,告职归,乐守田园。

     (念)     我本当朝一首相,如今告老转还乡。紫袍乌纱居人上,无非浮云梦一场。

(丑院子暗上。)

贾似道  (白)     老夫,贾似道。宋室为臣。只因年迈,告老还乡,来在这杭州居住。夫人早丧,是我纳一小星,名唤蕙娘,倒也称心如意。今乃西湖庙会之期,不免带领蕙娘前去,一来降香,二来游赏西湖。

             来!

丑院子  (白)     有。

贾似道  (白)     请夫人出堂!

丑院子  (白)     请夫人出堂!

(丫鬟引李蕙娘同上。)

李蕙娘  (念)     红颜自古多薄命,一树梨花压海棠。

     (白)     参见老爷!

贾似道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李蕙娘  (白)     谢坐。将妾身唤出,有何吩咐?

贾似道  (白)     今日乃西湖庙会之期,将娘子唤出,随老夫前去,一来拈香,二来游赏西湖。

李蕙娘  (白)     妾身奉陪。

贾似道  (白)     家院,吩咐外厢带马,车辆伺候!

丑院子  (白)     外厢备马,车辆伺候!

(四青袍、车夫同上。)

贾似道  (唱)     人来带马会场往,

李蕙娘  (唱)     游赏西湖走一场。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张王氏上。)

张王氏  (引子)    先夫早丧,学孟母,教子有方。

(院子暗上。)

张王氏  (白)     老身,张王氏。先夫张公,曾在宋室为臣,不幸中年亡故。膝下无儿,所生一女,名唤秀英,今年一十七岁了,随定老身习学针黹,倒也十分可爱。只是老身已逾花甲,女儿尚未字人,也是一桩心事。这且不言。今乃西湖庙会之期,不免带领女儿前去降香。

             家院!

院子   (白)     有。

张王氏  (白)     请小姐出堂!

院子   (白)     请小姐出堂!

(丫鬟、张秀英同上。)

张秀英  (念)     长在深闺内,德操效孟光。

     (白)     参见母亲!

张王氏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张秀英  (白)     谢坐。将女儿唤出,有何训教?

张王氏  (白)     今乃西湖庙会之期,意欲带领我儿前去降香。

张秀英  (白)     女儿遵命。

张王氏  (白)     家院,吩咐车辆伺候!

院子   (白)     车辆伺候!

张王氏  (唱)     母女们同上车离了家下,

张秀英  (唱)     一路上观不尽野草闲花。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书童引裴玉莲同上。)

裴玉莲  (唱)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白)     小生裴玉莲,乃湖广人氏。今乃大比之年,进京赴考。来此杭州地面,身体十分疲倦,不免找一店房歇息歇息。

             裴安,带路!

     (唱)     裴安带路往前奔,

             见一店房且安身。

     (白)     来此已是店房。

             店家!

店家   (内白)    啊哈!

(店家上。)

店家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相公住店吗?

裴玉莲  (白)     正是。将马带过!

店家   (白)     是。客官用些什么?

裴玉莲  (白)     取杯茶来!

店家   (白)     是。

             茶到。相公吃过饭了没有?

裴玉莲  (白)     前途用过了。啊店家,我心中甚是烦闷。你们这里可有什么消遣的所在无有?

店家   (白)     我们这儿最出名的就是西湖。今天又是庙会,您何不到那儿逛逛去哪?

裴玉莲  (白)     好,裴安看守门户,我就此去也。

(店家、书童同下。)

裴玉莲  (唱)     独坐旅店心闷倦,

             前去游湖散心田。

(裴玉莲下。)

【第四场】

(胡知奋上。)

胡知奋  (念)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白)     学生胡知奋。家父胡不高,在这杭州城里开了一座绸缎店,生意倒也十分发财。我学生是黉门秀士。今日是西湖庙会之期,有心前去逛会,怎奈不识路径,怎样的前去?看那旁有两个人来,想必也是逛会的。待我同他们一块儿去。

张三、

李四   (内同白)   啊哈!

(张三、李四同上。)

张三   (念)     从早离了家,

李四   (念)     拐骗做生涯。

张三   (白)     张三。

李四   (白)     李四。

张三   (白)     兄弟,今儿个是西湖庙会。咱们哥俩到那儿,顺便弄他两档子。

李四   (白)     好,走哇!

胡知奋  (白)     二位是逛会的吗?

张三、

李四   (同白)    是呀!您也是逛会的吗?

胡知奋  (白)     是的。我不认识道路,我们一同走吧。

张三、

李四   (同白)    好,一块儿走。

(胡知奋、张三、李四同走圆场。裴玉莲上。)

裴玉莲  (唱)     杭州城内好风景,

             那旁站定一伙人。

     (白)     且住!适才闻得店家言道:今日乃西湖庙会之期,甚是热闹。只是不晓路径,如何前去?看那旁有一伙人,想是逛庙的,待我问来。

             啊,三位敢是逛庙的么?

张三、

李四   (同白)    是啊,是啊!您也是逛庙的吗?

裴玉莲  (白)     正是。

张三、

李四   (同白)    咱们一块儿走吧!

裴玉莲  (白)     正要同往。

张三、

李四   (同唱)    尊声二位一同行,

裴玉莲  (唱)     且到庙会散愁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慧静上。)

慧静   (念)     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白)     小僧,慧静。今乃本庙开会之期,不免打扫佛堂,准备施主前来括香便了。

(慧静打扫。家院、丫鬟、张王氏、张秀英同上,张王氏、张秀英同烧香毕,家院、丫鬟、张王氏、张秀英同下。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李蕙娘同上,贾似道、李慧娘同烧香。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同下。裴玉莲、张三、李四、胡知奋同上。李蕙娘出门,见裴玉莲对视笑,与裴玉莲互拍手笑下。)

胡知奋  (白)     哎,你看那女子,“把合”你来着!

裴玉莲  (白)     无有什么。

胡知奋  (白)     我看见了!

裴玉莲  (白)     无有什么。

胡知奋  (白)     我看见了嘛!

裴玉莲  (白)     岂有此理!

(裴玉莲下。)

胡知奋  (白)     你走了也不成啊!我到底要看看。

(胡知奋跑下。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李蕙娘、车夫同上。)

贾似道  (唱)     烧罢了一炉香忙回家转,

             大路旁天然景美丽可观。

李蕙娘  (唱)     催车辆往前行上桥观看,

(李慧娘上桥。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同下。裴玉莲、胡知奋、张三、李四同上。)

李蕙娘  (唱)     见那人身俊俏貌似潘安。

(李蕙娘对裴玉莲做打手势,裴玉莲上桥,李蕙娘欲言又止,凡做三次,胡知奋看出神,张三、李四从后同将胡知奋的衣服脱下。张三、李四同下。李蕙娘欲言,遗手帕笑下。裴玉莲拾帕随下。)

胡知奋  (白)     哎呀!我的衣服,被他们偷去了,待我追这狗娘养的去!

(胡知奋下。张三、李四同上,同跑下,胡知奋追上,下。院子、丫鬟、张王氏、张秀英、二车夫、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李蕙娘、车夫同上。)

贾似道  (白)     看那女子生得十分美貌。贾六上前提亲。

丑院子  (白)     是啦。

             老院公请过来。

院子   (白)     何事?

丑院子  (白)     那小妞儿是谁呀?

院子   (白)     那是我家小姐。你问她做甚?

丑院子  (白)     不是,因为我们太师爷挺喜欢你们小姐的。把她给我们太师爷,你看怎么样?

院子   (白)     真乃胡说!

(院子打丑院子。)

丑院子  (白)     好好,打我。

             太师爷!他不答应,他还给我一个满脸花。

(裴玉莲上。)

贾似道  (白)     不识抬举。抢!

(四青袍同欲抢,裴玉莲上前拦。)

裴玉莲  (白)     且慢!

(院子、丫鬟、张王氏、张秀英同下。)

裴玉莲  (白)     啊,这位员外,不必如此。她乃是良家妇女,不要如此莽撞。

贾似道  (白)     这!

裴玉莲  (白)     请回去罢。

(四青袍、丑院子、贾似道同下。李蕙娘看裴玉莲不语,丑院子上,拍李蕙娘。)

丑院子  (白)     员外叫您哪。

(李蕙娘羞下。)

丑院子  (白)     这位相公贵姓啊?

裴玉莲  (白)     小生裴玉莲。

丑院子  (白)     听您说话不像此地人哪?

裴玉莲  (白)     乃湖广人氏。只因进京赴试,从此经过。

丑院子  (白)     您住在哪儿啦?

裴玉莲  (白)     就住在前面大元店内。

丑院子  (白)     是是是。刚才的事,多劳您驾啦。

裴玉莲  (白)     不敢。

(丑院子下。)

裴玉莲  (白)     方才那一娘子,生得十分美貌,不知是谁家的家眷。方才那人也忘记问他。那娘子与我手帕一方,待我观看。

(裴玉莲念。)

裴玉莲  (白)      “蕙娘”。手帕上面写着“蕙娘”二字,想是那女子之名。且自由他。天色不早,不免回店歇息便了。正是:

     (念)     无心栽种河边柳,谁知杨柳尽成行。

(裴玉莲下。)

【第六场】

(贾似道、丑院子、李蕙娘同上。)

贾似道  (白)     娘子后面歇息去吧。

李蕙娘  (白)     遵命。

(李蕙娘下。)

贾似道  (白)     哈哈哈……好个绝色女子!

丑院子  (白)     您还乐哪?没捡着板子,差点儿丢扇门。

贾似道  (白)     此话从何说起?

丑院子  (白)     是您不知道哇。方才不是有人给咱们了事来着吗?您走后,蕙娘就跟那小子眉来眼去。嘿,要不是我,您早当上这个啦!

(丑院子比手势。)

贾似道  (白)     有这等事!唤蕙娘。

丑院子  (白)     蕙娘快来!

(丫鬟引李蕙娘同上。)

李蕙娘  (念)     忽听老爷呼唤,吓得胆战心寒。若为西湖之事,还须巧言遮辩。

     (白)     参见老爷!

(贾似道怒。)

贾似道  (白)     坐下!

李蕙娘  (白)     谢坐。老爷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贾似道  (白)     我就为你来。

李蕙娘  (白)     为妾身何来?

贾似道  (白)     适才在西湖,你与那狂徒眉来眼去,难道欺压老夫年迈不成?

李蕙娘  (白)     哪有此事!

贾似道  (白)     你还敢抵赖?有人得见!

李蕙娘  (白)     何人得见?

贾似道  (白)     家童得见,上前对词!

丑院子  (白)     你跟那少年眉来眼去的,我不叫你,你还不回来哪。

李蕙娘  (白)     住口!

     (唱)     骂声奴才真大胆,

             老爷面前进谗言。

             走上前来将你打!

(李蕙娘打丑院子耳光。)

贾似道  (白)     呸!

     (唱)     大胆贱人尚巧言。

             手持钢刀将你斩!

(贾似道杀死李蕙娘。李蕙娘下。)

贾似道  (白)     将尸首拖了下去!蕙娘已死,但此事不可泄露于外,你等俱要小心!

院子、

丫鬟   (同白)    是。

贾似道  (白)     正是:

     (念)     蕙娘做事大不该,败我家风为何来。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李蕙娘  (内二黄导板) 聚三魂归七魄随风飘荡,

(李蕙娘上。)

李蕙娘  (二黄摇板)  星凄凄月惨惨好不凄凉。

     (白)     我乃蕙娘鬼魂是也。只因前日游赏西湖,遇一少年公子,是我一见倾心。不想被恶奴看破,告知老贼,将我一刀杀死。是我阴魂不散,不免去至阎君殿前告他一状便了!

     (二黄摇板)  这才是无端的大祸天降,

             冤魂鬼无归宿心意彷徨。

(李蕙娘下。)

【第八场】

(众鬼卒同上,同堆鬼。判官上,跳判。)

判官   (念)     掌案在阴曹,一支笔如刀。包相执法后,不敢差分毫!

     (白)     我乃阴曹阎君殿下掌案判官是也。今乃三、六、九日,开放酆都。

             众鬼卒,酆都去者!

(众鬼卒、判官同走圆场。李蕙娘上,过场,下。)

鬼卒甲  (白)     有一恶鬼擅闯酆都!

判官   (白)     将她抓来见我!

(众鬼卒同下,同揪李蕙娘上。李蕙娘跪。)

判官   (白)     唗!何处恶鬼,胆大擅闯酆都。讲!

李蕙娘  (白)     判官爷容禀:

     (二黄摇板)  都只为贾似道害我命丧,

             因此上求判爷代禀阎王。

判官   (白)     你既前来告状,可知阴曹规矩?

李蕙娘  (白)     小鬼不知,请判爷指教。

判官   (白)     听了!

     (二黄导板)  三十三天登宝殿,

     (二黄原板)  有牛头和马面站立两边。

             行善的俱在桥上过,

             作恶的一个个打入奈河间。

             叫怨鬼随我到阎罗宝殿,

             见了阎君说根源。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众鬼卒、判官、阎君同上。〖点绛唇〗。)

阎君   (念)     赏善罚恶不稍偏,阴阳虽隔理一般。人间多少不平事,一到森罗便雪冤。

     (白)     我乃五殿阎君是也。适才朝罢地藏王而归。

             掌案的:有何事议?

判官   (白)     启阎君:今有阳世蕙娘,被贾似道杀死,冤魂不散,前来酆都鸣冤。

阎君   (白)     押上来!

(众鬼卒押李蕙娘同上,李蕙娘跪。)

李蕙娘  (白)     参见阎君!

阎君   (白)     唗!胆大恶鬼,为何被贾似道杀死?讲!

李蕙娘  (白)     阎君容禀:

     (唱)     都只为游西湖被杀命丧,

             望阎君开大恩放我还阳。

阎君   (白)     原来如此。掌案的,查看她的阳寿可满?

判官   (白)     领旨!

             启阎君:蕙娘阳寿该活七十二岁,今方二十一岁身死,且与东斗星有百日姻缘之分。请阎君定夺。

阎君   (白)     既然如此,赐她阴阳宝扇,送她去到阳世与东斗星了却百日姻缘,再来复命。掩门!

(阎君下。)

判官   (白)     遵命!

(众鬼卒、判官、李蕙娘同走圆场。众鬼卒同押李蕙娘过桥,同下。)

【第十场】

(丑院子上。)

丑院子  (念)     有福之人人侍奉,无福之人侍奉人。

     (白)     小子,贾六。只因那日游赏西湖,我家姨奶奶蕙娘,跟一个少年书生裴玉莲眉来眼去,被我看见,告知我家相爷。我家相爷将蕙娘杀死。这几天相爷又想起那个书生。是我说:“我知道这个书生住处。”今日奉了我家相爷之命,去请裴生。不免这就去,这就去。

(丑院子下。)

【第十一场】

裴玉莲  (内二黄导板) 自那日西湖归心神不定,

(裴玉莲上。)

裴玉莲  (唱)     每日里一阵阵记挂在心。

             那蕙娘真乃是绝世姿品,

             唯嫦娥与西施堪与比伦。

             忘不下缱绻情心神不稳,

             坐店房思蕙娘神志不宁。

     (白)     小生,裴玉莲,乃湖广人氏。只因进京赴试,来在杭州。那日游赏西湖,偶遇蕙娘。回来之后,身体即感不适。已命书童去至大街,买些果品来用。还未见到来。

(丑院子上。)

丑院子  (念)     奉了相爷命,来请裴相公。

     (白)     来此已是。

             嘿,店小二!

店家   (内白)    来啦,来啦。

(店家上。)

店家   (白)     六爷,什么事呀?

丑院子  (白)     我问问你:有一位裴相公住在你们这儿吗?

店家   (白)     是啊!

丑院子  (白)     请出来,说我要见。

店家   (白)     是啦。

             裴相公门外有人找您!

(店家下。)

裴玉莲  (白)     待我看来。

丑院子  (白)     啊裴相公!

裴玉莲  (白)     啊,管家到此何事?

丑院子  (白)     奉了我家相爷之命,请您到我们那儿去。

裴玉莲  (白)     你家相爷是哪个?

丑院子  (白)     就是贾似道、贾太师。您不是还给管过闲事来着吗?

裴玉莲  (白)     我与他素不相识,请我做甚?我是不能前去。

丑院子  (白)     四海之中,皆是朋友。您去一趟没关系。

裴玉莲  (白)     我是不能前去!

丑院子  (白)     走吧,走吧!

(丑院子拉裴玉莲同下。)

【第十二场】

(四青袍引贾似道同上。)

贾似道  (唱)     我命家童前街往,

             请来裴生做商量。

             将身且坐二堂上,

             且听家院报端详。

     (白)     老夫,贾似道。那日带领蕙娘去到西湖游玩,不想蕙娘这贱人,竟与什么裴生调情,坏我家风。是我回得家来,将这贱人杀死。贾六言道:与蕙娘调情那人,现仍住在杭州。已命他前去将他请来,三更时分,将他杀死,以杜外间耳目。贾六去了这半日,为何还不见到来!

(丑院子上。)

丑院子  (念)     请得裴生至,报与相爷知。

     (白)     已将裴生请到。

贾似道  (白)     有请。

丑院子  (白)     有请裴相公!

(裴玉莲上。)

裴玉莲  (念)     无故请来相府,不知吉凶祸福。

     (白)     啊,相爷!

贾似道  (白)     相公请坐。

裴玉莲  (白)     谢坐。将生员唤到府中,有何见谕?

贾似道  (白)     只因老夫府下缺少一代笔先生,故请先生到来屈就屈就。

裴玉莲  (白)     小生现在急于赴考,此事万万不敢从命!

贾似道  (白)     相公不必推辞。

             来,请裴相公书房安歇。

(四青袍同扶裴玉莲下。)

贾似道  (白)     裴玉莲哪裴玉莲!

     (念)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闯进来。

(贾似道下。)

【第十三场】

(李蕙娘上。)

李蕙娘  (唱)     凄惨惨离却了阴曹地界,

             孤单单形怯怯好不悲哀。

     (白)     奴乃蕙娘鬼魂是也。奉了阎君之命,去至相府与裴生了却百日姻缘。不免驾起阴风就此前往!

     (唱)     驾起阴风朝前进,

             见了裴生说分明。

(李蕙娘下。)

【第十四场】

(裴玉莲上。)

裴玉莲  (唱)     自那日进相府心情倦怠,

             有什么吉凶事分解不开。

(裴玉莲进书房。李蕙娘上。)

李蕙娘  (唱)     行几步来至在书房外,

             快叫裴生把门开。

     (白)     来此已是书房,待我叫门。且慢!我想头上现有金钗,不免敲动门环,他在里面听见,自然应声了。

     (唱)     我这里用金钗门环叩定,

裴玉莲  (唱)     又听得房门外敲门之声。

     (白)     外面有人叫门,想是书童打茶来了。待我与你开门。

(裴玉莲开门。)

裴玉莲  (白)     书童!书童!啊,为何无人哪!想是夜静风大,吹动门环,也未可知。

(裴玉莲进门。)

李蕙娘  (白)     相公!

裴玉莲  (白)     啊!这一娘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来在书房做甚?

李蕙娘  (白)     裴生不要害怕,奴背了平章老贼与你做伴来了。

裴玉莲  (白)     哪里是与我做伴,分明是平章老贼差你前来暗害于我。你道是与不是?

李蕙娘  (白)     裴生啊!

     (唱)     相公不要心害怕,

             奴家言来听根芽:

             奴背老贼来书馆,

(李蕙娘走圆场。)

李蕙娘  (唱)     愿与你成夫妇宜室宜家。

裴玉莲  (白)     住了!

     (唱)     贱人做事太不该,

             苦苦害我为何来!

     (白)     天哪,天!要出他府,是万万不能得够。

李蕙娘  (白)     既然不从奴家之事,少时必有大祸临身。

裴玉莲  (白)     住口!我不依从于你,我有什么祸?我有什么祸?

李蕙娘  (白)     裴生,奴为你受尽千辛万苦,你就该不疑心才是。

裴玉莲  (白)     明明是你前来害我,我怎么不疑心?

李蕙娘  (白)     裴生啊!

     (唱)     站立在书馆内珠泪不干,

             听奴家把前情细说一番:

             曾记得游西湖相见一面,

             被平章那老贼看破机关。

             回二堂他向我追问长短,

             也是我巧言辩未吐实言。

             那老贼怒气生浑身抖颤,

             持钢刀杀死我命归阴间。

             在阴曹阎君前申冤诉怨,

             那阎君他道我屈死可怜。

             我与你百日的姻缘未满,

             他赐我阴阳扇来到此间。

             我把这前后事细讲一遍,

             望相公休疑心仔细详参。

裴玉莲  (白)     呀!

     (唱)     忽听娘子讲一遍,

             不由小生喜心间。

             手持银灯将她看,

             果是蕙娘到此间。

     (白)     果是蕙娘到此。适才多有冒犯,望乞恕罪!

李蕙娘  (白)     你看明白了?

裴玉莲  (白)     看明白了。

李蕙娘  (白)     你不疑心了?

裴玉莲  (白)     我不疑心了。

李蕙娘  (白)     你不疑心,我要回去了。

裴玉莲  (白)     今日来到书馆,要想回去,是万万不能得够的了。

     (唱)     蕙娘你又何必来而复往?

             今夜晚效仿那织女牛郎。

(李蕙娘、裴玉莲同下。)

【第十五场】

(四青袍、丑院子引贾似道同上。)

贾似道  (唱)     我心中只把那裴生来恨,

             今夜晚定教他一命归阴。

     (白)     老夫,贾似道。自那日游湖归来,将蕙娘贱人杀死,又将裴生诳到我家,现住书房之内。不免将苗义唤来,命他今晚三更去至书房,将裴生杀死,以除后患。

             来,唤苗义进见!

丑院子  (白)     传苗义进见!

苗义   (内白)    来也!

(苗义上。)

苗义   (念)     相爷府下俺为首,侧草喂马度春秋。

     (白)     参见相爷。

(李蕙娘暗上。)

贾似道  (白)     罢了。苗义,我命你今晚去至书房,将裴生杀死。你可敢去?

苗义   (白)     小人愿往。

贾似道  (白)     听我吩咐!

     (唱)     我今与你刀一把,

             书房去把裴生杀。

(李蕙娘下。贾似道、丑院子、四青袍同下。)

苗义   (唱)     相爷府中把命传,

             命我去杀裴玉莲。

             我在府下把衣换,

             去到书馆走一番。

(苗义下。)

【第十六场】

(裴玉莲上。)

裴玉莲  (唱)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蕙娘她今日里还不来临。

     (白)     每日这时蕙娘早已来到,今日为何还不见到来?

(李蕙娘上。)

裴玉莲  (白)     待我出去观看。

(李蕙娘进门。)

裴玉莲  (白)     蕙娘来了,今日为何来得这样晚哪?

李蕙娘  (白)     你看我,你可认识我吗?

裴玉莲  (白)     我与你朝夕共在一处,怎么不认识!

李蕙娘  (白)     你看我是人是鬼?

裴玉莲  (白)     慢说你不是鬼。你就是鬼,我也不怕。

李蕙娘  (白)     既然不怕,身旁现有杀身大祸,你可知晓?

裴玉莲  (白)     有什么杀身大祸!

李蕙娘  (白)     那老贼现差苗义前来杀你!

裴玉莲  (白)     哎呀!

     (唱)     听一言吓得我三魂不在,

             强打精神眼睁开。

             走向前来双膝跪,

     (白)     蕙娘啊!

     (唱)     快快搭救我活命来。

李蕙娘  (白)     裴生啊!

     (唱)     阎君之命把我差,

             命我到此救你来。

             手拉裴生出书馆,

             快快随我逃祸灾。

(李蕙娘、裴玉莲同下。苗义上。)

苗义   (唱)     适才奉了相爷命,

             去杀裴生走一程。

     (白)     俺,苗义。奉了相爷之命,去至书房杀死裴生。就此走走!

     (唱)     甩开大步往前奔,

             为何大开两扇门?

     (白)     啊,书房门为何大开,待我进去看来。

(苗义进门。)

苗义   (白)     啊!裴生往哪里去了?是了:想是有人走漏消息。

             众家丁走上!

(四青袍同上。)

苗义   (白)     掌起灯笼火把,追!

(苗义、四青袍同下。)

【第十七场】

李蕙娘  (内二黄导板) 急忙忙逃出了天罗网,

(李蕙娘、裴玉莲同上。)

李蕙娘  (唱)     黑夜里急走步慌忙。

             裴生随我花墙上——

(李蕙娘拉裴玉莲同上墙。苗义追上。李蕙娘用扇扇苗义倒地。李蕙娘、裴玉莲同下,苗义爬起。)

苗义   (白)     且住!原来蕙娘鬼魂救去裴生,不免报与相爷知道。

(苗义下。)

【第十八场】

(贾似道、丑院子同上。)

贾似道  (唱)     苗义此去未回转,

             倒叫老夫挂心间。

(四青袍、苗义同上。)

苗义   (白)     参见太师!

贾似道  (白)     罢了。命你去杀裴生,怎么样了?

苗义   (白)     小人去至书房,不见裴生。率人追赶,遇见蕙娘鬼魂将裴生救去。小人追赶一程,未曾赶上。

贾似道  (白)     这便如何是好?

苗义   (白)     我有一结拜兄弟,名唤华世杰,现在少华山落草为寇。相爷修书一封,命他中途截杀裴生,岂不是好?

贾似道  (白)     好!溶墨伺候。

(〖牌子〗。贾似道写书。)

贾似道  (白)     苗义!命你将此书下到华世杰那里,不得有误!

苗义   (白)     遵命!

(贾似道、丑院子、苗义、四青袍自两边分下。)

【第十九场】

(李蕙娘、裴玉莲同上。)

李蕙娘  (白)     裴生,如今将你救出府来,你我分别了吧。

裴玉莲  (白)     哎呀蕙娘啊!如今将小生救出府来,就要分别,叫我如何舍得啊!

李蕙娘  (白)     相公啊!

     (唱)     我在阴来你在阳,

             阴阳相隔怎成双?

             劝君保重把京上,

             他年相会在异乡。

裴玉莲  (白)     动不动就说你是鬼。纵然是鬼,我也不怕。

李蕙娘  (白)     少时就叫你怕了。你看看那旁有人来了!

(李蕙娘戴脸子。)

裴玉莲  (白)     在哪里?

             哎呀!

     (唱)     果然是鬼不是人,

     (白)     蕙娘啊!

     (唱)     我随你同到酆都城!

李蕙娘  (唱)     忽听谯楼更鼓催,

(众鬼卒同上。)

李蕙娘  (唱)     又见众鬼捉我来。

             有心不回阴曹府,

             众鬼回去怎交差?

             狠心将裴生摔在地,

             百日夫妻两丢开!

     (白)     裴相公,裴玉莲,喂呀!

(李蕙娘下。)

裴玉莲  (唱)     一见蕙娘她去了,

             怎不叫人珠泪抛!

             蕙娘已然归阴去了,不免回至店房,收拾行李急速离开此地便了!

(裴玉莲下。)
(完)


浏览次数:542 ┊ 字数:9635 ┊ 最后更新:2023-11-0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