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熊虎》

主要角色
冯显:净
熊虎:丑
韩守义:生

情节
冯显读《春秋》后,到街上散步。忽闻叫苦声,及经询问,始知系韩守义被恶霸熊虎将其妻抢去,复将渠押在监狱。冯显极为愤恨,迳往熊虎处欲与理论。适熊虎正在预备与韩妻入洞房,乃将韩妻救出,并杀死熊虎而去。

注释
按一般传说,剧中之冯显,即系关公。冯显因杀熊虎被官搜捕,不得已乃改名易姓为关羽,始得逃脱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9.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冯显上。)

冯显   (念)     豪杰英雄为丈夫,能文会武效孙、吴。有朝大展擎天手,定把乾坤一掌扶。

     (白)     某姓冯名显,字寿昌。乃蒲州解梁人也。自幼父母双亡,多蒙母舅扶养。今日母舅下乡讨取账目去了,不免在灯下观看《春秋》一番。

(冯显归座,看书。)

冯显   (点绛唇)   鲁史春秋,鲁史春秋,胡文左传,为褒贬。奸佞忠良,正直无偏向。

     (混江龙)   自古来忠臣良将,

             一个儿丹心耿耿气昂昂。

             一个儿赤胆忠心扶社稷,

             一个儿正诚直烈佐朝堂。

             一个儿芳名在,

             一个儿臭名扬。

             一个儿叨荣显,

             一个儿受灾殃。

             因此上圣人制律造《春秋》,

             乱臣贼子心胆丧。

     (念)     本待要秉正除奸定国安邦,本待要秉正除奸定国安邦。

     (白)     看此《春秋》愈加烦闷,不免佩了宝剑到街市之上闲步一回,有何不可。

(冯显出门。)

冯显   (白)     出得门来,但见星朗朗、月明明、风飒飒、雾沉沉,好一派晚景也。

     (念)     俺则见万里无云——

     (油葫芦)   吐魄光,

             万里无云吐魄光,

             早不觉冷清清神精气爽。

(〖剑响〗。)

冯显   (白)     呀!

     (油葫芦)   因甚的昆吾应响吐红光?

     (白)     此剑乃周穆王所造,削铁如泥。但有不平之事,它在匣中恋鞘白吼!

     (油葫芦)   俺也知道了晓得了,

             莫不是今夜晚有什么不平的事儿,

             将伊家来冲撞。

(韩守义上。)

韩守义  (夹白)    苦哇!

冯显   (夹白)    呀!

     (油葫芦)   忽听得那壁厢叫苦甚凄凉。

             他道是有天无日将人丧,

             又道是好夫妻无故的受着灾殃。

             他那里诉得断肠,

             俺这里听得悽惶。

             诉得断肠,听得悽惶,

             使人心儿添悒怏。

             向前去究问端详,

             禁内的因甚的披枷锁坐监房。

             莫不是你逞雄斗强,

             敢则是你把人杀伤?

             莫不是少人家私债,

             敢则是你拖欠官粮?

韩守义  (夹白)    不是。

冯显   (油葫芦)   既不是,其中必有什么含冤枉。

     (念)     对吾行从头细讲,俺与你挺身竭力诉黄堂。

韩守义  (白)     外面爷爷听者:小人叫作韩守义,只因清明佳节同妻子上坟插柳,偶遇熊虎员外,见我妻子生得美貌,竟自抢去。将小人送到州里打了四十,监禁在狱呀!爷爷!

冯显   (白)     呀!

     (油葫芦)   听说罢心中气昂,

             不由人恼寸肠。

             恨只恨为富不良官吏贪赃,

             快说那豪强家住在何方?

             俺与你救转你的妻房。

     (念)     管教你夫妻会合依旧成双,管教你夫妻会合依旧成双。

     (白)     韩守义,里面可有躲身之处?

韩守义  (白)     有哇爷爷。

冯显   (白)     闪开!

     (油葫芦)   揪断门销打开监房,

             将枷钮劈碎将伊来放。

             你且不必惊慌,

             天来大事俺自承当。

             他若是肯放,

             俺与他善自开交不逞强梁。

韩守义  (油葫芦)   他若是不放?

冯显   (念)     他若是不放——

     (油葫芦)   恼得俺雄心似虎狼。

     (念)     哪怕他铜铸金刚,俺与他搅乱乾坤闹一场。

(冯显、韩守义同下。)

【第二场】

(四丑院子引熊虎通上。)

熊虎   (燕儿舞)   风流腰摆,风流腰摆,

             跨马游街夺美乖。

             昨日抢了个俏乖乖,

             今日筵席筵席大摆开。

     (白)     咱家熊虎员外的便是。昨日清明佳节,带领小厮们上坟插柳,遇见韩守义的妻子,生得十分美貌,被我抢夺在家,将韩守义送到州里监禁在狱。

             吓小子们!

四丑院子 (同白)    伺候大爷。

熊虎   (白)     花烛齐备了没有?

四丑院子 (同白)    齐备了。

熊虎   (白)     预备的好好儿的,伺候你大爷成亲哪!

韩守义  (内白)    行过安平县了,爷爷!

(韩守义、冯显同上。)

冯显   (寄生草)   行过了安平县,又来到节义仓,

             来此是无情地。不忍堂。

熊虎   (夹白)    外头什么响?拿灯照照。

四丑院子 (同白)    照照。

冯显   (寄生草)   俺则见铁桶般将重门闭上,

             粉墙头露上灯光。

韩守义  (夹白)    待我前去叫门。

冯显   (寄生草)   你且禁住声莫乱嚷,

             待某家蹑足潜踪悄地行藏。

             待某家蹑足潜踪悄地行藏,

             待某家蹑足潜踪悄地行藏,

             细听他里边厢说些什么彀当。

熊虎   (白)     小子们。

四丑院子 (同白)    伺候大爷。

熊虎   (白)     你们请新人拜高堂,拜了高堂入洞房。同入销金帐,颠鸾倒凤闹风狂。就是睡了七八年我也不下炕。

(四丑院子拉韩妻同上。熊虎抱韩妻。)

冯显   (白)     韩守义可曾听见?

韩守义  (白)     不曾听见哪,爷爷!

冯显   (寄生草)   他道是请新人拜高堂,

             拜了高堂入洞房。

             同入销金帐,

             颠鸾倒凤闹风狂。

             贼管叫你空作阳台梦一场!

     (白)     韩守义向前叩门。

韩守义  (白)     他若问?

冯显   (白)     只说州里太爷差人送贺礼来了。

韩守义  (白)     开门来!

丑院子甲 (白)     什么人哪?

韩守义  (白)     州里太爷差人送贺礼来的。

丑院子甲 (白)     大爷,州里太爷差人送贺礼来咧。

熊虎   (白)     什么是贺礼,又是打咱们爷儿们的秋风来咧。开开门连扁担收。

冯显   (白)     打进去!

(冯显进。韩守义扶韩妻同下。)

熊虎   (白)     给我一齐上手!

冯显   (白)     哪怕你一齐来!

     (寄生草)   鸦挡凤一齐来,

             鸦挡凤单身犹如虎奔羊。

             恁道是三拳四手难敌挡,

             怎知俺一夫能擒你千员将。

             心雄胆壮,不用慌,不用忙,

             两争强,必有一伤。

             贼俺和你不见输赢不散场!

熊虎   (夹白)    拿灯照照他是谁。

冯显   (青哥儿)   呀,你问俺的家乡名望,

             你问俺的家乡名望。

             灯下来觑着咱形容形容将相,

             祖贯蒲州身居解梁。

             生成情性刚,

             姓冯名显字寿昌。

             俺这里亮昆吾,

             只教你一个个刀头丧!

(冯显杀。四丑院子、熊虎同下。)

冯显   (尾声)    非是俺把人来杀伤,

     (念)     都只为救生灵除却奸党,月照浑身鲜血,染遍体绕红光。

             堪堪来到州衙畔,哪怕粉墙高万丈,飞身踊跃出东墙。

(冯显下。)
(完)


浏览次数:165 ┊ 字数:2514 ┊ 最后更新:2021-11-0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