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路遥知马力》

主要角色
路遥:老生
马力:净
日久:丑

情节
宋朝有个马力,因奉母亲命令,到京中访亲,在路中遇盗,被强盗推入江中。这时路遥家中失火,家财烧得一无所存,特地到亲戚张不德家中借钱。张不德本一势利小人,绝不答应。路遥无法,只得仍回家去,走到江边,听见江中有呼救之声,就将马力救起,又看见马力体貌魁梧,知道他必不是终久穷困之人,于是和他结拜弟兄。后来路遥卖去庄田,得银二百两,送给马力,叫他到京中图谋出身。这时番邦乌雅叉带兵攻打边地,杨宗保不能抵敌,高挂免战牌,派骑牌进京请派救兵。朝中包公有一堂差,名叫马汉,乃是马力叔父。这时马力已经寻到叔父家中,马汉见朝中正要出兵,就把马力荐给包公。包公一见,很为赏识,随即写了一封信,给马力带去投见杨宗保。杨宗保命他出战,只一阵就将乌雅叉捉住,解到京中。皇上大为欢喜,立刻封马力为镇国王。马力是发达了,但是路遥家中连遭三次火烧,更加穷困,闻知马力已经发达,于是赶到京中来,求他帮助。马力一见他来,很是厚待,备酒接风,酒未吃完,包公刚刚有事,来教马力去商量。哪知路遥误会,以为马力薄待他,就忿忿的走了。等到马力回家,知道路遥已经走了,料定他还是回家,就叫人随身保护。走了两个月,才到家中,到了家中一看,房屋完全重新砌好,而且非常的美丽高大,路遥很是奇怪,问其所以,才知道都是马力代他砌的,路遥才知马力不是小人,感谢万分。

根据《国剧大成》第九集整理

录入:胤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6.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番将、乌雅叉同上。〖点绛唇〗。乌雅叉上高台。)

乌雅叉  (白)     俺,乌雅叉。今黄道吉日,正好兴兵灭宋室天下。

             吓呔,巴图鲁,杀!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宋将、四马童、杨宗保同上。〖点绛唇〗。)

杨宗保  (念)     一口元帅印,令箭调三军。打倒花世界,保主锦乾坤。

     (白)     本帅,杨宗保。可恨乌雅叉兴兵犯界,本帅奉令,征战叛逆。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龙套、四宋将、四马童、杨宗保同走圆场,四龙套、四番将、乌雅叉同上。)

杨宗保  (白)     呔,来的可是乌雅叉?

乌雅叉  (白)     然!

杨宗保  (白)     乌雅叉,天朝未曾亏负尔等,为何兴兵犯界?

乌雅叉  (白)     一派胡言!

             众巴图鲁,杀!

(杨宗保、乌雅叉同小开打,杨宗保败下。)

乌雅叉  (白)     追!

(杨宗保进城悬免战牌。乌雅叉追上,三笑,下。)

杨宗保  (白)     且住。乌雅叉杀法厉害,待本帅修本进京便了。

             来,启开文房。

(杨宗保修书。)

杨宗保  (白)     来,连夜进京不得有误。

(旗牌上。)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杨宗保  (白)     免战高悬,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张不德上。)

张不德  (念)     家有千顷地,专门拍马屁。

     (白)     在下,张不德。所生一女今年一十五岁,尚未许配人家。我看邻居路遥路员外家中,他有两个少爷,又有钱又有田,倒不如将女儿许配与他,我也好靠靠他的牌头。哎呀,托谁去呢?

(张不德想。)

张不德  (白)     有了,明天是路员外的寿诞之期,我假意去拜寿,在酒席筵前,当面求亲,大约无有不允。

             来呀!

(张兴上。)

张兴   (白)     有。

张不德  (白)     明天准备大大的一份厚礼,到路员外家中拜寿。

张兴   (白)     是啦。

张不德  (白)     正是:

     (念)     为人须要有金银,不是亲戚也是亲。

(张不德、张兴同下。)

【第四场】

(路遥上。)

路遥   (引子)    意学陶朱,有庄田,自然安宁。

     (念)     为人须存道德心,方能传留后代根。雪里送炭君子少,口是心非枉为人。

     (白)     老汉,路遥,乃西京人氏。在这路家庄居住,所生二子,长子路龙,次子路虎,每日苦读寒窗,各能成名,也不枉我教子一场。

             来!

路福   (内白)    有!

路遥   (白)     请你二位少东人!

路福   (内白)    有请二位少东人!

(路龙、路虎同上。)
路龙、

路虎   (同白)    来了!

     (同念)    窗前习孔孟,何日得成名?

     (同白)    参见爹爹!

路遥   (白)     罢了。

路龙、

路虎   (同白)    将孩儿唤来,有何训教?

路遥   (白)     儿吓,为父望儿成名,倘遇大比之年,名登金榜,也不枉为父我教子一场。

     (二黄摇板)  但愿得我的儿功名上进,

             也不枉为父我教子苦辛。

(路福上。)

路福   (白)     张员外到。

路遥   (白)     有请!

(张不德上,进。)

路遥   (白)     吓张兄。

张不德  (白)     吓,员外。

路遥   (白)     请进。

张不德  (白)     员外请进,请进,请进。

路遥   (白)     张员外请坐。

张不德  (白)     员外请坐,请坐,请坐。

路遥   (白)     不知张员外驾到,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张不德  (白)     岂敢,岂敢。

路遥   (白)     张兄到此有何见教?

张不德  (白)     今日员外寿诞之期,特备薄礼前来拜寿来了。

路遥   (白)     原来为此。

张不德  (白)     员外请上,小弟拜寿。

路遥   (白)     这就不敢当。

             吓,路福摆酒。

             吓张兄,你我痛饮一回。

张不德  (白)     到此就要叨扰。

路遥   (白)     张兄请酒。

(路遥、张不德同饮酒。)

张不德  (白)     吓员外,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路遥   (白)     有何金言,请讲当面。

张不德  (白)     弟有一女,年已及笄,尚未婚配,情愿许配令郎,不知尊意如何?

路遥   (白)     小儿愚陋,恐怕玷辱闺秀。

张不德  (白)     呀员外,莫非我高攀不上吗?

路遥   (白)     这个……如此看笔砚过来,各序年庚。

(路遥、张不德各写八字,交换。)

张不德  (白)     员外,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

路遥   (白)     是亲家了。

张不德  (白)     是钢刀割不断的亲戚啦!

路遥   (白)     不错,是的。

张不德  (白)     亲翁。

路遥   (白)     亲翁。

张不德  (白)     我告辞了。

路遥   (白)     我不远送了。

张不德  (二黄摇板)  拜别亲翁回家门,

             择选良辰来抬亲。

(张不德下。)

路遥   (二黄摇板)  恭喜我儿定婚姻,

             须要奋志读书文。

(路遥下。)

【第五场】

(张氏上。)

张氏   (二黄摇板)  将身且坐客堂上,

             员外到来说端详。

(张不德上。)

张不德  (二黄摇板)  人逢喜气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张氏   (白)     员外,为何这样喜气洋洋?

张不德  (白)     夫人,是我已将女儿许配那路家庄路员外之大公子路龙为妻,岂不是一喜?这张八字贴,夫人你且藏好了。

张氏   (白)     想那路员外,家产豪富,我们怎能高配得上?

张不德  (白)     看他家产豪富,才肯结下这门亲事,要是我有,他没有,我也就不答应的。不必多言,请至后面。

(张不德、张氏同下。)

【第六场】

路遥   (内白)    哼!

(路遥上。)

路遥   (念)     门对千竿竹,家藏万卷书。

(路福上。)

路福   (白)     员外,大事不好啦。

路遥   (白)     何事惊慌?

路福   (白)     东庄上大火。

路遥   (白)     哎呀,快快救火!

(路遥、路福同下。)

【第七场】

(马力上。)

马力   (引子)    英雄志量,读诗书,武艺高强。

     (念)     少小男儿志量宏,文韬武略逞英雄。要为世上奇男子,须立人间未有功。

     (白)     卑人,马力。不幸先父去世,多蒙慈母抚养成人。有意去往东京,投奔叔父马汉,倘得一官半职,也好光耀门楣,不免请出母亲商议商议。

             孩儿有请母亲!

(马母上。)

马母   (引子)    桑榆暮景,愿我儿,早日成名。

马力   (白)     参见母亲。

马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马力   (白)     谢坐。

马母   (白)     将为娘请出,有何事议?

马力   (白)     儿有意去往东京,投奔叔父那里,倘得一官半职,也好光耀门楣。

马母   (白)     儿有此志,也就不枉为娘教子一场。

马力   (白)     儿告辞了。

     (二黄摇板)  男儿立志在四方,

             要与皇家做栋梁。

             暂别老母登程往,

             得中回来奉高堂。

(马力下。)

马母   (二黄摇板)  幸喜我儿好志量,

             去投叔父报君王。

             但愿早早登金榜,

             不枉老身教儿郎。

(马母下。)

【第八场】

(江旺上。)

江旺   (念)     自幼生来胆真大,每日劫抢作生涯。

     (白)     俺,混江龙江旺。在这扬子江中,每日里劫抢为生。看天色不早,不免江中走走。

(江旺拿船桨下。)

【第九场】

(路遥上。)

路遥   (二黄摇板)  可叹家门遭不幸,

             东村又被烈火焚。

(路福上。)

路福   (白)     员外,不好啦,不好啦!

路遥   (白)     又有何事?

路福   (白)     西村大火。

路遥   (白)     哎呀,不好了。快快救火!

(路遥、路福同下。路龙、路虎同上。)

路龙   (白)     兄弟,家门不幸,遭了二把天火,烧的干干净净,这便如何是好?

路虎   (白)     兄长,今遇大比之年,还是进京赶考,若能得中回来,亦好改换门庭。

路龙   (白)     就依兄弟。

     (二黄摇板)  弟兄双双奔都城,

路虎   (二黄摇板)  赴京赶考走一程。

(路龙、路虎同下。)

【第十场】

(马力上。)

马力   (白)     哎呀且住,看天色不早,前面又有一大江,这便如何是好?

(江旺上。)

江旺   (白)     打鱼啦!

马力   (白)     那边有一渔船,待我唤来。

             渔船,摇过来!

江旺   (白)     来了,唤我作什么?

马力   (白)     天色已晚,你将我渡过江去。

江旺   (白)     打渔船,不渡人。

马力   (白)     多把银钱与你。

江旺   (白)     好好好,待我搭了扶手。

(马力上船。)

江旺   (白)     拿钱来,拿钱来。

马力   (白)     渡过江去,再来把钱。

江旺   (白)     船家不搭过河钱,你近前来。

马力   (白)     讲说什么?

江旺   (白)     你下去吧!

(马力下。)

江旺   (白)     待我回去。

(江旺下。)

【第十一场】

(路遥上。)

路遥   (念)     富贵花间露,荣华草上霜。

(路遥坐。路福暗上。)

路遥   (白)     哎!

(路遥望。)

路遥   (白)     我一份家私,烧得片瓦无存,两个姣儿们也不知往哪里去了?到如今度日如年,如何是好?

路福   (白)     员外不必着急,何不到张员外那里,借些银子,也好度日。

路遥   (白)     好是好,恐怕他看不起我们。

路福   (白)     员外,又道是亲故亲故,我们好了再还他们。

路遥   (白)     如此带路。

     (二黄摇板)  路福与我把路引,

             亲翁家中借纹银。

(路遥、路福同下。)

【第十二场】

(张不德上。)

张不德  (二黄摇板)  只为女儿婚姻事,

             费尽老汉一片心。

(张不德坐。张兴上。)

张兴   (白)     员外,大事不好啦!

张不德  (白)     何事惊慌?

张兴   (白)     路员外家中连遭两把天火,烧的干干净净。

张不德  (白)     哎呀,有这等事,我女儿这要过了门,这不是受了穷了吗?快想法子把这门亲事打退了才好。他要到这里来,就说我不在家。

张兴   (白)     是啦!

(路遥、路福同上。)

路遥   (二黄摇板)  急急走来急急行,

             不觉来到亲翁门。

路福   (白)     到了。

路遥   (白)     到了,往里通禀,就说我来了。

路福   (白)     是啦。

             里面有人吗?

张兴   (白)     谁呀?

路福   (白)     是我。往里通禀,我们员外爷来啦!

张兴   (白)     我们员外不在家,你明天再来吧。

路福   (白)     我晓得他在家,你怎么说他不在家呢!

张兴   (白)     你别吵,我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路福   (白)     你快一点。

张兴   (白)     他在外边吵起来啦。

张不德  (白)     咳,没法子,叫他进来吧。

张兴   (白)     是啦。

             那小子,我们员外叫你们进来啦。

路福   (白)     员外,我来啦。

路遥   (白)     怎么样?

路福   (白)     他叫你进去啦。

路遥   (白)     叫我们进去。

路福   (白)     咳,我们进去吧。

路遥   (白)     连个请字都没有哇?

路福   (白)     他没有请字。

路遥   (白)     看起来,这个人是穷不得的吓!

(路遥进内。)

路遥   (白)     吓,亲翁!

张不德  (白)     罢啦。

路遥   (白)     亲翁可好?

张不德  (白)     我有吃喝,怎么不好?

路遥   (白)     亲翁,你好我也好。

张不德  (白)     你好?谁问你来呀!

路遥   (白)     你可晓得我家中之事?

张不德  (白)     你家里的事,我怎么晓得?

路遥   (白)     着了两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连两个姣儿不知逃到哪里去了。他二人来过没有?

张不德  (白)     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路遥   (白)     亲翁,你可晓得我的来意?

张不德  (白)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混食虫,我怎么晓得你的来意呢?

路由   (白)     我如今度日如年,我来与亲翁借几个钱,也好度日。

张不德  (白)     你借钱来啦?

路遥   (白)     着哇,借钱来了。

张不德  (白)     我的钱怎么能借给你?

路遥   (白)     是我的亲戚,看在亲戚份上,还望周济一二。

张不德  (白)     什么你我是亲戚,不过是句戏言,你怎么当了真啦!

路遥   (白)     你我不是亲戚吗?

张不德  (白)     你有我有,才是亲戚。如今你看我有钱,就说我你是亲戚,哪里有这回事!

路遥   (白)     哦,你有我有,就是亲戚?如今你富我穷,就不是亲戚了?好好好,我告辞了!

张不德  (白)     你早就该走啦!

路遥   (白)     咳!

     (二黄摇板)  可恨不德太欺人,

             不借纹银反罢亲。

(路遥、路福同下。)

张不德  (白)     你这小子,真混账!我叫你告诉他我不在家,你把他领到家里来啦!你吃我的饭,不听我的话,真混账!

(张不德下。)

【第十三场】

(路遥、路福同上。)

路遥   (二黄摇板)  可恨贼子心肠狠,

             不借纹银反罢亲。

             举目抬头来观定,

(水旗领马力同上,马力坐地。)

路遥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波涛之中有一人。

     (白)     路福,你看扬子江中好像是个人哪!

路福   (白)     不错,是个人。

路遥   (白)     快快搭救上来。

(路福救。)

路福   (白)     救上来啦。

路遥   (白)     看看可有气?

路福   (白)     有气。

路遥   (白)     搭回家去。

(路福搭马力,路遥、路福、马力同进门。)

路遥   (白)     壮士醒来,醒来,醒来!

马力   (二黄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呼唤,

(马力醒。)

马力   (白)     吓!

     (二黄摇板)  又见二人在面前。

路遥   (白)     这一壮士,因甚落水?

马力   (白)     老丈容禀!

     (二黄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来投叔父到东京。

             可恨贼子心太狠,

             将我推在大江心。

             多蒙老丈救我命,

             来世犬马报大恩。

路遥   (白)     原来如此。

             来!

路福   (白)     有。

路遥   (白)     取几件好衣服,来与他更换。

路福   (白)     咋!

(路福出门,望路遥。)

路遥   (白)     何事?

路福   (白)     哪里还有好衣服哇!

路遥   (白)     好衣服呢?

路福   (白)     不是烧了吗?

路遥   (白)     我忘记了。还有什么?

路福   (白)     还有破的。

路遥   (白)     着哇,破的也比他湿的强吓!快快取来。

路福   (白)     咋。

(路福取破衣。)

路福   (白)     取了来啦。

路遥   (白)     咳,壮士吓,好衣服烧完了,还有破的,暂且换上吧。

马力   (白)     多谢了。

(马力换衣。路遥背身。)

路遥   (白)     且住。我自从着了两把天火,一份家私俱已烧尽,两个孩儿不知去向,我落得无依无靠了。我看这马力相貌魁梧,志气不凡,况且大难不死,必主大贵。我何不与他八拜为交,他若发达,我也有个依靠。我就是这个主意。

马力   (白)     老丈请坐。

路遥   (白)     请坐。

马力   (白)     请问老丈尊姓大名?

路遥   (白)     老汉姓路名遥,在这路家庄居住。我有心与你八拜为交,尊意如何?

马力   (白)     哎呀呀,老丈啊,我乃是落难之人,多蒙恩人救了我的性命,救命之恩尚且未报,怎敢高攀?

路遥   (白)     我乃一片诚心,你不要推辞了。

马力   (白)     如此我就高攀了。

路遥   (白)     来,看香案伺候。

(路福背身。)

路福   (白)     哪里有钱买香烛?有了,把我的衣服当了,去买香烛。

(路福下,拿香烛上。)

路福   (白)     买了来啦。

路遥   (白)     贤弟请!

马力   (白)     大哥请!

路遥   (二黄摇板)  走上前来礼恭敬,

马力   (二黄摇板)  过往神灵鉴我心。

路遥   (二黄摇板)  路遥今年五十岁,

马力   (二黄摇板)  马力三十单二春。

路遥   (二黄摇板)  我把你当作亲兄弟,

马力   (二黄摇板)  你如亲兄一般同。

路遥   (二黄摇板)  叩罢头来抽身起,

马力   (二黄摇板)  双手搀起年迈人。

     (白)     兄长请上,小弟叩头。

路遥   (白)     贤弟请坐。少礼。

马力   (白)     兄长请坐。

路遥   (白)     贤弟吓,如今是自己弟兄了,要各吐肺腑。我是有家财的,着了两把天火,烧得干干净净了,两个侄儿也不知去向。你方才言道要到……

马力   (白)     东京。

路遥   (白)     不错。东京寻什么?

马力   (白)     寻我叔父马汉。

路遥   (白)     他作什么官哪?

马力   (白)     在包大人台前。

路遥   (白)     好哇,你就该去找他去。

马力   (白)     有心去找他,只因无有盘费。

路遥   (白)     这有何难。

             来!

路福   (白)     有。

路遥   (白)     取二百两银子来。

路福   (白)     咋。

(路福出门,望路遥。)

路遥   (白)     告便。

马力   (白)     请便。

(路遥出门。)

路遥   (白)     银子取来了么?

路遥   (白)     咱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里有二百两银子呢?

路遥   (白)     哦,忘记了。哎呀,我许了他,如何是好?

(路遥想。)

路遥   (白)     有了。你去问安人,她可有贴己银子没有?

路福   (白)     老太太那里也没有哇!

路遥   (白)     哎呀,那便如何是好?

路福   (白)     员外爷,倒不如把庄田卖了吧。

路遥   (白)     我的庄田值得多吓!

路福   (白)     交朋友要紧。

路遥   (白)     不错,交朋友要紧。你去卖了它吧。

路福   (白)     咋!

(路福下,上。)

路福   (白)     员外,人家只给二百两银子,多了不要。

路遥   (白)     也好,如此拿了来。哎,交朋友要紧!

路福   (白)     员外爷,二百两银子,拿去吧。

路遥   (白)     啊,贤弟。这有二百两银子,以作路费,足以够了。

马力   (白)     兄长,这银两是哪里来的?

路遥   (白)     是我卖庄田来的吓。

马力   (白)     兄长留下度日吧!

路遥   (白)     哦,敢是嫌轻么?

             来,再取二百两。

马力   (白)     不用了,不用了。

路遥   (白)     哦,不用了。

马力   (白)     小弟到了东京,就要来信。兄长在家务要保重,弟要告辞了。

路遥   (白)     转来。贤弟吓,你这西京到东京一千八百里,难道说走了去不成吗?

马力   (白)     小弟步行而去。

路遥   (白)     哎吓,岂不跑坏你两条腿。

             来,备一匹大马来!

路福   (白)     咋。

(路福出门,望路遥。)

路遥   (白)     告便。

马力   (白)     请便。

(路遥出门。)

路遥   (白)     马呢?

路福   (白)     哪里有马?

路遥   (白)     我的马多得很!

路福   (白)     不是被火烧了吗?

路遥   (白)     哦,没有了,还有什么,何不去看看?

路福   (白)     马是没有啦,还有一匹瞎驴。

路遥   (白)     马是不中用的了,你将瞎驴牵了来。

路福   (白)     员外,咱们那许多的马都烧完啦,就存下一匹瞎驴,你要送给他,你骑什么呢?

路遥   (白)     不必多言,快牵了来。

路福   (白)     就是啦。

(路福牵驴上。)

路福   (白)     牵了来啦。

(路遥牵驴。)

路遥   (白)     贤弟吓,马是没有了,这还有一匹瞎驴,是我收租骑的。你骑了去吧。

马力   (白)     兄长留下乘骑吧。

路遥   (白)     我没有租收了,你骑去吧。

马力   (白)     兄长乘骑吧。

路遥   (白)     来,换马!

马力   (白)     不用了。

路遥   (白)     哦,不用了。

马力   (白)     告辞了!

     (二黄摇板)  多蒙兄长施恻隐,

             救我性命又赠银。

             马力有日身荣贵,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白)     兄长,小弟告辞了。

路遥   (白)     哈哈哈,我兄弟去了。将门关了,竟等候兄弟回音便了。

(路遥、路福同下。)

【第十四场】

(真武大帝上。〖点绛唇〗。)

真武大帝 (白)     吾乃真武大帝是也。今有马力从此经过,将神枪教授于他,日后好与国家出力报效。远远见马力来也!

(马力上。)

马力   (二黄摇板)  急急走来急急行,

             只见庙宇面前存。

     (白)     看天色已晚,不免庙中投宿。

             里面可有大师父?

(马力看。)

马力   (白)     那庙中无人,就在此处,安歇了吧。

(马力睡。真武大帝教枪。天明。马力醒。)

马力   (白)     天已明亮,东京去者。

(马力下。)

【第十五场】

(马力上。)

马力   (二黄摇板)  青山绿水观不尽,

             幸喜今日到东京。

     (白)     幸喜来到东京了,不知哪里是包相爷的衙门,待我问来。

             啊,列位请了!

众百姓  (内同白)   请了!

马力   (白)     包相爷的衙门在哪里?

众百姓  (内同白)   前面就是。

马力   (白)     有劳了。

众百姓  (内同白)   好说。

马力   (白)     哦,这就是相府。

             里面哪位在?

(家院上。)

家院   (白)     何事?

马力   (白)     这里可是包相爷的衙门?

家院   (白)     正是。

马力   (白)     可有马汉马将爷?

家院   (白)     有的。

马力   (白)     烦劳通禀,马力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有请马将爷!

(马汉上。)

马汉   (白)     何事?

家院   (白)     外面有一马力求见。

马汉   (白)     原来是侄儿到了。叫他进来。

家院   (白)     是。

             随我进来。

马力   (白)     侄见叔父。

马汉   (白)     罢了。侄儿到此何事?

马力   (白)     奉了母亲之命,投奔叔父这里,报效国家。

马汉   (白)     好,待我禀知相爷就是。

四龙套  (内同白)   相爷下朝。

马汉   (白)     侄儿回避了。

(马力下。四龙套、包拯同上,包拯下轿,坐。)

马汉   (白)     参见相爷。

包拯   (白)     罢了。

马汉   (白)     相爷下朝为何甚迟?

包拯   (白)     今有杨元帅打本前来,请兵求救,故而下朝甚迟。

马汉   (白)     启禀相爷:末将有一侄儿,前来投效,求相爷提拔一二。

包拯   (白)     好。唤他前来见过老夫。

马汉   (白)     遵命。

(马汉出门。)

马汉   (白)     侄儿快来。

(马力上。)

马力   (白)     叔父何事?

马汉   (白)     相爷唤你,小心了。

马力   (白)     是。

(马力进门。)

马力   (白)     马力叩见相爷。

包拯   (白)     罢了。你来投军有何本领?

马力   (白)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包拯   (白)     好。

             来。

旗牌   (白)     有。

包拯   (白)     带他下去演箭。

旗牌   (白)     遵命。

             随俺来。

马力   (白)     是。

(马力、旗牌同下。〖起鼓〗,〖内喊声〗。)

四龙套  (内同白)   好箭,好箭。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相爷:马力一马三箭,三马九箭,箭射红元。

包拯   (白)     好。传马力。

(马力上。)

马力   (白)     叩见相爷。

包拯   (白)     老夫修书一封,命你去到杨元帅营中平贼立功去吧!

马力   (白)     多谢相爷。

包拯   (白)     启开文房。

(包拯修书。)

马力   (白)     谢相爷。

(马力下。)

包拯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路遥上。)

路遥   (二黄摇板)  姣儿一去无音信,

             终朝每日挂在心。

(路福上。)

路福   (白)     员外,大事不好啦!

路遥   (白)     何事惊慌?

路福   (白)     咱们房子里着了火啦!

路遥   (白)     哎呀,不好了!

     (扑灯蛾)   四面烈火发,烈火发,

             片烟两交加,两交加。

             不幸遭回禄,

             从此哪是家?

(路遥下。扑火。路遥、路福同上。)

路遥   (白)     哈哈,烧完了,烧完了,全都烧完了,烧的干干净净。咳,着了两把天火,又着了一把天火,烧的干干净净了,何以为生,待我投入江中死了吧!

路福   (白)     员外,你老人家死不得。

路遥   (白)     不死,何以为生?

路福   (白)     到不如你去找你兄弟马力去。

路遥   (白)     好是好,无有盘费怎能去得?

路福   (白)     咱们还有一块菜园地,卖了也好作盘费。

路遥   (白)     那个能值几个钱?

路福   (白)     多少值几两银子。

(路福下,上。)

路福   (白)     员外爷,卖了五两银子,你拿了去吧。

路遥   (白)     你留一些吧。

路福   (白)     我不要,我有银子。

路遥   (白)     安人呢?

路福   (白)     员外你老人家放心,我就是讨饭,也养活这老太太。

路遥   (白)     真义仆也,请上受我一拜!

     (二黄摇板)  走向前来礼恭敬,

             路福可算大义人。

             含悲忍泪阳关奔,

             等我回来再报你的恩。

(路遥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二黄摇板)  可恨贼子太野性,

(旗牌上。)

旗牌   (白)     禀元帅:包相爷差人前来,要见元帅。

杨宗保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马力上)

马力   (白)     元帅!

杨宗保  (白)     壮士!不知壮士到此,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马力   (白)     岂敢。包相爷有书信一封,元帅请看。

杨宗保  (白)     待我看来。

(杨宗保看。)

杨宗保  (白)     原来如此。明日阵前,就请帮忙便了。请!

(杨宗保、马力、四龙套同下。)

【第十八场】

(乌雅叉上。)

乌雅叉  (白)     呔,不怕死的前来受死!

马力   (内白)    乌雅叉休得猖狂,俺来也!

(马力上。)

马力   (白)     呔,乌雅叉。我劝你早归降,免尔一死!

乌雅叉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马力   (白)     众将官,杀!

(马力、乌雅叉同开打,乌雅叉三笑,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二黄摇板)  将身且坐宝帐上,

             但愿灭贼报端详。

(四宋将同上。)

四宋将  (同白)    马将军到。

(马力上。)

杨宗保  (白)     请坐。

马力   (白)     有坐。

杨宗保  (白)     胜败如何?

马力   (白)     那乌雅叉被某擒住了。

杨宗保  (白)     绑上来。

(四兵卒押乌雅叉同上。)

杨宗保  (白)     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乌雅叉  (白)     岂来跪你!

杨宗保  (白)     押了下去!

             后帐摆宴,与将军贺功。

杨宗保、

马力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包拯上。)

包拯   (二黄摇板)  可恨贼子太猖狂,

             叛乱我邦为哪桩?

(中军上。)

中军   (白)     马力到。

包拯   (白)     有请。

(马力上。)

马力   (白)     参见相爷。

包拯   (白)     马将军,这番前去怎么样了?

马力   (白)     乌雅叉被某拿住,相爷发落。

包拯   (白)     绑上来。

马力   (白)     是。

(四兵卒绑乌雅叉同上。)

包拯   (白)     现今被擒,你有何说?

乌雅叉  (白)     随便尔等!

包拯   (白)     押了下去。

             吓,马将军。等我奏明万岁,听封受爵。后堂摆宴,与将军贺功。

包拯、

马力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路遥上。)

路遥   (二黄摇板)  晓行夜宿往前进,

             不觉来在店房门。

     (白)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你是干什么的?

路遥   (白)     我是住店的。

店家   (白)     你这个样,也到这里来住店么?

路遥   (白)     你来摸摸,我是有钱的吓。

店家   (白)     用什么?

路遥   (白)     用明灯一盏。

店家   (白)     灯到。吃什么东西?

路遥   (白)     前面打过尖了。你去吧。

店家   (白)     是啦。

(店家下。)

路遥   (白)     咳,想俺路遥家财万贯,只落得这般光景,怎不叫人悲叹也!

     (二黄原板)  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

             遭回禄只落得家业凋零。

             可怜我一路上艰难尝尽,

             但不知何日里才到东京?

(〖起二更鼓〗。)

路遥   (二黄原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想起了家中事令人伤心。

             可怜我年老妻无人照应,

             但不知我的儿何方存身?

(〖起三更鼓〗。)

路遥   (二黄平板)  鼓打三更我好伤情,

             越思越想两泪淋。

             但愿得此一番把兄弟见,

             倾谈肺腑叙叙苦情,叙叙苦情。

(〖起四更鼓〗。)

路遥   (白)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什么事情?

路遥   (白)     店钱在此,我要走了。

店家   (白)     天亮了,你再走吧。

路遥   (白)     我等不到天亮了,就此去也!

     (二黄摇板)  不顾夜深奔路程,

             心中有事难等天明。

(路遥下。)

【第二十二场】

(旗牌上。)

旗牌   (念)     奉了王爷命,看守在府门。

(路遥上。)

路遥   (二黄摇板)  离了西京到东京,

             马力兄弟哪里寻?

     (白)     来在东京,不知兄弟住在何处。哎吓,好大一库府第啊,待我看来。

旗牌   (白)     咳,老头你找谁呀?

路遥   (白)     啊,我找人啦。

旗牌   (白)     你找谁?

路遥   (白)     我找马力。

旗牌   (白)     哪个马力?

路遥   (白)     姓马名力,字壮成。

旗牌   (白)     哦,我们王爷啊!

路遥   (白)     他怎么是王爷?

旗牌   (白)     只因乌雅叉造反,我们王爷把他平灭了,皇上封他为镇国王。

路遥   (白)     太啰嗦了。你对他去讲,我是西京路家庄来的,我姓路名遥,他是我的兄弟,我是他的——

(路遥大声。)

路遥   (白)     哥哥,前来找他来了。

旗牌   (白)     请少待,我来通禀。

路遥   (白)     快去。

旗牌   (白)     有请王爷!

(马力上。)

马力   (白)     何事?

旗牌   (白)     禀王爷:西京路家庄,有一路遥要见王爷。

马力   (白)     那是大王爷到了,大开正门有请。

旗牌   (白)     有请大王爷。

路遥   (白)     哈哈,他居然做了王爷了。

(马力跪。)

马力   (白)     兄长!

路遥   (白)     你、你、你是什么人哪?

马力   (白)     我就是马力。

路遥   (白)     马力?

马力   (白)     正是。

路遥   (白)     壮成?

马力   (白)     正是。

路遥   (白)     哎呀,我的好兄弟吓!

     (二黄摇板)  一见兄弟两泪淋,

             怎不叫人痛伤心。

             我只说兄弟难得相见,

     (白)     兄弟啊!

(马力、路遥同进门。)

路遥   (二黄摇板)  谁知相逢在都门。

马力   (白)     兄长不必悲伤,小弟作了王爷了,从今以后有你吃的,有你穿的,不要愁了。

路遥   (白)     兄弟吓,你在家的时节,我着了两把天火,你是知道的啊。

马力   (白)     小弟知道了。

路遥   (白)     你走了啊,哈哈,又着了一把天火,烧得干干净净,我找你来了。

马力   (白)     兄长不要愁了。

             来,与大王爷更衣。

旗牌   (白)     请大王爷更衣。

路遥   (白)     哦,换好衣服去。

旗牌   (白)     是。

路遥   (白)     来。

旗牌   (白)     有。

路遥   (白)     看衣更换。

(路遥下。)

马力   (白)     酒宴摆下。

(路遥换衣上。)

马力   (白)     兄长请来入席。

路遥   (白)     贤弟请酒。

(路遥、马力同饮酒。)

马力   (白)     兄长请酒。

路遥   (白)     贤弟吓,你在家的时节,我着了两把天火,你是知道的啊。

马力   (白)     小弟知道。

路遥   (白)     你走了啊,哈哈,我又着了一把天火,烧得干干净净的了,我来找你来了。

马力   (白)     吓兄长,小弟今作了王爷了,有你吃的,有你穿的,就不要愁了。

路遥   (白)     贤弟吓,吾在家中想你,今天见面,我们要攀谈攀谈。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王爷:包相爷请王爷询话。

马力   (白)     兄长,包相爷请小弟询话。

路遥   (白)     哎呀,贤弟吓,你我弟兄许久未见,今日见面正好攀谈攀谈,你不要去,请来饮酒。

马力   (白)     是是是,兄长请酒。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王爷:包相爷立等王爷,有事相商。

(马力偷下,路遥自言自饮。)

路遥   (白)     贤弟吓,你在家的时节,我着两把天火,你走了又着一把。

(路遥看,怒掷杯。)

路遥   (白)     哈哈,兄弟们许久未见,今日见面应当攀谈攀谈,怎么竟自不辞而去了。哦,我明白了,一定见我穿破衣服来找他,看我不起。我这人穷志不穷,好好好,等他回来与他辩理!

(路遥下。)

【第二十三场】

(包拯上。)

包拯   (二黄摇板)  将身且坐大堂上,

             马力到来说端详。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报:马王爷到。

包拯   (白)     有请!

(马力上)

马力   (白)     相爷,有何见论?

包拯   (白)     万岁传旨下来,命王爷发落乌雅叉。

马力   (白)     放回国去,命他年年进贡,岁岁来朝,相爷意下如何?

包拯   (白)     但凭王爷。

马力   (白)     来,将乌雅叉押上来!

(四龙套押乌雅叉同上。)

马力   (白)     我将你放回国去,岁岁来朝,年年进贡,你意如何?

乌雅叉  (白)     好,待某修下降表。

(乌雅叉修表。)

马力   (白)     来,轰了出去。

(四龙套同轰乌雅叉下。)

马力   (白)     某有私事告辞了。

包拯   (白)     不送。

(马力、包拯同下。)

【第二十四场】

(路遥上。马力上。)

马力   (白)     啊,兄长,小弟回来了。

(路遥怒。)

路遥   (白)     我晓得你回来了!

马力   (白)     啊,兄长与哪个生气?

路遥   (白)     我就与你!

马力   (白)     与小弟为何生气?

路遥   (白)     吾与你许久未见,今日见面正好攀谈攀谈。怎么竟不辞而去,是何道理?

马力   (白)     吓,兄长有所不知。包相爷请小弟有大事相商,弟也曾禀知兄长了。

路遥   (白)     不对,不对,分明是你看我穷了,我穿的破,你看我不起,是不是?

马力   (白)     兄长,小弟怎敢看不起。兄长不要生气,小弟这厢有礼。

路遥   (白)     你有礼,我没有礼。好好好,我要回我的路家庄去了!

马力   (白)     兄长不要生气,要耐忍一二才是。

路遥   (白)     哈,我由西京到东京,一千八百里路,我到这里忍耐来了!这“忍耐”二字不好听得很哪!我要忍耐,我回去忍耐,我不在你这里忍耐。你的好衣服,我不要穿!

(路遥脱衣。)

路遥   (白)     我要走了,走了,走了!

马力   (白)     兄长一定要去。

             来,看银两伺候。

路遥   (白)     且慢。你不要看我穿的破啊,我身上是有钱的,你的银两我是不要的。

马力   (白)     来,快快备马。

路遥   (白)     你的马,我也不要。我要我的瞎驴。

马力   (白)     来,将瞎驴牵了来。

路遥   (白)     驴啊,驴啊,你将马王爷渡到东京来了,他居然作了王爷了,你的功劳不小。如今又将你老东人渡回西京,看起来你是个有良心的。我不能在你这有良心的这里忍耐,我要回去了。

(路遥上驴。)

路遥   (白)     马力啊,我在扬子江中救过你性命啊,还赠过二百两银子,是卖庄田来的。马力,你、你、你丧了良心了!

(路遥下。)

马力   (白)     旗牌过来,准备银两快快去至西京,路家庄修造王府,不得迟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马力   (白)     日久进见。

(日久上。)

日久   (白)     参见王爷,有何差遣?

马力   (白)     命你多带银两,伴同大王爷慢慢而行,必须两月回到西京,回来另有升赏。

日久   (白)     遵命。

(日久下。)

马力   (白)     掩门。

(马力下。)

【第二十五场】

(路遥上,上驴,跌下驴。)

路遥   (白)     哎呀,把你老主人丢下来了。哈哈,你渡过马王爷,连你的脾气都大的很哪。哎呀,不好,我一口气出了他府,身旁分文没有,怎能回得去啊。也罢,暂在荒郊休息再走。

(日久骑马上。)

日久   (白)     咳,老头起来,起来。

路遥   (白)     不起来。

日久   (白)     把驴牵过去。

路遥   (白)     驴牵开,没有功夫。

日久   (白)     你不起来,我这马把你踏死,那怎么办哪?

路遥   (白)     我由东京到西京一千八百里路,身旁分文没有,你要把我踏死啊,哈哈,你把我踏死吧!

日久   (白)     老头你起来,我与你有话说。

路遥   (白)     我起来了,看你把我怎么样!

日久   (白)     你要到哪里去?

路遥   (白)     我要到西京去。

日久   (白)     我也到西京去。

路遥   (白)     你也要到西京去。

日久   (白)     不错,我也到西京去。

路遥   (白)     你告诉我作什么?

日久   (白)     咱们二个人搭伴走哇。

路遥   (白)     我和你走不到一处哇!

日久   (白)     怎么走不到一处?

路遥   (白)     你穿着这个,我穿着这个,你是有钱的,我是没有钱的。难道说,你住店,我在外头等着。你吃饭,我饿着肚子不成?

日久   (白)     老人家,不要紧。我住店,你也住店,我吃饭你也吃饭,一路之上吃我的,用我的,全都是我的,你瞧好不好?

路遥   (白)     我与你萍水相逢,吃你的用你的,我于心何忍哪。

日久   (白)     咱们交个朋友哇。

路遥   (白)     你交朋友,我不交朋友。

(路遥睡地下。)

日久   (白)     你起来商议商议。

路遥   (白)     没有什么商议的,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日久   (白)     得啦,商议商议吧。

路遥   (白)     没有商议的。

日久   (白)     我告诉你说,我是有个脾气。

路遥   (白)     你有什么脾气?

日久   (白)     我说什么,你就要依我什么,你要是不依我,我说死就死!

(日久假装碰死。)

路遥   (白)     起来,你不要死,我依着你就是。

日久   (白)     你依着我,我就不死了。

路遥   (白)     我依着你就是了。你可是有一样呀。

日久   (白)     哪一样?

路遥   (白)     一路之上,要用你的,吃你的,喝你的,都是你的。

日久   (白)     你放心吧,都是我的。

路遥   (白)     我可不是要用你的钱,是我救你的命吓。

(路遥看驴。)

路遥   (白)     慢来,慢来,走不到一处。

日久   (白)     怎么又走不到一处呢?

路遥   (白)     你骑的是马,烈性一定是快。我骑的是驴,是老驴,还是瞎的。你前面跑,我后面跟不上,岂不是走不到一处?还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日久   (白)     我勒着点缰绳,你打几下,两下里一凑,这不是走到一块了吗?

路遥   (白)     你叫我打它,我还舍不得。

日久   (白)     得啦,商议商议。

路遥   (白)     没有什么商议,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日久   (白)     你要不依着我,我还是要死。

(日久假装碰死。)

路遥   (白)     你怎么又要死。

日久   (白)     非死不可。

路遥   (白)     好了好了,我依着你了。

日久   (白)     依着我,我就不死了。

路遥   (白)     可是有一样。

日久   (白)     哪一样?

路遥   (白)     一路之上,吃你的,喝你的,我可不是要用你的钱,我是救你这条命哪。

日久   (白)     我都依着你,你也得依着我。

路遥   (白)     依你什么?

日久   (白)     一天走三十里。

路遥   (白)     一天走三十里?

日久   (白)     一天走三十里。

路遥   (白)     一路之上,都是你的,我于心不忍,还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日久   (白)     得啦,商量商量。

路遥   (白)     没有什么商量。

日久   (白)     你不依着,我就要死。

路遥   (白)     哎唷哎呀,你怎么又要死?

日久   (白)     我非死不可。

路遥   (白)     好了好了,依着你就是了。我可不是要用你的钱,我是救你这条命哪。

(路遥上驴。)

日久   (白)     老人家,一路之上,我们谈谈心,慢慢的走,好不好?

路遥   (白)     好。

日久   (白)     你由西京到东京来,有什么亲戚,有什么势力?

路遥   (白)     你问我的势力?大的很哪!

日久   (白)     你有什么势力?

路遥   (白)     平伏乌雅叉的镇国王,姓马名力字壮成,你可晓得?

日久   (白)     我晓得。

路遥   (白)     我是他的——

(路遥大声。)

路遥   (白)     哥哥。

日久   (白)     老人家,你有这么好的兄弟,你怎么这个样子。你何不找你兄弟马力去呢?

路遥   (白)     咳,不提起马力,还则罢了。

日久   (白)     要提起马力呢?

路遥   (白)     提起马力吓,是——

     (二黄顶板)  令人可恨,

             尊一声小哥哥细听详情:

             我也曾在扬子江中,我救过他的性命,

             我二人在草堂同把香焚。

             他言说到京城把叔父寻定,

             我也曾卖庄田赠瞎驴,我赠过他二百两纹银。

             又谁知到京城身居王位,

             我只说他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谁知他忘了我大恩。

             因此上我一怒出了府门,

             逃至在荒郊外身并无分文。

             我多蒙小哥哥你救我的性命,

             我路遥到西京,早烧香,晚点灯,一天三餐供奉与你,是不忘恩。

     (二黄原板)  小哥哥与我忙把路引,

     (二黄摇板)  一路加鞭急奔西京。

(路遥、日久同下。马力捧圣旨上,过场,下。)

【第二十六场】

(日久、路遥同上。)

路遥   (念)     离却三里桃花堡,又到五里杏花舟。

日久   (白)     老人家,我们下来休息。

路遥   (白)     但凭小哥。

日久   (白)     到路家庄还有多少路哇?

路遥   (白)     还有三十多里,快快赶路。

日久   (白)     我不到西京去了。

路遥   (白)     你不到西京了。

日久   (白)     我不到西京了。

路遥   (白)     你害了我了。

日久   (白)     我怎么害你了?

路遥   (白)     你想吓,我一口气出了王府门,在荒郊必然一死。多蒙救了我这二个月,吃你的用你的,都是你的。来到此处你不到西京了,我还是一死,我在这里死,不如早几天死了不好么。好了好了,这也是生有处,死有地,我是当死在这里,我也不怪你。你去吧。

日久   (白)     哦,不要紧。我这里有三十两银子,你拿了去吧。

路遥   (白)     哎呀,一路之上吃你的,用你的,都是你的。临行我再拿你的银子,我于心何忍哪!

日久   (白)     不要紧的,咱们交朋友吓。

路遥   (白)     我情愿死在这里,也不要你的银子。不要不要。

日久   (白)     你若是不要,我就要死。

路遥   (白)     你又要死,拿过来吧。我不是要你的银子。

日久   (白)     你是救我这条命。

路遥   (白)     对了,对了。去吧。

日久   (白)     我告辞啦。

路遥   (白)     转来,转来。

日久   (白)     你言讲什么?

路遥   (白)     你贵姓啊?

日久   (白)     你这人,一起走了二个月,吃我的,用我的,都是我的,你不问我姓什么。这我要走了,你这才问我姓什么,是何缘故?

路遥   (白)     我气糊涂了。

日久   (白)     我姓日头的日。

路遥   (白)     你姓日头的日?哪有这个姓啊!

日久   (白)     我爱姓这姓,你还给我改姓不成吗?

路遥   (白)     不敢,不敢。你的大号怎么称呼?

日久   (白)     我叫日久。

路遥   (白)     原来是日久兄。

日久   (白)     不敢不敢。

路遥   (白)     分路吧。

(路遥、日久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七场】

(路福、路寿同上。)

路福   (念)     员外去投亲,

路寿   (念)     数月未回程。

路福   (白)     兄弟,员外东京投亲,至今数月有余,也不见回来。马王爷差人前来把王府造好了,房子也有啦,钱也有啦,都有啦,员外回来也该享点福啦。他去了几个月怎么连信都没有,这不叫人着急吗!

(路遥上。)

路遥   (白)     啊,怎么此处造了偌大的房屋了,难道人将我地基卖了不成么?

路福、

路寿   (同白)    员外爷,小人们叩头。

路遥   (白)     哎呀,哎呀,请起请起。你们是哪一个?

路福、

路寿   (同白)    小人(路福)(路寿)。

路遥   (白)     哦,原来是路福、路寿。你们这身荣耀,是跟了哪个大老爷了?

路福、

路寿   (同白)    自从你老人家走后,马王爷差人前来修造王府。如今房子有了,地也有了,钱也有了,都有了,你老人家正好享福啦。

路遥   (白)     哦,这是他造的。

路遥   (白)     是马王爷造的。看起来他是个有良心的。

路遥   (白)     我晓得他是个有良心的!

路福   (白)     请你老人家更衣。

路遥   (白)     看衣更换。

四青袍  (内同白)   二位少老爷得中回府。

路福   (白)     二位少老爷得中回府。

路遥   (白)     天子贵客,有请。

路福   (白)     有请。

(四青袍、路龙、路虎同上。)
路龙、

路虎   (同白)    叩见爹爹!

路遥   (白)     儿呀,坐下。

路龙、

路虎   (同白)    儿谢坐。

路遥   (白)     儿啊,怎么得了这身荣耀?

路龙、

路虎   (同白)    爹爹容禀!

(〖牌子〗。)

路遥   (白)     待我谢天谢地。

四龙套  (内同白)   圣旨下。

路福   (白)     启员外:圣旨下。

路遥   (白)     香案接旨。

(四龙套、马力捧旨同上。)

马力   (白)     圣旨下,路遥跪。

路遥   (白)     万岁!

马力   (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路遥为人忠义,封为义王。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路遥   (白)     万万岁!

马力   (白)     请过圣命。

路遥   (白)     香案供奉。

马力   (白)     兄长,小弟可是个有良心的。

路遥   (白)     我晓得你是个有良心的!

(张不德上。)

张不德  (念)     从前做事错,如今后悔迟。

     (白)     今有路员外发了财回来,我二个姑爷也中了状元,我不免到路府认亲。来此是路府,你瞧这房子造的多好,真威风。那旁好像路福,不免请他同我通禀一声。

             那旁不是路福吗?

路福   (白)     你什么东西,敢提我老人家的名字!

张不德  (白)     路管家,请你通禀一声,就说我来啦。

路福   (白)     你叫我与你通禀?我没有功夫。你自己进去吧。

张不德  (白)     是是是。

             啊,亲翁!

路遥   (白)     啊,你是什么人?

张不德  (白)     我是张不德。

路遥   (白)     吓,你是张不德。作什么来了?

张不德  (白)     我前来送亲来了。

路遥   (白)     你不要提起亲翁二字,你有我有,才是亲戚。如今我兄弟是王爷了,我儿子是状元,我是老封君,你高攀不上。

张不德  (白)     得啦亲翁,又道是大人不把小人怪,宰相肚子能撑船。你还是一般见识吗,有什么事,全看在我这贤婿面上。

路遥   (白)     这是我的状元儿子。

马力   (白)     啊,兄长,他既然知过,将他认下了吧。

路遥   (白)     咳,势利小人!

(日久上。)

日久   (白)     叩见王爷。

路遥   (白)     哎呀,贤弟啊,一路之上若不是他,我的性命休矣!

             哎呀,恩公啊,我对你说过,马王爷是个有良心的啊!

四龙套  (内同白)   花轿到。

路遥   (白)     搭上堂来。

(拜堂。)
路遥、
马力、
日久、

张不德  (同白)    正是:

     (同念)    路遥东京到西京,

马力   (念)     为人切莫要忘恩。

张不德  (念)     结亲休论贫与富,

日久   (念)     日久才能见人的心。

路遥   (白)     好,好一个“日久才能见人的心”!请到宴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16 ┊ 字数:1万7899 ┊ 最后更新:2022-02-1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