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破洪州》

主要角色
穆桂英:旦
杨宗保:小生
萧天佐:净
杨延昭:老生

《破洪州》毛世来饰穆桂英
《破洪州》毛世来饰穆桂英
情节
宋、辽失和,会兵于九龙谷,聚集杨家将,大破其天门阵。法术之广,功劳之多,推穆桂英为最。穆桂英系杨延昭之媳,杨宗保之妻。其时辽将萧天佐,围困洪州,真宗封穆桂英为元帅,杨延昭即日交代印信,派杨宗保为先行官。升座点名,杨宗保三次失卯,而与萧天佐第一阵交锋,又属败仗。穆桂英深恐军法不严,不能服众,意欲斩之以徇。杨延昭得报,惊惶无措,赶紧送书求赦。穆桂英重以乃翁之情面,只得应允,命小校重责四十军棍,以折其桀骜之气。口虽传令,而心实痛焉,不敢以夫妻之私恩,而废国家之公法也。穆桂英亲自出战,刺死萧天佐,遂解洪州之围。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录入:喜丸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7.4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穆桂英同上。〖点绛唇〗。)

穆桂英  (念)     今奉师命下山林,胸怀妙计破天门。统领貔貅为元帅,扶保宋世锦乾坤。

     (白)     本帅,穆桂英。今奉仙师之命,带定法宝,大破天门。特奉圣恩,挂我为帅。

             左右,兵马可曾齐备?

四龙套  (同白)    俱已齐备。

穆桂英  (白)     左仙童,将卯簿呈上,吩咐击鼓听点。

仙童   (白)     吩咐击鼓。

穆桂英  (白)     前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后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右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仙童。

仙童   (白)     有。

穆桂英  (白)     右湘女。

湘女   (白)     有。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先行未到。

穆桂英  (白)     本帅初次点卯,先行竟自不到。本帅再点二卯。

仙童   (白)     击鼓。

穆桂英  (白)     前后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右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仙童。

仙童   (白)     有。

穆桂英  (白)     右湘女。

湘女   (白)     有。

穆桂英  (白)     先行。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先行未到。

穆桂英  (白)     吓。本帅连点二卯,先行仍敢不到。再点三卯。

仙童   (白)     击鼓。

穆桂英  (白)     前后左右营。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穆桂英  (白)     左仙童。

仙童   (白)     有。

穆桂英  (白)     右湘女。

湘女   (白)     有。

穆桂英  (白)     先行先行。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先行不到。

穆桂英  (白)     本帅连点三卯,先行不到,将误卯牌挂起。先行到来,叫他报门而进。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念)     离了天波府,来此是宋营。

     (白)     吓!误卯牌高挂,待我报门而进。

             报:先行告进。参见元帅。

仙童   (白)     先行到。

穆桂英  (白)     下面跪的敢是先行?

杨宗保  (白)     末将不敢。

穆桂英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杨宗保  (白)     有罪不敢抬头。

穆桂英  (白)     恕你无罪。

(穆桂英看。)

穆桂英  (白)     吓!下面说话的,好像我们那一口子他呀。

(杨宗保转面。)

杨宗保  (白)     上面说话的,好像我们那一口子她呀。

穆桂英  (白)     转堂。

(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同下。)

穆桂英  (白)     闹了半天,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呀。

杨宗保  (白)     闹了半天,敢情是你呀。

穆桂英  (白)     既然是你,可就好打交道了。

             升堂!

(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同上。)

穆桂英  (白)     我说先行。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我说自古以来,还是元帅伺候先行,还是先行伺候元帅?

杨宗保  (白)     自然是先行伺候元帅。

穆桂英  (白)     既然是先行伺候元帅,本帅连点三卯不到,是何道理?

杨宗保  (白)     这……

(杨宗保跪。)

杨宗保  (白)     末将在天波杨府,辞别太君,披挂来迟。望祈元帅恕罪。

穆桂英  (白)     我且问你,既为先行,可知做先行的道理?

杨宗保  (白)     末将既为先行,是怎生不晓?

穆桂英  (念)     先行先行——

杨宗保  (念)     步步先行。

穆桂英  (念)     逢山开路——

杨宗保  (念)     遇水叠桥。

穆桂英  (念)     逢山开路三千里——

杨宗保  (念)     遇水叠桥八百州。

穆桂英  (念)     一颗先锋印——

杨宗保  (念)     本是无价宝。

穆桂英  (念)     今日颁给你——

杨宗保  (念)     要把狼烟扫!

穆桂英  (念)     与你一支令——

杨宗保  (念)     上马报军校!

(杨宗保下。)

穆桂英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吹牌子〗。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同下。穆桂英趟马,下。)

【第二场】

(四上手、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白)     元帅有令:命洪州城,准备大小船只四十号,渡口听用,不得有误!

(众人内同允。杨宗保、四上手同下。)

【第三场】

(四下手、四番将、萧天佐同上。〖点绛唇〗。)

萧天佐  (念)     生在番邦力无穷,能征惯战震辽东。辽邦大将某出众。要夺宋室锦江红。

     (白)     俺,辽邦大将萧天佐。奉了太后将令,带领人马,夺取宋室天下。是俺在九龙峪口,摆下天门大阵。宋兵不敢前来。前面已是洪州。

             巴鲁儿,杀上前去!


(〖吹牌子〗。四下手、四番将、萧天佐同下。)

【第四场】

(〖大吹打〗。四龙套、四上手、杨宗保、仙童、湘女、穆桂英同上。穆桂英下马,四龙套、四上手、杨宗保、仙童、湘女、穆桂英同上船,同大转场,同下船。穆桂英上马。)

杨延昭  (内西皮导板) 人马纷纷如潮涌。

(旗牌、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洪州城又来了十家总兵。

(杨延昭转场。穆桂英坐帐。杨延昭坐。)

杨延昭  (白)     唤宗保。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既是你妻挂帅,为何不来通报?

杨宗保  (白)     这……孩儿通报不及,望爹爹恕罪。

穆桂英  (白)     传先行。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既父帅交印,为何不来禀报?

杨宗保  (白)     末将禀报不及。

杨延昭  (白)     传宗保。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你去问你妻子:还是先行国法,还是先论家法?

穆桂英  (白)     传先行。

杨宗保  (白)     在。

穆桂英  (白)     父帅怎样传令下来?

杨宗保  (白)     父帅问道:还是先论国法,还是先论家法?

穆桂英  (白)     军务为重,自然是先论国法,就请父帅交印便了。

杨延昭  (白)     唤宗保。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你妻怎样言讲?

杨宗保  (白)     我妻言道:军务重大,自然要先论国法,就请父帅交印罢。

杨延昭  (白)     看遮面旗伺候。

(〖吹牌子〗。杨延昭拜印。)

杨延昭  (白)     唤宗保。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你对你妻子言讲:洪州城十家总兵,为父也在其内。看是哪家该在此伺候,哪家不该在此伺候?

杨宗保  (白)     父帅言道:洪州城十家总兵,父帅也在其内,看是哪家该在此伺候,哪家不该在此伺候。

穆桂英  (白)     论其正理,十家总兵,俱该在此伺候。念在父帅年迈,免了罢。

杨延昭  (白)     唤宗保。

杨宗保  (白)     在。

杨延昭  (白)     你妻怎样言讲?

杨宗保  (白)     她言道:论其大理,十家总兵,俱该在此伺候。念在父帅年迈,免了罢。

杨延昭  (念)     奉王旨意统貔貅,南征北战十数秋。今日交卸皇家印,直落得儿媳面前免伺候。

(杨延昭下。探子上。)

探子   (白)     萧天佐讨战。

杨宗保  (白)     再探。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听说贼人要会阵,

             不由本帅动无名。

             用手取出金批令,

             先行前去会贼人。

杨宗保  (西皮摇板)  用手接过一支令。

     (白)     马来!

     (西皮摇板)  两军阵前大交兵。

(杨宗保下。四上手同随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先行此去难得胜,

             且听探马报军情。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番将、四上手、萧天佐、杨宗保自两边分上,同对阵。)

杨宗保  (白)     来将通名受死!

萧天佐  (白)     辽邦大将萧天佐是也。

杨宗保  (白)     无名之辈看枪!

(四上手、四番将同钻烟筒,萧天佐打杨宗保下。萧天佐随下。)

【第六场】

(四龙套、仙童、湘女、穆桂英同上。)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先行前去打头阵,

(穆桂英坐帐。)

穆桂英  (西皮摇板)  为何不见转回营?

(四上手、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白)     交令。

穆桂英  (白)     喝,看这神气,多半是打胜了回来啦。我说你胜负如何?

杨宗保  (白)     我吓!到了两军阵前,遇见萧天佐,与他战未三合,被他一枪——把我给枪回来了。

穆桂英  (白)     敢自你是败了?

杨宗保  (白)     岂敢。

穆桂英  (白)     你败了,还是这样大架子。你要是胜了,这营里头,还容得下你吗?

杨宗保  (白)     老爷就是这个样儿!

穆桂英  (白)     转堂。

(四龙套、四下手、仙童、湘女同下。)

穆桂英  (白)     我说你初次出兵,就是这个样儿,只怕有点下不去罢?

杨宗保  (白)     下去下不去,便怎么样?

穆桂英  (白)     既然兴兵,就须知道号令。打了败仗,尚敢如此耀武扬威,未免少爷有点太高兴啦罢!

杨宗保  (白)     我就是这个样儿,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穆桂英  (白)     咱们走着瞧。

             升堂。

(四龙套、四下手、仙童、湘女同上。)

穆桂英  (白)     先行,未曾出兵,先败我的头阵。

             来,推出斩了!

(旗牌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翁媳不能交谈,如何是好?

             来!

旗牌   (白)     有。

杨延昭  (白)     看笔墨伺候。

     (念)     招讨拜元戎,做事要从容。斩了杨宗保,搬兵一场空!

     (白)     招讨拜。

             送上营去。

旗牌   (白)     招讨有柬呈上。

(龙套甲接,呈仙童,仙童接送上。)

穆桂英  (念)     “招讨拜元戎,做事要从容。斩了杨宗保,搬兵一场空。”

     (白)     招讨拜。

             我说父帅,你也老糊涂了。无论如何,我们总是两口子,难道说还用你老人家操心吗?我不过是灭灭他的火性而已。

             来!

仙童   (白)     有!

穆桂英  (白)     就说人情准下,请父帅回衙理事。

仙童   (白)     人情准下,请招讨回衙理事。

杨延昭  (西皮摇板)  闻听饶恕小宗保,

             倒叫本帅喜心梢。

(杨延昭下。)

穆桂英  (白)     将先行绑上来。

杨宗保  (白)     谢元帅不斩之恩。

穆桂英  (白)     非是本帅不斩于你,念在父帅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重责四十军棍!

杨宗保  (白)     这斩可以免了,我说这个打,也免了罢。

穆桂英  (白)     要是那么说,还是与我斩东西。

杨宗保  (白)     那么,还是打东西。

(四上手押杨宗保同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忽听营外响连声,

四上手  (内同白)   一十。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倒叫奴家痛在心。

四上手  (内同白)   二十。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可怜你为国家遭毒棍,

四上手  (内同白)   三十。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刀刺我心泪淋淋。

(四上手扶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西皮摇板)  四十棍打的我疼痛难忍,

             只见鲜血两腿淋。

             咬定牙关大营进,

             勉强跌跪在埃尘。

     (白)     谢元帅的责。

穆桂英  (白)     转堂。

(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同下。)

穆桂英  (西皮摇板)  走进前来把夫问,

杨宗保  (白)     呸!

穆桂英  (哭)     哎呀哎呀。

     (西皮摇板)  军法无私不顺情。

             到如今莫把为妻怨,

             军国大事不饶人。

杨宗保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桂英休得把言论,

             花言巧语莫欺人。

             纵然阵前不得胜,

             敢把少爷怎样行?

穆桂英  (白)     升堂。

(四龙套、四上手、仙童、湘女同上。)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先行再听一支令,

             二次阵前去交兵。

杨宗保  (西皮摇板)  时才贼人将你论,

             她道你不敢去出兵。

穆桂英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大骂天佐敢逞能!

             人来带马出大营,

             去至阵前会贼人。

(穆桂英上马。四番将、萧天佐同上,同会阵。)

萧天佐  (西皮摇板)  阵前来了穆桂英,

             不由某家怒气生。

             手持宝镜将尔照定,

(穆桂英扑。杨宗保扶穆桂英同下。)

萧天佐  (西皮摇板)  管叫一命即归阴。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萧天佐、四番将同下。)
(完)


浏览次数:326 ┊ 字数:4795 ┊ 最后更新:2021-12-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