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门街》【五、六本】

主要角色
李广:武生
萧子世:老生
楚云:小生
徐文炳:小生
徐文亮:小生
张谷:武丑
甘宁:净
胡逵:副净
郑九州:末
蒲龙:净
蒲虎:净
蒲毬:净
牛洪:副净
黄贵:丑
梅氏:旦
徐福禄:小生
钱小姐:旦
钱氏:正旦
茶房:丑
禁卒:丑

情节
五六本开幕,“张谷隐身刘彪府中,用乾坤袋装运钱小姐”、“钱氏母女,避难杭州”、“傅壁芳纠合左龙左虎,至江都县劫狱,救出洪锦,杀死县官一家老小”、“胡逵甘宁,下山访友”、“招英馆,众英雄结识楚云”、“莽头陀打抱不平,故友聚会”、“小神仙相面,断定大众祸福”、“家童传报母病,兄弟辞行”、“渡江遇狂风,徐文亮落水”、“蒲家林强盗横,张氏兄弟,盗巢献媚”、“牛洪调戏梅氏,徐公子黄宅烘衣”、“强奸不从,牛洪杀命,黄贵钱塘县报案”。串演至此,又闭幕焉。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3.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广明同上。)

李广   (西皮摇板)  张谷一去不回转,

             倒叫李广挂心间。

     (白)     众位贤弟。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同白)    大哥。

李广   (白)     看张谷前去,打救钱小姐。这般时候,为何还不见回来?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同白)    想必来也。

(放火彩。张谷上。)

张谷   (西皮摇板)  隐身藏形把人救,

             见了大哥说根由。

李广   (白)     贤弟回来了。

张谷   (白)     回来了。

李广   (白)     钱小姐可曾救下?

张谷   (白)     小弟去至她家,那刘彪在前庭饮酒。是我去至后楼,见有许多的丫鬟仆妇,在那里解劝小姐。那小姐十分节烈,一味乱骂,哭哭啼啼,就要寻死。小弟趁此机会,就将她救回来了。

李广、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同白)    那小姐今在何处?

(张谷解袋。)

张谷   (白)     这不是钱小姐嘛!

(放火彩。钱小姐上。)

李广   (白)     有请钱夫人。

(钱氏上。)

李广   (白)     令嫒已被张贤弟救回来了。

(钱小姐拉钱氏。)

钱小姐  (哭)     嗳呀母亲呐!

李广   (白)     今将令嫒救回,此地万万不可久住。倘若那刘贼探出消息,定生后患。待吾回至寓中,遣老仆李忠,送你母女去至杭州,就在吾家中居住便了。

钱氏   (白)     多蒙公子大恩,叫妾身怎生答报?

李广   (白)     不必多言。我等还要到扬州游玩。告辞了!

     (西皮摇板)  某家言语要牢记稳,

             你母女到杭州暂把身存。

             弟兄们一同出庭门,

             去到扬州走一程。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水底鱼〗。四英雄、四下手、左龙、左虎、傅璧芳同上。)

傅璧芳  (白)     俺,傅壁芳。

左龙   (白)     左龙。

左虎   (白)     左虎。

傅璧芳  (白)     请了。

左龙、

左虎   (同白)    请了。

傅璧芳  (白)     你我弟兄,去到江都县,打牢劫狱,搭救洪锦。就此前往。

傅璧芳、
左龙、

左虎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洪锦上。)

洪锦   (西皮摇板)  只为杀死贼马骜,

             英雄被囚在监牢。

     (白)     俺,洪锦。只为在街前卖艺,遇着土棍马骜。是我一时火起,一剑将他劈死,因此囚在监中。我洪锦一死无怨,只是老母妹子,困守在店房,无人奉养。思想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西皮摇板)  洪锦一死无怨恨,

             老母妹子靠何人?

(〖内喊声〗。)

洪锦   (白)     吓,哪里有喊杀之声?

             禁卒!禁卒!

(禁卒上。)

禁卒   (白)     来啦!你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的!

洪锦   (白)     哪里有这喊杀之声?

禁卒   (白)     这衙门是个热闹地方,全是卖东西的。哪里什么喊杀之声?

(〖内喊声〗。放火彩。)

禁卒   (白)     嗳呀不好啦,走了水啦!

洪锦   (白)     你看是何处失火,快快前去打听!

禁卒   (白)     待我去看来。

(禁卒下,洪锦下。)

【第四场】

(四英雄、四下手、左龙、左虎、傅璧芳同上。)

傅璧芳  (白)     我等来到衙前。左龙,去至后门放火。

左龙   (白)     得令。

(左龙下。)

傅璧芳  (白)     吾等去至监牢。

(禁卒上。傅璧芳杀死禁卒,禁卒下。傅璧芳劈牢门。)

傅璧芳  (白)     洪锦兄在哪里?

(洪锦上。)

洪锦   (白)     何人唤我?

傅璧芳  (白)     吾乃传壁芳,特地前来救你。

洪锦   (白)     好吓!

(洪锦挣锁。)

洪锦   (白)     一同杀出监去,千万莫要放走了狗官!

(四英雄、四下手、左龙、左虎、傅璧芳、洪锦同转场。官妻、官妾同上。洪锦追,杀死官妻、官妾。)

傅璧芳  (白)     去到上房,将金银财帛搜出!

左龙、

左虎   (同白)    我二人去抢他的仓库。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四龙套、四上手、四家将、总兵同上,同转场,同跑下。傅璧芳持刀上,四家将同追上,同起打,连环六股荡。四家将同败下。总兵追下。)

【第六场】

(洪锦上,杀守城兵,砍城门开。四英雄、四下手、左龙、左虎、傅璧芳同上,四英雄、四下手、左龙、左虎、傅璧芳、洪锦同出城,同上船。四龙套、四上手、四家将、总兵同追上。洪锦三笑,拉下场下。众人同随下。)

【第七场】

(胡逵上。)

胡逵   (引子)    武艺高强,习拳棒,盖世无双。

     (念)     黑面浓眉胆气粗,两膀膂力世间无。习就一对开花斧,谁人不知烟葫芦。

     (白)     俺,胡逵,绰号烟葫芦,山西太原人氏。自幼爱习拳棒,力大无穷。前在杭州与小孟尝李广结拜。回到家中,闻听人言:当朝宰相史洪基之女,名唤史锦屏,奉旨在扬州造下擂台,要打遍天下的英雄。是俺要去打擂,不料来在甘家寨,遇着净山鬼甘宁,将吾接上山寨,把他的妹子十二姑许配与俺,倒也快乐。吾与甘宁商议,同到扬州打擂。不免将他唤出一同前往。

             有请大哥!

甘宁   (内白)    来了!

(甘宁上。)

甘宁   (念)     兄妹山中落草,广结天下英豪。

胡逵   (白)     大哥。

甘宁   (白)     妹丈请坐。

胡逵   (白)     请坐。大哥,你我要往扬州打擂,看天气甚好,正好一同前往。

甘宁   (白)     言之有理。

(家院暗上。)

甘宁   (白)     就此下山便了。

             家院,与爷带马。

(甘宁、胡逵同换衣。)

甘宁   (唱)     习学拳棒膂力大,

胡逵   (唱)     赫赫威名扬天涯。

甘宁   (唱)     一同上马把山下,

胡逵   (唱)     去到扬州会会女娃。

(甘宁、胡逵同下。)

【第八场】

(徐文炳、徐文亮、广明、张谷、李广同上。)

李广   (唱)     一路上观不尽风景美满,

             来至在平山堂游玩一番。

     (白)     来此已是平山堂。你我弟兄同到茶棚一叙。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张谷、

李广   (同白)    请!

(茶房上。)

茶房   (白)     客官敢么是吃茶的么?

广明   (白)     正是。吃茶的快泡香茶来。

茶房   (白)     是。

             茶到。

(楚云上。)

楚云   (唱)     来在了平山堂用目观望,

             茶棚内看英雄相貌非常。

     (白)     看茶来。

茶房   (白)     茶到。

李广   (白)     且住。看此人虽然是英雄打扮,怎奈他面如美玉,貌若天仙。天下竟有这等的美男子!

广明   (白)     李大哥,你不吃茶,你自言自语是什么原故?

楚云   (白)     吓!请问兄台:既然姓李,莫非就是杭州小孟尝么?

李广   (白)     在下李广。请问仁兄何以知道贱名?

楚云   (白)     果然是李兄到了。小弟姓楚名云,表字颦玉,乃江宁人氏,绰号武潘安。久仰大名,只是老母管教极严,不令出门。今因到镇江观看龙舟,借道去访兄台。不料中途偶得小恙,到了镇江已过龙舟胜会。本拟到杭,闻听兄台已往扬州来了。今日偶尔闲游,得见兄台,气宇非凡。又听那位和尚言道“李大哥”,因此冒昧相认,果然得晤尊颜,可谓三生有幸也!

李广   (白)     既蒙见爱,当与贤弟结为兄弟。

广明   (白)     你见了英雄的打扮,你就要与他结拜。据小弟看来,此人身体娇弱,举止妩媚,未必有什么本领。

楚云   (白)     听大和尚之言,必定武艺出众,小弟倒要领教一二。

广明   (白)     好!你我就此比试比试!

(楚云、广明对打两过合,楚云打广明倒地。)

广明   (白)     真有两手儿,洒家佩服了!

楚云   (白)     一时失手,倒得罪了。

广明   (白)     太谦了。

李广   (白)     此处不是久谈之所,大家同到俺招英馆内一叙。请!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张谷、

楚云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郑九州上。)

郑九州  (唱)     加鞭催马往前闯,

             又只见二人走慌忙。

(甘宁、胡逵同上。)

胡逵   (白)     那厢来的敢么是郑大哥么?

郑九州  (白)     原来是胡贤弟。此位是?

胡逵   (白)     此乃是甘宁,人称净山鬼。

             甘大哥,这是弟同窗的好友郑九州,绰号九条龙。你二人见过。

甘宁   (白)     郑大哥,小弟这厢有礼了。

郑九州  (白)     岂敢,二位意欲何往。

胡逵   (白)     我二人要到扬州打擂。

郑九州  (白)     在下亦为此事而来。

胡逵   (白)     如此大家一同前往。

郑九州  (白)     请了。

胡逵   (唱)     中途得遇旧宾朋,

郑九州  (唱)     三人同赴扬州城。

(甘宁、胡逵、郑九州同下。)

【第十场】

(广明上,坐。萧子世上。)

萧子世  (唱)     假扮相士把命算,

             招英馆内来访贤。

     (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先生是吃酒的么?请里边坐。

(萧子世坐。)

萧子世  (白)     取好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甘宁、郑九州、胡逵同上。)

胡逵   (白)     招英馆乃是一座酒馆。你我进去,沽饮一回。

             酒保!

酒保   (白)     来了!

胡逵   (白)     将马带去。

(酒保牵马下,上。)

酒保   (白)     三位是喝酒的吗?

胡逵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酒到。

(酒保下。)

胡逵   (白)     大哥,你先吃一杯。

             郑大哥,你也吃一杯。

             我再吃一杯。这酒还未斟一巡,可倒完了。

             酒保,酒来!

(胡逵拍桌。酒保上。)

酒保   (白)     大爷要什么?

胡逵   (白)     拿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胡逵   (白)     待我再与你二人斟上。喝喝又完了。

             酒保!酒保!

酒保   (白)     来啦。

胡逵   (白)     拿酒来。

酒保   (白)     酒到。

(酒保下。)

胡逵   (白)     这酒还未倒一巡,怎么又无有了?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大爷,你能有什么话说呀,别这么敲桌子打板凳的。

胡逵   (白)     放你妈那屁!你这酒为何越斟越少?敢么是欺负我等外乡人不成!

酒保   (白)     这酒是有分两的,一点也不能少。实在是你能的量大。

胡逵   (白)     快去取来。

(酒保下。)

胡逵   (白)     这等慢腾腾的,真真可恼!

(胡逵拍桌。)

广明   (白)     呔!那一黑汉,进得门来,寻是寻非,是何道理?

胡逵   (白)     呸!大胆头陀,竟敢多言。你可知烟葫芦的厉害!

广明   (白)     好一匹夫,竟敢撒野!

(胡逵推翻桌,打广明。李广、徐文炳、徐文亮、楚云、张谷同上。)

李广   (白)     住手!我道是谁,原来是胡贤弟。你打从何处而来,因何到此?

胡逵   (白)     原来是李大哥。小弟自山西而来,特地前来打擂。

             来,来,二位哥,请来见过李大哥,这就是小孟尝。

甘宁、

郑九州  (同白)    小弟这厢有礼了。

李广   (白)     还礼。

             贤弟,这二位是何人?

胡逵   (白)     此乃甘宁。这位就是郑九州。

李广   (白)     久仰了。大家请坐。

             广明,向前见过三位。

广明   (白)     三位在上,洒家有礼了。

胡逵   (白)     方才恕小弟不知,当面恕罪。

广明   (白)     自家弟兄,不知者不罪。请坐。

(广明回看萧子世。)

广明   (白)     吓先生,你这牌上写着“相命如神”。莫非你会相面么?

萧子世  (白)     正是。

广明   (白)     我这几天真晦气!同人一交手就吃亏。你替我相相,看是交的什么运?

萧子世  (白)     你名铁头和尚,法名广明。为人好胜,所以处处吃亏。有道是胜气平,过自寡。以后须要谨慎,不可莽撞。

胡逵   (白)     先生你也与我相相看。

萧子世  (白)     你名胡逵,绰号烟葫芦,乃山西人氏。只是近日添了一件心事,终日记念甘十二姑。是与不是?

胡逵   (白)     真真算得灵得很!

张谷   (白)     先生你也给我相相。

萧子世  (白)     你名张谷,号半枝梅,乃是东方老祖之弟子。

张谷   (白)     真是如同亲眼看见一般。

徐文炳  (白)     先生,也与小生相上一相。

萧子世  (白)     你乃徐文炳,文章满腹,日后定可大魁天下。只是你印堂发暗,恐有牢狱之灾。所幸吉星照临,尚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也。

徐文亮  (白)     先生,相相我的终身如何。

萧子世  (白)     你令兄身有灾难。只怕阁下也要受一惊恐。须防半夜波涛,狂风骤起。

徐文亮  (白)     想这江湖术士,每每以凶事骇人。不听也罢。

萧子世  (白)     徐兄,倒不可如此说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虽遇灾难,尚有救星。日后弃文就武,并有绝代佳人配偶,富贵偕老。如若不信,这有书信一封,请令兄带在身旁。倘遇急难之处,拆开观看,便知分晓。

(徐文炳接信。)

徐文炳  (白)     多谢先生指教。

李广   (白)     待某也来相相终身。

             吓,先生,你与我李广相相,日后可有功名?能为国家报效否?

萧子世  (白)     若相尊相,真真不可限量。日后登坛拜将,晋封王位,要做国家的栋梁。并有两位夫人,在闺中内助,也要血战沙场,封王受爵,是个千古巾帼中的须眉男子。

张谷   (白)     楚贤弟,你也去相相。

楚云   (白)     吾平生不信星卜相术,不相也罢。

李广   (白)     这先生相法如神,贤弟务要相上一相。

楚云   (白)     既然如此,请先生与我相上一相。但是道其大略,不必多言。

萧子世  (白)     你既不要多言,贫道亦不敢直说直讲。

张谷   (白)     先生亦不肯直讲,莫非楚贤弟他短寿不成?

萧子世  (白)     并非短寿。若问他日后功名富贵,可问李孟尝便知分晓。

李广   (白)     他的终身,吾怎能知道?这倒奇了。

(徐福禄上。)

徐福禄  (念)     奉了主母命,来寻少主人。

     (白)     来此已是招英馆,待我进去。

             参见二位公子。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福禄,你到此何事?

徐福禄  (白)     我家主母身得重病,特命小人前来,请二位公子速速回去。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有这等事,快快去雇船只。

徐福禄  (白)     船只已在江岸等候。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如此我弟兄就此起程。

李广   (白)     老伯母既然染病,二位贤弟要速速回去才是正理。我等也不敢久留了。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告辞了!

(徐文炳、徐文亮同急下,徐福禄随下。)

李广   (白)     先生如此相法,深为佩服。请至后堂,痛饮一回。请!

萧子世  (白)     叨扰了!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徐文炳、徐文亮随徐福禄同上。)

徐福禄  (白)     船家,搭了扶手。

(二水手同上。徐文炳、徐文亮、徐福禄同上船。)

徐文炳  (白)     开船!

     (唱)     遭不幸我的母身得重病,

             倒叫我弟兄们深挂在心。

             无奈何出舱来且看江景,

二水手  (同白)    不好了,起了大风了!

徐文亮  (唱)     一霎时狂风起波浪腾空。

     (白)     嗳呀!

(徐文亮落江,下。)

二水手  (同白)    公子落在江中了。

徐文炳  (白)     快快打捞!

二水手  (同白)    风狂浪大,打捞不起。

徐文炳  (白)     不好了!

     (唱)     二弟失足落江心,

             好叫我心中痛伤情。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下手、四英雄、蒲龙、蒲虎、蒲毬同上。)
蒲龙、
蒲虎、

蒲毬   (同点绛唇)  独霸山岗,自立为王,习刀枪,无人敢当,绿林俺为上。

     (同念)    自幼生来秉性刚,杀人放火逞豪强。终日山下去掠抢,蒲家林内自为王。

     (同白)    俺——

蒲龙   (白)     蒲龙。

蒲虎   (白)     蒲虎。

蒲毬   (白)     蒲毬。

蒲龙   (白)     弟兄三人,镇守蒲家林。每日在山下劫杀过往客商,倒也逍遥自在。也曾命喽啰山下探听过往行人,还不见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大王爷:山下来了二人,一名张志白,一名张志鸿,前来与大王爷进宝。

蒲龙   (白)     竟有这等事?唤他二人进来。

探子   (白)     张志白,大王叫你们进去,须要小心。

(探子下。张志白、张志鸿同上。)
张志白、

张志鸿  (同白)    大王在上,我等有礼。

蒲龙   (白)     罢了。

             来,与他二人看坐。

张志白、

张志鸿  (同白)    大王在此,焉有吾等的座位?

蒲龙   (白)     有话叙谈,岂有不坐之理?

张志白、

张志鸿  (同白)    谢坐。

蒲龙   (白)     二位到此何事?

张志白  (白)     大王有所不知:只因此处蓬莱馆,有一人姓桑名黛,十分可恶,自负欺人。吾二人争斗,被他两次打回。吾等曾以大王声威,恐吓于他。不料他闻说三位大王的名字,他道小小草寇茅贼,有何能为,若不是要到扬州打擂,定要将山寨踏平!

蒲龙、
蒲虎、

蒲毬   (同白)    胆大桑黛,竟敢如此欺吾!你有多大本领,敢出此狂言!若不与你个厉害,你也不知大王爷的手段。

张志白、

张志鸿  (同白)    现有金银彩缎呈上。请大王爷收纳。

蒲龙   (白)     怎么还有画图一幅?

张志白  (白)     此画是一位美人的小像。

蒲龙   (白)     待我看来。

(蒲龙看,三笑。)

蒲龙   (白)     但不知美人今在何处?

张志白  (白)     这美人就是桑黛之妹子、蒋秀才之妻,现住在薜萝村内。大王若将桑黛打败,何愁此妇不得?

蒲龙   (白)     好!明日就烦三弟带领喽兵下山,去将此妇人抢回山寨。吾弟兄二人,前去打那桑黛便了。后堂摆宴,与张官人痛饮。

张志白、

张志鸿  (同白)    来此就要叨扰。

蒲龙   (白)     请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牛洪上。)

牛洪   (念)     自幼专能偷盗,哪怕王法律条。

     (白)     吾,牛洪。在江边以偷盗为生。今来在杭州地面,每夜仍以盗窃度日。只因我对面邻居黄贵之妻,倒有几分姿色。我昨日以言语勾引她,不但不睬,她反将我骂了一顿。我看此妇,断非贞烈之女。待我慢慢设法,自有到手之日。吾就是这个打算走走。

(牛洪下。)

【第十四场】

(黄贵上。)

黄贵   (白)     每日好赌博,常常把钱输。

     (白)     在下黄贵,祖居杭州。父母与我留下一分家业,俱被吾输哉,如今只落得衣食不给。待吾将老婆唤出,向她要上几文钱也好吃饭。

             娘子哪里?

(梅氏上。)

梅氏   (念)     奴家生来命儿穷,丈夫是个赌博精。

     (白)     什么事情吓?

黄贵   (笑)     哈哈哈哈!

     (白)     吾这两日又输钱。叫你出来与我几文铜钱,吾好去吃饭呐。

梅氏   (白)     想你天天赌,天天输,何日是个截止?我实在没有钱给你。

黄贵   (白)     吾腹中实实饥饿得很。你给我几文铜钱,我还是在街上摆个卦摊儿,借以度日。

梅氏   (白)     这还有一百铜钱,你拿去了罢。

黄贵   (白)     多谢娘子。你在家中,不可在街门站立。看你这样姣弱的样子,免惹是非才好。

梅氏   (白)     啐!你快走了去罢!

黄贵   (笑)     呵哈呵哈呵!

(黄贵下。)

梅氏   (白)     看天气尚早,待我梳洗一回。

     (唱)     有梅氏在房中梳洗打扮,

             思想起我命苦好不伤惨。

             自幼儿嫁了个赌博大汉,

             连累我终日里受尽熬煎。

(徐文炳上。)

徐文炳  (唱)     只为家母身染病,

             去到街前买参苓。

     (白)     吾,徐文炳。只为母亲染病在床,请医调治。近日虽见轻减,仍须服些清补之剂。今请先生又拟一丸药方儿,须要寻些上好参苓才好。不免就此前往。

     (唱)     急忙迈步往前进,

(梅氏泼水。)

徐文炳  (白)     嗳呀!

     (唱)     浑身上下似雨淋。

(徐文炳站,看。)

梅氏   (白)     嗳呀嗳呀!奴家一时鲁莽,将公子衣衫湿了,实实有罪。奴家这厢陪礼了。

徐文炳  (白)     有道是无心之过。

梅氏   (白)     虽然公子不降罪于我,只是奴家倒实实对你不起。莫若请公子暂到家中少坐,待奴与你将衣衫烘干你看如何?

徐文炳  (白)     这却使得。待我脱了下来。

(梅氏接衣。)

梅氏   (白)     请问公子贵姓?在何处居住?

徐文炳  (白)     在下徐文炳。就在前街居住。

梅氏   (白)     敢么是三门街之徐公子?

徐文炳  (白)     正是。

梅氏   (白)     奴家不知,这厢有礼。

徐文炳  (白)     还礼。请问娘子上姓?

梅氏   (白)     奴家梅氏。丈夫黄贵。

徐文炳  (白)     原来是黄大嫂。

梅氏   (白)     岂敢。

徐文炳  (白)     衣衫可曾干了?

梅氏   (白)     衣衫干了。

徐文炳  (白)     待我穿上。我要告辞了。

梅氏   (白)     公子何不再坐片刻?

徐文炳  (白)     我有事在身,不能久谈。等到晚间无事,再来叙谈罢。

梅氏   (白)     晚间无事,务要来呀。

(徐文炳下。)

梅氏   (白)     这是从哪里说起。幸遇着这位公子,倘若遇着旁人,岂不是一场恶气。嗳呀且住!方才徐公子他言道晚间无事再来,莫非他有意于奴家么?看那公子,品貌俊俏,性情和平。他若来时,我二人定要成其美事也!

     (唱)     好一位风流贵公子,

             亚赛潘安美丰姿。

             倘若今晚来到此,

             也免得奴家害相思。

     (白)     这有摺扇一把,他留在此处,想是有心送于我的了。

(黄贵上。)

黄贵   (唱)     时才去到赌博场,

             一百铜钱输了个光。

     (白)     好输好输。

梅氏   (白)     你这冤家,又输了回来了!

黄贵   (白)     呵哈哈哈哈!可不是输了么!娘子,有什么吃的东西拿来,我肚中饿很了。

梅氏   (白)     我这里没有什么供给你。如要供给你,我倒有个主意打算在此。

黄贵   (白)     你有什么好打算?

梅氏   (白)     我这个打算,管叫你一生吃着不尽。

黄贵   (白)     有这样好打算?娘子你快快讲来。

梅氏   (白)     那前街徐文炳徐公子,方才在此,我曾约他晚间前来。你若肯叫我与他相好,我同他讨些银钱给你使用。你若不允,我便将他打发回去,你还须供给我吃穿。此事但凭与你。

黄贵   (白)     原来是你叫我当乌龟?好在一顶绿头巾也压不死人。我就依了你。

梅氏   (白)     既然如此,我这里还有二百铜钱。你拿了去作赌本,今晚切莫要回来。

黄贵   (白)     我看在银钱的分上,今晚就叫你去同人家睡罢。须要多弄他几块洋钱。我明日清早回来便了。

     (唱)     只为手中无赌本,

             便把妻子让他人。

(黄贵下。梅氏闭门。)

梅氏   (唱)     将身且在房中等,

             准备今晚会情人。

(梅氏睡。牛洪上桌,自桌上跳下,看梅氏。)

牛洪   (白)     待我将她唤醒。

             呔!美人醒来!

梅氏   (白)     徐公子来了么?

             吓,大胆牛洪,你前来做甚?还不与我出去!

牛洪   (白)     我要同你成其美事。

梅氏   (白)     你休得胡言,快快去罢!

牛洪   (白)     你既贞节,就不该与徐公子往来。

梅氏   (白)     你再若多言,我便喊叫。

牛洪   (白)     你若喊叫,我便杀你。

梅氏   (白)     四邻快快救人!

(牛洪杀梅氏。)

牛洪   (白)     看刀!

             我今将她杀死,不免将她头上簪环摘下,趁此逃走罢。

(牛洪上桌,跑下。黄贵上。)

黄贵   (白)     天已不早,待我回家望望。

             吓,尚未开门,待我叫来。

             娘子开门来,开门来!

             为何无人答应呐?待我踢开门。

             嗳呀!我的妻子为何被人杀死了?

             地保!地保!

(地保上。)

地保   (白)     什么事吓?

黄贵   (白)     我妻子梅氏被人杀死了。你等同我到钱塘县报案便了。

(黄贵、地保同下。)
(完)


浏览次数:361 ┊ 字数:9171 ┊ 最后更新:2020-06-0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