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葭萌关》

主要角色
马超:武生
张飞:净
马岱:老生
庞德:净
刘备:老生
诸葛亮:老生

《葭萌关》蓝月春饰张飞、李万春饰马超
《葭萌关》蓝月春饰张飞、李万春饰马超
情节
四川刘璋畏刘备入川,遣使至东川贿杨松,图联张鲁共御刘备。事成之后,允以二十州相谢。张鲁诺之。时马超弃历城投奔张鲁,张鲁本欲以女妻之;杨柏以马超有勇无谋加以谏阻,张鲁乃作罢。马超困顿东川,抑郁不欢,怀恨杨柏,誓欲杀之。适刘备攻葭萌关,刘璋乞援于张鲁,马超欲建功以自固。并请杨柏为辅,实欲军中图之。至葭萌关,杨柏出战败归,马超杖责留于后营。马超与张飞连战不下,互命士卒排灯夜战。二人卸甲步战方酣畅。刘备见马超英勇,心切爱之,至阵前向超赔礼阻战。刘备部将李恢于马超旧有来往,前往说顺,马超服其言归降刘备。

注释
这个剧本经过苏连汉先生改订。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七集:王连平藏本整理

录入:乐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0.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循、谯周、郑度、董和、刘巴同上,同起霸。)

刘循   (点绛唇)   天道难凭,

谯周   (点绛唇)   人心堪问,

郑度   (点绛唇)   贤与佞,

董和   (点绛唇)   行止中分,

刘循、
谯周、
郑度、
董和、

刘巴   (同点绛唇)  试把巴西论。

     (同白)    某——

刘循   (白)     刘循。

谯周   (白)     谯周。

郑度   (白)     郑度。

董和   (白)     董和。

刘巴   (白)     刘巴。

刘循   (白)     列位请了。

董和、
郑度、
谯周、

刘巴   (同白)    请了!

刘循   (白)     我自昨日兵败逃归,已将雒城失陷之事启奏。我父十分烦恼。为此今日相召诸公一同公议。

董和、
郑度、
谯周、

刘巴   (同白)    言之有理。请!

(四文堂,四小太监引刘璋同上。)

刘璋   (引子)    忠厚挚纯,全依凭,造化中分。

刘循、
谯周、
郑度、
董和、

刘巴   (同白)    臣等参见主公!

刘璋   (白)     列位少礼。哎!

     (念)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白)     某、益州刘璋字季玉。前者错听张松之言,误招刘备入川,以致王累谏死,张任阵亡。昨日又得吾儿归报,雒城失陷,眼见成都破在旦夕,为此特召众位商议。

             列位!该当如何裁处?

郑度   (白)     臣郑度启上主公:刘备虽则攻城夺地,然兵不甚多,士众未附,野谷为粮,军无辎重。不如尽驱巴西之民,避于涪水以西。将彼野谷仓廪,尽行烧除。彼无所恃,必然自走。我便乘虚击之,则刘备可擒矣!

刘璋   (白)     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劳民以备敌也。此言非保全之计,再思可也。

(黄权上。)

黄权   (念)     早知今日难御敌,何不当初信谏臣。

     (白)     启主公:法正遣人致书在此。

刘璋   (白)     呈上来。

             “昨蒙差遣,结好荆州,眷念旧好,不忘族谊。主公若能幡然归顺,谅不薄待。望三思裁示。”

刘循、
谯周、
郑度、
董和、

刘巴   (同白)    可恼啊,可恼!

刘璋   (白)     唗!法正啊法正,我把你这卖国求荣的贼子,吾必手刃伊头,方消吾恨。

董和   (白)     主公,事已急了,可速差人往东川张鲁处求救,共讨刘备便了。

刘璋   (白)     张鲁与我曾有世仇,安肯相救?

黄权   (白)     臣黄权启上主公:张鲁驾下有幸臣杨松,此人性喜贪图。臣愿潜往东川,先见杨松,多与金帛,打通关节,事无不成。臣直说雒城危事,唇亡则齿寒,以此利害,去说张鲁,不怕他不发人马。

刘循、
谯周、
郑度、
董和、

刘巴   (同白)    黄将军所见不差,主公当令走遭。

刘璋   (白)     既是诸公所见皆同,吾便修书,备下金帛,命黄权前去走遭。浓墨伺候!

(刘璋书。)

刘璋   (唱)     吾未曾提羊毫心先自问,

             悔当初我不信死谏忠臣。

             那刘备到今朝果起枭性,

             夺吾地杀吾将好不悸心。

             这尺书谨呈上使君钧听:

             忝列在邻邦地乞望援拯;

             若能够逐退那枭雄出境,

             愿割下二十城以表微忱。

     (白)     黄将军!

     (唱)     你此去须道得朴厚诚信!

黄权   (白)     主公!

     (唱)     管保他不日里救兵来临!

刘璋   (白)     好哇!

     (唱)     着司库早把那财帛准备。

刘循、
谯周、
郑度、
董和、

刘巴   (同白)    领旨。

     (同唱)    好打点明日里从速兼程。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马超   (内唱)    怒气不息三千丈!

(马超领四下手、马岱、庞德同败状上。)

马超   (唱)     奔马如飞难收缰。

             回望陇西添悲想,

             空洒英雄泪两行;

             汉家天下恩德广,

             四百年来思子房;

             曹操今日为丞相,

             天下不见日月光;

             我父为国忠心朗,

             误中奸谋丧沙场;

             杀父之仇岂能忘,

             因此一怒离西凉;

             渭桥六战贼胆丧,

             欲斩杨阜反损伤;

             如今好比子胥样,

马岱   (唱)     逃奔何处是家乡?

             成败如此真难量,

庞德   (唱)     行止还须自主张。

             患难之中无所往,

马超   (唱)     丈夫生死又何妨!

     (白)     俺因见事不明,错斩韦康全家,误用杨阜、梁、赵等,以致妻子全殁,军兵丧尽。虽然姜杨全家尽被俺杀,恨未手刃姜叙、杨阜之头,此为终天恨事也!

马岱   (白)     兄长,事已至此,悔之无及。此处已离汉中不远,你我及早投奔张鲁,以图报复便了。

马超   (白)     言之有理。

庞德   (白)     哎呀!

马超   (白)     啊,庞将军为何如此?

庞德   (白)     末将夜来正尔奔驰,忽然浑身战抖,目乱心慌,将有采薪之忧也!

马超   (白)     呕!哎呀,将军违和之因,皆因为某所累之故也。

庞德   (白)     公子何出此言!

马超   (白)     杨阜啊,杨阜!俺有日若不手刃尔头雪恨,誓不为丈夫也!

     (唱)     明知张鲁非人望,

             借他兵马把身藏。

             但愿开基把业创,

             重整威风破许昌。

             奸贼首级悬掌上,

             要保汉室定朝堂。

             大家催马休惆怅,

             成事男儿当自强!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大铠站门引张鲁同上。)

张鲁   (引子)    攘臂踞东川,仗祖风,调化世衍。奈群雄,骚扰炎汉,致使藩篱倒悬。

     (念)     鹄鸣山中遣道书,祖法人称世间无。不为学术五斗助,只愿诚信安学巫。

     (白)     某,汉宁太守张鲁。原籍沛国丰人。祖父道陵公曾为鹄鸣山造作道书,行之西川,人敬为神。祖父去世,吾父张衡因此雄据汉中。至某三世,国家以为地远山险,不能征伐,所以授镇南中郎将,领汉宁太守事,只进贡赋而已。正是:

     (念)     虽无皇王贵,别有一洞天。

张卫、
阎甫、
杨松、

杨柏   (内同白)   走哇。

(张卫、阎甫、杨松、杨柏同上。)
张卫、
阎甫、
杨松、

杨柏   (同念)    虽云男儿志四方,回首国家也断肠。

张卫   (白)     某、张卫。

阎甫   (白)     阎甫。

杨松   (白)     杨松。

杨柏   (白)     杨柏。

张卫   (白)     臣等参见主公!

张鲁   (白)     列公进帐,必有事故?

张卫、
阎甫、
杨松、

杨柏   (同白)    今有马孟起因为兵败,特来汉中,愿投麾下,故请主公示谕。

张鲁   (白)     啊,那马超与曹操争论雌雄,缘何前来投吾呢?

阎甫   (白)     主公有所不知,他中了杨阜反间之计,妻子孩儿,尽遭屠戮;又被姜叙、夏侯渊等夹攻,兵败无归,远来相投。。

张鲁   (白)     哦,有这等事!哈哈哈……好哇!我今得了孟起,西则可以吞并益州,东可拒敌曹操。孟起今在哪里?

阎甫   (白)     现在府门以外。

张鲁   (白)     有请!

阎甫   (白)     有请马将军!

(〖吹打〗。庞德、马岱、马超同上。)

张鲁   (白)     啊,马将军!

马超   (白)     使君!

张鲁   (笑)     哈哈哈……

马超   (笑)     哈哈哈……

张鲁   (白)     将军请!

马超   (白)     不敢!

张鲁   (白)     马将军是客远来,还是将军请!

马超   (白)     不敢!

张鲁   (白)     来呀将军!哈哈哈……

马超   (白)     使君请上,待马超大礼参拜!

张鲁   (白)     将军远来敝地,怎敢受拜。只行常礼罢。

马超   (白)     从命。久慕仁风,何幸得近慈辉。

张鲁   (白)     边僻蕞尔,幸喜将军青颜。

马超   (白)     众位!

张卫、
阎甫、
杨松、

杨柏   (同白)    马将军!

马超   (白)     过来,见过使君。

庞德、

马岱   (同白)    参见使君。

张鲁   (白)     不敢!此二位是?

马超   (白)     此是舍弟马岱,这是骁骑庞德。

张鲁   (白)     久仰啊久仰!

庞德、

马岱   (同白)    不敢!

张鲁   (白)     请坐。

马超   (白)     告坐。

张鲁   (白)     前者闻尊翁被曹贼陷害;后又闻将军为令先尊报仇,杀得曹贼割须弃袍,四野闻知,无不称快。却怎生又被杨阜图害起来?不知原末,请道其详!

马超   (白)     说也话长!

张鲁   (白)     请教。

马超   (白)     使君哪!

     (唱)     若提起这颠末怨气千丈,

             叹苍穹全不分善恶昭彰。

             谁不知我的祖伏波名将;

             谁不知吾的父寿成忠良。

             贼董卓霸朝纲幸而诛丧,

             奸曹操蹈故辙肆横尤狂。

             假敕命害吾父许昌市上,

             俺一怒杀得他割须换裳。

             又谁知贼杨阜为虎作伥,

             合姜叙害得俺家败人亡。

张鲁   (白)     哦!

马超   (唱)     似这等天无日人人难想,

             直使那忠贞辈含恨泉壤。

             某久慕老使君英勇豪爽,

             敢效那伍子胥乞助吴邦。

             若能够诛佞贼汉室重旺,

             俺马超感大恩坠镫牵韁。

(马超跪。)

张鲁   (白)     将军请起!

     (唱)     听此言心悲惨自思自想,

             谁料得那逆贼如此猖狂!

             细看他真个是英雄形像,

             要倚重须将他招赘东床。

     (白)     且住!我想马超今日虽在穷途,终非池中之物,此番若结识了他,不惟御吾东西之患,亦可辅我国家兴隆。吾有一女,尚在待字,不免招赘于他。

杨柏   (白)     嗯!

张鲁   (白)     啊,杨柏你有何话讲?

杨柏   (白)     这……无有什么话讲。

张鲁   (白)     既无话讲,为何在此眉来眼去?

杨柏   (白)     臣见将军远来劳倦,又见庞将军似有不安之态,主公何不请他们暂至馆驿歇息,有话改日再谈,岂不是好?

张鲁   (白)     原来如此,庞将军何故这般光景?

马超   (白)     他为我受尽辛劳,偶染疾病,故尔如此。

张鲁   (白)     不妨。我这里凡遇病者,只消虔诚投坛,病人住于静室,自将己事通陈,然后祈祷;载令监令祭酒作交三通,名为三官手书,一通奏于天,一通申于地,一通沉于水。如此之后,管保贵恙痊愈矣。

马超   (白)     如此甚妙。

张鲁   (白)     阎先生相陪马将军暂住馆驿,并为庞将军祈祷祛病之事,一切供应好生办理。憩息几日,再请细谈。

阎甫   (白)     得令。

张鲁   (白)     啊,马将军哪!

     (唱)     你安心且住这蕞尔小邦,

             管有日如伍员鞭尸平王。

马超   (白)     多谢使君!

     (唱)     深感得贤使君全人志向,

             愧菲才庶不似伍相昂藏。

(庞德、马岱、马超随阎甫同下。)

张鲁   (白)     好哇!

     (唱)     观看他威风凛昂然气象,

             得此人辅吾时定霸称王。

     (白)     你等适见马超如何?

张卫、

杨松   (同白)    马超果将才也!

张鲁   (白)     我欲与女儿,招他为婿,结识其心,以图大事。卿等以为如何?

杨柏   (白)     哎呀,哎呀!主公何无定见?马超虽有外勇,实无内智。不闻冀州一败,妻子尽遭惨死,此非马超之贻害么?主公今欲以小姐招赘于他,只恐日后祸福难凭矣!

张卫、

杨松   (同白)    是啊。主公切勿妄举!

张鲁   (白)     唔,容我思之。卿等且自归第。

张卫、
杨松、

杨柏   (同白)    遵命。

张鲁   (念)     守口如瓶勿妄讲,

张卫、
杨松、

杨柏   (同念)    虚情伪意要谨防。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张飞   (内白)    催军哪!

(八小军引张飞同上。)

张飞   (四边静)   钦奉钧旨,抚州郡,

             敢辞苦与辛,

             但得士民顺,

             社稷永安宁。

     (念)     试看新主来西蜀,不日汉祚已安靖。

     (白)     某、汉将张飞。大哥来蜀,望风投诚者多。无奈刘璋听信谗言,背盟拒关。为此大哥已着子龙去抚收定江犍为等处,命俺去巡巴西德阳所属,方免新服壮士,从中生变。就此趱行者!

     (四边静)   加鞭驰骋,早去安民,

             抚得上下欢,声气自相应。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马超上。)

马超   (唱)     惨凄凄空负我志凌霄汉,

             悲切切回首处哪是家园!

     (白)     俺自兵败,来投东川。那张鲁初次见面,甚有谦恭下士之意。近日以来,全不似初见情景。哦,莫非有什么小人在彼面前媒孽于我,故尔冷落如此。即或不然哪!

     (唱)     却缘何不似那相逢初面,

             果慷慨果仁义下士敬贤。

             却缘何近日来三餐粗俭?

             俺又非那冯驭弹铗一般。

             吾心想投明主早把功建,

             报君恩灭仇寇扫灭曹瞒!

             到今朝闪得俺无从施展,

             若迟滞平生志化为云烟。

(马岱上。)

马岱   (唱)     好事多磨今始见,

             果然姻缘非偶然。

     (白)     兄长!

马超   (白)     贤弟,我看张使君初见之时,似有能识英雄之眼,近日以来,突将你我冷落。你连日在外窃听,毕竟为什么缘故?

马岱   (白)     兄长你道为何?

马超   (白)     为何呢?

马岱   (白)     张使君初见兄长,果然十分爱慕,便欲将亲女招赘兄长,以图长久之计。

马超   (白)     哦!又怎么中止了呢?

马岱   (白)     不料被佞臣杨柏从中阻绝。

马超   (白)     他便何能阻绝?

马岱   (白)     他在使君面前,道:兄长虽有外勇,实无内智;又道:冀州一战,害得妻、子惨死,今番将小姐招赘,只恐日后祸福难凭。所以使君一闻此言,竟将兄长付之不问矣!

马超   (白)     呕,这些话都是那杨柏说的?

马岱   (白)     正是。

马超   (白)     嗐,俺时不遭际,偏遇这等小人。唉!姻亲原非吾愿,但恨这厮不该如此诬蔑与吾。哼!杨柏呀,杨柏,有日叫你死在俺剑锋之下!

马岱   (白)     兄长!你我今日归鲁,何殊刘备倚刘表,为有蔡氏姐弟,不能安身荆州;兄长,现有杨氏兄弟,岂能安居汉中乎?

马超   (白)     哎,虽有杨氏兄弟之奸,何足为虑。但使君乃是忠厚长者,吾必以建功报之,然后去之有名。

马岱   (白)     兄长欲要建功报鲁,却也容易,今日刘璋遣使来此借兵,事尚未决。兄长何不趁此机会,稍报微功,岂不是好?

马超   (白)     好,你我就此往公府去者!

     (唱)     但愿此行把功建,

             去留由某有何难!

(马超、马岱同下。)

【第六场】

(杨松上。)

杨松   (唱)     有钱买得手指肉,

(杨柏上。)

杨柏   (唱)     将机就计定良谋。

杨松   (白)     兄弟,刘璋为雒城被陷,前来求救我主。主公有杀母深仇,不肯兴兵遣将。但你我受了他的重贿,怎好叫黄权白白回去?

杨柏   (白)     昨夜黄权听见我主不发人马,他将两川利害,说得来毛骨悚然。今日你我进府,待弟也将黄权之言陈说,不怕主公不发人马。

杨松   (白)     言之有理。一同前往!

     (唱)     只要语言说得透,

杨柏   (唱)     张鲁心情非诸侯。

杨松、

杨柏   (同白)    有请主公!

(四大铠引张鲁同上。)

张鲁   (念)     愿效梁惠当国首,不作楚庄霸诸侯。

杨松、

杨柏   (同白)    主公!

张鲁   (白)     二卿有何事故?

杨松、

杨柏   (同白)    昨日刘璋遣使到来求救,主公不借与他人马,是何意耶?

张鲁   (白)     刘璋与我有不世之仇,恨不能手刃此贼,方消我恨。怎肯借人马与他?

杨柏   (白)     臣闻唇亡则齿寒。我东西两川,实为唇齿之地。若西川一破,东川定不能存。主公若怀一己之怨,顿忘社稷之大计,窃为主公勿取焉!

杨松   (白)     况他以二十州郡相谢,其意必诚。主公若遣将相助,刘璋自必发兵力战。那时两下夹攻,漫说是刘备,便是项羽再生,谅彼也难飞腾。

杨柏   (白)     一则可先保国家平安,二则得他二十州郡。然后趁我得胜雄师,再图私怨,有何难哉!

张鲁   (白)     呜呼呀,若非二卿提起,险误大事。快唤益州来使进见!

杨松、

杨柏   (同白)    啊。

             益州来使进来!

黄权   (内白)    来也!

(黄权上。)

黄权   (念)     关节已打通,肩负顿然松。

     (白)     黄权参见使君。

张鲁   (白)     少礼。

黄权   (白)     使君思之如何?

张鲁   (白)     若非二位杨将军说透利弊,险些有伤两处和气,你可先从小道而回,多多拜上你主,说某即刻发兵。

黄权   (白)     是。

张鲁   (白)     回来!事成之后,所许二十州郡,不可违背!

黄权   (白)     使君以仁义待人,我主自当衔报,怎敢忘恩?

张鲁   (白)     好。多多上复你主,去吧!

黄权   (念)     得他心中肯,是我运通时。

(黄权下。)

张鲁   (白)     传令诸将,有何人愿往?

杨柏   (白)     众将听者:今有刘益州遣使来请救兵,前往葭萌关拒敌刘备。主公有命,谁可领兵前去?

马超   (内白)    马超愿往!

杨柏   (白)     啊,他倒愿去!哈哈,好哇!我正在此愁他,今他愿讨此差,可谓除俺弟兄眼中之钉也。

             启主公:马孟起愿讨此差。

张鲁   (白)     哦,马超愿讨此差?

杨柏   (白)     正是。

张鲁   (白)     请过来!

杨柏   (白)     啊,有请马将军!

(马超上。)

马超   (白)     使君,马超打躬!

张鲁   (白)     将军,近闻刘备占夺雒城、葭萌关等处。刘璋特遣使向我求救。适闻将军愿往,可是真否?

马超   (白)     超感使君之恩,无可上报。愿领一军,前往葭萌关,先逐刘备出境,后要刘璋割二十州郡来献。

张鲁   (白)     若得将军前去,大事无不成功。令弟马岱,可为左翼,庞德有病,尚未痊愈,不能相随。只少个右翼,当择何人才好?

马超   (白)     这……马超知杨柏将军足智多谋,眼宽识大,此右翼他堪胜任。

杨柏   (白)     哎呀呀……小将眼界不如井底之蛙,志量不如守更之犬。哪里当得这样大任呢?

马超   (白)     此任非你不可!

杨柏   (白)     罢罢罢,算我不行吧!

张鲁   (白)     住了!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敢临时退避么?

杨柏   (白)     是。

             哎呀,这可糟了!

张鲁   (白)     来!

杨柏   (白)     有。

张鲁   (白)     调我营甲兵二十万人马,听候马将军调遣!

杨柏   (白)     是。

张鲁   (白)     孟起!

马超   (白)     使君!

张鲁   (白)     我付你兵符宝剑,便宜行事。明日准备启程!

马超   (白)     得令。

张鲁   (白)     后帐摆宴,与马将军饯行!

四大铠  (同白)    啊。

张鲁   (唱)     安排佳酿宝帐后,

             预庆功成壮行猷。

(张鲁、四大铠同下。)

马超   (白)     谢主公。

             杨柏!

     (唱)     可知一朝权在手,

             你再胡为自招尤!

     (白)     明日传齐人马,校场伺候!

(马超丢令箭,杨柏接。)

张鲁   (内白)    请马将军入席!

马超   (白)     来了。

(马超下。)

杨柏   (白)     嗐!

     (唱)     是非只为多开口,

             烦恼皆因强出头。

             左推右辞难缩首,

     (白)     哦,有了!

     (唱)     不夺他的头功不干休。

     (白)     就是这个主意呀!

(杨柏下。)

【第七场】

(魏延、简雍、廖化、任夔同上,同起霸。〖点绛唇〗。)

魏延   (白)     俺、魏延。

简雍   (白)     简雍。

廖化   (白)     廖化。

任夔   (白)     任夔。

魏延   (白)     丞相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请。

(〖大开门〗。四文堂、四上手、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引子)    承兵权虎帐年年,运神机不敢迁迁。

(〖吹打〗。)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参见军师!

诸葛亮  (白)     列位将军少礼。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啊!

诸葛亮  (念)     高卧南阳岁月深,酬恩不惜出山林。秋风五丈空留恨,何日诛曹慰素心!

     (白)     山人、诸葛亮。喜得绵竹已下,不日兵向成都。眼见益州刘璋,从此无能为矣!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禀军师:今有东川张鲁遣马超为将,攻打葭萌关甚紧,特来报知。

诸葛亮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军师,既然马超攻打葭萌关甚急,何不传下军令,末将等前往相救?

诸葛亮  (白)     马超非等闲可比,诸将皆难对敌,且自退帐,待吾筹之再遣!掩门。

(〖吹打〗。诸葛亮下,四文堂、四上手同随下。)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嘿!

(魏延、简雍、廖化、任夔同摊手出帐。)

张飞   (内白)    三军的:回营!

(四下手引张飞同上。)

张飞   (白)     列位将军。

魏延   (白)     三将军回来了?

张飞   (白)     回来了。

魏延   (白)     三将军辛苦了?

张飞   (白)     大家辛苦了。

魏延   (白)     在主公面前可曾交差?

张飞   (白)     在俺大哥面前,交过差了。啊,列位将军,这几日可有什么军情无有?

魏延   (白)     今有东川张鲁遣将马超攻打葭萌关甚紧。

张飞   (白)     呕,军师可曾分派?

魏延   (白)     军师言道:筹思再遣。

张飞   (白)     怎么,筹思再遣?咦!莫非等俺老张不成?

魏延   (白)     也是有的。

张飞   (白)     你我再请军师。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有请军师。

(〖吹打〗。四文堂、四上手引诸葛亮同上。)

张飞   (白)     参见军师!

诸葛亮  (白)     三将军回来了!

张飞   (白)     回来了。

诸葛亮  (白)     可曾在主公面前交过差否?

张飞   (白)     在俺大哥面前交过差了,不劳军师费心!

诸葛亮  (白)     交过差方好。

(张飞背躬。)

张飞   (白)     怎么不提葭萌关之事,俺先来探他一探。

             啊军师,这几日可有什么军情无有?

诸葛亮  (白)     并无军情。只有东川张鲁遣马超为将,攻打葭萌关甚紧。

张飞   (白)     军师就该遣将去救!

诸葛亮  (白)     吾意岂不欲救?无奈黄忠、赵云出差未回;你二兄长又不能一时到来。眼前无人可差,为之奈何!

(张飞冷看。)

张飞   (白)     咦!他把俺老张就忘怀了。

             啊军师,咱老张可能当此任否?

诸葛亮  (白)     你么?哈哈哈……

张飞   (白)     俺老张可能当此任否?

诸葛亮  (白)     你么?哈哈哈……

张飞   (叫头)    哦呵军师!

     (白)     俺张飞能当此重任么?

(张飞急。)

诸葛亮  (白)     三将军哪!

     (唱)     马超英勇是好将,

             你若前去恐损伤。

张飞   (白)     哇呀呀!

     (唱)     听一言不由我烈火冒上,

             问军师因何故耻笑老张?

     (白)     军师,想俺老张在虎牢关,大战吕布,抢挑紫金冠;当阳桥吓退曹兵;金雁桥活擒了张任。那马超漫说是个人儿,他就是天上的蛟龙,俺的打将鞭也要打,打折了他的爪,丈八枪我挑,挑断了他的筋!你长他人志气,灭俺老张的威风,是何道理?

诸葛亮  (白)     吾非小觑于你,怎奈马超骁勇非常,天下皆知,你二兄长未必能胜,何况于你!

张飞   (白)     军师,俺若胜不得马超,甘当军令!

诸葛亮  (白)     既要讨令,魏延听令!

魏延   (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攻打头阵,只许败不许胜,不得有误!

魏延   (白)     得令。

             马来!

(四下手领魏延同下。)

诸葛亮  (白)     翼德听令!

张飞   (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前往拒敌马超。附耳上来!

(张飞听。)

张飞   (白)     吒、吒、吒……明白了。

             带马!

(张飞上马,带四下手同下。)

刘备   (内白)    主公到。

诸葛亮  (白)     有请!

(〖吹打〗。诸葛亮出账迎接,刘备上。)

诸葛亮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闻张鲁特邀马超来打葭萌关甚急,故来请问先生当如何裁处?

诸葛亮  (白)     亮正欲来禀,三将军已受令拒战去矣!

刘备   (白)     啊!我三弟已授令拒战去了?

诸葛亮  (白)     正是。

刘备   (白)     哎呀!

(刘备急起走,诸葛亮阻住。)

诸葛亮  (白)     主公哪里去?

刘备   (白)     我去赶翼德回来。

诸葛亮  (白)     为何要赶他回来?

刘备   (白)     哎呀先生啊!孤闻马超英勇,世上无双,渭桥一战,杀的曹操割须弃袍,人人丧胆。我三弟焉能抵挡于他?倘若有失,孤的手足断已。待我赶他回来!

诸葛亮  (白)     主公请住。亮度遣得,然后遣之。主公何必过虑?

刘备   (白)     呕,据先生妙算,万无一失;以备度之,怕他作了抱薪救火,自招其祸呀!

诸葛亮  (白)     主公但放宽心,亮已预定在此。如今只烦主公亲率一军,带领众将,从后接应。山人自守绵竹,等待子龙回来,将绵竹之事付他,亮即往葭萌,一同调停便了。

刘备   (白)     此行无妨么?

诸葛亮  (白)     事虽无妨,也须留心在意。

刘备   (白)     军士们,就此预备即行!

四文堂、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刘备   (白)     嗐,三弟呀,你此行好不险也!

     (唱)     三弟讨令去会战,

             马超骁勇取胜难。

             急忙加鞭朝前赶,

     (白)     带马!

     (唱)     迟延恐怕生祸端。

(四文堂、四上手、刘备同下。)

诸葛亮  (白)     送主公。

             哎呀,且住!我闻张鲁欲自立为汉宁王,不得其势。我今修书与他,只说我与刘璋争夺西川者,实与他报仇,我若得了西川,保他以为汉宁王。张鲁必喜,只教他召回马超军兵,那时再施离间之计,管招取那马超来降。

(诸葛亮想。)

诸葛亮  (白)     呕!计策虽好,须要打通关节才好行事。有了,张鲁有个谋士杨松,其人极贪贿赂,我今多备金帛,差人从小路直投汉中,先去通知杨松,叫他从中帮助。事成之后,许其重谢,管保成功无疑。

             孙乾进帐!

(孙乾上。)

孙乾   (白)     有。

诸葛亮  (白)     随我后帐修书,授尔密计,前往汉中走遭也!

     (唱)     你乔装行客随机变,

             绕走小道莫迟延。

             到东川投见杨松面,

             叫他照书这一般。

(诸葛亮、孙乾同下。)

【第八场】

(四下手同上,同站门。杨柏上。〖风入松〗。)

杨柏   (白)     俺、杨柏。只因我主张鲁要招马超为婿,是我从中谏阻。今刘璋借兵汉中,我主遣马超为帅,马超指名点我右翼,他的意见似要假公济私,报我阻婚之恨。因此我为前站,拼命立下头功。我既立了功勋,谅他也难奈何于我。为此急急出战,抢他头功。

             众将官,杀!

(四上手引魏延同冲上。)

魏延   (白)     呔!来者何人?

杨柏   (白)     俺乃汉中骁将杨柏是也。

魏延   (白)     看刀!

(魏延三刀。杨柏败。魏延追下。四上手同追上。魏延赶杨柏同下。四上手引马岱同急上,同领下。杨柏上,魏延追上,两漫头,马岱挑出,杨柏下。起打,魏延败下,马岱追下。四上手、四文堂、纛旗同上,同站门。〖急急风〗。张飞上,过场,下。魏延上,马岱追上,一过合,魏延败,张飞挑上,打马岱下,张飞追下。四文堂引刘备同上,过场,同下。马岱上,张飞追上,漫头,一磕一扯。)

张飞   (白)     呔,留下个名儿再走!

马岱   (白)     俺乃西凉马岱!

张飞   (白)     嘿!俺当是马超,原来是马岱。马岱!某家放尔回去,叫那马超快来会俺!说俺老子张翼德在此等他。饶尔不死,去吧!

马岱   (白)     看枪!

(马岱败下。刘备急上,拉住张飞鞭梢。)

刘备   (白)     三弟转来!

张飞   (白)     原来是大哥!

刘备   (白)     愚兄在此。

张飞   (白)     大哥!你今赶来作甚?

(四文堂、魏延、简雍、廖化、任夔同上,分站,刘备站中间。)

刘备   (白)     吾闻马超十分骁勇,惟恐贤弟有失,故尔亲自赶来。只可进关紧守,不可与彼交战。等待军师到来,再作道理。

张飞   (白)     哎,大哥呀!你怎么听信那牛鼻子老道的话呀。小弟乎!

     (唱)     不读诗书不染翰,

             不懂斯文不弄酸;

             只要人言三个敢,

             何惧蹈火上刀山!

             不怕他虎须要捋断,

             不怕他龙角也要搬;

             今日里若输与西凉汉,

             一世英名化灰烟!

刘备   (笑)     哈哈哈哈……

     (唱)     你的英勇原罕见,

             堪与马超并比肩。

             若遇二虎相征战,

             难保两下各完全。

张飞   (唱)     既受军令难回挽,

             怎把白卷交案前。

刘备   (白)     也罢!

     (唱)     今日暂且歇一晚,

             明朝再战也不难。

张飞   (唱)     谨遵兄命明日战!

刘备   (白)     人马进关!

四文堂  (同白)    啊。

刘备   (白)     贤弟!

     (唱)     柔能克刚紧守关。

张飞   (白)     哎!

(众人同下。四龙套、四马童、大旗同上,同站门,马超上。)

马超   (唱)     非是骤要把功立,

             一腔苦怨有谁知?

             上为汉祚将倾圮,

             下为父仇难缓期;

             若能一朝遂吾志,

             翦尽奸党安社稷!

             人马暂且安营队,

             专听前站报是非。

马岱、

杨柏   (内同白)   马来!

(马岱、杨柏同上。)

马岱   (白)     兄长。

杨柏   (白)     将军。

马超   (白)     啊,你二人为何这等狼狈而回?

马岱   (白)     小弟奉命前往探听虚实,正遇杨柏杀得大败,若非小弟将魏延打败,我军锐气尽矣!

马超   (白)     杨柏,吾命你前来开路安营,缘何自行挑战,先丧我的锐气,是何缘故?

杨柏   (白)     这是小将一时错误,求将军原谅。

马超   (白)     住了!

     (唱)     你自仗韬略无人敌,

             凭你机巧少人知。

             喝令退出斩首级,

四龙套  (同白)    哦!

马岱   (白)     且慢!兄长来此,未见胜负,若是斩了杨柏,唯恐使君生疑。

马超   (白)     呕,来呀!

     (唱)     一捆四十打贱躯!

(四龙套拥杨柏同下。)

四龙套  (内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四龙套押杨柏同上。)

杨柏   (唱)     上阵交锋功未立,

             打得两腿血淋漓。

             忍恨且进宝帐里,

             感谢将军留首级。

马超   (白)     住了!

     (唱)     无有令箭敢前去,

             谁许你恣意自徇私?

             行军自有一定理,

             今番暂留这首级。

     (白)     来呀,将他扠入后营,不用!

四龙套  (同白)    啊。

杨柏   (白)     哎呀!

(杨柏下。)

马超   (白)     你既打败魏延,为何也这般光景回来?

马岱   (白)     是小弟战败魏延,忽然闪出一将,口口声声叫兄长出马!

马超   (白)     可曾问过那人的姓名?

马岱   (白)     那将言道:姓张名飞.

马超   (白)     呕,张飞!久闻此人勇冠三军,某倒要会他一会。马岱听令!

马岱   (白)     在。

马超   (白)     命你紧守大营,不得有误!

马岱   (白)     遵命。

(马岱下。)

马超   (白)     众将官,开城迎敌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四龙套  (同白)    来此已是葭萌关。

马超   (白)     人马列开。

(马超看。)

马超   (白)     葭萌关!葭萌关。与我抵关挑战,大声高叫,指名要张飞出马!

四龙套  (同白)    啊。

(马超耍枪花下,四龙套、四马童、大旗同下。〖内擂鼓三通〗。张飞上,望门。)

张飞   (白)     哎呀!三军的!

(四文堂、四上手、魏延、简雍、廖化、任夔、刘备同上,刘备拉张飞。)

刘备   (白)     三弟,你、你、你往哪里去?

张飞   (白)     小弟要出关,大战那马超。

刘备   (白)     且慢。你一心要去,愚兄也不来阻拦于你,你我去到敌楼,看个动静,再战不迟。

张飞   (白)     好,就依大哥。

刘备   (白)     带马。

     (唱)     人来带马敌楼上,

(刘备、张飞、魏延、简雍、廖化、任夔同上城。)

刘备   (唱)     观看马超小儿郎。

马超   (内唱)    万马营中旌旗展。

(马超带四龙套、四马童、大旗同上。)

马超   (唱)     儿郎个个甚威严。

             三军与我催走战,

             队伍列在葭萌关。

             三军与我齐呐喊,

             再叫张飞来下关!

张飞   (白)     待俺下去!

刘备   (白)     且慢出城。

张飞   (白)     嗐!

马超   (唱)     既是英雄来交战,

             尔为何贪生怕死不出关?

张飞   (白)     三军的,你们与咱老张开城哪!

(四蓝文堂,四上手、纛旗引张飞同出城,列阵,过合。)

马超   (白)     来将通名?

张飞   (白)     汉将张飞!

马超   (白)     看枪!

(张飞架住。)

张飞   (白)     来将通名?

马超   (白)     西凉马超!

张飞   (三笑)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

马超   (白)     尔为何发笑?

张飞   (白)     俺道你是三头的太岁,八臂的哪吒。今日一见,嘿嘿,却原来也只是如此的人儿!

马超   (白)     看枪!

(张飞、马超同起打,对枪,双收下。)

刘备   (白)     真乃虎将也!

     (唱)     一个好似南山豹,

             一个好似浪里蛟。

             我对苍天来祝告,

             天祝刘备收马超。

张飞   (内唱)    张翼德遇着了西凉汉,

(张飞上。马超追上。漫头。)

马超   (唱)     棋逢对手果一般。

张飞   (唱)     丈八蛇矛分心刺,

马超   (唱)     银枪一抖似风烟。

张飞   (唱)     不擒马超不回转!

马超   (唱)     不擒张飞不回还,

             叫三军与我齐呐喊!

张飞   (白)     大哥呀!

     (唱)     弟擒不住那马超你莫开关!

刘备   (白)     哽!

(张飞、马超同开打。两过合,一架。)

张飞   (白)     马超,敢是怯战?

马超   (白)     你家鸣金收兵,怎说俺怯战?

张飞   (白)     好!放马过来!

马超   (白)     且慢!

张飞   (白)     马超,你敢是怕了你三爹爹了吗?

马超   (白)     非是俺惧怕于你,今日天色已晚,点起灯笼火把,你我夜战。张飞,你敢是不敢?

张飞   (白)     咱老张一生一世,最喜的是夜战,你我各传将令!

张飞、

马超   (同白)    众将官,点起灯笼火把,随(俺老张)(某家)夜战(马超)(张飞)!

四蓝文堂、
四上手、
四龙套、

四马童  (同白)    啊!

(张飞、四蓝文堂、四上手、马超、四龙套、四马童自两边分下。)

刘备   (白)     真乃两将军也!

     (唱)     孤王敌楼来观阵,

             杀气连天不住声;

             那边厢白袍英雄俊,

             这边厢皂罗似天神;

             我三弟丈八蛇矛门路紧,

             那马超银枪上下腾;

             只杀的日月乌光绕,

             越杀越勇越精神。

(四蓝文堂、四上手、四龙套、四马童各执火把、灯亮自两边分上,走十字靠,同翻下。张飞、马超双冲上,同起打,卸家伙,空手过合。〖大吹打〗。张飞、马超同比拳,双扭下。)

刘备   (白)     哎呀!看他二人如此的力斗,决不肯善退,这便怎么处?哦呵,有了。

             众将官,少时随我冲开阵势!

魏延、
简雍、
廖化、

任夔   (同白)    啊。

(张飞、马超同扭上,同打,撒手。四蓝文堂、四上手、四龙套、四马童自两边分上,刘备从中三拦,推张飞入城。)

刘备   (白)     啊,马将军,今日天色已晚,请回营去吧。

(马超欲追入关。)

刘备   (白)     啊,马将军,我家三弟鲁莽,备这厢赔礼!

(马超惊疑。)

刘备   (白)     马将军,请回营去吧!

(刘备、四蓝文堂、四上手同下,马超看。)

马超   (白)     嗐!众将官,带马回营!

四龙套、

四马童  (同白)    啊。

(四龙套、四马童同倒领。〖四击头〗。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文堂引李恢、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白)     山人、诸葛亮。

李恢   (白)     下官李恢。

诸葛亮  (白)     今有主公拒敌葭萌关,不知胜负,山人放心不下。

             军士们,速速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四文堂引刘备同上。)

刘备   (唱)     昨日军前来观战,

             棋逢对手难占先。

             三弟英勇虽好汉,

             二虎相争恐伤残!

(报子上。)

报子   (白)     诸葛先生到。

刘备   (白)     有请!

(诸葛亮、李恢同上。)
诸葛亮、

李恢   (同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少礼请坐。

诸葛亮、

李恢   (同白)    谢坐。

诸葛亮  (白)     主公拒敌马超,胜负如何?

刘备   (白)     昨日阵前略战,见马超英勇,好比当年虎牢关吕布之风。若不是孤冲开阵角,命众将苦劝三弟回营,至今也不能罢兵。

李恢   (白)     主公但放宽心,全凭为臣三寸不烂之舌,前去顺说马超来降就是。

刘备   (白)     先生此去,犹恐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李恢   (白)     主公啊!

     (唱)     主公但把心放稳,

             何劳众将费精神?

             辞别主公出营门,

             顺说马超降汉营。

(李恢下。)

刘备   (唱)     李恢可算忠心耿,

             赴汤蹈火奔敌营。

             但愿马超来归顺,

             又得擎天柱一根。

(刘备、诸葛亮、四文堂同下。马超、马岱、四下手同上。)

马超   (唱)     昨日阵前来交战,

             翼德英名不虚传。

             刘备果算仁义汉,

             且听探马报一番。

(报子上。)

报子   (白)     李恢在辕门求见。

马超   (白)     吩咐架起刀枪。李恢到此,叫他报门而进!

四下手  (同白)    李恢到此,报门而进!

李恢   (内白)    走哇!

(李恢上。)

李恢   (唱)     适才通知他不请,

             虎狼之威惊吓人。

             站立营门来观定,

             刀枪剑戟似麻林。

             大摇大摆宝帐进,

             问我一言答一声。

马超   (白)     下站可是李恢?

李恢   (白)     然也。

马超   (白)     你今前来,莫非是作说客耳?

李恢   (白)     犹恐你执迷不醒,特来劝你几句。

马超   (白)     你来看,某家新磨宝剑,从尔试之。

李恢   (白)     你那宝剑虽快,不能杀人,犹恐自试耳!

马超   (白)     某身无过犯,何言自试?

李恢   (白)     你且听道:我闻越之西子,善毁者不能闭其美;齐之无盐,善美者不能掩其丑,日中则昃,月满则亏,此天下之常理也。君与曹操有杀父之仇;而陇西又有切齿之恨。自渭南一败,西凉人心皆寒,今将军统兵前来,在此拒敌,前不能救刘璋而退荆州之兵;后不能制杨松而见张鲁之面。况且你一身无主,天下难容。你若肯听我相劝,归顺刘皇叔,要报父仇,有何难哉?将军你要再思再想!

     (唱)     你若真心来归顺,

             愿借人马与将军。

             杀却曹操报仇恨,

             李恢愿作引见人。

马超   (唱)     若非李恢来提醒,

             险些作了梦中人。

             下得位来礼恭敬,

             接待不周少奉迎。

     (白)     适才言语冒犯,先生恕罪!

李恢   (白)     岂敢!将军归顺,乃我主之幸也。

马超   (白)     早有此心,归顺刘皇叔。只是无有引见之人,故尔耽误岁月。

李恢   (白)     你今弃暗投明,俺李恢情愿做个引见之人。归顺刘皇叔,后来少不得封侯之位。

马超   (白)     先生回去,报与皇叔知道,说俺马超换了旗号,随后投降。

李恢   (白)     如此甚好。告辞了!

     (唱)     辞别将军出营门,

             同心辅佐仁义君。

(李恢下。)

马超   (唱)     一见李恢出营门,

             不由某家喜气生。

             汉家旗号忙换定,

             扫开愁云见月明。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文堂引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李恢此去无音信,

             倒叫孤王挂在心。

             将身且坐宝帐等,

             窃听探马报军情。

(李恢上。)

李恢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顺说马超,怎么样了?

李恢   (白)     马超换了旗号,随后投降。

刘备   (白)     先生之功,后帐歇息。

李恢   (白)     谢主公。

(李恢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马超统领满营将官,营外投降。

刘备   (白)     有请!

诸葛亮  (白)     待山人出迎!

(马岱、四下手引马超同上。)

马超   (白)     先生!

诸葛亮  (白)     马将军,请!

马超   (白)     主公在上,超大礼参拜。

刘备   (白)     将军,少礼请坐。

马超   (白)     谢坐。

刘备   (白)     将军弃暗投明,乃孤之幸也。

马超   (白)     久闻皇叔仁义,今日前来投降,乃超之万幸也。

刘备   (白)     备得酒宴,与将军接风。

诸葛亮  (白)     待山人把盏。

马超   (白)     摆下就是。

(〖牌子〗。刘备、诸葛亮、马超、马岱同入座。)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主公:张鲁派来两员大将,在关下讨战。

刘备   (白)     再探!

马超   (白)     启主公,既有人前来讨战,赐某一支将令,生擒那贼入帐,以为进见之功。

诸葛亮  (白)     些须小事,何劳将军出马!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四将军进帐!

四文堂  (同白)    四将军进帐!

赵云   (内白)    来也!

(赵云上。)

赵云   (念)     千军列队伍,万马扎速营。

     (白)     参见主公,有何将令?

诸葛亮  (白)     城外有人讨战,命你带领五百人马,前去迎敌,不得违误!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刘备   (白)     马将军,请啊!

(〖牌子〗。刘备、诸葛亮、马超、马岱同饮酒。〖一通鼓〗。赵云上。)

赵云   (白)     末将斩来首级,特来献上。

刘备   (白)     号令营门!

赵云   (白)     遵命。

(赵云下。)

马超   (白)     皇叔帐下有这样的勇将,俺马超乎!

     (唱)     马超不把功劳显,

             枉是西凉将魁元。

刘备   (唱)     成都不下心辗转,

             腹内焦躁卧席前。

马超   (白)     先生,主公倒在席前,是何缘故?

诸葛亮  (白)     主公只为成都不下,故尔如此。

马超   (白)     这有何难!主公赐某一支将令,夺取成都,大功必成。

诸葛亮  (白)     马将军,想那成都,山路险要,若不成功,岂不被他人耻笑?等云长到来,再作道理。

马超   (白)     先生啊!

     (唱)     三义结拜恩非浅,

             皇叔仁义天下传。

             大破黄巾兵百万,

             虎牢关前战奉先。

             火烧博望人皆见,

             又借东风烧战船。

             只烧得曹操魂胆散,

             哪怕刘璋据弹丸?

             马超讨令为前站,

             夺取成都有何难!

诸葛亮  (唱)     将军既要把功献,

             自古军中无戏言。

     (白)     将军要前去,命你带领本部人马,夺取成都,不得违误!

马超   (白)     得令。

诸葛亮  (白)     转来!附耳上来。

马超   (三笑)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马超下。)

刘备   (白)     马超此去,可能成功否?

诸葛亮  (白)     那马超受计而行,必定成功。保管我主高坐西川,等候好音便了。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20 ┊ 字数:1万5979 ┊ 最后更新:2022-05-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