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飞叉阵》(一名:《马援归汉》)

主要角色
马援:外
马洪:小生
马夫人:老旦
耿弇:净
耿龙:副净
耿虎:丑
酒保:丑
番婆:武旦

《闹昆阳》马连良饰马援、马崇仁饰马洪
《闹昆阳》马连良饰马援、马崇仁饰马洪
情节
王莽篡汉以后,马援为之镇守昆阳。光武兵至,马援坐困孤城,命子马洪哨探敌情。马洪见汉兵势大,遂降于光武。回告其父,马援怒欲斩之,推出辕门。适值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在酒楼叙饮,闻知此事,将马洪劫去。马援追出城外,又遇耿弇父子在荒村打猎,上前拦阻,互相用武。马援为耿弇所败,意欲回马入城,而城已被邓禹袭取。邓禹劝马援归顺,且遣其子出迎之。马援欣然允从,入拜光武。忽接探报,番邦犯境,大将牛毛领兵杀来,已离昆阳不远。光武命马援为元帅,耿弇副之,马洪为先行官,亦起兵御敌。马援用火攻围烧,番邦从此不复反矣。

注释
案汉史,马援陕西延安府兴平人,新莽末造,隗嚣窃据陕西,马援在嚣处。奉使入洛阳,见光武,目为真命主,预料必能定天下。隗嚣遣子入侍,马援将家属随行。斯时马援之心已倾向光武矣。后隗嚣降公孙述,马援谏阻不从,为光武定计灭隗嚣。马援又征交趾、先零、叁狼诸夷,以功封伏波将军。马援之历史,大略如此,未尝臣王莽,亦未尝守昆阳。共生四子,马廖、马防、马光、马客卿,并无所谓马洪者。剧本中事实,究竟依何书本,枥老读书无多,无从考证。惟剧情以武工为重头,飞叉一场颇有精彩,足令观者目眩神夺。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7.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马援上。)

马援   (引子)    一片丹心,辅莽主,扶保朝廷。

     (念)     老夫生来秉性刚,文韬武略腹中藏。凛凛威风无人挡,赫赫扬名镇昆阳。

     (白)     吾,马援。莽主驾前为臣,镇守昆阳一带。可恨妖人刘秀,屡屡兴兵,侵夺疆土,吾也曾命孩儿马洪前去打探。去了多日,未见回来,不知为了何事?

(中军暗上。)

马援   (白)     倒叫老夫时时挂念。

             中军!

中军   (白)     有!

马援   (白)     后堂传话,请夫人出堂!

中军   (白)     后堂传话,请夫人出堂!

(马夫人随丫鬟同上。)

马夫人  (念)     夫受皇王爵,妻沾雨露恩。

     (白)     王爷!

马援   (白)     夫人请坐。

马夫人  (白)     有坐。王爷将妾身唤出,有何话讲?

马援   (白)     只因老夫命孩儿马洪探听刘秀军情,为何去了多日不见回来,叫老夫甚为挂念。

马夫人  (白)     王爷不必忧虑,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今日乃是王爷寿诞之日,妾身备得酒筵,与王爷祝寿。待老身拜寿!

马援   (白)     有劳夫人美意,不须拜了。

马夫人  (白)     丫鬟,看宴伺候!

(马援、马夫人同坐,同饮酒。)

马援   (西皮原板)  夫妻们在二堂饮琼浆,

             为姣儿倒叫我常挂心旁。

马夫人  (西皮原板)  劝王爷休得要心中思想,

             我的儿他不久定回昆阳。

(马洪上。)

马洪   (西皮摇板)  催马来在营门上,

             见了父王说端详。

     (白)     参见爹爹、母亲!

马援   (白)     我儿回来了?

马洪   (白)     回来了!

马夫人  (白)     今日是你抚琴寿诞之期,还不上前拜寿!

马洪   (白)     孩儿与父亲拜寿!

马援   (白)     不消拜了,一旁坐下。

马洪   (白)     谢坐!

马援   (白)     看酒。

(中军斟酒。)

马援   (白)     我儿前去,打探军事如何?

马洪   (白)     爹爹容禀!

     (西皮摇板)  父王在上听儿讲,

             奉命匹马出昆阳。

             人言刘秀是真龙降,

             因此孩儿把汉降。

马援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胸膛,

             胆大马洪降刘王。

             怒气不息出二堂,

(马援下。)

马洪   (西皮摇板)  再与母亲说端详。

     (白)     嗳呀母亲吓,看我家爹爹怒气冲冲,想是升帐去了,必定有斩孩儿之意,这便如何是好?

马夫人  (白)     我儿不必害怕,待为娘与你作主就是。

     (西皮摇板)  我儿且把心宽放,

             为娘与你作主张。

(马夫人拉马洪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四龙套、四大铠、中军、马援同上。马援坐帐。)

马援   (白)     来!将马洪与我押上来!

(中军引马洪同上。)

马洪   (白)     参见爹爹!

马援   (白)     马洪!方才在酒席筵前你讲说什么?

马洪   (白)     孩儿乃是一句戏言。

马援   (白)     你待怎讲?

马洪   (白)     乃是一句戏言。

马援   (白)     奴才!

     (西皮摇板)  奴才说话太狂妄,

             擅敢私自降刘王。

             人来与爷上了绑,

             推去斩首在法场。

(四大铠押马洪同下。马夫人上。)

马夫人  (念)     迈步忙把宝帐上,王爷息怒慢商量。

马援   (白)     嗳呀夫人吓!那马洪降了刘秀,若不将他斩首,莽主闻知,你我全家性命难保!

马夫人  (白)     嗳呀儿吓!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胆丧,

             好叫老身两泪汪。

(马夫人下。)

马援   (白)     中军听令:待到午时三刻,将马洪斩讫,首级号令关前。吩咐掩门!

(马援下。四龙套、四大铠、中军同下。)

【第三场】

(耿弇上。)

耿弇   (引子)    隐居山林,恨奸臣,搅乱宫室。

     (念)     忆昔居官在朝门,奸臣当道乱宫庭。告职归乡把身隐,灭却奸贼方称心。

     (白)     老夫,耿弇。昔年汉室为臣。只因奸臣专权,是俺告职归乡,隐居山林,倒也清闲自在。今日天气清和,不免将两个孩儿唤出,到郊外打猎一回。

             耿龙、耿虎走上!

(耿龙、耿虎同上。)
耿龙、

耿虎   (同念)    习练拳棒和刀枪,不愿皇家作栋梁。

     (同白)    参见爹爹。

耿弇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耿龙、

耿虎   (同白)    谢爹爹!将儿唤将出来,有何训教?

耿弇   (白)     今日天气清和,随同为父郊外打猎游玩一回。

耿龙、

耿虎   (同白)    孩儿遵命!

耿弇   (白)     带马!

     (西皮摇板)  父子们一同郊原往,

             打猎游玩散心肠。

(耿弇、耿龙、耿虎同下。)

【第四场】

(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上。)
马武、
姚期、
黄霸、

冯异   (同唱)    散步来在大街上,

             只见街市闹嚷嚷。

     (同白)    俺——

马武   (白)     马武。

姚期   (白)     姚期。

黄霸   (白)     黄霸。

冯异   (白)     冯异。

马武   (白)     请了!

姚期、
黄霸、

冯异   (同白)    请了!

马武   (白)     你吾来在昆阳城内,无处游玩,何不回到酒楼沽饮几杯?

姚期、
黄霸、

冯异   (同白)    好,一同前往。

(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转场。)

马武   (白)     来此已是酒楼。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店,开坛十里香。

     (白)     众位是喝酒的么?请到楼上坐。

(酒保、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上楼。)

马武   (白)     有好酒,快快取来!

酒保   (白)     是!

             伙计们,烫好酒一壶吓!

             酒到。

马武   (白)     请!

(酒保下。〖吹牌子〗。四上手押马洪同上。)

马洪   (白)     苍天吓!天!想吾马洪死得好不明白也!

(四上手押马洪同下。)

马武   (白)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什么事吓?

马武   (白)     吾且问你,楼下为何这等喧哗?

酒保   (白)     是你不知道,吾们今日这个马元帅要斩公子,故而热闹。

(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翻桌。)

马武   (白)     你吾前去搭救便了。

(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下。)

【第五场】

(中军、四上手押马洪同上,马洪跪。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上,同杀中军、四上手,救马洪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八马童、马援同上。)

马援   (念)     辕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探子上。)

探子   (白)     有人劫夺法场。

马援   (白)     众将军!追!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马武、姚期、黄霸、冯异拉马洪同上,同出城。四龙套、八马童、马援同追上,马援、马洪同起打。马援落马,马洪欲刺。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拦马洪。)

姚期   (白)     老将军,你老了吓!不中用了吓!

     (笑)     哈哈哈哈哈!

(姚期下。马援气,上马持飞抓追下。)

【第八场】

(耿弇、耿龙、耿虎同上。)

耿弇   (白)     哪里有喊杀之声?登高一望。

(耿弇、耿龙、耿虎同上桌。马洪上,马援追上,用飞抓打,马洪倒,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上,救马洪同下,马援追下。)

耿弇   (白)     原来是马援他父子争斗起来。

             孩儿们,你吾一同赶上去。

(马援上,马洪败下,耿弇、耿龙、耿虎同上,同打,耿弇用勾连枪勾飞抓,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邓禹、刘秀同上,同入城。马武、姚期、黄霸、冯异、马洪同上,同随入城。马援、耿弇、耿龙、耿虎同扯上,马援夺抓下,耿弇、耿龙、耿虎同追下。马援上。)

马援   (白)     且住!耿氏父子勾连枪厉害,待我回转城中,再作道理。

             呔,开城!

邓禹   (白)     城池已被我主占了。老将军,还不下马投降!

马援   (白)     城上是何人搭话?

邓禹   (白)     本帅邓禹。

马援   (白)     嗳呀!邓禹,你要叫吾归降却也不难。将吾那逆子马洪放出城来,我父子有话言讲。

邓禹   (白)     这有何难?

             将马公子放出城去。

(马洪上,出城,马武、姚期、黄霸、冯异同随出城,马洪跪。)

马洪   (白)     爹爹!

马援   (白)     马洪!我儿!咳!儿吓!你这畜生!既是归顺汉王,也要先对为父讲明,也免这一场大战。你来看!为父偌大年纪,适才倘被他们将为父杀死,你这奴才是怎样在世为人?

马洪   (白)     启禀爹爹:现今莽主无道,气数当衰,刘主当兴,望乞爹爹早早归顺。

马武、
姚期、
黄霸、

冯异   (同白)    马老将军,归顺了罢!

马援   (白)     也罢!一同叩见汉王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邓禹、刘秀同上,马武、姚期、黄霸、冯异、耿弇、耿龙、耿虎引马援、马洪同上。)

马洪   (白)     老臣马援,归顺来迟,望求我主恕罪!

刘秀   (白)     老将军弃暗投明,可喜可贺!请坐!

马援   (白)     谢坐!

刘秀   (白)     今有牛毛带领番兵前来犯境,先生何计安哉?

邓禹   (白)     就命马老将军以为正元帅,耿老将军以为副元帅,马洪以为前部先行,前去征剿,哪怕那牛毛不灭!

刘秀   (白)     后帐排宴,与众位将军贺功!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大吹打〗。四龙套、八番兵、四番婆、牛毛同上。)

牛毛   (白)     呔!趱行者!

(四龙套、八番兵、四番婆、牛毛同转场。)

牛毛   (白)     我,牛毛是也。今特带领我国十万雄兵,要夺汉室天下。前面已是昆阳地面。

             巴图儿,选一平阳之地,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汉兵交战。

(四龙套、八番兵、四番婆、牛毛同转场。牛毛坐桌。)

牛毛   (白)     来,一齐开操。

(四龙套、八番兵、四番婆同操。)

牛毛   (三笑)    哈哈,吓哈,吓,哈哈哈哈哈!

     (白)     赏儿等羊羔美酒,席地去饮。

(探子上。)

探子   (白)     汉兵讨战!

牛毛   (白)     巴图儿,杀!

(群场对阵,起打,抛叉,牛毛败上山。四上手、马武、姚期、岑彭、杜茂、马虹、耿龙、耿虎、马援、耿弇同上。)

马援   (白)     看贼兵齐入山谷,不免放起火来。

             众将官,放火烧山!

(众人同翻跟头下。番将抱印旗上,跪献。)

马援   (白)     众将收兵!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7 ┊ 字数:4406 ┊ 最后更新:2021-12-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