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麦城升天》(一名:《走麦城》;一名:《荆州失计》)

主要角色
关羽:红生
曹操:净
刘备:老生
诸葛亮:老生
刘封:小生
刘禅:小生
许靖:末

《麦城升天》林树森饰关羽
《麦城升天》林树森饰关羽
情节
此剧自《三国演义》七十二回中,曹操兵退斜谷一役始,至七十六回关公败走麦城止。中间略去水淹七军、降于禁、擒庞德一段。全剧共包括“五界山刘、曹会阵”、“曹操败斜谷、弃汉中”、“玄德进位汉中王”、“魏遣满宠至吴游说,离间孙刘”、“诸葛瑾过江,为孙权向关公求婚不成被辱”、“关公受命出师攻襄阳”、“夺傅士仁、糜芳先锋职,令留守公安南郡”、“关公夜梦大猪咬伤左足”、“关公一鼓下襄阳,围曹仁于樊城”、”命王甫沿江筑烽火台”、“吴命吕蒙规取荆州”、“关公左臂中弩箭(演义做右臂,非是),华佗刮骨疗毒”、“吕蒙装病,陆逊代吕蒙守陆口”、“吕蒙兵白衣渡江,拆烽火台,偷袭荆州”、“傅士仁、糜芳以二郡降吴”、“徐功明大战沔水,解樊城围”、“关公引军退向荆州,中途兵变,三百余骑入麦城”、“廖化夺围奔上庸乞救,不遂”、“诸葛瑾来劝降”、“关公父子夜半走麦城,奔临沮,途中遇害”及“周仓、王甫、赵累三人同殉难”等情节。

注释
此剧与《演义》所载,大致均吻合。即其白口,亦多剪取《演义》中原句。故较他剧本为雅驯。惟与从前之旧脚本,则颇有不同处,多寡长短也悬殊。盖此本近数年来,经沪上名伶,将旧剧重新翻排演之戏,或竟称为新戏者殊误。至其剧情,亦已尽人皆知,毋待编者缕洒赘语。惟中间谏阻关公,谓公安、南郡二要隘,恐糜芳、傅士仁不可靠,并荐赵累可用等语,则系王甫之言,并非廖化所说,且系已得襄阳后之谋划,并非先锋营失火,关公杖责糜、傅,改为留守二郡时之所语。然剧本中移置于此颇好,非但天衣无缝,穿插的毫无痕迹。且其进谏之时机,反较《演义》原本为得当。揆情度势,自应于此时出之。即此一端,可见编剧者之程度高尚矣。再《演义》称关公父子均被擒,孙权犹欲降之,不从乃遇害。剧中则仅以公父子先后落马死为结,颇得体。且又不背史书。考陈寿《三国志·蜀志》第六卷公传,称“权遣将逆击羽,斩羽及子平于临沮”,又《吴书》也称“孙权遣将潘璋,逆断羽走路。羽至即斩”云。然则公明明未被擒,而《演义》必欲以被擒辱公,则其识见,诚不如编排此剧者远远矣。余按此剧,从前以迷信之故,均不敢轻演。都中忌讳尤甚。相传演之则戏园必走水,实则因某班适经一度之会逢其适耳。曩年开明公司新舞台,初排此剧,亦巧遇回禄。迷信者因之执此说益坚。幸该舞台不为所迷,卷土重来,凯音卒奏。一部分之迷信,于是乃破除。呜呼,公之遇害,正公之昭垂千载之凛凛大节也。何忌讳为?若谓演公惨死故事,故公必降祸,则迷信者何不捏编一出关公斩吕蒙擒潘璋之戏?则岂不将邀福无穷乎?呜呼可笑!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6.8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徐晃、曹仁自两边分上,同起霸。)
徐晃、

曹仁   (同点绛唇)  细柳营开,

(张郃、曹洪自两边分上,同起霸。)
张郃、

曹洪   (同点绛唇)  马嘶郊外,

(许褚、夏侯惇自两边分上,同起霸。)
许褚、

夏侯惇  (同点绛唇)  旌旗摆,

(李典、乐进自两边分上,同起霸。)
李典、

乐进   (同点绛唇)  剑竖刀排,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点绛唇)  准备拔营寨。

     (同白)    俺——

徐晃   (白)     徐晃。

曹仁   (白)     曹仁。

张郃   (白)     张郃。

曹洪   (白)     曹洪。

许褚   (白)     许褚。

夏侯惇  (白)     夏侯惇。

李典   (白)     李典。

乐进   (白)     乐进。

徐晃   (白)     请了!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请了。

徐晃   (白)     魏王升帐,我等两厢伺候。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请。

(〖大吹打〗。八龙套、八英雄、二文官、中军、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双手独擎天,奇功已早建。主名扶汉祚,鼎三分,炎运当迁。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参见魏王。

曹操(白)站立两旁。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啊!

曹操   (念)     三台入虎帐,九烈冠朝樱。今朝借銮舆,不日九五登。

     (白)     孤,魏王曹。起义气于陈留,诏诸侯以平乱。效伊尹之作用,具周召之图谋。赫耀天下,位加九锡,诸侯佩服,孙、刘未除。可恨刘备,屡屡兴兵,侵犯中原。前者,命夏侯渊,镇守东川,被黄忠老匹夫,刀劈马下。至今此仇未报。趁他兵未发,我兵先临。

             众将官!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啊!

曹操   (白)     兵出斜谷。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啊!

(〖泣颜回〗。众人同大转场,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许靖、孟达同上,同迎台口坐。)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许靖、

孟达   (同白)    俺——

张飞   (白)     张飞。

赵云   (白)     赵云。

马超   (白)     马超。

黄忠   (白)     黄忠。

马岱   (白)     马岱。

魏延   (白)     魏延。

许靖   (白)     许靖。

孟达   (白)     孟达。

张飞   (白)     众位请了!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许靖、

孟达   (同白)    请了。

张飞   (白)     今日大哥升帐,我等在此伺候。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许靖、

孟达   (同白)    请!

(〖大吹打〗。八龙旗、四方旗、八英雄、刘封、刘禅、法正、费诗、李严、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国运濒危,统雄兵,扶持社稷。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许靖、

孟达   (同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许靖、

孟达   (同白)    啊!

刘备   (念)     大树楼桑是吾家,剿平国乱在中华。扫荡黄巾灭吕布,重整汉室锦邦家。

     (白)     孤,刘备。仗先生之妙算,得了东、西两川。正好进兵,剿除曹贼。也曾命探马打听,未见回报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今有曹操,带领四十五万雄兵,同到斜谷。

刘备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备   (白)     探马报到,曹兵已至斜谷,先生何计安之?

诸葛亮  (白)     待山人传令。

             张飞、赵云、马超、黄忠听令!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同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四人,各带五千人马,攻打头阵,不得违误。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同白)    得令。

(张飞、赵云、马超、黄忠同上马,同下。)

诸葛亮  (白)     魏延、马岱听令。

魏延、

马岱   (同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二人各带精兵三千,后阵接杀。

魏延、

马岱   (同白)    得令。

(魏延、马岱同上马,同下。)

诸葛亮  (白)     刘封听令。

刘封   (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保定主公,在五界山头,与曹操答话,须要小心。

刘封   (白)     得令!

刘备   (白)     带马。

(刘备引刘封同下。)

诸葛亮  (白)     主公此去,必定大获全胜。准备酒宴,与主公贺功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刘封同上。刘备、曹操对坐山头。)

曹操   (白)     来者敢是刘豫州?

刘备   (白)     来者敢是曹丞相?

曹操   (白)     刘玄德!

刘备   (白)     曹孟德!

曹操   (白)     刘备!

刘备   (白)     曹操!

曹操   (白)     我把你这大耳儿!

刘备   (白)     我把你这误国奸贼!

曹操   (白)     大耳儿,你本楼桑一织席卖履之人,妄充帝胄,擅敢反叛朝廷,带领人马,夺取两川。今日老夫兴兵到此,尔还不马前归顺,少时玉石俱焚,你悔之晚矣!

     (西皮摇板)  你本织席卖履人,

             冒充帝胄乱胡行。

             侵吞疆土理不顺,

             胆敢与孤来抗衡!

     (白)     你等听老夫骂得可是?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骂得是!

(曹操笑。)

刘备   (白)     曹贼,想你身为汉相,实为汉贼。汝上杀母后,自立为王,僭用天子之节钺銮舆称尊,岂非叛逆?我乃大汉宗亲,奉诏讨贼,你还有何理说?

     (西皮摇板)  僭用銮舆妄称尊,

             上欺天子下压臣。

             心怀叛逆该何罪,

             少时叫你命难存。

曹操   (白)     刘备辱骂孤家,可骂得是么?

徐晃、
曹仁、
张郃、
曹洪、
许褚、
夏侯惇、
李典、

乐进   (同白)    骂得也是。

曹操   (白)     呸!徐晃,与我出马。

刘备   (白)     刘封出马。

曹操   (白)     刘封,我把你这假子。眼前若有孤黄须儿在,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刘封   (白)     看枪!

(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刘封同起打。刘备、曹操同下。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刘封同败下。赵云、马岱同上,杀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同下。赵云、马岱同追下。许褚、夏侯惇同上,赵云、马岱同上,杀许褚、夏侯惇同败下。赵云耍枪花下。曹操随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同上,魏延上,射曹操下,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同随下。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刘封同追下。曹操、徐晃、曹仁、张郃、曹洪、许褚、夏侯惇、李典、乐进同上。)

曹操   (白)     孤被魏延追赶,不料他射孤一箭。射去孤门牙二个。好不痛煞孤也。

徐晃、

夏侯惇  (同白)    请魏王暂回许昌,待来春发兵,再来报仇。

曹操   (白)     好!收兵收兵。

             啊呀,痛煞孤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八龙套、刘封、刘禅、法正、费诗、李严、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念)     营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马岱、魏延、孟达同上。)
张飞、
赵云、
马超、
黄忠、
马岱、
魏延、

孟达   (同白)    末将等交令。

诸葛亮  (白)     此乃众位将军之功也。

李严   (白)     啊先生,今日主公已得东、西两川之地。可以应天顺人,即皇帝之位了。

诸葛亮  (白)     想主公以仁义为怀,只怕不肯就称尊号。但今已有荆襄两川之地,可以称尊为汉中王,随后再即帝位,也还不迟。待山人请出主公商议。

             有请主公!

(刘备上。)

刘备   (白)     先生何事?

诸葛亮  (白)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刘备   (白)     喜从何来?

诸葛亮  (白)     今主公已得荆襄、两川之地,满营文武,俱欲尊主公为汉中王之位。

刘备   (白)     吾僭称王位,是所不敢。

诸葛亮  (白)     今天下分崩,群雄并起,各霸一方。四海之士,舍死忘生,而事其上者,皆欲攀龙附凤,以立功名。今主公不允,大失众人之望。

张飞   (白)     大哥!今天下纷纷大乱,异姓之人,尚称王称帝。大哥乃汉室宗亲,莫说称王,就是做皇帝,也是应当的。

刘备   (白)     你休得胡言,快快退下。

张飞   (白)     咋!

刘备   (白)     未得天子明诏,岂非僭位?

诸葛亮  (白)     主公先即王位,然后再表奏天子不迟。

刘备   (白)     此事万万使不得。

赵云   (白)     主公若再推让,只恐众心解散矣。

诸葛亮  (白)     今日即是良辰,就请主公即位。

             看冠带伺候。

(〖吹打〗。)

刘备   (白)     先生请!众位将军请!孤有僭了。

(〖吹打〗。刘备升坐。)

刘备   (白)     文武官员听封:诸葛先生,封为军师总理军国重事。

诸葛亮  (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刘禅听封。封你为王世子。

刘禅   (白)     谢父王!

刘备   (白)     关、张、赵、马、黄,封为五虎上将。

张飞、
赵云、

黄忠   (同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许靖听封:封你为太傅之职。

许靖   (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李严、法正,封你二人为尚书令。

李严、

法正   (同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魏延听封:封你为汉中太守。

魏延   (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马岱为宜亭候。

马岱   (白)     谢主公!

刘备   (白)     刘封、孟达听令:命你二人镇守上庸。

刘封、

孟达   (同白)    谢主公!

(刘封、孟达同下。)

刘备   (白)     李严赍表去至许昌。

李严   (白)     遵命。

(李严下。)

刘备   (白)     费诗听令:命你送官诰荆州,封吾二弟五虎上将首领。

费诗   (白)     遵命。

(费诗下。)

刘备   (白)     后堂排宴,与众将贺功!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中军、司马懿、满宠、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满朝文武孤为尊,

             半为天子半为臣。

             迈步且把宝帐进,

             平定刘备方称心。

(贾诩上。)

贾诩   (白)     启魏王:刘备有使臣到来。

曹操   (白)     唤他进见。

贾诩   (白)     使臣进见。

(李严上。)

李严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罢了。

李严   (白)     现有表文一道,请丞相转达朝廷。

曹操   (白)     待吾看来。

(曹操看表,扯表。)

曹操   (白)     来,将他与吾赶出!

(四龙套同叱李严下。)

曹操   (白)     胆大刘备,竟敢自立为汉中王,其情可恼!待孤发兵,前去问罪。

司马懿  (白)     魏王不须动怒,臣倒有一计。

曹操   (白)     有何妙计?

司马懿  (白)     孙、刘两家,虽结姻眷,却有切齿之仇。今修书一封,差一舌辨之人,去到东吴,叫孙权发兵,去取荆州,那刘备必撤两川之兵,以救荆州。魏王再发兵攻打汉中,刘备自灭。

曹操   (白)     此计甚好,待孤修书。

(〖吹牌子〗。)

曹操   (白)     满宠听令:命你去到东吴,不得有误。掩门!

(满宠接书下。四龙套、中军、司马懿、程昱、贾诩、曹操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太监,诸葛瑾、步骘、孙权同上。)

孙权   (引子)    碧眼紫须,承父兄业,占据邦基。

     (念)     坐领江东有九州,父子创业数十秋。三国纷纷相争斗,不知干戈几时休。

     (白)     孤,孙权。可恨刘备,借我荆州,屯军养马,屡讨不还。必须兴动人马,与关公交战,夺取荆州,方称孤心。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诸葛瑾  (白)     今有曹操,遣满宠前来,求见吾主。

孙权   (白)     现在何处?

诸葛瑾  (白)     现在朝门。

孙权   (白)     宣他上殿。

诸葛瑾  (白)     满先生上殿。

(满宠上。)

满宠   (念)     离了许都地,来此是东吴。

     (白)     参见吴侯。

孙权   (白)     先生到此,必有所为。

满宠   (白)     奉魏王之命,言道吴、魏并无仇怨。皆因刘备之故,屡动干戈。今欲请吴侯,攻取荆州,魏王以兵伐汉中,两下夹攻,破了刘备,与吴侯平分疆土。

孙权   (白)     先生暂回驿馆,容吾君臣商议。

满宠   (白)     是。

(满宠下。)

孙权   (白)     此事众卿以为如何?

步骘   (白)     曹操之词,亦为有理。今主公可一面遣回满宠,约曹操起兵;一面暗差人探听关公动静,方可行事。

诸葛瑾  (白)     闻关公自到荆州,刘备与他娶妻。先生一子,后生一女。其女甚为贤淑,尚未字人。今臣为主公世子求婚,若关公许了亲事,即与之同心破曹;若其不允,然后再助曹同取荆州。

孙权   (白)     此计甚好,就请子瑜,到荆州说亲便了。退班!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八方旗、八马童、廖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关羽同上。)

关羽   (引子)    赤面长髯秉丹心,绿袍金铠,镇荆州,名震乾坤。

     (白)     某,汉室关。可恨曹操,命曹仁镇守樊城,有心前去攻打,但未见回报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诸葛瑾过江。

关羽   (白)     有请!

             诸葛瑾乃军师之兄,休得怠慢。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奉了吴侯命,过江来提亲。

     (白)     君侯再上,待瑾大礼参拜。

关羽   (白)     先生远道而来,只行常礼吧。先生过江,必有所为。

诸葛瑾  (白)     恭喜君侯,贺喜君侯。

关羽   (白)     喜从何来?

诸葛瑾  (白)     吴侯有一子,十分聪敏,与君侯之令嫒,结为秦晋只好,谅君侯断无推辞了。

关羽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若不看军师诸葛亮,

             霎时叫你一命亡。

     (白)     胆大诸葛瑾,想吾关某之虎女,怎能配与那孙权的犬子!若不看在我家军师之面,定要将尔斩首。

             来,与吾将他赶出去!

诸葛瑾  (念)     一手举尽湘江水,难洗今朝满脸羞。

(诸葛瑾下。)

费诗   (内白)    费司马捧诏到。

关羽   (白)     一同接诏。

(〖吹打〗。费诗上。)

关羽   (白)     有诏到此,为何不开读?

费诗   (白)     君侯接过诏命,下官还有密言。

关羽   (白)     诏命请过。

费诗   (白)     吾主经众文武官员推尊为汉中王之位。

关羽   (白)     但不知汉中王,授某何职?

费诗   (白)     封郡守为五虎上将之首。

关羽   (白)     但不知五虎上将,都是何人?

费诗   (白)     乃是关、张、赵、马、黄。

关羽   (白)     吾想翼德,乃吾之弟;马超世代名家;子龙随吾大哥多年,即是吾弟也;黄忠老儿,乃长沙一武夫,焉能与吾同列?某不受爵。

费诗   (白)     郡守此言差矣。

关羽   (白)     何差之有?

费诗   (白)     君侯何必计较位之高下。昔日高祖,与萧、曹同举大事,韩信乃楚之亡将也。到后来官封三齐王,位在萧、曹之上,并未闻争过爵位。今汉中王与君侯,有兄弟之义,视同一体,君侯即汉中王,汉中王即君侯也。君侯受汉中王厚恩,当与同休戚。不宜较官爵之高下。望君侯思之。

关羽   (白)     不是司马言讲,关某几误大事。

费诗   (白)     主公欲请君侯,攻取襄阳。即日发兵。

关羽   (白)     如此拜印。

(〖吹打〗。)

关羽   (白)     糜芳、傅士仁听令:命你二人以为前部先锋,不得有误。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得令!

(糜芳、傅士仁同下。)

关羽   (白)     看宴伺候。

(〖吹打〗。)

关羽   (白)     司马请!

费诗   (白)     请!

(〖内擂鼓声〗。)

关羽   (白)     关平看是何处呐喊?

关平   (白)     得令!

(关平下。)

关羽   (白)     请!

(关平上。)

关平   (白)     乃是营中失火。

关羽   (白)     再去探来。

(关平下。)

关羽   (白)     请。

(关平上。)

关平   (白)     今有糜芳、傅士仁在帐中饮酒,营中失火,烧伤多少军士,损坏多少器械。

关羽   (白)     将他二人,抓来见我。

(关平下。)

关羽   (白)     请!

(关平扯糜芳、傅士仁同上,糜芳、傅士仁同跪。)

关羽   (白)     呔!未曾出军,你等胆敢饮酒误事,烧伤军士,似这等妄为,要你何用?

             推出斩了。

(八方旗推糜芳、傅士仁同下。)

费诗   (白)     君侯开恩!

关羽   (白)     将他二人招回来!

(八方旗押糜芳、傅士仁同上。)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谢君侯不斩之恩!

关羽   (白)     本当将你二人斩首,看在司马讲情。

             来,与我重责四十!

(八方旗推糜芳、傅士仁同下。打四十。八方旗押糜芳、傅士仁同上。)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谢君侯的责。

关羽   (白)     将先锋印追回,命你二人去守公安、南郡,不得有误。倘有差事,某家得了襄阳回来,定要你二人的首级!

糜芳   (念)     帐中受羞辱,

傅士仁  (念)     点点记心头。

(糜芳、傅士仁同下。)

廖化   (白)     启君侯:今日既将他二人重责,又叫他二人,去守隘口。那公安、南郡,乃是荆州要路,他二人倘有二心,定误大事。赵累为人忠厚,可命他去总督二郡。

关羽   (白)     吾素知他二人的行为,既已派定,不须更改。汝无多言!

(探子上。)

探子   (白)     胡班到!

关羽   (白)     有请。

(胡班上。)

胡班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多谢昔日相救之恩。司马可将此人,带回汉中受爵。

费诗   (白)     下官告辞。

关羽   (白)     恕不远送。

(费诗下。)

关羽   (白)     先锋印信,付廖化执掌,关平以为副将,择日起兵,攻打襄阳。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步骘、孙权同上。)

孙权   (念)     子瑜去提亲,未见转回程。

(诸葛瑾上。)

诸葛瑾  (白)     参见吴侯。

孙权   (白)     那关公可曾允下亲事?

诸葛瑾  (白)     那关公不但不允亲事,并且口出恶言。

孙权   (白)     但不知他讲什么?

诸葛瑾  (白)     他道是虎女,怎能配与犬子?

孙权   (白)     可恼啊,可恼!

     (唱)     关公出言太可恼,

             辱骂孤家为哪条?

步骘   (白)     关公既然如此,主公可命满宠,叫曹操起兵,就此夺取荆州。

孙权   (白)     卿家传旨,请满先生。

步骘   (白)     请满先生。

(满宠上。)

满宠   (白)     参见吴侯。

孙权   (白)     先生回见魏王,就说照书行事。孤大兵随后即发。

满宠   (白)     遵命。

(满宠下。)

孙权   (白)     要夺取荆州,何人可以挂帅?

诸葛瑾  (白)     吕蒙颇有韬略,命他挂帅,定能成功。

孙权   (白)     就命步子山,调回吕蒙,同议国家大事。退班。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二军士提灯引关羽同上。)

关羽   (吹腔)    听瞧楼打罢初更尽,

             卸却铠甲夜巡营。

             叫长随掌灯后帐进,

             一轮明月照窗门。

(关羽睡。二军士同下。猪形上,关羽持刀砍,三过合,猪形下。关羽入帐睡。〖打五更鼓〗。关羽醒。)

关羽   (白)     且住,昨夜三更时分,梦一黑豕。是某家持剑追赶,那黑豕咬吾左足,至今尚觉隐隐作痛。

(廖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同上。)

关羽   (白)     某夜得一梦,见一黑猪,某用剑砍之,那猪咬某左足。不知主何吉凶?

关平   (白)     启父王:想那猪,也有龙象。今附左足,乃是升腾之义。父王不必多疑。

廖化   (白)     想那黑猪,属亥,亥乃水也。今咬左足,恐有失足之兆,未必主祥。

关羽   (白)     某今年近六旬。有道是:大丈夫生何足欢,死何足惧。

许靖   (内白)    圣旨下!

关羽   (白)     一同接诏。

(许靖上。)

许靖   (白)     诏命下跪。听宣读诏曰:今有曹操命曹仁守据襄阳,命君侯急速起兵攻打。望诏谢恩。

(〖吹打〗。)

关羽   (白)     后帐排宴,与太傅接风。

许靖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关羽   (白)     就此起兵,攻打襄阳者。

(关羽、许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同下。)

廖化   (白)     且住!适才君侯言得梦兆,分明有失手足之义。还说是主什么吉兆?看君侯任性用人,性情骄傲,不听谏言,倘有意外之虞,悔之晚矣。

     (西皮摇板)  说什么猪有飞龙象,

             咬伤左足非吉祥。

             他任性用人甚骄妄,

             我只得暗地里仔细防。

(廖化下。)

【第十场】

(四龙套、二曹将、曹仁同上。)

曹仁   (念)     辕门战鼓声,儿郎报端详。

(探子上。)

探子   (白)     关公讨战。

曹仁   (白)     众将官,杀!

(廖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关羽同上,对阵,同起打,曹仁、二曹将、四龙套同败下,廖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关羽同追下。关平上,二曹将同上,同起打,关平败。关羽上,杀二曹将,曹仁上,杀败,曹仁下。关羽随下。四龙套引曹仁同上。)

曹仁   (白)     襄阳已失,不免退守樊城去者。

(廖化、王甫、赵累、马良、关平、周仓、关羽同上。)

关羽   (白)     襄阳已得,吾儿关平在此镇守,为父前去攻打樊城。

关平   (白)     遵命。

(关平下。)

关羽   (白)     王甫听令:命你在沿江地面,就高阜之处,起造烽火台数十座,倘有吴兵渡江,夜则放火,日则焚烟。某家大兵即至。不得有误。

王甫   (白)     得令。

(王甫下。)

关羽   (白)     众将官,攻打樊城。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吕常同上。)

吕常   (念)     镇守在樊城,准备动刀兵。

曹仁   (内白)    曹元帅到。

吕常   (白)     有请!

(四龙套、曹仁同上。)

曹仁   (白)     关公十分骁勇,已将襄阳失守。魏王降罪,如何是好?

吕常   (白)     且听探马一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关公渡江,夺取樊城。

曹仁   (白)     再探。

(探子下。)

曹仁   (白)     将军有何妙计?

吕常   (白)     自古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待末将出马,定要擒那关公。

曹仁   (白)     待某射他一箭。

吕常   (白)     众将官,杀!

(廖化、赵累、马良、周仓、关羽同上,同起打,吕常落马,关羽刀劈死吕常。)

关羽   (白)     大胆曹仁,还不开城纳降,等待何时?

曹仁   (白)     休得狂言。看箭!

(关羽中箭,廖化、赵累、马良、周仓扶关羽同下。曹仁下。)

【第十二场】

(八火牌引吕蒙同上。)

吕蒙   (白)     俺,东吴大将吕蒙,奉吴侯之命,调吾回朝,议论国家大事。

             来,催军。

(〖吹牌子〗。吕蒙、八火牌同下。)

【第十三场】

(四太监、诸葛瑾、步骘、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心中要夺荆州郡,

             调取吕蒙转回城。

             将身且坐银安等,

             准备妙计起雄兵。

步骘   (白)     启主公:吕蒙已到。

孙权   (白)     宣他上殿。

步骘   (白)     吕蒙上殿。

(吕蒙上。)

吕蒙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卿家平身,赐座。

吕蒙   (白)     谢坐。宣为臣回朝,有何国事议论?

孙权   (白)     孤有意欲取徐州,特与商议。

吕蒙   (白)     想那徐州在北,宜于陆战,不宜水战。主公何不先取荆州?

孙权   (白)     孤亦欲取荆州,说徐州乃戏言耳。今有曹操与孤同伐刘备。关公兵出襄阳,欲命卿家,带兵夺取荆州,故将卿家调回。

吕蒙   (白)     非是为臣夸口,此番前去,定将荆州夺回。

孙权   (白)     就命卿家挂帅,夺取荆州,孤家大兵随后。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小卒、二老军同上。)

老军甲  (白)     奉了王将军之命,沿江起造烽火台。今已造齐。就请王将军点验收工。

             有请王将军!

(王甫上。)

王甫   (白)     烽火台可曾造齐?

老军甲  (白)     五十余处,俱已造齐。

王甫   (白)     尔等好好看守,倘有吴兵过江,日则焚烟,夜则放火,自有大兵接应。待吾回复二君侯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吕蒙同上。)

吕蒙   (念)     奉了吴侯命,要夺荆州城。

     (白)     吾,吕蒙。奉主之命,要夺那荆州。也曾命人打探,未见回报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叩见元帅。

吕蒙   (白)     命你打探荆州之事如何?

探子   (白)     启禀元帅:今有关公,沿江一带在高处造下烽火台五十余座,我东吴有兵渡江,他便日则焚烟,夜则放火。那关公兵马一见,即日撤回。

吕蒙   (白)     再探。

(探子下。)

吕蒙   (唱)     听说是造下烽火台,

             倒叫吕蒙无计安排。

             低下头来自思揣,

     (白)     哦呵,有了!

     (唱)     忽然一计上心怀。

     (白)     两厢退下。

(四龙套同下。)

吕蒙   (白)     且住!适才探马报到,那关公沿江一带,造下烽火台五十余处。吾若发兵,他必将大兵调回,岂不是枉费心机?怎奈吾在吴侯面前,夸下海口,若不发兵前去,岂不被满朝文武耻笑?吾不免假装有病,不能出兵,再做道理。

             众将走上!

(四龙套同上。)

吕蒙   (唱)     适才探马报一声,

             本帅岂是胆小人。

             三军带马往前进,

(吕蒙上马,装病。)

吕蒙   (白)     哎呦!

     (唱)     霎时只觉腹内痛。

     (白)     哎哟!

(四龙套扶吕蒙同下。)

【第十六场】

(华佗上。)

华佗   (引子)    养性修真,善岐黄,普济世人。

     (念)     王子去求仙,丹成上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

     (白)     吾姓华名佗字元善,乃沛国谯郡人氏。一生精于岐黄,闻听关公,与曹兵交战,暗中冷箭,伤了左臂。此人为人高义,我不免前去与他医治。

(童儿暗上。)

华佗   (白)     童儿,随为师过江,带了药箱,一同前往。正是:

     (念)     凭我青囊术,去救大英雄。

(华佗、童儿同下。)

【第十七场】

(四太监、陆逊、步骘、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将身且坐银安殿,

             且听探马报根源。

(探子上。)

探子   (白)     吕元帅正要出兵,忽然身得重病。

孙权   (白)     再探!

(探子下。)

孙权   (白)     吕蒙有病,如何是好?

陆逊   (白)     启主公:那吕蒙之病,乃是诈耳。

孙权   (白)     卿家既知子明之病是诈,其中定有缘故。就命卿家,前去探病,以辨真假。退班。

(四太监、步骘、孙权同下。)

陆逊   (唱)     殿前奉了主公命,

             去到陆口看子明。

(陆逊下。)

【第十八场】

(华佗、童儿同上。)

华佗   (白)     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在?

(周仓上。)

周仓   (白)     什么人?

华佗   (白)     贫道华佗。闻听关将军,中了毒箭,特地前来医治。

周仓   (白)     候着。

             有请父王!

(马良、关羽同上。)

关羽   (白)     何事?

周仓   (白)     外面来一道人,名叫华佗。前来与父王医治箭疮。

关羽   (白)     请他进来。

周仓   (白)     请先生进去。

华佗   (白)     君侯在上,贫道稽首。

关羽   (白)     请坐。

华佗   (白)     有坐。

关羽   (白)     但不知某家之伤,是怎样治法?

华佗   (白)     待贫道看过。

(周仓代关羽解袍。)

华佗   (白)     此乃是弩箭所伤,其箭头有乌头毒药。直透骨肉,若不早治,轻者百日,重者七日必死。

关羽   (白)     哦,但不知应当怎样治法?

华佗   (白)     若治此症,必须立一标柱,上缚铁环,再用大汉二人。

关羽   (白)     治吾之臂,要标柱铁环,同那大汉何用?

华佗   (白)     将君侯之臂,穿入铁环之内,用二大汉抱住君侯。

关羽   (白)     这是何故?

华佗   (白)     恐君侯害怕、害痛。

关羽   (白)     吾在百万军中,尚且不惧,何怕小小箭疮,一概不用。吾只须与马将军下棋饮酒,岂似那俗子小儿惧痛乎?

             来,看酒伺候!

     (吹腔)    吾只须饮酒把棋下,

             闲敲棋子你且医来!

(华佗割臂刮骨。)

关羽   (白)     干!

     (笑)     哈哈哈哈。

(关羽连三次。华佗医毕。)

华佗   (白)     君侯试试箭疮如何?

(关羽伸臂,笑。)

关羽   (白)     先生真神医也。

华佗   (白)     吾自出世以来,医治不下万人。未曾见过似君侯者。真乃天神也。

关羽   (白)     来,看黄金百两,奉赠先生。

华佗   (白)     慢来!吾乃出家之人,不爱财。万万不敢领。

关羽   (白)     如此待吾启奏兄王,保你在朝受爵。

华佗   (白)     贫道久已无志功名,要官何用?

关羽   (白)     只是某家,无以为报。

华佗   (白)     贫道久闻君侯高义,特来医治,岂敢望报。今与君侯治病已云幸矣!

关羽   (白)     但不知先生,几时起程?

华佗   (白)     明日起程。

关羽   (白)     周仓听令,明日准备船只,送先生渡江。后帐排宴,与先生痛饮。

华佗   (白)     还要叨扰!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吕蒙同上。)

吕蒙   (西皮摇板)  将身坐在宝帐口,

             无有良策破荆州。

陆逊   (内白)    陆大夫到。

吕蒙   (白)     有请!

(陆逊上。)

陆逊   (白)     啊,子明兄!

(吕蒙装病。)

吕蒙   (白)     嗳咳咳咳。

陆逊   (白)     子明之病,莫非因荆州之故么?

吕蒙   (白)     两厢回避了。

(四龙套同下。)

吕蒙   (白)     伯言,你是怎生知道啊?

陆逊   (白)     我想你这病症,无非是因为荆州之兵将整肃,沿江又有烽火台,一时不能取胜,是以暂做有病之势。主公命我前来看你。

吕蒙   (白)     诚如君言。但不知你有何妙策,可以救我?

陆逊   (白)     那关公甚为防你,你今但装有病,将帅印交回,退在建业养病;请主公另派一无甚声望之人,以骄慢关公之心,他必尽撤荆州之兵。然后叫兵卒假扮商旅行人,俱穿白衣,度过江去,将烽火台拆毁,大兵一齐接应。何愁荆州不得?

吕蒙   (白)     此真妙计。就请伯言速速奏明吴侯,照计而行便了。

陆逊   (白)     我就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子明回朝转,

             见了主公把话言。

(陆逊、吕蒙同下。)

【第二十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只为夺取荆州郡,

             倒叫孤家常在心。

(陆逊上。)

陆逊   (唱)     胸中妙计安排定,

             上殿奏与我主君。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卿家回来了。吕蒙病势如何?

陆逊   (白)     吕蒙之病,果然是诈。

孙权   (白)     但不知有何妙计。

陆逊   (白)     臣已同吕蒙商议,请主公另派一人,将吕蒙换回,叫他暂到建业养病。以骄关公之心。然后设计,遣兵渡过江去,焚毁他的烽火台。则荆州可得也。

孙权   (白)     如此,就命卿家去到陆口,接替吕蒙便了。

陆逊   (白)     为臣年少,不能担此重任。

孙权   (白)     卿家大才,定有大用。不必推辞,就此拜印。

(〖吹打〗。陆逊拜印。)

孙权   (白)     卿家就此前往,孤家大兵随后。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龙套、陆逊同上。)

陆逊   (念)     身挂元帅印,须把巧计生。

     (白)     主公命我为帅,将吕蒙调回建业,我不免修书一封,致于关公。

             来,笔墨伺候。

(〖吹牌子〗。)

陆逊   (白)     来,唤旗牌。

(旗牌上。)

陆逊   (白)     现有书信一封,下到关公那里,不得有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方旗、周仓、马良、关羽同上。)

关羽   (西皮摇板)  某家兴兵谁不怕?

             曹兵闻名胆战麻。

             将身来在宝帐下,

             且听探马报根芽。

(旗牌上。)

旗牌   (白)     来此已是。营中有人么?

方旗甲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东吴下书人求见。

方旗甲  (白)     东吴下书人求见。

关羽   (白)     传。

方旗甲  (白)     唤你进帐,小心了。

旗牌   (白)     叩见君侯,有书呈上。

关羽   (白)     待吾拆开一观。

(〖吹牌子〗。)

关羽   (白)     原来如此。吾想那陆逊,乃是书生孺子,仲谋见识,何如是之短浅?

旗牌   (白)     我家元帅言道:一来问候君侯;二来要求两家和好。

关羽   (白)     你回去对你主帅言道,就说某家,即撤荆州之兵。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王甫上。)

王甫   (白)     启君侯:沿江烽火台,均已造就。

关羽   (白)     马良听令:命你镇守荆州,不得有误。

(马良下。)

关羽   (白)     准备兵马,同破樊城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马良上。)

马良   (白)     奉了君侯之命,镇守荆州。就此前往。

(马良下。)

【第二十四场】

(四龙套、陆逊同上。)

陆逊   (念)     营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旗牌上。)

旗牌   (白)     叩见元帅。

陆逊   (白)     命你下书,关公是怎样言讲?

旗牌   (白)     关公言道:吴侯见识短浅,用元帅孺子书生。

(陆逊笑。)

陆逊   (白)     关公果然轻视于我也。

     (唱)     关公笑我年纪轻,

             怎知中我计牢笼。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小军、二老军同上。)

老军甲  (白)     我等奉王将军之令,看守烽火台,要小心了。

(众吴兵扮商人穿白衣同上。)

众吴兵  (同白)    我们过江去。

老军甲  (白)     作什么的?

众吴兵  (同白)    我等是乡下人,要过江来看烽火台。

老军甲  (白)     看不得。

众吴兵  (同白)    我们都是乡间之人,看看无妨。

(众吴兵同送银子。)

老军甲  (白)     你们来看吧。

众吴兵  (同白)    我们到里面看看。

老军甲  (白)     里面看不得。

(众吴兵同送银子。)

老军甲  (白)     你们看看就走。

(众吴兵同杀二老军、四小军。吕蒙随四火牌同上,同焚烽火台。众吴兵、四火牌、吕蒙同绕场。)

众吴兵  (同白)    呔,开城!

马良   (白)     何人叫城?

众吴兵  (同白)    我等俱是看守烽火台之人。

马良   (白)     待我看来。

             果然不错。

             来,开城!

(众吴兵同入城。吕蒙引四火牌同入城。)

吕蒙   (白)     趁此去取公安、南郡。

(糜芳、傅士仁同上。)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看荆州已失,我等也去投降吴侯便了。

(糜芳、傅士仁同迎。)
糜芳、

傅士仁  (同白)    我等归顺来迟,望元帅恕罪。

吕蒙   (白)     待吾启奏吴侯,定有封赠。

(糜芳、傅士仁同下。)

吕蒙   (白)     来,关公手下兵将,凡住在荆州者,均与他们送柴送米,以买服人心。

(吕蒙、众吴兵、四火牌同下。)

马良   (白)     这荆州已失,待我禀与君侯知道便了。

(马良下。)

【第二十六场】

(四龙旗、八英雄、徐晃同上,同转场。关平上,起打快枪。关平败下。徐晃耍枪花下。关平上。)

关平   (白)     襄阳被曹兵打破,不免禀知父王去者。

(关平下。)

【第二十七场】

(八方旗、八马童、王甫、廖化、周仓引关羽同上,关平迎上。)

关平   (白)     启父王:曹兵杀奔襄阳,兵势浩大,孩儿将城池失守了。

关羽   (白)     似你这无用奴才,本当将儿斩首,念儿年幼,暂且饶恕。随在马后。

(曹仁、夏侯惇引众曹兵同上。关羽迎上,起打。曹仁败下,夏侯惇打。夏侯惇败下。徐晃上。)

徐晃   (白)     君侯别来无恙。

关羽   (白)     原来是徐公明。你领兵前来作甚?

徐晃   (白)     某与君侯,数载不见,君侯须发已苍白了。

关羽   (白)     公明须发也苍白了。

徐晃   (白)     前在许昌,多蒙指教,当面谢过。

关羽   (白)     你苦苦赶杀吾儿,是何道理?

徐晃   (白)     众将官,有能擒得关公者,赏银千两!

关羽   (白)     这是何意呀?

徐晃   (白)     今日之事,君事也。某不敢以私废公。看刀!

关羽   (白)     放马过来!

(关羽、徐晃同起打,六股荡。关羽败下,徐晃、众曹兵同追下。八方旗、八马童、王甫、廖化、周仓、关平引关羽同上。)

关羽   (白)     曹兵甚是汹涌,人马暂且退回。

(马良上。)

马良   (白)     启君侯:荆州失守了。

关羽   (白)     啊?为何不将烽火台点起?

马良   (白)     那吴兵白衣渡江,假扮商人模样,拆毁烽火台,杀死守台军士。诈开城门,故而失守荆州。

关羽   (白)     哎呀,不好了。

(探子上。)

探子   (白)     今有糜芳、傅士仁将公安、南郡献于吕蒙。他二人也投降东吴去了。

关羽   (白)     悔不听廖化之言,悔之晚矣!

廖化   (白)     离此不远,有一麦城。请君侯暂到那里,速速上表,去到成都,乞派大兵,前来接应。

关羽   (白)     好,兵败麦城。

(八方旗、八马童、王甫、廖化、周仓、关平、马良、关羽同大转场,同进麦城,同下。)

【第二十八场】

(八方旗、八马童、王甫、廖化、周仓、关平、马良、关羽同上。)

关羽   (白)     此城甚小,亦非久计。

关羽   (白)     父王与那吕蒙夙日交好,前在陆口,曾有书到来。约父王同心破曹,今日背盟,何不修书一封,责以大义,看他怎样回答。

关羽   (白)     为父右臂疼痛,不能执笔。

关平   (白)     孩儿代写。

(〖吹牌子〗。)

关羽   (白)     旗牌走上。

(旗牌上。)

关羽   (白)     这有书信一封,下到荆州吕蒙那里。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关羽   (白)     好好把守城池。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龙套、吕蒙同上。)

吕蒙   (唱)     白衣渡江得荆州,

             好叫某家喜心头。

(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有人么?

龙套甲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下书人求见。

龙套甲  (白)     下书人求见。

吕蒙   (白)     传。

龙套甲  (白)     传你进去,小心了。

旗牌   (白)     下书人叩头。

吕蒙   (白)     将书呈上来。

(吕蒙看信。)

吕蒙   (白)     原来为此。

             来,看酒。

             你远道而来,畅饮几杯。

旗牌   (白)     叨扰了。

吕蒙   (白)     你回去对关公言讲,此事乃是奉命差遣,不能自主。

旗牌   (白)     如此告辞了。

(吕蒙、四龙套同下。众父老同上。)

众父老  (同白)    你是关公那里来的么?

旗牌   (白)     正是。

众父老  (同白)    我们有家信在此,请你带去。叫他们辞粮回来吧。这里吕都督,待我们十分恩厚,每日送柴送米,叫他们不必血战沙场了。拜托了。

旗牌   (白)     好好,交给我。我知道了。

(众父老、旗牌同下。)

【第三十场】

(四龙套、八将士、廖化、王甫、赵累、周仓、关平、关羽同上。)

关羽   (念)     吴、魏两夹攻,英雄走麦城。

(旗牌上。)
旗牌(白)参见君侯。

关羽   (白)     那吕蒙是怎样言讲?

旗牌   (白)     他言道:他是奉命差遣,不能自主。他将小人留在帐中,痛饮了一回。小人吃到大醉。

关羽   (白)     大胆旗牌!竟敢在他营中饮酒,还不与我滚了下去!

(四龙套、八将士、廖化、王甫、赵累、周仓、关平、关羽同下。旗牌站起。)

旗牌   (白)     他倒怪起我来啦。

(众军士同上。)

众军士  (同白)    你回来了吗?我们家里头平安呐?

旗牌   (白)     来吧。我给你们大家带了信回来了。

(关平暗上,听。)

旗牌   (白)     你一封,你一封,你一封。现在这位吕元帅,待人好极了。天天给你们家里送米送柴。你们家里的人说啦,叫你们大家不必从军打仗啦,叫你们回家吧。

众军士  (同白)    好。我们也就是不愿意当军吃粮了。

关平   (白)     胆大旗牌,竟敢祸乱军心。看剑!

(关平砍死旗牌。)

关平   (白)     列位啊,想你等从军多年,立功不少,千万不可如此!

众军士  (同白)    我们不吃粮了,要回家了。

关平   (白)     众位军士啊!

     (二黄摇板)  劝你等休得要纷纷议论,

             尊一声众将士细听分明:

             自从你当军把营进,

             一个个俱为得是求奔功名。

众军士  (同白)    我们家里皆有妻儿老少,现在有信,叫我们回去,我们不想巴结功名了。

关平   (二黄摇板)  虽然是战沙场努力效命,

             帅爱将将爱帅骨肉相亲。

众军士  (同白)    待我们是真不错,真有恩典。无奈我们是一定要回家去看看去呀。

关平   (二黄摇板)  无奈何我只得向前跪定,

     (哭头)    我那众兄弟呀!

     (二黄摇板)  劝尔等切勿要各起离心。

众军士  (同白)    我们是一定不当军了。

关平   (二黄摇板)  我这里无计奈把父王请,

(四龙套、八将士、廖化、王甫、赵累、周仓引关羽同上。)

关羽   (二黄摇板)  我的儿面带泪所为何情?

关平   (白)     启父王:满城将士听了旗牌的言语,军心已乱了啊。

关羽   (白)     军心已乱了,荆州失守,吾有何面目去见大哥。待吾自刎了吧!

(廖化、王甫、赵累、周仓、关平同阻拦。)

廖化   (白)     启君侯:为今之时,毫无良策。此地离上庸不远,廖化去到那里,搬请救兵,抵挡吴、魏之兵。不知君侯意下如何?

关羽   (白)     前有吴兵,后有魏将。你此番前去,只恐性命难保。

廖化   (白)     想廖化受汉中王厚恩,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关羽   (白)     关平、周仓,你二人保护廖化,杀出重围。

关平、

周仓   (同白)    遵命!

廖化   (白)     君侯啊!

     (西皮摇板)  在帐领了君侯命,

             廖化即刻就起行。

             二位送某出麦城,

             去到上庸搬救兵。

(廖化下,关平、周仓同下。)

关羽   (白)     王甫听令:命你去至帐外,巡视三军,不准他们交头接耳,倘有违反,提头来见。

王甫   (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关平、周仓、廖化同上,同出城。徐晃领众曹兵同上,同起打。廖化冲下。关平、周仓同入城。闭城。)

徐晃   (白)     众将官,将城池团团围住!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龙套、刘封、孟达同上。)
刘封、

孟达   (同点绛唇)  八面威风,英雄出众,逞才能,同守上庸,令出山岳动。

刘封   (念)     堂堂丈夫立地基,身为武将挂铁衣。

孟达   (念)     战鼓咚咚惊天地,雀鸟不敢望空飞。

刘封、

孟达   (同白)    俺——

刘封   (白)     刘封。

孟达   (白)     孟达。闻听关公失了荆州,曹兵与东吴追赶关公,败守麦城,甚是危险。也曾命探马打探,未见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廖化将军到。

刘封   (白)     有请!

(廖化上。)

廖化   (白)     二位将军!

刘封、

孟达   (同白)    将军请坐。

廖化   (白)     有坐。

孟达   (白)     将军到此何事?

廖化   (白)     今有关公失了荆州,退守麦城,危在旦夕。特命廖化前来,请二位将军发兵相助。

刘封   (白)     将军且请后面歇息。容我二人商议商议。

廖化   (白)     请!

(廖化下。)

刘封   (白)     将军,我叔父困在麦城,危在旦夕,你我理应发兵相助。

孟达   (白)     将军,你看荆州九郡,已属他们。这麦城乃一弹丸之地,怎能敌得吴兵?况曹操大兵,已到摩陂,想我这山城之众,怎能敌得过他两家雄兵。此事万万不可。

刘封   (白)     话虽如此,只是关公乃是吾之叔父,焉能坐视不理?

孟达   (白)     你以关公为叔父,只怕他不以你为侄。吾闻汉中王,初嗣将军之时,关公即不悦。后来汉中王登位,要立世子,曾问及孔明。孔明言道:此家事也,当问关、张。那关公言你是什么鹰鼻鹞眼,龟背蛇腰,不能成其大事。人人皆知,将军你还不知么?

刘封   (白)     只是怎么回答廖化?

孟达   (白)     吾自有话回答与他。

刘封   (白)     如此,待吾请他出来。

             啊,廖将军!

(廖化上。)

廖化   (白)     可曾商议几时发兵?

孟达   (白)     本当发兵,怎奈我这山城地小,民心未定,断难分兵相救。

廖化   (白)     想那关公,困守麦城,你今若不发兵,他的性命难保。

孟达   (白)     你说吾不发兵,他性命难保;我若发兵,岂能敌得过吴、魏两家之众?我二人性命,岂不是断送你之手?

廖化   (白)     你这贼子,怎说这样话来?常言道:救兵如救火。你若不发兵,关公性命休矣!

孟达   (白)     这一杯之水又安能救那一车之火?

廖化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关公困守在麦城,

             常言救火同救兵。

             无奈只得跪埃尘,

             两泪交流放悲声。

             那汉中王与你是父子份,

             难道你不念叔侄情?

             悲切切我这里语言难尽,

孟达   (白)     吾二人且退,叫他在此哭吧!

(刘封、孟达、四龙套同下。廖化看,站起。)

廖化   (西皮摇板)  他扬扬不睬藐视人。

             无奈何我只得寻自尽,

             又恐误了大事情。

             吾只得去到成都郡,

             这山高路远也救不成。

             怒气冲冲出营门,

             他二人是人面狗肺狼心。

(廖化下。)

【第三十三场】

(诸葛瑾上。)

诸葛瑾  (白)     开城!

(关平上。)

关平   (白)     何人叫城?

诸葛瑾  (白)     吾乃东吴诸葛瑾,求见君侯。

关平   (白)     待吾与你开城。

(开城。)

关平   (白)     你可有夹带?

诸葛瑾  (白)     并无夹带。

关平   (白)     待我搜来。

(关平搜。)

关平   (白)     随吾进来。

(关平、诸葛瑾同进城,同下,同上。)

关平   (白)     有请父王!

(王甫、赵累、周仓引关羽同上。)

关羽   (白)     何事?

关平   (白)     诸葛瑾求见。

关羽   (白)     唤他进帐。

关平   (白)     唤你进帐。

诸葛瑾  (白)     参见君侯。

关羽   (白)     到此何事?

诸葛瑾  (白)     吾奉吴侯之命,特来劝谕将军归降。

关羽   (白)     若要我降,除非日从西出。

诸葛瑾  (白)     自古道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今荆州九郡,尽属他人,只此孤城一隅,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危在旦夕。若能归顺吴侯,重镇荆州,保全妻子,望君侯思之。

关羽   (白)     吾本解良一武夫,蒙故主以同袍手足相待,岂能背义以降敌国。若城一破,有死而已。有道是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可毁其节。身随殉,名垂竹帛可也。毋得多言,出帐去吧!

诸葛瑾  (白)     吴侯欲与君侯结为婚姻之好,同力破曹,并无他意。

关平   (白)     休得多言,看剑!

关羽   (白)     孔明在蜀,佐汝伯父,若将他杀之,岂不伤了他弟兄之情?赶他出帐去吧!

(关平、王甫、赵累、周仓同赶诸葛瑾下。)

关羽   (高拨子导板) 叫人来带路城楼看,

(关羽、关平、周仓、王甫、赵累同上城。)

关羽   (高拨子慢板) 吴、魏兵在城外排列两班。

             这一旁东吴兵如同潮水,

             那一旁曹兵将重叠如山。

             东、西、南兵和马埋伏三面,

             只有那北门外不见人烟。

             看罢了阵式回营转,

     (高拨子摇板) 今夜晚要逃出虎穴龙潭。

     (白)     适才观看城外兵势,东、西、南三面人马纷纷,均有埋伏;只有北门小路无有人烟。某今晚要开城,打从北门小路,逃往汉中,调兵报仇。

王甫   (白)     启君侯:想城外尽是吴兵、魏将,君侯万万不可轻出。

(王甫跪。)

关羽   (白)     虽有吴、魏兵将,某家何惧?吾意已定,不必多言。

赵累   (白)     想那北门小路,山路崎岖,倘有贼兵埋伏,进退两难。望君侯不要冒险才好啊。

(赵累跪。)

关羽   (白)     某家自出兵以来,从未走过小路。那贼兵马,必在大路埋伏,小路定无人马,汝勿阻拦。

关平   (白)     启父王:廖化已到上庸搬兵,倘若兵到,那时孩儿随同父王,杀出城去,再到汉中也还不迟。今晚万万不可冒险出城呐!

(关平跪。)

关羽   (白)     想这麦城,前有曹兵,后有吴兵,将吾困在城中,倘若贼兵杀进城来,岂不是束手被擒,将为父这一世英名,岂不是付与流水?父意已定,吾儿不必多言。

周仓   (白)     父王一定要出北门,那贼岂无埋伏?设若中了那贼诡计,悔之晚矣!千万不可出城。

(周仓跪。关羽哭。)

关羽   (白)     这麦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上庸兵马又不见到来。难道叫吾等死不成?吾去心已定,大家起来。

             周仓、王甫,就在此把守城池,幸勿出战。

             关平、赵累随吾悄悄出城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八军士、赵累、周仓、关平引关羽同上,同出城。)

周仓   (白)     送父王!

(周仓哭。八军士、关羽、关平、赵累同下。周仓入城。闭门。周仓下。)

【第三十五场】

(太监、吕蒙、孙权同上。)

孙权   (唱)     将身坐在银安殿,

             且听探子报一番。

(诸葛瑾上。)

诸葛瑾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去说关公归降之事如何?

诸葛瑾  (白)     那关公心如磐石,不可说也!

孙权   (白)     真乃忠臣也!

吕蒙   (白)     主公为何要关公归降?想当年他在曹营之时,曹操待他十分恩厚,上马金下马银。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到后来,他反逃出五关,斩了曹操多少上将,以致今日,反为其逼迫。曹操几欲迁都以避之。主公若不即除此人,定有后患也!

孙权   (白)     既然如此,就命卿家,带兵擒拿关公,不得有误!

(众人同下。)

【第三十六场】

(八军士、关平、赵累、关羽同上,同转场,同下。)

【第三十七场】

(〖急急风〗。吕蒙、八火牌同上,同绕场,同跑下。)

【第三十八场】

(四龙旗、八英雄、徐晃、曹仁同上,同绕场,同跑下。)

【第三十九场】

(八军士、赵累、关羽同上。四龙旗、八英雄、徐晃、曹仁同迎上,起打。关羽败下。关平上,起打,下。四龙旗、八英雄、徐晃、曹仁同追下。)

【第四十场】

(关平上,两面看,跑下。关羽上,蹚马,下。)

【第四十一场】

(赵累上,徐晃追上,杀赵累落马。徐晃下。)

【第四十二场】

(关羽上,关平随上。)

关平   (白)     启父王:赵累死于万军之中了。

关羽   (白)     哎呀!

(关羽勒马转场,落马。关平随落马。周仓自城上撞下,王甫自刎。)
(完)


浏览次数:759 ┊ 字数:2万0209 ┊ 最后更新:2022-01-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