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瓜园》

主要角色
陶三春:武旦
郑子明:净
陶洪:武丑

《打瓜园》景琏琏饰郑子明、张春华饰陶洪
《打瓜园》景琏琏饰郑子明、张春华饰陶洪
情节
五代时,郑子明尚未发迹,卖油为业。一日路过瓜园,摘取西瓜解渴。园主陶洪之女陶三春阻止,言语不和,二人动武。使女恐陶三春不敌,急回报信,陶洪赶至,将郑子明打服。因爱郑子明英勇,遂以女陶三春妻之。

注释
此本为阎岚秋(九阵风)先生生前演出本。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九集:阎庆林藏本整理

录入:爱吃白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5.3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店家   (内白)    啊哈!

(店家上。)

店家   (数板)    开店房,开店房,唯有开店不是行。白天迎接来往客,等到夜晚打更梆、打更梆。

     (白)     我,俞泽县小二哥便是。在此地开了一座店房,买卖倒也不错。前两天来了一个黑小子,住在我这店里,天天跟我要吃要喝。看今日天气晴和,叫他出去做买卖去,卖回俩钱来,也好还我的店饭账。

             我说二爷起来没有?大热的天,出来凉快凉快!

郑子明  (内白)    啊咳!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念)     自幼生来胆气高,雌雄二目放光毫。贩卖香油本钱少,带卖镇江好膏药。

店家   (白)     二爷您起来啦?坐着,坐着!

郑子明  (白)     店家把咱请了出来,是吃酒还是用饭?

店家   (白)     好哇!张着嘴睡来着。

             二爷您得出去做买卖去!

郑子明  (白)     店家,看天气这样炎热,叫咱出去做买卖,咱是不去。

店家   (白)     怎么着,您不去?

郑子明  (白)     咱不去。

店家   (白)     您不去,咱们对饿着。您做买卖卖米,卖了钱,您想吃什么,不是有什么吗?

郑子明  (白)     好,如此将咱油担担了过来!

店家   (白)     是啦。

郑子明  (白)     店家,咱做买卖回来,咱要吃“鱼儿钻沙”。

店家   (白)     您想吃什么吃什么。

(店家下。)

郑子明  (白)     好,咱去也!

     (唱)     郑子明出店用目观望,

             青是山绿是水好不清凉。

             将担儿挑之在肩头以上,

             吆唤一声香油我不打梆。

     (白)     小磨香油!

(郑子明下。)

【第二场】

(陶三春上。)

陶三春  (引子)    懒学针黹,习拳棒,韬略胸藏。

(四丫头同上。)

陶三春  (念)     描龙刺凤女裙钗,满腹经纶藏在怀。闲来无事观书卷,妆残懒得启妆台。

     (白)     奴家陶三春。爹爹陶洪,大哥陶龙,二哥陶虎,俱做这瓜园生理。今日乃是娘舅寿诞之日,二位兄长前去上寿,是奴家一人在此闷闷不乐。不免将秃丫头唤来,想个法子玩耍。

             秃丫头哪里?

四丫头  (同白)    秃丫头,秃丫头!

(秃丫头上。)

秃丫头  (念)     忽听姑娘唤,迈步到跟前。

             参见姑娘!

陶三春  (白)     罢了。

秃丫头  (白)     多谢姑娘。将我秃丫头唤来,有何吩咐?

陶三春  (白)     今日你姑娘闷闷不乐,将你唤来,想个法子玩耍玩耍才好。

秃丫头  (白)     您叫我来想个法子玩耍玩耍?

陶三春  (白)     正是。

秃丫头  (白)     咱们踢球?

陶三春  (白)     不好。

秃丫头  (白)     咱们打弹儿?

陶三春  (白)     不好。

秃丫头  (白)     要不然,咱们上瓜园玩去吧!

陶三春  (白)     好,如此带路!

     (唱)     轻移莲步出绣房,

             散闷开心也无妨。

             丫鬟带路瓜园往,

(陶三春、秃丫头、四丫头同走小圆场。)

陶三春  (唱)     一片青苗蜂蝶忙。

秃丫头  (白)     您瞧这瓜长得有多么大啦!

陶三春  (白)     真不小啦。你们在这看着瓜,我到瓜棚里凉快凉快。

秃丫头  (白)     您去吧,我在这儿看着。

(陶三春下。)

秃丫头  (白)     咱们干什么玩?

四丫头  (同白)    咱们打花巴掌玩。

秃丫头  (白)     好,咱们打呀!

(四丫头同打。)

秃丫头  (白)     你怎么打我的脑袋呀!

四丫头  (同白)    打的就是你那秃脑瓜子。

郑子明  (内白)    走哇!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唱)     六月炎天似火烧,

             浑身上下汗滔滔。

     (白)     嘿!咱上了店家的当了。天气这样炎热,叫咱出来做买卖,口中有些干渴,如何是好?

(郑子明看。)

郑子明  (白)     看那旁有一瓜园,不免摘瓜解渴。

(郑子明摘,吃。)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怎么瓜秧动撼啦?咱们瞧瞧去。

(四丫头、秃丫头同看。)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那黑小子吃上啦!

秃丫头  (白)     嘿!黑小子,那瓜好吃不好吃呀?

郑子明  (白)     这瓜倒也好吃。

秃丫头  (白)     甜不甜?

郑子明  (白)     甜哪。

秃丫头  (白)     拿来!

郑子明  (白)     要什么?

秃丫头  (白)     要钱!

郑子明  (白)     老子就是没有钱!

秃丫头  (白)     没有钱他还充老子,你们给姑娘送个信去!

四丫头  (同白)    是啦!

(四丫头同下。)

秃丫头  (白)     没有钱你别吃啦!

(秃丫头踢郑子明手,瓜落。)

郑子明  (白)     啊!为何将瓜踢掉?你赔俺,你赔俺!

秃丫头  (白)     哈哈!你真不讲理。吃了我们的瓜,还叫我赔你。今儿你要不给钱,你秃姑姑要揍你!

郑子明  (白)     哦,你要讲打?

秃丫头  (白)     要揍你!

郑子明  (白)     好!比试比试。

(郑子明打。秃丫头下。)

郑子明  (白)     好个秃丫头,俺还是吃瓜。

(秃丫头、四丫头、陶三春同上。)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就是他!

陶三春  (白)     是他?我问问他。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您问问他。

陶三春  (白)     那一黑汉,是你吃了我们的瓜啦?

郑子明  (白)     咱吃的。

陶三春  (白)     好吃不好吃呀?

郑子明  (白)     倒也好吃。

陶三春  (白)     甜不甜呢?

郑子明  (白)     甜哪。

陶三春  (白)     他还知道甜!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跟他要钱!

陶三春  (白)     拿来!

郑子明  (白)     要什么?

陶三春  (白)     要钱!

郑子明  (白)     老子没有钱!

陶三春  (白)     他没钱,他还充老子!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他还充老子!

陶三春  (白)     没有钱,我要揍你!

郑子明  (白)     要讲打?

陶三春  (白)     要揍你!

郑子明  (白)     好,你我打呀!

(郑子明打。打三股档。陶三春、秃丫头同下。四丫头同接打,同败下。郑子明要下场下。)

【第三场】

陶洪   (内白)    娃子们!

四小童  (内同白)   有!

陶洪   (内白)    打道场院!

(四小童引陶洪同上。)

陶洪   (念)     虽然年迈力刚强,亚赛幼年小儿郎。一身武艺无人挡,从来未曾见君王。

     (白)     老夫,陶洪。所生二男一女:长子陶龙,次子陶虎,小女三春。两个孩儿去往娘舅家中上寿去了。老夫闲暇无事,带领娃子们来到场院演拳。

             娃子们,将拳棒演习上来!

(四小童同演拳。)

陶洪   (白)     闪开了!

(陶洪演拳,打小童甲倒地。)

陶洪   (白)     你不行啊!你来比试比试!

小童乙  (白)     我不行!

陶洪   (白)     你不行!

(陶洪打小童乙倒。)

陶洪   (白)     你也不行!

(陶洪打小童丙倒。)

陶洪   (白)     你们一齐上手!

(陶洪打四小童均倒地。)

陶洪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秃丫头上。)

秃丫头  (白)     老爷子,您还乐哪?了不得了!咱们瓜园来了一个黑小子,把咱们姑娘给揍啦!

陶洪   (白)     啊!黑汉子今在何处?

秃丫头  (白)     他追来啦!

陶洪   (白)     带路,带路,带路!

(陶洪、四小童、秃丫头同走圆场。郑子明上。)

郑子明  (白)     原来是个老头子!

陶洪   (白)     原来是个黑汉子!黑汉子你打俺女儿是何道理?

郑子明  (白)     你问这个吗?呸!呸!呸!连你也打!

(郑子明、陶洪同起打。郑子明倒地。)

陶洪   (白)     黑汉子起来!

郑子明  (白)     起来就起来。起来做哈?

陶洪   (白)     我且问你,你可敢打?

郑子明  (白)     你问谁?

陶洪   (白)     我问你。

郑子明  (白)     你问我,我打!

(郑子明、陶洪同打。郑子明倒,蹲。)

陶洪   (白)     黑汉子,你不行啊!又蹲下了。黑汉子起来!

郑子明  (白)     起来就起来。起来做啥?

陶洪   (白)     我且问你,你可敢打?

郑子明  (白)     你问谁呀?

陶洪   (白)     我问你呀!

郑子明  (白)     你问我呀?

陶洪   (白)     打?

郑子明  (白)     我——

陶洪   (白)     打!

郑子明  (白)     我再也不敢打了!

陶洪   (白)     你不敢打了。黑汉子我谅你也不敢打。黑汉子,你不行啊!

(陶洪下,秃丫头持棍上。)

秃丫头  (白)     黑汉子,你不行啊!

郑子明  (白)     好你个秃丫头!

(郑子明、秃丫头同打。郑子明夺棍打秃丫头下。四丫头同上,同接打。四丫头同下。)

郑子明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陶洪持棍上。)

陶洪   (白)     着打!

郑子明  (白)     哎呀!

(郑子明倒。四丫头、秃丫头同上。)
四丫头、

秃丫头  (同白)    打呀,打呀,打呀!

(四丫头、秃丫头同下。龙形上,舞下。)

陶洪   (白)     且住!黑汉子被咱一杠子打出一条龙来。

(秃丫头暗上,偷听。)

陶洪   (白)     我看此人日后必有大富大贵,不免将小女三春终身之事许配与他。

(秃丫头暗下。)

陶洪   (白)     黑汉子起来!

郑子明  (白)     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陶洪   (白)     咱不打你了。随老汉回到家去,有好言相告。

郑子明  (白)     你不用说,咱明白了。

陶洪   (白)     你明白何来?

郑子明  (白)     你将咱诓到你家,又是一顿饱打。你道是也不是?

陶洪   (白)     咱说不打你,就不打你了。

郑子明  (白)     当真?

陶洪   (白)     当真!

郑子明  (白)     果然?

陶洪   (白)     果然!

郑子明  (白)     老丈请!

陶洪   (白)     娃子们!

(四小童同上。)

四小童  (同白)    有。

陶洪   (白)     挑了油担,家中去者!

(四小童同应,同挑油担下。)

郑子明  (白)     我试试他的力量如何!

(郑子明掐陶洪腰。)

陶洪   (白)     黑汉子,你这是做啥?

郑子明  (白)     我试试你的力量如何。

陶洪   (白)     黑汉子,你不行啊!

郑子明  (白)     嘿,我不行啊!

陶洪   (白)     来呀!

(郑子明、陶洪同下。)

【第四场】

陶虎、

陶龙   (内同白)   走哇!

(四家丁引陶龙、陶虎同上。)

陶龙   (唱)     自幼生来胆气雄,

陶虎   (唱)     爱习拳棒武艺能。

陶龙   (唱)     弟兄奉了爹娘命,

陶虎   (唱)     拜寿已毕转回程。

陶龙、

陶虎   (同白)    俺——

陶龙   (白)     陶龙。

陶虎   (白)     陶虎。

陶龙   (白)     奉了爹爹之命,去往娘舅家中拜寿。拜寿已毕,不免回去便了。

     (唱)     娘舅带问父安宁,

陶虎   (唱)     见了爹爹说分明。

(陶龙、陶虎、四家丁同下。)

【第五场】

(四丫头同上,同挖门。秃丫头、陶三春同上。)

秃丫头  (白)     姑娘,今天把您累着了吧?

陶三春  (白)     那不是你?人家吃一个西瓜,你跟人要钱。他要是有钱,就给咱们啦;因为他没钱,才说出不讲理的话来。

秃丫头  (白)     这么一说,是我捅的娄子啦!

陶三春  (白)     可不是你吗?幸亏老爷子去了。

秃丫头  (白)     老爷子去啦,这么三比划两比划踢了他好几个跟头。我瞧出便宜来啦,我拿杠子一打他,叫他把我的杠子给夺了过去,就这么一打我,您瞧打得我脑袋都糊脓啦!

陶三春  (白)     你的脑袋真结实。

秃丫头  (白)     老爷子急啦,一杠子就把他打躺下啦。

陶三春  (白)     打躺下,可怎么好哇?

秃丫头  (白)     打的他身上拘挛拘挛就出来啦!

陶三春  (白)     什么呀?

秃丫头  (白)     混屎虫。

陶三春  (白)     这脏劲儿的。

秃丫头  (白)     就这么张牙舞爪的!

陶三春  (白)     你走开这儿吧!混屎虫哪有爪哇?

秃丫头  (白)     大混屎虫。

陶三春  (白)     我看此人日后必有来历。

秃丫头  (白)     混屎虫有什么来历呀?老爷子撅巴他哪。

陶三春  (白)     撅过来没有?

秃丫头  (白)     撅巴过来啦。

陶三春  (白)     撅巴过来就好啦,省得打啦。

秃丫头  (白)     撅巴过来可就与您有益啦。

陶三春  (白)     与我有什么益呀?

秃丫头  (白)     哼,反正与您有益就得了嘛!

(院子上。)

院子   (白)     老爷子回来啦!

陶三春  (白)     有请!

秃丫头  (白)     我说,嘿!就是老爷子一个人吗?

院子   (白)     还有那个黑小子哪。

秃丫头  (白)     怎么着,那黑小子也来啦,姑娘这件事成啦。

院子   (白)     有请老爷子!

(院子下。)
(四小童、郑子明、陶洪同上。陶三春打。)

陶洪   (白)     哽!还不下去?哼!

(四丫头、秃丫头、陶三春同下。)

陶洪   (白)     壮士请来上坐!

郑子明  (白)     不敢!还是老丈请来上坐!

陶洪   (白)     请坐!

郑子明  (白)     有坐。

陶洪   (白)     适才在瓜园多有得罪!

郑子明  (白)     岂敢!请问老丈尊姓大名?

陶洪   (白)     老汉姓陶名洪。所生二男一女:长子陶龙,次子陶虎,小女三春。

郑子明  (白)     老丈,适才在瓜园那就是令嫒么?

陶洪   (白)     正是小女。

郑子明  (京白)    好能耐!好本事!真好!

陶洪   (白)     岂敢!夸奖了。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郑子明  (白)     咱姓郑名恩字子明,在前面店中居住。天气炎热,店家叫咱出来做买卖,偶遇令嫒,打得我这样。哎呀,惭愧呀!

陶洪   (白)     岂敢。请问壮士可曾娶过妻室?

郑子明  (白)     方才言过,孤身一人,哪里来的妻室!

陶洪   (白)     我有意将小女许配壮士,料无推辞了!

郑子明  (白)     老丈说哪里话来,想咱郑恩,孤身一人,卖油为生,在店中居住。

     (京白)    实告您说吧,养活不过来呀!

陶洪   (白)     不妨事。成亲之后,就在老汉家中居住。你有这身武艺,定是国家栋梁之才,日后必有出头之日。

郑子明  (白)     多谢老丈美意,咱应允了。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陶洪   (白)     不必拜了!哈哈哈……

(院子上。)

院子   (白)     二位少爷回来啦。

陶洪   (白)     唤他们进来!

院子   (白)     有请二位大爷!

(院子下。陶龙、陶虎同上。)

陶龙   (念)     拜寿回家转,

陶虎   (念)     见父问金安。

陶龙、

陶虎   (同白)    参见爹爹!

陶洪   (白)     罢了。你舅父可好?

陶龙、

陶虎   (同白)    舅父好。问候爹爹金安!

陶洪   (白)     壮士请过来。这是老汉两个孩儿陶龙、陶虎。

             儿呀,这是你妹丈。你等见过。

陶龙、

陶虎   (同白)    啊,妹丈!

郑子明  (白)     原来是二位大舅!

陶龙、
陶虎、

郑子明  (同笑)    哈哈哈……

陶龙、

陶虎   (同白)    请坐。

             啊爹爹,此事从何而起?

陶洪   (白)     你哪里知道,只因你妹在瓜园玩耍,偶遇此人,争斗起来。为父与他们相劝,我看此人武艺超群,因此将你小妹许配此人,倒也门户相对。

陶龙、

陶虎   (同白)    啊爹爹,何不择选良辰,与他二人拜堂成亲,也免得出入不便!

陶洪   (白)     今日就与他们拜堂。

郑子明  (京白)    好,拿我衣帽来!

陶洪   (白)     啊,你那衣帽穿不得了!

郑子明  (京白)    我就是那一件儿。

陶洪   (白)     来!

四小童  (同白)    有。

陶洪   (白)     取你大爷衣帽前来!

小童甲  (白)     遵命。

(小童甲下。)

陶洪   (白)     唤傧相前来!

小童乙  (白)     是。

(小童乙下。)

陶洪   (白)     唤秃丫头前来!

小童丙  (白)     秃丫头,秃丫头,秃丫头!

(秃丫头上。)

秃丫头  (白)     来了,来了,来了!

             老爷子有什么事?

陶洪   (白)     叫你姑娘妆饰好了,少时便要拜堂成亲。

秃丫头  (白)     我早就知道有这回事。

陶洪   (白)     不要胡讲!

(秃丫头下。小童甲上。)

小童甲  (白)     衣帽取到。

陶洪   (白)     看衣更换!

(〖牌子〗。郑子明更衣。)
陶洪、
陶龙、
陶虎、

郑子明  (同白)    请坐!

(小童乙上。)

小童乙  (白)     傧相唤到!

陶洪   (白)     唤他进来!

小童乙  (白)     傧相前来!

傧相   (内白)    啊哈……

(傧相上。)

傧相   (念)     傧相傧相,惯走四方。口念喜词,专管拜堂。

     (白)     参见老爷子!

陶洪   (白)     罢了。

傧相   (白)     多谢老爷子。您把我给找来,有什么事呀?

陶洪   (白)     今日你姑娘招赘,命你堂下赞礼。

傧相   (白)     都是我的事啦。

(傧相作揖。)

傧相   (念)     栋梁喜爱栋梁才,红鸾照命天上来。从此子孙传万代,夫妻到老百年偕。

     (白)     搀新人拜堂!

(秃丫头扶陶三春同上。)

傧相   (白)     先拜天地。后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陶三春掀盖头看。)

秃丫头  (白)     不用瞧,还是那个黑小子。

(秃丫头扶陶三春同下。)

傧相   (白)     与老爷子叩喜!

陶洪   (白)     下面领赏!

傧相   (白)     多谢老爷子!

(傧相下。)
陶龙、

陶虎   (同白)    后面备酒,与爹爹贺喜!

郑子明  (白)     正是:

     (念)     今日相逢在瓜园,

陶洪   (念)     千里姻缘一线牵。

陶龙、

陶虎   (同念)    后来必有时运转,

陶洪、
陶龙、
陶虎、

郑子明  (同念)    从此父子保江山。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丫头、秃丫头、陶三春同上。)

陶三春  (唱)     老爹爹喜爱奴明珠一样。

             每日里习针黹操练刀枪。

             适才间在瓜园一时狂放,

             引起了红鸾星匹配才郎。

秃丫头  (白)     你们过来,过来!给姑娘叩喜头!

四丫头  (同白)    给姑娘叩喜头!

陶三春  (白)     罢了。

四丫头  (同白)    多谢姑娘!

秃丫头  (白)     我说姑娘,老爷子也不是怎么啦,瞧您那花枝儿似的,怎么许配他呢?

陶三春  (白)     老爷子爱他武艺好。

秃丫头  (白)     武艺好,您瞧他那长相!

陶三春  (白)     只要武艺好,不论人才长相。

秃丫头  (白)     非但长相不好,他的脾气还不好哪。您得想个主意,把他拿下马来,叫他怕您这一辈子。

陶三春  (白)     我可有什么主意呀?

秃丫头  (白)     您没主意,我有主意呀!

陶三春  (白)     你有什么主意?

秃丫头  (白)     我说他饭桶,您不信。他跟老爷子那儿吃饭哪,吃的酒足饭饱,连腰都哈不下啦。一会儿他来啦,叫他跟您练武艺,叫他吐这么一地,叫他跟您面前说不出嘴去。

陶三春  (白)     瞧你这损劲儿的!

秃丫头  (白)     我损?我脑袋都糊脓啦。等他来了,我叫您怎么着,您就怎么着。

陶三春  (白)     你叫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

秃丫头  (白)     唉,听我的没错!

陶龙、

郑子明  (内同白)   请啊!

(陶龙、郑子明同上。)

陶龙   (唱)     洞房之中灯明亮,

郑子明  (唱)     人得喜事乐非常。

     (笑)     哈哈哈……

秃丫头  (白)     我说大爷,洞房之事您交给我啦,我服侍他们夫妻恩恩实实的。您请回吧!

陶龙   (白)     服侍好了,大爷有赏。

秃丫头  (白)     我谢谢您哪!

(陶龙下。)

秃丫头  (白)     还是你这黑小子!

郑子明  (白)     好你个秃丫头!

秃丫头  (白)     在瓜园瞧你那么难看;你穿上这个,戴上这个,我这么一瞧呀——

郑子明  (白)     管保好看了吧?

秃丫头  (白)     更难看啦!

郑子明  (白)     嗯!带路!

秃丫头  (白)     你要上哪儿?

郑子明  (白)     洞房走走。

秃丫头  (白)     怎么着,您这就要入洞房?

郑子明  (白)     正是。

秃丫头  (白)     你是讲文呢,还是论武?

郑子明  (白)     讲文怎说?论武怎说?

秃丫头  (白)     你要是讲文,我们这有笔墨砚台,你得写首诗,才能入洞房呢!

郑子明  (白)     写字我是不会呀!

秃丫头  (白)     你写一个字!

郑子明  (白)     一个字也不会写。

秃丫头  (白)     要是论武呢?

郑子明  (白)     论武,怎样的论武?

秃丫头  (白)     你瞧,那儿有兵器,你爱哪样就练哪样。

郑子明  (白)     这个兵器叫你家姑娘先练;我要先练,你们是要我偷了去啦!

秃丫头  (白)     姑娘,他让咱们先练;他要先练,怕咱们偷他的。

陶三春  (白)     咱们倒偷他的啦?拿我的刀来!

(秃丫头拿刀。陶三春耍刀,秃丫头接。)

郑子明  (白)     好!

秃丫头  (白)     好不是?该你啦!

郑子明  (白)     我不爱惜这个。

秃丫头  (白)     你不爱惜这个,你爱惜什么?

(郑子明看。)

郑子明  (白)     带尖的那个。

秃丫头  (白)     哦,那个枪呀?

(秃丫头递。)

秃丫头  (白)     枪不是给你了吗?你扎呀?

郑子明  (白)     我往哪儿扎呀?

秃丫头  (白)     我知道你往哪儿扎呀!

郑子明  (白)     我扎你吧!

(郑子明打,扫秃丫头飞脚,手扎毛,漫头,鞋底,秃丫头下。陶三春打双刀,枪架住。秃丫头拉陶洪上,劝。陶龙、陶虎同暗上,同打。)

陶洪   (白)     啊,为了何事,争斗起来?

郑子明  (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叫她们先说。

陶洪   (白)     儿啊,为何争斗?快讲!

陶三春  (白)     爹呀,您别生气,我告诉您吧:丫头说他吃多啦,我给他消化消化食,我们俩人闹着玩哪!

陶洪   (白)     嘿!这样的玩耍,闹了为父一身汗。

郑子明  (白)     消化食,这一肚子全下去了。

秃丫头  (白)     你一肚子下去了,我脑袋都肿啦。老爷子快叫他们入洞房吧!

陶龙、

陶虎   (同白)    啊,天已亮了!

秃丫头  (白)     天亮更好入洞房啦!

陶龙、

陶虎   (同白)    此话怎讲?

秃丫头  (白)     赶明儿个养个儿子叫亮儿。

陶洪   (白)     好个亮儿!

陶龙、

陶虎   (同白)    大家后面去用早饭!

陶洪   (白)     好,将酒饭摆在瓜园瓜棚,那里饮酒神清气爽。

             贤婿,儿呀,你们来呀!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332 ┊ 字数:8266 ┊ 最后更新:2023-05-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