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夺锦标》【全本】

主要角色
宋江:老生
石秀:武生
栾廷玉:净
老人:外
小儿:丑

情节
宋江因祝家庄祝氏兄弟出言不逊,要与梁山泊为敌,遂带领大队人马,往攻祝家庄。但祝家庄上,祝氏三兄弟祝龙、祝虎、祝彪,武艺高强。又有教师栾廷玉从中指挥,不易攻破,致宋江进退维艰。后乃计激石秀,扮作樵夫,前往庄内探听道路,又命杨林扮作压魔道人,从旁协助。但杨林被栾廷玉等识破被擒,石秀赖一老人指点,始得逃出,向宋江报告,逐一同攻入庄内。惟因夜间彼此不易分辨,栾廷玉曾一面令其队伍头插白翎,并用红灯指示宋江在处,好集中攻击。最后宋江命花荣一箭将红灯射落,祝营中因不辨敌我,阵营大乱。遂得将祝家庄攻下,收兵回山。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7.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坐山】

(林冲、花荣、石秀、杨林同上。)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同混江龙)  只见那,飞龙幡,红光闪闪,

             又见那,飞凤幡,紫雾盘旋。

(黄信、董平、孙立、秦明同上。)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同混江龙)  飞虎旗飘扬豹尾,

             星宿旗盖地遮天。

(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同上。)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同混江龙)  大砍刀,偃翎刀,排开队伍,

             森金枪,点钢枪,挡挡珠缨。

(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同上。)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同混江龙)  画杆戟随风耀日,

             宣花斧一似车轮。

(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同上。)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混江龙)  豹纛旗龙下云端,

             金令旗来往如川。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念)    顶上盔缨耀日红,身披铠甲嵌玲珑。腰下昆吾如秋水,指日谈笑觅封荣。

林冲   (白)     林冲。

花荣   (白)     花荣。

石秀   (白)     石秀。

杨林   (白)     杨林。

黄信   (白)     黄信。

董平   (白)     董平。

孙立   (白)     孙立。

秦明   (白)     秦明。

李逵   (白)     李逵。

郭胜   (白)     郭胜。

孙新   (白)     孙新。

刘唐   (白)     刘唐。

吕方   (白)     吕方。

杨雄   (白)     杨雄。

焦挺   (白)     焦挺。

金头虎  (白)     金头虎。

朱贵   (白)     朱贵。

顾大嫂  (白)     顾大嫂。

孙二娘  (白)     孙二娘。

银头虎  (白)     银头虎。

林冲   (白)     列位请了。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请了。

林冲   (白)     今日大哥齐聚忠义堂,只得在此伺候。

(〖吹打〗。八喽啰引公孙胜、吴用、宋江同上。)
宋江、
吴用、

公孙胜  (点绛唇)   聚义山岗,心怀志量,恨奸党,为国家邦,替天行道上。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大哥在上,众位兄弟打躬。

宋江   (白)     众位贤弟少礼。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大哥,齐聚忠义堂,有何军情议论?

宋江   (白)     众位贤弟有所不知:只因戴院长下山救取时迁,那厮出言不逊,口口声声要与俺梁山做对,为此齐聚众位贤弟,共灭此庄,不知众位贤弟意下如何?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大哥,既有此事,何不传令进庄,我等齐心共灭三庄,岂不是好!

宋江   (白)     众位贤弟言之有理,就请军师发令。

吴用   (白)     领命。

             林冲、花荣、石秀、杨林、黄信、孙立、秦明、董平听令。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孙立、
秦明、

董平   (同白)    有。

吴用   (白)     命你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得有误。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黄信、
孙立、
秦明、

董平   (同白)    得令。

(林冲、花荣、石秀、杨林、黄信、孙立、秦明、董平同下。)

吴用   (白)     孙新、刘唐、朱贵、李逵听令。

孙新、
刘唐、
朱贵、

李逵   (同白)    有。

吴用   (白)     命你四人压阵后队,不得有误。

孙新、
刘唐、
朱贵、

李逵   (同白)    得令。

(孙新、刘唐、朱贵、李逵同下。)

吴用   (白)     大哥,明日黄道吉日,就请发兵。

             喽啰!

八喽啰  (同白)    有。

吴用   (白)     看酒来,与大哥、众位贤弟饯行。

(〖吹打〗。吴用排酒。)

宋江   (玉芙蓉)   水泪枉徒劳,

             敢向吾争闹。

             背朝廷只为替天明道。

             今番战功成,早奏凯,

             三军金镫敲。

             看欢笑,道咱是俊豪,

             试今朝大兵十万灭雄枭。

     (尾声)    辞别军师登程早,

             全仗法术守寨牢。

             但愿扫荡烟尘灭雄枭。

(众人同下。)

【第二场:走边】

(林冲、黄信同上。)
林冲、

黄信   (同粉蝶儿)  水泊英豪,茫腾腾水泊英豪,

             取雄关替天行道。

(花荣、董平同上。)
花荣、

董平   (同粉蝶儿)  环铠甲耀日光豪,

(石秀、秦明同上。)
石秀、

秦明   (同粉蝶儿)  气昂昂怒生风星地动。

(杨林、孙立同上。)
杨林、

孙立   (同粉蝶儿)  恶狠狠,舞钢矛,星飞月架。

林冲、

黄信   (同念)    日落辕门鼓角鸣,

花荣、

董平   (同念)    是将号带定秋风。

秦明、

石秀   (同念)    他年图画凌烟阁,

杨林、

孙立   (同念)    不枉人世逞豪雄。

林冲   (白)     俺,豹子头林冲。

花荣   (白)     俺,小李广花荣。

石秀   (白)     俺,拚命三郎石秀。

杨林   (白)     俺,锦豹子杨林。

林冲   (白)     列位请了。

黄信、
花荣、
董平、
秦明、
石秀、
杨林、

孙立   (同白)    请了。

林冲   (白)     只因戴院长下山,救取时迁,那厮出言不逊,口口声声要与俺梁山做对。大哥忿怒,亲统大队人马,剿灭三庄,命我等前行开路,须索走遭也。

黄信、
花荣、
董平、
秦明、
石秀、
杨林、

孙立   (同白)    请。

林冲、
黄信、
花荣、
董平、
秦明、
石秀、
杨林、

孙立   (同粉蝶儿)  奉公差齐下山岗,

             似一群熊罴虎豹。

(林冲、黄信、花荣、董平、秦明、石秀、杨林、孙立同下。八喽啰、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宋江同上。)

宋江   (泣颜回)   军威振云高,

             摆干戈蹉跎还绕。

             旌旗映日,

             亢亢龙蛇电绕。

     (白)     俺,及时雨宋江。只因戴院长下山救取时迁,那厮出言不逊,口口声声要与俺梁山做对,为此亲统大队人马,剿灭三庄。

             喽啰趱行。

     (泣颜回)   似星驰电绕,

             呼拉拉振地翻江倒。

             助雄师搅穴离巢,

             要把那祝氏庄扫。

(八喽啰、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宋江同下。林冲、黄信、花荣、董平、秦明、石秀、杨林、孙立同上。)
林冲、
黄信、
花荣、
董平、
秦明、
石秀、
杨林、

孙立   (同石榴花)  涌风云,逞神威,众将英豪,

             荡尘埃战马吼咆哮。

(八喽啰同上,过场,同下。)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同白)    呀!

     (同石榴花)  摆列下枪刀剑戟,

             大纛飘遥,满天儿雾绕,

             匝地水波滔。

(〖擂鼓响〗。)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同白)    呀!

     (同石榴花)  只听得,扑咚咚,瓜鼓鸣,更吹阵脚,

             望一派,锦旗幡幡,炮响震地山川倒。

             黑漫漫,风云驰骤,喊声高。

(林冲、黄信、花荣、董平、秦明、石秀、杨林、孙立同下。八喽啰、公孙胜、李逵、孙新、刘唐、朱贵同上。)
公孙胜、
李逵、
孙新、
刘唐、

朱贵   (同紧泣颜回) 纷纷铁戟与弓刀,

             白茫茫耀日光豪。

             旗枪摆列绕,

             三军呐喊声高。

公孙胜  (白)     俺,公孙胜。奉大哥将令压阵,后队人马。

             喽啰趱行。

     (紧泣颜回)  星驰电绕,

             呼啦啦震地翻江倒。

             助雄师搅穴离巢,

             要把那祝氏庄扫。

(八喽啰、公孙胜、李逵、孙新、刘唐、朱贵同下。林冲、黄信、花荣、董平、秦明、石秀、杨林、孙立同上。)
林冲、
黄信、
花荣、
董平、
秦明、
石秀、
杨林、

孙立   (同上小楼)  转过了峻岭冲桥,峻岭冲桥,

             待将那长驱直道。

             尊奉着号令冲霄,号令冲霄,

             待将那三庄平扫。

             俺只见,押阵军,声透九霄,

             摆长驱大队进围绕。

             列千行健勇雄骁,健勇雄骁,

             俺、俺八方星驰电绕。

(黄信、董平、秦明、孙立同下。八喽啰、公孙胜、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宋江同上。)
公孙胜、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宋江   (同下小楼)  笑盈盈征鞍跨,

             齐齐的虎对飘。

             一个个俊杰英豪,俊杰英豪,

             千军万马鸣金鼓扫。

             浪滚滚激起波涛,激起波涛,

             前军后队齐声军号,

             这的是将军八面逞威豪。

公孙胜、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启大哥:离祝家庄不远。

宋江   (白)     就此安营下寨。

林冲、
花荣、
石秀、
杨林、
公孙胜、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叠字犯)  密密军声围绕,

             荡荡尘迷雾落,

             云濛濛风萧萧,

             呼啦啦长江倒,

             烈烈轰轰喧喧闹闹。

             威凛凛铠甲征袍,铠甲征袍,

             大纛军师,替天行道,

             这的将军八面逞威绕。

     (同尾声)   前锋开路须前导,

             祝氏三雄齐灭消,

             管取一战平阳宇宙标。

(众人同下。)

【第三场:操演】

(四庄丁、栾廷玉同上。)

栾廷玉  (引子)    雄心勇壮,论铁棒,盖世无双。

     (念)     两膀千斤力无穷,用兵如神贼人惊。手下庄兵似虎豹,要把梁山一扫平。

     (白)     俺,铁棒教师栾廷玉。只因前者擒了时迁,逃走杨雄、石秀,我想他二人必然投奔梁山,为此每日操演庄兵,准备不测。不免唤出三位贤徒,操演一番。

             庄兵们!

四庄丁  (同白)    有。

栾廷玉  (白)     有请你三位少爷。

四庄丁  (同白)    吓!

             三位少爷有请。

(祝龙、祝虎、祝彪同上。)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念)    雄心虎胆与天高,万马军中显英豪。

     (同白)    师父在上,徒弟们有礼。

栾廷玉  (白)     三位贤徒少礼。分列两旁。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师父呼唤,有何吩咐?

栾廷玉  (白)     三位贤徒,只因前者擒获时迁,逃走杨雄、石秀,想他二人,必然投奔梁山,恐有不测。为此唤你们出来,操演庄兵,每日提防。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师父所见不差,徒弟们敢不遵命。

栾廷玉  (白)     为此吩咐众庄兵,操演一番。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领命。

             呔,众庄兵听者:教师吩咐,就此操演者。

(栾廷玉、祝龙、祝虎、祝彪同下。四庄丁同操演。众百姓同上。〖唢呐〗。)

众百姓  (同唱)    梁山草寇威风大,

             统领千军和万马。

     (同白)    我等乃祝家庄众百姓便是。今有宋江带领无数人马,要灭此庄,大家快些报与教师知道便了。

     (同唱)    黎民惊怕,

             莫作乱人,免得担惊怕。

     (同白)    来此已是。

             里面哪位大叔在此?

庄丁甲  (白)     什么人?

众百姓  (同白)    众乡民求见。

庄丁甲  (白)     站住了。

             三位爷有请。

(祝龙、祝虎、祝彪同上。)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做什么?

庄丁甲  (白)     黎民百姓求见。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命他们进来。

庄丁甲  (白)     命你们进见,小心些。

众百姓  (同白)    三位爷在上,众百姓叩头。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众百姓,为何这等惊慌?

众百姓  (同白)    三位爷,不好了。今有宋江带领无数人马,要灭此庄,求三位爷作主。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众百姓不必惊慌,有我等在此。

             师父有请!

(栾廷玉上。)

栾廷玉  (引子)    定霸逞英豪,祝氏声名标。

众百姓  (同白)    教师在上,众百姓叩头。

栾廷玉  (白)     众百姓为何如此惊慌?

众百姓  (同白)    教师爷,不好了。今有宋江带领无数人马,要灭三庄,求教师爷作主。

栾廷玉  (白)     众百姓不必惊慌。我想宋江人马到来,必然差人打听,你等将白杨树锯倒。去罢!

             转来!尔等头上俱带白翎为号,若无此翎,就是奸细。去罢。

众百姓  (同白)    多谢教师爷。

(众百姓同下。)

栾廷玉  (白)     三位贤徒,我想宋江人马到来,不能进兵,尔等挑选庄丁,今晚劫他营寨,不得有误。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得令。

栾廷玉  (念)     准备巧计擒猛虎。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念)    安排香饵钓金鳌。

(众人同下。)

【第四场:祭风】

(宋江上。)

宋江   (引子)    率领梁山众英雄,

(公孙胜上。)

公孙胜  (引子)    准备交兵立奇功。

     (白)     大哥在上,小弟有礼。

宋江   (白)     贤弟少礼,看坐。

公孙胜  (白)     告坐。

宋江   (白)     贤弟,我想进兵之日,全仗军师调度。

公孙胜  (白)     大哥且放宽心,有俺在此。

(风神上,过场,下。)

公孙胜  (白)     呀,帅字旗无风自卷,必有贼人劫我营寨。

宋江   (白)     待我准备伺候。

公孙胜  (白)     不用。待我略施小术,管教贼人魂散魄消。

宋江   (白)     全仗贤弟。

(宋江下。〖吹打〗。)

公孙胜  (醉花阴)   威守梁山显豪强,

             论胸中颇怀志量。

             恨三庄太逞强,

             齐用刀枪战,难敌挡,

             黎民尽遭殃,

             设排着阵阴魂如天网。

     (白)     一祭天清,二祭地灵,三祭百灵。吾今奉请焦面鬼王速降。

(鬼王上。)

鬼王   (白)     法师有何吩咐?

公孙胜  (白)     无事不敢劳动鬼王。只因祝氏三庄今夜前来劫我营寨,相烦鬼王引导魑魅魍魉、丧门吊客、阵亡冤屈、游魂破肚、五方无常之鬼,齐聚法台听用,不得有误。

鬼王   (白)     领法旨。

(鬼王下。)

公孙胜  (白)     呀!你看阴风惨惨,黑雾腾腾,好不惊怕人也!

     (喜迁莺)   试看这阴风飘荡,阴风飘荡,

             仗阴魂惯迷真阳。

             安摆四方,似酆都阎君来降,

             管叫他兵将迷魂尽遭殃。

(八骷髅同上。)

八骷髅  (同白)    有何吩咐?

公孙胜  (白)     众鬼魂听者:但有贼人进营,你等用走石飞砂一阵,将他打回。听俺吩咐。

     (喜迁莺)   齐围上,休叫他,私逃松放,

             遵法令,即速前行。

(八骷髅同下。身子鬼上。)

公孙胜  (白)     众冤鬼听者:今夜贼人进营,将他们吓回,不得有误。听我吩咐。

     (出队子)   管叫他生魂皆丧,

             霎时间遮住天光。

             众鬼魂个个迷昏尽遭殃,

             哪怕他兵不身亡,

             方显俺法无边,神通志广。

(身子鬼下。风神上。)

风神   (白)     法师有何法旨?

公孙胜  (白)     无事不敢劳动尊神。今日贼人劫我营寨,有劳尊神使阵阴风,将他们吹回,不得有误。听我吩咐。

     (刮地风)   哎呀,迷得他地惨天昏不见光。

             一声声鬼哭神嚎,

             血淋淋迷住他身上。

             似酆都降下灾殃。

风神   (白)     领法旨。

(风神下。五方无常鬼上。)

公孙胜  (白)     命你等按五方五地惊吓他贼人,不得有误。听我吩咐。

     (刮地风)   都只为逞豪强,

             这阴魂如山样。

             管教他丧吾手,将身谤,

             永世千年梦一场。

(五方无常鬼下。)

公孙胜  (白)     众鬼魂与吾摆阵者。

(鬼王、八骷髅、身子鬼、五方无常鬼、风神同上。)

公孙胜  (白)     哎呀,妙吓。看此迷魂大阵,摆得好生威严也!

     (四门子)   密层层杀气冲上,

             看看看,这天罗与地网。

             小鬼儿迷,大鬼儿强,

             遇贼人把他身魂丧。

             昼夜围绕,阴魂四方,

             呀,休迟滞,即忙前向。

     (白)     众鬼魂听者:贼人前来不可放他逃走者。

     (尾声)    迷魂法力从天降,

             论神通道行高强。

             一任你千万贼兵,

             呔,贼人吓贼人!

             料难脱天罗地网。

     (白)     收阵者。

(众人同下。)

【第五场:偷营】

(〖起二更鼓〗。栾廷玉、祝龙、祝虎、祝彪、四庄丁同上。)
栾廷玉、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锁南枝)  澄空静月一钩,

             沙场诡计阴风溜。

(风神上,过场,下。)
栾廷玉、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锁南枝)  霎时烟雾稠,

             扑面寒风抖。

(〖起三更鼓〗。)

栾廷玉  (白)     众庄丁,听俺吩咐!

     (锁南枝)   须要人声静,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锁南枝)  尽合眸,

             听谯楼早又是三更后。

(众人同下。风神上。栾廷玉、祝龙、祝虎、祝彪、四庄丁同上。)

四庄丁  (同白)    已到贼营。

栾廷玉  (白)     杀进去。

(栾廷玉、祝龙、祝虎、祝彪、四庄丁同下,同上。)

栾廷玉  (锁南枝)   使我魂魄散,

             不禁鬼魅游。

             只见阴风飒飒,

             许多恶鬼逞能,

             大众齐惊走。

四庄丁  (同白)    教师不好了,忽然走石飞沙,不能动手,如何是好?

栾廷玉  (白)     是了。想是他营中必有能人,今晚回去,明日设计擒他便了。

栾廷玉、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锁南枝)  排兵阵设陷沟,

             等他来入吾彀。

(栾廷玉、祝龙、祝虎、祝彪、四庄丁同下。鬼王、八骷髅、身子鬼、五方无常鬼、公孙胜同上。)
鬼王、
八骷髅、
身子鬼、

五方无常鬼(同白)    启上法师:敌兵俱已惊回。

公孙胜  (白)     尔等速退。

(众人同下。)

【第六场:激秀】

(宋江上。)

宋江   (引子)    闷坐无言,为军情,一夜无眠。

     (白)     俺,宋江。领大兵在此安营下寨,昨晚贼寇劫我营寨,多亏贤弟略施小术,使贼人魂散魄消。若要进兵,又恐不测,如何是好。

             花贤弟哪里?

(花云上。)

花云   (念)     但看今日雕翎箭,不让当年吕奉先。

     (白)     大哥在上,花荣打躬。

宋江   (白)     贤弟少礼。

花荣   (白)     大哥呼唤,有何吩咐?

宋江   (白)     贤弟辕门去看,有事即便通报。

花荣   (白)     得令。

(石秀上。)

石秀   (念)     英雄豪气贯长虹,梁山泊下逞英雄。

     (白)     俺,石秀。自从投到梁山,蒙大哥恩重,并无寸箭之功,不免到辕门打听,倘有用俺石秀之处,便就是赴汤投火,俺石秀决不推辞。

             来此已是辕门,哪位在此?

花荣   (白)     原来是石家哥哥,到此何事?

石秀   (白)     大哥可曾升帐。

花荣   (白)     大哥为军情一夜无眠。

石秀   (白)     相烦大哥通报,说俺石秀要见。

花荣   (白)     请少待。

             启大哥:石秀要见。

宋江   (白)     道有请。

花荣   (白)     石家哥哥,大哥有请。

石秀   (白)     大哥在上,石秀打躬。

宋江   (白)     贤弟少礼,请坐。

石秀、

花荣   (同白)    告坐。

石秀   (白)     大哥自从领兵到此,为何愁眉不展,是何缘故?

宋江   (白)     贤弟!

     (西皮导板)  贤弟请坐仔细听,

     (唱)     有个缘故在其中:

             若待要交战损兵将,

             若待要不战贻笑他人。

             因此上大兵不能前进,

             所以夜夜不安宁。

             想当日不该把兵进,

             事到临头怎成功?

石秀、

花荣   (同白)    大哥,有俺兄弟们在此,难道还怕他不成!

宋江   (白)     贤弟!

     (唱)     交战非徒凭猛勇,

             替天明道宋公明。

             若待会阵非小可,

             烦恼忧愁在心中。

             我看此庄能人众,

             因此难定计牢笼。

             众家弟兄皆笑我,

             宋江软弱太无能。

石秀   (白)     大哥愁闷,为何不差人进庄,打听地理虚实,通禀大哥,然后进兵,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宋江   (白)     贤弟但有可托之人才好。

     (唱)     要知庄中机密事,

             但听黎庶口内言。

石秀   (唱)     蒙受禄弟情愿执鞭坠镫,

             拼命三郎显威名。

             探庄之事全在我,

             何须大哥细叮咛。

花荣   (白)     石家哥哥,你还不晓得寨主军令好生厉害。

石秀   (白)     花贤弟!

     (唱)     岂不知寨主军令严紧,

宋江   (白)     贤弟不要夸口。

石秀   (唱)     寨主兄长且放心。

     (白)     俺石秀就此去也!

(石秀下。)

宋江   (白)     花贤弟,你看石秀,被我三言两语,激得他怒发冲冠而去。贤弟拿我令箭,着杨林上帐听令。

花荣   (白)     大哥有令:杨林进帐。

(杨林上。)

杨林   (唱)     忽听大哥传将令,

             慌忙上前问军情。

     (白)     大哥在上,杨林打躬。

宋江   (白)     贤弟少礼。

杨林   (白)     大哥有何将令?

宋江   (白)     贤弟,命你扮作压魔道人,打听石秀消息,不得有误。

杨林   (白)     得令!

     (唱)     军前领了大哥命,

             假扮道人显奇能。

(杨林下。)

宋江   (白)     贤弟,你看他二人此去,必然成功。

花荣   (白)     正是:

宋江   (念)     军令森严急似风,

花荣   (念)     行难履险逞英雄。

宋江   (念)     若能探出庄中事,

花荣   (念)     初出茅庐第一功。

(宋江、花荣同下。)

【第七场:定计】

(栾廷玉、四庄丁同上。)

栾廷玉  (引子)    安排计一条,要把梁山一笔扫。

     (白)     俺,栾廷玉。昨日宋江人马到来,在此安营,是俺点齐庄丁,偷营劫寨。谁想他暗有埋伏,不能成功。是俺回到庄中,另生一计,军中立一红灯为号,四路埋伏人马,要拿宋江,易同反掌。

             庄丁,唤你三位少爷。

庄丁甲  (白)     得令。

             三位少爷有请!

(祝龙、祝虎、祝彪同上。)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引子)   威风凛凛虚豹躯,疆场对垒万人敌。

祝龙   (白)     俺,祝龙是也。

祝虎   (白)     俺,祝虎是也。

祝彪   (白)     俺,祝彪是也。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教师呼唤只得向前。

             师父在上,徒弟们有礼。

栾廷玉  (白)     三位贤徒少礼。看坐。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告坐。师父呼唤,有何吩咐?

栾廷玉  (白)     三位贤徒,我想宋江营内藏有能人,难以成功。是俺定下一计,军中立一红灯为号,宋江人马往东,灯往东指,宋江人马往西,灯往西指,四路埋伏人马。

             大郎听令:命你庄中埋伏,不得有误。

祝龙   (白)     得令。

栾廷玉  (白)     三郎听令,命你庄东埋伏,不得有误。

祝彪   (白)     得令。

栾廷玉  (白)     只西南一路无人,我也差人请扈氏三娘到来,把住西南,不得违背。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师父妙计如神,我等敢不遵依。

栾廷玉  (白)     听俺吩咐!

     (唱)     红灯一盏巧牢笼,

             管取梁山虎一棚。

             成功全仗一条计,

             庄中莫走这风声。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唱)    师父妙策果然如神,

             安排此计似仙真。

             任他纵有千员将,

             管叫一命染剑锋。

栾廷玉  (白)     就此安排去罢!

祝龙、
祝虎、

祝彪   (同白)    得令。

     (同唱)    就地掘坑等虎豹,

             满天撒网捉蛟龙。

(祝龙、祝虎、祝彪同下。扈三娘、四女兵同上。)

扈三娘  (唱)     头戴沿毡八宝镶,

             腰跨宝剑镇四方。

             紫袍衬定黄金铠,

             护心宝镜耀日光。

     (白)     俺,扈氏三娘。教师呼唤,只得前往。

             众女兵就此前去。

     (唱)     女将生来逞英豪,

             祝家庄上问根苗。

女兵甲  (白)     已到。

扈三娘  (白)     通报。

女兵甲  (白)     里面有人么?

庄丁甲  (白)     什么人?

女兵甲  (白)     扈氏三娘到。

庄丁甲  (白)     请少待。

             启教师:扈氏三娘到。

栾廷玉  (白)     道有请。

庄丁甲  (白)     有请。

女兵甲  (白)     有请。

扈三娘  (白)     教师在上,扈氏有礼。

栾廷玉  (白)     三娘少礼。看坐。

扈三娘  (白)     告坐。教师呼唤,有何差遣?

栾廷玉  (白)     三娘,我想宋江人马,难以擒他。是俺定下一计,军中立一红灯为号,宋江人马往东,灯往东指,宋江人马往西,灯往西指。黑夜认不出自己人马,头上各带白翎为号,三路俱有埋伏,只西南一路无人,为此请三娘到来,助俺一臂之力,不知三娘意下如何?

扈三娘  (白)     教师差遣,敢不遵依。

栾廷玉  (唱)     为时迁结仇海样深,

             所以两下动刀兵。

             扈氏名儿谁不惧,

             女将魁元头一名。

扈三娘  (唱)     谅山贼下山来如虎离巢,

             从军命护庄乡怎敢辞劳。

             西南一路全在我,

             管叫他人魂魄消。

栾廷玉  (白)     就烦三娘一往。

扈三娘  (白)     领命。

     (唱)     梁山草寇莫逞豪,

             试看着佳人日月双刀。

(扈三娘、四女兵同下。)

栾廷玉  (白)     安排已定,俺就此准备者。

     (念)     号炮一响惊天地,安排红灯起在空。

(栾廷玉、四庄丁同下。)

【第八场:探庄】

(石秀上。)

石秀   (念)     草笠芒鞋打扮巧,忠心自古付渔樵。凭俺斗大姜维胆,虎穴龙潭走一遭。

     (白)     俺,石秀。奉大哥将令,扮作樵夫模样,打听祝家庄地理虚实。你看,早又是,庄门西畔也。

     (新水令)   前来庄上探踪迹,

             变形模芒鞋箬笠龙潭,

             何足惧虎穴慢须提。

     (白)     且住。虽然扮作樵夫模样,又无柴薪,如何是好?哎呀,妙吓。你看那边有柴不免挑他几捆便了。

     (新水令)   看门户寂寂,

(石秀下,上。)

石秀   (新水令)   好让俺困粮于敌。

(石秀下。杨林上。)

杨林   (白)     无量寿佛!

     (念)     天光地光,昼夜神光。神符自至,邪魔消亡。

     (白)     俺,金豹子杨林是也。奉大哥将令,扮作压魔道人模样,帮扶石秀,前往祝家庄探听地理虚实,须索走遭也。

     (步步娇)   改换衣裳往庄中去,

             面貌真堪异,铜铃手内提,

             只见道路迂回东西难记。

     (白)     无量寿佛!

     (念)     天光地光,昼夜神光。神符自至,邪魔消亡。

     (白)     贫道,乃西岳华山来的压魔道人。见你这庄,一股黑气冲天,为此贫道特来,与你们压魔压魔咧!

(小儿上。)

小儿   (白)     呔!那个道人既是西岳华山来的,在路上走了多少日子呢?

林冲   (白)     是这个啊,贫道在路云游,半月有馀了。

小儿   (白)     怎么讲,有半月?不要去远了,待我来斋你一斋。

(小儿下。)

林冲   (白)     是是是,多谢了。

             哎呀,妙吓。方才若不是我随机应变,是怎么得了!

     (步步姣)   我应便要随机,

             有谁人识破我是真奸细。

(杨林下。石秀上。)

石秀   (折桂令)   进庄门道路周折,

             走巷串街脚步蹉跌。

             又早是红日西斜,

             并无个音号消息。

     (白)     哎,石秀吓石秀!今番若不能成功也!

     (折桂令)   忘了俺夸口饶舌,

             走空回有甚眼色。

     (白)     哎呀,不好了。你看天色已晚,不免寻归旧路回去,明白再来打听便了!

     (折桂令)   我趁早先回,再作端的。

     (白)     哦,怎么又走在这条路来了?吓,闻听人说,祝家道路难行,进得来出不去,这便怎么处,怎么处?

老者   (内白)    小儿!

石秀   (白)     你看那边有人来了。

(老者上。)

老者   (白)     好生看守了门,待我买些柴来好做晚饭。

             咳!

     (念)     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

     (白)     什么要紧,今日操兵,明日打仗,如今宋江带无数人马,围住庄院,弄得家家闭户,处处关门,连柴火也无处去买。

石秀   (白)     卖柴吓!

老者   (白)     哎呀,哈哈。正是:

     (念)     思衣得衣,思食得食。

     (白)     你看那边就有个卖柴的。

             喂,小哥挑柴来卖。

石秀   (白)     公公,想是要买柴么?

老者   (白)     正是。

石秀   (白)     哦,来了。

老者   (白)     好个后生。

石秀   (白)     公公拜揖。

老者   (白)     吓,小哥我看你不是这里人,怎能挑柴来卖?

石秀   (白)     吓,公公!

     (折桂令)   念区区穷途无耐,

             把柴薪暂济饥渴。

老者   (白)     你穷途无耐,难道不晓得我这里的路境,胡乱闯进来么?

石秀   (白)     吓,公公。小可不过是卖柴,哪晓得路境。

老者   (白)     原来如此。我对你说,我这里叫做祝家庄,庄上有个祝朝奉,他有三个儿子,名叫祝龙、祝虎、祝彪,他三人武艺高强,这还是小事,还有个铁棒教师栾廷玉,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厉害呢!

石秀   (白)     他便如此凶勇,难道胡乱害人不成?

老者   (白)     不是胡乱害人。只因近日呵!

     (江儿水)   他与梁山泊,

             曾将仇冤结。

             这庄中目下兴兵革。

     (白)     你若是走错了路,被他们拿住。

     (江儿水)   便当作,奸细看,诚难分说。

             豪门自有萧何律。

石秀   (白)     如此说,叫我怎样生出得去?

老者   (白)     呵,你还想要出去哪?出去难、难、难吓!

     (江儿水)   你看道路迂回波折,

             你要想逃生,除非身边生双翼。

石秀   (白)     哈,如此说来,望公公你要救我一救!

     (雁儿落)   可怜我入穷途无见识,

             可怜我卖柴薪为谋食。

             可怜我触籓篱进退难,

             可怜我命如鸠难存活。

             哎呀,公公吓!

             你与我明说哪里是生门将危脱,

             你的恩德,可不是胜烧香,合念佛合念佛。

(石秀、老者同下。)

【第九场:擒拿】

(杨林上。)

杨林   (白)     不好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侥侥令)   机关被识破,

             奔走恨不迭。

(栾廷玉上。)

栾廷玉  (侥侥令)   大胆奸徒窥视俺,

             怎肯轻轻放过者。

(祝龙、祝虎、祝彪同上。栾廷玉、杨林对杀。四老兵拿杨林同下。石秀、老者同上。)

老者   (白)     吓,小哥你往哪里去?

石秀   (白)     公公,外面为何喊杀之声?

老者   (白)     那是栾教师在那里擒拿奸细。

石秀   (白)     待我去帮他。

老者   (白)     他的手段,还要你去帮他?你若去被他拿住,也当作奸细,那还了得!

石秀   (收江南)   若不是老人家棒喝,

             险些儿闯祸危。

             却教俺打熬不住淋漓血,

             多谢公公说明白。

老者   (白)     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

             来,待我指你一条生路罢。打此处往东走,见了白杨树根角,往右边走,就是活路了。天色已晚,就在我这里暂住夜,明日去罢。

石秀   (白)     多谢公公!

     (收江南)   你仁风难得,

             谢谢你这周全覆庇咱孤客。

(石秀下。小儿上。)

小儿   (念)     三杯和万事,一醉散千愁。

     (白)     到了。

             爹,开门!

老者   (白)     来了。是哪个?

小儿   (白)     爹,我回来了。

老者   (白)     半夜三更吃得这样大醉,倘然被差夜的拿住,那还了得!

小儿   (白)     我不拿他们就够了,他敢拿我?

老者   (白)     你为何拿他们呢?

小儿   (白)     爹爹你不知道,咱们庄上来了一个压魔道人,被我三言两语把他勾住了,报与栾教师,将他拿去。爹吓,那道人呵!

     (侥侥令)   破机关依然强倔,

     (白)     若不是栾教师手段高强呵!

     (侥侥令)   空作了水中捞月。

     (白)     栾教师道俺为庄有功,赏我酒肉吃,又赏我一吊钱。

老者   (白)     钱呢?

小儿   (白)     这不是?

老者   (白)     这也罢了。你为何头上插着这根白翎,是什么缘故?

小儿   (白)     这白翎又有个缘故。只因宋江人马到来,栾教师定下一计:在山头上立一红灯为号,宋江人马往东,灯往东指,宋江人马往西,灯往西指。又恐黑夜辨不出自己人马,把这白翎插在头上呵!

     (侥侥令)   黑夜里认不明白,

老者   (白)     若无此翎呢?

小儿   (白)     那还了得!

     (侥侥令)   天灵盖当瓜切。

     (白)     这个话就是咱们爷两个知道,别叫三人知道。

(老者、小儿同下。石秀上。)

石秀   (白)     哎呀!听他二人之言,可不唬死人也!

     (沽美酒)   火扎扎眉下急,火扎扎眉下急。

             醉中言却真切。

             闻知哥哥受困危,

             叫他行哪知消息。

             俺这里机关明白,

             怕什么孤拳独力。

(老者上。)

老者   (白)     小哥,哪里去?

石秀   (白)     吓,老儿。俺若说来你休得害怕。

老者   (白)     你是什么人?

石秀   (沽美酒)   俺呵,俺本是山泊水泊十三郎声名显赫。

(老者下。)

石秀   (白)     好也是好也!

     (沽美酒)   哎呀,喊军声如闻霹雳。

(石秀下。)

【第十场:报路】

(四喽啰、花荣、宋江同上。)

宋江   (引子)    率众压山庄,要把豺狼挡。

     (白)     花贤弟!

花荣   (白)     大哥!

宋江   (白)     我也曾命石秀、杨林前到祝家庄探听虚实,怎的不见到来?好教我放心不下!

(石秀上。)

石秀   (白)     不好了。

     (唢呐)    急走慌忙,闯出他庄,

             见了大哥诉端详。

宋江   (白)     贤弟回来了。

石秀   (白)     是。回来了。

宋江   (白)     命你探听庄中之事,怎么样了?

石秀   (白)     大哥,不好了!

     (唢呐)    奉兄言前去打探,

             兵排九里山脚边,

             四面埋伏垓下般。

宋江   (白)     杨林兄弟怎样了?

石秀   (白)     那杨林呵!

     (唢呐)    他漏机关失了言,

             祝氏三雄亲交战。

宋江   (白)     可恼吓可恼!

     (唢呐)    听你言怒发冲冠,

             小丑竟敢把泰山触犯。

     (白)     花贤弟!

花荣   (白)     有。

宋江   (唢呐)    你与我传将令,聚齐人马,打救回还。

石秀   (白)     俺石秀去也。

宋江   (白)     转来!

     (唢呐)    必须要齐心努力,

             大队人马把庄院冲穿。

(花荣引林冲、黄信、董平、孙立、秦明、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同上。)
林冲、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大哥在上,众兄弟打躬。

宋江   (白)     众贤弟,不好了。杨林被祝氏三雄擒去了!

林冲、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泣颜回)  听言不觉怒气冲,

             恼恨三雄逞能,

             齐心努力要把庄院扫平!

李逵   (白)     哎呀,大哥!何不亲领人马,打破此庄,岂不是好?

宋江   (白)     言之有理。

             黄信、秦明、董平听令:命你三人从东门杀进,不得有误。

黄信、
秦明、

董平   (同白)    得令。

(黄信、秦明、董平同下。)

宋江   (白)     二娘听令。

孙二娘  (白)     有。

宋江   (白)     命你扮作挑水妇人,从南而进,不得有误。

孙二娘  (白)     得令。

(孙二娘下。)

宋江   (白)     喽啰。

四喽啰  (同白)    有。

宋江   (白)     带马杀向前去!

四喽啰  (同白)    吓!

林冲、
孙立、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银头虎  (同泣颜回)  率领雄兵杀凶徒,

             方消心头恨。

             破庄院才显俺能,

             不枉了水泊英雄。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射灯】

(黄信、秦明、董平同上。)
黄信、
秦明、

董平   (同急三枪)  奉将令,即催征,

             到庄中,拿三雄,剖尸灵。

黄信   (白)     二位贤弟请了!

秦明、

董平   (同白)    请了!

黄信   (白)     你我奉大哥将令,杀进东门。就此前去。

秦明、

董平   (同白)    有理。

(黄信、秦明、董平同下。孙二娘上。)

孙二娘  (急三枪)   奉将令,即催行,

             到庄中,拿三雄,剖尸灵。

     (白)     奴家,孙二娘。奉大哥将令,扮作挑水妇人,混进庄去,不免前去便了。

(孙二娘下。四庄丁引栾廷玉同上。)

栾廷玉  (急三枪)   红灯挑机关,巧哄他们,谁能知晓,

             料难逃,这虎穴,怎脱逃!

     (白)     你看宋江人马,竟入我庄。

             庄丁们,埋伏去!

(四庄丁、栾廷玉同下。宋江、花荣同上。)

宋江   (水底鱼)   山中虎暂离巢,

             此事难晓,倒教人愁焦。

     (白)     贤弟,进得庄来,伏兵四起,如何是好?

花荣   (白)     哥哥但请放心,凭着俺花荣这一张弓、一壶箭,保大哥无事回营。你我只往南走,方保无事。

     (水底鱼)   你我同走荒郊,

             保兄长归旧道,归旧道。

(宋江、花荣同下。祝龙、祝虎、祝彪同上,同望灯,同下。孙二娘挑刀上,望灯,下。宋江、花荣同上。)

宋江   (白)     贤弟,我们走到哪里,他兵追到哪里,如今石秀也不见到来,如何是好?

石秀   (内白)    俺石秀来也!

(石秀上。)

石秀   (水底鱼)   心急燥,走路遥,

             见了寨尊面,细说根苗。

宋江   (白)     贤弟来了。我们在此失迷路途,如何是好?

石秀   (白)     哥哥随俺来!

     (水底鱼)   且随我急走荒郊,

             莫愁狂火燎眉毛。

(四庄丁、栾廷玉同上,同围烧,同下。)

宋江   (白)     哎呀,贤弟!我们走到哪里,他们追到哪里,这便怎么处?

石秀   (白)     哎呀,我到忘怀了。他军中有一红灯为号,哥哥你看!

     (唢呐)    红灯高照,暗为记号,

             怎生除却方为妙。

宋江   (白)     怎能除却此灯方好?

花荣   (白)     哥哥要除却此灯,有何难哉,看我花荣神箭也!

     (唱)     雕翎出哨,试看英豪,

             管取一盏红灯落。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宋江、花荣、石秀、四喽啰同上。)

宋江   (白)     果然除却此灯,彼军大乱也。

     (唢呐)    花将军果然神箭,

             除却红灯,庄兵大混。

(宋江、四喽啰同下。祝龙、祝虎、祝彪、栾廷玉同上。石秀、花荣、祝龙、祝虎、祝彪、栾廷玉同对打。祝龙、祝虎、祝彪、栾廷玉同败下。宋江、花荣、林冲、黄信、董平、孙立、秦明、李逵、郭胜、孙新、刘唐、吕方、杨雄、焦挺、金头虎、朱贵、顾大嫂、孙二娘、银头虎、四喽啰同上。)
花荣、
林冲、
黄信、
董平、
孙立、
秦明、
李逵、
郭胜、
孙新、
刘唐、
吕方、
杨雄、
焦挺、
金头虎、
朱贵、
顾大嫂、
孙二娘、

银头虎  (同白)    祝家庄已破。

宋江   (白)     就此收兵回山。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1 ┊ 字数:1万5103 ┊ 最后更新:2021-08-0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