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邪魔侵正》

主要角色
唐僧:老生
百花羞:旦
猪悟能:净
沙悟净:净
化身:小生

情节
黄袍大仙,即黄袍郎(虎精)将唐僧卷入洞中,拟三日后由外归来,再吃唐僧之肉,暂由小妖看守。小妖等告知娘娘百花羞。百花羞甚为诧异。问明情由,始知亦系被黄袍郎卷来者,极为同情。遂言明系宝象国大将军柏宪之女,被妖卷来,强逼成婚。遂将唐僧释放,托带信父母,想法营救。并令花香洁亦写信其丈夫闻仁,由唐僧一同带去。黄袍郎归后,发现百花羞等将唐僧放出,必托带信其父母,想法营救。于是先发制人,变作美俊少年,往谒柏宪,言其女百花羞被伊救出,暂留渠家中。柏宪见黄袍郎少年英俊,且系救女恩人,一面令其入赘,一面带令朝见国王,封为都尉。正在庆贺欢宴时,家院报告唐僧带其女儿百花羞之信至。黄袍郎大窘,乃用妖法,喷水唐僧身上,使唐僧立时变成猛虎,装入槛中,听候国王命令处决。

注释
按此剧纯系由《西游记》第三十回“邪魔侵正法,意马忆心猿”而来,特结构较西游记稍为简略。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录入:胡宇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6.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妖押唐僧同上。〖牌子〗。)

四小妖  (同白)    娘娘有请!

(百花羞上。)

百花羞  (白)     什么事情?

四小妖  (同白)    小的们奉大王之命,禀上娘娘:大王与白骨夫人建造道场,三日不得回府,命小的们启上娘娘知道。

百花羞  (白)     为白骨夫人建什么道场?这和尚为什么绑他?

四小妖  (同白)    白骨夫人被孙悟空打死。因此追荐。这和尚是孙悟空的师父,大王拿他替白骨夫人报仇,要杀他来吃。命小的们绑在剥皮厅上,候大王令下,就要开刀。

百花羞  (白)     你们不要胡为。放了绑,待我问个明白。

四小妖  (同白)    和尚,来见娘娘。叩头。

             好大胆秃驴,我家大王见了娘娘,尚且跪拜。哪像你这和尚这等胆大,不跪就要打了!

百花羞  (白)     不要啰唣。回避了。

(四小妖同下。)

百花羞  (白)     师父你从何处而来,为什么被他拿住?

唐僧   (白)     不消问得。我是该死之人,既被拿住,就是你们口中之物了。问他则甚?

百花羞  (白)     我不是妖怪。我是宝象国柏大将军之女,名唤百花羞。

唐僧   (白)     原来是位小姐。女菩萨听禀!

     (唱)     贫僧开言忙告禀,

             女娘菩萨听分明:

             大唐差我往西境,

             竺乾拜佛求真经。

             你若果是真小姐,

             设计放我早逃生。

             若得残躯保全命,

             也显慈悲一片心。

百花羞  (白)     呀!

     (唱)     想奴被妖卷此洞,

             家中哭坏老年人。

             今日将他来放行,

             趁便托寄书一封。

     (白)     师父,但请放心。我这里放你出去。

唐僧   (白)     多谢女菩萨,一生不忘此大恩。

百花羞  (白)     奴有一言,奉启师父。

唐僧   (白)     女菩萨有何言语,贫僧愿闻。

百花羞  (白)     师父此去两天,必由宝象国经过。奴欲寄书一封,与我父母。烦劳带去,不知肯否?

唐僧   (白)     既有家书,贫僧愿带。但不知令尊大人,官居何职?

百花羞  (白)     我父亲姓柏名宪字慕林,官居大将军之职。奴是他亲生之女,名叫百花羞。那年元宵观灯,被妖怪黄袍郎卷到此地。

唐僧   (白)     贫僧记得了。请小姐快修罢。

百花羞  (白)     姐姐快来!

(花香洁上。)

花香洁  (白)     何事?

百花羞  (白)     这位师父,要到宝象国去的。我托他寄信与爹娘,姐姐你可也修书与姐夫,烦师父带去,或者有缘,也未可知。

花香洁  (白)     原来如此。但不知这位师父,因何到此?

百花羞  (白)     也是被妖人卷来的。我今释放了他,他往西天拜佛求经。

花香洁  (白)     既如此,妹子你在这里修书,我到里面去写便了。

(花香洁下。)

百花羞  (白)     咳,我那爹娘吓!

     (唱)     未曾提笔泪先降,

             思之叫人痛断肠。

             自从那年登楼上,

             母女双双观春光。

             忽然一阵狂风降,

             妖魔卷我到此方。

             强逼姻缘偕俪伉,

             偷生忍辱任癫狂。

             今遇法师唐三藏,

             托他寄信与爹娘。

             儿想家园难脱却,

             哭断咽喉迸裂肠。

(花香洁上。)
百花羞、

花香洁  (同白)    烦师父寄去。

唐僧   (白)     但不知娘子高姓?

花香洁  (白)     奴家花香洁。

唐僧   (白)     尊夫高姓大名?

花香洁  (白)     我丈夫姓闻名仁字道泉,安乐镇人也。

唐僧   (白)     既如此,二位女菩萨请上,受贫僧一拜。

     (唱)     多蒙二位女娘行,

             释放贫僧命不忘。

             前往贵府书寄上,

             管保脱此转回乡。

百花羞、

花香洁  (同白)    不敢。

             小妖们哪里?


(四小妖同上。)

百花羞  (白)     护送了这位师父出去,不许拦阻。

四小妖  (同白)    大王叫管押的,怎生放得?

百花羞  (白)     胡说。大王问时,只说是我释放的,也就是了。

(百花羞下。)

四小妖  (同白)    晓得。

             这里来。

唐僧   (唱)     好似鱼儿离罗网,

             猛虎口内逃犬羊。

四小妖  (同白)    那里走就是大路了。

(唐僧、四小妖同下。)

【第二场】

(猪悟能、沙悟净同上。)

猪悟能  (白)     好恨妖怪!

沙悟净  (白)     哥吓,不要看这般光景,你我抖起精神,救出师父要紧。

猪悟能  (白)     救不成。妖怪如此厉害,天色昏暗,往哪里去救?

沙悟净  (白)     救不成,难道就罢了不成。

猪悟能  (白)     不要忙,我自有主意。

沙悟净  (白)     有什么主意?

猪悟能  (白)     把师父拿去,料来不得活命。如今我们取不成经,你往流沙河,我往高老庄。就是这个主意。

沙悟净  (白)     又来说呆话。到底想计救师父,才是道理。

猪悟能  (白)     我是莫有什么计。兄弟你有计,我跟你走就是了。

沙悟净  (白)     我两人如今找到妖怪门首,向他要我师父。

猪悟能  (白)     放你二十四个臭驴子屁。妖怪若肯放师父出来,他就不来拿师父了。

沙悟净  (白)     和尚是软弱法门。小心去求他,他自然首肯。

猪悟能  (白)     是这话。你我就像化缘行善的一般,一步一拜,拜到妖怪门上。口称妖怪老爷,妖怪大王。将我师父布施了罢。

沙悟净  (白)     你总是呆话。

猪悟能  (白)     看。师父来了。

(唐僧急上。)

唐僧   (白)     八戒哪里?

猪悟能、

沙悟净  (同白)    师父吓!

(〖哭相思〗。)
猪悟能、

沙悟净  (同白)    师父怎么脱了妖魔之手?

唐僧   (白)     我幸遇宝象国大将军之女,名唤百花羞。她也被妖魔卷去。结为夫妇,住在洞中。还有一个儒学生员名唤闻道泉,他妻子花香洁也被妖魔卷去,与百花羞共处一处。蒙她二人慈悲放我,又写家书一封,托我寄回。故此才得脱离虎口。

猪悟能、

沙悟净  (同白)    此乃佛天感应。

唐僧   (白)     天色已明。快些赶路。

     (唱)     休得慢言速前奔,

             投向宝象国中行。

(唐僧、猪悟能、沙悟净同下。)

【第三场】

(黄袍郎上。)

黄袍郎  (唱)     冤仇未报难解怨,

             从来莫信夫人言。

     (白)     我房下瞒了我,将唐僧放了。放了也罢。只是他此去,必从宝象国经过。一定有书信寄与她父母。这便怎么处?有了。我如今先到宝象国,认那柏大将军为岳父。才好算计唐僧。去便去了,只是一件。我这副嘴脸,如何出得人前?吓。是我那样神通,不但自己会变,就那世上的人,要他变猪、变狗、变牛、变马,只消一口气吹去,立成了畜生也。好计,好计。如今变个美貌书生便了。

     (唱)     俺本是堂堂上界仙,

             神通法力广无边。

             按住原身打一变,

(化身上。)

化身   (唱)     变个英俊美少年。

     (白)     哈哈,变得像也不像。不免即往宝象国去者。

     (唱)     头上儒巾齐眉岸,

             身穿一件绣罗衫。

             堪笑世人多昏暗,

             怎辨真假黄袍仙。

(化身下。)

【第四场】

(闵氏上。)

闵氏   (唱)     元夕吴女遭磨难,

             失去明珠无影还。

             幸得东庄英雄汉,

             搭救姣儿脱祸端。

     (白)     老身闵氏。不幸元宵夜观灯,女儿被虎精卷去。幸得城东碗子山波月庄黄姓之人,射逐妖虎,救了女儿,收留在家。昨日来府拜见老爷。老爷见他相貌堂堂,十分欢喜,就认作了女婿。今早带他去朝见国王。主要加他官职。未知上意如何。待他回来,便知分晓。

(〖六么令〗。院子甲、四龙套、柏宪同上。)

闵氏   (白)     老爷。女婿朝见怎么样?

柏宪   (白)     夫人,国王喜他人才出众,相貌魁梧,官绶都尉之职。即刻就回来拜谢你我了。

闵氏   (白)     如此可喜。

(院子乙引化身同上。)

化身   (出对子)   天颜亲近,

             感皇恩雨新。

             官封都尉品逾尊,

             姣婿公明赘将门。

             喜气乘龙,

             谁识救人。

(院子乙下。)

化身   (白)     岳父、岳母请上,容小婿拜谢。

柏宪、

闵氏   (同白)    不消,只行常礼罢了。

化身   (念)     蒙恩不弃,结丝罗,引见吹王雨露多。

柏宪、

闵氏   (同念)    前世赤绳系定,故令妖虎执仙柯。

化身   (白)     待小婿把盏。

(设宴入座、捧酒。院子乙上。)

院子乙  (念)     涎脸新夸男入赘,光头慌报女稍书。

     (白)     院子禀事:门官传话进来,外面有三个和尚,说亲见小姐,寄得有家书一封。三人都在外面候见。

柏宪   (白)     贤婿才到,小姐怎么又托和尚寄书。这是什么缘故?

化身   (白)     哪有此事。这又奇了!岳父且拿书一看。便知端底。

柏宪   (白)     说得有理。

             取来。

(院子乙递书。柏宪看。)

柏宪   (白)     这又奇了。书中之言,我儿千悲万苦。那来人又说亲见女儿寄来的。

化身   (白)     这一定是妖畜,又来做弄小婿。小婿曾受异人传授。能令妖魔,立现原形。

柏宪   (白)     如此甚好。

             院子。吩咐家将弓上弦,刀出鞘,堂前伺候。

(院子乙下。)

柏宪   (白)     贤婿同去看来。夫人回避。

(闵氏下。四校尉拿带刀同上,同站门。柏宪归坐,化身站。)

柏宪   (白)     人来传那和尚进来。

(唐僧、猪悟能、沙悟净同上。)

唐僧   (白)     大将军稽首了。

柏宪   (白)     你这和尚,是哪里来的?

唐僧   (白)     大将军听禀!

     (唱)     贫僧被卷见千金,

             令嫒传言奉尊听。

             书信之上写得明,

             因此特来见将军。

化身   (白)     你这孽畜,卷了府内小姐,被我射伤,饶了你性命。今日又来混扰。

唐僧   (白)     大将军。贫僧往西天拜佛求经的。路上被妖魔卷去,蒙贵小姐释放,寄书与大将军。这位的话,好不明白。

柏宪   (白)     贤婿,听他言词,不像妖魔。

猪悟能  (白)     听他言称贤婿,不要就是那卷去百花羞的妖魔,如今变了形象,反来认丈人了。

化身   (白)     岳父不要听他利口。他变了嘴脸,就要吃人的。

唐僧   (白)     这是哪里说起。

化身   (白)     妖魔站下些。

猪悟能  (白)     孙子才是妖怪。你是妖怪,反说我们是妖怪。我师父被你掩到洞中,亏得那贤德的百花羞,放了我师父出来。路上会见了老猪,顺便到此寄信。你莫不是就黄袍郎么?

化身   (白)     这两个都是他的羽翼。都是妖怪。岳父切不可信他。

猪悟能  (白)     可惜我师兄孙行者赶去了。他若在这里,先与你一铁箍棒,打翻了你,不怕你不现原形。

化身   (白)     一派胡言。你浑身都是妖怪的模样。

猪悟能  (白)     不害羞。我是妖怪,不好撒野。

沙悟净  (唱)     妖魔硬把东床认,

             害得将军眼又昏。

化身   (唱)     与伊口说无凭准,

             现出原形清浊分。

(化身对唐僧喷水,唐僧下,穿虎皮上。猪悟净、沙悟能不敌,猪悟能逃下。)

沙悟净  (白)     呔!你们休得胡为。我乃上界卷帘大将。今我师父被妖精作弄,不知用什么妖法,变了一只猛虎。我如今在此保护,我看你这妖精,岂奈我师徒何!

(四校尉同绑沙悟净。)

化身   (白)     你这和尚休得胡说,将虎用囚笼囚了。请岳父入朝,奏知国王,处治这妖怪与这和尚便了。

柏宪   (白)     有理。

(四校尉同抬虎下,押沙悟净同绕场。)
化身、

柏宪   (同滴溜子)  今日个灵符有准,

             这孽畜变成虎形。

             莫道公然家书传进,

             冤家遇对头,岂容蒙混。

             解送国王,

             听候处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07 ┊ 字数:4671 ┊ 最后更新:2021-09-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