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普球山》(一名:《盗金牌》)

主要角色
邹应龙:净
蔡庆:净
窦氏:彩旦
彭朋:末
蔡金花:旦
李桂莲:旦
徐盛:武生
万君兆:武生
李佩:净
杨香武:丑
高通海:丑
刘德泰:丑
英雄甲:外
英雄乙:净
英雄丙:生
英雄丁:末

《普球山》裘世戎饰蔡庆、詹世辅饰窦氏
《普球山》裘世戎饰蔡庆、詹世辅饰窦氏
情节
大盗邹应龙,绰号大鹏金翅鸟,霸占普球山,哨聚喽啰数千,打家劫舍。且与官场暗通声气,得以安居巢窟。惟彭公素恶此辈,饬属下认真缉拿,正以国法。钦授河南巡抚,将次到任。普球山正河南该管之地。邹应龙恐为彭公所访闻,要于半路夜入公馆内,盗去御赐金牌一块。彭公之护卫张耀宗,央求岳父母铁幡杆蔡庆、金头蜈蚣窦氏,邀旧友数人如杨香武、万君兆等,以及公馆中众护卫,围攻普球山,邹应龙率领头目喽啰尽力抵御。杨香武施展飞檐走壁之能,暗至后山石洞,盗回金牌,复助众人厮杀,邹应龙乃成擒焉。

注释
是剧事实出于《彭公案》说部。剧本与书本大不相同。书本所载,彭公就任河南,半路为群盗所劫,张耀宗独挡群盗。彭公误入连洼庄,恶霸武连看破行藏,在身上搜得御赐金牌,推落土牢,杜清、杜明仗义救出。武连携带全家逃奔紫金山,将金牌献于邹应龙。彭公探听得实,会集众英雄剿灭紫金山,邹应龙乘间脱身,至普球山依其弟邹应虎,众英雄跟踪而来,亦剿灭之,擒获邹应龙。彭公随即审讯,供出金牌已抛落紫金山后寒泉穴内。命高恒下水搜寻,因年老不胜其任,竟然冻死,其子高源,继父之志,方始取出。《盗金牌》一事情节甚多,不能殚述,参阅书本,自知详细。按紫金山系邹应龙霸占,普球山即北邙山,系邹应龙之弟邹应虎霸占,剧本合而为一,未知有何依据。然说部所载人名地名,辄以生花妙笔意想而为之,孰是孰非,无从研究。武场戏只取热闹、串演一方面,达于工力悉敌之地点,俾观剧诸君,可以赏心悦目,不必沾沾于事实之如何也。

根据《戏考》第二十九册整理

录入:胤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6.9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邹应龙上。)

邹应龙  (点绛唇)   武艺高强,英雄胆壮,习拳棒,练学刀枪,绿林俺为上。

     (念)     铁背熊腰胆包天,绿林之中美名传。练就一对镔铁锏,威名独振普球山。

(四下手同暗上。)

邹应龙  (白)     吾,姓邹名应龙,人称大鹏金翅鸟。可恨赃官彭朋,每每与绿林作对。圣上曾赐他金牌一面。闻听人言,他在此下马,俺不免夜入公馆,盗走他的金牌,也叫他晓得俺的厉害。正是:

     (念)     安排打虎牢笼套,准备铁锁钓金鳌。

(邹应龙、四下手同下。)

【第二场】

(二院子提灯引彭朋同上。)

彭朋   (西皮摇板)  本院奉旨出朝廊,

             捉拿恶霸与强梁。

             将身且坐二堂上,

             又听谯楼更鼓忙。

(彭朋睡。邹应龙自桌跳下,拨门,盗金牌,跳桌子下。〖起更鼓〗。二院子同上。)

二院子  (同白)    大人醒来。

彭朋   (西皮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嚷,

(彭朋看。)

彭朋   (白)     吓!

     (西皮摇板)  金牌不见为哪桩?

     (白)     圣上所赐金牌不见,桌案之上有钢刀一把,不知何方盗贼前来行刺。

             来,有请众位英雄。

二院子  (同白)    有请众位英雄。

(徐盛、四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同上。)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参见大人!

彭朋   (白)     众位少礼,请坐。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谢坐。大人有何吩咐?

彭朋   (白)     昨晚不知有何处贼寇大胆前来,盗去吾的金牌,桌案之上留下钢刀一把,众位请看。

(徐盛接刀。)

徐盛   (白)     此必是有名贼寇,列位英雄可知此处有什么著名之盗?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我等不知。

徐盛   (白)     此地系大名所管,若将大名府总镇玉面虎张岳宗调来一问,便知分晓。

彭朋   (白)     奉吾令箭,速调张岳宗前来,不得有误。

徐盛   (白)     遵命。

彭朋   (白)     正是:

     (念)     混浊不分鲢共鲤,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念)    水清方见两般鱼。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蔡庆、蔡金花、李桂莲同上。)

蔡庆   (西皮摇板)  自幼儿闯江湖独自为首,

             大英雄走天涯四海名留。

蔡庆、
蔡金花、

李桂莲  (同白)    吾——

蔡庆   (白)     铁幡杆蔡庆。

蔡金花  (白)     蔡金花。

李桂莲  (白)     李桂莲。

蔡庆   (白)     是吾来到大名,沿途卖艺,为女儿的亲事,幸遇玉面虎张岳宗,人才出众,武艺超群,因此就与女儿金花给了婚姻。不免回庄说与吾妻窦氏知道便了。

     (西皮摇板)  催马加鞭往前进,

             见了吾妻说分明。

(蔡庆、蔡金花、李桂莲同下。)

【第四场】

(四上手、四英雄、张岳宗同上,同跑圆场,同下。)

【第五场】

(徐盛、四英雄、高通海、刘德泰同上。)

徐盛   (念)     命人去调张岳宗,为何不见转回程?

张岳宗  (内白)    张岳宗到!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有请!

(〖吹打〗。张岳宗上。)

张岳宗  (白)     众位英雄!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请坐!

张岳宗  (白)     有坐。大人令箭调我前来,不知为了何事?

徐盛   (白)     仁兄有所不知:只因此处有大胆的贼寇,夜入公馆,盗去大人金牌,并留下钢刀一把,因此大人调仁兄前来捉拿盗牌之人。

(张岳宗接刀看,气倒。)

张岳宗  (西皮导板)  听一言吓得我魂飞天外,

     (西皮摇板)  恨贼人胆包天私盗金牌。

             是何人他与我结下冤债,

             这件事好叫我难解难猜。

英雄甲  (白)     张大人既在此处为官,定知此处的英雄。

张岳宗  (白)     这……在下虽然此处官居总镇,这有名的盗贼一概不晓。

高通海  (白)     此处盗贼纵然不知,但是有名的英雄好汉只恐也不能少了。况且久在江湖上的英雄,洗手不干退归林下之人,定然也有。

张岳宗  (白)     此处有座普球山,内有一位英雄,名叫邹应龙。

高通海  (白)     敢么是那大鹏金翅鸟么?

张岳宗  (白)     正是。

英雄甲  (白)     如此说来,这金牌定要应在此人的身上。

张岳宗、
徐盛、
高通海、
刘德泰、

三英雄  (同白)    怎见得?

英雄甲  (白)     如老朽前在红旗李玉家中,曾遇着凤凰张七。他曾经言道:邹应龙与武文华交好。前者大人在清河县将武文华正法,莫非此人要与武文华报仇也未可知。

高通海  (白)     既然如此,必须想一妙计,看是谁同邹应龙常在一处,能够找他做一内应,方好擒拿。

张岳宗  (白)     想吾岳父蔡庆,乃是绿林中的老英雄,就在此处不远。若要同他商议,或可成功。

徐盛   (白)     好,如此大家一同前往。

英雄甲  (白)     我等禀明大人一同前去。

张岳宗  (白)     徐仁兄带俺见过大人。

徐盛、
四英雄、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万君兆上。)

万君兆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一路行来不消停。

     (白)     俺,八臂哪吒万君兆。奉了母亲之命,寻访蔡庆。看前面已是蔡家堡,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一马来在阳关上,

             又只见三人走慌忙。

(高通海、刘德泰、张岳宗同上。)

万君兆  (白)     来者敢是张仁兄?

张岳宗  (白)     原来是万贤弟!

万君兆  (白)     正是。请问此位?

张岳宗  (白)     敢么是不相认?来来来,见过万贤弟。

             此乃是彭大人手下,高通海,此位是刘德泰。

万君兆  (白)     原来是高、刘二位。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江湖上人称八臂哪吒就是阁下吗?

万君兆  (白)     不敢。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久仰得了不得。

万君兆  (白)     大哥欲向何往?

张岳宗  (白)     只因彭大人失去金牌,我等欲寻吾岳父同拿盗牌之人。

万君兆  (白)     好,小弟也正要到令岳处有事相商,你我一同前往。

(李佩、杨香武同上。)

张岳宗  (白)     原来是二位叔父。

万君兆  (白)     参见岳父!

             吓,杨叔父。

李佩   (白)     你等欲向何往?

张岳宗  (白)     只因彭大人失落金牌,特地投往蔡家堡,要求吾岳父同拿盗牌之人。

李佩   (白)     好,我等也正为金牌之事而来,就此同往。

     (西皮摇板)  催马一齐往前进,

             蔡家堡内走一程。

(众人同下。)

【第七场】

(窦氏上。)

窦氏   (念)     自幼生来专好武,人人道我是母老虎。打街骂巷谁不怕,因此独霸蔡家堡。

     (白)     吾,金头蜈蚣窦氏,嫁于蔡庆为妻。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名唤金花,今年一十八岁,还靡有人家呐。我们老头子也因为此事,常常挂念,因此带着女儿云游四海,要寻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婿,日后也好给我们老两口送终。但是我们那一个老头子眼力不高,有人送他几句好话,奉承奉承他,他就说这是好人。他们去的日子也不少啦,为何还不见回来。正是常言道的好:

     (念)     生儿莫养女,养女多劳心。

(蔡庆、蔡金花、李桂莲同上,院子迎上。)

院子   (白)     老寨主回来了。

窦氏   (白)     你们都回来啦。

李桂莲  (白)     大妈,你能好吓?

窦氏   (白)     好吓李姑娘,越长越俊啦!

蔡金花  (白)     母亲。

窦氏   (白)     罢啦,你们姊妹后头歇息歇息去吧。

(蔡金花、李桂莲同下。)

窦氏   (白)     我说老头子,你为女儿的亲事去了这许多天,到底有点意思没有呀?

蔡庆   (白)     女儿的亲事已经说定了。

窦氏   (白)     你怎么也不回来同我商量商量,你就作主定下啦!是什么人家?

蔡庆   (白)     此人大大有名,姓张名岳宗,人称玉面虎。

窦氏   (白)     你算了吧,想我在家中,人人皆称我是母老虎,你怎么又弄了一个什么玉面虎,岂不是个白虎?这白虎进宅,无故生灾,这件亲事,据吾看,做不得!

蔡庆   (白)     姻事已定,哪有反悔之意!

窦氏   (白)     想女儿乃是我生的,总要我答应才算数。

蔡庆   (白)     女儿是我的,我要给谁,你也不能拦阻。

窦氏   (白)     什么不能拦阻,我不答应,你就没法子想。

蔡庆   (白)     你不能!

窦氏   (白)     我偏能!

蔡庆   (白)     你不能!

窦氏   (白)     我偏能!我偏能!

蔡庆   (白)     你招打。

窦氏   (白)     要打,哈哈,好,你来吧。

(窦氏、蔡庆对打,院子劝。蔡金花、李桂莲同上,拉窦氏同下。)

蔡庆   (白)     咳!

     (西皮导板)  为女儿婚姻事常挂心下,

     (西皮流水板) 走南北闯西东云游天涯。

             择定了张岳宗武艺高大,

             相貌堂堂也不差。

             今日才得回家下,

             她倒不住地埋怨咱。

             开口骂,举手打,

             我只为年老夫妻我就让着她。

             但愿得张岳宗早到我家下,

             看她爱他不爱他。

(李佩、杨香武、万君兆、张岳宗、高通海、刘德泰同上。)

院子   (白)     众位英雄到!

蔡庆   (白)     有请。

李佩、
杨香武、
万君兆、
高通海、

刘德泰  (同白)    老英雄!

张岳宗  (白)     岳父!

蔡庆   (白)     众位英雄请坐。

李佩、

杨香武  (同白)    为何不见嫂嫂?

蔡庆   (白)     来,有请主母。

院子   (白)     有请主母。

(窦氏引蔡金花、李桂莲同上。)

窦氏   (白)     姑娘,你看看外面是谁来啦?

蔡金花  (白)     我不去,有他在那儿呐,妹子你去吧。

李桂莲  (白)     我去看看。

(李桂莲看。)

李桂莲  (白)     我不去啦,有他在那儿呐。

(蔡金花、李桂莲同下。)

窦氏   (白)     好,你也有他,她也有他,难道说我就没有他啦吗。等我把他调出来。

             哦咳!

蔡庆   (白)     你叫我何事呀?

窦氏   (白)     我问问你,来的都是谁呀?

蔡庆   (白)     那一少年,就是你我的女婿张岳宗。

窦氏   (白)     我,这就是咱们的姑爷,真不含糊,顶瓜瓜小白脸。老头子,你真会办事!

蔡庆   (白)     你不同我打架啦吧!

李佩、

杨香武  (同白)    嫂嫂。

窦氏   (白)     兄弟来啦,你好吓!

万君兆  (白)     伯母。

窦氏   (白)     罢啦。

张岳宗  (白)     吓,岳母!

窦氏   (白)     哦呵呵呵呵,姑爷,你坐着。

蔡庆   (白)     大家请坐。

张岳宗  (白)     今有彭大人在此下马,不料金牌被邹应龙盗去,小婿特来要求岳父岳母帮同小婿,捉拿此贼。

窦氏   (白)     姑爷你坐着,何必这么多礼。但不知是哪一个邹应龙?

蔡庆   (白)     就是当年在我们这里当过喽啰的邹应龙。

窦氏   (白)     就是那个龙儿吓!该,他如今也要装人。不要紧,这件事情,妈妈我足办的了。

蔡庆   (白)     今晚我二老,带同张、万二位,随同金花、桂莲,同去盗牌便了。

李佩、

杨香武  (同白)    我二人暗中接应。

蔡庆   (白)     同至后面用饭。正是:

     (念)     一边撒下青丝网,

窦氏、
李佩、
杨香武、
万君兆、
张岳宗、
高通海、

刘德泰  (同念)    哪怕鱼儿不上钩!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喽兵、邹应龙同上。)

邹应龙  (唱)     身在绿林情性暴,

             盗来金牌逞英豪。

             将身且坐二堂道,

             但听喽啰报根苗。

(四英雄同上。)

四英雄  (白)     启禀寨主:我等拿住奸细三名。

邹应龙  (白)     想是那赃官差人前来,探听金牌之事。

四英雄  (同白)    寨主要将金牌收好,以免他人盗去。

邹应龙  (白)     金牌现藏在山后石洞之内,就是大罗神仙也难知晓。众位英雄,请至后面一叙。将奸细押在马棚之内。

四英雄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蔡庆、窦氏、张岳宗、万君兆、蔡金花、李桂莲同上,同走边唱〖新水令〗。二更夫同上。张岳宗、万君兆同拉二更夫。)

张岳宗  (白)     我且问你,可知金牌现在何处?

(杨香武上桌听。)

更夫甲  (白)     现在山后石洞之内。

(杨香武下桌,下。张岳宗、万君兆同杀二更夫,同下。)

【第十场】

(杨香武上。)

杨香武  (白)     时才听更夫言道:金牌现在山洞之内,待我前去盗来。

(杨香武上石洞,盗牌,下石洞。)

杨香武  (白)     且喜金牌到手,不免报于蔡庆夫妇知道。

(杨香武下。四下手同上。)

四下手  (同白)    洞门大开,金牌被人盗去,报于寨主知道。

             有请寨主!

(八英雄、邹应龙同上。)

邹应龙  (白)     何事?

四下手  (同白)    金牌被人盗去。

邹应龙  (白)     追!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上手、徐盛引四英雄同上,杨香武随上。)

杨香武  (白)     金牌到手,邹应龙追来啦!

徐盛   (白)     杀上前去。

(张岳宗、万君兆、蔡庆、窦氏、蔡金花、李桂莲同上,邹应龙引八英雄、四下手同迎上。)

邹应龙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老英雄!

蔡庆   (白)     邹应龙,你既在山寨为尊,就该安分守己。为何私盗大人金牌,难道儿就不怕死么?

邹应龙  (白)     老英雄,只因赃官累害绿林,是某不服,因此盗来金牌。老英雄何必前来帮助?

蔡庆   (白)     劝你好好将金牌献出,免得后悔!

邹应龙  (白)     住了。金牌既已被尔等盗回,休要再跟某卖弄。

窦氏   (白)     你走开,我来问问他!

             我说龙儿吓,你几年不见,就敢如此的无礼。你当初在妈妈身上拉青菜屎,这才几天你可逞强来啦。妈妈今天这两条棒槌,你给我好好坐进去,饶你不死!

邹应龙  (白)     休得胡言,看锏!

蔡金花  (白)     我说妈呀,还不打这杂种了得!

(众人同打连环十二股荡。邹应龙被擒下。蔡庆三笑。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69 ┊ 字数:6005 ┊ 最后更新:2021-12-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