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天宝图》【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本】

主要角色
李春芳:武生
施必显:净
施碧霞:旦
华月娥:旦
卢世杰:老生
华锦章:净
华子林:丑
曹天宝:小生
张槐仁:净
卢赛花:贴旦
卢夫人:正旦
红花:花旦
吴孝珍:副净
李母:老旦
丑院子:丑
田旭东:老生
曹天佑:武生
秦氏:旦
秦良:副净
秦母:老旦
成化帝:小生
王爷:外
朝臣甲:外
朝臣乙:末
朝臣丙:生
朝臣丁:丑
马杰:副净
雷正坤:副净
华子芳:丑
华金凤:旦
家将:武生
教师爷:副净
大校尉:副净
二奶奶:贴旦
扬州知府:副净
江都知县:末
丑官:丑
大头目:武丑
二头目:武丑
总兵:末
华龙:净
华豹:丑
强盗甲:副净
强盗乙:丑
英雄丁:丑
打擂者甲:丑
打擂者乙:丑
大将甲:副净

情节
本考上册载有第一本至七本之《天宝图》。演至曹天佑与秦氏通奸,被华月娥撞见。二人商议,欲毙华月娥为止。此剧为八、九、十本,接演华月娥为秦氏所刺,毒发身死。婢女红花,气愤不平,与华子林口角,坠楼自尽。红焰真人命护法神将华月娥尸身摄至太行山下,遇猎户秦良,领回留养。红花尸身摄至巡按田旭东船上,均得复活。红花暗寄李春芳家,认老夫人为母。曹天宝侦探华府,披露奸情。太行山盗魁施必显、吴孝珍差人招请李春芳。华府家人,诳骗书信。田旭东拜会华子林,假言妖气,察看卧房,捆绑曹天佑、秦氏,带回巡按衙门。华子林无颜家居,避往京都等事。十一、十二、十三本,接演田旭东严刑审讯,请尚方剑斩奸夫淫妇。华锦章诳奏李春芳通寇,传旨捉拿。江都县通信,李老夫人带领施碧霞、红花逃难。校尉锁解李春芳。卢赛花女扮男装,进京求救,路过太行山,结连施必显、吴孝珍抢夺囚车。华锦章怀恨田旭东,父子至西宫央求华妃暗中帮助。卢赛花被李春芳识破,辞别下山等事。十四、十五、十六本,接演田旭东削职为民,奉旨逮问。华锦章差雷正坤往山东摆设擂台。李老夫人途中受惊,施碧霞落涧遇仙,得斩妖剑,山洞斩蟒。华月娥、红花主婢相逢。李春芳下山打擂,踢死雷正坤,二次被捉。施必显、吴孝珍再劫囚车。华锦章奏请发兵,征剿太行山,卢世杰拜帅等事。至此《天宝图》全剧告终。

注释
剧本与小说所载,无甚悬殊,述考者略言梗概。若欲知事实之详细,阅《天宝图》小说可也。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录入:胡宇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5.6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天宝图》【八本】

【第一场】

(四云童、红焰真人同上。)

红焰真人 (念)     承天道彰善殚恶,仗法术福善祸淫。

     (白)     吾乃红焰真人是也。前番曾命弟子曹天宝下山,搭救李春芳,也曾赐他捆仙绳一根,天宝图袋一幅,此去定然成功。今有华锦章之女华月娥,同她的使女红花二人有难,不免前去搭救于她。

             护法神何在?

(四大铠同上。)

四大铠  (同白)    真人见召,有何法谕?

红焰真人 (白)     今有华月娥主仆二人有难,命你等将红花送到扬子江田旭东的船上。趁她坠楼之时,速速相救,万勿损伤了她的性命。

四大铠  (同白)    领法旨。

红焰真人 (白)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走上。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同上。)
风伯、
雨师、
雷公、

电母   (同白)    真人有何法谕?

红焰真人 (白)     华月娥出殡之后,命你等将棺木打开,将她送到太行山下不得有误。

风伯、
雨师、
雷公、

电母   (同白)    领法旨。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同下。)

红焰真人 (白)     吾伸随同前往保护者。

(〖清江引〗,〖牌子〗。红焰真人、四云童同下。)

【第二场】

(华月娥上。)

华月娥  (唱)     恼恨秦氏太不仁,

             淫乱败坏我门庭。

             吾与爹爹修书信,

             管叫她性命难逃生。

(秦氏上。)

秦氏   (白)     我来与她陪不是,还须要装得像才好。

(秦氏用唾抹眼做泪。)

秦氏   (白)     嗳呀,我的妹子呀!

(秦氏跪。)

秦氏   (白)     时才是嫂子一时糊涂,做出了不端之事。望求妹子饶恕嫂子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如此了吓。

(秦氏哭。)

华月娥  (白)     想必须要改过才是正经。你也要想想,咱们爹爹在朝作的是什么官职?咱们这是什么样儿的门第?你只顾胡行乱作,你叫我哥哥怎样为人?

秦氏   (白)     我知道啦。以后再也不敢啦。

华月娥  (白)     你起来罢。

秦氏   (白)     妹子既然开恩,你要拉起我来。

(华月娥扶秦氏,秦氏用针刺华月娥臂,急跑。)

秦氏   (白)     我看你个小屄心,还厉害不厉害啦!

(秦氏下。)

华月娥  (白)     嗳呀!

     (西皮摇板)  秦氏用针刺在臂,

             心中好似钢刀锥。

             回头忙把红花叫,

(红花上。)

红花   (西皮摇板)  小姐为何两泪垂?

     (白)     小姐,你这是怎么样了?

华月娥  (白)     时才秦氏上得楼来,与吾赔罪。不想她袖内藏一钢针,刺了吾一下。怎么吾这心中也疼痛起来了?

红花   (白)     待我将卢家夫人、小姐请来一看。

(红花敲木析。卢夫人、卢赛花同上。)

卢夫人  (白)     红花,叫我何事?

红花   (白)     我家小姐被我们大奶奶刺了一针,疼痛难忍。请夫人看过。

卢夫人  (白)     此乃是追魂毒药针所刺,一时三刻,性命休矣。

华月娥、

红花   (同白)    不好了!

华月娥  (西皮摇板)  秦氏贱人心太狠,

             不该害我命残生。

             一霎时只觉得神魂不定,

     (哭头)    红花呀!

     (西皮摇板)  你就是我报仇人。

             遍体酥麻痛难忍,

             三魂飘渺赴幽冥。

(红花哭。丫鬟上。)

红花   (白)     小姐已死。快快到前庭报于大爷知道。

(丫鬟下。红花、卢夫人、卢赛花同随下。)

【第三场】

(华子林上。)

华子林  (念)     闷坐在前庭,心神不安宁。

(丫鬟上。)

丫鬟   (白)     大爷大事不好了!

华子林  (白)     捨革事体呀。

丫鬟   (白)     我家小姐死啦!

华子林  (白)     竟有这等事?待吾去看来。

(华子林、丫鬟同下。)

【第四场】

(红花上,哭。)

红花   (唱)     小姐无故被人害,

             倒叫红花痛心怀。

             将身来在楼门外,

             想一妙计要报仇来。

(华子林、秦氏、丫鬟、丑院子同上。)

华子林  (白)     红花,你小姐无灾无病,怎样活活一个人她会死哉?现在哪里?

红花   (白)     现在绣房。

华子林  (白)     待吾看来。

             唔呀妹子呀!

红花   (白)     大爷,你看小姐是死啦,你要替小姐报仇才是。

华子林  (白)     小姐死哉,吾报捨格仇呀?

红花   (白)     你知道我家小姐是怎样死的么?

华子林  (白)     吾弗晓得呀!

红花   (白)     华子林,我把你个无廉耻的东西。

华子林  (白)     好一个丫头,你真真的大胆!怎么竟敢骂起我来哉?

红花   (白)     你且听了!想我家小姐,终日静坐在深闺,幽娴贞静,忠厚存心。不想你的夫人做事不端,被我家小姐看见,就将她羞辱一场。谁知她怀恨在心,私自去到小姐房中。假装赔罪,暗用毒药针将小姐刺死,抱不白之冤。若非小姐对我说明,连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故。今日我当着丫鬟、书童等众人在此,一一讲明。看你的脸面,放在何处。我既说我就不怕,既怕我还不说呐!话已讲明,你替妹子报仇也在你,不报仇也在你。小姐待我亲同骨肉,小姐既死,我也不活着啦!我说华子林呐,华子林!你活着是个活王八,你就是死了,也是一个死乌龟!

华子林  (白)     你这个丫头乱骂我一气,真真可恼。

             来,看家法过来!

红花   (白)     你也不必责打于我,我就是一死。

(红花坠楼。四大铠同上,同救红花下。)

华子林  (白)     唔唔,好大个风。

丫鬟、

丑院子  (同白)    红花坠楼不见了。

华子林  (白)     革个事体倒又奇怪哉。闲话少说,办丧事发丧要紧格。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纸扎门神、大鬼同上。〖开道锣〗。僧人、道士、魂轿、华子林、丑院子、秦氏、丫鬟穿孝服送丧同上,同绕场。众人抬棺同上。僧人、道士同讽经。)

华子林  (白)     弗好哉,天要落雨哉!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同上,同震棺。龙形上,负华月娥同下。)

书童   (白)     启禀大爷不好了:一个大霹雳把棺材震开了,小姐尸首不见了!

华子林  (白)     这事真奇怪哉。速速将棺盖好,掩埋起来再说。

(拉幕。众人同下。)

【第六场】

(开幕。四龙套、中军、田旭东同坐船。)

田旭东  (念)     奉旨出朝,地动山摇。逢龙撅角,遇虎拔毛。

     (白)     吾,田旭东。大明驾前为臣,官拜八府巡按。今奉圣命,来至扬州一带查看官吏民情。

             左右!

四龙套  (同白)    有。

田旭东  (白)     吩咐开船。

四龙套  (同白)    开船。

(四大铠引红花同上,红花坐。)

田旭东  (白)     来,船头之上,看什么响亮?

中军   (白)     遵命。

             启大人:是一女子。

田旭东  (白)     将她快快唤醒。

中军   (白)     女子醒来!

红花   (西皮导板)  时才间坠楼下一命身丧,

     (西皮摇板)  大风一阵魂魄扬。

             猛然睁开昏花眼,

     (白)     呀!

     (西皮摇板)  为何身落在船舱?

田旭东  (白)     那一女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

红花   (白)     呀!

     (唱)     举目抬头来观看,

             上面坐定一官员。

             走向前来忙跪定,

             尊一声大人听根源:

             奴本华府一使女,

             坠楼自尽到此间。

田旭东  (白)     你是华府之丫鬟,伺候何人?因何自尽?细细讲来。

红花   (白)     大人容禀:奴名叫红花,身在华锦章府内,伺候小姐。只因我家少夫人秦氏,与教师曹天佑有奸,被我家小姐遇见,就将秦氏羞辱一场。不想那秦氏怀恨在心,暗用追魂毒药针,将我家小姐刺死。那时奴因小姐死的冤枉,就将秦氏奸情之事说明,坠楼而死。谁知一阵大风,将奴刮至此地。嗳呀大人呐!望求大人开恩,要替我家小姐报仇才是吓!

田旭东  (白)     中军,暂将红花带至后舱。本院自有道理。

红花   (白)     多谢大人。

(中军引红花同下。)

田旭东  (白)     果然华子林家中如此。待本院先到李老师母处,详细打探一切便了。

             中军!

(中军上。)

中军   (白)     在。

田旭东  (白)     吩咐搭轿,去到李府拜望者。

(四龙套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秦良上。)

秦良   (引子)    隐避山林,终日里,打猎为生。

     (念)     我父在朝是忠良,恼恨奸贼华锦章。全家皆被他谋害,母子逃避在山冈。

     (白)     吾,秦良。我父在朝居官,被华贼陷害。是我母子逃至在此,每日打猎为生。看天气清和,不免前去山中走走。

             吓母亲,看守门户,孩儿上山去了!

秦母   (内白)    我儿早去早回。

秦良   (白)     儿遵命。

     (唱)     辞别老母把山上,

             打些虎鹿与豺狼。

(秦良下。)

【第八场】

(龙形负华月娥同上,华月娥倒地。秦良上。)

秦良   (唱)     来在山窝用目望,

(华月娥哭。)

秦良   (唱)     见一女子在道旁。

     (白)     这有一女子在此。看此人不像小家之女,她因何到此?也罢。待我将他背到家中,见了母亲,再做道理。

(秦良背华月娥同转场下。)

【第九场】

(秦母上。)

秦母   (念)     母子逃避在山林,吾儿打猎度光阴。

(秦良背华月娥同上。)

秦良   (白)     母亲,儿在山中打猎,见一女子,孩儿将他背了来了。

秦母   (白)     看此女定是大家的小姐。待为娘将她唤醒。

             那一女子醒来!

华月娥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呼唤,

     (白)     呀!

     (西皮摇板)  只见两人在面前。

     (白)     多蒙恩人相救。奴家这厢有礼了。

秦母   (白)     罢了。请坐。

华月娥  (白)     有坐。

秦母   (白)     但不知你贵姓高名?因何至此?

华月娥  (白)     奴乃扬州人氏姓华。

秦良   (白)     咳!姓华!吾平生就恨的是姓华的!

华月娥  (白)     嗳呀且住。看此人一听奴说姓华,他就怒上心来。倘若是说出真名实姓,只怕性命不保。我自有道理。

             吓,老伯母,奴只因在花园玩耍,不知怎样一阵大风,就将奴吹到此处。望伯母收留,感恩不尽。

秦母   (白)     老身家中无人,只有我母子。

             我儿向前见过。

秦良   (白)     我这厢有礼了。

华月娥  (白)     奴家还礼。

秦母   (白)     从今以后,你二人兄妹相称如何?

华月娥  (白)     如此奴就拜在伯母面前,以为一女如何?

秦母   (白)     但是老身有些不敢当。

华月娥  (白)     母亲请上,待女儿拜过。

秦母   (白)     不消拜了。

华月娥  (白)     兄长。

秦良   (白)     贤妹。

华月娥、
秦母、

秦良   (同笑)    吓,哈哈哈哈哈!

秦母   (白)     同至后面一叙。

(秦母、华月娥、秦良同下。)

《天宝图》【九本】

【第一场】

(四龙套、四英雄、吴孝珍、施必显同上。)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点绛唇)  武艺高强,结义山冈,招兵将,积草屯粮,要除贼奸党。

吴孝珍  (念)     恼恨华贼专国权,弟兄结义太行山。

施必显  (念)     招兵聚将把兵点,要与全家报仇冤。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我——

吴孝珍  (白)     吴孝珍。

施必显  (白)     施必显。

吴孝珍  (白)     贤弟自到山寨,你我弟兄结拜以来,情投意合。这几日贤弟为何闷闷不乐?

施必显  (白)     大哥哪里知道:是我前在扬州,被困在文阳观内,无钱葬父。多亏恩人李春芳相救。小弟意欲答救于他,因此常挂在心。

吴孝珍  (白)     这有何难。贤弟修书一封,命人去至扬州,将那李春芳接上山来,同享荣华,岂不是好?

施必显  (白)     如此待小弟修书便了。

             来,看笔墨伺候。

     (西皮原板)  叫人来将笔砚与吾看定,

             提起了羊毫笔写得分明: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了春芳大恩人。

             我自从离了扬州郡,

             在太行山上称了尊。

             愿恩人同把山林进,

             同享荣华乐安宁。

             一封书信来修整,

             望求大哥差一能人。

吴孝珍  (白)     唤大头目吴发走上。

四英雄  (同白)    大头目走上。

(吴发上。)

吴发   (白)     参见寨主。

施必显  (白)     这有书信一封,送至扬州李春芳李公子那里。书信务要面交本人。

吴发   (白)     遵命。

(吴发下。)

吴孝珍  (白)     等待李公子到来便了。请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吴发上。)

吴发   (念)     离了山寨地,来在扬州城。

     (白)     俺,吴发。奉了二寨主之命,叫我与李春芳李公子送信。也不知李公子住在何处?

(丑院子上,窃听。)

吴发   (白)     那旁有一人,待吾上前问过。

             吓大哥请了!

丑院子  (白)     请啦!你是做什么的呀?

吴发   (白)     吾是找名问姓的。

丑院子  (白)     问的是那一家?

吴发   (白)     问的是李春芳李公子。

丑院子  (白)     问李公子做什么呀?

吴发   (白)     有书信一封,与他送来。

丑院子  (白)     我们这儿就是李府,你把信交给我罢。

吴发   (白)     书信定要面交本人。

丑院子  (白)     要面交本人?你在此少候一候,待我与你通报。

吴发   (白)     有劳了。

(吴发下。)

丑院子  (白)     嗳呀慢着!想那李春芳,是我们大爷的仇人。现在有人给他送信,甚是机密,不定有什么原故。不免将书信骗过来,看看再说。

             有请大爷!

(华子林、表兄同上。)

华子林  (念)     家中屡屡出奇怪,倒叫吾心中弗自在。

     (白)     倽个事体呀?

丑院子  (白)     有一个人与李春芳送信来啦。小子叫他在府门外等着呐。

华子林  (白)     李春芳的信与吾倽相干呐?

丑院子  (白)     李春芳是大爷的仇人。万一有什么事与大爷有碍,也未可知。

表兄   (白)     是呀!表弟你将他唤进来问一问。倘有机会,正好报仇。

华子林  (白)     表兄之言,甚是有理。

             来,唤他进来。

丑院子  (白)     下书的,大爷叫你呐。要小心了!

(吴发上。)

吴发   (白)     参见公子。

华子林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吴发   (白)     奉吾家二寨主施必显所差,特地与公子送信而来。书信呈上。

表兄   (白)     施必显他在那寨中做些什么?

吴发   (白)     你是何人?多口多舌!

华子林  (白)     来带他到廊下用饭。

丑院子  (白)     来罢,同我去吃饭去。

(丑院子、吴发同下。华子林看信。)

华子林  (白)     嗳呀!原来是施必显在太行山做了强盗哉。要接李春芳同去入伙格。

表兄   (白)     好!趁此机会,表弟你就修书一封,去到京都。就说李春芳私通贼寇,谋反朝廷。将他满门拿问,岂不美哉?

华子林  (白)     好格。就请表兄代笔。

(表兄写信。)

华子林  (白)     唤家将走上。

(家将上。)

家将   (念)     自幼英雄好汉,侍奉相府门前。

     (白)     参见国舅。

华子林  (白)     这有信一封,送到都中老太爷那里。要不分昼夜而行,速去速回。

家将   (白)     遵命。

(家将下。)

华子林  (白)     唤教师爷。

(教师爷上。)

教师爷  (白)     国舅有何差遣?

华子林  (白)     方才有一送信之人,现在前庭用饭。将他与我杀死,提头回报。

教师爷  (白)     遵命。

(教师爷下。华子林摇头,手扪心。教师爷提人头上。)

教师爷  (白)     人头献上。

(华子林以手遮面。)

华子林  (白)     打下去。

(教师爷下。)

华子林  (白)     李春芳,你革个叫做自投罗网,只怕你难逃吾手!

(华子林、表兄同下。)

【第三场】

(华锦章上。)

华锦章  (唱)     这几日扬州无家信,

             倒叫老夫挂在心。

(家将上。)

家将   (念)     离了扬州地,来此是都城。

     (白)     门上哪位在?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家将   (白)     奉了华国舅之命,前来与相爷下书的。

院子   (白)     候着。

             扬州下书人求见。

华锦章  (白)     传。

院子   (白)     唤你进去,要小心了。

家将   (白)     叩见相爷。现有国舅书信呈上。

华锦章  (白)     外面伺候。

(家将下。)

华锦章  (白)     吾儿有书信前来,待吾看过。

(〖吹牌子〗。)

华锦章  (白)     原来如此。

             来,有请张大人。

院子   (白)     有请张大人。

(张槐仁上。)

张槐仁  (白)     恩师在上,学生参见。

华锦章  (白)     请坐。

张槐仁  (白)     告坐。唤学生前来,有何吩咐?

华锦章  (白)     今有吾儿书信到来,言到李春芳结交太行山贼寇。特请张大人商议。

张槐仁  (白)     这有何难。恩师假传圣旨一道,差人去到扬州,将那李春芳拿问进京,抄了他的满门可就完了。

华锦章  (白)     如此就请张大人待吾修下圣旨。

张槐仁  (白)     学生代劳。

(〖吹牌子〗。)

华锦章  (白)     来,传校尉进见。

院子   (白)     校尉走上。

(大校尉上。)

大校尉  (白)     叩见相爷。

华锦章  (白)     这有圣旨一道,去至扬州,会同扬州县将李春芳拿问进京治罪,抄封他的满门,不得有误。

大校尉  (白)     遵命。

(大校尉下。)

张槐仁  (白)     启恩相:想那李春芳既是结交太行山的贼寇,若将他打入囚车,路过太行山,只恐那些强盗,定要搭救于他。

华锦章  (白)     依你之见?

张槐仁  (白)     依学生之见,不如将李春芳就地正法,以免后患。

华锦章  (白)     如此,就命张大人前去。拿我金牌,将李春芳就地正法。

张槐仁  (白)     学生遵命。

(华锦章、张槐仁同下。)

《天宝图》【十本】

【第一场】

(李春芳、施碧霞、李母同上。)

李母   (念)     孝义存心多吉庆,

李春芳  (念)     忠厚传家世泽长。

(院子上。)

院子   (白)     田大人拜府。

李母   (白)     此人乃是你爹爹得意的门生。我儿出迎,碧霞回避了。

李春芳、

施碧霞  (同白)    遵命。

院子   (白)     有请。

(四龙套、中军、田旭东同上。)

田旭东  (白)     贤弟。

李春芳  (白)     仁兄请。

田旭东  (白)     师母在上,待门生大礼参拜。

李母   (白)     只行常礼罢。

(〖吹打〗。)

李母   (白)     请坐。贤契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今受皇恩,代天巡狩,可喜可贺。

田旭东  (白)     此乃事老师、师母教训之恩。

李母   (白)     好说。

田旭东  (白)     贤弟,愚兄一路行来,巡查各处,据已照例整顿。惟有华子林在此地任性妄为,外人俱不敢言讲。贤弟在此,与华府近在咫尺,可曾知他家中之事么?

李春芳  (白)     此人倚势欺人,罪恶多端,每每抢人家的妇女。小弟也曾为救人的女子,被他打在水牢,幸遇他家婢女红花搭救。近日闻得红花坠楼而死,尸首不见;他的小姐被秦氏刺死,出殡之后又被雷火焚击,也失了尸首。这都是他家中之事。

田旭东  (白)     原来如此。想那红花的下落,愚兄却知。至于小姐存亡,也就无人知晓了。

李春芳  (白)     怎么那婢女红花尚在么?

田旭东  (白)     中军,回至察院,将红花扮一男子模样,速速叫她前来。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曹天宝上。)

曹天宝  (白)     叩见大人。

田旭东  (白)     此人是谁?

李春芳  (白)     此乃小弟结拜的兄弟。

曹天宝  (白)     草民曹天宝,特与大人叩头。

田旭东  (白)     贤弟请起。

(中军引红花扮男子同上。)

红花   (白)     叩见老妇人,叩见公子。

李母   (白)     去到后面,更换衣巾去罢。

李春芳  (白)     既是红花未曾身死,仁兄何不详细盘问于她?

田旭东  (白)     愚兄早已盘问过了。但此事虽是人命,无奈系是他家中之事,叫愚兄无从问起。

曹天宝  (白)     此事不难。待草民去至他家,探听一切。倘有破绽,就好加罪于他。

田旭东  (白)     看他府中乃是深堂密院,你如何可能进去?

曹天宝  (白)     草民有隐身花,乃仙师所赠,一去即知明白。吾去也。

(放火彩。曹天宝下。)

田旭东  (白)     待等天宝回来,便知分晓。

李母   (白)     后堂备酒,与贤契接风。

田旭东、

李春芳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秦氏上。)

秦氏   (念)     用计害了妹子命,可算去了眼中钉。

(华子林上。)

华子林  (念)     闷坐在书馆,心中不耐烦。

秦氏   (白)     大爷来啦。

华子林  (白)     来哉。

秦氏   (白)     今天怎样,靡有出门吗?

华子林  (白)     没有出门。格个几天,心中十分烦闷。同表兄下下棋,也没倽味道。也没个去处白相白相。想叫人到堂子里喊几个倌人来,散散心格。吾要去哉。

秦氏   (白)     你今晚上,还进来不进来啦?

华子林  (白)     弗进来哉。在格个书房里困哉。

(华子林下。)

秦氏   (白)     正好。我正不愿意你进来呢。

(曹天宝上桌,看。曹天佑上。)

曹天佑  (白)     大爷往哪里去了?

秦氏   (白)     他出去啦。今天可要与你畅快欢乐一回啦。

曹天佑  (白)     小姐今已被你我定计将她害死,可以大胆放心快乐了。

秦氏   (白)     我们一同去睡罢。

(曹天佑、秦氏同脱衣。)

曹天宝  (白)     看他二人在此做这无耻之事,我不免将他二人用捆仙绳捆住一处。

             呔,看绑!

(曹天宝抛绳,捆曹天佑、秦氏。拉幕。曹天宝下。)

【第三场】

(田旭东、李春芳同上。)

田旭东  (唱)     曹天宝一去不回转,

             倒叫本院挂心间。

     (白)     贤弟,曹贤弟前去华府,为何还不见到来?

李春芳  (白)     想必来也。

(曹天宝上。)

曹天宝  (白)     参见大人。

田旭东  (白)     贤弟此去,可曾探得明白?

曹天宝  (白)     那曹天佑与秦氏通奸,被草民用捆仙绳将他二人捆在一处了。

田旭东  (白)     虽然将他二人捆住,只是本院怎能到他的卧房之内?

曹天宝  (白)     草民倒有一计在此。

田旭东  (白)     有何妙计?

曹天宝  (白)     请大人五鼓时分,去至他家拜望华子林,就说他家有妖魔作怪。同至卧房,那华贼纵然有口,也难分辩。

田旭东  (白)     此计甚好。

             中军,吩咐外面打轿。五鼓时分去到华府。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云童、红焰真人同上。)

红焰真人 (白)     我乃红焰真人是也。只因我弟子曹天宝,用捆仙绳将秦氏并奸夫捆住,竟将我法宝污坏。我不免将宝贝收回。

             众云童,驾云前往。

(四云童、红焰真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刽子手、二家将、中军、田旭东同上。)

田旭东  (白)     前去通报。

中军   (白)     呔,开门来!

丑院子  (内白)    何人叫门?

中军   (白)     按院田大人拜望国舅。

丑院子  (内白)    国舅安眠了。

中军   (白)     大人有紧急大事,一定要见。

丑院子  (内白)    开门。

(华子林、丑院子同上。)

华子林  (白)     田按院到此有倽格事体?说我有请。

丑院子  (白)     有请。

(〖吹打〗。)

华子林  (白)     未知按院驾到,未曾远迎,恕罪!

田旭东  (白)     岂敢。本院到此,一来问安,二来因贵府妖气甚重,特的到来与国舅降妖。

华子林  (白)     弗错哉,舍下有许多奇怪之事。舍妹去世,出殡之后,竟将尸首失去;侍女红花,被一阵大风刮去哉。却倒是定规有妖怪格。请按院细细看看要紧。

田旭东  (白)     待本院同往后堂一观。

华子林  (白)     来,带路。

(四龙套、四刽子手、二家将、中军、田旭东、丑院子、华子林同转场。开幕。秦氏、曹天佑同被捆。红焰真人上桌,看。)

田旭东  (白)     妖魔在此。

华子林  (白)     格是二教师曹天佑。倽格时刻,竟到我卧房同我格妻子轧起姘头来哉?快快解开!

丑院子  (白)     我等均解不开。

田旭东  (白)     待我看。

(红焰真人抛信,收仙绳,下。)

田旭东  (白)     来,将奸夫绑了。

(四刽子手同绑曹天佑。)

田旭东  (白)     将淫妇带了。

秦氏   (白)     住了!我父乃是当今万岁的替僧,又是国舅之妻,你们哪一个敢绑!

华子林  (白)     按院,将二教师带去,将内人免带,与我留个面孔。可好格?

田旭东  (白)     可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来。看尚方剑伺候!

(四刽子手同绑秦氏。)

秦氏   (白)     我说大爷,你也不管我啦!

华子林  (白)     吾管你?你同人家轧姘头,为倽弗对我说格?

(四龙套、四刽子手、二家将、中军、田旭东、曹天佑、秦氏同下。)

华子林  (白)     表兄,我家中出了这样格丑事,吾弗能在此居住哉。吾要上京里去哉。

表兄   (白)     表弟进京,家中之事何人照料?

华子林  (白)     请表兄费心照料呀!

表兄   (白)     内廷之事?

华子林  (白)     有二奶奶。

             来,请二奶奶。

(二奶奶上。)

华子林  (白)     我要上京里去哉。家中一切事体,俱交给你掌管。

(华子林对表兄作揖。)

华子林  (白)     你二人可弗要也轧起姘头来呀!

表兄   (白)     但不知几时起程?

华子林  (白)     即刻起程。

             来,带马!

     (唱)     怒气不息跨金镫,

             不分昼夜奔京城。

(华子林下。表兄、二奶奶同下。)

《天宝图》【十一本】

【第一场】

(四龙套、四刽子手、中军、田旭东同上。)

田旭东  (念)     全凭堂上三尺法,哪怕公子并王孙。

     (白)     我,田旭东。奉了圣命,代天巡狩。来在扬州,曾将曹天佑并华子林之妻秦氏一同拿问。

             中军,将曹天佑带上堂来。

中军   (白)     带曹天佑。

(二差役押曹天佑同上,曹天佑跪。)

田旭东  (白)     胆大曹天佑,既为华府的教师,为何私通你少夫人?要从实招来。可知本院的厉害!

曹天佑  (白)     无有什么招的。

田旭东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来,看枷棍伺候。

(二差役同枷曹天佑。)

田旭东  (白)     有招无招?

曹天佑  (白)     无有什么招的。

田旭东  (白)     收!

二差役  (同白)    吓!

田旭东  (白)     有招无招?

曹天佑  (白)     有招。

田旭东  (白)     叫他画供上来。

(曹天佑画供。)

田旭东  (白)     押下去。

(二差役押曹天佑同下。)

田旭东  (白)     带秦氏。

(二差役押秦氏同上。)

田旭东  (白)     胆大秦氏,见了本院竟敢不跪!

秦氏   (白)     我乃当今万岁之替僧女儿,华国舅之妻。焉能跪你。

田旭东  (白)     你可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与曹天佑是怎样通奸,怎样害死你的妹子?要从实招来,免得身受痛苦。

秦氏   (白)     你叫我招什么呀?我靡有什么招得!

田旭东  (白)     来,与我看拶。

(二差役同拶秦氏。)

田旭东  (白)     有招无招?

秦氏   (白)     不招。

田旭东  (白)     收!

秦氏   (白)     嗳呀!

     (西皮摇板)  霎时间只觉得神魂不定,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咬定牙关不招认,

             看他把我怎样行。

田旭东  (白)     大胆泼妇,竟敢不招。

             来,看爆烙伺候!

(二差役同抬火盆上。)

田旭东  (白)     还不与我从速招来!

秦氏   (白)     嗳呀且住。本当不招,怎奈毒刑在此。与其受苦,莫若从实招来。也罢,待我招了罢!

             有招!

田旭东  (白)     叫她画供上来。

(秦氏画供。)

田旭东  (白)     将她带下去。

(二差役押秦氏同下。)

田旭东  (白)     中军,将曹天佑斩首,秦氏凌迟处死。待本院修本,奏明圣上便了。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大铠、大校尉同上。扬州知府、江都知县同迎上。)

大校尉  (白)     扬州府、江都县听旨:今有李春芳,私通太行山贼寇,谋反朝廷,理应治罪。将李春芳打入囚车,解往京都,全家拿问,抄封家产。不得迟误。

扬州知府、

江都知县 (同白)    遵旨。

(四大铠、大校尉、扬州知府同下。)

江都知县 (白)     嗳呀且住!想那李春芳为人正直,焉有此事?定是朝中有人陷害于他。吾不免连夜与他送上一信,以做准备便了。

(江都知县下。)

【第三场】

(李母、李春芳、施碧霞、红花、乳娘同上。)

李母   (念)     眼跳心惊,所谓何情?

(院子上。)

院子   (白)     江都县要见。

李母   (白)     有请。

(江都知县上。)

江都知县 (白)     老夫人,大事不好了。

李母   (白)     何事惊惶?

江都知县 (白)     只因京中来了许多校尉,奉旨前来。言道李兄私通太行山的贼寇,谋反朝廷,要将你解往京都治罪,全家拿问,抄封家产。我特地前来与你送信,你等务要速速准备。我不便在此久停,告辞了!

(江都知县下。)
李母、

李春芳  (同白)    不好了!

李春芳  (西皮摇板)  听一言不由人心如烈火,

             这才是无故里陡起风波。

             想必是华子林他暗害于我,

             此一番到京都性命难活。

             望老娘必须要速速逃躲,

             也免得年迈人受此折磨。

李母   (西皮摇板)  我儿说话欠聪明,

             细听为娘说详情:

             此番家中遭不幸,

             拿问我儿到都城。

             倘若到京有伤损,

             岂不断了我的后代根?

             为娘不愿逃性命,

             情愿一同受典刑。

李春芳  (白)     嗳呀母亲呐!想孩儿今日遭此大难,解往京都,断无生理。任凭是千刀万剐,也是孩儿命该如此。老母年迈,若能同妹子速速逃生,孩儿纵死九泉也得瞑目。

李母   (白)     嗳呀儿吓!想京都既然来了许多校尉,要拿我母子进京问罪。为娘若是逃走,他们岂能与我甘休?倒不如吾母子死在一处,也倒干净。

乳娘   (白)     嗳呀老夫人呐!老夫人既然是怕逃走连累公子,老奴情愿扮作太夫人的模样,任凭他们所为。老奴虽死无怨。

李母   (白)     嗳!世间之上,哪有人替人死的道理?此事断断使不得。

乳娘   (白)     想老夫人待老奴恩重如山,怎能见死不救?老夫人既不叫我替你一死,也罢,待老奴就碰死了罢!

李母   (白)     既然如此,我们就此改扮起来。

             红花,你仍扮作仆人的模样,随同碧霞女儿一同逃走。

(李母换衣。)

红花   (白)     天色不早,要速速逃走才好。

(李春芳跪。)

李春芳  (西皮摇板)  一家人在前庭悲声不尽,

             叫孩儿实难舍老娘亲。

             但愿得此一番逃了性命,

             儿纵死九泉下也是甘心。

             一时间言和语诉说不尽,

(〖扫头〗。李母、施碧霞、红花同下。四校尉、大校尉同上。)

大校尉  (白)     李春芳母子锁了!

(四校尉同锁李春芳、乳娘,众人同下。)

【第四场】

(华锦章上。)

华锦章  (唱)     每日在朝专国政,

             常把吾儿挂在心。

(华子林随院子同上。)

华子林  (白)     前去通报。

院子   (白)     门上哪位在?

(丑官上。)

丑官   (白)     是哪一个?

院子   (白)     华国舅从扬州到来。

丑官   (白)     启相爷:公子来了。

华锦章  (白)     叫他进来。

丑官   (白)     请国舅进来。

华子林  (白)     孩儿参见阿爹。

华锦章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华子林  (白)     谢坐。

华锦章  (白)     吾儿不在扬州,来到京都做甚?

华子林  (白)     再也弗要提起格。大教师也死哉,二教师也死哉,吾个妹子也死格,吾个妻子也死格。家里闹了个一塌糊涂。我在家里实在是弗能住格,所以到京里来望望看。

华锦章  (白)     那李春芳,为父已命校尉前去捉拿于他,并抄他的满门。等解到京来,将他从重治罪也就完了。

华子林  (白)     虽然如此,终归是你不好。

华锦章  (白)     怎么到是为父不好?

华子林  (白)     格个李春芳,你要早早把他治死,可也就没有格些事体来呀。

华锦章  (白)     为父先前,并不知有此人。叫为父怎生治死他呀?

华子林  (白)     还有一事也是你不好。

华锦章  (白)     又是什么事怨为父不好呀?

华子林  (白)     你替吾娶的妻子,实实弗好格。

华锦章  (白)     你妻子怎样又不好吓?

华子林  (白)     她以前倒也没倽。不想她后来竟同曹天佑轧起姘头来哉。被田旭东捉了去哉。叫我面子浪,实实过弗去。格个事体,岂不是你弗好格?

(华锦章怒。)

华锦章  (白)     呸!

(华锦章下。)

华子林  (白)     你去哉?弗听哉?我定要同你说格,你弗愿意听也弗行格!

(华子林下。)

【第五场】

(四校尉、大校尉同上,扬州知府、江都知县同迎上。)

大校尉  (白)     扬州府、江都县听令:将李春芳打入囚车。将他老母暂寄监内。不得有误!

扬州知府、

江都知县 (同白)    遵命!

(禁卒上,四校尉押乳母同入监。四校尉押李春芳同下。大校尉、扬州知府、江都知县同下。)

【第六场】

(卢赛花随卢夫人同上。)

卢夫人  (念)     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

卢赛花  (白)     母亲!

卢夫人  (白)     我儿坐下。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夫人:大事不好了!

卢夫人  (白)     何事惊惶?

院子   (白)     我家姑老爷不知身犯何罪,被都中许多校尉打入囚车,解往京都。老夫人押在监牢中了。

卢夫人  (白)     不好了!

     (唱)     听一言来心内惊,

             不知此事为何情。

卢赛花  (白)     启禀母亲:想那李春芳解往京都,定是被朝中之人陷害。孩儿意欲进京,见了我爹爹想一妙法,搭救李春芳性命才好。

卢夫人  (白)     想此事你爹爹既在京中,焉有不知之理。你乃女流之辈,动不动就要抛头露面。还不与我下去!

(卢夫人下。)

卢赛花  (白)     且住!想那李春芳既遭大难,恐有性命之忧。我想进京请我家爹爹搭救于他,怎奈母亲不允。这便怎么处?也罢,待我去到绣楼,留下书信一封。我女扮男装,去到京都,速速搭救李郎的性命便了!

     (唱)     时才家院来报信,

             春芳无故祸临身。

             倘若此去伤性命,

             岂不误了奴的终身?

             将身且把绣楼进,

             急速进京走一程。

(丫鬟上。)

丫鬟   (白)     小姐吃茶罢。

卢赛花  (白)     不用。与我看笔砚过来。

丫鬟   (白)     是。

卢赛花  (白)     你且退下。唤你再来。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卢赛花  (白)     待我修起书来。

     (西皮原板)  卢赛花在绣房忙修书信,

             提起了羊毫笔细写分明:

             有孩儿扮男装把京进,

             见了我老爹爹要定计行。

             但愿得救了那春芳性命,

             也免得耽误了孩儿终身。

             一封书信来修整,

     (白)     丫鬟快来!

(丫鬟上。)

丫鬟   (白)     来了!小姐叫我做什么事呀?

卢赛花  (西皮原板)  叫丫鬟近前来细听分明。

     (白)     这有书信一封,放在此地。我要女扮男装,去往京城。等我走后,你把这一封信,送与夫人去看。此时不可走漏消息。叫外头将我的马备上,我要去改扮去了。

(卢赛花下。)

丫鬟   (白)     待我叫他们去备马去。

(丫鬟下。马童上,备马,洗马。)

马童   (白)     请小姐上马!

(卢赛花扮武生上,上马,跑圆场,趟马,拉下场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校尉、四下手抬囚车装李春芳同上,张槐仁押车上,众人同下。)

《天宝图》【十二本】

【第一场】

(大头目、二头目同上。)
大头目、

二头目  (同念)    奉了寨主命,下山劫行人。

(卢赛花上。)
大头目、

二头目  (同白)    呔!留下买路银钱。

卢赛花  (白)     大胆毛贼,就瞎了你的狗眼!你老爷李春芳在此!

大头目  (白)     伙计,他原来就是李公子。你快快回山去给二位寨主送个信,叫他们快快来接。

二头目  (白)     待我前去。

(二头目下。)

大头目  (白)     原来是李公子。我们寨主昨天还念道你老人家呐。待我与你牵马,同赴山寨。

(大头目拉马下,卢赛花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吴孝珍、施必显同上。大头目拉马引卢赛花同上。)

施必显  (白)     恩人到此同赴山寨。

(施必显拉卢赛花同下,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吴孝珍、施必显、卢赛花同上。〖吹打〗。)

施必显  (白)     恩人在上,待俺施必显大礼参拜。

(〖吹打〗。施必显行礼。)

卢赛花  (白)     吓,壮士为何恩人相称?

施必显  (白)     吓李公子,想当年俺兄妹避难到了扬州,我父在文阳观内身亡。多蒙公子相助,并蒙搭救俺家的妹子,至今大恩未报。怎么公子你倒忘怀了?

卢赛花  (白)     原来如此。但不知此位是?

施必显  (白)     这是俺结拜的兄长,名唤吴孝珍,在这太行山落草。小弟前番修书,邀请恩人上山入伙。今蒙光降,就请恩人在此同享荣华。

卢赛花  (白)     告便。

施必显  (白)     请便。

卢赛花  (白)     嗳呀且住!我本想假冒春芳之名,闯过山寨,去至京都,设计打救于他。不料此二人在山中落草,留我在此居住。我若应允,岂不误了大事?哦喝有了,待我向前与他说明。

             吓,二位壮士,在下并非李春芳。我名卢凤春,曾与春芳结为金兰之好。只因李春芳被人陷害,京中来了许多校尉,将他全家查抄。将李春芳打入囚车,解往京都问罪。是小弟意欲到京设法搭救于他,路过山下。还望二位壮士放俺速速下山,要打救春芳性命要紧。

施必显  (白)     这有何难。既是李恩人有难,我等理当前去搭救。

吴孝珍  (白)     大头目过来。

大头目  (白)     在。

吴孝珍  (白)     命你下山速速打探李公子的消息,不得有误。

大头目  (白)     遵命。

(大头目下。)

吴孝珍  (白)     吓,卢仁兄,想那李公子既然解往京都,必定从此经过。等他到来,我等一同下山,将他救上山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卢赛花  (白)     如此,全仗二位壮士之力。

吴孝珍  (白)     后帐摆宴,与老兄痛饮。

卢赛花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请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张槐仁同上。)

张槐仁  (白)     我张槐仁。奉了相爷之命,要将李春芳就地正法。来此已是山东地面。

             来,打道。

(杭州知府、江都知县同上。)
杭州知府、

江都知县 (同白)    府县官迎接大人。

张槐仁  (白)     罢了。我奉圣命来到此地,要将李春芳就地斩首,解头进京,命吾监斩。你等速将李春芳绑至法场,待到明日五鼓天明开刀问斩。

杭州知府、

江都知县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大头目上。)

大头目  (白)     奉了寨主之命,打探李公子的消息。是我暗地随同囚车,已探听明白。不免就此回山,报于二位寨主知道。

(大头目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下手、吴孝珍、施必显、卢赛花同上。)

吴孝珍  (西皮摇板)  大头目下山去打探,

施必显  (西皮摇板)  为何不见转回还?

吴孝珍  (西皮摇板)  聚义堂前且饮宴,

施必显  (西皮摇板)  倒叫某家挂心间。

(大头目上。)

大头目  (白)     启禀二位寨主:大事不好了!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何事惊惶?

大头目  (白)     今有李公子打入囚车,解往京都。不料京中又来了一道圣旨,要将李公子就地斩首,解头进京。明日五鼓天明就要问斩啦!

卢赛花  (白)     既然如此,我等要急速前往打救才是。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好!你我三人,带领山寨喽兵劫夺法场,打救公子便了!

卢赛花  (白)     事不宜迟,就此前往。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吹打〗。四龙套、四刽子手、四上手、四校尉、大校尉、张槐仁同上。)

张槐仁  (念)     金殿奉圣命,监斩犯法人。

(张槐仁上高台。)

张槐仁  (白)     来,将李春芳绑上来!

(四刽子手推李春芳同上。)

李春芳  (白)     苍天吓,天!想俺李春芳一生忠厚,济困扶危,并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今日平地忽起风波,被人陷害,害得我一家离散,玉石俱焚。我李春芳纵死九泉,也难瞑目!

(四龙套、四下手、吴孝珍、施必显、卢赛花同上,分两边立。)

张槐仁  (白)     来,将李春芳速速开刀!

四刽子手 (同白)    咋!

(卢赛花杀四刽子手,拉李春芳。施必显背李春芳同下。吴孝珍杀,四龙套、四刽子手、四上手、四校尉、大校尉、张槐仁同下,吴孝珍、四龙套、四下手同追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上手、四英雄、总兵同上。探子上。)

探子   (白)     太行山贼人劫杀法场!

总兵   (白)     追!

(四龙套、四上手、四英雄同急下。总兵耍大刀花,下。)

【第九场】

(施必显背李春芳同跑上,转场。)

施必显  (白)     恩人醒来!

李春芳  (白)     你是何人?前来救我。

施必显  (白)     我乃施必显。昔年在文阳观众蒙恩人赠我兄妹银两,才得葬父。难道恩人就忘怀了?

李春芳  (白)     原来是施公子。多谢救命之恩。

施必显  (白)     你我一同杀出城去,再做道理。

(大校尉上,李春芳夺刀杀大校尉,起打。总兵上,对打。卢赛花、吴孝珍同上,同打。总兵下。卢赛花耍枪花,下。总兵上,李春芳追上,打总兵下。四英雄同上,同起打,同被杀。总兵上,卢赛花、李春芳、吴孝珍、施必显同围总兵,同杀总兵。卢赛花、李春芳、吴孝珍、施必显同笑,同三笑,同下。)

《天宝图》【十三本】

【第一场】

(华子芳痂腿上。)

华子芳  (念)     龙、龙、龙生龙,凤、凤、凤生凤,老鼠生来会盗洞。

     (白)     吾华子芳。吾阿、阿爹,在在朝中做的是宰相。吾格阿姐,陪、陪王伴、伴驾。吾倒是一位国舅格。只因吾阿兄打从家乡来在京中,也弗晓得他、他在格家中怎样弄个一塌糊涂。真真叫人好气𠰻

(华子林上。)

华子林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书房进,

             见了兄弟叙寒温。

华子芳  (白)     阿、阿哥,来、来哉。

华子林  (白)     兄弟,你在京中终日逍遥无事,却到满侠义格。

华子芳  (白)     吾在京、京中,有、有倽格侠义。倒是你在、在扬、扬州,一人自主,无拘无束,格倒满享福格。

华子林  (白)     愚兄还享倽格福。格几年家运弗好,家中出许多的逆事,把愚兄弄得个昏天黑地。

华子芳  (白)     格也弗是家运弗好,只是你家教不严,弄出格许多龌龊事体,弄的教师爷同阿嫂轧起姘头来哉。如今捉到法堂上问了死罪,真真是令人好生气格。

华子林  (白)     你满口胡说。

华子芳  (白)     吾胡说?只怕你免不了乌龟两个字。

(华子芳下。)

华子林  (白)     格个东西,竟骂起你老兄来哉!想起此事,真真令人可气。待吾请出阿爹来,商量格个主意。

             阿爹有请!

(华锦章上。)

华锦章  (念)     老夫当朝为宰相,女儿宫院伴君王。

     (白)     何事?

华子林  (白)     参见阿爹。

华锦章  (白)     罢了,坐下。

华子林  (白)     告坐。格个张怀仁去杀李春芳,已去多日,为何还不见回来?孩儿心中甚为挂念。

华锦章  (白)     想必不久也就回来了。

张槐仁  (内白)    张大人到。

华子林  (白)     有请。

(张槐仁上。)

张槐仁  (白)     参见恩相。

华锦章  (白)     罢了。一旁请坐。

张槐仁  (白)     告坐。

华子林  (白)     张大人,你去杀格个李春芳,可曾将他杀死?

张槐仁  (白)     再弗要提起。是下官到了山东地面,就将李春芳绑至法场。正要开刀,不料来了许多强盗,劫了法场,把李春芳救了去了。

华锦章  (白)     就该叫官兵捉拿他们。

张槐仁  (白)     恩相哪里知道:这一伙强人俱是太行山的好汉,十分厉害。将府县官员也杀了。山东总镇带了多少官兵,被那些强盗杀的东逃西散,连那总镇也不知去向了。若不是小官见机而作跑得快,只怕这颗人头也被他们拿了去了。

华锦章  (白)     这些强盗竟如此的厉害。待老夫奏明圣上,定要点动人马,剿灭此山,方出吾心头之恨。张大人暂请回府歇息去罢。

张槐仁  (白)     多谢恩相。

(张槐仁下。)

华子林  (白)     格伙强盗是定规要除格。但是田旭东格个狗官,要想个倽法子害了他,才出吾口气。

华锦章  (白)     此人乃是圣上所派钦差,一时恐难加害于他。你我父子必须进得宫去,见了你的姐姐,设一妙计。在万岁驾前奏他一本,除去他的官职可也就罢了。

华子林  (白)     好格。就此一同入宫。

华锦章  (唱)     父子们一同入皇宫,

华子林  (唱)     一心要害田旭东。

华锦章  (唱)     要将圣上来朦胧,

华子林  (唱)     削官去职贬为农。

(华锦章、华子林同下。)

【第二场】

(四宫女、华金凤同上。)

华金凤  (引子)    独坐昭阳,终日里,陪伴君王。

     (白)     奴家华金凤。爹爹华锦章,所生二子二女。奴在宫院陪王伴驾。妹子月娥一病身亡。吾父在朝专政,满朝文武俱是吾爹爹心腹之人。久有谋夺江山之意,只是一时不敢举动。这且不言。只因吾兄长华子林自扬州来到京都,不知为了何事。叫奴常常挂念。

             宫娥们。

四宫女  (同白)    有。

华金凤  (白)     伺候了。

(华锦章、华子林同上。)

华锦章  (念)     来至皇宫院,要害对头人。

     (白)     参见娘娘千岁。

华金凤  (白)     平身。爹爹万福,兄长请坐。

华锦章、

华子林  (同白)    谢坐。

华金凤  (白)     爹爹、兄长进得宫来,必有所为。

华锦章  (白)     只因钦差田旭东每每与为父做对,特进宫来与女儿商议。若要害了此人,方消为父胸中之气。

华金凤  (白)     这有何难。待等圣上回宫,女儿将圣上用酒劝醉,奏他一本。削去官职也就完了。

华锦章  (白)     此计是好。就请吾儿在万岁驾前参他便了。

华金凤  (白)     圣驾不久即要回宫来了。你父子出宫去罢。

华锦章  (白)     正是:

     (念)     父女设下计笼牢,

华子林  (念)     舌尖杀人不用刀。

(华锦章、华子林同下。四小太监、成化帝上。)

成化帝  (唱)     朝罢了文武臣转回宫院,

华金凤  (白)     妾身迎接万岁。

成化帝  (唱)     又只见爱梓童亚赛天仙。

华金凤  (白)     参见万岁。

成化帝  (白)     梓童平身。

华金凤  (白)     万万岁。

成化帝  (白)     赐坐。

华金凤  (白)     谢坐。吓万岁,今日下朝,为何甚晚?

成化帝  (白)     今日各省本章过繁,故而下朝甚晚。

华金凤  (白)     妾身备得酒宴,要同万岁痛饮一回。

成化帝  (白)     多承梓童美意。将宴摆下。

(四宫女同摆宴。)

成化帝  (西皮原板)  有寡人与梓童把酒饮,

             在朝房会罢了文武公卿。

             各国中各番王把贡进,

             一统山河亚赛尧君。

华金凤  (西皮原板)  华金凤在宫中把酒进,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分明:

             有妾身献琼浆夫妻共饮,

             好一似鸾交凤共庆长生。

(成化帝醉。)

华金凤  (白)     看万岁已醉。

             宫娥们,将万岁搀扶后宫。

(四宫女扶成化帝同下。)

华金凤  (白)     待奴修下圣旨一道,候万岁醒来,遣人前去便了。

(华金凤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下手、吴孝珍、施必显、卢赛花、李春芳同上。)

吴孝珍  (白)     请坐。

李春芳  (白)     多蒙三位仁兄搭救在下性命,当面谢过。

吴孝珍、
施必显、

卢赛花  (同白)    岂敢。

李春芳  (白)     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吴孝珍  (白)     俺吴孝珍。

卢赛花  (白)     我名卢凤春。

李春芳  (白)     但不知三位仁兄是怎知小弟遭此大祸?

施必显  (白)     只因卢仁兄来到山中,说起恩人之事。因此命人下山打听明白,故而去至法场,搭救恩人。

李春芳  (白)     但不知卢仁兄为何如此出力搭救小弟?

卢赛花  (白)     小弟昔年曾与仁兄交好。怎么仁兄就忘了不成?

李春芳  (白)     小弟自幼广交天下英雄,结交者甚众,一时思想不起。但不知仁兄何处人氏?令尊大人做甚?

卢赛花  (白)     我乃扬州人氏。我父卢世杰,现居兵部司马。

李春芳  (白)     告便。

             嗳呀且住。想那卢世杰久居扬州,与我相距不远。况且他家与我结为姻眷,他家中之事,我一概尽知。从未曾听说有什么卢凤春。此事其中大有蹊跷,待我慢慢盘问于他。

             吓,卢仁兄,想我李春芳久居扬州,又与卢府乃是姻亲。他家中之事,我一概尽知。并未曾见过仁兄之面,不知是何原故?请道其详。

卢赛花  (白)     小弟乃是久在外面闲游,在扬州日少。因此与仁兄不曾见过面来。

李春芳  (白)     原来如此。

吴孝珍  (白)     后堂摆下酒宴,请二位一同畅饮。

卢赛花  (白)     时才在山下与官兵交战,受些恐惊。一时身体不爽,不能奉陪。小弟要回房中歇息歇息。

施必显  (白)     如此卢兄请便。

卢赛花  (白)     小弟告便了。正是:

     (念)     暂做藏身计。休得露真容。

(卢赛花下。)

吴孝珍  (白)     请至后面。

李春芳  (白)     请。

(李春芳、吴孝珍、施必显同下。)

【第四场】

(卢赛花上。)

卢赛花  (唱)     时才前堂把话论,

             险些露出闺阁形。

             将身且把卧房进,

             须把良谋巧计生。

     (白)     嗳呀慢着。方才在前堂与李春芳讲话,被他盘问了我一回,险些儿泄漏春光。倘若被他看破,我与他乃是未过门的夫妻。我若相认,在山寨之中诸多不便。若不相认,又恐被寨中人耻笑。思想起来,好不叫人烦闷也!

(卢赛花闭门。)

卢赛花  (西皮原板)  卢赛花在房中自己思忖,

             这件事实叫奴颇费沉吟。

             扮男装来搭救春芳性命,

             来至在太行山暂把身存。

             我二人虽然是姻缘配定,

             怎奈是未过门尚未成婚。

             奴若是今日里将他来认,

             女流辈在此间难以存身。

             倘若是执意儿不来相认,

             被众人看破了脸面何存?

             左思量右展转心中不定,

             倒叫我卢赛花进退无门。

(李春芳上。)

李春芳  (西皮原板)  卢凤春言和语令人难信,

             我看他好像个巾帼之人。

             时才间我也曾将他盘问,

             倒叫我解不透是假是真。

     (白)     且住。方才在前堂与那卢凤春叙话,听他言语支离,令人可疑。我看他虽然武艺不差,但是他行动举止袅袅非常,颇似女子的模样。况且我岳父卢世杰,膝下无子,只有一女,许配吾李春芳。他那里并未闻有什么卢凤春。待吾到他房中,一来探病,二来定要细细盘问于他。正是:

     (念)     雪地鹭鸶飞始见,柳中鹦鹉语方知。

     (白)     吓,卢仁兄开门来!

卢赛花  (白)     外面是哪一个叫门?

李春芳  (白)     李春芳在此。

卢赛花  (白)     待吾开门。

(卢赛花开门。)

卢赛花  (白)     原来是李仁兄到了。请坐。

李春芳  (白)     仁兄身体如何?

卢赛花  (白)     小弟一时身子不快,并无有什么大病。

李春芳  (白)     总要保重要紧。

卢赛花  (白)     仁兄台爱。

李春芳  (白)     岂敢。请问仁兄,那卢司马到底有几位公子,几位小姐?

卢赛花  (白)     只有一子一女。

李春芳  (白)     据小弟看来,仁兄倒不像一男——

卢赛花  (白)     “男”什么?这“男”什么?

李春芳  (白)     仁兄,小弟看你相貌风流,武艺出众,倒不像是无能男子,乃是英雄豪杰。

卢赛花  (白)     仁兄夸奖了。

李春芳  (白)     呀,想那卢府与小弟所居之地,相隔不远。况小弟与卢世杰之女,名叫赛花,曾经结为婚姻,是尚未合卺。但不知仁兄你可知道此事么?

卢赛花  (白)     告便。

李春芳  (白)     请便。

卢赛花  (白)     嗳呀且慢。你看李春芳来到吾的房中,上下打量,苦苦盘问于奴。想此事已被他看破了吾的形踪,这便怎么处?哦,吾自有道理。

     (白)     呀仁兄,你道吾是那一个呀?

李春芳  (白)     要是何人呐?

卢赛花  (白)     吾就是卢赛花在此。

李春芳  (白)     呀,请问小姐,因何至此?

卢赛花  (白)     只因那日与母亲同在绣房,忽听家院报到,说是京都来了圣旨,派了许多的校尉来到扬州,要拿你满门家眷,解在京都治罪。那时奴一听此言,十分着急。就同母亲商议,奴要到京都求奴父设法打救于你。不想我母亲不允,反将奴羞辱一场。是奴情急无奈,在绣房之中留下书信一封,女扮男装,私自离了扬州。路过此山,那时是我冒了你的名姓。谁想施必显蒙你搭救过他,他就将我请上山寨。是吾因搭救你的性命要紧,故而随意说出一个名来就叫卢凤春,曾与你交好,要救你之命。那时施、吴二位,令人下山打探明白。吾等才至法场救了你的性命。不料你看破奴的形踪,再三盘问,只得讲明。这就是奴到此处的来历。

李春芳  (白)     原来如此。多蒙小姐救命之恩。请上受某一拜。

卢赛花  (白)     你我既是夫妻,何必如此。但是一件。

李春芳  (白)     哪一件?

卢赛花  (白)     奴在此居住诸多不便。倘若被他们看破,脸面何存?奴想进京,以探父为名离了此山,日后再会。

李春芳  (白)     你乃女流之辈,久住终非所宜。就此离了此山,却是正理。但不知几时起程?

卢赛花  (白)     明日起程。奴有一言,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夫妻们在山中细把话论,

             到如今才说出实姓真名。

             此一番奴且把京都来进,

             也免得在山中终日耽心。

李春芳  (白)     小姐呀!

     (西皮摇板)  多蒙小姐搭救恩,

             倒叫我春芳感在心。

             迈步撩衣出房门,

             准备明日与你饯行。

(李春芳下。)

卢赛花  (西皮摇板)  此时间这才把机关露尽,

             打点明日奔都城。

(卢赛花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大头目、二头目、吴孝珍、施必显、李春芳同上。)

卢赛花  (内西皮导板) 整顿行装下山林,

(卢赛花上。)

卢赛花  (西皮摇板)  匹马单身奔京城。

             来在阳关下能行,

施必显、
吴孝珍、

李春芳  (同白)    卢仁兄。

卢赛花  (西皮摇板)  有劳众位来饯行。

吴孝珍  (白)     看酒来!

     (西皮摇板)  人来看过酒一樽,

             我与仁兄来饯行。

(卢赛花接酒,泼。)

施必显  (白)     酒来!

     (西皮摇板)  叫人与爷把酒斟,

             一路平安到京城。

(卢赛花接酒,泼。)

李春芳  (白)     看酒来!

     (西皮摇板)  我这里把酒将你敬,

             一路福星到都门。

(卢赛花接酒。)

卢赛花  (西皮二六板) 用手接过了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灵。

             卢凤春此番把山寨进,

             多蒙众位侠义恩情。

             弟兄们结拜在山岭,

             好一似一母同胞生。

             今日我把都城进,

             披星戴月探望严亲。

             有劳众位来相送,

             阳关设酒同来饯行。

             辞别了仁兄足踏镫,

     (西皮摇板)  回转山寨再叙深情。

(卢赛花下。)

吴孝珍  (白)     卢仁兄已去,我等回山便了。

(众人同下。)

《天宝图》【十四本】

【第一场】

(四太监、二内侍、四朝臣、王爷、卢世杰、成化帝同上。)

成化帝  (西皮摇板)  小王登基风调雨顺,

             海宴河清享太平。

             将身且把龙廷进,

             待等文武把本申。

(华锦章上。)

华锦章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田旭东,

             急忙把本奏朝廷。

     (白)     臣华锦章见驾,吾皇万岁!

成化帝  (白)     太师平身。

华锦章  (白)     万万岁!

成化帝  (白)     上殿有何本奏?

华锦章  (白)     臣启万岁:今有田旭东代天巡狩,在沿路之上贪赃受贿,屈枉黎民。请旨定夺。

成化帝  (白)     依太师之见应当怎样治罪?

华锦章  (白)     论其国法,理应问斩。

王爷   (白)     启万岁:田旭东为官清正,此事恐有不确。若将他尚方宝剑追回,削职为民,也就够了。

成化帝  (白)     就请太师差人前往,将他尚方宝剑追回,削职为民。退班。

华锦章  (白)     领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卢世杰上。)

卢世杰  (白)     且住!方才在金殿之上,那华贼要害田旭东的性命,多亏老王爷讲情。万岁已命华贼前往。想那田旭东乃是我卢世杰的门下,吾不免修书一封,送到他那里,叫他也好做一准备。

             家院!

(院子上。)

卢世杰  (白)     浓墨伺候。

(〖吹牌子〗。)

卢世杰  (白)     来,唤旗牌。

院子   (白)     旗牌走上。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大人。

卢世杰  (白)     现有书信一封,速速下到淮安田大人那里,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卢世杰、院子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华锦章同上。华子林迎上。)

华子林  (白)     阿爹居来哉。儿子有礼。

华锦章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华子林  (白)     今朝上朝,可曾参得田旭东么?

华锦章  (白)     万岁传旨:追回尚方宝剑,削职为民。

华子林  (白)     阿爹就该差人前去。

华锦章  (白)     传马杰进见。

院子   (白)     马杰进见。

(马杰上。)

马杰   (念)     吾本英雄好汉,侍奉相府门前。

     (白)     参见太师。

华锦章  (白)     现有圣旨一道。去至淮安,将田旭东的尚方宝剑追回,拿他进京问罪。

马杰   (白)     遵命。

(马杰下。)

华子林  (白)     田旭东革个仇是报哉,只是革个李春芳,总要想个法子害死他,才能出出吾革气。

华锦章  (白)     那李春芳既在太行山上与那些强盗为伍,一时焉能将他拿下?

华子林  (白)     儿子倒有个主意。

华锦章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华子林  (白)     我想派一个好武艺革教师,去到山东。在太行山左右摆一擂台:打一拳送银五两,踢一脚送银十两,若是打死了就给千两。革个李春芳一听此言,定要前来打擂革。吾们要画影图形,画着李春芳革个形容。他若不来打擂便罢,他若来时就将他拿下杀革哉。你看革个主意好不好?

华锦章  (白)     但是李春芳武艺高强,必须要有本领之人前去方可。

华子林  (白)     吾府中大教师雷正坤,武艺蛮好革,倒是顶瓜瓜革。

华锦章  (白)     来,传雷正坤进见。

院子   (白)     大教师雷正坤进见。

雷正坤  (内白)    来也!

(雷正坤上。)

雷正坤  (念)     自幼习学拳棒,练就武艺无双。结交英雄好汉,来在相府吃粮。

     (白)     参见相爷!

             吓,公子!

华锦章  (白)     罢了。

雷正坤  (白)     将小人唤进厅堂,有何吩咐?

华锦章  (白)     吾命你去到山东,摆设百日擂台,要招募天下的英雄。你可愿往?

雷正坤  (白)     小人愿往。但不知几时前去?

华锦章  (白)     即刻就去。

雷正坤  (白)     小人遵命。正是:

     (念)     堂前奉了命,摆擂到山东。

(雷正坤下。)

华锦章  (白)     来,唤华龙、华豹进见。

院子   (白)     有请二位华大人。

(华龙、华豹同上。)
华龙、

华豹   (同白)    叩见相爷。

华锦章  (白)     罢了。吾命雷正坤到山东摆下擂台,要拿李春芳。命你二人前去。现有图像一张,若有与此画上之人相似,即是李春芳到了,速速将他拿下,不得有误。

华龙、

华豹   (同白)    遵命。

(华龙、华豹同下。)

华锦章  (白)     正是:

     (念)     设下铁笼收彩凤,

华子林  (念)     安排铜锁缚金鳌。

(华锦章、华子林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刽子手、中军、曹天宝、田旭东同上。)

田旭东  (引子)    巡狩封疆,为黎民,除暴安良。

     (念)     本院奉旨出朝,巡查府县官僚。严惩贪官污吏,剪除恶霸土豪。

     (白)     本院田旭东,奉旨为八府巡按,代天巡狩。来到扬州,曾将华子林之妻秦氏与教师曹天佑正法,因此来到淮安。一路之上,官是清官民,是顺民。昨日已修本进京,启奏我主。今当早衙。

             中军,伺候了。

(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哪一位在?

中军   (白)     哪里来的?

旗牌   (白)     京中卢大人差来送信的。

中军   (白)     候着。

             启大人:京中卢大人有下书人求见。

田旭东  (白)     传。

中军   (白)     传你进去,要小心了。

旗牌   (白)     叩见大人。有书信呈上。

(旗牌呈信,下。)

田旭东  (白)     恩师有书到来,待吾拆开一观。

(〖牌子〗。)

田旭东  (白)     原来是华子林因吾杀了他的妻子,怀恨在心。他父在金殿暗害于我。想我食君之禄,当报国恩。我就弃官不做,他其奈我何!

曹天宝  (白)     既是华贼暗害大人,大人必须要设法准备才是。

田旭东  (白)     既有圣旨,岂能躲避?

曹天宝  (白)     难道就等死不成么?

田旭东  (白)     虽然华贼陷害于我,将我拿进京去,定必有人保本。我命你去往扬州,打探我李老师母今日如何。速速回来通报。

曹天宝  (白)     遵命。

(曹天宝下。)

马杰   (内白)    圣旨到!

田旭东  (白)     一同接旨。

(四校尉、马杰同上。)

马杰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田旭东身受国恩,代天巡狩,不该沿途贪赃受贿,屈枉百姓。着将尚方宝剑追回,削去官职,拿问进京治罪。

田旭东  (白)     万万岁!

马杰   (白)     将衣帽剥下,上了刑具。

(田旭东换衣。)

马杰   (白)     拿问进京。

田旭东  (白)     咳!这是哪里说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曹天宝上。)

曹天宝  (唱)     在淮安领了大人命,

             来到扬州走一程。

     (白)     俺,曹天宝。奉了田大人之命,来在扬州,打听李大哥的消息。来此已是。

             吓,为何将大门封锁了,这是何原故?待我到街坊上打听打听。

             吓,列位请了!

邻人   (内白)    请了。

曹天宝  (白)     李春芳的门首为何封锁起来了?

邻人   (内白)    李公子不知身犯何罪,被京中的校尉将他解往都中去了。

曹天宝  (白)     但不知他的太夫人哪里去了?

邻人   (内白)    他的太夫人现在囚禁监牢之中了,因此将门封锁。

曹天宝  (白)     有劳了。

             嗳呀且住!想那李老伯母现在监牢,我不免去到监中走走。

(曹天宝下。)

【第六场】

(乳娘上。)

乳娘   (念)     为主受苦刑,囚禁在监中。

(曹天宝上桌,看。)

曹天宝  (白)     来此监牢。

             呀,看此人并非李老伯母。这人好似乳娘的模样。待我进去问个明白。

(曹天宝跳下。)

曹天宝  (白)     你不是乳娘么?

乳娘   (白)     正是。原来是曹公子到了。

曹天宝  (白)     那李老夫人并小姐、红花等都往哪里去了?你为何在此受罪?

乳娘   (白)     公子有所不知:只因我家公子遭了大祸,被校尉解往京都去了。那时是老奴改扮老夫人的模样,被他们拿来囚在监中。老夫人同红花、施小姐连夜逃出扬州,到山东避难去了。

曹天宝  (白)     既然如此,待我将你救出监去,再做道理。

乳娘   (白)     全凭公子搭救。

曹天宝  (白)     这有天宝图袋在此,将你装在里面,救你出监便了。

(曹天宝解袋装乳娘。放火彩。曹天宝背袋,转场,放袋。放火彩。乳娘上。)

乳娘   (白)     多谢公子打救之恩。

曹天宝  (白)     现有纹银十两,你快快逃生出去罢。

乳娘   (白)     谢公子。

(乳娘下。)

曹天宝  (白)     待我转回淮安便了。

(曹天宝下。)

《天宝图》【十五本】

【第一场】

李母   (内二黄导板) 一家人逃性命将身藏躲,

(红花扮仆人上,施碧霞、李母同上。)

李母   (二黄顶板)  可怜我年迈苍苍受奔波,山路坎坷,好叫我无计奈何。

     (二黄原板)  无故地遭下了滔天大祸,

             这才是平地里起下风波。

             我的儿解京都要治罪过,

             但不知此一去性命如何?

             叫红花、碧霞儿将我搀过,

     (二黄摇板)  思想起好叫人两泪婆娑。

     (白)     你我三人逃出扬州,有了多日。也不知到了什么所在?看天色尚早,你我母女就此缓缓而行。

     (二黄摇板)  母女们逃过了杀身祸,

             一路行来受折磨。

             将身且把山坡过,

             怕的是我的儿吉少凶多。

(李母、红花、施碧霞同下。)

【第二场】

(强盗甲、强盗乙同上。)
强盗甲、

强盗乙  (同念)    自幼杀人放火,终日下山抢夺。

强盗甲  (白)     贤弟。

强盗乙  (白)     大哥。

强盗甲  (白)     这几日赌运不佳,下山又无有什么好买卖。这便如何是好?

强盗乙  (白)     今日天气清和,你我弟兄下得山去,倘若遇着过路客商,劫夺些银两岂不是好?

强盗甲  (白)     好。就此下山,在松林等候便了。

(强盗甲、强盗乙同下。)

【第三场】

(四云童、红焰真人同上。)

红焰真人 (念)     下山施展真法宝,打救巾帼女英雄。

     (白)     吾乃红焰真人是也。只因施碧霞有难,吾不免下山前去打救于她。

             众云童,驾云前往。

(四云童、红焰真人同下。)

【第四场】

(红花、施碧霞、李母同上。)

李母   (二黄摇板)  悲切切一同往前奔,

             山路崎岖路难行。

             耳听得松林内人声振,

             莫非此中有强人?

     (白)     嗳呀儿呀!看前面尽是松林,内有人声。莫非有了强盗?这便怎么处?

施碧霞  (白)     母亲呀!母亲但放宽心。慢说小小毛贼,就有大盗到此,孩儿也不惧怕。

             红花姐,保定母亲,暂且在山后等候一时,待孩儿前去看来。

李母   (白)     孩儿须要小心。

(施碧霞下。)

李母   (白)     你我二人暂到山后躲避躲避。

(李母、红花同下。)

【第五场】

(施碧霞上,强盗甲、强盗乙同迎上。)
强盗甲、

强盗乙  (同白)    呔!那一女子,留下买路的钱放你过去。

施碧霞  (白)     要我的银钱却也不难,但是一件。

强盗甲  (白)     哪一件?

施碧霞  (白)     将你二贼得狗头留下。

强盗乙  (白)     你看刀!

(施碧霞夺刀,强盗乙下。强盗甲起打,强盗甲败下。施碧霞追下。)

【第六场】

(强盗甲上,强盗乙随上。)

强盗甲  (白)     这一女子十分厉害,如何是好?

强盗乙  (白)     我在山后藏躲,大哥将她引至半山。待我将她推下涧去,叫山下的妖怪吃了她也就完了。

强盗甲  (白)     此计甚好。就此前去。

(施碧霞上,同强盗甲起打。强盗乙藏桌下,强盗甲引施碧霞同上桌,强盗乙猛推施碧霞下桌。强盗甲、强盗乙同下。)

施碧霞  (白)     不好了!

     (唱)     一时失足落了涧,

             怕的是性命不保全。

     (白)     且住!我是一时失足,落到山涧之中,这便怎么处?看那边有一山洞,我不免由洞中出去便了。

(蟒形上。)

施碧霞  (白)     嗳呀!看这洞中有一条大蟒,只怕性命休矣!

(红焰真人上桌。)

红焰真人 (白)     施碧霞听者:现有斩妖剑一把,速将妖蟒斩讫。你投奔太行山,寻你的兄长施必显去罢。

(红焰真人掷剑,下。)

施碧霞  (白)     空中有人言到:赐我斩妖剑一把,叫我斩了此妖,速投太行山,寻找我家兄长。此必是神灵,打救于我,不免望空一拜。

(蟒形上。施碧霞持剑斗,蟒形扑施碧霞,施碧霞持剑斩蟒形,蟒形下。)

施碧霞  (白)     妖蟒已被我斩却。我不免投奔太行山便了。

(施碧霞下。)

【第七场】

(华月娥上。)

华月娥  (西皮原板)  华月娥在房中自己思叹,

             思想起家中事好不伤惨。

             都只为秦氏嫂心肠太险,

             毒药针害得我命丧黄泉。

             多亏了神灵爷救我命转,

             送我到山涧中睡卧岩前。

             幸遇着秦良兄母子俱善,

             因此上在他家才把身安。

             思想起老爹爹不能相见,

             终日里闷奄奄把书来观。

(李母、红花同上。)

李母   (唱)     来至在山坡将身站,

             府中饥饿两腿酸。

     (白)     嗳呀儿呀,你那碧霞妹子也不知往哪里去了,还不见到来。为娘腹中饥饿,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红花   (白)     待孩儿去至山坡,寻一人家,向他讨些茶饭,母亲充饥。

李母   (白)     好好,孩儿快快前去。

红花   (白)     遵命。

     (唱)     将身儿且把山坡上,

             去到他家寻茶汤。

             来在门前用目望,

             见一女子坐草堂。

     (白)     看里面有一女子,待我向前。

             呀,里面有人么?我们乃是远方逃难之人,来在此地,腹中饥饿。若有残茶冷饭,舍结一碗,我等感恩不尽!

华月娥  (白)     呀!

     (唱)     耳边厢又听得人呼唤,

             举目抬头仔细观。

             我看此人好面善,

             好似红花一样般。

             为何今日来到此,

             女扮男装为哪般?

             走向前来把话论,

             尊一声少年听我言。

     (白)     来者莫非是红……

红花   (白)     “红”什么?

华月娥  (白)     红花么。

红花   (白)     你是何人?

华月娥  (白)     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就是华月娥。

红花   (白)     住了!想我家小姐死在毒药针之下,焉能到此?

华月娥  (白)     是你不知,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红花不知问根源,

             细听奴家把话言。

             多亏神灵来救俺,

             因此来到这山前。

红花   (白)     原来如此。

华月娥  (白)     但不知你是怎生到此?

红花   (白)     小姐容禀!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满面,

             尊一声小姐听根源:

             是奴坠楼欲寻短见,

             一阵风刮至在田大人的船前。

             因此上带奴把李夫人见,

             认为母女才把身安。

             都只为公子遭了难,

             连夜里乔装逃出家园。

             母女三人避祸难,

             因此上来到了这门前。

华月娥  (唱)     主仆今日重相见,

             三生有幸是天缘。

红花   (白)     李老妇人尚在山坡等候。

华月娥  (白)     快快请来相见。

红花   (白)     有请母亲。

(李母上。)

李母   (白)     可曾讨些茶饭没有?

红花   (白)     此处不是别人,我主人华小姐现在此处。请母亲向前相见。

李母   (白)     待老身向前。

             呀,小姐!

华月娥  (白)     老夫人请至里面。

             有请伯母!

(秦母上。)

秦母   (白)     何事?

华月娥  (白)     现有我的恩人逃难至此。

秦母   (白)     请来相见。

李母   (白)     老身这厢有礼了。

秦母   (白)     还礼。

(秦良上。)

秦良   (念)     每日打猎在山岗,回家侍奉老高堂。

     (白)     孩儿参见母亲。

秦母   (白)     此乃是李老夫人,向前见过。

秦良   (白)     吓,李老夫人!

李母   (白)     请坐。

秦良   (白)     但不知你等意欲何往?

李母   (白)     我等要到太行山投亲。

秦良   (白)     太行山离此不远。明日我送你们前去。

李母   (白)     多谢壮士。

秦良   (白)     请到后面一同用饭。

李母   (白)     请!

(众人同下。)

《天宝图》【十六本】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下手、吴孝珍、施必显、李春芳同上。)
吴孝珍、

施必显  (同西皮摇板) 弟兄结义在山林,

李春芳  (西皮摇板)  好似一母同胞人。

吴孝珍  (白)     将酒宴摆下。

(〖吹打〗。)

吴孝珍  (白)     请!

施必显  (白)     请!你我弟兄在山林结拜,倒也逍遥自在。只是我这血海冤仇,未能得报,常常挂念。

李春芳  (白)     想那华贼在朝专权,恶贯满盈,不久定必遭报。

施必显  (白)     贤弟呀!

     (西皮导板)  弟兄们在山岗神清气爽,

     (西皮快板)  侠义相交同衷肠。

             心中不把别人恨,

             恼恨奸贼华锦章。

             我三人同受他的害,

             满腹含冤在胸膛。

             有朝一日点兵将,

             管教奸贼一命亡!

李春芳、

吴孝珍  (同白)    倘若遇着机会,点动人马,杀却此贼,方解我三人心头之恨。

施必显  (白)     还要仗二位帮助。

李春芳  (白)     小弟意欲下山探访家母的下落,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只怕山下被官兵看见。

李春芳  (白)     小弟是去心已定。

吴孝珍  (白)     既然如此,待吾派人跟随一同前往。

             大头目走上!

(大头目、二头目同上。)
大头目、

二头目  (同白)    参见寨主。

吴孝珍  (白)     李公子下山探访老伯母的下落,命你二人相随。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大头目、

二头目  (同白)    但不知几时起程?

李春芳  (白)     即刻起程。带马!

     (唱)     辞别二位下山林,

             下山寻访老娘亲。

(大头目、二头目随李春芳同下。)

吴孝珍  (唱)     人来与爷寨门掩,

施必显  (唱)     等候春芳转回还。

(四龙套、四下手、吴孝珍、施必显同下。)

【第二场】

(卢世杰上。)

卢世杰  (引子)    身受皇恩,秉忠心,扶保朝廷。

(院子暗上。卢赛花上。)

卢赛花  (白)     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院子   (白)     什么人?

卢赛花  (白)     烦劳通禀:就说卢凤春求见。

院子   (白)     启老爷:外面来了一人名卢凤春,特来求见。

卢世杰  (白)     卢凤春?此人有多大年纪??

院子   (白)     不过二十上下。

卢世杰  (白)     此乃晚生后辈,想是我族之人。唤他进来。

院子   (白)     唤你进去。

卢赛花  (白)     伯父在上,侄儿参拜。

卢世杰  (白)     少礼。请坐。

卢赛花  (白)     谢坐。

卢世杰  (白)     阁下前来,不知可与老夫同宗?

(卢赛花两边看。)

卢赛花  (白)     这个……

卢世杰  (白)     两厢退下。

(二院子同下。)

卢世杰  (白)     请道其详。

卢赛花  (白)     爹爹在上——

(卢赛花跪。)

卢赛花  (白)     孩儿叩头!

(卢世杰站。)

卢世杰  (白)     吓,你是何人?为何这样称呼?

卢赛花  (白)     爹爹,你怎么连女儿都不认识了?我就是你女儿卢赛花。

卢世杰  (白)     待吾看来。

             可不就是你这个丫头么。你起来。我且问你,为何这样的打扮吓?

卢赛花  (白)     爹爹有所不知:只因李春芳不知为了何事,被校尉拿问进京。是孩儿听闻此言,就与母亲商议,想要进京求爹爹设法搭救于他。那时母亲不允,是女儿性急无奈,留下了书信一封,我女扮男装进京来了。不想路过那太行山,遇见了些强盗。那时女儿就假冒李春芳的名字,指望把他们唬回去就完了。谁知道这些强盗,俱是宦门之后,被奸臣所害,暂避在山林,曾经受过李春芳的恩典。那时他们就将女儿请上山寨。女儿一想,若在山林耽搁,岂不误了大事。那时女儿,就随便说了一个名字,说我叫卢凤春,同李春芳有八拜之交,今我特为救他的性命而来。他们闻听此言,就随同女儿下山,劫了法场,救出了李郎。女儿因在山中,诸多不便。才辞别了他们,到京中来了。

卢世杰  (白)     原来如此。你快快还是回去的才是。

卢赛花  (白)     女儿既来了,我就不必再回去了。

卢世杰  (白)     想吾这府下内外上下,均是男子。吾儿在此,大有不便。

卢赛花  (白)     这不要紧。女儿就是这样的装扮,就说你能的儿子,就完啦吗。

卢世杰  (白)     这却到也使得。如此女儿随同为父,去至后堂。

卢赛花  (白)     爹爹,就不要叫吾是女儿啦。

卢世杰  (白)     要叫什么吓?

卢赛花  (白)     要叫儿子。

卢世杰  (白)     如此为父来叫叫看。

卢赛花  (白)     爹爹!

卢世杰  (白)     儿子!

卢赛花  (白)     喂!

卢世杰  (白)     随为父的来呀!

(卢世杰、卢赛花同下。)

【第三场】

(四英雄、华龙、华豹、雷正坤同上。)

雷正坤  (白)     来此是擂台,一同上擂。

(四英雄同跳上台,雷正坤上台。华龙、华豹同坐高台执画图。)

雷正坤  (念)     英雄上擂台,好汉两边排。打死不偿命,愿者请上来。大叫三声谁敢来?

英雄丁  (白)     师傅,天气还早。打擂的还没有来呐。你请到后面歇歇罢。

雷正坤  (白)     有人上擂,速报吾知。

(雷正坤下。)

英雄丁  (白)     今日这个擂台,如有人上台打擂,打一拳送银五两,踢一脚送银十两,若是打死了还要送银一千两。你们谁敢来?


(打擂者甲、打擂者乙同上。)

打擂者乙 (白)     咱们上擂去。听说是打一拳送五两银子,踢一脚送十两银子。伙计,你先打去。

打擂者甲 (白)     吾先上去还是你先上去?

打擂者乙 (白)     待吾先上去。

             嗳呀,弗成功革。没有梯子,怎样上去?

打擂者甲 (白)     要跳上去革。

(打擂者乙跳上台,同英雄丁打。打擂者乙滚下台。打擂者甲上台,起打。英雄丁败。雷正坤上,踢打擂者甲倒。打擂者甲起。)

打擂者甲 (白)     拿来。

英雄丁  (白)     拿舍革呀?

打擂者甲 (白)     拿十两银子来呀。你不是说明革:踢一脚给银十两。

雷正坤  (白)     此乃是一个无赖子。来,赏他十两银子。

(李春芳、大头目、二头目同上。李春芳看。)

雷正坤  (白)     叫他滚了去罢。

英雄丁  (白)     赏你十两银子。你下去罢!

打擂者甲 (白)     慢来慢来,你再踢上吾一脚,凑成二十两,好弗好?

英雄丁  (白)     你滚下去罢!

大头目  (白)     李公子,你上去打这个王八入的。

李春芳  (白)     你吾行路要紧,少惹是非。

大头目  (白)     你不上,待吾上去试试看。

(大头目上台,起打。雷正坤推大头目下台。李春芳上台,起打。华龙、华豹同打开画图看。李春芳踢倒雷正坤,打雷正坤死。李春芳、大头目、二头目同下。)
华龙、

华豹   (同白)    此人定是李春芳。速速将他拿下,且莫将他放走。

二差役  (同白)    遵命!

(二差役同下。)

【第四场】

(李春芳、大头目、二头目同上。二差役同随上。)

二差役  (同白)    打擂的好汉慢走,你将我们的教师爷打死了,有一千两银子的赏格。快同我们去领赏去罢。

李春芳  (白)     还有赏?但不知到何处去领吓?

二差役  (同白)    就在前面不远。

李春芳  (白)     好。

             二位看守马匹,待吾随同他们去领赏,去去就来。

大头目、

二头目  (同白)    好。我们在这里等着你,你去罢。

(二差役拉李春芳同下。)

大头目  (白)     伙计,咱们在这等什么?咱们也同去看看去。

二头目  (白)     好,一同前去。

(大头目、二头目同下。)

【第五场】

(二差役引李春芳同上。四龙套、四校尉、华龙、华豹同上。)
华龙、

华豹   (同白)    来,将李春芳与吾拿下!

(二差役领李春芳同下。大头目、二头目同上,同看。)

大头目  (白)     李公子又被官兵拿去。你我二人速速回山,报于二位寨主知道便了。

(大头目、二头目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英雄、吴孝珍、施必显同上。)

吴孝珍  (唱)     李贤弟下山无音信,

施必显  (唱)     倒叫某家挂在心。

(大头目、二头目同上。)
大头目、

二头目  (同白)    启禀二位寨主:大事不好了!

吴孝珍、

施必显  (同白)    何事惊惶?

大头目  (白)     李公子下山,遇见一伙人在那里摆擂。李公子上台打擂,将摆擂之人打死。不料他们均是京都下来的官兵,画影图形,捉拿李公子。是他们骗李公子前去领赏,竟来了多少人,将李公子锁拿去了。

施必显  (白)     有这等之事?我等必须速速前去搭救于他。

吴孝珍  (白)     就此前往。

             众喽兵,一同下山。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校尉、二差役锁李春芳同上,华龙、华豹同上。)
华龙、

华豹   (同白)    请了。李春芳既经拿获,你我一同回去交令。

(吴孝珍、施必显同暗上桌,同看。)
华龙、

华豹   (同白)    众人役,回京交令。

(四龙套、四校尉、二差役、李春芳、华龙、华豹同下。吴孝珍、施必显同下桌。)

吴孝珍  (白)     看他们已将李贤弟押解进京,你我赶上前去便了。

(吴孝珍、施必显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校尉、华龙、华豹、二差役押李春芳同上。〖吹牌子〗。四英雄、吴孝珍、施必显同追上,同杀二差役。施必显背李春芳下。吴孝珍杀华豹。四校尉同上,对四英雄同打。四校尉同败下。施必显背李春芳同上。)

吴孝珍  (白)     大家同回山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华锦章上。)

华锦章  (唱)     心中恼恨李春芳,

             设摆擂台把他诓。

             画影图形来寻访,

             管教他一命丧无常。

(华龙上。)

华龙   (念)     忙将春芳事,报于老太师。

     (白)     参见相爷。

华锦章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华龙   (白)     谢坐。

华锦章  (白)     华龙,吾命你画影图形捉拿李春芳。此事如何?

华龙   (白)     下官去到山东擂台之下,果然李春芳上来打擂。上得擂台,三拳两足,竟将雷正坤打死。当时就将李春芳拿住。行至中途,不料又被那太行山的贼寇劫抢去了,华豹已被他们杀死。不是下官逃得快,性命也就休矣。

华锦章  (白)     后面歇息去罢。

华龙   (白)     谢相爷。

(华龙下。)

华锦章  (白)     好一个李春芳!私结太行山的强盗,两次劫夺朝廷的要犯,十分可恼。明日不免上得金殿,奏上一本。请圣上点动人马,剿灭山寨,捉拿春芳便了。

     (唱)     山寨贼寇太逞强,

             两次劫夺李春芳。

             明日金殿把本上,

             扫除山寨灭强梁。

(华锦章下。)

【第十场】

(四太监、四朝臣、王爷、卢世杰、二内侍、成化帝同上。)

成化帝  (西皮摇板)  金鸡报晓出宫廷,

             朝臣待漏在午门。

             内臣摆驾九龙口进,

             一统山河亚赛尧君。

四朝臣、
王爷、

卢世杰  (同白)    臣等参见万岁!

成化帝  (白)     众卿平身。

四朝臣、
王爷、

卢世杰  (同白)    万万岁!

成化帝  (白)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华锦章上。)

华锦章  (念)     且将山寇事,启奏万岁知。

     (白)     臣华锦章见驾,吾主万岁!

成化帝  (白)     太师上殿,有何本奏?

华锦章  (白)     臣启万岁:今有李春芳,乃前朝李忠之子。此人武艺高强,结交山寇,有谋反朝廷之意。请万岁定夺。

成化帝  (白)     此人既与贼寇为党,就该拿来问罪。

华锦章  (白)     臣前者也曾命人着地方官兵将他拿住,不料中途路上被太行山贼人将他劫上山去。闻听李春芳在山寨之上,招兵聚将,要谋反朝廷。要求万岁降旨,派人领兵前去剿除。

成化帝  (白)     据太师之见,应命何人前去?

华锦章  (白)     卢世杰为兵部大司马,执掌兵权,可命他前往。

成化帝  (白)     如此卢世杰听旨。

卢世杰  (白)     臣。

成化帝  (白)     命你带领五千人马,征剿太行山贼寇。即日起兵,领旨下殿。

卢世杰  (白)     领旨。

     (念)     金殿奉圣命,校场点雄兵。

(卢世杰下。)

华锦章  (白)     臣启万岁:田旭东已拿问在京,请旨钦派大臣审问。

王爷   (白)     想那田旭东既无大罪,前曾奉过圣旨,已将他削去官职。今日为何又将他拿问?

成化帝  (白)     既蒙老皇兄保本,就将田旭东削职为民,即行施放便了。退班。

华锦章  (白)     领旨!

(王爷怒视华锦章,下。华锦章随下。)

【第十一场】

(四大将同上,同拉起霸。〖点绛唇〗。)

大将甲  (白)     请了!

三大将  (同白)    请了!今日元帅登台点将,吾等两厢伺候。

(四大将同下。四龙套、八英雄、四上手、中军、卢世杰同上。)

卢世杰  (点绛唇)   执掌兵权,威风八面,旌旗展,扫灭狼烟,扶保锦江山。

(四大将同上。)

四大将  (同白)    参见元帅!

卢世杰  (白)     站立两厢。

     (念)     威风凛凛坐校场,忠心耿耿保皇王。管带三军百员将,马到功成谁敢当!

     (白)     本帅,卢世杰。大明驾前为臣,官拜兵部大司马。今奉圣命,扫除太行山贼寇。前者吾女儿言到:太行山强盗,俱是宦门之子,被奸臣陷害,因此落草为寇。此番本帅前去征剿,看事行事。倘能顺说他等,叫他们归降,以作皇家的栋梁,岂不是两全其美?今当黄道吉日,正好发兵。

             众将官,人马可齐?

四大将  (同白)    俱已齐备。

卢世杰  (白)     起兵前往。

四大将  (同白)    吓!

(〖吹牌子〗,〖泣颜回〗。众人同大转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3 ┊ 字数:3万2676 ┊ 最后更新:2020-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