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龙峪》

主要角色
詹重阳:旦
杨延昭:老生
柴郡主:旦
詹免:丑
詹尤吉:老生

情节
杨延昭自在九龙峪战败,独坐营中,闷闷不乐。适王夫人进帐,谓河东老将詹尤吉之女名重阳,言与元帅曾定姻缘,特来认夫。并谓詹重阳武艺超群,若能收下,可保宋王回朝。杨延昭谓如此当可收下,但须再问柴郡主一次。不意杨延昭至柴郡主处,柴郡主则坚决不允。杨延昭不得已乃径往詹营佯为招亲,将詹老将刺死。詹重阳大怒,直杀进宋营,如入无人之境,且至八千岁赵德芳住所。赵德芳不得已,乃免杨延昭职,改拜詹重阳为帅。萧天佐派鞠化龙前来讨战,詹重阳亲自出战,枪杀洒纳金、洒纳银,并将鞠化龙击退云。

注释
按此剧剧情,颇不伦类,究竟何所根据,无从考证。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0.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延昭上。)

杨延昭  (西皮导板)  南宋、北国二君王,

     (唱)     各为其主摆战场。

             我国有个宋皇上,

             北国有个天庆王。

             他有韩延寿来韩延广,

             宋王爷全凭我杨六郎。

             他有萧天佐佑二员将,

             我有焦赞和孟良。

             九龙峪口交一仗,

             战贼不胜败回营房。

             免战牌挂在营门上,

             候大兵到来摆战场。

             本帅且坐中军帐,

             见一部古书看端详。

             前三皇后五帝历代皇上,

             有一个商纣王乱了朝纲。

             将文臣和武将尽行斩丧,

             好一个老比干剖心而亡。

             贾氏夫人坠楼死,

             黄家父子反出朝堂。

             周文王夜得梦飞熊入帐,

             渭水河访子牙扶保龙床。

             观兵书无良谋自思自想,

             又听得小军报吉祥。

(小军上。)

小军   (白)     王夫人到。

杨延昭  (白)     有请。

小军   (白)     有请。

(王夫人上。)

王夫人  (唱)     忽听三军一声请,

             见了元帅礼相迎。

     (白)     妾身有礼。

杨延昭  (白)     还礼。请坐。

王夫人  (白)     请坐。

杨延昭  (白)     夫人来在前营何事?

王夫人  (白)     河东詹尤吉有一女名曰重阳,乃是元帅先定姻缘。如今打了认夫旗号,前来认夫。元帅为何不收留?

杨延昭  (白)     那女子韬略如何?

王夫人  (白)     那女将呵!

     (唱)     河东有一詹老将,

             所生一女叫重阳。

             枪挑刘英太子丧,

             她的威名天下扬。

             元帅若是收女将,

             保定贤爷回朝堂。

杨延昭  (唱)     夫妻二人把话讲,

             可敬夫人甚贤良。

             若要本帅收女将,

             要与宫主作商量。

王夫人  (唱)     辞别元帅出宝帐,

             快快去请那重阳。

(王夫人下。)

杨延昭  (唱)     王夫人适才对我讲,

             见了宫主作商量。

(杨延昭下。)

【第二场】

(柴郡主上。)

柴郡主  (唱)     昨日阵前打败仗,

             丫头武艺果然强。

             满营将官纷纷讲,

             笑坏焦赞、孟伯苍。

             闷恹恹且坐中军帐,

             耳听小军报其详。

(小军上。)

小军   (白)     元帅到。

柴郡主  (白)     有请。

小军   (白)     有请。

(杨延昭上。)

杨延昭  (唱)     吃王爵禄难消受,

             为国忘家作马牛。

             本帅来到宝帐口,

             夫妻见面礼相酬。

柴郡主  (白)     郡马请坐。

杨延昭  (白)     宫主请坐。

柴郡主  (白)     郡马来在后帐何事?

杨延昭  (白)     河东有一詹尤吉,所生一女名曰重阳,乃是本帅先定之家。前来与宫主商议,要去招赘。宫主意下如何?

柴郡主  (白)     那女将的武艺可好?

杨延昭  (白)     那女将韬略呵!

     (唱)     河东有一詹老将,

             所生一女称豪强。

             枪挑刘英太子丧,

             她的威名天下扬。

             本帅若是收女将,

             好保千岁回朝堂。

柴郡主  (唱)     元帅把话错来讲,

             有派古人听心旁:

             昔日有个樊老将,

             所生梨花称豪强。

             丁山收她进唐寨,

             后来三次反大唐。

杨延昭  (唱)     宫主把话错来讲,

             本帅言来听心旁:

             重阳怎比梨花将?

             本帅怎比薛丁郎?

柴郡主  (唱)     贤爷围困边关上,

             君臣不能回朝廊。

             谁人大胆收女将,

             取他首级挂营房。

(柴郡主下。)

杨延昭  (唱)     宫主不服人枱量,

             开言动语把人伤。

     (白)     且住!宫主不肯收那重阳,如何是好?吓,有了。不免跨马提枪,去到詹营,枪挑詹老将,激那重阳兵兴前来。

             宫主吓宫主,我看你怎样抵敌!

     (唱)     三军与爷把马顺,

             詹营儿郎听分明。

     (白)     呔!

(詹免上。)

詹免   (白)     什么人?

杨延昭  (白)     六姑爷前来招亲的。

詹免   (白)     着!这才是正京古子皮,少站。

             有请爷爷!

(詹尤吉上。)

詹尤吉  (念)     营门高结彩,等候新人来。

     (白)     何事?

詹免   (白)     六姑爹前来招亲。

詹尤吉  (白)     有请。

詹免   (白)     有请。

詹尤吉  (白)     将军在哪里?那枪马怎么不除?

杨延昭  (念)     相逢不下马,上前有话讲。

詹尤吉  (白)     有何话讲?

杨延昭  (白)     站近前来。去罢!

(杨延昭下。)

詹免   (白)     我姑爹将我爷爷刺死。不免报与姑娘得知!

(詹免下。)

【第三场】

(詹重阳上。)

詹重阳  (唱)     行不安来坐不定,

             心惊眼跳为何情?

(詹免上。)

詹免   (白)     哎呀,姑娘不好了!我六姑爹将我爷爷一枪刺死了!

詹重阳  (白)     带路!

     (唱)     见尸不由肝肠断,

             犹如钢刀刺心间。

             将尸暂且来停站,

             杀到宋营报仇冤。

(杨延昭上,杀,下。柴干上,杀,下。陈琳上,杀,下。柴郡主上,杀,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文堂、赵德芳同上,杨延昭、柴郡主同上。)

赵德芳  (白)     胆大的重阳女,杀到本御的御营来了。

(詹重阳、詹免同上。)

詹免   (白)     杀到你龟窝里来了么。

四文堂  (同白)    呔!

詹重阳  (白)     我父女好意前来投宋,收与不收,凭在郡马。为何枪刺我父?

赵德芳  (白)     郡马,他父女前来投宋,收与不收,但凭与你。为何将他父亲刺死?

杨延昭  (白)     这个……

柴郡主  (白)     这个甚么?杨家女婿辈辈杀丈人!

詹免   (白)     呔,那个柴班头。

四文堂  (同白)    柴郡主。

詹免   (白)     你说杨家女婿辈辈杀丈人。我六姑爷,就没有杀你父亲了。

柴郡主  (白)     我们是王位家。

詹免   (白)     你们王八家该说!

四文堂  (同白)    王子家。

詹免   (白)     我们龟子家该死?

詹重阳  (白)     臣子家。

詹免   (白)     臣子家。

赵德芳  (白)     还要收她进营。

柴郡主  (白)     收她进营,拜个大小。

赵德芳  (白)     收你进营,拜个大小。

詹重阳  (白)     拜印不拜人。

柴郡主  (白)     拜人不拜印。

詹重阳  (白)     拜印不拜人。

詹免   (白)     将印拜过来再说。

柴郡主  (白)     千岁,叫重阳交印上来。

赵德芳  (白)     重阳,交印上来。

詹重阳  (白)     詹免,交印上去。

詹免   (白)     哪个交印上去?待我说几句。

             千岁,想这印一非是千岁所赐,二非是皇娘所赠,是我姑娘一再两拜,拜过来的印。休印,免印,我詹免身怀有孕。

四文堂  (同白)    有印。

詹免   (白)     有印。

柴郡主  (白)     千岁,叫她交剑上来。

赵德芳  (白)     重阳,交剑上来。

詹重阳  (白)     詹免,千岁叫我们交剑上去。

詹免   (白)     姑娘怎不说几句?

詹重阳  (白)     姑娘没有话讲。

詹免   (白)     站开,待我来吓!

             千岁要这口剑,一非是千岁赐的,二非是皇娘赠的,是我姑娘两军阵前杀过来的。你如今要剑,休剑,免剑,你们不见。

赵德芳  (白)     挂何人为帅,保本御回朝?

柴郡主  (白)     不是挂我为帅,保千岁回朝?

赵德芳  (白)     先前挂你为帅,怎不保孤回朝。

柴郡主  (白)     这个……

赵德芳  (白)     这个什么。

柴郡主  (白)     你与我作不了主。

赵德芳  (白)     你与我争不了气!

             挂重阳为帅,大战鞠化龙。打扫将台。

(四龙套、四文堂、赵德芳、杨延昭、柴郡主同下。)

詹重阳  (白)     打扫将台。

詹免   (白)     吓。

(詹重阳、詹免同下。)

【第五场】

(杨延昭、陈琳、柴干、柴郡主同上。〖点绛唇〗。)

杨延昭  (白)     元帅点将,在此伺候。

陈琳、

柴干   (同白)    请。

(四大铠、四文堂、四上手、詹免、詹重阳同上。〖点绛唇〗。)

詹重阳  (念)     话不投机理不通,一口怨气在胸中。今日挂了元帅印,杀却皇宫女姣容。

     (白)     本帅,詹氏重阳。八千岁挂我为帅,大战九龙峪。众将站立两旁,听本帅一令。

(〖牌子〗。)

詹重阳  (白)     陈琳听令。

陈琳   (白)     有。

詹重阳  (白)     有令一支,逢山开路。

陈琳   (白)     得令。

(陈琳下。)

詹重阳  (白)     柴干听令。

柴干   (白)     有。

詹重阳  (白)     遇水搭桥。

柴干   (白)     得令。

(柴干下。)

詹重阳  (白)     柴郡主听令。

詹免   (白)     柴郡主听令。

柴郡主  (白)     嗯!

詹重阳  (白)     有令一支,攻打头阵。

柴郡主  (白)     拿过来。

詹免   (白)     动不得的。

柴郡主  (白)     哎!

(柴郡主下。)

詹重阳  (白)     郡马听令。

詹免   (白)     郡马听令。

杨延昭  (白)     郡马也听令?

詹免   (白)     大家听听热闹些。

詹重阳  (白)     胆大的杨郡马,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杨延昭  (白)     谁来跪你。

詹重阳  (白)     詹免。打倒!

詹免   (白)     哈,短了半头。

詹重阳  (唱)     见郡马不由人怒生嗔,

             枪刺我父为何情?

             一把宝剑丢在地,

             或生或死任你行!

杨延昭  (唱)     自从盘古到如今,

             领兵元帅跪妇人。

             一把宝剑项上刎,

             不如一命丧幽冥。

詹重阳  (白)     吓,你妻子与你作耍的。

杨延昭  (白)     我也是作耍的。

詹免   (白)     作与我看的。

詹重阳  (白)     詹免听令。

詹免   (白)     哪哪个爷爷在世,叫我不要离你的左右。怎么叫我听令?

詹重阳  (白)     违令者斩。

詹免   (白)     拿过来。我去了与你二人行个方便。

(詹免下。)

詹重阳  (白)     郡马,我要加你。

杨延昭  (白)     本帅岂是加得的?

詹重阳  (白)     加你掌部的官。

(陈琳上。)

陈琳   (白)     交令。

(陈琳下。柴干上。)

柴干   (白)     交令。

(柴干下。柴郡主上。)

柴郡主  (唱)     今日出兵打败阵,

             羞愧难当回大营。

詹重阳  (白)     胜败如何?

柴郡主  (唱)     败下阵来。

詹重阳  (白)     唗!

     (唱)     未曾兴兵先败阵,

             失了本帅大威名。

             叫人来与我上了捆,

(四小军自两边分上。)

四小军  (同白)    吓。

詹重阳  (唱)     取她首级挂营门。

(四小军、柴郡主同下。)

杨延昭  (白)     元帅,她乃是八千岁……

詹重阳  (白)     敢是讲情?

杨延昭  (白)     元帅施恩。

詹重阳  (白)     放下来。

四小军  (内同白)   吓!

(柴郡主上。)

柴郡主  (白)     谢元帅不斩之恩。

詹重阳  (白)     郡马讲情。有大令一支,保八千岁回朝去罢。

柴郡主  (白)     得令。

(柴郡主下。詹免上。)

詹免   (念)     番营走一遭,立下大功劳。

     (白)     交令。

詹重阳  (白)     詹免回来了?

詹免   (白)     回来了。

詹重阳  (白)     有何功劳?

詹免   (白)     奉了将令去到番营,都去打战去了,无有一人。只见一个小孩子在那里啼哭,是我照屁股一枪,扎来了。

詹重阳  (白)     他可走得动?

詹免   (白)     要扒得动,我也扎不来。

詹重阳  (白)     也有功。

詹免   (白)     谢姑娘。

(报子上。)

报子   (白)     番兵骂阵。

詹重阳  (白)     起兵前去。

(四大铠、四上手自两边分上,四大铠、四上手、詹重阳、杨延昭同下。四小军、洒纳金同上。)

洒纳金  (念)     喜的牛羊肉,爱的大喽啰。

     (白)     俺,洒纳金。领了元帅将令攻打头阵。

             众巴嘟,杀上前去!

(会阵。四上手、四大铠、杨延昭、詹重阳同上。)

詹重阳  (白)     来将通名。

洒纳金  (白)     洒纳金。

詹重阳  (白)     去罢!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小军、洒纳银同上。)

洒纳银  (念)     咱家生来胆大,见了世人不怕。

     (白)     俺,洒纳银。领了元帅将令,攻打二阵。

             众番儿,杀上前去!

(会阵。四大铠、杨延昭、詹重阳同上。)

詹重阳  (白)     来将通名。

洒纳银  (白)     洒纳银。

杨延昭  (白)     元帅杀了再上。

詹重阳  (白)     上了再杀。去罢!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探子上。)

探子   (念)     头戴烟毡黑悠悠,身穿铁铠雄纠纠。一年四季吃粮饷,要与元帅报从头。

     (白)     俺,走马长探。打听宋营女将连伤二员大将,不免报与元帅得知。

(探子下。)

【第八场】

(四马甲、四下手、鞠化龙同上。〖风入松〗。鞠化龙坐高台。)

鞠化龙  (念)     两眼明星朗朗,一声虎背昂昂。杀人祭起满天钢,各国闻名胆丧。

     (白)     本帅鞠化龙。萧太后驾下为帅。奉旨镇守九龙峪,也曾命探子四路打探,未见回报。

             众将,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念)     马上銮铃响,下马报端详。

     (白)     报,探子进。

             探子叩头。

鞠化龙  (白)     哪路军情,快快报来。

探子   (白)     打听宋营女将连挑二员大将。特来报知。

鞠化龙  (白)     兵势如何?

探子   (白)     兵势呵!

(〖牌子〗。)

鞠化龙  (白)     赏赐银牌一面,再探再报。

探子   (白)     得令。

(探子下。)

鞠化龙  (白)     吓!好一丫头,连伤二员大将。

             众将官,起兵前去。

(会阵。四上手、四大铠、杨延昭、詹重阳同上。)

詹重阳  (白)     来将通名。

鞠化龙  (白)     本帅鞠化龙。

杨延昭  (白)     元帅杀了再上。

詹重阳  (白)     慢着。

杨延昭  (白)     吓。

(杨延昭下。)

鞠化龙  (白)     胆大丫头,连伤我营二员大将。本帅今日到此,叫你马前受死。

詹重阳  (白)     胡说。

             众将,列开旗门!

     (西皮导板)  列开旗门摆开队,

     (唱)     一来一往逞雄威。

             劝儿收兵早散队,

             少时把儿性命追。

鞠化龙  (西皮导板)  尔比山来爷比月,

     (唱)     山高怎能把日遮?

             大海之中龙摆尾,

             强龙不压地头蛇。

(詹重阳、鞠化龙同杀。鞠化龙下。杨延昭上。)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番将已灭。

杨延昭  (白)     收兵!

(〖尾声〗。)
(完)


浏览次数:238 ┊ 字数:5499 ┊ 最后更新:2020-07-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