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莲花湖》

主要角色
胜英:武老生,大白满,戴杏黄鸭尾巾,杏黄英雄衣,彩裤方靴,杏黄花褶子;又白鸭尾巾、白英雄衣、白花褶子亦可
韩秀:武小生,软扎巾,蛾子翎尾,箭袖,开氅,花褶子,彩裤,方靴
秦尤:净,绿大三块花脸,两边红眉子正中粉红元,光大嘴,红耳毛,绿缎软扎巾,红垂鬓,绿英雄衣,彩裤,绿花褶子,粉红火雁
李刚:净,紫花脸,紫鸭尾巾,紫严袖,紫花褶,苍满髯
张大川:净
黄三泰:净,粉红三块花脸,粉红罗帽,粉红英雄衣,粉红花褶子,黄蛮带
贺照雄:武生
武万年:净,黑紫脸,黑罗帽,黑耳毛,黑英雄衣,黑花褶
濮大勇:净,黄花脸,黄罗帽,英雄衣,花褶,红耳毛
杨香武:武丑,青蚂蚁巾,青衣裤
崔通:净,紫脸,紫罗帽,紫英雄衣,紫花褶,黑耳毛
展士雄:净,蓝脸,蓝罗帽,蓝箭袖,蓝花褶,红耳毛垂鬓
张氏:武旦
刘氏:武旦

《莲花湖》杨小楼饰韩秀、王凤卿饰胜英
《莲花湖》杨小楼饰韩秀、王凤卿饰胜英
情节
绿林豪侠韩秀,自号桃花郎,招集江湖亡命,占据莲花湖,独霸一方。其部下头目,在酒肆中,与胜家寨老英雄胜英部下,一言不合,拔刀猛斗。胜英部下受伤,回见胜英,诉明情由,恳求报复。胜英素重韩秀名,久欲罗致门下,以资臂助。适韩秀下帖相招,请胜英一较优劣。胜英允其请,即率部下渡湖,直抵韩秀处。韩秀置酒款待,胜英力赞韩秀英勇盖世,劝其归附,以免自相残杀。韩秀请校艺以定从违,胜英许之。乃胜英部下俱为韩秀所败,时胜英年虽老,尚精神矍铄,至是遂投袂而起,下席亲与韩秀角,卒仆韩秀于地。韩秀遂降服,且拜胜英为师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1.1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秦尤上。)

秦尤   (引子)    只为天伦仇恨,每日里悬挂在心。

(秦尤归坐。院子暗上。)

秦尤   (念)     萱堂传授走绿林,创荡江湖留美名。可恨胜英追父命,金镖之下赴幽冥。

     (白)     俺绿脸金钢飞天鼠秦尤,乃山西人氏。只因当年,神镖将军胜英,与我父有八拜之交。他弟兄俱占莲花岛,共同大事。不想胜英那老匹夫与我天伦绝交。我父竟在胜英金镖之下,一命身亡。我母看事不好,带定与我由山西地面逃至这太仓隐居。蒙母传授一身武艺,叫俺报当年杀父之仇。谁想总未遇机会,不知那胜英身落何处。是我母为了父仇,昼夜忧愁得病,未到一载,身归那世。至今有一二载有馀。娶妻二房张、刘二氏。这且不言。闻听绿林好友言道,那胜英在这绍兴府,时常过往。是我结交二位好友,一位江湖之上,人称蹿天鼠展士雄,一位江湖之上,人称翻波鼠崔通。他二人武艺高强,亦会命家院相请,未见回信,不免先请二位夫人出来,一同商议。

             来!

院子   (白)     有。

秦尤   (白)     有请二位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有请二位夫人出堂。

(张氏、刘氏同上。)
张氏、

刘氏   (同念)    芍药戏牡丹,手扶玉栏杆。

     (同白)    啊,夫主!

秦尤   (白)     二位夫人请坐。

张氏、

刘氏   (同白)    请坐。唤我二人出来,有何话讲?

秦尤   (白)     二位夫人,我时常对你们言讲,我父之仇,不能得报。奈那胜英老匹夫,总未到此。是我为了报仇之事,昼夜忧思愁烦。

张氏、

刘氏   (同白)    夫主不必烦闷,倘有机会,他到此地,必然与去世公公报仇。料你我夫妻三人,还不是他人的敌手么。

秦尤   (白)     有劳二位夫人。

院子   (白)     启爷:崔、展二位到。

秦尤   (白)     二位夫人回避。

(张氏、刘氏同下。)

秦尤   (白)     来,有请崔、展二位英雄。

院子   (白)     有请崔、展二位英雄。

(崔通、展士雄同上。)

秦尤   (白)     啊,二位贤弟。

秦尤、
崔通、

展士雄  (同笑)    啊、哈哈哈。

崔通、

展士雄  (同白)    大哥!

     (同笑)    啊,哈哈哈。

秦尤   (白)     不知二位贤弟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崔通、

展士雄  (同白)    岂敢。我二人来得卤莽,兄长海涵。

秦尤   (白)     岂敢。二位贤弟打探那胜英老匹夫之事,怎么样了?

崔通   (白)     打探那胜英老儿,已到了这太仓地面。

秦尤   (白)     好,这老匹夫他到了太仓地面。

     (笑)     哈、哈、哈。

     (白)     俺父当年之仇要报了。二位贤弟。待愚兄去至街市之上,访得明白,那胜英老匹夫身落何处,愚兄夜晚前去行刺,倘若大功不成,你我弟兄,去往莲花湖,邀请韩大哥帮助俺一臂之力。

崔通、

展士雄  (同白)    此计甚好。

秦尤   (白)     二位贤弟,请至后面用了酒饭,再作计较。

崔通、

展士雄  (同白)    请。

秦尤   (白)     正是:

     (念)     青山指会明今古,

崔通、

展士雄  (同念)    暗算无常死不知。

秦尤、
崔通、

展士雄  (同笑)    哈、哈、哈哈!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胜英、李刚、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同上。)

胜英   (西皮摇板)  创江湖终日里四海游荡,

             除奸佞也不图挂印封疆。

     (白)     俺、神镖将军胜英。

李刚   (白)     俺神鞭将李刚。

李如归  (白)     李如归。

李智荣  (白)     李智荣。

张大川  (白)     张大川。

黄三泰  (白)     黄三泰。

贺照雄  (白)     贺照雄。

濮大永  (白)     濮大永。

武万年  (白)     武万年。

杨香武  (白)     杨香武。

胜英   (白)     可恨商阳县知县,将李刚父子三人拿问在监,是俺背插单刀,身入县狱,将他父子救出。愚兄搭救来迟,贤弟恕罪。

李刚   (白)     岂敢。若不是仁兄搭救,我父子险遭不测。小弟当面谢过。

胜英   (白)     岂敢。

             杨香武。

杨香武  (白)     在。

胜英   (白)     天色已晚,你我那里安歇。

杨香武  (白)     启师父:前面太仓城内,定有宽大店房,到那里安歇。

胜英   (白)     好哇,大家一同前往,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行侠义济困危谁不尊仰,

             到太仓要访些恶棍强良。

             忙加鞭且把这城关来闯,

(店家上。)

店家   (白)     有许多的客官。客官们,天色晚了,就在这住罢。

胜英   (白)     哦!

     (西皮摇板)  又只见小店家站立门旁。

     (白)     好。马匹带进店内,多加草料。

(胜英、李刚、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同掸尘土。)

胜英   (白)     店家。

店家   (白)     老人家。

胜英   (白)     这里房屋窄小,可还有宽大房屋?

店家   (白)     老人家,后院现有许多的宽大房屋。

胜英   (白)     如此带他们这些年幼的后面歇息。我同这位老人家,在此安歇。带他们安歇去罢。

店家   (白)     啊,我说老人家。你们众位,可都用过酒饭了没有?

胜英   (白)     酒饭前途用过了。只要暖茶一壶,孤灯二盏。

店家   (白)     是,众位随我来。

(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店家同下。)

胜英   (白)     贤弟,此事多受惊恐了。

李刚   (白)     有劳兄长多多分心。不是兄长,我父子只恐有险。

胜英   (白)     贤弟太谦了哇,哈、哈、哈。啊,贤弟一路之上,鞍马劳乏,你在此歇息,愚兄到后面看看他们就来。

李刚   (白)     兄长请便。

胜英   (白)     少刻就来。

李刚   (白)     请请!

(胜英下。)

李刚   (白)     哎呀,不是胜仁兄搭救,我父子三人性命,只怕有些凶险哪!

(李刚困。)

李刚   (白)     哎呀,好困哪!

(李刚睡困。秦尤上桌子。〖起三更鼓〗。)

秦尤   (白)     这老匹夫在这屋内安歇,待我行刺与他。

(秦尤剥门,刺杀。李刚拿鞭,秦尤刺李刚肚子,秦尤走小圆场逃走,过桌子下。)

李刚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何方贼子太狂妄,

             无故行刺到店房。

             李刚与你何冤枉?

             因何要我命丧无常?

     (白)     哎呀,哎呀!

(李刚疼痛。)

李刚   (白)     哎呀!

(李刚死。胜英、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同上。)

胜英   (白)     哎呀,贤弟呀!

     (西皮摇板)  何人刺你把命丧?

             怎不叫愚兄痛肝肠。

             低下头来暗思想,

     (白)     啊!

     (西皮摇板)  此事蹊跷为哪桩?

(李智荣、李如归同哭。)
李智荣、

李如归  (同西皮摇板) 一见爹爹把命丧,

             弟兄双双痛悲伤。

             回头再对伯父讲,

     (同白)    伯父哇!

     (同西皮摇板) 何方贼子到店房?

胜英   (白)     哎呀,二位贤侄,为伯父到后面看看你们,忽听前面动静,大家来到房屋,就见你父死于此地。为伯父细想此事,令人难解。是何方贼子前来行刺你父?

李智荣、

李如归  (同哭)    哎呀,爹爹呀吓!

胜英   (白)     贤侄不必啼哭。唤店家。

张大川、
黄三泰、
贺照雄、
濮大勇、
武万年、

杨香武  (同白)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什么事情,老人家?

胜英   (白)     啊,你们这里敢是黑店?

店家   (白)     哎呀,老人家。你老这是哪的话哪。我们这店开了多少代啦。你老怎么说我们这是黑店哪?

胜英   (白)     你这里不是黑店,为何有人前来行刺我们?

店家   (白)     我不信哪。

胜英   (白)     你当真不信,现有死尸为证。

店家   (白)     在哪里?

胜英   (白)     死尸在此,你且看来。

店家   (白)     你老真会变这个手彩,他进店的时节,他就死啦。

胜英   (白)     你是满口胡言!你是官办私休?

店家   (白)     官办怎么讲?

胜英   (白)     若是官办,将你送到当官,道你这里是黑店,与他抵命。

店家   (白)     哎呀,老人家,若是私休哪?

胜英   (白)     若是私休,你不要声张。千万不可走漏风声。就说你这店内住的客官,偶得暴病而死。你好好买口棺木,将他成殓起来。就无有你的事了。

店家   (白)     这个,我就私休罢。哎老人家。这倒巧啦。前三天我们当家的二大爷死了,当时他又活了。这口棺材,用他不着。就成殓我这位老人家罢。

胜英   (白)     如此后面成殓起来。将尸首抬了下去。

(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抬李刚同下,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杨香武同上。)

胜英   (白)     店家。

店家   (白)     什么事情哪?

胜英   (白)     你这里相近,可有宽大庙宇?

店家   (白)     庙宇呀?现有一座三官庙,倒也宽阔。

胜英   (白)     好。就命你去对那庙内和尚言讲,将这灵柩就在他三官庙内停放,多把银钱与他。

店家   (白)     老人家,我可垫办不起。

胜英   (白)     在俺这里来领。俺在这店内居住,三、五个月,方可起身。

店家   (白)     这我可就放了心啦。

胜英   (白)     贤侄,将你爹爹钢鞭交与店家,将鞭放在灵前。

李智荣  (白)     遵命。

店家   (白)     哎呀,好沉家伙,我拿不了,我扛着罢。

(店家下。)

胜英   (叫头)    哎呀,且住!

     (白)     想俺胜英惯走绿林,谁不尊仰。无知贼寇,竟敢前来行刺。哎呀,想这太仓地面俺也时常到此。可有哪路英雄,在此招聚为首?

     (叫头)    哦呵呵是了!

     (白)     想是那秦尤,他为报父仇,一路不得下手。来在店房行刺与我,不料他错杀了李刚贤弟,也是有的。

     (叫头)    秦尤吓,小畜牲!

     (白)     你若遇见老夫,管叫你难逃俺这金镖之下,定追你的狗命!哈、哈、哈。

             杨香武、濮大勇、武万年、黄三泰。

杨香武、
濮大勇、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在。

胜英   (白)     命你四人,天明出得店房,各路暗访。若有我辈面生可疑之人,紧紧跟随,看他住在何处,回来速报为师知道,不得有误。

杨香武、
濮大勇、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遵命。

胜英   (白)     天还未明,你等安歇,大家须要小心,不可大意。

杨香武、
濮大勇、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遵命。

胜英   (白)     哎呀,贤弟呀!

(胜英哭。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下手、四英雄同上,同站门。韩秀上。)

韩秀   (点绛唇)   武艺高强,雄心胆壮,英名望,四海名扬,压倒众豪强。

(韩秀归坐。)

韩秀   (念)     侠义英雄贯斗牛,四海江湖美名留。背插单刀游天下,一心要学万里侯。

     (白)     俺桃花浪子韩秀。幼习绿林,创走江湖。只因伤害人命无数,逃在此地,霸占莲花湖。招聚喽兵百馀人,时常出湖撂抢,倒也消遥自在,这且不言。只因湖外结交三位好友,秦尤、展士雄、崔通,常到湖中,我弟兄谈心,饮酒取乐。怎么这几日,他三人为何不到湖中走走?今乃是某家寿诞之期,他三人若是到此湖内,我弟兄也好叙谈叙谈。

             喽啰们,伺候了!

四下手、

四英雄  (同白)    啊!

(喽啰上。)

喽啰   (白)     启寨主:三位好友前来。

韩秀   (白)     有请!

喽啰   (白)     有请!

(秦尤、展士雄、崔通同上。)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啊,大哥!

     (同笑)    哈哈哈!

韩秀   (白)     三位贤弟来了。这几日想煞愚兄了哇。哈、哈、哈!请哪!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请哪。啊,今乃是大哥寿诞之期,我弟兄特来拜寿。

韩秀   (白)     自己弟兄,只行常体了罢。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我等到此,焉有不拜之理?

韩秀   (白)     愚兄也有一拜!

(〖吹打〗。)

韩秀   (笑)     哈、哈、哈、哈哈!

     (白)     三位贤弟请坐。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请坐。

韩秀   (白)     不知三位贤弟驾到,兄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岂敢。来得卤莽,大哥海涵。

韩秀   (白)     岂敢。三位贤弟。愚兄备得有酒,你我大家同饮一番。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到此就要叨搅了。

韩秀   (白)     待愚兄把盏。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今乃兄长寿诞,我等要把敬三杯寿酒。

韩秀   (白)     不敢当了哇,哈哈哈!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请!

韩秀   (白)     三位贤弟,请!

(〖牌子〗。)

韩秀   (白)     三位贤弟。

秦尤、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

韩秀   (白)     这几日为何不到愚兄湖中走走?

秦尤   (叫头)    哎呀大哥!

     (白)     只因弟有一家仇人,未曾得报。弟特到湖内,相请大哥,助小弟一臂之力。

韩秀   (白)     但不知贤弟仇人,他是哪一个?

秦尤   (白)     就是那胜英老儿。

韩秀   (白)     那胜英可曾来到此地?

秦尤   (白)     是小弟昨晚去店房行刺,不知将那老儿刺死,未曾刺死。

展士雄、

崔通   (同叫头)   哦呵,二位仁兄!

     (同白)    闻听李刚的钢鞭,现在三官庙内灵前停放,八成错杀了李刚。你我何不前去盗他的竹节钢鞭,方为英雄。

韩秀   (白)     崔、展二位贤弟前去盗鞭,我与秦贤弟二人轮流行刺。他纵有本领,叫他手尾不能相顾,大功必然成就!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此计甚好。告辞,我二人先行。

韩秀   (白)     请。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请。

(展士雄、崔通同下。)

韩秀   (白)     待俺三更时分,换了夜行衣靠,前去行刺。

             喽啰们,闭了寨门。

             贤弟请!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香武、濮大勇、武万年、黄三泰同上。)

黄三泰  (西皮二六板) 奉师之命去店房,

             暗访行刺贼强梁。

             将身来在阳关上,

             暂且歇息作商量。

武万年  (白)     列位仁兄,你我弟兄寻找半日,并无踪影。我的肚中有些饥饿。要去,你们去,我不去啦。

黄三泰  (白)     贤弟,看那旁有一酒肆,你我大家沽饮几杯再走。

武万年  (白)     好。吃酒对劲。走哇。

(杨香武、濮大勇、武万年、黄三泰同走小圆场。)

武万年  (白)     酒家,酒家。

(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众位敢是吃酒的吗。

黄三泰  (白)     正是。哪里干净?

酒保   (白)     楼上干净。

黄三泰  (白)     带路上楼。

(杨香武、濮大勇、武万年、黄三泰同坐。)

黄三泰  (白)     将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啊。

武万年  (白)     酒家,你们这有现成的,当口的吃的,拿来,我先吃。

酒保   (白)     有大碗酱羊肉,大块的蒸饼,你瞧好不好?

武万年  (白)     好。快些取来!

酒保   (白)     是,就来。

             酒到,肉到。全都拿来了哇。

黄三泰  (白)     请哪!

(〖牌子〗。)

武万年  (白)     你们喝你们的,我吃我的,谁别管谁。

(展士雄、崔通同上。)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走哇!

             来此已是会仙楼,你我约定大哥,在此相会。

             酒家,酒家!

酒保   (白)     来啦。二位敢是吃酒的吗。

崔通   (白)     正是。哪里宽阔?

酒保   (白)     楼上宽阔。

崔通   (白)     带路上楼。

(展士雄、崔通同坐小边。)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伙计们,好酒取来。

伙计   (内白)    啊。

酒保   (白)     酒到。

崔通   (白)     放下。唤你再来。

酒保   (白)     啊、啊、啊。

崔通   (白)     请。

(〖牌子〗。秦尤上。〖水底鱼〗。)

秦尤   (白)     走哇。

             来此已是会仙楼,想必在此久等了。

             酒家。

(酒保上。)

酒保   (白)     爷,敢是吃酒的吗?

秦尤   (白)     正是。哪里干净?

酒保   (白)     楼上干净。

秦尤   (白)     带路上楼。

(杨香武、濮大勇、黄三泰同看。)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来了。我二人久等了。

秦尤   (白)     二位贤弟,兄来迟了哇。哈哈。请坐。

秦尤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啊,酒到。

秦尤   (白)     放下。唤你再来。

酒保   (白)     伙计们,候信要菜呀!

(酒保下。)

秦尤   (白)     二位贤弟,请哪!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请!

杨香武、
濮大勇、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请!

(〖牌子〗。)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二次行刺,怎么了?

秦尤   (白)     愚兄错刺死孤雁,棉羊子安然无事。愚兄好恨!

黄三泰  (白)     店房行刺,定是此贼。

杨香武、

濮大勇  (同白)    着哇。

黄三泰  (白)     待我向前。

             呔,店房行刺,可是尔等?

秦尤   (白)     啊,正是某家。你便怎么样?

黄三泰  (白)     呔,看刀!

(秦尤、崔通、展士雄、杨香武、濮大勇、黄三泰同起打,同走小圆场,同过桌子下。酒保上。)

酒保   (白)     哎呀,了不得了,包了元儿啦。窗户也踏了,家伙也摔碎了,酒钱也没给,人都跑了,这可怎么好。哎呀,活该这还留一个作押账的哪。

             咳大人醒醒!

武万年  (白)     酒家,再拿一碗酱羊肉来我吃。

酒保   (白)     我说是饿鬼不是?你们全都包了元儿啦。他们都走了。

武万年  (白)     酒家,我三位哥哥,他们都哪去啦?

酒保   (白)     他们三人,与那后来那三位都打起来了,把窗户也踏啦。

武万年  (白)     我问哪里去了?

酒保   (白)     都打这个窗户攒出去啦。

武万年  (白)     如此待我赶上。

酒保   (白)     你老先等等再走。东西都打碎啦,折了个土平,酒钱也没有给,吃了个泰山不下土,你老就得赔我。

武万年  (白)     陪你坐着。

酒保   (白)     没钱,拿你作押账。

武万年  (白)     酒钱哪,我出来的慌速。没带着钱,你给我写上罢。

酒保   (白)     怎么说,人生面不熟,就写上吗?

武万年  (白)     写上罢。

酒保   (白)     不能写。

武万年  (白)     当真不写?

酒保   (白)     当真不写。

武万年  (白)     果然不写?

酒保   (白)     果然不写。

武万年  (白)     拿耳朵来告诉你,你给我滚开这罢。

(武万年过桌子。)

武万年  (白)     哎,便宜你你这个忘八日的!

(武万年下。)

酒保   (白)     好。倒便宜我啦。此铺出倒,家伙俱全哪!

(酒保下。)

【第五场】

(崔通、展士雄、杨香武、濮大勇同上,单打小连环,同下。黄三泰、秦尤同上。)

秦尤   (白)     俺这宝刀虽快,不杀你这无名之人。通上名来。

黄三泰  (白)     你且听者!俺乃胜老师门徒,黄三泰是也。尔叫何名?讲!

秦尤   (白)     俺乃飞天鼠秦尤。呔,三泰!俺今日要报父仇,就在你这小畜牲身上。

黄三泰  (白)     秦尤,尔好生大胆,竟敢店房行刺。今奉师父之命,前来要追尔的狗命!

秦尤   (白)     三泰,你我今比武,不许暗器伤人。

黄三泰  (白)     呔,今不用暗器,定追你的狗命!

秦尤   (叫头)    呔,三泰!

     (白)     俺若留你全尸,也是后患。待俺结果儿的性命,看刀!

(黄三泰、秦尤同起打,秦尤用刀扎倒黄三泰,秦尤三笑。武万年上。)

武万年  (白)     呔!小子招家伙!

(武万年打秦尤下。武万年背黄三泰同下。)

【第六场】

(贺照雄、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同上。胜英上。)

胜英   (西皮散板)  可恨狂徒好胆量,

             竟敢行刺到店房。

             我命三泰暗寻访,

     (白)     啊!

     (西皮散板)  眼跳心惊为哪桩?

(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扶黄三泰同上。)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罢了。你四人寻访贼人下落,怎么样了吓?

杨香武  (白)     弟子们寻找半日,并无踪影。特地回来禀知师父知道。

胜英   (白)     哦,并无踪影?

             啊,三泰,你身上为何身带刀伤而回?

武万年  (白)     我三哥他的刀伤,我也不知道。

胜英   (白)     哦,是了想必你等在外面生事回来,为师的今日若不训教你们,只恐惯了你们的下次。

             来,看竹板将武万年与我着实的打来!

(张大川打。)

武万年  (白)     师父不要动怒,待我说来。

张大川  (白)     你快些说。

胜英   (白)     讲!

武万年  (白)     哎呀!是我四人,奉了师父之命,出去店房,各处寻找行刺贼。因不曾得见,后来我四人去至酒馆饮酒,遇见三人,内有一人名唤秦尤。那二人不知名姓。我三哥与秦尤争斗起来,不是他人的对手,因此身带刀伤。这个祸是他们三人……哎呀,师父!可不是我惹的。

胜英   (白)     哦,哦句句实言?

武万年  (白)     我不敢撤谎。

胜英   (白)     饶你这次。一旁站立。

武万年  (白)     多谢师父。

胜英   (白)     三泰。

黄三泰  (白)     师父。

胜英   (白)     你与那人比武,可是秦尤?

黄三泰  (白)     正是秦尤。他言道与师父有不共戴天之仇。

胜英   (白)     哦,他言道与师父有不共戴天之仇?

黄三泰  (白)     是。

胜英   (白)     你可知秦尤的来历?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弟子们不知。

胜英   (白)     如此两旁坐下,待为师的道来:想那秦尤之父,名唤秦天保。当年与为师执掌黄旗,霸占莲花岛。谁想那秦天保,为人不行正道,乃是个酒色之徒,最爱贪花,每日下山寻花问柳。只因山下有一李家庄,有一李员外,他的妻子,生得十分美貌。是他抢上山来,勒逼成亲。好一个李氏娘子,誓死不从。有人报道为师,是为师的再三相劝与他,他执意不听。怒恼为师,用金镖将他打死。那秦尤尚在年幼,他母子远奔他乡,不知身落何处。至今也有数载,如今他长大成人,要报前仇,来在店房行刺。不想错刺死李刚贤弟,也是他命该如此。日后你们若遇见此人,不可轻敌与他。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是。我等记下了。

胜英   (白)     你们大家小心安歇去罢。留三泰一人在此。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遵命。

(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同下。)

胜英   (白)     三泰,为师的这里现有丹药,你且吃下。

黄三泰  (白)     是。

(黄三泰吃药。)

胜英   (白)     随为师的扭转扭转。今日你受了那贼刀伤,是你的刀法不纯。待为师传道与你。

黄三泰  (白)     是,遵命。

(黄三泰脱衣服,胜英练刀。黄三泰与胜英比刀。)

胜英   (白)     三泰,你可认识此刀?

黄三泰  (白)     不认识。

胜英   (白)     此乃八步十三分。若有暗器打来,败能取胜。

黄三泰  (白)     为徒记下了。

(展士雄、崔通同上桌子。)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啊哈!

胜英   (白)     何人痰嗽?

崔通   (白)     崔通。

展士雄  (白)     展士雄。

胜英   (白)     尔敢下来吓?

(崔通、展士雄通下桌子。)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看刀!

(展士雄、崔通、黄三泰、胜英同起打。展士雄、崔通同败走,同过桌子下。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同上。)

武万年  (白)     哪里走!拿贼呀!

(崔通洒白土子。)

胜英   (白)     看灯光伺候。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啊。

(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同掌灯。)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原来是武万年。

武万年  (白)     可不是我吗!

胜英   (白)     你出来做甚?

武万年  (白)     我拿贼来了。

胜英   (白)     哎,那贼人被为师的赶走了。大家小心安歇,多加防犯。

黄三泰、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秦尤上。)

秦尤   (白)     走哇。

(〖水底鱼〗。)

秦尤   (白)     俺,秦尤。我不免去至三官庙内,将那李刚棺木打开,将尸万段,方消我心头之恨!

(秦尤走小圆场。)

秦尤   (白)     来此已是三官庙。

             呔,和尚,开门来!

(和尚上。)

和尚   (念)     扫地不伤蝼蚁命,喜爱飞蛾纱照灯。

(和尚开门。)

和尚   (白)     啊,是哪一位?

             哦,原来是一位施主。

秦尤   (白)     正是。

和尚   (白)     到此有何贵干?

秦尤   (白)     我且问你,你这庙内,可有李刚的棺木在此停放?

和尚   (白)     有。现在庙内停放。

秦尤   (白)     好。待俺进殿。将他棺木打开,待我观看。

(秦尤进门。)

和尚   (白)     哎呀,我的施主爷,这点小事由,我可不敢担待。我禀知胜老爷知道。

秦尤   (白)     好哇!你且告诉那胜英老儿知道,就说俺是飞天鼠秦尤,今晚俺在三官庙内等候,问他来者君子,不来是小人。俺去也!

(秦尤三笑,下。)

和尚   (白)     哎呀,这件事情我吃不起,待我送个信去吓。

(和尚下。)

【第八场】

(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智荣、李如归、张大川、胜英同上。)

胜英   (念)     只为秦尤事。昼夜不安静。

(和尚上。)

和尚   (念)     忙将庙中事,禀报胜老知。

     (白)     来此已是。

             店家,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来了,来了,是哪位?

(店家看。)

和尚   (白)     是我。

店家   (白)     原来是亲家。

和尚   (白)     可不是。

店家   (白)     到此什么事情?

和尚   (白)     胜老者可在里面。

店家   (白)     现在里面。

和尚   (白)     就说三官庙的和尚求见。

店家   (白)     待我与你告诉去。

             启禀老人家:三官庙的和尚求见。

胜英   (白)     唤他进来。

店家   (白)     唤你进去。

和尚   (白)     有劳了。

             老施主在上,小僧有礼了。

胜英   (白)     和尚,你到此何事?

和尚   (白)     哎呀,胜老施主,大事不好了!

胜英   (白)     啊,何事这等惊慌?

和尚   (白)     启禀老施主:只因适才小僧庙外来了一年幼的壮士,他要开棺木观看尸首,是小僧再三相拦。他言道叫我禀报老施主,他今晚在三官庙内等候老施主,他又说道去者君子,不去者小人。

胜英   (白)     哦,他要打开棺木观看哦?你可知那人名姓?

和尚   (白)     他言道叫什么飞天鼠秦尤。

胜英   (白)     哦,又是秦尤这厮弄鬼!我去去何妨。

             师父先行,我随后就到。

和尚   (白)     老施主快去罢,我可惹不了那人。

(和尚下。)

胜英   (白)     众徒弟,你们都在店房之内,小心留神。为师的前去会一会那秦尤小畜牲。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带弟子等跟随前去。

胜英   (白)     人多势众,恐其不便。为师的一人前去,料无妨碍。我若呼唤,你们即刻前去。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智荣、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遵命。

胜英   (白)     为师的去也。

(胜英出店,下。)

【第九场】

(李智荣上。)

李智荣  (西皮散板)  可叹我父遭不幸,

             店房之内命归阴。

             一心要报杀父恨,

             那时方称我的心。

     (白)     众位仁兄俱在后面安歇,是俺一人在这前面。胜伯父,哎呀,我安歇了罢。

     (西皮散板)  霎时一阵心倦困,

     (白)     哎!

     (西皮散板)  不觉天已到三更。

     (白)     哎呀,好困,好困。

(李智荣睡。展士雄、崔通同上。〖锣鼓〗。展士雄、崔通同刺杀李智荣,同过桌子,同下。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同上,李如归看。)

李如归  (白)     哎呀,众位仁兄,我兄长不知被何人刺死,首级不见了!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张大川、

黄三泰  (同白)    待我等看来。

李如归  (叫头)    哎呀,兄长吓!

(李如归哭。)

黄三泰  (叫头)    哎呀贤弟!

     (白)     不必啼哭,大家赶紧去至三官庙内禀报师父。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如归、

张大川  (同白)    走哇。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和尚、胜英同上。〖水底鱼〗。)

胜英   (白)     棺木停放何处?

和尚   (白)     老施主随我来。

(和尚、胜英同走小圆场。)

胜英   (叫头)    哎呀,贤弟呀!

     (唱)     一见棺不由我珠泪双落,

             可叹你一世名付与汪洋。

             不想你在店房误把命丧,

             此时间好叫兄痛断肝肠。

     (白)     哎呀,贤弟呀!

和尚   (白)     老施主可还用些什么?

胜英   (白)     吃食一概不用,只要暖茶一壶,明灯一盏。

和尚   (白)     是。

             灯到,茶到。

胜英   (白)     放下。师父。少时庙内若有动静,千万不可出来观看。师父请便。

和尚   (白)     是。

             哎!

(和尚下。胜英困。)

胜英   (白)     哎呀!

(秦尤上。)

秦尤   (白)     啊!

(秦尤进门。)

秦尤   (白)     看刀!

(胜英追秦尤,胜英、秦尤同起打,秦尤逃下。)

胜英   (白)     着镖!

(秦尤中镖。)

胜英   (白)     这厮被俺追走,待我留心防备。

(胜英睡。崔通、展士雄同上。)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李伯父吓,休怪小侄心狠。钢鞭在此,待我偷盗。

胜英   (白)     着镖。

展士雄、

崔通   (同白)    招打!

(胜英、展士雄、崔通同起打,展士雄、崔通同过桌子败下。)

胜英   (白)     这厮打进一物,待我观看。

             喂呀,原来是李智荣他的首级。哎呀,也被他们杀了。哎,李智荣吓。这也是你不自小心,也是你命该如此。这贼子又被俺追走,我倒要多加小心。

(韩秀自上场门上桌椅张半行刺。)

韩秀   (白)     呔,看刀!

(胜英、韩秀同起打,韩秀败下,胜英追下。韩秀上。)

韩秀   (叫头)    且住!

     (白)     老儿杀法厉害,待俺入水而逃。

(韩秀入水逃下。胜英上。)

胜英   (叫头)    且住!

     (白)     这厮从水遁而逃。看前面黑咚咚的,定是贼子巢穴。不免回转庙内,再作道理。

(李如归上,进门。)

李如归  (白)     哎呀,伯父,大事不好了!

胜英   (白)     何事惊慌?

李如归  (白)     我兄长昨晚不知被何人杀死。

胜英   (白)     为伯父早已知道。这也是他自不小心。命你回至店中,将你众家师兄师弟叫来,快去!

李如归  (白)     遵命。

(李如归下。)

胜英   (白)     哎,等他们到来,再作道理。

(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同上。)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如归、
张大川、

黄三泰  (同白)    走哇!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站立两旁。

贺照雄、
濮大勇、
杨香武、
武万年、
李如归、
张大川、

黄三泰  (同白)    师父,庙内可有什么动静?

胜英   (白)     为师正在三官殿上打睡,来了一人,照着为师,就是一刀。被为师将他惊走。后来又来了二人,要盗什么竹节钢鞭。又被为师将那二贼追走。然后又来了一人,与为师未交三合,被我追出庙外,那贼由水遁而逃。前面黑咚咚,定是那贼巢穴。你们哪个粗心胆大,探听那贼动静如何,为师也好作一准备。

杨香武  (白)     弟子杨香武愿往。

胜英   (白)     有此胆量?

杨香武  (白)     有此胆量。

胜英   (白)     多加小心。

杨香武  (白)     遵命。

(杨香武下。)

胜英   (白)     随为师转至店房,候他回来,便知分晓。你们随为师的来呀哎。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念)    为人别打更,打更受苦情。风里也得去,雨里也得行。

更夫甲  (白)     我们乃莲花湖内更夫的便是。奉了寨主之命,巡逻走更。寨主今个又偏偏嘱咐咱们,多加小心,恐有奸细,前来窥探。

             哎,伙计,天也不早了,咱们俩人就此走走。

更夫乙  (白)     走哇,别忙吓。

更夫甲  (白)     走罢。

更夫乙  (白)     走。

(二更夫同下。)

【第十二场】

(杨香武上。)

杨香武  (白)     来此已是湖边,看那边影影超超来了一船,待我唤来。

             船家这里来!

(二船夫同上。)

二船夫  (同白)    做什么的?

杨香武  (白)     我要到那边另有公干。

二船夫  (同白)    我们这不是买卖船。

杨香武  (白)     你们将我渡过去,我多把银钱与你。

二船夫  (同白)    是啦,你上船罢。

(杨香武上船。杨香武、二船夫同走小圆场行船。)

杨香武  (白)     这叫什么地方?

二船夫  (同白)    这叫莲花湖。

杨香武  (白)     哦,莲花湖。

二船夫  (同白)    你要往这莲花湖内,可有什么事情?

杨香武  (白)     另有公干。

二船夫  (同白)    你可有腰牌呀?

杨香武  (白)     这个……无有。

二船夫  (同白)    八成你是奸细。伙计,咱们俩人把他绑上罢。

杨香武  (白)     看刀!

(杨香武杀二船夫死。)

杨香武  (白)     待我自己乘船而走哇。

(杨香武下。)

船夫甲  (白)     哎,他乘船而走啦。

船夫乙  (白)     哎,伙计,咱们俩人落在水内,你看他乘船而走,咱们不用赶他了。如今你我是被他杀死了,咱们是鬼啦,得出殃吓!

船夫甲  (白)     有理,出殃。

(二船夫同随便闻,同下。)

【第十三场】

(四英雄同上,同站门。)

英雄甲  (白)     列位请了!

三英雄  (同白)    请了。

英雄甲  (白)     你我奉了寨主之命,巡查山寨。寨主吩咐多加小心,巡查奸细窥探。天色已晚,大家巡查去者。

三英雄  (同白)    请哪!

(四英雄同下。)

【第十四场】

(杨香武上,走边。)

杨香武  (念)     少年英雄胆气豪,天生侠义智谋高。奉师严命探贼道,虎穴龙潭走一遭。

     (白)     俺,杨香武。奉了师父之命,前来探听贼人巢穴。趁此黑暗,道路平川,就此走遭也。

     (新水令)   英雄年幼志气昂,

             为叔父身把命丧,

             龙潭虎穴闯,

             今夜入山岗。

     (白)     俺杨香武呵!

     (新水令)   急走慌忙。

             哪怕他墙高万丈。

     (白)     来此已是,越墙而过。

(杨香武下。)

【第十五场】

(四喽啰、四下手、四英雄、韩秀同上。)

韩秀   (西皮散板)  险些命丧三官庙,

             为盗竹节鞭一条。

             因此水遁逃回了,

             空自出湖费心劳。

     (白)     哎,果然胜英老儿,武艺高强,真乃话不虚传。若不是从水遁逃回,险些我命休矣。

             哎,看天色已晚,尔等两厢伺候,多加小心。

(杨香武上桌子。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白)    伙计留点神。

(杨香武碰埋伏,被擒。)

二更夫  (同白)    有了奸细了。

(四下手同绑杨香武。)

四下手  (同白)    奸细当面。

韩秀   (白)     呔,你是何方贼寇,竟敢前来窥探?通上名来吓!

杨香武  (白)     听者!俺乃胜老师门徒,俺名叫杨香武。你叫什么东西?

韩秀   (白)     呸!呔,杨香武!我也不伤你性命。你师父现在何处?

杨香武  (白)     我师父现在庙内。

韩秀   (白)     好哇!回去对你师父言讲,就说俺在莲花湖内等候,他若赶前来,方为英雄好汉。

             来呀,将他松了绑绳。

(四下手同松绑绳。)

杨香武  (白)     呔!慢说你是小小莲花湖,就便龙潭虎穴,我们爷们也是不惧。

韩秀   (白)     好哇。喽啰们。预备船只,送他出湖。

四下手  (同白)    走哇!

杨香武  (白)     走哇!

(四下手、杨香武同下。)

韩秀   (白)     喽啰们,准备船只,接待胜英。尔等多加小心防犯。

四喽啰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贺照雄、濮大勇、武万年、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同上,胜英上。)

胜英   (西皮散板)  只为李刚误丧命,

             胜英时刻恨在心。

             我命香武探音信,

             至今未见转回程。

             清晨且在店房等,

             等他回来问分明。

(杨香武上。)

杨香武  (白)     走哇!

(〖水底鱼〗。)

杨香武  (白)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命你探听那贼巢穴,怎么样了?

杨香武  (白)     奉了师父之命,探听那贼巢穴,不想掉在埋伏之内,将我擒住。不肯伤害我命。那贼请师父到那莲花湖内,问师父赶去,方为英雄好汉。

胜英   (白)     哦,他叫什么名字?

杨香武  (白)     他叫什么桃花浪子韩秀。

胜英   (白)     哦,他叫韩秀啊?就是韩秀这厮,在此招聚为首。好哇。你们各自暗带兵刃,大家后面用了酒饭,往莲花湖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喽啰、四下手、四英雄同上,同站门。韩秀上。)

韩秀   (西皮散板)  创荡江湖走绿林,

             谁人不知老胜英。

             今日与他来比并,

             压倒群雄留美名。

(丑喽啰上。)

丑喽啰  (念)     忙将胜英事,禀与寨主知。

     (白)     启禀寨主:胜老英雄已到湖岸。

韩秀   (白)     好哇。命尔等准备船只,你寨主出湖,亲自迎接。

(众人同摆队,同下。)

【第十八场】

(拉竹城,切末上写“莲花湖”。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胜英同上,同斜胡同。四喽啰、四下手、四英雄、韩秀同上,同斜胡同。四船夫同上,同搭跳板。)

韩秀   (白)     啊,那旁来的敢是胜老英雄?

胜英   (白)     那旁来的敢是韩寨主么吓?

韩秀   (白)     老英雄请上船来。

胜英   (白)     请!

韩秀   (白)     老英雄。

胜英   (白)     韩寨主。

韩秀   (白)     久仰了哇。

胜英、

韩秀   (同笑)    啊哈哈哈!

胜英   (白)     岂敢。

韩秀   (白)     老英雄。

胜英   (白)     寨主请。

韩秀   (白)     啊,老英雄。你我挽手而行。

胜英   (白)     啊哈哈哈,寨主。

韩秀   (白)     老英雄,哈哈哈。

(众人同下,同凹门上。)

韩秀   (白)     胜老英雄驾到,恕未远迎,面前恕罪。

胜英   (白)     岂敢。昨日小徒多蒙释放,胜英当面谢过。

韩秀   (白)     岂敢。

胜英   (白)     啊,寨主。闻听我小徒杨香武回转店房言道,寨主要与我较量,今日你我是怎样比试?

韩秀   (白)     老英雄到此,你我先礼后兵。

             来,看酒宴伺候。

胜英   (白)     叨扰了哇。

韩秀   (白)     待我把盏。

胜英   (白)     摆下就是。

韩秀   (白)     老英雄请哪!

胜英   (白)     寨主请!

(〖牌子〗。)

胜英   (白)     寨主你我比武一对一个,还是倍多为胜?

韩秀   (白)     哪有倍多为胜的道理。

胜英   (白)     如此寨主分派哪位英雄下来,玩耍玩耍,待老朽吩咐玩童,陪伴玩耍玩耍。

韩秀   (白)     崔贤弟下去比武。

胜英   (白)     贺照雄下去比武。

(崔通、贺照雄同比武。展士雄、濮大勇同比武。张大川、英雄甲同比武。黄三泰、英雄乙同比武,黄三泰削英雄乙鼻子。)

英雄乙  (白)     呔,你这小孩子,竟敢在此撒野。通尔的名来。

黄三泰  (白)     呔,听者。俺乃胜老英雄门徒名唤黄三泰。

英雄乙  (白)     原来是黄毛小子。

黄三泰  (白)     呔,招打。

(黄三泰比武。武万年三笑。)

武万年  (白)     看他们师兄师弟,打得倒也爽快。待我收拾收拾,打些王八日的。我找一个棒的。

(武万年看。)

武万年  (白)     呔,韩秀,休要吃酒,与咱下来比武。

韩秀   (白)     你这厮口出狂言,叫什么名字?

武万年  (白)     俺乃胜老英雄门徒,名叫武万年。你怕我不怕?

韩秀   (白)     原来晚生下辈。请你师父与俺比武,叫你见识见识。

武万年  (白)     杀鸡何用牛刀?就是咱老武,也要收拾你个王八日的。

韩秀   (白)     俺若一时失手,怎样对付你师父?

武万年  (白)     你给我滚开这罢。

韩秀   (白)     你当真要比试比试?如此站定了哇!

武万年  (白)     过来罢,小子。

(武万年比试。张大川、李如归、杨香武同老攒,韩秀三笑。)

韩秀   (白)     老英雄,下位来与俺比式。

武万年  (白)     好哇,我师父他忍了。

胜英   (白)     韩寨主!

韩秀   (白)     老英雄!

胜英   (白)     你执意的与俺较量较量么?

韩秀   (白)     哎,你我见个高下。

胜英   (白)     你且站定了。韩寨主!

韩秀   (白)     老英雄!

胜英   (白)     你我今日比试,你若胜得过俺,我带领徒弟,奔走天涯,永不出世。你呢寨主?

韩秀   (白)     俺若不胜,情愿拜你为师。

胜英   (白)     丈夫一言?

韩秀   (白)     岂能反悔。

胜英   (白)     如此老朽就得罪了。

(胜英、韩秀同起打,贺照雄、濮大勇、杨香武、武万年、李如归、张大川、黄三泰同接出手六股挡接手里把子总攒。崔通、展士雄、秦尤同逃走下。韩秀上,胜英打倒韩秀。)

胜英   (白)     啊,寨主,你还有何言语说?

韩秀   (白)     咳,我就拜你为师。

胜英   (白)     哎,不敢当,不敢当。

韩秀   (白)     此处不是讲话之所,大家请到后寨一敍。

胜英   (白)     请哪。

韩秀   (白)     请哪。哎,惭愧了哇。

武万年  (白)     走罢。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2019 ┊ 字数:1万6286 ┊ 最后更新:2023-03-1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