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金猛关》

主要角色
金莲公主:刀马旦
银娥公主:刀马旦
焦玉:净
孟强:小生
葫芦妈妈:彩旦
呼延守用:老生
萧赛红:旦
呼延庆:净
郑熊:净
高奎:净
莫胡里:净

情节
北宋时,呼延守用及其妻萧赛红奉旨征西,首攻金猛关。西凉国向鱼皮国求援,鱼皮国派金莲、银娥二公主援救金猛关。出战时,两公主见宋营孟强、焦玉二将少年英勇,擒回营中,欲结婚姻。二将先则不允,后经劝说始从。两公主协助宋兵,杀金猛关守将莫胡里,献城归宋。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九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小柒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9.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呼延庆上,起霸。)

呼延庆  (点绛唇)   鼓角声洪,

(郑熊上,起霸。)

郑熊   (点绛唇)   军威震动,

(高奎上,起霸。)

高奎   (点绛唇)   奉敕旨,

(焦玉上,起霸。)

焦玉   (点绛唇)   要把贼平。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点绛唇)  令出山岳动!

     (同白)    俺——

呼延庆  (白)     呼延庆。

郑熊   (白)     郑熊。

高奎   (白)     高奎。

焦玉   (白)     焦玉。

呼延庆  (白)     众位贤弟请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请了。

呼延庆  (白)     只因俺爹爹在萧邦招为驸马,得胜还朝。圣上大喜,封萧赛红为帅,我父为副帅,前来征西,夺取黑沙口并金猛关两处。耳听鼓角声响,我等两厢伺候!

(〖发点〗。四文堂、四上手、呼延守用、萧赛红同上。)

萧赛红  (粉蝶儿)   将勇兵强,抖威风,将勇兵强,

             领雄狮,要把那西番扫荡。

(〖水龙吟〗。呼延守用、萧赛红同归座。)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参见元帅!

萧赛红  (白)     少礼。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啊。

萧赛红  (念)     我本萧邦女裙钗,今奉圣旨疆土开。

呼延守用 (念)     公主威名扬四海,哪怕西番有将才。

萧赛红  (白)     本帅,萧赛红。

呼延守用 (白)     呼延守用。

萧赛红  (白)     只因驸马被庞吉所害,投奔我国。我父将他招为驸马,带领本部人马杀到皇都,要天子献出庞吉,即便投降。圣上许下平了西番之后,即将庞吉斩首,与驸马报仇,就挂我夫妻为平西元帅。今日发兵之期。

             驸马,还是先夺黑沙口,还是先取金猛关?

呼延守用 (白)     启元帅:那金猛关乃是咽喉之地,夺了此关,那黑沙口守将不战自降,何愁大功不成!

萧赛红  (白)     就请驸马传令!

呼延守用 (白)     请公主传令!

萧赛红  (白)     如此有僭了!

             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听令!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在。

萧赛红  (白)     命你四人带领三千人马,先夺金猛关,本帅大兵随后。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得令。

             带马!

(四上手带马,领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同下。)

萧赛红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文堂同应。〖牌子〗。四文堂同带马,四文堂、呼延守用、萧赛红同下。)

【第二场】

探子   (内白)    马来!

(探子上。)

探子   (念)     打听南朝事,报与元帅知。

     (白)     俺,金猛关莫元帅帐下能行探子是也。打听萧赛红挂帅,来取金猛关。不免报与元帅知道便了。

(探子下。)

【第三场】

(四番兵引莫胡里同上。〖点绛唇〗。)

莫胡里  (念)     自幼生长在西番,百万雄师金鼓喧。奉命镇守咽喉地,敌将闻名心胆寒。

     (白)     俺,西凉王驾下国舅莫胡里是也。奉命镇守金猛关,每日操演人马,提防南蛮兵将。

             巴图鲁!

(四番兵同应。)

莫胡里  (白)     伺候了。

(四番兵同应。)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元帅:南朝人马来夺金猛关。

莫胡里  (白)     但不知何人挂帅?起来讲。

探子   (白)     元帅容禀。

(〖牌子〗。)

莫胡里  (白)     再去打探!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莫胡里  (白)     且住!南朝兴兵前来,趁他安营未稳,会他一阵。

             巴图鲁!

(四番兵同应。)

莫胡里  (白)     出关迎敌者!

(四番兵同应,同带马。莫胡里、四番兵同下。)

【第四场】

(四上手、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同上。)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俺——

呼延庆  (白)     呼延庆。

郑熊   (白)     郑熊。

高奎   (白)     高奎。

焦玉   (白)     焦玉。

呼延庆  (白)     众位贤弟!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大哥!

呼延庆  (白)     你我奉了元帅之令,攻打头阵。大家前往!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请。

             众兵丁,迎上前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番兵、莫胡里同上,同会阵。)

呼延庆  (白)     呔!番寇通名受死!

莫胡里  (白)     西凉王驾下国舅莫胡里是也。四个儿郎通名上来!

呼延庆  (白)     呼延庆。

郑熊   (白)     郑熊。

高奎   (白)     高奎。

焦玉   (白)     焦玉。

莫胡里  (白)     快叫那萧赛红出马,饶你四人狗命!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一派胡言,着打!

莫胡里  (白)     看刀!

(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莫胡里同起打。四上手、四番兵同冲下。莫胡里败下。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焦玉   (白)     大哥,番寇被小弟这一鞭打跑了。

呼延庆  (白)     好哇!暂且安营,准备攻城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内同白)   趱行者!

(四下手、葫芦妈妈、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骑马上。)

金莲公主 (唱)     西凉奉了父王令,

银娥公主 (唱)     金猛助战走一程。

金莲公主 (白)     咱家鱼皮国王之女金莲公主是也。

银娥公主 (白)     咱家银娥公主是也。

葫芦妈妈 (白)     我,乳娘葫芦妈妈是也。

金莲公主 (白)     只因西凉国王寿诞之期,我爹爹带领我姐妹二人前去祝寿。谁知南朝命萧赛红挂帅征西。那西凉国王因为金猛关乃是咽喉之地,恐国舅莫胡里寡不敌众,向我父王借兵帮助。我父王就命我姐妹二人带领本部人马,往金猛关助战。为此星夜赶来。嗐!想不到拜寿,会招出这么一件啰嗦事来。

银娥公主 (白)     姐姐,爹爹也是老糊涂了。那西凉王好酒贪杯,不理朝政,向咱们借兵,就该不借。好么样儿的,又命咱们两个人前去助战。这个事我也瞧出来了,大概你我这一辈子也只好养活个家关老啦,没有事就打仗玩吧!

葫芦妈妈 (白)     我说二位公主别抱怨啦,依我瞧,这一去助战,倒是好事。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怎么是好事哪?

葫芦妈妈 (白)     此番与南朝交战,内中的将官,总有没成过家的。你们姐妹两个,对巧了一人招一个小女婿子回国,有多么好啊!

金莲公主 (白)     别取笑了。天色不早,马上加鞭!

     (唱)     紧紧催马往前进,

银娥公主 (唱)     两军阵前见机行。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莫胡里  (内唱)    适才阵前打败仗,

(四番兵、莫胡里同败上。)

莫胡里  (唱)     打得某家左臂伤。

             免战牌挂在城楼上,

             速速求兵奏大王。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元帅:鱼皮国二位公主到。

莫胡里  (白)     快快有请!

探子   (白)     有请!

(探子下。〖牌子〗。四下手、金莲公主、银娥公主、葫芦妈妈同上。)

莫胡里  (白)     啊,公主!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元帅!

莫胡里  (白)     请!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国舅在上,我姐妹参拜!

莫胡里  (白)     不敢!二位公主请坐。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告坐。

葫芦妈妈 (白)     乳娘与国舅叩头!

莫胡里  (白)     少礼。

葫芦妈妈 (白)     是。

莫胡里  (白)     二位公主打从何处而来?

金莲公主 (白)     只为贵国与我父借兵,就命我姐妹二人前来助阵。不知可与南朝见过阵没有?

莫胡里  (白)     适才见过了,被一小将打了一鞭,受伤甚重,不能出战。正要修本请兵,二位公主来了。此是天助我成功也!

金莲公主 (白)     待我姐妹明日去到阵前,会他一阵便了。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元帅:呼延庆讨战!

莫胡里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莫胡里  (白)     南蛮欺我太甚矣!

金莲公主 (白)     国舅放心,待我出城生擒呼延庆入帐。

银娥公主 (白)     姐姐阵前须小心,乳娘跟随前去。

葫芦妈妈 (白)     是啦。

莫胡里  (白)     二公主请至后面!

银娥公主 (白)     请!

莫胡里  (白)     请。

(银娥公主、莫胡里同下。)

金莲公主 (白)     众番儿,带马出城!

(〖牌子〗。葫芦妈妈带马递枪,金莲公主、葫芦妈妈、四下手同下。)

【第七场】

焦玉   (内白)    马来!

(焦玉上。)

焦玉   (唱)     单骑出营把城骂,

             要擒番奴保中华。

     (白)     俺,焦玉。只为阵前打伤莫胡里,是俺瞒着众人独骑出营,假冒呼大哥的名字,前来骂城。倘将番寇打死,夺了金猛关,岂不是呼大哥的功劳,我也作个脸。就此马上加鞭!

     (唱)     催马来在城池下,

             快快开关会某家。

     (白)     呔,番寇快快出来受死!

(拉城。)

金莲公主 (内唱)    大胆宋将把城骂,

(四下手、葫芦妈妈自下场门引金莲公主同出城,架住。四下手、葫芦妈妈同翻下。)

金莲公主 (唱)     阵前显出少年娃。

             胯下一骑追风马,

             打将钢鞭手中拿。

             金莲催马忙问话,

             来者可是呼家娃?

焦玉   (唱)     早间番寇被某打,

             忽然又来女娇娃。

             非是少爷夸大话,

             顷刻叫你染黄沙。

金莲公主 (唱)     急忙催动桃花马,

(金莲公主起打。)

金莲公主 (唱)     不由心中乱如麻。

     (白)     哟哟哟……

(金莲公主笑下。)

焦玉   (白)     啊!

     (唱)     两军阵前赌杀法,

             番女上下来看咱。

             未战三合她败下,

     (白)     哎呀!

     (唱)     定要赶上擒住她!

     (白)     哪里走!

(焦玉下。)

【第八场】

(金莲公主上。)

金莲公主 (唱)     呼家后代名不假,

             果然英雄无二家。

             故意佯输败阵下,

             等他赶来把话答。

(焦玉上。)

焦玉   (唱)     番女快把命留下,

             免得少爷动杀伐。

     (白)     看鞭!

金莲公主 (白)     慢着!嘿,我说呼延庆你可真不懂交情!我不跟你动手,你还不知道我的心事吗?

焦玉   (白)     我全不知道。看鞭!

金莲公主 (白)     哈哈!黑小子你可真不要脸,看枪!

(焦玉、金莲公主同起打。)

金莲   (白)     还是不跟你打。

(金莲公主笑下。)

焦玉   (白)     啊!怎么又跑了?嗐!给她一个赶尽杀绝。

             哪里走!

(焦玉追下。)

【第九场】

(四下手、葫芦妈妈、金莲公主同上。)

金莲公主 (白)     且住!呼延庆紧紧赶来。

             乳娘吩咐红罗套索伺候!

葫芦妈妈 (白)     是。

             红罗套索伺候!

四下手  (同白)    啊!

焦玉   (内白)    哪里走!

(焦玉上。金莲公主擒住焦玉。)

金莲公主 (白)     绑回去!

(四下手押焦玉同下。)

葫芦妈妈 (白)     走,报功去!

金莲公主 (白)     乳娘回来!

葫芦妈妈 (白)     什么事啊?

金莲公主 (白)     你看这个呼小将好不好?

葫芦妈妈 (白)     实在是个英雄。

金莲公主 (白)     在道上你说的那个话,给我办办才好。

葫芦妈妈 (白)     什么话呀?

金莲公主 (白)     嗐,好糊涂!拿耳朵来。

葫芦妈妈 (白)     哦,哦,哦!知道啦。可是这么着,我跟二公主给你办好了,你可得想着二公主点儿啊!

金莲公主 (白)     劳你驾,决忘不了。

葫芦妈妈 (白)     那么着,我去搬二公主去。你上帐交令去吧!

金莲公主 (白)     走哇!

葫芦妈妈 (白)     对,走!

(金莲公主、葫芦妈妈同下。)

【第十场】

(四番兵、莫胡里同上。)

莫胡里  (唱)     每日操演兵和将,

             又蒙鱼皮助兵强。

             将身坐在牛皮帐,

             不见公主回营房。

(〖水底鱼〗。四下手、金莲公主同上。)

金莲公主 (白)     咱家交令!

莫胡里  (白)     公主胜负如何?

金莲公主 (白)     擒来呼延庆,帐外候令。

莫胡里  (白)     有劳公主,请至后面歇息。

金莲公主 (白)     谢国舅!

(金莲公主、四下手同下。)

莫胡里  (白)     来,将南蛮绑上来!

四番兵  (同白)    是。

             将南蛮绑上来!

四下手  (内同白)   啊!

(四下手绑焦玉同上。)

焦玉   (唱)     虎落平阳难反掌,

             盖世英雄无下场。

莫胡里  (白)     呔!呼延庆,既已被擒,还不下跪!

焦玉   (白)     放屁!俺乃天朝大将,谁肯跪你这番寇?

莫胡里  (白)     某家正要报一鞭之仇。

             来,推出斩了!

(焦玉三笑,四下手推焦玉同下。葫芦妈妈、银娥公主同上。)

葫芦妈妈 (白)     快走吧!

银娥公主 (白)     刀下留人!

             参见国舅!

莫胡里  (白)     二公主上帐何事?

葫芦妈妈 (白)     我们有一件事,求国舅做主。

莫胡里  (白)     乳娘有何金言,讲在当面。

葫芦妈妈 (白)     公主您说呀!

银娥公主 (白)     你说吧!

葫芦妈妈 (白)     国舅,只因我们二位公主均未招驸马,适才我们大公主在阵前擒来的呼延庆,我见他英雄出众,相貌不俗,国舅若肯作伐,与我们大公主说说这门亲事。倘若说成了,我们岂不是又添一个膀臂嘛!

莫胡里  (白)     乳娘此言差矣!想那呼延庆,乃是宋朝元帅的公子,他父母现在执掌帅印。况且与我国乃是仇敌,岂肯在此招为驸马?乳娘你要再思再想。

葫芦妈妈 (白)     国舅有所不知,如今宋朝谗臣当道,惑乱朝政,置忠良于无用之处。那呼延元帅虽然在外立功,难免心里不防着朝中有人暗害于他。国舅只要代我们说妥这门亲事,我管保呼延元帅不战而自降。

莫胡里  (白)     话虽如此,怎奈我主法度森严。那呼延庆又在阵上打伤某家左膀。今已被擒,定要报那一鞭之仇。此事万难从命!

葫芦妈妈 (白)     这个……

银娥公主 (白)     慢着!听国舅之言,贵国的军令森严,况且又要报一鞭之仇,万不肯与我姐姐说这门亲事啦?

莫胡里  (白)     不敢从命。

银娥公主 (白)     本来嘛,人家西凉大国的公事,咱们就不应该弄这个私事在这儿打搅。

莫胡里  (白)     着哇!

银娥公主 (白)     我说乳娘,咱们是怎么来的?

葫芦妈妈 (白)     是西凉国兵微将寡,跟咱们国王借兵才派咱们来的呀。

银娥公主 (白)     啊,呼延庆是谁擒来的呢?

葫芦妈妈 (白)     是国舅左膀被人打伤,不能出阵,咱们大公主在阵上擒来的呀!

银娥公主 (白)     方才乳娘求国舅与我姐姐说好了这门亲事,再说降了呼家父子,得了宋朝的天下,请问是谁坐呀?

葫芦妈妈 (白)     不也是人家西凉国王坐嘛!

银娥公主 (白)     哦,没有咱们一点什么呀?

葫芦妈妈 (白)     一点边也沾不着。

银娥公主 (白)     闹了半天,全是为他们呀!这又何必空费许多兵马钱粮,帮着他们征战?求他这么点事情全不爱管。现在他左膀受伤,不能打仗,他国若有救应,决不能向我国借兵。依我的主意呀,呼延庆是咱们擒来的,咱们把他放了,就是父王的旨意,我也做得了主。把人马撤回本国,不管他们的闲事啦。我看老狗他剩一只胳膊怎么打仗。

莫胡里  (白)     这个……

葫芦妈妈 (白)     哼哼!到了那会儿呀,你们西凉国被人家宋朝这么一吞,你这个贵国舅哇,我瞧也只好变个亡国奴吧!

银娥公主 (白)     乳娘别跟他废话啦,您去放呼延庆,我同姐姐传令收兵去。咱们走!

莫胡里  (白)     哎呀慢来慢来!乳娘、公主不要动气,某家说成此事就是了。

葫芦妈妈 (白)     那么劳国舅驾啦。

莫胡里  (白)     来呀!

四番兵  (同白)    啊!

莫胡里  (白)     将呼延庆解下桩来!

四番兵  (同白)    将呼延庆解下桩来!

(四下手押焦玉同上。)

焦玉   (白)     呔!番寇要斩便斩,为何又解下桩来?叫老爷好不耐烦!

莫胡里  (白)     呼延将军,方才阵上擒你的女将,乃是鱼皮国王之女金莲公主。某家意欲作伐,将金莲公主许配与你。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焦玉   (白)     住了!俺乃大宋元勋之子,岂肯要你们这番寇之女?不必胡言,快快把俺斩首!

莫胡里  (白)     啊乳娘,他不依从也是枉然。

葫芦妈妈 (白)     不要紧,我下帐劝劝他去。

             嘿!我说呼延将军,咱们跟你商量商量。

焦玉   (白)     老婆子你有什么说的?

葫芦妈妈 (白)     你可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情?

焦玉   (白)     我哪里知道!

葫芦妈妈 (白)     方才阵上擒你的那个姑娘,乃是鱼皮国王之女,我是她的乳娘。只因西凉国兵微将寡,这才与我国借兵帮助。你若能应许我们这件亲事,看莫胡里左膀受伤,不能打仗,大主意都得我们二位公主拿,帮着你里应外合,这么一杀,准保金猛关垂手而得。你细细地想想吧!

焦玉   (白)     哎呀且住!听她之言,倒也有理。若应许她的事,得了金猛关,岂不是大大一功?只是俺假冒呼延大哥的名字在此招亲,却是对不起他了。嗐,不管那些,有什么事,完了再说。

             乳娘!

葫芦妈妈 (白)     怎么样?

焦玉   (白)     俺应允了。

葫芦妈妈 (白)     好,随我来上帐答话吧。

             国舅,我说好了。

莫胡里  (白)     既然如此,来,快快松绑!

四下手  (同白)    是。

(四下手同松绑。)

焦玉   (白)     多谢国舅!

葫芦妈妈 (白)     二公主赶紧给大公主送信去吧!

银娥公主 (白)     是啦。

(银娥公主下。)

莫胡里  (白)     啊,呼延将军!你既在此招亲,须劝令尊大人来降才好。

焦玉   (白)     只要国舅将军中大事交付我等掌管,慢说劝降我父,就是夺取大宋江山,在俺一人身上。

葫芦妈妈 (白)     对啦,你把金猛关印信交给我们,你趁此也好养息左膀伤痕。

莫胡里  (白)     好哇!乳娘扶大公主当帐与呼延将军一拜!

葫芦妈妈 (白)     二公主搀扶大公主来呀!

(〖牌子〗。银娥公主扶金莲公主同上,金莲公主同焦玉拜。)

莫胡里  (白)     后堂摆宴与呼延将军、二位公主贺喜!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粮车引孟强同上。)

孟强   (唱)     奉了军令解粮饷,

             金猛关前走一场。

     (白)     俺,孟强。只因呼延元帅夫妻平西,是俺奉旨解押粮草在金猛关前交纳,因此连夜而行。

             车夫们!趱行者!

(四粮车同应。)

孟强   (唱)     紧紧催车朝前往,

             披星戴月马蹄忙。

(孟强、四粮车同下。)

【第十二场】

(四番兵、葫芦妈妈、金莲公主、银娥公主、焦玉同上。)

焦玉   (唱)     临阵招亲心不定,

             未必番女是真情。

             若是元帅得知信,

             定难保留命残生。

(焦玉坐。)

焦玉   (白)     嗐!

金莲公主 (白)     驸马,昨个晚上也曾对你说过:杀莫胡里,夺金猛关,全在我的身上。难道这个功劳,还抵不过你临阵招亲的罪吗?

焦玉   (白)     既然如此,趁着莫胡里受伤甚重,就此前往。

银娥公主 (白)     慢着!我说姐姐,你可真是过河拆桥!夺金猛关去到宋营献功,难道就这么容易吗?

金莲公主 (白)     不这么容易,应该怎么样哪?

银娥公主 (白)     怎么着?

             嘿,保人说话吧!

葫芦妈妈 (白)     嗐,你瞧,我也疏忽啦。

             呼延驸马、大公主,我担保的事,你们还记得吗?

金莲公主 (白)     什么事呀?

葫芦妈妈 (白)     你们想着我们二公主这头亲事。你们两口子先给办好了,再办别的吧。不然,我这个保人可受不了。你们趁早别弄这个拉胡胡的儿子自顾自……

金莲公主 (白)     这也没什么要紧的,明天阵上再给她抢一个来就得啦嘛!

葫芦妈妈 (白)     二公主怎么样?

银娥公主 (白)     就这么办吧!

焦玉   (白)     且看宋营动静,再作道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呼延庆讨战。

金莲公主 (白)     你说什么?

报子   (白)     呼延庆讨战。

金莲公主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金莲公主 (白)     我说驸马!宋营怎么又出来个呼延庆啊?

葫芦妈妈 (白)     这个许是给我们二公主预备的。

焦玉   (白)     并无有第二个呼延庆,先不用管他就得了。

银娥公主 (白)     那可不成!不管他几个,咱们得瞧瞧去。姐姐,咱们俩人走啊!

金莲公主 (白)     别忙,别忙!听我说。你姐夫呼延庆现在这里,那前来讨战的人也叫呼延庆,就是把他擒来给你招了驸马。难道姐夫的名字叫呼延庆,妹夫的名字也叫呼延庆吗?也得闹清楚点儿才成哪!

银娥公主 (白)     哟,听你这个话,难道是呼延庆都归你一个人吗?

金莲公主 (白)     我说是问清楚了再说。我干吗要那么些个呼延庆啊?你说话可真矫情!

银娥公主 (白)     啊,我怎么矫情?

金莲公主 (白)     你怎么不矫情?

葫芦妈妈 (白)     嗳,嗳,嗳,别打架,别打架。据我想来,宋营的将官也不少啦,不能全叫呼延庆吧。依我的主意,咱们出城瞧瞧去,只要遇见个不叫呼延庆的,那就是二公主的定活,我们就想法把他擒来。你看好不好?

焦玉   (白)     乳娘言得有理。我头里走,咱们瞧瞧去!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也有理。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葫芦妈妈 (同白)    众番儿,带马出关!

(四番兵同应。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高奎、郑熊、呼延庆同上。)

呼延庆  (白)     二位贤弟请了!

郑熊、

高奎   (同白)    请了!

呼延庆  (白)     可恨焦玉私出大营骂阵,被番女擒去。今日探马报道,他冒愚兄名字在彼招亲。今天你二人也假冒愚兄名字,大家俱叫呼延庆,前去讨战,戏耍番女一番便了!

郑熊、

高奎   (同白)    就依大哥。

呼延庆  (白)     众将官,前去骂阵!

(四龙套同领起。焦玉上。)

焦玉   (白)     大哥少见哪!

呼延庆  (白)     呔!焦玉你假冒愚兄名字招亲,是何道理?

焦玉   (白)     大哥,有话回头再说吧,二位公主赶来了!

呼延庆  (白)     二位贤弟,方才之言,不要忘了!

郑熊、

高奎   (同白)    记下了。

呼延庆  (白)     快快压定阵角!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啊!

(郑熊、高奎、焦玉同下。四番兵、葫芦妈妈、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同会阵。)

金莲公主 (白)     呔,来将通名!

呼延庆  (白)     你老爷呼延庆。

金莲公主 (白)     啊!你也叫呼延庆吗?

呼延庆  (白)     怎么我也叫呼延庆,我才是你真正的小女婿哪!

金莲公主 (白)     放屁!

银娥公主 (白)     姐姐快把他打跑了吧!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看枪!

(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呼延庆同起打。呼延庆败下。郑熊自大边上,架住。)

金莲公主 (白)     来将通名!

银娥公主 (白)     别忙,这个我来问他。

金莲公主 (白)     你问去吧!

银娥公主 (白)     呔!你叫什么名字?

郑熊   (白)     听了,你老爷呼延庆是也。

银娥公主 (白)     唗!我姐夫才叫呼延庆哪,怎么你也叫呼延庆啊?

郑熊   (白)     我就是你姐夫啊!

金莲公主 (白)     胡说!看枪!

(金莲公主、郑熊同起打。郑熊败下。高奎自小边上,架住。)

金莲公主 (白)     哟!这个也是黑脸呀!

银娥公主 (白)     呔!

金莲公主 (白)     这个还是我问吧!

银娥公主 (白)     可是这么着,若是不叫呼延庆,这个可归我啦!

金莲公主 (白)     我知道。

             来将何名?

高奎   (白)     老爷呼延庆。

金莲公主 (白)     你叫什么?

高奎   (白)     呼延庆。

金莲公主 (白)     这个……

银娥公主 (白)     哎哟,他们怎么全叫呼延庆啊!

(银联公主跑下。)

金莲公主 (白)     你们一定有三个假的。看枪!

(金莲公主、高奎同起打。高奎下。金莲公主耍双花枪追下。)

【第十四场】

(四粮车、孟强同上。〖内喊声〗。)

孟强   (白)     且住!看前面败的乃是我营官兵,后面赶的两员女将,待俺向前帮助。

             车夫们,尔等在松林等候!

(四粮车同下。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同上。)
呼延庆、
郑熊、
高奎、

焦玉   (同白)    孟贤弟,快来帮助!

孟强   (白)     待我向前!

(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同下。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

金莲公主 (白)     哟!又来一个。不用说,一定也叫呼延庆喽。

银娥公主 (白)     这个可换了颜色啦,待我问去。姐姐你瞧瞧去吧,三个呼延庆都跑得没影啦。

金莲公主 (白)     哎呀可不好啦!我不管这个,我追那个去了。

(金莲公主下。)

孟强   (白)     这是什么缘故啊!

银娥公主 (白)     呔!你叫什么吧?

孟强   (白)     你老爷孟强。

银娥公主 (白)     你叫什么?

孟强   (白)     俺叫孟强。

银娥公主 (白)     哈哈,这可是我的了。

孟强   (白)     番女看斧!

(银娥公主、孟强同起打,银娥公主招手三叫下。)

孟强   (白)     呀!番女未战三合,就败了下去,这是什么缘故哇?待俺紧紧赶上。

             呔,女将休走,孟老爷赶来了!

(孟强追下。)

【第十五场】

(四番兵、葫芦妈妈、银娥公主同上。)

银娥公主 (白)     乳娘,我可遇见一个不叫呼延庆的了。吩咐绊马绳伺候!

葫芦妈妈 (白)     是了,全交给妈妈啦。

             来,绊马绳伺候!

四番兵  (同白)    啊!

孟强   (内白)    哪里走!

(孟强上。银娥公主擒住孟强。)

葫芦妈妈 (白)     得!擒住了。

银娥公主 (白)     绑进关去!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呼延庆、郑熊、高奎、焦玉同上。)

呼延庆  (白)     且喜孟贤弟挡住了番女,焦贤弟先同愚兄回营,再作计较。

焦玉   (白)     言得有理。

金莲公主 (内白)    哪里走!

焦玉   (白)     哟,公主又追来了!

(金莲公主上。呼延庆、郑熊、高奎、四龙套同下。金莲公主挡住焦玉。)

金莲公主 (白)     哪儿跑?

焦玉   (白)     我没有跑啊!

金莲公主 (白)     好,同我回去!

焦玉   (白)     是啦。

金莲公主 (白)     啊驸马,我来问你,你们营中有多少穿黑的小将,脸膛也是黑的,他们都是谁呀?

焦玉   (白)     你要问哪,我来告诉你:头一个见阵的他姓焦名玉,乃是三关焦赞老太爷之后。

金莲公主 (白)     哦,原来是杨六郎手下的碎催焦赞那小子的儿子。

焦玉   (白)     嘿,别骂人哪!

金莲公主 (白)     第二个呢?

焦玉   (白)     第二个见阵的,乃是北平王郑子明的后人,名叫郑熊。

金莲公主 (白)     实在武艺不错,称得王爷的后人。

焦玉   (白)     你说巧不巧,说到这儿不骂啦。

金莲公主 (白)     第三个呢?

焦玉   (白)     第三个见阵的姓高名奎,乃万里侯高怀德之后。怎么样,这个还是骂呀,还是夸呀?

金莲公主 (白)     这个也没有可骂的地方,也没有可夸之处。我倒有点犯起疑心来啦。

焦玉   (白)     你犯什么疑心哪?

金莲公主 (白)     我瞧头一个见阵的焦玉,倒与你长得仿佛。他说他叫呼延庆,那个样儿很理直气壮地叫定了呼延庆啦。这是怎么回事情呢?

焦玉   (白)     你不知道。他们知道我昨夜在此招亲,今日跑到阵上拿你取笑,假充我的字号。

金莲公主 (白)     依我瞧,不定哪个杂种假充字号啦!

焦玉   (白)     你瞧,还是骂顺了口了。

             啊公主,方才挡住你们那个人,怎么样了啊?

金莲公主 (白)     你问那个人,大概早被我妹妹擒住绑进城去啦。

焦玉   (白)     哎呀,倘被二公主斩首,如何是好?

金莲公主 (白)     你别装糊涂啦。我妹妹杀不了他,她走着心经哪。走,同我回关再说吧!

焦玉   (白)     我还回去吗?

金莲公主 (白)     哼!放了蝎子妈,也放不了你呀!走吧!

焦玉   (白)     是。走!

(金莲公主、焦玉同下。)

【第十七场】

(〖水底鱼〗。四番兵、葫芦妈妈、银娥公主上。银娥公主归座。)

银娥公主 (白)     乳娘,大公主追驸马,可曾回来没有?

葫芦妈妈 (白)     还没回来哪。

银娥公主 (白)     方才擒来的孟强小将,先把他押上帐来,妈妈先替我说说那个事情。

葫芦妈妈 (白)     全交给我啦。

             来呀,把擒来之人绑上来!

(二下手押孟强同上。)

孟强   (唱)     押粮未曾交军令,

             不想先自被贼擒。

             英雄至此羞又恨,

             且看番女怎样行!

葫芦妈妈 (白)     众兵丁退下。

(四番兵同下。)

葫芦妈妈 (白)     嘿,我说孟将军,你国少元帅呼延庆已然在此招亲。况且我们乃是鱼皮国借给西凉国的兵马,大主意全在我们自己拿。我们大公主已经应许呼延将军帮助他里应外合,夺取金猛关,折他私自招亲之罪。你若能应许我们二公主的亲事,你这个私自招亲的罪过,全有妈妈啦。你思想思想啊!

孟强   (白)     住了!俺乃天朝大将,岂肯在此招亲也?

     (唱)     番婆休要巧言论,

             少爷岂是这样人!

焦玉   (内白)    走啊!

(焦玉、金莲公主同上。)

焦玉   (唱)     夫妻回关把帐进,

金莲公主 (唱)     见了贤妹问分明。

焦玉、

金莲公主 (同白)    (二公主)(妹妹)!

银娥公主 (白)     姐夫、姐姐回来了!

金莲公主 (白)     回来了。

葫芦妈妈 (白)     回来了,好极啦。我正在这没说好哪。驸马给二公主办办吧!

(孟强看。)

孟强   (白)     原来是焦二哥在此招亲,看他见俺说些什么。

焦玉   (白)     交给我了。

             孟贤弟!

孟强   (白)     住了!焦玉二哥,你假冒呼延大哥的名字在此招亲,是何理也?

焦玉   (白)     你先别嚷。

金莲公主 (白)     哈哈!闹了半天你敢情是焦玉呀!假充名号,冤苦了我啦。

             乳娘,给我推出斩了!

焦玉   (白)     哎呀公主,想你我木已成舟,须要看在夫妻情肠啊!

葫芦妈妈 (白)     慢着慢着!我说大公主,依我说,他是呼延庆也罢,焦玉也罢,反正一个人嫁一个人不咧,这会儿还能说不算啦嘛!

金莲公主 (白)     依你怎么样啊?

葫芦妈妈 (白)     依我呀,叫他给二公主办好了这头亲事,一概全完;若是说不妥,再把他们杀了。你看好不好?

金莲公主 (白)     就是吧。

焦玉   (白)     啊,公主不要生气,我去说去。

             孟贤弟这里来!

孟强   (白)     说些什么?

焦玉   (白)     我劝你在此招亲,若是得了金猛关岂不是我二人一件大功?你先应允了亲事,有话回头再说。你要一定不答应,哥哥可要给你叩头啦!

孟强   (白)     二哥不要如此,小弟应允就是。

葫芦妈妈 (白)     好极了。我与二驸马松绑!

(葫芦妈妈与孟强松绑。孟强坐。)

孟强   (白)     焦二哥,你我若是得了金猛关,元帅不念功劳,定要问咱私自招亲之罪,如何是好?

焦玉   (白)     求二位公主想个主意才好。

银娥公主 (白)     是啊。姐姐有何主见?

金莲公主 (白)     依我主意,趁着莫胡里伤痕未好,待我修下书信一封。驸马出关回营去见元帅,必要将你斩首,你赶紧将我的书信献上。若再不信,你只管立下军状。三更时分我在城楼候信,元帅大兵一到,我即开关接应。何愁此关不破!

焦玉   (白)     哎呀公主,你不要冤我呀!

银娥公主 (白)     姐夫你好糊涂,至近还近得过两口子吗?你放心吧!

金莲公主 (白)     着哇!驸马放心,快去吧!

葫芦妈妈 (白)     二位公主,他们不放心咱们,我还有点疑心他们南蛮子说话没有准哪。大驸马叫了半天呼延庆,闹了一个够,敢情叫焦玉。您再问问这位二驸马,他准姓孟啊!

银娥公主 (白)     对啦。你有准姓吗?

孟强   (白)     妈妈不要取笑。

金莲公主 (白)     啊,不管怎么样,我们放走了一个,拿一个作押帐。

             妈妈,文房四宝伺候!

(〖牌子〗。)

金莲公主 (白)     驸马,快去吧!

焦玉   (白)     告辞了。

(焦玉下。)

金莲公主 (白)     乳娘,吩咐备酒,与二驸马和贤妹贺喜。再命我国兵丁准备器械,三更时分迎接元帅大兵便了!

     (唱)     酒宴后堂来摆定,

             等候驸马破关城。

孟强   (白)     请!

银娥公主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文堂、呼延守用、萧赛红同上。)

萧赛红  (唱)     奉旨统兵威风震,

             大队人马围贼城。

             已命众将打头阵,

             莲花宝帐等信音。

(萧赛红坐。呼延庆、高奎、郑熊同上。)

呼延庆  (唱)     焦玉招亲未回营,

高奎   (唱)     孟强反又被贼擒。

郑熊   (唱)     弟兄三人宝帐进,

呼延庆  (唱)     见了元帅报军情。

呼延庆、
高奎、

郑熊   (同白)    参见元帅!

萧赛红  (白)     你三人回来,焦玉哪里去了?

呼延庆  (白)     启禀母亲:孩儿等奉命攻打头阵,守关之将莫胡里被孩儿鞭伤左膀,免战牌高悬,只得安营下寨。不想次日焦玉出营,假冒孩儿的名字前去骂阵,被鱼皮国王之女擒去,在彼招亲。我等闻知前去相救,正遇孟强押粮前来帮助交锋,又被一女将擒去了。

萧赛红、

呼延守用 (同白)    不好了!

(〖牌子〗。)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焦将军回营求见元帅。

萧赛红  (白)     知道了。下去!

报子   (白)     是。

(报子下。)

萧赛红  (白)     啊!焦玉既然被擒招亲,怎么又能回来?其中必有缘故。

             众将传焦玉进见!

呼延庆、
高奎、

郑熊   (同白)    焦玉进见!

焦玉   (内白)    来也!

(焦玉上。)

焦玉   (唱)     昔日里有一个穆柯山寨,

             穆天王坐宝帐屡把兵排。

             三关上保宋主延昭元帅,

             与我父结金兰同把香栽。

             他的子名宗保巡查四外,

             遇着了穆桂英私配裙钗。

             只气的杨元帅银牙咬坏,

             在辕门绑宗保要把刀开。

             我这里进宝帐三魂不在,

             战兢兢望元帅两眼发呆。

萧赛红  (白)     胆大焦玉,不奉将令,私自出马,又假冒名字临阵招亲。今日还敢回来见我?

             来呀,推出去斩了!

呼延守用 (白)     且慢!

焦玉   (白)     听信,听信。

呼延守用 (白)     啊元帅,焦玉犯罪,理当斩首;念他焦门无后,求元帅开恩饶恕于他。

焦玉   (白)     多谢元帅!

萧赛红  (白)     我且问你,你今回来,孟强往哪里去了?

焦玉   (白)     那孟强被银娥公主擒去,也在彼处招亲了。

萧赛红  (白)     你二人都在那里招亲,怎么单把你放回来了呢?

焦玉   (白)     这里有金莲公主书信一封,元帅一看就明白了。

萧赛红  (白)     呈上来!

焦玉   (白)     是。

萧赛红  (白)     待我拆开一观。

(〖牌子〗。)

萧赛红  (白)     焦玉!依我看来,其中有诈。两个番女未必是真心吧?

焦玉   (白)     元帅不信,末将敢立军状。

萧赛红  (白)     好,当帐立来!

焦玉   (白)     遵命。

(〖牌子〗。)

焦玉   (白)     请元帅过目。

萧赛红  (白)     如此甚好。焦玉听令!你先回去告知番女:开城迎接本帅大兵,三更时分得了金猛关之后,将功折罪。快去!

焦玉   (白)     得令。

(焦玉下。)

萧赛红  (白)     高奎、郑熊听令,命你二人带领人马埋伏城外。本帅进关之后,若是城内有变,急在外面接应。不得有误!

高奎、

郑熊   (同白)    得令。

(高奎、郑熊同下。)

萧赛红  (白)     众将官,今晚三更时分,人要低声,马去銮铃,随本帅夺取金猛关便了!掩门。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九场】

(拉城。四番兵、葫芦妈妈、孟强、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

金莲公主 (唱)     我命驸马去投信,

             倒叫咱家挂在心。

             暗暗且把敌楼进,

(四番兵、葫芦妈妈、孟强、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城。)

金莲公主 (唱)     等候驸马好夺城。

(焦玉上。)

焦玉   (白)     城上可是公主?快快开关!

金莲公主 (白)     驸马回来啦?

焦玉   (白)     回来了。

金莲公主 (白)     元帅大兵到了没有?

焦玉   (白)     元帅大兵到了,快快开关!

金莲公主 (白)     众番儿开关!

四番兵  (同白)    啊!

(开城。金莲公主、银娥公主、葫芦妈妈、孟强、四番兵同下。)

焦玉   (白)     远远望见元帅来也!

(焦玉下。〖急急风〗。四龙套、呼延庆、呼延守用、萧赛红同上,同进城,同下。)

【第二十场】

(四番兵、焦玉、孟强、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

焦玉   (白)     啊,二位公主,元帅已然进城,可带领我弟兄二人杀进衙去,打死莫胡里,拿了兵符印信好去报功。

孟强   (白)     有理。

             众将官,就此前往!

金莲公主 (白)     慢着!帮着你们拿莫胡里,哈哈!你们这群傻东西,连你们元帅都中了我的计,少时火炮一响,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焦玉、

孟强   (同白)    哎呀!求二位公主开恩!

(焦玉、孟强同跪。)

银娥公主 (白)     嘿,我说姐姐,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反复无常啊?将人家诳进关来,下此毒手,难道一点夫妻的情肠都没有了吗?

(金莲公主笑。)

金莲公主 (白)     哎哟,我的妹妹,你怎么也这么傻呀!要是真的火炮一响,连咱们俩也没了命啦。有这么安埋伏的吗?起来吧,我闹着玩哪。

焦玉   (白)     闹了我一身冷汗。

银娥公主 (白)     还吓着了我呢!

孟强   (白)     快快帮着杀贼要紧!

焦玉、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众番儿,杀呀!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番兵、莫胡里同上。)

莫胡里  (念)     鞭伤未曾平,难以理军情。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大事不好了!

莫胡里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二位公主献城降宋,杀进内衙来了!

莫胡里  (白)     哎呀,不好了!

(莫胡里拿刀。焦玉、孟强、金莲公主、银娥公主同上。)
焦玉、
孟强、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杀进去!

(焦玉、孟强、金莲公主、银娥公主、莫胡里同开打,莫胡里被杀。四番兵同逃下。焦玉拿人头。银娥公主拿印信。四龙套、呼延庆、呼延守用、萧赛红同上。)
焦玉、

孟强   (同白)    启元帅:我弟兄二人斩得莫胡里首级献上。

金莲公主 (白)     我姐妹归降来迟,望元帅恕罪!

银娥公主 (白)     并有金猛关印册呈上,元帅查点。

萧赛红  (白)     二位公主之功也。奏明天子,自有封赏。

金莲公主、

银娥公主 (同白)    多谢元帅!

萧赛红  (白)     吩咐后堂摆宴,与二位将军、二位公主贺功!

四龙套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48 ┊ 字数:1万4745 ┊ 最后更新:2022-01-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