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常云观》

主要角色
马盛玄:净,大三块,黑紫脸,黑缎九梁巾,大黑满,黑缎八卦道氅,方靴
庞德:净,黄大三块,大苍满,杏黄鸭尾巾,杏黄英雄衣,衫裤外罩杏黄花褶子,方靴
高珍:净,红花大三块,大红开口,红耳毛子,红鸭尾巾,红英雄衣,衫裤外罩红花褶子,方靴
于德水:老生,中纱帽,红蟒,苍三髯,玉带,方靴
李云:武生,青罗帽,青缎箭袖,黄绵蛮带,方靴,外套花褶子,跨刀
高曾:武丑,青花披巾,青花褶子,内套夜行衣,青裤子,青快靴,跨刀
东方溥:净,油白大三块,大白满,白鸭尾巾,白箭袖,白花褶子,方靴
欧阳山:丑,南蛮子扮相
路凯:净,黑花脸,黑耳毛,子黑发,黑英雄衣,黑裤,快靴
王雷:净,紫花脸,黑满,黑大蹬,黑软靠
宋氏:老旦
宋成:小生,公子巾,花褶子
驴夫:丑

情节
铁面金刚马盛玄因在山东作案太多,官兵捉拿甚紧,因逃至涿州高碑店常云观出家。闻于德水往山西放粮,在涿州经过,拟乘便行刺,为其师弟唐琼报仇。适有江三虎之师弟张杰,及通天寨主龙大王所派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高珍、庞德等,均来涿州探听于德水消息,预谋劫粮行刺,并拟明设擂台,暗访消息。于德水部下李云围剿江家院时,见有一人逃走,李云尾随其后,追至常云观,适马盛玄与庞德,高珍等,正商议如何摆擂,如何行刺等;遂回报于德水,筹划对策,免生意外。遂决定于德水与高曾,计迁,扮作商人模样,先行启程。再由路凯扮作于德水,稳坐轿内。其馀东方溥、李云、欧阳山等扮作轿夫及乞丐,引诱马盛玄等,再一同打杀。届时马盛玄、张杰、高珍、庞德等,果蜂拥而来,东方溥交涉无效,不得已开始打杀。结果李虎、王龙被擒,马盛玄、张杰、高珍、庞德逃走。高珍、庞德二人认为东方溥帮助于德水,致未得如愿,遂乘东方溥尚未回家之前,到其家中,将东方之妻宋氏杀死,大行抢劫而去。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5.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道士同上,同站门,马盛玄上。)

马盛玄  (点绛唇)   带发修行,不知养性,武艺精,结交群雄,绿林谁不敬!

(马盛玄归坐。)

马盛玄  (念)     自幼生来武艺精,铁面雄心任纵横。假意出家常云观,绿林之中有威名。

     (白)     贫道,铁面金刚马盛玄。昔年曾拜山东枣林山插翅飞熊黑龙黑三把门下为徒。是俺在山东杀伤人命甚多,官兵拿捕甚紧,是俺逃出山东,来在这涿州高碑店常云观出家为道,假意修行,专劫客旅经商。前者风闻赃官于德水,往山西太安放粮,每每苦害绿林,来在这涿州下马,上次又将俺七师弟半翅蜂唐琼杀死,至今此仇未报。这几日起身,必从此径过,那时带领众家道童,各持宝剑,拦轿将赃官杀死,与绿林报仇,就是这个主意。

             徒弟们,伺候了!

四小道士 (同白)    啊!

(道童上。)

道童   (白)     启祖师爷:门外今有此处江三虎拜弟、小白龙张杰前来拜望啊!

马盛玄  (白)     快快有请!

道童   (白)     有请张爷!

(道童下。张杰上。)

张杰   (白)     啊,马道兄哪里?

马盛玄  (白)     张二弟哪里?

(马盛玄、张杰同笑。)

马盛玄  (白)     张二弟请坐。

张杰   (白)     马道兄请坐。

马盛玄  (白)     不知二弟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张杰   (白)     岂敢。小弟来得卤莽,道兄海涵。

马盛玄  (白)     岂敢。二弟因何这等惊慌模样?

张杰   (叫头)    哦哦啊,马道兄!

     (白)     只因俺大哥江三虎被赃官于德水捉去,法场斩首了!

马盛玄  (白)     不好了!

(〖牌子〗。)

张杰   (白)     道兄不必悲伤,赃官这几日必然从此经过,你我兄弟各持兵刃,拦轿将他杀死,岂不与绿林报仇!

马盛玄  (白)     愚兄早有此意。二弟你我后面饮酒。

张杰   (白)     来此就要叨扰。

马盛玄  (白)     自家弟兄,何出此言,随我来呀!

张杰   (白)     请!

(马盛玄、张杰、四小道士同下。)

【第二场】

(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同上,庞德、高珍同上,同趟马。)

高珍   (西皮摇板)  通天寨龙大王差派我等,

庞德   (西皮摇板)  巧改扮到涿州探访真情。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庞德、

高珍   (同白)    俺——

高士虎  (白)     笑面无常高士虎。

董瑞   (白)     一枝花董瑞。

王龙   (白)     滚地风王龙。

李虎   (白)     云里仙人李虎。

庞德   (白)     钻云燕子黄面天王庞德。

高珍   (白)     赛火神赤面判官高珍。

高珍   (白)     庞贤弟请了。

庞德   (白)     请了。

高珍   (白)     贤弟,你我奉了龙大王之命,下得山来,来到涿州地面,为访赃官于德水,何日起身,你我好回山交令,龙寨主好作准备,为抢赃官饷银粮米。堪可来此高碑店,看前面乃是常云观,铁面金刚马盛玄的观主,此人原是山东恩县枣林山插翅飞熊黑龙的门徒,因人命甚多,逃在这涿州地面常云观出家,你我弟兄去到观中,再作道理。

庞德   (白)     如此请哪!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奔,

高珍   (西皮摇板)  见了观主说原因。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李云上。)

李云   (西皮摇板)  单刀一口无人挡,

             要擒贼寇恶强梁。

     (白)     俺,登山豹子李云。在江家院追赶一贼,见他上了城墙,俺随后也追上城墙,来在此处,为何不见?看前面跑定一人,待俺追赶上前。

             呔,贼寇休走,俺来也!

(李云下。)

【第四场】

(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同上。)

高珍   (西皮摇板)  来在这常云观忙下走战,

庞德   (西皮摇板)  众徒弟齐上前叩响双环。

高珍、

庞德   (同白)    徒弟们,上前叩门。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同白)    是。

             里面有人么?

(道童自小边上。)

道童   (白)     什么人叩门?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同白)    我等叩门。

道童   (白)     你们是哪里来的?

高珍、

庞德   (同白)    道童你进去见你师父,就说我等通天寨来的。

道童   (白)     候着。

             有请祖师爷!

(马盛玄自大边上。)

马盛玄  (念)     曲径通幽处,山房花草深。

     (白)     何事?

道童   (白)     今有通天寨来的众位英雄进见。

马盛玄  (白)     在哪里?说我出迎!

道童   (白)     我师父出迎。

马盛玄  (白)     众位英雄在哪里?

高珍、

庞德   (同白)    观主在哪里?

(马盛玄、高珍、庞德同笑。)

马盛玄  (白)     众位英雄请坐。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高珍、

庞德   (同白)    观主请坐。

马盛玄  (白)     不知众位到此,贫道未能远迎,面前恕罪。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高珍、

庞德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卤莽,望观主海涵。

马盛玄  (白)     岂敢。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高珍、
庞德、

马盛玄  (同笑)    哈呵哈呵!

马盛玄  (白)     我想众位到此,必有所为。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高珍、

庞德   (同白)    观主有所不知。只因我等奉了龙大王之命,探访赃官于德水几时起身,我等拦轿将赃官杀死与众绿林报仇雪恨。

(李云暗上,听。)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高珍、

庞德   (同白)    然后将他的饷银粮米抢走,回归通天寨,特到此处与观主商议。我等有意在此处,观前观后,立一座擂台。明为打擂访友,暗探赃官动静,不知观主心意如何?

马盛玄  (白)     待贫道明日去到守备衙门,与守备王雷商议。

高珍、

庞德   (同白)    如此说来,这里有纹银三十两,望乞观主与守备送去。求他个掩耳盗铃,我等好刺杀赃官。

马盛玄  (白)     只是他未必肯应。

高珍、

庞德   (同白)    如若他不肯应允,待杀了赃官,然后再杀王雷。

(李云暗作身段,恨,下。)
高珍、

庞德   (同白)    岂不为妙?

马盛玄  (白)     好哇。正合吾意啊。你我只顾说话,忘了一个朋友。

             童儿,有请张二爷。

道童   (白)     有请张二爷!

张杰   (内白)    哈啊!

(〖急急风〗。张杰上,亮相。)

张杰   (白)     哇呀呀呀!

     (西皮摇板)  正在殿后把酒饮,

             忽听童儿喊一声。

             迈步且把客堂进,

             道兄请我为何情?

马盛玄  (白)     张二弟,今有通天寨来了众位英雄,待贫道与你引见。此位乃是姓高名珍字天敬,人称赛火神赤面判官。此位是姓庞名德字大虎,人称钻云燕子黄面天王。

张杰   (白)     原来是二位老英雄,失敬了!

高珍、

庞德   (同白)    马道爷,此位是……

马盛玄  (白)     此乃是此处富户净街太岁江三虎的拜弟,小白龙张杰。

高珍、

庞德   (同白)    失敬了。请坐。

张杰   (白)     请坐。

(马盛玄、张杰、高珍、庞德同坐。)
高珍、

庞德   (同白)    张二爷,方才言道,净街太岁江三虎,莫非就是那江环?

张杰   (白)     正是。

高珍、

庞德   (同白)    他可在家?

张杰   (白)     二位休要提起,前日被赃官于德水斩首法场,故而我逃在此处。

高珍、

庞德   (同叫头)   赃官哪赃官!

     (同白)    这绿林英雄,与你有何仇恨,因甚苦苦相害?

     (同西皮摇板) 可恨赃官理不端,

             苦害绿林为哪般?

             有日见了赃官面,

             碎尸万段心方甘!

马盛玄  (白)     众位英雄,后面摆筵,一同畅饮。

高珍、

庞德   (同白)    来此就要打搅。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高曾、东方溥、路凯、欧阳山、计迁、于德水同上。〖牌子〗。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同斜一字。)

于德水  (白)     公馆去者。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同凹门。)

门子   (白)     人役两厢退下。

四红文堂、

四红大铠 (同白)    啊。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同下。)

于德水  (白)     计迁,本院有何德能与你,你因何搭救本院的性命?你家住哪里,何人门徒,一一对本院说明。

计迁   (白)     大人容禀!

     (西皮慢二六板)大人若把小人问,

             细听在下说分明:

             家住山东仁丘郡,

             我父计全保施公。

             曾拜名师习本领,

             我师道号紫霞真。

             那日来到涿州郡,

             谁知误遇恶贼人。

             将我诓至庄门进,

             曾拜金兰为弟兄。

             种种恶事言不尽,

             良言难劝不义人。

             正遇大人身遭困,

             小人才起断义情。

于德水  (西皮摇板)  不亏你把威风展,

             本院早已赴九泉。

     (白)     计迁,待你擒了众贼寇,本院保你作官。

计迁   (白)     多谢大人提拔。

(〖水底鱼〗。李云上。)

李云   (白)     参见大人。

于德水  (白)     李云,你上哪里去了,为何此时才回?

李云   (白)     大人容禀:在江家院之时,小人见西房一条黑影,小人尾于背后。追至涿州城外,地名高碑店,有座常云观。那黑影进了观中,小人随后也进常云观。只见那条黑影进了客厅,客厅之内,灯烛辉煌,照如白昼。内有无数贼人,言道这几日在高碑店立擂。明为打擂,暗地要等大人轿到之时,拦轿行刺。大人必须严加防犯。

于德水  (白)     哎呀,这群贼人,岂不是要反么。

             老义士有何良计?

东方溥  (白)     大人,依草民愚见,大人从那里经过,草民不离大人轿前轿后。贼人一见,必然望影而逃。大人钧裁。

高曾   (白)     小人高曾,倒有一计在此。

于德水  (白)     你有何妙计讲上来。

高曾   (白)     依小人之见,路凯坐在大人的轿内,将纱帘纱窗,一概全换上棉的。照娶媳妇的轿子一样,全不叫露着缝儿。李大哥头前引道儿。教我东方老大爷,扮作乞丐模样,在轿左保护,假装要小钱的。我欧阳大哥,扮作小贼儿模样,给路凯抗着镔铁矛,假装刚偷来的,要卖没人买,在轿右保护。我与计迁跟你哪在一块儿。我扮作赶车的,计迁扮作你那儿子少掌柜的。你哪,扮作老当家的模样。咱们先走,叫他们后走。

             路凯!

路凯   (白)     啊!

高珍   (白)     如若你听见贼人把轿子围了,你就钻出来与贼交手。镔铁矛蛮子抗着,你跟他一要,你们大伙就把贼给杀了。我与大人俱在远处瞧热闹儿,如把贼拿住了,全上定兴县衙门见。你等俱记下了。

李云、
路凯、
东方溥、
欧阳山、

计迁   (同白)    我等俱已紧记。

高珍   (白)     可想着暗带兵器,大人此计如何?

于德水  (白)     此计甚好。

高珍   (白)     事不宜迟,咱们就后面演习改扮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上手同上,同站门。王雷上。)

王雷   (念)     终日忧愁,保定涿州。

     (白)     俺乃此处守备王雷是也。今乃操演之期。

             来,操演上来。

(四上手同操演。)

四上手  (同白)    启老爷:操演已毕。

王雷   (白)     站立两厢。

(官兵上。)

官兵   (白)     启老爷:外面有本处常云观老道,求见大人,有事相商。

王雷   (白)     叫他进来。

官兵   (白)     有请道爷!

(马盛玄上。)

马盛玄  (白)     遵命!

     (西皮快二六板)常云观中巧计定,

             要害那刑部尚书左都御史于大人。

             庞大虎,高天敬,

             他二人个个争强武艺精。

             此番摆擂计谋准,

             赃官一定命归阴。

             迈步且把花厅进,

             见了老爷说分明。

     (白)     老爷在上,贫道稽首。

王雷   (白)     道士免礼。

马盛玄  (白)     谢老爷。

王雷   (白)     一旁坐下。

马盛玄  (白)     谢坐。

王雷   (白)     道士到此,必有所为。

马盛玄  (白)     老爷有所不知。因我那观内,来了数十保镖达官,要在此处立一座擂台,名为打擂,暗为访友,不知老爷可肯应许。

王雷   (白)     擂台之事,古之所有。无奈这两日于大人在涿州下马,三五日必要从此经过,必须等于大人过去之后,方许摆擂。如不然,这两日大人若从此经过,观见擂台,这个沉重,哪个担待?

马盛玄  (白)     贫道这里有微薄之意,望乞笑纳。

(马盛玄献银子。王雷怒。)

王雷   (白)     老道哇老道,俺执意不允,你竟敢献此贿赂之物。在俺面前絮絮叨叨。

             来呀,将老道赶出去!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赶。马盛玄怒。)

马盛玄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冲,

             无名火起往上攻。

             回观聚了英雄众,

     (叫头)    王雷呀,哦呵哈王雷!

     (西皮摇板)  你命丧在我手中。

(马盛玄下。)

王雷   (西皮摇板)  可恨老道作事差,

             不该将银献与咱。

             官兵两厢齐退下,

     (白)     掩门!

(四上手同领下。)

王雷   (西皮摇板)  要想摆擂不许他。

(王雷下。)

【第七场】

(高曾、计迁、于德水同改扮上。)

于德水  (西皮摇板)  本来面目暗藏隐,

             巧装改扮一民人。

     (白)     高曾,计迁,你二人看本院扮的像与不像?

高曾   (白)     倒也像,只是不要忘了称呼。

于德水  (白)     忘不了。本院一一紧记。

高曾   (白)     走哇!

于德水  (西皮摇板)  越走越远汗津津,

             两腿痛疼实难行。

     (白)     车把式,我实然走不动了。

高曾   (白)     老掌柜的,你哪要走不动,那边有驴,雇头驴罢。

于德水  (白)     倒也使得。

(驴形、驴夫自大边同上。)

高曾   (白)     这是谁的有驴呀?

驴夫   (白)     是我的,是我的。你雇哪里呀?

高曾   (白)     雇高碑店。多少钱哪?

驴夫   (白)     驼了去罢。

高曾   (白)     要多少钱?

驴夫   (白)     要四十钱。

高曾   (白)     给三十钱罢。

驴夫   (白)     三十就三十。就是这老者骑呀?

高曾   (白)     啊,就是这位老者骑,你可小心着点呀,这么大年纪啦,可别摔了他老人家哪。

驴夫   (白)     是啦。

             走哇。吁——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同上,同斜一字。)

高珍   (白)     孩子们,打道擂台。

(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同领起,同至上场门一字。)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同白)    来到擂台。

高珍   (白)     众徒弟们一齐上擂。

(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高珍、庞德同上擂台。)
高珍、

庞德   (同念)    高庞上擂台,好汉两边排。打死不偿命,愿者请上来!

(高珍、庞德同三笑。)
高珍、

庞德   (同念)    大喝三声谁敢来!

高士虎、
李虎、
董瑞、

王龙   (同白)    天还早了,打擂的还没来啦。这些全是瞧热闹儿的。

高珍、

庞德   (同白)    打擂的到此,禀我知道。

(三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高珍、庞德同下。下手甲至下场门椅子坐。四黑文堂、四上手、四官兵同上,王雷上。)

王雷   (白)     啊,胆大贼寇,竟敢私摆擂台,打进去!

下手甲  (白)     你们是作甚么的?

四官兵  (同白)    我等是本处守备老爷衙门中的官兵,我们老爷也来了,看你们收与不收!

王雷   (白)     唗,胆大贼寇!竟敢将俺藐视,为首的出来见我。

下手甲  (白)     有请师父们!

(李虎上。)

李虎   (白)     王老爷请了!我等摆擂,并非别故,要寻访一人,故而摆擂。老爷到此作甚?

王雷   (白)     为国勤劳,弹压地面。你等快快将擂台收起来,如若不然,管教你等难逃公道!

李虎   (白)     老爷你若不服,敢与我擦拳比武么?

王雷   (白)     怎的不敢?

李虎   (白)     我们这里有规矩,若输若赢必有赏罚。

王雷   (白)     输了怎说,赢了怎讲?

李虎   (白)     我们若输,将擂台立刻急收。老爷呢?

王雷   (白)     你们只管摆。

李虎   (白)     一言为定。如此小人等得罪了。

王雷   (白)     请!

(王雷、李虎同比拳。李虎打。王雷倒。)

李虎   (白)     老爷你有何话讲?

(王雷起。)

王雷   (白)     咳!你们只管摆着,我不管了。

             众官兵,回衙!

(四黑文堂、四上手、四官兵、王雷同下。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轿夫、东方溥、路凯、欧阳山同上,过场,同下。)

李虎   (叫头)    且住!

     (白)     看大人大轿已到,我不免请出师父商议。

(三下手、高士虎、董瑞、王龙、高珍、庞德同上。)
高珍、

庞德   (同白)    徒弟何事?

李虎   (白)     于大人大轿已到。

高珍、

庞德   (同白)    好哇,迎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轿夫、东方溥、路凯、欧阳山同上。)

东方溥  (白)     准备了。

(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同上。)

东方溥  (白)     待我向前。

             呔,何处贼寇,敢挡住大轿的去路!

高珍、

庞德   (同白)    原来是东方大哥,小弟不知,望乞恕罪。

东方溥  (白)     呵,我道谁人挡住大轿的去路,原来是高、庞二位贤弟。我且问你,挡住大轿去路何事?

高珍   (白)     要刺杀赃官。

东方溥  (叫头)    贤弟!

     (白)     想那于大人乃是一位忠良,为国爱民,到处捕强拿盗,除恶安良,为何要刺杀于他?我劝你等早回通天寨,如若不然,尔等可知道某家的夺命狼镖的厉害!

高珍   (叫头)    东方溥!

     (白)     想你当年发下誓愿,永不出世。再若出世,死在药箭之下。今日保护赃官,苦害绿林,老匹夫你为了何事?

东方溥  (叫头)    高珍!

     (白)     我劝你等好好走去,如若不然,某家就要得罪了!

高珍   (白)     众英雄杀上前去。

(高珍、东方溥同起打。〖牌子〗。马盛玄、张杰同上,同续打。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马盛玄、张杰同败下。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轿夫、东方溥、路凯、欧阳山同追下。)

【第十场】

(马盛玄、张杰同上。)

马盛玄  (叫头)    且住!

     (白)     看东方溥他等杀法厉害,逃走了罢。

张杰   (白)     你我兄弟逃往何处。

马盛玄  (白)     看前面不远,地名月屯,那里有一毗卢铁佛寺。我有一师弟名唤蓝脸头陀僧海元,你我到那里可以安身,待等锐气养足,再报此仇不迟。

张杰   (白)     如此走哇!

(〖扫头〗。马盛玄、张杰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下手、高士虎、李虎、董瑞、王龙、庞德、高珍、四红文堂、四红大铠、书吏、门子、轿夫、东方溥、路凯、欧阳山同上,同打。四下手、高珍、庞德、高士虎、董瑞同逃走下。李虎、王龙同被擒。)

东方溥  (白)     将贼寇绑至定兴县,去见大人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下手、高珍、庞德、高士虎、董瑞同上。)

高珍   (西皮摇板)  高碑店前逃性命,

庞德   (西皮摇板)  跳出龙潭虎穴中。

高珍   (白)     贤弟,你我只望将赃官于德水杀死。不料东方溥定计,将赃官巧扮私行。你我大败,李虎、王龙被擒,如何是好?这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庞德   (白)     大哥不必着急,看前面离东方老儿家下不远。你我去至他家,将他妻室宋氏杀死。然后将他家中金银劫抢,也算报了此仇。回到通天寨,见了龙大王,再想计策,复报此仇。大哥你意下如何?

高珍   (白)     贤弟言得极是,趁此他家中无人,就此打抢去者!

     (西皮摇板)  休怪你我太不仁,

庞德   (西皮摇板)  皆因老儿害绿林。

高珍   (西皮摇板)  众家英雄朝前进,

庞德   (西皮摇板)  劫抢他家金共银。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宋氏上。)

宋氏   (西皮摇板)  乌鸦不住当头叫,

             叫得老身心内焦。

             将身且把前庭到,

(〖内喊声〗。)

宋氏   (白)     啊!

     (西皮摇板)  又听人马闹吵吵。

             内侄宋成一声叫,

(宋成上。)

宋成   (西皮摇板)  急忙上前问根苗。

     (白)     参见姑母。

宋氏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宋成   (白)     谢坐。姑母唤侄儿出来,有何训教?

宋氏   (白)     儿吓,你在外面不曾听见么?

宋成   (白)     听见什么?

宋氏   (白)     为姑母方才听见外面马嘶人吼,不知为了何事?

宋成   (白)     为侄儿不曾听见。

(庄丁上。)

庄丁   (白)     老夫人,大事不好了!

宋氏、

宋成   (同白)    何事惊慌?

庄丁   (白)     外面有无数贼寇,将庄子围住了。

宋氏   (白)     哪里贼寇?

庄丁   (白)     也不知哪里贼寇。杀进来了!

宋氏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吃一惊,

             何处贼寇来行凶!

             员外若在家中坐,

     (白)     贼呀!

     (西皮摇板)  管叫贼寇丧手中。

(〖急急风〗。四下手、高珍、庞德、高士虎、董瑞同上。)

宋氏   (白)     来者莫非是高、庞两位贤弟?你哥哥不在家中,为何一拥而进?敢是欺我家中无人么?

高珍、

庞德   (同叫头)   嫂嫂哇!

     (同白)    我等此来,实对你说:只因那东方溥帮助赃官于德水,与绿林作对,将我两个徒弟在高碑店前擒去。我二人怀恨在心,因此来到你家,要报仇恨!

宋氏   (白)     好贼子!

     (西皮摇板)  看你人多凶又猛,

             敢把老身怎样行!

高珍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冲,

             大胆乞婆敢逞能。

             手持金锏要你命!

宋成   (西皮摇板)  一群贼寇乱胡行。

             钢刀举起追尔命!

(宋成、高珍同杀过合。)

高珍   (西皮摇板)  一锏打倒地流平。

(宋成跑下。)
高珍、

庞德   (同叫头)   老乞婆!

     (同白)    你快快说,你金银放在何处?我等自取,以为路费。

宋氏   (叫头)    贼寇!

     (白)     你就将老身打死,也无金银!

高珍   (白)     看锏!

(高珍打死宋氏,宋氏下。)

高珍   (白)     贤弟,看老乞婆已死,那小畜牲也不知往哪里去了。你我不免将金银劫抢回山便了!

庞德   (白)     言得有理。

(高珍、庞德同盗金银。)

庞德   (白)     仁兄,金银倒也足够,不免外面,将他的驴马牵走便了。

(庞德牵牲口。)

高珍   (白)     牲口金银,业已到手。

             徒弟们,回山交令去者!

四下手、
高士虎、

董瑞   (同白)    啊!

高珍、

庞德   (同三笑)   咿嘻,啊哈,哇呀呀!

(高珍、庞德同放火烧房。火彩。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宋成上。)

宋成   (叫头)    且住!

     (白)     看这伙贼人将金银牲口盗走,又将俺姑母打死,趁贼人走远,我不免去至公馆,与姑爹送信便了!

(〖扫头〗。宋成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231 ┊ 字数:9346 ┊ 最后更新:2021-12-0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