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盘山》

主要角色
杨延顺:小生
萧太后:旦
青莲公主:旦
杨延昭:老生
岩洞宾:丑
韩昌:净

情节
杨延昭坐镇塞北,佘太君奉令押运粮草,带领一班女将前往应援。适韩昌讨战,佘太君乃令孟金榜、蔡秀英出迎,韩昌大败而归。韩昌向萧太后报告军情,谓宋朝女将,极为勇猛。杨八郎闻讯后,自告奋勇,愿生擒宋将,太后不准。杨八郎乃求公主想法。公主于是偕其二子阿哥往谒太后,在饮酒期间,顺便盗取令箭,交与杨八郎,遂得出城,奔往宋营,与其母会面。惟佘太君见杨八郎后,历述其不忠不孝之罪,不允再回番邦。并令杨宗保,假冒杨八郎,利用其令箭,攻入雁门关。萧太后情势危急,令其二女,青莲、碧莲,同往应战。亦均被孟金榜、蔡秀英生擒往宋营云。

注释
按此剧前段剧情与《八郎探母》相同,特人名稍有出入。后段剧情则完全相反,故一并印存,藉资比较
而作参考。
剧本有二十馀唱念脱漏处,为《国剧大成》书本刊印时即有,原因不明。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0.2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宗保、杨宗勉同上。〖点绛唇〗。孟良、焦赞同上。〖点绛唇〗。杨青、杨彪同上。陈林、柴干同上。〖点绛唇〗。〖大吹打〗。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同上,杨延昭上。〖粉蝶儿〗。)

杨延昭  (念)     号炮三响烈旗门,将令一出神鬼惊。千军队里为魁首,万马军营显奇能。

     (白)     本帅,杨延昭。奉王旨意,勦灭萧邦,连日交锋,杀得番奴闭关不出。近日闻报,韩昌至此,必有一番血战,为此今日兴兵,攻取番城。

             众将官。

(杨宗保、杨宗勉、孟良、焦赞、杨青、杨彪、陈林、柴干同应。)

杨延昭  (白)     起兵前去。

孟金榜、

蔡秀英  (内同白)   太君令下。

杨延昭  (白)     大开寨门。

(孟金榜、蔡秀英、四女兵同上。)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太君有令,元帅连日攻城,多受辛劳,着元帅看守大营,二路先锋出战。

杨延昭  (白)     得令。

(杨宗保、杨宗勉、孟良、焦赞、杨青、杨彪、陈林、柴干、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杨延昭同下。)

孟金榜  (白)     众将官,起兵前去。

(孟金榜、蔡秀英、四女兵同下。)

【第二场】

(四小番、四下手、韩昌同上。)

韩昌   (唱)     辽邦蒙长,夜宿貔貅宝帐,

             不分昼夜提防,何日凯歌齐唱。

     (白)     某,韩彦寿。辽邦称臣,蒙主厚恩,招为驸马。只为南朝贪心不足,屡次要分上下,连年干戈不息,马蹄不停,皆因沙滩一战,冤如山海,太后常怀此恨,要报前仇。不料杨将又来催贡纳降,耶律休哥兵败,杨六围困我城,某奉太后之旨,统领强兵十万,战将百员。我军至此,尚未交兵,亦不知他兵动静。已命探子打听,且候一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探子告进,驸马在上,长探叩头。

韩昌   (白)     命你打听宋营动静如何?

报子   (白)     小人打听,大朝命佘太君挂帅,押粮草十万,带领一干女将呵!

(〖风入松〗)

韩昌   (白)     尔打探宋营何人领兵讨战。

报子   (白)     二员女将,一名孟金榜,一名蔡秀英,好不英勇也!

(〖合头〗。)

韩昌   (白)     好。赏尔银牌一面,再探。

(报子下。)

韩昌   (白)     且住。杨家女将,领兵至此,必有一番血战。

             来!

(四下手同应。)

韩昌   (白)     请二位平章。

四下手  (同白)    请二位平章。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内同白)   来也!

(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同上。)

耶律休哥 (念)     阵前刁斗愁云淡,

耶律学古 (念)     杀场战客几时还?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同白)    驸马!

韩昌   (白)     请坐。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同白)    请。呼唤我等有何令下?

韩昌   (白)     适才闻报,佘氏督兵,带领一干女将,围城讨战,特请二位共议。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同白)    想杨家女将至此,必有一番血战。

耶律学古 (白)     莫若开城对敌,见机而行,再为定夺。

韩昌   (白)     二位高见不差。

             众巴都,出城迎战去者。

(孟金榜、蔡秀英、四女兵同上。)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唗!马前敌将通名受死。

韩昌   (白)     听者,俺乃塞北平南大元帅韩昌是也。呔,女将留名。

孟金榜  (白)     孟金榜。

蔡秀英  (白)     蔡秀英。

韩昌   (白)     呔。劝尔早献城池,免受枪尖之苦。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孟金榜、蔡秀英打韩昌下,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四小番、四下手同打四女兵,孟金榜打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四小番同败下。女旗牌上。)

女旗牌  (白)     太君有令:败寇不可穷追,火速回营,与元帅合兵一处。

孟金榜  (白)     众将,人马回营。

(众人同倒脱靴下。)

【第三场】

(萧天佐、萧天佑同上。〖粉蝶儿〗。杨延顺上。〖粉蝶儿〗。扎灵特上。〖粉蝶儿〗。)

萧天佐  (念)     堪恨南朝兵不息。

萧天佑  (念)     狡诈空劳费心机。

杨延顺  (念)     却遇知恩人不报,

扎灵特  (念)     谁知奸宄惹是非。

萧天佐  (白)     请了。

(萧天佑、杨延顺、扎灵特同应。)

萧天佐  (白)     太后登殿,两厢伺候。

(〖小吹打〗。四校尉、四达婆、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粉蝶儿)   每日里操练雄兵,要与那南蛮相并。

     (念)     忆昔沙滩摆战场,袖箭射死天庆王。每日操演兵和将,要夺宋室锦家邦。

     (白)     咱家,萧银宗。只因老王在金沙滩摆下战场,只望将宋王君臣,一股而擒。谁知杨大郎假扮宋君,将我主用袖箭射死,狼主昇遐,咱家只得传朝摄政。近来杨家领兵至此,与我国要分上下,耶律学古兵孤,料难取胜,又命韩驸马统领雄兵三万,方能敌挡宋将。连日不见边报,咱家难以放心。

             二国舅。

萧天佐、

萧天佑  (同白)    有。

萧太后  (白)     可有良谋?

萧天佐  (白)     启太后:自古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我国韩驸马之威名,南朝谁人不知?今番一战,大功必成,太后何必忧虑。

萧太后  (白)     但是咱家昼夜忧思,连日不闻边报,好不心烦。

杨延顺  (白)     儿臣有本,不敢冒奏。

萧太后  (白)     额驸有本奏来。

杨延顺  (白)     臣想此地连遭荒旱,军民甚苦,今又两国相争。又道一朝干戈动,数载马不停。依儿臣之愚见,莫若着一能人,去至宋营讲和,一来免费钱粮,二来军民免遭涂炭。

萧太后  (白)     我与宋朝仇如山海,焉能两罢干戈?而且宋将已临我界,犹如网鸟辙鱼,正好生擒雪恨,怎么反言讲和一举?额驸所奏,着不准行。

杨延顺  (白)     这……

萧太后  (白)     且候边报到来。

(达子上。)

达子   (白)     启太后:韩驸马候旨。

萧太后  (白)     宣。

达子   (白)     宣。

(韩昌上。)

韩昌   (念)     欲求安邦计,要须栋梁臣。

     (白)     儿臣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我儿平身。

韩昌   (白)     千千岁。

萧太后  (白)     何事紧急,这等惊慌?

韩昌   (白)     启太后:今有佘太君,率领一干女将,将儿臣杀得大败。回来求救。

萧太后  (白)     临阵女将名叫什么?

韩昌   (白)     一名孟金榜,一名蔡秀英。

杨延顺  (白)     驸马,南朝如此厉害吗?

韩昌   (白)     吓!

杨延顺  (白)     启奏太后:既是南蛮女将厉害,儿臣情愿领兵生擒南朝女将。

萧太后  (白)     这倒可行。

             来,宣军师。

韩昌、
萧天佐、
萧天佑、
杨延顺、

扎灵特  (同白)    宣军师。

(岩洞宾上。)

岩洞宾  (念)     胸藏天文地理,袖内八卦阴阳。

     (白)     臣,岩洞宾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

岩洞宾  (白)     千千岁。

萧太后  (白)     军师,我兵屡次失机,当用何计?

岩洞宾  (白)     臣启奏太后:臣夜观天相,今春交兵不利,待等秋后,一举可成。

杨延顺  (白)     儿臣启奏太后:既是宋将猖狂,儿臣领兵出关,生擒杨家女将。

萧太后  (白)     驸马执意兴兵,可与军师商议。

杨延顺  (白)     师爷,某愿领兵出关,生擒杨家女将。

岩洞宾  (白)     就使驸马出兵,也不能取胜。且待秋后,方得成功。

萧太后  (白)     军师之言甚是,且待秋后,再为定夺。

             韩驸马火速回关,紧紧提防,哀家大兵,随后即至。

韩昌   (白)     领旨。

(韩昌下。)

萧太后  (白)     王驸马听令。

杨延顺  (白)     臣。

萧太后  (白)     命汝火速急到山后沙达特,带兵三万,谨守关城,不可出战。

杨延顺  (白)     领旨。

岩洞宾  (白)     且慢。若待山后之军,恐误大事,可命二国舅带兵驰骋前去,千万不可交兵。

萧太后  (白)     军师之言甚是。二国舅火速将头关强兵,带领三万,与三驸马兵合一处,小心防护,不得有误。

萧天佑  (白)     领旨。

韩昌、
萧天佐、
萧天佑、
杨延顺、
扎灵特、

岩洞宾  (同白)    请驾!

(〖小吹打〗。四校尉、四达婆、萧太后、韩昌、萧天佐、萧天佑、扎灵特、岩洞宾同下。)

杨延顺  (白)     且住![1]

(〖扫头〗。杨延顺下。青莲公主上。)

青莲公主 (唱)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杨延顺下。)

【第四场】[2]

(四达婆引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念)     辽、宋结冤山海样,朝夕挂念在胸膛。但愿大朝归吾掌,北面为尊女帝王。

(青莲公主上。)

青莲公主 (唱)     

     (白)     

萧太后  (白)     皇儿平身。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赐坐。皇儿此时进宫何事?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是了。今早驸马讨差,是我不准,教你进宫求赏差事,是与不是?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我国军师言道,待等秋后,一举可成。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虽则用武之际,焉能派到他身上?也不是我不用他,他又是南朝人,你想他去得吗?

青莲公主 (白)     

(阿哥、阿姐同上。)
阿哥、

阿姐   (同白)    吓,妈,我饿了。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这是怎么了?这是到了哪里,不是家里一样吗?我也饿了。

             来,看酒来,我与公主同饮。

     (唱)     母女们开怀饮佳酿,

             且将玉液解愁肠。

             但愿得指日凯歌唱,

             杀尽杨将灭宋王。

青莲公主 (唱)     

萧太后  (白)     孩子喝酒,别提我的心事。

青莲公主 (唱)     

萧太后  (唱)     若提起从前事珠泪涌降,

             千斤担到如今要我承当。

     (白)     好孩子,咱们说别的。

青莲公主 (白)     

萧太后  (白)     使得。

             来,斟酒。

青莲公主 (唱)     

(阿哥敬酒。)

阿哥   (白)     这姥姥,我敬你老人家一盅。

萧太后  (白)     好孩子,斟上。

阿哥   (唱)     满满斟上美佳酿,

             但愿得掌北地福寿绵长。

萧太后  (白)     好乖乖。

阿姐   (白)     姥姥,我也斟一盅。

萧太后  (白)     哎哟,我的宝贝。

             来,把壶交给她。

阿姐   (唱)     手捧金樽酒敬上,

             寿享遐龄永安康。

萧太后  (白)     哎哟,真是一对活宝。

             公主,你作什么吓?

青莲公主 (白)     哎,酒我也够了。

阿哥、

阿姐   (同白)    我们回克罢。

萧太后  (白)     天不早了,公主带了阿哥、阿姐回克罢。

青莲公主 (白)     

阿哥   (白)     我们回克了。

(青莲公主、阿哥、阿姐同下。)

萧太后  (白)     我儿搀扶了。

     (唱)     为娘且入绣锦帐,

             夜梦忧思会先王。

(萧太后下。)

【第五场】

(四达子同上。〖水底鱼〗。)

达子甲  (白)     请了。奉太后旨意,各处巡查,就此前往。

(〖合头〗。四达子同下。)

【第六场】[3]

青莲公主 (内西皮导板) 

(青莲公主上。达婆追上。)

达婆   (白)     公主怎么这么忙?

青莲公主 (白)     

达婆   (白)     袖子有什么东西?

青莲公主 (白)     绢子。

(达婆应,下。)

青莲公主 (唱)     

(青莲公主下。)

【第七场】[4]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青莲公主上。)

青莲公主 (唱)     

     (白)     

杨延顺  (唱)     

(杨延顺下。)

青莲公主 (唱)     

(青莲公主下。杨延顺、马夫、达子同上。)

杨延顺  (唱)     

(杨延顺、马夫、达子同下。)

【第八场】[5]

(四下手、韩昌同上。)

韩昌   (念)     兵扎险要地,昼夜费心机。

(报子上。)

报子   (白)     王驸马到。

韩昌   (白)     请。

(杨延顺上。)

韩昌   (白)     驸马慌张而来,必有公务。

杨延顺  (白)     

韩昌   (白)     可有密旨令箭?

杨延顺  (白)     

韩昌   (白)     来,送驸马过营。

(〖水底鱼〗。杨延顺出关,下。)

韩昌   (白)     吓,王司徒既是奉令公差,为何这等慌张?候他归来,便知分晓。

             来。小心防守者。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6]

(杨延顺上,过场,下。四上手、焦赞、孟良、陈林、柴干同上。)

柴干   (白)     请了。我等奉令巡城。

             来,带路上城。

(〖水底鱼〗。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杨延顺下。)

焦赞   (白)     列位哥,远远望见三二个小番窥探,必是番邦奸细。

陈林、

柴干   (同白)    且看他奔往何处而去?

焦赞   (白)     奸细出城,定是搬兵。若放他过去,与我国无益。莫若将他拿住,绑献元帅,但凭他发落。

陈林   (白)     又恐贼人哄军之计。

柴干   (白)     贼人单丝不成线,弟同焦兄出城,你二人谨守城门,却无防碍。

焦赞   (白)     高见不差。

             众兵丁,随爷出城,擒拿奸细去者。

(四上手同出城。达子、马夫、杨延顺同上。)

焦赞   (白)     招打!

(焦赞捆杨延顺,当场凹开。)

焦赞   (白)     来,搜!

四上手  (同白)    并无夹带。

焦赞   (白)     杀了王八日的。

陈林   (白)     绑回大营。

孟良   (白)     来,绑回大营。

(众人同下。)

【第十场】[7]

佘太君  (内西皮导板) 钦承王命把兵领,

(佘太君上。)

佘太君  (唱)     朝暮杀砍马不停。

             无知番奴逞强胜,

             黎民涂炭害生灵。

             我杨家男女皆临阵,

             我夫为国丧番营。

             众家儿郎把忠尽,

             只剩六郎领雄兵。

             老身亲奉皇王命,

             二次督兵把贼征。

             我军至此半月整,

             前番一战贼惊心。

             兵将努力将贼困,

             指日定把塞北平。

(四女兵领孟良同上。)

孟良   (白)     启太君:众将巡城,拿来番邦奸细。

佘太君  (白)     元帅可曾收检?

孟良   (白)     元帅询问,原来是八弟。

佘太君  (白)     哦,八郎还在?

孟良   (白)     是。

佘太君  (白)     儿郎,着元帅带八郎前来见我。

孟良   (白)     是。

(孟良下。)

佘太君  (白)     来,请八夫人入后帐。

四女兵  (同白)    八夫人入后帐。

(蔡秀英上。)

蔡秀英  (唱)     适才后帐得一信,

             儿夫连夜回宋营。

     (白)     婆婆万福。

佘太君  (白)     恭喜我儿,你丈夫回来了。

蔡秀英  (白)     哦。儿丈夫回来了?今日归来奉亲才是人子之道。

(杨延昭、杨延顺、孟良、焦赞、陈林、柴干同上。〖水底鱼〗。)

杨延昭  (白)     贤弟,少候一时。

             吓,母亲,八弟回来了。

佘太君  (白)     当真八郎回来了?

(杨延昭应。)

佘太君  (白)     着他前来见我。

杨延昭  (白)     是。

             吓,八弟,母亲唤你。

(杨延顺应。)

佘太君  (白)     八郎,奴才,儿吓!

     (唱)     见八郎不由人又痛又恨,

             骂一声不孝子无智畜生。

             当年随父领兵,

             皆为救驾把贼征。

             儿众家兄长把忠尽,

             万古千秋落美名。

             你食王爵当自审,

             缘何背主降贼人?

             十数载他邦埋名姓,

             贪生怕死落骂名。

             被擒就该忠尽命,

             反在北地奉仇人。

             杨家屡代留名姓,

             岂要尔不忠不孝负义人。

杨延顺  (唱)     

佘太君  (唱)     尔苟且贪生改名姓,

             缘何番邦恋新婚?

             既是银宗恩意甚,

             尔就不该回宋营。

             口言为母思乡甚,

             方才巧扮离番营。

             公主为你窃皇令,

             大胆放尔转回营。

             看此一举是可敬,

             北国也有孝道人。

             尔久在他邦知路径,

             为娘即日去出征。

             我儿当先将兵领,

             一战可把北地平。

杨延顺  (唱)     

蔡秀英  (白)     住了!

     (唱)     孝当竭力忠尽命,

             贪生怕死岂为人?

             既是番邦情意甚,

             何必挂念老慈亲。

杨延顺  (唱)     

佘太君  (白)     住了!

     (唱)     奴才说话不自审,

             儿一片心事在番营。

             狠心别娘不打紧,

             可怜尔妻一片心。

             即刻分离心何忍,

             谁敢放你出大营!

     (白)     来,众将进帐。

(孟良、焦赞、陈林、柴干同上。)
孟良、
焦赞、
陈林、

柴干   (同白)    太君有何令下?

佘太君  (白)     众将官,晓谕大小三军,有人放走八郎,提头号令。

(孟良、焦赞、陈林、柴干拉杨延顺同下。)

蔡秀英  (白)     且住。一时喧哗,这冤家失落番邦令箭。唔,有了。今有番邦令箭,就命宗保假扮番汉模样,前去诈关,必定一战成功。

             宗保贤侄快来!

(杨宗保上。)

杨宗保  (白)     婶母何事?

蔡秀英  (白)     你八叔回营,带有番邦令箭,你可假扮你八叔模样,带领人马,前去诈关,一战可成。

杨宗保  (白)     又恐番奴盘问,声音不一,未必开城。

蔡秀英  (白)     你八叔归来,可带番奴?

杨宗保  (白)     有两番奴。

蔡秀英  (白)     你可与众将持刀惊吓与他,着那番奴,上前答话。

杨宗保  (白)     婶母高见不差。

蔡秀英  (白)     我等大兵关外接战。

杨宗保  (白)     遵命。

蔡秀英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

杨宗保  (念)     磨沉海底捉金鳌。

(蔡秀英下。)

杨宗保  (白)     焦叔父快来!

(焦赞上。)

焦赞   (白)     何事?

杨宗保  (白)     我八叔归来带有番奴令箭,八婶母令我假扮八叔模样,前去诈关,可同侄儿前去。

焦赞   (白)     走走。

杨宗保  (白)     慢着。擒来小番,在于何处?

焦赞   (白)     现在孟二哥营中。想孟良哥能讲番语,且到他营中,再作道理。

杨宗保  (白)     请。

(〖水底鱼〗。)

焦赞   (白)     呔,三军的!孟爷可在营中?

(小军上。)

小军   (白)     现在营中。

焦赞   (白)     说我要见。

小军   (白)     有请孟二爷。

(四兵卒、孟良同上。)

孟良   (念)     两国相并斗,干戈何日休?

     (白)     何事。

小军   (白)     大公子同焦爷过营。

孟良   (白)     说我出迎。

             吓,小本官、焦贤弟请进,请坐。

             公子过营何事?

杨宗保  (白)     只为八叔回来,带有番邦令箭,我婶母着我假扮八叔模样,前去诈关。又恐贼人盘问,叔父能说番话,欲求同行。

孟良   (白)     番话虽然能说,但是声音不对。

杨宗保  (白)     我等带兵,黄昏出城,黑夜之间何能分出真假?

焦赞   (白)     哎,昨日擒来的小番呢。

孟良   (白)     在后营。

焦赞   (白)     将他带上来,小弟自有主见。

孟良   (白)     来,将擒来番奴带上。

(四兵卒押阿达特同上。)

阿达特  (白)     叩见众位老爷。

焦赞   (白)     呔,番奴儿叫什么?

阿达特  (白)     我叫阿达特。

焦赞   (白)     我且问你,你愿死愿活。

阿达特  (白)     老爷子,哪有愿意死?自然愿意活。

焦赞   (白)     你也怕死,咱要用尔一用。

阿达特  (白)     虽然不杀我,你老人家要用我,可看什么差事能当的了,我才答应。当不了的差事,我可不能答应。

焦赞   (白)     我们带兵前去攻城,借尔之口,城下答话。

阿达特  (白)     但不知叫我说什么?

焦赞   (白)     我且问你,我营的八将军,在你国怎样称呼?

阿达特  (白)     哪位八将军?

焦赞   (白)     忘八日的。八将军都不知吗?

阿达特  (白)     排八的多,姓王是姓李?

孟良、

焦赞   (同白)    昨日同尔到此,被我们擒住的。

阿达特  (白)     是我们那里额驸。

焦赞   (白)     什么我福?

杨宗保  (白)     问他名姓。

阿达特  (白)     我国驸马,称呼王司徒。

杨宗保  (白)     哦。

阿达特  (白)     我们额驸在这里怎么称。

焦赞   (白)     王八日的,杨家八将军都不认得。

阿达特  (白)     哎吓,闹了半天,敢情是杨八郎吓。

焦赞   (白)     放屁。

阿达特  (白)     如今八爷爷也回来了,众位老爷子,把我只算是个屁放了我罢。

杨宗保  (白)     要放你也不难,方才焦爷之言,可曾明白?

阿达特  (白)     敢是叫小番一同前去诈关?

孟良、
焦赞、

杨宗保  (同白)    正是。

阿达特  (白)     众位老爷,我生在北地,长在北番,虽然没有什么功名,也受北主水土之恩,小番也不配说为国尽忠,如今叫小番领着南蛮……

(焦赞打阿达特段头五下。)

焦赞   (白)     再讲!

阿达特  (白)     领着南朝的老爷们,前去诈关,小番于心不忍,老爷们杀了我都使得。这件事我不能。

焦赞   (白)     忘八日的。倒也说得有理。待俺杀了这个忘八日的。

阿达特  (白)     哎哟!

杨宗保  (白)     尔可愿去?

阿达特  (白)     是了,我去。

焦赞   (白)     怕你不去!

             众将官,押了番奴,起兵前去。

杨宗保  (白)     且慢。此番前去,诈开番城,必是一场血战,必须禀告我爹爹知道。

焦赞   (白)     我的哥,咱同小本官前去,你可报与元帅,随后接应。

孟良   (白)     言之有理。你等先请,我同元帅随后。

杨宗保  (白)     请。

(孟良下。)

杨宗保  (白)     众将,少刻若到番城,不可罗唣,起兵前去。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陈林、柴干、杨宗勉、杨青、杨彪、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杨延昭同上。〖风入松〗。孟良上。)

孟良   (白)     元帅!

杨延昭  (白)     贤弟为何这样慌迫?

孟良   (白)     元帅,今有八将军带来番营令箭,八夫人命小本官假扮八将军模样,前去诈关,着元帅大兵,火速前去。

杨延昭  (白)     哎呀,若诈开番城,这场厮杀,非比等闲。众将火速出关,接战去者。

(众人同领下。四兵卒拿火把同上,阿达特上,杨宗保、焦赞同上。)

焦赞   (白)     来,悄悄的即往番营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牌子〗。众人同出城下。)

【第十二场】

(四小番、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同上。)

耶律休哥 (念)     兵扎险要地,

耶律学古 (念)     日夜费心机。

(报子上。)

报子   (白)     王司徒回关。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同白)    王司徒回来了吗?

报子   (白)     现在城外。

耶律休哥 (白)     吩咐开城。

耶律学古 (白)     且慢。两下交兵之际,必须寸步留心。你我上城,看他胡符令箭,方可开关。

耶律休哥 (白)     言之有理。

             众将,掌灯上城。

(〖牌子〗。四小番、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同上城。四兵卒拿火把同上,阿达特上,杨宗保、焦赞同上,焦赞作神。)

阿达特  (白)     呔,城上听者:王司徒奉旨打探宋营虚实,回营交令,快快开关。

耶律休哥、

耶律学古 (同白)    既是驸马回城,可将胡符令箭献上城来,方可开关。

阿达特  (白)     令箭在此。

耶律休哥 (白)     果是胡符,是我国令箭。小番,王驸马呢?

阿达特  (白)     现在后面。

耶律休哥 (白)     着他催马。

阿达特  (白)     他比你心里还急吓。

(焦赞杀阿达特。四兵卒同进城,同打,同追下。)

【第十三场】

(四达子、四下手、萧天佑、韩昌同上。)

萧天佑  (唱)     连日里某不曾交锋临阵,

韩昌   (唱)     且等候到秋时两下交兵。

(小番甲上。)

小番甲  (白)     宋营大兵已入我城。

萧天佑、

韩昌   (同白)    吓,守关将士何在?

小番甲  (白)     王司徒执令叫关,不料宋将一涌而入。

萧天佑  (白)     急报飞虎峪,准备弓箭,滚木擂石伺候。

(小番甲下,小番乙上。)

小番乙  (白)     杨将杀来了!

萧天佑、

韩昌   (同白)    不好了!

(〖风入松〗。陈林、柴干、杨宗勉、杨青、杨彪、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杨延昭同上,两抄围下,大起打三段。四达子同死。耶律休哥、耶律学古同死。四番兵同上,过场,同下,陈林、柴干、杨宗勉、杨青、杨彪、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杨延昭同追下。)

【第十四场】

(摆山景。四平章、四弓箭手、陈林、柴干、杨宗勉、杨青、杨彪、四文堂、四白大铠、四上手、杨延昭同追上,同下。)

韩昌   (白)     国舅固保山口,俺奏与太后知道。

(韩昌下。)

【第十五场】

(四上手同上,同凹门。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且住。我军入城,不知地理,恐贼人围困。

             来,将番城拆毁,火速移营。

(杨延昭下。)

【第十六场】

(四达子、四达婆、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唱)     连日里早晚间心惊肉跳,

             行不安坐不宁所为哪条?

             上银安与众臣共议计较,

             我一心施妙策灭除大朝。

(韩昌上。)

韩昌   (念)     破胆惊魂事,面奏北国君。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

韩昌   (白)     千千岁!

萧太后  (白)     你慌张而来,所为何事?

韩昌   (白)     母后,大事不好了!

萧太后  (白)     何事惊慌?

韩昌   (白)     今有司徒王驸马,执令诈开城池,杀死我军无数,耶律学古、休哥俱已阵亡,二国舅阵前带伤,命在早晚。

萧太后  (白)     吓,王驸马什么时候出去的?

韩昌   (白)     昨日三鼓之时,到儿臣营寨,他说奉了密旨出关,只有公干。

萧太后  (白)     凭他口说,你就叫他出去?

韩昌   (白)     现有母后内廷胡符令箭。

萧太后  (白)     令箭今在何处?

韩昌   (白)     太后请看。

萧太后  (白)     这!

     (唱)     见此令不由我又惊又恼,

             骂一声王司徒负义儿曹。

             到此地我待你恩德非小,

             下毒手窃令箭反害我朝。

     (白)     好东西,好东西,这才是栽山养虎,虎大伤人。别事是小,只问你如今山口要地,可防堵得住否?

韩昌   (白)     九龙峪口,现在二国舅领兵防守,料无防碍。

萧太后  (白)     你可火速回营,小心宋将攻取。一面着人打探王司徒下落,若要拿住,千万不可伤他性命。咱家追究细情,不得有误。

韩昌   (白)     领旨。

(韩昌下。)

萧太后  (白)     大国舅取我令箭,火速去往山后,着沙达特带猛将强兵,一总尽发飞虎峪,一同把守。

(萧天佐下。)

萧太后  (白)     吓,我想这个令箭,若非紧急公务,不能使用,怎么能到王司徒手里?哦,是了。准是你们谁该夜班,得些金银,卖给他的罢。

四达婆  (同白)    奴才们,天胆也不敢作这事,求主子详察。

萧太后  (白)     详察什么?这个地方,别人也进不来,那一晚谁的班?

达婆甲  (白)     奴才的。

萧太后  (白)     既是你班儿,有人进来,你都不知道?

达婆甲  (白)     晚上就是公主送驾安寝,才出宫回去的。

萧太后  (白)     青莲?

达婆甲  (白)     吓。

萧太后  (白)     她不能罢?

达婆甲  (白)     除公主之外,并无外人到里头来。

萧太后  (白)     哦,哦。宣公主上殿。

四达子  (同白)    宣公主上殿。

(青莲公主上。)

青莲公主 (唱)     迈步且上银安殿,

             见了母后把驾参。

     (白)     参见母后。

萧太后  (白)     来了?好吓,你的事犯了。

青莲公主 (白)     孩儿我有甚么事犯了?

萧太后  (白)     怎么这,你还敢装胡涂?

青莲公主 (白)     孩儿不敢。

萧太后  (白)     没有什么事,你瞧这是什么?

(青莲公主跪。)

萧太后  (白)     好孩子。你假意进宫请安,盗取胡符令箭,放王司徒出关,他私通杨家兵将,诈开雁门关,杀害了多少兵将,耶律学古、休哥阵亡。孩子,孩子,你丧尽天良!

青莲公主 (白)     母后这是哪里说起,王司徒正在病着哪!

萧太后  (白)     怎么说他病了?

             来,火速去看王司徒,是何病症,即来回报。

(二达子同应,同下。)

青莲公主 (白)     他四肢无力,不能行走,

萧太后  (白)     怎么着,他四肢无力?

             来,赏轿给我搭来。

(二达子同下。)

青莲公主 (白)     母后圣明,您那多多开恩吧!

萧太后  (白)     什么圣明不圣明?咱们如今公事公办。

(二达子同上。)

二达子  (同白)    启太后:前去验看,王司徒不在府中。

萧太后  (白)     公主你不是说病了吗?

青莲公主 (白)     是在病着哪。

萧太后  (白)     既病了,怎么不在宫里养病?上哪去了?

青莲公主 (白)     可说的是哪!

萧太后  (白)     他跑了。好孩子,你是我养的,你说他跑往哪里?

             来。绑起来!

青莲公主 (白)     母后开恩,他作的事,孩儿一概不知。

萧太后  (唱)     你夫妻双双生计巧,

             窃取令箭远奔逃。

             反与仇寇作圈套,

             胆敢领贼入我朝。

     (白)     你说他作的事,你全不知道,你方才怎么又说他病了呢?

青莲公主 (白)     母后的威严,把孩儿吓糊涂了。

萧太后  (白)     哦。你叫我吓胡涂了?就那么说出来了,你想想这像官话不像?

青莲公主 (白)     实情如此,还望母后明察。

萧太后  (白)     你的罪名也不用文武商议,先杀了你再说。

             来,杀了罢!

青莲公主 (唱)     母后一怒如雷震,

             银安殿上动无名。

             想是我今日命当尽,

(嫫嫫、阿哥、阿姐同上。)
阿哥、

阿姐   (同唱)    娘亲为何上绑绳?

(青莲公主哭下。阿哥、阿姐同哭。)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吓!

萧太后  (白)     这俩小东西怎么来了?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为什么杀我妈吓?

萧太后  (白)     你妈作了贼。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我妈没有作贼,你老人家饶了罢!

萧太后  (白)     哦。你们俩一哭,我就饶了你妈了?巧了,杀定了,滚下去!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吓!

阿哥   (唱)     跪在银安苦哀告,

阿姐   (唱)     暂忍雷霆求恕饶。

阿哥   (唱)     斩了亲娘儿无靠,

阿哥   (白)     姥姥吓!

阿姐   (唱)     活活坑死命二条。

嫫嫫   (白)     这个不行挖人情去。

(嫫嫫下。)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饶了我妈罢。我这磕头了,磕响头了。

萧太后  (白)     吓,这俩小东西真会磨楞子。

             来,给我赶下去。

(嫫嫫引碧莲公主同上。)

碧莲公主 (唱)     听说青莲祸非小,

             窃取令箭罪难逃。

             慌上银安去哀告,

             在母后驾前求恕饶。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萧太后  (白)     我儿平身。

碧莲公主 (白)     谢母后。

萧太后  (白)     碧莲,我没有旨意,上殿何事?

碧莲公主 (白)     母后,我妹子犯了什么事,你老人家要杀她吓?

萧太后  (白)     嗳!你妹子丧尽天良,假意进宫问安,盗取胡符令箭,付与王司徒,王司徒勾通杨将,诈开雁门关,伤了多少兵将,耶律学古、休哥阵亡,她干出这样事来,还不该杀吗?

碧莲公主 (白)     母后,妹子年轻,一时糊涂,求母后暂且宽息,将她放回,候拿住王司徒一同问罪,再斩也还不迟。

阿哥、

阿姐   (同白)    阿姨,给我妈说个人情罢,我这叩头了,亲姨妈。

碧莲公主 (白)     是了。孩子别哭,不能杀你妈,有我哪。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瞧着我姨妈,饶了我妈罢,劳众位帮着给求求罢!

嫫嫫、

四达婆  (同白)    求太后开恩,饶了公主!

嫫嫫   (白)     老太太瞧着姑奶奶,可怜阿哥、阿姐,开恩罢,我再磕头!

碧莲公主 (白)     母后,儿臣在这叩响头了。

萧太后  (白)     你们哪是讲话,活活是要我的命吓!

     (唱)     银安殿上齐跪倒,

             口口声声只求饶。

             追思此情甚可恼,

             国法不严怎掌朝?

碧莲公主 (白)     母后吓!

     (唱)     若按国法头该掉,

             年幼无知把祸招。

             望乞母后息烦恼,

             候拿住王司徒一并开刀。

阿哥   (白)     姥姥吓!

     (唱)     我母犯罪头该掉,

             愿替我母受一刀。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太后:宋将一涌杀过飞虎峪,佘太君发来一干女将讨战。

萧太后  (白)     再探。

(报子下。)

碧莲公主 (白)     母后,既是公务紧急,暂且饶了我妹子,遣将对敌要紧。

萧太后  (白)     我不要朝廷都使得,把她杀定了。

阿哥   (唱)     亲娘性命难护保,

             不如一命赴阴曹。

(阿哥昏倒。)

阿姐   (白)     我的哥哥吓!

(阿姐哭。)

碧莲公主 (白)     哎哟,了不得了!

             母后,阿哥哭昏过去了。

(萧太后看。)

萧太后  (白)     怎么着,昏过去了?

碧莲公主 (白)     吓。

萧太后  (白)     你们大家伙叫叫。

碧莲公主 (白)     我儿醒来。

     (唱)     姣儿气绝魂飘渺,

萧太后  (唱)     这桩事儿怎开交?

(报子上。)

报子   (白)     宋兵直奔杀来,请旨定夺。

萧太后  (白)     知道了。

(报子下。)

萧太后  (白)     真真的闹得我也没有主意。

碧莲公主 (白)     母后开恩罢。

萧太后  (白)     阿哥唤醒过来了。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开恩罢。

嫫嫫、

四达婆  (同白)    太后开恩罢!

萧太后  (白)     外面要战,里头是大乱,我也没有方法,我自有道理。

             来,把公主赦回来。

碧莲公主 (白)     来,给姥姥叩头吓。

阿哥、

阿姐   (同白)    姥姥,我等叩头吓了。

碧莲公主 (白)     儿臣这叩头。

萧太后  (白)     罢了罢了。

阿哥、

阿姐   (同白)    我这谢谢众位,改日道乏。

萧太后  (白)     赦回叫她上殿。

四达婆  (同白)    将公主赦回。

(二达子押青莲公主同上。)

青莲公主 (唱)     适才母后要问斩,

             谁想开恩又赦还。

(阿哥、阿姐同哭。)
阿哥、

阿姐   (同白)    妈吓!

萧太后  (白)     好孩子,也不是杀你,现在宋将攻打甚紧,办了一桩说一桩。

青莲公主 (白)     谢母后不斩之恩。孩儿讨令,愿带兵生擒王司徒。

萧太后  (白)     怎么着,你、你愿出兵生擒王司徒?很好。可就是不能叫你一个人前去。

             碧莲,你可同青莲挑选强兵三万,战将百员,抵挡贼兵,务必把那王司徒生擒前来见我,去罢!

青莲公主、

碧莲公主 (同白)    儿臣领旨。

阿哥、

阿姐   (同白)    妈,我要跟我阿妈。

(青莲公主作神。)

碧莲公主 (白)     这个……母后,俩孩子也要跟了去哪。

萧太后  (白)     什么,他们俩也要跟着?那可不能。留他们俩作押账,如要擒不住王司徒,非但罪上加罪,我是先把这俩东西,一刀一刀的割肉,才解我的恨。

阿哥、

阿姐   (同白)    妈吓,我们要跟你去,不跟这姥姥,姥姥要一刀刀的割肉,怪疼的。

青莲公主 (唱)     领了母后一枝令,

             管叫司徒被我擒。

萧太后  (白)     看酒来!

     (唱)     只为贼将逞凶暴,

             屡欺我国少英豪。

             你二人须把前仇报,

             旗开得胜早回朝。

碧莲公主 (唱)     姐妹双双把贼扫,

青莲公主 (唱)     两军阵前把兵交。

青莲公主、

碧莲公主 (同白)    母后请上,儿等拜别。

(〖尾声〗。四达子、四达婆自两边分下。)
阿哥、

阿姐   (同白)    妈吓!

(青莲公主、碧莲公主同下。)

萧太后  (白)     吓,俩个小杂种还敢哭吗?

阿哥、

阿姐   (同白)    不、不、不敢哭啦。

萧太后  (白)     我的儿吓。

(萧太后、阿哥、阿姐同下。)

【第十七场】

(四女兵、四将、孟金榜、蔡秀英同上。〖风入松〗。)

孟金榜  (白)     贤妹子请了。

蔡秀英  (白)     姐姐请了。

孟金榜  (白)     你我奉太君之命,冲入番城,探听贼人虚实。我军至此,为何不见敌将?

蔡秀英  (白)     我兵闯过飞虎峪口,韩昌落荒而逃,料彼军无人迎敌。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上二位夫人:番营二员女将领兵要战。

孟金榜  (白)     再探。

             既是番女领兵,我等迎上前去。

蔡秀英  (白)     众将官起兵。

(四小番、四下手、青莲公主、碧莲公主同上。)
青莲公主、

碧莲公主 (同白)    吓,蛮婆少催战马,通名上来。

孟金榜  (白)     听者!夫人孟金榜。

蔡秀英  (白)     夫人蔡秀英。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番贼留名。

碧莲公主 (白)     我乃北国碧莲公主是也。

青莲公主 (白)     我乃青莲公主是也。

(蔡秀英、孟金榜同出神。)

蔡秀英  (白)     原来是贤妹。

青莲公主 (白)     这个……

碧莲公主 (白)     看枪!

(蔡秀英、孟金榜同下。)

碧莲公主 (白)     别管这个那个,咱们追。

(碧莲公主下。四女兵同打一段,青莲公主打下。碧莲公主上,大起打三段。孟金榜、蔡秀英同上。)

孟金榜  (白)     这厮来得厉害。

蔡秀英  (白)     来,绊马绳伺候。

(蔡秀英擒碧莲公主,碧莲公主对青莲公主。)

碧莲公主 (白)     妹子为了你,害了我了。

孟金榜  (白)     绑回大营。

(众人同下。)
(完)

——————————
1. ^ 此段之后至本场结束,杨延顺和青莲公主若干段念白、唱词脱漏。

2. ^ 本场青莲公主念白、唱词几乎全部脱漏,只一句念白得见。

3. ^ 本场青莲公主所有念白、唱词均脱漏。

4. ^ 本场杨延顺和青莲公主所有念白、唱词均脱漏。

5. ^ 本场杨延顺所有念白均脱漏。

6. ^ 本场杨延顺所有唱词均脱漏。

7. ^ 本场杨延顺所有唱词均脱漏。


浏览次数:3882 ┊ 字数:1万4301 ┊ 最后更新:2023-05-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