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狸猫换太子》【三本】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庞吉:净
宋仁宗:小生
赵德芳:老生
展昭:武生
郭槐:净
庞妃:旦
李后:老旦
寇珠:花衫
包兴:丑
范仲华:丑

《打銮驾》赵麟童饰包拯
《打銮驾》赵麟童饰包拯
情节
此剧前第二本,演至包公奉旨入宫降魔为止。此本共五十五场,第一段,头场至四场,为陈州黄河水发,冲塌田庄,百姓被灾,田起元率众捞救,并带领灾民,赴县报灾请赈。第二段,为奸相庞吉(按《五虎平西》作庞洪),因欲倾害忠良,父子设谋,进女入宫固宠,挽托大女壻孙秀,辇金进宫,贿通奸监郭槐,暗中衬托,先向刘太后前说妥,以防宋仁宗英明不纳。刘太后初意亦不许,继而郭槐揣刘后忌帝之心,以“收纳庞女为妃,我等可于帝前多一耳目”为辞,刘后意动,乃下懿旨,决定为帝纳妃。日者,宋仁宗临朝,适内侍复奏,包拯在玉宸宫伏魔,审知乃是屈死宫娥寇承御鬼魂诉冤。宋仁宗乃下旨,勅建忠烈祠,以祀寇珠,并授包拯为龙图阁学士,兼领开封府尹之职。庞吉即乘间奏上,愿献次女庞秀英入宫为妃。宋仁宗见庞女果貌美,又得太后旨意怂恿遂纳庞秀英。当殿晋封庞吉为太师,并封庞吉子庞昱为国舅。适黄门官赉呈陈州报灾请赈折子,帝以孙秀保举,遂派国舅为钦差,驰赴陈州灾地放粮,并采访民情。以上为五场至八场之剧情。笫九场则忠烈祠落成,单演陈琳往祠收工,哭祭一番,此场唱工虽寥寥无多,然颇凄惋动人,于两大段后,插入此一场,足见编者本领。第三段,为庞昱赴陈州放粮,与陈州府串通吞赈扣粮,每人只放小钱二百,灾民摔钱不领,势欲变闹。赖田起元好言劝慰,方得无事。庞昱在陈洲,无公可办,终倚仗国舅之势,带领家将,四处游逛。一日遇见田起元妻王氏,在斗姆阁进香,即行强抢回家,屡欲逼奸。田起元闻讯,亟赴府衙击鼓控告。知府反将田起元屈打逼供,钉镣收禁。诬以讹诈钦命官之罪。老仆田忠见当地黑暗,无法救主,只得晋京控诉。庞昱在陈,其馀霸占民产民女之事,尚不计其数。此为第十场至十八场之剧情。第四段,为栖身相国寺(即前包公弃官避难所居之处)中之落第秀才公孙策,及啸聚山岗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等八义士,均往开封。公孙策因了然禅师之荐,八义士因展昭之荐,不约而同,俱到包公处投效。王朝等途遇田忠,讯知晋京原由,因带田忠同行,嘱其在包公台下控告,必能昭雪。众人即到开封府,包公一一收录,令公孙策为幕宾,王朝等为公役,末后赵虎禀知田忠冤情。包公立即升座,当堂收受准其状纸,即令公孙策,照状写本,预备入奏,至此为廿二场终结。第五段,廿三至廿六场,为包公上殿,奏知陈州放粮,庞国舅吞赈害民,强抢民妻,田忠上告等请。宋仁宗当殿简派大臣查办,孙秀力任愿往,文彦博、范仲淹等谓孙秀与庞吉本内亲,例应回避。因力荐包公往查,庞吉力争不得,见势不佳,即僭行入宫,托女儿为力。岂知庞妃初时尚知大义,不允设法。经父再三哀求,始允向刘太后处借用銮驾半副,伪作太后明日在御街中,挡住包拯去路,以误时刻,冀包拯不能成行,盖亦无可设计中之下策也。此场即预伏后《打銮驾》一段。包公既奉命,宋仁宗复面谕钦赐御牌三道,命其连夜赶造,进呈御览,实即刑具也。包公因未曾听清楚,但闻为钦赐玉札三道,命其连夜造齐,遂至回衙之后,大费踌躇。即请公孙策先生,仔细参详,幸公孙策有思想,推索得出,速夜打成图样,命工造就龙、虎、狗御铡三道。包公大喜,即上殿覆旨。宋仁宗得见,亦大称赏,于是包拯遂为二次陈州放粮钦差,拟即出京。第六段,至卅一场止,即《打銮驾》全剧,从庞妃到刘太后宫中,求借銮驾演起,至八贤王同众朝臣,保护包公“清官出朝”,启行赴陈州为止。庞妃借銮驾,刘太后初亦不许,谓祖宗无此法度,旋由被郭槐谗唆,谓“包拯如得志,必不利于我辈,不如趁此除之”等语。刘后乃许借。庞妃借得銮驾,遂专在宫外包公必经之处,摆驾挡道,以阻包公。包公左右绕转,连让三次,又曾跪奏情由,系奉要差,钦命在身,不得违误时刻等语,亦不放行。且闻銮舆中,传出玉音,并非太后,并是有意阻挡。不得已乃闯道,遂至互相殴打。庞妃上殿哭诉,宋仁宗初时大怒,欲将包拯处罪。继经包公奏明退让情形,又驳问“庞妃既未奉旨,何得私自出宫,且祖宗家法,贵妃只有纱灯一对,有何銮驾可用”等语,宋仁宗乃大悟,将庞吉父女斥退。惟宋仁宗素孝,知銮仪乃太后物,庞妃进宫唆诉,太后必迁怒,将加罪于包拯,乃同众大臣,率包公入宫谢罪,以免追究。讵知庞吉奸刁,已早向刘后处进谗,迨宋仁宗率众同往,刘太后方盛怒,定欲将包拯处斩,众大臣力求不得,时已将包拯绑出,宋仁宗跪求刘太后亦不许。方在无计奈何之时,忽见八贤王得报驰至,手带先皇金锏,怒气满面。刘后见八贤王至,即色变,经八贤王责问:“皇嫂銮仪,何得私自借与庞妃僭用,可知皇嫂自己,先有僭越之罪”,刘后默然,无可答。不意郭槐反出言八贤王欺君,八贤王乃大怒,举锏便将郭槐锤打,郭槐忙避让,将凤案绊翻。不料案桌下,忽钻出掌朝太师庞国丈来。八贤王乃益怒,问其私入皇宫之罪,定欲将金锏打死,刘太后力保。八贤王乃云“欲饶庞吉,须先赦包拯”。刘太后不得已,只得交换。一天云雾,至此始解消。郭槐及庞吉父女,反白白吃着一顿打,看之令人快心。宋仁宗、八贤王等既复至金殿,包公奏称“尝微臣不敢前往,恐国太娘娘再有暗计,臣吃罪不起”。宋仁宗乃命八贤王,率领众大臣,代驾相送,大呼三声“清官出朝”。包公至此,亦可谓荣幸之极,盖此时亦乐得买俏价矣。此本前半本,以此段为紧关节,最为熟闹。卅二场,展昭出场,预伏下文救包公。卅三、卅五两场,为观音出场,知破窑中李太后有难,命寇承御往救。卅四场,为展昭救活田忠之妻,此四场,虽零落闲散,然皆伏笔。第七段,自卅六场起,为庞昱侦知包公又奉命查办,畏其铁面无私,乃命项福前往,于半途迎刺。岂知展昭暗伏在上,被其闻知。展昭遂一路跟随项福而行。迨包公将近到陈州,一路已收受百姓无数状纸,行至某驿站中下宿,项福方欲行刺,讵知未曾下手,已被展昭擒住缚下,展昭即逸去,让赵虎拿住。包公审问明白,知为庞昱使,遂用好言安慰,令其日后对质。庞昱得报被擒,复令众教师假扮百姓,俟包公至府庙拈香时,再喊冤行刺。讵知又被展昭杀出救护,一面展昭又飞行入庞署,救出田起元妻王氏,交与田忠妻领回。包公既到陈州,先行文知县,放出田起元,一面早密拿庞昱到行辕审拘。庞昱狡猾坚不认供,奈赃讵俱全,遂将项福用狗头铡铡死,知府、庞昱,均即斩首,知县清廉,升任知府,续放赈济。一切民案,均判讫了事,至此为四十五场。第八段,天齐庙拿捉落帽风,为李后在寒窑,冤极自尽,寇珠往救,并指点“不日有清官龙图阁包拯前来,脑后生有三台骨,可为娘娘伸冤还朝”等语。李后因复耐守。包公行经赵州桥,忽一阵狂风,吹落轿顶,并将包公乌纱吹去,包公见此风有异,赵虎谰言,“此风名落帽风”,包公遂令捉拿落帽风。赵虎无法,只得祝告神祗,将牌票祭起,适落在李后义子范仲华身上,赵虎遂将范仲华捉去,硏询之下,经众百姓力保,此谓系孝子,包公乃给赏银五两,令赵虎等再出拿捉。范仲华归寒窑,告知李后,李后大喜,遂令范仲华往召包公,到寒窑当面伸冤。范仲华奉此难题自往召,被包公手下人揶揄呵斥,幸包公乃清正爱民之官,且心知有异,故不惜屈尊,径往窑中见李后。迨李后说明身世,并示以当日寇丞相题句之诗帕等物,包拯乃惊信,下跪行君臣礼。遂力任回朝奏帝迎还,伸雪前冤之事,临行又嘱托地方文武,加意供给保护。此为四十六场至五十一场之剧情,末段自五十二场至五十五场,为包公回朝复旨,报告陈州事毕,即奏明李后流落寒窑,现臣如何拿捉落帽风,如何进窑面后等事。宋仁宗初犹不信,继得八贤王及陈琳之证实,方知实在。遂连下三旨,立命郭槐上殿,付与包公,带往开封大堂严讯,又命亚父陈琳观审。奈郭槐老奸奇猾,虽熬刑至死,坚不吐供。包公用公孙策,伪饰森罗殿。包拯装五殿阎君,张龙、赵虎等扮鬼判及牛头马面,又令诸人扮种种鬼状,阶下摆设钩锯油锅等刑具,又令公孙策扮寇珠鬼魂,先往索命,又到殿上对质。事前先由陈琳赴狱中,将其灌醉,于是始得吐供。此审郭一段,为下半本中之主要,亦即全本之结穴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五册整理

录入:爱雅人叔的娘口三三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03.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龟形反上。虾形、鱼形、大鼋形同跳上。众水兵、众水怪同上,同大操。开幕。众人同下。)

【第二场】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吹腔)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百姓甲  (白)     列位请了。

众百姓  (同白)    请了。

百姓甲  (白)     今日天气清和,你我下田耕种。

众百姓  (同白)    请。

     (同吹腔)   奉劝世人须学好,

             莫学浪子无下稍。

(龟形、虾形、鱼形、大鼋形、众水兵同上,冲众百姓同下。)

【第三场】

(田起元上。)

田起元  (念)     向阳门前春常在,积善之家庆有馀。

田忠   (内白)    走吓!

(田忠上。)

田忠   (唱)     适才黄河发了水,

             此事禀与员外知。

     (白)     启禀员外:大事不好了!

田起元  (白)     何事惊慌?

田忠   (白)     今有黄河发水,将这一带地方,田庄冲倒,淹死百姓无数,特来报与员外知晓。

田起元  (白)     哦,有这等事,吩咐家丁走上。

田忠   (白)     家丁走上!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参见员外,有何吩咐?

田起元  (白)     你等随带长竿,准备舟船,河口去者。

四家丁  (同白)    遵命!

(田起元、众家丁同走圆场。龟形、虾形、鱼形、大鼋形冲众百姓同上。四家丁同救。)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员外救命之恩。

田起元  (白)     你们不必如此,待我前去,禀明太爷知晓。打本上司,上司奏与万岁,那时发下饷银,也好赏给你等。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员外!

田起元  (白)     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青袍、二差人、知县同上。)

知县   (引子)    为官清正,与黎民,判断冤情。

(门子上。)

门子   (白)     启禀老爷:田绅士到。

知县   (白)     有请。

(众百姓、田起元同上。)
众百姓、

田起元  (同白)    参见太爷!

知县   (白)     绅士少礼。下官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田起元  (白)     不敢,我等来得鲁莽,太爷海涵。

知县   (白)     岂敢。员外到此,必有所为。

田起元  (白)     太爷有所不知:今有黄河发水,冲倒田庄。淹死百姓无数,望求太爷作主。

知县   (白)     既有此事,待本县行文上司,上司打本上朝,奏与万岁。那时发下赏银,也好周济灾民。

田起元  (白)     你等还不谢过太爷。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太爷!

田起元  (白)     我等告辞了。

知县   (白)     恕不远送。

(田起元、众百姓同下。)

知县   (白)     待本县行文上司便了。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庞吉   (内白)    唔哼!

(庞吉上。庞禄暗上。)

庞吉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念)     身为当朝一品官,满朝文武谁不尊。可恨贤王专朝政,依仗先皇压群臣。

     (白)     老夫庞吉,宋室驾前为臣,官拜首相之职。可恨贤爷与王延龄等,这般奸贼,常常与老夫作对。必须想一妙计,害却他等,方遂老夫心愿。不免将我儿庞昱唤出,一同商议。

             庞禄,有请你家公子。

庞禄   (白)     有请公子!

庞昱   (内白)    来了!

(庞昱上。)

庞昱   (念)     忽听爹爹唤,向前问金安。

     (白)     参见爹爹。

庞吉   (白)     罢了,我儿一旁坐下。

庞昱   (白)     谢坐。将孩儿唤出,有何训教?

庞吉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满朝文武,藐视老夫。必须想一妙计,害却他等方好。故唤我儿出来,一同商议。

庞昱   (白)     孩儿有一计在此。

庞吉   (白)     有何妙计?

庞昱   (白)     想万岁初登大宝,尚未纳妃,想我妹生得十分美貌,若得进宫陪王伴驾,那时再想法害却他等。

庞吉   (白)     此事倒是一桩美事,只怕万岁不允,如何是好?

庞昱   (白)     想郭槐在国太驾前,十分得宠,必须买动与他,方可成功。

庞吉   (白)     但不知何人能去?

庞昱   (白)     想孙大人与他素有来往,命他前去办理,定然成功。

庞吉   (白)     好。

             有请孙大人前来。

庞禄   (白)     遵命。

(庞禄下。)

庞吉   (白)     你妹若得进宫,陪王伴驾,你我富贵不小。

(庞禄上。)

庞禄   (白)     孙大人到。

庞吉   (白)     有请!

庞禄   (白)     有请!

(孙秀上。)

孙秀   (白)     参见岳父大人。

庞吉   (白)     贤婿少礼。

孙秀   (白)     姻弟。

庞昱   (白)     姻兄请坐。

孙秀   (白)     有坐。将小婿唤来,有何事议?

庞吉   (白)     贤婿有所不知,想万岁初登大宝,尚未纳妃,我有意将次女进与万岁为妃,闻得贤婿与郭槐素有交往,有劳贤婿,多带珠宝,前去孝敬与他。托他在国太驾前美言几句,若得他应允,定然成就。

孙秀   (白)     小婿遵命。

庞吉   (白)     这有珍珠玛瑙,速速办来。

(庞吉、庞昱同下。)

孙秀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府中领了岳父命,

             随带珠宝去求情。

             急急忙忙往前进,

(开幕,安乐宫景。孙秀走圆场。)

孙秀   (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一宫门。

     (白)     来此已是安乐宫,待我向前叩环。

(孙秀叩环。太监上。)

太监   (白)     原来是孙大人。

孙秀   (白)     公公!

太监   (白)     孙大人到此何事?

孙秀   (白)     下官有要事,面见郭都堂。

太监   (白)     大人少站。

             有请公公!

(郭槐上。)

郭槐   (念)     老王晏驾龙归天,安乐宫中享安宁。

     (白)     何事吓?

太监   (白)     孙大人求见。

郭槐   (白)     叫他进来。

太监   (白)     公公有请。

孙秀   (白)     有劳了!

             参见都堂!

郭槐   (白)     罢啦。

孙秀   (白)     谢坐。

郭槐   (白)     大人到此必有所为?

孙秀   (白)     下宫此来,有要事相求。

郭槐   (白)     有何要事,当面请讲。

孙秀   (白)     今有岳父庞吉,生有二女,长女配与下官,次女尚未字人。生得闭月羞花,十分美貌。有意送进宫去,陪王伴驾。特命小官前来,求公公在太后驾前,美言几句。公公是料无推辞。

郭槐   (白)     我想万岁登基未久,若是纳妃,岂不是被外邦耻笑?此事使不得。

孙秀   (白)     公公,这有一封微礼,孝敬公公,望公公笑纳。

(郭槐看。)

郭槐   (白)     这个……些须小事,焉敢受此厚礼?

孙秀   (白)     礼当孝敬。

郭槐   (白)     如此愧受了。回复你家岳父大人,此事都在咱家身上。

孙秀   (白)     如此,下宫告辞。

(孙秀下。)

郭槐   (白)     不送。

             来,逍遥轿搭上。

太监   (白)     逍遥轿搭上。

(四太监同搭轿上。)

郭槐   (白)     打轿后宫。

(四太监抬郭槐同下。)

【第六场】

(四宫娥、二掌扇、刘后同上。)

刘后   (昆曲)    碧玉玲珑双凤绕,

             香生宫院玉仙霄。

             百福阙前随龙驾,

             荷花池边鸟飞高。

(四太监抬郭槐同上。郭槐下轿。)

郭槐   (白)     奴婢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郭槐进宫何事?

郭槐   (白)     启奏国太:今有庞吉次女庞秀英,长得十分美貌。有意送进宫来,与万岁为妃。不知国太意下如何?

刘后   (白)     想老王晏驾,皇儿登基未久。若是纳妃,岂不被人谈论?

郭槐   (白)     启奏国太:若是他女进得宫来,万岁驾前,倘若有事,也好多一耳目。

刘后   (白)     哦,此言果然不错。既然如此,哀家这有懿旨一道,命你上殿,命万岁纳妃便了。

(四宫娥、二掌扇、刘后同下。)

郭槐   (白)     领旨。

     (念)     忙将懿旨事,奏与万岁知。

(郭槐下。)

【第七场】

(王延龄、李文辉、孙秀、庞吉、范仲淹、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陈世美同上。)

王延龄  (白)     列位大人请坐。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请坐。

王延龄  (白)     唉!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大人为何长叹?

王延龄  (白)     列位大人有所不知:包拯年幼,不知事务,在万岁驾前,领下旨意,去至玉宸宫审鬼,不知吉凶如何。叫老夫好不忧虑!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吓大人,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大人何必忧虑。

杨忠   (内白)    走吓!

(杨忠上。)

杨忠   (白)     列位大人!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公公,包拯审鬼一事,怎么样了。

杨忠   (白)     今有包拯在玉宸宫审鬼,却原来是屈死的宫娥,名叫寇珠。在此作祟。她死的冤枉,欲求超度。少时万岁临朝,你我一同启奏。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候,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二大太监同上,同撞钟擂鼓。四太监、宋仁宗同上。王延龄、李文辉、孙秀、庞吉、范仲淹、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陈世美自两边分上。)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众卿平身。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内侍,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太监甲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杨忠上。)

杨忠   (白)     启奏万岁:今有包拯在玉宸宫审鬼,乃是屈死的宫娥,名唤寇珠,死的冤枉,欲求超度。请万岁降旨。

宋仁宗  (白)     平身。

杨忠   (白)     谢万岁!

宋仁宗  (白)     内侍传旨一道:去往玉宸宫外,建造一座忠烈祠,命陈琳主祭,命高僧高道,超度她的亡魂。

太监甲  (白)     领旨。

(太监甲下。)

宋仁宗  (白)     内侍听旨。

太监乙  (白)     万岁。

宋仁宗  (白)     圣旨一道:封包拯以为龙图阁阴阳学士,兼理开封府尹,即日上任。

太监乙  (白)     领旨。

(太监乙下。)

宋仁宗  (白)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庞吉   (白)     臣庞吉有本启奏。

宋仁宗  (白)     卿家有本奏来。

庞吉   (白)     启奏万岁:臣生有次女庞秀英,长得十分美貌。臣有意送进宫去,不知万岁意下如何?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宣她上殿。

庞吉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庞秀英上殿!

庞妃   (内白)    领旨!

(庞妃上。)

庞妃   (白)     臣女庞秀英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庞妃   (白)     不敢仰面视君。

宋仁宗  (白)     恕你无罪。

庞妃   (白)     谢万岁。

宋仁宗  (白)     哦呵吓,果然天姿国色,月貌花容。

             杨忠听旨。

杨忠   (白)     万岁。

宋仁宗  (白)     命你将此女带至后宫,与母后观看,随求懿旨一道。

杨忠   (白)     领旨。

             随咱家来。

(杨忠、庞妃同下。)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想老王晏驾,我主初登大宝,就要纳妃,岂不被外邦耻笑?

宋仁宗  (白)     卿家不必多奏,但等母后懿旨到来,孤自有道理。

郭槐   (内白)    懿旨下!

(郭槐上。)

郭槐   (白)     今有庞吉之女庞秀英,进得宫去,国太一见,心中甚喜。懿旨一道,命万岁纳妃。旨意读罢,谢恩吓!

宋仁宗  (白)     谢母后!

             众卿不必多言。母后懿旨到来,命孤王纳妃,不可违抗。

             庞吉听封。

庞吉   (白)     臣!

宋仁宗  (白)     封你以为掌朝太师。

庞吉   (白)     谢主龙恩。

宋仁宗  (白)     家中还有何人?

庞吉   (白)     臣家中还有臣子庞昱。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宣他上殿。

庞吉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庞昱上殿。

庞昱   (内白)    领旨!

(庞昱上。)

庞昱   (念)     忽听万岁宣,上殿把驾参。

     (白)     臣子庞昱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庞昱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庞昱听封。

庞昱   (白)     臣。

宋仁宗  (白)     封你以为当朝国舅。

庞昱   (白)     谢主隆恩!

(黄门官上。)

黄门官  (念)     忙将陈州事,奏与万岁知。

     (白)     臣黄门官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黄门官  (白)     启奏万岁:今有陈州打来本章,我主龙目御览。

宋仁宗  (白)     呈上待孤观看。

(宋仁宗看。〖牌子〗。)

宋仁宗  (白)     哦呵吓,原来是陈州黄河发水,淹去田庄百姓无数,黎民遭此大难。

             众卿!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庞昱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何计安哉?

王延龄  (白)     启奏万岁:既然陈州百姓,遭此惨状,就该发下饷银,命一大臣,前去赈济灾民才是。

宋仁宗  (白)     但不知命何人前去?

孙秀   (白)     臣启万岁:臣愿保举一人前去。

宋仁宗  (白)     卿家愿保何人?

孙秀   (白)     我想国舅庞昱,颇有大才。就命他前去放粮,料然无事。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我想庞昱年幼为官,不懂事物,恐耽误国家大事。

庞吉   (白)     臣启万岁:想臣子庞昱,虽然年幼,胸有志量,况且又是皇家内亲,哪有不协力报效皇家之理?我主三思!

宋仁宗  (白)     是吓!想他乃是皇家内亲,哪有不报效皇家之理?众卿不必多奏。

             庞昱听旨:在库拨饷银十万,封你以为安乐侯之职,去至陈州赈济灾民。回朝另有封赠,领旨下殿。

庞昱   (白)     领旨。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陈世美  (同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宋仁宗  (白)     退班!

(宋仁宗、二太监、王延龄、李文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陈世美同下。)

庞吉   (白)     我儿此番前去,必须要忠心耿耿,报效皇家才是。

庞昱   (白)     孩儿遵命。

庞吉   (白)     府中备宴,与我儿饯行。

庞昱   (白)     多谢爹爹!

(庞吉、庞昱同下。)

【第九场】

陈琳   (内白)    唔哼!

(陈琳上。)

陈琳   (引子)    闷坐宫中,思往事,好不惨伤。

     (念)     可恨刘妃狠心肠,谋夺宫权礼不当。可叹寇珠一命丧,幼主才得掌朝纲。

     (白)     咱家陈琳。今有包拯在玉宸宫降妖,乃是寇珠显魂,欲求超度。今奉万岁旨意,建造忠烈祠一座,请高僧高道,超度她的亡魂。我也曾命人前去监工,未见回报。正是:

     (念)     为保幼主一命丧,留得美名万载扬。

(太监上。)

太监   (念)     忙将监工事,报与公公知。

     (白)     启禀公公:忠烈祠俱已造好,就请公公前去观看。

陈琳   (白)     好,带路忠烈祠!

(陈琳、太监同走圆场。开幕,忠烈祠景。)

陈琳   (三叫头)   寇承玉!寇宫人!哎寇珠吓吓!

     (西皮导板)  见灵堂不由人珠泪难忍,

     (三叫头)   寇承玉!寇宫人!哎寇珠吓吓!

     (西皮摇板)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情。

             都只为救幼主把忠来进,

             刑杖之下命赴幽冥。

             一霎时不由人咽喉路紧,寇宫人吓!

             但愿灵魂早超生。

(八和尚同上,同参拜,同念经。)

八和尚  (同白)    皇帝万岁万万岁,圣口弥天寿算齐,太子位千秋,佛地境基五叶休,金伦王自在,金伦王在,顺日回无自量,顺日无量,无量寿尊佛,金伦内宝转厢,哪嚤祥云盖,吗摩呢吧弥,金伦王自在,金伦王自在。

(八和尚同参拜,同下。)

陈琳   (白)     祭奠已毕,不免回奏万岁便了。

(陈琳、太监同下。)

【第十场】

(四青袍、知府同上。)

知府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二堂上,

(门子上。)

门子   (白)     启禀大人:今有安乐侯庞昱奉万岁旨意,发来饷银,前来散粮,离城不远。

知府   (白)     命你吩咐知县,叫众百姓头顶香盘,一同出城迎接。

门子   (白)     遵命。

(门子下。)

知府   (白)     来,打道出城。

(知府、四青袍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众教师、庞福、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西皮摇板)  奉王旨意出朝堂,

             陈州放粮走一场。

             吩咐人役往前闯,

(下场门拉城。四青袍、门子、众百姓、知府、知县同上。)
知府、

知县   (同白)    迎接大人!

庞昱   (西皮摇板)  前道不行为哪桩?

四龙套  (同白)    府县挡道。

庞昱   (白)     人役列开。

知府、

知县   (同白)    卑职等迎接侯爷!

庞昱   (白)     察院伺候。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青袍、四龙套、众教师、门子、庞福、庞禄、知府、知县、庞昱同上。)

庞昱   (白)     二位大人请坐。

知府、

知县   (同白)    告坐。侯爷一路而来,多受风霜。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庞昱   (白)     岂敢,此地民情如何?

知府、

知县   (同白)    官清民顺。

庞昱   (白)     贵县回衙理事。

知县   (白)     多谢侯爷。

(知县下。)

庞昱   (白)     今有圣上发下饷银十万前来赈济,每名赏他一吊大钱。

知府   (白)     哪有许多银钱赏给他们。每人赏他二百铜钱,足以够了。

庞昱   (白)     有劳师兄代劳。

知府   (白)     请至后。

(四龙套、众教师、门子、庞福、庞禄、庞昱同下。)

知府   (白)     传众百姓上堂。

四青袍  (同白)    众百姓上堂!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参见大人!

知府   (白)     今有安乐侯庞昱,前来散粮,每人赏给二百铜钱,堂下去领。

众百姓  (同白)    吓大人,这二百铜钱,焉能活命?

知府   (白)     休得多言,赶下堂去!

(四青袍、知府同下。)

众百姓  (同白)    我把你这赃官!刮尽民脂民膏,这二百铜钱不要,与你买棺罢!

(众百姓同摔钱,同下。)

【第十三场】

(田起元上。)

田起元  (西皮摇板)  陈州不幸民遭殃,

田忠   (内白)    走吓!

(田忠上。)

田忠   (白)     启禀员外:今有众百姓在门外喧哗,言道安乐侯吞赈扣粮,求员外作主。

田起元  (白)     叫他等不必啰唣,我自有道理。

田忠   (白)     遵命。

             众百姓听者:员外吩咐,你等不必啰唣,自有安排。

众百姓  (内同白)   我等遵命。

田起元  (白)     且住!想我前月在斗姆娘娘庙,许下心愿,至今此愿未了。不免请出安人,前去还愿。

             田忠,有请安人出堂。

田忠   (白)     有请安人!

(王氏上。)

王氏   (念)     忽听员外请,向前问分明。

     (白)     吓员外!

田起元  (白)     安人请坐。

王氏   (白)     有坐。将妾身唤出,有何事议?

田起元  (白)     是我前月在斗姆娘娘庙许下心愿,至今未了。有意命安人前去还愿,不知意下如何?

王氏   (白)     妾身遵命。

田起元  (白)     田忠随带香烛,跟随你家主人,一同前去。吩咐车辆伺候。

王氏   (西皮摇板)  辞别员外出门庭,

             前去烧香了愿心。

(王氏、田忠同下。)

田起元  (西皮摇板)  一见安人奔路径,

             但愿此去早回程。

(田起元下。)

【第十四场】

(四青袍、众教师、庞福、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西皮摇板)  闲无事我只得大街游逛,

             两旁俱是买卖客商。

             人役带路往前闯,

(四青袍、众教师、庞福、庞禄同下。)

庞昱   (西皮摇板)  洋洋得意散心肠。

(庞昱趟马,下。)

【第十五场】

王氏   (内白)    走吓!

(王氏上,田忠随上。)

王氏   (西皮摇板)  来在庙门下车轮,

(老道上。)

老道   (白)     施主!

王氏   (西皮摇板)  只见道长礼相迎。

(王氏撞钟、擂鼓,烧香、叩头。)

庞昱   (内白)    走吓!

(四青袍、众教师、庞福、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西皮摇板)  来在庙前用目望,

             那一旁坐定了一位美貌的姣娘。

     (白)     好一个绝色的女子。

庞福   (白)     侯爷看上这个女子,待小人前去提亲。

庞昱   (白)     快快办来,重重有赏。

庞福   (白)     晓得。

             老人家请了!

田忠   (白)     吓,贵管家请了。

庞福   (白)     你们到此则甚?

田忠   (白)     我们来此烧香还愿。

庞福   (白)     你看见没有。那旁就是安乐侯庞昱庞大人,有意将你主母,收作夫人,若是应允,富贵不小。

田忠   (白)     住了!我家主人田起元,身为当方绅士。想这浪荡乾坤,难道说就不知王法么?真乃狗才!

庞福   (白)     好!

             侯爷他不允。

庞昱   (白)     与我抢!

(四青袍、众教师、庞福、庞禄抢王氏同下。田忠跌)

庞昱   (白)     好不识抬举!

(庞昱下。)

田忠   (白)     哎吓且住!是我跟随我家主母,前来烧香。不想偶遇安乐侯庞昱,前来将我家主母抢去。不免赶回家,报与主人知道便了!

(田忠下。)

【第十六场】

(四青袍、众教师、庞福、庞禄、庞昱、王氏同上,丫鬟自下场门上。)

庞昱   (白)     这一女子从了本爵,享不尽荣华富贵。

王氏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贼子作事太欺心,

             占抢民女为何情?

庞昱   (白)     好言相劝,恶言回答。

             与我打!

(庞昱打。)

庞福   (白)     慢者慢着,好容易抢得来,要是打死,岂不可惜?

庞昱   (白)     依你之见?

庞福   (白)     将她带至后面,慢慢相劝与她。

庞昱   (白)     好。

             你将她带至后面,好好相劝与她。

丫鬟   (白)     遵命。

             随我来。

王氏   (白)     奸贼子!

(丫鬟、王氏同下。)

庞昱   (白)     适才那一家院。他回去报与他家主人知晓,必然去至府衙告状,如何是好?

庞福   (白)     这有何难。侯爷去张名柬,备点金银,相托陈州知府。若有人前来告状,不准也就是了。

庞昱   (白)     言得极是。拿我名帖,去到知府那里,速速前去办来。

(四青袍、众教师、庞禄、庞昱同下。)

庞福   (白)     遵命。

(庞福走圆场。)

庞福   (白)     门上哪位在?

(门子上。)

门子   (白)     原来是贵管家。到此何事?

庞福   (白)     奉侯爷之命,前来面见大人。

门子   (白)     少等一时。

             有请大人!

(知府上。)

知府   (白)     何事?

门子   (白)     安乐侯管家要见。

知府   (白)     有请!

门子   (白)     有请!

庞福   (白)     有劳了。

             参见大人!

知府   (白)     管家少礼。到此何事?

庞福   (白)     只因我家侯爷,在外抢来一女子,怕人家到此告状。拿来名帖,些细小礼,相托大人。若有人前来告状,不必准告。

如府   (白)     些细小事,请侯爷只管放心。厚礼带回,不敢收留。

庞福   (白)     大人只管收下,告辞了。

知府   (白)     不远送。

             来,伺候了。

(知府下。)

【第十七场】

田起元  (内白)    走吓!

(〖纽丝〗。田起元上。)

田起元  (西皮摇板)  适才田忠报一信,

             身为皇亲乱胡行。

             急急忙忙往前进,

             只见府衙面前存。

     (白)     来此已是大堂,待我击动堂鼓!

(田起元击鼓。四青袍、二差人、门子、知府同上。)

知府   (白)     传击鼓人。

田起元  (白)     参见大人!

知府   (白)     本府有放告之期,为何擅击堂鼓?

田起元  (白)     哎呀大人吓!只因我的妻子,去至庙中烧香还愿,不想偶遇安乐侯庞昱将我家妻抢去,望求大人作主!

知府   (白)     住了!想那安乐侯爷,岂少三房四妾,焉能抢你的妻子?分明乃是谎告,不准,赶下去!

田起元  (白)     吓呀,想你身为父母官,民间出了这样重案,你竟不管!反说我告的谎状。你不准状,我要——

知府   (白)     你要怎样?

田起元  (白)     我要上告你。

知府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匹夫说话真大胆,

             吵扰公堂为哪般?

             人来重责四十板,

     (白)     打!

(二差人同打。)

二差人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知府   (西皮摇板)  管叫你一命染黄泉!

     (白)     你怎样讹诈侯爷,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田起元  (白)     你叫我招的什么?

知府   (白)     来吓,夹棍伺候!

             有招无招?

田起元  (白)     哎呀愿招!

知府   (白)     松刑!

             叫他画供。

田起元  (白)     天吓天吓,想我田起元,身受这样沉冤。这个赃官,受了贿赂,将我苦打成招,此冤何日能报吓吓!

     (西皮摇板)  可恨赃官心太狠,

             反用苦刑拷我身。

             在公堂受五刑难以定,

             只怕我命难保存。

知府   (白)     传禁卒。

四青袍  (同白)    禁卒!

(禁卒上。)

禁卒   (白)     参见大人。

知府   (白)     将田起元钉镣收监,带下去!掩门!

(四青袍、二差人、门子、知府同下。)

禁卒   (白)     遵命。

(田忠。)

田忠   (白)     主人怎么样了?

田起元  (白)     这赃官与他俱是一党,反说我讹诈与他。五刑拷打,是我受刑不过,只得招认。将我钉镣收监。

田忠   (白)     主人不必如此,待我去至京中告——

田起元  (白)     噤声!

禁卒   (白)     有什么话,到监中再说。

(禁卒、田起元、田忠同走圆场,同进监。)

田起元  (白)     方才言道告什么?

田忠   (白)     我想上下衙门,与他俱有来往。待我去至京中,告他一告。

田起元  (白)     既然如此,请上受我一拜!

田忠   (白)     折煞小人!

田起元  (西皮摇板)  田忠请上礼恭敬,

             可叹你年迈人受尽苦情。

             但愿此去冤仇报定,

             你是我田氏第一恩人。

田忠   (西皮摇板)  主人但请心放定,

             些须小事我担承。

             急急忙忙出监门,

             见了妈妈说分明。

(田忠下。)

田起元  (西皮摇板)  田忠义仆真可敬,

             不知何日见青天?

禁卒   (白)     员外,暂在受一时之苦,吉人自有天相,后来自有明冤之日。

田起元  (白)     有劳禁大哥了。

(田起元、禁卒同下。)

【第十八场】

(田婆上。)

田婆   (西皮摇板)  身坐家中心不定,

             肉跳心惊为何情?

(田忠上。)

田忠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回家门,

             再与妈妈把话云。

田婆   (白)     姥姥,今日回来,为何这等惊慌?

田忠   (白)     妈妈有所不知:只因我同我家主母,前去烧香还愿。不想偶遇安乐侯庞昱,将我家主母抢去。是我报与主人知道,我家主人,去到府衙告状。谁知他等,俱是一党,状子不准,道还罢了,反说我家主人讹诈与他。苦打成招,押在监中,万般无奈,我今去往京中,告他一状,家中之事,全仗妈妈照应。

田婆   (白)     姥姥但请宽心,但愿此去,救出东人,以报相待之恩。

田忠   (白)     如此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妈妈登程往,

             不分昼夜走一场。

(田忠下。)

田婆   (西皮摇板)  但愿此去状准上,

             满斗焚香谢上苍。

(田婆下。)

【第十九场】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引子)    天上无云不下雨,人不得时不如鸡。

     (白)     在下复姓公孙名策,乃南阳人氏。自幼苦读诗书,实指望来至京中,求一官半职。谁知功名未就,流落京师,幸遇了然禅师。将我收留在这相国寺栖身。我想七尺男儿,生在世上,岂可久屈人下?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摇板)  自幼儿读诗书功名未定,

             到如今只落得这样收成。

             这也是我祖上无有德行,

(了然上。)

了然   (西皮摇板)  你为何在此间大放悲声?

     (白)     吓公孙先生,为何在此悲叹?

公孙策  (白)     师父有所不知:想我自幼苦读诗书,指望进京求名。谁知落榜无份,流落京师。若不亏师父收留,还不知怎样收成?我想大丈夫生在世上,岂可久屈人下?故尔在此长叹。

了然   (白)     原来如此。先生不要悲叹,现闻包拯现为开封,与吾交往甚厚,待我修书一封,投到那里,必当重用。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公孙策  (白)     多谢师父。

了然   (白)     待我修书。

(〖牌子〗。)

了然   (白)     先生此去必然成功。

公孙策  (白)     如此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师父登程往,

             开封府内走一场。

(公孙策下。)

了然   (西皮摇板)  一见先生出门往,

             但愿此去把名扬。

(了然下。)

【第二十场】

(〖急急风〗。众喽兵、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上,同坐高台。)

王朝   (念)     弟兄结拜在山岗,

马汉   (念)     专打恶棍与强梁。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念)    忠臣孝子人人敬,打富济贫天下扬。

     (同白)    俺——

王朝   (白)     王朝。

马汉   (白)     马汉。

张龙   (白)     张龙。

赵虎   (白)     赵虎。

董超   (白)     董超。

薛壩   (白)     薛壩。

鲁智   (白)     鲁智。

燕青   (白)     燕青。

王朝   (白)     众位贤弟,想我等我聚义山岗,专打富济贫,天下扬名。只因展大哥金龙寺一别,至今并无音信,叫我等放心不下。

             众喽兵!

众喽兵  (同白)    喳!

王朝   (白)     伺候了。

喽兵甲  (白)     有人前来下书。

王朝   (白)     呈上来。

(喽兵甲呈书。)

王朝   (白)     原来展大哥有书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王朝看。)

王朝   (白)     列位贤弟!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大哥!

王朝   (白)     展大哥有书到来,叫我等弃暗投明。有荐书一封,投在开封府包大人那里,不知众位贤弟,意下如何?

赵虎   (白)     既然展大哥有信,保举我们作官,与皇家出力报效,荣宗耀祖,岂不是好?

王朝   (白)     赵贤弟此言有礼。

     (唱)     众喽兵你等愿去一同前往,

             如不愿去分散金银各自还乡。

众喽兵  (同白)    我等愿往。

王朝   (白)     好吓!将这山寨火焚,免得又生后患。放起火来。

(放火。)

王朝   (白)     开封府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田忠上。)

田忠   (二黄摇板)  心中恼恨贼奸党,

             苦害东人为哪桩?

             急急忙忙往前闯,

(田忠走圆场。〖急急风〗。众喽兵、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上。田忠碰赵虎马头。)

赵虎   (白)     哎!

     (二黄摇板)  慌慌忙忙为哪桩?

     (白)     哎,你这人走路不带眼睛,为何往俺马头上撞,是何道理?

田忠   (白)     哎呀!

张龙   (白)     你撞了人家,怎说人家撞你?

赵虎   (白)     哦,我撞了他了?

张龙   (白)     你撞了他了。

赵虎   (白)     哎嗬,老头儿,可曾撞坏哪里?

田忠   (白)     未曾撞坏哪里。

赵虎   (白)     未曾撞坏哪里?如此得罪了。

(赵虎走。)

田忠   (白)     哎呀!

赵虎   (白)     哎!你这人好生无理!方才俺问你,可曾撞坏哪里,你言道无有。刚要上马走去,你在一旁啼哭,是何道理?

田忠   (白)     壮士有所不知,我有心事在怀。

王朝   (白)     你有什么心事,对我等说明,与你分忧解愁。

田忠   (白)     壮士容禀:小人名唤田忠,我家主人田起元。只因我同我家主母,烧香还愿,不想偶遇安乐侯庞昱,将我家主母抢去。

赵虎   (白)     你待怎讲?

田忠   (白)     将我家主母抢去!

赵虎   (白)     哇哇哇!既有此事,我等驳转马头,将这庞昱杀死,与一方除害,救出他的主母!

王朝   (白)     贤弟,休得莽壮。我等上到包大人台前,禀明此事,与他主人伸冤。

             田忠,我等与你作一引荐之人,带你去至开封包大人台前,伸明你家冤枉,也就是了。

田忠   (白)     多谢列位壮士!

王朝   (白)     如此,一同开封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包拯   (内白)    哼唔!

(包拯上。)

包拯   (引子)    赤胆忠心,保宋室,锦绣龙庭。

(包兴暗上。)

包拯   (念)     赫赫威名坐开封,忠心保主锦江红。判断乌盆威名重,谁人不知黑包公!

     (白)     老夫,包拯。只因判断乌盆,罢职去官。来在京师,多蒙了然禅师收留。多蒙恩师王延龄相召,在金殿奉旨,玉宸宫审鬼有功。万岁见喜,封为龙图阁阴阳学士,兼理开封府尹。这且不言。我想当年金龙寺,多蒙展义士相救,必须差人前去,专访他前来,同享荣华。还有那了然禅师,收留之恩。必须差人前去,重修庙宇,塑装金身,遂我之心愿也。

             包兴!

包兴   (白)     有。

包拯   (白)     伺候了。

(公孙策上。)

公孙策  (西皮摇板)  自古上山栓虎易,

             还是开口告人难。

     (白)     来此已是开封。

             门上哪位在?

包兴   (白)     哪里来的?

公孙策  (白)     烦劳通禀:公孙策求见。

包兴   (白)     少站一时。

             启禀大人:公孙策求见。

包拯   (白)     有请。

包兴   (白)     有请。

公孙策  (白)     有劳了,草民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少礼,请坐。

公孙策  (白)     大人在此,哪有草民的坐位?

包拯   (白)     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礼?

公孙策  (白)     谢坐。

包拯   (白)     先生尊姓大名?

公孙策  (白)     草民复姓公孙名策,乃南阳人氏。只因进京求名,流落京师,多蒙了然禅师收留,这有书信一封,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原来是了然禅师有书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哦吓,了然禅师言道,先生腹有大才,就屈先生,在府下以为幕宾,若有大事,必当重用。

公孙策  (白)     多谢大人!

包拯   (白)     包兴,带领公孙先生,后面更衣。

包兴   (白)     晓得。

             先生随我来。

公孙策  (白)     多谢大人。

(公孙策、包兴同下。包兴暗上。门子上。)

门子   (白)     展义士有书到来,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展义士有书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哦呵吓,原来是展义士,荐来八位义弟,叫我收留案下当差来。

             传八位义士进见。

包兴   (白)     八位义士进见!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内同白)   来也!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草民——

王朝   (白)     王朝、

马汉   (白)     马汉、

张龙   (白)     张龙、

赵虎   (白)     赵虎、

董超   (白)     董超、

薛壩   (白)     薛壩、

鲁智   (白)     鲁智、

燕青   (白)     燕青、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与大人叩头。

包拯   (白)     众位义士少礼。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谢大人!

包拯   (白)     你等弃暗投明,真乃大英雄也。

王朝   (白)     只要大人收留我等,日后与皇家出力报效。

赵虎   (白)     大人收留我等,拿强捕盗,若不遇见俺赵虎便罢,若遇见俺赵虎,管叫他等,一个一个俱死在俺赵虎之手!

包拯   (白)     唔,讲出此言,分明是强盗行为。说什么拿强捕盗。

赵虎   (白)     小人们慢慢地学习,也就拿出官派来了。

包拯   (白)     包兴,带他等后面用饭。

包兴   (白)     晓得,随我来。

(赵虎出。)

赵虎   (白)     咳!

王朝   (白)     贤弟这作什么?

赵虎   (白)     我想起一桩心事来了。

王朝   (白)     什么心事?

赵虎   (白)     田忠之事,尚未禀知大人。

王朝   (白)     不是贤弟提起,我倒忘怀了,待我禀知大人。

赵虎   (白)     待小弟前去。

王朝   (白)     你不会讲话。

赵虎   (白)     小弟我会讲话。

王朝   (白)     好,你去禀知大人。

(赵虎做身段。)

赵虎   (白)     启禀大人!

包拯   (白)     这作什么?

赵虎   (白)     小人这是官派。

包拯   (白)     老夫不喜奸侫之辈,有话起来讲。

赵虎   (白)     喳。

包兴   (白)     拍马屁拍在马脚上。

赵虎   (白)     启禀大人:小人们行至中途,偶遇田忠。是他言道,安乐侯庞昱,吞赈害民,强抢民女,进京告状,小人们因此带前来。

包拯   (白)     现在何处?

赵虎   (白)     现在府外。

包拯   (白)     你等且退,本阁自有道理。

赵虎   (白)     谢大人!

包兴   (白)     你这算什么?

赵虎   (白)     这是官派。

包兴   (白)     这是官派?真真猪头三!

赵虎   (白)     哎!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下。)

包拯   (白)     吩咐升堂。

包兴   (白)     升堂。

(四青袍、四龙套、门子自两边分上。)

包拯   (白)     传田忠上堂。

包兴   (白)     田忠上堂。

(田忠上。)

田忠   (白)     草民参见大人!

包拯   (白)     田忠。

田忠   (白)     有。

包拯   (白)     有何冤枉,按实诉来,老夫与你作主。

田忠   (白)     大人容禀:小人名叫田忠,我家主人田起元。只因跟随我家主母,出外烧香还愿,不想偶遇安乐侯庞昱,将我家主母抢去。是小人回去报与主人。我家主人,去到府衙上告。谁知他等,俱有来往,讲说我家主人讹诈与他,苦打成招,收在监中。小人想来,冤沉海底,无处叩告,因此不顾生死,进京叩告。这有状纸,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呈上。

(包拯看。)

包拯   (白)     田忠,状子准下。命你暗回陈州,报与你家主知晓,不可走漏风声。老夫与他伸冤就是。

田忠   (白)     多谢大人!

             这就好了!

(田忠下。)

包拯   (白)     转堂!

(四青袍、四龙套、门子自两边分下。)

包拯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包兴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公孙策上。)

公孙策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先生请坐。

公孙策  (白)     谢坐。将卑某唤出,有何吩咐?

包拯   (白)     今有田忠前来,告到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强抢民女,老夫将状子准下。这有状纸,就烦先生照状写本,明日上殿启奏。

公孙策  (白)     大人,想那安乐侯庞昱,虽然吞赈害民,强抢民女,此番上本,必有欺君之过。大人还要三思。

包拯   (白)     先生此言差矣!想他身为皇亲,不想报国,竟敢如此行为,民间受此苦难。先生只管照状修本,万岁降罪,老夫担待。

(包拯下。公孙策愕。)

公孙策  (白)     哎,坏了坏了!

包兴   (白)     先生,什么事坏了坏了?

公孙策  (白)     你想此番上本,万岁一见,必然大怒。你们大人的官职,也保不住了。我的饭也就完了。

包兴   (白)     先生,这话不是这么说。我家大人,铁面无私。你将本章修好,上殿启奏,倘若万岁准本,也未可知。

公孙策  (白)     听你之言,我得照状修本?

包兴   (白)     自然照状写本。

公孙策  (白)     包兴哥,与我预备茶水伺候。

包兴   (白)     晓得哉。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哎,待我照状修本!

     (二黄摇板)  大人命我修本章,

             手提羊毫写端详。

             庞昱行事不思量,

             强抢民女理不当。

             忙将本章来修上,

             见了大人说端详。

(公孙策下。)

【第二十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金殿进,

             看是何人把本呈。

(太监上。)

太监   (白)     启奏万岁:包拯有本启奏。

宋仁宗  (白)     宣他上殿。

太监   (白)     万岁有旨: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念)     忙将含冤事,奏与万岁知。

     (白)     微臣包拯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包卿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包卿上殿,有何本奏?

包拯   (白)     臣修有表本,我主龙目御览。

宋仁宗  (白)     内侍呈上。

(太监呈。)

宋仁宗  (白)     待孤观看。

(〖牌子〗。)

宋仁宗  (白)     哦呵吓,原来庞昱吞赈害民,强抢民女。

             内侍,宣众卿上殿。

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众文武上殿。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内同白)   领旨!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同上。)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众卿平身。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万万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宋仁宗  (白)     今有包拯上本,有人进京叩告。这有本章,卿家拿去看来。

(王延龄看。)

王延龄  (白)     包拯奏道: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强霸民女,现有田忠进京叩告。

庞吉   (白)     臣启万岁:想臣子庞昱,虽然年幼,颇有忠胆,焉能作此误国犯法之事?想是刁民诬告,也未可知。望万岁详察。

宋仁宗  (白)     众卿不必强辩,必须差一能员,去至陈州,查办此事。

孙秀   (白)     启奏万岁:为臣情愿前去,查办此事。

王延龄  (白)     哎呀万岁!想那庞昱与他乃是内亲,孙大人若是前去,焉能查明?万万去不得。

宋仁宗  (白)     就依众卿之见,命何人前去?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臣等想包拯忠心耿耿,办事忠正,臣等愿保包拯前去,查办陈州。

庞吉   (白)     哎呀万岁!想那包拯,乃是首告之人。他若前去查办,是真也是真,是假也是真,万万去不得!

宋仁宗  (白)     是吓,包拯乃首告之人,焉能前去查办?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那包拯若有私情。万岁查明,臣等愿以全家相保。

宋仁宗  (白)     好,既然如此,当殿立下文约。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臣等情愿立下文约。

(〖牌子〗。)

宋仁宗  (白)     包拯听旨!

包拯   (白)     臣!

宋仁宗  (白)     圣旨一道:命你陈州查办,外赐御札三道,命你连夜造就,明日早朝回奏。领旨下殿。退班!

(宋仁宗下。)

包拯   (白)     领旨!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包拯同作身段,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宫娥、庞妃同上。)

庞妃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后宫院,

             终日陪伴圣明君。

杨忠   (内白)    随咱家来!

(杨忠、庞吉同上。)

庞吉   (白)     参见娘娘千岁!

庞妃   (白)     太师平身。

庞吉   (白)     千千岁!

庞妃   (白)     参见爹爹!

庞吉   (白)     我儿少礼。

庞妃   (白)     爹爹进宫何事?

庞吉   (白)     娘娘有所不知:今有包拯奏道,你兄长在陈州吞赈害民,强霸民女,万岁大怒,命包拯前去查办。你兄长若有此事,那包拯查明,你我父女在朝,多有不便。

庞妃   (白)     爹爹,想我家兄长,身受皇恩,不思报国,反作此不法之事。此事孩儿不管。

庞吉   (白)     哎呀娘娘,不看兄妹之情,还念父女之义。

(庞吉跪。)

庞吉   (白)     总望娘娘设法相救才是。

庞妃   (白)     爹爹请起。也罢,待孩儿去至后宫,相求母后,借来銮驾,挡住包拯出朝。爹爹且请回府。听候好音便了。

庞吉   (白)     多谢娘娘。

(庞吉下。)

庞妃   (白)     摆驾后宫!

     (西皮摇板)  宫娥摆驾后宫进,

             见了母后去求情。

(庞妃、四宫娥同下。)

【第二十五场】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念)     人逢知己图当报,服有良谋且待时。

(四龙套、包兴、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摇板)  君正臣贤国有道,

             四海升平乐唐尧。

公孙策  (白)     大人上殿启奏,万岁喜怒如何?

包拯   (白)     老夫上殿启奏,那庞吉孙秀,百般强辩,多亏满朝文武,以全家相保。老夫查办陈州,恩赐御札三道,命老夫连夜详察,明日早朝回奏。就烦先生大才,仔细详察,连夜造就,明日五鼓回奏。

(包拯下。)

公孙策  (白)     倒霉倒霉。

包兴   (白)     先生你怎么又倒霉?

公孙策  (白)     你想万岁命大人查办陈州,恩赐御札三道,大人命我仔细详查,叫我详查的什么?

包兴   (白)     哦,万岁赐下三道御札,大人命你仔细详察,是与不是?

公孙策  (白)     唔。

包兴   (白)     我倒有个主意。

公孙策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包兴   (白)     可去到肉店里去,买一块肉,剁成三块,岂不是玉匣三刀吗?

公孙策  (白)     你不要捣乱。我倒明白了。

包兴   (白)     明白什么?

公孙策  (白)     想是你们大人,他不重用与我,因此把这个难题目,叫我为难,他叫我自己告退。你道是与不是?

包兴   (白)     先生,你不要这样想。此乃万岁旨意,大人叫你详察,你就该详察出来,大人升官,你我也有好处。

公孙策  (白)     如此说来,我还要仔细详察。包兴哥,你与我预备茶水伺候。

包兴   (白)     晓得。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这是哪里说起!

     (西皮导板)  万岁爷赐下了御札三道,

     (西皮摇板)  他叫我仔细查所为哪条?

             这件事倒叫我难坏了,

     (白)     此乃是御札三道,我不免将这“札”字改“铡”字。唔,我就是这个主意。

     (西皮摇板)  将“札”字改“铡”字御铡三道。

     (白)     我不免叫包兴前来商议。

             包兴哥快来!

(包兴上。)

包兴   (白)     先生,可曾详察出来?

公孙策  (白)     我详察出来了,将这“札”字,改过“铡”字。大人若是中用与我,我的饭碗就保住了;若不中用我,我扬长就走。包兴哥,你将我包裹打好了。

包兴   (白)     大人定然中用。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有请大人!

(包拯上。)

包拯   (白)     先生可曾详察出来?

公孙策  (白)     卑某仔细想来,不免将御札三道,改为御铡三道,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包拯   (白)     哈哈,先生果然大才!先生画下图样,命工匠人等,连夜造齐。

公孙策  (白)     遵命。

包拯   (白)     正是:

     (念)     有心栽花花不发,

(包拯下。)

公孙策  (念)     无心插柳柳成行。

(包兴上,碰头。)

包兴   (白)     呵吓,先生你怎么哪?

公孙策  (白)     包兴哥,我中了!

包兴   (白)     你中了,我肿哪!

公孙策  (白)     包兴哥,命你去至府外,唤齐工匠人等前来。

包兴   (白)     晓得。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待我画起图来。

包兴   (内白)    随我来!

(包兴、众工匠同上。)

包兴   (白)     工匠唤到。

公孙策  (白)     这有图样在此,命你等连夜造齐,明日五鼓,还要前去面圣。

众工匠  (同白)    遵命。

包兴   (白)     只怕一夜完不了工罢。

公孙策  (念)     只要工人多,

包兴   (念)     哪怕宝塔搬过河。

(众工匠同下。)

公孙策  (白)     包兴哥,你要帮我忙吓!

包兴   (白)     晓得。

公孙策  (二黄导板)  听樵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白)     包兴哥,茶水伺候。

包兴   (白)     晓得。

(包兴下。)

公孙策  (二黄摇板)  又只见日落西、月东升,人烟肃静,万里无声。

             我主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文武臣保定乾坤。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一阵,

             造齐了三道铡启奏当今。

(包兴、众工匠同上。)

众工匠  (同白)    御铡造齐,先生请看。

公孙策  (白)     果然不差。下面领赏。

众工匠  (同白)    多谢先生。

(众工匠同下。)

公孙策  (白)     包兴哥,有请众位义士。

包兴   (白)     有请众位义士!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公孙先生呼唤我等,有何吩咐?

公孙策  (白)     今有万岁,恩赐御札三道,大人命我详察。我将它改为御铡三道,现已造就。众位义士,可知怎样使用?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我等不解,就请先生分派我等。

公孙策  (白)     就请王义士掌住了铡刀,就请赵义士将犯人放在铡口之内,就听大人吩咐行刑,将犯人一铡两段。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我等记下。

公孙策  (白)     有请大人!

(包拯上。)

包拯   (白)     可曾造齐?

公孙策  (白)     俱已造齐,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哦呵吓,果然先生有此大才。但不知是何用意?

公孙策  (白)     这龙头铡,铡的是皇亲国戚;这虎头铡,铡的贪官污吏;这狗头铡,铡的恶棍刁民。

包拯   (白)     真乃奇才。但不知怎样使用?

公孙策  (白)     大人要试用,卑谋要大人公堂一用。

包拯   (白)     先生请用。

公孙策  (白)     如此升堂!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哦!

公孙策  (白)     唗,胆大包兴!

包兴   (白)     舍的!

公孙策  (念)     清早不打洗脸水,好吃懒作又偷嘴。一天到黑打磕睡,瞪着眼来伸着腿。

     (白)     要你何用?

             众位义士!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有!

公孙策  (白)     将他搭入铡口!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搭包兴。)

包兴   (白)     哎呀,冤枉吓冤枉!

公孙策  (白)     停刑!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放包兴。)

包拯   (白)     众位义士!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应。)

包拯   (白)     搭铡上朝。

(包拯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搭下。)

公孙策  (白)     有幸吓有幸!

包兴   (白)     伤心吓伤心!

公孙策  (白)     包兴哥,怎样伤心?

包兴   (白)     你还有幸吓有幸,把我魂灵唬出窍了!

公孙策  (白)     此乃与你作耍的。

包兴   (白)     你这好闹白相的,只是王义士听得停刑,要是遇见赵虎,听得停刑,只当行刑,只么一落,也是闹白相的。

公孙策  (白)     休得见怪,你我且听好音便了。

包兴   (白)     倒霉。

(公孙策、包兴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金銮宝,

             包卿到来问根苗。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同上。)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西皮摇板) 迈步且进金殿道,

             见了万岁奏分晓。

     (同白)    启奏万岁:包拯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包拯上殿。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万岁有旨: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西皮摇板)  忽听万岁把旨降,

             急忙上殿奏端详。

             撩袍端带金殿上,

             品级台前见君王。

     (白)     臣、包拯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包卿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赐你三道御札,可曾造齐?

包拯   (白)     臣启万岁:臣听了御札三道。今改为御铡三道,现已造齐,已在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搭上金殿,待孤观看。

包拯   (白)     领旨。

             众位义士,搭铡上殿。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内同白)   喳!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搭铜铡同上。)

宋仁宗  (白)     哦呵吓!果然孤应梦贤臣,有此大才,真乃国家栋梁。但不知是何用意?

包拯   (白)     启奏万岁:这龙头铡,铡的是皇亲国戚;这虎头铡,铡的是贪官污吏;这狗头铡,铡是恶棍刁民。

宋仁宗  (白)     包卿听旨:八位义士,俱封四品之职。外赐尚方宝剑,无论皇亲国戚,先斩后奏。领旨下殿,退班!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仁宗、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同下。)

包拯   (白)     领旨!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哦!

(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下。)

【第二十七场】

(开幕,皇宫景。四宫娥同站,郭槐、刘后同下棋。)

刘后   (昆曲)    金樽,听笙歌一派贺升平,

             要与吾君主,祝福称庆,

             只见棋子行胜,

             得享太平。

庞妃   (内白)    摆驾!

(四宫娥、庞妃同上。)

庞妃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后宫进,

             见了母后问安宁。

     (白)     儿臣参见母后千岁!

刘后   (白)     皇儿平身。

庞妃   (白)     谢母后!

刘后   (白)     赐坐。

庞妃   (白)     谢坐。

郭槐   (白)     参见娘娘千岁!

庞妃   (白)     公公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皇儿进宫何事?

庞妃   (白)     母后有所不知,今有包拯奏道:我兄长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万岁大怒,命包拯查办陈州。他若前去,我兄长性命难保。因此进宫,求母后这里,去至御街,挡住包拯去路。

刘后   (白)     皇儿此言差矣。想先王立都以来,宫中定有法度。这銮驾岂是轻易相借?断断使不得。

庞妃   (白)     这……

郭槐   (白)     启奏太后:想那包拯在朝,与八千岁、王延龄等俱是一党,又在玉宸宫审鬼,奏明寇珠冤屈。此人在朝,乃心腹大患。莫若借与庞娘娘銮驾,去至御街,挡住他的去路。他若让道,误了时刻,就有欺君之罪;他若闯了御道,也将他斩首,以除后患。岂不两全其美?

刘后   (白)     既然如此,借与皇儿半副銮驾,必须早去早回。

(刘后、郭槐、四宫娥同下。)

庞妃   (白)     多谢母后!

             吩咐銮驾走上。

四宫娥  (同白)    銮驾走上!

(八大铠、八太监、伞夫同上。)

庞妃   (白)     摆驾御街!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开幕,御街景。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包拯   (白)     开道!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走圆场。八大铠、八太监、四宫娥、伞夫、杨忠、庞妃同上。)

赵虎   (白)     什么人挡道?

杨忠   (白)     銮驾在此。

赵虎   (白)     启禀大人:銮驾挡道。

包拯   (白)     吩咐转道。

赵虎   (白)     吓,转道!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下。)

杨忠   (白)     启奏娘娘:包拯他转了道了。

庞妃   (白)     既然转道,吩咐銮驾往西街去者。

杨忠   (白)     驾往西街去者。

庞妃   (西皮摇板)  听说包拯把道转,

             不由哀家喜心间。

             吩咐銮驾西街进,

(八大铠、八太监、四宫娥、伞夫、杨忠、庞妃同走圆场。)

庞妃   (西皮摇板)  来到西街挡他人。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摇板)  奉命出朝谁敢挡?

杨忠   (白)     銮驾在此,少往前进。

包拯   (白)     吓!

     (西皮摇板)  前遮后拦难猜详。

赵虎   (白)     銮驾挡道。

包拯   (白)     转道。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包拯   (西皮摇板)  金枝玉叶无较量,

             在御街摆驾卖癫狂。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下。)

杨忠   (白)     启奏娘娘:包拯他又转了道了

庞妃   (白)     吩咐銮驾转道。

杨忠   (白)     銮驾转道。

庞妃   (西皮摇板)  吩咐銮驾把道转,

             谅他插翅难飞腾!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杨忠   (白)     銮驾在此,少往前进。

赵虎   (白)     銮驾挡道。

包拯   (白)     吓!

     (西皮快板)  奉命出朝陈州往,

             前去放粮民遭殃。

             三番二次把道挡,

             有误了时刻谁敢当?

             人来与我把御道闯!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走半圆场。)

杨忠   (白)     銮驾在此!

赵虎   (白)     銮驾在此。

包拯   (白)     哎!

     (西皮快板)  国太的銮驾不非常。

             人来与我把道让,

(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走半圆场。)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哦!

包拯   (西皮快板)  只笑得包拯面无光。

             罢罢罢,上前讲,

             总然一死又何妨!

             人来住转你们莫喧嚷,

(包拯下轿,跪。)

包拯   (白)     参见国太千岁!

庞妃   (白)     你是哪部官员,前来参驾?

包拯   (白)     为臣龙图阁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尹臣包拯。

庞妃   (白)     想你身为大臣,岂不知既非朔望,闲不参君。你无故参驾,是何道理?

包拯   (白)     臣岂不知既非朔望,闲不参君,奈何有君命在身。望求凤驾,让臣过去。

庞妃   (白)     自盘古以来,只有臣让君,哪有反礼而行之道理?

包拯   (白)     凤驾让的是君命,并非让的为臣。

庞妃   (白)     有何君命,快快奏来!

包拯   (白)     容奏!

     (西皮摇板)  都只为陈州民遭殃,

             生灵涂炭似水汪。

             我主爷爱民山海样,

             因此上命为臣前去放粮。

庞妃   (西皮摇板)  陈州不幸民遭殃,

             已派钦差去放粮。

包拯   (西皮摇板)  都只为强夺民女霸占田庄,

             受冤之人叩告冤状,因此上命为臣,到陈州查国舅,可曾贪脏。

庞妃   (西皮摇板)  岂不知朝中庞国丈,

             皇亲国戚御政朝王。

包拯   (西皮摇板)  臣就知尽忠报效与皇上,

             生就铁面无私不怕强梁!

庞妃   (西皮摇板)  包拯说话小犯上,

包拯   (西皮摇板)  为臣最知礼义纲常。

庞妃   (西皮摇板)  既知礼义就该让,

包拯   (西皮摇板)  违误了时刻谁敢当?

庞妃   (西皮摇板)  哀家在此将你挡,

             谅你插翅难飞翔!

包拯   (西皮摇板)  臣只说凤驾来游逛,

             原来有意暗阻挡。

             慢说凤驾将我挡,

             万岁传旨不回朝纲!

庞妃   (白)     唗!

     (西皮摇板)  胆大包拯不思量,

             不由哀家怒满膛。

             全副銮驾一齐打!

(八大铠同打。)

包拯   (白)     哇哇哇!

     (西皮摇板)  进退两难无主张。

赵虎   (白)     大人!

     (西皮摇板)  只管大胆把御道闯,

             有什么大祸我承当!

包拯   (白)     好吓!

     (西皮摇板)  只要尔等有胆量,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我们有胆量。

包拯   (西皮摇板)  难道说包某我就怕娘娘?

             全副銮驾一齐闯!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打銮驾。八大铠、八太监、四宫娥、伞夫、杨忠、庞妃同下。)

包拯   (西皮摇板)  好似猛虎赶群羊。

             转至御街把她挡,

(八大铠、八太监、杨忠同上,过场,同下。四宫娥、庞妃同上。包拯打。)

包拯   (西皮摇板)  为臣今日要打娘娘!

(包拯打庞妃下。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追下。八大铠、八太监、杨忠、四宫娥、庞妃同上,过场,同下。二锣夫、四牌夫、四青袍、八刽子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追上。)

包拯   (西皮摇板)  先王御道不要闯,

             本阁自有好主张。

     (白)     先王御道不可轻闯。

赵虎   (白)     大人!娘娘如此行为,倘若上殿哭诉,万岁定然大怒,莫若我等插旗造反!

包拯   (白)     休得胡言,本阁自有道理。且候本阁面圣便了。

     (西皮摇板)  歪戴乌纱袍和带,

             衣冠不整去见君王。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仁宗、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同上。)

宋仁宗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金殿进,

             宫外喧哗为何情?

(杨忠上。)

杨忠   (白)     启奏万岁:今有包拯,在御街将娘娘銮驾打碎。

宋仁宗  (白)     吓!

     (西皮摇板)  包拯作事欺心心,

             打碎銮驾为何情?

(包拯追庞妃同上。)

庞妃   (白)     喂呀万岁吓!今有包拯,在御街将妾妃打坏,求万岁作主!

宋仁宗  (白)     唗!胆大包拯,竟敢在御街将娘娘銮驾打碎,又将娘娘打坏,哪里容得!

             将包拯推出斩首!

包拯   (白)     启奏万岁:奉命出朝。行至御街,銮驾挡道,为臣连让三次,銮驾连挡三次,为臣并未打碎娘娘的銮驾。

庞吉   (白)     住了!现有打碎的銮驾在此,还敢强辩!

             万岁传旨,快将他斩首。以正国法!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娘娘出宫,但不知可有万岁旨意?

宋仁宗  (白)     并无寡人旨意。

包拯   (白)     既无万岁旨意,私自出宫,排列銮驾,打乱宫中法度。臣有一事不明,要在万岁驾前领教。

宋仁宗  (白)     何事不明,你且奏来。

包拯   (白)     请问万岁:出朝用何等仪仗?

宋仁宗  (白)     孤王出朝,全副銮驾。

包拯   (白)     正宫国母?

宋仁宗  (白)     正宫国母,与朕一样。

包拯   (白)     东宫娘娘?

宋仁宗  (白)     半副銮驾

包拯   (白)     西宫娘娘?

宋仁宗  (白)     纱灯一对,玉棍两条,打死谗臣,一概无论。

包拯   (白)     着吓!万岁出朝,全副銮驾;正宫国母,与万岁一样;东宫娘娘半副銮驾;西宫娘娘纱灯一对,玉棍两条,打死谗臣无论。那庞妃她哪有銮驾?为臣打碎哪一个的銮驾?

宋仁宗  (白)     是吓,你哪里来的銮驾?

庞妃   (白)     启奏万岁:妾妃在母后驾前,借得来的。

宋仁宗  (白)     是吓!她在母后驾前,借得来的。

包拯   (白)     万岁!今有庞娘娘与国太借得銮驾,明日庞太师要与万岁借江山,万岁也借与他不成?

宋仁宗  (白)     哦哦哦,孤明白了。

庞妃   (白)     哎呀万岁吓!包拯将母后銮驾打碎,如同造反,快快将他治罪才是。

宋仁宗  (白)     唔,作出越礼之事,还在一旁多言。回宫去罢!

庞妃   (白)     哎呀!

(庞妃下。)

宋仁宗  (白)     包卿平身,与你无罪。

庞吉   (白)     启奏万岁:包拯竟敢将銮驾打碎,如同欺君一般。万岁传旨,快快将他斩首,以正国法!

宋仁宗  (白)     你女作出不才之事,还在一旁强辩,还不下殿去罢!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下去!

庞吉   (白)     唉!

(庞吉下。)

宋仁宗  (白)     包卿,今将母后銮驾打碎,母后知晓,必然降罪。必须随定孤王,一同进宫,与母后赔罪才是。

王延龄  (白)     哎呀,万岁!此番进宫,国太必然大怒,若是将包拯斩首,如何是好?

宋仁宗  (白)     母后降罪,有孤担待。众卿随孤摆驾后宫。

     (西皮摇板)  众卿随孤后宫往,

包拯   (西皮摇板)  忠心哪怕贼奸党。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西皮摇板) 吉凶二字难分讲,

宋仁宗  (西皮摇板)  杀身大祸孤承当。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宫娥、郭槐、刘后同上。)

刘后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皇宫院,

             皇儿进宫问根源。

(庞妃上。)

庞妃   (白)     哎呀母后吓!

(庞妃哭。)

刘后   (白)     我儿为何这等模样?

庞妃   (白)     哎呀母后吓!儿臣在母后处借得銮驾,去至御街。谁想包拯,竟敢将母后銮驾打碎。儿臣去至金殿,万岁不降罪包拯,反怪儿臣无旨出宫。望求母后作主!

刘后   (白)     我儿不必啼哭。待皇儿进来,将包拯治罪,也就是了。

(庞吉上。)

庞吉   (白)     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庞吉   (白)     千千岁!

             娘娘千岁!

庞妃   (白)     太师平身。

庞吉   (白)     千千岁!

             公公!

郭槐   (白)     太师!

庞妃   (白)     参见爹爹!

庞吉   (白)     我儿少礼。

             启奏国太:今有包拯,竟敢将国太銮驾打碎,万岁不降罪与他。我老臣在金殿之上,反被他等羞辱一场。求太后作主!

刘后   (白)     哀家自有道理。

             包拯吓包拯,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西皮摇板)  包拯作事太欺情,

             打碎銮驾为何情?

(杨忠上。)

杨忠   (白)     启奏太后:万岁带领满朝文武进宫。

庞吉   (白)     哎呀国太,万岁进宫,少时若是遇见,想我身为大臣,私入皇宫,就有一行大罪。

刘后   (白)     这便怎么处?

郭槐   (白)     庞太师就在龙案之下,暂受一时之苦。待万岁出宫,再出来也就是了,

庞吉   (白)     咳,只好如此。

(庞吉钻桌。)

宋仁宗  (内白)    摆驾!

(二大太监、王延龄、李文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包拯、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西皮摇板)  众卿随孤后宫进,

             见了母后问安宁。

     (白)     儿臣参见母后!

刘后   (白)     皇儿平身。

宋仁宗  (白)     谢母后!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包拯   (同白)    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众卿平身。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包拯   (同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唗!胆大包拯,竟敢将哀家銮驾打碎,哪里容得!

             殿前武士。

(四武士同上。)

刘后   (白)     推出斩首!

(四武士押包拯同下。)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启奏国太:想包拯乃是万岁应梦贤臣,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刘后   (白)     众卿不必多奏,定斩不赦!

(王延龄、李文辉、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同比手式。)

宋仁宗  (白)     哎呀母后吓!不念那包拯玉宸宫审鬼有功,又是儿臣应梦贤臣,望母后饶恕才是!

刘后   (白)     哎呀皇儿吓!今日若不将包拯斩首,焉能服得满朝文武?定斩不赦!

宋仁宗  (白)     哎呀!

赵德芳  (内白)    走吓!

(赵德芳上。)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听说要斩忠良将,

             不由本御怒满腔。

             撩袍端带宫门闯,

             见了皇嫂问端详。

     (白)     皇嫂请了!

(刘后惊。)

刘后   (白)     贤爷进宫,怒气不息,为者谁来?

赵德芳  (白)     我就为你来!

刘后   (白)     为哀家何来?

赵德芳  (白)     请问皇嫂:那包拯身犯何罪,为何将他斩首?

刘后   (白)     那包拯竟敢将庞娘娘銮驾打碎,尤如欺君一般,故尔将他斩首。

赵德芳  (白)     我想先王立帝以来,万岁出朝,全副銮驾;正宫国母,与万岁一样;东宫娘娘,半副銮驾;西宫娘娘,只有纱灯一对,玉棍两条,打死谗臣,一概无论。我想那庞娘娘她哪里来的什么銮驾吓!

刘后   (白)     这个……

(庞妃作手式。)

刘后   (白)     是哀家借与她的。

赵德芳  (白)     皇嫂你此言差矣!

刘后   (白)     何差?

赵德芳  (白)     想兄王在世,宫中定有法度。想这銮驾,岂轻易相借?皇嫂未免有僭越之过罢!

郭槐   (白)     我说八千岁,你进得宫来,横眉竖目,欺压国太,难免你也有些欺君之罪罢!

赵德芳  (白)     好贼子!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咬牙恨,

             大骂郭槐狗谗臣!

             取出了瓦明锏捶儿的命,

             霎时送尔命残生。

(赵德芳打郭槐,郭槐跑圆场,拐杖绊桌翻,庞吉出。)

赵德芳  (白)     胆大庞吉,身为太师,私入皇宫,该当何罪?休走看锏!

庞吉   (白)     贤爷饶命!

刘后   (白)     是哀家宣他进宫,万岁驾到,避驾不及,因此藏在桌案之下。望求贤爷饶恕才是。

赵德芳  (白)     要我饶恕,却也不难,除非将包拯赦回,方可饶恕。

刘后   (白)     也罢,将包拯解下桩来!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同白)    将包拯解下桩来。

(包拯上。)

包拯   (念)     千层得活命,死而又复生。

     (白)     多谢国太不斩之恩!

刘后   (白)     谢过贤爷讲情。

包拯   (白)     多谢贤爷讲情!

赵德芳  (白)     平身。

宋仁宗  (白)     母后请至后面。

(四宫娥、郭槐、刘后同下。)

宋仁宗  (白)     摆驾金殿。

(二大太监、王延龄、李文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包拯、庞吉、赵德芳、宋仁宗同一番、两番。)

宋仁宗  (白)     包卿听旨。

包拯   (白)     臣!

宋仁宗  (白)     命你二次陈州查办。

包拯   (白)     启奏万岁:臣不愿前去。

宋仁宗  (白)     却是为何?

包拯   (白)     那国太与庞娘娘,与臣焉能干休?若再生别计,暗害为臣,为臣吃罪不起。

宋仁宗  (白)     也罢,孤命皇叔带领满朝,送卿出朝。大呼三声,清官出朝。不必多奏,领旨下殿。

             皇叔与孤代劳。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包拯、
庞吉、

赵德芳  (同白)    领旨!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拉城。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自上场门同上。王延龄、李文辉、孙秀、陈世美、赵钰、赵炳、文彦博、孔道辅、范仲淹、包拯、庞吉、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西皮摇板)  先王涕次恩海外,

王延龄  (西皮摇板)  吞赈害民为哪般?

包拯   (西皮摇板)  大喊三声出朝往,

王延龄、
李文辉、
陈世美、
赵钰、
赵炳、
文彦博、
孔道辅、
范仲淹、

赵德芳  (同白)    清官出朝!清官出朝!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庞吉你为何不嚷?

庞吉   (白)     老夫我嚷了。

赵德芳  (白)     本御未曾听见,你且嚷来。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高声些。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还得高声些。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包拯   (西皮摇板)  二次陈州去放粮。

(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下。)

赵德芳  (西皮摇板)  一见包拯出朝往,

             急忙把本奏吾皇。

(众仁同下。)

【第三十二场】

展昭   (内白)    唔哼!

(展昭上。)

展昭   (念)     豪杰生来秉性刚,爱习拳棒与刀枪。自幼闻语江湖上,赫赫威名天下扬。

     (白)     俺,姓展名昭,字熊飞,常州人氏。自幼闯荡江湖,只因前者派人发去书信,命王朝、马汉等,投到包公那里。现闻包公去至陈州查赈,我不免去至陈州,暗地保护便了。

(店家暗上。)

展昭   (白)     店家,店钱在此,备马伺候。

     (西皮摇板)  人来带过马丝缰,

             去至陈州走一场。

(展昭下。)

【第三十三场】

观音   (内二黄导板) 有吾神坐莲台慧眼观定,

(开幕。金童、玉女、韦陀、观音在场。)

观音   (唱)     又只见李娘娘寒窑存身。

             都只为眼前里身有大难,

             唤出了寇承玉搭救她身。

     (白)     吾乃南海大士是也。只因凡间李娘娘,身落寒窑,怨气冲天,眼前有难。不免命寇珠前去,指引与她。

             寇珠走上!

寇珠   (内白)    来了!

(寇珠上。)

寇珠   (唱)     忽听大士一声唤,

             阴曹府又来了屈死怨魂。

             急忙忙向前去顶礼拜见,

             尊菩萨呼唤奴有何法言?

     (白)     叩见圣母!

观音   (白)     罢了。

寇珠   (白)     有何法喻?

观音   (白)     只因凡间李娘娘,眼前有难,命你前去指引与她。不日有龙图阁路过寒窑,脑后有三台之骨,定能与她伸冤。赐你法带一条,前去相救与她。听我旨下!

     (唱)     我这里取法带忙忙前进,

             到寒窑救李后切勿迟延。

寇珠   (白)     遵法旨。

     (西皮摇板)  施一礼辞圣母不敢怠慢,

             但不知何日里才得明冤。

(寇珠下。)

观音   (白)     收了威严者。

(闭幕。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田婆上。)

田婆   (二黄摇板)  老老一去未回程,

             只怕东人命难存。

             急急忙忙投河奔,

(展昭上,救。)

展昭   (二黄摇板)  投河自尽为何情?

     (白)     老婆婆行此短见,为了何事?

田婆   (白)     壮士有所不知:只因我家主母,被安乐侯庞昱抢去。我家东人告状,反被他押在监中。我家老老,去至京中告状,至今无音信。寻思无路可走,故尔寻此知见。

展昭   (白)     老婆婆不必如此,你且回去,待俺与你寻找你家主母。这有散碎银两,你且拿去度日。

田婆   (白)     多谢壮士。

(展昭下。)

展昭   (白)     且住,那庞昱在此,如此行为。待俺前去,暗他探看他行为便了。

(展昭下。)

【第三十五场】

(寇珠上。)

寇珠   (二黄原板)  别圣母离却了紫竹仙境,

             顷刻间驾祥云来到凡尘。

             眼望着早来到赵州县分,

             想起了含冤事好不伤情。

     (白)     我乃寇珠冤魂是也。只因奉了圣母之命,言道李娘娘身居赵州桥,寒窑之内。怨气冲天,眼前有难,因此命奴前去,护救与她,不久她要还朝。天吓,天吓,细想奴寇珠,只为当年保护宋后,死在荆杖之下,好不伤惨人也!

     (二黄摇板)  寇承玉在云中自思自叹,

             思想起当年事好不伤惨。

             都只为生太子刘妃奸险,

             用狸猫剥皮毛谋夺宫权。

             可怜奴为救主刑杖命伤,

             那郭槐焚寒宫罪过欺天。

             多亏了圣母救娘娘灾免,

             变容相落寒窑二十馀年。

             今日里李娘娘灾消难满,

             等候了龙图阁转回朝班。

             奴这里驾祥云急忙前趱,

             到寒窑救娘娘哪敢迟延。

(寇珠下。)

【第三十六场】

(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二堂上,

(四青袍、知府同上。)

知府   (西皮摇板)  见了侯爷说端详。

     (白)     参见侯爷!

庞昱   (白)     师兄少礼,请坐。

知府   (白)     有坐。侯爷大事不好了!

庞昱   (白)     何事惊慌?

知府   (白)     现有人进京,将侯爷告下。万岁命包拯出朝,来到陈州查办。他若到此,你我都有不便。

庞昱   (白)     那包拯铁面无私,他若到此,如何是好?

知府   (白)     不如命一粗心大胆之人,前去将包拯刺死,岂不干净?

庞昱   (白)     言得极是。

             庞禄,唤项福上堂。

庞禄   (白)     项福上堂!

项福   (内白)    来也!

(项福上。)

项福   (念)     忽听侯爷唤,向前问根源。

     (白)     参见侯爷!

庞昱   (白)     罢了。

项福   (白)     唤小人前来,有何吩咐?

庞昱   (白)     本御待你如何?

项福   (白)     待小人恩重如山。

庞昱   (白)     本御有件为难大事,你可敢去?

项福   (白)     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庞昱   (白)     今有包拯前来查赈,命你前去,你可敢去?

项福   (白)     小人愿往。

庞昱   (白)     好吓,这有刚刀一把——

(展昭暗上。)

庞昱   (白)     命你三更时分,将包拯刺死。

项福   (白)     遵命。

知府   (白)     随我来。

(庞昱、知府、庞禄、项福同下。)

展昭   (白)     且住!听那庞昱之言,差这厮行刺包公。俺不免跟上,看他武艺如何!

(展昭下。)

【第三十七场】

(庞禄拿灯上,知府、项福同上。)

项福   (白)     在哪里?

(展昭暗上。)

知府   (白)     就在这里。

(展昭抓项福帽。)

项福   (白)     哎,帽子哪里去?

(庞禄举灯照。)

庞禄   (白)     不是在这儿?

(庞禄、知府、项福同下。)

展昭   (白)     原来是个无能之辈。待俺暗暗跟随,暗暗保护大人便了。

(展昭下。)

【第三十八场】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西皮散板) 听说包公出朝道,

             除去庞昱报仇消。

(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冤枉!

包兴   (白)     启禀大人:百姓们喊冤。

包拯   (白)     传状。

(包兴递状,包拯看。)

包拯   (白)     分明是些刁状民,状子不准!

(包拯撕状。)

包拯   (白)     赶了下去。

(包拯与包兴咬耳,包兴下。众百姓同下。驿丞官上。)

驿丞官  (白)     迎接大人。

包拯   (白)     馆驿伺候。

(众人同下。)

【第三十九场】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唉,我们指望包公出朝,是一位清官。哪里晓得,与那庞昱原是一党。我们陈州百姓,冤枉无日出头了!

(包兴上。)

包兴   (白)     你等休得胡言,随我去见大人!

(众百姓、包兴同下。)

【第四十场】

(驿丞官、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驿丞官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少礼。下面伺候。

驿丞官  (白)     多谢大人。

(驿丞官下。包兴上。)

包兴   (白)     众百姓唤到。

包拯   (白)     众百姓上堂。

包兴   (白)     众百姓上堂。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适才非是本阁不准你等状子。由恐庞昱闻风,大有不便。你等各自回家,本阁与你等伸冤就是。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大人!

(众百姓同下。)

包拯   (白)     众位义士。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大人!

包拯   (白)     夜宿馆驿,各自留心,提防歹人前来。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四青袍、四龙套、包兴、包拯同下。)

赵虎   (白)     大人夜宿馆驿,我们大家轮流安宿,不可大意。

王朝   (白)     那个自然。

(项福上。展昭跟上,擒项福。展昭下。四青袍、四龙套、包兴、包拯同上。)

赵虎   (白)     拿住刺客。

包拯   (白)     唗!胆大刺客,受何人指使,前来行刺老夫?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项福   (白)     住了,闻你贪赃害民,是俺不服,前来刺杀与你。今既被获,要杀开刀,何必多言!

包拯   (白)     你若招了实供,收留案下当差。你若不招,将你杀死,岂不白白送命?你再思想!

项福   (白)     哎吓是吓!我若招认,还收留案下当差。我若不招,将我杀了,岂不白白送命?侯爷,我顾不得你了!

             我有招。

包拯   (白)     按实招来。

项福   (白)     启禀大人:今有安乐侯,来到陈州,欺压良民。闻得大人到此,查办与他,因此差小人前来行刺,不想被获拿住。这是小人亲口实招。

包拯   (白)     可是实言?

项福   (白)     句句实言。

包拯   (白)     待庞昱拿到,与他对质。

项福   (白)     小人与他对质。

包拯   (白)     赵虎,项福交与你带了下去,不可怠慢。

赵虎   (白)     是。

             跟我走。到我那里吃酒去,吃酒去。

项福   (白)     好,吃酒去!

(赵虎、项福同下。)

包拯   (白)     众位义士,明日府庙拈香。

王朝、
马汉、
张龙、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众人同下。)

【第四十一场】

(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念)     项福未回转,时刻挂在心。

(知府上。)

知府   (白)     启奏侯爷:大事不好了!

庞昱   (白)     何事惊慌?

知府   (白)     项福被擒。

庞昱   (白)     项福被擒,如何是好?

知府   (白)     我有一计在此。

庞昱   (白)     师兄有何妙计?

知府   (白)     明日包拯府庙烧香,不免命府下众位教师,扮作百姓模样,暗藏利刃,拦轿喊冤,他必然不防。递状之时,将他刺死,岂不干净?

庞昱   (白)     果然好计。

             众教师走上!

庞禄   (白)     众教师走上!

(众教师同上。)

众教师  (同白)    侯爷有何差遣?

庞昱   (白)     命你等扮作百姓模样,暗带利刃,前去喊冤,将他刺死,重重有赏。

众教师  (同白)    遵命。

(众教师同下。)

庞昱   (白)     后面备宴,与师兄同饮。

知府   (白)     打扰了。

(庞昱、知府、庞禄同下。)

【第四十二场】

(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上。)

包拯   (西皮摇板)  奉命出朝贼丧胆,

(众教师同上。)

众教师  (同白)    喊冤!

包拯   (西皮摇板)  耳旁听见喊奇冤。

     (白)     传状。

(包兴递状。展昭上高。众教师同行刺。展昭跳下,起打。众人同下。)

【第四十三场】

(〖水底鱼〗。田婆、王氏、展昭同上。)

展昭   (白)     这可是你家主母?

田婆   (白)     正是我家主母。

(王朝上。)

王朝   (白)     展大哥!

展昭   (白)     贤弟。

王朝   (白)     同见过大人。

展昭   (白)     也不必去见大人。贤弟回禀大人:就说王氏女子,乃贞节之妇,不必上堂。后会有期!

(众人同下。)

【第四十四场】

(庞昱上。)

庞昱   (念)     乌鸦当头叫,吉凶难料。

(马汉、赵虎、张龙、燕青同上,同打,擒庞昱同下。)

【第四十五场】

(四青袍、四龙套、包兴、包拯同上。)

包拯   (白)     传知府、知县进见。

包兴   (白)     知府、知县进见!

(知府、知县自两边分上。)
知府、

知县   (同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贵府监中,可有一田起元?

知府   (白)     有一田起元。

包拯   (白)     贵县,命你将起元带到。

知县   (白)     遵命。

(知县下。王朝上。)

王朝   (白)     启禀大人:展义士言道,王氏女子,乃贞节之妇,不必上堂。

包拯   (白)     起过了。

(马汉上。)

马汉   (白)     启禀大人:庞昱拿到。

包拯   (白)     押上堂来。

(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押庞昱同上。)

包拯   (白)     唗!胆大庞昱,上得堂来,为何不跪?

庞昱   (白)     住了!我乃当朝国舅,岂肯跪你?你无故差人,将我拿到公堂,但不知我身犯何罪?

包拯   (白)     你在陈州,吞赈害民,霸占民女,还说无罪?

庞昱   (白)     包黑子!你道我吞赈害民,霸占民女,但不知有何为证?还是你亲眼得见?

包拯   (白)     传众百姓上堂!

包兴   (白)     众百姓上堂!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庞昱在此,向前与他对质!

众百姓  (同白)    庞昱,你抢了我的妻子,该还我。你霸占我的房产,该还我哪!

庞昱   (白)     住了!你等俱是恶棍刁民,诬告与我。

             包黑子!他等俱是恶棍刁民,俱是诬告与我。

包拯   (白)     你暗差刺客,刺杀老夫,是何道理?

庞昱   (白)     住了!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差人行刺与你?

包拯   (白)     项福上堂!

包兴   (白)     项福上堂!

(项福上。)

项福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向前与庞昱对质。

项福   (白)     侯爷来了。

庞昱   (白)     你是哪个?不认得。

项福   (白)     侯爷命我刺杀,不想被擒,现已招认。侯爷,你也招了罢!

庞昱   (白)     住了!你这个强徒,竟敢血口喷人!

             包黑子!这个强徒偷盗我的银两,被我拿住,送在有司衙门,打了他四十大板。因此怀恨在心,他也是诬告与我!

包拯   (白)     如今证据确实,还敢强辩!你若招认,本阁从宽饶恕。

庞昱   (白)     我是没什么招的!

包兴   (白)     好言相劝,执意不听。再若不招,要严刑审问。

庞昱   (白)     住了!慢说你家侯爷无有此事,纵有此事,你敢把你家侯爷怎么样吓?

包拯   (白)     你可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庞昱   (白)     好吓!你既言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你我手挽手儿,同上金殿,一同见君!

包拯   (白)     你待怎讲?

庞昱   (白)     一同见君!

(包拯出位。)

包拯   (白)     好匹夫!

     (西皮摇板)  匹夫说话好大胆,

             依仗你皇亲亲近官。

             忙将项福芦席卷,

             我铡项福与你观。

             忙将狗铡搭向前,

             霎时叫你丧黄泉!

     (白)     行刑。

(铡项福。)

包拯   (西皮摇板)  二次再把知府斩,

             将他人头挂高杆。

             三次来把庞昱斩,

             犯法贼子魂胆寒。

(知县、田起元同上。)

知县   (白)     田起元带到。

包拯   (白)     传。

知县   (白)     大人传你。

田起元  (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往后再不要叫妇女进庙烧香。若非老夫到此,你的冤枉,焉能明白?好好回家去罢!

田起元  (白)     多谢大人!

(田起元下。)

包拯   (白)     众百姓上堂!

包兴   (白)     众百姓上堂!

众百姓  (同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你等各自回去,待老夫查明,三日后发还你等家产。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大人!

             这就好了。

(众百姓同下。)

包拯   (白)     贵县办事勤劳,升任知府,即刻到任。

知县   (白)     多谢大人!

(知县下。)

包拯   (白)     王朝、马汉,外厢开道。

(众人同下。)

【第四十六场】

范仲华  (内白)    走吓!

(范仲华上。)

范仲华  (西皮摇板)  身在寒窑把饭讨,

             终日老母挂心梢。

     (白)     我、范仲华。只因前者,在半路收了老母,双目不明。今日家中缺食,因此去至前村讨了点剩饭剩菜,回去与母亲充饥,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回寒窑,

             见了母亲问安劳。

(范仲华下。)

【第四十七场】

李后   (内白)    苦吓!

(李后上。)

李后   (二黄原板)  想当年在皇宫何等光景,

             到如今只落得这样收成。

             恨刘妃与郭槐心毒奸狠,

             焚冷宫要害我命赴幽冥。

             多亏了过往神救了我命,

             但不知何日里才把冤伸?

     (白)     想我李——

(李后两望。)

李后   (白)     想我李宸妃,当年在皇宫何等景况。只为产生太子,被刘妃所害。幸遇神灵护救,流落这赵州桥寒窑之内。多亏义子范仲华,十分孝道,指望伸冤有日。不料老王晏驾,新主登基,想哀家身受含冤,无人知晓。天吓天吓,我身受这样冤枉,思想起来,好不惨伤人也!也罢,我还有何面,活在人世?趁着仲华儿不在此处,我不免拜谢先皇雨露之恩,寻个自尽了罢!

     (二黄摇板)  遥望皇宫身拜定,

             拜谢我主雨露恩。

             叩罢头来抽身起,

             先皇吓!

             不如一死命归阴。

(李后上吊。开幕。观音、寇珠散花昆曲另一遍。)

寇珠   (白)     吓,李娘娘不可行此短见!奴乃承御寇珠。只因那刘妃,为奴保救太子,用刑杖将奴打死,今蒙圣母收留。今见娘娘怨气冲天,命奴前来,禀告娘娘灾难已满,不久就要回转都城。当今万岁,就是娘娘亲生太子,不久有龙图阁包拯前来。他脑后生有三台之骨,打此经过,娘娘含冤对他诉明,便是出头之日也。望娘娘牢牢紧记!

     (二黄摇板)  寇承御在空中一言告禀,

             尊一声李娘娘细听分明:

             这件事皆因为前生注定,

             文曲星奉玉旨降下凡尘。

             脑后有三台骨娘娘记定,

             他本是我朝中栋梁功臣。

             贺娘娘灾难满伸冤雪恨,

             那时节迎驾回万民欢欣。

(寇珠下。)

范仲华  (内白)    走吓!

(范仲华上。)

范仲华  (唱)     适才前村去一程,

             讨来饭食奉慈亲。

             急急忙忙回家门,

(范仲华看。)

范仲华  (白)     哎呀!

     (唱)     唬得我三魂少二魂。

(范仲华救。)

范仲华  (白)     母亲醒来!

李后   (二黄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圣母法训,

范仲华  (白)     母亲醒来!

李后   (二黄摇板)  又见吾儿面前存。

范仲华  (白)     哎呀,妈吓!为了何事,你老人家行此短见?

李后   (白)     这个。

范仲华  (白)     还是儿不孝顺,你老人家行此短见。

(李后作手式。)

李后   (白)     呵,明白了!

范仲华  (白)     你老人家什么事情明白了?

李后   (白)     唔,知道了。

范仲华  (白)     妈吓,你什么事知道了?明白了的?

李后   (白)     哈哈,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范仲华  (白)     什么事好了好了的?

李后   (白)     儿吓。为娘自尽,并非别故。自遇吾儿,亏你奉养为娘,十分孝道,奈为娘年迈,又双目不明,活在世上,实在无趣,故想自尽。免得连累吾儿,并不是因你不孝顺为娘,吾儿不必担忧。

范仲华  (白)     妈吓,不要如此,孩儿我养活您,不要如此。

李后   (白)     儿吓,为娘肚中饿了。

范仲华  (白)     适才讨来半碗剩饭,母亲后面用饭。

李后   (白)     好好好。扶娘来。

范仲华  (白)     遵命。

李后   (白)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李后、范仲华同下。)

【第四十八场】

(二锣夫、四牌夫、四轿夫、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上。土地暗上。二锣夫、四牌夫、四轿夫、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走圆场。刮轿顶。包拯下轿。〖小过门〗。包拯落帽。)

包拯   (白)     呀!

     (西皮原板)  这阵狂风真奇怪,

             风吹轿顶帽落尘埃。

     (白)     且住!狂风一阵,刮去轿顶,乌纱吹落尘埃,这是什么原故?这是什么风?

赵虎   (白)     启禀大人:这是落帽风哪!

包拯   (白)     哦,这是落帽风?

赵虎   (白)     这是落帽风。

包拯   (白)     好。既然知道这是落帽风,就命你捉拿落帽风。

赵虎   (白)     唔,启禀大人:这风无踪无影,哪里去捉拿?

包拯   (白)     老夫问道这是什么风,三班人役俱以不晓,惟你知道落帽风,就命你捉拿落帽风,就命你捉拿落帽风!

赵虎   (白)     唔,这风无踪无影,哪里去捉拿?

包拯   (白)     风从天起,怎说无根?前面有一高大庙宇,老夫那里等候,限你一时三刻拿到;如若不然,打断腂骨!

赵虎   (白)     启禀大人:要小人捉拿落帽风。必须赏下牌票火千,方可捉拿。

包拯   (白)     言得极是。

             包兴,牌票火千伺候。

             张龙,命你随同赵虎捉拿落帽风,老夫在庙中等候。

张龙、

赵虎   (同白)    喳!

包拯   (白)     顺轿伺候。

(二锣夫、四牌夫、四轿夫、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下。)

张龙   (白)     唉,大人问道什么风,都不应声,你怎么胡言乱语》什么落帽风,落帽风,我看你怎样捉拿落帽风!

赵虎   (白)     不要急,不要急,我有个主意在此。

张龙   (白)     什么主意,快快讲来!

赵虎   (白)     待我将牌票举起,对天祝告,若能赏一阵狂风,将牌票吹起,落在哪个身上,哪个就是落帽风。

张龙   (白)     好好好,试演试演!

赵虎   (白)     苍天在上,弟子赵虎,今奉大人之命,捉拿落帽风。苍天若能赏一阵狂风,将牌票吹起,落在哪个身上,哪个就是落帽风!

(土地上,拿票下。)
张龙、

赵虎   (同白)    牌票吹哪,追吓,追吓!

(张龙、赵虎同下。)

【第四十九场】

(范仲华上。)

范仲华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闯,

(土地上,落票。张龙、赵虎同上。)
张龙、

赵虎   (同白)    拿着了!

范仲华  (白)     哎,什么事,什么事?

赵虎   (白)     你就是落帽风。

范仲华  (白)     我不是落帽风,我叫范仲华,我是好人哪。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他不是落帽风,他叫范仲华,他是个孝子。

赵虎   (白)     不要多言,走!见过大人。

众百姓  (同白)    只管跟他前去,我们随你到大人那里。

赵虎   (白)     走吓!

(张龙、赵虎、范仲华、众百姓同走圆场。)
张龙、

赵虎   (同白)    有请大人!

(四青袍、四龙套、包兴、王朝、马汉、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张龙、

赵虎   (同白)    落帽风拿到。

包拯   (白)     落帽风拿到?

赵虎   (白)     拿到了。

包拯   (白)     倒会办事。

赵虎   (白)     些须小事,算什么。

包拯   (白)     带落帽风。

赵虎   (白)     喳,走吓!

范仲华  (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你就是落帽风?

范仲华  (白)     我不叫落帽风。

包拯   (白)     你绰号可叫落帽风?

范仲华  (白)     我没有绰号。

包拯   (白)     分明是个刁民,扯下去打!

众百姓  (同白)    冤枉!

包拯   (白)     什么人喊冤?

包兴   (白)     百姓喊冤。

包拯   (白)     传!

赵虎   (白)     咳,哪个叫你大喊小叫,大人传你。

众百姓  (同白)    叩见大人!

包拯   (白)     你等何事喊冤枉?

众百姓  (同白)    我们没有冤枉,范仲华的冤枉。

包拯   (白)     他有什么冤枉?

众百姓  (同白)    范仲华是个好人。他还是个孝子,破瓦寒窑,有一老母。奉养二十馀年。

包拯   (白)     起过了。

众百姓  (同白)    多谢大人。

包拯   (白)     赵虎,为何将孝子拿来?

赵虎   (白)     启禀大人:是小人对天祝告,若能赏一阵狂风,将牌吹起,落在哪个身上,哪个就是落帽风。不想牌票吹起,落在他的身上。他就是落帽风,落帽风就是他,他就是落帽风,落帽风就是他!

包拯   (白)     站过一旁。

             忠臣孝子,人人可敬。范仲华,念你是个孝子,赏你五两银子,回家侍奉你母亲去罢。

范仲华  (白)     多谢大人。

             吓,这位大人真好,将我拿来,还赏我五两银子,回去买点好的与母亲吃。

(范仲华跳。范仲华、众百姓同下。)

包拯   (白)     张龙、赵虎,二次捉拿落帽风。

(四青袍、四龙套、包兴、王朝、马汉、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下。)

张龙   (白)     你还有什么主意?

赵虎   (白)     且到前面,再作道理。

张龙   (白)     走吓。

(张龙、赵虎同下。)

【第五十场】

(开幕,寒窑景。李氏坐内。范仲华上。)

范仲华  (白)     妈吓,哈哈!

李后   (白)     罢了。儿吓,今日回来,为何这样欢喜?

范仲华  (白)     妈吓,你不晓得。今日孩儿进衙门,行至半路,遇见二个公差,将我抓住,说我是落帽风,去见大人。那大人一见,问你就叫落帽风,我说我不叫落帽风。他又说你绰号可叫落帽风,我说我没有绰号。他说分明是个刁民,扯下去打。

李后   (白)     儿吓,打了无有?

范仲华  (白)     多亏众位乡邻,与我诉明,言我是个孝子。那大人也不打我,反赏我五两银子。妈吓,买点鱼肉,你老人家吃。

李后   (白)     啊,有这等事,如此看来,倒是一位清官。

范仲华  (白)     呵,真真是一位清官!

李后   (白)     儿吓,这位清官,你可知姓甚名谁?

范仲华  (白)     闻听人言,这位清官,姓包名拯,字文正。

李后   (白)     吓什么?

范仲华  (白)     姓包名拯字文正。

李后   (白)     包拯?

范仲华  (白)     哎,包拯!

李后   (白)     呵,他就是包拯?

范仲华  (白)     哎,他是包拯。

李后   (白)     这就不错了。

范仲华  (白)     什么事不错了的?

李后   (白)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范仲华  (白)     你老人家,什么事好了好了的?

李后   (白)     儿吓,既然那包拯到此,为娘要伸冤告状。

范仲华  (白)     哎呀妈吓,孩儿哪样得罪你老人家,要告孩儿?

李后   (白)     不是的。

范仲华  (白)     你老人家要告哪个?

李后   (白)     我儿有所不知:为娘自己有廿载的冤枉,要遇见清官,方能申诉。包拯是个清官,故此为娘定要告状。

范仲华  (白)     既然定要告状,待孩儿搀你老人家前去。

李后   (白)     怎么讲,叫为娘前去申诉?

范仲华  (白)     你老人家总得去。

李后   (白)     那是不能,那是不能。我儿去见包拯,就说为娘叫他前来,为娘方能申诉。

范仲华  (白)     哎,人家作官,怎肯到我们破瓦寒窑里来,这不是没有的事?

李后   (白)     唔,不遵娘言,就为不孝。快去快去!

(李后下。)

范仲华  (白)     是,去去去。

             哎,不去就为不孝;去罢,屁股糟糕,去去去。

(范仲华走圆场。张龙、赵虎同上,同碰。)
张龙、

赵虎   (同白)    你怎么又来了?

范仲华  (白)     来了,我要见你们大人。

赵虎   (白)     吓哈,拿了五两银子,拿出理来了。

范仲华  (白)     我要前去告状,我有冤枉。

张龙   (白)     好,带他去见大人,且当当差走。

(张龙、赵虎、范仲华同走圆场。)
张龙、

赵虎   (同白)    有请大人!

(四青袍、四龙套、包兴、王朝、马汉、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拯同上。)

赵虎   (白)     落帽风拿到。

包拯   (白)     带上堂。

赵虎   (白)     走吓!

范仲华  (白)     不要如此,来惯了的。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赵虎,你为何又将孝子拿来?

赵虎   (白)     回禀大人:是他言道,他有冤枉,因此带他前来申诉。

包拯   (白)     范仲华,你何冤枉?

范仲华  (白)     回禀大人的话:小人我没有冤枉。我家母亲,她有廿载的冤枉。

包拯   (白)     叫你母亲前来申诉。

范仲华  (白)     回禀大人的话,我母亲说:年纪又大,双目不明,腿又不得筋,最好不过,请大人到我们破瓦寒窑里。

包拯   (白)     且住!我想落帽风,引出了范仲华,他母亲又有冤枉,其中必有缘故,老夫去去何妨?

             吩咐顺轿!

范仲华  (白)     且慢!回禀大人的话:这个……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讲、讲、讲!

范仲华  (白)     这位大人真好说话,就要顺轿到我们破瓦寒窑里去。到我们破瓦寒窑,两旁俱是河坑,中间一条溜烟小道,倘然抬轿一大意,把大人跌在河坑,那还了得!

(包兴对。)

包兴   (白)     我看那人,与我长得一样,不如把他哨出来,与他商议商议。

(包兴哨。)

包兴   (白)     作什么?

范仲华  (白)     刚才大人,要到我们破瓦寒窑里去。

包兴   (白)     不错。

范仲华  (白)     大人要坐轿子,到我们破瓦寒窑,是一条溜烟小道,两旁多是河坑,抬轿子一大意,哗啦啦把大人跌下来,那还了得!最好不过,请大人步行而去。

包兴   (白)     放屁,不坐轿子,怎么走?

赵虎   (白)     哎,他讲些什么?

包兴   (白)     他说大人要步行而走。放屁!

赵虎   (白)     我打死你这王八肏的!

包拯   (白)     唔,休得惊唬与他!

             包兴讲些什么?

包兴   (白)     他说到寒窑路窄,轿子不能行走,请大人步行而去。

包拯   (白)     本阁爱民如子,步行又待何妨?

             范仲华前面引路。

范仲华  (白)     多谢大人!

(众人同下。)

【第五十一场】

(开幕,寒窑景。李后坐内。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范仲华、包拯同上。)

范仲华  (白)     回禀大人的话:来此已是破瓦寒窑。

包拯   (白)     叫你母亲前来申诉。

范仲华  (白)     是。

             妈吓,包大人来哪!

李后   (白)     来了,好!

范仲华  (白)     妈吓,你老人家有什么冤枉,前去申诉去罢。

李后   (白)     哎,为娘焉能出窑?叫他进来,为娘方能申诉。

范仲华  (白)     哎,人家怎么进我们窑里来。

李后   (白)     他怎么不能进来?为娘在这寒窑,尚且住了廿馀载。快去!

范仲华  (白)     是。

             哎,回禀大人的话,我母亲说……

包拯   (白)     咳。

(范仲华背供。)

范仲华  (白)     这是怎么说?有了,我把那位哨来。

(范仲华哨。)

包兴   (白)     又说什么?

范仲华  (白)     我母亲说:要大人进窑,方能申诉,

包兴   (白)     你这人真不懂道理。我们大人,步行来到寒窑,还要大人进窑,你真是吃的灯草饭,放的轻巧屁!

赵虎   (白)     他又讲什么?

包兴   (白)     他要大人进窑,方能申诉。

赵虎   (白)     放屁,我打死这王八肏的!

包拯   (白)     唔,又有何事?

包兴   (白)     他要大人进窑,他母亲方能申诉。

包拯   (白)     好,老夫就进窑。带路进窑。

范仲华  (白)     慢着,窑内窄小,顶好大人一人进去。

包拯   (白)     好,你等在窑外伺候。

(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同应,同下。)

包拯   (白)     范仲华前面带路。

范仲华  (白)     喳!

包拯   (白)     叫你母亲前来申诉。

范仲华  (白)     妈吓,包大人进来了,有什么冤枉,前去申诉。

李后   (白)     好!你去问他,他若是真包,我便申诉;若是假包,我还不诉呢。

范仲华  (白)     包大人还有什么真的假的,这怎么好问他。

李后   (白)     快去!

范仲华  (白)     是,去去去。

             回禀大人的话,我母亲又说:大人若是真包,她便申诉;若是假包,她还不诉呢。

包拯   (白)     你母双目不明,怎知真假?

范仲华  (白)     唔,妈吓,人家说双目不明,怎知真假?

李后   (白)     叫他站近前来,为娘在他脑后一摸,便知真假。

范仲华  (白)     回禀大人的话:我娘在大人脑后一摸,便知真假。

包拯   (白)     好,老夫立住,叫你母亲摸来。

范仲华  (白)     母亲,恁摸罢,我搀着恁。

李后   (白)     快得站上些。

范仲华  (白)     大人高升一步!

包拯   (白)     老夫再进一步!

(李后摸。)

李后   (白)     吓不错,是的。包卿,哀家玉宸宫李宸妃在此,还不前来参驾吓!

包拯   (白)     吓!

     (西皮摇板)  听一言吓得我心惊肉跳,

             想起了玉宸宫一段根苗。

             曾记得寇承御对我言道,

             有一位被害娘娘身落寒窑。

             是不是向前去把话来表,

             老瞎婆将来由细说分晓。

     (白)     老瞎婆,你将来由细细来,本阁与你作主。

李后   (白)     吓卿吓!想当年癸未年间,哀家与金华宫刘妃,俱是身怀六甲。老王有旨在先,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不料生产之后,道哀家生下妖魔,老王要哀家三绞废命。多亏满朝文武保救,将哀家打入冷宫受罪。不料一日,那郭槐带领校尉,火焚冷宫。多亏神灵,将哀家救出宫来,流落此处寒窑之内。吓,哀家这不明白冤枉,有廿馀载了!

包拯   (白)     但不知出宫的时节,可有什么紧要之物?

李后   (白)     当年老王,赐有金丸一颗,黄罗诗帕一副,卿家拿去看来。

(包拯看。)

包拯   (念)     “春风得意花前瑞,秋叶杨辉桂一枝。天降紫微接宋后,一对金龙定雄雌。”

     (白)     为臣接驾来迟,国太恕罪!

李后   (白)     卿家平身。

包拯   (白)     但不知此诗句何人所写?

李后   (白)     此乃寇天官寇准所写。

包拯   (白)     为臣记下。待臣唤地方官前来。

李后   (白)     休惊动他们。

包拯   (白)     为臣自有安排。

(包拯出窑。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同上。)

包拯   (白)     唤地方前来,

王朝   (白)     遵命。

(包拯进窑,出窑。)

包拯   (白)     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

(二文官、二武官同上。)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参见大人!呼唤卑职等有何吩咐?

包拯   (白)     今有当朝国母,身居寒窑,你等可知?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我等实实不知,大人恕罪。

包拯   (白)     既是你等不知,也不怪罪。随老夫一同见驾。

(包拯、二文官、二武官同进窑。)
包拯、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臣等见驾,国太千岁!

李后   (白)     众卿平身。

包拯、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就请国太,迁居府衙居住。

李后   (白)     不必迁居。哀家双目失明,况在寒窑清贫,不必迁居。众卿且请回府。

包拯   (白)     待臣回朝,奏明万岁派来銮驾,迎驾回城,拿住刘妃、郭槐治罪。

             王朝、马汉,连夜回朝。

(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包拯同下。)

范仲华  (白)     你等小心伺候。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喳。

范仲华  (白)     下去。

二文官、

二武官  (同白)    是。

(二文官、二武官同下。)

范仲华  (白)     哎吩妈吓,住了廿馀载,不知当今国母。在寒窑多有怠慢,望乞恕罪!

李后   (白)     儿吓,不要如此。从今以后,伸明为娘冤枉,吾儿孝道一场,有劳你一片孝心。扶娘来。

(李后、范仲华同下。)

【第五十二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二黄摇板)  包拯奉命陈州往,

             倒叫孤王挂心旁。

(陈琳、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二黄摇板)  撩袍端带金殿上,

陈琳   (二黄摇板)  急忙把本奏吾皇。

     (白)     启奏万岁:包拯回朝!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宣包拯上殿。

陈琳、

赵德芳  (同白)    领旨。

             万岁有旨: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念)     忽听万岁召,把本奏当朝。

     (白)     为臣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包卿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卿家将陈州放粮之事,一一奏来。

包拯   (白)     容奏!臣奉命陈州查办国舅庞昱,吞赈害民,强抢民女,又暗差刺客,行刺为臣。为臣将他拿下,铡下治罪。特此奏知。

宋仁宗  (白)     铡者无亏。光禄寺大摆饮宴。与卿家贺功。

包拯   (白)     饮宴小事,还有塌天的大事。

宋仁宗  (白)     有何大事,当殿奏来。

包拯   (白)     请问万岁:人生在世,何以为先?

宋仁宗  (白)     人生在世,自然是孝悌为先。

包拯   (白)     万岁可知生身之母?有失人子之道。

宋仁宗  (白)     想孤养身之母,现在后宫,时常前去问安。就是生身之母,也未曾失却孝道,哪里又有什么生身之母?

包拯   (白)     万岁,可知子为天子,昭阳贵母,作乞讨下流人。

宋仁宗  (白)     唗!胆大包拯,敢在金殿之上,耻笑孤王。推出斩了!

赵德芳  (白)     且慢!包拯奏本,内有隐情,容他奏明再斩,也还不迟。

宋仁宗  (白)     你且奏来。

包拯   (白)     臣启万岁:为臣路过寒窑,行至赵州桥,偶遇狂风一阵,刮去轿顶,乌纱吹落尘埃。那时为臣捕风捉影,捉拿落帽风,引出了范仲华。在破瓦寒窑,遇见了李氏国太。是她言道,乃是万岁生身之母,被谗臣所害,流落民间廿馀载。望求万岁,迎请国太还朝,方为人子之道。垂共板首。

赵德芳  (白)     吓,包拯,莫非遇见李氏皇嫂么?

包拯   (白)     正是!

赵德芳  (白)     启奏万岁:包拯所奏,句句是真。

宋仁宗  (白)     皇叔既知,一一奏来。

赵德芳  (白)     容奏:只因癸未年间,刘、李二位皇嫂,俱已身怀六甲。万岁有言在先,先生龙者为皇后,后生龙者为偏妃。不想李氏皇嫂先生太子,那刘妃与内侍郭槐,定下一计,用金色狸猫,剥去皮尾,掉换幼主,反奏那李皇嫂产生妖魔。万岁大怒,就要治罪。多亏满朝文武保奏,打入冷宫受罪。又命寇珠加害。好个忠心耿耿寇承御,不忍加害,在金水桥边,偶遇陈琳,他二人舍死忘生,救出幼主,送在南清宫抚养,一十馀载,如今长大成龙,接绩宋后。谁知那刘妃,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命郭槐带领校尉,火焚寒宫。只见火光一起,可叹我那李氏皇嫂,火内身丧。今听包拯之言,还在阳世。那李氏皇嫂,受此冤恨,思想起来,好不惨伤人也!

     (西皮摇板)  未曾开言泪难忍,

             尊一声万岁龙耳听:

             癸未年间起祸根,

             可叹李氏受冤恨。

             言至此间泪难忍,

陈琳   (西皮摇板)  陈琳上前把本升:

             贤爷奏本句句真,

宋仁宗  (西皮摇板)  今日里才知道以往之情。

     (白)     既然包拯奏道,乃孤生身之母。但不知出宫时节,可曾带得什么紧要之物?

赵德芳  (白)     必须问过陈琳,方可知晓。

宋仁宗  (白)     陈琳,但不知我母后出宫时节,随身可有什么紧要之物?

陈琳   (白)     启奏万岁:想当年在御花园,赐有金丸一颗,黄罗诗帕一幅,上有四句诗段,乃是寇天官寇准所写。

宋仁宗  (白)     但不知诗句可还记得?

陈琳   (白)     奴卑还记得。

宋仁宗  (白)     你且奏来!

宋仁宗  (白)     容奏!

     (念)     “春风得意花前瑞,秋叶扬辉桂一枝。天降紫微接宋后,金龙一对定雄雌。”

宋仁宗  (白)     包卿,你遇见国太,可曾带得什么紧要之物?

包拯   (白)     为臣在国太身旁,带来黄罗诗帕一首,我主龙目御览。

宋仁宗  (白)     内侍撑开。

(〖牌子〗。)

宋仁宗  (念)     “春风得意花前瑞,秋叶扬辉桂一枝。天降紫微接宋后,金龙一对定雄雌。”

     (白)     哎呀!想孤乃万民之主。生身之母,流落民间受苦,孤有何面目,立于人世?待孤碰死了罢!

包拯、
陈琳、

赵德芳  (同白)    万岁不必如此。就该拿奸妃、郭槐治罪,与李氏国太雪恨,迎驾还朝才是。

宋仁宗  (白)     内侍去至安乐宫,将郭槐宣上金殿。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大太监甲下。)

宋仁宗  (白)     哎呀陈琳吓!多亏你当年救了小王性命,此后皇叔以下,皆以亚父相称。

陈琳   (白)     折煞奴婢了!

(大太监甲上。)

大太监甲 (白)     启奏万岁:郭槐染病在床,不能上殿,请旨定夺。

宋仁宗  (白)     二次传旨:有要事相商,命他快快上殿。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大太监乙下。)

宋仁宗  (白)     哎呀包卿,若得我母子相见,感恩匪浅。

包拯   (白)     折煞为臣。

(大太监乙上。)

大太监乙 (白)     郭槐奏道,实实不能起床,特来奏知。

宋仁宗  (白)     胆大郭槐,竟敢违抗圣旨!命你三道圣旨,再不上朝,违抗圣旨,定要治罪!

太监甲、

大太监乙 (同白)    领旨。

(二大太监同下。)

宋仁宗  (白)     郭槐吓郭槐,如此狼心,谋害孤王。孤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郭槐、二大太监同上。)

郭槐   (念)     连宣三次我不见,心惊胆战为哪般?

     (白)     奴婢郭槐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郭槐,你作的好事吓!

郭槐   (白)     奴婢自进皇宫,伺候老王数十馀载,忠心耿耿,并无半点过犯。

宋仁宗  (白)     当年狸猫换主之事,今已发犯,还不从实招来!

郭槐   (白)     什么狸猫不狸猫,奴婢一概不晓。

宋仁宗  (白)     不动大刑,焉能招认!

             包卿听旨。

包拯   (白)     臣。

宋仁宗  (白)     命卿将郭槐带回开封审问,就命亚父观审。领旨下殿。

包拯   (白)     领旨!

(包拯拉郭槐同下,陈琳跟下。)

宋仁宗  (白)     母后吓!

     (西皮摇板)  思想母后泪难忍,

             怎不叫孤痛伤心。

             一霎时不由人咽喉路紧,

             不杀郭槐不为人。

(众人同下。)

【第五十三场】

(包拯拉郭槐同上,陈琳上。)

包拯   (白)     升堂!

(四青袍、四龙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包兴同上。)

包拯   (白)     胆大郭槐,来到公堂,为何不跪?

郭槐   (白)     住了!我乃先王老臣,岂肯跪你。

包拯   (白)     打磕膝!

(四青袍同打。)

包拯   (白)     郭槐,当年怎样用金色狸猫掉换幼主,谋害李氏,从实招来。免动大刑。

郭槐   (白)     包拯,什么狸猫不狸猫,我是一概不晓。

包拯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来吓,与我重责四十!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有招无招。

郭槐   (白)     叫我招的什么?

包拯   (白)     来吓,夹棍伺候!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吓。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壩、鲁智、燕青同夹。)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有招无招?

郭槐   (白)     没有什么招的。

包拯   (白)     收刑!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吓,晕刑。

(公孙策上。)

公孙策  (白)     启禀大人:将他松刑,卑某有话讲。

包拯   (白)     松刑。

公孙策  (白)     将他上了刑具,带下去。

(郭槐下。)

包拯   (白)     先生有何话讲?

公孙策  (白)     想那郭槐,乃是要犯,况年纪高迈,又是生病之人,焉能受得这样非刑?倘若受刑不过,刑下伤命,国太冤屈,何以得明?

包拯   (白)     依先生之见?

公孙策  (白)     依卑某之见,将这开封大堂,假设森罗宝殿。大人扮作五殿阎君模样,众位义士,俱扮作牛头马面。再命人去至监中,用好言将他灌醉。

陈琳   (白)     此事咱家担待。

包拯   (白)     有劳公公,

公孙策  (白)     但是一件。

包拯   (白)     哪一件?

公孙策  (白)     必须命一人假扮寇承御,前去与他索命。将他带到,他知已身死,哪怕他不招。

包拯   (白)     想这寇承御一席,就烦先生扮来。

公孙策  (白)     如何扮得来?有这个买卖,如何使得?

包拯   (白)     不必推辞,先生下面扮来。

公孙策  (白)     遵命。

(公孙策下。)

包拯   (白)     众位义士,森罗殿伺候。

(众人同下。)

【第五十四场】

(郭槐上。)

郭槐   (西皮摇板)  想当年与刘妃把计来定,

             实指望谋宫庭独掌权衡。

             料不想今日里身受五刑,

             怕的是这老命难以保存。

陈琳   (内白)    走吓!

(陈琳上。)

陈琳   (西皮摇板)  公堂奉了大人命,

             前来灌醉狗谗臣。

             叫人来将酒宴监门来进,

             再与公公把话云。

     (白)     郭都堂受惊!

郭槐   (白)     唔,你等俱是一党的奸贼!

陈琳   (白)     郭都堂,想你我在朝,奉君多年。今日公堂之上受此冤枉,又道是物伤其类。我特备酒宴前来,与你压惊,我是个好人吓!

郭槐   (白)     你是个好人,我错怪你了。如此,我饶你三杯。

陈琳   (白)     公公请!

(〖牌子〗。郭槐醉。)

陈琳   (白)     都堂在监中,暂受一时之苦。待我去见刘后,设法相救,辨明冤枉。

郭槐   (白)     有劳了!

(陈琳下。)

公孙策  (内白)    走吓!

(张龙、赵虎、公孙策同上。)

公孙策  (唱)     听瞧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半空中又来了寇珠鬼魂。

             我这里驾阴风急忙前进,

(张龙、赵虎同笑。)

公孙策  (唱)     二鬼哥嘻笑我所为何情?

     (白)     二鬼哥,为何嘻笑与我?

张龙、

赵虎   (同白)    见先生这样,走走烈烈的,我等故尔发笑。

公孙策  (白)     此乃假戏真作。少时进监,见了郭槐,看我眼色行事。

张龙、

赵虎   (同白)    我等记下。

(公孙策进。)

公孙策  (白)     郭槐!郭槐!

郭槐   (白)     你是何人?

公孙策  (白)     奴乃寇珠,生前被你谋害。是奴在阎君殿前告下,今阎君命奴前来带你前去对质!

郭槐   (白)     我不去我不去。

公孙策  (白)     去不去?

郭槐   (白)     我不去!

公孙策  (白)     哇哇哇!

(张龙、赵虎同进。)

公孙策  (白)     带至殿上,走!

(张龙、赵虎同锁郭槐。张龙、赵虎、公孙策、郭槐同下。)

【第五十五场】

(开幕,森罗殿景。八龙套、王朝、马汉、董超、薛壩、鲁智、燕青、黑无常、白无常、黑吊客、白吊客、大鬼、小鬼、众女鬼、陈琳、赵德芳、包拯扮鬼同上。张龙、赵虎、公孙策、郭槐同上。)
张龙、

赵虎   (同白)    郭槐拿到!

包拯   (白)     郭槐,今有寇珠鬼魂将你告下。你在阳世,心生毒计,用金色狸猫,剥去皮尾,谋夺官权,将寇珠用刑杖打死。从实招来!

郭槐   (白)     启禀阎君:我在阳世,忠心保主,并无此事。她乃是诬告与我。

包拯   (白)     寇珠向前,与他对质。

公孙策  (白)     遵命!

             郭槐吓贼子!你不该在阳世,丧尽天良。在刘妃面前,搬动是非,可怜奴死于刑杖之下。今日来在阴曹,恨不得食你之肉,喝你之血,碎你之骨!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咳!

包拯   (白)     郭槐,来在阴曹,果报分毫不差,快快招认!如若不然,可知阴曹刑法厉害!

郭槐   (白)     我是无有此事,叫我招的什么?

包拯   (白)     不动非刑,焉能招认!

             大、小二鬼,叉下油锅!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壩、
鲁智、

燕青   (同白)    喳!

郭槐   (白)     且慢吓!我愿招。

包拯   (白)     付他招供,从实招来,

郭槐   (白)     天吓天吓!想我郭槐,悔不该在阳世,用金色狸猫,剥去皮尾,掉换幼主,将李妃、寇珠害死。我只道无有报应,谁知阴曹果报不差。今日来在阴曹,受此苦情。郭槐呵!

(公孙递状,换状。)

包拯   (白)     扯去森罗!

(电灯亮。)

包拯   (芭比)    郭槐口供招出,还有何辩?

郭槐   (白)     你等假设阴曹,说我口供招出,我的招状现在哪里?

包拯   (白)     这不是你的招状?拿去看来!

(郭槐吞状。)
包拯、
赵德芳、

陈琳   (同白)    哎呀!

(闭幕。)
(完)


浏览次数:348 ┊ 字数:4万8118 ┊ 最后更新:2022-09-1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