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定中原》(一名:《司马逼宫》)

主要角色
司马师:净
张捷:末
曹芳:小生
张后:正旦
贾玉:老生
大太监:丑

《红逼宫》郝寿臣饰司马师
《红逼宫》郝寿臣饰司马师
情节
考《三国演义》:称魏司马师,自其弟司马昭于铁笼山一役,藉羌兵败退姜维。班师还洛阳之后,兄弟二人,益专制朝权,慑服群臣。魏主曹芳每见司马师入朝,即战栗不已,若芒刺在背,一如当年献帝之见曹操状。一日,曹芳见司马师挂剑上殿,慌忙下殿迎之。司马师笑曰:“岂有君迎臣下之礼?请陛下稳便。”须臾,群臣奏事,司马师俱自剖断,绝不奏知曹芳。少时昂然自退,前后遮拥,从者不下数千人。而曹芳退入后殿,回顾左右,反止夏侯玄、李丰、张捷三人相随而已。曹芳乃叱退近侍,与三人密商,并执皇丈张捷之手而哭曰:“司马师视朕如小儿,社稷早晚必归此人矣!”言讫大哭。李丰、夏侯玄等三人,乃共谋讨贼。曹芳即脱下龙凤汗衫,咬破指尖,草成血诏。备述司马兄弟跋扈之状。授与张捷夹带而出。临别时,并再三叮咛张捷小心谨慎,勿使事泄受祸,且引其祖曹操当日杀董承事为戒。三人出东华门,适遇司马师带剑而来,遂被盘诘。李丰等未及数语,即为司马师说破。盖曹芳左右皆司马师心腹,司马师早得报,知其密谋。故三人虽竭意掩饰,终被查出血诏。司马师于是令武士将三人擒出,腰斩于市,并夷其三族。既斩三人讫,司马师即率兵直入后宫,将汗衫直掷曹芳前曰:“此谁人所作耶?”曹芳一见汗衫,已战栗无人色,惟有跪哭求恕。时张皇后适在侧,司马师谓此是张捷之女,必与其父同谋,理当诛之。曹芳大哭乞免,司马师不听,立叱左右,将张后拽至东华门,用白练绞死。

注释
此剧自密谋草诏以至搜诏弑后,处处与曹操逼宫时情形,正反相应,故亦称《后逼宫》。

根据《国剧大成》第四集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6.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贾玉上。)

贾玉   (念)     朝靴踏地响,上殿见君王。

     (白)     下官贾玉。今有陈太打来告急本章,少时万岁登殿,启奏便了。

             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四太监同上,同站门。〖吹打〗。曹芳上。)

曹芳   (引子)    海晏河清,众文武,齐奏升平。

贾玉   (白)     臣贾玉见驾,吾皇万岁!

曹芳   (白)     平身!

贾玉   (白)     万万岁!

曹芳   (念)     平顶冠上一鲜花,太阳一出照丹砂。殿前狮子千百对,孤是万民第一家。

     (白)     孤、大魏曹芳。承先帝之基业,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贾卿家,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贾玉   (白)     臣启万岁:今有陈太打来告急本章,吾主龙目御览。

曹芳   (白)     呈上龙书案。

贾玉   (白)     臣领旨。

曹芳   (白)     喂呀!陈太打来告急本章,要孤发兵相救。

             贾卿妙计安在?

贾玉   (白)     万岁就命大都督司马师带兵前往潼关征剿。

曹芳   (白)     但不知赐他多少人马?

贾玉   (白)     赐他五千人马。

曹芳   (白)     卿家此本差矣。想那姜维带领四十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赐他五千人马,慢说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足也是不够。

贾玉   (白)     臣乃是一攻两得之计。

曹芳   (白)     何为一攻两得之计?

贾玉   (白)     那姜维杀了大都督,去一内患;大都督若杀了姜维,去一外患,岂不是一攻两得之计?

曹芳   (白)     此计甚好,犹恐寡人失计。

贾玉   (白)     看臣眼色行事。

曹芳   (白)     卿家传旨:宣大都督司马师上殿。

贾玉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大都督司马师上殿。

司马师  (内白)    领旨!

(司马师上。)

司马师  (念)     腰挂宝剑七星恨,上压天子下压臣。

     (白)     臣司马师见驾,陛下万岁!

曹芳   (白)     大都督平身。

司马师  (白)     万万岁!

曹芳   (白)     赐坐。

司马师  (白)     谢坐。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曹芳   (白)     大都督有所不知:只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陈太打来告急本章,要孤发兵相救,意欲命大都督带兵征剿,不知大都督的意下如何?

司马师  (白)     臣好比万岁跨下之驹,扬鞭就走,这停鞭即止,但不知赐臣多少人马?

曹芳   (白)     这个……

(司马师看贾玉,曹芳看贾玉。)

曹芳   (白)     赐卿五千人马。

司马师  (白)     陛下你此言差矣。我想那姜维带领四十五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赐臣五千人马,慢说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蹄,也是不够!臣抗旨不去。

贾玉   (白)     吓,大都督,想那姜维闻听大都督人马一到,那贼他不战自降。

司马师  (白)     你待怎讲?

贾玉   (白)     不战而自降。

司马师  (白)     啊哈吓,哇呀呀,呔,贾玉!某家看你在金殿之上,眉来眼去,莫非是尔的鬼计么?

贾玉   (白)     唗!食王爵禄,当报君恩,你在金殿抗旨不去,想你这等臣子就该问……

司马师  (白)     看剑!

(司马师出宫,下。)

四太监  (同白)    万岁醒来!

曹芳   (白)     哎呀先王吓!

     (二黄摇板)  老王把事来做差,

             不该将剑赐与他。

             带剑上殿王害怕,

     (白)     将尸首搭下去。

(四太监搭贾玉同下。)

曹芳   (二黄摇板)  可叹忠良染黄沙。

     (白)     哎呀,卿家吓!

(曹芳下。)

【第二场】

(张后、大太监同上。)

张后   (引子)    金龙盘玉柱,翠凤绕画梁。

曹芳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同上,同一字。曹芳上。)

曹芳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回宫庭,

张后   (白)     妾妃接驾。

曹芳   (二黄摇板)  梓童免礼且平身。

张后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曹芳   (白)     平身赐坐。

张后   (白)     谢万岁!

曹芳   (哭)     哎呀!

张后   (白)     万岁今日进宫,为何龙眼落泪?

曹芳   (白)     咳,梓童有所不知:今有姜维带领四十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陈太打来告急本章,要孤发兵相救。命大都督司马师带兵征剿,他抗旨不去,倒也罢了,反在金殿之上,剑劈贾玉。

张后   (白)     哎呀,吾朝又去了一家忠良。

曹芳   (哭)     卿家吓!

张后   (白)     既有此事,万岁何不修下血诏,搬取各路诸侯,共灭此贼!

曹芳   (白)     梓童言之有理。

             内侍,看白绫伺候。

大太监  (白)     领旨。

曹芳   (念)     要除奸佞贼,

张后   (念)     定在血诏中。

曹芳   (白)     哎呀先王吓!

     (二黄导板)  未曾写诏泪先淋,

     (二黄正板)  怎不叫孤痛伤心。

             银牙一咬中指破,

     (哭)     哎呀!

     (二黄原板)  十指连心痛杀人。

             司马师在朝行奸佞,

             上欺天子下压臣。

             望众卿早带人和马,

             灭却司马镇朝廷。

             一封血书忙修定,

             但不知何臣搬救兵?

     (白)     血诏修起,但不知命何臣前往?

张后   (白)     想我父乃三朝元老,可以去得。

曹芳   (白)     梓童言得极是。

             内侍臣,宣张老太师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张老太师进宫!

(张捷上。)

张捷   (二黄摇板)  金牌宣来银牌诏定,

             宫庭外来了保国臣。

             急忙且把宫庭进,

             张捷参见圣明君。

     (白)     臣张捷见驾,吾皇万岁!

曹芳   (白)     平身。

张捷   (白)     万万岁!

             娘娘千岁!

张后   (白)     老太师平身。

张捷   (白)     千千岁!

曹芳、

张后   (同白)    赐坐。

张捷   (白)     谢坐。宣老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曹芳   (白)     老太师有所不知:只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陈太打来告急本章,要孤发兵相救。命大都督征剿,他抗旨不去,还则罢了,反在金殿,剑劈贾玉。

张捷   (白)     哎!吾朝中又去了一家忠良!

曹芳   (白)     哎!寡人修得血诏,搬取各路诸侯,灭却此贼。血诏修起,寡人意欲命太师前往,不知太师意下如何?

张捷   (白)     老臣好比万岁胯下之驹,扬鞭就走,停鞭即止。万岁有何旨谕?

曹芳、

张后   (同白)    今有血诏一封,命老太师搬取各路诸侯,共灭此贼,不知太师可愿前往?

张捷   (白)     万岁降旨,老臣万死不辞。

曹芳   (白)     如此请上受我君妃一拜!

张捷   (白)     哎呀,罪死老臣了!

曹芳   (二黄摇板)  太师请上受一礼,

张后   (二黄摇板)  拜你如同拜先君。

曹芳   (二黄摇板)  血诏交与梓童手,

张后   (二黄摇板)  回手交与老严亲。

张捷   (拜)     领旨!

     (二黄导板)  在宫中接过了万岁密命,

(张捷三哭。曹芳、张后同哭。)

张捷   (二黄正板)  往各路搬救兵灭却奸臣。

             将血诏藏至在袍袖内,

大太监  (白)     小心奸贼搜去了。

张捷   (白)     哦!

     (二黄正板)  那奸贼搜了去大事难成。

             将血诏藏至在朝靴内,

大太监  (白)     你也不怕欺了君?

张捷   (白)     吓!

     (二黄正板)  为臣的抗圣命我罪非轻。

             机关事一时间就难坏我,

     (白)     哦哈有了!

     (二黄正板)  忽然间想起了一计在心:

             将血诏藏至在这扑头内,

(张捷藏。〖锣鼓〗。)

张捷   (二黄摇板)  就是那大罗神仙难解明。

             辞别了万岁爷忙出宫庭,

曹芳   (白)     老太师转来!

张捷   (二黄摇板)  又听得万岁爷呼唤一声。

     (白)     万岁唤老臣转来,有何旨谕?

曹芳   (白)     哎呀太师吓,自古道搬兵如救火,寡人在宫中度日如度年,可知道老王带剑入宫,逼死董贵妃之故耳!

张捷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一句话儿讲出唇,

             不由张捷胆战惊。

             怕的是一报还一报,

(张捷出宫。)

张捷   (二黄摇板)  舍死忘生走一程!

(张捷下。)

曹芳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太师含泪出宫庭,

张后   (二黄摇板)  坐在宫中听信音。

(曹芳、张后同下。)

【第三场】

司马师  (内白)    打道!

(四校尉同上,同站门,司马师上。)

司马师  (念)     单枪匹马走西东,各路诸侯胆战惊。

     (白)     今早万岁宣张捷进宫,不知为了何事?

             校尉的,打道午门。

(四校尉同领四门。)

四校尉  (同白)    来此午门。

司马师  (白)     张捷到此,速来通报。

四校尉  (同白)    吓!

(张捷上。)

张捷   (二黄摇板)  在宫中领了万岁命,

             去往各路搬救兵。

四校尉  (同白)    哦!

张捷   (白)     哎呀,偏偏这奸贼在此,待我转去。

四校尉  (同白)    太师到。

司马师  (白)     有请!

四校尉  (同白)    有请太师!

张捷   (白)     呀!

     (二黄摇板)  又听奸贼一声请,

             整整衣冠礼相迎。

     (白)     吓大都督!

司马师  (白)     吓老太师!

张捷、

司马师  (同笑)    吓吓吓哈哈哈!

司马师  (白)     老太师请坐。

张捷   (白)     大都督请坐!

司马师  (白)     吓老太师!

张捷   (白)     大都督!

司马师  (白)     万岁宣诏,为了何事?

张捷   (白)     万岁宣老朽进宫,只不过陪宴而已。

司马师  (白)     陪宴为何许久?

张捷   (白)     陪宴之后,又围了两盘棋。

司马师  (白)     围棋之后?

张捷   (白)     围棋之后,还看了半部古书。

司马师  (白)     哦哦,看了半部古书?

张捷   (白)     看了半部古书。

司马师  (白)     但不知看的是哪一朝哪一代?

张捷   (白)     看的就是商汤桀纣。

司马师  (白)     哦,看的就是那商汤桀纣么?

张捷   (白)     正是。

司马师  (白)     老太师,那商汤桀纣书上面,可有忠奸?

张捷   (白)     怎的无有忠奸?

司马师  (白)     这忠者是何人?

张捷   (白)     这忠者是箕子、微子,比干丞相等。

司马师  (白)     这奸者是哪一个?

张捷   (白)     这奸者就是那费仲、尤浑。

司马师  (白)     哦,就是那费仲、尤浑等?

张捷   (白)     正是。

司马师  (白)     吓老太师,想我朝中可有忠,可有奸?

张捷   (白)     我朝中怎么无有忠,是怎的无有奸呢?

司马师  (白)     这忠者是谁呢?

张捷   (白)     这个……想老朽在朝三代,虽然不敢言忠,也算得良臣而已,惶愧呀惶愧!

司马师  (白)     吓,老太师!

张捷   (白)     大都督!

司马师  (白)     想我弟兄二人,在朝奉君如何呢?

张捷   (白)     大都督、二都督么?

司马师  (白)     吓!

张捷   (白)     可算得两个大……

司马师  (白)     大什么?

张捷   (白)     大大的忠臣!

司马师  (三笑)    哈哈,哈哈,吓哈哈哈!

     (白)     老太师,某家今早吃了几杯早酒,言语冒犯老太师,有事请便。

张捷   (白)     告辞。

(张捷下。司马师看。)

司马师  (白)     且住,看张捷走得慌张,其中必有夹带。

             校尉的有请老太师。

四校尉  (同白)    有请老太师!

(张捷上。)

张捷   (二黄摇板)  螯鱼脱去金钩钓,

             摇头摆尾又上钩。

     (白)     吓大都督,老朽去得好好,唤老朽转回则甚?

司马师  (白)     老太师,我看你去,犹如开弓放箭,这回——

(〖锣鼓〗。)

司马师  (白)     好似逆水行舟。某家看来,其中必有夹带!

张捷   (白)     哎呀大都督,想老叟若大年纪,还作得什么大事?大都督休得多疑。

司马师  (白)     既无夹带,某家就要……

张捷   (白)     大都督要怎样?

司马师  (白)     要搜!

张捷   (白)     告辞了!

司马师  (白)     校尉的,掌起面来!

(司马师三搜。)

司马师  (白)     呔!张捷,想我弟兄在朝有何亏负尔等,你为何搬取五路诸侯,灭却俺弟兄,是何道理?

张捷   (白)     呀呀呸!想你弟兄二人,在朝上欺天子,下压群臣。今奉圣旨,搬取各路诸侯,灭却你这奸贼!

司马师  (白)     张捷,你可知道某家在金殿之上,剑劈贾玉之故耳?

张捷   (白)     奸贼吓奸贼,想老夫乃是三朝元老,非比贾玉,哎,也罢,我这老命不要,与你拼了!好奸贼!

(张捷三碰。)

司马师  (白)     呔看剑!

(司马师斩张捷,张捷下。)

司马师  (白)     来呀,打道进宫!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曹芳、张后同上。)

曹芳   (念)     龙心不悦,

张后   (念)     凤心不安。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万岁:司马师带剑入宫!

曹芳、

张后   (同白)    哎呀!

(曹芳怕。四校尉、司马师同上。)

司马师  (白)     呔,昏王!想俺弟兄在朝,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有这样汗马功劳,你为何搬取各路诸侯,是何道理?

张后   (白)     好奸贼!

司马师  (白)     呔!绑了!

张后   (二黄导板)  见奸贼带剑进宫庭,

     (白)     哎呀!

     (唱)     吓得我三魂少二魂。

             走向前来忙跪定,

司马师  (白)     吓!

张后   (白)     哎呀!

     (唱)     大都督一旁发恨声。

             不跪万岁来跪你,

             都督饶我命残生。

司马师  (白)     呔!奸妃!

     (二黄摇板)  昔日纣王宠妲己,

             为国忠良受临逼。

             桩桩件件你这妇人计,

             哪有忠良保华夷?

             恨不得一足踏死你,

             七星剑下命归西!

张后   (白)     唗!

     (二黄摇板)  哀家一死有何恨,

             恐你骂名万古存。

司马师  (白)     校尉的,搭下去斩!

曹芳   (白)     哎呀,大都督!看在寡人面上,留她一个全尸罢!

司马师  (白)     定斩不赦!

曹芳   (白)     寡人这里屈膝了哇!

司马师  (白)     也罢,看在你这昏王的分上,留她一个全尸。

             校尉的,招回来,三绞废命!

(四校尉同绞,张后三绞死。)

四校尉  (同白)    三绞命尽!

司马师  (白)     闪开了!

(司马师看。)

司马师  (白)     哎呀!

(司马师三看。)

司马师  (白)     哎呀,哎呀,呔,昏王看来!

曹芳   (白)     哎呀,梓童!

司马师  (白)     校尉搭下去!

(四校尉搭张后同下。)

司马师  (慢叫头)   且住!

     (白)     想俺司马师,今早在金殿之上,剑劈贾玉;在午门以外,剑斩老太师;进得宫来,又逼死正宫主母。有三行大罪,待俺进宫请罪便了。

             臣司马师见驾,吾皇万岁!吓,你为何不言,你为何不语?吓,难道你聋了?难道你哑了?

             哦啊啊是了,想必是这昏王被某家吓昏了!哦呵呵,也罢,待某家替他传旨便了。

             呔!胆大司马师,金殿上剑劈贾玉,在午门以外剑斩了老太师,进得宫来又逼死正宫主母,有三行大罪,乃是一桩小事,今有姜维带领四十五万人马,围住潼关,水泄不通,命你带领晋国人马前去征剿,打了胜仗,将功折罪;若是败了,这个……

(〖锣鼓〗。司马师两望。)

司马师  (白)     若是败了,自古道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何罪与你,也就罢了!卿家出宫去罢!

             这,臣领旨!

(〖阴锣〗。)

司马师  (三笑)    咿嘻嘻,啊哈,哇呀呀呀!

     (白)     走!

(司马师下。)

大太监  (白)     万岁醒来!

曹芳   (白)     奸贼哪里去了?

大太监  (白)     出宫去了。

曹芳   (白)     哎呀先王吓!

(曹芳、大太监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282 ┊ 字数:6348 ┊ 最后更新:2022-04-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