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里碑》

主要角色
霍炳:净
黄天霸:武生
丑老道:丑

情节
五里碑九天宫道士霍炳,因黄天霸杀死其两个徒弟,心中不平。除另派两个徒弟王洪、于治,前往行刺外,并邀请金鸡岭三位寨主雷燕喜、潘明业及谢美成共同商议刺杀施世纶。王洪、于治归后,谓施公防备甚周,无机可乘。又听到王有义控告霍炳,官兵即将前来剿拿。施世纶接王有义控状后,乃派徐茂私下调查。徐茂装作行商,至九天宫借宿,藉资查访,不意被霍炳看破,将徐茂捆绑预备晚间斩首。黄天霸等闻信,乃率人前往搭救,并将霍炳生擒。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6.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八喽啰同上,同站门。雷燕喜上。)

雷燕喜  (点绛唇)   雄心胆壮,武艺高强,威名望,志气昂昂,杀人如草扬。

     (念)     英雄生来血气刚,虎背熊腰逞豪强。霸占金鸡无人挡,谁人不知雷大王!

     (白)     某,雷燕喜。幼习绿林,创走江湖。每逢绿林作了买卖,是我平分一半。如若不然,管叫他死无葬身之地。这且不言。可恨赃官施不全,屡次伤害绿林。有心灭却,怎奈无有机会。正是:

     (念)     苍天若是随人愿,定然灭却狗赃官。

(丑老道上。)

丑老道  (念)     奉了师父命,特来下书文。

     (白)     来此已是金鸡岛。

             里面有人么?

喽啰甲  (白)     作什么的?

丑老道  (白)     奉了九天宫霍师父之命,前来与雷寨主下书。

喽啰甲  (白)     启寨主:今有九天宫霍师父,命人前来下书。

雷燕喜  (白)     命来人进来。

喽啰甲  (白)     来人呢,寨主传你,要小心了。

丑老道  (白)     是。

             寨主在上,小人叩头!

雷燕喜  (白)     起来。

丑老道  (白)     谢寨主!霍师父有书信前来,寨主讲看。

雷燕喜  (白)     呈上来。待某家一观。

(〖牌子〗。)

雷燕喜  (白)     哦,原来霍师父相请,有大事相商。

             来,拜上霍师父,修书不及,随后就到。

丑老道  (白)     是,遵命。

(丑老道下。)

雷燕喜  (白)     来,有请二位寨主。

喽啰甲  (白)     有请二位寨主!

(潘明业上。)

潘明业  (念)     弟兄霸占金鸡岛,

(谢美成上。)

谢美成  (念)     不杀赃官恨怎消!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参见大哥!

雷燕喜  (白)     二位贤弟少礼。请坐。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谢坐。唤小弟出来,有何金言?

雷燕喜  (白)     二位贤弟,九天宫霍师父有书前来,请你我弟兄,有大事相商。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大哥,但不知几时时程?

雷燕喜  (白)     即刻起程。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好。

             喽啰带马!

(八喽啰自两边分下。雷燕喜、潘明业、谢美成同骑马下。)

【第二场】

(王洪、于治同上。)

王洪   (唱)     只望行刺威名显,

于治   (唱)     灭却天霸杀赃官。

王洪、

于治   (同白)    俺——

王洪   (白)     王洪。

于治   (白)     于治。

王洪   (白)     师弟请了!

于治   (白)     请了!

王洪   (白)     你我奉了师父之命,行刺赃官施不全,是他等预备灯光,照如白昼。早有准备,难以下手。你我不免回庙,报与师父知道便了。

于治   (白)     请哪!

王洪   (唱)     弟兄二人往前趱,

于治   (唱)     见了师父说一番。

(王洪、于治同下。)

【第三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引子)    幼习武艺,论韬略,盖世无比。

     (念)     侠义英雄弃绿林,增光耀祖换门庭。拿强捕盗归正路,铜心铁胆腹内存。

     (白)     俺、黄天霸。乃江南绍兴府金华县人氏。弃却绿林,归顺施公。每逢拿强捕盗,也非容易。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衙门中走遭也。

     (唱)     结交绿林江湖上,

             归顺施公保朝堂。

             但愿后来功名望,

             愿效犬马保忠良。

(黄天霸下。)

【第四场】

(霍炳上。四大老道、四小老道自两边分上。)

霍炳   (引子)    身入玄门,归三宝,压服绿林。

     (念)     四面八方俺为尊,江湖豪杰入玄门。杀人放火如谈笑,好酒贪花快乐心。

     (白)     某,姓霍名炳,江湖人称银面瘟神,乃江都县人氏。身在绿林。只因伤害人命甚多,官兵拿俺甚紧。来在五里碑九天宫,带发出家,身入玄门。可恨赃官施不全,收下天霸等,灭却绿林。将我两个徒弟,拿去斩首在江都县。是俺命王洪、于治,前到公馆行刺,又恐不能成功。我也曾命人前往金鸡岛,去请雷、潘、谢三位贤弟,这般时候,还未见到来。

             来,伺候了!

四大老道、

四小老道 (同白)    吓!

(丑老道上。)

丑老道  (念)     忙将寨主事,回报师父知。

     (白)     启老师:雷、潘、谢三位寨主到。

雷燕喜  (白)     有请!

丑老道  (白)     吓,有请三位寨主!

(雷燕喜、潘明业、谢美成同上。)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吓,霍师父!

霍炳   (白)     吓,三位贤弟!

霍炳、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笑)    吓,哈哈哈!

霍炳   (白)     请!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请!

霍炳   (白)     不知三位贤弟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我等来得卤莽,霍师父海涵!

霍炳   (白)     岂敢!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霍师兄相邀,有何见谕?

霍炳   (白)     三位贤弟,你我绿林之中,什么为先?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义气为先。

霍炳   (白)     可恨赃官施不全,屡与绿林英雄作对。是俺请三位贤弟到来,定下一计,灭却赃官,以去绿林后患!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霍师父之言,正合我等之意。怎奈无有机会,难以下手,也是枉然。

霍炳   (白)     俺曾命王洪、于治,前去行刺。去了数日,未见音信。是俺放心不下,请三位贤弟到来,以作计较。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有我弟兄三人,料无妨碍。若是不回,待等明日,我三人前去探听信息便了。

霍炳   (白)     全仗三位贤弟了。

(王洪、于治同上。)
王洪、

于治   (同白)    走吓!

             参见师父!

霍炳   (白)     罢了。见过三位寨主。

王洪、

于治   (同白)    吓,参见三位寨主!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洪、

于治   (同白)    谢坐。

霍炳   (白)     命你二人公馆行刺,为何今日才回,大功可成?

王洪、

于治   (同白)    是我二人前去,指望成功,不想灯光照如白昼,难以下手。又打听得王有义在江都县喊冤告定,特来回禀知道。

霍炳   (白)     吓,前番王有义夫妇,在此经过。偶遇暴雨,天色已晚,在此借宿。是俺见那妇人生得有几分美色,用银钱打动,谁想他执意不从。是俺怒恼心头,一时火起,就要乱棍将他打死。好一个伶俐的妇人,再三哀求,饶他不死。赏他纹银十两,写下文约一张,放他还乡。谁想他大胆,竟敢在江都县将俺告定!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霍师兄但放宽心,那赃官不差人前来便罢。若是差人前来,我弟兄三人,定然与他一死相拼!

霍炳   (白)     全仗三位贤弟了。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太谦了吓!

     (同笑)    哈哈哈!

霍炳   (白)     徒弟们,将酒宴摆在禅堂,与众位英雄畅饮一番。

雷燕喜、
潘明业、

谢美成  (同白)    请哪!

霍炳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徐茂上。)

徐茂   (唱)     适才领了施公命,

             寻找无名少姓人。

     (白)     俺,徐茂。施太爷命俺私访狂徒恶霸,无名少姓之人。咳,可恨王有义,这厮告下这样不明不白状词,叫我哪里去寻,哪里去访?咳,好不闷坏人也!

(酒保上。)

酒保   (白)     咳,这不是徐头儿吗?在这一个人,什么事情自言自语的?

徐茂   (白)     俺有心事在怀吓!

酒保   (白)     有什么事情?到我这酒铺吃杯酒,我与你解劝解劝心事。

徐茂   (白)     改日再去吃酒。

酒保   (白)     往常吃酒,不来总来三两趟。走罢,走罢。

(酒保拉徐茂同走小圆场。)

徐茂   (白)     吃几杯就吃几杯。

酒保   (白)     请进来罢,徐头儿。

徐茂   (白)     荡酒去。

酒保   (白)     伙计们,荡上两壶白干。

(伙计内应。)

酒保   (白)     酒到,我给你斟上。

徐茂   (白)     咳,有劳了。

(徐茂吃酒。)

徐茂   (白)     咳咳,叫我哪里去找,叫我哪里去寻?

酒保   (白)     徐头儿,什么事情,咳声叹气的?

徐茂   (白)     王大哥你有所不知:只因衙中有告状的王有义,状告有人将他的妻子抢去,不知姓氏名谁。告下这样糊里糊涂状词,因此太爷命俺访拿此案,叫我哪里去访,叫我哪里去寻?

酒保   (白)     徐头儿,你不必如此,你别忙,待我慢慢的说与你听。咱们这西门之外,五里之遥,有一九天宫。庙内有一老道,名叫银面瘟神霍炳。我看他庙内出入的人,哪有安善的?又听见人说,他那庙内夜聚。倘若是此案在这,你访明白回来,再调官兵,将他拿获,也好交差完案。

徐茂   (白)     如此,这酒俺也不吃,俺要去也。

酒保   (白)     改日哪天吃不了,酒钱给你记上了。

徐茂   (白)     少陪了!

(徐茂下。)

酒保   (白)     哎呀,那庙内人也不少,那徐头他一人前去,岂是他人的对手?待我抄道儿与黄爷送个信才好。走吓走!

(酒保下。)

【第六场】

(徐茂上。)

徐茂   (白)     走吓!

     (唱)     心忙意乱往前进,

             见一古庙面前存。

     (白)     来此已是九天宫,待我叩打山门。

             吓,里面有人么?

(丑老道上。)

丑老道  (白)     什么人叩打山门哪?待我出去看来。

徐茂   (白)     吓,道爷请了!

丑老道  (白)     作什么?

徐茂   (白)     吾乃远方之人,行至此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宝观内借宿一宵,明日早行。

丑老道  (白)     待我禀知我师父。你在这等一等。

徐茂   (白)     有劳了!

丑老道  (白)     吓,有请师父!

(霍炳上。)

霍炳   (念)     终朝每日恨赃官,不杀天霸心怎甘!

     (白)     何事?

丑老道  (白)     外面来了一人,前来借宿。

霍炳   (白)     待我出去看来。

徐茂   (白)     吓,师父!

霍炳   (白)     啊,施主,请进庙内。

徐茂   (白)     师父请。

霍炳   (白)     施主请坐。

徐茂   (白)     师父请坐。

霍炳   (白)     请问施主,高姓大名,打此经过,要向何往?

徐茂   (白)     再下姓余号叫双仁,乃京都人氏。要往江都县城内寻找相好之人,行在此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望师父行个方便,在此借宿一宵,明日早行。

霍炳   (白)     原来如此。

徐茂   (白)     请问师父道号?

霍炳   (白)     在下成修。

徐茂   (白)     如此打扰师父了。

霍炳   (白)     好说。

             来,与施主看斋。

徐茂   (白)     前途用过了。

丑老道  (白)     师父,你这来,我有话告诉你哪。

霍炳   (白)     有何话讲?

丑老道  (白)     师父,你当他是谁?

霍炳   (白)     他是哪一个?

丑老道  (白)     他是赃官施不全手下的大头儿徐茂,前来私访。

霍炳   (白)     吓,就是他?

丑老道  (白)     就是他。

霍炳   (白)     哇呀呀!

             呔,徐茂!前番将我两个徒弟,被尔等拿去正法。今日又来私访你祖师爷。尔好大胆哪!

徐茂   (白)     俺乃行路之人,哪个叫什么徐茂?

霍炳   (白)     料你不肯说出实话,招打!

(徐茂败下。)

霍炳   (白)     徒弟们哪里?

(四大老道、四小老道同上。)
四大老道、

四小老道 (同白)    师父有何吩咐。

霍炳   (白)     与我拿徐茂!

(霍炳、四大老道、四小老道、丑老道同下。徐茂上。霍炳、四大老道、四小老道、丑老道同上,同打,同擒住徐茂。)

霍炳   (白)     绑下去!

(四大老道、四小老道、丑老道绑徐茂同下。)

霍炳   (白)     徐茂吓,徐狗腿!正是:

     (念)     两手推开酆都地,枉死城中自闯来。

     (笑)     吓,哈哈哈!

(霍炳下。)

【第七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白)     走吓!

     (唱)     豪杰领了太爷命,

             捉拿无名少姓人。

     (白)     俺,黄天霸。适才衙中太爷吩咐下来,命俺捉拿抢去人家之妻的贼寇,又无名少姓,这叫我往哪里去拿,哪里去访?我不免回至公馆,与王氏二位兄长商议便了。

(〖扫头〗。酒保上,碰黄天霸。)

酒保   (白)     哎哟,原来是黄爷。大事不好了!

黄天霸  (白)     吓,何事惊慌?

酒保   (白)     待我低声告诉你哪!

黄天霸  (白)     讲上来。

酒保   (白)     今有徐茂徐头儿,去往西门以外有五里之遥九天宫庙内私访,被庙内的老道名叫银面瘟神将徐头擒住了。我就绕道儿特来与你送一个信来。你得拿个主意。

黄天霸  (白)     哦,有这等事?你且回去,俺要回馆调动官兵,捉拿贼寇,搭救徐茂,千万不可走漏风声。有劳你了。

酒保   (白)     是了黄爷。你要早些搭救才好。我走了。

(酒保下。)

黄天霸  (白)     酒保已去,且回公馆便了。

(黄天霸下。)

【第八场】

(王栋、王梁同上。)

王栋   (念)     身在公衙应役,

王梁   (念)     愧见绿林英雄。

王栋   (白)     俺,王栋。

王梁   (白)     俺,王梁。

王栋   (白)     贤弟请坐。

王梁   (白)     兄长请坐。

王栋   (白)     兄弟,你我身在公衙,当这分差事。九钱七分银子钱粮,总也没办着好案。连一个马兵,也没熬上,这可怎么好哪?

王梁   (白)     哥哥,熬着罢。办着好差事,就有了升头啦。

王栋   (白)     升头什么?我的兄弟,连一双靴子都没混上。

王梁   (白)     我的哥哥,常言说的好:男怕穿靴,女怕戴帽,熬着罢。副、参、游、都、守,许咱们哥们得。

王栋   (白)     兄弟,闲话少说。黄老兄弟,这时候怎么还不回来?

王梁   (白)     想必衙中有事,不时可就回来了。

(黄天霸上。)

黄天霸  (白)     走吓!

王栋、

王梁   (同白)    咳,老兄弟回来了!

黄天霸  (白)     回来了。咳,咳!

王栋   (白)     咳,这个老兄弟,往常回来,欢天喜地。今日回来,怎么愁眉不展的哪?

黄天霸  (白)     二位兄长有所不知:今早进衙门,有本处黎民名叫王有义,行至中途路上,被人将妻氏抢去。抢人的贼寇,不知姓氏名谁,此状告的好不明不白,就是这样糊里糊涂告的。太爷吩咐,命俺捉拿无名少姓之人。哪里去寻,哪里去访?行在大街之上,有酒家与我送信,言道徐茂大哥,去往西门之外,五里之遥,有一庙宇九天宫私访,被庙内的老道银面瘟神霍炳将徐大哥拿住。是小弟回至公馆,与二位兄长商议,定计搭救徐大哥要紧。

王栋   (白)     哎呀,老兄弟。你不必着急。你我今晚换了夜行衣靠,夜探九天宫,搭救徐茂徐大哥,捉拿杂毛老道,此乃万全之幸。

王梁   (白)     老兄弟,赶紧调动,远远哨探,听官兵见里面动起手来,将九天宫团团困住,哪怕杂毛老道飞上天去!

黄天霸  (白)     此计甚好。大家后面用了酒饭,往九天宫去,正是:

     (念)     深山探虎穴,

王栋、

王梁   (同念)    要托紫金梁。

(黄天霸、王栋、王梁同下。)

【第九场】

(四下手、雷燕喜同上。)

雷燕喜  (白)     俺,雷燕喜。奉了霍师父之命,巡查各殿,只恐赃官施不全命人前来,大家留心防备。

             来呀,巡查各殿去者!

(四下手同允,领雷燕喜同下。)

【第十场】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上,同走边。)
王栋、
王梁、

黄天霸  (同新水令)  英雄侠义气昂昂,

             为徐茂身遭罗网。

             龙潭虎穴闯,

             今夜到他行。

黄天霸  (白)     急速走遭也!

     (新水令)   奔走慌忙,

             那怕他墙高万丈。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下。)

【第十一场】

(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念)    奉命差遣,概不由己。

更夫甲  (白)     伙计请了。你我奉了老师父之命,巡查各殿。恐有奸细,要咱们昼夜的走更。天也不早了,就此走走。

(二更夫同下。)

【第十二场】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上。)

王栋   (白)     来此已是九天宫。

黄天霸  (白)     大家越墙而过。

王栋   (白)     请!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越墙过桌,同下。)

【第十三场】

(丑老道。)

丑老道  (白)     呵咳!

     (念)     酒是高粮水,醉人先醉腿。

     (白)     我乃九天宫庙内小老道的便是。今有我们老师父,拿住一名奸细——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暗上。)

丑老道  (白)     名叫徐茂。前来私访我们老师父来了。被我看破,告诉老师父,将他拿住,叫我将他杀死。

(黄天霸、王栋、王梁同暗怕。)

丑老道  (白)     你们不用着忙,还没死哪。是我说了老师父,等晚上将他杀死不迟。锁在东北小空房里。你们听明白了,我要杀不了他。你们可就把我杀死了就结啦。

(黄天霸杀丑老道,丑老道下。黄天霸救徐茂上。)

黄天霸  (白)     徐大哥,调动官兵前来。

徐茂   (白)     遵命!

(徐茂下。黄天霸、王栋、王梁同下。)

【第十四场】

霍炳   (内白)    掌灯!

(〖吹打〗。王妻、四青袍同上。)

霍炳   (白)     美人,依从俺的亲事,你的富贵不小。

(〖急三枪〗。黄天霸上。王栋、王梁同上高。)

霍炳   (白)     吓,这夜静更深,门外因何喧哗?待我出去看来。

(霍炳开门。〖锣鼓〗。)

黄天霸  (白)     呔!尔敢是银面瘟神霍炳吗?

霍炳   (白)     然。呔,何处的毛贼,敢在此窥探吗?

黄天霸  (白)     呔,听者!俺乃江南绍兴府金华县人氏,赛罗成黄天霸!

(黄天霸亮相。霍炳笑。)

霍炳   (白)     哇呀呀呀呀呀呀!

王栋   (白)     老兄弟,还不揍这个杂毛老道!

(黄天霸、王栋、王梁、霍炳同起打,同下。)

【第十五场】

(〖急急风〗。四官兵、四官将、郭起凤、王殿臣、徐茂同上,同站门,过场,同下。)

【第十六场】

(霍炳上。)

霍炳   (白)     徒弟们走上!

(四大老道、四小老道同上。)

霍炳   (白)     拿天霸!

(黄天霸、王栋、王梁、四官兵、四官将、郭起凤、王殿臣、徐茂自两边分上,同起打。霍炳被擒。〖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85 ┊ 字数:6976 ┊ 最后更新:2022-03-0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