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武文华》

主要角色
武文华:武净
万君兆:武生
蔡玉梅:武旦
武秀英:武旦

情节
三河县县官彭朋,想捉拿武文华,令健丁李七侯想法,李七侯乃致书梧桐庄张茂龙请求协助。适张茂龙因病在床,乃令其弟子万君兆前往。临行之时,并告以武文华家墙高三丈,下有梅花陷阱,一落其中,便难再出,须格外小心。万君兆出发,途中遇郝士洪、李佩等,彼此说明原委后,遂决定一同前往。武文华系三河县恶霸,曾控告彭朋,闻彭朋仍回三河县,官复原职后,预料彭朋必想法报复,乃邀前庄之马家兄弟,一同防卫。万君兆等抵三河县,自荐先往武文华家探路,其馀再陆续赶往。万君兆到武宅内时,适武文华酒后,正由妓女陪睡,仓卒起打,终被杀死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3.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茂龙上。)

张茂龙  (引子)    久居荒村乐安然,凤凰美名天下传。

     (白)     俺,张茂龙,绰号凤凰。自幼身在绿林,所收两个徒弟,一名朱光祖,一名万君兆。只因前月山海关王总镇,有镖车数十馀辆,命人前来聘请与俺。因我染病日久,不能前去,只得着大徒弟朱光祖前去护送。谁知他一去许久,杳无音信回来,是我好不放心也,意欲命二徒弟万君兆前去探听,免我昼夜不安。

(院子暗上。)

张茂龙  (白)     来。

院子   (白)     有。

张茂龙  (白)     唤万君兆前来见我。

院子   (白)     是。

             万爷有请!

(万君兆上。)

万君兆  (念)     少小逞英豪,胸藏广略韬。

     (白)     参见师父。

张茂龙  (白)     罢了。坐下。

万君兆  (白)     谢坐。师父这几日病体,可曾好些?

张茂龙  (白)     咳,只为你师兄朱光祖,保镖山海关,一去数日,不见回来,不知路途可有凶险,是为师的病体,越加沉重了。

万君兆  (白)     师父,但放宽心,不必忧虑,况我师兄武艺超群,有飞檐走壁之能。一路之上,定无妨碍。

张茂龙  (白)     但愿如此。

(家丁上。)

家丁   (念)     领了七爷命,到此下书文。

     (白)     来此已是梧桐庄,里面有人么。

院子   (白)     吓,什么人?

家丁   (白)     烦劳通禀:河东三河县白马李七爷差人前来,要见张七爷。

院子   (白)     是。候着。

             启家爷,河东三河县李七爷差人前来,要见家爷。

张茂龙  (白)     命他进来。

院子   (白)     吓,来人呢,家爷传你,要小心了。

家丁   (白)     七爷在上,小人叩头。

张茂龙  (白)     罢了。起来。

家丁   (白)     谢七爷。

张茂龙  (白)     到此何事?

家丁   (白)     李七爷有书信一封,请七爷观看。

张茂龙  (白)     下面用了酒饭,自有回音。

家丁   (白)     多谢七爷。

(家丁下。)

张茂龙  (白)     吓,河东李七侯有书信到此,也不知为了何事,待我拆开观看便了。

     (唱)     李七侯顿首拜修来书札,

             尊一声张七兄细听根芽:

             只为那左青龙知法犯法,

             被彭公私访察拿着了他。

             武文华来讲情将气惹下,

             仗势力逞强暴大闹公衙。

             彭县尊一心要将他拿下,

             收小弟作健丁同去捉拿。

             修书信望仁兄前来帮架,

             成功日显名姓自必报答。

     (白)     李七贤弟,往哪里去了呢?

万君兆  (白)     师父问来人便知分晓。

张茂龙  (白)     唤来人。

院子   (白)     来人呢。

(家丁上。)

家丁   (白)     来了。

院子   (白)     七爷唤你。

家丁   (白)     吓,伺候七爷。

张茂龙  (白)     那李七爷请我前去捉拿武文华,他往哪里去了?

家丁   (白)     他同黄三泰往河间府,会那窦尔墩去了。

张茂龙  (白)     此书信是何人所差来的?

家丁   (白)     李七爷因事紧急,临行告知左中信,差小人来的。

张茂龙  (白)     原来如此。你且回去,随后我自有人前去。

家丁   (白)     是。遵命。

(家丁下。)

张茂龙  (白)     万君兆,那李七爷相邀,帮助彭公,除却恶霸。奈为师的病未痊癒,你师兄又不在家中,如之奈何?

万君兆  (白)     师父但放宽心,想此事李七叔父既有意相求,师父不去,岂不失朋友义气?师父现在病未痊癒,还照安心调养。不如命徒弟前去,一则会会众家英雄,二来全师父朋友之义,不知师父意下如何?

张茂龙  (白)     你既要前去,可知那武文华的厉害?

万君兆  (白)     弟子不知。

张茂龙  (白)     他虽登武榜,内结一党亡命,那武宅第墙高三丈,内藏梅花陷坑,不知路径,误入贼宅,性命不保。

万君兆  (白)     师父可知此贼巢穴?

张茂龙  (白)     那贼墙边有棵大柳树,搬着树梢上去,顺着马道,直奔更楼,恐有更夫人等,先打探内里虚实,方可下手也。

     (唱)     你既要去我依从,

             提防他家梅花坑。

             若不小心自损命,

             吩咐之言记心中。

万君兆  (白)     师父吓!

     (唱)     师父只管心放稳,

             保养病体要留神。

             徒弟此去早安顿,

             从此天下好扬名。

(万君兆下。朱光祖上。)

朱光祖  (白)     走吓!

     (唱)     在家领了师父命,

             镖车交代转回程。

     (白)     拜见师父。

张茂龙  (白)     罢了,坐下。

朱光祖  (白)     谢师父。

张茂龙  (白)     你一路之上,可还平安?叫为师好不放心也。

朱光祖  (白)     路途之上,因风雨阻隔,倒也平安。所得薪俸,并师父旂号奉上。

张茂龙  (白)     你辛苦了。

朱光祖  (白)     吓,师父,我师弟万君兆往哪里去了?

张茂龙  (白)     他往三河县拿武文华去了。你可速往河间府,帮助你黄三叔,打那窦尔墩去,不失我二人之交。须要早去早回,听为师父吩咐。

     (唱)     你见了黄三叔道我请问,

             你就说为师的有病在身。

             我命你到河间同显本领,

             那时节你可以显姓标名。

朱光祖  (白)     师父吓!

     (唱)     尊一声老师父把心放定,

             我见了黄三叔自当禀明。

             施一礼整行装忙上路径,

(朱光祖下。)

张茂龙  (唱)     我在家好一比苦守荒村。

(张茂龙下。)

【第二场】

(万君兆上。)

万君兆  (白)     走吓!

     (唱)     辞别师父登路程,

             哪管戴月与披星。

     (白)     俺,万君兆。奉了师父之命,帮助彭公捉拿武文华,就此走遭也。

     (唱)     只为要全忠义性,

             身入虎穴会敌人。

(万君兆下。)

【第三场】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同上。)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唱)    绿林之中无对手,

             遇到贪官断不留。

杜清   (白)     杜清。

李佩   (白)     李佩。

杜明   (白)     杜明。

常太   (白)     常太。

郝世洪  (白)     郝世洪。

             众位贤弟,你我在张家口作得买卖。一路而来,周济贫民,花费干净。如今要寻找你我旧日朋友,作些买卖才好。

李佩   (白)     郝大哥,我等完全抢富济贫,要这些银钱何用?

杜清、
杜明、

常太   (同白)    是吓。看前面有一人飞奔而来,想是绿林中朋友,你我迎上前去。

郝世洪  (白)     有理,请。

     (唱)     大家向前去盘问,

(万君兆上。)

万君兆  (唱)     见了众位礼相迎。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郝叔父。从何处而来?

郝世洪  (白)     吓,原来是万贤侄。我等从张家口而来,意欲拜望令师,不想遇着贤侄。

李佩   (白)     郝大哥,他是何人?

郝世洪  (白)     此乃梧桐庄凤凰张七的徒弟,名唤八臂哪叱万君兆。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同白)    哦,久仰了,久仰了。今欲何往?

万君兆  (白)     只因李七侯李七叔父,在三河县彭公处作了健丁,要拿武文华圆案,有书请俺师父前来相助,不想俺师父染病在床,不能前去,故命小侄至此,不想遇着众家叔父。

郝世洪  (白)     那彭公为官如何?

万君兆  (白)     人称白面包公。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白)    吓,既是他为官清正,我等何不大家同去帮助,捉拿武文华。

万君兆  (白)     吓。若得众位叔父同往,实为万幸也。就此同往三河县去者。

     (唱)     幸喜众位来接应,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唱)    见了彭公用计行。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左中信、谢珍、黑雄、李俊、武万年同上。)
左中信、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唱)    七侯之言吩咐定,

             大家静候等信音。

左中信  (白)     左中信。

谢珍   (白)     谢珍。

黑雄   (白)     黑雄。

李俊   (白)     李俊。

武万年  (白)     武万年。

左中信  (白)     请坐。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白)    谢坐。

左中信  (白)     众位贤弟,只为李七贤弟,同定黄三哥,往河间府,会那窦尔墩去了,叫我修书去往梧桐庄,聘请张茂龙,前来捉拿武文华,来人回道随即有人到此。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白)    且候他到来,再作商议。

(店小二上。)

店小二  (念)     一生无别事,只为他人忙。

     (白)     吓,众位英雄请了,我乃兴隆店小二便是。今有梧桐庄张爷命人到此,又有许多英雄在小店等候众位英雄,有大事相商,请众位速速前去。

左中信  (白)     哦,原来如此,你先去言说,我等随后就到。

店小二  (白)     是。遵命。

(店小二下。)

左中信  (白)     吓,众位贤弟,凤凰张七既有人到此,大家同去商议便了。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白)    请吓!

     (同唱)    只为忠臣秉忠正,

             要捉为害作恶人。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彭朋上。)

彭朋   (唱)     只为拿左青龙结下仇恨,

             武文华为讲情起下祸根。

             他进京走门路将我害定,

             又谁知天有眼又把官升。

             收下了李七侯为人忠正,

             在衙内为心腹作了健丁。

             他已往河间府全友之信,

             修书信梧桐庄去请能人。

             若拿住武文华才把心定,

             那时节拜上苍答报神灵。

(彭兴上。)

彭兴   (白)     禀老爷:外面有一壮士求见。

彭朋   (白)     着他进来。

彭兴   (白)     有请壮士。

(万君兆上。)

万君兆  (念)     先将巧计定,来见彭大人。

     (白)     吓,老爷在上,小人叩头。

彭朋   (白)     壮士请起。

万君兆  (白)     谢老爷。

彭朋   (白)     壮士从何而来?一旁坐下。

万君兆  (白)     老爷在此,焉有小人坐位。

彭朋   (白)     此乃内宅书斋,只管坐下,有话动问。

万君兆  (白)     谢坐。

彭朋   (白)     壮士高姓大名?

万君兆  (白)     小人万君兆。因李七侯有书邀家师张茂龙前来,帮同县尊捉拿武文华,因家师有病,故命小人来此,以效犬马之劳。

彭朋   (白)     多承壮士大力,功成之日,本县伸明上司,自必有旌奖,不知可否用官兵相助?

万君兆  (白)     不用官兵相助,外有众家英雄,同去捉拿,必然成功。小人告辞去也。

     (唱)     拜别了县尊爷忙出衙境,

             到店中见众位细说其情。

(万君兆下。)

彭朋   (唱)     好一个小英雄少年英俊,

             这尽是李七侯同道之人。

             但愿得将恶贼早些拿问,

             那时节禀上司犒赏他们。

(彭朋下。)

【第六场】

(左中信、谢珍、黑雄、李俊、武万年同上。)
左中信、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唱)    万君兆进县衙大事商定,

(万君兆上。)

万君兆  (唱)     见众位再想个妙计而行。

左中信  (白)     万贤侄回来了。

万君兆  (白)     回来了。

左中信  (白)     彭县尊怎样吩咐?

万君兆  (白)     县尊吩咐:若得众位英雄,帮助成功,自然必伸明上司,俱有光彩。

左中信  (白)     吓,贤侄,那武文华,他家墙高三丈,内藏梅花陷坑,必须一人前去,先探其虚实方可行事。

万君兆  (白)     众位叔父在松林相等,待我一人夤夜前去,暗入贼穴探听便了。

左中信  (白)     万贤侄之言极是。大家后面用了酒饭,再去便了。

万君兆  (白)     众位叔父请。

左中信、
谢珍、
黑雄、
李俊、

武万年  (同白)    贤侄请。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众家人、武文华上。)

武文华  (引子)    豪强压乡党,亚赛侯王。

     (念)     身为武举称富豪,爱习棍棒与枪刀。只为妹丈行亏事,不杀彭朋气难消。

     (白)     俺,武文华。只为妹丈左青龙与彭朋结下仇恨,是我进京,亲走门路,将他坏任。谁知他收了李七侯,以为心腹,是俺日夜放心不下,又命人前去探听,未见回来。

             伺候了。

(丑院子上。)

丑院子  (念)     忙将彭公事,回复大爷知。

     (白)     启老爷:大事不好了!

武文华  (白)     吓,何事惊慌?

丑院子  (白)     方才有人报到,三河县彭朋,官复原职了。

武文华  (白)     怎么讲?

丑院子  (白)     官复原职了。

武文华  (白)     吓哈,吓哈,哇呀呀!

             命你再去探听消息,即速回来,禀我知道。

(丑院子下。)

武文华  (白)     且住!我想这赃官彭朋,官复原任,岂肯与我干休?

             来,拿了俺的名帖,去到前庄邀请那马氏弟兄到此,就提道俺有机密大事,共同相商。

             来,有请夫人、小姐出堂。

众家人  (同白)    有请夫人、小姐出堂。

(蔡玉梅、武秀英同上。)
蔡玉梅、

武秀英  (同念)    忽听一声请,转帘出屏风。

     (同白)    吓,(相公)(兄长)!

武文华  (白)     吓,贤妹。

             吓,夫人。

             请坐。

蔡玉梅、

武秀英  (同白)    谢坐。吓,唤我们出来,为了何事?

武文华  (白)     只因彭朋狗赃官,如今官复原职,必有官兵前来捕剿。后宅无人,夫人、贤妹,好生照应。

蔡玉梅、

武秀英  (同白)    (相公)(兄长)但放宽心,就是彭朋有人前来暗算,我二人保守后宅,料无妨碍。

武文华  (白)     全仗夫人、贤妹。也曾命人去到前庄邀请马家弟兄,等他们到来,一同商议此事。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到来?

(院子上。)

院子   (白)     马氏弟兄到。

武文华  (白)     贤妹、夫人回避了。

(蔡玉梅、武秀英同下。)

武文华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四英雄同上。)

四英雄  (同白)    吓,武大哥!

武文华  (白)     吓,众位英雄,吓哈哈哈。

(武文华、四英雄同笑。)
武文华、

四英雄  (同白)    请哪!

武文华  (白)     不知众位英雄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四英雄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鲁莽,大哥恕罪。

武文华  (白)     岂敢。

四英雄  (同白)    相邀弟兄,有何见谕?

武文华  (白)     哦呵呵,列位英雄,只为赃官彭朋,与我作对,如今他官复原职,我想他岂肯与你我干休,早晚必有人前来拿我。请众位贤弟到此,一来饮酒,二来大家商议此事。

四英雄  (同白)    武大哥,你我弟兄谁人不怕,何惧他小小的县令!

武文华  (白)     话虽如此,必须提防一二。

             来,唤几个妓女,前来陪酒。

院子   (白)     是。吓吓吓。

武文华  (白)     来,将酒宴摆在西花厅吓。

             众位英雄,大家到后花园饮酒。

四英雄  (同白)    武大哥请!

武文华  (白)     请哪!

     (笑)     哈哈!

四英雄  (同笑)    哈哈哈!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同上,同站门。〖牌子〗。万君兆上。)

万君兆  (白)     众位叔父,你等在松林相等。小侄就此去也。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白)    须要小心。

万君兆  (白)     请哪!

(万君兆下。)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白)    众位英雄,大家往松林等候便了。请!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同下。)

【第九场】

(万君兆上,走边。)

万君兆  (念)     胸藏侠义志量高,只为忠良不辞劳。拿却恶霸方消恨,要在人前逞英豪。

     (白)     俺,万君兆。只为探听那贼虚实,因此改扮行装,夤夜入他宅室,方才天暗月朗,霎时雾暗云迷,此乃天助俺成功也!

     (醉花阴)   俺本是侠义豪强英名望,

             为不平惹起了千般模样。

             说什么奸佞二字

             为忠良,

             那狂徒自逞豪强。

     (白)     俺,万君兆呵!

     (醉花阴)   要把那狂徒扫荡。

(万君兆下。)

【第十场】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念)     为人莫打更,打更受苦情。

更夫乙  (念)     风里也得去,雨里也得行。

更夫甲  (白)     咳,伙计请了。

更夫乙  (白)     请了。

更夫甲  (白)     今有咱们武大爷,双喜临门,赏咱们的酒,赏咱们的大块肉,叫你我夜里多走几趟。这现成的酒肉,找个避风的地方,咱们俩人喝点。

更夫乙  (白)     走吓。

更夫甲  (白)     这倒不错,咱们就在这喝点。

更夫乙  (白)     好吗,喝呀!

更夫甲  (白)     喝呀!

更夫乙  (白)     咳,伙计,你方才说咱们武太爷什么双喜临门?

更夫甲  (白)     你不知道?

更夫乙  (白)     我不知道。

更夫甲  (白)     待我来告诉你:咱们武太爷抢来个小媳妇,今晚要洞房花烛,不是一喜?今有彭朋革职丢官,没有人与咱们作对了,这又是一喜。共和双喜临门。

更夫乙  (白)     不错,双喜临门。

更夫甲  (白)     我告诉你,武太爷请来马家弟兄前来护院。

更夫乙  (白)     护院作什么?

更夫甲  (白)     虽然听见说彭朋丢官,可又听见人说他官复原任,咱们武太爷说啦,彭朋官复原任到不怕,怕的有什么八背哪叱万君兆。

(万君兆暗上花墙子。)

更夫甲  (白)     他保着彭朋,他要来了,探听咱武太爷事情,因为这们请马家弟兄前来护院。

更夫乙  (白)     这我才明白。

更夫甲  (白)     喝呀!

更夫乙  (白)     喝呀!咳,伙计,你瞧这只腿。

更夫甲  (白)     亦无非是一条狗腿。喝呀!咱们也该活动活动了。

更夫乙  (白)     走吓。

(万君兆下花墙子,佯醉。)

更夫甲  (白)     咳,拿住了!

万君兆  (白)     拿住什么?

更夫甲  (白)     拿住奸细了。

万君兆  (白)     俺不是奸细,是你家大爷请来保护家宅的。

更夫甲  (白)     既是我们武太爷请来的,就该长袍短褂的,为什么这们样儿打扮哪?

万君兆  (白)     夜晚不是如此打扮?况我吃醉了。

更夫甲  (白)     哦,你吃醉了,可知道路径?

万君兆  (白)     倒也不知。

更夫甲  (白)     念你是新来的,我告诉你罢。我们住宅内埋伏不少哪,暗藏梅花陷坑,上盖木板,若是不知,掉了下去,性命可就不保了。你可顺着这中门走,方是正路,转过更楼,才是花园,武太爷饮酒之处哪。你要进那大厅,千万别走阁扇,里头有弩箭铡刀,一下子可就没命,不是闹着玩的。你听明白没有?

万君兆  (白)     多承指教。

             哎呀,且喜道路已明,待我结果他二人性命。

二更夫  (同白)    好良心哪!

万君兆  (白)     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更夫甲  (白)     我姓送。

更夫乙  (白)     我姓命。

万君兆  (白)     哦,原来是送命二位。

二更夫  (同白)    岂敢。问了这半天,说的这功夫也不小了,请问你哪尊姓大名?

万君兆  (白)     俺姓斩。

二更夫  (同白)    大号呢?

万君兆  (白)     斩一刀。

二更夫  (同白)    好哇。我们俩人送命,正对你这斩一刀。

万君兆  (白)     不错。你二人看那旁有人来了。

二更夫  (同白)    在哪里?

万君兆  (白)     看刀!

(万君兆斩。二更夫同死下。)

万君兆  (端正好)   杀却魂飘荡,

             受冤孽一命无常。

             怎、怎、怎、怎英雄奔长江,

             显神佑暗把贼伤。

(万君兆下。)

【第十一场】

武文华  (内白)    掌灯!

(二妓女搀武文华同上,武文华醉。)

武文华  (画眉序)   怒从心头上,

             恼恨彭朋太强梁,

             终朝与俺比拼刀枪。

             每日里操演儿郎,

             叫那厮一命早丧。

     (白)     咳,我想彭朋必不干休,邀请马氏弟兄同至花园商议,二来饮酒取乐。

             美人们!

二妓女  (同白)    有。

武文华  (白)     掌灯花园去者。

     (合头)    趁着这东方明月光灿亮,

             频频慢饮琼浆。

(武文华醉,二妓女、武文华同下。)

【第十二场】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同上。)

郝世洪  (白)     万君兆入贼宅探听虚实,怎么还不见回来?你我松林相等多时。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同白)    想必来也。

(万君兆上。)

万君兆  (喜迁莺)   黑暗暗云兴雾降,

             高低低路不平,

             把那脚步慌忙。

             准备着抖威风,

             独自今日逞高强,

             那奸贼心下慌忙。

             今日个,今日个奋勇为上,

             要灭却恶霸强梁。

     (白)     且喜道路已明,待我邀请众位,一同入贼宅便了。

(万君兆拍巴掌。)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白)    万爷辛苦了。

万君兆  (白)     众位英雄,那厮已在后花园同马氏弟兄,并一般妓女饮酒取乐,大家就此前往。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同白)    言之有理。大家前往。

万君兆  (白)     请哪!

杜清、
李佩、
杜明、
常太、
郝世洪、

万君兆  (同四门子)  呀、呀、呀,喜气扬,

             呀、呀、呀,喜气扬。

             笑、笑、笑、笑恁个无知蠢儿郎,

             好、好、好、好比那恶狼误入天罗网。

             怎、怎、怎、怎知俺今日逞豪强,

             快、快、快、快急忙回归细报端详,

             引、引、引、引大众前来灭强梁,

     (同合头)   同、同、同、同合意,大家灭豪强。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万君兆各跳墙下。)

【第十三场】

(武文华、二妓女、四英雄同上。〖吹打〗。武文华、四英雄同饮酒。二妓女同唱曲。四英雄同划拳、饮酒。)

四英雄  (同白)    我等酒已够了,大哥安歇了罢。

武文华  (白)     众位贤弟,下面歇息,叫几个妓女相陪。

四英雄  (同白)    请哪!

(四英雄同下。武文华、二妓女同入帐子内。万君兆上,看。)

万君兆  (白)     且喜贼子睡熟,此时不下手,等待何时。

             呔,武文华看刀!

(武文华拿二妓女挡,败下。万君兆追下。蔡玉梅、武秀英同上。)
蔡玉梅、

武秀英  (同白)    吓,何故喧哗?你我观看观看。

(丫鬟急上。)

丫鬟   (白)     哎呀,夫人、小姐,大事不好了!

蔡玉梅、

武秀英  (同白)    吓,何事慌张?

丫鬟   (白)     有好些官兵前来与大爷动起手来。

蔡玉梅、

武秀英  (同白)    杀!

(杜清、李佩、杜明、常太、郝世洪、万君兆同上,同起打,同擒武文华,打死。)
(完)


浏览次数:1965 ┊ 字数:8572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