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湘江会》

主要角色
钟无盐:刀马旦
吴起:武净
魏灵公:生
齐景公:丑
晏婴:外

《湘江会》景孤血饰齐王、李金鸿饰钟无盐
《湘江会》景孤血饰齐王、李金鸿饰钟无盐
情节
按剧本从吴起出场,自述本为鲁臣,因使命至齐,受齐妃钟无盐之计,至父母俱被鲁国诛杀,因去齐自立,常怀报仇之心。至是,适魏侯灵公,因心耻为齐所压服,特邀集诸小邦,及各国仇齐之诸公族大夫,以和好为名,请齐景公来赴湘江大会,以便临时见机行事。吴起亦在被邀之列。讵知齐景公携夫人钟无盐同来,颇难下手。会次,吴起借举出与钟无盐争论,既而吴起自恃善箭,遂欲与钟无盐比射。钟无盐让吴起先射,三箭三中,确非寻常。岂知钟无盐多狡诈,射至第三箭,竟将魏侯射死,遂大哗。双方各露刃相杀,卒被钟无盐保护齐侯,冲杀而去。众小邦徒折一魏侯,于事终无济,卒无如齐何也。呜呼强权!

注释
《湘江会》一剧,为战国时吴起欲报仇,拟乘魏侯召集诸侯,与齐景公湘江大会之时,借比射行刺之一段故事。向时徽班中演唱颇盛。乃武二花(即油脸)与刀马旦之重头戏。事出《列国志》中,惟剧本中人名事实,多有先后羼讹而。

根据《戏考》第三十八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0.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引吴起同上。)

吴起   (引子)    统领貔貅,终日戈矛相争斗,为报冤仇,血战怎罢休!

     (念)     幼习韬略在胸中,两膀能开百力弓。怀恨冤仇钟无盐,一心要灭齐景公。

     (白)     某,鲁国吴起。以在鲁定王驾前为臣,进贡与齐邦。可恨钟无盐,暗用诡计,道某有顺齐伐鲁之心。鲁定王此时大怒,将我一双爹娘斩首。某家带领人马,反到盖国山,自立为王,召集英雄,以报父母冤仇。只因魏王有书前来,接某家前去赴会。正合吾意。

             众将,人马撤至教场。

(〖吹牌子〗。)

吴起   (白)     旗牌,吩咐众将开操!

旗牌   (白)     众将开操!

(四文堂、四大铠同操演。)

吴起   (白)     众将官!

(四文堂、四大铠同允。)

吴起   (白)     兵发魏邦。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上手、纪燕同上。〖牌子〗。四文堂、四大铠、吴起同上。)

纪燕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吴驸马。领兵何往?

吴起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纪千岁。领兵何往?

纪燕   (白)     魏邦有书接我赴会。

吴起   (白)     某家正为此事。两队人马合为一处。

             众将官,人马合为一队,兵发魏邦!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校尉、魏灵公同上。)

魏灵公  (引子)    坐镇魏邦,威风不可当。

     (念)     曾记当年临潼会,一十七国怕子胥。景公收了钟无盐,众家低头惧魏邦。

     (白)     孤,魏灵公。只因齐邦为上,我国为下,年年进贡,每岁出朝,并无一礼回答。是孤心怀不忿,为此特请众位王爷到来,共伐齐邦。也曾命人前去相请,未见到来。

             来,伺候了。

(旗牌上。)

旗牌   (念)     一马走尽天涯路,单传世间书回言。

     (白)     启爷:众位王爷驾到。

魏灵公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众位王爷!

(〖吹打〗。孙操、纪燕、吴起同上。)

魏灵公  (白)     吓,众位王爷!

孙操、
纪燕、

吴起   (同白)    魏王请!

魏灵公  (白)     众位王爷驾到,未曾远迎,有罪!

孙操、
纪燕、

吴起   (同白)    岂敢。某家来得冲忙,魏王恕罪!

魏灵公  (白)     岂敢。

孙操、
纪燕、

吴起   (同白)    魏王相邀,有何见教?

魏灵公  (白)     众位王爷有所不知,只因齐景公收了钟无盐,压定我们一十一国,每年进贡,并无一礼回答。是孤心怀不忿,特请众位王爷到来,共伐齐邦。不知众位王爷意下如何?

吴起   (白)     魏王何不下书一封,请他君臣前来,定下湘江大会。酒席筵前,一股擒拿,岂不是好?

魏灵公  (白)     此计甚好。

             来,浓墨伺候!

(〖牌子〗,〖吹打〗。魏灵公写书。)

魏灵公  (白)     传旗牌。

旗牌   (白)     在。

魏灵公  (白)     有书一封,去到齐邦投递。正是:

     (念)     书去人也去,

旗牌   (念)     人回信也回。

魏灵公  (白)     后帐摆宴,与众位王爷接风。

孙操、
纪燕、

吴起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晏婴上。)

晏婴   (念)     待漏五更寒,披衣上银銮。东方天未晓,明月满阑干。

     (白)     下官晏平仲。昨日魏王有书到来,候主登殿启奏便了。香烟蔼蔼,圣驾临朝,待我朝房伺候。

(晏婴下。〖吹打〗。太监引齐景公同上。)

齐景公  (引子)    回国齐起显奇能,江山同乐太平春。

(晏婴上。)

晏婴   (白)     晏平仲见驾,愿主千岁!

齐景公  (白)     平身。

晏婴   (白)     千千岁!

齐景公  (白)     赐座。

晏婴   (白)     谢坐!

齐景公  (念)     当年大战在洪昌,临潼会上住楚邦。桑园收下钟无盐,一十一国共服降。

     (白)     孤,齐景公在位。今当早朝。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晏婴   (白)     臣启主公:昨日魏王有书前来,请主龙目观览。

齐景公  (白)     呈上来,待孤观看。

(〖吹打〗。齐景公看。)

齐景公  (白)     原来魏王接孤前去赴会。卿家,孤王还是去如不去?

晏婴   (白)     诸公宣钟国母上殿,查看八卦内面吉凶如何?

齐景公  (白)     如此卿家传宣她上殿。

晏婴   (白)     领旨。

             主公有旨:宣钟国母上殿。

钟无盐  (内白)    领旨。

(钟无盐上。)

钟无盐  (念)     环佩响叮当,上殿见君王。

     (白)     妾妃见驾,愿大王千岁!

齐景公  (白)     平身。

钟无盐  (白)     千千岁!

齐景公  (白)     赐座。

钟无盐  (白)     谢坐。宣妾妃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齐景公  (白)     梓童有所不知,昨日魏王有书前来,请孤前去赴会。特宣梓童商议,孤王还是去如不去?

钟无盐  (白)     大王,待妾妃查看八卦上吉凶如何。

齐景公  (白)     前去查来。

钟无盐  (白)     领旨。

             看香案伺候。

(太监抬桌。钟无盐问卜卦。)

钟无盐  (念)     摇动金钱响,神鬼站四方。叩问吉凶事,异在此卦上。

     (白)     神圣在上,弟子钟无盐,保主赴会,有凶降凶,有吉降吉。单单测测,测见测,单见单,行人一去不回还。

(太监抬桌回。)

钟无盐  (西皮摇板)  八卦上面查吉凶,

             湘江会上箭射龙。

齐景公  (白)     梓童查看八卦,吉凶如何?

钟无盐  (白)     有吉无凶。

齐景公  (白)     好吓!就命梓童挂帅,田论、关素贞为先行,将房披挂,教场伺候。

钟无盐  (白)     领旨。

(钟无盐下。)

齐景公  (白)     内侍传旨:命田论、关素贞披挂,教场伺候。

(齐景公下。)

太监   (白)     田论、关素贞披挂,教场伺候。

(太监下。)

【第五场】

(田论、关素贞同上,同起霸。)

田论   (念)     双翅威风脑后飘,

关素贞  (念)     胸中韬略逞英豪。

田论   (念)     左搭弯弓秋月样,

关素贞  (念)     右搭狼牙箭几条。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俺——

田论   (白)     田论。

关素贞  (白)     关素贞。

田论   (白)     千岁发兵,在此伺候。

(四文堂引齐景公、钟无盐同上。)

齐景公  (念)     领兵下教场,

钟无盐  (念)     保主赴湘江。

钟无盐、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参见主公。

齐景公  (白)     人马可齐?

钟无盐、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早已齐备。

齐景公  (白)     催动人马。

钟无盐、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众将催动人马。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钟无盐、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文堂  (同白)    来此桑园。

钟无盐、
田论、

关素贞  (同白)    人马列开!

钟无盐  (西皮摇板)  人马来往桑园径,

             此去尤恐有伤损。

             坐立马上传将令,

             田论、关素贞听分明:

             一半人马桑园径,

             一半人马随后跟。

             倘若前去有伤损,

             你保大王回御营。

             大小三军往前进,

             湘江会上显奇能。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校尉、魏灵公同上。)

魏灵公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爷:齐邦君臣到。

魏灵公  (白)     吩咐摆队相迎。

(〖吹打〗。四校尉同摆队。四文堂、田论、关素贞、钟无盐、齐景公同上。)

魏灵公  (白)     皇兄吓!

(齐景公、魏灵公同笑。众人同下,同上。)

魏灵公  (白)     不知皇兄驾到,未曾远迎,有罪。

齐景公  (白)     岂敢。来得鲁莽,御弟恕罪。

魏灵公  (白)     好说。

齐景公  (白)     相邀到来,有何见谕?

魏灵公  (白)     皇兄有所不知,只因二国不和,屡动干戈,请皇兄到来,与二国和好,免得众将受刀枪之苦。

齐景公  (白)     正是御弟仁德之心。


四校尉  (同白)    宴齐。

魏灵公  (白)     看宴,待我把盏。

齐景公  (白)     不消。摆下就是。

魏灵公  (白)     将宴摆开。

(〖吹打〗,〖牌子〗。)

齐景公  (白)     御弟,这湘江会上,难道你我不成?

魏灵公  (白)     有陪客。

齐景公  (白)     有何人?请来相见。

魏灵公  (白)     来,请孙驸马。

四校尉  (同白)    请孙驸马!

(孙操上。)

孙操   (白)     来也!

齐景公  (白)     慢着慢着,来的敢是孙驸马?

孙操   (白)     然。

齐景公  (白)     你我在哪里会过,直至如今?

孙操   (白)     在洪昌一别,直至如今。

齐景公  (白)     湘江会上有你在内?

孙操   (白)     有某在内。

齐景公  (白)     有你在内,那就热闹了。

孙操   (白)     少时赐你个大热闹。

齐景公  (白)     还有何人?

魏灵公  (白)     还有秦国纪千岁。

齐景公  (白)     吓,那老儿他也来了?

魏灵公  (白)     来了。

齐景公  (白)     好吓,请来相见。

魏灵公  (白)     有请纪千岁。

四校尉  (同白)    请纪千岁!

(纪燕上。)

纪燕   (白)     来也!

齐景公  (白)     慢着。来的敢是御屁?

纪燕   (白)     你敢是放松?

齐景公  (白)     吓,你怎么叫我放松?

纪燕   (白)     你怎么叫我御屁?

齐景公  (白)     御弟。你不知道,你我上了年纪,牙关不得关风,所以丢去了一个“御屁”来了。这湘江会上,有你在内?

纪燕   (白)     有某在内。

齐景公  (白)     不觉你今老了!

纪燕   (白)     呔!老只老了头上发,项下须,胸中韬略却也不老。

齐景公  (白)     喂,你看我说了一个“老”字,他就闹了半天。哦着了,他是个好奉承的人,待我来奉承他两句岂不是好。

             御屁,你虽然年纪大了些,你的样子犹如十七八岁的小娃娃一般。

纪燕   (白)     你待怎讲?

齐景公  (白)     十七八岁小娃娃一般。

纪燕   (笑)     哈哈哈!

     (白)     当真不老!

齐景公  (白)     湘江会上,有了你越加热闹。

纪燕   (白)     少时与你一个大大的热闹。

齐景公  (白)     孤家喜的是大热闹。

             还有何人?

魏灵公  (白)     还有吴起。

齐景公  (白)     咳!

(齐景公摇头。)

钟无盐  (白)     大王你敢是怕他?

齐景公  (白)     不是怕他,那娃娃有些势压。

魏灵公  (白)     来,请吴驸马。

四校尉  (同白)    请吴驸马!

(吴起上。)

吴起   (白)     来也!

钟无盐  (白)     吴驸马!

吴起   (白)     钟国母!

钟无盐  (白)     吴将军!

吴起   (白)     钟娘娘!

钟无盐  (白)     吴起!

吴起   (白)     丑丫头!

钟无盐  (白)     娘娘命你鲁国行孝,这又来在魏邦,所为何事?

吴起   (白)     你不提起鲁国行孝则可,提起鲁国行孝,令人可恼!

钟无盐  (白)     敢是恼着你娘娘么?

吴起   (白)     你且听着!

     (西皮摇板)  五湖名扬贯九州,

             百万儿郎狁貔貅。

             一十二国某为首,

             后出无盐丑丫头。

     (白)     当初一十八国不分上下,后出伍子胥临潼斗宝,力举千斤铜鼎,占去一国,下剩一十七国。后出红袍武星,力劈五国,下剩一十二国,不分上下。只因齐王在桑园收下你这丑丫头,手执春秋大棒,压定一十一国。年年进贡,每岁来朝。只因我主鲁定公缺少二载未曾进贡,命某造下铜头铁垒宝刀金弓进贡。你国有人开得此弓者,年年进贡,每岁来朝;若是无人开得此弓,这就下而代上。你国文武,犹如泥塑木雕一般。谁想闪出你这丫头,问道“吴起吴起,此弓还是文开,还是武开?”某家答曰:“文开怎讲,武开怎说?”你这丫头道:“文开药红毡铺地,摆酒一席。一边饮酒,一边开弓;若是武开,人要披甲,马要加鞍。”某家答曰:“罢罢罢,你就武开!”谁知你这丫头,纵上马来,手执春秋大棒,将某打下马鞍,问道:“吴起吓吴起!你还是愿生愿死?”某家答道:“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齐王见喜,此时将玉银公主招为驸马。某家在你国奉君一载,我国义我双亲一年。谁知你暗修小柬一封,下与吾主鲁定王,道某有顺齐伐鲁之意。鲁定王大怒,将某一双父母,押下城楼。某家一马来至城边,一双父母人头落地。是某下得马来抱头痛哭。玉银公主见某家眼中无泪,道某吴起是个铁打的心肠。那时她拔剑自刎而亡。可叹玉银公主,自刎身亡。那时闪得某家有家难安,有国难投。只得带领人马,这反到盖国山,自立为王。今魏王修书接某家赴会。湘江大会之上,不想你君臣也来了!

钟无盐  (白)     娘娘来者不怕,怕者不来。我且问你,湘江会上何物当先?

吴起   (白)     百步之外立一高杆,高杆之上,悬挂杏黄旗一面,金钱一枚,马鞭一根,头一箭箭射马鞭落地,第二箭箭射金钱落地,第三箭箭射杏黄旗。你若射得此箭,送你君臣回去;你若射不着此箭,你君臣想回去那就万万不能!

钟无盐  (白)     今在哪里?

吴起   (白)     御营教场。

钟无盐  (白)     多少路途?

吴起   (白)     五里之遥。

钟无盐  (白)     带路!

吴起   (白)     众将官,摆队教场!

(吹打。众人同走圆场。)

钟无盐  (白)     吴起,来此教场,谁家先射?

吴起   (白)     某家先射。

钟无盐  (白)     娘娘先射。

齐景公  (白)     慢慢,梓童,我国射了,岂就没有了他的分?让他先射你后射更好。

钟无盐  (白)     吴起,你娘娘先射,那就没有了你分。让你先射!

吴起   (白)     闪开了!

     (西皮导板)  湘江会好比那一盘棋,

     (西皮快板)  一着高来一着低。

             吴起站在军队内,

             杀人的虎眼观仔细:

             将台上坐的是齐天子,

             无盐保驾不远离。

             那旁站的田论将,

             娃娃武艺不见奇。

             关素贞提刀站此地,

             谅她难敌俺吴起。

             二人武艺哪在意,

             丑妇丫头是好的。

             转面来叫声纪千岁,

             燕国驸马听端的:

             湘江会比不得临潼会,

             鞍前马后莫远离。

             倘若吴起失了计,

             你保魏王坐社稷。

             金枪插在皮囊里,

钟无盐  (白)     看枪!

吴起   (白)     呔!

     (西皮快板)  铁胎弯弓手内提。

             开弓先射齐天子,

钟无盐  (白)     呔!吴起敢使暗箭!

吴起   (白)     仔细了!

     (西皮快板)  丑鬼丫头着了急。

             满满搭上朱红扣,

四校尉  (同白)    好箭!

齐景公  (白)     不见好。

吴起   (西皮快板)  箭射马鞭不远离。

             开弓放出二枝箭,

             正中金钱不差移。

             两膀用起千斤力,

             三枝箭中了杏黄旗。

             翻身上了马坐骑,

             谅他插翅也难飞。

田论   (白)     田论告箭。

齐景公  (白)     你年小。

关素贞  (白)     关素贞告箭。

齐景公  (白)     你腰软。

钟无盐  (白)     妾妃告箭。

齐景公  (白)     着了着了!

     (数板)    嘻嘻哈哈,看来你是老作家,照着他人射一箭,看他害怕不害怕。

钟无盐  (白)     领旨。

     (西皮导板)  湘江会上用目觑,

     (西皮快板)  刀枪剑戟摆得齐。

             燕国孙操世无比,

             纪燕手提打将锤。

             二位老将不在意,

             内有吴起是好的。

             回言叫声田驸马,

             关素近前听仔细:

             湘江会比不得棋盘会,

             鞍前马后莫远离。

             倘若娘娘失了计,

             你保大王坐华夷。

             金枪插在皮囊里,

吴起   (白)     看枪!

钟无盐  (白)     匹夫你打点了!

     (西皮快板)  宝刀弯弓手内提。

             满满搭上朱红扣,

             满营三军笑嘻嘻。

             推弓放出一枝箭,

             箭射金钱不着移。

             三枝雕翎来搭起,

吴起   (白)     怎么不射?

钟无盐  (西皮快板)  猛然一计在心里。

吴起   (白)     丫头为何停箭不射?

钟无盐  (白)     非是娘娘停箭不射,你娘娘要射鲤鱼并行。

吴起   (白)     你若射得鲤鱼并行,某家马前跪降。

钟无盐  (白)     吴起,须要言而有信。

吴起   (白)     岂肯失信于你!

钟无盐  (白)     吴起你来看准了!

     (西皮快板)  吴起中了娘娘计,

             管叫魏王命归西。

(魏灵公中箭,死,下。众人同开打,同杀下。钟无盐、吴起同对枪,吴起败下。吴起上,钟无盐、吴起同对刀,吴起败下。打连环下,吴起败下。打棍子下。齐景公、钟无盐同上,吴起放箭,齐景公败下。吴起追下。)

【第七场】

(齐景公、钟无盐、四文堂同上。)

齐景公  (白)     来此哪里?

四文堂  (同白)    桑园径。

齐景公  (白)     查看伤了多少人马?

四文堂  (同白)    伤了一半。

齐景公  (白)     孤的梓童呢?

钟无盐  (白)     妾妃在这里。

齐景公  (白)     好吓!只要梓童在,哪管败不败。

             众将官,快快收回人马,回朝去罢!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校尉、孙操、纪燕、吴起同上。)

孙操   (白)     吴驸马,魏王已死,焉能复生。各自回去,屯军养马,再来复仇罢!

吴起   (白)     孙千岁言之有理,可恨丑鬼丫头,暗用诡计,将魏王射死。又被他君臣逃脱虎口。

             钟无盐吓无盐!俺吴起不灭齐邦,誓不为人!

             众三军!

四校尉  (同白)    有!

吴起   (白)     将人马收回!

(四校尉同允。〖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94 ┊ 字数:6812 ┊ 最后更新:2022-05-0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