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凤凰台》

主要角色
孙策:武生
大乔:旦

情节
孙策自父丧之后,退居江南。后被刘繇所逼,带领旧将程普,投奔袁术。袁术因与孙坚交谊素好,又见孙策少年英俊,为挫其傲气,并未重用。孙策乃用朱治计,将孙坚留下传国玉玺,送予袁术为质,借兵数千,渡江救母。路经凤凰台,系乔公之女大乔、小乔姊妹据守。时小乔与其父出外收粮,只大乔在山。孙策向山寨借粮,大乔大怒,亲自出马应战。彼此通名后,大战数十合,不相上下。最后大乔用绊马索将孙策擒上山寨。并告孙策部下,公子虽被擒住,决不加害。请暂且扎营,静候好音云。

注释
按此剧本,似尚未完,容再搜觅考证。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4.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四文堂、四大铠、袁术同上。)

袁术   (引子)    四世三公,镇东南,名高望重。

     (念)     一自虎牢定帝都,风云万里胜三吴。英雄事业英雄做,董卓原来不丈夫。

     (白)     某,寿春太守袁术是也。自虎牢关后,退兵此地,蓄精养锐,欲取霸业。正是:

     (念)     人事盖棺方论定,莫把英雄说败成。

(朱治、吕范同上。)

朱治   (念)     孙策今来干父蛊,

吕范   (念)     终军不独请长缨。

朱治、

吕范   (同白)    佐吏(朱治)(吕范)参见。

袁术   (白)     请二位少礼。

朱治   (白)     今有长沙太守孙坚之子,名曰孙策,带领旧将程普等前来相投,辕门候见。

袁术   (白)     哦,孙坚之子孙策前来相投?

朱治、

吕范   (同白)    正是。

袁术   (白)     那孙策有多大年纪了?

朱治   (白)     不过十馀岁。却是豪气过人。

袁术   (白)     如此传他进见。

朱治   (白)     是。

             有请孙公子。

(孙策上。)

孙策   (念)     气吐虹霓三万丈,胸怀忠孝五尺身。

     (白)     太守在上,小侄孙策参见。

袁术   (白)     孙郎少礼。何处而来?

孙策   (白)     小侄自父丧之后,退居江南,在丹阳太守母舅吴景处安住。为因兵微将寡,被扬州刺史刘繇所逼。小侄无所倚望,带领旧将程普等特投麾下,以效驱策。未知明公肯收留否。

袁术   (白)     观尔形像魁武,英气泼泼,将来必有大用。既来投我,且拜尔为怀义校尉,帐下听候调遣。

孙策   (白)     谢明公。

             咳!

     (念)     早知贤豪皆虚誉,何必英雄奔矮檐。

(孙策下。)
朱治、

吕范   (同白)    明公今看此子如何?

袁术   (白)     此乃少年英雄。若老夫有子如孙策,死复何恨。

朱治、

吕范   (同白)    吓!明公既以英雄许之,如何不甚为礼?

袁术   (白)     我与孙坚乃是同辈,故踞傲待之,以灭其少年豪气。且待日后,自当重用。

朱治、

吕范   (同白)    原来如此。请明公退帐。

袁术   (念)     曾闻洗足骄英布,

朱治、

吕范   (同念)    未可婴儿待项王。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起初更鼓〗。)

孙策   (内唱)    听画角韵悠扬夜声静悄,

(孙策箭衣带剑上。)

孙策   (唱)     又只见初生月斜挂树梢。

             可叹我怀宝剑失了计较,

             投袁术他却似泥塑木雕。

     (念)     欲卧怕多愁,夜看山衔斗。搔首问青天,心事可知否?

     (白)     咳,天哪天!我孙策好错也!因甚误投此地,以致袁术待我如同小儿。想我父亲在日,何等英雄?生我不才如此沦落。追思往事,好不伤心人也!

(〖起二更鼓〗。)

孙策   (唱)     天地间古今来令人难料,

             也不知埋没了多少英豪。

             周室衰五霸强七雄扰扰,

             风云起怎不教追思汉高?

             三尺剑过芒砀灭秦除暴,

             鸿门宴险中了范增笼牢。

             好一个张子房烧绝栈道,

             萧相国荐韩信平步青霄。

             九里山逼霸王一身荣耀,

             方显得男儿汉盖世功劳。

             到如今这三杰何处去了?

             空留下英雄恨泪湿征袍。

     (白)     且住!昔日董卓烧毁洛阳之时,我父曾于建章殿月下,为国挥泪。我今悮投袁术,亦在月下为家伤情。流泪虽一般,心惨各别。正是:

     (念)     我有一片心,诉与天边月。

     (白)     苍天吓吓吓!月之感人如此之甚也!

(孙策哭。)

孙策   (唱)     对明月忆往事神情飘渺,

             想亡亲创功业胆落魂消。

             扶不起大厦倾将星落早,

             遗留我无用才不能续貂。

             哭不尽功名事——

(〖起三更鼓〗。)

孙策   (唱)     羞愧年少,

             哭不尽诸侯们胡行乱扰,

             空悬着三尺剑两行泪掉,

             孙伯符做不得玉关班超。

(朱治上。)

朱治   (唱)     年少郎自痛哭真正可笑,

             莫不是在月下怀想风骚?

     (白)     吓吓伯符,何故对月痛哭?尊翁在日也曾用我朱治之谋,你今有甚不快之事,何不向我决之。

孙策   (白)     吓先生!请坐。

朱治   (白)     请问公子何故如此?请道其详。

孙策   (白)     咳先生!策所哭者,恨不能继先父之志耳。

     (唱)     哭吾父破黄巾威名浩浩,

     (白)     先生!

     (唱)     哭孙策失祖业水落花飘。

(孙策哭。)

朱治   (白)     呀!孙郎真乃英雄,令人可敬。何不告求袁术借兵数千,前往江东假名保救吴景,就便暗图大业。何必在此困于人下?

孙策   (白)     吓,感承先生指教,开我愚蒙也!

     (唱)     深感谢金石言承蒙指教,

             借雄兵往江南起凤腾蛟。

朱治   (唱)     照此行方能够鳌鱼脱钓,

             到长江兴风云何等道遥。

(〖起五更鼓〗。吕范上。)

吕范   (唱)     他二人意欲往南山变豹,

             我何难驸骥尾同上云霄。

     (白)     哈哈哈!二公之言吾早已听见了!

朱治、

孙策   (同白)    原来吕范先生。

吕范   (白)     吾手下现有精壮百人,愿助伯符一臂之力。但恐袁术不肯借兵,如何是好?

孙策   (白)     吾先父留下传国玉玺,就此送与袁术为质,必然应允。

吕范   (白)     着吓!公子将无用之物,换有用之兵。袁术若得了此宝必能见允,有此相质必肯发兵。天已明了,可同往相求便了。

孙策   (白)     有劳二公。

     (唱)     得二公是天赐机缘合巧,

             谅必能成大事列土分茅。

朱治   (唱)     辅公子我二人义同管鲍,

吕范   (唱)     愿求个功业事凌烟阁标。

(孙策、朱治、吕范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袁术同上。)

袁术   (唱)     自昨日退帐后仔细思想,

             在虎牢忌孙坚转瞬时光。

             不意他有此子十分异相,

             只怕是灭秦的西楚霸王。

     (白)     我想孙坚当日何等英雄,不料被荆州刘表射死。今其子孙策虽然年幼,倒是气慨可爱。既来投我,必当拢络待之。

     (唱)     千里驹当必要加意蓄养,

             谨防他化龙去霖雨沧桑。

(孙策、朱治、吕范同上。)

孙策   (唱)     求借兵占江东假意惆怅,

朱治、

吕范   (同唱)    附合他创功名龙入长江。

孙策   (白)     孙策有求明公。

(孙策拜哭。)

袁术   (白)     吓孙郎,为何如此?

孙策   (白)     小侄父仇不能得报。今母舅吴景,又被扬州刺史刘繇所逼。策之老母幼弟,俱在曲阿地方,必然被害。敢借雄兵数千,渡江救难。特此拜求,俯乞见允。

袁术   (白)     话虽如此。但你年幼,如何领得大兵?这却断断不可。

孙策   (白)     哎呀明公!自古有志者事竟成,明公不信,策有先父遗下玉玺一封,权为质当。恳乞收存。

袁术   (白)     吓哈哈哈!果然汉家传国玉玺。孙郎非吾要你玉玺,不过权留在此。请起讲话。

孙策   (白)     是。

袁术   (白)     吾今借与你精兵三千,良马五百匹,渡江平定之后,可速回来。你职位卑微,难掌大权。我拜你为折冲校尉,殄寇将军。就同朱治、吕范一同前去勿误。

孙策   (白)     谢明公!

     (唱)     拜谢了明公恩提兵调将,

             权在手还得要男儿自强。

             有劳了二先生一路同往,

朱治、

吕范   (同唱)    笑袁术他不及年少孙郎。

(孙策、朱治、吕范同下。)

袁术   (笑)     哈哈哈!

     (唱)     好容易传国玺归于吾掌,

             承汉家锦社稷事有可商。

     (白)     某久思此玉玺,不料今日到了吾手。称帝之兆,有几分稳妥了。

     (唱)     我且去暗自里整顿粮饷,

             趁机会学王莽这又何妨?

(袁术笑下。)

【第四场】

(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同上。)

程普   (念)     一剑空横几度秋,

黄盖   (念)     少年义气许相投。

韩当   (念)     英雄漫说开疆土,

周泰   (念)     智在江南八十州。

程普、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某——

程普   (白)     程普。

黄盖   (白)     黄盖。

韩当   (白)     韩当。

周泰   (白)     周泰。

程普   (白)     请了!我等前随孙坚太守为将,太守被荆州刘表射死。今公子孙策,借得袁术兵马,前往江南,暗图功业。你我须当同往。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言之有理。远远望见公子来也。

(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引朱治、吕范、孙策同上。)

孙策   (引子)    意气凌云,笑终军,空请长缨。

程普、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参见公子。借兵如何?

孙策   (白)     托列公之福,幸得袁术借兵。看来大事有成。

程普、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公子年少英雄,所谋必遂。即请发兵令。

孙策   (白)     全仗列位之力。吩咐起马。

程普、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得令。

             呔!众将官,起马!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哦。

(〖泣颜回〗。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红文堂、八女兵引大乔同上。)

大乔   (引子)    金针懒就,向孙武,别致风流。

     (念)     无盐才智西施娇,输与东吴大、小乔。纷纷词客多搁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白)     奴乃大乔是也。父亲乔公。汉室为臣。因被董卓之乱,告职归家。生我姐妹二人,名曰大乔小乔。只因刻下诸侯僭逆,任意征伐。是我与妹子小乔,布散家财,招集义兵,在这凤凰台畔各立一寨,保守村主,以防贼盗。暗实查访英雄,而图终身大事。妹子随爹爹往西收粮去了。

             众女侍防守寨栏,听我吩咐。

八女兵  (同白)    吓!

大乔   (唱)     自古来论红颜多少脂粉,

             巾帼中数丈夫能有几人?

             我今日立寨栅并非任性,

             直等是为国家捕盗安民。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姑娘:西北来了一支人马,现在寨门借粮,甚是凶勇。

大乔   (白)     知道了。

(报子下。)

大乔   (白)     吓!何人敢来我寨借粮?

             众侍女一同出寨迎敌者。

八女兵  (同白)    吓!

(〖风入松〗。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孙策同上,同会阵,孙策看大乔。)

大乔   (白)     哎!何处人马,敢来扰乱我村庄么?

孙策   (白)     哎呀妙吓!原来是一绝色女子。因何也能枪马?

大乔   (白)     唗!快通名姓,免作枪头之鬼。

孙策   (白)     听者!吾乃长沙太守公子孙策是也。带兵前往丹阳公干,途中缺少粮草。乞求宝庄借粮一万斛。事定之后,必当送还。请留名姓。

大乔   (白)     奴乃乔公之女大乔是也。在此设立营寨,护卫村民,防拿贼盗。你既朝庭官军,可即速退回。不然便当贼兵拿获。

孙策   (白)     借粮不借,全在于你。何敢藐视少爷?看枪!

大乔   (白)     住了!我和你夙无仇隙,一言之下,平白交锋,所为何来?

孙策   (白)     要少爷饶你,须当呈送粮草。

大乔   (白)     也罢。你若胜得姑娘这枝金枪,粮草即便奉送。

孙策   (白)     既然如此,你要仔细了!

大乔   (白)     请。

(孙策、大乔同杀。)

孙策   (唱)     比武可见丫头傻,

             须知孙策是将家。

             惜乎窈窕容如画,

             动人春色满头花。

             有心与你来作耍,

             恐你力小少枪法。

             相劝咱两解和罢,

             凤凰台上看彩霞。

大乔   (白)     唗!

     (唱)     姑娘不懂猖狂话,

             云龙风虎能擒拿。

             再看小儿多俊雅,

     (白)     哦!

     (唱)     做对鸳鸯哪等差?

孙策   (白)     看枪!

     (唱)     丝缰一抖催战马,

大乔   (唱)     金枪挑动起黄沙。

孙策   (唱)     狮吼雄威走兽怕,

大乔   (唱)     何难捉你井底蛙。

孙策   (唱)     勇力千斤称豪霸,

(孙策、大乔同架枪。)

大乔   (唱)     几度冲风不忍杀。

孙策   (白)     丫头!

     (唱)     枪尖必能使汝嫁,

大乔   (唱)     交战何须口头滑。

(孙策、大乔同杀,同架住。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四红文堂、八女兵同下。孙策、大乔同对枪。大乔下,孙策追下。大乔、孙策同上,同杀。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四红文堂、八女兵同上,同攒下。大乔上,破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同下。八女兵引大乔同上。)

大乔   (白)     吓,孙郎杀法厉害。

             众女兵,绊马索伺候。

(孙策上。)

孙策   (白)     哪里走!

(孙策杀,大乔败,引孙策擒下。程普、黄盖、韩当、周泰同追上,同抢,同架住。)

大乔   (白)     众位将军听者。

程普、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讲。

大乔   (白)     公子虽然被擒,决无相害之意。请暂且扎营,自有好音。请吓!

(大乔下。)

程普   (白)     吓,列位将军,这丫头将公子擒去,有如此言语,谅无差错。且扎下营盘。

黄盖、
韩当、

周泰   (同白)    有理。

             众将官,扎下营盘。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301 ┊ 字数:5064 ┊ 最后更新:2023-05-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