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霸王庄》

主要角色
黄隆基:净
朱光祖:丑
黄天霸:武生
余七:净,白脸
七奶奶:武旦
施世纶:末
李明玉:末

《霸王庄》孙盛文饰黄隆基
《霸王庄》孙盛文饰黄隆基
情节
施世纶奉旨山东放粮,大盗余六、余七兄弟,前来抢劫。贺天保被余七飞抓伤死。余六被擒斩首。其馀贼党,全数逃散。余七自逃脱后,径赴德州霸王庄请求其表兄黄隆基想法报仇。黄隆基原系勇烈王庄头,仗势欺人,无恶不作。闻其表弟被杀,遂忱然应允。适朱光祖路通德州,无处可投。闻黄隆基系绿林好汉,前往拜访。酒宴间谈到施公杀余六,黄隆基誓为报仇,正无法可施时,朱光祖乃大夸本领,言刺杀施公,毫不费力。遂乘夜间径赴施公行馆行刺。不意黄天霸、关泰二人,预料黄隆基等贼党,有人行刺,二人在馆内防卫。朱光祖到后,被黄天霸飞镖打伤。待捆绑后,始知系好友朱光祖,彼此大为惊讶。朱光祖乃将经过叙述一番,黄天霸正在找余七及黄隆基,想法捉拿,今竟聚在一起,喜出望外。乃引朱光祖见施公,说明原委,约定翌日由施公带领官兵埋伏于外,假装拜望黄隆基,再由朱光祖在内里应外合,遂将黄隆基擒获,但余七则又逃脱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5.0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陈忠同上。)

陈忠   (念)     奉了万岁旨,提调栋梁臣。

     (白)     俺,侍卫陈忠。奉旨往济南府调取施大人回京。

             来呀!

四下手  (同白)    有。

陈忠   (白)     马上加鞭。

(四下手、陈忠同下。)

【第二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门子、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引子)    职受重权,秉忠心,保主江山。

     (念)     上报恩君下为民,国法森严法无情。食王爵禄当尽命,留得美名万古存。

     (白)     本院、施世纶。钦奉圣命,山东放粮赈济饥民。可恨盗寇余六、余七,抢夺皇粮,多亏贺天保、黄天霸等,擒住了众寇。只是贺天保被那贼飞抓丧命,幸得天霸拿住贼寇,尽行斩首。跕选黄选,回京覆命。

             来,传黄天霸、关泰等进见。

四红文堂 (同白)    黄天霸、关泰、郭起凤、王殿臣进见!

(黄天霸、关泰、郭起凤、王殿臣同上。)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来也!

     (同念)    弃却绿林全名姓,要为皇家栋梁臣。

黄天霸  (白)     黄天霸。

关泰   (白)     关泰。

郭起凤  (白)     郭起凤。

王殿臣  (白)     王殿臣。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参见大人!

施世纶  (白)     坐下。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谢座。大人有何吩咐?

施世纶  (白)     前者拿获抢粮盗寇,全仗列位英雄之功也!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此乃大人虎威,我等何功之有!

施世纶  (白)     只是贺天保命丧贼人之手,待本院回朝,奏闻圣上,自有恩典加封。

黄天霸  (白)     多谢大人。

陈忠   (内白)    金牌下!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启大人:金牌下。

施世纶  (白)     有请!

(四下手、陈忠同上。)

陈忠   (白)     金牌下、跪!

施世纶  (白)     万岁!

陈忠   (白)     万岁有旨:施世纶放粮限期完满,速速回京议论朝事。谢恩!

施世纶  (白)     万万岁!

             公差奉旨前来,后堂留宴。

陈忠   (白)     君命在身。告辞!

施世纶  (白)     送过。

陈忠   (白)     请!

(四下手、陈忠同下。)

施世纶  (白)     万岁旨意,调本院回京,即日起行。吩咐外厢人役,外面伺候!

(施世纶下。)

门子   (白)     人役外厢伺候。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剑子、四青袍、书吏、施世纶同上。)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参见大人!

施世纶  (白)     站立两厢。

黄天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谢大人。

施世纶  (白)     本院今日起程。

             黄天霸,吩咐本地官员免送。牌发德州落宿。

黄天霸  (白)     啊!

             下面听者:大人有谕,本地方官员,一概免送。牌发德州落宿。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余七上。)

余七   (白)     走哇!

     (唱)     大蟒山前得活命,

             翻身跳出是非坑。

             将身逃出天罗缝,

             险把一命丧幽冥。

     (白)     俺、余七。只因山东抢夺皇粮,可恨施不全,将俺兄长斩首。山寨喽啰,四散奔逃。是俺杀出山寨,意欲与兄长报仇。我有一表兄,名叫黄隆基,现在德州霸王庄。不免前去搬动是非,好与俺兄长报仇。

             施不全吓,狗赃官!俺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扫头〗。余七下。)

【第四场】

(黄隆基上。)

黄隆基  (引子)    异性刚强,压良善,霸站一方。

(四青袍、院子同暗上。)

黄隆基  (念)     两膀膂力赛重瞳,铁面雄心任纵横。结交绿林英雄众,赫赫威名镇山东。

     (白)     某、黄隆基。自幼爱习拳棒,膂力过人。俺在勇烈王府,曾为保家达官。勇烈王十分宠爱,命俺在这德州当了一名皇粮庄头,住在这霸王庄。是俺招聚绿林英雄,每日任意横行,就是那些府县官员,也不敢正眼观看。这一带黎民百姓,谁不闻名丧胆。这且不言。今日乃是某家寿诞之期,众家英雄,与俺庆祝。

             来,伺候了!

(余七上。〖水底鱼〗。)

余七   (白)     走哇!

             来此已是,里面有人么?

院子   (白)     是哪个?

余七   (白)     相烦通禀:说山东大蟒山、余七要见吓!

院子   (白)     候着。

             启爷:外面有一人,口称山东大蟒山、余七要见。

黄隆基  (白)     唔。说我出迎。

             啊,表弟!

余七   (白)     吓,表兄!请!

黄隆基  (白)     吓,表弟为何这等狼狈?

余七   (白)     哎呀,表兄吓!只因俺弟兄山东抢夺皇粮,不料俺兄长被施不全拿住,斩首山东。是俺逃来表兄家中,望兄长作主,与弟报仇。杀了赃官,方消我心头之恨!

黄隆基  (白)     吓,令兄被施不全斩首了。哎呀!

     (唱)     听一言来心伤惨,

             咬定牙关恨赃官。

     (白)     施不全这狗赃官,往山东放粮,每每欺压绿林,藐视英雄。又将俺表弟余六斩首。罢,你倚仗是朝庭钦差大臣,某家乃是皇粮庄头。俺拚着人头不要,定与这赃官作个对头!

余七   (白)     全仗表兄!

黄隆基  (白)     但不知赃官几时回京?

余七   (白)     粮米一完,定然回京。必从此路而过。

黄隆基  (白)     好!哪怕他飞上天去!

             来,有请众位英雄。

院子   (白)     有请众位英雄。

(众英雄同上。)

众英雄  (同白)    来也!

     (同念)    拳脚精勇武艺能,倚仗势力自横行。白吃白喝白帮狠,哪管旁人骂祖宗。

(众英雄各随便通名字。)

众英雄  (同白)    吓,七爷!

黄隆基  (白)     请坐!

众英雄  (同白)    谢座。

黄隆基  (白)     表弟。见过众位英雄。

余七   (白)     啊,列位英雄!

众英雄  (同白)    此位是谁?

黄隆基  (白)     此乃是某表弟余七。

众英雄  (同白)    敢是山东大蟒山的寨主?

黄隆基  (白)     正是。

众英雄  (同白)    失敬了。七爷唤出我等,有何吩咐?

黄隆基  (白)     只因施世纶欺压绿林太甚。山东放粮,头探浮山,二洗浮山。将俺表弟余六拿住斩首。俺今有心与他报仇,不知列位意下如何?

众英雄  (同白)    哇呀呀呀!

(〖牌子〗。)

众英雄  (同白)    七爷但放宽心,待我等前去,杀了赃官,与令亲报仇!

黄隆基  (白)     不可性急,待等赃官回京之时,必由此路过,要拿赃官,有何难哉!

众英雄  (同白)    不知几时回京?

黄隆基  (白)     我自有道理。

             乔三,乔四。

乔三、

乔四   (同白)    有。

黄隆基  (白)     命你二人探听施世纶的音信,速报我知。

乔三、

乔四   (同白)    啊!

(乔三、乔四同下。)

黄隆基  (白)     众位英雄,大家后面饮酒。

众英雄  (同白)    七爷请!

余七   (白)     表兄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朱光祖上。)

朱光祖  (西皮摇板)  习就飞檐与走壁,

             蒙师传授为绿林。

     (白)     俺,朱光祖。只因俺与师父凤凰张七分手,在山东直隶一带,作些绿林买卖,也不过是打富济贫。前者到京东泊头县,探望师父,师父如今要往临清走走,打听师弟万君兆的下落。前面已是德州霸王庄,有一庄头黄隆基,惯爱结交绿林英雄,不免前去拜望。二来倘遇万君兆,也未可知。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急忙趱路催马走,

             访问师弟挂心头。

(朱光祖下。)

【第六场】

(四青袍、李明玉同上。)

李明玉  (唱)     只因狂徒太胆大,

             黎民纷纷叩公衙。

     (白)     下官,德州知州李明玉。只因恶棍黄隆基,在此欺压良民。百姓到我衙门告状,下官虽然收下状词,只是不能拿获恶霸,与民完案。今早闻报施大人放粮回京,在此下马。闻听此人为官执法森严,斩恶安良。且待下马,我将此事禀明,但凭施大人发落。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李明玉  (白)     打道。

     (唱)     不能够完此案事急心狭,

             见施公直言禀任凭开发。

(李明玉、四青袍同下。)

【第七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门子、黄天霸、关泰、郭起凤、王殿臣、施世纶同上。拉城。李明玉上。)

李明玉  (白)     德州知州李明玉,迎接大人。

施世纶  (白)     公馆伺候。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八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门子、黄天霸、关泰、郭起凤、王殿臣、施世纶、李明玉同上,同凹门。)

施世纶  (白)     来!

门子   (白)     有。

施世纶  (白)     传话出去:各官免见,单传德州知州进见。

门子   (白)     各官免见,单传德州知州进见。

李明玉  (白)     报!德州知州告进。

             卑职参见大人。

门子   (白)     请、免、搭躬。

李明玉  (白)     谢大人!

施世纶  (白)     贵州在此辖管,多有辛苦。

李明玉  (白)     岂敢。大人奉旨放粮,一路多受风霜。

施世纶  (白)     为国勤劳,理所当然。回衙理事。

李明玉  (白)     这……禀大人:今有一事,干系甚重,卑职不敢作主。大人明判。

施世纶  (白)     有甚么案卷,坐下讲。

李明玉  (白)     大人乃是朝庭钦命大臣,卑职焉敢荐座!

施世纶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李明玉  (白)     谢坐。

施世纶  (白)     所禀何事?

李明玉  (白)     只因此处有一恶霸,名叫黄隆基,欺压良民,霸占房梁田地,抢夺美貌佳人,众百姓纷纷叩告。卑职无能,特求大人作主。

施世纶  (白)     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有这样狂徒,难道不知朝庭王法吗?

李明玉  (白)     他倚仗勇烈王府皇粮庄头,他家中窝藏绿林的响马贼寇甚多,所以无人与他作对。

施世纶  (白)     哎,慢讲他是勇烈王的皇粮庄头,就是国戚皇亲,犯在本院手内,也要治罪。贵州回衙理事,本院自有道理。

李明玉  (白)     谢大人!

     (念)     若不直言禀,只恐悔后难。

(李明玉咳,下。)

黄天霸  (白)     大人!方才州官言道,此处有这狂徒。大人吩咐,待我等锁拿恶霸,与民除害。

施世纶  (白)     言虽如此,须要寻访明白再拿。掩门!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门子、施世纶自两边分下。)

黄天霸  (白)     列位英雄。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白)    黄爷。

黄天霸  (白)     我想此处有此狂徒恶霸,必然有些馀党。今晚公馆大家准备。

关泰   (白)     言之有理。

黄天霸  (念)     但得除强霸,

关泰、
郭起凤、

王殿臣  (同念)    英名扶皇家。

(黄天霸、关泰、郭起凤、王殿臣同下。)

【第九场】

(众英雄同上,余七戴英雄棉蓝花上,黄隆基上。)

黄隆基  (西皮摇板)  每日里恨赃官心中烦恼,

             报冤仇想不出计策笼牢。

             但愿得施世纶早早来到,

             管叫他丧我手性命难逃。

(乔三上。)

乔三   (白)     回禀七太爷:庄外来了一人,说是拜望七爷。

黄隆基  (白)     可曾问他名姓?

乔三   (白)     他说叫赛时迁朱光祖。

黄隆基  (白)     哦,朱光祖?来得正好。

             列位英雄!

众英雄  (同白)    七爷!

黄隆基  (白)     少时朱光祖到来,必须大家将言语激怒与他,要杀施不全,如同反掌!

众英雄  (同白)    是。

             吓,有请。

乔三   (白)     有请朱爷!

(朱光祖上。)

朱光祖  (白)     啊,黄七爷!

黄隆基  (白)     来者可是朱仁兄?

朱光祖  (白)     黄七爷!此位是谁?

黄隆基  (白)     贤弟,见过朱爷。

余七   (白)     啊,朱爷!

黄隆基、
余七、

朱光祖  (同笑)    啊,哈哈哈!

黄隆基  (白)     朱仁兄,请上坐。

朱光祖  (白)     小弟前来拜寿,怎敢上坐。

黄隆基  (白)     仁兄到此是客,请上坐。

朱光祖  (白)     请。

黄隆基  (白)     不知朱爷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朱光祖  (白)     岂敢。小弟少来拜府,有罪!

黄隆基  (白)     岂敢。

             来!

乔三   (白)     有。

黄隆基  (白)     备酒伺候。

乔三   (白)     是。

(乔四上。)

乔四   (念)     忙将机密事,回覆主人知。

     (白)     七太爷!

黄隆基  (白)     回来了。

乔四   (白)     回来了。

黄隆基  (白)     打听施不全,可曾到来?

乔四   (白)     小人打听施不全回京,来在德州公馆住宿。

余七   (白)     哇呀呀!

(〖牌子〗。)

余七   (白)     众家好汉,各拿棍棒刀枪,随俺前去!

黄隆基  (白)     且慢!

余七   (白)     为何拦阻?

黄隆基  (白)     若是各拿刀枪,劫杀钦差,如同谋反。须要定计而行。

余七   (白)     啊!

朱光祖  (白)     吓,黄七爷,何故要杀施不全?

黄隆基  (白)     朱仁兄不知,待俺说来:可恨施不全,每每杀害绿林。在山东放粮,将我表弟余六斩首。余七逃走,来此报信。俺要杀赃官,与我表弟报仇。

朱光祖  (白)     吓,原来如此。

黄隆基  (白)     若有能人,去到公馆行刺,杀了赃官,方为第一英雄。

朱光祖  (白)     啊!

黄隆基  (白)     只是无人,也是枉然!

朱光祖  (白)     吓,黄七爷,既与令亲报仇,全其绿林义气。待俺显个手段,前去走走。

黄隆基  (白)     当真?

朱光祖  (白)     当真。

黄隆基  (白)     大义英雄,话不虚传。表弟当面谢过。

余七   (白)     多谢朱爷!

朱光祖  (白)     江湖义气,不用谢。

众英雄  (同白)    待我等同去帮助如何?

朱光祖  (白)     人多势众,恐其不便。待等今晚三更,俺单人独自暗入公馆,管叫施不全死在我手!

黄隆基  (白)     好,此计甚好。后面摆宴,与朱爷接风庆功!

朱光祖  (白)     到此怎好打搅?

黄隆基  (白)     请哪!

朱光祖  (白)     请!

(黄隆基、朱光祖同笑。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念)    奉了太爷命,夜夜去打更。

     (同白)    我们乃德州更夫便是。只因施大人住宿公馆,州太爷吩附巡更守夜,就此前往。

             走哇!

(二更夫同下。)

【第十一场】

(朱光祖上,起霸。)

朱光祖  (念)     轻似猿猴赛狸猫,全凭飞檐走壁高。只为不平义气好,独入公馆显英豪。

     (白)     俺,朱光祖。黄隆基要杀施公与余六报仇。是俺夸下海口,独到公馆行刺。呀!

(〖起三更鼓〗。)

朱光祖  (白)     天色已黑,就此前往。

     (新水令)   趁凉宵数尽朔风天,

             美英雄前行把衣换。

             单人路途趱,

             切齿恨赃官。

             我悄悄奔阳关,

             哪怕虎穴龙潭。

             除恶杀奸,除恶杀奸,

     (夹白)    显手段!

     (新水令)   要把俺名姓传。

             皆因绿林汉,

             走壁飞檐,我为报仇冤。

(朱光祖下。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白)    伙计,留点神。

(朱光祖上,碰,上桌,下。)

更夫甲  (白)     有贼啦!拿住了!

更夫乙  (白)     是我。

更夫甲  (白)     是你呀,不是贼?

更夫乙  (白)     不是贼。

更夫甲  (白)     我的眼花了。没有贼,咱们走哇。

(二更夫同下。)

【第十二场】

(四红文堂、黄天霸、关泰同上,同站门。门子、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西皮原板)  济南府放皇粮回京覆命,

             到德州又遇见万恶强人。

             必须要除狂徒良民安稳,

             也不负万岁爷雨露皇恩。

     (白)     二位副、参二将坐下。

黄天霸、

关泰   (同白)    谢坐。

施世纶  (白)     副、参二将,今日知州言道,恶霸黄隆基,欺压百姓,窝藏盗寇。拿住此贼,与民除害,方遂本院心意。

             关参将,明日必须带领官兵,将贼团团围住,黄隆基定然擒获。

关泰   (白)     大人但放宽心,明日待我等定计,访拿恶霸,有何难哉!

黄天霸  (白)     启禀大人:想那贼家中,定有馀党在内。待等夜晚,俺施展本领,去到他家探听明白,然后带兵一并擒拿,哪怕那贼飞上天去!

施世纶  (白)     言之有理。各自安歇了罢。正是:

     (念)     国正天心顺,

黄天霸、

关泰   (同念)    官清民自安。

(门子、施世纶同下。黄天霸、关泰、四红文堂同走小圆场。)

黄天霸  (白)     关仁兄请坐。

关泰   (白)     谢坐。

黄天霸  (白)     只因灭洗浮山,大哥贺天保在余六飞抓下丧命。且喜拿住余六斩首。只是余七逃走,未能拿获。思想起来,我好恨也!

     (唱)     浮山死了贺天保,

             不由天霸泪号啕。

关泰   (唱)     贤弟不必泪号啕,

             拿住余七剐万刀。

             但愿仇人早拿到,

(黄天霸、关泰同出坐,同走小圆场,同回进,同归坐。四红文堂同下。)

关泰   (唱)     冤怨相报不能饶!

     (白)     请坐。贤弟,看前面离霸王庄不远,恐有黄隆基馀党,前来行刺窥探,你我必须小心,留神在意。

黄天霸  (白)     任他馀党前来窥探,难逃俺飞镖之下!

(朱光祖暗上,在大边框子外头上高。)

关泰   (白)     天色已晚,安歇了罢。

(〖起三更鼓〗。黄天霸进正中帐子内睡。关泰上帐外睡。朱光祖下桌,学猫叫。黄天霸、关泰、朱光祖同亮像。朱光祖剥门,进。)

关泰   (白)     看刀!

黄天霸  (白)     看镖!

             且慢动手,留下活口追问他的馀党。

             通名上来!

朱光祖  (白)     上面说话的,敢是黄老兄弟?

黄天霸  (白)     你是何人?

朱光祖  (白)     朱光祖在此。

黄天霸  (白)     掌灯!

             哎,莽撞了!

朱光祖  (白)     老兄弟,给我拔出这只镖来。

黄天霸  (白)     小弟不知,多多有罪。

朱光祖  (白)     岂敢。兄弟镖下留情。此位是谁?

黄天霸  (白)     此位是小弟同衙伙伴,姓关名泰,字小西。

             见过朱爷。

关泰   (白)     朱爷!

朱光祖  (白)     多谢关爷手下留情。

关泰   (白)     险些要你性命。

朱光祖  (白)     简直的弄我的寒蠢。

黄天霸  (白)     请坐。

关泰   (白)     方才多多有罪。

黄天霸  (白)     想仁兄为人正直无私,必有人调唆前来行刺。仁兄要讲个明白。

朱光祖  (白)     哎,兄弟。你我乃是父往子交,哥哥不能瞒你兄弟。只因我到京东泊头县,探望家师,来到德州,路过霸王庄,有一庄头,此人名叫黄隆基。

黄天霸、

关泰   (同白)    哦,黄隆基!便怎么样?

朱光祖  (白)     别嚷,我还有话说。将我接到他家,大摆酒宴,款待与我,又有许多绿林朋友,言道黄隆基要与他表弟报仇,劫杀施公。在酒席筵前,是我一时不平,他用言语激怒与我。我夸下海口,前来行刺。不想被老兄弟拿住,我这才是孔夫子门前卖鼓儿词,打我个没趣儿。朱光祖告辞!

关泰   (白)     且慢。朱爷要走,敢是回转霸王庄?

黄天霸  (白)     是吓!

朱光祖  (白)     这是骂苦了我啦。我倒细细说说。

黄天霸  (白)     请坐。方才言道,黄隆基家中有些馀党,不知是哪路英雄?

朱光祖  (白)     虽有多人,俱是无用之辈。内中有一家英雄,大有名头,他是黄隆基的表弟,乃是山东大蟒山的大王。只因他兄长余六,命丧施公之手。是他怀恨在心,要与他哥哥报仇。

黄天霸  (白)     此人姓甚名谁?

朱光祖  (白)     此人名叫余七。

黄天霸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闻言怒气三千丈,

             想起天保泪两行。

             咬定牙关骂贼党,

     (哭)     兄长吓!

     (西皮摇板)  拿住了余七贼方称心肠。

     (白)     拿住余七,方解我心头之恨!

朱光祖  (白)     老兄弟。我提起余七,你为何悲中带惧?

黄天霸  (白)     朱仁兄!只因山东放粮,可怜那贺天保,被余六飞抓丧命。余六虽然斩首,余七逃走。至今俺怀恨心头,若不拿住馀党,天霸誓不为人!

朱光祖  (白)     怎么着,贺天保死在余六之手?

黄天霸  (白)     正是!

朱光祖  (白)     哈哈。自己兄弟,冤仇不报,又反帮着旁人。老兄弟,要拿余七、黄隆基,全在我朱光祖身上。

黄天霸  (白)     见过大人,再定计较。

朱光祖  (白)     吓,见大人。可别说我来行刺来啦。

黄天霸  (白)     那个自然。

朱光祖  (念)     多亏来行刺,

黄天霸  (念)     定计斩仇人。

(黄天霸、关泰、朱光祖同下。)

【第十三场】

(〖起四更鼓〗。施世纶上。)

施世纶  (西皮导板)  为民词每日间哪得安静,

     (西皮原板)  受爵禄当尽命保主乾坤。

             全凭着黄天霸少年英俊,

             拿贪官和污吏盗寇心惊。

(黄天霸、关泰同上。)
黄天霸、

关泰   (同白)    参见大人!

施世纶  (白)     这等时候,有何话讲?

黄天霸  (白)     回禀大人:小人有一世兄,名叫朱光祖。前来有机密大事,求见大人。

施世纶  (白)     有请。

关泰   (白)     有请朱爷!

(朱光祖上。)

朱光祖  (白)     来也!

     (念)     要报冤仇恨,求见施大人。

     (白)     草民朱光祖叩头。

施世纶  (白)     壮士请起。

朱光祖  (白)     多谢大人。

施世纶  (白)     请坐。

朱光祖  (白)     大人在此,怎敢对坐。

施世纶  (白)     有事商议,坐下好讲。

朱光祖  (白)     闻听大人要拿恶霸黄隆基,小人特来出首。不知大人怎样拿他?

施世纶  (白)     明日命关、黄二人,调动官兵,将霸王庄围住,定然成功。

朱光祖  (白)     回禀大人:那黄隆基倚仗王府的庄头,家内窝藏馀党。内中有他表弟余七,乃是朝庭重犯。大人若动官兵,一来有伤百姓,二来恐打草惊蛇。二贼逃走,再要拿他,只怕比登天还难。

黄天霸、

关泰   (同白)    着哇!

朱光祖  (白)     小人倒有一计,名为下海擒龙稳贼之计。

施世纶  (白)     有何妙计?

朱光祖  (白)     大人明日假意过庄拜望,命关壮士带兵庄外悄悄埋伏。黄壮士扮作跟役之人,紧随大人。那贼必难测机关。内中还有小人里应外合,哪怕余七、黄隆基飞上天去!

施世纶  (白)     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照计而行。

朱光祖  (白)     小人告辞。

施世纶  (白)     天霸代送。

黄天霸  (白)     朱大哥。大丈夫须要言而有信。

朱光祖  (白)     失信枉为义气人。

(朱光祖下。)

施世纶  (白)     关壮士带兵须要小心在意。

关泰   (白)     遵命。

施世纶  (白)     天霸照计而行。

(施世纶、黄天霸、关泰同下。)

【第十四场】

(乔三、乔四自大边同上。)

乔三   (念)     家爷是龙我是水,

乔四   (念)     狐假虎威抱粗腿。

乔三   (白)     在下,乔三。

乔四   (白)     在下,乔四。

乔三   (白)     我的兄弟。你我从小身为黄家宅长工,如今熬到家主宠爱说一不二。只因家主,要与表弟报仇,命位朱爷行刺施不全。天也快亮。怎么还不回来?

(朱光祖上。)

朱光祖  (白)     走哇!

乔三   (白)     是谁?

朱光祖  (白)     是我。

乔三   (白)     朱爷回来了?

朱光祖  (白)     回来了。

乔三   (白)     有请家爷!

(众英雄、余七、黄隆基自下场门同上。)

黄隆基  (白)     朱爷回来了?

朱光祖  (白)     回来了。

黄隆基  (白)     可曾杀了赃官?

朱光祖  (白)     小弟到公馆行刺,正遇施公大摆酒宴,灯笼如同白昼,难以下手。我又听见施公说,到明日亲自到霸王庄黄宅拜望。是我回来特报与七爷知道。

黄隆基  (白)     哦,他要前来拜望。

朱光祖  (白)     正是。

黄隆基  (白)     好哇!哪里是前来拜望,分明是他自投罗网!

众英雄  (同白)    着哇!

朱光祖  (白)     七爷,少时施公到来,命众家英雄,前后左右埋伏。倘有风吹草动。看我眼色行事,一齐动手。哪怕他飞上天去!

众英雄  (同白)    好计。

朱光祖  (白)     大家不要莽撞。

黄隆基  (白)     众家英雄太少,就命朱兄带去埋伏。

朱光祖  (白)     大家走哇!

众英雄  (同白)    遵命。

(朱光祖、众英雄、余七同下。)

黄隆基  (笑)     哈哈哈哈!

     (白)     等赃官到来,看我眼色行事。各持刀枪,埋伏两厢。七奶奶把守后门。朱爷叫拿就拿,千万不要莽撞,记下了。后面一同饮酒。

乔三   (白)     回禀七太爷,你要有甚么心腹话,只管全告诉朱爷,决不能给你老坏事。

黄隆基  (白)     着哇!后面饮酒。

(黄隆基、乔三、乔四同下。)

【第十五场】

(黄天霸、施世纶同上。〖牌子〗。乔四上。)

乔四   (白)     家爷有请!

(黄隆基上。)

黄隆基  (白)     何事?

乔四   (白)     施公到。

黄隆基  (白)     说我出迎。

             啊,大人请!

施世纶  (白)     庄头请!

(黄天霸、施世纶、黄隆基同进。)

黄隆基  (白)     大人请上坐!

施世纶  (白)     请!

黄隆基  (白)     大人在上,草民黄隆基叩见大人。

(黄隆基站,行礼。)

施世纶  (白)     庄主免礼。请坐。

(黄隆基大边外坐。)

黄隆基  (白)     谢坐。请问大人:来到小庄,有何见教?

施世纶  (白)     岂敢。久闻大名,如轰雷贯耳,今日一来拜府,二来有一事不明,要在庄头面前领教。

黄隆基  (白)     不知有何见谕?

施世纶  (白)     本院一路而来,黎民纷纷叩告,道此地有一狂徒,霸占良民房产田地,抢夺妇女,这等不法恶棍,家中窝藏贼寇,庄头在此久居,必然知道此人。

黄隆基  (白)     这……大人此言差矣。某家在这德州多年,并无有这等狂徒。想是刁民妄告,也是有之。

施世纶  (白)     现有许多冤状,怎为妄告?

黄隆基  (白)     不知状告何人?

施世纶  (白)     这个……有状在此,拿去看来。

黄隆基  (白)     “李文忠状告黄隆基,霸占良民房产,抢夺妇女,窝藏绿林横行霸道。李文忠无处伸冤,特到大人台前哀哀上告,哀哀上告。”

             呀呀呸!狗赃官。你在山东放粮,害死多少绿林英雄,俺与你仇如山海,你把七太爷怎么样?

施世纶  (白)     吓,你不过是王府的庄头。又道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敢不遵!

黄隆基  (白)     赃官!你来在龙潭虎穴,劝你早早束手被擒,如若不然,只要某家靴尖一动,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黄天霸  (白)     呔,住了!黄隆基呀,你竟敢大胆将总曹大人状子撕碎,藐视朝庭王法!尔敢是吃了熊心豹胆!

黄隆基  (白)     呔,小小年纪,又是下贱之辈,你敢在此多嘴。难道你不怕死吗!

黄天霸  (白)     呔,听着!俺乃江南绍兴府漕标副将,四霸天赛罗成黄天霸。

黄隆基  (白)     哇呀呀!呔,天霸,小奴才!每每欺压绿林,某家正要拿你,尔好大胆,敢保赃官到此。

             众好汉,将他拿下了!

(余七持刀上。)

余七   (白)     呔黄天霸。尔也有今日。休走,看刀!

(余七起刀花,砍黄天霸。黄天霸右转身抬右腿踢掉余七刀,黄隆基漫黄天霸头,过小边,黄天霸低头归大边右手揪住施世纶。黄隆基要抓施世纶,黄天霸左横身抬左臂拦住黄隆基,右手揪住施世纶左转身拉施世纶同下。朱光祖上,拦。众英雄同上。)

朱光祖  (白)     你们倒是追呀!

(众英雄、朱光祖、黄隆基同追下。黄天霸拉施世纶同上,同归大边外柱。黄隆基追上,漫黄天霸头。黄天霸低头走回归小边内柱。黄隆基漫头归大边外柱边。乔三上。黄天霸、黄隆基、乔三同编辨子走。黄天霸拉施世纶左走外边半个圆场,右转身右走里边半个圆场,左走外边半个圆场,归大边下场,上桌。黄隆基、乔三同归小边上边外柱站。黄天霸站桌上右手往上场外柱甩镖打黄隆基。黄隆基低头躲镖。黄天霸镖打乔三眼,乔三带镖彩死,下。黄天霸下。众官兵同上,过场,同下。黄天霸拉施世纶同上,同过下场桌。关泰、施世纶同下。黄天霸、众官兵同下。黄天霸持刀上,出刀归大边外柱,归回小边内柱。黄隆基归大边外柱,黄天霸归大边,黄隆基归小边。黄隆基刀砍黄天霸鼻子反削头,黄天霸抬右足踢黄隆基,黄隆基刀砍黄天霸靴底。朱光祖自下场门上,拦住黄隆基。黄天霸败下。)

黄隆基  (白)     哇呀呀!

             呔,天霸!某家正要寻你,尔好大胆。

             众好汉,将他拿下。

(余七上,杀。黄天霸救施世纶同下。)
朱光祖、

众英雄  (同白)    杀呀,杀呀!

(众人同追下。)

【第十六场】

(门子、众官兵同上,过场,同下。书吏扶施世纶同上。众官兵扶施世纶同下。黄隆基、众英雄、余七、朱光祖自两边分上。七奶奶上,追下。起牌楼。起打。黄天霸、余七同过合。黄天霸镖打余七。黄隆基上。)

黄隆基  (白)     啊,朱爷。杀呀,杀呀!

朱光祖  (白)     杀呀!

(黄隆基下。)

朱光祖  (白)     杀谁呀?好个糊涂狗日的!

(朱光祖下。起打。黄天霸、余七、七奶奶、关泰、计全接连环,接赶活手手把子。余七逃走。黄隆基被擒,绑下。)

【第十七场】

(四红文堂同上,同站门。施世纶上。黄天霸、关泰、朱光祖、郭起凤、王殿臣同上。)

黄天霸  (白)     黄隆基被擒!

施世纶  (白)     绑上来!

(四上手、众官兵押黄隆基同上。)

黄隆基  (唱)     冤仇未报反上绑,

             不由豪杰怒满膛。

             朱光祖尽是假言谎,

     (白)     朱光祖是我的好朋友。

朱光祖  (白)     不错,是你的好朋友!

黄隆基  (白)     朱光祖吓,骂你的祖宗!

     (唱)     此事行来不可当!

             怒冲冲且把公堂上,

     (白)     赃官哪,施世纶!

     (唱)     看你对七爷有何方!

施世纶  (白)     呔,大胆黄隆基,见了本院为何不跪?

黄隆基  (白)     俺乃王府庄头,岂肯跪你!

施世纶  (白)     慢说你是勇烈王府皇粮庄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来,将他斩了!

黄隆基  (白)     且慢。无有勇烈王之命,你斩俺不得!

施世纶  (白)     你道斩你不得?本院有圣上钦赐上方宝剑,先斩后奏。

             来,斩了!

黄隆基  (白)     哎呀!

(四上手押黄隆基同下。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斩首已毕。

施世纶  (白)     二堂备宴,与众位英雄贺功。掩门!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3 ┊ 字数:1万1667 ┊ 最后更新:2022-07-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